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佛日普照慧辩楚石禅师语录卷第十六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1年09月04日 · 65 次阅读
96

  佛日普照慧辩楚石禅师语录卷第十六

  偈颂二

  侍者 文斌等 编

  送全首座回仰山

  须弥槌打虚空鼓。万象森罗齐起舞。惊倒南泉王老师。疏山失却曹家女。宽时遍法界。窄处不容针。短绠四五尺。古井千万寻。莫谓仰山年代远。天宫正说摩诃衍。不知谁是白槌人。梦里觉来空眨眼。大道体宽。无好无恶。离心意识参。出圣凡路学。铁牛背上括龟毛。石女腰边裁兔角。

  送宗禅人回雪峰

  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好个脱洒衲僧。切忌坐在这里。不慕诸圣。不重己灵。解粘去缚。拔楔抽钉。翻身乌石岭。触目望州亭。到家记取。叮咛问讯。曾郎万福。辊动三个木毬。吓杀参方瞎秃。

  送普禅人还闽

  青山青白云白。欲识一贯。两个五百。福州名品荔枝。多是鹘仑吞却。玄沙筑破脚指头。直得通身白汗流。如今所谓善知识。接物利生沙压油。脚未跨门先勘破。何须待踞灯王座。五湖四海觅知音。一曲阳春少人和。

  送一禅人礼补陀

  稽首补陀大士。只这语音便是。与么接向承虚。如何出离生死。钝鸟逆风飞。一日三千里。铁树夜开花。朝来还结子。西瞿耶居睡觉。东弗于逮经行。南赡部州打鼓。北[鬱-山+止]单越搊筝。且道是何曲调。听时却又无声。

  送俊禅人

  初祖见僧便面壁。被人打破成狼藉。寿山门户向南开。件件现成殊省力。要坐便坐。要行便行。譬如平地掘甚沟坑。众生即是诸佛。诸佛即是众生。不出一念心。彻头又彻尾。茫茫匝地普天。往往离波求水。

  送可禅人

  即心是佛无心道。不觉全身入荒草。语拙今人笑古人。古人却笑今人巧。后生晚长忌聪明。且要低头学老成。却忆南泉好言语。要渠痴钝过平生。初三十一。中九下七。四溟东海流。般若波罗蜜。

  送理禅人

  如来无禅。祖师无意。枯木石头。泥团土块。老臊胡既道不识。卖柴汉又云不会。鸟窠初不离鸟窠。打地一生长打地。跳出漫天网子。名为了事衲僧。百尺竿头进一步。寿山手里有乌藤。

  送巳禅人

  过去诸佛已灭。未来诸佛未生。现在中间无佛。且放天宁话行。天宁有甚么长处。业识茫茫无本据。昆明池里失却剑。却向西江捞得踞。拈来又是铁蒺藜。自南自北随风吹。扶桑天子呵呵笑。尺二眉毛颔下垂。

  送性禅人之江湘

  秋雨垂垂。秋风飒飒。或彼或此。乍离乍合。湘江那畔雁初来。渔唱穿云笛韵哀。更有芦花飞似雪。远山重迭锦屏开。咄哉漆桶不快。唤作真如境界。阇梨幸自可怜生。莫向宗门立知解。

  送匡禅人

  三世诸佛不知有。大地山河颠倒走。狸奴白牯却知有。火中迸出红莲藕。朝看东南暮西北。落落盘珠无影迹。长连床上饱吃饭。坐卧经行不费力。说妙谈玄也是痴。本来无事出家儿。江西湖南与么去。不须更问毗卢师。

  送证禅人省亲

  父母未生以前。追风木马如烟。无量劫来未悟。任他寒暑推迁。万年一念。一念万年。神通妙用。大道虚玄。顶上摩醯亚目。途中道伴交肩。总是发明这个事。金乌长出海东边。

  送净禅人

  绳床走入枇杷树。须弥𨁝跳上天去。不参死句参活句。活句蹉过河沙数。无所说师子吼。有所说野干鸣。坐断两头。筑着鼻孔。打开八字。刺破眼睛。水牯牛儿甘水草。从他岐路乱纵横。

  送化禅人

  本色道人行履处。千人万人把不住。湘南潭此恣游行。拄杖一寻生铁铸。所至解针枯骨吟。秋风萧索秋云阴。诸方杀有善知识。要辨龙蛇须访寻。君不见。潦倒赵州年八十。行行尚为参方急。又不见。马祖一喝大雄峰。百丈闻之三日聋。

  送中竺恭藏主回东浙

  近从中竺来。却往四明去。玲珑岩接玉几峰。总是寻常行履处。大梅即心即佛。宝陀闻熏闻修。岳林一个布袋。天台五百比丘。寒山子往来华顶。诺讵那坐断龙湫。一大藏教陈葛藤。自余是甚碗脱丘。火本无火。承言者纷纷。自我鳌山店上唤师兄。黄檗树头生蜜果。

  送天童证侍者再参

  鸟窠吹布毛。侍者便悟去。天童亲切句。不要重指注。十月天渐寒。早过西兴渡。相望一千里。往复行大路。入室再参时。嗔拳须照顾。

  送应侍者礼补陀

  眼听声耳观色。清冷云中飞霹靂。此是圆通自在门。衲僧几个知端的。昔年未出扶桑时。亲见宝陀之圣师。再到海山深处觅。须弥顶上戴须弥。

  送瑛维那礼补陀

  兴化打克宾。罚钱趁出院。诸方旧话子。反覆参详看。有耳谁不闻。有眼谁不见。露柱挂灯笼。山门朝佛殿。横拖拄杖去。却绕鄞江转。筑着脚指头。通身流白汗。宝陀岩上人。日夜长对面。咄。

  送高丽兰禅人礼补陀

  道人且以何为道。切忌区区外边讨。外边讨得枉劳神。只个心珠常皎皎。吴水碧越山青。白云三片四片。黄鸟一声两声。三世如来提不起。历代祖师难下觜。要见家家观世音。分明因我得礼你。

  送俊禅人浙东参礼

  学人自己。游山玩水。云门大师。事不孤起。此去浙东寻访谁。肩横七尺乌藤枝。初登玉几谒舍利。更向宝陀参圣师。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六五四三二一。杰出丛林俊衲僧。何须特地从人觅。

  送径山英首座归鄞

  凌霄峰头第二座。摩诃衍法曾明破。百非四句俱已离。白雪阳春有谁和。直得含睴亭𨁝跳上梵天。东坡池吞却四明山。蓦然倒骑佛殿出门去。棋盘石任苔痕斑。君不见。寒山子归太早。十年忘却来时道。又不见明觉老无处讨。十洲春尽花凋残。珊瑚树林日杲杲。

  送炬首座游台温

  饮光论劫坐禅。未免把[缆-(罩-卓)]放舡。文殊三处度夏。大似辽天索价。英俊道流。去住自由。朝游檀特。暮往罗浮。天宫说法了也。知是般事便休。人人释迦弥勒。个个寒山拾得。走遍天台雁荡。抹过山城海国。从来鼻孔大头垂。莫道相逢不相识。

  送孚侍者之浙东

  新昌弥勒佛。脚不离地走。夜半过扶桑。面南看北斗。却入天台雁荡。又到清凉补陀。撞着寒山拍手。听他拾得高歌。阿呵呵阿呵呵。依旧堂中迭足坐。不劳万里涉鲸波。

  送信首座参礼育王宝陀

  离四句绝百非。摩诃衍法谁当机。能令寂子缩头去。可使吾道生光辉。东浙西州恣探讨。个中谁了谁不了。果然识得本来人。万别千差俱一扫。法身元无设利罗。方便示现降群魔。闻思大士应尘刹。至竟不曾拘宝陀。谩道石横方广寺。未容薄地凡夫至。琼楼玉殿彩云间。正眼观来何足贵。手点昙华亭上茶。最先勘破盏中花。几人麻上生绳想。又复将绳认作蛇。背却天台游雁荡。讵那尊者空遗像。大龙湫与小龙湫。瀑雪翻云千万丈。尽尘沙界一般天。历历分明在目前。未动步时都历遍。谁能空费草鞋钱。

  送宝陀鼎维那

  浙东山浙西水。五湖四海皆自己。明月高挑拄杖头。寒云乱踏芒鞋底。从门入者非家珍。勘破宝陀岩上人。盖色骑声也奇特。一枝古洞桃花春。此行迤𨓦回天育。去去优昙远山绿。为我寄声二尊宿。出门未免重叮嘱。

  送顺禅人并柬乃师

  苏州有常州有。两两不成双。三三亦非九。有一句子到你。秃却我舌。无一句子到你。哑却我口。灵利衲僧知不知。汝师自是真宗师。如何弃却甜桃树。只管沿山摘酸梨。

  送万年楚藏主回日本

  万年一念。一念万年。不在天台南岳。亦非东土西干。会得则风行草偃。不会则纸裹麻缠。本来无一物。教外有何传。昔入大唐来。眼不见鼻孔。今归日本去。脚不跨船舷。入海泥牛奔似电。沿江木马走如烟。

  送汀州文禅人

  达磨西来。不立文字。见性明心。落在第二。, 还他出格道流。坐断报化佛头。眼里着沙不得。水中捉月何由。诸方老宿河沙数。学者担簦如蚁慕。拈却那吒第一机。其余总是闲家具。四海参寻善知识。谈玄说妙空劳力。当阳勘破老毗耶。一句了然超百亿。汀泉福建。明越温台。门门巨辟。法法全该。老鼠满地走。抱取猫儿来。

  送昱禅人回三平

  父母未生已前。好个本来面目。日用何曾欠少。谁云是事不足。山又青水又绿。早便起晚便宿。乌不日黔。鹄不日浴。拄杖但唤作拄杖。屋但唤作屋。莫问如来禅祖师禅。下里曲阳春曲。昔日三平见大颠。断弦须待鸾胶续。

  送弘藏主还径山兼柬西白首座

  上上上上。到最高高处。望望见青山起白云。云山出没如波浪。大华藏海知几重。重重围绕凌霄峰。须弥绝顶只这是。耳闻迦叶敲金钟。百千万亿四天下。信手拈来无一把。束作龟毛一管笔。经头一字如何写。写得分明说得亲。还他眼目人天人。

  送高丽顺禅人归国

  普贤身中行一步。超过恒河沙佛土。昨日方离海岸来。今朝便往高丽去。我此浙江。何异汝乡。冬寒向火。夏热乘凉。达本心者。头头是道。昧真性者。处处迷方。父母未生。有甚么与他辛苦。担皮囊效。善财参知识。礼文殊。谒弥勒不知。放下驰求心。内外中间绝消息。或游山或面壁。或垂手入𢌅。或韬光晦迹。煅凡成圣。只须臾拄地撑天也奇特。顺禅人须委悉。红日照中春。清风生八极。

  送钦首座南还

  六祖到广州。寓正法性寺。因举风幡话。略与二僧议。从此引葛藤。蔓延南海地。后人不解刬。一岁多一岁。珍重钦禅老。颇有英灵气。参方本无得。问法总不会。我保任此人。高踞佛祖位。

  送参侍者

  参须实参。悟须实悟。好个师僧。便恁么去。灵山会里人。总是天麒麟。百千年滞货。拈弄越精神。蹉过赵州禅。遭他文远笑。斗劣不斗胜。驴粪中着到。因思老古锥。节外更生枝。一笔都勾下。方为跨灶儿。吾家白雪曲。且要高人和。佛祖出头来。与渠都按过。

  送宁侍者参方礼祖

  佛祖丛中无位次。参方行脚谁家事。随兴一念便乖张。莫向禅门求意旨。须知真正道人家。到处忘怀愍自他。烂炒浮沤盛满钵。却来石上种莲花。国师三呼侍者三应。呼兮应兮。头正尾正。寻师必是。达其源。密意明明在汝边。他日归来无折合。必须痛吃老爷拳。

  送雪窦荣藏主归国

  心地法门。匪从人得。便与么去。天地悬隔。师子教儿能返掷。羚羊挂角无踪迹。以字不是。八字非觉天。日月增光辉。百尺竿头五两垂。大唐又向扶桑归。火热风动摇。水湿地坚固。打破铁围山。古今无异路。临行何待重分付。

  送参侍者参方

  佛法遍在一切处。莽莽卤卤河沙数。蓦札相逢唤得回。穿云度水从君去。头上笠腰下包。清风明月杖头挑。不曾咬破一粒米。万两黄金也合消。开却门须识主。彼此相知何必举。背靠法堂着草鞋。初非密室中私语。山未高兮海未深。赵州文远没弦琴。当时公验分明过。四海谁人识此心。

  送越藏主

  一大藏教。只说这个。东土西天。分明勘破。我今以百千万亿阎浮洲。拈来挂在床角头。拣甚么新罗日本。佛誓流求。闹浩浩冷湫湫。有时放有时收。收放纵横了无碍。卷舒出没常自由。谁道客来无供养。不妨满钵炒浮沤。

  送志禅人

  道人三次到来。今始索吾长偈。此事直下分明。问渠何须特地。十方只在目前。大道初非物外。若也会即便会。干木逢场作戏。不会亦无欠少。总自自家活计。踏着诸佛顶门。拽脱祖师巴鼻。四大海水壁立。五须弥山粉碎。好个大丈夫儿。可与禅林增气。

  送吴中滋禅人

  苏州有常州有。历历面南看北斗。主伴参随与么来。象王回旋师子吼。吃盐闻咸。吃醋闻酸。一有多种二。无两般。口中说食终不饱。身上着衣方免寒。不见道家山好家山好。家山内有无根草。时当腊月正春风。五叶一花香未了。

  送中竺海维那

  当念不生。空诸有海。坐断释迦文。全超观自在。中峰顶上鸣楗椎。尽大地人俱绝疑。陈如尊者有长处。一句分明举似谁。坐卧经行。卷舒出没。啮镞之机。如同电拂。三十三天筑气毬。两手扶犁水过膝。

  送广南慧藏主

  镇海明珠只一颗。如来藏里深扃锁。忽然突出拄杖头。照见山河千万朵。若问此珠作何色。圆陀陀兮明历历。南山之南北山北。直截示人人不识。归去来归去来。依然高挂越王台。

  送进禅人之浙东

  百尺竿头进一步。家家门口长安路。浙西之水浙东山。鹘眼龙睛多罔措。是佛不识佛。骑驴更觅驴。我今独自往。到处得逢渠。画蛇不必重添足。六六元来三十六。

  送东侍者之天平

  天平卓笔峰最奇。入门便看浮山碑。其中九带不到十。读者未免心狐疑。上人来自扶桑国。惯见琉璃浸天碧。夜半金鸡啼一声。鼻孔眼睛俱打失。走遍东西与南北。依然无处寻行迹。

  送常上人

  秋风凉。秋夜长。井梧飘败叶。岩桂喷清香。莫作世谛流布。切忌佛法商量。便与么。玉殿琼楼。初无盖覆。不与么。银山铁壁。特地遮藏。两头截断。十字纵横。却笑长眉老尊者。跏趺曾不下禅床。

  送万寿通侍者

  通身是。遍身是。拈却无位真人。坐断空劫自己。向上一路。不许商量。讨甚空花阳𦦨。更寻蛇足盐香。仲冬严寒。孟夏渐热。自古自今。谁巧谁拙。鸟窠吹起布毛。直下斩钉截铁。道人若也有疑。归家问取禅月。

  送净慈道藏主还景德

  黄面瞿昙不动舌。纵横四十九年说。葛藤往往迭成谁。毕竟天无第二月。一庵近日离南屏。蓦札问渠看甚经。只么默然叉手处。青天白日轰雷霆。龙湾老龙湾老。叔侄相忘情更好。镇海明珠待索时。与他倾出一栲栳。

  送愚叟如西堂

  本色住山人。且无刀斧痕。如斯三十载。道誉塞乾坤。列下从前诸佛祖。须弥槌打虚空鼓。却完全揭示。当阳主中主。主亦不必论。宾亦不必夸。妙喜竹篦分背触。谁能撒土更抛沙。遇饭吃饭。遇茶吃茶。弟兄相见。丰俭随家。露地白牛甘水草。不妨到处纳些些。

  送宗藏主

  大士挥尺一下。赵州绕床一转。古今多少葛藤。二老当头截断。宝华藏主饱丛林。访友寻师年岁深。腊月花开无影树。阳春曲奏没弦琴。东风急东风急。上下四维挨不入。水底青天尽踏翻。何曾乱打鞋头湿。

  送圣寿政维那

  不用低头。思量难得。真不掩伪。曲不藏直。流出音声佛事。豁开贤圣阃域。洞山麻三斤。云门干屎橛。曾勘诸方来。必竟如何说。拄杖如龙活鱍鱍。横拈倒用乾坤阔。

  送净慈寿首座还日本

  富士山头月。祖龙溪上水。月既不来此。水亦不往彼。正当水月交辉时。万里何曾隔一丝。石女裁成火浣布。泥牛踏断珊瑚枝。有佛无佛俱是诳。即心非心尽同谤。教网高张未入微。宗门直指还流浪。所以道。正法眼破沙盆。古今此道喧乾坤。黄金满国难酬价。付与休居的骨孙。椿庭提起百杂碎。不要被渠相负累。掷过那边更那边。寻常只守闲闲地。便与么。实奇哉。诸方大可笑。嚼饭喂婴孩。但恐空中释梵来。昙华又为无心开。

  送延寿梓知客

  临济大师宾主句。赵州见僧吃茶去。旋风顶上屹然栖。走遍天涯不移步。九九从来八十一。寻常显元尤绵密。撑天拄地丈夫儿。手眼通身赫如日。

  送蒋山澄知客

  独龙冈头。跳珠峰下。客来须看。贼来须打。还上古之风规。赞升平之法社。师子之爪既呈。羚羊之角斯挂。善能和其光同其尘。自可忘其情绝其解。蟭螟吞却妙高山。草庵卸下琉璃瓦。

  送日本易上人

  己躬下事元明白。动念却成云水隔。老胡谩自度流沙。不会当头个一着。日日日东上。日日日西沉。何用有口说。无弦方是琴。道人拄杖握在手。是圣是凡劈脊搂。掇转扶桑作大唐。惊起法身藏北斗。

  送灵隐福藏主

  三业清净佛出世。步步踏着黄金地。三业不净佛灭度。黄金地上难移步。与么与么。当阳明皎皎。不与么不与么。遍界黑漫漫。两处牢关打脱。千里藏海枯干。阿那个是菩提烦恼。唤甚么作生死涅槃。尽大地人齐斫额。飞来峰月照人寒。

  送亮侍者参方

  国师三唤侍者。侍者三应国师。蚯蚓抹过东海。藕丝穿却须弥。从来此道无今古。不动纤尘超佛祖。迷也悟也何必云。语兮默兮自看取。春风日夜吹天地。是处园林变红翠。一一交罗帝网珠。头头揭示灵山会。咄。

  送观首座

  云门未到灵树。已见知圣大师。首座悟道了也。一对无孔铁锤。前无释迦。后无弥勒。圣固难知。凡安可测。且道悟个什么。面赤不如语直。七月八月秋风凉。千山万山客路长。太平庵中迭足坐。任运施为无不可。

  送双林湛侍者

  来也与么来。去也与么去。佛祖不为人。古今无异路。寻常吃饭吃粥。何待说性说心。端坐受他供养。日消万两黄金。打破大唐国。觅一个会佛法底。了不可得。我见两个泥牛斗入海。直至如今没消息。

  送灵隐聚藏主

  冷泉汤汤广长舌。无昼无夜无间歇。必竟不知何所说。卷尽五千四十八。塞却耳根作么听。听得分明心路绝。心路绝处正眼开。灯笼㳂壁上天台。

  送默维那

  云峰见翠岩。投诚而入室。岂无娘生口。不肯为渠说。一朝桶箍爆。通身白汗出。披衣上方丈。且喜大事毕。汝自象山来。问吾求旨诀。置之杂务中。扰扰经岁月。抛却土木场。使就维那职。职满要参方。须依善知识。西川复东浙。毕竟承谁力。

  送隆侍者

  此事分明非授受。灵光一点从来久。释迦迦叶同虚空。少室神光亦何有。吾负汝兮汝负吾。侍者三应国师呼。我在大唐汝日本。半夜飞出金老乌。

  送四明瑞岩润藏主

  从来无一法。海口莫能宣。霜风卷黄叶。唤作止啼钱。若遇明眼人。且拈放一边。扑碎摩尼珠。大海浮铁船。能可空两手。不为物所缠。经行及坐卧。在处莫非禅。

  送久藏主游天台雁荡

  佛佛授手。面南看北斗。祖祖相传。凿石种红莲。一气转一大藏教。水流湿兮火就燥。万里风抟海上鹏。几年雾隐山中豹。益无所益。为无所为。拔苦与乐。兴慈运悲。黄檗树头得蜜果。没底篮子盛将归。直下是。休拣择。新罗在海东。日本多商舶。发弓饮羽兮两岸俱玄。鞭石吼升兮纤毫不隔。台岳云浮点点青。蜃江月泛茫茫白。

  送玹侍者还里

  鸟窠吹布毛。便有人悟去。而今作么生。莽卤河沙数。玹禅既磊落。须会超方句。见色与闻声。不可第二度。秋风吹木犀。髼松开满树。梦里忽闻香。觉来无觅处。翻身摸着枕。元是木头做。便与么承当。重迭关山路。

  答道场清远禅师

  吾侄僧中龙。为人施法雨。根虽有利钝。心本无差互。壁立万仞表。青山常独露。谁言师弟子。此事须密付。达磨不会禅。妙喜亦非祖。处处是道场。何劳辨能所。勉之从今日。高步追前古。

  寄尼孙静山主

  我有一机。向上全提。超佛越祖。海里须弥。天上天下。知之者寡。拟议不来。劈脊便打。五祖邓师翁。扫除临济宗。圆悟与大慧。一一龙生龙。有个尼无著。至今流, 正脉。古今常现前。看是何标格。

  送道场浚藏主

  心不是佛。智不是道。天上人间。何处寻讨。西斋今年六十八。分明一老一不老。惭愧青山人。相看寂寞濵。问余有甚奇特处。追风铁马戴麒麟。昨夜月轮如火热。晒得乌儿白似雪。天真灵妙不思议。一语标宗言下彻。

  送智门斯道

  眼有三角。头峭五岳。枯木糁花。炎天飞雹。既善解粘去縳。不须续凫截[鴳-女+隹]。斯人斯道兮千载一时。日面月面兮古之今之。句后声前竟莫测。棒头喝下终无私。

  不见老智门弹一曲。断弦更待何人续。莲华荷叶分明。也是酬君颠倒欲。

  示徒弟心安参方

  一人所在亦须到。半人所在亦须到。入门休问主是谁。看渠开口提纲要。一言相契便参堂。不惮辛苦充街坊。缝个布袋䭾斋粮。朝参暮请听举扬。出家只要了心地。终不图他名与利。古德皆从恁么来。后生晚长须睎骥。泰山之石溜滴穿。蟠桃着花三千年。忽然水底火烧天。那时归来吃痛拳。

  送日本春侍者

  七佛已来。皆有侍者。辅弼宗师。作成法社。香林在韶阳。闻指示暗抄。临济验洛浦。拽拄杖便打。𢬵性命断知解。岂肯认奴作郎。随他指鹿为马。近来车载斗量。漫说云兴瓶泻。春禅幸自英灵。见地须交脱洒。忽然光明盛大。可见风流儒雅。何也。阿魏无真。水银无假。

  送进侍者

  疏山卖却布单。三千里外行脚。忽然打破漆桶。恰似虎头生角。进禅得得来中州。三万里截沧溟流。解笑瞎驴趁大队。倒拈拄杖风飕飕。扶桑那畔一轮日。直至黄昏后方出。瞎摩醯顶门眼。东土西天无祖佛。

  送用首座

  道人日本来。将甚么过海。有语涉商量。无言成窒碍。譬如金翅鸟王。须弥顶上翱翔。不学栖芦钝鸟。卑飞只恋池塘。摩诃衍法如何说。四句皆离百非绝。杨柳丝丝舞碧烟。梅花片片飘香雪。

  送权维那

  三世诸佛不知有。一一面南看北斗。狸奴白牯却知有。拈得鼻孔失却口。袖里金锤未举时。分明超过毗卢师。忽然一下百杂碎。石虎吐出木羊儿。渠渠渠我我我。折旋俯仰无不可。识得西来祖意传。白云影里青山朵。

  送志侍者

  短歌数十丈。长句三两言。不长又不短。石火迸青天。圆悟作侍者。何曾参得禅。当时邓师翁。未免所见偏。法久乃成弊。须忘鱼与筌。后生逐队走。纸褁仍麻缠。决择要明白。卷舒机用全。道人日本来。可拍佛祖肩。骏马不受羁。长途自腾骞。日驰三万里。顷刻抚八埏。妙喜臭皮袜。杨岐金刚圈。临济正法眼。灭向瞎驴边。鼻孔略仿佛。诸方谁敢穿。

  赠前西隐玉涧血书华严经

  毗卢性海无边表。非古非今非大小。有时捏聚一毫头。血滴滴地从挥扫。有时伸作广长舌。一卷百番宣未了。玉㵎老金溪宝。如来样向心中造。善财童子未知归。度水穿云谩寻讨。当砌华映帘草。雪白瓷瓯香袅袅。自然觉者处其中。终不随他打之绕。

  次韵赠西隐白石

  释迦掩室。金粟无言。同条共贯。拔本塞源。闻无闻。见无见。如投师子一滴血。六斛驴乳皆星散。藏中自有摩尼珠。须知不在龙宫殿。襟怀荡荡。眉宇津津。沧溟半勺。大地纤尘。直得飞来峰𨁝跳。壑雷亭下雨翻盆。

  佛日普照慧辩楚石禅师语录卷第十六

  音切

  绠(古杏切) 搊(楚尤切) 鄞(五斤切) 丽(郎计切) 迤(徒何切) 𨓦(力绥切) 黔(巨炎切) 羚(鲁丁切) 屹(鱼乞切) 舶(捕格切) 睎(许机切) 骥(居致切) 埏(以栴切)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