经律论著 《楞伽大义今释》第一卷 (c)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3月08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3月08日 · 63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楞伽大义今释》1.23章 五乘种性的分类 【《楞伽经》原文】 复次大慧。有五无间种性。云何为五。谓声闻乘无间种性。缘觉乘无间种性。如来乘无间种性。不定种性。各别种性。

云何知声闻乘无间种性。若闻说得阴界入自共相断知时,举身毛孔,熙怡欣悦。及乐修相智。不修缘起发悟之相。是名声闻乘无间种性声闻无间,见第八地,起烦恼断。习烦恼不断不度不思议变易死。度分段死。正师子吼,我生已尽。梵行已立。不受后有。如实知。修习人无我,乃至得般涅槃觉。

大慧。各别无间者。我人,众生,寿命,长养,士夫。彼诸众生作如是觉,求般涅槃。复有异外道说,悉由作者。见一切性已,言此是般涅槃。作如是觉。法无我见非分。彼无解脱。大慧。此诸声闻乘无间外道种性,不出出觉。为转彼恶见故,应当修学。

大慧。缘觉乘无间种性者。若闻说各别缘无间,举身毛竖,悲泣流泪。不相近缘,所有不著。种种自身,种种神通若离若合,种种变化。闻说是时,其心随入。若知彼缘觉乘无间种性已。随顺为说缘觉之乘。是名缘觉乘无间种性相。

大慧。彼如来乘无间种性,有四种。谓自性法无间种性。离自性法无间种性。得自觉圣无间种性。外刹殊胜无间种性。大慧。若闻此四事一一说时,及说自心现身财建立不思议境界时,心不惊怖者。是名如来乘无间种性相。

大慧。不定种性者。谓说彼三种时,随说而入。随彼而成。大慧。此是初治地者,谓种性建立,为超入无所有地故,作是建立。彼自觉藏者,自烦恼习净,见法无我。得三昧乐住声闻。当得如来最胜之身。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议,而说偈言。

须陀槃那果 往来及不还 逮得阿罗汉 是等心惑乱 三乘与一乘 非乘我所说 愚夫少智慧 诸圣远离寂 第一义法门 远离于二教 住于无所有 何建立三乘 诸禅无量等 无色三摩提 受想悉寂灭 亦无有心量

【南怀瑾老师解读】 佛说:“大慧啊!众生界中,有五乘种性:便是声闻乘种性、缘觉乘种性、如来乘种性、不定种性和各别种性。

“怎样才是声闻乘的种性呢?如有一种人,听到断除五阴、十八界、十二入自他的共同法相,便举身毛孔怡然欣悦,就乐于修习这种断除烦恼相,和断惑证真智,不再进修悟彻缘起无生之相,这便名为声闻乘种性。但是他们也有类似菩萨第八不动地的见地,缘起的烦恼已断,只是未能完全断尽烦恼的习气。虽然已了却分段生死,却未能了却变易生死。可是他们却在这时,就作狮子吼说:‘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他们确已如实修行,证入人无我的境界,但以为已经进入了涅槃。

“怎样才是各别的种性呢?如有一种人,自己觉知另有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命相,或生生不已的长寿之相、或有天人大丈夫之相的存在,便求入于其中,认为那便是涅槃的境界。或者还有一般异学的外道们,认为一切的生命都是造物者的杰作,他说这便是涅槃或至高无上的真理境界。大慧啊!凡作如此想法的人,便无从证入法无我的境界了,他们是不会得到大解脱的。这些也属于声闻乘的外道种性,他们事实上未曾解脱,但却说自己已经得到出离世间的正觉了。你们为了点化这些邪见的外道们,便应该修学无上的正道。

“怎样才是缘觉乘的种性呢?如有一种人,听到因缘性空,入于寂灭之法,便全身汗毛竖立,悲泣流泪,就不再乐于憒闹,不再愿意亲近诸缘,不再执著世间的一切,从此深信自身能证得种种神通,离合聚散,变化无端。他们听了这种说法后,就醉心于此,这便名为缘觉乘的种性。你们如能知其根性,便可随顺演说缘觉乘的法相。

“怎样才是如来乘的种性呢?这有四种差别:①证实法性。②离实法而证性。③自身内证圣智之性。④外于胜妙庄严的国土而证法性。大慧啊!如有一种人,听到这四种法相,及一切身心外物等等,都是由于自心阿赖耶识的不可思议的功能转识所建立时,其心不惊不怖不畏者,便是如来乘的种性。

“怎样才是不定种性呢?如有一种人,听到声闻、缘觉、如来三乘之法时,便随所说之法,顺流而入,随其信解而加以修习,并无一定的主旨,这便名为不定种性。

“大慧啊!我说这种分别,都是为了初发心修行的人,指出其根性相近的观机设教法门,所以才有三乘或五乘种性之说的建立。但都是为了要他进入人和法无我的究竟佛地,才作如此分类。他们如果能够自证如来的境界,烦恼的习气自然净尽,便可证入法无我的境界了,虽然暂时住于声闻三昧的法乐境界,但仍能会得如来地最胜之身了。”这时,佛就归纳这些道理,作了一篇偈语说:

“须陀槃那果。往来及不还。逮得阿罗汉。是等心惑乱。”

(这是说:预流、一来、不还,以及阿罗汉等的声闻四果,虽然是有所得,但总是未了自心,犹被法所缚。按:须陀槃亦云须陀洹,译为预流,是初果声闻。二果斯陀含,译为一来或往来。三果阿那含,译为不还。)

“三乘与一乘。非乘我所说。愚夫少智慧。诸圣远离寂。”

(这是说:佛法所谓的大小三乘;或本无三乘,只有一乘;或说连一乘也没有,这都是因为愚痴凡夫们,缺少智慧,不能了彻究竟的真义,所以我才说了其中差别之法。如果是内证圣智的圣者,便能远离这些不了义的知见,而还归于自心的寂静。)

“第一义法门。远离于二教。住于无所有。何建立三乘。”

(这是说:第一义的境界,是远离于有无二边相对的法相偏执,本来住于了无所有之地,又从那里建立起三乘的差别相呢?)

“诸禅无量等。无色三摩提。受想悉寂灭。亦无有心量。”

(这是说:所有无量禅定的境界,如空无边定、色无边定,以及灭尽定等等,都各自有它的三昧,就如灭尽感觉知觉等心理状态,这都是心量所作的本分之事,并非心外另有一种境界。)

共收到 5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3月08日 09:21
96

《楞伽大义今释》1.24章 无佛种性的一阐提之说 【《楞伽经》原文】 大慧。彼一阐提,非一阐提,世间解脱谁转。大慧。一阐提有二种。一者舍一切善根。及于无始众生发愿。云何舍一切善根。谓谤菩萨藏,及作恶言此非随顺修多罗毗尼解脱之说。舍一切善根故,不般涅槃。二者菩萨本自愿方便故,非不般涅槃一切众生,而般涅槃。大慧。彼般涅槃,是名不般涅槃法相。此亦到一阐提趣。

大慧白佛言。世尊。此中云何毕竟不般涅槃。

佛告大慧。菩萨一阐提者。知一切法本来般涅槃已,毕竟不般涅槃。而非舍一切善根一阐提也。大慧。舍一切善根一阐提者,复以如来神力故,或时善根生。所以者何。谓如来不舍一切众生故。以是故,菩萨一阐提,不般涅槃。

【南怀瑾老师解读】 佛说:“大慧啊!除五乘根性以外,所谓极恶不具善根的人,便名为一阐提;这当然也不是绝对的定论,可是他们为什么不求出离世间之苦,不欲解脱而证得涅槃之乐呢?其中包括有两种原因:一种是说根本便舍弃一切善根,无缘得证涅槃。一种是说他们从无始以来,便发愿为了济度无尽众生,自己不愿证入涅槃。

第一:所谓舍弃一切善根者,是说毁谤大乘道的经典,以及诬谤佛法的戒律。并且根本不生信心,还自恶意恶口来摧毁它,说这些都不是随顺修行之路,因此舍弃一切善根,不能证入涅槃。

第二:所谓菩萨们的本自愿力,不求证入涅槃者,他们并非不能证入涅槃,而是为了等到度尽众生后,自己才证入涅槃;例如说:有一众生尚未成佛,他们发誓不入涅槃。虽然他们的修持已证入自性涅槃,但此身心,却不进入涅槃的法相,所以也可以列入一阐提的范围。”

大慧大士又问:“那么为什么又说是毕竟不入涅槃的呢?”佛回答说:“一阐提的菩萨们,他们已经了知一切法自性本来寂灭,本自住于涅槃。涅槃自性,法尔本来如此而无生灭去来的,本来如此而无出无入的,所以就毕竟求入于涅槃。这并不和舍弃一切善根的极恶一阐提者相似,两者实不可相提并论的。而且所谓舍一切善根的极恶一阐提相似,两者实不可相提并论的。而且所谓舍一切善根的极恶一阐提们,又因为如来的神力施予加持的关系,到某一时期,有时也会生起善心的。为什么呢?那就是说:如来本愿之力,根本就不会舍弃任何一个众生的,所以一阐提的菩萨们,便不求证入于涅槃的法相了。”

96

《楞伽大义今释》1.25章 五法三自性 【《楞伽经》原文】 复次大慧。菩萨摩诃萨,当善三自性。云何三自性。谓妄想自性。缘起自性。成自性。大慧。妄想自性,从相生。

大慧白佛言。世尊。云何妄想自性从相生。

佛告大慧。缘起自性事相相,行显现事相相,计著有二种妄想自性。如来应供等正觉之所建立。谓名相计著相,及事相计著相。名相计著相者谓内外法计著。事相计著相者。谓即彼如是内外自共相计著。是名二种妄想自性相。若依若缘生,是名缘起。云何成自性。谓离名相事相妄想。圣智所得,及自觉圣智趣所行境界。是名成自性,如来藏心。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名相觉想 自性二相 正智如如 是则成相

大慧。是名观察五法自性相经。自觉圣智趣所行境界。汝等诸菩萨摩诃萨,应当修学。

【南怀瑾老师解读】 佛说:“大乘菩萨们,应当善知三自性,所谓妄想自性(又译为遍计所执性)、缘起自性(又译为依他起性)、成自性(又译为圆成实性)。

“大慧啊!妄想自性(遍计所执性),是由于著相而起的。为什么呢?从缘起自性(依他起性),依内外境的所缘而生起一切事和一切名,便构成行为上所表现的事相和名相;由此就执著以为是确实有事和有名的二种自相,所以便名为妄想自性(遍计所执性)了。证得如来正觉者,便于此中建立法相,乃说出这些都是自心执著名相的现象,和自心执著事相的现象。所谓执著名相的现象,是说人们对内外诸法的执著。所谓执著事相的现象,就是执著于自他确有内外等等的事实。这就名为执著事和名的二种妄想自性(遍计所执),都是由于依因仗缘而生起的,所以便名为缘起(依他起)。但如何又是成自性(圆成实性)呢?那便是说:如果舍离名相和事相等妄想,内证圣智,以及自觉圣智所行的境界,便名为成自性(圆成实性),这就是圆成自性的如来藏心。”这时,佛就归纳这些道理,作了一首偈语说:

名相觉想。自性二相。正智如如。是则成相。

(这就是说:名、相、和分别这三种妄想,便是依他起、和遍计所执两种自性所起妄想的现象。如果得到自觉正智,便能证入如如的境界,那便是圆成实相了。)

佛说:“这就是观察五法三自性的法相途径,是自觉圣智所行的境界,你们学大乘菩萨道的人,应当修学。”

96

《楞伽大义今释》1.26章 人无我和法无我 【《楞伽经》原文】 复次大慧。菩萨摩诃萨,善观二种无我相。云何二种无我相。谓人无我及法无我。云何人无我。谓离我我所,阴界入聚。无知业爱生。眼色等攝受,计著生识。一切诸根,自心现器身藏,自妄想相,施设显示。如河流,如种子,如灯,如风,如云,刹那展转坏。躁动如猿猴。乐不净处如飞蝇。无厌足如风火。无始虚伪习气因,如汲水轮,生死趣有轮。种种身色,如幻术神咒,机发像起。善彼相知,是名人无我智。

云何法无我智。谓觉阴界入妄想相自性。如阴界入离我我所。阴 界入积聚,因业爱绳缚。辗转相缘生,无动摇。诸法亦尔。离自共相。不实妄想相,妄想力,是凡夫生。非圣贤也。心意识五法,自性离故。大慧。菩萨摩诃萨,当 善分别一切法无我。善法无我菩萨摩诃萨,不久当得初地菩萨,无所有观地相。观察开觉欢喜。次第渐进,超九地相,得法云地。于彼建立无得宝庄严,大宝莲华王 像,大宝宫殿。幻自性境界修习生。于彼而坐。同一像类,诸最胜子眷属围绕,从一切佛刹来。佛手灌顶。如转轮圣王太子灌顶。超佛子地,到自觉圣智法趣。当得 如来自在法身。见法无我故,是名法无我相。汝等诸菩萨摩诃萨,应当修学。

【南怀瑾老师解读】 佛说:“大乘菩萨们,还要善于谛观二种无我相,所谓人无我、和法无我。”

“什么是人无我呢?须知离了无始以来妄想自性所执著的我,和由我所引起的所作所为和所想等等;那些由五阴入聚所构成人我的身心作用,都是由无始以来的愚痴,和爱欲所起的业力所生。例如由眼和色尘等的攝取、领受和执著,便生起眼识的作用。其余诸根的所知和识,也都是如此。殊不知身心一切诸根,以及器世间的物质,和能藏一切种子的阿赖耶识,都是自心所显的现识,由于妄想的遍计所执之故,便显示出这种种的法相。

“寻其根本,都是在刹那不停的生灭灭生,犹如河流,如种子、如灯、如风、如云,刹那之间,辗转相续,似有而无,如此的变坏不停而无止境。无奈人们却于此中,自生执著,于是自心便躁动得犹如猿猴,喜欢逐臭如飞蝇,以及像风火一样的毫无厌足的吞灭一切和自己,其实这些都是由于无始以来的虚妄习气所形成。人们便于此中轮转生死,死生生死,而生出各种各类之身,和各种不同的色相,犹如幻术和神咒相似,机钮一动,形像便跟着生起了作用。如果善于观察这种实际情况,便了解根本上都无实在的我存在,这便是人无我的智慧了。

“什么是法无我呢?那就是说:如果觉知五阴、十八界(注廿四)、十二入(注廿五)等等的妄想情状,了解自性本来如如,而阴、界、入等本来就是远离我和我所的。其所以有阴、界、入的积聚而为身心,是因为被业爱绳索所缚,辗转相缠,互为诸缘,所以便生出诸相,实际上,其中就本来没有流动着生灭来去之相。一切诸法,也是如此,本来就远离自他诸相,没有实法可得。其所以形成虚妄不实的妄想之力,只是凡夫们习惯所生的作用,并非圣贤的境界。为什么呢?因为心意识和五法中的名、相、分别等等,它的自性本来远离于有无,并非真有实法可得。

“大慧啊!大乘菩萨们,应当善于分别了知法无我,若能如此,不久就进入初地(欢喜地)的菩萨之位,住于无所有之地而观一切法相,由此开发佛之知见,发起无量欢喜。再由此次第渐进,超过九地菩萨之位,最后进入第十法云地,在其中建立无量宝藏庄严的大宝莲花王似的大宝宫殿。其实这些境界,也都由于在自性如幻三昧的境界中修习所生。由此得种种胜相,为一切同行的最胜佛子们恭敬围绕著,而且十方的诸佛也都来为他灌顶。由此再超过佛子地,到达自觉圣智的境界,便得到如来自在法身,彻底了知法无我相,这便名为法无我,你们这些大菩萨们应当这样的修学。”

(注廿四)十八界:谓六根六尘六识也。界有二种义:一者因义,谓根尘识,三和合造业,为生死因。二者限义,谓根尘识三,各有界限,不相紊乱也。

(注廿五)十二入:入乃涉入之义。六根六尘互相涉入,故名为十二入。如眼根对色,即能见色,是名眼入。一切可见之色而对于眼是名色入等是也。

96

《楞伽大义今释》1.27章 诽谤正法的原因 【《楞伽经》原文】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建立诽谤相,唯愿说之。令我及诸菩萨摩诃萨,离建立诽谤二边恶见。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觉已,离常建立,断诽谤见,不谤正法。尔时世尊受大慧菩萨请已。而说偈言。

建立及诽谤 无有彼心量 身受用建立 及心不能知 愚痴无智慧 建立及诽谤

尔时世尊于此偈义,复重显示,告大慧言。有四种非有有建立。云何为四。谓非有相建立。非有见建立。非有因建立。非有性建立。是名四种建立。又诽谤者。谓于彼所立无所得。观察非分而起诽谤。是名建立诽谤相。

复次大慧。云何非有相建立相。谓阴界入,非有自共相,而起计著,此如是,此不异。是名非有相建立相。此非有相建立妄想,无始虚伪过,种种习气计著生。大慧。非有见建立相者。若彼如是阴界入,我人,众生,寿命,长养,士夫见建立。是名非有见建立相。大慧。非有因建立相者,谓初识无因生。后不实如幻,本不生。眼色明界念前生。生已实已还坏。是名非有因建立相。大慧。非有性建立相者。谓虚空,灭,般涅槃,非作。计著性建立。此离性非性。一切法如兔马等角。如垂发现。离有非有。是名非有性建立相。

建立及诽谤,愚夫妄想,不善观察自心现量,非圣贤也。是故离建立诽谤恶见,应当修学。复次大慧。菩萨摩诃萨,善知心意意识,五法自性,二无我相,趣究竟为安众生故,作种种类像。如妄想自性处,依于缘起。譬如众色如意宝珠。普现一切诸佛刹土,一切如来大众集会,悉于其中听受佛法。所谓一切法,如幻如梦,光影水月。于一切法,离生灭断常,及离声闻缘觉之法。得百千三昧,乃至百千亿那由他三昧。得三昧已。游诸佛刹,供养诸佛。生诸天宫,宣扬三宝。示现佛身。声闻菩萨大众围绕。以自心现量度脱众生。分别演说外性无性。悉令远离有无等见。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心量世间 佛子观察 种类之身 离所作行 得力神通 自在成就

【南怀瑾老师解读】 这时,大慧大士又问:“愚痴凡夫们诽谤正法,他们是基于什么原因和理由呢?恳请您为我辈解说。”佛就归纳其意,作了一首偈语说:

建立及诽谤。无有彼心量。身受用建立。 及心不能知。愚痴无智慧。建立及诽谤。

(这是说:大凡诽谤正法的理由,不是执有的常见,便是执无的断见。殊不知有无断常等见的发生,也都是心量的作用。可是凡夫们只执著于身心感受的作用,不能自觉了知心量的圆通体相,于是便形成诽谤正法的邪见,这都是因为凡夫们愚痴无智的缘故。)

于是,佛重申此义,又说:“有四种无中生有的理念,那便是:①无有相却建立其相,②无有见却建立其见,③本无有因却建立其因,④本无有性却建立其性。再者,一般愚痴凡夫,其所以发生诽谤的原因,是因为他对于所立的至理实相,毫无所得,于其中观察,得不到究竟本际,便认为一切都是非分之说,因此就产生诽谤,这便名为建立诽谤相。

“再说,什么是①本无有相却建立其相呢?那便是说,对于身心的阴、界、入等,本来就无自他的实相,可是凡夫们却于此中执以为实,认为本来如此,而无不同,这便名为非有相建立相。这都是从无始以来,由虚幻妄想的习气,及种种执著的染污熏习所生。什么是②本无有见却建立其见呢?那便是说,对于身心的阴、界、入、以及人、我、众生、寿命、造物主等,认为确有其存在的见解,这便名为非有见建立见相。什么是③本无有因却建立其因呢?那便是认为人在最初所生的分别识等作用,乃是无因而生的,以后又是不实如幻的,它本来就是无所谓有生的,目前只因为眼看到色,而有光明和轮廓等的情形,便产生了意念。前念虽生,生了还坏,这便名为非有因建立因。什么是④本无有性却建立其性呢?那便是对于虚空、寂灭、入涅槃、无所作为等法,都认为它们是有各别的自体,各各执以为实。殊不知这种法,是法也是非法,若是离了法性,便性自非性的,何况一切诸法,本来便如兔马等角,徒有名言而非实在的,这便名为非有性建立性相。”

总之:建立诽谤正法的理由,都是由于愚痴凡夫们的妄想所生,因为他们不善于观察自心现量,所以不是圣贤的境界,因此你们对于远离诽谤邪见,应当修学。大乘菩萨们,虽然彻底了知心和意识等的五法、三自性、二种无我的实相,但为了安顿众生,便现出各种类的身相,以种种方便,令其进入究竟的道果。这种情形,也譬如妄想一样,都是依他而起,本无定法的。又譬如如意宝珠,随著十方刹土众生的业力观感不同,和观点角度的不同,而遍现各种不同的色相。所以菩萨应世化度,便于一切如来的法会中,现身随众听闻正法。如此,他们了知一切法,都是如梦、如幻、如水月、如光影一样,本来自离于生灭之相,断常之见,以及声闻缘觉之法的。他们‘得百千三昧,及至百千亿那由他三昧。得三昧已,游诸佛刹,供养诸佛。生诸天宫,宣扬三宝。示现佛身,声闻菩萨大众围绕,以自心现量度脱众生,分别演说外性无性,悉令远离有无等见。’”这时,佛就归纳这些道理,作了一首偈语说:

心量世间,佛子观察。种类之身。 离所作行。得力神通。自在成就。

(这个偈语的意义,是赞扬大乘菩萨的境界,大体都如上所说,就不必再加解释了。)

96

《楞伽大义今释》1.28章 空、无生、不二、离自性相等的涵义 【《楞伽经》原文】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请佛言。惟愿世尊,为我等说一切法空,无生无二,离自性相。我等及余诸菩萨众,觉悟是空无生无二离自性相已。离有无妄想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尔时世尊告大慧菩萨摩诃萨言。谛听谛听。善思念之。今当为汝广分别说。大慧白佛言。善哉世尊。唯然受教。佛告大慧。空空者。即是妄想自性处。大慧。妄想自性计著者。说空无生无二,离自性相。大慧。彼略说七种空。谓相空。性自性空。行空。无行空。一切法离言说空。第一义圣智大空。彼彼空。

云何相空。谓一切性自共相空。观展转积聚故。分别无性自共相不生。自他俱性无性,故相不住。是故说一切性相空。是名相空。云何性自性空。谓自己性自性不生,是名一切法性自性空。是故说性自性空。云何行空。谓阴离我我所。因所,成所作业,方便生。是名行空。大慧。即此如是行空,展转缘起,自性无性。是名无行空。云何一切法离言说空。谓妄想自性无言说,故一切法离言说。是名一切法离言说空。云何一切法第一义圣智大空。谓得自觉圣智,一切见过习气空。是名一切法第一义圣智大空。云何彼彼空。谓于彼,无彼空。是名彼彼空。大慧。譬如鹿子母舍,无象马牛羊等。非无比丘众而说彼空。非舍舍性空。亦非比丘比丘性空。非余处无象马。是名一切法自相。彼于彼无彼。是名彼彼空。是名七种空。彼彼空者,是空最粗。汝当远离。

大慧。不自生,非不生。除住三昧,是名无生。离自性即是无生。离自性刹那相续流注。及异性,现一切性离自性。是故一切性离自性。

云何无二。谓一切法,如阴热。如长短。如黑白。大慧。一切法无二。非于涅槃彼生死。非于生死彼涅槃。异相因有性故。是名无二。如涅槃生死,一切法亦如是。是故空,无生,无二,离自性相,应当修学。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我常说空法 远离于断常 生死如幻梦 而彼业不坏 虚空及涅槃 灭二亦如是 愚夫作妄想 诸圣离有无

尔时世尊复告大慧菩萨摩诃萨言。大慧。空,无生,无二,离自性相,普入诸佛一切修多罗。凡所有经,悉说此义。诸修多罗,悉随众生希望心故。为分别说显示其义。而非真实在于言说。如鹿渴想,诳惑群鹿。鹿于彼相计著水性,而彼无水。如是一切修多罗所说诸法,为令愚夫发欢喜故。非实圣智在于言说。是故当依于义,莫著言说。

【南怀瑾老师解读】 这时,大慧大士又问:“您所说的一切法空、无生、不二、离自性相,究竟是什么道理呢?请您为我们详加解说。”佛回答说:“所谓空空者,就是指妄想自性的法体,即所谓空者,也是空的。为了使执著妄想自性的人,了解其中真义,所以才说空、无生、无二、离自性相等法相。大慧啊!简略的说来,约有七种空,就是:相空,性自性空,行空,无行空,一切法离言说空,第一义圣智大空,彼彼空。”

“什么是①相空呢?那便是说,一切法的自他共相本来是空的,只不过在人们的观感上,互相辗转积聚的关系,看起来好像是有,如果加以严格的分别,便都是无自性的。因为自相本来无生,所以自他都是无自性的。因为法相不能常住不变,所以便说一切性相是空,这就名为相空。

“什么是②性自性空呢?那便是说,法性的自身,本来就是无生的,所以说,一切法性自性空。

“什么是③行空呢?那便是说,身心的五阴,和我及我所产生的各种作用,本来就自离于能所的,其所以生起作用的原因,只是由于业力的所作,方便而生,这就名为行空。

“什么是④无行空呢?就是由于行空的道理,了解辗转缘起作用的自性,都是无自性的,了解五蕴本来涅槃;无有诸行,这就名为无行空。

“什么是⑤一切法离言说空呢?那便是说,妄想自性,本无言说,所以一切本来都自离于言说,这就名为一切法离言说空。

“什么是⑥一切法第一义圣智大空呢?那便是说,证得自觉圣智者的境界,一切诸见的习气过患都自然远离,这就名为一切法第一义圣智大空。

“什么是⑦彼彼空呢?那便是说,所说这些空,也都是无自性的,所以名为空。我以前曾为鹿子母说:这里面是空的;那便是指那个鹿苑内没有象、马、牛、羊等,所以叫做空。却不是说:别处也都没有象、牛、羊了。更不是说:那个鹿苑内,没有出家的比丘们。也不是说:那个殿堂的性质便是空的。也不是说:出家的比丘们的自性是空的。这就是说:单指一切法的自性,于某一物,或某一点上,指出它的现象是空的,这就名为彼彼空了。这种彼彼空,是空的表示最粗浅的境界,你应当远离,无须修习。综合上面所说的,这就是所谓的七种空。

“什么是无生呢?那便是说:一切诸法不从本身而自生,所以名为不自生,但并非说性自性是不生的,只是说一切诸法都是仗因缘而生,并不是自生的。除了住于三昧境界中,截断了三际才可名为无生。为什么呢?因为离一切诸法的自性,就是无生的境界。如果远离刹那相续流注的妄想自性作用,以及诸法同异之性,就可显现诸法无自性,由此而知一切诸法的自性,确是本来都无自性的,所以我便说一切离自性。

“什么是不二呢?那便是说,例如冷热、长短、黑白等等,是各有不同,各有异相,这就是现象界互相对待的二法。所谓真如法界(本体)一切法不二,并非于涅槃外,另有一个生死的作用,也并非于生死外,另有一个涅槃的境界。生死和涅槃,只是两种不同的异相,其实,涅槃和生死,自性却是无二的。不但涅槃生死如此,一切诸法,自性之体相,也是如此的。所以说:空、无生、无二、离自性相等,你们都应当修学。”这时,佛就归纳这些道理,作了一首偈语说:

我常说空法。远离于断常。 生死如幻梦。而彼业不坏。

(这是说:我经常说空的境界,即不是世俗观念的绝对没有,也不是另有一个空的境界存在。空便是毕竟空的,它是离于断见和常见的。生死和涅槃,犹如幻梦一般的显现,但是自性的业力,却是永远不坏的。空是指自性体空,并非说业相也是绝对没有的啊!)

虚空及涅槃。灭二亦如是。 愚夫作妄想。诸圣离有无。

(这是说:如果执著虚空和涅槃,认为是一个实在的境界,那便落在二边之见里了。无论是生死涅槃,无论是空有二边,都是空花梦幻,能了解证到这点,那才可以说是真灭度了。愚痴凡夫们,每于此中造作,由此更加生起妄想。至于一切自证自觉的圣贤呢?却于此中离有离无,了不可得。)

佛又说:“大慧啊!空、无生、无二、离自性相等法的内义,是寓存于诸佛一切经藏之中,凡所有经典,悉说此义。不过一切诸经,都为了随顺众生的希望,为他们分别开示多种方便理趣,使他们了然,自见其义。但真实之法,并非在于言说。正如炎热中的渴鹿们,把炎热时旷野里阳光反射的焰影,误认是水。所以诸圣慈悲,便用种种方便理趣,谆谆善诱,使他渐次精进,了知热时阳焰中,毕竟无真水,一切但为相似的光影,了无实际。同样的,一切经典所说诸法,也都是为了使愚痴凡夫,发起欢喜信受之心,依此循序渐进,得证佛道。自觉圣智,绝不在言说之中,所以你们应当依于内义,切莫但执言说和文字,便以为是实法。”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