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故事 洞水逆流的禅机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2月13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2月13日 · 155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龙牙山居遁禅师参禅很久,但自觉收效不大。为了求得大彻大悟,明心见性,他决定去终南山翠微禅师处参禅。

在终南山,他诚恳求教,但一月多来,始终未蒙翠微禅师召见开示。

居遁忍无可忍,一天,他竟自走进法堂向翠微禅师问道:“学僧来到禅师的座下参学已经好几个月,为何禅师不开示一法?”

翠微禅师听了以后,反问道:“嫌什么?”这一反问,使得居遁不得要领,只好告别,又往德山向宣鉴禅师学法。居遁在德山的遭遇并不比在终南山好,一连住了几个月,亦不得要领。

有一天他鼓起勇气又向宣鉴禅师说:“学人早就耳闻德山的禅师,但是我来这里已好多时日,却得不到禅师的一句佛法。”

德山禅师听了以后,也回答道:“嫌什么?”居遁很吃惊,这二位禅师的所答竟不谋而合,可他依然不得要领,不得已,就转往洞山良价禅师处参学。

一日,居遁找到机会,向洞山良价禅师问道:“佛法紧要处,乞师一言。”

洞山良价禅师告诉他道:“等洞水逆流的时候再向你说。”意思是说:我们的无明烦恼像水流着,我们要想觉悟,要逆生死之流,不能随世俗之见,顺水而流。

龙牙居遁禅师听了这一句话,终于大彻大悟了。

共收到 4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2月13日 10:19
96

我有一偈子对你生命有所帮助,你有空听吗?

  昔日,佛陀在舍卫国时,有一位年近八十岁的婆罗门,他虽家财万贯,却顽固昧,悭贪成性,不肯布施,难以教化,既不知道德规范,也不解无常之理,每天忙于谋求家计,更热衷于建造舒适的房屋。他的房子一间又一间地盖了起来,除了前厅、后堂、凉台、温室,还有厅堂两侧的厢房等十馀间。现在,还在加紧赶工盖着后方的厅堂。

  一日,佛陀观察到这位老婆罗门寿命将尽,而他对此事却毫无所知,仍旧疲于奔命的建造房舍,而让自己精疲力竭,实在非常可怜。佛陀慈悲,想要度化这位老婆罗门,便带着阿难尊者来到婆罗门家,慰问老婆罗门说:“你每日亲自监工建造房舍,真是辛苦!你家的厅堂已经这么多了,为什么还要盖房子呢?”婆罗门回答:“这些房间各有用处,前厅是用来接待客人的,后堂是我们自己住的,东西两侧的厢房可以安置我的孩子、财物和仆人。夏天太热时,可以到凉台乘凉;冬天太冷时,就进到温室保暖。”

  佛陀又说:“我有一个偈子,对你生命有所帮助,想要送给你,你是否有空和我坐下来谈谈?”婆罗门回答:“世尊,很抱歉!我现在急着盖新房子,实在没有时间听法,等以后有因缘再去向您请法!至于,您说要送我的偈子,就请您直说。”

  于是佛陀便说了以下的偈语:“有子有财,愚惟汲汲;我且非我,何忧子财?暑当止此,寒当止此,愚多预虑,莫知来变;愚蒙愚极,自谓我智;愚而胜智,是谓极愚。”

  婆罗门无心听偈子,便说:“世尊,您所讲的这个道理实在很好!可惜我现在真的很忙,等以后再谈吧!”世尊见无缘度化便离去。婆罗门又继续去监工盖房子,正当他指导如何上屋时,竟被掉落下来的木打中头部,当场死亡。婆罗门全家哀痛啼哭,惊动了附近邻居。

  这件事,在佛陀尚未走远就发生了,路上数十位梵志见到佛陀,上前问佛:“请问您从哪来?”佛陀回答:“我刚从那位往生的老婆罗门家离开,我曾数次为他说法,可惜他心中只想盖房子,不信佛说的话,不知无常的道理。结果,今天仍无法逃避无常生死的到来。”佛陀藉此因缘对梵志们宣说偈子中的真理,梵志们闻法欢喜,即得道迹。

96

解缚捆住自己的绳子

有一次四祖道信12岁时,听说天柱山三祖寺这里有个老和尚很有修为,走路从湖北到三祖寺这里,来请法。刚好三祖在三祖寺院子里的大石头上坐禅,四祖请教他:“祖师,我心里有束缚,不能自由,请您帮我解缚。”

三祖说:“我帮你,你把捆你的绳子拿来。”四祖愣住了,自言自语的说:“我找不到捆我的绳子啊?”

三祖说:“我已经帮你把绳子解开了。从今以后你就自由了。”

四祖大悟,绳子是自己捆住自己的,不是谁把你捆住了,不是别人捆住的,也不是周围的环境捆住的。

按照今天的话来说,我们的喜怒哀乐都是自己造成的,不是来自于朋友、家庭。人的贫富贵贱、聪明、愚钝也都是自己造成的,是自己的心造成的。于是四祖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同样我们心里有,有十法界,也是我们自己造成的,如果心里突破这个界限,六道轮回没有了,生老病死没有了,十法界也没有了。

三祖和四祖对话,使四祖明白六道轮回了原来烦恼的绳子是自己捆自己的,解铃还须系铃人,他明白开悟了。三祖看四祖悟性那么高,就把他留在三祖寺培养了九年,然后三祖把衣钵传给了四祖,这就是解缚的故事。

96

一位不说话的菩萨

舍卫城中有位名叫师子的将军,有一天他得知妻子怀孕了,心里非常高兴,静静等待自己儿子的降临。  

  孩子出生那天,从空中传来一阵洪亮的声音: 

  “师子将军,您的孩子不是普通人,应该守口如瓶,谨慎少说话,请您不要用世俗的眼光来衡量您的孩子。”  

  将军听了,知道自己的儿子不是一般人,于是更加用心地呵护他,并把他取名叫“无言”。 

  渐渐的无言长到八岁了,虽然不会说话,但是他容貌堂堂,心地慈善,城中没有人不喜欢他的,师子将军夫妇满心欢喜。  

  有一次,将军父妇和无言在舍卫城听佛陀讲法,无言听得津津有味,但就是不发一语。  

  舍利弗向佛陀问道:“世尊,师子将军的儿子慧根充足,可是就是不会说话,这是为什么呢?”  

  佛陀说:“不要轻视这孩子!这孩子出生之前已经在无量佛前许了大愿,累积种种善根,早已达到不退转菩提道。现在他善根受我教诲,已经获得四禅了。看他这般年纪,其实已经能调伏无量众生。”  

  佛陀的这番话解开了师子将军夫妇和众人心中的疑惑。 

  这时,无言显示神通之力,从自己右手掌中变出一朵灿烂美丽的莲花,不停在手心上像车轮一般的旋转。众人看了都感到十分惊讶,高兴地说:  

  “原来师子将军家的小孩是大菩萨呀!” 

  这时无言低头合掌念道:“南无阿弥陀佛。”  

  与会所有菩萨听到了,也一起念着:“南无阿弥陀佛。”  

  一时间,与恒河沙粒同数量的十万世界震动六次。  

  菩萨们用妙香花和种种伎乐供养佛陀,之后无言和所有菩萨跳跃至虚空世界中,一起唱念偈颂并且赞颂佛陀的无边功德。

96

鸯掘摩罗——从杀人魔到佛陀弟子

(一)

在佛陀时代,印度境内的憍萨罗国,发生了一桩恐怖万状的事件,这一事件,震动了全国的人民,也几乎吓垮了英勇的波斯匿王,因在王都舍卫大城的城外,出现了一个杀人魔王鸯掘摩罗。所幸由于佛陀的及时感化,才使这场悲剧,很快地结束了。

(二)

鸯掘摩罗,生于舍卫大城的北边,那是一个名叫萨那的村落,他原名不叫鸯掘摩罗,父母给他取的名字叫做伽瞿,意思是一切世间现。因为当他出生的时候,憍萨罗国的境内,曾有奇特的变相发生:所有刹帝利的武士阶级,全部不由自主地拔出刀剑,并做出准备迎敌战斗的姿势,随即锋刃的利剑缺了口,断了鞘,握在手中的把柄,也跟著堕落在地。这是非常奇特的现象,使得全国的武士们,都感到莫名其妙地惊惶起来。后来经过调查,原来是舍卫城北的一个村落中,生了一个婴儿,因此,便以伽瞿来作为这个婴儿的命名。

渐渐地,伽瞿长大了,这是一个英俊健壮而孔武有力的青年,徒手能捉飞鸟,行走快过奔马;但他又是一个温文儒雅而秀外慧中的好青年,从小死了父亲,侍奉母亲则极其孝顺。只可惜,因他投师学艺,投错了师门,才使他得到鸯掘摩罗这么一个臭名!

当时,舍卫城内有一个很负盛名的外道学者,正在收徒讲学,伽瞿也就成了他的学生。可是那个外道学者,有著一个年轻美貌而又妖媚淫乱的妻子,最糟糕地,她在她丈夫的学生之中,竟然偷偷地爱上了伽瞿;当然,像伽瞿这样健美的青年,任何女人见了都会心跳的。无奈,伽瞿是她丈夫的学生,她是伽瞿的师母;她虽然是个妖媚淫乱的少妇,伽瞿却是正直守礼的青年。于是,恐怖的悲剧就跟著发生了。

(三)

伽瞿的师母,好不容易等到了一个机会。有一天,确切知道那个外道学者已带著许多学生出去了,伽瞿却被留在他老师的家里。他的师母见到四下无人,便悄悄地走近了伽瞿的跟前,以风情万种的姿态,接近伽瞿,用手摩触伽瞿,并以毫不隐瞒的话语,表达她所希求的愿望。这对于伽瞿是非常意外的,也是极其为难的,他感到惊讶,也感到痛苦,他从未想到,他会有这样一位毫不顾伦理道德而又大胆无耻的师母,于是,他便义正辞严地拒绝了他的师母。他说:

“老师等于父,老师之妻等于母,我怎么可以做这样逆伦的丑事呢?”

“你是当真不答应了?”他的师母,恼羞成怒了:“不识抬举的蠢东西,但你应当考虑,你如不喜欢我这样的女人,我将使天下的女人都得不到你。”

“请师母恕罪,学生怎么也不敢答应的。”

“好吧,我恨你!我要毁灭你!要使你这个不解风情的蠢东西,永远失去爱慕任何女人的机会。”

接著,她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用她自己的手,狠命地撕碎了身上的衣衫,又用自己的手爪,忍痛地划破了皮肉,弄成披头散发,在撕成了片片的衣衫下,半裸著鲜血淋漓的胴体;再以绳索悬颈,佯装自杀!

不一会,那个外道学者回来了,入了家门,跨进卧室,一幅惊人动魄的丑态画,使他连奔带跳地走近他的妻子,解开绳索,并且探问原由。

显然地,学生强暴师母,以致师母羞愤自杀,那真是斯可忍孰不可忍的事了。他要结结实实地教训伽瞿一番,然而,他很明白伽瞿的武功,即使集合全体五百个学生向伽瞿围攻,也不是伽瞿的对手。

终于,他想到了一个借刀杀人的诡计,他要利用国王的武力来解决伽瞿的生命。

他把伽瞿叫到面前,装著非常严肃而又恳切的样子,对伽瞿说:“你是我最喜欢的学生,我现在要教你一个得道生天的秘密法门。”

“谢谢老师的恩典,弟子愿意承教。”伽瞿是个听话的好学生。

“那么你听著:你在中午之前,持剑站在进出城门的大路口上,见人就杀,杀一个人,便割取一只手指,用线贯穿,戴在头上,成为指环;杀满一千个人,穿够一千只手指,你就得道了,被杀的人也可生天了。”

“禀告老师。”伽瞿听了老师的教言,觉得疑问重重,杀了一千个人反能得道生天,他是从未听过的事,也是大惑不解的,所以说:“不论那一种宗教,那一个学派,在我们印度,都是崇尚净修梵行的,孝顺父母的,修行众善的,柔和仁惠的,慈悲平等的。如今反而教弟子杀一千个人作为得道的法门,不是有违古圣先贤的教训了吗?”

“唉!太使我失望了,你竟是个不从师教的坏学生,你竟是个怀疑得道法门的坏青年!”

于是,伽瞿便在矛盾与痛苦的心境之下,接受了他老师的教示。仗著宝剑,到了四通八达的大马路口。

由于业力的驱使与成熟,竟有许多的凶神恶鬼,来给伽瞿助威,使得伽瞿的心志迷乱了,面目狰狞了,杀意增强了,气力壮大了,逢人便杀,杀人之后便将人血涂身,人血涂身之后,再来加倍地杀人。从远处看去,伽瞿已像一个夜叉罗刹,已像一只疯狂的野兽。

因此,鸯掘摩罗的凶名,便在舍卫城中传布开来,也在整个的憍萨罗国散布开了,因他头上戴著用人手穿成的花环,所以被称为指环,以梵语来说,就叫做鸯掘摩罗。

因此,大家都不敢经过那条大马路口了。全城的商店,也都关上了门,全城的男女老幼,也都深深地躲藏起来。国王通令全国的勇士戒备,徵集最勇的武士讨伐,竟然没有一人瞻敢应徵赴命的。

因此,鸯掘摩罗已为憍萨罗国的舍卫大城,造成了风声鹤唳与草木皆兵的末日景象。

(四)

看看天上的日影,已经快近中午,广阔通畅的大马路上,业已人迹杳然,甚至连鸟兽也看不见一只。鸯掘摩罗的杀人成绩,已经非常可怕,但于一千人数,尚须一人来补足。这时,他的母亲虽风闻他的儿子已经成了杀人的魔王,人们也在一致地骂她是凶神的母亲或老母夜叉。但她想到她的儿子应该是肚子饥饿的时候了,儿子再不好,终究是自己的骨肉,所以取了食物,为她的儿子去送午餐。

鸯掘摩罗发现来了一个人,那虽是他生身的母亲,却也很可用来凑足一千人数,使得自己得道,也使得他的母亲因此生天。于是,他便毫不犹豫地提了剑,迎了上去!

正在千钧一发之际,释迦世尊突然出现在鸯掘摩罗的面前。原来,佛是无事不知无所不觉的一切智人,佛陀知道,那些由业力使然的九百九十九人,已被鸯掘摩罗全数杀尽,鸯掘摩罗不该再杀另外的人了。同时,这也是鸯掘摩罗接受感化的时机成熟了。

鸯掘摩罗见有一个出家人走向他的跟前,心里真是欢喜,他想他的母亲竟然有一个替死的沙门了。但他从未想到,佛陀也在逃避他的击杀。使他最不甘心的是佛陀那种缓慢而行的走路方法,竟使他那快过奔马的脚程,老是不长不短地被抛在后头。再看看,佛陀虽然站在原地不动,他也无法追赶得上,以致累得他汗流如涌,气喘如牛,还是追一个不即不离。于是,鸯掘摩罗发怒了,他说:“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出家人,知道我是谁吗?还不乖乖地停止下来接受我一剑!”

“醒醒吧!可怜的青年。”佛陀说话了:“正因为你自己没有停止残杀的疑心,所以永远追不上我;其实我从很久以来,早就停止了呀!”

鸯掘摩罗究竟是个善根深厚的青年,倾听了佛陀这两句含藏机锋的话,又仔细地瞻仰了佛陀的威德身相之后,竟然真的醒了,真的将那残杀的疑心停止下来了,歇了脚,扔了剑,惭愧地、惶恐地、懊丧地、忏悔地、虔敬地,像迷失路途的儿童见了母亲似地,向佛陀伏地接足,热泪洒地,请求恕罪、请求拔济、请求剃度出家。

就在转眼之间,佛陀已将鸯掘摩罗带进了只园精舍,佛陀说一声:“欢迎你来出家为比丘。」”他便须发自落,袈裟著身,成了一个佛门的出家人了。

(五)

这时的波斯匿王,好不容易徵集了他的军队,亲驾出征,讨伐鸯掘摩罗,但他毫无战胜的把握,所以先请求佛陀的开示。

“大王面露愁容,汗流不止,可有什么困难的事吗?”这是佛陀明知而故问。

“大德世尊谅已知道了,我要去征讨鸯掘摩罗啊!”波斯匿王显得非常惊恐。

“如果他已改邪归正,在我座下出家了,大王将会如何呢?”

“我是三宝的弟子,我当向他礼足,给他恭敬供养。”波斯匿王又接著说:“但他绝对不会来出家的呀!”

佛陀却把已是比丘的鸯掘摩罗,指引给了波斯匿王,这是铁一般的事实了。

于是,国王感动了,全国的人民,也都感动了,因此而来敬佛听法悟道的人,不计其数。鸯掘摩罗也在当下悟道,证了阿罗汉果。

所以,一场震惊了全国的恐怖剧,在佛陀慈光的普照之下,竟促成了一次大弘法化的佛事。

(此篇系根据《佛说鸯掘摩经》、《佛说鸯崛髻经》、《央掘魔罗经》改编而成。)

附记: 

这个故事在大小乘经中,各说稍有差异。《杂阿含经》38.1077载有“央瞿利摩罗”,说他是贼,是在央瞿多罗国的陀婆阇梨迦林中。别译《杂阿含经》 1.16也说“鸯掘摩罗”是林中的贼。《增一阿含经》31<力品>38-6则说:“国界有贼,名鸯掘摩,极为凶暴,杀害生类,不可称计,无慈悲于一切众生,国界人民无不厌患。取人杀,以指为环,故名为指环。”总之,这是一个凶暴的盗贼之流,后来受佛教化,改邪归正,剃度出家,证得了圣果。这是“放下屠刀”之后,即能转凡为圣的一个实例。在大乘经中说,这是大士菩萨为了度众而作的化现,其实他没有真的杀死当时的人。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