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律论著 菩提道次第广论浅释:下士道 三恶趣苦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1年08月29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21年08月29日 · 71 次阅读
96

下士道 - 三恶趣苦

【第二思惟后世当生何趣,二趣苦乐者。如是决定速死没故,于现法中无暇久居,然死而后亦非断无,仍须受生。此复唯除二趣之外无余生处,谓生善趣或是恶趣。于彼中生,非自自在,以是诸业他自在故,如黑白业牵引而生。】

透过前面念死的道理,了解到原来我们的生命是这么地危脆,随时有死的可能,既然一定会很快死亡,现在眼前的一切根本毫无意义。回想过去的一切,就像梦一样,在梦里做得很起劲,醒过来什么都没有──「唯成念境」,根本没办法长久保持得住,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该只为现世而忙。  

死了并不是就到此为止了,死了以后还要继续受生,在轮回当中只有两条路,一条善道,一条恶道,再没有第三个地方了。要去善趣或恶趣,不是我们自己能够选择的,若能自己选择,谁都愿意选择去好的地方,三界之中最好的都还不够,要就选成佛嘛!但实际上我们无法选择,而是随业自在,然而业还是我们自己造的!我们到底到哪里去,要看我们造的业:造了黑业,就去恶趣;造了善业,一定到善趣去。这两个当中,我们应该要思惟观察恶的那一边。因为既然是业决定,而业是我们自己造的,所以真正重要的是要去掉恶业,努力修造善业。  

修造善业往往要克服自己的很多习气。平常我们的习气就是最好不要做任何事情,睡懒觉、吃好的、玩好的,这是一般人都希望的,但结果是堕落。假定内心当中没有一个策励的力量,要想推动自己,从贪舒服的习惯当中奋发起来,这是很难的。现在这里有一个办法,如果我们了解随顺着自己的习气,拖拖拉拉下去,只求眼前的享受,而这是不安全不可靠,很快就消失掉的,为了贪图眼前一点点的好处,没有造善业,造的都是恶业,结果一定堕落,堕落以后是无比地痛苦。如果了解了将来堕落的痛苦,回过头来,我们眼前就不会这么放逸,会趁现在还有机会的时候赶快努力。所以为了推动我们努力向上,真正要思惟的是苦。任何一件事情希望有成就,都必须有一股策励自己的力量,现在这个地方策励自己的,就是知道将来堕落了,会受很大的痛苦,我们要思惟这个道理。

【如是我若生恶趣者,当为何等,故应思惟诸恶趣苦。如龙猛依怙云:「日日恒应念,极寒热地狱,亦应念饥渴憔悴诸饿鬼。应观念极多愚苦诸旁生。断彼因行善,赡部洲人身,难得今得时,励断恶趣因。」此中所修生死总苦,恶趣别苦,至极切要。】

龙树菩萨告诉我们,真正的修行人应该「日日恒应念,极寒热地狱」,每天不停地去思惟三恶道之苦。下面就分别讲:极寒热地狱,这个是最苦的;「亦应念饥渴,憔悴诸饿鬼」,这是饿鬼道;「应观念极多,愚苦诸旁生」,这是畜生道。这三恶道的苦怎么思惟,下面会分开来讲。当我们透过了这样的思惟后,心中会害怕将来若堕到恶道去,是多么痛苦。这完全看我们现在造的是什么业因,而这是我们可以把握、可以作得了主的。因为怕堕恶趣,自然会努力把堕恶趣的因断除,要断除应该如法行善净之事。而真正要想断除恶趣之因、修造善净之业因,在整个的三界之内,再没有比我们南赡部洲的暇满人身更好的,通常大家所羡慕的是天,而天人最羡慕的却是暇满人身,我们现在得到了这个非常难得的暇满人身,应该要以很强大的心力去努力修行,第一步就是要断掉恶趣之因,这是眼前最最重要的,所以要从总别两个方面多去思惟轮回的痛苦。  

生死轮回的本质是有漏的,漏就是烦恼,只要是烦恼所造的任何事情,一定是苦的,所以三法印当中说「有漏皆苦」,这是生死轮回的总相。此处特别讲恶趣之苦,是因为只思惟生死轮回的总苦比较浮泛,何况我们只要在生死当中,即使眼前未堕落,迟早都有堕恶趣的可能。假如我们进一步检查自己内心的话,岂止是有可能,可以说不堕落的可能性极小。所以在这里要特别思惟恶趣各别的种种痛苦,使我们产生非常强大的害怕之心,而努力断恶修善。关于这个道理,龙树菩萨也好、宗大师也好,都特别叮咛我们,再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了。一般世间人根本不懂,这是很可怜的,因为他虽然得到了人身,但没有得到暇满。我们接触了佛法,仍有很多人不了解,了解了却又不修行,那真的是最可惜的事情。所以近代的很多大德们都说:我们得到暇满人身像摩尼宝珠,要什么样样都会有。过去我们想尽办法种下暇身的因,现在得到了,照理说应该善加利用,以满足我们以及所有人的一切愿望,结果由于我们的习气,并不懂得珍惜。这就像印光大师常说的,拿一个无价之宝换一颗糖,一颗糖值多少钱啊?可是暇身是无价的摩尼宝珠,是我们所有的财富都买不到的啊!仔细想一想,我们就是这样,所以再没有比修行更重要的事情了。以上是告诉我们应该去思惟苦,接着解释思惟苦有什么好处。

【谓若自思堕苦海理,意生厌离,能息傲慢。由见苦是不善果故,于诸恶罪极生羞耻,不乐众苦故,而乐安乐。由见安乐是善果故,于修善法深生欢喜。由量自心而悲愍他,】

我们讲了很多的道理,自己却还在苦海当中,假定能够好好地思惟这一点,岂不又惭愧又厌离!修行有很多的困难,其中有一点就是憍骄,「慢如高山,法水不入」,当我们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的时候,慢心就消失了,那个时候才愿意很认真地去学。另一方面,对我们贪着的东西也会生起厌离。其次,真正修行要做两件事情──断恶、修善,靠什么力量策励我们呢?若能看见眼前或者将来的苦,而这个苦是恶业感得的果,我们内心就会羞耻,策励自己绝对不可以再造恶业。反过来,我们要安乐,而安乐是善业之果,那我们就会很认真地去修善法。若能如此,对于断恶修善内心当中也会觉得很欢喜,而不致于修的时候觉得很苦。

譬如现在是工商业社会,做生意当然很苦,可是你想到做生意可以赚很多钱的话,越苦反而越高兴;同样的道理,修行是苦事,但当了解修行有这么大的好处的时候,虽然苦,可是会越修越高兴。唯有这种心理才会推动我们很认真地一步一步走上去,假定这种心生不起来,勉强自己苦苦撑下去,会越来越苦,总有一天会垮掉的。此外,苦还有一个功德,由于自己深深地感觉到苦,然后推己及人,而生起悲心,想要帮忙人家解决痛苦,由于悲心才生起大菩提心。前面四点是自利的功德,悲愍是利他的功德,这些都从思惟苦而来。所以要策励自己修行,最主要是靠思惟的力量。

【由厌生死希求解脱,由畏众苦,发起猛利真皈依等,故是能摄众多修要大嗢柁南。】

从前面我们了解了恶趣的苦,而就算跳出恶趣,在生死轮回当中总是苦,由于思惟生死轮回之苦,我们就会希求解脱,乃至于推己及人,发悲心、大菩提心,所有这些都从思惟苦而得。了解了这一点,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一定要找真正能够帮忙我们解决的皈依之处,所以这个时候才会发起皈依的心。皈依的心跟我们思惟苦的程度是成正比的,如果马马虎虎地想一下,那么皈依也是马马虎虎;如果很认真地思惟,发起很猛利痛苦的觉受,那我们要去皈依的心也就非常猛利;皈依真正皈依的是法,所以推动我们如法修行也会有很强大的力量,因此思惟苦的内涵虽然很简单,却能够含摄很多修行的纲要。「嗢柁南」通常解释为纲要。在藏地,总说了以后,通常会用一个偈颂,把整个纲要含摄在里头;现在这里告诉我们,念苦可以把修行很多重要的纲要都含摄在里头。下面再引论来证成。

【如是亦如《入行论》云:「无苦无出离,故心汝坚忍。」又云:「复次苦功德,厌离除骄傲,悲愍生死者,羞恶乐善行。」又云:「我由畏怖故,将自奉普贤。」】

平常我们人人贪图快乐,对痛苦无法忍受,即便暂时忍受,也会想尽办法要去掉它,有苦尚且要去掉它,现在没有苦,却叫我们不去享受而去思惟苦,以世间人来看,不是颠倒吗?其实这是绝对有道理的,等到苦临到你身上时就来不及了,所以一定要在苦还没有来之前,透过这个完整的道次,这是大师慈悲的教诫跟加持,我们才有机会去思惟。然后内心当中要坚持下去,不被眼前的种种境界所引动,譬如别人去玩,我就是不动,宁愿去思惟苦,真正思惟起来了以后,才有机会解决这个根本问题,所以说「无苦无出离,故心汝坚忍」,坚忍是耐得住修行,这一点到后面讲忍辱波罗蜜时会特别地讲。  

接下来「复次苦功德」这一偈,也就是前面讲的教我们思惟「堕苦海理,意生厌离」等等的那一段。苦的功德会使我们生起厌离心,除掉骄慢,然后会增长悲心,悲愍沦落在生死轮回当中的有情,由于悲心而生菩提心,也会使我们对于造恶觉得羞耻而不愿意再造,对于修善会有强烈的好乐之心。  

修行是很痛苦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但是为什么我们还愿意去做呢?因为现在不修行,将来会更痛苦,而且是大痛苦,由于对这个大的痛苦认识了,心中感到害怕,所以不贪图眼前的小快乐,而愿意「奉普贤」,就是皈依三宝。能够如理地去修行,虽然有一点小小的苦恼,可是能使我们得到两个好处:第一、大痛苦解决掉了,第二、可以得到究竟安乐。世间挣一点蝇头小利,利益很小而且是虚假短暂的,我们都会拼命去做,把全部精神放下去;现在有这么大的利益,反而不去做,这就是我们的颠倒,没有福气。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了解了这个,应该怎么做自己就很清楚了。

【此诸苦德,《入行论》中虽依自身已有之苦增上而说,然其当受众苦亦尔。以是因缘,思恶趣苦。】

以上《入行论》所讲的是根据我们自身所感受到的苦而说的,实际上有很多将来要受的苦,我们也应该去思惟,以《菩提道次第广论》来说,我们真正应该思惟的是将来的苦,可是将来的苦不容易思惟,从现生的苦去引发它,所以真正要思惟的,是从现生的苦产生苦的觉受以后,再推想将来可能的情况,由于这样很认真地思惟,产生非常强有力的力量,这个力量会推动我们去修行,这样就容易成就了。以上是先总说思惟恶趣苦的原则,下面分成几部分来说明。

※﹝其中分三:①思惟地狱所有众苦,②旁生所有众苦,③饿鬼所有众苦。初中分四:①大有情地狱,②近边地狱,③寒冷地狱,④独一地狱。今初﹞

【谓从此过三万二千踰缮那,下有等活地狱。从此渐隔四千四千踰缮那下,而有余七。】

  下面我们再各别思惟地狱、饿鬼、畜生的苦。首先是地狱的苦,先看大有情地狱。从我们现在的地面向下三万二千个踰缮那,踰缮那是印度话,或者翻为由旬。印度的由旬有上、中、下三种:上的由旬相当于六十里,中的由旬相当于五十里,下的由旬则相当于四十里。因为量度的方式不一样,到底相当于我们中国多少里并不确定,我们也不必去考证,不过一般用的由旬大概是以四十里为准的。在地下三万二千由旬之处,有等活地狱,从等活地狱再向下四千踰缮那有第二个地狱;从第二个再向下四千踰缮那有第三个;一直到最后第八个。这八个当中,第一个是等活地狱,最后一个是无间地狱,一个比一个苦。

【如是八中,初等活者,谓彼有情,多共聚集,业增上故,种种苦具次第而起,互相残害,闷绝躃地,次虚空中,发如是声,汝诸有情可还等活。次复欻起,如前残害,由是当受无量众苦。】

等活地狱当中的有情,由于他们的业相近,造了这种地狱之业,又因业力的关系,自然而然感得伤害他们的刀、枪等种种苦具。我们现在眼前的很多东西,有很多好的,也有坏的,譬如树木、花草等,有很多都很美丽,但也有很多长得很丑;有很多味道是香的,但也有很多是臭的;有很多是柔软的,也有很多是有刺的,这都是我们的业所感。到地狱里可不是这样,所有的东西都碰不得的,虽然你不想碰,它们却会来碰你,不是把你弄伤,就是把你弄死;或者拿在手上互相残害,不是伤害自己,就是伤害别人,最后「闷绝躃地」,就是被打死、弄死后扑倒在地上。然后从虚空中发出声音说:「汝诸有情可还等活」,你们再活过来吧!这个声音一喊,他马上又活过来了,然后再重复前面的残害,痛苦无边!我们人从入胎慢慢地长大,真正能体会到事情,要花这么多的时间,可是受地狱苦就好简单,一死马上又活过来,继续承受痛苦,不必像小孩子长大,需要十年二十年,造了这种业就是这么可怕,要受无量无边的苦。这个地狱还是八大地狱中苦受最少的。

【二黑绳者,其中所生诸有情类,谓多当受如是众苦,诸守狱卒,以黑绳拼,或为四方,或为八方,或为种种非一纹画,如其所拼,如是以刀,或斫或割。】

第二个叫黑绳地狱,生在那里的众生会受各式各样的苦,而且受苦的方法很特别。地狱里的狱卒用黑的绳子在他们身上弹线,就像木匠在锯或截木头的时候,用一种墨线先在上面弹一下,再依照那条黑线来锯。木匠是弹在木头上,现在狱卒是弹在地狱众生的身上,弹了很多条之后,他就来劈、锯、或砍。想想看,我们被锯子碰到一点点就痛得要命,像这样去锯的话,怎么能够忍受?被锯死以后,与前面的地狱一样,马上又活过来,永远死不了,这是黑绳地狱真正可怕之处。再向下四千踰缮那是第三个地狱。

【三众合者,谓彼有情,或时展转而共集会,尔时狱卒驱逐令入,如二羺头铁山之间,从此无间两山合迫,尔时从其一切门中,血流涌注,如是如诸羊马象狮及如虎头,合迫亦尔。又集会时,驱逐令入极大铁槽,压迫全身,如压甘蔗。又集会时,有大铁山从上而堕,于铁地基若斫若剖,若捣若裂,如是等时,血流涌注。】

众合地狱的有情,狱卒会把他们赶在一起。通常我们集会的时候,大家好高兴地庆祝,他们那里可不是噢!聚在一起以后,有两座上面有羺头的铁山(羺就是羊,铁山的形状像羊头),从两边逼近,那些有情就夹在中间,像榨甘蔗一样完全被夹扁了,血流如注!真是很可怕,或许现在我们去想觉得很可笑,可是实际上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所现的山形除了像羊头的以外,依不同的业,还有像马头、象头、狮头、虎头的。除了这个以外,也有铁山从上面压下来。还有其它种种的伤害方式──用刀来割、砍、切,或者是被撕裂开来;或者像我们舂芝麻一样地捣,血流涌注,那是无比地痛苦。

【四号叫者,谓彼有情,寻求宅舍,即便趣入大铁室中,始才入已,火便炽起,由是燃烧。】

第四个是号叫地狱。前面三个地狱是用刀或者各式各样可以伤人的器具来伤害,或者是山来夹、压,现在这个地狱不用这些,而用火烧。很多有情来的时候是为了求宅舍。为什么说「寻求宅舍」呢?感得这个地狱的众生,并不是明知是地狱而愿意进去,他进去的时候,所看到的并不是现出地狱的相貌,而是他觉得这个地方很好,或者在旷野当中觉得很恐怖,希望有个安全的处所,接着他就看见有一个地方很好,觉得很安全就进去了,一进去,那个地方立刻变成大铁室,马上关起来,火就烧起来了。  

这里特别讲一下,我们业感果的相状。我们都贪图自己所欢喜的,觉得这个是我欢喜的,我要,可是造了恶业将来感得果报的时候,现起来的东西就是你欢喜的。譬如在外面你觉得不安全,往里面看你熟悉的那个一出现,你就进去了,这是我们颠倒的恶业所感得。如果你的业所感得的是热地狱,一进去里面马上变成刚才那种状态。前面众合地狱的铁山压下来之前,还有一段没被压的时候,就是压了也不会一下子就压到全部;可是火烧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个地狱的有情就像鸡毛丢进炉灶里边一样,马上就全部烧起来了,是这么可怕。我们都没有被火烧的经验,可是烫伤的经验我想每个人都会有,稍微烫到一点点就痛得要命,会痛好几天,现在是整个身体在里边被烧,这个地狱的苦,是我们无法想像的。

【五大号叫者,多与前同,其差别者,谓其铁室层匝有二。六烧热者,谓彼有情为诸狱卒,置于众多踰缮那量,极热烧燃,大铁鏊中,展转烧煿,犹如炙鱼,炽然铁弗,从下贯入,彻顶而出,从口二眼,二鼻二耳,一切毛孔,猛焰炽生。又置炽然大铁地上,或仰或覆,以极炽然炎热铁椎,或打或筑。】

第五个叫大号叫地狱。跟前面一样,不同的是铁室有内外两层,因为有两层,所以里边更热,火更大,所以这个地狱的众生会号叫得更惨。  

第六是烧热地狱。这个地方的狱卒将有情放入烧得非常热的铁鏊中,「鏊」就是铁的锅子,辗转在里面烧煿(「煿」就是「爆」字)。我们不是有爆米花吗?在非常热的铁锅中,或者用油来爆、来炸,我们可以想像这是多么可怕,就像炙鱼(烤鱼)一样。除了外面烤以外,狱卒用弗(这个字念铲,是一种铁叉子,地狱变相图当中牛头马面手上拿的那种),从地狱有情的下身叉进去,然后从头上出来,口、眼睛、鼻子、耳朵乃至一切毛孔,悉出猛火。身外固然有火在烤,身内也是一样。有些人烤鸡、烤鸭,吃得很高兴,要晓得将来自己就会被烤。想想真是可怜,极端痛苦,浑身的毛孔都冒烟。文字了解了以后,要去思惟。

【七极热者,谓以三尖大热铁弗,从下贯入左右二锋,彻左右髆,中从顶出,由是因缘从口等门,猛焰炽生。又以炽然炎热铁鍱遍裹其身。又复倒掷,炽然涌沸弥满灰水大铁镬中,其汤涌沸,上下漂转,若时销烂皮肉血脉,唯余骨琑,尔时漉出,置铁地上,待其皮肉血脉生已,还掷镬中,余如烧热。】

第七是极热地狱,比烧热地狱更苦。用一只三尖大热铁弗从下面贯入身中,从两肩及头顶出来。我们人的手臂原本是向下的,由于大铁弗叉入,变成向上被叉起来。无论里边、外边没有一个地方不用最可怕的东西来伤害。除了这个以外,还用炽燃的铁鍱(铁片)将全身包裹起来。再将众生头下脚上掷到炽燃沸腾的灰水大铁锅中,一放下去皮肉全部烧烂了,只剩下骨头。再把他捞出来放在地上,皮肉马上又长出来,然后再重复前面所受的苦。现在我们好不容易得到暇满人身,却随时会死,要求生很难;到了地狱里求死不得,要活却很容易,一声「活过来」,你就活了,捞出来放在地上,又长得好好的,再继续受苦,这一点是我们要好好策励的。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听了觉得难以相信,实际上你了解了后面业的行相之后,一切都是业感得的,我们稍微检查一下,就很清楚明白,业是丝毫无差的。

【八无间者,谓自东方多百非一踰缮那地,猛火炽然,即从其中腾焰而来,由此渐坏,彼诸有情,皮肉筋骨,直彻其髓,遍身一切猛焰炽然,烧如脂烛,所余三方,悉皆如是。四方火来,于彼合杂,所受苦痛,无有间隙,唯因号哭叫苦声音,知是有情。又于盛满炽然铁炭大铁箕中,而为揃簸。又命登下热铁地上,诸大铁山。又从口中拔出其舌,以百铁钉,钉而张之,令无皱褶,如张牛皮。又置铁地令其仰卧,以大铁钳,钳口令开,炽然铁丸,置其口中。又以烊铜而灌其口,烧口及喉,彻诸腑脏,从下流出。所余诸苦,如极烧热。此但略说粗显苦具,非余种种众多苦具而不可得,如是所住,住处之量及诸苦等,是如〈本地分〉中所说录出。】

第八个是无间地狱。一入无间地狱,马上「自东方多百非一踰缮那地」,有各式各样的猛火扑来,一下子就到,有情的皮肉筋骨马上烧坏,乃至于直彻其髓,统统被非常强猛的火烧得像腊烛油一样,发出滋滋的声音。除了东方,其它三方也都有猛火来烧。此时四方上下都是火,烧得简直是看不到人,只有从他们号哭叫苦的声音,才晓得这里边有人。除了这个以外,还将众生盛在充满炽燃铁灰的铁畚箕中,把他们混在铁炭里不断地抛翻。又命令我们跑到炽燃的铁山上面;还把舌头拉出来,然后用铁钉钉;又用铁钳把口钳开来以后,「烊铜灌口」,将烧沸的铜汁灌进口中,那简直是痛彻心肺。各式各样的苦,这里也只能简单地说明。这些对地狱苦状的说明,是从《瑜伽师地论》的〈本地分〉中录出的。  

简单说一下为什么它叫无间地狱。通常我们说「五无间业」,造了这种业以后要去无间地狱,无间地狱有五种特征:第一个叫「趣果无间」,现在我们看见的任何一样东西,从因到感果总有一段间隔。人如果造了感生无间地狱的恶业,一死马上入无间地狱,中间没有间隔,这叫「趣果无间」。第二个叫「受苦无间」,我们前面所说的等活、黑绳、众合地狱的众生,在死后,听到一声「活过来!」又活过来时,还有一小段时间不会受苦。比如众合地狱,铁山还没有压下来以前,还有一段空档;压下来的时候先压到一点点,并不是一下子全部压下来,所以受苦是有间隙的。但是在无间地狱受苦没有一点点间隙,入此地狱马上开始受苦,一直到所造无间地狱的业受尽为止,所以「受苦无间」。还有,因为受苦无间,所以「时无间」,就是从进去到出来,没有一点间断的,一直受这个苦。另外,还有「命无间」,别的地狱的众生会死,无间地狱的众生是不会死的,造了这种业就是这么可怕,我们前面一再说人身这么难得却随时会死,无间地狱的众生却怎么也死不掉,这个才是它极端可怕的地方。最后一个「身形无间」,无间地狱很大,可是每个在无间地狱的众生都感觉到他的身体就像无间地狱一样大。被火烧,如果身体小一点,被烧的苦会小一点,现在由于身体大,被烧的面积这么大,那种苦有多大呀!  

我曾经听过一个公案:某人曾堕落为猪,这一世他记得前几世当猪时的事情,最后那只猪被宰,被切成一块一块地吊在卖猪肉的摊子上,他的痛苦是遍全身的每一部分,任何地方都痛。实际上我们也可以想像得到,你被割成一块一块挂在那里,挂的地方也痛,砍的地方也痛,身形愈大痛得愈多。照理说吊着的肉块,不砍的地方,至少不痛啊!而无间地狱的众生「身形无间」,他的身体这么大,并不是用刀一刀一刀地砍,而是全身内外被火烧,无间地狱之苦我们是无法想像的。假定我们真正想修行,好好地想一想,拿这个策励自己。我们为了贪眼前一点小便宜,这一点小便宜实在是微不足道,可是将来要受的苦,却是令人无法忍受。所以经论上一再说,人间再怎么苦,都比不上地狱苦的百千万分之一,连想像都无法想像。

【此诸大苦,要经几时而领受者,如《亲友书》云:「如是诸苦极粗暴,虽受经百俱胝年,乃至不善未尽出,尔时与命终不离。」谓其乃至能受业力未尽以来,尔时定须受彼诸苦。】

这些痛苦,到底要领受多久呢?就看他的业力,业还没尽就一直受下去,直到他造的业尽了为止。就像我们欠了别人债,没有旁的办法好想,你必须把那个债还掉。下面是在各个地狱受苦的时间。

【此复人间五十岁,是四天王众天一日一夜,以此三十为一月,十二月为一岁,此五百岁是四天王众天寿量。总此一切为一日夜,三十日夜为一月,此十二月为一岁,此五百岁,是为等活地狱寿量。如是人间百岁、二百、四百、八百、千六百岁,如其次第是三十三,乃至他化自在诸天,一日一夜,其寿量者,谓各自天千岁、二千、四千、八千、万六千岁。如此次第,是从黑绳,乃至烧热一日一夜。以各自岁,从千乃至一万六千。《俱舍论》云:「人中五十岁,是欲界诸天,下者一日夜,上者俱倍增。」又云:「等活等六次,日夜与欲天,寿等故彼寿,数与欲天同,极热半无间中劫。」〈本地分〉中亦同是义。】

四天王天上去是忉利天(有时候称三十三天),再上去是夜摩天、兜率天这样一层一层上去,地狱向下依次是等活、黑绳、众合等等。人间五十年相当于四天王天的一天,三十天为一月,十二个月为一年,这样的五百年是四天王天的寿量,所以四天王天的寿量相当于人间的九百万年。再把九百万年算是一天,也是三十天为一个月,十二个月是一年,这样的五百岁就是等活地狱的寿命。这个寿命非常长非常长,相当人间一百六十二后面加十个零这么多年。  

再下面是黑绳地狱,人间的一百岁是忉利天的一天,也是三十天为一个月,十二个月为一年,而忉利天的寿命是一千岁(是四天王天的一倍)。忉利天的一千岁算黑绳地狱的一天,也是三十天为一月,十二个月为一年,这样的一千年就是黑绳地狱之寿命。我们现在简单地算,刚刚说人间九百万年相当于等活地狱的一天,再下面黑绳地狱应该向上、向下各增加一倍──人间一百年是忉利天的一天,忉利天一千年是黑绳地狱的一天。就是说人间三千六百万年是黑绳地狱的一天,如此再集一千年就是黑绳地狱众生的寿量。三千六百万再乘四倍,然后再乘以二千年,就是众合地狱众生的寿量。其它地狱众生的寿量依此类推。极热地狱的寿命是半劫,无间地从狱则是一中劫。这个根据那儿来呢?《瑜伽师地论》的〈本地分〉跟《俱舍论》上面都这么说。以上是大有情地狱,接着看近边地狱。

【近边者。谓彼八种大那落迦,一一各有四墙四门,其外皆有铁城围绕,其城亦复各有四门,一一门外,有余四四,有情地狱。谓煨坑;尸粪臭泥,或秽粪泥,恶臭如尸;利刀道等;无极大河。】

前述的八大地狱(那落迦是梵文地狱的意思),每个地狱各有四道墙围成,每一面墙有一个门,门外都有铁城围绕着;每个城有四个门,每一门外有四个近边地狱,所以每个城外共有十六个近边地狱。这四种近边地狱是煨坑、尸粪臭泥、利刀道等、无极大河。下面解释这四种近边地狱的情状。

【其中初者,谓有煻煨,没齐膝许,彼诸有情,为求舍宅,游行至此,下足之时,皮肉及血,并皆销烂,举足之时,皮等还生。】

什么是煻煨呢?以前是用烧木炭的炉灶来煮东西,木炭火烧完了以后,剩下热的灰,有时候是红红的,有时候上面盖一层灰色的灰,可是里边却非常热,这个就叫做煻煨,任何东西放下去马上烧着。有的东西弄个半天还烧不着,可是放在煻煨中马上烧着,由此可以知道这煻煨是何等可怕!现在这地狱里全部都是煻煨!有多高呢?人走进去到膝盖那么高,一踩进去,腿的一半就埋在里头,想想看,平常我们一点火都不敢碰,现在整个膝盖以下陷在这么烫的煻煨里头。「彼诸有情,为求舍宅」,这些众生并不愿意到地狱里去,那他是来干什么?求舍宅!就是刚刚从大地狱出来的有情,他来找他想要去的地方,看见这个地方,觉得很好,所以跑来,一踩下去,马上就踩到煻煨里边,皮、肉、血统统烂掉。要是我们人间这样的话,马上烫死。可是业就是这么可怕,在煻煨里他并不会死,虽然烫得要命,再举起脚来,马上又长得好好的,然后再踩下去,不断重复,因为没有其它的路好走。  

在这里我们不妨停下来想一想,平常我们是怎么造业的?有很多人欢喜吸毒,或者有什么特别嗜好,他觉得这个东西非常好,一直想要得到它,这就是我们的习性,也可以说是无明。虽然这并不是很强盛的贪心,但是通常都有贪心在后头,习性会驱使我们去做这种事情,明知道这个东西有害,可是耐不住。别人的嗜好,我们不大容易了解,现在回过头来看自己,虽然我们不会去吸毒,但是的确也有我们的嗜好。当我们欢喜的东西一旦现前,往往忍不住,觉得好像莫可奈何,又觉得无关紧要,所以一再重复地去犯这种罪,根本的原因就在这里。这个就是烦恼,这种烦恼的本质特征,跟造堕地狱业的烦恼特征是一模一样的。  

这个烦恼所造的业,最重的就到地狱里去;如果造轻一点,也许感得畜生或饿鬼;乃至于或许还在人道当中;好一点的话也许会到天上,但是不管投生到那一道,这个根本的习性还在。无明之行的特征就是这样,一对到那个境界,就有一种推动的力量策使你去造作。现在这地方的有情,他造了这个业以后,内心当中也有一种不寂静力量推动他要求宅舍。平常我们总有很多借口非做不可;下地狱的时候也是一样,没有任何选择,明明是煻煨,可是你就会踩下去。我们现在了解了这个道理以后,平常要尽可能以这种理路来策励自己。到下士道后面的时候,会详细地告诉我们,对于以往所造的业,用什么方法去忏悔,眼前用什么方法挡住它,将来一定要防护不能再造恶,而是应该造善净之业。

【第二者,谓即与此无间,相邻有秽粪坑,臭如死尸,彼诸有情,为求舍宅,游行至此,颠陷其中,首足俱没。其粪泥内,多有诸虫,名曰利,穿皮入肉,断筋破骨,取髓而食。】

第二叫尸粪臭泥,或者叫秽粪泥,就在煻煨地狱的旁边,紧邻着它。那个地方非常臭,臭得像死尸一样,死尸是最臭的东西。我们现在爱执身体,由于无明而对它宝爱无比,一旦死掉、败坏,这个身体就是最臭的死尸,所以平常我们会叫它臭皮囊。去到这个地方的有情,跟前面一样是「为求舍宅」,因地中造了这个业,果报现起之前,会有一个俱有缘(到共中士我会详细讲),也就是说内心中会有一种驱使他要去做这件事情的力量。就像前面说的,平常我们内心中有一种跟贪瞋痴三毒相应的力量,会推着我们去造恶业。  

现在我们不会很严重地犯这种毛病,只是爱玩、贪玩,以这样的情况,不一定马上会堕落地狱;可是假定我们不趁现在得到暇满人身时好好修行的话,这种内心的心理状态,在没有真正见道、证空性之前,它会永远存在,这就是六道轮回的根本因,这才是最严重的事情。这个求宅舍并不一定是为了好玩,可能只是休息一下;但是这与觉得蛮好玩而想去玩一玩的心理是完全一样的。我愿意跟各位同学好好地策励,千万不要被这种烦恼控制住,眼前必须认识这个烦恼,认识了以后依着现在所学的慢慢地去思惟它的过患,再进一步去对治它。  

秽粪坑地狱是一下子掉到粪坑里边,煻煨地狱只到膝盖,这个地方是整个人陷下去,首足俱没。不但是臭、脏,而且这里边有很多各式各样的虫,这种虫叫利,这个「嘴」不是我们人的嘴巴,而是像啄木鸟那样很尖锐的嘴,牠可以穿皮入肉,断筋破骨,这么厉害。啄木鸟可以把树啄了一个一个的洞,秽粪泥里边的那种虫,牠可以啄穿我们的皮肉筋骨,甚至把里边的骨髓吃掉。已经这么臭,再加上虫这样啄,那是何等痛苦啊!不妨想想看,我们的皮肉如果裂开了,再浸在脏东西里面,是不是痛得要命,现在就是这样。

【第三者,谓与此泥无间相邻,有多利刀,仰刃为路,彼诸有情,为求舍宅,游行至此,下足之时,皮肉筋血,悉皆刺截,举足之时,复生如故。】

紧跟着第二秽粪泥的旁边,有利刀道地狱。那里有很多非常锋利的刀,平常我们拿刀,手握着刀柄,那个刀刃是向下的,现在这些刀刃都是向上的。这些刀就在路上,在你没有进去之前是看不见的,因为我们颠倒造了业,所以果报呈现时,对那个境的时候,也是看不清楚的,一旦碰到已经来不及了;就像我们造业的时候,被无明习气罩住而看不清楚自己的烦恼,就是看清楚了,还是忍不住随顺它去做,将来感果的时候,也是一样为求舍宅而到那里,想要贪图快乐,一旦到那地方,脚踩下去就踩到非常锋利的刀,皮肉筋血统统刺伤、刺断,脚举起来又好了,接着再重复。我们可以想想看,当你踩到刺的时候,会马上把脚缩回来,可是在这里没有其它的路,缩回来了以后,马上又得踩下去。迎神会时,看人家踩高跷好像很好玩,等到真正下地狱的时候,就不好玩了!而这个业因就是我们眼前造的。  

我们常常觉得自己又没做什么坏事,其实那是因为无知,太多人造了很可怕的业,自己还觉得没做坏事,这就是佛法所说的无明,这个才是最可怜的,了解了以后,情况就会改善很多。我当初也是这样,因为世间判断的标准是不知者无罪,但业果不是这样的,真正最可怕的就是无明,一直在造罪,自己还觉得没有罪,多可笑!因为你觉得没有罪,所以跑过去时,明明是刀却看不见,等到你踩上去已经来不及了。佛法最精要、最珍贵、最殊胜的地方,就是它看清楚并告诉我们这个特点。

【与此无间,有剑叶林,彼诸有情,为求舍宅,游行至此,遂趣其阴。才坐其下,众多叶剑,从树而落,斫截其身,一切支节。是诸有情,便即躃地。来诸厘狗,揸制脊月吕,而啖食之。】

剑叶林仍旧是利刀苦的一种,紧邻着利刀道,它们不同之处,是利刀道的刀是放在地上,刀刃是向上的;这里的刀是长在树上,像树叶一样,刀刃是向下的,非常锋利。感得这个地狱的众生觉得这树荫底下蛮好玩的,就跑去,一到树下,树叶就掉下来,掉下来的都是最锋利的利刃,把他身上每处都砍伤,砍伤了以后就跌倒在地。接着跑来很多大狗,争着来咬、吃他们的背脊骨(月吕 就是背脊骨)及肉。你们有没有看过狗和其它很多的野兽,如果有肉,牠就很高兴地跑来吃,现在所吃的就是这个罪人的肉。很多的树叶像刀一样砍下来,砍得遍地是血,然后大狗争相来吃。  

我想起一件事情,大概在四十年以前,那时候我在学校里念书,地点在台南市。有一次大家上街去玩,那时候的街上不像现在这么多车,有一群鸭子走过去,结果一辆车子开过来,就把一只鸭子压死了,死的情况非常残忍,结果旁边的鸭回过头来看见了,就来吃牠,狗也来吃牠。当时看过也就算了,现在看到这里,我就想起一个特点,我们觉得狗吃这只鸭子很恶心,人吃肉不是一样恶心吗?我们造的业是更糟糕!在这个地狱里并没有车子来压我们,而是被剑叶刺死,提这个故事,是希望透过你自己觉得最残忍的,而你就是被牺牲的那个人的角度来感受,然后策励自己。

【从此无间,有铁设拉末梨林,彼诸有情,为求舍宅,游行至此,遂登其上,当登之时,诸刺向下,欲下之时,复回向上,由是贯刺一切支节。次有大鸟名曰铁 ,上彼头顶,或上其膊,探啄眼睛而啖食之,是等同是刀剑苦害,故合为一。】

再过来的「铁设拉末梨林」还是属于利刀苦,又不一样的形式,这个树林都是铁刺。那些人也是一样,为了要找休息、安乐享受的地方,一跑到那地方,铁刺马上刺向他。他想向下跑,这个刺就向上刺,他向上跑,刺就向下刺,浑身一切的肢节都被刺穿。被刺以后,马上有叫铁 的大乌鸦,跑到那个人的头顶上,或肩膀上,啄他的眼睛。以上这些都是刀剑苦,所以总称为利刀道。近边地狱当中第四个叫「无极大河」。

【第四者,设拉末梨,无间相邻,有广大河,名曰无极,沸热灰水,弥满其中。彼诸有情,为求舍宅,堕中煎煮,上下漂没,如以豆等置大镬中,以水弥满,猛火煎煮。】

与铁设拉末梨林很邻近,紧靠着它,有条好大的河叫做无极,深广无边,里边是沸热的灰水。我曾经看过铝厂的电解炉,下面都是铝水,上面盖着一层灰(铝渣),在附近远远地看就已经热得不得了,现在这里讲的并不是远远地看,而是身处沸热的灰水之中。造了这样的罪感果的时候,他也一样地会因为一开始觉得这个蛮舒服而进入其中。所以我们要了解因果之间的这个特点,千万不要等到果现起时就来不及了。我们从果反推其因,这又分二:一个是直接造地狱的因,一个是造这个因的根本;眼前策励我们不要造那个因,等到中士时再提醒我们,造这个因的根本也要彻底地拔除,那才是究竟解决之道。当有情造了这种业,堕到无极大河里,就像在热油锅里煎煮的豆子一样,在滚水中上下漂没,非常可怕。

【其河两岸,有诸狱卒,手执杖索,及以大网行列而住,遮不令出,或以索 ,或以网漉仰置炽然,大铁地上,问何所欲。彼若答曰:「我等今者竟无觉知,然甚饥渴。」便以极热烧然铁丸置其口中,及以烊铜而灌其口。】

热得要命,却又偏偏死不了,当你想爬出来时,河的两岸都有狱卒拿手杖,你一上来又把你推回去,或者上面用网子网住,你根本就爬不出来。还有一种,是用绳或者网,把你捞出来放在炽热镕铁的地面上受着极端的苦痛,狱卒就问:「你有什么需要?」假定你回答说:「我现在不晓得怎么办是好,我嘴巴很渴!」于是狱卒便以烊铜灌入你口中,这都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我们为了修行,的确需要饮食,但是应尽可能少欲知足。眼前这个世界实在是颠倒,有人听到我们平常只喝白开水,最多喝一点茶,他们就觉得我们很奇怪,乃至于嗤之以鼻,他们已习惯要喝各式各样的饮料,喝了这些东西造的什么业先不管,事实上喝这种垃圾饮料一点好处都没有,但是我们平常都欢喜喝这些,到了地狱的时候,同样的这个习惯又来了,你也觉得很想喝一点什么,业就是这么可怕,所以我们不一定用哪一种角度,重要的是在听完以后,要用各种形式不断去观察思惟自己平常的嗜好,不论是想玩,想舒服、想吃、想喝,认真去想的话,会觉得简直令人无法忍受,要达到这样的程度,才会策励我们努力向上。

【此等皆如〈本地分〉说,其中复说近边、独一,二中寿量,无有决定,然其能感如是苦业,乃至未尽,尔时即当于如是处,恒受诸苦。】

前面所讲的都是出自〈本地分〉,〈本地分〉有说明三界之内的一切。除了以上所讲的,还说到近边跟独一地狱众生的寿量并没有一定,全看他造的是什么业,这种业有多长,只要业没有尽,他就必须一直受苦,不能离开。所以现在真正最重要的,就是要对一切都是业决定这一点生起定解,这是佛法当中最精要,最不共的地方。地狱总共分成四类,就是大有情地狱〈热地狱〉、寒冰地狱、近边地狱跟独孤地狱,接着看八寒地狱。

【八寒地狱者。谓从八大有情地狱,横去一万踰缮那外,是有彼处。即从此下三万二千踰缮那处,有寒疱狱。次下各隔二千二千踰缮那处,有余七焉。】

与八大有情地狱平行,距离一万踰缮那以外,再向下三万踰缮那的地方就是寒冰地狱。寒冰地狱第一个叫寒疱狱。再向下面每隔二千踰缮那,又有另外一个地狱,一共有八个,所以从寒疱狱以下还有七个。大有情地狱〈热地狱〉是每隔四千踰缮那,而寒冰地狱是隔二千踰缮那。

【其中疱者,谓遭广大寒触所触,一切身分悉皆卷缩,犹如疮疱。疱裂之中,所有差别,谓疮卷皱,如泡溃烂。喝欠 哳詀、郝郝凡、虎虎凡者,是以叫苦声音差别,而立其名。裂如青莲者,谓遭广大寒触所触,其色青瘀裂五或六。裂如红莲所有差别,谓过青已,变为红赤,皮肤分裂,或十或多。裂如大红莲所有差别,谓其皮肤,变极红赤,分裂百数,或更繁多。如是次第,处所量齐,及诸苦等,皆是依于《本地分》说。】

第一个叫寒疱,因为那个地方非常冷,寒冷是一种感触,就是我们身体对外在的色声香味触的一种感受,在「广大寒触所触」之下,非常非常冷,一切身分都卷缩起来了。缩起来的情况,就像我们太冷时长冻疮所起的疱一样,所以叫做寒疱狱。寒冰狱是根据寒冻情况的厉害程度而分出这样的八个差别,下一个疱裂地狱中的众生跟疱地狱的差别是疮卷皱,就像疱裂开了一样。  

第三、四、五个地狱是因叫苦声音的不同而命名。通常我们冷得很厉害,就会发出这些声音,再下面叫做裂如青莲,这个比前面的还要冷,冷到后来皮肤都裂开了,像莲花一样冻得又青又紫,所以叫裂如青莲,这是第六个。再下面就是裂得像红莲一样。由于寒冷程度的不同,身上现起的状态,最严重的就是裂如大红莲,裂为几百片,而且完全变成赤红。八寒地狱的处所、众生寿量长短及种种受苦的情况,这些是依〈本地分〉而说的。

【《本生论》云:「断无见者于后世,当住寒风黑暗中,由此能销诸骨节,谁欲自利而趣彼。」此说住于黑暗之中。】

这一点非常重要,会掉到寒地狱去的原因是持「断无见」,凡是持这种见解的,将来就会到寒地狱去。佛告诉我们世间的真相是性空缘起的,「性空」跟「空」不同,很多人都不了解,以为性空就是空,其实不然。性空是非常不容易了解的,它的内涵现在先不谈,但我们必须先了解空跟性空是两回事情。譬如我手上拿着一块木头,这个木块就它的本质来说是性空。不是说东西被拿掉了,空无一物,就叫空,这是大家看得见的,不用讲就能懂,如果还要佛来讲的话,佛法就太不稀奇了。如果以为性空就是这样的空,那是我们对佛法的误解。就像这个木块一样,世间任何东西我们都会很执着,好像它天生就有。在本论后面最重要的地方就是讲这个,凡是世间存在的东西,都是由种种因缘聚集而组成的,并不是天生就是如此的,这种存在现象的本质就叫做性空。  

共收到 1 条回复
96

什么是断无见呢?对有情生命的认知有两种差别:一个是正确的认识,一个是错误的。错误的认知又有两种:一个叫常见,一个叫断见。「常见」是说人死了以后灵魂会继续下去。灵魂住在身体里,就如同人住在房子里,房子坏了,但住在里边的人并没有死,同样地,身体死了,但住在身体里边的灵魂是不坏的。人进入房子,把门窗打开,这间房子很有生气;等到房子坏了,住在房子里的人只是离开而已,并没死,这个叫灵魂不坏,这是常见。  

凡是执常见的人,他会承认有前世、这一世及后世,虽然他不一定能够把握住问题的中心,但比执断见好。断见是认为死了就没有了,因为断见,所以就会觉得没有所谓的三世因果,事实的真相被这些见解所蒙蔽,进而因为看不清真相而造种种非常可怕的恶业。本来保护我们最好的就是正确的知见,现在这个正确的知见被蒙蔽了,我们真正最佳的保护就被毁掉了。断无见的人后世感得的果报就是住在「寒风黑暗」中,不但寒而且黑,一无所见。冷到什么程度呢?「销诸骨节」,寒、痛得简直无法形容,连最最里边的骨节都躲不掉。既然我们希望自利利人,怎么可以做这种颠倒的事情。  

前面的部分是叙述寒冰地狱受苦的果报,而《本生论》说的是所造的因,现在我们既然了解了果报这么可怕,当然不愿意再去造这个因。所以平常的时候,千万不要把这种常见或断见的错误知见随便告诉别人,因此我们自己本身要好好努力学习,以期能彻底了解。至少在没有彻底了解之前,努力去听闻、辨别,以这些提升自己,一方面就自己所了解的,也随分随力告诉别人,这样才行。

【《弟子书》中亦云:「无比严寒侵骨力,遍身栗战而缩屈,百疱起裂生诸虫,嚼抓脂髓水淋滴,寒迫齿战毛发竖,眼耳喉等悉寒逼,身心中间极蒙蔽,住寒地狱苦最极。」】

严寒的程度实在是你无法想像的,一直寒彻到的骨髓里,让我们浑身颤栗,乃至于皮开肉绽。不但如此,裂开的皮肉里边还有很多虫。冻已经很可怕了,还有很多虫,这都是业报。妙的是人都冻僵了,可是虫却冻不死,不但冻不死,而且活动得更厉害,就像热地狱一样,越炽热虫就活动得越厉害,这都是我们业力所感得的,由于断无见而造了这个业,那个时候身心中极蒙蔽,不仅一无所见、一无所知,而且是极端痛苦,因为所造的业就是这样。

【受如是苦经几时者,谓乃至未尽如是恶业。此又如《本地分》云:「生寒地狱有情寿量,当知望于诸大有情地狱有情,次第相望各近其半。」《俱舍释》中引经说云:「诸苾刍,譬如此间摩羯陀国,纳八十斛胡麻大篅,以诸胡麻高盛充满。次若有人经越百岁,取一胡麻,诸苾刍,由是渐次容八十斛胡麻大篅速当永尽,然我不说生寒疱中诸有情寿,而能永尽。诸苾刍,如二十疱,如是乃为一疱裂量,广说乃至。又诸苾刍,如其二十裂如红莲,如是裂如大红莲量,其一亦尔。」谓乃至尔许寿量受苦。】

寒冰地狱的众生寿量如何呢?受苦时间的长短就看你造的业,业尽了果报才尽。还有一个解释,〈本地分〉说寒冰地狱有情的寿量,比之于八大热地狱的有情寿量相对的依次各减少一半,八大热地狱有情寿命依次是五百、一千、二千、四千等等,八寒冰狱是它的一半。  

现在用一个比喻来说,摩羯陀国是印度当年的大国,佛在世时,曾在摩羯陀国待了相当一段时候,那个国家有一种容器叫做「篅」,可以装各式各样的米、稻、谷、胡麻等等,胡麻就是芝麻,一个大可装八十斛胡麻。以前买稻米、谷子是用容器量的,一斛就是一石,十升叫一斗,十斗叫一石。总之八十斛是非常大的数量。大篅是印度人用的容器,我没见过,不过可以想像一下,我们民间有一种叫做囤的容器,竹编的长长的一圈一圈,下面有一个竹子做的容器,当东西堆高的时候,就用那个圈把它围起来,一层一层可以围得很高,里面可以放几十石乃至于上百石的米、谷、麦子,迭得像房子一样高,我想像大篅可能就像以前民间的这种容器。  

一杯或一碗的芝麻就不晓得有多少粒,这么大的一个容器里装这么多的芝麻,每过百年拿掉一粒,拿到后来容器里的胡麻都拿完了,可是在寒疱地狱的有情,他的寿命还没尽,我们实在无法想像。再下面疱裂地狱众生的寿量要比寒疱地狱众生的寿量长二十倍,就这样一个一个推算下去,最后裂如红莲的二十倍就是裂如大红莲狱的寿量,寿命是这么地长,当我们想到这里,那是极其地可怕。 

这件事情对我们很重要,但愿诸位心平气和地先把这些文字再看一下,其中有几句话要记住:「彼诸有情,为求舍宅,游行至此」。他绝不是张开眼睛往水里跳,而是因为在无明当中,被无明的习气推动,当初造业的时候觉得好玩而造了这个业,当果报现起的时候,习气又来了,又觉得好玩。我们现在做很多事情,理论上虽然了解了,但心里总觉得这个不那么严重嘛,心里不知不觉地认为蛮好玩,自己并不感觉到这个叫无明。通常我们造业的时候自己不会感觉到警惕,还觉得顺理成章,人嘛当然这样,不去享受要干什么?现在西方很多年轻人受断见的影响,觉得就这么一次的生命,为什么不好好地享受?所以断见最可怕的是,他并没有造严重的恶业,但如果普遍地去影响别人的话,那他将来就会到寒冰地狱,假定因为断见再起瞋心或斗争,那就更严重了。

【独一地狱者,谓于寒热地狱近边。〈本地分〉说人间亦有,《事阿笈摩》亦说住于近大海岸,犹如《僧护因缘》中说。】

独一地狱又称为独孤地狱,因为这个业是个别的,不是大家共同的。此狱在寒地狱、热地狱的近边,《事阿笈摩》说大海也有。下面提到《僧护因缘经》,僧护是佛世的一位比丘,他亲眼看见五十六类的独孤地狱,我简单讲一下其中的一、两种。他在旷野中听见寺院的楗槌声,很高兴跑去看,他们正在洗澡,他走得很累正好想去洗澡,可是进入僧房的时候,竟发现里边都是火,很多人在那儿烤得非常痛苦,他赶快跑掉了。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又看见一间非常华丽的寺院,那时寺院里的人正要吃东西,他也觉得肚子饿了,既然是寺院他就去吃,没想到一进去看见钵里边装的都是大粪,又臭又烂而且有火,一路上看到很多这种情况。

他回去后就问佛,佛说:你看见的不是寺庙而是地狱,这些人在迦叶佛的时候,有的是出家人,有的是寺院的净人,这些人出了家以后不如法去做,因此感得这个果报。还有一间寺院净人的公案,僧护看见一块地是肉做成的,而那肉被火烫烧,只听见哀叫的声音,他觉得奇怪,也去问佛,佛说那是过去有一个净人在寺院里帮寺院种东西,他并未照着应该有的规矩去做,种出来的东西对欢喜的人就多给他一点,不欢喜的就给他少一点。沙弥律仪上面也有这种类似的情形,说有一个小沙弥,对他师父就多给一点,对其他不喜欢的人就少给一点,最后就因为这样的因缘,感得了这种果报。以上这些都是独孤地狱,他一共看了五十六类。

【《俱舍释》亦云:「如是十六有情地狱,是由一切有情共业增上而成。独一地狱或由众多或二或一别业而成。此等形相差别非一,处所无定,若河若山,若旷野处,若所余处,若于地下,悉皆有故。」】

上面十六个有情地狱(就是八个大热地狱及八个寒地狱),这是一切众生共业的增上力量造成的,报尽以后出来到近边地狱。独一地狱(或者叫独孤地狱)则是由几个,或者两个或者一个个别的别业而成。《僧护因缘经》里面那些寺院里的出家人或者净人,他们所感得的,就是别业而成的。独一地狱的形相各各不同,处所也不一定,完全看他造的业。最好我们现在就开始尽可能地随时注意内心,往后我们会讲到,从下士,中士、乃至于上士,无非都是在讲造业感果的道理,我们要很认真、很仔细地去体会、观察。

【如是能感于彼等中受生之因,如下当说。极近易为,于日日中亦集多种,先已集者现有无量,是故不应安稳而住,应思此等深生畏怖,与彼中间唯除隔绝,悠悠之息而无余故。】

感得这么可怕的地狱果报的原因最主要的就是业,对境起心动念以后,身口就跟着它造作,有时候我们讲得很好听,可是心里却不是那么一回事情。讲得好听、做得很好看都没用,业是骗不了人的,我们常常觉得自己是为了别人好,实际上心里面完全是为自己,有很多情况之下,乃至于自己都不知道,我们最可怜的就是这个。

地狱业非常容易造,眼前处处都是,我们每天都造太多这种业,以前不知道,现在学了佛法以后,自己可以观察一下。平常我们听了一个道理,内心当中尽管也觉得这个法对我们很重要、很好,可是我们感受很深,愿意很认真照着去学的有多少时候?而根本不管法,随顺着自己的习气去走的又有多少时候?我们一碰见境界的反应是些什么?就算我们有的时候想修行,又能够维持多久?譬如现在大家自己看书或者做早、晚课时,是什么心情?坐着聊天、吃喝,或者今天煮了一点酥油茶了,大家又有什么心情?自己稍稍比较一下,很容易就感受得出来。仔细地去检查的话,每天都有太多、太多这类的业,是非常容易造,而且随时都可能造的。  

不仅眼前是这样,以前可能已经累积了无量无边了,这是实际状态。平常我们还觉得舒舒服服、安安乐乐,了解了这个特点就不能这样了,应该多去思惟,使自己生起很大的恐怖,它会策励我们,当我们感到可怕时,就会努力去修行,就像生了病,晓得这个病非常严重,乃至会死,那就会一心一意找医生。我们造了这么多严重的业,只是眼前还没死,而实际上跟死的距离是「唯除隔绝悠悠之息」,一口气不来,马上就去了。所以与其忙世间的种种,讲世间的很多道理,不如把心放在思惟法上面,这才是真正重要的。  

想到这里,我想起以前自己跟随老师的情况,现在有些同学也是这样,我心里面非常难受,非常伤心,难受我自己以前没有早一点觉醒,伤心我现在没办法帮大家的忙。以前我也是遇到一些事情就会跑到师长面前去抱怨或者诉说,而老师总是叫我不要多管这些事情,我那时一直觉得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管呢?老师告诉我的话,我总是不太容易听得进去,总觉得我心里面有这么多的话,他为什么不听我讲呢?我现在才了解,其实老师早就经验过这种事了,这不是我们应该想的事情。所以如果你条件够的人,现在听到了就懂,否则过几年以后,你会真正体会到,这件事情体会得越早越好,即使你很久以后才体会到也还来得及,如果这一辈子都体会不到,那你走这一趟人生就很遗憾了,这是我们要了解的。  

这个地方就告诉我们这个特点,我们应该了解、分清楚眼前应该解决的问题的轻重。世间上人与人之间的是非,不管你说得多清楚,永远在烦恼当中,既然这些是非理不清,理它干什么呢?最好的办法是一刀斩断,用智慧火一烧就没有了,真正重要的是缘念法,时时省察自己内心缘念的是什么,那才是最重要的、最有效的。

【如是亦如《入行论》云:「已作地狱业,何故安稳住。」《亲友书》亦云:「诸作恶者唯出息,未断之时而间隔,闻诸地狱无量苦,如金刚性无所畏。见画地狱及听闻,忆念读诵造形相,尚能引发诸恐怖,况诸正受猛异熟。」】

造了恶业一定会感果,只要一口气不来,马上堕落,我们哪有时间忙世间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如果你真正了解自己将要堕入的地狱其中的相状,那简直是无法忍受,而我们现在居然像金刚一样动都不动,实在是很颠倒的事情。亲自去看画的地狱,或者听见人家讲,尚且会恐怖,何况是将来要亲自去受。

【生死苦中,诸恶趣苦,极难忍受,其中复以地狱诸苦极难堪忍,于一日中,以三百矛,无间猛刺,所有痛苦,于地狱中,微苦少分,亦莫能比,诸地狱中,又以无间苦为至极。《亲友书》云:「如于一切安乐中,永尽诸爱为乐主,如是一切众苦中,无间狱苦极粗猛。此间日以三百矛,极猛贯刺所生苦,此于地狱轻微苦,非喻非能及少分。」】

生死轮回当中,恶趣苦很难忍受,尤其地狱最痛苦。每天以三百支矛不停地猛刺所产生的痛苦,比起地狱的苦还是非常少的,所有的地狱当中又以无间地狱最可怕。一切的安乐当中,最快乐的是「诸爱永尽」。我们现在的快乐都是由贪爱而来的,但是真正的快乐是要把贪爱去掉才会产生,这有个比喻:麻疯病人痒的时候去抓一抓,觉得很舒服,但是真正最快乐的是不要有麻疯病。麻疯是身体上的病,我们现在的心病是贪爱、贪着。因为贪着所以欢喜这个,欢喜那个,当贪着满足的时候,就会觉得很欢乐;但是当渴望的东西得不到的时候就发瞋心;对真正的苦乐分不清楚,这是痴心。而真正的快乐是认识了这个而拿掉它,所以「永尽诸爱」才是真正的快乐。反过来说一切痛苦中,无间地狱最厉害,即使是三百支矛不断地猛刺,也比不上无间地狱少分的苦,这是我们无法想像的。我们被一根针刺到都受不了,刀割更是严重,何况三百支矛不停地刺,可是这样的苦比起地狱来简直是少分都比不上。

【能感如是众苦之因,唯是自内三门恶行。如是知已,应尽士夫力用策励,轻微恶行,莫令染着。即前书云:「此诸不善果种子,即身语意诸恶行,汝应尽力而策励,纵其尘许莫令侵。」】

这个苦不是没有原因的,也不是别人能够加到我们身上的,都是我们自己造的,所以怨别人没有用。我们平常都是怨别人,但真正重要的是在自己身、口、意三门的造作,善恶都是透过这个而造的。了解了这个道理以后,我们要尽最大的努力,哪怕最小的罪也不要去犯。  

以上是地狱苦,下面是旁生苦,旁生就是畜生。平常我们讲苦的次第是地狱、饿鬼、畜生,本论是地狱、旁生、饿鬼,次第跟一般不太一样,这是有原因的。平常一般的分法,是根据所感的痛苦的程度而分,地狱最苦,饿鬼其次,畜生最轻。现在《广论》是以这三个地方的愚痴程度来分,因为感得的果是苦,而真正的因还是在愚痴。愚痴最重的感苦果也最严重,所以地狱放在第一,其次是畜牲,饿鬼的愚痴是三种之中最轻的。这是就总的整体来说,并不是个别的。

【思惟旁生苦者。谓旁生中诸羸劣者,为诸强力之所杀害。又为人天资生之具,自无自在,为他驱驰,遭其伤杀挞打损恼。〈本地分〉说,与诸人天共同依止,无别处所。《俱舍释》云:「旁生谓诸水陆空行,其处根本是谓大海,余者皆从大海散出。」】

旁生的苦是什么样的呢?畜牲当中比较弱的被强的杀害,大的吃小的,强的吃弱的,这是畜牲的特点。科学上有一个达尔文提出「进化论」,但这是畜牲的相状,人不是这样的,我们现在竟然拿这个畜牲的情况来作为人的标准,这是很奇怪的事情。畜牲因为愚痴所以不晓得互助,因此而弱肉强食,而我们人有智慧的一面和愚痴的一面,如果把智慧的那一面否定、扼杀,这是很遗憾的。  

「又为人天资生之具」,畜牲道本身是弱肉强食,畜生道对人天道来说则是资生之具。人类会吃肉,天则是用它当坐骑,比如帝释的白象,所以畜生也被天驾驭。牠们自己无法自在,都是被别人逼迫,或者伤杀等等。所以畜牲有几个特别的苦:畜牲道的共相是愚痴,弱的被强的所侵略;常要忍受寒、热、饥渴;还要遭种种人天的负重、捶打、驱驰等苦。畜牲就住在人天住的地方,水陆空都有,而根本住处是大海,其它都是从大海散出来的。

【《亲友书》亦云:「旁生趣中遭杀害,系缚打等种种苦,诸离寂灭净善者,互相吞啖极暴恶。有因真珠及毛骨,由肉皮故而死亡,无自在故由他驱,足手鞭钩及棒打。」其中初颂,显示总苦,其第二颂,显示别苦。】

畜生道总苦的特点是遭杀害、系缚等。这个杀害包括被自类、他类所杀,强的固然可以吃弱的,可是弱的如果结合起来,也一样可以吃强的。就像蚂蚁非常小,但如果成群结队来的话,很多大的动物都会被牠们吃掉,这个就是彼此间互相侵略、互相伤害。还有遭受人天「系缚打等种种苦」;第三「诸离寂灭净善者」,因为牠们的愚痴,没办法真正地修道,所以寂灭善净之法,牠永远是没份的,永远只是「互相吞啖极暴恶」。所谓别苦是指有的因为有真珠,或者毛、骨、皮、肉等等而被人类杀害。牠完全没有自在,人类用足,或手,或鞭,或钩,或棒来驱使牠们。这五样分别指马、水牛、驴、象、牛。我们驱马是用脚,骑马的人脚上面有个马刺,要马跑得快的话,用脚一蹬那马刺,马就快跑了。驱使水牛用手,驴是用鞭,象用钩,牛是用棒打。

【言打等中,等摄驱驰及穿鼻等,此是依于由人非人作杀害等。互吞啖者,是约傍生众同分中,所为损害。寂灭净善者,谓能证得善法。远离此者,显极愚蒙,不堪道器。从足踢使,至以棒打,而为驱使,五事如次,谓马、水牛、驴、象、牛等。此等是如《亲友书释》中所说。其余尚有生于黑暗及以水中,老死于彼,负重疲劳,耕耘剪毛,强逼驱使。又以非一,杀害方便,苦恼而杀。】

除了上述之外,有些畜生是永远生活在水里,有的生活在黑得什么都看不见的地方。像牛、马、羊等这些,被人强逼用来驼负重物,或为人耕耘,或被剪毛,又被各式各样不同的方式所杀害。

【又受饥渴,寒暑逼恼。又由猎士,多方恼害。应于此等,常悬畏惧,思惟众多苦恼道理,厌患出离。】

总之有各式各样的苦要受。畜牲道的苦是这么可怕,还要遭到猎人伤害,我们应该对这种情形永远怀着恐惧心,从各方面的道理多去思惟。这些苦是由造恶业而来,思惟了以后,会对这些苦相以及它的因生起非常强大的厌恶心,这个时候才能够对治我们的耽着心。我们平常因为耽着,所以乐此不疲,思惟了以后就会一心想跳出。

【其寿量者,《俱舍论》云:「旁生长经劫。」谓寿长者,能达劫量,短则无定。】

《俱舍论》说:畜牲的寿命长的可以非常长,短的则不一定。

菩提道次第广论卷三终

p. 94

【思惟饿鬼苦者。谓诸习近上品悭者,生饿鬼中。彼复常与饿渴相应,皮及血肉悉皆枯槁,犹如火炭,散发覆面,口极干焦,舌常舐略。】

现在思惟饿鬼的苦。饿鬼的业因是什么呢?总的来说就是小气。悭跟贪不一样,悭是自己有的东西舍不得给别人,就是我们说的小气;贪是外面的东西我要去获得,所以悭跟贪虽然同一个性质,可是行相稍有差别。「上品悭」就是非常吝啬,处处悭吝就是饿鬼真正的因。下面是说饿鬼的行相。第一句是总的行相:饿鬼永远是又饥又渴,皮跟血都枯了,像烧焦了的火炭一样,而且披头散发,口舌非常地干,舌头老是舔舐,因为没东西吃,那就是饿鬼的行相。饿鬼真正的苦主要有几种:第一个是饥渴,这个是永远存在的;还有恐怖畏惧及寒热,这是饿鬼苦的三种特征。这里面最严重的是饥渴,他们吃不到东西的障碍分成三种:

【此中有三,于诸饮食有外障者,谓彼若趣泉海池沼,即于其处,为余有情持剑枪矛,遮其泉等不令趣近,及见其水变为脓血,自不乐饮。】

有一类饿鬼,他没东西吃的障碍来自于外面。譬如他很渴,跑到河边乃至海边去的时候,偏偏有一种大鬼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挡着他,要伤害他,所以东西虽在前面,也没办法吃到;或者就算没人挡,跑去时,水变成脓血,没办法吃,他也不想吃,这是第一种来自外面的障碍。

【于诸饮食有内障者,谓有其口细如针孔,口或如炬,或有颈瘿,或腹广大,纵得饮食无他障碍,然自不能若食若饮。】

第二种是障碍来自里边的,他肚子很大,但是喉咙却细得像针孔一样,不管他怎么吃,根本吃不下;再不然,脖子里长瘤,肿得把喉咙整个塞住,所以这类饿鬼很可怜。这饿鬼的行相非常奇怪,肚子大得要命,脚却很细,撑也撑不住,走都走不动,或用滚的,跌跌撞撞。纵然他得到饮食,也没人障碍,但是他也没办法吃进去,所以永远饥饿,这个障碍是来自里边的。

【于诸饮食自有障者,谓有饿鬼名猛焰鬘,所有一切若饮若食,悉皆然烧,有名食秽,食粪饮溺,及有唯能饮食不净,生熟臭秽,有损可厌,或有唯能割食自肉,不能受用净妙饮食。】

第三类是饮食本身有问题。有一种鬼叫做「猛焰鬘」,因为他只要一拿到吃的东西,那个东西马上就燃烧起来,燃烧的东西怎么能吃呢?再不然的话,吃的都是脏的东西──大粪、小便种种臭的、烂的,这种东西对他有损害的,而且我们一看就觉得非常可怕的。有一类他会吃自己身体上的肉,好的东西都没办法受用。实际上饿鬼跟独孤地狱,有很多地方都类似,跟热地狱也有类似的情况,所以饿鬼跟地狱有一些互通的特征。

【是等处所如《俱舍释》云:「诸饿鬼王名为琰魔,诸鬼本处琰魔王国,于此赡部洲下过五百踰缮那而有,从此展转散居余处。」】

《俱舍释》说鬼王叫琰魔,我们这里习惯称「阎罗王」。阎罗王他自己在鬼道,可是他的福报是天福,他统管地狱但不受地狱之苦,鬼道的众生本来住在琰魔王国,就在我们南赡部洲下面五百踰缮那的地方,从这里再展转到其它各处。

【《亲友书》亦云:「于饿鬼中须依近,欲乏所生相续苦,无治饥渴寒热劳,怖畏所生极暴苦。或有口细如针孔,腹等山量为饥逼,下劣捐弃不净物,尚不具足寻求力。有存皮骨裸形体,如枯枝叶多罗树,有于夜分口炽然,受用口中烧然食。有下种类诸不净,脓粪血等亦无得,面互相冲有受用,颈瘿成熟所生脓。诸饿鬼中于春季,月炎冬季日亦寒,令树无果诸饿鬼,略视江河亦当干。」其中初颂显示总苦,所余诸颂显示别苦。劳为食故,遍处驰求。畏谓由见执剑杵索诸士夫故,而起畏怖。下劣捐弃,谓随意弃。夜分者,谓至夜间其口烧然。口中烧然者,谓随所食皆烧其口。受用谓食。眼如恶毒之所然烧,甘凉泉河,悉当枯竭。又于一类显似猛焰,火炭充满。又于一类显为脓河,种种秽虫弥满流注,是释中说。】

饿鬼总的来说就是欲乏:永远饥渴,自己想要的东西永远得不到,而这个苦是永远相续不停的。前面说饿鬼的因是悭,他一直怕自己的东西失去,结果感得的果报是想要的东西永远得不到。所以他不但饿、渴,而且他的饿、渴是永远无法解决的。我们人渴了喝一点水就不渴了;饿了吃一点东西就不饿了,但是他永远无法解决。除了这个以外,冷的时候,即使太阳晒,他还是觉得冷得受不了;热的时候就算冰放在他身上,他也觉得像火炭一样。因为一天到晚饿,所以就为忙饮食而劳瘁,就像现在的人一天到晚辛苦地去赚钱,饿鬼是一天到晚要找东西吃。「怖畏」是指为了寻找食物,遇见各式各样的障碍而被伤害等等,生起非常严重的苦,以上是饿鬼的总相,以下是说明个别的行相。  

有的饿鬼肚子大得像山一样,而咽喉细得像针,因此他一天到晚饥饿,要找东西吃找到的也都是非常差的、最下劣的,例如人吐的痰、大小便这些。有的时候,连畜牲都不一定要吃的东西,饿鬼都吃不到。即使找到的话,还要遭受种种的障碍。有的饿得只剩下皮包骨,没有衣服穿,裸着身体,就像枯了枝叶的多罗树一样。有的到了晚上特别地饿,饿得嘴巴就像火在烧,吃东西时所吃的东西也会烧他的口。有的即使种种下劣、不净的东西,像脓、血等等,这些也得不到。有的互相将脖子上生的瘿(毒瘤)撞破,争食流出的脓。在我们看来,这是多么地可怕,多么地难受。  

除了这以外,还要受寒热之苦。通常我们看到月亮会有清凉之感,但是饿鬼在夏天当他感觉到热的时候,哪怕到了晚上,看到月亮也像火烤一样受不了。到了冬天,太阳应该是暖和的,可是他晒到太阳却也冷得受不了,这都是因为他的业使然。原本长出很多果子的树,他靠近一看,树上就没有果子了。滔滔的江河水,等他跑去一看,水也干了。这是业感,造了恶业就会这样。同样地,清凉的河本来充满着很甜美的泉水,但当他跑过去看却没有了;或者他看上去都是火炭;有些看到的是脓血之河,其中充满着虫。这都是由于个人不同的业所感得的。  

业是由烦恼所造的,因为人不同,所以对同样一个境界看法也不一样。有人看成是好的,可是另外一些人却看成是坏的。所以我们了解了这一点以后,真正重要的不是在境界的好坏,而是内心认识与否——认识了,坏的也是好的;不认识,好的也是坏的,将来感得的果报就是这样。所以当了解了这种特征,我们的抱怨会慢慢地减少,就是有什么不理想,也会观业忍受。这是佛经带给我们最大的好处,我们必须从这个地方深深地体会契入。

【《弟子书》亦云:「猛渴遥见无垢河,欲饮驰趣彼即变,杂发青污及烂脓,臭泥血粪充满水。风扬浪洒山清凉,檀树青荫末拉耶,彼趣猛焰遍烧林,无量株杌乱杂倒。若奔畏浪高翻滚,泡沫充溢大水藏,彼于此见热沙雾,红风猛乱大旷野。此住其中望云雨,云降铁箭具炭烟,流飞炽炎金刚石,金色电闪降于身。热逼雪纷亦炎热,寒迫虽火亦令寒,猛业成熟所愚蒙,于此种种皆颠倒。针口无量由旬腹,苦者虽饮大海水,未至宽广咽喉内,口毒滴水悉干销。」】

明明是很干净、无垢的河,你老远看见,因为渴得非常厉害,所以急急忙忙跑过去,可是等到你跑过去一看,却变成杂发青污烂脓,又臭又脏又乱。「风扬浪洒山清凉」,风一吹,波浪掀起来,换句话说,那地方的山水都是非常清凉的,末拉耶是香山生产的一种非常好的药物。本来是最好的地方,可是饿鬼一跑过去就消失掉了,变成猛焰遍烧,被火烧得光光的,只剩下乱七八糟烧焦的木头。有的明明是白浪淘天的江河,可是饿鬼跑过去,大水不见了,变成「热沙雾」,一片充满了烧红热沙的大旷野。水没有了,只有一碰到就把人烫得要死的干沙。也有的是看见有云,好像会下雨的样子,结果下的不是雨而是铁箭,而且有炭灰。烫热的金刚石,在闪电当中,掉下来打在他身上。当他感觉到热逼迫的时候,即使冰雪打在他身上,他也热得受不了;冷的时候即使用火烧他,他也觉得冷得受不了。为什么?「猛业成熟」,当所造的恶业成熟的时候,就会这样,所有这些都颠倒了。  

其实这种因就在眼前,我们可以感受得到,当生起强盛的瞋心、贪心的时候就会这样,到后来就完全控制不住了。而贪、瞋的根本原因是痴,就是对事实的真相不了解。所以我们现在最要注意的是,在烦恼才现行一点点的时候,如果觉得无关紧要而随顺它,等到一旦变得粗猛就来不及了。因此必定要在这上面下工夫,这才是我们真正要努力的地方。再说饿鬼的特征,他们的肚子大得像山一样,甚至无量由旬,嘴巴却小得像针一样,一直非常渴,就算喝了大海水,还没到咽喉的时候,不是变成毒,不然就是干掉了。前面说的总括起来就是饿鬼的因及行相。

【其寿量者,〈本地分〉及《俱舍论》说:鬼以人间一月为一日,乘此自年能至五百。《亲友书》云:「常无间息受众苦,由其恶行坚业索,系缚一类有情寿,五千及万终不死。」其释说为一类饿鬼寿量五千,或有一类寿量万岁。〈本地分〉说,三恶趣中身量无定,由其不善增上力故,大小非一。】

〈本地分〉跟《俱舍论》说:人间的一月为鬼道的一天,「乘此自年能至五百」,这个年数算法也是跟我们一样,三十天为一月,十二月为一年,一天相当于我们人间一个月,他的一年就比我们长三十倍,而他的寿量是五百岁,相当于人间一万五千岁。《亲友书》说:他的苦从来不停止。我们人乃至畜牲,受苦总有停止的时候,所以从受苦来说,畜牲是三恶道中最好的。为什么苦不会停止呢?就是造了恶业,被这个业非常强固的力量绑得死死的,在业报没有受尽之前,他饿也饿不死,我们人饿几天就死了。不管烧也好、冻也好,人很容易就死了,人是最好的,却偏偏那么脆弱,鬼道这么可怕却不死,这就是业的不可思议。认识业而且产生深信,是我们佛弟子最重要的根本。但是业又那么不容易了解,不像我们眼前看得见的,一看就很清楚,所以要花很多时间多去思惟、观察,实际上还需要多去祈求、忏悔、阅读无垢的经论,这个都是很实在的问题。至于饿鬼的寿量有各种说法,《亲友书释》上面的解释跟前面所说的有差别。此外,〈本地分〉说三恶趣众生的身量大小没有一定,由他所造业的大小来决定。以上是说明三恶道大概的行相。

【若思如是恶趣众苦,应作是念,现在探手煻煨之中住一昼夜,或于严冬极寒冰窟,裸而无衣,住尔许时,或数日中不用饮食,或蚊虻等,哳咬其身,尚且难忍,何况寒热诸那落迦,饿鬼旁生互相吞啖,是等众苦,我何能忍。】

了解了这个道理以后,我们应该对上面所说种种的恶趣苦如实去思惟。这就是我们学这个真正主要的原因。但因为我们不大容易思惟得起来,无从想起,那就从眼前能体会到的去感受。例如把手伸到火炉的炭堆试试看,我们连碰都不敢碰,如果放一昼夜,那怎么受得了?或者冬天裸着身体在极寒冰窟内停留一些时候,对我们来说,不大容易找得到冰窟,可是有冰块,到了冬天很冷的时候,把上衣脱掉,然后拿一个冰块放在手上,或者放在身上,自己就无法忍受。所以,大师策励我们认真去感受,不要当作学问看,而是帮忙我们,透过思惟三恶趣苦来策励自己,这是很重要的。  

除了热、寒以外还有饥饿,你几天不吃试试看;或者是蚊虫等来咬我们,被蚊子咬尚且很难忍,或者被虎头蜂叮一下也非常痛,若是在地狱里被铁嘴啄,怎么能忍受?人道当中一点点的热、寒、饿我们尚且无法忍受,何况是热地狱、寒地狱等,乃至饿鬼、旁生当中的苦,像这种情况我怎么能够忍耐呢?这样的心情,要生起到什么程度呢?

【度现在心,乃至未能转变心意,起大怖畏,应勤修习。若虽知解,或未修习,或少修习,悉皆无益。】

这句话是个总示,对我们非常重要。要衡量一下我们现在的心,对三恶道苦害怕到什么程度,必须要能转变心意,一想到这个心里就起大恐怖,只要这恐怖心还没有现起都应勤修习。内心要产生怖畏,才能推动我们努力去做,否则就算知道了,但未修习或少修习,那都没有好处的。了解是了解了,但是不经过思惟就没有推动的力量,或者虽然我们修了,但只象征性地修一下,这个也没好处。  

三恶趣苦真正重要的,就是策励我们在得到暇满人身的时候,应该努力地修行。所以了解了上面这些痛苦的情况之后,紧跟着要去如法修习。假定单单只是听过而没有真正去修,万一自己真的堕落,那是极端痛苦,根本没办法修行。所以趁我们得到暇满人身能够修行的时候,要如理去思惟、观察,一旦真的能够达到大师所指示的修行量以后,内心会转变,对于将来会起很大的恐怖,所以要趁现在有机会可以修行的时候去努力,就不会浪费时间,对一些次要的事就不会去管它。所以要透过串习使得自己转变心意是非常重要的,否则的话,就算了解而不去修习,或者虽然修习了,但力量不强,还是会被老习气转过去,那也没用。  

下面举一个实际上的例证,告诉我们两个重点:第一个,我们觉得修行好像很难,实际上不难;反过来如果你不修的话,那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如《事阿笈摩》说,庆喜妹家二甥出家,教其读诵,彼读数日,懈怠不读,付与目犍连子,仍如前行。庆喜嘱曰:应令此二意发厌离。】

庆喜就是指阿难,「阿难」是梵语,翻成中文就是「庆喜」。阿难的妹妹有两个儿子出家,也就是阿难的外甥,他们出家以后,照着寺院的功课读诵,头几天蛮好的,念了几天后就懒惰不好好地念了。阿难尊者没办法,就将他们交给目犍连尊者教导,结果仍旧一样没用。阿难尊者就说:请你善巧使用方便,令他们两位生起厌离,因为如果他们对于眼前的快乐放不下的话,就不可能为长远的将来而努力。怎么样找一个正确的方法,使他们了解事实的真相:眼前短暂的利益是欺诳的,对我们有很大的害处,就像人家用毒来害我们一样,了解以后就会排斥、厌恶。

【目犍连子引至昼日所经处所,化为有情大那落迦,彼等闻其斫截等声,遂往观视,观见斫截所有众苦,又见彼处有二大镬,涌沸腾然。问云:此中全无入者耶?报云:阿难陀有二甥,既出家已,懈怠废时,死后当生此中。彼二慌恐,作如是念:设若知者,现或置入。次返目犍连子处,详白所见。目犍连子告云:二求寂,若此过患,若余过患,悉是由其懈怠所生,当发精进。】

这里提到「求寂」,求寂就是沙弥,为什么叫求寂呢?这个寂是我们真正应该达到的境地。世间最苦的是无间地狱,真正的乐唯有寂灭之乐,而这只有照着三宝去做才能够得到,所以刚刚进入佛门的沙弥叫求寂,希望求得真正究竟圆满、灭除痛苦的安乐。于是目犍连尊者就带他们到平常白天所去的地方,可是那个地方跟以前不一样了,因为目连尊者用神通使原来那个地方变成地狱。他们听到斫截的声音,就跑去看。除了看见地狱的种种痛苦以外,另外还有两个大锅,就是平常我们看见「地狱变相图」里面的油锅,别的地方都有众生在受苦,可是那两个沸腾的大油锅却没人,他就问为什么没人啊?地狱的狱卒说:「人还没来,阿难尊者有两个外甥出了家不好好地修行,将来会到这地方来。」他们两个一听,心想:「这不就是我吗?假如狱卒知道了,说不定现在就把我丢下去。」我们现在看这个故事觉得很好玩,想想如果是我们自己呢?你亲眼看见这种状态,心里面会不会非常恐怖?他们看了很害怕,马上就回去了。

回去后目连尊者问他们怎么匆匆忙忙回来,他们就将所看见的情形禀白尊者。目连尊者说:「你们两位沙弥啊!不但是你们看见的这个过患,还有其它的过患,这些严重可怕的现象都是由懈怠而产生,所以要好好地精进!」关于精进跟懈怠后面会详细讲,这里先简单地说明。精进必须有两个条件,一个是对所做事情的对错,是法、非法要弄清楚,如法的要努力去做,非法的要努力去改,这个才是精进。现在有很多人做事情很勤奋、很努力,但是他做的事情如果是错的,那就不是精进。所以精进必须要两个条件:要很勤奋,而且勤奋的方向是正确的。譬如我们有很多恶习,要努力去改,对的方向虽不习惯、不会做,也要努力去做,这两个具足了才是精进。佛法的精进有它一定的内涵、定义,透过精进才能够真正离苦得乐,所以必须要对苦乐之因正确地认识,认识了要努力去实践。目连尊者告诉这两位沙弥,所以会产生这样严重的过患都是因为懈怠,那应该怎么办呢?唯一的办法就是精进。

【彼二遂发精进,若未食前,忆念地狱,则不饮食,若于食后而忆念者,即便呕吐。】

他们两个就努力精进了,努力到什么程度呢?如果在没吃饭之前一想到地狱的话,他就连饭都不想吃了;如果吃过了以后想到的话就会呕吐。我们现在想起来也不会这样,那是因为我们没有认真去做。举一个非常简单大家可以体会得到的例子,我们每一个人总有自己欢喜、爱好的,也许你欢喜看书,也许你欢喜玩,当你玩得非常起劲的时候,吃饭你都会嫌麻烦,有没有这种感受、体会?可是很不幸的,这个能力人人都有,但是有一个问题——方向不对。我们是有这个能力的,因此只要把这个能力用于该努力的方向,我们都可以达到这样的一个标准。

【又引至余昼经行处,于余一处,化为诸天。彼由闻其琵琶等声,遂往观视,见有天宫,天女充满而无天子,问其无有天子因缘,答云:阿难陀有二甥,既出家已,发勤精进,彼二死后,当生此中。彼二欢喜,还白目犍连子。教曰:二求寂,若此胜利,若余胜利,悉从勤发精进而生,应发精进。】

这是另外一种方法,前面是从背面推他,这里是从正面拉他,共两种力量。目连尊者又带他们到平常白天经行的地方,在那里化现出诸天。天上种种娱乐之声非常地美妙,他们两人听见有琵琶的声音就跑去,看见非常好的天宫。通常天宫都是一位天子为主,其他很多天女围绕着,而那个地方的天宫虽然很热闹却没有天主,他们就问为什么这地方没天主?那些人就说:阿难有二位外甥出了家,努力修行的结果,将来会生到这里。两人听了很欢喜,原来精进有这么大的好处。就回去禀白目连尊者。

假定我们也像阿难尊者的两位外甥一样,亲眼看见如果不努力会遇见这么可怕的遭遇,反过来如果稍微努力一点的话,有这么大的好处,这会产生什么效果呢?一般来说,除非非常愚笨,否则我们一定会努力的。所以《论语》上面说中人以上都可以,可是条件太差的还是不行,诸位千万不要想:「我条件很差!」你如果条件差,今天根本闻不到佛法,闻到了佛法也绝对闻不到这样圆满的教法。

我们在正学《广论》之前,可以先念一些汉地儒家的典籍如四书等,一方面是建立我们的文字基础,一方面这其中有很多道理可以运用。《论语》上面孔老夫子策励他的弟子要努力去做,当中有一位弟子冉求,他觉得自己「非不悦子之道」,不是不欢喜老夫子之道,而是「力不足」,是我做不到啊!老夫子说你觉得力不足,实际上不是这样,是你自己限制自己,所以老夫子后面又说:「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要做一定做得到。不过这不是硬来,也要有种种的方便善巧,照着正确的方法去做,一定做得到,这是我们应该了解的特点。目连尊者就是用这种种方便来引导他们,因此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依靠善巧的师长。

【次发精进受圣教时,见如前引,《真实相应经》中宣说,从诸善趣而生恶趣。问云:圣者,我等若从人天之中死后复生三恶趣耶?告云:二贤首,乃至未能断诸烦恼,尔时于其五趣生死,如轳辘理,应须轮转。彼二厌离,作是白云:今后不行诸烦恼行,惟愿为说如是正法。目犍连子为说法已,证阿罗汉。】

真正努力是要先对理论认识,然后照着所认识的理论修行,真正的正法理论就是圣教,是佛菩萨对我们的教授、教诫。阿难的外甥看见经上说到了善趣还会堕落恶趣,就问尊者:「圣者,我们从人天当中死了以后还要堕落吗?」目连尊者回答:「是的,要断了烦恼以后才不会再轮回生死,所以在没有断烦恼之前还是会在五趣轮转。」五趣有时候称六道或者三有,一般是说三善道是天、人、阿修罗,三恶道是地狱、饿鬼、畜牲,有时候会把修罗道拿掉,称之为非天,或者列入鬼道,所以或称五趣,或称六趣。  

总之烦恼没断之前,会一直在生死轮回当中,就像轳辘一般不断地轮转。他们听了这个道理就生起厌离,决心以后不再随顺烦恼而行。因为虽然暂时可以生天,但生了天还是会下堕,既然了解了这一点,同样是要修行,那为什么不直接了当断除烦恼,还要先生天,然后再下地狱呢?现在我们了解了,忙世间的一切,辛苦了半天却还是一样轮回生死,那为什么还要忙这种毫无道理的事?如果同样都必须努力去做的话,岂不是一口气能够解决根本的问题最好?这个是非常实在的问题。所以他们就请求目犍连尊者告诉他们正法,听了以后如法去修行,结果就证得阿罗汉果,这是真正跳出生死轮回的下限,这是一个实际的例证。但愿前面所说的这种种的道理──圣教,这是属于宗、因的部分,以及种种实际上的喻,能够策发我们精进。下面大师把前面说的这些道理再总结起来,叮嘱我们要记在心上。

【是故能灭懈怠,能发精进,勤修正道,策发其意,令希解脱及证解脱,其根本因者,谓赞修苦。纵有大师现住世间,于此教授,更无过上而可宣说,即于此中,发生下中士夫意乐,次第极显。】

能够灭除懈怠的就是发精进,实际上这是一件事情的两面,要能发精进去修正道,必须内心当中意乐先转变,愿意断除烦恼,因为烦恼会使我们造恶业而感苦果;愿意认真如理修行,因为修行可以解决这些问题,自己有这样的好乐心,这个是非常重要的。而策发内心希求解脱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修苦。不是等到你苦了才修,而是在还没感苦果之前,就去修那个苦的内涵,所以说赞修苦。所谓的修,就是理论了解以后不断去思惟,到后来会转变我们的心意,推动我们照这个方向去做。修苦是最根本的原因,除此之外还有其它很多条件,比如饭根本因是米,如果是面的话,麦是根本因,但是单单有米跟麦还是不行,还要有其它的条件。  

策发我们精进求解脱的根本因就是修苦,这里的大师就是指佛,就算大师在世间,他告诉我们的也就是修苦,再也没超过这个的了,实际上这个教授是从佛丝毫无差地一代一代传下来的。  

透过修苦,才能真正生起下士及中士的意乐,这个次第非常明显。前面在道总建立上很清楚明白地说,《菩提道次第广论》是要引导我们成佛,要成佛就要发菩提心、修菩萨行,这个叫上士,但是上士前面的准备就是中、下士,所以要由下而中依这样的次第增上。先是念死,进而想想死了以后,极可能会堕落三恶道,这些使我们能够策发下士意乐。进一步了解就算生了天,还是会再堕落,因此一定要跳出生死轮回,这是中士的意乐。在此之上,进一步推度自心用种种的方式去利他,那就是上士,这个次第是非常明显的。所以每学到一个地方,自己就要把道次第串联一次,这一点对我们非常重要,如果不了解这个特点,把次第弄错了,那就很糟糕。  

以三士道来引导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摧伏增上慢,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汉地一般来说是大乘根性,这是好的,可是现在大家并不了解佛法的次第,动不动就说我是学菩萨的行者,乃至自命为菩萨,实际上真正的菩萨是起心动念处处为了别人,而且必须是因为自己先了解生死的苦,才进而要帮别人彻底解决,所以如果没有真正中士的内涵,不可能有上士的意乐,同样地如果没有下士的内涵,也根本不可能有中士的意乐。现在连下士都没有,嘴巴讲「为利有情愿成佛」,就自以为是菩萨了,这是非常严重的增上慢。发了菩提心以后还要广行菩萨道,那时再去证空性,否则很容易起增上慢,把我们该走的那条道路就走错了。所以这地方又特别强调一下,前面说的次第非常重要,而每一个地方的质、量要到什么情况才算,绝对不是嘴巴上面念一下,或者似是而非好像有这么一点就可以。有一位同学跟我讲,他对缘起性空很有感觉,你不能说他一点认识都没有,可是等他真正去实践以后,才知道还差很远。我自己的经验也是一样,必须慢慢去体会才晓得,我们没有以正确的圣教来衡量的话,自己不会认识真正的质跟量。前面是讲思惟三恶趣苦的质,以下讲量。

【净修心量,亦是乃至未起如是意乐以来,应须恒常励力修习。】

思惟三恶趣苦可以净化自己的内心,要修到什么程度呢?遇到任何一个境,这种害怕的感觉会任运生起来。所谓任运就是不假思索的,平常我们不假思索立刻生起的就是自己的习气,看见相应的东西就欢喜。现在要照着《菩提道次第论》告诉我们的次第一步步走上来,修到不假思索一碰到那个境界就感觉到害怕,晓得这些一沾上的话,将来就要受三恶趣这么严重可怕的果,如果这种心理还没现起,都还要修。

【内坞嗉巴亦云:「应观能生彼中之因,先作未作、现作未作、为念不念,当来应作。若先已作,或现正作,或念后时,而当作者,则当生彼。若生彼中,尔时我当何所作耶,我能忍乎?作是念已,作意思惟,必须令其脑浆炎热,起坐慞慌,无宁方便,随力令发畏怖之心。」】

内坞嗉巴是这个传承当中一位非常重要的祖师。前面是讲道理,下面再用祖师的语录来证成。我们真正应该做的是不断地去观察,自己在对境时的起心动念,对于堕落三恶道的因,应该反省我们以前有没有作、现在有没有作、有没有想到以后要作?假定我们以前已经做了,或眼前还在做,或者打算以后要做,将来就会感生三恶道。万一真的生到三恶道的话,那时候怎么办?我能忍受吗?这样想了以后,还要继续思惟,要思惟到「脑浆炎热」。如果认真去想的话,你会全部精神贯注在这里,那时候就会很害怕,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心里面根本就安不下来,自然而然发生怖畏之心。有了这个怖畏之心,我们就不敢随随便便、马马虎虎了。这段是引祖师的话重新叙说一遍上面的道理。

【此是切要,现得善身,若如是思,能净先作,未来减少。先所作善,由猛欲乐,发愿令转增长繁多;诸当新作堪能趣入,则日日中能使暇身具足义利。】

能发这样的心是最重要的。我们现在得到了这个贤善之身,能够修行佛法,如果能够照着这样的道理去做的话,以前的恶业可以净化,未来可以减少造恶。以前造的善业,由于这样很强盛的欲乐,能使它增长广大,将要新作的善业也能够作到。这样的话,岂不是使我们有暇的人身一天都不空过,真正产生最好的用场了。

【若于现在不思彼等,堕恶趣时,虽求从彼畏怖之中,救护依处,然不能得。尔时于其应不应作,无慧力故,不能取舍。】

前面所说的这些都必须趁现在还没有堕落时努力去作。如果现在得到暇满身却不如法去思惟这些道理的话,除了随顺我们的习气,没有第二条路好走。随顺我们的习气永远流转生死,在轮回当中,恶业是绝对地多,善业是非常地少。将来的果就看你造的业有多少,既然造这么多恶业,那必定堕落。堕落恶趣以后,你想要求救护都没有用。前面在三恶道苦当中已经讲过地狱是极其的痛苦,一旦堕落,除了忍受这个痛苦以外,没有其它任何办法,饿鬼也是如此,而畜牲根本没有能力去抉择善恶。所以一旦堕落了,即使要求救都来不及了。堕落三恶道以后,对于什么是应该做的、什么是不应该做的,因为没有智慧力,根本就无法取舍。

【如《入行论》云:「若时能行善,然我未作善,恶趣苦蒙蔽,尔时我何为。」又云:「谁从此大畏,能善救护我,睁其恐惧眼,四方觅皈依,见四方无依,次乃遍迷闷,彼处非有依,尔时我何为。故自今皈依,诸佛众生怙,勤救众生事,大力除诸畏。」】

这是《入行论》上面策励我们的偈子。它说假定我们有机会能够做好事时没有去做,而没有做好事多半是造作恶业,以后堕落了,整个被恶趣苦蒙蔽住了,那个时候我能怎么办呢?在这么恐怖的状态中,谁能够来救我们啊?我们可以想像得到,当突然之间遇到一个极端恐怖的情况,我们是不是会想办法求救?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此时内心充满了恐怖,到处找真正可以帮忙我们,作为我们依靠的人,却都找不到,心中只有一片迷闷,那个时候我怎么办?现在要好好地想,一旦堕落就来不及了,要趁现在还能有所作为的时候,好好地找皈依之处。真正可以皈依的是谁呢?只有佛是一切众生真正可以依靠的,因为佛唯一努力的就是「勤救众生事」,勤就是精进,佛只做一件事情,就是救众生。他不但努力救,而且他有大力,能够「除诸畏」,帮忙我们解决一切的问题。《入行论》上这个偈子我们要好好地摆在心里面。

【此仅粗分,广如《念住经》说。定须观阅,数数观阅,于所观阅,应当思惟。】

这个地方所说是粗浅的,但是重要的内容都已含摄在里面,在《念住经》里面有详细的说明。我们一定要把它拿来好好地研阅,而且要常常去研阅,并依着去思惟,才能策励我们努力去做,这个才是我们眼前最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到这里为止,是思惟三恶趣苦。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