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佛日普照慧辩楚石禅师语录卷第十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1年08月29日 · 76 次阅读
96

  佛日普照慧辩楚石禅师语录卷第十

  举古上

  侍者 明远等 编

  举云门一日。拈拄杖云。凡夫实谓之有。二乘析谓之无。缘觉谓之幻有。菩萨当体即空。衲僧见拄杖。但唤作拄杖。行但行坐但坐。总不得动着。妙喜云。我不似云门老人。将虚空剜窟竉。蓦拈拄杖云。拄杖子。不属有不属无。不属幻不属空。卓一下云。凡夫二乘。缘觉菩萨。尽向这里。各随根性。悉得受用。惟于衲僧分上。为害为冤。要行不得行。要坐不得坐。进一步。则被拄杖子。迷却路头。退一步则被拄杖子。穿却鼻孔。只今莫有不甘底么。试出来。与拄杖子相见。如无来年更有新条在。恼乱春风卒未休。师云。凡夫不合起有见。二乘不合起无见。缘觉不合起幻有见。菩萨不合起当体即空见。不可放过云门老汉。贪观白浪。失却手桡。累他天下衲僧。总落拄杖圈䙡。放过不可。好与一坑埋却。

  举僧问香严。如何是道。严云。枯木里龙唫。僧云如何是道中人。严云。髑髅里眼睛。僧又问石霜。如何是枯木里龙唫。霜云。犹带喜在。如何是髑髅里眼睛。霜云。犹带识在。又问曹山。如何是枯木里龙唫。山云。血脉不断。如何是髑髅里眼睛。山云干不尽。遂有颂云。枯木龙唫真见道。髑髅无识眼初明。喜识尽时消息尽。当人那辨浊中清。圆悟老人云。一人透语渗漏。一人透情渗漏。一人透见渗漏。妙喜云。诸人还拣得出么。若拣不出。不惜眉毛。为诸人说破。香严透语渗漏。被语言缚杀。石霜透情渗漏。被情识使杀。曹山透见渗漏。被见闻觉知惑杀。分明说了。具眼者辨取。师云。妙喜老人。全身坐在三种渗漏里。却不被三种渗漏所拘。虽然要见古人。直是远在。为什么如此。无事教坏人家男女。

  举提婆达多。在地狱中。世尊令阿难传问云。汝在地狱中。可忍受否。云我虽在地狱中。如三禅天乐。世尊又令阿难传问。你还求出否。云待世尊入地狱我即出。阿难云。世尊是三界大师。岂有入地狱分。云世尊既无入地狱分。我岂有出地狱分。妙喜云。既无出分。又无入分。唤什么。作释迦老子。唤什么。作提婆达多。唤什么作地狱。还委悉么。自携瓶去沽村酒。却着衫来作主人。师云。妙喜与么批判。刁刀相似。鱼鲁差殊。不知释迦老子自是释迦老子。提婆达多。自是提婆达多。地狱自是地狱。料掉没交涉。一夜落花雨。满城流水香。

  举招庆问罗山。有人问岩头。尘中如何辨主。头云。铜沙罗里满盛油。意作么生。山召大师。庆应诺。山云。猕猴入道场。山却问明招。或有人问。你作么生。招云。箭穿红日影。妙喜云。还会么。猕猴入道场。箭穿红日影。两个老古锥。担雪共填井。喝一喝。师云。我当时。若作罗山。待招庆问铜沙罗里满盛油。意作么生便喝。山却问明招。或有人问你。作么生。也与一喝。召众云。且道天宁两喝。与妙喜一喝。是同是别。

  举招庆普请担泥次。中路按拄杖问僧云。上窟泥下窟泥。僧云上窟泥。庆打一棒。又问一僧。上窟泥下窟泥。僧云。下窟泥。庆亦打一棒。又问明招。招放下泥担叉手云。请师鉴。庆便休。妙喜云。招庆虽然休去。争奈明招不甘。云门当时。若见他放下泥担。云请师鉴。劈脊也与一棒。看他如何折合。师云。国清才子贵。家富小儿骄。

  举睦州问僧。近离甚处。僧云河北。州云。河北有个赵州和尚。上座曾到彼么。僧云。某甲近离彼中。州云。赵州有何言句示徒。僧遂举吃茶话。州乃云惭愧。却问僧赵州意作么生。僧云。只是一期方便。州云。苦哉赵州。被你将一杓屎泼了也便打。后来雪窦云。这僧克由叵耐。将一杓屎。泼他二员古佛。妙喜云。雪窦只知一杓屎。泼他赵睦二州。殊不知。这僧末上。被赵州将一杓屎泼了。却到睦州。又遭一杓。只是不知气息。若知气息。甚么处有二员古佛。师云。这僧不会吃茶意旨。不知泼屎气息。带累好人。堕屎坑中。合吃多少拄杖。雪窦妙喜一时放过。也须替他。入涅槃堂始得。

  举僧问云门。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门云胡饼。妙喜云。云门直是好一枚胡饼。要且无超佛越祖底道理。师云𡎺。

  举洞山云。须知有佛向上事。僧问如何是佛向上事。山云非佛。云门云。名不得状不得。所以非。妙喜云。二尊宿恁么提持。佛向上事且缓缓。这里即不然。如何是佛向上事。拽拄杖劈脊便打。免教伊在佛向上躲根。师云。我这里。无向上向下。佛是西天老比丘。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无钱明日求。

  举石门聪和尚云。十五日已前诸佛生。十五日已后诸佛灭。十五日已前诸佛生。你不得离我这里。若离我这里。我有钩钩你。十五日已后诸佛灭。你不得住我这里。若住我这里。我有锥锥你。且道正当十五日。用钩即是。用锥即是。遂有颂云。正当十五日。钩锥一时息。更拟问如何。回头日又出。妙喜云。恢张三玄三要。扶竖临济正宗。须是恁么人始得。虽然如是。云门即不然。十五日已前。诸佛本不曾生。十五日已后。诸佛本不曾灭。十五日已前。你若离我这里。我也不用钩钩你。一任横担拄杖。紧峭草鞋。十五日已后。你若住我这里。我也不用锥锥你。一任拗折拄杖。高挂钵囊。且道正当十五日。合作么生。乃云。十五日前后。钩锥徒尔为。今朝是十五。正好用钩锥。且作么生用。路逢死蛇莫打杀。无底篮子盛将归。师云。用尽自己心。笑破他人口。

  举白云祥和尚。问僧不坏假名。而谈实相作么生。僧云。这个是椅子。白云以手拨云。将鞋袋来。僧无对。白云云。这虚头汉。云门闻云。须是祥兄始得。妙喜云。云门扶强不扶弱。争奈怜儿不觉丑。这僧当时。若是个汉。待他道将鞋袋来。便与掀倒禅床。直饶白云。牙如剑树。口似血盆。也分疏不下。师拈起拄杖云。这个是假名。那个是实相。这个是实相。那个是假名。一不是二不成。路远夜长休把火。大家吹杀暗中行。掷拄杖举石头问长髭甚处来。髭云岭南来。头云。大庾岭头。一铺功德。成就也未。髭云。成就久矣。只欠点眼在。头云。莫要点眼么。髭云便请。头垂下一足。髭便礼拜。头云。子见个什么便礼拜。髭云。如红罏上一点雪。妙喜云。众中商量甚多。或云无眼功德。有甚点处。或云。莫要点眼么。待他道便请好劈脊便打。若恁么。未免秽污这功德。云门即不然。待这老汉垂下一足。但道起动和尚。师云。长髭亲从大庾岭来。平白被石头热谩一上。见个什么便问。一铺功德。成就也未。虚空里钉橛。又有长髭。把不定便道。成就久矣。只欠点眼在。一盲引众盲。石头垂下一足。还当得点眼也无。一个既不惺惺。两个更是懡㦬。如红炉上一点雪。果然诸人。切忌接响承虚。脱空妄语。

  举王大王。向雪峰会里。请晏监寺住鼓山。雪峰与孚上座送出门。回至法堂上乃曰。一只圣箭。直射入九重城里去也。孚云。和尚是伊未在。峰曰。渠是彻底人。孚云。若不信。待某甲去勘过。遂往路中把住云。师兄向甚么处去。鼓山云。九重城里去。孚云。忽遇三军围闭时如何。山云。他家自有通霄路。孚云。恁么则离宫失殿去也。山云。何处不称尊。孚便回。谓雪峰云。好一只圣箭折却也。遂举前话。峰云。渠有语在。孚云。这老冻脓。毕竟有乡情在。妙喜云。众中商量道。什么处。是圣箭折处。云鼓山不合答他话。是圣箭折处。鼓山不合说道理。是圣箭折处。恁么批判。非惟不识鼓山。亦乃不识孚老。殊不知孚上座。正是一枚贼汉。于鼓山面前。纳一场败阙。懡㦬而归。却来雪峰处拔本。大似屋里贩杨州。若非雪峰有大人相。这贼向甚处容身。当时可惜。放过却成个不了底公案。只今莫有为古人出气底么。试出来。我要问你。甚么处是圣箭折处。师云。鼓山圣箭子。射入九重城。甚生气概。孚上座。等闲拶着。略露锋铓。回至法堂却云箭折。诬人之罪。以罪加之。妙喜老人谓。孚上座是一枚贼汉。向鼓山面前。纳败阙而归。骑贼马杀贼。大凡事不孤起。当时雪峰。只因卖弄这一只圣箭子。勾贼破家。若也咬定牙关。谁敢无风起浪。便是尽大地。稻麻竹苇。化作衲僧。要勘鼓山。也无启口处。天宁不是贬剥古人圣箭子。是什么厕草茎。抛向垃圾堆头着。更问他折处。且莫𡱰沸好。

  举明招向火次。僧忽问。目前无法。意在目前。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未审此四句。那句是宾。那句是主。明招拨开火云。你向这里。与我拈出一茎眉毛看。僧云。非但某甲。尽大地人。丧身失命。招云。何故自把髻投衙。妙喜云。这僧有头无尾。明招有尾无头。若人道得头尾圆全句。云门与你拄杖子。师云。不解拈出火里眉毛。未知四句中。那一句是宾。那一句是主。妙喜道。这僧有头无尾。明招有尾无头。直饶妙喜。道得头尾圆全句。天宁拄杖子。未放伊在。

  举南泉坐次。一僧问讯。叉手而立。泉云太俗生。僧合掌。泉云太僧生。僧无语。妙喜云。合掌太僧生。叉手又俗气。总不恁么时。尊体无顿处有巴鼻。唵苏噜苏噜。悉唎悉唎。喝一喝云是甚么。近来王令稍严。不许搀行夺市。师云。叉手太俗。合掌太僧。不僧不俗。谁敢安名。检点将来。也是垛生招箭。且道落在这僧分上。落在南泉出上。

  举麻谷持锡到章敬。绕禅床三匝。振锡一下。卓然而立。妙喜云。纯钢打就。生铁铸成。敬云是是。妙喜云。锦上铺花三五重。谷又持锡到南泉。绕禅床三匝。振锡一下。卓然而立。妙喜云。已纳败阙了也。泉云。不是不是。妙喜云。枷上更着杻。谷云。章敬道是。和尚为什么道不是。妙喜云。愁人莫向愁人说。泉云。章敬则是。是汝不是。此是风力所转。终成败坏。妙喜云。试把火照看。南泉面皮厚多少。复召大众云。云门恁么批判。且道肯他不肯他。师云。麻谷绕床振锡。参礼常仪。为什么。章敬道是。南泉道不是。苦瓠连根苦。甜瓜彻蒂甜。

  举让和尚遣僧问马祖云作么生。祖云。自从胡乱后。三十年不曾少盐酱。妙喜云。云门即不然。夜梦不祥。书门大吉。师云。且道妙喜与马祖。是同是别。如何黑漆屏风上。更写卢同月蚀诗。

  举僧问云峰。如何是心地法门。峰云。不从人得。僧云。不从人得时如何。峰云。此去衡阳不远。妙喜云。云门即不然。如何是心地法门。不从人得。不从人得时。如何看脚下。师云。或问天宁如何是心地法门。不从人得。不从人得时如何。早晨有粥。斋时有饭。

  举僧问岩头。三界竞起时如何。头云坐却着。僧云。未审师意如何。头云。移取庐山来。即向汝道。妙喜云。岩头古佛。向万仞崖头垂手。镬汤罏炭里横身。盖为慈悲之故。有落草之谈。今日若有人问云门。三界竞起时如何。只向他道。快便难逢。未审师意如何。移取云门山来。即向汝道。师云。三界竞起。岩头道坐却着。见怪不怪。其怪自坏。妙喜道。快便难逢。顺水流舟。更加橹桌。天宁道。在什么处。长安甚闹。我国晏然。未审师意如何。待我上山斫棒来。却向汝道。三段不同。收归上科。

  举僧问五祖。如何是佛。祖云露胸跣足。如何是法。云大赦不放。如何是僧。云钓鱼舡上谢三郎。妙喜云。此三转语。一转具三玄三要。四料拣。四宾主。洞山五位。云门三句。百千法门。无量妙义。若人拣得。许你具一只眼。师云。三玄三要。四料拣。四宾主。洞山五位。云门三句。百千法门。无量妙义。大似头上安头。天宁今日。为你诸人。抽却钉拔却楔。做个洒洒落落地。丈夫儿。岂不好。何故吃他残羹馊饭。随他脚后跟转。被他唤作无地头汉。惭惶杀人。

  举僧问云门。如何是道。门云透出一字。妙喜云。透出一字。却不相似。急转头来。张三李四。师云。天宁作么生拈拄杖。击禅床云。洎合停囚长智。

  举教中道。生灭灭已。寂灭现前。妙喜云。真生无可生。真灭无可灭。寂灭忽见前。虾蟆吞却月。师云。寂灭不现前。心心生与灭。龟毛扇子扇。泥牛一点血。

  举僧问赵州。百骸俱溃散。一物镇长灵时如何。州云。今朝又风起。妙喜云。今朝又风起。闹处莫插嘴。触着阎罗王。带累阴司鬼。师云。天宁下个注脚。也要醉后添杯。今朝又风起。不必更疑猜。就地撮将黄叶去。入山推出白云来。

  举法眼问觉铁觜。近离甚处。觉云赵州。眼云。承闻赵州有柏树子话是否。觉云无。眼云。往来皆谓。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州云。庭前柏树子。上座何得道无。觉云。先师实无此语。和尚莫谤先师好。妙喜云。若道有此语。蹉过觉铁觜。若道无此语。又蹉过法眼。若道两边都不涉。又蹉过赵州。直饶总不恁么。别有透脱一路。入地狱如箭射。毕竟如何。举起拂子云。还见古人么。喝一喝。师云。祖师西来意。庭前柏树子。此话已遍行天下了也。因甚么。觉铁觜却道。先师无此语。众中往往商量。赵州只是一期方便。不可作实解。所以道无。与么乱统。谤他古佛不少。妙喜云。若道有此语。蹉过觉铁觜。若道无此语。又蹉过法眼。若道两边俱不涉。又蹉过赵州。今日烟波无可钓。不须新月更为钩。

  举青原思和尚问六祖。当何所务。即不落阶级。祖云。汝曾作什么来。思云。圣谛亦不为。祖云落何阶级。思云。圣谛尚不为。何阶级之有。祖深器之。妙喜云。莫将闲话为闲话。往往事从闲话生。师云。弄泥团汉。有什么限。

  举庞居士问灵照女。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作么生会。照云。这老汉头白齿黄。作这个见解。居士云。你作么生。照云。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妙喜云。庞居士先行不到。灵照女末后太过。直饶齐行齐到。若到云门。一坑埋却。且道过在什么处。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师云。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庞公只解抛砖。灵照何曾瞥地。从教千古万古黑漫漫。填沟塞壑没人会。

  举云门云。百草头上。道将一句来。众无语。自代云俱。圆悟老人云札。妙喜云普。复云。俱札普日轮午。李将军射石虎。虽然透过那边。枉发千钧之弩。师云。云门俱。少实多虚。圆悟札。了无交涉。妙喜普。直须荐取。这三个汉。各立生涯。摇头摆尾到处逢他。深山藏独虎。浅草露群蛇。

  举僧问赵州。四山相逼时如何。州云。无路是赵州。妙喜云。无路是赵州。老将足机筹。关南并塞北。当下一时收。师云。四山相逼时。无路赵州老。黄叶落纷纷。一任秋风扫。

  举裴相国入寺。见壁间画像。问院主云。壁间是甚么。主云高僧。裴云。形仪可观。高僧在甚么处。主无语。裴云。这里莫有禅僧么。时黄檗在众。主云。有一希运上座。颇似禅僧。裴遂召黄檗。举前语似之。檗云。但请问来。裴云。仪形可观。高僧在甚么处。檗召相公。公应诺。檗云。在甚么处。裴于言下领旨。妙喜云。裴公将错就错。脱尽根尘。黄檗信口垂慈。不费心力。似地檠山。不知山之孤峻。如石含玉。不知玉之无瑕。虽然如是。黄檗只有杀人刀。且无活人剑。今日大资相公。或问云门。形仪可观。高僧在甚么处。云门亦召云相公。相公若应诺。云门即向道。今日堂中。特谢供养。师云。裴相国道。高僧在甚么处。分明换却眼睛。黄檗更召相公。刚把钵盂安柄。老妙喜与人。错下注脚便道。似地檠山。不知山之孤峻。如石含玉。不知玉之无瑕。蹉过了也。天宁即不然。亦召相公。相公应诺。劈脊便棒。免教这汉。向死水里淹杀。

  举僧问赵州。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州云。庭前柏树子。僧云。和尚莫将境示人。州云。我不将境示人。僧云。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州云。庭前柏树子。妙喜云。庭前柏树子。今日重新举。打破赵州关。特地寻言语。既是打破关。为什么。却寻言语。当初将谓茅长短。烧了元来地不平。师云。庭前柏树子。天下杜禅和。只管寻枝叶。还曾梦见么。四海幸然清似镜。莫来平地起风波。

  举裴相国捧一尊像。胡跪于黄檗前云。请师安名。檗云裴休。裴应诺。檗云。与汝安名竟。裴作礼云。谢师安名。妙喜云。裴公黄檗。可谓如木入水。似金博金。虽然如是。检点将来。不无渗漏。今日蔡中郎。或捧一尊像。请云门安名。即向道。清净法身。毗卢遮那佛。若云谢师安名。即向道。下坡不走。快便难逢。师云。裴公捧像。黄檗安名。冷地看来。如大家教新妇相似。直是好笑。笑须三十年。妙喜既不能坐断。未免随例颠倒。唤作清净法身。毗卢遮那佛。周人以柏。殷人以栗。

  举外道问佛。不问有言。不问无言。世尊良久。外道赞叹云。世尊大慈大悲。开我迷云。令我得入。外道去后。阿难问佛。外道有何所证。而言得入。世尊云。如世良马见鞭影而行。雪窦云。邪正不分。过由鞭影。妙喜云。邪正两分。正由鞭影。师云。欲识邪正不分么。谁是外道。谁是世尊。欲识邪正两分么。世尊自世尊。外道自外道。此是天宁见处。一任诸方贬剥。

  举僧问赵州。如何是赵州。州云。东门。南门。西门。北门。僧云。不问这个。州云。你问赵州聻。妙喜云。这僧问赵州。赵州答赵州。得人一马。还人一牛。人平不语。水平不流。会么。受恩深处宜先退。得意浓时便好休。师云。尽这僧神通。跳赵州关不过。大丈夫汉。当众决择。未到弓折箭尽。即便拱手归降。何不着一转语。教他纳款去。且道着得个什么语。

  举僧问长沙。南泉迁化。向甚么处去。沙云。东家作驴。西家作马。僧云。未审意旨如何。沙云。要骑便骑。要下便下。妙喜云。今日或有人问云门。圆悟老人迁化。向甚么处去。即向他道。入阿鼻大地狱去也。未审意旨如何。饮洋铜汁。吞热铁圆。或问还救得也无。云救不得。为什么救不得。是这老汉。家常茶饭。师云若欲报德酬恩。须是长沙妙喜。忤逆儿孙始得。虽然珊胡枕上两行泪。半是思君半恨君。

  举百丈凡参次。有一老人。常随众听法。众人退老人亦退。忽一日不退。丈遂问。面前立者。复是何人。老人云。某甲非人也。于过去迦叶佛时。曾住此山。因学人问。大修行底人。还落因果也无。对云。不落因果。五百生堕野狐身。今请和尚。代一转语。贵脱野狐身。老人遂问。大修行底人。还落因果也无。丈云。不昧因果。老人于言下大悟。便脱野狐身。妙喜云。不落与不昧。半明兼半晦。不昧与不落。两头空索索。五百生前个野狐。而今冷地谩追呼。喝一喝云。座中既有江南客。休向樽前唱鹧鸪。师云。这个公案。批判者。多尽向不落不昧上。妄生卜度。未有一个格外提持。带累百丈老人。也在野狐队里。天宁不是钉桩摇橹。胶柱调弦。海枯终见底。人死脚皮穿。

  举道吾与渐源。至一家吊慰。源拊棺云。生耶死耶。吾云。生也不道。死也不道。源云。为什么不道。吾云。不道不道。回至中路。源云。和尚快与某甲道。若不道。打和尚去。吾云。打即任打。道即不道。妙喜云。生也不道。死也不道。公案两重。一状领到。露刃吹毛。截断纲要。脱却鹘臭衫。拈却炙脂帽。大坐当轩气皓皓。喝一喝。师云。生耶死耶。动念即乖。不道不道。何处寻讨。拽脱鼻孔。打破髑髅。腰缠十万贯。骑[鴳-女+隹]上扬州。有意气时添意气。不风流处也风流。

  举僧问睦州。一言道尽时如何。州云。老僧在你钵囊里。又问云门。一言道尽时如何。门云裂破。妙喜云。或有人问山僧。一言道尽时如何。这漆桶。师云。有人来问天宁。一言道尽时如何。隔。

  举僧问云门。达磨九年面壁。意旨如何。门云念七。妙喜云。念七念七。全无消息。背看分明。正观难识。既是正观。为什么难识。可知礼也。师云。达磨面壁。云门念七。更问如何。𠲽㖃啒𠷈。

  举庞居士问马大师。不昧本来身。请师高着眼。大师直下覷。士云。一种没弦琴。惟师弹得妙。大师直下覷。居士礼拜。大师归方丈。居士随后。至方丈云。适来弄巧成拙。妙喜云。且道是马大师。弄巧成拙。庞居士弄巧成拙。还有缁素得出者么。若缁素不出。癞马系枯桩。直饶缁素得出。也是虾蟆口里一粒椒。师云。马大师。弹得没弦琴。调高千古。庞居士。和得无谱曲。响彻九霄。溪边石女暗嗟吁。海底泥牛乱奔走。虽然如是。也未契本来身在。不见道。虾蟆口里一粒椒。

  举庞居士云。心如境亦如。无实亦无虚。有亦不管。无亦不拘。不是圣贤。了事凡夫。妙喜云。白的的清寥寥。水不能濡。火不能烧。是个什么。切不得问着。问着则瞎却你眼。以拄杖。击香台一下。师云。要作了事凡夫。更须进前三步。

  举古德云。佛法也大有。只是舌头短。妙喜云。向道莫行山下路。果闻𤠔叫断肠声。师云。古德元不知有佛法。一个个。舌头遍覆十方世界。特地说无说有。说短说长。好劈口便掌。且道天宁意。在什么处。河里失钱河里捷。

  举洛浦示众云。孙膑收铺去也。有卜者出来。时有僧出曰。请和尚一卜。浦云。汝家爷死。僧无语。法眼代。拊掌三下。妙喜云。这僧汲兴。死却爷。又被他人拊掌。信知祸不单行。福无双至。然洛浦善卜。法眼善断。若子细思量。爻象吉凶。二老一时漏逗。既占得火风鼎卦。何故断作地火明夷。云门即不然。蓦拈拄杖云。孙膑门下。死却即罢。连卓三下云。会么。内属艮宫。再求外象。又卓三下云。千灵万圣。万圣千灵。莫顺人情。复卓一下云。吉凶上卦。师云。洛浦道。汝家爷死。拄却舌头。妙喜牙上生牙。角上生角。妄谈休咎。强说是非。一时抖乱六十四卦了也。

  举岩头参德山。才跨门便问。是凡是圣。山便喝。头便礼拜。后有僧举似洞山。山云。若不是奯公。也大难承当。岩头闻云。洞山老汉。不识好恶。错下名言。我当时一手抬一手搦。妙喜云。猛虎不识阱。阱中身死。蛟龙不怖剑。剑下身亡。岩头虽于虎阱中。有透脱一路。向剑刃上。有出身之机。若子细检点将来。犹欠悟在。只今还有为岩头作主底么。出来与杲上座相见。良久喝一喝。拍一拍云。洎合停囚长智。师云。德山咬猪狗手脚。岩头锻了底精金。蓦札相逢。更无回互。将他八两。换得半斤。洞山虽是作家。也只傍观有分。妙喜费许多气力作什么。拈拄杖。画一画云。一。

  举本仁示众云。寻常不欲向声前句后。鼓弄人家男女。何故。且声不是声。色不是色。时有僧问。如何是声不是声。仁云。唤作色得么。僧云。如何是色不是色。仁云。唤作声得么。僧礼拜。仁云。且道为你说答你话。若人辨得。许你有个入处。妙喜云。本仁将一穿云居子。换却天下人眼睛。却被这僧将一条断贯索。不动干戈。穿却鼻孔。后来舜老夫拈云。本仁既已入草。这僧又落深村。然则阳春雪曲。时人难和。邨歌社舞。到处与人合得着。妙喜云。舜老夫是则也是。未免随搂搜。杲上座。不惜眉毛。为诸人说破。声不是声。色不是色。马后驴前。神出鬼没。雪曲阳春和不齐。邨歌社舞且淈𣸩。以拂子击禅床云。这个决定不是声。复举起云。这个决定不是色。且毕竟是个甚么。喝一喝云。此时若不究根源。直待当来问弥勒。师云。本仁也只道得个声不是声。色不是色。别有甚么奇特。白雪阳春虽唱得。争奈时人和不得。誵讹在甚么处。声不是声。色不是色。

  举雪峰问僧。近离甚处。僧云覆船。峰云。生死海未渡。为什么覆却船。僧无语。归举似覆船。船云。何不道渠无生死。僧再至雪峰。峰再举前话问僧。僧云。渠无生死。峰云。此不是汝语。僧云。是覆船恁么道。峰云。我有二十棒。寄与覆船。二十棒老僧自吃。要且不干阇梨事。妙喜云。作家宗师。天然犹在。虽然如是。也是作贼人心虚。是则不干这僧事。二十棒何须自吃。但更添二十棒。只打覆船便了。且道渠过在甚么处。老老大大。不合与人代语。师云。覆船道。渠无生死。还吃得雪峰意么。若契得雪峰意。为什么道。我有二十棒。寄打覆船。二十棒老僧自吃。会么。这里若会。便见妙喜道。作贼人心虚。勘破雪峰了也。是则不干这僧事。二十棒何须自吃。但更添二十棒。只打覆船便了。你道妙喜还有过也无。头上着枷。脚下着杻。

  举僧问镜清。新年头。还有佛法也无。清云有。僧云如何是新年头佛法。清云。元正启祚。万物咸新。僧云。谢师答话。清云。山僧今日失利。又僧问明教。新年头还有佛法也无。教云无。僧云。年年是好年。日日是好日。为什么却无。教云。张公吃酒李公醉。僧云。老老大大。龙头蛇尾。教云。山僧今日失利。妙喜云。二尊宿。一人向高高峰顶立不露顶。一人向深深海底行不湿脚。是则也是。未免有些誵讹。今夜或有人。问杲上座。新年头。还有佛法也无。只向他道。今日一队奴仆。在茶堂里。邨歌社舞。弄些神鬼。直得点胸尊者恶发。把钵盂峰。一掷掷过恒河沙世界之外。惊得憍陈如。怕怖慞惶。倒骑露柱。跳入担板禅和鼻孔里。撞倒舒州天柱峰。安乐山神。忍俊不禁。出来拦胸搊住云。尊者你既称阿罗汉。出三界二十五有尘劳。超分段生死。因甚么。有许多无明。被这一问。不胜懡㦬。却回佛殿里。第三位打坐。依旧点胸点肋道。天上天下。惟我独尊。自云住住。杲上座。他问新年头佛法。为什么。一向虚空里打筋斗。说脱空谩人。良久云。杲上座。今日失利。师云。有佛法无佛法。尽被镜清明教二大老。当头坐断。不许后人抟量。妙喜以虚空口。掉广长舌。将三千大千世界。过现未来。佛及众生。真如凡圣。阴阳寒暑。乘除加减。束作一句。卷舒无碍。收放自由。管什么新年头旧年尾佛法。道有也得。道无也得。谁敢正眼覷着。若到天宁门下。更须勘过。少年曾决龙蛇阵。潦倒还听稚子歌。

  举僧问睦州。经头以字不成八不是。未审是什么字。州弹指一下云。会么。僧云不会。州云。上来讲赞。无限胜因。虾蟆𨁝跳上天。蚯蚓蓦过东海。妙喜云。这僧只问经头一字。睦州尽将善知众艺。差别字轮。以龙龛手鉴。唐韵玉萹。从头注解。撒在这僧怀里。这僧也不妨奇特。直下便肯承当。且道。什么处是他承当处。听取个注脚。以字不成。八字不是。弹指未终。普天匝地。击开四十二般若波罗蜜门。参透华严会中善知众艺。教内教外一时收。世出世间皆周备。无边罪咎。如火消冰。无量胜义。如恒沙聚。更有个末后句。坚牢库藏永收藏。总属山前熊伯庄。师云。经头一字。是什么字。睦州弹指一下。将黄面老人。四十九年说不尽底。一时吐露了也。妙喜矢上加尖道。更有末后一句。诸人还委悉么。良久。山断疑休去。峰高又起来。

  举龙牙颂云。一切名山到因脚。辛苦年深与袜着。而今年老不能行。手里把个破木杓。白云端和尚云。龙牙老人。可谓熟处难忘。妙喜云。端和尚恁么道。大似以己方人。杲上座即不然。家贫难办素食。事忙不及草书。师云。这一个那一个。和本三人。一时放过。是非终日有。不听自然无。

  举三圣道。我逢人即出。出则不为人。兴化道。我逢人即不出。出则便为人。真净和尚云。这两个老古锥。窃得临济些子活计。各自分疆列界。气冲宇宙。使明眼人。只得好笑。妙喜云。真净老人。大似欺诬亡没。杲上座即不然。豁开三要三玄路。坐断须弥第一峰。且道在三圣分上耶。在兴化分上耶。具眼者辨取。师云。三圣兴化。明眼宗师。因什么。活计本同。生涯迥异。但有路可上。更高人也行。

  佛日普照慧辩楚石禅师语录卷第十

  音切

  剜(于丸切) 窟竉(上口骨切下力董切) 桡(女交切) 䙡(丘畏切) 髭(子移切) 苇(属鬼切) 𡱰(丁木切) 搀(仕衔切) 蒂(都计切) 蚀(林直切) 馊(色求切) 贬(悲检切) 𠲽(佛音) 㖃(呼垢切) 啒(古兀切) 𠷈(力述切) 奯(许活切) 龛(苦含切)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