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言祖语 《佛祖道影》白话解:二十四祖 师子尊者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1年08月31日 · 86 次阅读
96

二十四祖师子尊者

尊者,中印土人。问二十三祖曰:「我欲求道,当用何心?」祖曰:「汝欲求道,无所用心。」曰:「既无用心,谁作佛事?」祖曰:「汝若有用,即非功德;汝若无作,即是佛事。」因付以大法。游化至罽宾国,转付法与婆舍斯多。后王秉剑至尊者所,问曰:「师得蕴空否?」曰:「已得蕴空。」王曰:「离生死否?」曰:「已离生死。」王曰:「既离生死,可施我头。」曰:「我身非有,何吝于头!」王即挥刃,断尊者首,白乳涌高数尺,王之右臂旋亦堕地。

赞曰

无心可用 大用现前 廓通佛理 舍尽第筌 按剑引颈 海口难宣 芦花白雪 秋水长天

或说偈曰 ◎宣公上人作

师子尊者志非凡 求法问道愿心坚 应无所住离诸相 如有功能即落边 五蕴皆空破迷执 万缘放下了真诠 王剑斩头白乳现 右臂堕地始服甘

白话解

第二十四代的祖师,叫师子比丘、师子尊者。这位尊者证得无相菩提,一切自在,一切如如。

尊者,中印土人:他是中印度的人。

问二十三祖曰:他遇着二十三祖鹤勒那尊者,问道:「我欲求道,当用何心?」各位应该想一想,二十四祖这么问,那我们设身处境,也像二十四祖的「我欲求道」,我想要求这个了生死、脱轮回,断烦恼、证菩提的觉道,「当用何心」,我应该用什么心?

祖曰:汝欲求道,无所用心。二十三祖就答复他说:「你想要求道吗?你真要想求道的话,什么心也不要用。要无心,你若能懂得无心了,这就是道。」

曰:既无用心,谁作佛事?师子尊者听这个道理,还没有懂,所以就来辩论。说既然什么心也不要用了,那么作佛事的又是谁呢?他以为这是辩才无碍,就这么和二十三祖辩论。

祖曰:汝若有用,即非功德。二十三祖又说:「你若有所用心,还有造作呢!没有到那无功用道上;你还是着相,有形有相的。那都不是你自性里边的真正功德。汝若无作,即是佛事:假使你没有所用心,扫一切法,离一切相,那就是大作佛事;不是你在那儿念经、拜佛,或者礼忏,或者作种种的功课,那才是佛事。你要是真正修道,什么都没有了,扫一切法,离一切相;一空一切空,一离一切离,一净一切净,一正一切正。」二十三祖这么一说,师子尊者马上开悟了,顿入佛慧。

因付以大法:于是二十三祖就把心印的大法传给他了(注1)。那么每一篇都说「大法」,这个大法,就是佛教里头最重要的一件事:所谓「传佛心印,以心印心」。佛说:「我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教外别传,已咐嘱摩诃迦叶矣!」这就叫「大法」。

游化至罽宾国,转付与婆舍斯多:以后,师子尊者到处去游方教化众生,到罽宾国──这是当时一个国家的名字,有的说是云南,有的又说是从西伯利亚那儿去,这不需要考证它,总而言之,是当时一个国家。尊者就在那儿传法给第二十五祖婆舍斯多尊者了。

后王秉剑至尊者所,问曰:师得蕴空否?传法之后,因为当时这个国家有二个外道,学种种幻术,想要谋反叛乱,就伪装成出家人,潜入王宫。事发败露,这个国家的国王误以为是出家人所为,就要毁灭佛教。这个国王,手里拿着一把宝剑,到师子尊者住的地方,问他:「你已经得到五蕴皆空了吗?色受想行识,你都空了没空啊?」

曰:已得蕴空。因为师子比丘不打妄语,也不会说客气话,国王来问他,他就说真话了:「我已经得到五蕴皆空,我照见五蕴皆空,知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了。」

王曰:离生死否?国王又问:「你离生死了没有?」就是你了没了生死啊?

曰:已离生死。他答复说:「我生死已经了了,没有生死了!」

王曰:既离生死,可施我头。国王就说:「你既然生死都不成问题,生死都了,那请你把头布施给我。」

曰:我身非有,何吝于头?师子比丘说:「我连身体都没有了,这个头我有什么舍不得的?你就砍掉好了。」

王即挥刃断尊者首,白乳涌高数尺:这个国王就用剑一斩,把师子比丘的头给斩下来了。可是把头斩下来,他不流血,而是由脖子上流出白浆,好像牛奶似的;这白浆窜高涌出,有数尺那么高。各位想一想:这是什么意思?等想清楚了,再来告诉我。

王之右臂旋亦堕地:这个国王因为右手拿着宝剑,斩了师子比丘的头,这是杀圣人;这叫「弒父、弒母、弒阿罗汉、破和合僧、出佛身血」,这是犯了五无间的罪,所以他的右臂马上就断了,掉到地下。

赞曰

无心可用,大用现前:无心可用到极点了,到「无功用道」这种的境界,无用无不用,就大用现前,大造大化。

廓通佛理,舍尽第筌:把佛的道理都明白了,就「舍尽第筌」,把一切的渣滓、一切的葛藤、一切的皮毛,一切不重要的,都掉了、不要了。

按剑引颈,海口难宣:国王到他那地方,手里拿着一把剑;他就把脖子伸得长长的,等着国王杀,等国王斩。「海口难宣」,这种大无畏的精神,这种没有「我」的精神,这种了生死的精神,这种「五蕴皆空」的真理,你就用海那么大的口,也说不完这个道理,只可以用个简单的比喻。

芦花白雪,秋水长天:芦花是白的,白雪也是白的,就像秋天的水和长天,都是一色的,都是天然本色。所谓「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是大自然的一种景色。

这位师子比丘,他能不流血,而流白浆。各位研究研究,这是什么道理?

你们一个说他开悟证果了;一个说他无漏了,没有欲念,断欲去爱,到这个无所求的境界上了──也就是无争、无贪、无求、不自私、不自利的这种境界。

你们不要以为「财色名食睡」这五个字是很简单的。这五个字没有证果之前,都不能断的;证果之后还有的,不一定完全断的。所以我们万佛圣城给你们讲的,都是证果的妙法;你不要看是很平常的,「我也懂啊!不争,我也不争了!」你心里争没争?「不贪,那我也不贪什么。」你心里贪没贪?你外边不贪,里边贪没贪?里边不贪,你自性里边,在八识田里头,贪没贪?求、自私、自利,都是这样子。你要内外如一,内外都干净了,那才算呢!

师子比丘为什么白乳窜高涌出,有数尺那么高?因为他的血都变成白阳了;血本来是红的,现在变成白的──证果的圣人就是这个样子!所以你不能冒充的,不能说:「哦!我是证果了!」你证果?先把你的头割下来看看,是不是流白乳?啊!这一下,再也不敢承认你证果了!因为证果就没有头了,这个果证得也没有意思,没有吃饭的东西了!所以还是不要冒充证果的人是好一点,这是很危险的。

人若已经到纯阳体的时候,血就都变成白色了,这是证果圣人的一个证明。中国二祖神光,也是被政府把头割去,因为说他是一个疯人,那么他头上也是流白浆。这是他真正解脱了,没有执着了,也就是无漏了。

无漏了,没有欲漏、没有色漏、没有财漏、没有名漏、没有食漏、没有睡漏,什么漏都没有了!到这个无漏的境界,得到漏尽通,这是最难得的一通。六通之中,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都容易得,唯独漏尽通不容易得;得到漏尽通时,就这个样子──身上的血都变成白色的了。

或说偈曰

所以我又说一首偈颂,来赞叹这位师子尊者。一开始就说──

师子尊者志非凡:师子尊者,他这种志愿不是普通人能比的,他是个特别的人,他很特别的,特别到什么程度呢?

求法问道愿心坚:他到处求法,到处访道,访友求师;他到什么地方,都卑躬折节,敏而好学,不耻下问。不要说遇着二十三祖这么高的人,就遇着比他低的人,他也向他们求法问道。他为法忘躯,为法心切,这一种愿力很坚固的。

应无所住离诸相:他请问二十三祖:「用什么心来求道?」二十三祖就告诉他:「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不用心,也就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了!你不要着相了!你以为要用什么心?你有所用心,那就不是无功用道。

如有功能即落边:假若你有功能,就落二落三、落空落有,落于二边了。

五蕴皆空破迷执:他色受想行识都空了,他把凡夫这种五蕴的法都破除、破开,没有迷执了。

万缘放下了真诠:这万缘什么也都不罣了!无罣碍故,就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得到究竟的涅槃了,所以叫「了真诠」。

王剑斩头白乳现:这个国王用宝剑把他的头斩下来,白乳从断头处涌高数尺,这是有真功夫。你若问:「他证果了,那把头斩下来后,他的头会不会自己又回到颈上呢?」可以的,但是他不这样做。为什么?因为这样做,又生执着了。那个时候,他就是这样示现,这国王也是成就他这种道业,来给众生做一个见证。至于师子比丘,他头掉不掉,这根本都不是问题的。

右臂堕地始服甘:这个国王的右臂也同时断了,掉到地下。这时国王才知道,喔!这真是证果圣人!我现在是受果报了!虽然右臂断了,心里也佩服了;佩服这个世界真正有圣人,真正还有传佛心印的人。他心服口服,一点也不反抗了。

各位说说看,这个国王的右臂怎么断的?是不是师子比丘会武功,这个白乳一出,就好像练了宝剑,把这个国王的臂斩断了报仇呢?是不是这样?我不明白。你们想一想,今天我就问你们这么多的问题。或者是天龙八部在那儿不高兴了,「啊!你这国王,你拿圣人来做试验品!」所以把他的右臂斩下来了,这就是护法的力量。

──宣公上人‧一九八一年九月七日讲解

注1:二十三祖付二十四祖之传法偈‧见《景德传灯录》与《指月录》──    认得心性时 可说不思议    了了无可得 得时不说知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