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故事 蕅益大师行迹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2月20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2月20日 · 134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蕅益大师行迹

莲宗九祖蕅益智旭大师应迹于古吴木渎(苏州木渎镇)。我是从木渎灵岩山来此,有幸参加这次纪念蕅益大师诞辰400周年的胜会,感到非常的欣悦。而灵峰寺古名灵岩寺,愈使我觉得因缘殊胜无比。大师的先祖从汴梁(开封)南渡至古吴,其父母信佛,持大悲咒十年,梦见观音大士送子,时于明神宗万历二十七年(1599)五月三日亥时,大师诞生,后经过明光宗、熹宗、思宗(崇祯帝)至清世祖顺治十二年(1655)圆寂,应世五十七个春秋,身历二朝五帝。这是一个国土版荡、山河破碎、生灵涂炭的苦难时代。 

  大师生于佛教家庭,七岁时即开始茹素,曾梦感观音大士相召奖劝。至十二岁时,习闻宋明理学,即以继承儒门千古道脉为己任,深究居敬慎独之功,致知格物之要。然不免亦染程朱辟佛之偏见,开荤酒,作文数十篇辟佛,当时可谓神气张扬,自鸣得意。及十七岁偶阅莲宗八祖莲池大师《自知录》(即云谷禅师授袁了凡之《功过格》)与《竹窗随笔》,顿觉昔非,尽焚辟佛之论著。从此不受人惑,下苦功夫,独力追寻儒释心传。经过三年,在《论语》十二章“颜渊问仁章”中孔子回答颜渊说:“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窃疑“天下归仁”之语,苦参力究,不能下笔,废寝忘食三昼夜,大悟孔颜心学。此时大师二十弱冠之龄。后与学生谈及此事时,明示儒释入门功夫相同,只是佛门境界愈加深玄微妙。所以特别赞叹明代理学家王阳明居士,认为他是历境炼得之悟境,自己当时是藉文字解发之悟境。为策发学生,著有《论语点睛》、《中庸直指》、《大学直指》、《孟子择乳》及《周易禅解》。目的是为迷失孔孟心法的儒生“开出世光明(点睛),谈不二心源(直指),饮其醇而存其水(择乳)也”(《四书解序》)。“吾所由解《易》者,无他,以禅入儒,务诱儒以知禅耳”(《周易禅解序》)。莲宗十三祖印光大师曾明确指出,蕅祖之苦心为“以圆顿教理,释治世语言,俾灵山泗水之心法,彻底显露,了无余蕴”(《四书蕅益解重刻序》)。

  大师二十岁遭丧父之哀,闻《地藏经》中大士昔因,明了菩提从孝道开始。为报父母劬劳深恩,发出世心,效“大觉释迦尊,历劫报亲恩”而决心离俗,一心念佛,尽焚科举应试之窗稿二千余篇。二十三岁听《楞严经》后,于七月三十日殷诚在三宝前发四十八愿,首列三愿即是报父母及众生宏恩。明熹宗天启二年(1612),曾在一月中三次梦见远在广东曹溪南华寺的憨山大师,哭恨缘悭,相见太晚。遂由憨翁门人雪岭师剃度,法名智旭,字蕅益,又字素华。出家时,先发三愿:一、未证无生法忍,不收徒众。二、不登高座。三、宁冻饿死,不诵经礼忏及化缘以资身口。大师又发三拌(拌即被轻视或看不起而随意丢弃之义):拌得饿死,拌得冻死,拌与人欺死。终其一生,大师未收剃徒弟,未升高座讲法,未住持过任何法门。大师出家后第二年夏,坐禅于余杭径山,体究功极,身心世界忽皆消殒。因知此身从无始来,当处出生,随处灭尽,但是坚固妄想所现之影,念念刹那不住,的确非父母生也。自此,性相二宗,一齐透彻;一切经论,禅宗公案,无不现前。旋自觉悟解发非为圣证,故绝不语一人。久之,则胸次空空如也。这个境界,即是天台“六即”中的“名字位”。  

  大师一生之行愿皆以在俗时发菩提宏愿为根本,终生力行之。其苦行卓绝,常燃身香、臂香、顶香,刺血结坛持咒、书经、礼忏。以此供养三宝,消除宿愆,回报法界一切众生之大恩。天启四年(1624)正月三日燃臂香、刺舌血《寄母书》中表白自己要向地藏大士、目连尊者那样,以度脱累劫亲恩为尽孝,劝勉母亲:“勿事劳心,惟努力念佛,求出轮回。”待其母病笃,四次刲肱救母。道友惺谷法师病时,大师亦割股救之。赋偈有“爪许薄皮聊奉供,用酬严惮切磋恩。”大师尊重戒律,欲复佛世芳规,又以天台教观匡救禅宗之弊,尤志求五比丘如法住世,令正法重兴。后知此不可得,遂一意求生西方,冀乘本愿轮,仗诸佛力,而来兴拔。至于随时著述,竭力讲演,皆聊于有缘下圆顿种而已。 

  蕅祖一生大致活动的范围约分为江苏吴江松陵,吴县幻住庵,无锡祥符寺,留都南京长干寺、栖霞山,浙江湖州安吉,杭州五云山云栖寺、皋亭山、龙居寺、莲居庵,嘉兴檇李东塔寺、长水冷香堂、营泉寺,嵊县桐柏山金庭西湖寺,普陀山,天台山幽溪寺,石城(即新昌)大佛寺。江西广丰博山。安徽九华山、黄山,歙县天马院、仁义院,休宁县白岳山。福建温陵(泉州)小开元寺、大开元寺,福州、漳州等地。明崇祯四年(1613)始入北天目灵峰山灵岩寺百福院过冬,后入灭于灵峰。 

  蕅祖寂前口授遗嘱,命阇维后,磨骨和面粉,施于鸟兽鳞介,普结法缘,同生西方。清顺治十二年正月二十一日午时,趺坐绳床,向西举手而寂。一生注疏内典及杂著共约五十三种、三百余卷行世。顺治十四年(1657)冬,开龛欲如法荼毗,发现肉身不坏,发长覆耳,面貌如生,趺坐巍然,牙齿俱不坏。因此,门人不忍遵粉骴之愿,奉骨塔于灵峰大殿之右。

  纵观祖师一生含辛茹苦,护持圣教,为报四重恩,树立禅、教、律、密、净之正法,匡正儒家宋明理学之弊端,救世之慈心、宏愿、深忍、大行,令见闻者无不兴起。其般若文字悉从彻底悲愿之圆解心中流出。故日本京都沙门光廉比丘在1723年重刊《灵峰宗论》序中说:“余亦尝言,读蕅益《宗论》而不堕血泪者,其人必无菩提心。”莲宗十三祖印光大师敬仰赞叹蕅祖“言言见谛,语语超宗,如走盘珠,利益无尽”。又赞言“宗乘教义两融通,所悟与佛无异同。惑业未断犹坯器,经雨则化弃前功。由此力修念佛行,决欲现生出樊笼。苦口切劝学道者,生西方可继大雄。”印光大师又曰:“若论逗机最妙之书,当以《净土十要》为冠。而《弥陀要解》一书。为蕅益最精最妙之注。自佛说此经以来之注,当推第一。即令古佛再出于世,现广长舌相,重注此经,当亦不能超出其上。”此言可谓高山仰止,心心相应之语。

  蕅益大师致力弘扬净土,被尊为一代宗师,良有以也。明学愧不能文,聊叙数言,以资纪念。有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共收到 11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2月20日 08:58
96

至心持戒,鬼神救护

从前有一个男居士,侨居在舍卫国。他妻子容貌美丽,是全国闻名的,朋友们都很想见一面,始终不得会见。有人把情况告诉国王,国王也想看看,但找不到理由。有个官员对国王说:“他们夫妇都奉持五戒,供养修道的人,亲手端饭送菜。大王可以伪装成沙门,托钵到他家门,定能看见。”  

  王就照这官员说的,化装来到他家。他妻子看见是沙门,上前行接足礼;国王仔细看后,回宫对众臣说:“这个妇女实在太美,很中我意,不知道怎样才能弄到她?”众臣说:“此人是个自命高尚的人,但也应该来朝见大王,竟然傲慢不来,根据这一点便可以判处罪刑。”距舍卫国一千多里,有个大水池,里面长着五色莲花。但须经过三重难关——毒蛇、鬼神、才能到达。应该处死的罪犯,便派去取花,都死在那里。国王便叫男居士前去,问道:“你是什么人?”他叩头答道:“我很愚蠢,没有想到,我自己有罪。”国王说:“罚你到水池里去取莲花,七天回来,如果违反限期,要从重治罪!”他接受派遣,告辞回家,把情况告诉妻子。妻子对他说:“你今天犯罪,是因为我美色造成的。你知道佛的教导,三界里面什么都靠不住,只有戒律可作依靠。你从起程那天开始,心中念佛名,口里诵十善,一刻都不要间断!假使你不回来,我就出家,以持戒为乐,决不另嫁。”她给丈夫准备好钱粮,就分手让他独自上路。  

  走到中途,遇见吃人鬼问他是什么人?答说:“我是佛弟子。”鬼说:“凡是有罪的人,都交付给我们处置,假说去取花。你并没有罪,是受恶人的陷害。”他回答说:“人命难得,望大神作主!”鬼说:“你是佛弟子,又没有罪,我不害你。不过还有两道难关,怕你免不了,这怎么办?”鬼又说:“我代你取花,救你的性命,使我在黑暗中了获得无量福德!你暂时藏在这里。”鬼便去了,很快就回来,并带来大批的五色莲花,交付给他,花很重,他拿不动。鬼便拿起莲花,并扶着他,仅片刻间,已到宫门前,鬼告别走了。 

  他到门上自己通报,国王奇怪他这样快便回来,详问经过,照实述说。国王惊叹惭愧说:“鬼本是不通道理,危害众生的,现在能救济善人;我反而不讲道理,不辨善恶,真是连鬼都不如了!”即责备自己,归命顶礼,愿给他当弟子,奉受五戒,广行六度,使国家实现太平。他们夫妇更加精进修持,得不退转的果位。

  摘自《譬喻经》第五卷

96

贫穷富贵何来?何为大善?

当佛在世的时代,印度有一位悭吝的越难长者,他家里非常有钱,而且富有的程度已到「富可敌国」、「富甲天下」的形容最为恰当,因此方圆几十里的土地对他来说只是小数目而已,因为他家中珍藏了数不清的珠宝,更有金库、银库、珍珠库、玛瑙库等,虽然越难长者是那么的有钱,可是他却是一位非常悭吝的人,不但是有益社会的事不做,还对于别人行善布施,皆嗤之以鼻,更取笑那是傻人才做的傻事,所以越难长者一毛不拔的作风在印度当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虽然有人批评越难长者,但是他仍然我行我素,不予理会,还下了一道命令给守门的人说:「从今以后不管是什么人,不论是什么事,只要是化缘或募捐、乞讨,一概不准他们进来,因为我绝不会捐一毛钱或一粒米,如果有人强行进来就把他摔出去,知道吗!」隔了不久越难长者又怕小偷来偷珠宝、飞鸟来啄稻米、老鼠来吃米粮,所以就在房中四边及上方,都想尽办法布网防范,连一只苍蝇都不能飞进来,自己也很少出去,因为他拥有太多的财物,舍不得离开它们,又贪生怕死。 

  但贪生怕死的人最后也是要死,有一天越难长者生病快要死了,就把儿子叫到病榻前,对儿子说:「看来我的病是不会好了,大概再过几天就会死了,可是我放不下家中的钱财,所以我特别交待你,当我死了之后,不论什么人来化缘或募捐、乞讨,你都不要给他们,也不要让他们进来,更不要去做什么慈善事业及公益事业,因为那是傻瓜才做的事,只要你听我的话,我留下的钱财,你们世世代代不用做事都花不完,知道吗!」 越难长者的儿子叫旃檀,旃檀听完父亲的嘱咐之后,就真的遵照他的话去做,命守门的人,对任何人都不能施舍,如果有人来化缘、募捐、乞讨,就不客气的赶走他们。隔了不久,越难长者死了,死了之后因为悭吝成性,心性毫无光明,「贪」性成「贫」,「瞋」性成「瞎」,所以在业力的缠缚下,转生在舍卫国一个贫穷的家庭,母亲又是一位瞎子,想不到生下来这个小孩也是瞎子,正所谓生盲。 

  等到小孩十二岁时,她的母亲就告诉他:「你已长大了,但你生下来就是瞎子,瞎子是找不到工作做的,为了生活,你只好去当乞丐了,现在我交给你一支竹杆,一幅碗筷,一个袋子,你自己去讨饭吃。」

  盲儿于是遵奉母命,离开了母亲出去乞讨,有一天他来到了旃檀家内,此时旃檀在里面知道有人闯进来,于是大怒呼叫守门人,守门人听到主人呼叫,知道是乞丐闯入,一气之下就抓住盲儿的衣领往门外一摔,摔得盲儿头破血流。这件事发生后,有人去告诉佛陀,佛陀早已知道这是盲儿的果报 -- 前做恶因,来世得恶果。于是就来到旃檀的家门前。在不得已之下。才使出佛光佛力加被旃檀及盲儿,让旃檀看到自己的父亲已经转世成为盲儿,让盲儿知道自己前辈子就是那位家财万贯的越难长者。 

  佛陀又问:「你有很多的钱财,可是你曾受用吗?」 

  盲儿回答说:「我一点也没受用,转世又当乞丐而且还是一个瞎子。」 

  佛陀于是开示说:「这就是悭贪的结果。」 

  在旁的旃檀听了之后,恍然大悟,也了解到悭贪的果报,于是就不再悭贪了,不但参予慈善事业、公益事业,更护持佛法,扶穷济贫、修持佛法,最后终于得到初果的果位,死后升天享受福报。  

  贪是贫的因,贫是贪的果;舍是富的因,富是舍的果。

  有些人对这句话,很不以为然,他们以为贪才能富有,施舍才会贫穷。其实这就是错了,世人大都相信命运的,相信八字的,但是八字从何而来,当然是从宿世所做所为的纪录而来,所以有人劳劳碌碌过一生,有人生病吃药过一生,有人富贵荣华过一生,有人清闲悠游过一生,有人缩衣节食度日,有人吃喝享用不完,这是什么道理,这乃是宿世所做所为,今世所得所用。

96

五台山高僧神通无敌,临终倒立示寂

五台山隐峰禅师,马祖道一禅师之法嗣,建州(今福建建瓯)邵武人,俗姓邓,人称邓隐峰。

幼年时狂顽不慧,父母管不了他,于是听任他出家。

出家受戒后,邓隐峰禅师即游学四方。他最初来到江西马祖门下,参学多年,未能见道。

后听说石头希迁禅师在南岳大开禅席,于是心向往之。一日,邓隐峰禅师向马祖辞别。马祖问:“甚么处去?”邓隐峰禅师道:“石头也(到石头禅师那儿去)。”马祖道:“石头路滑(你可要小心石头路滑啊)。”邓隐峰禅师道:“竿木随身,逢场作戏。”说完便开了马祖,前往南岳。

刚一到石头禅师那儿,邓隐峰禅师也不礼拜,却绕石头禅师的禅床一周,然后将锡杖卓地一声,问道:“是何宗旨?”石头禅师回答道:“苍天,苍天!” 邓隐峰禅师一听,如堕云里雾里,不知该如何应对。

于是他又回到马祖那儿,并把自己参石头时的情景告诉了马祖。马祖道:“汝更去问,待他有答,汝便嘘两声。”于是邓隐峰禅师又前往南岳。见了石头,依旧象上次一样问道:“是何宗旨?”石头禅师于是“嘘”了两声,邓隐峰禅师又一次哑口无言。

他只好垂头丧气地又回到马祖那儿,并且把自己失败的情形报告了马祖。马祖哈哈大笑道:“向汝道石头路滑!”邓隐峰禅师经过这两次挫败,决定不再四处乱跑,一心呆在马祖门下,用心参究。

后来有一天,终于在马祖的一言点拨之下,豁然有省。

悟道后,邓隐峰禅师又一次前往南岳,参礼石头禅师。

一见石头禅师,邓隐峰禅师便问:“如何得合道去?”石头禅师道:“我亦不合道。”邓隐峰禅师又问:“毕竟如何?”石头禅师道:“汝被这个得多少时邪耶?”看来,邓隐峰禅师虽然已有所省悟,但还不彻,这次又被石头禅师把住了尾巴。

于是邓隐峰禅师决定留在石头禅师身边,继续参请。

有一天,石头禅师正在铲草,邓隐峰禅师站在他的左侧,叉手而立。

石头禅师飞起铲子,将邓隐峰禅师脚前的一株草铲掉。邓隐峰禅师道:“和尚只铲得这个,不铲得那个。”石头禅师于是提起铲子,邓隐峰禅师便接过去,作铲草的姿势。石头禅师道:“汝只铲得那个,不解铲得这个。”邓隐峰禅师无言以对。

不久,邓隐禅师又回到马祖那儿。为了让邓隐峰禅师彻底放下,马祖经常不失时机地给予钳锤,以至有一天终于演出了令天下衲子惊心动魄的一幕——

有一天,邓隐峰禅师推着车子在路上行走,他突然发现马祖正坐地前方的路边,把脚横在路中间,挡住了车子的去路。邓隐峰禅师推车上前,说道:“请师收足。”马祖道:“已展不缩。”邓隐峰禅师道:“已进不退。”说完,便推车子从马祖的脚上碾过去。

马祖回到法堂之后,拿着斧子,大声喝道:“适来碾损老僧脚底出来!”邓隐峰禅师便走到马祖的跟前,伸出脖子让马祖砍,马祖于是放下手中的斧子。

邓隐峰禅师彻悟之后,即前往池州参拜南泉普愿禅师。

刚到南泉,正好碰上僧众参请,南泉禅师指着净瓶说道:“铜瓶是境,瓶中有水,不得动着境,与老僧将水来。”众僧无言以对。这时邓隐峰禅师走上前,拿起净瓶,在南泉禅师面前就倒。于是,南泉禅师便回到方丈室去了。

邓隐峰禅师后来又到沩山,直接走进法堂,将衣钵放在上首板头上。

沩山禅师听说师叔到了(沩山是百丈怀海的弟子,百丈怀海和邓峰禅师又是师兄弟),于是先具威仪,来到法堂看望邓隐峰禅师。邓隐峰禅师看见沩山禅师来了,便作卧势,沩山禅师便回到方丈里去了,于是邓隐峰禅师便起身离开了沩山。过了一会儿,沩山禅师问侍者:“师叔在否?”侍者道:“已去。”沩山禅师问:“去时有甚么语?”侍者道:“无语。”沩山禅师道:“莫道无语,其声如雷。”

邓隐峰禅师生活上有个习惯,就是“冬居衡岳,夏止清凉”,一年中就这样南北来来回回地走。

唐元和年间,邓隐峰禅师拟登五台,路出淮西,途中正好遇上官军同叛军吴元济交锋,未决胜负。

邓隐峰禅师见双方互相残杀,顿生怜悯,说道:“吾当去解其患。”说完,便将锡杖掷向空中,然后飞身而过。

两军将士仰头观看,发现眼前的这一幕与前天晚上所梦见的预兆一般无二,于是斗心顿息,各自回营。

邓隐峰禅师在公开的场合既显神异,担心被人理解为有惑众之嫌,于佛法不利,来到五台山之后,即决定在金刚窟前示灭。

他先问信众:“诸方迁化,坐去卧去,吾尝见之,还有立化也无?”信众道:“有。”邓隐峰禅师道:“还有倒立者否?”信众道:“未尝见有。”邓隐峰禅师于是倒立而化。

奇怪的是,他的衣服居然整整齐齐地顺着身体,没有倒挂下来。后来众人商量着把他的尸体抬到火化窑里荼毗,却发现无论怎么用力,他的身体却屹然不动地倒立在那里。

远近前来看热闹的人,都惊叹不已。

当时,邓隐峰禅师有个妹妹是位比丘尼,也在场,她看到哥哥这个样子,于是上前拍着他的尸体,呵斥道:“老兄,畴昔不循法律,死更荧惑于人?”说完用手一推,尸体随即倒下。

邓隐峰禅师临终前留下了一首偈子:

独弦琴子为君弹,松柏长青不怯寒。

金矿相和性自别,任向君前试取看。

96

风尘女子听了这番话,皈依三宝证得罗汉果

莲华色女在风月场中以卖笑为生,后来又受坏人指使,想用色相诱惑佛陀的大弟子、神通第一的目犍连,让他破戒。

一天,莲华色女在街上偶遇目犍连,她骚首弄姿、卖弄风情地诱惑目犍连说:“目犍连尊者,久闻大名,小女子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

目犍连慧眼如电,早已看透莲华色女的过去和现在,他说:“可怜的女人啊,我已看到你心中罪恶的企图。你外表的美丽是虚幻的、不真实的,你的身体很不干净,你在污泥中会越陷越深。”

莲华色女非常惊讶,没想到目犍连一眼就把她看透了,她羞愧地流下眼泪:“尊者!你说得对,我的确是卖身的妓女。我知道早晚会有报应,可我也没有办法呀!”

目犍连正色劝告她;“你如果能忏悔前愆,依然可以得救,佛法能够洗去你心里的污垢。”

莲华色女不敢相信:“这真的可能吗?我过去实在是太不幸了,造下的罪孽太多了!”

目犍连让莲华色女把过去的事讲出来,莲华色女回顾了不幸的一生:“我十八岁那年,父母为我招了夫婿,结婚不久,父亲就因病去世了。谁知父亲去世之后,母亲却同我丈夫私通了。可怜那时我已有了身孕,待产下女儿后,我实在没办法苟且下去,于是逃出家门,在外漂流,后来改嫁一个商人。有一次他在外经商,重金买了一个小妾,怕我知道,就藏在朋友家。可是纸里包不住火,我还是知道了,气愤之际,我找到了他的小妾,准备跟她算账,谁知那姑娘竟然是我的女儿!像这样没有人伦的世界,我还有什么廉耻可说呢,我不得不再次离家出走,主动进入风月场所,变成了追欢卖笑的淫女。尊者,像我这样罪孽深重的人,真的有机会重新做人吗?”

目犍连非常确定地告诉莲华色女:“你前半生虽然罪孽深重,但确实有佛缘,跟我去见佛陀吧。”

莲华色女跟随目犍连拜见了佛陀,皈依三宝,被佛陀收为女弟子。

莲华色女历尽沧桑,但又宿根深厚,当她出家之后,一切修持方法,她好像不用学习就已经明白,但她却是最勤奋、最精进的比丘尼,对僧团中、佛法内一切的一切,都以最认真、最虔敬、最恳切的态度去学、去行。出家之前,她是个浪漫风流的风尘女子;出家之后,她却是持律谨严的头陀行者。不久之后,她便证得小乘最高境界——阿罗汉果,并且由于宿愿所致,当她证到阿罗汉果之后,在当时出家的所有比丘尼中,佛陀赞许她是神通第一。

96

狼守斋的故事

佛世时有一些比丘在某村落附近安居。入村乞食时,自赞自夸的比丘容易得到供养,而不自赞自夸的比丘很难得到供养,以致于有时候不得不忍饥挨饿。  

  有一天,一位长老比丘想道,“我怎么能为了维持活命而虚妄夸赞自己,说自己得了圣果呢?这是可耻的,从今天起我将不再打妄语了。”  

  那天早上,这位长老比丘穿好进村时该穿的衣服,拿起饭钵到村子里乞食。到第一家时,主人问他:“长老,请问您已经得到圣果了吗?”他老老实实地回答说:“不,施主,我还没有。”于是主人客气地说:“对不起,长老,我希望能供养一位已证得圣果的尊者,请您到别处去看看吧!”长老比丘只好次第来到第二家。第二家主人问他:“长老,请问您是已证得须陀洹果、斯陀含果还是阿那含果、阿罗汉果?”长老比丘感到很惭愧,但依然诚实地回答说:“对不起,施主,我连须陀洹果还未证到。”主人听了,彬彬有礼地说:“我听说佛陀讲过,饭五戒者万,不如饭一须陀洹;饭百万须陀洹,不如饭一斯陀含;饭千万斯陀含,不如饭一阿那含;饭一亿阿那含,不如饭一阿罗汉。长老,您的同伴中有很多已证得圣果的,我希望能在他们那里种下殊胜的福田,请您原谅,到别处看看吧!”长老比丘含羞而退,感到很沮丧,但又无可奈何,只得硬着头皮再往前走。谁知走了一个上午,到处都是同样的情形。他本已又饥又乏,再加上心理上的难堪,便更加萎靡不振了。眼看天将过午,长老比丘想道,“如果我再不改变答话,只怕今天要饿一整天了,那样连诵经习定都没有精力了。前面只剩几家了,如果他们再问,我就说自己已得圣果了吧。”果然那几户人家也问了他同样的问题,他肯定地说自己已经证得了圣果,并略带矜持地把自己赞叹了一番。如此一来,他一下子就得到了很多供养。 

  其他比丘听说了这件事,问佛陀说:“世尊,为什么这位长老比丘意志薄弱、自食其言,一会儿实语一会儿妄语?”佛陀告诉他们说:“这不足为奇。他不但今世是这样,过去世时也曾是这样。”比丘们很好奇,“世尊,过去世时他就已曾这样了吗?” 佛陀回答说:“是的。”于是佛陀就讲了下面这个故事。 

  过去世时有个国家,不是雨季却接连下了七天瓢泼大雨。人们都关门闭户,躲在家里不出门,更没有人出来放牧。有一只狼,七天没有吃到东西了,饥饿难忍,就跑到人居住的地方寻找猎物。可是它一连走过七个村庄,都一无所获,它不免自怨自艾起来:“唉,我怎么那么没福气,走了七个村庄却连个鸡毛也没看到。今后我还不如守斋吃斋算了!”一气之下,它真地回到了山林自己的洞窟中,先发愿:“愿一切众生皆得安隐”,然后就摄身安坐,闭目思惟起来。 

  大家知道,每逢每月的初八、十四、十五这些斋日,天帝释提桓因都要乘着伊罗白龙象下到人间巡察,看看哪些人孝顺父母,哪些人经常供养出家人,哪些人乐善好施,哪些人受戒持戒修梵行等等。说来也巧,那天恰好是天帝巡察的日子,当他巡察到狼窟时,看到这种情景,十分惊讶,想到:“这只狼真奇特啊!人尚且难有守斋摄意的心行,何况一只狼呢?且慢,待我试它一试,就知道真假了。”于是天帝就变作一只失群的羊,独自站在狼窟前,哀哀地呼唤着同伴。狼听到羊叫,睁眼一看:嗬,一只羊赫然站在洞口!它不由地喜出望外,心想:奇哉!我走了七个村子都一无所获,现在才发心守斋一会儿工夫,福报就这么快来了。既然美味已送到眼前,不吃白不吃!我先吃了它,然后再接着守斋吧。心甫一动,身子早已窜出洞穴,向羊扑去。羊大吃一惊,立刻拼命奔逃,狼紧追不舍。追着追着,已经跑出很远一段路了,羊突然变成了一只凶猛的狗,反掉过头来追赶狼。只见此狗血盆大口,利牙差互,两耳剑立,吠声汹汹,狼一见之下,大为惊骇,急忙回头往洞穴方向逃跑。狗追势很急,狼拼尽全身力气,才逃回洞窟。回到洞窟里,它惊魂未定,不免有些懊恼,心想:咳,这叫什么事儿!我想吃它,它却反想来吃我!哼!它自嘲地摇了摇尾巴。`  

  这时天帝却并未罢休,它又化作一只跛脚的羊,再来试探狼。这只跛脚羊象刚才的羊一样,独自哀叫着站在洞口。狼想,刚才大概是自己饿得头昏眼花了吧,把狗当成羊了。这回这个真的是羊吧!它小心谨慎地一一审视了那只羊的耳、角、毛、尾,觉得真是羊,确定无疑了,就又窜出洞去。羊仍是惊慌奔逃,眼看就要追上了,羊忽然又化为一只恶狗,反来追狼,并欲撕咬它。狼只好又拼命地逃回洞穴。回到洞穴里,它又恼怒又沮丧,心情恶劣极了:“无端白白受了两次惊吓,真倒霉啊!”

  这时天帝为了看狼是否已经省悟,又化作一只稚弱的小羊羔,进一步试探。只见这只小羊羔无助地站在洞前,焦灼地呼喊着羊妈妈和同伴。洞穴里的狼目睹这一切,愤怒地向外喊道:“你现在就是现成的羊肉段,我也不出去了!何况是一只小羊羔子!还想像刚才那两次那样骗我呢,没门儿!我才不上当呢!”狼于是死心塌地,决意重新守斋,并摄身安坐,静心思惟。此时天帝已知狼的心意,却仍然化作小羊羔在狼面前晃来晃去、叫个不停。这时狼坚定地说了一首偈子:若真实为羊,犹故不能出。况复作虚妄,如前恐怖我。见我还斋已,汝复来见试。假使为肉段,犹尚不可信。况作羊羔子而诈唤咩咩。讲完这个故事以后,世尊随后也说了一首偈子:若有出家人,持戒心轻躁。不能舍利养,犹如狼守斋。  

  这时世尊告诉比丘们说:“那时的那只狼不是别人,正是现在的这个长老比丘。他原本作狼时就是志性无定;现在虽然已经出家了,却仍然像过去世一样轻躁。”  

  最后世尊又告诫比丘们说:“如果有比丘未知未了,却自称得到了过人法、得到了圣知见,自己夸耀自己多么殊胜,这个比丘得波罗夷,不可以再与众僧共住。”

96

立志出家,不做富二代的大德

王舍城中有一位富有的宰相,年纪老迈却没有子嗣。有一天妻子终于生下一个儿子,他和妻子都非常高兴,细心照顾这个小孩,并帮他取名为恒迦达。

  恒迦达小时候就非常聪明,又懂事又乖巧,父母都很喜欢他,对他寄予很大的期望。没想到他长大后立志求道,请求父母让他早日出家。宰相听了非常生气的说:“我只有你一个儿子,你应该继承广大的家业,怎么能够想要出家?只要我还在世上的一天,绝对不允许你出家!”母亲也在一旁哭得像泪人儿,不管恒迦达怎么说,就是不肯答应他的要求。恒迦达无法获得父母的支持,非常失望,他想:“都是因为我生在富有的家庭才无法如愿,如果我出生在贫贱的家庭里,要脱离世俗就很容易了。”想着想着,恒迦达决定舍弃身体,好让自己重新投生在贫贱之家,于是趁夜晚爬上城边,从墙上往下一跳,摔到地上竟然毫发无伤。“怎么会这样呢?”恒迦达决定试试其它的方法。他来到河边,纵身跳入水中,想让自己淹死,没想到身体一直沉不下去,反而一直漂流在水面上,而且完全没有感觉到痛苦。后来他又吞下毒药,毒还没运行到体内,就从大小便中排出了。恒迦达苦恼了好一阵子,突然心中灵光一现:“对了!如果我犯了国法,就会被国王杀了,这也是一种方法。”打定主意后,恒加达来到王宫里宫女洗澡的地方,偷偷将她们挂在树上的衣服拿来,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出王宫门口。门口的侍卫一看,大喊:“什么人?把他抓起来。”捕获到他便带去见国王。

  国王非常生气,马上将他处以死刑,随手就拿起弓箭射去,但是射出去的箭却飞了回来,落在国王面前。国王不死心的一直射,弓箭却都一支支的飞回来。

  看到这种情况,国王马上丢掉弓箭,害怕的问:“你是天帝或龙王吗?还是鬼怪或神明?你是要来训示我什么事情吗?”恒迦达说:“请赐给我一个愿望,我才敢说明。”国王立刻说:“我一定会顺从你的心愿。”恒迦达说:“我不是天神,也不是龙王或鬼怪,而是王舍城中宰相的儿子。我请求出家,但是父母不允许,所以我才想自杀,投胎到别的地方。只是我试过各种方法,像是跳崖、跳河、服毒等,没有一次成功的,所以才大胆违犯国王的律法,希望遭到杀害,万万想不到连国王都无法加害于我。但愿国王怜悯我,允许我出家求道。”国王听了马上说:“我准许你出家求道,我现在就送你去见佛陀。”于是国王便送恒迦达去见佛陀,等到见过佛陀,佛陀为他解说佛法,恒迦达马上心开意解,证得阿罗汉的境界。这时国王恭敬的问佛陀:“请问恒迦达在前世种下什么样的因缘,今生碰到各种危难都死不了,还能够遇见神圣的世尊,得知度化生死的观念?”佛陀告诉国王:“很久以前,在波罗奈国里有一位国王叫梵摩达。有一次国王带着宫女在树林中嬉戏,宫女们一起唱着美妙的歌曲。这时树林外头有人高声唱和,国王听到这个声音,既嫉妒又怨恨,于是派人把唱歌的人捉来,立刻命令卫士带下去处斩。有个大臣正好要来向国王报告重要的事情,知道整件事的状况后,马上吩咐卫士: “先暂缓行刑,等我去见国王。”大臣赶紧来到国王面前,对国王说:“这个人唱和歌曲实在是没有礼貌!但是他从来没有犯过奸诈邪恶之类的事情,罪不致死。但愿大王息怒,宽恕他无知的行为,从轻发落,免除他的死罪。”国王觉得大臣说得有理,便和颜悦色的回答:“我就依照你的话,赦免他无罪好了。”'立刻传唤卫士释放这个人。

  这人捡回一条命,非常感谢大臣的恩德,请求作为大臣的仆人。他恭敬侍奉大臣许多年,有一天突然闲来没事,思索到自己过去和未来的事情,心中有了出家修道的想法。

  他对大臣说:“恩人啊!希望您能成全我的愿望,让我出家修道。”

  大臣回答:“这个主意很好,我不会阻挠你的。日后学习有所成就,希望还回来相见。”

  后来这人在深山中精勤修道,没多久就成功证得辟支佛的境界。苦修成功后便回到大臣家,在一旁规劝鞭策大臣。

  大臣看到他回来,知道这人已经修得佛道,非常高兴的说:“善良的佛啊!你顾念旧有的情分,仍然来照顾我。希望仰仗您佛法的力量,使我世世代代富贵长寿,世间少有,并且让我德行智慧都具足,和佛一样。”

  佛陀告诉国王:“那位大臣因为一念之间的仁慈,救了一个人的性命,成就他人美好的功业,这个功德超群卓越的人就是今天的恒迦达。他今生有机缘遇到我,应当可以真正度化解脱了。”

96

有功德的罪人

有一次佛陀在祇树给孤独园说法,当时聚集了一千两百五十位弟子、一万多个菩萨和各天界的无数圣贤众神,大家听闻佛法都心生欢喜。

  说法到一半,佛陀突然问阿难:“你有见过年老长寿,而且具有福相的老人,却还有罪恶报应没有还清的吗?”

  阿难恭敬的回答:“罪恶的人,怎么会有福气的长相?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人。”

  佛陀说:“他现在在门口,大梵天王不让他进来,你去帮我把他带进来。”

  阿难奉着佛陀的旨意来到门口,果然看见一位老人,年纪两百多岁了,眉头生出秀美的白毛,耳尖高出头顶,牙齿就像整齐的贝壳,双手长过膝盖,一副很有福气的样子。但是他身上的衣服破破烂栏的,四肢都裸露在外,走路走得很慢,呼吸的气息也很微弱,好像饿了很多天。

  老人拄着拐杖大喊:“我不远千里而来,就是要见佛陀一面,让我脱离痛苦。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十年,你们却拒我于门外,怎么能够这样?”

  阿难看到这种情况,马上要大梵天王放老人进来,并挽扶老人来到佛陀面前。

  老人见到佛陀,一时喜极而泣,又悲从中来,眼泪鼻涕交融流下。他向佛陀行礼完后,跪着告诉佛陀:“我一出生就非常不幸,贫穷辛苦,饥寒交迫,想求死不成,活着又没有人可以依靠。我听说世尊的慈遍布众生,心中十分欢喜,早晚都在祷告祈愿,希望能够见佛陀一面,十年过去了,一直到今天我的愿望才能实现。刚才被挡在门外,我本来打算要回去了,但是却没有力气走回去,进退都没有路。我只怕死了之后,尸体污蔑神圣的佛门,更加重我的罪业。没想到世尊怜悯我,让我进来。我就算这样死去,也没有遗憾了,只希望我赎完罪后,在下一世可以得到世尊的垂怜和恩惠,赐我无上的智慧。”

  佛陀说:“每件事有因缘,罪孽福报总会如影随形。我来说个故事给你们听吧”

  在一个强大国家的里,有一位骄傲的太子,只知道敛财,从不知道布施,平常又随意轻视、侮辱人。

  当时有一位贫寒的佛教弟子,名叫静志,从很远的国度而来,向太子求一件法衣,太子却不当一回事,既不布施衣服,又不给予食物。静志七天七夜没吃东西,又没水喝,只剩下一点气息,命在旦夕,没想到太子看到这种情形却和大家一起取笑他,后来又把他驱逐出国境。

  静志还没有走出国界就遇到饥饿的盗贼,想把他杀来吃。他冷静的对强盗说:“我是个饥饿、寒冷又贫苦的出家人,瘦骨如柴,皮肉薄而且腥臭有臊味,真的不能吃,吃我只不过多一个人被杀害,对你们并不会有任何帮助。”

  盗贼回答:“我们饥饿贫困了很久,只是吃泥土过活而已,你虽然枯瘦,远胜过泥上的味道啊!”

  没想到盗贼终究不放人。幸好太子知道了这件事,忽然良心发现,马上加以援救,并说:“我已经没有布施给他任何东西了,今天怎么可以袖手旁观,任由他遭受灾难,而丧生在饿贼的口中呢!”于是马上骑着马去救援,将静志从盗贼手中救了回来。”

  佛陀对着老人说:“那时的静志就是现在的弥勒菩萨,而那位太子就是你啊!你今天受到这种贫穷的痛苦,正是在还清那时吝啬贪心的罪孽。而你之所以会这么长寿,是因为你救活静志的缘故。”

  老人听了,感叹的对佛陀说:“这些都是我自己造的业啊!往事都过去了,希望能在今天彻底结束掉,但愿我还能够以这条垂死半残的生命,求做佛门弟子,让我在后来的生生世世,可以侍奉在世尊身旁。”

  佛陀答应了,马上运用神通使老人改变形体,变得身体强健,力量足够,耳聪目明,并且得到无上的智慧。

  老人感激得不断向佛陀行礼。在场所有众生看到这种情形,听到佛陀藉这个故事所说的法,都很欢喜,心满意足的行礼退下了。

96

“不要”的功德

有一次,佛在外面化缘,得到了一个芒果。远处一个婆罗门乞丐看到后,跑过来向佛讨要这个芒果。

佛想给他,但没有立刻给他,而是让乞丐说一遍“我不要”。

乞丐就迫不及待地说了一声“我不要”,得到芒果后就开心地跑掉了。

阿难于是问佛陀:“您也不是不给他,但为什么还要让他说一遍‘我不要’后,再给他呢?”

佛说:“这个人贪心太重了,很多世当中只说过‘要’,从来没有说过‘不要’,所以我今天让他说一遍‘我不要’,以此种下善根,将来这个善根会成熟,使他获得解脱。”

96

为一只蜈蚣讲法

大约400年前,有一位叫莲池的高僧。有一回,他看见有个人拿着撺在竹条上的一串蜈蚣……它们正在苦苦挣扎。莲池问,“请您行行好,放了这些蜈蚣好吗?”  

  “做梦!它们是能做好药材的毒蜈蚣。我不会放了它们的。但是如果你付钱,我可以卖给你。”  

  “我同意。你要多少钱?”尽管那个人很粗鲁,莲池大师还是保持微笑,很有礼貌地和他说话。他把所有的蜈蚣都买了下来,可是它们已经奄奄一息,因为它们都被竹钉穿过了。只有一条情况稍好些,它久久看着莲池。然后才跑了。  

  不久后,莲池和一个朋友在这附近坐谈佛经,忽然,他的朋友脸色发白。“看那只大蜈蚣!” 一只很大的、多足的、可怕的蜈蚣正爬在莲池大师的袖子上。他的朋友跑去拿来一只棍子要把它拨开,但是蜈蚣一动不动。莲池看起来一点也不担心。  

  “如果它咬你怎么办?”  

  莲池对那条蜈蚣说,“你是我不久前放走的那条蜈蚣吗?如果是,就静静呆在那里,我来给你讲佛法。”  

  蜈蚣没动,大师轻轻地说,“任何人,想要了知佛陀所知道的道理,就必须明白,有形世界的所有事物本来都是我们意识的产物。”  

  “所有生命都是我们的意识造成的。一个凶恶的人会变成虎狼。一个歹毒的人会变成蛇蝎,或者其他毒虫。” 

  “你现在是一只毒蜈蚣。这是偶然的吗?不,你过去生中一定是心灵歹毒。如果你要离开这种煎熬,那么就要离开这种歹毒,然后才能解脱。只有你自己才能使自己得到解脱。”  

  “明白了吗?很好。现在你该走了。”  

  蜈蚣缓缓地从窗户里爬出去了。大师的朋友这时才敢从椅子下慢慢地爬出来。

  大师告诉他,“你也许认为动物们是自由的,其实它们生活在恐惧中。更悲惨的是,它们活在无知中。生活中充满痛苦。如果你想跳出轮回,那就请阿弥陀佛接你到他的净土去。在那里,你能够学习怎样成佛。你会从轮回中解脱出来,还能普渡众生。那不是比生生死死要好得多吗?”

96

公共福田

以前,有一个人,很会做生意。他知道什么样的东西是适宜于什么样的人所爱用,因此,一切杂物,一经过他的转运,很快地就可以收到多倍的利息。  

  过不了几年,这个人便变成了富翁。虽然,他的钱财是那么多,却不能使他感到快乐。金钱愈积愈多,随着而来的苦恼也日甚一日。原来,他是忧愁着偌大的家私不知要收藏于何处才好?  

  他天天都想着这问题,他想:把金银藏到地中去吧,但会不会给地鼠运走?藏到森林去吧,那狡猾的猿猴会来搬走的;藏到深水底,又恐被水中动物所移动;如果交给兄弟妻子代他收管,这些辛辛苦苦用血汗换取得来的金钱,若让他们胡乱去挥霍,那不是太可惜了吗?怎么办呢?他为着储藏金银,真伤透了脑筋。 

  最后,实在想不出好办法来,只好把它缠在腰间,由自己日夜保管着。  

  一天,适逢打斋供僧的日期,佛弟子们多向寺院去烧香献花。寺前有一个用金属铸成的大钵,安置在交叉路中,凡是经过这里的人,无不投钱于钵中,那钵内不住地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这个生意人,正好路经此地,看见这种情形,不明所以,就向人探问究竟,有一个人就告诉他说:  

  “你不知道吗?这个叫做‘公共福田’,如果有人布施一文钱在这里面,往后生生世世就可得到大福报,所谓‘舍一得万报’,受用无穷。这里面的金银,是为人类谋福利的。这个大钵,名叫‘坚牢藏’,金钱一人其中,便不会被五家所用,只有投资的人才能得到。金银放在身边,是五家所共有的,哪五家呢?第一,国家需要时,可以用法令命你捐献。第二,钱财一多,招来外人注意,不留心,被盗贼用强力所夺取。第三,不肖子孙,不务正业,终日吃、喝、嫖、赌,结果给花光了。第四,水灾来了,钱财跟着流走。第五,或被火灾所烧毁。前三者是为人所共取,后两者是为天灾所没收。这样子到底我们积钱也没有用处,倒不如把它寄放在这宝钵里边,既可收万利,又不被五家所共害。”

  这个生意人听说了以后,非常欢喜,他说:“我得到真正安全可收藏的地方啦!”但见他急急地从腰间解下金钱,统统投入钵中。  

  寺中的比丘僧为他说法忏悔业障,生意人生大欢喜心,当时即证得须陀洹果。金钱,用了以后才是自己的,济贫救困,这才是金钱正当的用处。

96

秤锤祖师散财施妻

云南有一位秤锤祖师,明朝人,姓蔡,住昆明小东门外。父母去世,遗下财产田园,生活过得很好,勤俭劳动,自种菜蔬出卖作零用。妻年轻貌美,好吃懒做,和野汉子私通,蔡虽明知此事也不说她,日子久了,她更胆大,天天和野汉子私通,毫无顾忌了。 

  有一天,蔡很早就出门卖菜,预计野汉尚未离家,就买好酒肉带回家。这时野汉尚未离去,只好躲在床下。蔡入厨弄饭菜,妻觉得不好意思,就去洗脸并帮丈夫弄菜。饭菜弄好了,蔡叫她摆碗筷,她摆了两套碗筷,蔡叫她摆三套:“我今天请客。”她摆好了,蔡叫她请客出来喝酒。她说:“客在哪里?”蔡曰:“在房里。”她说:“你不要说鬼话,房里哪里有客?”蔡说:“不要紧,不要害怕,你请他出来好了;若不出来,我就给他一刀。”妻不得已,就叫野汉子出来。

  蔡请野汉子上座,向他敬酒。野汉子以为有毒不敢喝,蔡先喝了再请他喝,野汉子才放心。酒菜吃饱了,蔡向野汉子叩头三拜,说:“今天好姻缘,我妻年轻,无人招呼,得你照顾很好,我的家财和我的妻都交给你,请收下吧。”妻和野汉子都不肯,蔡持刀说:“你们不答应,我就要你们的命!”二人没法,只好答应下来。

  蔡于是只身空手出门,往长松山西林庵出家,一面修行,一面种菜,后来用功有了见地。再说野汉子财色双收以后,好吃懒做,老婆天天挨打挨骂,吃不消,她悔恨了,跑到西林庵请蔡回家,想重寻旧好,蔡不理她。后来野汉子把家财吃光了,弄到她讨饭无路,她想起蔡的恩情,想报答他。蔡平常好吃昆阳的金丝鲤鱼,她弄好一盘金丝鲤鱼,送到西林庵给蔡吃。蔡收下说:“我领了你的情了,这些鱼我拿去放生!”妻曰:“鱼已煮熟了,不能放生。”蔡即将鱼放在水里,鱼都活了。直到现在,昆明黑龙潭古迹,还有这种鱼。蔡是俗人,对妻财子禄能放得下,所以修道能成功。奉劝各位,都把万缘放下,努力修行,期成圣果吧!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