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故事 心满则满 心半则半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2月14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2月14日 · 154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昔有某氏女入寺, 欲施而无财, 止有钱二文, 捐而与之, 主席者亲为忏悔;

  从前有一户人家的女子到寺院里想做供养。可是,这是个贫女,身上只有两文钱,她把仅有的两文钱都拿出来供养了寺院,寺院的老方丈亲自为她出来诵经祈福回向。

  及后入宫富贵, 携数千金入寺舍之, 主僧惟令其徒回向而已。

  后来,过了几年,这个女子被选到宫里做了贵妃。有一次,她“携数千金入寺舍之”,这次到寺里,大概是来还愿的;年轻的时候在寺里烧香许愿,这一生果然富贵了,再到寺里来烧香还愿,带了许许多多的财物来布施。这次老方丈并没有亲自为她诵经回向,而是请他的弟子代为她诵经回向。

  因问曰:吾前施钱二文, 师亲为忏悔, 今施数千金,而汝不回向, 何也?

  贵妃就非常不理解,前去问老方丈说:从前我就只是供养两文钱,您还来亲自为我忏悔诵经回向,今天我来寺里,供养了几千两银子,您为什么没有为我诵经回向啊?贵妃的意思是说:从前供养两文钱,您都亲自为我回向;现在供养几千金,自然就更要殷勤酬谢啊。

  曰:前者物虽薄, 而施心甚真, 非老僧亲忏, 不足报德; 今物虽厚, 而施心不若前日之切, 令人代忏足矣。   贵妃以供养的多少论功德,老方丈以施心的厚薄答复她。老方丈说:从前你到寺里来烧香拜佛供养两文钱,虽然微薄,但施心十分的真诚,不是老僧亲自给你忏悔诵经回向,不足以报答你的恩德!现在供养虽然丰厚,但施心不像从前那样真诚,所以请我的弟子代为你回向就足够了。这里我们要仔细想想。

  贵妃先前是贫女的时候,心十分的虔诚,虽然只是两文钱,却是全心全意地供养。这个善心一发,两文钱出手,却是沉甸甸的分量,老方丈不能不来为她诵经回向。人心真诚有这样大的感动力量。这个善心真诚,布施虽少,得的福却是圆满的。

  后来做了贵妃,心态变得傲慢,带着富贵贡高傲慢的习气,德就损掉了;这个时候来拜佛,实际上修的福才半善而已。

  所谓“我慢高山,不存德水”,有傲慢摆在心里,供养心也大大不如以前那样虔诚了。

  所以,老方丈不必亲自来为她诵经回向。当然,这可能也是老方丈在以善巧方便教化她。

  总之,行善不尽心尽力,即使供养千金,也是半善;善心圆满,全心全意,即使布施两文钱,也是满善。懂得这一条道理,我们行善,不是着重在外相上,而是要注意自己的心。每做一件善事,都要让善心圆满,就像《俞净意公遇灶神记》中所说的那样:若有力量能行的善事,不图名、不图报,不论大小、难易,实实落落耐心做去。若力量不能行的,也要勤勤恳恳,使此善意圆满。 

共收到 10 条回复
96

无知毁庙 恶报连连

  我家住在一个闭塞的小山村,只有几十户人家。1948年解放,1949年村里成立小学,共有二十几名学生,我也是其中一个。学校设在村东头蔡家大院的东厢房(原是仓房),正房五间,西屋住着村支书(村里最高长官)王某,老百姓都叫他王支书。

  冬天到了,教室里没有取暖设备,于是村支书和治保主任邹某核计后,决定派两个村民到沟里有个叫宝隆祥的地方去拆庙取砖,给学校砌炉子取暖。当时刚解放不久,老百姓还是很相信神佛的,两村民到庙前取三根蒿杆代作香,然后磕头祷告:不是我们有意不敬,这是上支下派的,请神莫怪罪。于是把庙拆了,将砖运回砌了炉子。

  过了几天邹某开始闹眼睛,疼得整夜不能睡觉,就找了个跳大神儿的看了看,说是参与拆庙造成的。可是邹某不敢答应重修庙,所以眼睛一直疼了好几个月,后又出了一次事,腿部受伤成了瘸子。家里也总不太平,实在没法就偷着修了个小庙,从此家中太平一些,但始终不能生育。为此他老婆常骂他缺德,致使无后。

  王支书的情况更惨,老婆疯疯癫癫,整天弄个铡刀片放在炕席底下,动不动就抡起来在屋里外头的耍一通,把请来给她治病的跳大神儿的吓得跳窗户逃跑。王支书的小儿子和我是同学,大腊月天的,无缘无故地脱光衣服趴在河套的冰上面,谁劝、谁拉都不走。而王支书本人也常出事,一次晚饭后,召开村民会,就在学校里,村民到齐了,王支书还没到。有人去上房找,家人说早就出去了,于是知道又出事了(因他家常出事),大家都出来分头找,结果王支书在西厢房牛圈里趴着,头拱在牛粪里,弄得满头满脸是牛粪。大伙把他抬到屋里给洗干净了,他才明白过来。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我准备去开会,顺便到牛圈里解手,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有好心人劝他把庙修上,可他觉得自己是村支书,是村里党的代表,一时无法转这个弯,就这样折腾了好几年,他们家经常出一些希奇古怪的事。后来,我家搬走了,据别人说王支书四十来岁就死了,扔下了疯老婆和三儿一女,家境一直不好。

  这件事发生在解放初期,那时人们相信神佛的底线还不象今天这样低。我们在同情这两个不幸而又悲惨的家庭的同时,心里在想,假如他们若不受无神论的蛊惑,也不会遭这样的报应。那时像他们这样的人还占极少数。经过五十多年无神论的灌输,尤其经过“文化大革命”以后,人们对神佛的认识:就认为是纯粹的迷信或是无稽之谈。殊不知神佛的存在与否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们总把今天道德的下滑、环境的变坏、天灾人祸的发生当成是偶然,其实正是高超的因果之理在掌握着一切啊!

96

男婴天生五官不全,只因前世造了这个业因

释迦牟尼佛在灵鹫山说法时,一件奇特新闻在舍卫城传得沸沸扬扬:城中有一富翁,家中生了一个男孩,不仅没有耳朵,而且没有眼睛,没有健全四肢;在他出生前一百多天时,富翁就去世了。这个男婴还有五个姐姐,没有兄长,于是成为万贯家产的继承人。

  佛陀弟子听到这个传闻,都觉得很奇特,就像佛陀请教:“此人命运如此奇特,天生五官不全,不知前生造了什么业因?”

  佛陀就告诉众弟子: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当时也有一位富翁,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叫檀若世质,小儿子叫尸罗世质。檀若世质从小诚实守信,喜欢扶危济贫,长大以后,德高望重,被国王任命为全国唯一的公证人——‘平事’,专门受理诉讼案件,他的无私和公正受到全国人民的赞誉。可是后来他却犯了一个错误,才招致现在的苦果。

  当时有位商人,打算到海外做生意,就向尸罗世质借了一笔巨款。他们到檀若世质那里做公证:一旦尸罗世质去世,债权将由他的独子继承。很多年后,商人赚了一大笔钱,而尸罗世质这时却已经去世。商人不想还债,就拿着大批宝珠贿赂檀若世质的妻子。檀若世质的妻子经不住诱惑,花言巧语劝诱丈夫不予公证,檀若世质开始坚持己见,不愿违背良心;但妻子见丈夫不从,竟然以死威胁。檀若世质没有办法,只好就范,破天荒第一次撒谎。

  尸罗世质的孩子和商人过来对质,尸罗世质的孩子说:‘这个人往日亲自从我父亲那里借了许多钱,伯父就是证人,我那时也看见,这该是真的吧?’檀若世质却说:‘我不知道。’侄子非常吃惊地说:‘伯父你当时不是亲眼见到、亲耳听到吗?不是还说过这事可以吗?不是还用手指过那些金钱吗?’檀若世质还是回答:‘我实在糊涂了,记不得有这一回事。’侄子非常气愤地说:‘因为伯父忠厚善良,国王才让伯父担任平事,全国人都很信任你。我是你亲生兄弟的儿子,竟然这样枉法,何况别人!那冤枉的难道还会少吗?这件事的虚实,后世自然就会明白。’

  因为这一次作伪证,檀若世质死后堕入地狱,受尽无量痛苦;后来虽然生到人间,却还要承受五官不全的苦报。不过,因为他过去世喜欢布施,所以还是生于富贵之家。”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2月14日 08:40
96

千万别随便发毒誓,比丘尼自述前世今生的善恶果报

在佛教《贤愚经》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

在释迦牟尼佛时代,有一些妇女出家后,深感过去的各种欲念、邪思乱想依然强盛。她们便结伴向一个叫作微妙比丘尼的尼姑请教。微妙比丘尼回答说,人的贪欲念头和行为就如山泽之中的烈火一样,蔓延燃烧,越烧越猛,受到它的伤害也就更多了。接着微妙比丘尼讲了以下她亲历的故事。

在微妙比丘尼的前世,她曾经是一个有钱人的大夫人。虽然先生富有,可是大夫人自己却无儿女。后来有钱人又娶了一个二夫人,生了一个小男孩。大夫人因为嫉妒心很强,越想越不自在,于是,由妒生恨,由恨生出歹念,就把那一位小男孩暗地里杀死了。儿死之后,二夫人哭的昏死过几次,遂知道这是大夫人的妒嫉所害。大夫人抵死不认,发毒誓道:如果我杀了你的儿子,我丈夫会被毒蛇咬死,儿子便被水淹死,被狼咬死,而且还要自己吃自己儿子的肉,自己被活埋,父母在家中被火烧死。

大夫人死后,下一世仍然转生为女子,便是这一世的微妙比丘尼。上一世所做的恶业与所发的毒誓在这一世应验报应了。

在这一世,大夫人转生的微妙出生长在一个种姓高贵的家庭中,容貌美丽,成年后嫁给了一个门当户对,又聪明多才的青年,并且有了一个孩子。后来,公婆也相继去世。到微妙怀第二胎时,微妙跟丈夫讲:我现在有孕在身,产期快到了,这里又没有婆母料理,我得回娘家去,比较安全些。丈夫说:可以,于是夫妻二人收拾动身,带上大孩子走在回娘家的路上。半路上,微妙就生了孩子,孩子出生污秽满地,血腥味召来毒蛇,咬死了丈夫。微妙无奈,只好强忍悲痛,身背大孩子,怀抱婴儿向前行。走着走着,一条大河横在旷无人烟的半道上,河水猛涨,挡住去路。微妙放大儿在河边,抱婴儿过河。放下婴儿来背大孩子时,大儿子他自己便跳下水来迎接妈妈,这时,一个浪头打过来,大儿子便被河水冲走,淹死了。回头又去看婴儿时,婴儿已被狼吃掉了。

微妙失去孩子,悲痛欲绝,无奈孤身投奔娘家。谁知娘家失火,全家都被烧死,无一生还。微妙不得已改嫁。一夜丈夫酗酒大醉后回家,微妙因刚生产,不能前去开门。丈夫便发酒疯破门而入,将刚出生的儿子摔死,然后以酥油煎烤逼她吃下,微妙不开口,他便将微妙往死里打,无可奈何,只好吃下。微妙事后越想越觉辛酸,不久便逃到一个叫波罗奈的国家,在波罗奈城外,靠在路旁树下休息。

当时这个国家有位很有权势的长者,他的儿媳不幸亡故,儿子时时到城外祭奠亡妇,这一天恰巧发现了微妙,便问是哪儿的人,微妙便把她的一切遭遇告诉了他。他十分同情微妙。没过多久,微妙再次和他结为夫妻,可惜,好景不长,没过多久长者的儿子便得了重病去世。按波奈罗国的风俗,微妙必须陪葬,如是,微妙便成了陪葬品,被一起埋入土中。夜里有一伙盗墓贼挖开坟墓,微妙便得救了。这盗贼头子见微妙长的端正,便娶其为妻,时隔不久,这盗贼首领被捕获砍头,他手下的贼众又依民俗,将微妙第二次陪葬,奇怪的是,三天以后,有野狗豺狼来挖坟吃尸,微妙再次得救了。

历经这一系列苦难,微妙发誓要到释迦牟尼佛处出家。于是便找到释迦牟尼佛,哭诉所发生的一切,并忏悔过去所有的罪业,希望得到佛陀的怜悯,出家修炼。得到释迦牟尼佛的同意后,微妙便剃发出家,精進修炼,吃了许多苦,终于修得了罗汉果位,知道了自己前世的罪过。

这样微妙比丘尼便把自己的前世今生的经历全部说给了女尼们听,女尼们听后人人心中战悚不已,知道了贪欲如同星火燎原一样,如不早早熄灭,酿成的果报则不堪言说,凡未闻正法的众生,如同生活在愁苦的牢狱一般。女尼们从此齐心努力,更加精進的修炼。

感悟

有人说发誓只是一个形式问题,其实不是。人在发誓的时候,冥冥之中真是有神明在见证着,人的言行或者起心动念是业因。所以,人在发誓的时候也就在因地上种下毁灭的种子,业缘成熟就会遭受不同形式的果报。

96

七岁神童出家悟道,说自己五次投胎五个家庭

古时候有一位证到阿罗汉果位的修行人,住在深山中保任。山脚下的村落里,有一位七岁神童,由于他宿世的善根,小小年纪就体会到人世的无常与短暂,一心想探究生命来自何处?归向哪里?于是辞别母亲,出外寻师访道。

当他来到深山时,巧遇阿罗汉,便请求阿罗汉收他为弟子。出家后的神童恭敬的随侍在师父身旁,依照师父的教导用功,不论是诵经、打坐、参禅,他都能一心专注,心无旁骛,很快的就契悟到这念心。在师父的指导之下,神童继续不断的在这念心上用功,不到一年,他的修行就达到能眼观一切处、耳闻一切声,并且通晓宿世一切因缘。

有一天,神童入定,在定中观察到自己过去生,不禁叹然一笑;阿罗汉就问他:”为什么因缘而笑?”

神童回答:“我在这个人世间,曾经五次投胎在五个家庭。第一位母亲生我的时候,邻家也同时产下一子,但是我与第一位母亲的因缘非常短,出生后仅仅几日我就夭折了,第一位母亲常常因为看见隔壁的孩子而触景伤情。当投胎到第二位母亲家,我在最讨喜的年龄就又夭折了。第二位母亲因为一直思念她活泼、聪明、可爱的孩子,心中抑郁、悲痛、忧伤。第三位母亲生我后,不到十年,我又匆匆离开人世。我与第四位母亲还是缘薄,在未满二十岁的时候因为意外而死;这二十年来的相处,一旦死别,母亲始终忧伤、绝望、无奈,生活在无止尽的苦闷中。这一生,我是第五位母亲的孩子,由于自己内心渴望了解生命的真相,七岁时决定辞别母亲,寻师求道。感恩师父的慈悲教导,指出一条菩提大道,成就了弟子的道业。”

神童接着说:“我在定中,看到今世的母亲在家中日夜啼哭,她说我的孩子为了学道而离家,不知道身在何处?不知道是否挨饿受冻?如今生死未卜,也不知道能否再相见?”

神童悟道:

“每一世的母亲都为了我这个孩子愁忧悲苦,由于自己已经知道宿世的因缘,了解生命的真相,生命的长河是无止尽的流动,每一生、每一世都更换不同的身形来到世间。这个身体或为男、或为女,或高、或矮,或穷或富,生命的时间或长或短,都有它的前因与后果,一切都是因缘和合而有,缘尽就消失了。即便曾为母子,当因缘结束后,换了不同的身形,就算两人擦身而过,却也互不相识,但世人看不清这缘起缘灭的真相,往往为聚散离合悲喜交加,迷失自己的本心本性。我现在已不再受生死轮回的苦果,因此怜悯五位母亲为情羁绊,五位母亲反而感叹我命薄,如果能让母亲们了解生命的真相,她们就不会再愁忧苦恼了,这才是报父母恩的最佳方式呀!

世上的人不知有生就必定有死,且生离死别皆在转眼之间,所以整日追求名利情欲,始终身陷生死的泥沼中无法自拔。庆幸自己及早觉醒,入山求道,蒙佛恩及师恩启发教导,收摄六根,不造诸业,不起妄念,心地清净,才能够早成道果,得神通力,见到过去生的种种事情。这令我更加愍念世人,如果不卸下情爱的枷锁,又怎能出离生死的轮回呢?但众生的根器尚未成熟,如果现在劝告他们,只会引发争执罢了;想到这里,我也只能叹然而笑。”

神童遂说一偈语:不断恩爱索,奋飞难如志;不离情识障,如何脱生死?谁为真种子,其惟自觉悟;众生根未熟,劝化变龃龉;去矣复何言,一笑当慧炬。

说毕,便现神通飞身而去。

96

见财起意残杀弃婴,爱子暴毙夫妻反目

因果二字,非常神奇。俗话也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佛教认为,只有种善因、结善缘,才可以得善果。不过具体报应又分几种情况,其中一种是现世报。下面这个故事取材自《因果录》,就是现世报的典型。

据叶伯皋先生讲述,当年军阀连年内战,中原各地民不聊生,富家巨室往往搬离故土,很多人避居到青岛。

一天清晨,在青岛市近郊,有人把私生子弃于路旁,婴孩身上还系着钞票七百元,上面写着十几个字:“求仁人君子善抚此孩,洋七百元以为酬报。”

大概婴孩父母也是无可奈何,不能亲自抚养孩子,只能忍痛将他弃于道旁,却又不舍孩子受苦,于是在孩子身上放这么多钱,希望有人大发慈悲抚养这个孩子,留下钱财也是为了让抚养者好好对待孩子。这原本是人之常情,可惜孩子父母并未料到,这一笔钱却为孩子带来杀身之祸。

当时有一个人恰好路过那里,看到婴孩身上系着大把钞票,非但不发恻隐之心,不肯抚养孩子,反而萌生毒念,他取下这些钱,随即活生生把婴孩踏毙,然后揣着不义之财回家。

此人回到家后,一时开心,拿出五元钱给他八岁的儿子。大概此人平日极为悭吝,很少给儿子这么大笔钱,为此他儿子收到五元钱,喜极而跳,结果失足堕到楼下,脑浆迸裂,死状极惨。

此人眼见亲子惨死,真是有如雷击,想到城外弃婴,顿时悔恨交加,加上惊魂不定,他也守不住心底的秘密,就将自己在路旁踏杀婴孩的劣迹告诉妻子。妻子痛恨他竟如此狼心狗肺,居然残杀弃婴,致使亲子跌毙,真是现世恶报,当下就要和他拼命。两人又哭又打,闹个不停,结果被巡逻的警察听到,于是拘捕此人,以杀人等罪送法院审讯、依法判决。

96

战场上的将军发誓不再杀生,真相令人不可思议

从前,有一个将军。

一次,他带兵去边疆御敌,途中经过开封城,离战期还早,他决定先在此暂歇,养兵气,他日方可战而不败。

城中东西游毕,实觉无可消遣,行于路上,心中纳闷。忽闻有香火气,抬头见一寺,名曰“摩阿”。将军大喜,大步跨入此寺。

顿见大雄宝殿前,善男信女焚香跪拜,香火旺盛。于是将军也入殿,以三柱高香礼佛。礼毕,顿觉一阵清凉冲流全身,爽快之极,却不知为何。

恍惚间,一小僧早立身旁,礼请道:“施主,本寺方丈有请。”

将军大惊:“方丈为何请我?他叫什么?”

小僧道:“贫僧不知原由。本寺方丈乃一禅师,号千叶。”

将军知道不能从小僧口中问出什么,便不再问。随僧至寺后一禅房,小僧请入。

推门而入,见一老僧端坐禅床,身着僧衣,面带微笑,手持念珠,气韵脱俗道:“施主请坐。”

坐毕,老僧道:“贫僧与将军对棋三局,不知可否?”将军奇怪之余便答应道:“禅师怎知吾乃一将军?”

老僧笑道:“吾观你器宇轩昂,虎背熊腰,又因将战,眉宇间不时流露莫大杀气。此战气、官气、兵气合一,固知施主乃一将军也!”将军惊想道:“此真乃一神僧也!”心中蓦然生起敬佩之意。

对棋三局只用了一柱香的时辰,将军连胜三局,老僧连败三局。结果大出将军意料之外,心中暗自好笑:“神僧应有大智,为何亦不能胜我的棋?”

之后,老僧又请将军写一“佛”字。将军趁胜棋的霸气,挥笔而下,一个生龙活虎的“佛”字跃然纸上,说道:“大师请指教!”

千叶禅师观此字,只一瞬,叹道:“将军此字甚有气势,不过因将军心中杀气太重,此字如蛟龙厮杀之态,又如风雨大作之势,已全然失去本意,甚至根本就为一败作。将军好自为之!”

此话险些激怒将军,他瞪眼直视千叶禅师,禅师仅微笑相向。须臾,将军向禅师鞠了一躬,转身离去。

次日,将军就带兵启程。边疆之战,战斗一开始将军就亲自出马,连斩两员敌将,驱精锐部队掩杀……战全胜,活捉敌将归来。

此次将军不斩敌将,而是待之以上宾。敌将被感动,答应不再来攻打边疆。军师不禁大赞将军智慧精进。但将军自己也不知为何,不仅高兴不起来,反而心中有所牵挂。

在边疆呆不住,次日便起程返回。途中路过开封城外,将军心中一震,喝令军队城外暂息,自己飞身下马,向城中奔去。

入城,左冲右突,总算找到了摩阿寺。刚跨入寺门,即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半晌回不过神。

一队僧人着金黄的僧衣,抬着千叶禅师,口中念佛向寺门走来。千叶禅师端坐,闭目,衣为方丈袈裟。此时,上次那一小僧向将军走来,将军问:“大师这……是怎么了?”小僧答道:“方丈已圆寂”!“啊!”将军大惊。小僧道:“请将军速来,方丈曾让小僧领将军看些东西。”

二人来到方丈禅房,见地上有五个棋盘,上摆有各种棋局。将军定睛一看,正是那日他与千叶禅师对弈的棋局。此时小僧走过去将五个棋盘上的红棋各走一步,道:“此乃方丈教小僧走的几步,请将军再看。”将军道:“不用看了,此五步棋,步步已点我死穴,使我毫无再生之机,大师棋艺远在我之上。”小僧道:“方丈对将军的棋意是,将军将战,方丈自不应挫将军的锐气,故有意连败三局。方丈料将军必会得胜归来,又以此五局告诉将军,骄兵必败!”

小僧又取出一幅字,上面有一个大大的“佛”字,此字正气昂扬,温润圆滑。将军看罢,觉一股清气直贯脑门,冲流全身,与那日礼佛时一样。小僧道:“方丈让我劝将军不再造杀生之孽,此于人于己皆好。其余原因皆为禅机,请将军自己悟之。”

此时将军心中生出多种感情,热泪盈眶,夺门直奔千叶禅师的葬场。此时开封城的男女老少多半集于此,将军拨开人群,走上天台,面对禅师跪下,重磕三个头道:“禅师在天之灵,本人今日当着全开封城老小发愿,誓不再杀生灵!”

言毕,开封城上空突然彩云并起,八面抚来和谐之风,四方螺声齐响,见证着禅师的神通和将军的决心……

96

感动猎户的狼

一辈子靠打猎为生的祖父突然决定封枪,再不打猎,原因是一只狼感动了他。

在大雪封山的冬天,祖父一大早便背起猎枪,带着小猎犬黑子出来“放风”,打算趁机捞取些猎物。

那天让祖父很失望,太阳过了晌午也没见到一只出来觅食的动物。正在他准备收工回家的时候,突然从山林里窜出一只肥大的雪兔。随着“砰”的一声枪响,黑子欢快地跑了过去,用嘴叼起被击毙的雪兔。

忽然,祖父发现雪兔的后面还紧跟着一只老狼。由于受到枪声的惊吓,老狼又缩回了林子里,躲在一棵大树背后,两只眼睛像钉子钉进了木板似的,用贪婪而凶狠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雪兔。这时,黑子也发现了敌情,丢下雪兔转身径直奔向那只老狼,发起了进攻。

这是一只瘦得皮包骨头的母狼,肚子瘪得几乎只隔一层皮,身上的肋骨历历可数,乳头皱巴巴地朝下吊着,好像已经皲裂。凭祖父的经验,他一眼就看出这是一只哺乳期的母狼,已经很长很长时间没有吞食猎物了。

尽管老狼瘦弱不堪,但黑子不是它的对手。没用几个回合,黑子已被逼退很远。这时,母狼突然一个转身,奔向那只雪兔。看来,它并不恋战,仅仅是想夺回本该属于它的猎物。瞅准了机会,祖父向老狼开了一枪,子弹射进了它干瘪的腹腔。带着伤,母狼向森林深处迅速逃窜。

不愿善罢甘休的祖父带着黑子,顺着雪地上的血迹和老狼的脚印,很快便找到了它的“家”——藏身的洞穴。

很远,祖父便听到了母狼和狼崽的哀号。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祖父叫停了黑子,选择一个能够看清洞里情况的地方停了下来。母狼已经意识到了危险,朝祖父望了望,转过身,把幼崽全部赶到了洞穴的深处。尔后,母狼走到洞口,竭力用自己的身体把穴口掩实。

说到这儿,祖父强调:“这只母狼既没有决一死战的意思,也没有弃洞而逃的想法。它只是竭尽全力用自己的肉身把洞口堵得严严实实,让人一看就知道,它只是希望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枪子儿,保护小狼不受伤害。”

母狼竭尽全力挺起身体,确保洞口被堵得密不透风。尽管这样会使它腹部的伤口撕裂程度迅速加剧,鲜血像水一样汩汩流淌。但是自始至终,母狼一直都没有放弃堵住洞口的意思。直到最后,母狼因体力不支,身体逐渐缩成一团,瘫倒在洞口,它也没有改变主意。 

祖父被母狼悲壮的神情和誓死保护幼崽的举动感动了。他收起了猎枪,紧紧地拽住想发动进攻的黑子。

祖父叹口气,刚刚转过身来往回走,突然听到了母狼几声悲痛的嗥叫。转过头去,祖父看见母狼使出全身力气,毫不犹豫地一头撞向了洞口那突兀的石尖上,脑浆和着鲜血染红了岩石和一大片雪地。

叙述到这里,祖父顿一顿,用低沉的语调充满深情地说:“开始,我也闹不明白这只老狼为什么要自绝于小狼面前。后来,我发现那些悲伤而又饥饿的小狼撕扯自己母亲的肉体时,方才恍然大悟。”原来,狼的家族有着这样的习性——同伴死去之后,他们会分而食之。

母狼之所以义无返顾地一头撞死在幼崽面前,就是在万般无奈之际为了让自己的“儿女”饱餐一顿。这是世界上多么悲壮的一幕呀。

96

善有善报

有一位非常富有的老人家,与妻子、儿子、儿媳以及孙子、孙媳一起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

  一天,佛陀与阿难经过他们家门前。佛陀看到那金碧辉煌的大门,便对阿难说:「这家人前世种下善根,但不知今世如何。阿难,我们去看看吧!」

  阿难于是叩门拜访。这家人一见佛陀及阿难光临,又惊又喜,连忙请他们进屋上座,又在地上铺上毛毯,用金银器皿端来精美饭食,虔诚地请佛陀和阿难用斋。

  餐毕,佛陀对长者说:「善男子啊!你知道吗?你们一家人前世生于饥荒年代,天降灾难,人们只能在地里挖些野菜煮粥,聊以充饥。当时,饿死之人无数,哀鸿四野,不绝于耳。

  那时,你们每天都只能找到一些野菜,而且一人只分到一小碗,根本无法填饱肚子。

  有一天,一位求布施的僧人来了,饿着肚子的老夫妇就把自己那份野菜粥布施给僧人。儿子、儿媳以及孙子、孙媳见状,也争着要把自己的菜粥布施僧人,宁肯自己饿肚子。你们一家的善心有了回报,所以死后都转生为天人。来世又生在富裕人家,过着十分安乐的生活。」

  众人听完自家的前世因缘,更加感念佛陀的教导,于是全家人都皈依佛门,接受五戒。

96

贫生童子供佛斋后财富源源不绝

在佛陀时代的印度王舍城地方,有一位商人的儿子,因为父亲出海经商,遇难死于海上,他们家里,仅靠他的母亲做苦工并向邻里亲戚们借钱维持生活。因为他家太穷了,所以大家都叫他贫生童子。

贫生童子渐渐长大了,并且也学会了好多谋生的本领。有一天他偶尔跟着他的同学们到佛陀的竹林精舍去玩,竹林精舍的门前廊下,画着很多各式不同的画,同学们看了,除了觉得好玩,并没有什么反应。但在贫生童子看了之后,不唯感觉兴趣,而且还向站在一旁的出家人问长问短。

那个出家人,非常和气,非常详细地,将那些画的意思,向他讲了一遍。这在贫生童子听来,每一幅画,都是一个生动的故事。

那些画里面,画着天、人、地狱、鬼、畜生的种种形态。有的使人害怕,有的使人恐怖,有的使人喜欢,有的使人向往。同时,贫生童子在那个出家人的讲述之中,知道了无论是谁,如果不能修道了生死的话,生生世世,永远都在天上、人间、地狱、鬼、畜生之中,来来去去地投生和死亡。当然,贫生童子已经看到了画中的地狱、鬼、畜生,都是受苦的,都是可怕的,只有天上的天人是快乐的,是逍遥自在的。

“我想生天,怎么样才能使我生天呢?”贫生童子问那个出家人。

“哦!很好,太好了,你想生天吗?”那个出家人向他浅浅地一笑,并且恳切地告诉贫生童子说:“如果你能出家受戒和持戒的话,一定可以生天的;如果努力修行,还能够了生脱死呢!”

贫生童子想了一阵,他觉得家中还有年老的母亲,出家实在不忍心,于是接着再问:“我不能出家,除了出家,还有什么方法可以使我生天呢?”

“那么,你就受五戒,做一个在家佛弟子吧!”

“什么是五戒呢?”

“第一不杀生,第二不偷盗,第三不邪淫,第四不妄语,第五不饮酒。”

“噢!那太多了,恐怕我还是无法做到。除了这些,还有另外的方法能使我生天吗?”

那个出家人看看贫生童子,心里想:世间上的众生,根机的差别太多了,这个孩子,也许现在的机缘尚未到达最高的阶段,还是用最简单的方法来接引他吧!于是便对贫生童子说:“如果你能供养佛陀及此间的出家僧众,这一供养的功德,也可使你生天的。”

“供佛斋僧?那要多少钱呢?”贫生童子虽然很穷,但他以为这倒不妨可以试试的。

“我们竹林精舍的出家人很多,通常为我们办一餐供养,要花费五百个金钱哩!”

“好的,我就这样做吧!”五百个金钱,对贫生童子来说,几乎是一桩梦想不到的事,他家里穷得连一日三餐都不易维持,那里去找五百金钱呢?可是他的信心很坚强,他一口答应了。

贫生童子回家之后,想到了一个办法,并且也告诉了他的母亲,他说他从明天开始,去帮有钱人家做苦工,一直做到足够五百金钱的工资时,他就拿去供佛斋僧。他的母亲非常慈祥,但却也不以为然地说:

“供养佛陀及出家的僧众,实在是一桩好事,然而像你这样小小的年纪,谁会要你做苦工呢?”

贫生童子虽然自知年纪小,但他相信为了供佛斋僧,一定会使他达成目的的。于是,一天、二天、三天....好几天过去了,他天天到街上去找工作做,天天总是失望地走回家。最后看到一个大富人家为了起造房屋,要雇大批的工人,他便自动地走了过去。

“去去去!小孩子,你能做什么!”那个富翁也是不要他。

“难道说你们是先付工钱后做工的吗?”贫生童子也生气了。

“那倒不是的。”富翁回答。

“既然不是,能不能先让我做一天试试,如果满意的话,就给我工钱,否则你就不要给我工钱,明天我也不来了。”

“你不要钱,我也不放心让你做,你会糟蹋了我的材料。不过,看你小小年纪,可怜巴巴地,就让你做一天试试罢!”

富翁终于对贫生童子开恩了,但是一天的工做完之后,竟然大大地出乎富翁的意料之外,不但贫生童子善于做工,并且比其他的工人做得又快又好;尤其他能讲故事,边做边讲故事,其他的工人为了要听他讲故事,就不得不跟他一同工作,一同进行。因此工作一天下来,同样多的工人,要比以往的工作成绩,多出一倍以上。

因此,那个富翁笑咧着嘴,对贫生童子和蔼地说:“好孩子,你真会做,明天一定还要来呦!一直到工作全部做完,你才能够不来,否则的话,我就不付你的工钱。

“好的,工钱留到最后一齐算好了。”其实这也正是贫生童子求之不得的事啊!

做了许多时日之后,这一富翁家的工作做完了,结算工资,共计四百五十个金钱,距离五百个金钱,尚差五十个,对着这笔工资,他非常伤心,伤心得哭泣起来,因为他想:“除此之外,又从何处再赚五十个金钱的工资呢?”但他这一哭泣,引起了富翁的怀疑:“小孩子,我没有因为你年纪小而欺侮你呀!你的工资是一分一厘照算的呀!难道你以为四百五十个金钱还不够吗?”

“不是的,我相信你是最最善良的大富长者,你不会欺侮我。但我为了供养佛陀及竹林精舍的出家僧众,做了这么久,还差五十个金钱,这叫我怎么办呢?”贫生童子说出了他的心愿之后,竟然大大地感动了那个大富翁,他想:“我这样富有,也不曾想到供佛斋僧,这个穷苦的孩子竟会以做苦工的代价,用来供佛斋僧。”因此他就慨然地说:“孩子!你不用哭泣了,我给你补足五百个金钱就是了。”

这是一个好办法,好消息,但这对于贫生童子,仍然不能释然于怀,他不知道加上了别人的五十个金钱,是否还能生天?他去问佛,佛说:“孩子,你会生天的,当你最初发心要供佛斋僧的时候,就已决定你将生天了。”

贫生童子,把这事情告诉了他的母亲,他的母亲很高兴,但也很难过,因为他太穷了,如要供佛斋僧,竹林精舍那么多的出家人,全部来应供,叫他们坐在那里呢?没有像样的客厅,也没有足够的桌子椅子,还有煮饭的灶,煮菜的锅,盛饭的桶,装菜的盘,总之,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办法把这桩供佛斋僧的大事情做好。

贫生童子急中生智,他做苦工的东家,不是刚刚造了新的房屋吗?这桩大事,如能借在富翁富里做,那就太好了。

当然,能有佛陀光临,为自家的新房子光照一次,实是难能可贵的事,那个富翁也就欣然接受了贫生童子的要求。

先一天,贫生童子便去竹林精舍,顶礼佛足,请求佛陀慈悲哀愍,第二天上午,到那富翁的家里,接受他自己的供养,佛陀默默地答应了。

第二天一早,贫生童子,在那富翁家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进进出出地忙碌着,富翁的全家乃至每一个奴婢,也都忙碌着,汲水的汲水,劈柴的劈柴,洗菜的洗菜,煮饭的煮饭,配菜的配菜,烹调的烹调,有的扫地,有的洒水,有的摆席位,有的盖席布,有的布置室内,有的整饰道路,大家都在准备着迎接佛陀以及佛陀的诸大弟子的光临。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贫生童子又去竹林精舍,再度请佛及僧,赴斋应供。

终于,佛陀带着一大队威仪整齐的出家僧众,一个个披着袈裟,捧着钵,端庄,安详,肃穆,严整,缓缓地,飘飘然地,走进了屋子,坐定了座位,供养也就跟着开始了。但是,神迹也出现了──贫生童子,亲自端着上妙的饮食,一次又一次地给僧众们来回地加添,桶里的饮食,却始终不见少去,一直等到所有的僧众,全部吃饱了,他所预备的饮食,还是跟先前一样多。

饭后,佛陀为贫生童子说法开示之后,便与诸大弟子们又回到竹林精舍去了。但是,留下来的剩饭剩菜,又为贫生童子带来了烦恼,他不知应该如何处理,甚至怀疑自己的业障太重,致使佛及僧众未能将他的供养全部接受,故也怀疑到,这样一来,是否尚能达到生天的愿望。

其实,佛陀显示这个神迹,是有原因的。

当天,正有一大队五百个贩宝的商客,从远处来到王舍城,那天适逢城中的节日,所有的饮食店,全部停业休假,五百个商客,找遍了王舍城,也无法求得饮食,最后听说贫生童子供佛斋僧之后,尚有大批的剩余饮食,他们便来要求贫生童子,供给他们,并愿给钱,照价收买。贫生童子为了供佛斋僧而办饮食,自是不肯收钱。但当五百个商人吃饱之后,商人的首领为了感念贫生童子施养之恩,便问贫生童子是谁家的孩子。殊不知,询问之下,贫生童子的父亲,竟是这个商人首领的老朋友,贫生童子也正是这个商人首领所要寻访的对象,因为贫生童子的父亲,有一大笔遗产,托请这个商人首领交给贫生童子哩!

不但付给了遗产,并且还由商人首领带头,五百个商人,各各拿出一件珍宝,赠送贫生童子,表示敬意。顷刻之间,贫生童子的面前,便已经堆满了一大堆的宝物。然而,这使贫生童子更加惶恐了,他说:“我是为求生天而办饮食的,我又不是为了赚钱而办饮食,我怎么能够接受这些宝物呢?”

商人首领无法可想,只好叫他去请示了佛陀之后再说。

佛陀的回答,也教贫生童子安心收下这些宝物,并且还说:“这是你供佛斋僧的现在果报,以后生天的果报,尚待你死了以后去享受哩!”

因此,贫生童子,在半日之间,便成了王舍城中的第一大富翁。正好当时城里的第一长者去世了,贫生童子便被全城的人民,选举为王舍城的第一长者。

贫生童子的名气渐渐大起来了,他的财富和有关他的事迹,也被当时的国王知道了,国王非常钦佩他,所以要他去做大臣。先前雇他做苦工的那个富翁,也把女儿嫁给贫生童子做夫人了。

从此,贫生童子的福报,一天天地大起来,财富源源不绝而来;在他家里,一切的珍珠宝物,亦会自然而生,他有多少财富,连他自己也数不清了。因他善于生福生财,所以大家不再叫他贫生童子,而改称为善生长者了。

这就是佛经中有名的善生长者的少年的生活,后来皈依了三宝,受了五戒,并且证得了圣果,成为佛陀时代有名而且标准的护法居士。

96

他贪污寺院功德款,死后受尽痛苦

当佛陀在舍卫城的时候。目犍连尊者经常去地狱、饿鬼、畜生、人间、天界等五道中观察众生所受的苦难,例如:地狱中寒、热、烧、杀的苦痛;饿鬼的饥渴、燃烧的悲苦;畜生中的互相啖食、役使的痛苦;世间人们的求不得及生、老、病、死等的苦恼,以及天人堕落临死前的凄苦。他返回人间后,把各种苦的情形,一一告诉人们,使他们对轮回生起厌离心,对因果道理生起信心。就这样,他经常以此方便教化众生。

有一次,目犍连尊者到饿鬼界的大海边,看见一个像房子那么大的肉团饿鬼,身体内没有骨头,也没有眼睛、鼻子等五官,身上长满许多铁嘴小虫,不停地咬它,它又痒又痛,难过极了。不得已它飞到空中,身体又开始燃火,极为痛苦;若回到大海里,小虫们又持续不断地啃咬它。就这样飞上去又落下来,一直没有间断地受苦。

目犍连尊者用自己的声闻禅定智能观察它的受报因缘,原来它曾经是迦叶佛教法下僧团中的一位大执事,把僧众财物、生活费与修建佛塔的钱财等拿来自己享用,并送给自己的亲戚朋友,若有余还一把火全部烧光,由于这样的因果,使它下堕成为一只肉团饿鬼。

目犍连尊者虽然了知前后因缘,但他想:“如果把这件事禀告世尊,世尊对许多眷属宣说这只饿鬼的因缘,那么将能利益更多的人。”剎那间,目犍连尊者在海边隐没,回到舍卫城。

这时,世尊正在为许多眷属转法轮,目犍连尊者觉得这个机缘很适合,于是来到佛前请问:“世尊!弟子经常去地狱、饿鬼、畜生、人间、天界各道中,一一观察众生的苦,再回到人间,把所见所闻讲述给大家听,让人们对轮回生起厌离心,也对因果生起诚敬信仰的心。

这一次,我到饿鬼道的大海边,看见一只庞大如房子般的肉团饿鬼,没有骨头,也没有五官,还有许多铁嘴小虫蛀咬它,极难忍受时,它跃入空中,在空中身体又会燃火,痛苦不堪,只得回到大海;但回到大海以后,又会继续受到虫子的咬食,如此辗转受苦。请问世尊,这是造了什么恶业,而受到的报应呢?希望世尊宣说,我们想要听闻。”

世尊告诉他:“在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迦叶佛出世的时候,有一位僧众的执事,掌管僧众的财物、修塔的功德款及僧众的生活费,他贪污享用了很多。后来,他生病没办法管理,就私下把财物送给自己的亲戚朋友。别人看他这么做,好言相劝,但他不但不改过,反而生起大瞋恨心,并说:‘你们竟然这么对我说话!那好,这些财产我得不到,你们谁也得不到!’结果,他把僧众财物全烧光了。

由于这恶业使他转生成为饿鬼。因为他贪污享用僧众的财务、修佛塔的功德款及僧众的生活费,使他变成像房子般大的肉团饿鬼;因为他用火烧光僧众财物,使他现在的身体会自动燃火,承受难以忍受的痛苦。”

那些眷属听完世尊的演说,当下对轮回生起极大的厌离心,也对因果报应生起虔诚的信仰心。

世尊见他们已可以接受法的教导,就传授他们相应的法。他们闻法后,其中有些人得到加行道的暖、顶、忍、世第一位;有些人证得预流果、一来果、不还果、阿罗汉果位;有些人得到金轮王位;有些人得了梵天、帝释天的果位;有些人获证独觉果位;有些人则是种下无上的菩提种子;有些原本不信佛法的人,也因此生起信心皈依佛门。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