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源流 正法眼藏 :良价禅师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1年09月11日 · 67 次阅读
96

良价禅师

  无情说法的一段公案,洞山良价禅师虽然依之得悟,却也是几经波折,数参明师,的确得来艰苦;尤其,虽悟而不究竟,直到睹水影才圆成大事。丁禅悟之不易,难怪古德要说甚么「脱一层皮」,「敲骨括髓」以及「不是几番寒彻骨,难得梅花扑鼻香。」确然不是欺谈戏论!

  当时良价禅师参礼沩山,他与灵佑禅师曾经作过一次恳切的谈话:

  价问:「闻南阳忠国禅师,有情说法话,不知奥妙在里?」

  佑答:「你记得那次的情形吗?」

  价说:「记得!」

  佑说:「你说一遍给我听听。」

  于是良价把全部经过说了出来:

  僧问:「如何是古佛心?」

  忠答:「墙壁瓦砾是!」

  僧曰:「墙壁瓦砾,不是无情么?」

  忠云:「是!」

  僧曰:「还解说法否?」

  忠云:「常说炽然,说无间歇。」

  僧曰:「某甲为甚么不闻?」

  忠云:「汝自不闻,不可妨他闻者!」

  僧曰:「未审甚么人得闻?」

  忠云:「诸圣得闻。」

  僧曰:「和尚还闻否?」

  忠云:「我不闻!」

  僧曰:「和尚既不闻,怎知无情解说法?」

  忠云:「正因我不,我若闻岂不同于诸圣!你亦不闻我说法也!」

  僧曰:「这么说,岂不众生没有份了!」

  忠云:「我为众生说,不为诸圣说!」

  僧曰:「众生闻后如何?」

  忠云:「即非众生!」

  僧曰:「无情说法,据何典教?」

  忠云:「灼然言不该典,非君子之所谈,汝岂不见华严经云:瘌说众生说,三世一切说!」

  沩山佑禅师听了,说道:

  「我这里也有,只是罕遇其人!」

  价禅师把手中拂尘竖起来,并说:

  「会么?」

  「不会,请和尚开示!」

  「父母所生口,终不为子说。」

  价禅师自知不契机宜,难领要旨于是;于是恳求指示善德,以便参学。

  佑禅师含首称善,说道:

  「你澧陵攸县,那里石室相连,内有一云岩道人,可往觐见,必能帮助你,获得大利益!」

  「不知他的见地如何?」

  「他曾问过我,他说:假若有人求教时怎么办?我告诉他:直须绝渗漏时始得!他又问是否不可违背为师的意旨?我告诉他:最要紧的事是不可以说我在这里!」

  价禅师辞别了沩山,直 往云岩造访;见了面,他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然后追问道:

  「无情说法,甚么人得闻?」

  云岩禅师闻,言毫不犹疑地回说道:

  「无情得闻!」

  「和尚闻否?」

  「我若闻,汝即不闻吾说法也!」

  「为何我不得闻?」

  云岩禅师到此田地,见良价不能打破黑漆桶,只好竖起拂尘说:

  「还闻么?」

  「不闻!」

  「我说法汝尚不闻,何况是无情说法啊!」

  「无情说法,出何典教?」

  「你杯见阿弥陀经云:水鸟树林,悉皆念佛念法念僧么?」

  此时,良价算是有了省悟,道出一偈云:

  「也太奇!也太奇!无情说法不思议!

   若将耳听终难会,眼处闻声方得知!」

  不过,良价虽然有了省悟,却并没有完成宗下的「顿然契悟」;也就是彻底的透悟,仍旧徘徊于「禅疑」的境地。所以,良价又提出问题来请教,他说:

  「我有余习未尽,该怎么办?」

  「你以前作甚么?」

  「圣谛亦不为!」

  「欢喜吗?」

  「欢喜是有的,只是像在垃圾堆里拾得一颗明珠罢了!」

  接着他又问:

  「拟欲相见时如何?」

  「我懂得你的自己人!」

  「发问时如何?」

  「对你说甚么?」

  良价到此田地,仍然像在沩山一样,不能取得「茶饼」,只好挨着饥渴向云岩禅师告辞,云岩禅师也微感惆怅,便询问:

  「到甚么地方去?」

  「不一定!」

  「去湖南?」

  「不!」

  「回家乡?」

  「不!」

  「迟早都要归来!」

  「侍和尚有了住处就来!」

  「这一分手,就很难有见面的机会了!」

  「能不见面,也是很难得的事!」

  良价临行时又问:

  「百年后,忽有人问:还邈得师真否?应如何祇对?」

  云岩禅师默然「良久」然后回说道:

  「祇这便是!」

  良价闻言,正沉吟未语,岩禅师却唤道:

  「价阇黎!承当此事,应详细审察!」

  良价仍然不能体取现前,处于疑惑中;后来,他在一次渡河中,偶尔看见水中身影,顿然契悟前旨。于是道出一偈,表露心深处的感慨,偈云:

  「切忌从他觅,迢迢与我疏,

   我今独自往,处处得逢渠;

   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

   应须恁么会,方得契如如。」

  虽然如是,良价并未达到「休去歇去」的第一峰头,心地里仍旧有物,眼目不能一望无涯;为甚么?且看他在一次供养云岩禅师(已迁化)的仪式后,与一常住僧人的对话中,便透露了这种感慨:

  僧问:「先师道:祇这是!莫便是否?」

  价云:「是!」

  僧问:「意旨如何?」

  价云:「当时几乎错会先师意!」

  僧问:「未审先师还知有也无?」

  价云:「若不知有,怎解恁么道?若知有,怎肯恁么道?」

  可见见道之难,非是僥幸所至。

  良价自见道后,最初于新豊山接引徒众,而后在豫章高安洞山;权开五位,普被三根,一音演唱,饶益有情。以智慧之剑,斩诸见之椆林,以无碍之辩才,摄万般之疑难;尤以得曹山高第,深明玄旨,妙唱嘉猷,道合君臣,偏正回互,由是洞上宗风,广播天下,诸方宗师巨匠,咸共推尊,曰曹洞宗。

  所谓五位君臣颂者,兹摘述于后:

  正中偏:

  三更初夜月明前,莫怪相逢不相识,隐隐犹怀旧日嫌。

  偏中正:

  天晓老婆逢古镜,分明睹面别无真,休更迷头犹认影。

  正中来:

  无中有路隔尘埃,但能不触当今讳,也胜前朝断舌才。

  兼中至:

  两刃交锋不须避,好手犹如火里莲,宛然自有冲天志。

  兼中到:

  不落有无谁敢和,人人尽欲出常流,折合还归炭里坐。

  良价的禅生涯,在多少宗匠所组成的行列中,他的接引日段是属于严谨的一派;也可以说是「不生不歇,不死不休」的一位「杀伐者」,譬如下面的一段公案,便是最好的例证:

  僧问:「时时勤拂拭,为甚么不得他衣钵?未审甚么人合得?」

  师答:「不入门者!」

  僧问:「祇如不入门者还得也无?」

  师答:「虽然如此,不得不与他!」

  又云:「直到本来无一物,犹未合得他衣钵,汝道甚么人合得?这里合下得一转语,且道下得甚么语?」

  当时另有一僧人连下九十六转语,却都不得契合,直末后一转语,才得良价禅师满意;于是笑问道:

  「你何不早这么说呢?」

  正好另一僧人偷听到了,却不知道末后一转是甚么;便向僧人求教,告诉他末后一转语的内容,可是,那僧人密而不宣,虽然跟他相处三年,也不肯透露消息。直到有一天,借着他病了的时候,便愤然地说道:

  「我跟了你三年,希望能告诉那末后的一转语,你却一点也不肯慈悲;如今好说好求都得不到,只有用强了!」

  说完,便拿起一把刀说道:

  「你要是还不告诉我,便把你杀了!」

  那僧心里害怕,便只好告诉他说:

  「直饶将来,亦无处着!」

  如此的末后句,在古人视若性命,在今人恐如敝履,当然,在古在今,如果以求道的精神讲,是值得赞扬的,不过,若认这就是道的话,那便成了「迷头认影」的可怜虫了。因为「句里」是不能「寻机」的,正如有一次良价禅师问一僧人而所生起的感叹一样:

  师问:「叫什么名字?」

  僧答:「是我!」

  师问:「谁是你的主公?」

  僧答:「现前的就是!」

  师闻言,不由地慨然叹道:

  「苦呀!苦呀!现在的人都如此,祇认得驴前马后的就是自己;佛法之所以不能发扬光大,便是毁坏在这些人手里!」

  所以,他曾老婆心切地告诉后学,他说:

  「末法时代,人多干慧,若要辨验真伪,有三种渗漏;一曰见渗漏,机不离位,堕在毒海。二曰情渗漏,滞在向背,见处偏枯。三曰语渗漏,究妙失宗,机昧终始,浊智流转。」

  同时,他更道出纲要,以偈三首示人:

  一、敲唱俱行:

    金针双锁备, 路隐全该,

    宝印当风妙,重重锦缝开。

  二、金锁元路:

交互明中暗,功齐转觉难,

力穷忘进退,金锁纲鞔鞔。

  三、不堕凡圣:

    事理俱不涉,回照绝幽微,

    背风无巧拙,电火烁难追。

  良价禅师能成为一宗之主,确然不是依炎附势,空有名头的「大佬倌」;单就他的一篇「宝镜三昧」,便使后代受用不尽,在「曹洞」门下,此一绝响,诚然不知击醒了多少迷梦者,而使得出拔粹,成为「不病也不见病」的宗匠。(宝镜三昧详情请参阅中国祖禅探秘。)

  如此,即便是「眼藏」中的「正法」!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