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大佛顶首楞严经卷六译解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3月01日 · 46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唐天竺沙门般剌密帝 译

乌苌国沙门弥伽释迦 译语

菩萨戒弟子前正议大夫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清河房融 笔受

卷六

正文 尔时观世音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

译文 这时,观世音菩萨〈注〉即从座上起来,顶礼佛足,而对佛说:注 梵语阿那婆娄吉底输,意为观世音。这里包含了两重意义:一重是如法华经普门品中所说;若有众生,受诸苦恼,一心称名,菩萨即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如此则能观者为耳根,所观者为世间众生称名音声。第二重意义如后文所说:我从耳门因人流相,得三摩提,彼佛如来,于大会中,授记我为观世音。

正文 世尊!忆念我昔无数恒河沙劫,于时有佛出现于世,名观世音。我于彼佛发菩提心,彼佛教我从闻、思、修,入三摩地。

译文 世尊!我回忆过去无数恒河沙劫以前,当时有佛出现在世上,名为观世音〈注一〉。我在这尊佛前,发菩提心〈注二〉,这尊佛教我,从、闻、思、修〈注三〉,入三摩地〈注四〉。

注一 这尊佛名为观世音,有两重意义:第一重意义是因为此佛修行,也是从耳门而入手,故以此为名,这就叫‘果显因德’。第二是佛鉴于当时的时机,应当从耳门入手,比较适宜,这就叫‘因机立名’。

注二 菩提心不外三心四愿:一是信心,即是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第二是悲心:即是众生无边誓愿度。三是直心:即是佛道无上誓愿成。又起信论上说:一是直心,谓正念真如法故。二是深心,谓乐集一切诸善法故。三是大悲心,谓广度一切诸众生故。又华严经上说:不发此心.所修诸行,尽为魔所摄持。是故凡欲修行,必先发心。

注三 要想速证菩提,圆满三心四愿,必须从闻、思、修,入三摩地。闻就是闻慧,就是初闻密因之教,相似信发,如前文‘各各自知,心遍十方,’即是。二是思慧,因为相似并不是真实,于是展转深思,如前文如来圆彰三藏之理,兼释二种深疑,阿难说:大悲宝王!善开我心。即是深思谛信,齐于思慧。三是修慧:如前文如来分门以定二义,验证以释二疑,绾巾以示伦次,冥授以选本根,正是教以观行修习方便,即是齐于修慧。这就是从闻、思、修。

注四 从闻思修,入三摩地,必须至道场加行,克期精修,解六结,越三空,才是入三摩地。

正文 初于闻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渐增,闻所闻尽。

译文 开始在闻性中修时,入流〈注一〉就渐渐亡失了所闻的声音〈注二〉所闻的声尘既已销亡,入流的工夫亦臻化境,两者都达到寂灭,此时动静两种现象,一时都无〈注三〉。功夫逐渐增长,不但所闻的动静二相不复存在,耳根能闻的闻性,也同时俱尽〈注四〉。

注一 耳根的闻性,一向是循声尘出流于外,现在反观闻性,入流于内,因为和出流于外相反,所以名为入流。

注二 声音源于动静二相,平时循声出流,随动静二种尘相而转,现在入流的工夫逐渐纯熟,观照不昧,自然丝竹交陈而常静,钟鼓并声而不扰,亡失了一切所缘的声尘。这就是所谓‘心不在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注三 亡失了一切所闻的声音,动相即不复存在,唯存静相。久而静相亦并销亡,此时动静俱无,即破‘色阴’。

注四 虽然动静俱解,声尘已无,然而能闻之性犹存,依前观照,功力渐深,尘既无所缘,根无所偶,能闻之根性也不复存在,此时即得‘人空’。相当于起信论所说六粗相中最后四相俱解,因为动静二相即是‘业系苦’相,这当中也包括‘计名字’和‘起业’二相。因为此二相即是‘业系苦’的因。根结即是‘执取’相,因为根含有取境之义。前文所说:劳见发尘,劳见即是根结,发尘即动静二相,现在三结既然都解,尘不复发,见也就不复劳了。按此时即破‘受阴’。

正文 尽闻不住,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

译文 既然所闻的动静二相已尽,能闻的根也同时俱尽,此时已‘六用不行,唯余一觉。’此觉即觉知能闻所闻俱尽,既有能觉所觉,即不能住,更进而观此觉何所依?久久观之,所觉三相(动静根三相。)不存,能觉又何在?〈注一〉此时既空所觉之三,复空能觉之一,唯有一空独存〈注二〉。一空独存,即有能空所空,能所分明,即非究竟。必须更究而极之,以求圆满空性,最后悟到能空所空,俱不可得〈注三〉,空性始得圆明〈注三〉。进而空性销灭,唯存灭相,更进观此灭,乃与生相对而存,生既非真,灭亦不实。此时方是最后寂灭〈注四〉。

注一 此时所觉三相已不存在,能觉之觉性亦同时俱尽,即在三结得解之后,又解第四重觉结,觉结解后,即破想阴。

注二 此时即破想阴。

注三 此时即破第五重空结,空性始得圆明。上文破根结得人空为偏空,觉所觉空为昧空,现在即圆且明,不惑于法,得法解脱,故为法空。按起信论三细六粗中,相当于‘智相’‘相续相’。二粗相,及细相中‘现相’‘转相’。因为根相初尽时,觉相还很显著,即是‘相续’和‘智’相。其后观行功力渐深,觉相隐微,即‘现’‘转’二相。空所空灭即当细相中‘业相’因为业力初起,能所未分,即是空结。空结解时,即破行阴。

注四 此时当第六解于灭结,此复即无结可解。即是前文说的‘解脱法已,俱空不生。’按起信论所说:最初无明,初起为生相,还灭为灭相,前文说:心性狂乱,现在灭结既解,即无复狂乱。

正文 忽然超越,世出世间,十方圆明,获二殊胜。一者、上合十方诸佛,本妙觉心,与佛如来,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与诸众生,同一悲仰。

译文 忽然超越〈注一〉世间和出世间,十方世界,圆满周遍,所有诸法,无非自性光明。得到两种殊胜妙用,一是上合十方诸佛的本妙觉心〈注二〉,与佛如来同一慈力〈注三〉。二是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注四〉,与诸众生,同一悲仰〈注五〉。

注一 超越就是得到大解脱,一切不能为碍,寂灭性体,本自圆明,凡夫因为执我,为世间法所碍;二乘因为执法,为出世间法所碍;因此不能超越,也不能圆明。现在解开了六结,超越了三空,一切世间法和出世间法,都不能为碍,寂灭正现前时,即是超越世出世间之时,无需再劳用力。

注二 正因为超越出世间,故出世法不能为碍,所以能上合佛心,这就是所谓‘因该果海’。佛心在六结而不系,本来自妙;处迷位而常明,本来自觉;故称本妙觉明。这就是所谓‘果彻因源’。

注三 佛与众生同体,因众生而起同体之慈;菩萨与佛同体,故随佛而现同体之用。

注四 因超越世间,故世间不能为碍,所以能下合众生之心。

注五 众生与诸佛同根,故仰诸佛而起同根之慈。菩萨与众生同根,故为众生而起同根之用。

解 佛视众生皆有佛性,与我同体。现在我既然得乐,也应当令众生得乐,这就名为‘同体大悲。’又菩萨视佛,本妙觉心与我同体,佛既为众生起慈心,我也应随佛起慈心,故言与诸佛同一慈力。又众生视佛,本是凡夫,与我同根,佛既已离苦,我为何仍在苦中?因此生同根之悲。菩萨视众生本妙觉心,与我同根,众生既悲感仰佛,我也应代众生悲感仰佛,故言与众生同一悲仰。

正文 世尊!由我供养观音如来;蒙彼如来,授我如幻闻熏闻修金刚三昧,与佛如来同慈力故,令我身成三十二应,入诸国土。

译文 世尊!因我供养亲近观音如来的缘故,蒙这尊如来,教我修如幻〈注一〉闻熏闻修〈注二〉金刚三昧〈注三〉。与佛如来,同慈力故,令我身成三十二应〈注四〉,入十方国土。

注一 知一切法自性本具,修即同于无修,故称如幻。

注二 以反闻的工夫,熏修自己的习气,修亦同于无修。

注三 执著习气尽故,自性圆明,成就正定,此定如金刚不坏,然而其力可摧坏一切,故称金刚三昧。

注四 因为上与诸佛同一慈力,故能随诸佛起同体之用。

正文 世尊!若诸菩萨,入三摩地,进修无漏,胜解现圆,我现佛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译文 世尊!若是诸位菩萨,已证入禅定,还希望进修无漏胜解现圆〈注一〉的,我即现佛身〈注二〉而为其说法。令其得以解脱〈注三〉。

注一 对于无漏之理,胜妙解悟,已渐现圆满之相。

注二 观音菩萨,已与十方如来,同一慈力,当然可以现佛身说法。

注三 前文‘解脱法已,俱空不生’。又‘生灭灭己,寂灭现前’。

正文 若诸有学,寂静妙明,胜妙现圆。我于彼前,现独觉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译文 假若一般修行人,愿求成就独觉的〈注一〉,已修到寂静妙明〈注二〉,已得殊胜妙明之慧,预现圆满之相。我就在他的面前,现独觉身而为其说法〈注三〉,使其得到解脱〈注四〉。

注一 法华经上说:‘乐独善寂,求自然慧。’即是修独觉的人,乐独就是喜欢离群独处,善寂即是避喧求寂。穷推物理,善修静虑,静虑即是禅定。无师自悟,求自然慧。

注二 在禅定中,修道已达妙明,证道更妙而复胜。

注三 应其所求,说加功用行之法。

注四 令其解脱‘见惑’和‘思惑’两种烦恼,证入无学道。

正文 若诸有学,断十二缘,缘断胜性,胜妙现圆;我于彼前,现缘觉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译文 若是一般修缘觉行和辟支佛行的人〈注一〉,断除十二因缘〈注二〉,十二因缘断除后,胜性〈注三〉更臻于妙,预现圆满之相,其时我就在他面前,现缘觉身而为其说法,令其得到解脱。

注一 梵语钵罗底迦,译为缘觉。辟支迦罗,译为辟支佛,也可以译为缘觉。但和前者有几点不同:一、前者生于无佛之世,后者生于有佛之时;二、前者以自悟而成,后者依教而悟;三、前者观外境而得悟,后者观内缘而得悟;四、前者根性多明利,后者根性多暗钝。

注二 断除十二因缘,即悟到无生的道理,因此理超出世间,所以名为胜性。此性以缘断而显,故言:缘断胜性。

注三 在修道位中,已称胜性,而在证道位中,更臻于妙,故言胜妙现圆。

正文 若诸有学,得四谛空,修道入灭,胜性现圆;我于彼前,现声闻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译文 若是有学之众〈注一〉,得到四谛空〈注二〉,修道入灭〈注三〉,胜性现圆〈注四〉,我就在他们面前,现声闻身而为他们说法,令他们得到解脱〈注五〉。

注一 四果罗汉以前,三果四向,都号为有学。

注二 闻四谛及空无我之法。

注三 闻四谛法故,知道三界之苦,修出世间道,分断见思二惑,故言修道入灭。

注四 在罗汉向中,四果最后胜灭性,预现圆满之相。

注五 解脱见思惑及分段生死。

正文 若诸众生,欲心明悟,不犯欲尘,欲身清净,我于彼前,现梵王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译文 若有众生,欲心明悟〈注一〉,不犯欲尘〈注二〉,在欲之身,得到清净〈注三〉。我就在他们面前,现梵王〈注四〉身而为其说法,使他们能得到解脱〈注五〉,

注一 不为淫欲所昏,故称明悟。

注二 淫欲以染污为性,故名为尘。

注三 永断妻室之好,虽处于欲界,而得清净之身。

注四 梵语梵摩,译意为离系,言其远离欲界之系,上升色界。又名净行,言其净修梵德,欲想都尽。一名高净,言其高超欲界,爱染不生。梵王即色界天之主。

注五 为他们说四禅法修证次第。使其能解脱欲界的系缚,上升色界。

解 金光明经上说:‘大梵天王说出欲论,令其离欲,生于梵世。’这就是现梵王身说法。

正文 若诸众生,欲为天主,统领诸天,我于彼前,现帝释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译文 若是有些众生,想作天主,统领诸天,我就在他面前,现帝释〈注一〉身为他们说法,令他们成就愿望〈注二〉。

注一 帝释是释提桓因的省略称谓,是忉利天的天主。忉利天四方各有八天,合中央忉利共为三十三天。都为帝释天王所统领,另外天大将军和四天王天也共为他的臣属。

注二 为说上品十善之法,满其为忉利天主之愿。

正文 若诸众生,欲身自在,游行十方;我于彼前,现自在天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译文 若有些众生,要想身得自在,游行十方,我就在他的面前,现为自在天身〈注一〉而为其说法〈注二〉,使他们的愿望能得到成就。

注一 为欲界顶天,名叫他化自在天,六欲天之上,另有魔王天,也属于他化自在天的范围。

注二 为其说修上上品十善之法,使其成就生他化自在天的愿望。

正文 若诸众生,欲身自在,飞行虚空;我于彼前,现大自在天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愿望。

译文 若是有些众生,要想自身得到自在,可以飞行在虚空中。我就在他的面前,现大自在天〈注一〉身而为他说法〈注二〉,令他的愿望成就。

注一 大自在天即色界天顶摩醯首罗天。摩醯首罗天王,三目,八臂,骑白牛,手执白拂。

注二 为说修四禅及四无量心之法。

正文 若诸众生,爱统鬼神,救护国土;我于彼前,现天大将军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译文 假若一些众生,喜欢统率鬼神,救护国土。我就在他面前,现天大将军〈注一〉身而为他说法〈注二〉,令他成就愿望。

注一 四天王为主帅,各统领八大将军,以韦驮为上首。又二十八部鬼神,巡游世间,都属于大将军散脂所管。

注二 说五戒十善及秘密咒印呼召鬼神之法。

解 按肇法师之说:鬼神道受善恶杂报而现形。比天为劣,比人为高,身体很轻微,人难以看见,巡游世间,除妖孽,隆福祥。

正文 若诸众生,爱统世界,保护众生;我于彼前,现四天王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译文 若是一些众生,喜欢统领世界,保护众生。我就在他面前,现四天王〈注一〉身为他说法〈注二〉,令他成就愿望。

注一 按灌顶大师之说:四天王为帝释天王的外臣武将。

注二 为说上品十善及护国安民之法,令其为四天王满其统世护生之愿。

解 金光明经上说:我等四王二十八部,百千鬼神,以净天眼常观拥护此阎浮提,故我等名护世王。此处说:爱统世界,即是愿为天王,分统四天下。不令鬼神恼害于人,即是保护众生。

正文 若诸众生,爱生天宫,驱使鬼神;我于彼前,现四天王国太子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译文 若是有众生,喜欢生在天宫中,能驱使鬼神,我就在他的面前,现四天王国太子〈注一〉身而为他们说法〈注二〉,令他们成就愿望。

注一 大吉义经载:‘护世四王,各有九十一子,合有三百六十四子。’四天王太子,如哪吒之类即是。

注二 说归戒斋善及符咒印诀之法,使其成就四王太子,以驱使鬼神之愿。

解 灌顶大师说:‘唐天宝间,西番五国来寇长安,玄宗诏不空三藏入内,念护国仁王陀罗尼,方二七篇,忽见神将五百,荷戈殿前,对曰:北方天王第二子独健往救长安,随后表奏,因敕诸府州西北隅,置天王像,永护国界。’

正文 若诸众生,乐为人王,我于彼前,现人王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译文 若是一些众生,想作人间的帝王〈注一〉,我就在他的面前,现帝王身而为他说法,成就他的愿望〈注二〉。

注一 不忍人间的疾苦,想作怀仁立德,拨乱反正的有道贤君。

注二 为他讲生王族的因,和帝王的德业,以成就他的愿望。

正文 若诸众生,爱主族姓,世间推让;我于彼前,现长者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译文 若是一些众生,爱主族姓〈注一〉,在世间被人推重让以上座。我就在他的面前,现长者〈注二〉身而为他说法,使他能够成就愿望〈注三〉。

注一 孟子上说:‘朝廷莫如爵,乡党莫如齿,辅世长民莫如德。’所以位尊年高德重的人,不但在同族中被尊崇,在世间也到处受人尊重。

注二 不但年高,而兼德重者,始能称为长者。

注三 说以博施济众,亲亲仁民的法,使其成就愿望。

正文 若诸众生,爱谈名言,清净自居;我于彼前,现居士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译文 若是一些众生,爱谈名理之言,以守道清净自居,我就在他的面前,现为居士〈注一〉身而为他说法〈注二〉,成就他的愿望。

注一 居财济世之士,和居家养道之士,统称为居士。

注二 为他说韬光晦迹,垂文训世之法。

正文 若诸众生,爱治国土,剖断邦邑;我于彼前,现宰官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译文 若是一些众生,喜欢治理国土,剖断邦邑的狱讼是非,我就在他们面前,现宰官身〈注一〉而为其说法〈注二〉,成就他们的愿望。

注一 小而县长,大至台辅卿相,都属于宰官。

注二 为他们说忠正廉明,修齐治平之法。

正文 若诸众生,爱诸数术,摄卫自居;我于彼前,现婆罗门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译文 若是一些众生,喜欢数术〈注一〉之学,以摄生卫体〈注二〉之术自命。我就在他们面前,现婆罗门〈注三〉身而为他们说法〈注四〉,使他们成就志愿。

注一 就是阴阳历算,医卜星相,符水咒印等术。

注二 熊经鸟伸吐纳炼气之术。

注三 婆罗门意为净裔,他们自己说是从大梵天王的口中生出的,所以是梵天的苗裔。又名梵志,就是承袭梵天之法,志生梵天。

注四 为他们说炼气调神之法,成就他们的数术摄卫之学。

正文 若有男子,好学出家,持诸戒律;我于彼前,现比丘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译文 若是有一些男子,厌弃尘世的劳累,好学愿意出家,持众戒律〈注一〉,我就在他们面前,现比丘身〈注二〉而为他们说法〈注三〉,成就他们的愿力。

注一 持沙弥戒十戒和比丘二百五十戒。

注二 比丘意为乞士,上乞法于佛,以资长慧命。下乞食于人,以维持生命。

注三 说出家之法,如称扬持戒,赞叹梵行之类,又成就者成就五德而为乐中之尊。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3月01日 10:59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