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禅修 《我说参同契》(八)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3月04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3月04日 · 76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我说参同契》第17-01讲 伍柳派的大小周天 我们讨论到一般道家流行的所谓小周天、大周天这些观念,普通认为小周天就是以我们这个身体为准,所谓前三关、后三关,甚至打通任督二脉转一圈,这个叫做一周天。特别注重提倡这个说法的是元明以来,道家有所谓伍柳派——伍冲虚是老师,柳华阳是弟子。伍冲虚的著作《金仙证论》,柳华阳的《慧命经》,都是很有名的著作。伍柳派是过去道家最流行的一个支派,讲神仙之道、修炼长生不老之道。事实上,《慧命经》和《金仙证论》是引用佛、道、儒三家合一的。中国文化几千年来有个大重点,从南北朝以后,所谓三教合一,到现在还在争论中,也没有统一过,但是也没有分化过。这两本著作,反映了中国文化特点,就是经常引用佛经、儒家、《易经》、老庄等等。不过有一点,所引用佛经的观念都错了,而且所引用的所谓《楞严经》的话,却是根本没有的。

所以在学术上,许多道家的书,不能使人产生兴趣,不能生起信心,因为他们经常靠执笔扶鸾的东西来引证。扶鸾是扶鸾,扶乩是扶乩。所以真正一讲学术,伍柳派的立场就垮了,因为无所根据。《参同契》不同,那是有所根据的,不管修道与否,其学术价值始终是留传万古的。清末民初的印光法师,是佛教四大长老之一,本是儒家秀才出身,后来学佛,专门提倡净土,是这一代净土宗的祖师。印光法师对伍柳派的这些修持方法骂得很厉害,经常骂他们是魔子魔孙。这一点我觉得老法师言之太过了,不免有一些宗教对立情绪在里面,欠缺一点客观。实际上伍柳派这些著作,印光法师大概没有完全研究,假使深入一点,还是会敬佩他们的。

伍柳派是绝对禁男女之欲。所谓漏丹不漏丹,这个名称你们注意,我看有些同学们写笔记写成“落丹不落丹”,不是“落”,是漏掉的“漏”。这些都是从伍柳派以后才成为道家的观念术语,佛家也照样用。伍柳派认为男女破身了,或者男性有其他的猥亵行为,当然犯戒,修道自然不能成功,就是有遗精也不行。等于《楞严经》上说的,淫根不除,要想得到真正的禅定,如蒸沙成饭,意思是说,修道也是白修。

伍柳这一派修法讲大小周天道理,强调“不漏”。它的工夫也强调从这里起手,所以注重“一阳来复”,就是生理上气机发动的时候,也就是阳气发动的时候,开始下手修,一直修到断欲,才能打稳基础。伍柳派认为,男女之间一百天不漏,这是以身体来讲,叫“百日筑基”。一百天不漏丹, 差不多普通人也能做到,二三百天不漏丹的也有,这个里头是另外的问题。能永远继续达到色身绝对不漏,当然先要 “炼精化气”,才有后来“十月怀胎”的修炼。怀胎是根据道家的话,就是张三丰祖师在《无根树》上提到,“男子怀胎笑煞人”。他们认为,男人有怀胎的现象,当然不是中年发福肚子大起来,是指人定生出了身外之身。道书上画的头顶上一个小婴儿出来,一般人看了都是想象在打坐时,头顶上出来一个我,叫做出阴神。伍柳派并不一定是这样讲法,不过那些道书上,下手画时观念已经错了,所以会引出来这些误解。

“十月怀胎,三年哺乳”,一个婴儿养大要三年哺乳,然后“九年面壁”。这么一算,由一个普通人开始修道,修成神仙要十二三年时间。我经常算这个账,你看我们六岁开始读小学,十六年辛苦读到大学毕业,然后可怜兮兮地找老辈写封介绍信,拿个履历找工作,头都碰破了不过只拿几千块,除了房租吃饭以外,大概买两件衣服刚好够用,如此而已。算算这个账,十二年的辛苦可以做神仙,太划得来!但是几人能够做得到?伍柳派这些书都很容易买到,现在有些地方把这些道书叫做《伍柳仙宗》,不叫做道家,称为仙学。这也可以,反正巧立名目无所谓的,等于现在大学学科分得很多一样。

伍柳派的小周天修法,有一个名称叫做转河车,在道书上就叫做“河车运转”。大家都知道这是道家的修法,可是讲句老实话,过去我在大陆上访问很多的和尚,都是很有工夫的,深入一谈发现,原来修的是这个法门。可见在文化思想来讲,伍柳派的修法非常普遍,各宗各派都是走这个路线。究竟这个小周天是不是这样?我们真正研究正统道家之学的人就要特别留意。有许多学佛的认为,这是道家,跟我不相干。你不要糊涂了,我常说不管佛道、显密,修行就靠一个工具。这个工具就是身体,这个心。这个生理身体和这个心,不会有别的花样出来,它出来的现象是相同的,只是各家的解释不同。

共收到 7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3月04日 19:38
96

《我说参同契》第17-02讲 河车 周天 导引 许多人因为自己学佛就批驳道家,也有人因为修道家就看不起佛家,实际上都是蛮可怜的。这又提到一件故事,差不多一九五〇年前后,我认识一位朋友也是老乡,他还年轻,修道家的,佛也懂,自己认为有神通了,也悟了道,各种花样多得很,玩了几十年。我讲这个人很可怜,将来会神经的。结果我的话又不幸而言中,去年果然大发神经,进了医院,然后是上不见佛,下不见众生,一切都骂完了,只有他对,结果还是神经而死,很痛苦的。他“得少为足,闭门称王”,走上一个悲惨的结果。我跟朋友讲,他尽管走错了路,总是一个修道人,就请同学们、法师们给他念了《地藏经》,依俗礼尽心。

为什么提这个故事呢?根据佛家的道理,叫做“发露忏悔”,宁可当着大众说明,这就是见解不正确的可怜之处。学佛修道的人,陷入这样歧路的为数不少,所以我们看了几十年,不要说真的成仙成佛,就连能生死之间来去很自在的都很少。由此就可以了解古人说“修道者如牛毛,成道者如麟角”的道理。

我们上次提出来真正小周天的道理,是提供给诸位参考,我这个人光研究书本的,没有工夫也没有道,同诸位一样,白发苍苍、两眼昏花、行将就木,靠不住的。现在根据学理告诉大家不要走错了路,所谓小周天是一个月,以月亮的出没为一个标准,用这个来比精神之衰旺、气血之盈亏等等。这个标准一定要记住。

所以我们打起坐来,身体感觉背上通了,走到那一关了,这样转一圈叫转河车、小周天,没有错。所谓没有错,是因为人体血液流行的法则是这样转法,所以说没有错。可是我们把打坐做工夫时身体的感受,由背部转到前面又转回到背部,然后加上意识,那只是用意念把它引导而转。在道家这是最粗浅的办法,后来属于内功练武功的,叫导引,就是拿意识去引导,引出来这个感觉的境界。道家的方法,导引属于运动方面,所以华佗的五禽图,后来的八段锦,乃至于瑜伽术等等,都是导引的工夫,都是由意识去导引。真正的道法、修道不是这样。

如果在身体导引周流就叫做小周天,那么我曾经问,这个小周天要转到哪一天为止?这个转转转,昼夜给你转,一天转个三百六十圈,你转了几十年,去检查检查身体,骨头还是老化的骨头,神经还是老化的神经,并没有改变。请问这个转动有没有作用?

导引的工夫对健康方面不能说没有作用,是有祛病延年作用的。这个作用的道理在哪里呢?不是修道工夫了不起,是因为我们人体有两个作用,一个是外在的运动,一个是本身内在的运动,所以静坐不加导引,它本身也在运动。气血流行顺着那个规律自己在流行,这是个运动,所谓“静中之动”。因运动之故,慢慢身体当然健康,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譬如一个人生病了,感冒也好,重病也好,就需要睡觉休息,人得到充分的睡觉休息后,思想静下来,气血的流行就会顺自然的法则走上轨道,所以能够袪病,能够延年。 并不是说打坐或者修道有特殊的功效,因为人在静态中时, 健康的恢复乃至进步是当然的。生命有一种本能的活动,所以我们人病痛来了,就要睡眠休息,以恢复这个本能活动。 所谓静坐就是效法本能活动。常在静态中则本能活动永远在有规律地转,转到一定时间,它要爆发了,爆发出另一种本能活动的作用。那个是有形的真阳之气,是在生理现象上爆发的,那还不是无形之气。

96

《我说参同契》第17-03讲 河车不转又如何 真正的修道,这个所谓河车转动,或者把人体当做一个小周天这么转,转到不转为止。什么时候不转呢?那就不简单了,气住脉停就是不转,呼吸自然停止,脉搏及心跳宁静下来,变得很缓慢,很久才跳一下。这不是心脏病,这是气住脉停,自己都可以测验。在道书上就叫做“日月合璧,璇玑停轮”,“日月合璧”是指太阳月亮同时出现。

上次我给大家报告过,曾在西藏、昆明看到过这个现象,后来晓得中国西南一带“日月合璧”是经常见到的。“璇玑停轮”就是当天体上北斗七星好像不转动了,宁静了,到这个境界差不多了。严格说我们修道,在我个人的看法——当然我的看法不一定对一一修道到这个样子的话,是“筑基”成功。这个时候当然不漏丹了,这才算“筑基”成功,还不能说是“结丹”,只算初步而已。那么要多少时间筑基成功?这个不一定,也许有人一上来就到达这个境界, 也许三五天、六七天,也许修几十年都到不了,这个中间有很多的问题。再说,这样只是筑基成功,是不是小周天呢? 只是小周天的法则之一。

我们到达了所谓“日月合璧,璇玑停轮”,以佛家来讲气住脉停了,差不多到第三四禅这个程度。这时我们就要提出一个问题,气住脉停,永远停在那里吗?这样就叫神仙成功了吗?我们的答案是否定的。刚才告诉大家,这样只能够算是筑基成功,气住脉停到相当的时间就是入定了。这个假使叫入定,静极必定会动。所以这个气住脉停是阴极的境界,拿《易经》来讲是坤卦的境界。如果在座有研究过《周易》的,翻开看一下坤卦上六的爻辞:“龙战于野,其血玄黄。”阳数最高是九,阴数最高是六,阴到极点的坤卦,最上的一爻就叫上六。

什么是玄?下面注解“天玄而地黄”,天是青苍色,青色的。这样的境界像汉魏时代的诗所说:“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那是天玄,是塞外草原这个青天。我们家乡那边,晚上叫“玄黄”,就是黄昏的意思。诗人王之涣的句子:“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为什么不讲红日依山尽呢?所以叫同学们注意,这是一个物理现象:早晨的朝阳是红日,旭日初升;快要落山时,太阳就白了,一点火力都没有,所以“白日依山尽”。小时候念书看古人句子,都另外做研究。例如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我们就问问题了,这是李白初几作的? 而且他在房间坐在哪个位置?

“白日依山尽”是黄昏、玄黄。玄黄是阴极境界,在这个境界静久了,血液开始变了。用《易经》的辞句,血液要变橙黄色了。身体上气机流行转动的感觉,说是小周天,也可以承认是对的,因为气机流行的法则有规律的,同小周天流行一样。但是真正的道家所谓的小周天,是月亮的行度景象,是以地平面为准而看到的现象,跟现代天文学没有冲突。天文学所讲的是数,也是整个天体的运行。

96

《我说参同契》第17-04讲 筑基成功了 所谓小周天是月亮之出没,就是我们修到身体气脉一部分一部分转通了。转通了以后,到达什么程度呢?像十五的月亮一样明,而且昼夜长明。工夫到这里,当然所谓奇经八脉通了,不再有身体的感受,身体不是障碍了。譬如我们坐在这里身体有感受,吃饱了知道饱,饿了知道饿,腰靠着东西觉得有个腰。到那一步以后,自己身体好像空灵了,没有感觉,自己觉得这个身体像一片树叶在虚空中飘一样,昼夜长明,永远是十五的月亮。不像我们打坐,有时候昏沉了,坐到不昏沉时,精神刚刚来了,对不起,两腿发麻,只好下座了。自己安慰自己说,也打过坐了,做过工夫了。

奇经八脉通了就不一样,什么腿麻不麻,不会麻的,一身都是快乐舒服,在乐感中,每个指头、每个细胞,全身到头顶都在快感中,是昼夜长明,永远身心清明的状态。这时头脑越来越清楚,不再睡觉,因为不需要睡觉了;也用不着戒律了,也无所谓禁欲了,因为没有欲了。为什么?他本身的快乐取代了欲界的男女之乐,看到男女之乐很低级,不值一顾了。这是《楞严经》上说“于横陈时,味同嚼蜡”的境界,所谓“乐变化天”。佛经其实把工夫都讲完了,可惜一般人看不懂。

“乐变化天”,到这个时候无所谓戒了,因为他本身“内触妙乐”,他的意念就可以发动身心内外绝妙的快乐,人世间的欲自然就没有了。也就是道家术语所谓:“精满不思淫、气满不思食、神满不思睡”。也是俗话说的“昼夜长明,六根大定”。这时头脑之清醒,智慧之开发,不必用心一切都自然来了,不管打坐还是睡觉都一样;而且夜睡无梦,好像睡其实没有睡着,自己觉得是休息一下,始终没有睡着,可是这个肉体已经得到了休息。

这样是小周天的初步,假定气住脉停叫筑基一一我是假定的,我不是神仙。接着下一步你会吓住了,进入一个大定,什么都不知道了,好像大昏沉。定多久也不知道,时间空间都忘了。这样就像是月亮东升到圆满,乃至到廿八,一点光都没有。为什么如此呢?这是自然的法则。因此大家学佛修道打坐有许多问题,其实都不是问题。许多年轻同学常讲,老师,我这几天睡不着。睡不着就睡不着! 一天当两天用,还划不来吗!我们一辈子假使活六十年,三十年都在床上。如果三十年不睡觉,等于活了一百二十年,睡不着更好。

又有些人说,老师,我这两天光爱睡。光爱睡就让它睡!我觉得睡是人生最享受的事,我也最爱睡,可惜我没有时间睡,很可怜。我常常觉得“一被蒙头万事丢”,把被子拿来一盖的时候,不空而空,不放下而放下,这是我诗里的句子。所以我常常告诉同学们,碰到最困难痛苦的时候,睡觉去,睡醒了再说,有时候事情是会转过来的。阴极又阳生,这就是昼夜的现象,也就是一个月的现象,所以月亮的行度谓之小周天。

大周天不同了,伍柳派的道家把这个前后转叫做小周天,几十年来我也常常考验人,大周天在哪里?有些答道,大周天左右转。如果就在肉体里头打转,转了半天,还是在肉体内,还是没有修炼好。妄想了几十年想成仙,结果就像是胡大川的幻想诗最后一句:“一念忽回腔子里,依然瘦骨倚绳床。”这一念回头并不是岸,依然还是一把瘦骨头靠在床上,什么道都没有修成。因为我是个瘦骨,所以我常常想到这个诗。

96

《我说参同契》第18-01讲 干支 阴阳与方位 提到中国文化,有一套是属于阴阳家之学,并在《易经》的学问里头,所以天干、地支首先要弄清楚。这张简单的十二辟卦图表很有用,外面第三圈,只有地支,天干没有记上去。你把这个圆圈画上去,简单东南西北画一个十字,定一下方位。诸位把冬至找到,“冬至一阳生”,冬至是子月,亥、子、丑分别是十月、十一月、十二月在北方;寅、卯、辰是一月、二月、三月在东方;巳、午、未是四、五、六月在南方;申、酉、戌是七、八、九月在西方。东南西北配合十天干、十二地支,东方甲乙木,南方丙丁火,西方庚辛金,北方壬癸水,中央戊己土。刚刚提到的原文“故推消息,坎离没亡”,坎卦在天体代表是月亮,离卦代表太阳;坎卦在人体代表精血,离卦代表神、气。再回转来说到有形的,坎卦代表肾、耳朵,离卦代表心脏、眼睛。我们现在用的名词是代表,这就是中国阴阳家所谓配卦。

现在看原文,“坎戊月精”,坎卦代表月亮的精华,卦中间一阳属于戊。“离己日光”,离卦代表太阳,卦中一阴爻属于己土。戊己两个都是土,大家先要了解干支阴阳: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是天干。甲乙木,丙丁火,庚辛金,壬癸水,戊己土。古书上说甲木是阳木,乙木是阴木。甲木是木没有成形的那个元素,乙木是成形了的木头。一个是有形的,一个是无形的。丙丁也是这样,丙火是火之气、火之源、火之能,是功能的能,丁火是有形的火。这里头阴阳家学问就很大,这是中国古代的科学。

譬如火,我们电灯的火究竟是阳火还是阴火?太阳热能是阳火没有问题,木材烧的火是阳火,瓦斯这个火是阴火。有一种电是阳火,有一种电是阴火,其中作用绝对不同。所以我们把瓦斯开了用手去感觉,是冰的,阳火、阴火差别就很多。地支也是这样,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这个北方亥子是水,东方寅卯是木,南方巳午是火,西方申酉是金,辰戌丑未这四个是土。

《参同契》这个地方没有讲地支,读书就要另有眼睛了,这一段先讲天干。“坎戊”代表了月亮,“离己”代表太阳。为什么这样配呢?我们修道做工夫就要了解,修道的话,日月两个最重要,戊己这两个都属于“中土”,中间的土。所以他下面讲“日月为易”,这是他对《易经》的解释。以我个人的观点,历代学者只有魏伯阳《参同契》上这句话所下的定义是颠扑不破的。日月叫做易,上面是日,下面是月,就是甲骨文里面日月的写法。

“刚柔相当”,我们讲《易经》时有阴阳刚柔,尤其孔子在《易经系传》中也用到这些。阴阳是物理的两个代号,也可以说是正反两个代号;刚柔是物质的两个代号。物质没有形成以前可以拿阴阳来代表,成形之后就叫刚柔;形而上叫 乾坤,形而下变成天体就是坎离,就是日月。“日月为易,刚柔相当”,怎么叫“相当”?是相对的意思,门当户对,各有它应该的位置、应该的立场、应该的分量、应该的价值,这就是刚柔彼此相当。月亮跟太阳各有为主的时候,夜里月亮做主,白天太阳做主。如果夜里出太阳,白天出月亮,就天翻地覆了,不相当。

96

《我说参同契》第18-02讲 四象五行皆藉土 “土旺四季”,中央戊己土,春夏秋冬都靠土,土也代表胃。你们学算命卜卦,还有学中医针灸的,要特别注意这个问题。有关胃的穴道常常针灸一下,把握这个“土旺四季”,因为胃气是与很多病有关联的。譬如感冒,凡是感冒一定胃气不好。胃气不好不是讲胃溃疡或发炎,而是胃气衰弱,寒了。所以你治感冒要随时照顾胃,胃健康了感冒自然容易好。换句话说,胃衰弱了,感冒容易来。光治感冒不治胃,效果很差,你们学医的可以试试我的老土办法。

“罗络始终”,“罗”就是周围这一圈,“络”就是脉络,蜘蛛网一样把它连起来,始终离不开土。所以道家乃至阴阳家,看风水算命以及学医的,有两句老话要记住:“四象五行皆藉土,九宫八卦不离壬。”道理是什么?我们拿哲学的立场来讲,土是地球,人类文化是离不开地球的,在佛学就是欲界众生的文化是以地球为中心。宋元以后中医分四大派别,北方的主张“四象五行皆藉土”,胃最重要,“胃土”健康了,百病就去了。所以北方一派的观点是,任何病都要先照顾这个胃。

南方一派反对。清朝以来,南方一派都出名医的,他们主张凡是有病的人都是肾虚,要先补肾水,也就是“九宫八卦不离壬”的原则。把壬水补足了,病就好了,事实上两派都对。“青赤黑白,各居一方”,颜色代表方位,北方是黑, 肾是黑;西方是白,肺是白的;南方是赤,心脏是赤;青是东方,肝是青,这就是“青赤黑白各据一方”的道理。南方、北方饮食不同,气候不同,土质不同。北方人大碗吃面,包子、馒头大口吃,肠胃容易吃坏。所以北方“皆秉中宫,戊己之功”,胃很重要,夏天以泄为主,把肠胃清理。但是北方人到南方来,不要随便给他泄,会泄虚的。南方人有些好吃懒做的,“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肾亏的多, 先补肾为主没有错。

壬癸水就是精水,老年人壬癸水没有了,嘴巴张着看东西,实际上他嘴里发干没有口水,早上起来发苦。所以道家说“玉液还丹”,打起坐来嘴里的口水叫你直接咽,这个才是“玉液还丹”,不是“津液还丹”。打坐坐得好,口水清凉发甘,有时候还带檀香味,这个才是“玉液还丹”,久了以后,皮肤骨节都会变的。

96

《我说参同契》第18-03讲 颜色的作用 这里顺便告诉大家中国文化讲颜色的作用,现在西医也研究了,过去是绝对反对,认为没有道理。现在晓得蔬菜的颜色,与人体营养都有关系。譬如我们过去讲赤豆(红豆), 大家发脚气病,心脏不好可以吃,因为赤色人心。绿豆利水,青色入肝胆,黑色的入肾,白色的人肺。所以五色、五味同人体都有关系。过去中医鉴别新鲜的生药,干的不算,生药的叶子,有几枝有几个杈,开什么花,就可以断定这个药对人体有什么作用。这不是玄学,譬如中央戊己土是黄色,胃是黄的。有个药叫鸡内金,就是鸡胃里面黄色那一层,磨成粉是帮助消化的,因为胃的功能就在那一层。

有许多看风水阴阳的,以及搞密宗的都在玩这一套。我是无以名之,这些都是自欺欺人。一白二黑三碧四绿五黄,六白七赤八白九紫。他用来算这个方位,什么方向好,什么时间好,哪个座位不好,这个月在这个方位,下个月在那个方位,搬来搬去,这些我全懂,但是我全不管。不好的方向我来坐,看它怎么样。我坐没事,你们一坐就有事,因为你们自己怕了。见怪不怪其怪自败,我就一正到底,当然有时拉肚子,有时多吃一点,人啊!随时都会碰到好的事不好的事,你以什么为标准啊?不要迷信!但是说迷信又不是迷信,它是科学,要善于应用。

因此古人讲,“善于易者不卜”,真学通了《易经》是不算命不看相的。为什么要看相算命呢?“有疑则卜,不疑不卜”。过去有句老话,“心思不定,看相算命。”既然来看相算命,就是心里有怀疑,你怎么说都灵。那些心思定的人,你拉他看相他也不看,忙得很,哪有时间搞这些!可是话说回来,这一套正确运用是科学,善于运用可以成道,不善于运用通通是迷信。我没有做结论,结论诸位自己去做吧。

现在是介绍到“青赤黑白,各居一方。皆秉中宫,戊己之功”,青赤黑白都要靠中宫“戊己之功”。在身体内部,戊己就是胃,脾胃不是肠子,肠子不属于戊己。辰戌丑未四个都是土,肠子是未土,是另外一条路向下走。

道家讲中宫是心窝子以下。男女老幼最好守中宫,这样至少胃健康,守窍不如守中宫,这个我倒同意。你们守上窍、下窍,问题多得很,修道到最后,还是靠这个中宫起作用。修到中宫充满了的人,可以不吃饭了,就是道家说的 “气满不思食”。当然不要故意饿!有两个同学这两天不吃饭,我警告他,你弄到胃出血开刀我不负责。这不是玩的,要中宫气充满才可以不吃。你说我吃不下,这是病,能够一个人吃得完一桌酒席,或者可以不吃,这个叫不吃。你说我吃下去不舒服,也是胃病,不叫工夫到。所以真正工夫到了,一桌菜饭可以吃完,胃口大没有问题,不过吃下去打坐会昏沉想睡觉,要花半天帮助消化。不吃的话也可以个把礼拜不吃,这个才是工夫。

96

《我说参同契》第18-04讲 访道青城后山 我讲个真实的故事给你们听。我们当年访道,比你们时下青年可怜多了。我从十二岁起,不晓得拜了多少老师,那真叫访道。有些地方要爬山,还要带着钱,拜老师要钱,至少要买礼物。当年在四川灌县青城山有个周神仙,是非常有名的剑仙。我们年轻哪分得出真的假的!加上幻想,假的都当成真的了。我有个四川和尚朋友圣明法师,跟他是方外之交,他是带着妈妈出家的。我就邀他陪我上青城山,非要把周神仙找到不可。

灌县离成都有一百二十里路之远,我们两个人路上花一天,到了青城山的上清宫,向当家的老道士打听,得知周神仙住在后山。后山有土匪,有老虎,他劝我们晚上不要去,现在只剩一个多钟头天就黑了,山路又险很难走。我跟和尚说,访道要有诚心,给老虎吃了都应该,我那时候也傻得很。我们在庙子上买了火把,老虎怕火的,走到半路天全黑了,我看这个和尚快要“一佛出世,二佛涅槃”,脸色有点变了。我说不要怕,老虎来了我在前头,现在我们有进无退,你会念咒子,大悲咒什么咒都拿来念,我来打火把。这样走着看到前面山上有一点灯光,我跟和尚就叫,周神仙啊!出来救人啊!徒弟在这里!

一阵乱叫,结果把神仙的徒弟叫出来了,是个道士提着灯笼,盘旋而下。我对他说,我是下江人,千里访名师,万里求道法,三步一拜上山来。我江湖术语全都拿出来了,半真半假。他就招呼我们进去,院子很大,真是别有洞天。先让我们洗脚,再招待我们吃饭。一问周神仙,他说升天了,自己是他最小的徒弟。那请问周神仙这套有传人吗?有!他的姑奶奶。

这位姑奶奶叫周二娘,修道的。我们就要求拜这位姑奶奶为老师。我有好几位女老师,我当年的宗旨是你有道我就求,求来了我自己摸索摸索,不对的丢掉,对的就留下来。周二娘一出来先像法官问案子,把我们审问一番。我告诉她我练过剑,没有碰到名师。她就要我练一套剑给他们看,我也老实不客气,拿下壁上挂的剑就比划一套。她大为欣赏。我说,那些靠不住,我要学的是白光一道。后来送了她一些礼物。晚上住在那里,到阁楼一看,供了位菩萨,看起来就像妈祖。我心里想中国到处都一样,道家儒家搞不清楚,再看这位菩萨,非佛非神。那天晚上我对这菩萨就很不恭敬了,我先叩个头,然后摸摸她的脸,说塑得蛮漂亮。和尚就说如果给他们看到,这个是犯忌的。

我就托这个和尚下去给小道士打个交情,你们都是本地人,就说我有心求道,一个目的,真正练剑怎么练?真正青城山的道法是什么?我说希望她明天早晨传我道,她要是不传,我们吃完早饭就下山。他去交涉了半天,回来说这位女师父讲看你那么诚心,是正人君子,明天早上再说。不过拿来一张黄纸,她把秘诀写在上面,只准你看。我打开一看,画了两个圆圈,在那个中间点了一点,旁边写了两句话,“识得青城有大道”,这是恭维我的话,“明也传来暗也传”。 黄纸写了这两句话,叫做神仙传口诀。我一看叫做“和尚不吃荤,肚子里有数”,就对和尚说,你看吧!没有什么秘诀,我已经懂了,明天吃过早饭就下山。她所讲的就是守中宫,道家经常讲这术语,这个方法我早就知道,原来如此,害得我夜里上山还要怕老虎。唉!我常常为了访道,傻事做得多了,不像你们真有福气,坐在这里。我当年穿的是草鞋,脚都走破了。

我懂了,道我也得了,她暗也传了,我也不想学了,因为我看她四十多岁已经发福了。真正有道有工夫是不会发胖的,这是肯定的。筋骨坚强了,肥肉不会这样松垮垮的,我就晓得她没有真工夫。再一看眼神,两眼无神,差不多了, “明也传来暗也传”,早就传给我了。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