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佛日普照慧辩楚石禅师语录卷第九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1年08月28日 · 74 次阅读
96

  佛日普照慧辩楚石禅师语录卷第九

  秉拂小参

  侍者 等编

  径山首座寮。结夏秉拂。师拈拄杖云。这个是径山拄杖子。为什么。在琦上座手里。已知来处。何假繁词。脱或未知。不免露个消息。凌霄峰顶。选佛场开。一句当阳。十方坐断。果然坐断去。久参先德。不妨禁足护生。后学初机。谁敢违条起例。上无攀仰。下绝己躬。人人常光现前。个个壁立万仞。三世诸佛。舌头无骨。六代祖师。眼上安眉。德山见僧入门便棒。画饼充饥。临济见僧入门便喝。望梅止渴。老妙喜见僧入门便道。唤作竹篦则触。不唤作竹篦则背。不得下语。不得无语。雕沙无镂玉之谭。结草乖道人之意。既不得下语。又不得无语。拈来拗作两截。看他作得个什么伎俩。广泽龙王。忍俊不禁。把须弥山。一掴百杂碎。𨁝跳上梵天去也。召众云。且道这一期佛事。还有为人处也无。以拄杖连卓三下。复举南岳让和尚。遣一僧往江西。探马大师。候大师上堂。出问云作么生。大师云。自从胡乱后。三十年不曾少盐酱。师云。马大师道。三十年不曾少盐酱。早是费却多少盐酱了也。我若作马大师。才见这僧出来。便下禅床擒住。痛与一顿。教他归去。举似南岳。且显师承有据。自家眼目分明。管取坐断天下人舌头。曹溪一脉。未致寂寥在。

  梁王忏会。观藏主请小参。师云。只这个会得。在凡不减。在圣不增。超百千万亿日月光明。遍不可思议虚空分剂。无一理不显。无一事不周。无一物不玄。无一土不妙。无明即是佛性。烦恼即是菩提。生死即是涅槃。尘劳即是解脱。譬如虚空体非群相。而不拒彼众相发挥。然而青不自青。黄不自黄。赤不自赤。白不自白。但是意识。于中搏量。是青是黄。是赤是白。意识不起。根境湛然。水之与波。拳之与掌。卷舒开合。岂有两般。动静去来。曾无二致。搅酥酥醍醐为一味。镕瓶盘钗钏为一金。总阴阳寒暑为一时。混江河淮济为一水。一印一切印。一门一切门。一成一切成。一破一切破。所以道。佛说一切法。为治一切心。我无一切心。何用一切法。如是则集众者。无众可集。说法者。无法可说。度生者。无生可度。忏罪者。无罪可忏。岂不见。三祖僧璨大师问二祖云。弟子身缠风恙。请师忏罪。二祖云。将罪来与汝忏。三祖云。觅罪了不可得。二祖云。与汝忏罪竟。诸仁者。还委悉么。若不蓝田射石虎。几乎误杀李将军。

  真如华严经会。镠维那请小参。师云。看经须具看经眼。见地须得见地句。释迦老子。正觉山前。半夜子时。明星出现。忽然大悟。是第二句。三乘十二分教。权实顿渐。半满偏圆。是第三句。三世诸佛。六代祖师。天下老和尚。尽力道。也只道得第三句。华严会上。文殊普贤。及四十二位法身大士。五十三位诸善知识。各各演说无尽法门。何曾道着第一句来。若有一人。道得第一句。须弥直须粉碎。海水直须枯干。十方虚空。扑落地上。何故如此。难信难解之法。今古罕闻。诸仁者还知么。如今目前。山河大地。万象森罗。草木丛林。墙壁瓦砾。昼夜说炽然。说无间歇。却是他说得最亲。说者既不开口。听者亦不须耳。明明历历地。没一丝毫覆藏。真经现前。多少省力。何待拈香展卷。方转法轮。便好向华藏海中。左出右入。毗卢顶上。倒卧横眠。更说什么菩提涅槃。真如解脱。一切名字。是什么热碗鸣声。一切语言。是什么系驴橛子。所以临济大师道。但有声名文句。皆悉是依变。从脐轮气海中鼓激。牙齿敲磕。成其句义。明知是幻化。外发声语业。内表心所法。以思有念。皆是依通。只么认他着底。依为实解。纵经尘劫。只是依通。我唤作真经。亦是假说了也。毕竟如何。慈舟不泛沧波上。剑阁徒劳放木鹅。

  慧明院华严经会。椿藏主请小参。师云。处处真处处真。尘尘尽是本来人。真实说时声不现。正体堂堂没却身。诸仁者。还见堂堂正体么。乾坤大地。日月星辰。万象森罗。山林河海。人天鬼畜。蠢动含灵。莫不皆有毗卢遮那。宴坐其中。成等正觉。而为众生。转大法轮。然而众生分上。不取一法。不舍一法。所以道。一切诸佛身。即是一法身。一心一智慧。力无畏亦然。不妨各各自住境界。各各自证解脱。各各自作佛事。各各自现神通。于眼处现神通时。即于耳处作佛事。于耳处现神通时。即于鼻处作佛事。于鼻处现神通时。即于舌处作佛事。于舌处现神通时。即于身处作佛事。于身处现神通时。即于意处作佛事。于意处现神通时。即于一切处作佛事。意处无尽。则虚空无尽。虚空无尽。则世界无尽。世界无尽。则众生无尽。众生无尽。则诸佛无尽。诸佛无尽。则行愿无尽。行愿无尽。则不可说不可说境界。解脱神通佛事。无尽无尽。虽然。犹在法界量里。量外一句。作么生道。还委悉么。山花开似锦。㵎水湛如蓝。

  圆明院起期。懋藏主请小参。师云。永嘉道。行亦禅坐亦禅。语默动静体安然。假使锋刀常坦坦。直饶毒药也闲闲。禅则不无。作么生是体。莫是上是。天下是地。僧是僧俗是俗是体么。莫是巍巍堂堂。炜炜煌煌。声前非声。色后非色是体么。莫是休去歇去。一念万年去。冷湫湫地去。一条白练去。古庙香炉去。寒灰枯木去是体么。莫是恁么中不恁么。不恁么中却恁么是体么。若与么搏量。正是虚空里打铁橛。莫将闲学解。埋没祖师心。只如坐禅。须是了却自己偷心始得。若不了却自己偷心。空坐何益。且阿那个是偷心。但是一切不了。念起念灭。总是偷心。死得偷心。便与佛祖不别。佛祖要人速证无上妙道。长期短期。克期取证。毕竟所证何事。只教你死尽偷心。顿明自性而已。于静坐时。须有方便。六祖大师道。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作么生是本来面目。诸仁者。现今目前。露迥迥地。是个什么。自己本来面目。不可就他觅也。就他觅得。不是自己。从生至老。着衣吃饭。屙屎送尿底。唤作臭皮袋。忽然报满。四大分散时。自己本来面目。却在什么处。石头和尚道。欲识庵中不死人。岂离而今这皮袋。参。

  坐期满散。盛监院请小参。师云。大道绝言诠。真机无背面。纤尘不尽。突出须弥山。见地未忘。脚下五色索。将知此事本自现成。不用低头。思量难得。所以德山道。毫厘系念。三涂业因。瞥尔情生。万劫羁锁。岂可坐在这里。直须转向那边更那边。不立佛不立祖。自己如生冤家。方有些子衲僧气息。若只向千圣背后叉手。堪作什么。倚他门户傍他墙。刚被时人唤作郎。岩头道。是我向前行脚时。见一两处尊宿。只教日夜管带。坐得臀上生胝。口里水漉漉地道。我坐禅守取。与么时犹有欲在。无依无欲。便是能仁。诸仁者。如今学道之人。那个无依。那个无欲。有依有欲。生死海里浮沉。这老古锥。当会昌沙汰时。去下鄂湖边。作一渡子。两岸各挂一版。有人过渡。敲版一声。问云阿谁。人云我要过那边去。舞桌迎之。一日有婆子。抱一孩儿。问岩头道。且道婆子手中儿子。从甚处得来。岩头便打。婆云。婆生七子。六个不遇知音。只这一个。也不消得。乃抛向水中。雪后始知松柏操。事难方见丈夫心。虽然。切不得认驴鞍桥。作阿爷下颔。喝一喝。

  荐盛南山。师孙义方外请小参。师云。这一段事。近在口皮边。远在河沙国。不可以有无卜度。不可以难易论量。滞于文字语言。则为文字语言所缚。泥于蒲团禅版。则为蒲团禅板所拘。凡坐禅者。多不脱透。若不著有。即便着无。著有则以无除之。着无恁么生除得。欲与空王为弟子。莫教心病最难医。据实而论。释迦出世。达磨西来。历代传燃。无风起浪。忽然[覤-儿+丘]破。三界平沈。却来观世间。犹如梦中事。到这个田地。方始好坐禅。坐是何人。禅是何物。勘破了也。说有也得。说无也得。说难也得。说易也得。得也得。不得生得。生从何来。铁锯舞三台。死从何去。牛皮鞔露柱。昔日太原孚上座问鼓山。父母未生以前鼻孔。在什么处。山云。即今生也。在什么处。孚上座不肯。乃云。你问我我与你道。山云。父母未生以前鼻孔。在什么处。孚但摇扇而已。我当时若作鼓山。与他掀倒禅床。见之不思。思之千里。诸仁者。要识南山鼻孔落处么。良久。犀因玩月文生角。象被雷惊花入牙。

  无学长老。豫修徒弟固维那请小参。师云。佛法本无玄妙解会。向道直下无事。休去歇去。好个脱洒衲僧。若乱踏步向前。则千里万里。若论此事。从与么来。未尝昏味。声色笼罩不住。生死系缚不得。自由自在。无得无失。一切处解脱。一切处圆满。净裸裸绝承当。赤洒洒没可把。穿却天下人鼻孔。全凭个一着子。若无个一着子。老胡又特地西来。做什么。且如石头马祖。百丈黄檗。临济德山。沩仰曹洞。云门法眼。此等皆是从上宗师。亦不得至今日。所谓垂钩四海。只钓狞龙。格外玄谈。为寻知己。岂不见。仰山一日。问同参云。师弟近日见处如何。对云。实无一法可当情。仰云。汝解犹在境。问云何故。仰云。汝岂无能知一法。可当情者。圆悟老祖云。他直得无一法可当情。尚遭仰山点检。到这里。无能知所知。无一法。无无一法。也须是个人始得。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须知得底人。一语不虚发。如今不用回头转脑。只贵直下承当。可以作奇特因。可以现殊胜相。竭苦海摧障山。断生死根源。碎无明窠臼。正与么时。因斋庆赞一句作么生道。域中日月纵横挂。一亘晴空万古春。

  兴化院华严经会。圭监院请小参。师云。怀州牛吃禾。益州马腹胀。天下觅医人。灸猪左膞上。毗卢遮那如来。呵呵大笑云。二十重华藏世界海。中间所有诸佛菩萨。畜生牛马。被杜顺和尚下这一灸。不妨应时应节。彻骨彻髓了也。召众云。且道适来四句。是教耶是禅耶。若道是教。八十一卷华严经。那一卷中。有这般说话。若道是禅。杜顺和尚。自是贤首宗师。为什么。却恁地说。还有人定当得出也无。若定当不出。山僧不惜口业。与诸人注解一遍。肇法师道。古镜照精。其精自形。古镜照心。其心自明。教亦何曾异禅。归宗和尚云。吾今欲说禅。诸子总近前。汝听观音行。善应诸方所。禅亦何曾异教。教是佛口。禅是佛心。未了之人听一言。只这如今谁动口。便向个里会得。坐断天下人舌头。更分什么禅。拣什么教。立也在我。扫也在我。我为法王。于法自在。若立去。有禅有教。若扫去。禅教皆除。禅教既除。二十重华藏世界海。在什么处安着。听吾偈曰。如行东方诸佛刹。尽取大地及须弥。一一尽抹为微尘。一一尘点一一刹。四维上下亦如是。乃至充满虚空界。即以如上诸尘数。一一化现为衲僧。一一僧示庆数身。一一僧具尘数口。一一口中尘数舌。一一舌宣尘数义。尽于未来一一劫。度脱不可说众生。一一位登卢舍那。不可说劫常开演。如此功德不可说。世间无能测量者。譬如幻师聚幻众。复为幻众说幻法。闻幻法已了幻心。既了幻心圆幻行。坐幻道场成幻佛。度脱无量幻众生。展转成佛亦复然。毕竟不离于幻法。本来实际常寂灭。同彼虚空无增减。若能悟此真法界。谁是成佛不成佛。毗卢遮那我同证。普贤文殊妙法身。五十三人善知识。为我印知如是说。

  延福院忏期满。敬维那请小参。师云。一念普观无量劫。无去无来亦无住。如是了知三世事。超诸方便成十力。拈拂子。作一圆相云。尽十方世界。有情无情。向这里。成等正觉。全心即佛。全佛即心。穷心既无。佛亦不立。所以道。了了见无一物。亦无人亦无佛。大千沙界海中沤。一切圣贤如电拂。与么则处处解脱。而不堕在解脱深坑。处处光明。而不滞于光明胜相。行住坐卧。不着管带。而常历历惺惺。长短方圆。不假安排。而能绵绵密密。终日说不动舌头。终日默不居阴界。终日吃饭。不曾咬一粒米。终日着衣。不曾挂一缕丝。直下似长剑倚天。千日并照。诸天捧花无路。外道窥[覤-儿+丘]无门。不是强为。法如是故。在菩萨。则谓之六度万行。在声闻缘觉。则谓之四谛十二因缘。在天则天庄严。在人则人富乐。在修罗则修罗灭诤。在饿鬼则饿鬼除饥。在地狱则地狱清凉。在旁生则旁生黠慧。福无不集。罪无不消。拔济四生。梯航九有。收因结果一句。作么生道。烦恼海中为雨露。无名山上作云雷。

  志侍者请普说。师云。当人脚根下。一段大事。如千日并出。日上无云。万镜临台。镜中无像。初不分真俗好丑。亦不带物我是非。从父母未生已前。至地水火风分散之后。未曾有纤毫相貌。及一丝间隔。盖天盖地。亘古亘今。乃佛乃祖。同证同入。如石室和尚。才见人来。便拈起拄杖云。过去诸佛也恁么。现在诸佛也恁么。未来诸佛也恁么。如是三十年。驴拣湿处尿。一日长沙岑大虫向他道。和尚放下手中拄杖。别通个消息来。石室休去。一不成二不是。又疏山示众云。老僧咸通年已前。会得法身边事。咸通年已后。会得法身向上事。两重公案。云门出问云。如何是法身边事。山云枯桩。错。门云。如何是法身向上事。山云非枯桩。了。门云。还许学人说道理也无。山云许。勾贼破家。门云。只如枯桩。岂不是明法身边事。山云是。明破则不堪。门云。非枯桩。岂不是明法身向上事。山云是。落七落八。门云。法身还该一切也无。山云。法身周遍。岂得不该。口只好吃饭。门指净瓶云。这个还有法身也无。山云。阇黎莫向净瓶边会。鹞子过新罗。二大老。一问一答。直是风凛凛地。傍观只眨得眼。你道枯桩与非枯桩。法身边事。与法身向上事。作么生辨。若辨得。便知二大老问答分明。若辨不得。对面三千里。又僧问赵州。未生世界。早有此性。世界坏时。此性不坏。如何是不坏之性。州云。四大五蕴。甘草甜。僧云。这个是坏底。如何是不坏之性。州云。四大五蕴。黄连苦。还知赵州老汉。舌头落处么。尽山河大地。是四大五蕴。尽山河大地。是不坏之性。若未知赵州老汉。舌头落处。则四大五蕴自在一边。不坏之性自在一边。驴年得休歇去。拈拄杖。画一画云。画断葛藤。虾蟆𨁝跳上天。蚯蚓抹过东海。

  海印兰若华严经会。华月窗请普说。师云。震法雷击法鼓。布慈云兮洒甘露。只如法雷未震。法鼓未击。慈云未布。甘露未洒。还有为人道理也无。若有为人道理。何用强生节目。是故说法者。无说无示。闻法者。无闻无得。无说无示。真说真示。无闻无得。真闻真得。然则一时佛事。既已周圆。汝等诸人。如何体悉。依希似曲才堪听。又被风吹别调中。复云。此是月窗藏主。建华严经会底意旨。山僧未免升座举扬。约山僧见处。你诸人。即是毗卢遮那。毗卢遮那与你诸人。无二无别。念念中。有无量诸佛。降生成道。转法轮入涅槃。念念中。文殊普贤。观音弥勒出现。念念中。善财童子。五十三善知识。同因同果。同学同行。山僧今日。都将不可说华藏世界海。拈来着你诸人眉毛眼睫上。却把大本华严十三千大千世界微尘数品。一四天下微尘数偈。总作一句。顿在三寸舌头。为你诸人。一时吐露。直下信得及去。此会功不浪施。便乃与摩竭提国。须弥山顶。夜摩兜率他化自在。所说底法门。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妙二觉。不增一字。不减一字。普请若凡若圣。若幽若显。立地成佛。还省力么。若信不及。又增口业去也。经中道。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惟心造。喝一喝云。觅心了不可得。更说什么惟心。心既不可得。毗卢遮那亦不可得。无量诸佛。亦不可得。文殊普贤。观音弥勒。亦不可得。善财童子。五十三善知识。亦不可得。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妙二觉。亦不可得。不可得亦不可得。却从不可得中。流出一切言教。所以道。教是佛语。禅是佛意。诵佛语者。须识佛意。识佛意者。必通佛语。千差万别。七纵八横。辩才无碍底。说禅说教。如珠走盘。你看他华严下尊宿。圭峰和尚。他是真个悟得底。曾着禅源集。和会禅讲两家云。诸祖相承。根本是佛。况迦叶乃至鞠多弘传。皆通三藏。提多迦以下。因僧乖诤。乃律教别行。罽宾国以来。因遭王难。始经论分化。师子尊者。受二十三祖鹤勒那悬记。先以衣法。付嘱婆舍斯多。独留罽宾。酬偿宿债。经论家便道。师子遭难。禅宗绝而不传。不知婆舍斯多。早传衣法去了。所以圭峰说到这里。又云。中间马鸣龙树。悉是祖师。造论释经。数十万偈。观风化物。无定事仪。未有讲者毁禅。禅者毁讲。今时弟子。彼此迷源。修心者。以经论为别宗。讲说者。以禅门为异法。若谈因果修证。便推属经论之家。而不知修证正是禅门之本事。闻说即心即佛。便推属胸襟之禅。而不知心佛乃是经论之本意。山僧三十年前。出世住院。见天台下讲人。心愤愤口悱悱。说着禅字。头红面赤。何消得如此。近与独芳和尚。几处赴缘。又夜来闻其提唱。多是禅门说话。盖此老本领端正。取之左右逢其源。且如圭峰所诠。自是禅门标表。亦是教乘骨髓。恁么和会。可煞明白。后来汴梁有个净因成长老。一日与法真圆悟慈受。三大禅老。并十大法师。在陈太尉府受斋次。徽宗皇帝。微服临幸。观其法会。有善华严者。对众问曰。吾佛说教。自小乘至圆顿。扫除空有。独证真常。然后万德庄严。方名为佛。禅师一喝。转凡成圣。与经论似相违背。今一喝。若能入五教。是为正说。若不能入。是为邪说。他置个问头。不是逞人我争是非。要知禅教分晓。若不通经达论。如何胡乱。答他撞着。净因是个有地头。无面目汉。回天轮转地轴不为难。只怕你不问。不怕我答不得。当时善华严恁么问。正是抓着他痒处。更不着忙。款款地向他道。如法师所问。不足二大禅师之酬。净因小长老。足以解法师之惑。乃召善。善应诺。成曰。法师所谓小乘教者。乃有义也。大乘始教者。乃空义也。大乘终教者。乃不有不空义也。大乘顿教者。乃即有即空义也。一乘圆教者。乃不空而不有。不有而不空义也。如我一喝。非惟能入五教。至于百工伎艺。诸子百家。悉皆能入。乃喝一喝。问善曰还闻么。善曰闻。成曰。汝既闻则此一喝是有。能入小乘教。须臾又谓善曰还闻么。善曰不闻。成曰。汝既不闻。则此一喝是无。能入始教。又顾善曰。我初一喝。汝即道有。喝久声消。汝复道无。道无则元初实有。道有则于今实无。不有不无。能入终教。又曰。我有一喝之时。有非是有。因无故有。我无一喝之时。无非是无。因有故无。即有即无。能入顿教。又曰。我此一喝。不作一喝用。有无不及。情解俱忘。道有之时。纤尘不立。道无之时。横遍虚空。即此一喝。入百千万亿喝。百千万亿喝。入此一喝。是能入圆教。善不觉起立。向前作礼。成又曰。非惟一喝为然。乃至语默动静。一切时。一切处。一切物。一切事。契理契机。周遍无余。于是四众欢喜。龙颜大悦。净因可谓。识佛意。通佛语。千差万别。七纵八横。辩才无碍。把这一喝。恁么说出来。理上也着。事上也着。禅上也着。教上也着。唤作闹市里飏碌砖。无有不著者。今日一会。却非偶然。建会华月窗。与学般若菩萨。既在禅门。又通教相。欲报佛恩德。无过流通正法。而况独芳和尚。久专讲席。特重禅宗。山僧此来。不胜庆幸。因华严大教。发明临济禅。诸供养中。法供养最。喝一喝云。且道山僧适来一喝。与净因一喝。相去多少。复喝一喝。

  珠维那请普说。师云。妙喜老人道。命根断家活大。法性宽波澜阔。乃是禅病科立效散。你诸人。要识命根么。只是第八识。如今禅和子病痛。昏沉掉举。总在第八识中。若要独脱无依。须是把第八识。一刀两假。方始快活。教中所谓。𢬵命不死难。僧问投子。大死底人。却活时如何。投子云。不许夜行。投明须到。这僧问得能切。投子答得又亲。伯牙与子期。不是闲相识。第八识既断。蛇无头尾不行。正贼斩了。论什么贼党。无始至今。来为先锋。去为殿后。风动尘起。萦绊杀人。但得一念不生。自然前后际断。便见沩山道。灵光洞耀。迥脱根尘。体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无染。本自圆成。但离妄缘。即如如佛僧也。如如佛俗也。如如佛来也。如如佛去也。如如佛。尽十方世界。无一人不是如如佛者。嫌个什么。欠少个什么。英灵衲子。便好向这里。全身担荷。不用回头转脑。特地起疑。疑佛疑祖。疑死疑生。如染一綟丝。一染一切染。如斩一綟丝。一斩一切斩。先圣苦口相劝。盖为袈裟同肩。己事明白。他事亦明白。己事了办。他事亦了办。岂可如獐独跳。不顾后群。既住佛屋。踏佛地。吃佛饭。着佛衣。须行佛行始得。且如何是佛行。佛赞者是佛行。佛诃者是魔法。说什么尼萨耆。波逸提。才举心动念。早破了也。大难大难。且怖心难发。怖心若发。生死根本必除。须要入门一着真正。欲行千里。一步为初。昔日南岳让祖因马大师坐禅。一日问他道。大德坐禅。图什么。师云图作佛。祖遂将砖。就他庵前石上磨。师见问云作什么。祖曰磨作镜。师云。磨砖岂得成镜。祖曰。坐禅岂得成佛。师云。如何即是。祖曰。如牛驾车。车若不行。打车即是。打牛即是。马师休去。祖曰。汝学坐禅。为学坐佛。若学坐禅。禅非坐卧。若学坐佛。佛非定相。于无住相。不应取舍。汝若坐佛。即是杀佛。若执坐相。非达其理。马师言下。大悟作礼问云。如何用心。即合无相三昧。让祖曰。汝学心地法门。如下种子。我说法要。譬彼天泽。汝缘合故。当见其道。师曰。云何能见。祖曰。心地法眼。能见乎道。无相三昧。亦复然矣。师又问。有成坏否。祖曰。若以成坏。而见道者非也。后来马大师出世。有僧问。如何是修道。答曰。道不属修。若言修得。修成还坏。即同声闻。若言不修。即同凡夫。僧云。作何见解。即得修道。师曰。是性本来具足。但于善恶中事不滞。唤作修道人。取善舍恶。观空入定。即属造作。更若向外驰求。转疏转远。但尽三界心量。一念妄心。即是三界生死根本。又僧问。和尚为什么。说即心即佛。曰为止小儿啼。僧曰。啼止后如何。曰非心非佛。僧曰。除此二种人来时。如何指示。曰向伊道不是物。马大师。因让祖一言之下会去。便力荷百二十斤担子。一气走百二十里。更不回头。及乎为人。拈出个即心即佛。非心非佛不是物。杀人刀活人剑。能断自己命根。又能断他命根。临济道。沿流不止问如何。真照无边说似他。离相离名人不禀。吹毛用了急须磨。即今吹毛在什么处。已飏在垃圾堆头了也。

  佛日普照慧辩楚石禅师语录卷第九

  音切

  𨁝跳(上蒲没切下徒叫切) 瓶(蒲丁切) 砾(力的切) 橛(渠月切) 磕(苦阖切) 湫(即由切) 瞥(匹列切) 漉(禄音) 羁(居宜切) 臀(徒昆切) 胝(竹足切) 鄂(五各切) 狞(乃庚切) 膊(普各切) 覤-儿+丘 桩(陟江切) 鷂-缶+(工/山) 虾蟆(上下加切下莫加切) 蚯蚓(上丘音下戈忍切) 罽(居厉切) 愤悱(上扶粉切下孚匪切) 抓(侧交切) 痒(于两切) 飏(弋尚切) 碌(力木切) 绊(补畔切) 綟(力计切) 獐(章音)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