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佛日普照慧辩楚石禅师语录卷第十七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1年09月05日 · 81 次阅读
96

  佛日普照慧辩楚石禅师语录卷第十七

  偈颂三

  侍者 文斌等 编

  赠五台体法师

  惟一文殊。无二文殊。百千万亿。遍满尘区。或作老人。或为童子。或在山林。或居廛市。或乘狮子跨空行。或现光明从地起。法师久矣驻五台。一双净眼长舒开。黄金虽贵着不得。六凡四圣皆尘埃。如今更莫思量着。六用门头空索索。不坐禅不看经。白云自白青山青。饭罢绕廊行一转。刹那圆满菩提愿。

  送徒弟巘书记参方

  当年洛浦辞临济。不比寻常赤稍鲤。未落夹山齑瓮中。好将一喝重扶起。巘禅卓锡秦水濵。再涉寒暑忘艰辛。何独丛林重名节。灼然父母非我亲。黄龙只是南书记。道德文章可名世。还他直截老杨岐。流出胸襟盖天地。

  送有侍者游天台

  天台一万八千丈。正眼观来平似掌。不待崎岖走路岐。尘尘刹刹皆方广。头上笠腰下包。青山绿水长逍遥。衲僧本自无羁绊。万两黄金也合消。

  送虎丘应藏主

  真参第一着。妙悟第一药。若是过量人。其心自昭廓。虎丘扫荡邪见师。电光石火舒先机。伶俐衲僧俱直截。不须更问今何时。大藏小藏从此去。岂有意根桩立处。十字街头没底鞋。千年石上无根树。

  送净慈海藏主

  永明门前一湖水。更有荷花香十里。三世如来说不到。一大藏教提不起。禅和未许乱承当。却是虚空解举扬。塞却耳根何处听。舌头不动语琅琅。谛观堂上老师偈。勿以区区情识会。昨日下雨今日晴。张公吃酒李公醉。

  送印侍者游南岳

  君不见。马祖坐禅图作佛。奈何无事寻窠窟。让师浑不费钩锥。平白家财遭籍没。又不见。五百比丘常在定。猕猴各佩菱华镜。问君底处是誵讹。切忌逢人说邪正。盘陀石上青松根。日轮卓午天无云。曜古腾今只这是。跏趺印出莓苔痕。放即收收即放。天下衲僧为榜样。新罗依旧海东边。门口不在舌头上。七十二峰皆可游。异花灵草无春秋。石桥踏断成两截。方见桥流水不流。

  送心侄参方

  慈明窜身火队中。只要勘辨汾阳翁。半夜亡亲索祭祀。明朝大嚼杯盘空。其时在座多象龙。未免散去随西东。滚滚百川流入海。皮肤脱落真实在。将军疋马过袁州。临行记莂增光彩。如今满地皆儿孙。未有一人能灭门。寿山但道看脚下。佛祖不劳开口吞。

  送云居玉维那礼补陀

  玉禅南方转一遭。会佛法底如牛毛。拄杖头边拨得着。为渠画断天云高。扑灭祖灯。扫除胡种。诸圣不慕。己灵不重。连城白璧本无瑕。满掬摩尼为谁捧。尝爱疏山老。解云肯诺不得全。又闻云居翁。闺合中物须弃捐。破家散宅作活计。透出威音王以前。天台南石桥北。观音院里有弥勒。发挥二十五圆通。屋角桃花露春色。

  送义藏主

  你问讯了。一边立地。不是如来禅。亦非祖师意。用时便用没商量。说甚了义不了义。众生本来是佛。更要灵山授记。七纵八横。远问近对。如此师僧。果然伶利。等闲撒出摩尼珠。直得神光照天外。

  送玄禅人之江西

  马祖自从胡乱后。分明对众扬家丑。来来去去是庞公。吸尽西江不开口。方外八十有四人。摇头摆尾皆金鳞。却从平地起波浪。大坐当轩据要津。残羹馊饭不知数。纵展炊巾无著处。好提古剑髑髅前。日炙风吹全体露。

  送成侍者参方

  侍者参得禅。我未敢相许。职满说游方。临行求赠语。后生真可畏。老僧全望汝。诸方善知识。说法如云雨。行脚要带眼。入门须辨主。寿山一句子。请分明记取。

  送大藏主归里奔丧

  父母俱亡。觅偈奔丧。谁是报恩者。何处是故乡。行遍天涯海角。没参学处参学。十方不离目前。只么寂寥宽廓。君不见荷泽师。走向僧堂里白槌。摩诃般若未开口。露柱灯笼已哮吼。

  送晟侍者

  秋风处处飘黄叶。正坐蒲团缝坏衲。道人别我去游方。三度问渠渠不答。试看如今是甚时。千钧祖道悬于丝。师求弟子固未暇。可有弟子求其师。君不见。投针彻底惊龙猛。叉手向前参瑞像。拈得山僧兔角杖。他年卓在孤峰上。

  送𢑱藏主

  一大藏教是切脚。平上去入切不着。释迦老子口门窄。烦恼菩提尽拈却。所在丛林黄叶落。生天癞狗翔云[鴳-女+隹]。从他夷岳而盈壑。且把乌藤束高阁。

  送净慈颜藏主游庐山

  拈起一片木叶。移来一座庐山。古人真实相为。且免区区往还。着草鞋拖拄杖。游州猎县。极意妄想。若是出格道流。必然别有伎俩。恁么中不恁么。击木无声。不恁么中却恁么。敲空作响。欲知庐山高。更听庐山谣。百亿赡部洲。都卢入秋毫。东西二林在山北。自古远公标胜迹。结社同修十八人。临终尽向莲华国。南则归宗开先万杉栖贤罗汉慧日。六刹相连。五老峰明月泉。香炉师子金轮玉渊。遥瞻瀑布不可近。迸雪崩雷崖石穿。千树万树青松交加屈曲。一个两个白鹤鼓舞蹁跹。满地嘉华美草。随时瑞霭祥烟。何消尊宿开口。但管森罗说禅。不是长行短偈。亦非直指单传。革五宗之旧辙。扫诸祖之颓传。针眼鱼吞大千界。扶桑人种陕西田。

  送聪禅人

  出门步步清猋起。一桌铁船三万里。大鱼刚被小鱼吞。缩却龙头展蛇尾。未到中原俱历遍。浙山如黛江如练。临风侧耳听乡谈。故国依然海西岸。佛不论先后。道不拣精粗。禅不属迷悟。智不得有无。释迦弥勒是他奴。那个男儿不丈夫。

  送大慈让维那

  折旋俯仰须顷。抹过普超三昧顶。灵利衲僧终不凡。遍参岂为观风景。一毫端上慈云峰。草鞋踏破山重重。当年法战既得胜。后来自可兴吾宗。陷虎之机险崖句。何待西斋再分付。

  送中天竺吾藏主还日本

  初来大唐国。此道已圆成。而况岁月多。煅炼金愈精。添不得减不得。应用恒沙有何极。莫问凡流与上贤。谁论大智并情识。西湖之水西湖山。动静不离方寸间。月在中峰夜将半。天香桂子谁能攀。亦不唤作心。亦不唤作佛。亦不唤作半满偏圆。亦不唤作照月权实。掇转船头是故乡。龙吞不尽琉璃碧。

  送仪侍者游天台雁荡

  前释迦。后弥勒。心不见心。无相可得。出门绿水青山。到处花红草碧。如斯举似。鱼鲁参差。直下承当。天地悬隔。寒山子道。千年石上古人踪。万丈岩前一点空。此一点空不可取。天台雁荡随西东。衲僧行脚休轻议。略以虚怀标此位。非凡非圣强安名。高踏毗卢顶上行。

  送伊藏主游四明天台

  出门拈起拄杖子。不择山林与城市。第一穿过玲珑岩。先听主翁敷妙音。翻身直上玉几峰。踏着从前自家底。八万四千设利罗。须知不在金坛里。好风稳送宝陀船。刹刹尘尘逢大士。访雪窦游清凉。触目无非圣道场。天宁定水善知识。师子哮吼群狐藏。霞城岂独观风景。五百声闻须唤醒。一一教他出世来。闹中不碍身心静。直饶茶盏现奇花。也待众生心自肯。国清三圣谁不知。兴发到处题新诗。虚空作纸大海墨。稻麻竹苇皆毛锥。诸方说禅浩浩地。解举此话今其谁。滑石桥难措足。下有龙蟠无底谷。多少游人不敢窥。悬崖日夜飞银瀑。举头更望华顶云。千里万里长相逐。摩挲拄杖。又向西州还。一毫头上。忽然突出须弥山。

  送诸侍者游天台雁荡

  台山青。雁山碧。满眼满耳。非声非色。先过嵊县礼弥勒。莫道通身是崖壁。撑天拄地更有谁。往往示人人不识。试点五伯罗汉茶。一枚盏现一枝花。分明拈出这壹着。多少师僧蹉过他。游华顶了国清去。名蓝正在幽深处。丰干寒拾面目真。屈曲寒藤上高树。款款行入芙蓉村。奇峰峭壁云吐吞。灵岩左右十八寺。寺寺皆有山当门。讵那终日抱膝坐。仰观瀑布从空堕。勿云尊者不说法。撒出骊珠千万颗。逐事与君提话头。如今不了何时休。大唐国里无佛法。看取铁船水上浮。

  送寿禅人

  真正举扬谁辨的。白云锁断寒山色。参方衲子太惺惺。剔起眉毛双眼碧。有祖以来提唱多。而今莫问如之何。饥餐渴饮无余事。脱却笼头卸角䭾。

  送吾禅人

  古藤横瘦肩。两屦踏残雪。阳乌啼未休。春山若为别。朦胧睡眼何处开。应向前途指明月。

  送日本建长佐侍者之庐山

  大唐国里宗乘。未有一人举唱。信手拈起布毛。惭愧鸟窠和尚。此话传来几伯秋。五双十个徒悠悠。灯笼露柱太饶舌。万象森罗齐唱酬。此行舟过湓城口。峰顶已闻狮子吼。五老同时笑展眉。瀑布不溜青山走。除却平常与奇特。逢人作么通消息。倒骑铁马上须弥。嬴得清风生八极。

  送明禅人参径山。兼柬古鼎和尚

  近离何处来。曾到此间否。不许俊衲僧。人前乱开口。天宁拄杖子。未免劈脊搂。决不至三十。但打二十九。留一棒自吃。诸方若为剖。凌霄老宗匠。管取横点首。不作野干鸣。亦非师子吼。若人会此意。堪续牟尼后。

  送日本侍者

  大唐日本东西国。一样眼横并鼻直。海底泥牛摘角牵。云中石女抛梭织。日禅幸自可怜生。却道西来有消息。西来本也无消息。平地茫茫种荆棘。文远何曾见赵州。善财亦不参弥勒。

  送天宁元首座

  灵山第二座。不与诸方同。解笑小释迦。梦升兜率宫。百非及四句。落落开谈丛。说处却成默。塞时无不通。毒蛇吞鳖鼻。猛虎咬大虫。坐断佛祖舌。初非修证功。三冬枯木秀。九夏雪叶红。持此似老僧。将以明己躬。直下兜一喝。未免三日聋。三日聋尚可。吓杀东村翁。

  送中竺宏侍者

  大机大用无传授。谁解金毛狮子吼。千岁岩头七十翁。通身是眼通身手。若道今年已涅槃。男儿终不受人谩。犀牛扇子依然在。直得清风满座寒。

  送径山一藏主

  一大藏教闲葛藤。尽大地人跳不出。梦庵本是奇衲子。夜半扶桑吐红日。拈起凌霄峰顶茶。却是洞庭湖上橘。三千世界庵摩勒。放开捏聚谁能诘。松风涧水自谈玄。却笑区区论权实。权非权。实非实。白云道个钵啰娘。带累儿孙空受屈。

  送中竺岳藏主

  道人特地咨参我。有我有人成话堕。才跨门来剔起眉。分明宝藏开金锁。唐国之西日本东。都卢摄在微尘中。珊瑚树林知几几。照见海日三更红。释迦四十九年说。贵买朱砂画明月。中竺果然机用别。金刚宝剑当头截。

  赠远侍者

  佛佛授手。祖祖相传。黄头碧眼。白日青天。动念即乖。开口即错。不用续凫截鹤。何必夷岳盈壑。参之者离心意识参。学之者出圣凡路学。昔年日本来。红炉一朵芙蓉开。此日诸方去。铁鞭击碎珊瑚树。东西南北任纵横。嬴得清风布地生。

  送灵隐文藏主

  古释迦不先。今弥勒不后。兔角不用无。牛角不用有。何人同得入。与谁同音吼。叨叨四十九年说。带水拖泥裙半截。出格还他俊衲僧。打刀须是邠州铁。眼对眼机对机。冷泉收得摩尼归。逢人倾出一栲栳。白日青天雷电飞。

  送慧藏主

  入门便棒德山老。入门便喝临济师。子孙一一灭胡种。旷大劫来曾绝疑。此行正值风帆便。吹落梅华三五片。一大藏教。只说这个法。赵州老人。空绕禅床转。且喜南湖职已圆。拈华百万人天前。饮光笑眼自开合。良马不用珊瑚鞭。

  送日本丘侍之金陵

  十月朔风号古木。金陵远也行何速。菩提达磨未来前。淮北淮南山簇簇。不立文字。直指人心。盲龟值木。辊芥投针。从本以来无佛祖。了知此事非今古。国师侍者意如何。汝负吾兮吾负汝。

  送端侍者

  赵州文远侍者。白云清凝二师。相与作成法社。象王狮子交驰。灵山幸自龙钟了。左右无人话怀抱。惭愧端禅日本来。铁牛不吃栏边草。朝来问讯。客至烧香。上一画短。下一画长。若更近前求指示。山僧正值接官忙。

  月庵

  天上月水中月。惟一月无二月。再三捞漉也无端。十五团栾又何别。忆着当年马大师。浑家共玩清秋时。南泉拂袖便归去。豁开户牖当轩谁。数伯年来无此作。遇夜才升晓还落。自家屋里暗昏昏。向外驰求都是错。唤回头为伊道。灵光一点同昏晓。辉天鉴地如未知。江北江南问王老。

  云海

  未明云海直截。且就一波上说。一波动则万波生。一波止则万波灭。所以众生烦恼。不离生灭。一法到得诸佛之地。烦恼翻为智慧。智慧烦恼本虚。众生诸佛皆如。却向其中指出。浩浩滔天沃日。滔天沃日也无端。未审流从何处毕。或时作伯亿洲中尽潮落。或时干三千界内起波澜。海云大士观云海。但见重重无障碍。我观云海初不同。颠倒日月吞虚空。声闻不是马兔。菩萨亦非象龙。释迦老子谩多口。欲谈云海词先穷。谓之云非五色。谓之海绝涓滴。碎须弥消劫石。尽未来时不可测。不可测。对现分明有何极。

  云庵

  云兮飘忽。太虚出没。谓其出也本无心。谓其没也离窠窟。或从龙。千里万里长相逢。或抱石。一片两片不可觅。水边林下露幽奇。好手丹青谁貌得。收来直是没纤毫。放去从教吞八极。一有多种。二无两般。远在方寸。近隔大千。凡夫不证法云地。圣人不住无云天。德云长在妙峰顶。海灵普应众生前。百匝千重。是何人境界。左舒右卷。乃列圣机权。君不见。关西子没头脑。假号云庵显其道。佛手未伸驴脚开。灼然孤负黄龙老。汝今亦复号云庵。此义苍茫吾未了。三问渠侬三不知。白云依旧连芳草。

  镜庵

  有一物。黑似漆明如日。六窗无处着尘埃。万象不能逃影质。东平尽力扑不碎。灵利师僧欠灵利。猕猴各佩古菱花。落落神光照天地。胡来汉现几经春。认主人人是甚人。更问中间并内外。无尘未免又生尘。

  古航

  阴阳未判。形壳未离。上无片瓦。下无卓锥。敢与龙王斗富。从教衲子生疑。不此岸不彼岸。不住中流。随机应变。扬清激浊兮浪静风恬。灭迹收声兮雷奔电转。三世诸佛知不知。六代祖师见不见。拟议堤防。蓦口桡逡巡。卖弄竿头线。便与么涉波澜。不与么隔关山。两头坐断乾坤阔。一桌江西十八滩。

  无文

  始从鹿野苑。终至䟦提河。未尝谈一字。笑倒病维摩。维摩大士默然处。演出演入河沙数。三十二说徒纷纷。一切数句非数句。缺齿老禅。面壁九年。分皮擘髓。汉语胡言。直饶以龙龛手鉴。唐韵玉篇。从头注解解不得。自携只履归西天。冬瓜印子传来久。古篆分明拈在手。上人一击百杂碎。露柱灯笼尽哮吼。钱塘十月天风高。示余颂轴如牛腰。白者是纸黑是字。香墨何曾蘸紫毫。

  斯道赠万寿由藏主

  佛佛授手。祖祖相传。直下便是。不涉言诠。所以匡徒领众。因而说妙谈玄。譬如接竹打月。又似胶柱调弦。分明日用中。逼塞虚空内。筑着又磕着。谁会谁不会。贵如土贱如金。须弥山未高。大海水未深。东西南北谩参寻。尘世几人知此心。

  梅隐

  七伯年前老古锥。松花为食荷为衣。人皆欲见不可得。茆屋四面青山围。采藤衲子忽然到。口缝才开遭怪笑。从此恶名传世间。谁知出语无玄妙。即心即佛错承当。非心非佛也寻常。残羹馊饭谁肯吃。好肉更来剜作疮。有佛处不得住。无佛处急走过。劝君莫学守株人。七个蒲团空坐破。

  大彻赠中竺奯藏主

  大彻投机一句子。突出咽㗋与牙齿。藕丝窍里骑大鹏。蟭螟眼中放夜市。片言不为少。全藏不为多。灯笼见露柱。拍手笑呵呵。虚空扑落在地上。钵盂开口吞山河。蜜怛哩孤。蜜怛哩智。一字不着画。兄弟添十字。当年黄檗大无端。六十蒿枝打临济。

  松石赠中竺贞书记

  青松落落。白石凿凿。上摩星汉。下带云壑。若使为栋为梁。为政事之堂。为圭为璋。为公侯之光。不如道人无事。日与松石相忘。清风起而龙吟。芳草映而虎踞。红尘闹市任喧哗。家在青山更深处。

  无相赠日本讷藏主

  法身无相。直下分明。眼不见色。耳不闻声。虽是不闻不见。却解随几应变。自从打破太虚空。舜若多神常对面。

  龙渊赠骊藏主

  龙无龙句。渊非渊句。要问龙渊。在甚么处。尽大地是浪。忽青天起雷。日月陡黑。山岳倾摧。散四海五湖之甘泽。活三草二木之枯荄。叶公不解描貌。未免将错就错。赤手谁来得颔珠。古今不露真头角。

  无外赠日本严藏主

  有不有空不空。圣凡总在圆光中。浮幢王刹香水海。莫问南北并西东。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亘古亘今。谁得谁失。都卢只在毫端。却向那边寻觅。纵然觅得亦非真。直下分明能几人。诸佛假言三十二。切须体认本来身。

  鳌山赠仙岩金长老

  有鳌山兮甚奇特。镇黄岩兮浮翠色。峭崔嵬兮高崱屴。直上云端望何极。君不见。雪峰昔遇岩头老。三十年来尽倾倒。流出胸襟盖天地。鳌山店上方成道。龙鳞鳞鱼鳞鳞。几番沧海飞红尘。毗岚猛风鼓不动。十洲三岛长如春。

  古木赠荣藏主

  天地未分时。槎牙第一枝。阎浮虽有树。争奈结根迟。几回寒几回热。柯似青铜叶如铁。挺立何愁动地风。高标可怕连山雪。楩楠杞梓总凡材。莫不皆从尺寸栽。不是千年万年物。转头便化为尘埃。庄生之椿今已朽。少林之桂君知否。撑天拄地是何物。一一面南看北斗。

  心源赠悦维那

  三点如流水。曲似刈禾镰。佛祖莫能说。余人谁解拈。五闻寒山子。有偈非极谈。徒然挂唇齿。秋月照碧潭。更谁知无物比。冷涵空兮清彻底。回光返照刹那间。一脉本从何处起。

  硕林赠中竺果首座

  睦州老人识临济。阴凉大树亲授记。果然盖覆天下人。今日儿孙铺满地。一一高枝撑太空。重重密叶来清风。硕林挺出万物表。非与寻常花木同。遍界冰霜渠不受。随时变异渠不朽。等闲鸟兽那敢栖。长有金毛狮子吼。

  大机赠日本全藏主

  大机须兼大用说。机用直教心路绝。德山一棒山岳崩。临济一喝虚空裂。君不见长沙岑大虫。作用不与诸方同。寂子亲曾举到此。被渠一踏传无穷。道人素有冲霄志。发明宗门向上事。等闲拈起蒺䔧槌。百亿须弥成粉碎。

  无尽赠登山主

  百亿三千大千界。拈来地上土一块。虚空尚有消损时。尘世光阴易凋谢。不灭不生唯此心。纵经旷劫长如今。如今直至未来际。却笑目连穷佛音。

  智隐赠愚禅人

  有无但较三十里。晦迹韬光乐于己。诏书飞出凤凰楼。三度入山征不起。圣人具足凡夫法。凡夫具足圣人心。非凡非圣尽超绝。路在白云深更深。

  无隐赠吾禅人

  日用堂堂全体露。着衣吃饭朝还暮。灵山拈起一枝花。伯万人天皆罔措。色且不是色。声且不是声。描也描不就。画也画不成。只在目前休外觅。青山绿水转分明。

  思远赠日本闻侍者

  一念普观无量劫。无去无来亦无住。三际求之不可得。生铁称锤被虫蛀。达磨度流沙。特地到中华。虽云十万里。毕竟不离家。饶君走遍浮幢刹。南北东西没差别。寒则普天普地寒。热则普天普地热。这一处心行灭。虚空包不尽。千圣莫能说。灵利衲僧知不知。不知却问天边月。

  桂岩赠日本净居月长老

  月中桂子飘岩幽。长成一树三千秋。秋风吹开枝上花。花所及处清香浮。月公本是菅公裔。道誉之香塞天地。金粟如来梦幻身。不须更受菩提记。

  绝照赠用首座

  净裸裸绝承当。赤洒洒没可把。龙潭吹灭纸烛时。眼光烁破四天下。日月不到处。乾坤难覆藏。三千大千界。正体露堂堂。缘见因明。暗成无见。明暗两忘。心灵百变。目前无阇梨。座上无老僧。一念不生三际断。扶桑夜半日轮升。

  香山赠果长老

  五分法身收不得。非栴檀也非薝卜。妙峰孤顶露堂堂。少室真机明历历。嗅着能令鼻观通。白云掩映碧玲珑。花开叶落年年事。依旧须弥耸太空。

  中山赠颖首座

  乾坤之内。宇宙之间。丹青莫状。手足难攀。通上既孤危。直下尤峭绝。旷劫无动摇。群峰自环列。君不见。混沌开辟分七金。须弥坐断沧溟心。衲僧不解中山义。只管区区向外寻。

  大岳赠日本积首座

  除却须弥山总小。只消芥子都吞了。与他拈起一微尘。富士嵯峨接蓬岛。中国岱衡华霍嵩。宝刀削出青芙蓉。回光返照方寸里。积块浮沤三界中。捏不聚吹不碎。是何物在乾坤外。临崖望海海茫茫。触石起云雪队队。

  大心

  摩诃两字如何译。不落时人情与识。上乘菩萨信无疑。中下之流岂能测。古释迦今弥勒。是处分身千伯亿。怛怛忉忉空费力。为人曲指何曾直。饥餐渴饮任天真。便是降魔转法轮。

  无方

  一拳打破虚空。一脚踏翻大地。东西南北不分。上下四维安寄。大华藏界云水宽。伯千刹土秋毫端。放开捏聚总在我。左抛右掷胡为难。既非杂染与清净。毕竟如何辨邪正。直下全提摩竭令。繁兴永处那伽定。

  南隐

  五十三人善知识。善财无处寻踪迹。文殊指示太分明。踏破草鞋空费力。不住山林不住尘。非凡非圣非疏亲。衲僧了了见得彻。大道茫茫没却身。谓之有离窠臼。谓之无塞寰区。阎浮夜半日卓午。只在目前何不睹。

  实庵

  棒打虚空鸣剥剥。石人木人齐应诺。十方惟一坚密身。铁壁银山难入作。无形相亘古今。不除妄想觅真心。牛头自见四祖后。百鸟㗸花何处寻。

  笑云

  山中人笑云来去。几度欲留留不住。一片西兮一片东。为谁挂在青松树。有时卷。不论高低并近远。有时舒。南北西东满太虚。本自无心休问迹。悠扬散漫随风力。白衣苍狗任纵横。返寂还空何处觅。却恐山中云笑人。区区未免走红尘。但能放下便安乐。所以长将云喻身。

  少林

  达磨面壁。可祖安心。二株嫩桂。布影垂阴。上撑天兮下拄地。往不古兮来非今。自从只履归西域。岁岁春风添翠色。莫道庭无立雪人。一花五叶香何极。

  西源赠远首座

  阿耨达池分四河。四河竞注同其波。不独鱼龙与虾蟹。大身复有阿修罗。天台远也侍吾久。出纸乞我西源歌。歌西源无滴水。佛也祖也彻头彻尾。今兮古兮透顶透底。更说甚么竺干震旦。南岳石头马大师庞居士。只因一口吸西江。无限波涛从此起。

  一源

  群灵一源。假名为佛。佛既假名。源从何出。释迦老子曾未悟。四十九年曲流布。谁言教外有别传。百万人天空罔措。先圣道。流泉是命。湛寂是身。从本不清不浊。即今非古非新。四大海收归涓滴。五须弥卷入微尘。遍界金波常匝匝。与他凡圣无交涉。

  海屋

  普门道人索我歌。未免平地生风波。屋为海耶海为屋。海屋之义当如何。百千瀛渤从此起。起亦不离涓滴水。沃日滔天也大奇。卷舒只在轩窗里。我观观音心海空。一一佛屋罗其中。接影连辉宝楼阁。珠幢玉树光玲珑。及乎敛念元无有。试问道人知此否。不下禅床遍十方。春风自袅金瓶柳。

  谷隐

  龙以角听。蚁以身听。人听在耳。风鸣谷应。听到无声谷自空。山河石壁遥相通。直饶千手掩不得。所以八面俱玲珑。虽然隐也何曾隐。白日青天雷辊辊。

  闲闲

  终日忙忙。那事无妨。行住坐卧。一丝不挂。看经费眼力。作福受奔波。饥来吃饭困来睡。如此闲闲快活何。

  佛日普照慧辩楚石禅师语录卷第十七

  音切

  巘(鱼偃切) 坛(徒含切) 摩挲(上莫罗切下素何切) 嵊(实证切) 湓(盆晋) 栲栳(上苦早切下力皓切) 奯(许活切) 陡(当口切) 荄(古来切) 崱(阻力切) 屴(林直切) 镰(力詹切) 菅(贾颜切)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