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禅修 到底怎样才算是正见

nxd123456 · 发布于 2021年09月19日 · 54 次阅读
96

有一次,尊者迦旃延问佛陀说:‘世尊!您所说的正见,到底怎样才是正见呢?’

‘迦旃延!世间的人,大多往两个极端走:不是执着实有,就是执着实无。如果能够不起执着,心不被境界所牵绊、奴役,不作我想,当苦生起时,清楚地看到苦的生起;当苦消失时,也清楚地看见苦的消失,不疑不惑,清清楚楚,不必依赖他人的指点,这就叫正见。为什么呢?

对世间事物的生起,能如实正知见时,不会说世间是实无的;反之,对事物的消逝,能如实正知见时,不会说世间是实有的,这就称为离实有、实无两个极端而说的中道;也就是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缘无明行,……乃至纯大苦聚集;无明灭故行灭,……乃至纯大苦聚灭。’

尊者迦旃延听了以后,依此而断除所有烦恼,心得解脱,成为阿罗汉。

佛入灭后不久,在迦尸国波罗奈的鹿野苑中,住着许多长老比丘,阐陀长老也住在那儿。

有一天傍晚,阐陀长老从禅坐中起来,在苑内到处找其它长老比丘,问他们说:‘长老比丘!请教导我吧!请为我说法,让我能知法、见法,依法修学。’

长老比丘都教导他说:‘色无常,受、想、行、识无常,一切行无常,一切法无我,涅槃寂灭。’

阐陀长老听了以后心想:‘所有他们说的,我早已思惟过了。但是,一想到一切行无常,一切法无我,一切法归于寂灭止息,一切爱尽、离欲、灭尽、涅槃,心里就不由得混乱、害怕起来,不禁想,果真如此,那我在哪里?生命流转的所依又是什么?这跟我的观察,我的经验不一样啊!我不喜欢听这样的说法,到底还有谁能给我正确的教导呢?’

想来想去,想到了尊者阿难。他认为尊者阿难跟在佛陀身边当侍者很久,佛陀也常赞叹他,一定有能力为他说法,让他知法、见法。于是,隔天阐陀长老一早就从鹿野苑出发,沿路托钵,长途跋涉,走到跋蹉国拘睒弥城的瞿师罗园,去见尊者阿难。

阐陀长老将他在波罗奈求法,但却不满意的困境,坦白地告诉了尊者阿难。尊者阿难安慰他说:‘善哉!长老阐陀!我很高兴你能在学友面前,毫不隐瞒地表明自己的想法,一点也不虚伪。阐陀!我来为你说,请仔细听,你是有能力领悟深妙正法的。’

听到尊者阿难说他有能力领悟深妙正法,阐陀长老十分高兴,心中一阵踊动。

尊者阿难告诉他说:‘阐陀学友!我曾经亲自听佛陀教导迦旃延比丘说:“迦旃延!世间一般人,常常颠倒而往两个极端走:不是执着实有,就是执着实无,因此,一旦执取境界,心中就起了执着。

迦旃延!如果能够不领受、不取着、不恋住、不起我想,当苦生起或消失时,就能看得清楚,而让它只是生起或消失,不会再延伸出困扰来。

迦旃延!如果能够深彻的体悟这样的道理,不疑不惑,不需要别人指点,这就是如来所说的正见了。为什么呢?

迦旃延!如实正观世间事物的生起,则不会认为世间是实无的;反之,如实正观世间事物的消逝,也不会认为世间是实有的。

迦旃延!如来超离实有、实无两个极端,而说中道;即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依无明而有行,……乃至生老病死、忧悲恼苦集;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无明灭故行灭,……乃至生老病死、忧悲恼苦灭。”’

阐陀长老听了以后,远尘离垢,得法眼清净,见法、得法、知法、入法,不再有疑惑,不必再依靠他人,于正法中,心无所畏惧,就恭敬地合掌,对尊者阿难说:‘善知识的教导,正应当像这样。我现在从尊者阿难这儿,听闻了一切行皆空、皆寂、皆不可得,爱尽、离欲、灭尽、涅槃的正法,我因此而乐于安住在趣向解脱的修学,不再有其它退失的想法。现在,我只看到缘起正法,不再看到有我。’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