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愚庵和尚语录卷第一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1年09月10日 · 74 次阅读
96

  愚庵智及禅师语录

   径山和尚愚庵禅师四会语序

  或问于濂曰。世间至大者何物也。曰天与地也。曰至明者又何物也。曰日与月也。曰然则佛法亦明且大也。其与天地日月齐乎。曰非然也。曰其义何居。曰天地日月。寓乎形者也。形则有成坏。有限量。虽百亿妙高山。中涵百亿两曜。百亿四天下。以至于恒河沙数。皆有穷也。皆有止也。此无他。囿乎形者也。若如来大法。则不然。既无形体。又无方所。吾不为成。孰能为之坏。吾不为后。孰能为之先。吾不为下。孰能为之上。芒乎忽乎旷乎漠乎。微妙而圆通乎。其大无外。其小无内。真如独露。无非道者。所以超乎天地之外。出乎日月之上。大而至于不可象。斯为大矣。明而至于不可名。斯为明矣。是故以有情言之。则四圣以至六凡。或迷或觉。佛法无乎不具也。以无情言之。则水火土石。与彼草木或洪或纤。佛法无乎不在也。三乘十二分教。不能尽宣也。八万四千尘劳门。不能染污也。呜呼。假须弥山以为笔。香水海以为墨。书之以不可说不可说阿僧祇数劫。其能尽赞颂之美乎。然而佛法固明且大也。其灵明之在人也。万劫虽远。不离当念。一念不立。即跻觉地。亦在夫自勉之而已。濂虽不敏。每遇学佛者喜谈。而乐道之初。不以其证入浅深而有间其意。颇有见于斯也。径山住持愚庵禅师。得法于元叟端心。四据名篮。敷扬佛法。以耸人天龙鬼之听。缁素相从如云归岫。其弟子观通等会稡成书。介吾友用堂楩公来征文。以题其首。濂悬灯而孰读之。其解人胶缠。如鹰脱绦旋。摩云而奋飞也。其方便为人。如慈母爱子。一步而三顾也。其全机大用。如大将临陈。旗鼓动而矢石集也。诚一代之宗师。而有德有言者欤。虽然。不二门中一法不立。何况于言。览者当求禅师言外之意。使意见两忘。而忘忘亦忘。方近道矣。呜呼。佛法超乎天地之外。出乎日月之上。岂细故哉。人患不求之尔。今极其赞颂。而书于此录之端。实欲起人之敬信也。绘画虚空。非愚则惑。濂盖无以远其责矣。洪武八年二月二十一日。翰林侍 讲学士中顺大夫知 制诰。同修 国史兼 太子赞善大夫金华宋濂序。

    

  愚庵和尚语录卷第一

  初住庆元路隆教禅寺语录

  门人 观通 等编

  师于至正壬午十月十日。承行宣政院疏请。入寺。指山门云。峰峦海涌。楼阁天开。是处是弥勒。无门无善财。

  祖堂。祖祖相传。佛佛授手。日午打三更。面南看北斗。

  据室。顾左右云。这里无密室传授底法。诸人簇簇上来讨个什么。拍禅床便起。

  升座拈香云。此香天地万物。同体同根。至尊至大。本支百世。无坏无杂。弥高弥坚。虔爇宝炉。端为祝延 今上皇帝圣躬万岁万岁万万岁。陛下钦愿。山如砺河如带。丕万世太平之基。车同轨书同文。廓四海无为之化。

  次拈香云。三世诸佛无传授。历代祖师无传授。天下老和尚无传授。隆教今日此香爇向炉中。供养前住杭州路径山兴圣万寿禅寺第四十八代慧文正辩佛日普照禅师。元叟端和尚。诸人且道。毕竟为个甚么。以香扣炉三下。便烧。遂就坐。吉祥和尚白椎罢。僧问。释迦不出世。达磨不西来。佛法遍天下。谈玄口不开。和尚今日出世。毕竟为什么边事。师云。蛇无头不行。进云。既是释迦不出世。为甚四十九年说。师云。法久成弊。进云。达磨不西来。争奈少林有妙诀。师云。年老成魔。进云。佛法天下遍不遍。谈玄之口开不开。则不问。和尚为国开堂。皇恩佛恩。凭何报答。师云。有眼者见。有耳者闻。僧礼拜。师乃云。海日高明。海天空阔。峰峦海涌。楼阁天开。头头无上妙门。在在金刚正体。诸佛出世。以讹传讹。祖师西来。将错就错。一大藏教诳[言*赫]闾阎。明眼衲僧自救不了。但能无心于事。无事于心。便见尧风荡荡舜日熙熙。天清地宁。民康物阜。山僧道薄人微。远承院命。三江九堰。航海梯山。为国开堂。举扬宗旨。无一丝毫瞒诸人。诸人亦无一丝毫瞒山僧。冀各存诚。共相委悉。

  复举。僧问百丈。如何是奇特事。丈云。独坐大雄峰。僧礼拜。丈便打。师云。大小百丈。只解无佛处称尊。今日忽有问新隆教如何是奇特事。只对他道。汝等皆当作佛。他若礼拜。更向道。但办肯心。必不相赚。

  上堂。即心即佛。兔马有角。非心非佛。牛羊无角。会么。功德天黑暗女。有智主人二俱不受。下座。

  上堂。师召大众。众皆仰视。师云。鹞子过新罗。便下座。

  上堂。举临济道。一人论劫。在途中不离家舍。一人论劫。在家舍不离途中。那个合受人天供养。临济见处遍枯。果然只具一只眼。山僧昨抵昌国访诸官寮。从东过西。从西过东。波波挈挈。竟日只在途中。且如何说个不离家舍。此日归来。山门头合掌。佛殿里烧香。穿僧堂。入厨库。总是自家屋舍。又如何说个不离途中。衲僧家只要据实而论。若不据实而论。谓之脱空谩语汉。争受人天供养。隆教与么告报。也是小脱空。且平实一句作么生道。乃云。从来不唱脱空歌。把火烧山拾田螺。白格树头鱼扇子。急水滩头鸟作窠。好大哥。以拂子击禅床。下座。

  宝陀古鼎和尚至上堂。僧问。兴化见同参打下法堂。意旨如何。师云。有甚共语处。进云。高亭访德山。隔江见刹竿便回去。又作么生。师云。蚁子不食铁。进云。宝陀和尚今日入山相看。和尚如何施设。师云。相逢自有知音知。何必清风动天地。僧礼拜。师云。败将不斩。乃举。龙牙道。云居师兄得第二句。我得第一句。师云。大小龙牙。只和开张大口。不觉舌头拖地。山僧。兹承宝陀法兄和尚曲劳象驾。枉贲空山。但愧荒疏无伸供养。岂敢妄通消息。观音菩萨将钱买糊饼。放下手却是馒头。是第二句。且如何是第一句。喝一喝。下座。

  上堂。弥勒真弥勒。分身千百亿。时时示时人。时人皆不识。慈氏如来三百六十骨节。八万四千毛窍。一时撒向诸人怀里了也。敢问诸人。还识得也未。若也识得。天上无弥勒。地下无弥勒。卓拄杖。此时若不究根源。直待当来问弥勒。

  上堂。僧问。语是谤。默是诳。语默向上有事在。如何是向上事。师云。胡孙上树尾连颠。进云。向上一路千圣不传。向上一路千圣不然。毕竟如何则是。师云。向上一路只在目前。乃云。冬至月头卖被买牛。冬至月尾卖牛买被。期三百六旬有六日。以闰月。定四时。成岁。移易一丝毫不得。东头卖贵西头卖贱。三十年后破草鞋向甚处着。

  上堂。寒暑迭相催。今朝腊月旦。滴水一滴冻。莫道且缓缓。便下座。

  上堂。举玄沙因光侍者道。师叔若参得禅。小侄当打铁船下海去。沙住后令人持书问光去。打得铁船也未。光无对。后汾阳昭代云。只见锥头利。不见凿头方。玄觉云。玄沙也是贫儿思旧债。师云。大小玄沙光侍者。人我未忘。互扬家丑。千载之下。遭人点捡。翠屏终不学他古人。一切只是如常。昨承灵隐天童侍者相访。寒温才罢。烧香吃茶。茶罢送归客位。自然主宾道合。叔侄情忘。今日升堂略此叙陈。伏希道照。

  佛成道上堂。举赵州问南泉。如何是道。泉云。平常心是道。州云。还假趣向否。泉云。拟向即乖。州云。不拟争知是道。泉云。道不属知。不属不知。知是妄觉。不知是无记。若真达不疑之道。廓然荡豁如太虚空。岂可强是非耶。师云。王老师过犯弥天。将释迦世尊六年雪山千苦万辛。所得无上大道。等闲花擘殆尽。合与二十拄杖。当时赵州眼光烁破四天下。面被热瞒则且置。今日众中莫有为世尊[托-七+友]本底么。如无。隆教不是为它闲事长无明。忝为遗教远孙。未免出只手去也。拽拄杖。下座。一时趁散。

  真泯二上座火。真如净境界。一泯未尝存。能随染净缘。遂成十法界。掷火云。泥捏金刚水底走。笔描菩萨火中行。

  上堂。举东山演祖示众云。祖师说不着。佛眼看不见。四面老婆心。为君通一线。便下座。师云。若教频下泪。沧海也须干。

  上堂。僧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甚么人。师云。十字街头石敢当。僧拟再问。师云。又要第二杓恶水在。乃云。时维三月。节届清明。不寒不暖。半阴半晴。落花啼鸟一声声。蓦拈拄杖。穿却解空鼻孔。瞎达磨眼睛。踏破草鞋赤脚走。好山犹在最高层。

  师一日。盥手次。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以水洒之。僧便走。师唤来来。古人水泼梃逐不去。汝因甚便走。僧却以手作洒水势。师云。汝作道理会也。僧便喝。师亦喝。僧复喝。师便打。僧云。和尚莫错打某甲。师云。汝但吃棒。我要者话行。

  上堂。举古者道。色声为无生之鸩毒。受想是至人之坑阱。又道。直须向声色里睡眠。声色里坐卧。击拂子。唤作声得么。竖拂子。唤作色得么。离却分别心识意庆言句外。道将一句来。

  佛诞上堂。良久云。释迦老子生也。虾蟆蚯蚓同证法身。露柱灯笼共相庆贺。云门大师道。我当时若见。一棒打杀与狗子吃。成人者少。败人者多。击拂子下座。

  上堂。水母吕鰕。琐𤥐腹蟹。眼在鼻上。脚在肚下。下座。

  元太初藏主至。上堂。举阿难尊者问大迦叶云。世尊传金襕外。别传何物。迦叶召阿难。阿难应诺。迦叶云。倒却门前刹竿着。师云。阿难如是问。迦叶如是答。且道。世尊当时有所传耶。无所传耶。这里着得只眼。一大藏教五千四十八卷。半满偏圆。权实空有。无不透顶透底。拈拄杖卓一下。打麫还他周土麦。唱歌须是帝乡人。

  上堂。顾大众云。老僧已为诸人和盘托出了也。饥逢王膳不能餐。莫错怪人好。便下座。

  上堂。僧问。马祖升堂。百丈卷席。意旨如何。师云。不是苦心人不知。进云。龙袖拂开全体现。象王行处绝狐踪。还得相应也未。师云。万里望崖州。乃举。洞山道。五台山上云蒸饭。佛殿阶前狗尿天。刹竿头上煎䭔子。三个胡孙夜播钱。石霜道。风吹石臼争哮吼。泥捏金刚水底走。踏翻海月乱波生。惊起土星犯南斗。道吾道。三面狸奴脚踏月。两头白牯手拏烟。戴冠碧兔立庭柏。脱壳乌龟飞上天。保宁勇和尚云。此三颂。一颂堪为佛祖为师。一颂堪作人天榜样。一颂堪验衲僧眼目。具眼者辨取。师云。保宁与么道。奴见婢殷勤。翠屏不惜眉毛。与诸人说破。字经三写。乌焉成马。

  解制谢都寺办斋藏主秉拂。上堂。咬破铁酸饀。百味具足。演出大藏教。一句该通。三脚驴子弄蹄行。万里无寸草。下座。

  秋日示众。叨据名蓝海上州。惭无道福继芳猷。宗纲委地方堪悯。圣德如天未易酬。好把灵符县肘后。莫将闲事涴心头。金风昨夜飘梧叶。地北天南又早秋。

  师一日入园。见典座割瓜。师问。刈得几个祖师头。座云。三十个。师云。那个皮下有血。座云。和尚何得重重相戏。师云。好心不得好报。

  八月旦。开堂请监收。并谢雨。上堂。今朝八月初一。天外云收日出。夜来灌门龙王见大神变。降注大雨。尽大地草木丛林。稻禾菽粟。皆得沾济。隆教寺里。普请监收个个得人。一年三百六十日。管取粥足饭足。江南两浙。春寒秋热。下座。

  育王石堂和尚遗书至。并入祖堂。上堂。五十三年。弄巧成拙。踏破虚空赤脚行。万象森罗笑不彻。大众。个是育王石室和尚末后为人底句子。明如杲日。宽若太虚。权实照用俱备。擒纵杀活皆全。可以津济四生。可以梯航九有。蚊子上铁牛。无你插觜处。卓拄杖。这里见得。无一处不睹慈容。无一时不闻说法。苟或未然。少间下座。普请讽经。庄严品位。香烟起处。一任观瞻。

  师到千[石*览]庄。众请观海次。师问。大海不宿死尸。鱼以水为命。因甚死在海中。代云。怕烂却那。又云。性海无风。金波自涌。忽遇旋岚偃岳时如何。代云。湛湛地。

  回至庄中吃茶次。师云。邪心是海水。烦恼是波浪。毒害是恶龙。尘劳是鱼鳖。诸人日用现行。作么生免得。有僧拈茶瓶。师前倾茶。便行。师云。正是乱泻。僧回顾。师便喝出。

  九日上堂。僧问。如何是宾中宾。师云。君向潇湘我向秦。进云。如何是宾中主。师云。常在途中不离家舍。进云。如何是主中宾。师云。常在家舍不离途中。进云。如何是主中主。师云。横按镆耶全正令。太平寰宇斩痴顽。进云。宾主已蒙师指示。向上宗乘事若何。师云。三年一闰。九日重阳。复举。大茅示众云。欲识诸佛心。但向众生心行中识取。欲识常住不迁义。但向万物凋落处会取。师云。古人言不虚发。发心全真。众生现行无明烦恼。业识茫茫。作么生说个诸佛心。秋变冬凋。春生夏长。万物荣谢无有停息。又如何说个不迁义。三玄三要事难分。得意忘言道易亲。一句明明该万象。重阳九日菊花新。拍禅床云。汾阳和尚来也。切忌错下注脚。

  上堂。顾左右云。千年田八百主。郎当屋舍没人修。火官头上风车子。咄。

  上堂。二月仲春渐暄。村村花柳争妍。唯有衲僧拄杖。长时无变无迁。卓拄杖云。上乘菩萨信无疑。中下闻之必生怪。

  愚庵和尚语录卷第一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