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故事 佛像放光的故事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3月03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3月03日 · 102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佛像放光的故事

在善导大师之前,隋唐很多高僧各自站在自宗的立场上理解净土法门,他们不约而同的认为,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是不容易的,需要种种凡夫难以企及的条件,故当时整个时代,大部分修行人多被这种自力思想所蒙蔽,普遍不知念佛就可以往生西方。随着善导大师建立了净土宗,且以汹涌磅礴之势将净土法门弘扬开来,净土法门逐渐恢复了“易行”、“安乐”的本来面目。但毕竟历史积重难返,在这个过程之中,大师的迥异于诸师的讲法也遭到了很多高僧的质疑与反对。

 有一次,在长安城的一个寺院里,善导大师和一个金刚法师依理论判念佛功德的胜劣,对方坚执已见,认为只靠念一句名号不能往生西方。

 善导大师观其根性,不以特别手段折服,他是不会信服,于是当即在座上庄严发愿道:“依照佛经,世尊所说之念佛往生西方的法门,善恶众生但能上到一辈子地念佛,下到七天、一天,乃至十念、一念地念佛,必定得以往生西方净土。如果这是真实不虚的,佛没有打妄语欺诳众生的话,那么请佛令殿堂里的两尊佛像放出光明,为我证明;如果这个法门是虚妄的,众生念佛不生净土,佛打妄语欺诳众生的话,那请佛叫我善导从此高座之下,直接堕入阿鼻地狱,长时受苦,永不出离!”

 大师说完,将手中的如意杖指向堂中佛像,佛像顿时大放光明。

 金刚法师目睹此景,惊得慌从高坐上跌落下来,匍匐于地,惭愧的向大师谢罪。自此金刚法师臣服于大师净土之教,专修净宗念佛法门。

共收到 12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3月03日 14:32
96

人人都有财产“三千亿”

《阿含经》有一段故事─

 一位国王出宫巡视人民的生活,来到城中,放眼望去多是富丽堂皇的楼房和热闹富裕的市集,国王心想:「我的国家真的很富有,百姓生活得很好、物质丰富。」

 于是他想进一步了解:国内有多少富人?而这些富人又有多少财产?有天,他到一位号称全国最富有的长者家,请问长者有多少财产?长者回道:「内外的财产总共有四千亿。」

 国王说:「我拥有整个国家,财产也只有四千亿;为什么您能够拥有四千亿呢?内外又是什么呢?」

 长者回道:「国王,我外在的财产有一千亿。我能拥有这些财产首先要感恩您,因为在您的国土上,我能自由地从事贸易;再来要感恩人民,因为他们提供我有形的财产;我也要感恩我的奴僕眷属,因为他们为我努力付出。所以,我有形的财产是来自贸易、人民、国家,合起来大约有一千亿。」

 国王问:「那另外的三千亿呢?」长者说:「另外的三千亿是内在无形的。因为我『心中有佛』,佛陀的庄严以及慈悲、智慧丰富了我的心,这值一千亿;此外,我『口中有法』,口说好话,所以又有一千亿的价值;还有,我天天『身行好事』,也值一千亿。所以内在价值总共三千亿,加上外在的财物一千亿,我的人生内外财产共有四千亿。」图片

 心中有佛、口中有法、身行好事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心中有佛、口中有法、身行好事,就是我们内在的丰富资产啊!而且是用不完的财富。

 「心中有佛」就是我常说的「以佛心为己心」;佛心是大慈悲心,这分慈悲表现出来就是大爱─常发出柔和善顺的语言,常说好话就是「口中有法」,口说好话就是庄严自己。不过单是「心中有佛」「口中有法」还不够,最重要的是要身体力行啊!自耕福田,才能自得福缘。

96

离欲解脱大丈夫

佛陀在古印度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弘化时,有一天,一位比丘来到佛陀的住止之处,恭敬地顶礼佛足后,退坐一旁,然后向佛请法:“世尊!常听闻佛说‘大丈夫’。请问世尊,什么样的修持足以称为大丈夫,又如何不能称做大丈夫呢?”

 佛陀告诉比丘:“太好了!你能问如来‘大丈夫’的真义。请仔细听!并且用心思惟我所说的道理。”

 “如果比丘集中心念专注修习身念处观——观身不净,当他修习身念处观后,内心仍然离不开种种欲望,不能从中得到解脱、尽除一切有漏烦恼,这种修行人就不能称其为大丈夫。为什么呢?因为心被欲念缠缚,不得解脱。再者,如果比丘修习受念处观——观受是苦、心念处观——观心无常、法念处观——观法无我,可是内心仍然离不开种种的欲求、想望,不能得解脱、尽除一切有漏烦恼,这种修行人也不能称其为大丈夫,为什么呢?因为心被种种欲念缠缚,不得解脱自在。”

 “如果比丘专注一心修习身念处观,心因此能够远离种种欲望而得到解脱,并尽除一切有漏烦恼,我说这种修行人,足以称之为大丈夫。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心已经得到解脱自在。相同的道理,如果修行人修习受念处观——观受是苦、心念处观——观心无常、法念处观——观法无我,当他依身、受、心、法四念处专注修持、落实观行,使心远离贪爱、欲染,并从中得到解脱、尽除一切有漏烦恼,这种修行人足以称之为大丈夫。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心已经解脱烦恼缠缚,得到自在。所以,这就是大丈夫与非大丈夫的区别。”

 佛陀开示后,在座的比丘们闻佛所说,皆法喜充满,顶礼佛足,退而离去。

 典故摘自:《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四(六一四)》

 省思:

 《大般涅槃经》中佛告阿难:“如汝所问,佛涅槃后,依何住者?……阿难!一切行者,应当依此四念处住。”行者对于外在境界及自身,当以“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四念处,在行住坐卧中精勤思惟,触物即照,以正智、正念调伏世间上的贪着、忧恼,进而从有念达到无念,心始终安住在觉性上,日久功深,定能漏尽无明烦恼,成为真正离欲解脱的大丈夫。

96

你到寺院捐钱是为了什么?

在一个寻常的日子,一个香客寥寥的凌晨,寺里来了一位衣着庄重、态度和善的中年男子。

 他找到老和尚,诚恳地说:“法师,我能否给寺里捐100万元人民币?”老和尚正在拂拭烛台,听了这句话,合掌道:“施主,你心中有什么事吗?”男子脸上微微掠过一丝不快,他顿了顿,恢复平和神态,道:“这个,您就不用管了吧?”老和尚说:“施主不要介意,我只是不希望你浪费金钱——请告诉我,你的钱是准备捐献给谁呢?”男子听了这句话,很意外:“这不是明摆着吗?”老和尚笑了:“具体地说,是捐给我本人,还是捐给整个寺院,还是……献给神?”男子的神情黯淡了,眉头微皱:“法师,您在开玩笑吗?”老和尚说:“常人做事,必有目的,你的目的何在呢?”男子终于生气了:“看来你不愿意接受。算了,寺院多着呢!”说完,转身就走。

 大约一刻钟后,那个男子又回来了,态度恢复了和善。老和尚合掌道:“施主还有事吗?”男子有点惭愧地说:“请法师原谅我刚才的冒失。是这样的,我的确真心想捐助寺院100万元。你要问目的,就算是建设寺院吧。”老和尚说:“寺院的建筑目前状况良好。如果想让这100万尽快发挥作用的话,不如捐献给失学儿童。”男子一听,很高兴:“不瞒法师,我捐助过88个失学儿童,现在,我只想献给寺院。”老和尚说:“如果我们接受了捐款,你会有什么感受呢?”男子说:“我会觉得宽慰。”老和尚说:“好了,我能不能认为你是在用钱买宽慰呢?”男子犹豫片刻,点点头。老和尚合掌道:“施主,请别介意我直言——通常来这里捐钱的人,都是直接把很少的钱塞进功德箱里,他们大多不是为了买宽慰,因为钱很少。而你,是用100万来买宽慰,是不是因为心中的罪恶感很强呢?”

 男子有些惊慌,也有些恼怒。无言以对。

 老和尚诚恳地说:“施主,按理说,你是在做善事,可是,善事不等于善心,如果想以一两件善事抵消罪恶,那么,这个善就不是真善,而是恶的帮凶。所以,你捐献100万后,罪恶不但难以减轻,甚至可能加重。”

 男子掏出手绢擦汗。老和尚继续说:“有些人来寺院捐钱,是用善举而非善心——来欺骗神,这些人,是貌似善良的恶人,或者说,是变善为恶的彻底的恶人。”

 男子终于支撑不住了,转身就逃。老和尚对着他的背影,合掌。

96

顺其自然是一种幸福吗?

有一个流浪汉,走进寺庙,看到菩萨坐在莲花台上众人膜拜,非常羡慕。

流浪汉:我可以和你换一下吗?

菩萨:只要你不开口。

流浪汉坐上了莲花台。他的眼前整天嘈杂纷乱,要求者众多。他始终忍着没开口。

一日,来了个富翁。

富翁:求菩萨赐给我美德。磕头,起身,他的钱包掉在了地下。

流浪汉刚想开口提醒,他想起了菩萨的话。富翁走后,来的是个穷人。

穷人:求菩萨赐给我金钱。家里人病重,急需钱啊。磕头,起身,他看到了一个钱包掉在了地下。

穷人:菩萨真显灵了。他拿起钱包就走。流浪汉想开口说不是显灵,那是人家丢的东西;可他想起了菩萨的话。

这时,进来了一个渔民。

渔民:求菩萨赐我安全,出海没有风浪。磕头,起身,他刚要走,却被又进来的富翁揪住。

为了钱包,两人扭打起来。富翁认定是渔民拣走了钱包,而渔民觉得受了冤枉无法容忍。

流浪汉再也看不下去了,他大喊一声:“住手!”把一切真相告诉了他们。一场纠纷平息了。

你觉得这样很正确吗?

菩萨:你还是去做流浪汉吧。你开口以为自己很公道,但是,穷人因此没有得到那笔救命钱;富人没有修来好德行;渔夫出海赶上了风浪葬身海底。要是你不开口,穷人家的命有救了;富人损失了一点钱但帮了别人积了德;而渔夫因为纠缠无法上船,躲过了风雨,至今还活着。

流浪汉默默离开了寺庙……

许多事情,该怎样,就怎样。

等待它顺其自然的发生,结果会更好。

可面对现实的时候,有谁又知道,事物本身该有的结果是什么样子呢?

静观其变,是一种能力!

顺其自然,是一种幸福!

96

玄奘把经书带回来了?安放在了哪里?

公元645年往返印度达18年的唐朝和尚玄奘抵达长安,这一天是正月廿五日,针对这次史诗般的西行,长安的佛教徒们表现出了无比的崇敬,老百姓们更多的则是好奇和艳羡。

玄奘把经书带回来了?他安放到哪里了? - 万达广场社区 - 32278ea116b145629f92748b598dcb4620160717223629.jpg

这一天,155米宽的朱雀大街如同欢庆盛大节日一般沸腾,几百座寺院的僧尼们穿戴整齐地站在路边以示虔诚,长安城里万人空巷,涌到朱雀门到弘福寺几十里的道路两边瞻仰这位高僧的风采,二十匹马拉着玄奘带回的657部经书、佛陀舍利和七尊佛像。

然而此时的唐太宗正在洛阳全力以赴地准备东征高丽。而他本人并不看重佛教,虽然玄奘受到热烈欢迎后,马不停蹄地赶往洛阳拜见唐太宗,但这位具有鲜卑血统的李唐皇帝,更喜欢称自己是道教创始人李耳的后代,所以两人的相见开始并不热烈。

由于玄奘西游出行乃私自出国,对于唐太宗的疑问,玄奘巧妙的回答并把取经的顺利完成归功于太宗的声名远播。这让唐太宗非常满意,使他马上意识到面前站着的绝非一个普通的僧人,于是劝玄奘还俗做官,玄奘婉言谢绝,太宗退让,安排玄奘到长安皇家寺院弘福寺译经。

其实玄奘本想到河南的少林寺译经,但唐太宗忌惮玄奘的佛教精神领袖地位,还是有所防范。

玄奘深知“不依国主,佛法难行”的道理,屡屡向唐太宗表示请为新译经文作序的要求,因为这样的序文意味着国家对佛教在意识形态领域地位的承认,但太宗表面应允,却迟迟不见下文。

3年之后,一个漫长的夏天,玄奘译完100卷的《瑜伽师地论》,玉华宫清凉的空气使唐太宗心情舒畅,向玄奘问起译经之事,玄奘便将《瑜伽师地论》的精要讲给太宗听,那是一段分析君王在治理国家中的过失与功德的经文,与太宗的经验如此契合,太宗开始对佛教刮目相看了,终于为所译经文作序,并称佛教为“圣教”。

公元648年这一年,身为太子的李治,为了追念12年前去世的母亲长孙皇后,特意下令建大慈恩寺。同年12月,寺院落成,太子礼请玄奘上座,将译场迁到这里。这座由皇室改建的寺院,占地近27万平方米,今天的恩慈寺只是原来寺院的一个院落——西塔院,占地面积仅相当于当年整个寺院的九分之一。

历史上的唐太宗是否信佛,我们无法确知,但史料的记载告诉我们,太宗生命中最后的日子是在玄奘的陪伴下度过的。在翠微宫,玄奘在太宗驾崩前的两天翻译了260个字的《心经》,希望这段曾经帮助自己从死亡沙漠奇迹般逃生的短小经文也能帮助唐太宗度过生命中最危险的时刻。然而两天之后,太宗没能抵挡病魔的侵蚀,撒手人寰。

为了保存从印度带回的经像,公元652年玄奘向已为皇帝的唐高宗李治请求在大慈恩寺内建塔,李治应允。整整两年,一座四角五层的恩慈塔终于落成,这就是今天大雁塔的前身,玄奘把带回的经典和珍宝全部藏于塔底。

因为塔门两侧分别镶嵌着唐太宗亲撰的《大唐三藏圣教序》碑和唐高宗亲撰的《大唐三藏圣教序记》碑,公元852年尽管有唐武宗灭佛,这座塔却因为有他祖宗的碑文而没有受到劫难。后来恩慈塔因砖表土心,风雨剥蚀,五十余年后塔身逐渐塌损。武则天时代,则在原址上重新建造,新建为七层青砖塔。唐末以后,慈恩寺寺院屡遭兵火,殿宇焚毁,只有大雁塔独存。

1604年(明朝万历二十三年)在维持了唐代塔体的基本造型上,在其外表完整的砌上了60厘米厚的包层,使其造型比以前更宽大,即是现今所见的大雁塔造型。但时光荏苒,玄奘当时在塔内藏纳的经书、佛舍利和珍宝究竟哪里去了,有专家说可能在大雁塔还未挖掘的地宫里。

96

被饿死的罗汉

佛陀在世时,城中有一位婆罗门家中生活非常困苦,以乞讨为生,连他妻子也得出门乞讨。后来他们生下了一个男婴,不但又瘦小又丑陋,还是个驼背,父母叫他“小驼背”。  

小驼背长大后开始了自己乞讨的生活,但是因为业力现前,他常常要不到食物,每次都是在快要饿死时,才能勉强得到一点点能够维生的食物,不论身体或是内心,都是异常的痛苦。  

后来,他对释迦牟尼佛的教法渐渐生起信心,在征求父母的同意后,于一位比丘面前出家、受戒。  

他有时候与僧众一起去受供,有时独自去城里化缘。但即使他与僧众一起受供,也经常得不到食物,而其它的比丘都能吃饱喝足。有时是轮到他时,施主的供饭恰巧没有了,要不然就是施主突然有急事走了,回来后就漏了他,而接着供养下面的比丘。在所有的僧人中,他是生活得最苦的。

于是世尊制定一条戒律:“上面的比丘未得到食物以前,下面的比丘不能受食。”尽管如此,小驼背比丘还是经常吃不到饭,即使到城中化缘,也常常是空钵而返。 

后来,有两天他打扫世尊的内殿,都吃得很好,身体也健康了,于是他把握时机勇猛精进,顿时断除一切烦恼,获证阿罗汉果位。然而,虽然他已是位罗汉,但是依然要承受业报。  

他想:“我还是天天打扫经堂,可以生活得好一些。”就又去佛陀的内殿,但当天另一位比丘已经把殿堂内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他只得着衣持钵到城中化缘,但一无所得。第二天,他早早地拿着扫帚很有把握地去殿堂,谁知早已有位比丘把殿堂打扫干净了,只好先回寮。  

回去后,听说有位大施主将在中午供养世尊和僧众。可是,施主临时有急事提前供养,小驼背比丘在坐禅因而不知道。等世尊应供结束,施主也出门了,小驼背又没吃到饭。  

第三天,他更加提早拿着扫帚去殿堂,又见已有比丘在打扫,只好回寮。阿难知道他已第三天没饭吃,特地为他介绍一位施主,中午去他家受供。可是,施主临时有事必须马上出门,匆匆忙忙,忘了嘱咐家人:“今天中午将有一位比丘来应供。”于是,当小驼背前来化缘时,没人理他。阿难从城中化缘回来,听说小驼背罗汉仍未吃到任何食物,心生怜悯地宽慰他:“不要担心,明天我好好供养你。”  

第四天早上,阿难尊者手持两个钵到城中,化到满满的两钵,一钵自己吃了,另一钵准备带给小驼背。到了祇陀林时,来了很多恶狗抢吃钵里的饭,阿难想尽办法也没能对付,只剩空钵。阿难尊者想:“即使再去化,赶回来也已过午,下午阿罗汉不管怎样都不会吃的。”这样,他仍然没吃到饭。目犍连听说小驼背已四天没吃饭,心里很不是滋味,就也想帮他化缘。  

第五天,目犍连拿两个钵去城中化缘,化了满满两钵,一钵自己吃完,一钵准备带回来。到了祇陀林,突然飞来一群乌鸦,把钵里的饭抢光,目犍连想尽办法也无法护住钵中的饭食。目犍连自忖:“若再返城中化缘,也已经过午。”只好也是带着空钵回来。就这样,小驼背还是没吃到任何食物。舍利子尊者听说他已饿了五天,就去安慰他,打算明日帮他化缘。  

第六天,舍利子也拿两个钵,在城中化得满满两钵,一钵自己吃了,带着另一钵往祇陀林去,可是,小驼背的业力现前,因此竟来了一群非人把钵抢走,然后就不见了。舍利子觉得再去化缘也过中午了,只得空手回来。小驼背罗汉依然没吃到饭,舍利子再安慰他:“不管怎样,明天我一定会想办法好好供养你。”  

第七天,舍利子到城中化缘,又化得满满的两钵,一钵自己吃,另一钵顺利地带到小驼背的房前,突然间,全部的门窗都被封死,无法进去。舍利子现神变进到房里,叫小驼背罗汉洗脸受供。可是,当小驼背的手一伸出,钵就掉落地面,直堕到金刚大地(距地面四万由旬)。舍利子立即示现神变把钵从金刚大地拿回来,再拿给小驼背吃;但是小驼背才取了第一口,刚到嘴边,就被非人抢走,第二口,也被抢走。舍利子亲手喂他吃,但是他的嘴却紧闭着,完全张不开。舍利子显现各种神变想打开他的嘴,却是怎么也打不开。过了一会,已过午不能食了,他的嘴才又可以张闭自如。舍利子万般无奈,问他感受如何?小驼背说:“只是口渴,给我一口水喝吧!”  

舍利子取了一钵水,又是业力现前,许多非人把灰撒进水里,成了一钵灰汤。小驼背罗汉知道这是自己前世的业障,就喝了一口灰汤,显示降冰雹、闪电、打雷等神变后,进入涅槃。诸比丘将他的遗体作成塔,并作种种供养。  

后来,比丘们请问世尊:“世尊,小驼背造作什么恶业,在七天中,众比丘竭尽全力都无法救他,虽是阿罗汉,却在饥饿状态下趣入涅槃?希望世尊演说他的因缘。”  

佛陀告诉比丘们:“这是他前世业力显现的缘故。一切众生的业力不会成熟在外面的地、水、火、风上,而是成熟于自己的身心中,有谓:『纵经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很久以前,有位施主夫妻,都好行广大布施。他们的孩子长大后,大施主去世了,施主的妻子继续作广大布施,但孩子反对,多次警告母亲:『父亲在世时布施,但我们不能这么做,你不要把家里的财产全都布施给别人。』但母亲依旧广作布施。 

有一天,他居然狠心把母亲关在房间里,不给她吃,也不给她喝,打算饿死她。即使母亲再三地苦苦哀求,他依然不给一口水、一口饭,也不放她出来,就这样连续了七天。他的亲戚朋友闻风而至,呵责他,他才被迫放出母亲,这时母亲已是奄奄一息。亲戚们问她:

『现在你需要什么呢?』

她说:『想喝一口水。』 

儿子听了,心想:『若把灰撒进水里,她喝了肯定会马上死的。』他就在母亲要喝的水里撒进石灰,母亲喝下一口灰汤,就去世了。

比丘们,你们是怎样想的呢?当时这个不孝顺的儿子就是现在的小驼背。因为他用这种手段杀害母亲,已在千百世中堕入地狱,不论转生何处,都是这样饿死的。虽然今世他已是最后有者,不再轮回了,但也是在喝下一口灰汤,才进入涅槃。

96

玄奘西行得到佛菩萨的加持

尔时,无尽意菩萨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合掌向佛,而作是言:“世尊!观世音菩萨,以何因缘名观世音?”佛告无尽意菩萨:“善男子!若有无量百千万亿众生,受诸苦恼,闻是观世音菩萨,一心称名,观世音菩萨实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观音菩萨普门品)

为了求法,玄奘法师毅然踏上西行之路。政-府明令人民不许私自出国,各主要道路关隘严格稽查。但玄奘法师仍意志坚决,不顾禁令,昼伏夜行,终于偷出国门。面对未知的土地、未知的命运,法师立誓:“宁向西天一步死,不回东土一步生。”冒险横越戈壁大沙漠。

玄奘法师独自前行,深信佛菩萨在四周护持,不断默念《心经》;玄奘法师观想佛菩萨的圣像,感到佛菩萨都在期勉自己继续向西。

莫贺延沙漠是最艰难的一段。走了八百多里路都没遇到水源,五天四夜滴水未进。玄奘大师不失正念,告诉自己:这正是考验信仰是否坚定的时刻!一心称念菩萨名号的玄奘法师,并默祷:“观世音菩萨!我这回西行,不为财利也不求名声,只愿求得无上正法,让中土众生同享法益。菩萨您慈念群生,救苦救难,我现在正需要您的救助。因干渴而丧命是小事;不能让中土众生见到无上正法,厘清经典模糊难明的地方,才是最大的遗憾!菩萨您知道我的痛苦吗?了解我的心意吗?”

祷告之后,忽然一阵凉风吹来,解除头昏眼花的困境,全身舒畅,又能提振精神继续前进。走了十多里,竟看见数亩青草围绕着水池。池水清凉,解除了全身的干渴,然而却不见其它居民或商旅前来饮用。到了高昌国后,也没有人知道那个绿洲。当下,玄奘法师了然于心,深信那是观音菩萨慈悲变现的。

在《法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里,无尽意菩萨代大众询问观世音菩萨所发的深广大愿,观世音菩萨为了救济众生,能变现33种化身,云游诸国,化众生苦厄。若人能虔诚称念观世音圣号,便能得观音菩萨的接引救渡。正如经文所说:“观世音净圣,于苦恼死厄,能为作依怙,具一切功德,慈眼视众生。福聚海无量,是故应顶礼。”

96

每一个刹那都是唯一的

有个小孩子,在读小学的时候,他的外祖母过世了。外祖母生前最疼爱他,小家伙无法排除自己的忧伤,每天茶不思饭不想,也没有心思学习,整 天沉浸在痛苦之中。周围的人都说他是个懂感情的好孩子,他的父母却很着急,因为,一天两天的伤悲是正常,一周两周的伤悲也可以理解,但大半年都过去了,他 还时时哭泣,不肯好好吃饭和学习,严重影响了他的成长。

爸爸妈妈不知道如何安慰他。正好一次我来到他们家,看到此情形,决定要和小男孩聊聊天。

“你为什么这么伤心呢?”我问他。

“因为外祖母永远不会回来了。”他回答。

“那你还知道什么永远不会回来了吗?”我问。

“嗯――不知道。还有什么永远不会回来呢?”他答不上来,反问着。

“所有时间里的事物,过去了就永远不会回来了。就像你的昨天过去,它就永远变成昨天,以后我们也无法再回到昨天弥补什么了;就像爸爸以前也和你一样小,如果在他这么小的童年时不愉快的玩耍,不牢牢打好学习基础,就再也无法回去重新来一回了;就像今天的太阳即将落下去,如果我们错过了今天的太 阳,就再也找不回原来的了。”

他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以后,每天放学回家,在家里的庭院里面看着太阳一寸一寸地沉到地平线以下,就知道一天真的过完了,虽然明天还会有新的太阳,但永远不会有今天的太阳,他懂得不再为过去的事情而沉溺,而是好好学习和生活,把握住现在的每一个瞬间。

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都是特殊时刻,每一个刹那都是唯一的。因为,过去了就无法再回头。

人生,当下都是真,缘去即成幻。眼前的每一刻,都要认真地活;每一件事,都要认真地做;每一个人,都要认 真地对待,因为“缘去即成幻”,别让自己徒留“为时已晚”的遗恨。逝者不可追,来者犹可待,最珍贵、最需要珍惜的即是当下――生命的意义就是由这每一个唯一的刹那构成。

96

最不称职的御医

这个故事说的是悔悟,取自《杂譬喻经》。

古时候,有个国王得了一种怪病,他总是莫名其妙地出现头疼脑热的症状,而且这一病就病了十二年。

这十二年间,国王也很努力地去治疗疾病,他派人在各大城市四处贴告示,悬赏重金召集名医来替他诊治。四方的名医们一茬儿接着一茬儿地进了宫,求医悬赏告示上的赏金也越来越高,可是国王的病情却一点儿不见好转。

国王很郁闷,也很伤心,想想自己应是荣华富贵之命,生活本可过得很幸福,却摊上了这种病,严重影响了自己的生活质量。

不久,国王的病况传到了临近的小国,小国里有位医术不错的乡镇医生。乡镇医生平时爱看各种医学书籍,这一天,乡镇医生听说了国王的症状,他仔细回想,忽然想到这个病情自己在《药王神篇》上看过,虽然不敢肯定就是书里的那种疾病,但是应该可以用中医传统的疗法试一下。

由于路途遥远,出诊的成本太高,乡镇医生犹豫了好些日子,但是他最终下定了决心,要去邻国走一遭。因为他觉得,一来国王的诊金数目大得惊人,自己若是成功,后半辈子就不愁了;二来他也认为这是一个成名的好机会,自己医术再高,如果一直在家乡给人看病,就算治好一万人,也只能算是一个杰出的乡镇医生,若治好了国王,便可一跃成为国手级医仙、国际级大师了。

去邻国并不简单,不仅仅是差旅费,一路上过桥过路费也挺多,乡镇医生东家一点西家一点地借了不少钱,最后还卖了妻子的几件陪嫁首饰,才筹集齐了路费。

乡镇医生就这样上路了。路上很辛苦,风餐露宿,辗转了许多种交通工具(牛车、马车、驴车、板车等)才来到了邻国的京城。

乡镇医生揭了皇榜,进了宫殿。国王本来看他相貌长得很一般,从业经历也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对他并不是太信任,可是听说他懂得中医,便高兴地接受诊治了。

乡镇医生仔细询问了病情,然后根据《药王神篇》开了几副方子。仅仅几天后,国王的症状就减轻了,又过了些天,长期困扰国王的症状竟彻底消失了。

国王很高兴,天天好吃好玩地款待乡镇医生。乡镇医生初始几天也很得意,可是慢慢地疑惑起来,因为他发现国王虽然对他和颜悦色的,平时甚至和他亲热地称兄道弟,却从来不提悬赏告示中那笔庞大的诊金的事情。

乡镇医生觉得当面谈钱也不好意思,只是找机会几次暗示国王付钱的时候到了,可国王总是装傻充愣地把话题岔开。

乡镇医生有些恐慌了,他失眠的时候就想,难道国王想赖账?但是他又安慰自己说,对方堂堂一个国王,也不至于拖欠自己那么点诊金吧。

镇医生等了好一段时间,停药后的国王,病情再也没有复发,乡镇医生知道,国王这是彻底好了。

乡镇医生向国王告辞,国王盛情挽留他,但是乡镇医生去意很坚决,于是国王送了一匹瘦马给他当脚力。

乡镇医生看看小小的马,身上显然没有地方放任何财物。

前来送别的国王紧紧地抓住乡镇医生的手,深情地对乡镇医生说:“兄弟,多亏了你,除去了我十二年的病痛,如果没有你,我……”国王忽然激动得说不出话了。

乡镇医生心中又燃起了希望。他看着伤感的国王,期待着国王忽然“唉呦”地叫一声,接着他的身后出现了一群内侍,抬着装满财宝的小箱子,堆放在自己面前,然后国王对自己说:“兄弟,我知道这一点点小小的身外之物,是无法表达我对你的感激之情的,可是你一定要收下它们。”

再然后,矜持的自己再三推辞也不能动摇国王的决心,最后只好非常无奈地收下了这些财宝。

可是,乡镇医生等了好一会儿,这一切并没有发生。

乡镇医生心凉了,要知道当时媒体资源很不发达,是没有办法召开什么记者招待会揭发国王骗局的,而且在别人的一亩三分地上开这种会议,只怕反而被当做非法集会抓起来了。

乡镇医生不死心,他很想哭,自己大老远地跑过来,花了那么多积蓄,最后空手而回。

乡镇医生想,不能就这样放过国王,于是他拿出一大包药给国王说:“大王呀,虽然你的身体是好了,可是为了防止病情反复,要长期对你的身体进行滋补,我这里有一包药材,叫巴豆,你以后每次吃饭的时候都搭配吃几颗,这样坚持上几个月,我看就差不多了。这种药材有点副作用,你一定要挺住,千万不能停呀。”

国王千恩万谢地接过药材,亲自把乡镇医生扶上了马。

乡镇医生告辞出了城,一路往家赶,虽然因为受骗心情不好受,不过想到临走前给国王的那包泻药,想象那个小气鬼国王就要一连拉几个月肚子了,乡镇医生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安慰的。

一连走了几个月,乡镇医生回到家乡。他居然迷路了,一年没有回来,以前的老宅竟然变成了一座豪宅,乡镇医生的妻子迎出了门,把他拉进了家里,家中奢华的程度难以想象。妻子说:“前不久,邻国的国王派了许多人过来,送了许多许多的财物,这房子这装修,都是他们弄的。国王还说,那些财物怕你路上带着不安全,所以还是先派人送过来吧。”

乡镇医生站在屋子里面,他想起了,自己后期在皇宫里对国王病情并不很认真的态度,又想起了,自己最后送国王的那包药,不由得悔恨起来。

用力摔打过的瓷器,无法复原。

生活中很多事情亦是如此。

我们的错误决定所带来的后果,就像碎石间流淌过的溪水,流过便不会归来。

96

婆罗门女心诚向佛,佛陀渡其脱离三界

舍卫国东南方的汪洋大海之中,矗立着一座美丽的小岛。它四面环海,与陆地遥遥相对,仿佛是一块与世隔绝而又可望不可及的人间仙境。

小岛地势平坦,宛如突兀在海平面上的一座别致绮丽而神秘莫测的平台,况且岛上还有一座真正的平台——香华台,它被那浩瀚无垠,深邃宽厚的蓝色拥托着,更添几分神灵妙趣。

岛上树木花草郁郁葱葱,枝繁叶茂,整个小岛笼罩在一种清香淡雅,纯净光洁的氛围中,给人沁人心脾的舒畅感受。

这宝岛上的主人是五百名婆罗门女子,更是非同一般,个个才貌出众、品行高尚。她们闲居僻静之地,远离纷杂的尘世,绝不沾染世俗的污浊和卑陋。

五百女子都相信万事万物必定自然运转的道理,而且都非常诚心礼敬天地。每天专心致力于道术的学习,不断地进取,从不懈怠偷懒。也正是因为她们离群索居,又独自信仰、专修己道,所以对天下事不闻不问,消息闭塞,对佛教在世间的流传和盛行就更是无从知晓,既然不知道,也就谈不上什么信奉尊崇了。

就这样,她们在孤岛上过着平静孤寡的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过于平淡、毫无起伏的日子,难免有些女子会发些感慨:

“我们生为女人身,从小到大,从大到老,生命短促,时光又过得那么快,我们的肉体会一天天地衰弱、枯萎,直到死去。这个命运恐怕是谁也逃脱不了的。与其空耗时光,坐以待毙,不如趁早到香华台上许个愿,说不定能改变一下我们的命运呢?”

五百个婆罗门女子相互簇拥着登上香华台。分头去采香华,不一会儿,人手一枝,聚集到一起,一齐屈膝跪在台上,将香华捧在胸前,虔诚地低头默念,然后向着天空,齐声发愿:“愿苍天垂恩,让我们这五百女子生在梵天之上,长生不死;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远离那充满罪恶、欲望和污秽的凡尘,摆脱那引起无穷无尽的忧虑、烦恼和悲愁的俗界吧!”

这些女人还在香华台上设置供台,摆上供品,燃起香花。一连几天,青烟香熏袅袅不绝;五百女子日以继夜,长跪不起,祈祷梵天神明显灵,满足她们的愿望和期求。

膝盖肿了、噪子哑了,使人疼痛难忍,但她们仍祈求着,祈求着……。

佛陀看见这五百女子心诚坚定,也是她们得渡的因缘成熟了。于是,世尊率领众多圣弟子飞腾升空,向着孤岛而来,降落在香华台上。

经过数日以来的焚香祈祷,五百女子此时已经疲累不堪,她们虚弱的身体摇摇欲坠,眼看就要支持不住了。就在恍惚迷惘的时候,心中猛然一亮,精神为之一振,个个大睁双眼,因为眼前是从天而降的一位尊者,端坐树下,平静而慈祥地望着她们,他的身旁有五百个侍从簇拥着。

这些女子大喜过望,所有的疲惫、劳顿以及疼痛全拋到脑后,不约而同地惊呼道:

“是天神!是天神显灵啦!他听到我们的祈求,来解救我们啦!”她们激动得声音在打颤发抖。五百个女子顿时欢喜雀跃、泪流满面。兴奋地相互拉扯、拥抱着,相互庆贺、告慰着。

正在这些婆罗门女子欢天喜地相互拥抱的时候,只见一位从天而降的天人高声说道:“这不是天神,这是欲界、色界和无色界三界之中最高无上的至尊,名号为佛。佛的法力功德,不可思议,能帮助一切众生脱离轮回,免受三毒苦厄。”

五百个女子惊叹不已,立即叩拜佛陀,倾诉她们的心事:“我们生在人生间,又是女子,难免会沾染到那些丑恶的气息。因此我们决心远离尘世,精进修行,解除生死痛苦。恳请佛陀教导佛法,让我们开启智能。”

佛陀回答说:“你们是出于善良的本性才发此愿的。世上有两种行为所带来的报应是最快速明显的。那就是善有善报,施善得福;恶有恶报,行恶遭殃。世间的苦和天上的乐,为人处事带来的烦忧和无欲无为所伴随的寂静,哪一个才是值得追求的呢?”

接着,佛陀开始为这五百个婆罗门女子说法,当佛陀说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的时候,那五百个婆罗门女子异口同声地回答:“愿皈依佛陀,聆听教法,认真修学!”

说话间,五百个婆罗门女个个头发脱落,身着修行袈裟,俨然是五百个皈依佛门的比丘尼。后来,这五百比丘尼继续在此香华台精进修佛,最后皆开悟证果,脱离三界生死轮回。

96

财富有时让人痛苦,快乐与否在于心

话说有一个魔王跟他的魔子魔孙讲:“我看到一个农人很快乐,你们三个有没有办法让这个农人痛苦?”

魔子魔孙就讲:“那还不简单。”其中一个魔就变戏法,把农人的地变成很硬很硬的。结果这个农人就天天去锄啊挖啊。

魔王就去问他:“阿伯,你快乐不快乐?”

他说:“我很快乐啊。这个地以前软软的,我都不用力气,所以我的身体不能练的很好,现在的地很硬,你看我拼命的锄地,锄的满头大汗,我想我的身体会越来越健康。”魔王就回来跟他的魔子魔孙讲这个怪招没有用,农人还是很快乐。魔王就改派第二个徒弟。

第二个徒弟去以后,这个农夫不是有带饭包吗,他就把那个饭包偷走。这个农人中午要吃饭的时候,发现饭包不见了。一般人觉得饭包不见,被小偷偷走了,一定会难过,可是农人就在菜园的地方拔青菜、地瓜吃一吃。

魔王又去问他:“你的饭包被偷了,你快乐不快乐啊?”

他说:“哇!真好。我的饭包今天跟人家结了缘。我师父叫我要布施,难得有一个穷困的人拿我的饭包去享受,我跟他结了善缘,将来我成佛的时候,我就可以度他。”魔王就又回来骂第二个徒子徒孙,说第二招也没有效果,改派第三个魔子魔孙。

结果第三个徒弟就去跟阿伯说:“天气慢慢干燥了,你现在赶紧把你的五谷贮存起来,不要卖掉,等明年春天大家没有东西吃的时候,没有种子的时候,没有母种可以下种。明年会干旱会饥荒,你要先做好水池积一点水,好让你的田可以耕种。”

这个农人问:“你怎么这么好心,告诉我这些?”

魔说:“我有神通,我知道明年会有灾难。”农人心地很直,他真的去挖一个水池积水。第二年真的干旱,别人的田地都枯死了,可是这个农人丰收了。一丰收以后,他变成很有名的人,因为大家都这么穷困,只有他最有钱。一有钱以后,大吃大喝,吃喝唱跳,慢慢的三妻六妾、风花雪月的。

第三个魔子魔孙就回来跟魔王讲:“魔王,你看我这个招数如何呢?这两三年内让他大富大贵的,你现在可以去看他。”

魔王就去看他。这个农人因为大吃大喝、酒色财气样样都来了,结果病倒在床上。魔王问:“你现在快乐不快乐?”他说:“我现在不快乐。”

所以,逆境容易过,顺境难度,因为逆境当中你有警惕。 能让我们感到快乐或哀伤,不是地点、不是财富、也不是生理,而是我们的心。

96

阿那律与跋提的出家缘记

三千年前的佛陀时代,释迦王族有二位王子,一位是摩诃男,一位是阿那律。兄弟二人的母妃特别钟爱弟弟阿那律,时时不离身边,对他呵护备至,还特别建造了春、夏、冬三时宫殿,并挑选许多美丽的宫女服侍他。

有一天,摩诃男对阿那律说:“释迦种姓里许多皇亲贵族都跟随佛陀出家了,现在只有我们这一家没人出家。如果我留下来经营家业,就由弟弟出家;假使弟弟想要经营家业,理当由我出家!”

阿那律觉得世俗家务烦琐,一心想要出家,于是去面见母亲乞求出家,虽然他往返三次不断的请求,王妃仍然不允许,并用种种方法想要断绝阿那律出家的念头。她想到当时释迦族的跋提王子,他的母妃对他宠爱备至,绝不可能答应让跋提出家,于是王妃就告诉阿那律:“假如跋提可以出家,我就同意你与他一起出家。”

阿那律便前去请求跋提随他一同出家修行,身为王位继承者的跋提拒绝了阿那律。但阿那律不停地以种种方便劝说:“我能不能出家,就全靠你了!”

禁不住阿那律一再诚心恳求,跋提最后终于答应了。他回到王宫请求母亲让他出家,跋提的母妃也不答应,但向来宠爱儿子的她后来以善巧方便的口吻说:“如果阿那律的母妃允许他出家,我就同意你出家。”如此以来,双方如同彼此应许了让爱子出家的允诺。

跋提虽然得到应许,心中还是放不下世间的五欲之乐,希望能多享受七年再出家。阿那律不以为然的说:“人命无常!谁知道我们能活到什么时候?要把握当下的因缘,不要再沉沦于尘世的欲乐当中了!”因为阿那律的坚持,跋提的延迟从七年减到一年,最后剩下七天。阿那律才欢欢喜喜地和他达成协议。

七天后,释迦族的八位王子,带着他们专属的剃头匠优波离,身穿庄严服饰、骑乘宝象骏马,一行人出了迦毗罗卫城来到边境,他们脱下华丽宝衣,连同象马宝车全部交给了优波离:“你常年服侍我们才得以过活,现在我们要出家了,这些宝衣和象马全部送给你,你可以回去了!”放下尘世的包袱,王子们随即前往佛陀游化处。

优波离心中想着:“出身尊贵的王子们都能舍下荣华富贵跟随佛陀出家,我又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于是便将所有的珍宝衣饰等物悬挂在树上,喃喃自语道:“这些宝物就送给发现它们的人吧!”

王子们来到佛陀游化之所,在佛前恭敬乞求出家:“我们的父母已经允许我们出家了,请世尊收我们为弟子。”世尊为先行到达的优波离剃度,再依次剃度阿那律、跋提、难提、金毗罗、难陀等六人。优波离受大戒后,成为上座比丘。当时,由上大座比丘名叫毗罗荼,为阿难陀剃度,而次一上座比丘则为跋难陀和调达剃度。

一天,跋提独自在坟冢间的树下静坐思惟,直到夜分已过,在法喜禅悦中不禁大声说道:“实在是太令人欢喜了!”其它的比丘听到了,便向佛陀禀报。

佛陀请跋提过来,问他为何如此欢喜?跋提合掌禀白:“世尊!我从前在家时,虽然贵为王族,在内外重重军队刀杖的森严戒护下,还是时时感到恐惧忧畏。现在我一个人独自在冢间禅坐,却无丝毫恐惧惊悚之念,只一心系念出离解脱之乐,所以才忍不住说出心中的快乐。”佛陀听了称许道:“善哉!善哉!”。

典故摘自:《释迦谱·卷第二》

省思:

无常迅速,人生如春霜晓露,刹那即逝。若不解真理,断除烦恼,精进修行,则生命依旧是在众苦交煎、尘劳盈身中流转生死。欲脱出尘界牢笼,活得有价值、有意义,唯有精进用功,趣菩提涅槃之道。沩山灵祐禅师云:“夫出家者,发足超方,心形异俗,绍隆圣种,震慑魔军,用报四恩,拔济三有。”

出家沙门,了达无常之理,发大愿心,舍俗出家,恒行利他,广修福智,宣扬正法,“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酬报三宝、父母、众生、国土四重恩。出家行道,安住本心,以“教理、禅定、福德”庄严身心,修善而不执善,“生生若能不退,佛阶决定可期。”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