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故事 坚持禅修的钱穆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3月05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3月05日 · 105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坚持禅修的钱穆

國學大師錢穆生于1895年,卒于1990年,高壽九十有六。錢穆一生著述不辍,晚年目盲,不能握管,則由其口述,夫人記錄成文,他最後一部著作《晚學盲言》就是這樣寫就的,他身後留下了54冊、1700萬言的皇皇巨著。

 清代學者李恕谷說:“交友以自大其身,求士以求此身之不朽”,錢穆之不朽與他弟子的大力揄揚是分不開的。當代史學大師嚴耕望、余英時都出其門下,錢門弟子及再傳弟子各據港台、歐美名牌大學之要津,想要錢穆身後寂寞也難。

 研究寫作、課徒授業都需要充沛的精力和長久的生命,所以錢穆精神狀態之良好、身體之康健遠超同時代的一些史學大師,如陳寅恪、顧颉剛等人。他鍛煉身體的方法確有過人之處。他常年練習太極拳,曾以一招“攬雀尾”驚走了敢在他課堂上搗亂的街頭混混;他酷愛郊遊,據嚴耕望在《從師問學六十年》中記述,錢穆在四川齊魯大學國學研究所任教時,常和學生一起遠足散步,借以調劑精神。

 這是他“動”的健身方法。他“靜”的健身方法——靜坐,以常人的眼光來看,頗帶幾分神秘性,但效果可能更好。

 錢穆體弱,于秋季常常生病,他在無錫縣立第四高等小學教書時,正刻苦自學,仿古人剛日誦經、柔日讀史的例子,每天清晨神清氣爽之時讀經、子等難讀之書,夜晚則讀史籍。所以生病常常會打亂他的學習計劃。

 一日,他無意中讀了一位日本人寫的書,說不長壽乃人生的一大罪惡,所以應努力講究日常衛生。當時他正讀陸遊的詩,陸放翁晚年的作品讓他“心中大奮發”,他覺得人不高壽乃是人生一大恥辱、大懲罰,由此下定決心,于日常生活上求規律化。他此前已經開始修習靜坐,自此更加勤勉。

 錢穆的靜坐方法學自天台宗的《小止觀》,他在《八十憶雙親師友雜憶》中曾詳細記述靜坐的經過和靜坐時的感受:

 “先用止法,一念起即加禁止。然余性躁,愈禁愈起,終不可止。乃改用觀法,一念起,即返觀自問,我從何忽來此念。如此作念,則前念不禁自止。但後念又生,我又即返觀自問,我頃方作何念,乃忽又來此念。如此念之,前念又止。初如濃雲密蔽天日,後覺雲漸淡漸薄,又似清風微吹,雲在移動中,忽露天日。所謂前念已去,後念未來,瞬息間雲開日朗,滿心一片大光明呈現。縱不片刻,此景即逝,然即此片刻,全身得大解放,快樂無比。如此每坐能得此片刻即佳。若能坐下全成此一片刻,則較之催眠只如入一睡境中者,其佳更無比矣。余遂益堅靜坐之功。”

 《小止觀》又名《童蒙止觀》、《修習止觀坐禅法要》,是天台宗的創始人智者大師爲他未出家的哥哥陳鍼所寫,囊括了天台三大部之一的《摩诃止觀》的精要部分。該書之《調和第四》不但對靜坐論述甚詳,而且還講了調食、調息、調心等種種法門,很是簡便實用。

 錢穆按照《小止觀》的辦法靜坐,很快實實在在地産生了效用。據其自述:“一日,余站梅村橋上守候自城至蕩口之航船,喚其停靠。余上船,坐一老人旁。老人顧余曰,君必靜坐有功。余問何以知之,老人曰,觀汝在橋上呼喚時,雙目炯然,故知之。余聞言大慰。”

 靜坐不但使錢穆的身體由羸弱轉爲強健,而且對他的心理也産生了積極的影響。他領悟到人生之最大學問在求能虛此心,心虛始能靜。而心虛、心靜正是學者渴求的。(其自雲:“余因此悟及人生最大學問在求能虛此心,心虛始能靜。若心中自恃有一長處即不虛,則此一長處,正是一短處。余方苦學讀書,日求上進。若果時覺有長處,豈不將日增有短處?乃深自警惕,懸爲己戒。求讀書日多,此心日虛,勿以自傲。”)

 1938年,錢穆撰述《國史大綱》時,寄居雲南宜良岩泉下寺,周四乘火車去昆明西南聯大任教,周日返回,平時就在住處讀書、寫作。看似單調的生活,他不以爲苦。寒假期間,湯用彤和陳寅恪來宜良看他,陳寅恪對錢穆說:“如此寂靜之境,誠所難遇,兄在此寫作真大佳事。然使我一人住此,非得神經病不可。”越明年,錢穆返回蘇州,居于名爲耦園的一廢園中,該園面積廣大,三面環水,有池林之勝,又幽靜怡神,錢穆在此完成其另一名著《史記地名考》。可知,靜坐對錢穆的學術事業助益良多。

共收到 13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3月05日 08:59
96

一睡一千年

阿那律尊者爲佛陀十大弟子之一,也是佛陀的堂弟。佛陀成道後,回到故鄉弘化,阿那律便和跋提、阿難等七位王子一起跟隨佛陀出家學道。  

 有一天,佛陀在講經說法時,看到阿那律在打瞌睡,以一偈呵斥他:咄咄汝好睡,螺蛳蚌殼內,一睡一千年,不聞佛名字。  

 佛陀接著問:阿那律,你出家學道,是因爲畏懼王法、害怕盜賊嗎?  

 不是的,是爲了解脫生老病死苦。  

 你雖然道心堅固,但是爲什麽在聽法時睡著了呢?  

 世尊,請您原諒弟子的懈怠!從今以後,我願盡形壽,用心辦道!阿那律合掌真誠忏悔。  

 從此,阿那律更加精進修行,終日不曾合眼。佛陀對此甚爲挂念,于是勸慰他:衆生以食爲生,眼以眠爲食,就是涅槃也要飲食啊!  

 世尊,弟子的眼睛沒有關系。但是涅槃以何爲食呢?  

 以不放逸!但未達涅槃境界之前,還是需要適量睡眠的。

 然而,阿那律仍然堅持自己的立願,勇猛精進于修行,分毫不懈怠,長久下來,他的眼睛終于瞎了。  

 阿那律失明後,生活上有許多不方便,慈悲的佛陀不但爲他縫制三衣,還教他修習金剛照明三昧。阿那律依照佛陀的教導,修學,不久即證得天眼通。 

 常人貪慕輕安,講究享受,對于修道就不能發勇猛精進心。可是如果過于勇猛,則無法得力。佛陀曾開導聞二百億,修行如彈琴,太緊琴弦會斷,太松沒有聲音。太緊太松都容易出毛病,唯有行于中道,把心放得平和些,才能在具足正見的修行當中,參出一點道理!

96

一位舞女出家的因缘

很久以前,古印度有一對以歌舞伎樂謀生的夫婦,育有一女,名青蓮華。青蓮華不僅相貌莊嚴,世所稀有,黠慧聰明,令人折服;並且才華出眾,具足當時婦女所應具備的六十四種才藝,深闇音律,舞藝精湛,不論迴旋、俯仰,姿態優雅,無不嬌媚。  

 一日,青蓮華和父母應王舍城的富豪長者邀請,於節日慶典中表演歌舞伎樂。青蓮華驕慢地唱著:「王舍城中可有人像我一樣能歌擅舞的嗎?可有人深研各種經論,聰明、智慧比得上我,能解答我的疑問嗎?」結果有人大聲答道:「釋迦牟尼佛在迦蘭陀林精舍弘化,他的慈悲智慧無人能比,一定可以解答你的疑惑。」  

 青蓮華聽了半信半疑,帶著一種挑釁的心態,跟隨父母等人載歌載舞來到迦蘭陀林中。青蓮華見到佛陀後,並沒有生起恭敬之心,仍和往常一樣驕慢嬉笑,咨意展露自己的美色。佛陀見此,即運用神力將青蓮華變成白髮蒼蒼、皮膚斑皺、牙齒疏缺、彎腰駝背的老嫗。青蓮華見到自己身形醜陋無比,萬分驚恐,心想:「一定是佛陀的威德神力,使我遽變此衰老相貌。」於是,心生慚愧,跪在佛陀前,對自己驕慢自大、放情縱意的作為深感懺悔,並懇請佛陀的原諒。  

 世尊見到青蓮華已調伏心中的我慢,於是恢複她本來的模樣。當時在場大眾見到青蓮花時而年老枯槁、時而年輕貌美,皆體悟無常之理而心開意解、心生厭離,有證得初果、二果、三果、阿羅漢者,亦有發辟支佛心、無上菩提心者。青蓮華及其父母也善根現前,懇請佛陀為他們剃度出家,早求解脫。 

 青蓮華比丘尼出家後,精進修道,很快證得阿羅漢果,不僅具足三明六通,亦得八種解脫,諸天天人及世人無不對其敬仰讚歎。當時有人向佛請示:「佛陀度化此放逸妖媚、不信佛法的青蓮華,令其出家,乃至開悟證道的因緣為何?」世尊乃為眾人開示青蓮花過去的一段因緣。

 原來,青蓮華比丘尼過去世曾為緊那羅女,相好莊嚴猶如天女。某日,在深山遇到精進修行、獲得五種神通的波羅奈國太子孫陀利,乃故作種種媚態,妖嬈歌舞,企圖媚惑孫陀利,讓他退失菩提心。然而孫陀利道心堅固,不起任何色欲邪念,對緊那羅女開示道:「一切世間有為法,一切森羅萬象,皆因緣和合而成。人有生老病死,事有成住壞空,其性本空,無有常定。人的形體臭穢不堪,在皮膚下所覆藏的是屎尿糞便,猶如行廁。老年之時,鶴髮雞皮,拘僂而行,你甜美音聲隨著歲月的流逝也將轉為瘖啞,有什麼值得驕傲,你為何在此故作嫵媚?在此放咨?」緊那羅女聽了心生慚愧,來到仙人孫陀利面前懺悔,並發願言:「願我來世了斷輪迴生死之因,並得以跟隨孫陀利修行證果。」

 佛陀開示大眾:「當時的外道仙人孫陀利就是我,而緊那羅女就是現在的青蓮花比丘尼。由於青蓮華比丘尼過去生曾經發願,故於今世跟隨我出家修行。」

96

贪睡的比丘

一位贪睡的男子,因为听说了佛法的殊胜,心中十分仰慕。于是,他辞别了父母,跟随优波笈多尊者出家学习佛法。但是虽然出家了,却依旧不改贪睡的本性,他时常因为睡觉而错过了优波笈多尊者的讲经集会,耽误了坐禅。

 这一次,他因为贪睡,甚至错过了一顿斋饭。正因他十分贪睡,对佛法的学习和修行不够勤奋,所以对于佛法的理解也还很肤浅,并没有真正的领悟。优波笈多尊者对此也特别担心,总想帮助他改掉贪睡的坏毛病:“他如果改掉贪睡的毛病,相信一定可以对佛法有所领悟的。”

 一天,优波笈多尊者为弟子们讲完佛法,解答完他们的疑问后,让弟子们各自找一个清净的地方坐禅去。这个贪睡的弟子也听从了优波笈多尊者的吩咐,随著大家走往树林坐禅修行去。

 这个贪睡的比丘东找找西找找,终于在一个小山坡上找到了个好地方。这个好地方其实就是一个不大的空地,空地四周都是高大的树木,空地上生著茂密的野草,还开著一些色彩艳丽的花朵。这个弟子随便找了一棵树,就靠著树身坐下来了。

 正午的阳光透过繁茂的树叶,斑斑点点的洒在他的身上,微风一吹,又送来一阵阵的清香。他十分惬意地闭上眼睛,慢慢地呼吸著山上清新的空气,渐渐地,他的睡意就来了,没过多久,他就靠著树身睡着了,至于,“坐禅”这档事儿就在打呼声中被遗忘。

 优波笈多尊者忙完自己的事后,也来到树林中,看看弟子们修行的情形,同时也特别察看这个贪睡的弟子是否用功。他毫不费力地找到了那个小山坡,登上山坡一看,那个贪睡的比丘果真又在那里进入了梦乡。

 “这个孩子!”优波笈多尊者自己也忍不住摇摇头笑了起来。随后,尊者施展神通变成一个恶鬼,恶鬼肩上长有七个头,都是青面獠牙,披散着红红的又长又乱的头发,模样狰狞可怕。这个恶鬼走到贪睡比丘跟前,纵身一窜,两只生满黑毛的手抓住了一根树枝。就这样,恶鬼悬在空中,身子还不住地晃著。恶鬼伸出自己肮脏无比的脚趾头去踢了踢贪睡比丘的头,可是那个比丘依旧没有醒,还是呼呼大睡。恶鬼第二次稍微用了些力气又踢了踢他的头,他还是没有醒,恶鬼有些生气了,第三次狠劲地一踹,只听得‘哎哟’一声,这个贪睡的比丘终于醒过来了。

 “谁啊?乱踢人!真是没礼貌。”贪睡比丘一醒过来,急忙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头,觉得好像被什么东西撞出一个小包包。当他睁大眼睛这才看清了自己面前站著一个长著七个头的恶鬼,吓得他魂飞魄散,爬起身来飞奔而去。“师…师父…有…有…咳咳…”他急急忙忙跑回了寺庙,身上的袈裟也被路上的荆棘刮破了很多地方。当他气喘吁吁地跑到了优波笈多尊者跟前,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张着口连话也说不清楚了。

 优波笈多尊者故意装著很严肃的样子对他说:“别的人都还在打坐,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你以为你已经学习得很好了吗,快!赶快回到自己原来的地方坐禅去!”

 这个贪睡的比丘这时候才喘一口气来,他带著恐惧的神情对尊者说道:“尊敬的老师,我坐禅的那个地方有一个长著七个头的恶鬼,他悬在半空中,披头散发,龇牙咧嘴,真吓死我了!所以我才跑回来。现在你又让我回去,我怎么敢再回到那里坐禅呢?”

 优波笈多尊者心中暗笑,他知道这个贪睡的比丘是可以造就的,所以又和言悦色地对他说道:“其实你所见到的恶鬼并不可怕,他并没有伤害你,对于你来说,最可怕的事情是贪睡。如果这个恶鬼把你吓死或者杀死的话,你的灵魂还不会受生死轮回之苦。但是,倘若你这样一直贪睡直到死的话,你的灵魂就会堕入六道之中,生生死死,永远遭受轮回之苦,你好好想一想吧。”

 贪睡比丘听到老师的话,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这是老师第一次如此训诫他。紧接着优波笈多尊者又对他说道:“你看看你身边的师兄弟们,他们都不分早晚,勤奋地学习佛法,认真地坐禅修行。而你呢,总是睡不够。在我讲法时也要打瞌睡,过分贪睡也就是过分放纵自己。过分放纵自己的话,怎么能够修得正果呢?”

 优波笈多尊者这番话,说得这位贪睡的比丘满脸通红,十分惭愧。他深思了好一会儿后,才对尊者点头说道:“尊敬的老师,我的确是太放纵自己了,不过从今以后,我一定改正。”说完,他就向尊者深深行了一个礼,然后离开了尊者,跨出庙门去了。

 尊者看著他远去的背影,脸上浮现出满意的微笑。这个贪睡比丘循著原路又回到了那个小山坡上,他又看见了那个恶鬼,但他并没有理会,自顾自的到树下开始坐禅,但是由于他心中毕竟还是害怕这个恶鬼,所以一点儿也不觉得困,竟然第一次没有一丝一毫的睡意。

 从此之后,他持续如此一心一意地打坐修行,思考佛法问题,渐渐对佛法有了体悟,最后终于修得了正果,成了一位圣者阿罗汉。

 喻意:此则故事告诉我们每个人都有无始劫来养成的坏习气,能自己发觉或别人为你指出后,要反醒自己、乐于接受并改正,对境反观自己的行为,一步一步的修改行为。这样在习气面前我们才是主人。

96

弘一法师的三次遗嘱

1942年10月,福建泉州温陵养老院晚晴室,弘一法师安静念佛,这一年,他第三次患病,与世间的一切从容作别。

 5月1日,他首先致书弟子龚天发(胜信),作最后的训言,内容为:“胜信居士,与朽人同住一载。窃谓居士曾受不邪淫、不饮酒戒,今后当尽力护持。若犯此戒,非余之弟子也。余将西归矣,书此以为最后之训。壬午五月一日,晚晴弘一。”

 6月,福州罗铿端、陈士牧居士倡议修建怡山长庆寺(即西禅寺)放生池,将修建事迹写成草稿寄给弘一法师,请他撰写碑记。弘一法师润色加工草稿,并书写刊石,以表示对“放生”善举的支持。这是他最后的遗作。

 8月15日,弘一法师还在养老院讲《八大人觉经》以及《净土法要》。8月23日上午,弘一法师为转道、转逢二老书写大柱联,下午就发起了高烧,但不顾病体,为晋江中学学生书写百余幅中堂。

 28日下午,自写三纸遗嘱。其中一纸交给温陵养老院,作四点请求:“一、请董事会修台(就是将过化亭部分破损的地方修复)。二、请董事会对老人开示净土法门。三、请董事会议定:住院老人至80岁,应举为名誉董事,不负责任。四、请董事会审定湘籍老人,因已衰老,自己虽乐为助理治圃责任,应改为庶务,以减轻其负担。”二纸付妙莲,内容为:“余于未命终前、临命终时、既命终后,皆托妙莲师一人负责,他人无论何人,皆不得干预。”他在纸上盖上私印,并叮嘱妙莲,谢绝一切吊问。

 29日下午5时,弘一法师又向妙莲交代五件事:

 一、在已停止说话及呼吸短促、或神志昏迷之时,即须预备助念应需之物。

 二、当助念之时,须先附耳通知云:“我来助念”,然后助念,如未吉祥卧者,待改正吉祥卧后,再行助念。助念时诵《普贤行愿品赞》,乃至“所有十方世界中”等正文。末后再念“南无阿弥陀佛”十声(不敲木鱼,大声缓念)。再唱回向偈:“愿生西方净土中”,乃至“普利一切诸含识”。当在此诵经之际,若见余眼中流泪,此乃“悲欢交集”所感,非是他故,不可误会。

 三、察窗门有未关妥者,关妥锁起。

 四、入龛时如天气热者,待半日后即装龛,凉则可待二三日装龛。龛用养老院的,送承天寺焚化。

 五、待七日后再封龛门,然后焚化。遗骸分为两坛,一送承天寺普同塔,一送开元寺普同塔。在未装龛以前,不须移动,仍随旧安卧床上。如已装入龛,即须移居承天寺。去时将常用之小碗四个带去,填龛四脚,盛满以水,以免蚂蚁嗅味走上,致焚化时损害蚂蚁生命,应须谨慎。再则,既送化身窑后,汝须逐日将填龛小碗之水加满,为恐水干后,又引起蚂蚁嗅味上来故。

 弘一法师交代得如此细致入微,与其一贯的认真以及所修行的律宗有关。而其最后一再叮嘱不要伤及蚂蚁,又一次体现了这位大师的菩萨心肠。

 九月初四日晚上8时,弘一法师在温陵养老院晚晴室圆寂,右肋而卧,神态甚是安详,令人不胜景仰。

 临终前,弘一法师还将两封事先写好的遗书托妙莲转付性愿法师及性老法师。并将《遗书》附录“遗偈”二首,分别致生平友好夏丏尊及弟子刘质平。遗偈是十几天之前就写好的,除开头称呼不一样外,内容一致:

  弘一大师遗偈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

  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问余何适,廓尔亡言;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悲欣交集

 10月13日(农历九月初四日),弘一大师圆寂于泉州温陵养老院晚晴室,弥留之际,书“悲欣交集”四字,是为绝笔。

 自1918年7月出家后,李叔同即以法号“弘一”行世。他发愿弘扬律学。在佛教诸多宗派中,律宗是最重修持的。弘一法师身体力行,持戒甚严,每日只吃早午二餐,且过午不食;衣无过三件,寒冬亦如是。他遗下的一件百衲衣,有224个布丁,皆亲手自补,马一浮曾挽诗云:“苦行头陀重,遗风艺苑思。自知心是佛,常以戒为师。”他著成《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篇》,并创办“南山律学院”。僧腊二十五年始,他行踪如浮云,遍及浙江、福建诸地和上海、青岛,三次大病,生死置之度外,一息尚存,颠沛风雨如故。为之追慕,夏丐尊、丰子恺等执弟子礼,终身护法。

 弘一大师1931年的遗嘱

 弘一法师晚年多次病重,至少有三次交代后事。

 第一次,1931年春,弘一法师在温州染上恶性虐疾,重病中他就如何处理佛典、佛像及其余物品留下遗嘱,并注明“辛末四月,弘一书。”这年农历三月,弘一法师给刘质平遗嘱:“余命终后,凡追悼会、建塔及其他纪念之事,皆不可做。凡此种事与余无益,反失福也。倘能做一事业为余纪念者,乞将《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印二千册。”

 第三次,1935年,弘一法师在泉州患了一生中第二次大病,开始是风湿性溃疡,而后手足俱溃烂,伴以高烧。他写了遗嘱给传贯法师:“我命终前,请你在布帐外助念佛号,命终后即以随身所穿之衣,外裹夹被,送到寺后山岩。三天后,有野兽来吃便好,否则就地焚化,化后再通知朋友,切不可提早通知”。

 第四次,1942年10月,是弘一大师留下的千古绝唱。

96

吊骆驼上楼

昔有一人,贫穷困积苦,为王作事。日月经久,身体羸瘦。王见怜愍,赐一死驼。  

 贫人得已,即便剥皮,嫌刀钝故,求石欲磨。乃于楼上得一磨石,磨刀令利,来下而剥。  

 如是数往来磨刀,后转劳苦,惮不能数上,悬驼上楼,就石磨刀。深为众人之所嗤笑。 

 犹人如愚人,毁破禁戒,多取钱财,以用修福,望得生天。如悬驼上楼磨刀,用功甚多,所得甚少。 

 译文:  

 从前有一个人,家境非常贫穷,生活困苦,他给国王当了多年的役工,累得瘦弱不堪,国王见了觉得他很可怜,就赏给它一峰死骆驼。  

 这人得到这峰死骆驼,就动手给它剥皮,可是嫌刀子太钝,到处找磨刀石磨刀,后来在楼上找到一块,于是磨快了刀子,下楼来剥骆驼皮。  

 这样反复下楼上楼来回磨刀,他感到实在太疲劳了,不想一次又一次的反复楼上楼下跑,于是就把骆驼吊上楼去,凑近石头磨刀。这样做,受到大家深深的讥笑。

 这好似那些愚蠢的人,不遵守佛陀制定的戒律,用各种手段牟取钱财,再用这些钱来为自己造福,希望可以得到升天的好报。这就像迁就磨刀的方便把骆驼吊上楼去,气力花了不少,但收获甚微。

96

硕奎禅师吃肉

硕奎禅师是北宋时期江苏庆云寺的第八代住持,在《历代高僧传》中,硕奎被称为“圆悟禅师”,而庆云寺曾经又名圆悟堂,即因硕奎在此参悟禅机而命名。 

 硕奎担任住持时,庆云寺的香火非常旺,僧众也非常多,甚至还有很多俗家弟子,其中有个名叫高彦的俗家弟子,家住泰兴城郊,是个富商的儿子,后来高彦下山经营起了酒楼,开业之日,就请了师父硕奎和另外几个师兄弟来店里做客。当然,硕奎为师父和师兄弟们安排的是素宴,硕奎和众弟子们正吃着,大徒弟在夹菜时突然发现炒笋里居然有块肉,大徒弟非常生气,高彦身为俗家弟子,不会不知道师父和师兄弟们是不吃肉的,那么这到底是有意为难还是无心之失?于是大徒弟就故意把这块肉夹到最上面来,想让高彦看看,让他羞愧羞愧。事实上,炒笋里出现这块肉并不是高彦的过错,而是厨师们觉得炒笋里一定要放点肉调调味,否则就不鲜美,原本是打算在装盘时将肉取出来的,但后来厨师一忙居然把这事儿给忘了。  

 硕奎看见大徒弟把肉夹到上面来了,就用筷子把肉压到了盘底去,但大徒弟还是觉得这样的过错坚决不能姑息,就又把肉夹了出来,硕奎不满地看了大弟子一眼,又伸出筷子想把肉压到盘底去,可正这时,包房外传来了高彦声音,他又端菜进来了,想把菜压下去已经来不及了,硕奎就一变手势,把肉夹进了自己嘴里,嚼了嚼就吞了下去。  

 回寺的路上,大徒弟不解地问硕奎说:“师父,这是高彦师弟犯的过错,可是你为什么不仅没有指出来,反而还自己犯戒吃下了那块肉呢?”  

 硕奎笑笑说:“每个人都会犯错,无论是有心的还是无意的,如果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高彦看到菜中的肉,他一定会很难过很自责,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我触犯了戒律是我不对,所以我回寺之后就会当众处罚我自己,但我却保住了高彦的面子和感受,谁又能说这是一件坏事呢?我们修禅立说本来也就是为了帮助别人,而不是为了我们自己扬名立万。”

 徒弟们听了硕奎的话后,这才恍然大悟,师父虽然吃了一块肉,但心中所想的却依旧是佛理和禅机,对师父更是敬佩了,而硕奎也说话算话,回到寺里后就足足面壁思过了半个月,算是对自己犯戒的惩罚。

96

六祖慧能最初的护法,竟是一名比丘尼

《坛经·机缘品》记载了一位比丘尼,说是唐高宗龙朔元年(公元661年),六祖惠能从湖北黄梅得法南归时,

“回至韶州曹侯村,人无知者。有儒士刘志略,礼遇甚厚。志略有姑为尼,名无尽藏,常诵《大涅槃经》。师暂听即知妙义,遂为解说,尼乃执卷问字。师曰:‘字即不识,义即请问。’尼曰:‘字尚不谶,焉能会义?’师曰:‘诸佛妙理非关文字,’尼惊异之,遍告里中耆德云:‘此是有道之士,宜请供养。’”

这是说,惠能大师到了曹侯村时,还没有名气,但是儒士刘志略却对他非常礼遇。刘的姑姑,出家为尼,名无尽藏,听惠能大师讲了《涅槃经》以后,大加赞叹。由于这位无尽藏比丘尼的大力宣传,魏武侯的玄孙曹叔良和居民“竞来瞻礼”,后来为他在原来寺庙的基础上重建寺院,并请惠能大师来讲法。

“时宝林古寺自隋末兵火已废,遂于故基重建梵宇,延师居之。俄成宝坊”。

此后,六祖在这座寺院讲经说法三十六年。看来,无尽藏尼在六祖初期弘法中是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不仅赞叹六祖,而且号召重建寺院。因而在《虚云和尚年谱》中记载:她是“六祖最初护法”。

上文的记载,在《佛祖统纪》、《宋高僧传》、《景德传灯录》、《传法正宗记》、《五灯会元》、《指月录》、《曹溪大师别传》等文献中也有多处记载,意义基本相同。

如《曹溪大师别传》载“其年大师游行至曹溪,与村人刘志略结义为兄弟,时春秋三十。略有姑出家,配山涧寺,名无尽藏,常诵《涅槃经》。大师昼与略役力,夜即听经,至明,为无尽藏尼解释经义。尼将经与读,大师曰:‘不识文字。’尼曰:‘既不识字,如何解释其义?’大师曰:‘佛性之理,非关文字能解,今不识文字何怪?’众人闻之,皆嗟叹曰:‘见解如此,天机自悟,非人所及,堪可出家住此宝林寺。”大师即住此寺。”

后来无尽藏尼云游到江西赣州境内建庵隐修,在这里碰到了他的得意弟子玄机尼。但是关于无尽藏流传下来的资料并不多,明代曾凤仪的《楞严经宗通》曾载:“又尼有悟道者,偈曰:终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遍陇头云。归来笑拈梅华嗅,春在枝头已十分。此尼与山谷所证,亦以香严为上。”

尽管曾凤仪没有明确指出这是无尽藏比丘尼的悟道诗,但是后人一般认为这就是无尽藏的悟道偈。并且流传了一些于此内容不同的版本,如“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归来偶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因故,无尽藏比丘尼有时也被认为是中国第一位女禅师。

无尽藏比丘尼不知出生于哪一年。据载,她圆寂于唐高宗上元三年(公元676年)。圆寂后,为感其大恩,六祖于宝林寺旁边建无尽庵,设龛供奉观音大士法相和无尽藏尼真身,令玄机尼住持。“自是始,曹溪禅门女众辈出,视无尽藏庵为祖庵。”惜无尽藏尼真身于文革期间被毁。憨山大师、虚云老和尚、惟因老和尚等后来都重修过此庵。当前,南华禅寺方丈传正大和尚正在“大南华”项目建设的过程中重修古无尽庵。

96

抱女过河的禅师

著名禅僧原坦山年轻的时候就悟道很深,经常做一些别人看起来很怪异的事情。

一天,原坦山和一位道友师弟一起下山,经过一条小河时,遇到一位年轻姑娘。因为刚刚下过雨,木桥已坏,河水虽然不怎么深,却很浑浊,姑娘就被困在了河边。

原坦山看到姑娘一脸焦急而窘迫的神情,上前施礼问道:“请问姑娘,是想过河吗?”

“是呀,”姑娘点点头,无奈地回答,“水太脏了,我怕把衣服弄脏了……”

“姑娘莫急,”原坦山安慰她道,“贫僧抱你过河,好吗?”

姑娘等了好久才遇到有人帮忙,而且是个彬彬有礼的和尚,迟疑了一下,就点头应允了。

于是,原坦山抱起姑娘过了河。

到了对岸,原坦山放下姑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就若无其事地走了。

师弟看见原坦山主动和姑娘打招呼,还抱着她过了河,坦然自若,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似的,感到颇为震惊。可是身为师弟,又不敢教训师兄,一路上闷不吭声,心中对师兄大为不满。原坦山只管自己走路。

快到寺院的时候,师弟终于忍不住:“师兄,我们出家之人不近女色,如果接近年轻美貌的女子就更危险了,你怎么可以抱年轻女子,坏了佛门清规呢?”

“噢,你说的是过河的女子吗?”坦山平静地答道,“我早把她放下了,你还抱着吗?”

随缘开示:

事情发生时不逃避,事情结束后也不再纠结。唯有“放下”,才能轻轻松松继续前行。

96

鬼子母的故事

佛陀时代中的罗刹女,专门喜欢吃人家的小孩,一群失去孩子的父母悲痛不已,纷纷向佛陀求救。佛陀为了解救无辜孩子的性命,想出一个办法来度化吃人的罗刹女。

 佛陀知道她有十二个孩子,最疼爱的是么儿,佛陀运用神通将她的么儿藏在钵中。当罗刹女知道最疼爱的孩子被人带走,心情如热锅上的蚂蚁,焦灼地跑到佛陀的精舍兴师问罪。佛陀说:“你有十二个儿女,失去一个有什么关系呢?你吃掉人家无数的儿女,今天你的孩子要替你偿命!”罗刹女一听,匍伏在地,槌胸顿足,声泪俱下地说:“慈悲的佛陀啊!我虽然有十二个儿女,可是每一个孩子都是惟一的,就像十指连心,少了一根,都会令我伤痛,一人做事一人担,你不要把我的儿子交给村民,他才三岁,不能承受任何的伤害呀!”

 佛陀敛目正色的告诫她:“你有十二个儿女,失去一个就痛不欲生,你可曾想过,你四处抢夺吞噬人家的儿女,可曾顾念他们的父母的感受?怜惜过弱小的孩子吗?你这么的自私、应该得到惩罚!”佛陀运用神通,让钵中的小孩传出哭喊母亲的声音。罗刹女听闻孩子的号哭,心如刀割,向佛陀忏悔:“我今后不再侵犯别人的儿女,只是我的生活怎么办呢?”佛陀说:“你放心,日后我会嘱咐我的弟子,在吃饭的时候,取几粒米饭,以持咒力,供养你们,让你们不受饥饿之苦。”

 从此,吃人的罗刹女,变成保护天下儿女的母亲,名为“鬼子母”。

 罗刹女顾念自家儿女如宝箧明珠,却视他人儿女如草芥朽木!《法华经》卷六说:“等心一切,如母爱子;摄取众生,犹如慈父。”只有显扬“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慈悲心,人类才能避免无知自私,造成嗔恨的人间地狱,避免血腥杀害的悲剧。

96

五根为善聚

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弘化之时,有一日,佛陀告诉比丘们:“我现在为大众解说何谓善聚,您们要善加思惟之。”诸比丘们回答:“如是,世尊!”从佛受教。  

 世尊开示:“何谓善聚?就是五根。即信根、进根、念根、定根和慧根。深信佛法真理,如实精进修持;因精进而念住不忘,继而得定心不散乱;因定而起观智,故能如实了知谛理。依此五根而修,即能降伏烦恼而入圣道。比丘们,如果有比丘修行这五根,便能成就初果须陀洹,此初果圣者得不退转法,将来必定证得涅盘,生死自在;再持续依此五根用功,便能证到二果斯陀含,此二果圣者,将来再投生人间或天上一世,必能断尽一切生死苦,证得涅盘;再持续依此五根用功,便能证到三果阿那含,此三果圣者,命终投生色界净居天,将於其处证得涅盘,不会返至欲界受生;再持续依此五根用功,便能漏尽一切烦恼,成就四果阿罗汉。此四果圣者,以身作证,并自说:『生死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更不复受胎,如实知之。』”  

 “所谓善聚就是指五根,为什么五根称为善聚呢?根即能生之义,因为这五根能生出一切善法、汇聚无量的善法,是诸法当中功德最妙、最胜之法。若不能修行五根,就无法成就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辟支佛等二乘果位,乃至不能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佛果。若能修习五根,便能渐次证到四果、三乘之解脱道。诸比丘们!应当努力勤修信根、进根、念根、定根和慧根。”  

 比丘们听完佛陀的开示,个个欢喜奉行。  

 又有一日,佛陀告诉比丘们:“我现在为大众解说何谓不善聚,您们要善加思惟之。”诸比丘们回答:“是,世尊!”并听从世尊的教导,依之修行。  

 世尊开示:“何谓不善聚?就是五盖。有哪五盖呢?即贪欲盖、瞋恚盖、睡眠盖、掉悔盖和疑盖。包括贪爱执着世间五欲之乐,遇不顺己意之境而心生瞋恚,或昏沉身重而耽着睡眠,或身心躁动掉举、忧思追悔所做之事;不但无法辨别是非真伪,对於真理也有所怀疑,不能明了,这五种烦恼都会障蔽本心。为什么五盖称为不善聚呢?比丘们当知,这五种烦恼盖覆本具的清净心,障碍禅定,更多的不善法由此五盖而生,将来便会堕落畜生、饿鬼及地狱道等三涂恶道中,受无量诸苦,不得出离。诸比丘们!应当勤求方便,灭除贪欲盖、瞋恚盖、睡眠盖、掉悔盖和疑盖。”  

 比丘们听完佛陀的开示,个个欢喜奉行。

 ——典故摘自:《增壹阿含经.卷第二十四.善聚品第三十二(一)》

 省 思

 《大智度论》云:“弃是五盖,譬如负债得脱,重病得差,饥饿之地得至丰国,如从狱得出,如於恶贼中得自免济、安隐无患;行者亦如是,除却五盖,其心安隐,清净快乐。”故行者应持戒制心、收摄六根,勤修方便对治五盖,不令烦恼增长,堕落恶道。进一步当知勤修五根——信根、进根、念根、定根和慧根,达到根深柢固,由五根产生出五力——信力、进力、念力、定力和慧力,断除烦恼,破惑证真。

96

降服内心的悭贪

舍卫城中,有一位长者名叫最胜。家中非常富裕,但是为人悭贪。不管任何人,只要前来乞讨,他一定不由分说地将其赶走。为了防止盗贼宵小,他设计了七重坚固的大铜门来维护安全。同时,又用小石块混泥作墙,用铁笼覆盖屋顶,来防止鼠类或飞鸟的入侵。

这一天,佛陀观察最胜长者得度的因缘已经成熟,嘱咐阿难前往度化。阿难立刻至长者家中托钵,并为其说法:“如果我们布施给贫穷困乏的人,就会得到五种功德。第一寿命延长,第二相貌端严,第三身强力壮,第四身心悦乐,第五辩才无碍”。长者听了后心想:“我听说瞿昙沙门的弟子阿难是多闻第一,所能诵持的教理超过八万四千亿头象所能背负的经典。然而今天,却只对我说布施的功德,这只能算是乞士之法,不过贪著我的财货而已,并不是真正贤明智慧的人所说的。”由于长者悭吝的习气十分坚固,就很狡诈的说:“不知道今天您已经有斋主供养,还是要继续乞食?”阿难回答:“正要去乞食。”长者说:“既然如此,太阳已经快到正午了,希望您别错过了时间。”此时阿难摇摇头,苦笑了一下,只得回去秉告佛陀:“这位悭贪长者的习气实在太坚固了,并不是弟子的德行所能度化的。”

接著,佛陀又分别派阿那律、大迦叶、目犍连、舍利弗等尊者前往。然而,所得到的回应都相同。于是舍利弗只得向佛建议:“这位长者的悭执太牢固,只怕堆出像天一般高的柴火来燃烧,也没有办法消熔他的心念。希望世尊能亲自至长者家中,以佛陀的智慧来度化他。”

此时佛陀以神通力,顷刻出现于长者家的中庭,全身大放光明。最胜长者看到佛陀稀有的相好庄严,心生欢喜,顶礼佛足后在旁坐下。此时佛陀以梵音声对长者说:“最胜长者,如果有人能发心布施,那他立刻获得五种不可思议的功德。”长者好奇的问:“请问是哪五种功德?”佛陀说:“第一种布施就是不杀生。若能持此不杀戒,则对于一切众生都会慈悲护念,自然心无恐惧。”长者心想:“人们会杀生,都是由于贫贱所造成。现在我家中财宝丰饶,当然可以不杀。这道理真好,我应该信顺。”便说:“我最胜,愿尽形寿不犯杀生的过失。”此时,佛陀又陆续为他开示以慈悲心持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的功德,可以心无恐惧。长者听了十分欢喜,发愿遵从世尊的开示,永不违犯。此时,长者满心欢喜的想:“佛陀开示这么精妙的道理,我应该要表示一点心意,来报答他的恩惠。”

于是长者亲自到藏宝库房选择要供养佛陀的财宝。由于无始劫来的悭吝习气,他想挑一些次级品来供养。说也奇怪,拿了十几次,每次伸手都拿到最珍贵的上妙宝物。这时,长者感到心烦意乱,不知该如何是好。原来长者的布施念头和悭贪念头同时竞涌,心中的正念与邪念正激烈地拉锯争战。佛陀观察到这个现象,便以梵音说偈来提醒他:“施与斗共集,此业智不处,施时非斗时,速施何为疑。”

最胜长者听到如来所说的偈语。内心十分惭愧,咬牙下定决心取得上好的珍宝,拿至佛前,长跪忏悔,仰望佛陀慈悲目光的注视,长者不禁失声痛哭。这时佛陀开始为长者开示更微妙的布施、持戒、修福的道理,及如何超脱欲界种种有漏、不净的方法。长者听了,双腿盘坐,细心思惟,起一念相应慧,内心立刻远离诸烦恼尘垢,证得法眼净。能于如来所说种种妙法,无畏受持。他立刻起身至诚顶礼,并发愿成为优婆塞,尽形寿受持五戒。于是,佛陀慈悲为他授三皈依,然后离去。

就在佛陀离开不久,魔王波旬变化成具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的佛陀形象,来到长者家中,身上放出七尺的紫磨金色圆光。长者心中不禁纳闷,不知佛陀为何才刚回去又折返?但他仍恭敬地顶礼佛足。此时假佛陀说:“我原以为长者的智慧渊博,能明辨真理。所以刚才说了一些似是而非的理论,想考考你。现在要向你更正,之前所说的四谛并非是真理,只是外道所修习的错误知见,你可不要放在心上喔!”长者一听,立刻发现此时站在眼前的并不是佛陀,便不假思索地回答:“住口!我已经从佛陀的开示中得到正知见,你这个邪魔,即使你再变化成任何的形象,要想让我从正道中退转,也是不可能的。以你小小的神通要和佛陀相比,只是以萤火之光想敌太阳的光明,以田间的小土丘要和须弥山竞高,那是妄想。不管你是幻师还是波旬,都请快离开吧!我最胜不欢迎你。”魔王听了,发现无计可施,只得无奈地离开。

典故摘自:《出曜经·卷十二》

省思

典故中,最胜长者因为佛陀的威德,降服了自己的慢心,也藉著一念真诚地忏悔心,化除了悭垢,而开启了信心之门,能承接佛陀涓涓的甘露法水。因为对正知见坚定的信心与忍可,对于外来的魔考,心中毫不动摇。什么是魔?无论是顺己意的一念贪心,还是违逆己意的一念嗔心,都考验着我们对佛法的信顺度。然而,只要心念时时安住在佛法上,自能信念坚如磐石,再大的境界风,也能不动不摇。

96

计较得越多,失去得就越多

一位长者讲过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个人非常幸运地获得了一颗硕大而美丽的珍珠,然而他并不感到满足,因为在那颗珍珠上面有一个小小的斑点。他想若是能够将这个小小的斑点剔除,那么它肯定会成为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于是,他就下狠心削去了珍珠的表层,可是斑点还在;他又削去了一层又一层,直到最后,那个斑点没有了,而珍珠也不复在在了。

我们平时斤斤计较于事情的对错、道理的多寡、感情的厚薄,在智者的眼里,这种认真必定是很可笑的。

有一句歌词叫作“计较太多人易老”,可是我却觉得“计较得越多,失去得越多”。

朋友初涉社会,找到一个不错的工作,这份工作她很喜欢,兼具挑战性和稳定性,长远看来也挺有发展的潜力。她十分庆幸自己的好运,和同事混熟后,更觉得工作环境和人际关系都很不错。

一天,她和同事在聊天时,一位比她晚进公司的同事问她月薪多少,两人比较之下,她发现自己比同事的月薪少了一千元。

“那个同事比我晚进公司,工作能力又没我强,月薪竟然比我高!真是太过分了!”她生气地说,从此上班也失去了原有的快乐心情。她有种被打败的感觉,就连原来因为尽全力达成目标时所带来的成就感和踏实感也弃之不顾。那一千元夺走了她的自尊、内心平静和自给自足的快乐。所有的事都没有改变,只因为她觉得自己比别人“少了一些”。

有生活智慧的人,会有所不为,只计较对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并且知道什么年龄该计较什么,不该计较什么,有取有舍,收放自如。

10岁时,应该不再计较家里给的零花钱多少,不和别人家孩子比穿名牌服装。少不更事,和人家比吃比穿,还情有可原,年纪到了一个“整数”,就该懂事了。如果家计艰辛,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个年龄的孩子已应该知道父母挣钱不易,纵不能“提篮小卖拾煤渣”,也不可再给爹娘添堵心事了。

20岁时,该不再计较自己的家庭出身,不再计较父母的职业。十几岁时,会和别的孩子比家庭出身,比父母官大官小,恨不得都投生帝王之家,也是人之常情。但到了“弱冠”之年,尚无自立之志,出身贫贱而自卑,老觉得抬不起头来:出身豪富的还处处依靠父母,在家庭荫护下养尊处优,那就离纨绔子弟不远了,会一辈子都没出息。

30岁时,已成家立业,为人父为人母,有了几年家庭生活的经验,丈夫该不再计较妻子的容貌,深知贤惠比美貌更重要,会过日子的媳妇比会打扮的媳妇更让人待见:老婆该不再计较老公的身高,明白能力比身高更有作用,没有谋生能力的老公,纵然长成丈二金刚,还不如卖烧饼的武大郎。

40岁时,该不再计较别人的议论,谁爱说啥就说啥,自己想怎么过就怎么过。

50岁时,该不再计较无处不在的不公平之事,不再计较别人的成功对自己的压力,不再觊觎他人的财富。半百之年,曾经沧海,阅人无数,见惯秋月春风,不再大惊小怪,历尽是非成败,不再愤愤不平。

60岁时,如果经商,该不再计较利大利小,钱是挣不完的,再能花也是有限的,心态平和对自己身体有好处;如果从政,该不再计较官大官小,退了休,官大官小一个样,都成了退休老干部;如果舞文弄墨,当不再计较文名大小,文坛座次,毕竟“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只要心情愉悦,有感而发就行了。

70岁时,人到古稀,该不再计较的东西更多,看淡的事情更广。年轻时争得你死我活的东西,现在只会淡然一笑,中年时费尽心机格外计较的东西,如今看来已无关紧要,一生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96

我们村的神奇和尚

我老家湖北偏僻山区里有一位念佛人,现在已经过世了,下面我讲讲他的故事。

 说起这位念佛人,他是我的邻居,我还小的时候,经常听到他躺在椅子上念我听不懂的佛经和阿弥陀佛观音菩萨等,就觉得好玩,说到这位邻居的佛缘,有这么个经历,我慢慢说来,听我妈妈说,她刚和我爸爸结婚的时候,我还没出生,在村里有一个和尚,会算命的,而且非常准确,而且这个和尚不同一般,有些许神通,当然我是没见过的,因为当时我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但我听我那位邻居讲是有的,比如像下雨打不湿衣服等,那个和尚最后圆寂的时候自己找了一个炭窑,跑到里面放满柴,然后叫他的外甥点火把他化了,应该是往生了。其他我就不知道了。

 因为这个和尚算命很准。但他不是本地人,听说是湖北大冶那边的,所以他一到我们这个村子来的时候就特别受欢迎,大家拿他当宝贝看待。有一次,那个和尚跑到我那位邻居家给他算命,不好的是,那个和尚算我那位邻居的命运很不好,用现在佛教的专业话来说就是业障深重。按照和尚的说法,我那位邻居35岁(记不太清楚了大概是35岁)的时候,会有一场难以逃过的灾难,会从高处掉下来摔死,就得乖乖的去见阎王了。这可把我那位邻居吓坏了,听我妈妈说,他当时噗通一声跪在和尚面前,祈求他能帮他度过劫难,因为我们村里人把和尚当活神仙,所以我那位邻居特别相信他的话。祈求了一些时候,和尚说好吧,但是你(指我那位邻居)要答应做三件事情,第一吃素,第二修桥补路(不能收费的,义工,就是做好事),第三念阿弥陀佛观音菩萨还有佛经等。我那位邻居答应了。而且还说到做到。

 我小的时候,没什么慈悲心,经常杀害小动物。我家也不吃素。造业无数啊。我那位邻居就吃素的,我知道的,他经常煮些花生饭吃。而且还经常扛着锄头一声不吭的去修村子里的路。我记得小时候我上小学的路有好几处他都修过,因为是山路,一下雨就有些地方垮了,所以需要修挖一下。还有我上六年级的时候,必需到山下乡里一个小学上小学。而在我家和这个小学之间有一条喜怒无常的小河,湖北是个多雨的地方,不像北方那么干燥无雨,在山区经常有时侯下雨下很久,一旦下雨我就着急了,因为那个河水一涨就会把上面那条唯一的木桥冲掉,我就麻烦了,胆子又小,又不敢自己划竹排渡河,要是有达摩那样的本领就好了,弄片树叶渡河就行,所以往往要在河边等很久等人过来划竹排度我过去,我说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这个桥而已,这个桥一被冲掉,我那位善良的邻居就会到山上砍些木料重新做一个桥装在河上,真是好心人啊,所以我还得好感激这位邻居的,我走过的路和桥都是他帮忙给修的,而且还是非收费业余的修桥补路。而且他还是一个很勤快的人,太阳出来了,他就起床了,拿一条毛巾一大竹筒水,还有一个铝罐子,然后上山种粮食除草或者收获。中午自己弄个罐子在山上煮饭吃的,然后太阳又下山了,然后他就回来了,皮肤晒得跟熏肉一样的颜色,吃完了晚饭就躺在藤椅上拿把蒲扇边扇边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的,不管是春夏秋冬都是如此的,除非有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还有件事。就是后面在他35岁的时候,他去菜地干活还是做什么不小心,摔到旷下,耳朵破了个洞,但其他没事。真的印证了和尚说的话了,从那以后就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后面他一直活到了97岁,这个没什么了,毕竟活到97岁的人还是不少的,可是下面我说的就不同一般了,他的一生从来没有打过一次针吃过一次药,97岁那年还是照样拿着他那三件宝贝(毛巾 罐子 水竹筒)到山上去干活,后面有一个月,他就不上山干活了,躺在椅子上晒太阳,一个月后无病而终,那年我好像在北京上学。我也见过我们村子里好几位其他的老人经历,大多生活得痛苦,最后也是病得厉害,最后痛苦的离世,这位老人的经历算是我学佛的一个启蒙吧。唉人生真的像电光石火,几十年一过就成老头老太太了,生命的路就是这么让人无可奈何。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