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验证 了生死了的是心,心无挂碍便是解脱

zhouting1214 · 发布于 2019年01月29日 · 70 次阅读
96

梦参长老

我们佛弟子所达到的目的,大家的目的都是想了生死。生死怎么了?因为佛跟我们说,无量劫来,我们在这个六道轮转,经过无量的苦难,我们现在这一生得到人身了,这是极难极难的。就是说人身难得,你得到人身了,你要轻轻的把它放过去,那你就再得人身就不知道什么时间了。

佛说得人身难,我们已经得人身了;闻佛法难,并不是做了人都能听到佛所说的法,乃至于生到佛世,那个福德就大了。现在我们没有,我们生在是末法时间。末法时间就说这法已经将要灭了,所以叫末法。人身难得,我们得到了;佛法难闻,虽然是在末法,我们也闻到了,闻到了不等于你就了了。

佛法简单说,就是觉悟明白的方法。现在我们都没有觉悟,也没有明白。所以说你要能达到觉悟明白,你现在知道了要了生死。

这类生死、死生,无量劫来轮转的时间太长了。那怎么样了法?佛说了很多的经,教导我们了生死方法。所以说八万四千法门,你从哪一法门都可能了生死,但是哪一法又跟你有缘呢?那你读过佛经,你最喜欢的,那就是你过去所学过的。在八万四千法门大体说,你学定学慧,或读诵大乘,乃至现在最方便的是念佛法门,你从中选择一门;选择的时候,你感觉它跟你接近,你过去有宿习。

什么叫宿习?就是你过生学过,今生你遇到了非常喜欢,一学就进入,那你就依着这法了生死吧!学定学慧,乃至于读诵大乘都可以。现在我们讲的是最方便的是念佛,但是一般的我们的道友,接近念佛的人很多很多,口念,心不念。或者是念的时候,不是心里作观想;要观念,要观,观就是想。

不论你学这八万四千法门哪一法门,但这有个前提,什么前提呢?生死心切。我们要了生死,你生死心不切,你不为生死。所以我们古来的人,“每见他人死,我心热如火”,听到别人死了,自己感觉很着急。为什么?“不是热他人,看看轮到我”。但是你怎么样的能够所谓的了生死?就是不生不死,那才叫了生死。不生不死,不是说你这个肉体永远存在,不是这个含义。

说你的心,不是你那个肉体。你这个肉体是物质,不是真常的。但是我们在这个生灭当中,我们有个不生灭的,这个不生灭的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的心。这个心,在我们以《华严经》讲就叫法界性,法界性是每一法都有它的体,法法皆通,那性只有一个。人人都具足这个性,法界性,这个性体永远不生不灭的。换句话说,你了生死,就是你要达到不生不灭,不要随着生灭转。

那我们现在一天的起心动念,每一念就是一个生灭,每一念就是一个生死。了生死,了生死,是你心里头了了生死了。怎么样了法?你自己可以测验,在这个娑婆世界上头,所有一切事物,没有一念你贪恋的。所以我们临终的时候,有两句话,“心不贪恋,意不颠倒”。这个“意不颠倒”的含义非常深,你心里头从来没有颠倒妄想,就是能够制心一处。制心一处,我们依着华严教义讲,就是你心能够把它观想,达到你的自己的真心。

现在我们用的都是妄识,不是真心。心遍一切法,就是咱们所说的明心见性。例如禅宗说明心见性,是不是了了生死了?明心见性的时候,他可以再进修。这个修是依真而修,不是妄。咱们现在用的都是妄识,不是真心。等你能够认得你的真心了,所谓明心见性、了生死了;了生死了,一切生灭法所不能染,一切垢污所不能染。

你有没有验证你这个心?你自己可以验证了。现在在这个世间事,无论任何的事情,你没有贪恋,你没有颠倒。咱们是这个心,都在这个贪恋颠倒当中,明明是假的,你把它当成真的;明明是生灭的,你把它当成真实的,这统统是颠倒;等你达到不颠倒了、认到真实了的时候,那就见性了。禅宗说明心见性的时候,就是咱们验证咱们,看你对一切事物还有没有贪恋心,有没想得到归为己有,连你自己肉体你都不认为是自己的。

如果你这个心跟你的肉体分开,就是你的精神跟你物质两个是两回事情,你分开了,那你自己就知道了,你的生死就渐渐了了。为什么?你的一切的心,就为你的身体给你栓住了,你心就不能明白。不能明白就不能了,不能了,生死怎么了呢?

说明心者,你认得一切法,一切法无不是心,在我们迷的时候没有,就是心也不是你的心。所以在禅宗他几十年,就要明白他的心。但是要依着华严境界,无一法不是心,无一法而非心。你证得了明白了,法法皆是心。但是你不明白的时候,没证得的时候,完全不是的。

怎么样来理解法法都有它的自性?这个自性性本是一也,就是一个性。咱们虽然这屋子几十个人,心是一个。那个心,不是我们的妄想,不是我们的分别,也不是我们知识,不是学来的,是人人本具的,就是佛经上说人人皆具有佛性,都是迷掉了。人人都具有佛性,人人都不认得佛性,等你认得你的自性了,你知道你的性体了。怎么样来证明你认得呢?咱们说极简单的话,对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件事物你有贪恋的。无论遇着什么,没有贪恋。你没有贪恋了,你的思想、意识它不颠倒。到你“心不贪恋、意不颠倒”的时候,这个时候你就明白你的心了。有贪恋,有颠倒,你明白不了你的心。

举个简显的例子,当我们病苦当中很厉害的时候,医生要给你开刀,他先给你打麻药针,把你神经麻醉了,但是让你神经跟肉体分开,但对你肉体割了干啥了,你都没有感觉了。你能不能不打麻药针?就没有经过医生打麻药针,他来开你的身体,你的心跟身体分成两个,达到这种。我跟你讲这个问题,曾经有人问我关圣刮骨疗毒,我说他那忍耐的,他不是明心。只举他一个例子,关圣帝君瞋心非常重,例如说他对刘备很忠诚,这个是个心,贪心很重,瞋心很重,他好名,那算明心吗?那不是明,忍耐,那叫一种刚强。

当我们这个所说的,能够把这个肉体跟心灵上分开了,不要打麻醉针,你能观想这肉体不是我了,这个心跟肉体不是我了。要在这个时候,你肉体死亡了,你心跟着能死亡吗?咱们经常的说话,说精神不死。精神是不死,你掌握不了精神,因为你被精神支配,你不能掌握精神;等你能掌握精神了,你把这个精神变化了,这就是我们佛教所说的,明心了,见性了。

光明了还不行,能够指挥它,那它就能为我所用。就像佛似的他能用,他能明心见性,能度众生。我们经常说开悟了、明心见性了,距离很远。释迦牟尼佛是夜睹明星的,在那坐禅,那他明了心就证得果了,产生的无量妙用。我们中国的历代祖师说是明心见性了,还距离很远。乃至我们的六祖,他明白一切诸法,明白到什么程度呢?明白了一切法无我,明白了一切法空,不但明白,他能转化,能够运用它。

我们也知道,我们知道是学来的,我们没得受用。我举一个例子,佛经说的“有觉觉痛,无痛痛觉”,你这个觉得痛的这个觉,不痛,感觉痛的,是感觉肉体哪部分痛,但是能感觉的感觉不痛。这大家不妨试验一下子,当你很痛苦的时候,你让你的精神心跟你这肉体分开,你能够有一分钟乃到十分钟,那就很好了。不要麻醉,那个神经不麻醉,你能作得了主,能够使它痛苦你不感觉痛苦。但是这个最初开始是忍受,有时候你忍受不了,但是你要分开了就没事了。这种神识跟肉体两个分开,就是精神跟物质两个分开了。

我们现在分不开,我们这肉体被我们精神支配,那你一举一动当你指挥不了的时候,你知道精神指挥不到物质了。有的几位道友说我今年精神很好,其实去年年底很不好,我曾经到有一段时间,我这个心想让我胳臂端一碗水,不行了,我胳臂就抬不起来了。一个胳臂抬不起来,浑身都不能动,脚想动一下,动不了。那我心里想这回完蛋了,它要不死,或者是变成植物人,变成瘫痪了,我就用力的来冲动冲动。我是夜间一点钟开始,大概经过三个多小时,到四点多钟我才能够下地,这个在床上才能动起来。在一点钟我想喝杯水,心里能动,突然间这个手指挥不了了,就是你的心不能指挥你的肉体。心脏很灵活的,肉体很死,已经衰歇了,它不听你指挥了。假使我们能够把这种功夫用到了,那你肉体的死跟你精神完全是两回事了。肉体虽然死亡,你心灵并没死。

修道的人就要修到心灵不死,等到你能心指挥肉体,肉体听你指挥,那就我们佛教讲叫神通了;神通了,能可以使它心灵指挥肉体不死。例如说我们在五台山,过去的唐朝时代有个高峰妙禅师,他的寿命已经尽了,寿命尽了就是鬼来抓他来了,黑无常白无常来抓他。抓他,到这个五台山上找不着他,没有。无常鬼就跟那个土地说:高峰妙就住在这,怎么不见了?他说;他现在入定了。大家就知道我们修禅定的定,那个禅定是精神跟物质分开,精神完全能指挥物质,让它死就死,让它活就活。

我刚才说这个,也是说精神能指挥物质。因为那手体它突然间就不能动,这是物质;但你心里很着急,那你就用功夫,你把它冲动了就能动了,这个是心指挥物质。你这手一举一动,你脑筋一点一滴的活动,那都是心。小鬼问这个土地,土地说他在,但是他有贪爱,并没有真正的完全了生死。他说他有一个钵,钵就是钵多罗,钵多罗就是我们和尚所说的饭碗,我们的饭碗。

他这个饭碗是皇上赐给他的,就是他心中对这个碗非常贪爱,对这个钵非常贪爱,有贪爱就放不下了,走不了。这小鬼到那一扣他的钵,他就在那坐着没动,因为它连着他的心,他爱这东西,他动心,你一动他那个,他心就往那一看,这小鬼一锁就把他锁上了。高峰妙禅师一看,我寿命尽了,无常来拿他来了,他知道我自己已经离开生死了。他就问这小鬼,他说:你们怎么把我抓住的?祂说:你是假修行,不是真修行,你还有贪爱,我们一扣你的钵可就把你逮到了,你一贪爱就逮到了。这是个公案。

我们从自己想想,如果你这个世界什么挂碍都没有,谁也逮不到你,那就叫解脱。你有一样贪爱人事放不下,你解脱不了;换句话说,你走不了。我们所以这痛那痛、这病那病,就因为解脱不了。这一类事情很多,我就拿我自己做试验吧。我在八十岁,在我们台湾彰化秀传医院开刀,那天开了八、九个小时,开完刀之后了,我开刀的医生他也皈依我,是我自己皈依弟子。他说:我不敢欺骗师父,你活不到五年。我说:怎么是手术不成功吗?他说:手术不成功,你现在就死了。他说:手术成功,像这个病成功之后,你就好了,你最多也就是五年了,因为你一天把那肠子抓出来洗肠子。我现在十五年了,超过他说的了。在一般的我们这种病,在美国、在日本叫造口贵族。怎么叫造口贵族?每天要洗多少次,还得有护士小姐,每天那个纱布、纸,就这个浪费的钱,我们一个穷和尚哪有这个力量。同时宏觉法师他也帮着想办法,用袋子系完了把它洗上,那个还是气味很大。我现在走哪也没得气味,我这十几年也这么过来了。

一切事物就是它会转化的,不是人家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自己想办法把它转化。这个肉体跟你的精神,在我们佛教讲的心,就是怎么了生死。了生死是了的是心,不是说你肉体。你能叫它永远不老?你也不是妖精,妖精才差不多,它就是要老的、要变化的。但是这个变化当中你有个不变化的,这个大家可能都懂,我们佛教弟子都懂,你的心跟物质是两回事情的。但我们佛教、我们学佛的人讲求是那个性,你那个性跟肉体。性是主体,有来个什么相它就做个什么相,它是随缘的;性不是随缘,性体随缘而变一切相。变人、变个啥,那叫业性,随你所做的业,就造成了种种的样、种种的形相;你把业消失了,没有了变化,没有了。

“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不管经过多少时间长短,你做的业它不会消失的。你要还了,就没有了。不还,永远跟着你,不论什么时候遇到,你的业缘遇到了一定得还债。就是你不做没有,一做了绝对有。那叫业性,这个性跟你那个体性的性是一个。业性本空,没有,唯心造,能造业的是你的心。你要把你心转化了,妄心消失了,业还存在吗?所以说心也亡了,罪也消了,心亡罪灭两俱空,那你就成了,这才叫真忏悔,真正的忏罪是这样忏的。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