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佛日普照慧辩楚石禅师语录卷第十八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1年09月06日 · 75 次阅读
96

  佛日普照慧辩楚石禅师语录卷第十八

  偈颂四

  侍者 文斌等 编

  明真颂二十八首

  我有摩尼一颗。埋在五蕴身田。昨向泥中取出。光明照烛无边。所为莫不知意。日用寻常现前。世上谁无此宝。昏迷未脱盖缠。死生生死。萦绊果报。或人或天。一旦逢善知识。岂非有大因缘 (右一)。

  只这言语声色。非根非尘非识。释迦亲见燃灯。故号能仁寂默。平治自家田地。净除瓦砾荆棘。身光充遍十虚。岂止百千万亿。一念成佛。不疑多方。转化何极。虽云妙行庄严。毕竟归无所得 (右二)。

  触目无非此道。莫拣精粗大小。众生与佛何殊。总是自心所造。修善天堂化生。受用珍奇异宝。地狱皆由作恶。铁床铜柱围绕。临终罪业现前。方恨悔之不早。觉悟烦恼菩提。迷惑菩提烦恼 (右三)。

  禅师不假多知。饥餐渴饮随时。将心用心大错。在道修道堪悲。内外推寻不见。中间亦绝毫厘。众生别求智慧。诸佛何异愚痴。一等黄金作器。瓶盘钗钏环儿。自体元无改变。千般任用炉锤 (右四)。

  贪嗔痴号三毒。三毒起于一心。本来空寂三毒。三毒自此平沈。顿获金刚正体。亲闻大觉圆音。了然不生不灭。解者非古非今。智士现前究竟。愚人向外推寻。妄情造业难断。如象溺泥渐深 (右五)。

  观心常坐习定。便欲此生亲证。证得常住法身。堪续如来慧命。若也沈空滞寂。堕于二乘禅病。澄潭不许龙盘。大象岂游兔径。随处逍遥快乐。洞明自己真性。可中不乱不定。向上非凡非圣 (右六)。

  法离言语文字。返著文字言语。假使精进三藏。何如直截根源。巡行数墨不悟。转读令人转昏。心地本无一物。澄空迥绝尘痕。胡为自起障碍。日夜随他六根。一念空诸所有。魔外窥覷无门 (右七)。

  昔有维摩大士。示疾毗耶城里。三十二个菩萨。各谈不二玄旨。文殊请问维摩。维摩一默而已。如今博地凡夫。未学音声三昧。刚把公案批判。妄将贤圣诃毁。若非了悟自心。般若妄谈招罪 (右八)。

  末法比丘不让。多因忿怒斗诤。既依大戒出家。须禀六和为尚。罗汉深证无生。未曾与人相抗。善哉圆顶方袍。便是当来佛样。心内坦然平夷。世间靡不归仗。莫起一念嗔火。赫赫燎原难向 (右九)。

  众生业识茫茫。心里浑如沸汤。只管随声逐色。何由返照回光。参禅发明自性。譬似远客还乡。旷劫收归当念。当念含摄十方。触境逢缘不变。着衣吃饭如常。无明从此消灭。热恼自然清凉 (右十)。

  不了第一义谛。因兹名曰无明。我观无明无性。无住无灭无生。菩萨双亡理事。声闻怕怖色声。一居逍遥乐土。一在解脱深坑。离却二边中道。洞然清净光明。人间天上随意。广度恒沙有情 (右十一)。

  灵空元自无像。不用断除妄想。妄想即是真心。何须分一作两。冰消为水温和。水结为冰严冷。浊恶众生可化。清净诸佛堪仰。诸佛众生本性。岂同外物消长。金刚座上刹那。永绝从前影响 (右十二)。

  法身不见边表。日用何曾欠少。语默动静施为。无心自然合道。但有丝毫挂碍。便遭魔境缠绕。大海普纳百川。须弥合成四宝。到头难免无常。徒自汪洋峻峭。一悟真空妙理。涅槃生死俱了 (右十三)。

  众生本来自佛。甘堕无明窠窟。若悟无明本空。轮回从此超出。譬如一点明灯。能破千年暗室。决了贪嗔体性。空华阳𦦨非实。直须立志参究。不可随情放逸。惟有禅门捷径。别无入道要术 (右十四)。

  佛口初无言说。法身岂有生灭。只因随顺世间。便见千差万别。细辨凡夫因果。广标诸圣旨诀。玄门历历开张。教网重重施设。末上拈花示众。尽除方便直截。譬如十斛驴乳。散在一滴狮血 (右十五)。

  大有世间痴汉。随他声色流转。不知万境枞然。总是心灵所变。堕在尘劳海中。无由脱离魔罥。羊车即是牛车。我面何殊佛面。直下回头便是。不劳苦口相劝。一朝飏下皮囊。免到阎公业案 (右十六)。

  小小如萤之火。能烧大地丛林。莫教一念嗔起。灭尽无边道心。佛祖令人保护。防他境界来侵。众生与佛何别。弃却真如外寻。流出盖天盖地。本来非古非今。要知般若灵验。入海铁舡不沈 (右十七)。

  觉道无过自悟。参禅不要他求。却来心外觅佛。如向沙中取油。演若达多发笑。也曾弃镜寻头。白云千里万里。黄叶前秋后秋。要了即今便了。未休何日当休。拍手浩歌归去。倒骑露地白牛 (右十八)。

  古今得道贤圣。当念无修无证。烦恼菩提两亡。涅槃生死俱净。境风飘鼓不动。常处那伽正定。应佛圆如太虚。临机湛若明镜。堂堂世出世间。在在法王法令。一切凡夫本同。不离法界体性 (右十九)。

  愚夫背恶向善。佛道转求转远。放下身心便休。一时善恶俱遣。天堂快乐不思。地狱煎熬亦免。好个天真古佛。十方法界充满。既无生灭去来。宁有是非长短。性地自然坦平。尘劳何用除断 (右二十)。

  法王出现世间。方便谈空破有。有者必归于无。是为圣师子吼。玉毫金相庄严。前取涅槃非久。天地至时崩坏。谁论贫富好丑。可怜外道愚痴。妄执梵天长寿。八万大劫既终。难免轮回不受 (右二十一)。

  何处出离生死。几人悟解真空。真空非有形貌。更问南北西东。瞥起纤毫妄念。头头窒碍不通。执之必落邪道。放之未免昏蒙。身心直下透脱。如鸟飘然出笼。无病何须服药。愚痴智慧双融 (右二十二)。

  任你多般取舍。如同水上浮沤。沤生沤灭难止。念去念来不休。努力要须猛省。回光更莫他求。一间空舍无主。倾坏何劳再修。饥把钵盂噇饭。睡时块石枕头。十二时中快乐。谁能似我无忧 (右二十三)。

  幻士化成大宅。园林花果争鲜。其中罗列男女。车马住来市缠。取性欢呼鼓舞。乘时放逸狂颠。死生骨骸盈地。婚嫁笙歌满前。愚者执为实有。不知幻化使然。至竟都无一物。云开依旧青天 (右二十四)。

  法性本无造作。且非内外中间。声色何须苦猒。尘根亦不相关。断除烦恼转远。求证菩提即难。有念便沉生死。无为自契涅槃。两途俱是障碍。中道又隔河山。打破镜来相见。身心索尔虚闲 (右二十五)。

  悟向迷中寻悟。迷从悟里发迷。被他二法缠缚。何日解成菩提。佛祖元无指示。痴狂妄有思惟。常情执着不舍。断见由来自欺。智者不求解脱。一言可破群疑。贪嗔即是大道。背舍心王问谁 (右二十六)。

  燃灯授记释迦。于法了无所得。我观天上人间。不见当来弥勒。浊恶众生可怪。目前睹佛不识。何须转脑回头。便合骑声盖色。尽未来时度生。分身百千万亿。即今揭示龙华。一切人间罔测 (右二十七)。

  欲识自家宝藏。六时常放光明。本非青黄赤白。不离坐卧经行。三世如来骨髓。历代祖师眼睛。大似水中月影。还同色里胶青。灼然不可取舍。毕竟难论坏成。在在逢缘利益。尘尘救度迷情 (右二十八)。

  招提德严法师。讲首楞严经说偈一十八首寄之

  得道应须广度生。度生必使性心明。阎浮提有梵天咒。捺洛迦无淫欲情。庆喜出遭魔网罥。文殊来护法舟倾。多闻未可为奇特。旷劫薰修在力行。

  外洎虚空内色身。都卢不出此心真。浮沤未足穷瀛渤。弃指须当认月轮。听法缘心非本性。掌亭实主岂游人。离声与色无分别。石上栽花井底尘。

  手开手合宝光飞。左右回观是阿谁。须信此头摇动处。不妨全体寂然时。明心见性无舒卷。认物随流妄觉知。无上法王真实语。岂同虚假末伽梨。

  波斯匿性未尝迁。老见恒河似幼年。莫景不须悲白发。浮云终是散青天。来从旷古人何在。去作荒丘骨已捐。劫火洞然无一物。分明父母未生前。

  七处征心心不有。八还辨见见元无。擘开秘密千重锁。迸出圆明一颗珠。从此圣凡知解绝。有何生死性情拘。话头拈起知音少。留与人间作楷模。

  地水火风空见识。遍周法界本来圆。当知实义非言说。妄计因缘与自然。起灭无从常住体。粗浮不悟此经诠。众生那个不成佛。与作当来得度缘。

  根尘识是如来藏。于一毫端洞十方。大地无时相助发。虚空有口自敷扬。众生不守真如性。诸佛皆居常寂光。生灭去来何所碍。鸟飞不尽碧天长。

  觉明明觉异还同。毕竟山河大地空。演若多心狂自歇。摩登伽女咒难笼。直教根本无明断。便与如来妙理通。三世有为皆有灭。十虚无始定无终。

  一六义生圆湛中。一亡尽使六销镕。脱粘内伏心非有。劳发前尘性本空。自在浮沉鱼出网。无妨去住[鴳-女+隹]离笼。根根互用如何说。正与花巾解结同。

  良哉二十五圆通。各各熏修不滞空。证入法门虽有异。悟明心地本来同。思惟妙德言尤审。选择观音耳最聪。堤畔绿杨新过雨。数声黄鸟啭春风。

  断淫除杀又离偷。成佛难将妄语求。此四律仪持不染。彼诸魔事及无由。道场既立心身净。神咒弘宣刹海周。无量金刚来护法。愿将杵破恶魔头。

  八万四千颠倒想。想为十二类生因。妙明觉性如开悟。虚妄浮心即本真。龙鬼天仙红肉髻。羽毛鳞甲紫金身。谁能静坐思量看。内外中间绝点尘。

  三界众生依食住。永除酒肉断淫心。相生相杀既无业。外境外魔终不侵。刻骨铭肌持净戒。随方睹佛奉玄音。琉璃中更悬明月。一片光华耀古今。

  智慧初明欲习干。位从四十四心安。信初中道纯真性。灌顶如王付国看。利行度生心愈旷。回真向俗道何宽。欲登十地须加行。行觉重重复又单。

  吾闻地狱元非有。十习才成六报来。恶念转教为佛福。刀山喝使作金台。不贪天上欢娱事。肯受人间爱欲胎。本性弥陀常显现。莲花一朵待时开。

  十类元从十鬼分。命终报尽𣸪为人。十仙徒此短长寿。三界不离生死身。色究竟天居有顶。大阿罗汉出凡尘。穷空大道无归处。未免从头再入轮。

  旋消五阴十禅那。十五重重破恶魔。明目不愁幽暗隔。坚冰争奈沸汤何。自心了悟非登圣。如水平流岂异波。直至菩提无少乏。大家称赞阿难陀。

  五阴由来体是虚。五重妄想待消除。不离本觉妙明性。要识根元生起初。多劫受熏嗟莫算。六根互用灭无余。盈空宝施微尘佛。若比弘经福不如。

  示诸禅人九首

  四七二三何所传。分明佛祖是生冤。拈来的的无多子。点破区区在一言。犹自将心求悟解。不须特地觅根源。昼明夜暗寻常事。屋角风铃语更繁。

  都缘昧却自家心。只管茫茫向外寻。不识彩鸡呼作凤。还将黄叶认为金。求师䟦涉山川远。逐境因循岁月深。有问却须向伊道。谁家屋里没观音。

  而今谩说普通年。此话无人举得全。临济何曾见黄檗。赵州亦不到南泉。追风木马来如电。入海泥牛去似烟。船在须弥山上泊。一篙撑破水中天。

  立处孤危用处亲。不知蹉过那边人。宗师未免抛机境。学者须令辨主宾。热喝嗔拳同灭电。普天匝地尽扬尘。果能着着超方外。十影神驹磨色麟。

  喃喃唱道固非真。默默酬机也未亲。却是山河大地说。徒劳文字语言陈。敲床竖拂休称妙。簇锦攒花枉斗新。可信吾宗无此事。分明不认本来人。

  树凋叶落正斯时。体露金风几个知。未入玄门难下口。从来大悟不存师。炊巾谩为参方展。掣电犹嫌伫思迟。五十三人炉鞴热。铸成一个善财儿。

  不除妄想不除真。也是朱砂画月轮。脱体承当能几个。将心凑泊有多人。寒山直忘来时道。布袋横拖满眼尘。世出世间常快活。从他物我竞疏亲。

  瑞岩自唤主人公。口与心违道不同。千里持来须粉碎。满盘托出尽虚空。随声逐色龟投网。得意忘言[鴳-女+隹]脱笼。何必升堂求指示。现前无法不圆通。

  日用分明问阿谁。谈玄说妙谩多知。新新固是无停识。念念何曾有住时。若遣众生修定慧。还令诸佛起愚痴。五双十个难吞透。自作金圈与栗皮。

  阅藏诸僧求偈六首

  以字不成八字非。普天匝地解人稀。生狞师子才开口。忿怒那吒顿失威。三窍圆珠言下得。十方法界目前归。如来禅许师兄会。还我宗门向上机。

  教外别传传底事。言前便领领何迟。才求妙悟心昏昧。未透玄关眼搭。佛字道来须漱口。禅床掀倒不容师。偏圆半满何须举。尽是空拳诳小儿。

  案头故纸已多年。中有摩尼曜大千。了了示人人不会。明明标旨旨难宣。牛栏马厩如何说。海藏龙宫作么诠。一句包容无量义。阎浮树在海南边。

  觅心不得便心安。因甚禅流入作难。往古来今多少样。改头换面百千般。须教兔子离窠窟。更逼鲇鱼上竹竿。自己灵台如未悟。藏经只为别人看。

  拈来更问是何经。宝藏玲珑夜不扄。露柱伸眉万象说。须弥合掌太虚听。云门特地撺拄杖。百丈无端指净瓶。顶上拨开三只眼。知君犹自磨惺惺。

  心是光明妙法幢。照今照古信非只。㳂阶冻蚁空寻穴。扑纸痴蝇未透窗。达磨大师𨍏轹钻。释迦老子葛藤桩。寻常只么闲闲地。可使波旬外道降。

  送僧住庵九首

  住庵门户泼天开。且竖拳头接往来。方便许人呈漆器。等闲垂钓得黄能。是窗是壁心心现。非圣非凡法法该。佛祖位中留不得。从教金殿锁苍苔。

  大隋燕坐木庵时。问答何曾巧设施。拄杖挑蛇付猛火。草鞋信手盖乌龟。无论正定兼邪定。尽使深疑顿绝疑。东土西天无佛祖。说禅不动口唇皮。

  满屋黄金眼不开。山居岂是大痴呆。钵中饭少枯堪吃。身上衣单纸可裁。日出道人锄地去。夜深童子点灯来。须知佛法无高下。悟了方堪养圣胎。

  白云深护碧岩幽。成现生涯免外求。一个衲衣聊挂体。三间茅屋且遮头。长松片石闲无事。淡饭粗茶饱即休。拈出舀溪长柄杓。不风流处也风流。

  昔人久矣住岩阿。撞着烧庵施主婆。十字街头无向背。孤峰顶上却誵讹。侵晨自拾枯柴去。向晚还冲猛虎过。妙用神通只这是。来人未免问如何。

  走遍禅林却住庵。临行别我语喃喃。挥毫写偈宁非错。杜口吞声转不堪。万法空来知有几。十成蹉过问前三。古人为佛垂慈切。不猒城隍入闹蓝。

  四祖当年访懒融。牛头山下忽相逢。一言见性方成道。百鸟䘖花便绝踪。不怕烟菟号永夜。长煨榾柮过深冬。流泉迭嶂分明语。要引禅流达此宗。

  青山影里钁头边。为法求人也可怜。打地初非闲打地。磨砖却是乱磨砖。直教桶底和墙脱。要把绳头蓦鼻牵。分付灭胡真种草。大家明取未生前。

  穿云渡水又何疑。转脑回头更是谁。粟米粒中摊世界。藕丝窍里挂须弥。把茅不换千间屋。一饱能忘万劫饥。若问住山何境界。人人鼻孔大头垂。

  示华严会诸友八首

  正觉山前大雪中。明星夜照普天红。慈尊正眼既打失。觉苑从头谈脱空。要与古今为榜样。直教凡圣绝罗笼。依然广大门庭在。岂假潜鞭密炼功。

  大千经卷在微尘。剖出还他过量人。无始众生尽成佛。本来大果不离因。沤生沤灭重重海。花落花开树树春。可信入荒田不拣。横拈倒用总奇珍。

  开题七字甚分明。早隔西天十万程。未展霞绦先领会。何劳玉轴更施呈。花枝朵朵分红白。溪水条条间浊清。触目无非真法界。都收有识与无情。

  骑声盖色大毗卢。可惜男儿不丈夫。枉去蓝田寻美玉。谁知布袋褁真珠。口头岂假多言说。经里元来一字无。抛却残羹与馊饭。赵州东壁挂葫芦。

  于刹那时觉道成。了无一法可留情。十方法界从心现。大地山河似掌平。铁树枝头红果熟。泥牛颔下白毛生。分明指出通天路。南北西东自在行。

  知识门庭五十三。一针锋上悉包含。心能契理无难事。脚不沾尘是遍参。谷口黄莺声哑咤。檐头紫燕语呢喃。玄门毕竟如何入。向道西川出漏篮。

  弥勒殷勤慰善财。一声弹指阁门开。身心俱向此时舍。境界却从何处来。皎皎青天飞霹靂。茫茫白昼辊尘埃。看他无手人挥袂。石上莲花取性栽。

  文字虽多义一般。众生骨髓佛心肝。何劳经卷开时读。但就香烟起处看。俊鹘常思空外翥。痴蝇只向纸中钻。直饶讲得天花坠。不达斯宗尽自谩。

  送僧入蜀四首

  西川五十四军州。满目风光烂不收。一笠一包行脚去。好山好水任君游。昔年大士居昭觉。今日何人接胜流。道路八千如咫尺。还同自己屋檐头。

  去去峨眉礼普贤。莫教错认妒罗绵。华严会上咨参在。妙德空中主伴圆。侧耳但闻菩萨现。回身仍见象王旋。区区不用从他觅。密意分明在汝边。

  此行须到大隋家。照顾潭中鳖鼻蛇。十个五双俱蹉过。一千七百谩周遮。悟来大地山河窄。迷去他乡道路赊。才有纤毫须刬却。免教人道摘杨花。

  嘉州大像接青云。犹是如来小小身。正体虚空包不尽。众生肉眼见何因。有缘处处逢弥勒。无语琅琅转法轮。合掌低头三拜起。方知全假即全真。

  送僧之庐山

  简寂观中甜苦笋。归宗寺里淡咸齑。庐山面目分明露。衲子身心特地迷。秋到树头黄叶落。夜深峰顶白猿啼。参禅若也求玄妙。十万流沙更在西。

  寄双林东溟

  门椎拍板付禅翁。衣钵长留睹史宫。梼树两株为佛事。竹篦三尺展神通。泥牛岭上吞黄犊。石虎山前咬大虫。我有家书无处寄。金刀剪破太虚空。

  寄圣寿千严

  伏龙山上老头陀。转觉无明业识多。堪笑古人施棒喝。却成平地起干戈。传来一道聪明咒。写出平生快活歌。谢事寻常懒开口。听他石臼念摩诃。

  悼焦山道元

  我在钱塘住两年。几回同买过湖船。张家寺里春方半。杨子江头月屡圆。只望先师公案了。皆称寂照子孙贤。谁知转眼成千古。泪洒伽陁唱和篇。

  悼江心石室

  几年石室老师兄。今日胡为唤不应。八万尘劳空荡荡。三千刹海冷澄澄。摧残世上无根树。扑灭人间不夜灯。末后光明难盖覆。红炉猛火结寒冰。

  贺径山永首座

  摩诃衍法若为宣。五髻峥嵘高插天。一喝虚空成粉碎。重提佛祖旧因缘。分明剑向眉间挂。岂待瓢从地上旋。弹压满堂龙象众。方知法社有英贤。

  示僧四首

  不是风兮不是幡。祖师一击破重关。自心又把心来认。无手重将手去扳。金屑徒劳增翳膜。剑峰直下斩痴顽。可怜滞句承言者。也道寻常语默间。

  不是幡兮不是风。痴人特地受罗笼。张良谩立安邦计。李靖休夸斫阵功。十影神驹犹碍道。九苞祥凤不离空。如今要识曹溪旨。举足西行却向东。

  一切众生有佛性。如何狗子独言无。赵州善用吹毛剑。衲子全抛待兔株。门外雪深人迹少。渡头风紧浪花粗。当阳若更求玄解。笑倒西天碧眼胡。

  一切众生无佛性。髑髅个个有龙吟。东平解扑沩山镜。庞老曾弹马祖琴。旷劫本来无背面。古人真个好智音。痴儿也道忘言路。平地翻为荆棘林。

  答浮慈和尚韵。送𢑱藏主三首

  一气转一大藏教。却来个斗里藏身。拨开猛烈红炉焰。拈出清凉白月轮。觌面相呈全体露。到头不出此心真。宗师有语皆超卓。多少拈䭔䑛指人。

  一气转一大藏教。尘毛刹海现全身。洞明自性无生理。能转如来正法轮。三句劈开玄与要。两头坐断伪和真。狂机大似蓝田石。误杀弯弓射虎人。

  一气转一大藏教。金毛狮子解翻身。圣凡顿现高台镜。魔外横飞热铁轮。才涉语言皆是妄。但随声色便乖真。如今却忆长汀老。十字街头等个人。

  宗镜录华严十种无碍。成十偈示僧

  一理事无碍

  真性皆同刹相殊。廓然清净大毗卢。香披菡萏千重叶。影现摩尼五色珠。法界森罗元不有。宗乘举唱亦非无。凭君更莫论心境。荆棘从来是坦途。

  二成坏无碍

  空中佛国坏还成。水面沤花灭又生。体用何须论彼此。根尘不必较亏盈。三千刹土随心变。二八蟾光逐候明。古往今来手翻覆。黄河知是几回清。

  三广狭无碍

  广狭须知不滞形。圣凡迷悟在心灵。诸般水入方圆器。一等空随大小瓶。菩萨天人依法界。修罗蚊蚋饮沧溟。自来平等真如体。就急移宽也只宁。

  四一多无碍

  十虚捏聚一毫头。百亿毫头刹海周。习习和风薰草木。茫茫大海摄川流。彩丝直把明珠贯。金像都将宝镜收。细看目前相入处。尽归方寸莫他求。

  五相即无碍

  万法圆成一念中。众生世界尽牢笼。光明大小珠相似。赤白青黄色不同。毕竟未知何处起。如今方信本来空。平常一句如何会。日出西方夜落东。

  六微细无碍

  曲折皆能一一随。穷幽极渺固委移。纤毫蜜滴蜂吞处。九曲珠穿蚁度时。芥子孔中藏大海。藕丝窍里着须弥。燎原起自如萤火。智者犹因取喻知。

  七隐显无碍

  千差万别任枞然。不落高低染净边。圣处即凡凡即圣。圆时能缺缺时圆。节文并似初生笋。因果浑如未剖莲。但属自心非外境。阴晴同是本来天。

  八重现无碍

  一尘一刹一如来。刹刹尘尘靡不该。帝释殿前珠作网。梵王宫里镜临台。风休巨浸星辰入。日照芳池菡萏开。包褁虚空只这是。灵明廓彻信奇哉。

  九主伴无碍

  大华藏海舍那身。眷属庄严处处真。列宿光明瞻玉兔。诸王富贵属金轮。江河浪动无非水。草木花开总是春。一念十波罗蜜满。此中谁我复谁人。

  十三世无碍

  水中葫芦捺得沈。非来非去亦非今。空花乱落随流水。石笋新抽出远林。休把此言论妙道。待将何物比真心。永明老子轻饶舌。输我西窗茗碗深。

  澄灵散圣山居偈。如宝藏主求和

  因僧问我西来意。我话山居是几年。佛祖位中休着脚。凡愚社里且随肩。三间屋子藏山坞。万树松花照石泉。旷大劫来无改变。阿难依旧世尊前。

  寄天童孚中和尚

  长庚峰顶白云间。捧札西来笑展颜。几迭岩峦围丈室。万株松树绕禅关。当年金碧谁将去。今日天龙合送还。老我恰如窥豹者。管中时复见斑斑。

  寄大慈晦谷和尚

  灵岩又复转花岩。数到慈云恰好三。我望乡关千里隔。君将佛法一肩担。金毛踞地谁能近。玉尘生风不倦谈。握手未知何处是。晚天凉月出东南。

  佛日普照慧辩楚石禅师语录卷第十八

  音切

  枞(子容切) 罥(古泫切) 擘(补革切) (赤之切) 鲇(乃谦切) 能(奴台切) 舀(陷音) 烟(于去切) 菟(徒音) 咤(知加切) 袂(弥锐切) 翥(之庶切) 梼(徒力切) 应(于蒸切) 苞(博交切) 䭔(丁回切) 䑛(神尔切)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