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律论著 《楞伽大义今释》第一卷 (b)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3月07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3月07日 · 55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楞伽大义今释》1.17章 虚空与形色的分析 【《楞伽经》原文】 大慧,复有余外道见,计著色空事,形处横法。不能善知虚空分齐。言色离虚空。起分齐见妄想。大慧,虚空是色,随入色种。大慧,色是虚空,持所持处所建立性。性色空事,分别当知。大慧,四大种生时,自相各别。亦不住虚空。非彼无虚空。如是大慧,观牛有角,故兔无角。大慧,有牛角者,析为微尘。又分别微尘,刹那不住。彼何所观故而言无耶。若言观余物者,彼法亦然。

尔时世尊告大慧菩萨摩诃萨言:当离兔角牛角,虚空形色,异见妄想。汝等诸菩萨摩诃萨,当思惟自心现妄想。随入为一切刹土最胜子,以自心现方便而教授之。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色等及心无 色等长养心 身受用安立 识藏现众生 心意及与识 自性法有五 无我二种净 广说者所说 长短有无等 展转互相生 以无故成有 以有故成无 微尘分别事 不起色妄想 心量安立处 恶见所不乐 觉想非境界 声闻亦复然 救世之所说 自觉之境界

【南怀瑾老师解读】 “大慧啊!还有其他一类外道们的见解,他们只知执著物理的色相和虚空,以及其间的一切现象和法则,却不能分析归纳,了知虚空分别等差的道理,便把色相和虚空,分离为绝对不同的两物;把虚空当作无,把色相认作实有,因此产生分别等差的妄想见解。

“大慧啊!须知虚空,也就是一种色相,它是渗入于一切色相之中。而且色相即是虚空,只是能持性和所持性的差别,但只有现象和名相的不同而已。(换言之:虚空是能持色相的一种性能,色相只是虚空中所呈现的现象罢了。)色相自性本来是空,空中具有现象,所以你就应当善自分别色相与虚空的究竟事理。

“当四大种生起形成的时候,四大种的各自本相,都自有它的差别。它们的自性虽然是超虚空而存在的,不住于虚空本位,但四大种中,并非无虚空。因为它们产生作用时,必须以虚空为依据。你如果了解这个道理,同样的,便了解观牛有角,便说是有,观兔无角,便说是无,这理论的似是而非了。

“再说:如果把牛角加以分析,变成微尘,再又分析微尘,分之再分,刹那不停,试问他又根据什么而说有一个“无”呢?由此法则,再来观察其余的东西,也是如此。

“大慧啊!所以你们应当远离如上面所列举的,以兔无角来执著于无;以牛有角来执著于有等观念;乃至还要舍离虚空和形色等等同异的—切妄想;只应反求自心,静虑思惟,便自能看出种种妄想。以此须随众生,入于一切刹土,才是最殊胜的妙法。以诸法唯自心所现的方便法门,去教授一切初学的众生和佛子们。”这时,佛就归纳这些道理,作了一篇偈语说:

色等及心无。色等长养心。身受用安立。识藏现众生。

(这是说:形形色色的色相,以及分别色相的心理妄想。它们都是无自性的。但凡夫众生们,却依色相等等形色的关系,而滋长增强妄心的作用,因此色身也在其中产生感觉和领受,由此安身立命而形成了众生界的形形色色。其实,心、物、众生三者,都是由于如来藏识的种子所显现的啊!)

心意及与识。自性法有五。无我二种净。广说者所说。

(这是说:如来为了使众生解悟,所以一再解释心意等八识,和五法、三自性及人和法的二种无我的境界。)

长短有无等。展转互相生。以无故成有。以有故成无。 微尘分别事。不起色妄想。心量安立处。恶见所不乐。

(这是说:宇宙间的形形色色,是互相对立,互为变化的。所以长短相形,有无相生。它们都是互为因果,递相嬗变,生生不已。物质微尘的生灭法则,就是如此。所以智者于色空二者之间,便不妄认色尘是实有的。须知心物众生,原来都为唯心现量所起,由此建立世界的形形色色。但这个道理,却不是无智邪见的人所能了解,所以他们也就不能净除心中的妄想恶念了。)

觉想非境界。声闻亦复然。救世之所说。自觉之境界。

(这是说:须知此理的真意,绝不是从觉受与思想上可以体证得到的。即使达到声闻道果的境界,也不能了解它的究竟。大慈大悲的救世佛陀一再地叮咛我们,如果证得此中真际,乃是自觉的境界,便必须在心中去自证自觉。)

共收到 5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3月07日 18:11
96

《楞伽大义今释》1.18章 顿渐法门的指示 【《楞伽经》原文】 尔时大慧菩萨,为净除自心现流故,复请如来。白佛言:世尊,云何净除一切众生自心现流,为顿为渐耶。

佛告大慧:渐净非顿。如庵罗果,渐熟非顿。如来净除一切众生自心现流,亦复如是。渐净非顿。譬如陶家造作诸器,渐成非顿。如来净除一切众生自心现流。亦复如是。渐净非顿。譬如大地渐生万物,非顿生也。如来净除一切众生自心现流,亦复如是。渐净非顿。譬如人学音乐书画种种伎术,渐成非顿。如来净除一切众生自心现流,亦复如是。渐净非顿。

譬如明镜,顿现一切无相色像。如来净除一切众生自心现流,亦复如是。顿现无相,无有所有清净境界。如日月轮,顿照显示一切色像。如来为离自心现习气过患众生,亦复如是。顿为显示不思议智最胜境界。譬如藏识,顿分别知自心现,及身安立受用境界。彼诸依佛,亦复如是。顿熟众生所处境界。以修行者,安处于彼色究竟天。譬如法佛,所作依佛,光明照耀。自觉圣趣,亦复如是。彼于法相有性无性恶见妄想,照令除灭。

【南怀瑾老师解读】 这时,大慧大士又问:“怎样才能够净除一切众生自心分别妄想的流注?此中究竟是顿然而住的顿法呢?还是惭修而成的渐法呢?”

佛说:“如要净除自心分别妄想的流注,那是渐修而净的,并非是顿然而住的;

譬如果木并非顿然而长的。

譬如制造陶器,是渐渐造成,并非顿然而成的。

又譬如大地生长万物,都是渐渐而生,并非顿然而生的。

又譬如人们学习音乐、书、画等种种技术,是惭惭学成,并非顿然而得的。

“可是又不尽然如此;

譬如明镜,顿时显现一切有无的色像;如来净除一切众生自心分别妄想的流注,也是同样情形,要顿时呈显无所有的无相清净境界。

又譬如日月一样,顿时照见一切色像,如来为众生净除自心流注的习气过患,也是同样情形,要顿时呈显不可思议智的最胜境界。

又譬如藏识,顿时可以分别而了解自心的现识,以及安立色身的受用境界。

譬如一切依报的佛身,也是同样情形,顿时可以成熟—切众生所处的境界,将修行的人安然静处于他的色究竟天中。

又譬如法身所生的正报的佛身,光明照耀,顿时可以产生无量的化身;

而已证人自觉圣趣的人,也是同样情形,他能够顿时照见法相,净除执有执无等等邪见妄想。”

96

《楞伽大义今释》1.19章 法报化佛的三身内义 【《楞伽经》原文】 大慧。法依佛,说一切法。入自相共相自心现习气因。相续妄想自性计著因。种种不实如幻。种种计著,不可得。

复次大慧,计著缘起自性,生妄想自性相。大慧,如工幻师,依草木瓦石作种种幻。起一切众生若干形色。起种种妄想。彼诸妄想,亦无真实。如是大慧。依缘起自性,起妄想自性。种种妄想心。种种相行事妄想相,计著习气妄想。是为妄想自性相生。大慧,是名依佛说法。大慧。法佛者,离心自性相。自觉圣所缘境界,建立施作。大慧,化佛者,说施戒忍精进禅定,及心智慧。离阴界入解脱识相分别,观察建立。超外道见,无色见。

大慧。又法佛者,离攀缘,攀缘离。一切所作根量相灭非诸凡夫声闻缘觉外道,计著我相所著境界。自觉圣究竟差别相建立。是故大慧。自觉圣究竟差别相,当勤修学。自心现见应当除灭。

【南怀瑾老师解读】 “大慧啊!法身和报身佛,乃说明一切法的自相和共相,都因自心流注的习气所生起。人们由于不能了解自性,便执着相续的妄想而轮转不已。其实,一切法的自相和共相,都是不实如幻,所有的执着根本都是了不可得的。

“再说:因为众生们执著缘起自性,不知其自性本空,却以它为实,所以便生起妄想的自性现象。譬如善用魔术的幻师们,借草木瓦石等物,变出种种的幻像,便构成一切众生界种种的形色。人们见到这些幻像,便生起种种妄想,其实,这些种种妄想虚构的境界,根本就了无真实的。众生妄想,也是如此,因为自己不了解依他缘起自性,便于其中认为妄想有自性作用,由此而形成种种妄心,生起种种行为的形相和妄想的现象,由此执著,便形成了妄想的习气,这便是妄想熏习的自性现状。大慧啊!这就是报身佛所说的依报所生的法相之法。至于法身佛呢?那便是由于远离妄心自性和一切法相,而自觉内证圣智所处的境界。那么化身佛呢?那便是说: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以及内证自心的般若智慧,远离五阴、十八界、十二入的缠缚,解脱诸识行相,却于其中随顺众生根机,而建立诸法,使离一切苦,而得究竟乐,这是超越于一切外道邪说和二乘偏见的。

“大慧啊!再说佛的法身境界,它是远离一切攀缘不息的妄想心的。既离了妄心的攀缘,那么一切有为的根尘识量和法相,便都自然寂灭。这却非一切凡夫和声闻、缘觉所知的境界,更非外道们执著我相所能知的境界。这是由内证自觉圣境的究竟差别现象所建立的。所以你们对自觉圣智究竟差别相,应当勤加修学,而对于自心流注的分别妄想,却应当加以除灭。”

96

《楞伽大义今释》1.20章 两种声闻的境界 【《楞伽经》原文】 复次大慧。有二种声闻乘通分别相。谓得自觉圣差别相。及性妄想自性计著相。云何得自觉圣差别相声闻。谓无常、苦、 空、无我、境界、真谛。离欲寂灭,息阴界入自共相。外不坏相如实知。心得寂止。心寂止已。禅定解脱,三昧道果,正受解脱。不离习气,不思议变易死。得自觉圣乐住声闻。是名得自觉圣差别相声闻。大慧。得自觉圣差别乐住菩萨摩诃萨,非灭门乐正受乐。顾愍众生及本愿,不作证。大慧,是名声闻得自觉圣差别相乐。菩萨摩诃萨,于彼得自觉圣差别相乐,不应修学。

大慧。云何性妄想自性计著相声闻。所谓大种青黄赤白,坚湿暖动,非作生自相共相。先胜善说。见已,于彼起自性妄想。菩萨摩诃萨,于彼应知应舍。随入法无我相,灭人无我相见。渐次诸地,相续建立。是名诸声闻性妄想自性计著相。

【南怀瑾老师解读】 佛说:“大慧啊!所谓声闻乘,他们有共通的两种差别之道,就是‘得自觉圣差别相,及性妄想自性计著相’。如何是得自觉圣差别相声闻呢?就是指能够明见无常、苦、空、无我的境界,得真谛之道,住于离欲寂灭之境,且息灭阴界入的自相和共相。对于外物内心,坏与不坏之相,都如实了知,而且自心却常得寂止。因自心常得寂止,于是禅定解脱的三昧道果,便都得到正受而解脱了。但是他们仍然未离无始的习气,仍然未脱不可思议熏习的变易生死,这种达到自觉圣乐住的声闻,便名为‘自觉圣差别相’声闻。至于得到自觉圣差别乐住的大乘菩萨,他们并不愿住于寂灭门中,而贪著三昧正受之乐。只为顾悯一切众生,而生本愿之力,虽然知寂灭而不证涅槃,所以大乘菩萨对此不应修学。

“如何是性妄想自性计著相声闻呢?那便是对于物理的四大种性,坚(地)、湿(水)、暖(火)、动(风)、青、黄、赤、白,等等,认为虽无造物者为之主宰,但是确有生生不已的作用存在。从自相和共相来斟酌推理,都是如此。而且先辈学者所说,也是如此。他们仅只见及此理,就对它生起一种有自性的妄想。所以大乘菩萨们,对于他们这些见解,便应知所取舍,应当随顺教导,令其入于法无我的境界后,再舍却人无我的境界,人法两见消灭后,再渐次进入菩萨等各地境界。”

96

《楞伽大义今释》1.21章 常不思议与第一义的境界 【《楞伽经》原文】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世尊所说常,不思议,自觉圣趣境界,及第一义境界。世尊非诸外道所说常不思议因缘耶。

佛告大慧:非诸外道因缘,得常不思议。所以者何。诸外道常不思议,不因自相成。若常不思议不因自相成者。何因显现常不思议。复次大慧,不思议若因自相成者。彼则应常。由作者因相故,常不思议不成。大慧,我第一义常不思议,第一义因相成,离性非性得。自觉性故有相,第一义智因故有因,离性非性故。譬如无作虚空,涅槃灭尽故常。如是大慧,不同外道常不思议论。如是大慧,此常不思议,诸如来自觉圣智,所得如是。故常不思议自觉圣智所得。应当修学。

复次大慧。外道常不思议,无常性。异相因故。非自作因相力故常。复次大慧,诸外道常不思议,于所作,性非性无常。见己思量计常。大慧,我亦以如是因缘,所作者,性非性无常见已,自觉圣境界,说彼常无因。大慧,若复诸外道因相,成常不思议。因自相性非性,同于兔角。此常不思议,但言说妄想。诸外道辈,有如是过。所以者何?谓但言说妄想,同于兔角,自因相非分。大慧,我常不思议,因自觉得相故,离所作性非性故常。非外性非性无常,思量计常。大慧,若复外性非性无常,思量计常。不思议常,而彼不知常不思,议自因之相。去得自觉圣智境界相远,彼不应说。

【南怀瑾老师解读】 这时,大慧大士又问佛说:“您平常所说的常不思议的自觉圣趣境界,以及第一义的境界,这与外道们所说的,另有一常不思议的造作因缘有何不同呢?”

佛说:“我说的,和外道们所说的不同。为什么呢?外道们的常不思议,它是不因自相而成的。如果这个常不思议,不是由自相而成,那又根据什么原因才显现出常不思议的境界呢?反之,如果不思议是由自相而成的,那它便是常住不变了。他们说有一个造作者的因缘在那儿,所以不思议的理论,便不能成立了。我所说的,是第一义(形而上)的常不思议。第一义是自相成就,离于一切有性与无性,证得自觉之相,所以说它有相。第一义以般若智慧为因,所以说它有因。它是毕竟离于有性无性的。它正像没有造作者一样的虚空,是涅盘(寂灭),灭尽定的境界,所以说它是常不思议。这是不同于外道常不思议的理论的,这是一切如来自觉圣智得无所得的境界,所以你们应当修学。

“其次,外道们所说的常不思议,不是常住的,它不是自相为因,也非从修行中得到的,它是另有一不思议常存着的。他们因为看见万有所作的,有性无性,都是无常,于是思量推测,便认为另有一常不可思议的存在。而我所指的,也即是此理,万法都从因缘所生,非有性亦非无性,因缘法中,都是无常,既证得此理,住于自觉圣智境界中,再指出他们所认为另有一常不可思议之说,是无因之论。如果外道们认为另有一存在之相,而成为常不思议。但既知为自相之因的自性,也就等于无性,也就等于兔角,本无此物。试问那另一常不思议的存在,是从哪里来的呢?所以他们所说的常不思议,只是一种观念游戏,徒有言说名词和妄想而已。外道们所说的既有这种错误,他们徒托空言于妄想,就等于兔子有角—样的无稽,那当然不能证入自觉的境界,而是一种非分的妄想。但我所指的常不思议,是证入了自觉的境界,离于有为的造作者,非有性亦非无性,所以说是永恒常在的。我的说法并非认为外于一切,自性无性,一切无常,便思量推测另有一常不思议。而外道们不知常不思议为自证自觉的境界,所以他们去圣遥远,他们的理论是错误的。”

96

《楞伽大义今释》1.22章 生死与涅槃唯一心量 【《楞伽经》原文】 复次大慧。诸声闻畏生死妄想苦,而求涅槃。不知生死涅槃差别一切性,妄想非性。未来诸根境界休息,作涅槃想。非自觉圣智趣,藏识转。是故凡愚说有三乘。说心量趣无所有。是故大慧。彼不知过去未来现在诸如来自心现境界。计著外心现境界。生死轮常转。复次大慧。一切法不生,是过去未来现在诸如来所说。所以者何。谓自心现,性非性,离有非有生故。大慧。一切性不生。一切法如兔马等角。是愚痴凡夫不实妄想,自性妄想故。大慧。一切法不生。自觉圣智趣境界者。一切性自性相不生。非彼愚夫妄想二境界。自性身财建立趣自性相。大慧。藏识攝所攝相转。愚夫堕生住灭二见。希望一切性生。有非有妄想生,非圣贤也。大慧。于彼应当修学。

【南怀瑾老师解读】 佛说:“大慧啊!诸声闻们深怕生死妄想之苦,而追求涅槃,他们并不知生死和涅槃的差别境界,也都是自性的变相,等于一切分别妄想一样,都是无自性的。他们只是把过去现在的念灭了,使未来的身心诸根再不生起作用,住于休息的境界,便认为是涅槃境界了。他们没有证得自觉的圣智,也没有从根本上转了藏识。所以愚痴凡夫,便说佛法有大小三乘之别,便认为心量可以进入无所有的无心境界。

大慧啊!他们不知过去、未来、现在等一切法,都是诸佛如来自心所现的境界,本来无所住著,他们反而误认是心外呈现的境界,所以便在生死海中常受轮转了。再说,一切法无生,这是过去、未来、现在诸如来所说的。这是什么道理呢?这就是说,一切都是自心显现的分别妄想所生,性自本无自性,本来就是非有也非无的。因为一切妄想的本质,性自无性,一切诸法,正如兔马等角,本来就是空无一物,只是愚痴凡夫们,自己不能了解自性和妄想的真际,便执著妄想,认为它是实在的了。

大慧啊!如果证得自觉圣智的境界,便知一切法本来无生的真际了。一切性本来无自性,所以诸法的性和相本来便是无生的,这却不是愚痴凡夫们用妄想所想像的二边相对的境界。须知身心都是性自性所生,以及赖以生存的身心和世界依报等物,也都是性自性所显现的现象。因为藏识的能攝取和所攝取的关系,所以才转而生起一切现象。愚痴凡夫们堕在生灭的二见之中,希望一切法是有生灭之性的。殊不知有和无,都是妄想所生的境界,并非圣贤的境界。你们应当于此修学求证。”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