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禅修 参禅打坐应以什么样的精神来用功

274493721 · 发布于 2021年09月07日 · 72 次阅读
96

祖师讲:“修行无别修,只要识路头,路头若识得,生死一齐休。”你们自己该知道用功,不管吃饭、吃菜、吃稀饭、饮开水,都是修行办道。惠明禅师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吃饭喝水只有我自己知道,要是不知道,一天到晚想这个想那个,六根门头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

过去祖师开悟是很容易的事情,他们用功一心一意,没有妄想,真真正正一天到晚观自在菩萨,观看自己是怎么样子。六祖菩萨老远从广东到黄梅,一心要学佛,不怕辛苦跑了两个月,由广东到湖北要经过江西,他不是为名不是为利,也不是游山玩水,目的是寻求如何了生脱死,如何作佛。你们现在胡闹好玩,读书不知为谁读,有的想博取名闻利养,出了名将来当法师,名利双收……当个法师又如何,生死不了当什么也没用!

出家人不为名利,不为衣食,安贫乐道,所谓“粗茶淡饭腹中饱,随身披件破衲袄”,只要自己找到本来面目,了脱生死,阎罗王也奈何不了你,捉不到你了。金碧峰禅师被阎王遣派小鬼捉拿,他还有一个妄想没有消除,所以被小鬼捉到了,后来把妄想全抛掉,什么最好的东西都不要,这样小鬼就找不到他了。我们用功,心里一定要万缘放下,寸丝不挂,稍有不清静,有一点点妄想,功夫就用不上了。

人命在呼吸间,不要认为自己年青,寿命还有好长,那就大错特错了,病痛无常,生死是随业,是一种果报。真正用功的人,病也好不病也好,死也好活也好,都不管它。你怕什么呢?只怕你不用功,如果真正用功,求菩萨都有感应。当然,我们出家是为了生死,不是为求菩萨保佑,菩萨保佑亦只能保佑你消一点业障,多活几天,但不能保佑你长生不死。不死得靠自己,不生不死就是佛。

六祖说:“前念不生,后念不起,不生不灭是佛。”一个有形有相的不可能不死,这个色壳子总有一天会死,朝闻道夕死可矣。释迦佛要死,这么多祖师也要死,只要自己用功,生与死都不可怕,只怕不用功,死起来痛苦。香港某法师,我看他死起来很可怜,好像鸡鸭被割,放在地上挣扎,脚乱弹,翅膀乱扑……死得那么惨!死得多可怜啊!两只脚和一双手总在弹弹弹……还没有了生死,没有把握,有把握的人,要死就死,不死就不死。

庞居士两口子,有一儿一女,庞居士参马祖悟了道,家里钱多不给别人,说钱害人,挑了倒到河里去。过去的钱是金锭、银锭、珠宝,一个金锭约一两,他把那些东西全倒到河里,就在衡阳旧桥那个地方,什么全银玉器通通都不要,倒光了。自家怎样过生活呢?在山上砍些竹子,编扫把子卖过活,儿子耕地庄稼。儿子不结婚,女儿不嫁人,四个人就这样过生活,他们全悟道了,看透了,看空了,知道身体是靠不住的,两口子说:“修行了生死,确实难难难!”难到什么程度呢?好像油麻往树上摊,如何摊得上呢?修行真是很难!很难!

我们现在难不难呢?已过了七天,问一问自己有没有消息,参“念佛是谁”参上没有?话头弄明白没有?看住没有?看不住就打妄想,跑出去充壳子,是没有功夫的,如有功夫,打你也不出去。所以难呀!你们自己讲难不难?能不能有把握?把这个话头捉住不放手,好像猫捉老鼠,猫到了晚上就坐在那里不动,等老鼠出来,什么妄想都不打,只要老鼠一出来就抓住了,它就是一条心想着老鼠,不想其他的。人如果一心想了生死,就一心想着话头,把它紧紧看着,不敢打妄想,一心一意以猫捉老鼠的精神来用功。

妄想一出来,就马上察觉,马上把话头提起,妄想就没有了,稍许松弛,妄想又来了,所以千万不能松弛,看到后来,看着看着就入定了。禅定禅定,要静要清净,看住了什么昏沉也没有,什么妄想也没有,一心定在那里,动也不动,天倒下来了也不怕,猫捉老鼠就是这个精神,聚起精神看着老鼠。

我在这里讲话,你听它干什么?讲得天花乱坠也不要管,只管参“念佛是谁”,看准话头不要让它跑了,话头不在妄想就来了。猫坐在那里如果不留心,就给老鼠跑掉了;母鸡孵小鸡也是一样,母鸡在窝里,用翅膀遮住鸡蛋,不遮住没有暖气,鸡蛋内部不起作用就不能成小鸡,小鸡在蛋中成熟了,在里面啐,母鸡一心孵小鸡,听到小鸡在里面啐壳子,就在外面帮忙啄,蛋壳就啄穿了,小鸡就出来了。

如参话头,参参参,看住了,成熟了,用功用到十分火候之时,被班首师父拿香板“劈啪”一下就开悟了。那时候,云居山一板打下去,开悟了十八位,那么厉害!你们别以为开玩笑,你真是用功用得寸丝不挂,万念皆空,给香板“啪”地一下就开悟了。如果你不用功,把香板打烂了也没用,这都是看你用不用功的问题。

虚云老和尚怎样开悟的?他用功用得明明朗朗,护七师倒开水,他拿着杯子,手伸出来,护七一不小心,把开水溅及他手,手一松,杯子掉在地上,一声破碎,顿断疑根,豁然悟道,即说偈:“杯子扑落地,响声明沥沥,虚空粉碎也,狂心当下息。”用功得力的时候,正巧恰到好处,一下子触到就开悟了。

有本事的监香师父可以帮你开悟,你正在带劲用功,自觉身心不在时,给香板“啪”地一下就开悟了。但监香师父是要有本事而不能随便打,所以说“禅堂里的香板下出祖师”,一香板打下去,打得你满天云散……你们现在打了两个七,腿子是最考验的东西,腿子痛怎么办?痛就让它痛,总不会痛死人的,你不要管它,开悟了什么都好,死掉就死掉。

所以真正用功是要真正的生死心切,看你心不心切,生死心切就会不管这么多。用功用得好,一支香很快过去,刚刚观起话头来就听到开静了,不会用功的人,一天到晚感觉难受,心想还不开静……你不要理它嘛!只管照顾你的话头,话头在不在?提起来——参!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