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愚庵和尚语录卷第六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1年09月15日 · 24 次阅读
96

  愚庵和尚语录卷第六

  小参

  门人 忻悟 等编

  解夏小参。僧问。德山小参。不答话。药山小参。不点灯。赵州小参。要答话。是法平等。因甚三段不同。师云。舌头不出口。进云。沩山问仰山。一夏作何功业。仰云。锄得一片畬。种得一箩粟。还当宗乘也无。师云。嚗嚗论寔事。进云。仰山却问沩山。和尚一夏。作何功业。沩云。日中一餐。夜后一寝。又且如何。师云。渠侬得自由。

  乃云。目前无法。法法枞然。心外无机。机机相副。岂不见。沩山问仰山。子一夏在山。作何功业。仰云。开得一片畬。种得一箩粟。沩云。恁么则不空过一夏。仰山却问沩山。和尚一夏在山。作何功业。沩云。日中一餐。夜后一寝。仰云。恁么亦不空过一夏。看他从上尊宿。又何曾有丝毫奇特道理。一切只是寻常。自然声和响顺。投子云。诸人变见千般。总是自担带将来。赵州道。吃粥了也未。吃粥了也。洗钵盂去。天高地厚。海阔山遥。月白风清。蛩吟蝉噪。行者击鼓。山僧小参。诸人簇簇上来。讨个什么。拈拄杖。划一划云。凉飙动寰宇。一叶已惊秋。

  除夜小参。僧问。刍狗吠时天地合。木鸡啼后祖灯辉。一年光景今宵尽。万里更无人未归。见前一众。尽是他乡之客。即今岁尽年穷。如何得便归家去。师云。阇梨家在什么处。进云。僧问药山。学人拟欲归乡时如何。山云。汝父母。遍身红烂。卧在荆棘林中。汝归何所。意旨如何。师云。愁人莫向愁人说。进云。僧云。恁么则不归去也。山云。切须归去。汝若归去。我示汝个休粮方。僧便请。山云。二时上堂。不得咬破一粒米。又且如何。师云。药山老汉。得恁么老婆心切。进云。且那里是他老婆心切处。师云。阇梨要问长老口哑那。僧便退。

  师云。刍狗吠时天地合。木鸡啼后祖灯辉。一年光景今宵尽。万里更无人未归。好大众。古人与么道。只要你直下识取自家城郭。免见倚他门户傍他墙。刚被时人唤作郎。久参先德。不隔丝毫。后学初机。宜加审细。岂不见。僧问药山。学人拟欲归乡时如何。山云。汝父母。遍身红烂。卧在荆棘林中。汝归何所。僧云。恁么则不归去也。山云。却须归去。汝若归乡。我示汝个休粮方。僧便请。山云。二时上堂。不得咬破一粒米。若唤作休粮方。正是还乡曲。谓是还乡曲。又道休粮方。老药山。赤心片片。悯物垂慈。其柰十个有五双蹉过。至竟不解知归。逗到弥勒下生。转见流离孤苦。长沙和尚道。我若举扬宗教。法堂上。草深一丈。事不获已。向诸人道。尽十方世界。是沙门一只眼。雪峰又道。尽大地。撮来。如粟米粒大。到者里。不敢望汝别县慧日。独振玄风。但向古人鹘臭布衫上。知些子气息。一年三百六十日。一日朝昏十二时。东廊上西廊下。穿僧堂入佛殿。总是到家时节。转山河国土。归自己。转自己。归山河国土。如壮士展臂。不假他力。天上人间。纵横自在。苟或未然。乌飞兔走。腊尽春回。明朝庆贺新阳。各各又添一岁。莫将有事为无事。争是争非空白头。

  复举。僧问洞山。寒暑到来。如何迴避。山云。何不向无寒暑处去。僧云。如何是无寒暑处。山云。寒时寒杀阇梨。热时热杀阇梨。师云。洞山老汉。与么答话。非唯儱侗真如。亦乃瞒顸佛性。忽有问隆教。寒暑到来。如何迴避。也只答他道。何不向无寒暑处去。更问如何是无寒暑处。和声便打。若是识痛痒汉。管取出离五行三界。

  净慈入院。小参。僧问。日可冷。月可热。众魔不能坏真说。如何是真说。师云。风动尘飞。鸦鸣鹊噪。进云。欲识永明旨。门前一湖水。拈却门前一湖水。如何是永明旨。师竖起拂子。进云。即此用。离此用。师放下拂子。

  又俗士问。弟子欲出离生死。如何用心。即得。师云。无心可用。即离生死。进云。即心是佛。又且如何。师云。心空即是佛。有心即非佛。士拟议。师便喝。

  乃云。马祖百丈已前。无住持事。道人相寻于空间寂寞之濵。其后虽有住持。王臣尊礼。为人天师。今则不然。挂名官府如有户籍之民。此晦堂。不赴大沩之招。而致斯语。观此则知。住持之道。那时已是不堪着眼了也。更教看着今时做处。也好惭惶煞人。明教谓。住持者。持其法。使之永住。而不灭。所以法随法行。法幢随处建立。永嘉道。建法幢。立宗旨。明明佛敕曹溪是。世降俗末。名存寔亡。大法凋瘵。无甚今日。山僧。道惭凉薄。行愧荒疏。誓欲深藏岩壑。隐遁过时。误蒙柱国丞相。不忘灵山付嘱。远劳使命。推挽来此住持。是犹使蚊负山。螳螂怒臂。以当车辙。却不似法灯和尚道。为缘先师有未了公案。出来。为他了却。所谓王臣尊礼。为人天师。建法幢立宗旨。则吾岂敢。虽然南屏胜地。衲子渊薮。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佛运垂秋。宗纲委地。冀诸胜众。戮力匡持。弘赞法社。蓦拈拄杖。你有拄杖子。我与你拄杖子。你无拄杖子。我夺却你拄杖子。卓拄杖云。三级浪高鱼化龙。痴人犹戽野塘水 复举。德山小参。示众云。今夜不答话。问话者。三十棒。时有僧出礼拜。山便打。僧云。某甲话也未问。为甚打某甲。山云。你是甚处人。僧云。新罗人。山云。未跨船舷。好与三十棒。

  后来法眼益云。大小德山。话作两橛。圆明密云。大小德山。龙头蛇尾。

  雪窦拈云。二尊宿。虽善裁长补短。舍重从轻。要见德山老汉。亦未可在。何故。殊不知。德山握阃外之威权。有当断不断。不招其乱底剑。诸人要识新罗僧么。只是撞着露柱底。瞎汉。

  师云。这个公案。诸方老宿。每至小参。未尝不拈出。注解一上。虽则各资一路。未免所见不同。互有得失。法眼云。话作两橛。易分雪里粉。难辨墨中煤。圆明云。龙头蛇尾。只见波涛涌。不见海龙宫。雪窦道。德山握阃外之威权。有当断不断。不招其乱底剑。正是扶强不扶弱。殊不知。大小德山。当断不断。自招其乱。诸人要识这僧。鹞子过新罗。

  解制小参。举东山和尚示众云。百炼黄金铸铁牛。十分高价与人酬。庭前不有花含笑。又是东山一夏休。亦成一偈。举似大众。鼻孔撩天水牯牛。铁鞭三百未轻酬。溪东牧了溪西牧。又是南屏一夏休。

  冬至小参。僧问。说法不应机。总是非时语。如何是应机底法。师云。汝问我答。进云。生死交谢。寒暑迭迁。如何是不迁义。师云。冬至寒食一百五。

  乃云。群阴欲去未去之际。一阳欲生未生之时。伐贲鼓以考鸿钟。会人天而提祖令。今夜。不说菩提涅槃。真如解脱。不说即心即佛。非心非佛。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洞山掇退果卓。祭鬼神茶饭。阿谁肯吃。慈明揭榜堂前。弄胡孙家具。笑杀傍观。叉手进前。进前叉手。奴见婢殷勤。天寒人寒。大家在这里。无孔铁椎。鲁公台上书云。汉女宫中测日。知时识节。却堪持论。自余立机立境。行棒行喝。全锋敌胜。同死同生。正按傍提。横来竖去。和泥合水。截铁斩钉。七十三。八十四。等是鬼家活计。于诸人分上。料掉没交涉。喝。一年三百六十日。四时八节。春了夏。夏了秋。秋了冬。不觉不知。过了三百六十日。明朝便是冬至。前来许多络索。既是总用不着。自己分上。合作么生。喝。点铁化为金玉易。劝人除却是非难。

  灵隐平山林和尚。对灵小参。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廓三际。以无去无来。洞十虚。而非中非外。诸佛知之而独用。众生日用而不知。故我灵隐堂上平山和尚。赤手提持。袒肩担荷。权寔照用俱备。擒纵杀活皆全。五处住山。风行草偃。王臣为之斗仰。魔外为之冰消。尘尘刹刹。普见威权。物物头头。全彰奇特。高超十地。迥出三乘。有时拈一茎草。作丈六金身。有时将丈六金身。作一茎草。于一毫端。现宝王刹。坐微尘里。转大法轮。出没卷舒。纵横自在。以此穿三世诸佛鼻孔。以此换历代祖师眼睛。以此坐天下善知识舌头。以此断丛林衲僧命脉。以此造无间业。镬汤炉炭。刀山剑树。碓捣磨磨。为一切人。抽钉[托-七+友]楔。解粘去缚。以此开甘露门。示甘露器。令诸众生。入甘露室。食甘露味。机机透脱。法法融通。末后全提。甚生光彩。声前非声。色后非色。蚊子上铁牛。无你插觜处。直得飞来峰。起舞三台。西子湖动摇六震。正与么时。是汝诸人。还知老和尚落处么。卓拄杖云。烦恼海中为雨露。无明山上作云雷 复举。世尊。涅槃会上。摩胸告众云。汝等当观吾紫磨金色之身。瞻仰取足。无令后悔。若谓吾灭度。非吾弟子。若谓吾不灭度。亦非吾弟子。

  师云。释迦老子。四十九年。三百余会。说法如云如雨。大机大用。千圣窥觑不及。万灵扪摸无由。因甚。逗到涅槃会上。一个浑身。不解作主。直至摩胸告众。普请观瞻。当时众中。忽有个皮下有血。出来道。咄。瞿昙瞿昙。没处去。没处去。非唯进且无门。退亦无路。管取求生不得生。求死不得死。净慈今夜不是压良为贱。捡点将来。争似我平山和尚。五会说法。高耸人天。撒手去来。斩钉截铁。拍禅床云。踏碎虚空赤脚行。十方世界阿剌剌。

  冬至。因事小参。千载南屏古道场。目前无法可论量。群阴销尽阳生也。四海同瞻化日长。如是则钟鼓山林依旧。太平气象维新。人人脚跟下。辉大宝光。个个顶门上。开正法眼。鹊噪鸦鸣。深谈寔相。牧讴渔唱。共演真乘。当头坐断。八面玲珑。正令全提。十方通畅。有时夺人不夺境。有时夺境不夺人。有时人境两俱夺。有时人境俱不夺。临济大师。满肚无明。通身担板。要且费力不少。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辨真寔。释迦老子。钉桩摇橹。抱桥柱澡浴。有什快活处。山前一片闲田地。叉手丁宁问祖翁。几度卖来还自买。为怜松竹引清风。老东山。虽则熟处难忘。却较些子。忽有个衲僧。出来道。长老长老。恁么也得。不恁么也得。喝。和泥合水汉。不见道。时人住处我不住。时人行处我不行。不是与人难共住。大都缁素要分明。复喝一喝 复举。僧问古德。万境来侵时如何。德云。莫管他。

  师云。万境来侵莫管他。情尘瞥起便周遮。大圆宝鉴明如日。汉现胡来等不差。

  除夜小参。一年三百六十日。今当极尽之夜。诸人还猛省么。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真净和尚云。唯二乘。禅定寂灭为乐。是为真乐。学般若菩萨。法喜禅悦为乐。是为真乐。三世诸佛。慈悲喜舍。四无量心。为乐。是为真乐。石霜普会云。休去。歇去。冷湫湫地去。是谓二乘寂灭之乐。云门云。一切智通无障碍。拈起扇子云。释迦老子来也。是谓法喜禅悦之乐。德山棒。临济喝。是谓三世诸佛。慈悲喜舍之乐。除此三种乐外。不为乐也。喝。老云庵。慈悲之故。有落草之谈。虽则扶他先作。未免簧鼓后昆。若是罗笼不住。呼唤不回。逸格变通底。灼然别有生涯。决不依他作解。不见神鼎禋禅师道。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有何不乐。便恁么去。可杀省力。教中谓之随顺觉性。成法破法。皆名涅槃。智慧愚痴。通为般若。菩萨外道。所成就法。同是菩提。无明真如。无异境界。诸戒定慧。及淫淫痴。俱是梵行。地狱天宫。皆为净土。有性无性。齐成佛道。喝。清平世界。切忌讹言。释迦老子。教坏人家男女。合与二十拄杖。放过则且置。若要依而行之。直须寔到这个田地。始得。山僧。从年头至年尾。未尝不以此一着子。为汝诸人。然终不敢错误诸人一毫许。盖为各各眼横鼻直。脚踏地。头顶天。其柰异生见解。我执不同。又争怪得。大凡小参。谓之家教。今夜不惜口业。更为诸人举话。普请大家证入。如何是佛。麻三斤。如何是佛。乾矢橛。喝一喝 复举。僧问香林。如何是衲衣下事。林云。腊月火烧山。

  应庵和尚云。香林恁么道。老鼠入牛角。有问归宗。只向道。明年更有新条在。恼乱春风卒未休。

  师云。潦倒香林。错下名言。未免遭人点捡。腊月火烧山。与他衲衣下事。有甚么干涉。直饶应庵道。明年更有新条在。恼乱春风卒未休。也未梦见他衲衣下。鹘臭气在。

  再住径山小参。僧问。大慧和尚。昔日再住此山。有云。去是住时因。住是去时果。去住与果因。无可无不可。且如何是去是住时因。师云。五九尽日定逢春。进云。如何是住是去时果。师云。饭颗山头逢杜甫。进云。去住与果因。无可无不可。还端的也无。师云。这里是甚么所在。说去说住。说因说果。

  又有僧问。如何是真如佛性。师云。径山门下。无这般闲家具。进云。盐官道。一切众生。有佛性。沩山又道。一切众生。无佛性。未审有之与无。孰是孰非。师云。是则总是。非则总非。进云。和尚大善知识。何得儱侗真如。瞒顸佛性。师云。老僧入院事烦。

  乃云。去是住时因。住是去时果。去住与果因。无可无不可。喝。这里是什么所在。说去说住。说因说果。说可说不可。虽然如是。这里却有个好处。且道。好在甚么处。良久云。再理旧词连韵唱。村歌社舞又重新。蓦拈拄杖。大慧祖师来也。大慧好处。山僧与么举似。彼此共知好则好。且道。还有为人处也无。愚庵固是无些子好处。忝为大慧的孙。也要与诸人。露个消息。去住休论果与因。拈拄杖云。一回拈起一回新。卓拄杖。若知扑落非他物。掷下拄杖。始信纵横不是尘。

  复举。干峰示众云。举一不得举二。放过一着。落在第二。师云。干峰与么道。入地狱如箭射。毕竟如何。二由一有。一亦莫守。日午打三更。面南看北斗。

  除夜小参。僧问。如何是先照后用。师云。拈起少林无孔笛。等闲吹出万年欢。进云。如何是先用后照。师云。雕弓已挂狼烟息。万里歌谣贺太平。进云。如何是照用同时。师云。泥牛吼处天关转。木马嘶时地轴摇。进云。如何是照用不同时。师云。犹握金鞭问归客。夜深谁共御街行。进云。今岁今宵尽。明年明日催。如何是不属阴阳消长一句。师云。待凌霄峰点头。即向汝道。

  乃云。今岁今宵尽。世事悠悠。何时而尽。明年明日催。只知事逐眼前过。不觉老从头上来。寒随一夜去。去去寔不去。春逐五更来。来来寔不来。既是寒随一夜去。且如何说个去去寔不去。春逐五更来。又如何说个来来寔不来。合水和泥。岂堪持论。斩钉截铁。未称全提。北禅分岁。烹露地白牛。遭人追纳皮角。平地造妖捏怪。径山今夜小参。与诸人聚集片时。虽则寻常事例。也是醉后添杯。东山演祖云。汝等诸人。见山僧竖起拂子。便作胜解。及乎山禽聚集。牛动尾巴。却作等闲。殊不知。檐声不断前旬雨。电影还连后夜雷。阿呵呵。会也么。甜瓜彻蒂甜。苦瓠连根苦。达磨大师非是祖 复举。僧问云门。如何是云门一曲。门云。腊月二十五。僧云。唱者如何。门云。且缓缓。

  师云。云门一曲。村歌社舞。足可施呈。较之黄钟大吕。白雪阳春。大欠音律在。今夜忽有问。如何是径山一曲。只向道。腊月二十九。唱者如何。明年更有新条在。恼乱春风卒未休。且道。与云门。相去多少。拍禅床。下座。

  结夏小参。僧问。才过中春。又逢首夏。依时及节句。乞师直指。师云。薰风自南来。殿阁生微凉。进云。僧问云门。如何是诸佛出身处。门云。东山水上行。圆悟道。薰风自南来。殿阁生微凉。老妙喜。因甚向这里悟去。师云。听事不真。唤钟作瓮。进云。和尚今日举扬。学人何不解悟。师云。汝迷来。多少时也。

  乃云。九旬禁足鱼投网。三月安居鸟入笼。生杀尽时蚕作茧。如何透得这三重。以拂子。敲禅床三下云。向这里。一时透取好。白云端和尚云。古人留下一言半句。未透时。撞着铁壁相似。忽然一日觑透后。方知自己。便是铁壁。棒打石人头。嚗嚗论寔事。复敲三下云。这里透得彻去。踏破天关。掀翻地轴。肩横日月。背负须弥。只恐不是玉。是玉也大奇。又敲三下云。这里透不彻去。亦能受用自在。如龙得水。似虎靠山。人皆苦炎热。我爱夏日长。薰风自南来。殿阁生微凉。任运流入萨婆若海。这条通天活路。千圣共行。虽不可以告人。要且瞒诸人。一点不得。然则功多业熟。职到威成。若是恁么人。方明恁么事。喝。五陵公子游花惯。未第贫儒感慨多。冷地看他人富贵。等闲无柰幞头何 复举。大愚芝和尚。示众云。大家相聚吃茎齑。若唤作一茎齑。入地狱如箭射。大众。还知大愚为人处么。听取一颂。有口不吞三世佛。大家相聚吃茎齑。虽然冷淡无滋味。一饱能消万劫饥。

  冬至小参。僧问。道远乎哉。触事而真。唤甚么作真。师云。千年无影树。进云。圣远乎哉。体之即神。唤甚么作神。师云。今时没底靴。进云。群阴欲去未去之际。一阳欲生未生之时。还有佛法也无。师云。钟作钟鸣。鼓作鼓响。进云。今古应无坠。分明在目前。师云。莫眼花。僧礼拜。

  师乃云。恁么恁么。猕猴弄黐胶。不恁么不恁么。鰕跳不出斗。恁么中不恁么。识取钩头意。莫认定盘星。不恁么中却恁么。捉得玉麒麟。元是金师子。蓦拈拄杖云。还见么。又卓云。还闻么。闻见分明。是个什么。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释迦掩室于摩竭。耳朵两片皮。净明杜口于毗耶。牙齿一具骨。冷水浸冬瓜。大家厮鹘突。叵耐个周金刚。不识好恶。见僧入门。便棒。临济小厮儿。不分缁素。见僧入门。便喝。诸佛出世。以讹传讹。祖师西来。将错就错。各各分上。谁不丈夫。伶俐者。闻与么道。笑破娘生鼻孔。傝[(宋-木+几)*辱]者。转见无绳自缚。所以道。般若如大火聚。近之则燎却面门。又如师子筋琴。抚之则群音顿绝。山僧今夜。坐地待你构取。构得构不得。未免丧身失命。喝。如我按指。海印发光。汝暂举心。尘劳先起。虽然如是。善舞太阿。终不自伤其手。放一线路。有个商量。划拄杖云。群阴剥尽。又划云。一阳复生。五髻彩云呈瑞。九霄红日添长。随缘自在。任运徜徉。会得山门朝佛殿。定知厨库对僧堂 复举。沩山示众云。仲冬严寒年年事。晷运推移事若何。仰山叉手进前立。沩云。我情知你答者话不得。却问香严。严云。某甲偏答得者话。沩山理前问。严进前叉手立。沩云。赖遇寂子不会。

  师云。叉手进前。进前叉手。描也描不成。画也画不就。老沩山。真杰斗。肯一不肯一。舌头不出口。父子虽亲妙不传。八角磨盘空里走。

  除夜小参。时节易过。大年夜瞥尔到来。心地未明。诸仁者急着精彩。万法是心光。诸缘唯性晓。本无迷悟人。只要今日了。苏武牧羊海畔。长日欣然。李陵望汉台边。终朝笑发。东村王老夜烧钱。忙者自忙闲者闲。东方甲乙木。一则三三则一。赵州东壁挂胡卢。观音院里有弥勒 复举。浮山和尚。除夜示众云。老矣聊随粥饭缘。浮山无法与人传。夜深各自归堂去。放下情怀且过年。

  浮山老人。与么提唱。美则美矣。要且无为人处。径坞辄赓一偈。切希听取。海众同居结净缘。少林消息本无传。寒来暑往谁相委。荏苒浮生又一年。

  吴江张伯琮。荐母。请对灵小参。师云。通上彻下。迥绝罗笼。匝地普天。了无眹迹。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三乘由之而建立。五性自此而出分。可以起死回生。可以转凡成圣。可以拔苦与乐。可以转女成男。可以回三毒为三聚净戒转六识为六波罗蜜。回烦恼为菩提。转无明为大智。如是则成法破法。皆名涅槃。智慧愚痴。通为般若。尽十方世界。是唯心净土。尽十方世界。是本性弥陀。尽十方世界。是大解脱场。尽十方世界。是妙庄严域。无边刹境。自他不隔于毫端。十世古今。始终不离于当念。教中道。一念普观无量劫。无去无来亦无住。如是了知三世事。超诸方便成十方。淑真安人。与么会得。便知四十九年前。由此一念而生。生无所生。人间天上任纵横。四十九年后。由此一念而灭。灭亦非灭。千江有水千江月。生灭二圆离。红炉飞白雪。正恁么时。诸人还知淑真安人。归根得旨底消息么。竖拂子。看看。无量寿世尊。即今在拂子头上。现无量广大神通。放无量妙宝光明。奏无量妙宝音乐。散无量妙宝香花。树无量妙宝轩盖。与我淑真安人。并驾齐驱。𢹂手同归极乐世界去也。可谓殊胜中殊胜。奇特中奇特。顾左右云。天碧太湖三万顷。分明八德藕花池。

  愚庵和尚语录卷第六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