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佛日普照慧辩楚石禅师语录卷第四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1年08月23日 · 82 次阅读
96

  佛日普照慧辩楚石禅师语录卷第四

  住杭州路凤山大报国禅寺语录

  参学比丘 昙绍等 编

  师于至元元年七月二十五日入寺。

  山门。东门南门西门北门。门门有路。路头在什么处。五凤楼前。

  佛殿。黄金殿上。释迦老子。不合向这里屙。展坐具云。且礼拜盖覆却。

  土地堂。龙王殿。赫赫厥声。濯濯厥灵。前朝凤阙。万古龙庭。雨过吴山插汉青。

  据室。临济在黄檗。吃六十拄杖。如蒿枝拂相似。如今莫有恁么衲僧么。设有。更须勘过始得。

  拈宣政院疏。白云出岫。本自无心。赤水求珠。还他罔象。万般存此道。一味信前缘。

  两浙诸山疏。真不掩伪。曲不藏直。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方外交疏。一句子无彼此。以我为隐乎。吾无隐乎尔。

  法座。这个宝华王座。常在诸人面前。昼夜放光。因什么不见。山僧今日指出。便乃与三世诸佛。六代祖师。天下老和尚。同一受用也。遂升座拈香云。此一瓣香。天上天下。世出世间。并属照临。皆承恩力。爇向炉中。端为祝延今上皇帝。圣躬万岁万万岁。陛下恭愿。乃圣乃神。乃武乃文。四海咸歌有道。自西自东。自南自北。八方尽乐无为。次拈香云。此一瓣香。奉为皇天之下。一人之上。西天佛子。大元帝师大宝法王。资培福慧。复拈香云。此一瓣香。奉为行省大丞相。行宣政院官。文武采寮。同增禄算。敛衣就座。师云。宝印当空妙。重重锦缝开。不费纤毫力。提掇凤山来。放行则万象回春。把住则千峰寒色。且道把住好放行好。试出来道看。僧问。虚空为鼓。须弥为槌。请和尚一挥。祝皇王万寿。师云。天长地久。进云。可谓日月光天德。山河庄帝居。师云。多少分明。进云。钱塘乃江南第一郡。凤山乃钱塘第一峰。和尚以公选住持。如何报答君相。师云。愈令心似铁。进云。此山唐时号罗汉院。黄檗下宗彻禅师。因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答云骨剉也。此意如何。师云。我道你髑髅百杂碎。进云。又问他南宗北宗。他答云心为宗。宗即不问。未审唤什么作心。师云。速礼三拜。进云。横担楖栗不顾人。直入千峰万峰去。师云。且莫诈明头。僧礼拜。师乃云。三世诸佛。横说竖说。不曾道着一字。六代祖师。全提半提。不曾接得一人。虽然不接一人。各各眼横鼻直。虽然不道一字。言言玉转珠回。双放双收。同生同死。全明全暗。有杀有活。德山入门便棒。临济入门便喝。睦州见僧便道。现成公案。资福道。隔江见刹竿便回去。脚跟下好与三十棒。八十翁翁入场屋。真诚不是小儿戏。你若对众决择分明。山僧分付钵袋子。

  复举白云端和尚示众云。若端的得一回汗出。便向一茎草上。现出琼楼玉殿。若未端的得一回汗出。纵有琼楼玉殿。被一茎草盖却。师云。拈却一茎草。琼楼玉殿。在什么处。到江吴地尽。隔岸越山多。

  当晚小参。僧问。诸佛不出世。祖师不西来。佛法遍天下。谈玄口不开。既是佛法遍天下。为什么谈玄口不开。师云。南斗七北斗八。进云。未审此理如何。师云。去去西天路。迢迢十万余。乃云。人天众前。激扬此事。也须是本分衲僧始得。若非本分衲僧。未免遭人怪笑。只如适来禅客。立个问头。恁么答他。却理会不得。再举一遍。既是佛法遍天下。为什么谈玄口不开。檐声未断前宵雨。电影还连后夜雷。

  省中把茶回上堂。举风穴在郢州衙内上堂云。祖师心印。状似铁牛之机。去即印住。住即印破。只如不去不住。印即是。不印即是。时有卢陂长老出问。某甲有铁牛之机。请师不搭印。风穴云。惯钓鲸鲵澄巨浸。却嗟蛙步辗泥沙。陂伫思。穴喝云。长老何不进语。陂拟议。穴打一拂子云。还记得话头么。试举看。卢陂拟开口。穴又打一拂子。牧主云。将知佛法与王法一般。穴云。见个什么道理。牧主云。当断不断。反招其乱。穴便下座。师云。击石火闪电光。构得构不得。未免丧身失命。风穴壁立千仞。坐断卢陂舌头。卢陂若是个人。未到牧主检责。才见他道祖师心印。状似铁牛之机。呵呵大笑。若拟议。拍一拍便行。无端请师不搭印。倚他门户傍他墙。刚被时人唤作郎。如今有人。与风穴作主。我要问他。心印在什么处。

  中秋上堂。凤山说何似万象说。八月十五夜。月㝡亲切。八月十八日。潮更直截。闻不闻瞥不瞥。嘉州大象吃蒺䔧。陕府铁牛流出血。

  上堂。佛法两字。不要拈着。拈着则不堪。这里龙蛇混杂。凡圣同居。若起无事心。棒了趁出院。金不博金。水不洗水。一句作么生道。放憨作么。

  上堂。千圣顶𩕳上。点着便知。万象森罗前。突出难辨。亘古亘今无缝罅。盖天盖地绝罗笼。挽之不来。推之不去。拥之不聚。拨之不散。直得秋光湛湛。体露金风。夜色澄澄。凉生玉宇。高枝多宿鸟。腐草足流萤。即含灵颠倒之心。见诸佛圆常之性。恁么说话。笑杀衲僧。衲僧毕竟。有甚长处。喝一喝。

  冬至小参。僧问。世事悠悠。不如山丘。卧藤萝下。块石枕头。未审与垂手入鄽的。相去多少。师云。也不较多。进云。云无缁素。师云。一对无孔铁槌。就中一个最重。进云。与么则天下老和尚。总在里许也。师云。因谁置得。进云。数声清磬是非外。一个闲人天地间。师云。方才搓弹子。便要捻金刚。进云。明日书云令节。毕竟书什么云。师云。那边是什么云。进云。但愿来年蚕麦熟。罗睺罗儿与一文。师云。一日便头白。乃云。垂万里钩。驻千里乌骓。布漫天网。打冲浪锦鳞。如大力魔王道。我待一切众生成佛尽。众生界空。无有众生名字。我乃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广额屠儿。放下屠刀道。我是千佛一数。早是不唧𠺕。更向长连床上坐。长连床上卧。眼盵瞪地。杀不死羊相似。万年一念。有什么益。不如泥猪疥狗。却有出离之期。明明向你道。开口不在舌头上。要急相应。来日是书云。复举龙济道。万法是心光。诸缘唯性晓。本无迷悟人。只要今日了。师云。既无迷悟。了个什么。从前汗马无人识。只要重论盖代功。

  上堂。上是天下是地。耳里听声。鼻中出气。陕府铁牛。吞嘉州大像则且置。拽取瞻波国与新罗国斗额。是第几机。

  上堂。拈拄杖。卓一下召众云。我这里卓拄杖。你那里闻声。为将耳闻。为将心闻。若将耳闻。耳朵两片皮。作么生闻。若将心闻。心如工伎儿。意如和伎者。又作么生闻。终不虚空里闻也。若是虚空里闻。即是常闻。何待这里卓拄杖然后闻。凤山不卓拄杖。为什么不闻去。岂不见。文殊道。声无既非灭声。有亦非生。生灭二圆离。是则常真实。却因后语。为蛇画足。尽情放舍。脱体无依。转向那边更那边。亦未是到家时节。到家一句。作么生道。只知事逐眼前过。不觉老从头上来。

  上堂。若有老僧。即无阇黎。若有阇黎。即无老僧。阇黎自阇黎。老僧自老僧。唤作阇黎也得。唤作老僧也得。蓦拈拄杖。卓一下喝一喝。

  上堂。茅堂月淡。竹户风凄。冰枯雪稿之时。鼓寂钟沈之夜。心心永寂。石女剪于龟毛。念念攀缘。木人裁于兔角。不是洞山五位。亦非临济三玄。齿牙敲磕处。一字元无。父母未生前。全机独脱。透顶透底。亘古亘今。饭是米做。一句作么生道。久立。

  上堂。遍界是通身是。无一处不是。无一念不是。忽然拈起拄杖子问他。这是不是。便见一千个内。九百九十九个。口如匾担相似。直须自己偷心死。方信从前都不是。都不是只这是。吉了舌头三千里。喝一喝。

  上堂。见拄杖。不唤作拄杖。见屋不唤作屋。正是痴狂外边走。见拄杖。但唤作拄杖。见屋但唤作屋。又是依样画猫儿。两人同到山中。总与一杯茶吃。要辨缁素。且待别时。

  佛成道上堂。三千大千世界。日月星辰。山河淮海。昆虫草木。有情无情。拈拄杖。卓一下云。尽向这里。成等正觉。然后凤山。不入这保社。何也石头道底。

  除夜小参。僧问日从东上。月向西没。作么生是不迁义。师云。柳絮随风。自西自东。进云。年年是好年。日日是好日。师云。瞎老婆吹火。乃云。未达境惟心。起种种分别。达境惟心已。分别即不生。不生法中。具足世间出世间法。一立一切立。一破一切破。一放一切放。一收一切收。觌体全该。当阳廓示。方便唤作常住法身。流出无边诸三昧海。文殊普贤。大人境界。德山临济。向上提持。此方他方。齐成佛道。有说无说。俱转法轮。极三际为一时。统十方为一刹。二十四气。七十二候。三百六十五日。只在刹那。悟之则当念圆明。迷之则永沉生死。复举保宁永和尚示众云。世尊不说说。迦叶不闻闻。卓拄杖云。水流黄叶来何处。牛带寒鸦过远村。师云。青州梨郑州枣。大抵无过出处好。

  岁旦上堂。半夜起来赴省堂焚祝。焚祝了。丞相府诸衙门人事。人事毕。即回殿堂。行香撒沙。咒土绕廊行道。次第诸山报礼准备接官。若作新年头佛法会。入地狱如箭射。

  进退两班上堂。虎豹文章。全归爪牙之力。鲲鹏变化。心藉羽翼之功。法社要在人。丛林自然增气。睦州佐黄檗。杨岐辅慈明。相与建法幢。展衲僧巴鼻。

  元宵上堂。一切月。以一月为真。一切灯。以一灯为体。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一从什么处起。洎合错下注脚。

  诸山讲主至上堂。先圣道。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不共不无因。是故说无生。尽大地是胡饼。任你横咬竖咬。西天那烂陀寺里。一万来僧。人人得吃。只有摩诃迦罗大神不得吃。把须弥山一掴百杂碎。帝释𨁝跳。上梵天去也。

  上堂。即心即佛。祸不入慎家之门。非心非佛。舌是斩身之斧。古人的今人用。今人的古人为。一犬吠虚。千猱啀实。凤山今日。不惜性命。与你诸人。抽钉[托-七+友]楔去也茶。

  佛涅槃上堂。东西南北。空中鸟迹。南北西东。水底鱼踪。瞿昙用尽平生力。直至而今归不得。

  忽都达儿状元。入山上堂。举玉泉浩布裈。因东坡居士。微服相访。浩问云。尊官何姓。坡云。姓秤。是秤天下长老的秤。浩唾地云。这一唾重多少。坡休去。师云。玉泉是作家宗匠。东坡是当世大儒。蓦札相逢。发挥此道。尽谓东坡休去。秤尾无星。殊不知。八两半斤。总在自家手里。虽然如是。也须扶起玉泉。只如他道这一唾重多少。多少人道不得。直饶道得。更与一唾。

  上堂。景物舒晴。湖山迭翠。相将寒食。共赏芳菲。画船处处笙歌。花市重重锦绣。风流公子。全彰古佛家风。红粉佳人。廓示祖师巴鼻。便请拗折拄杖。高挂钵囊。不用低头。思量难得。

  上堂。这里鸣钟击鼓。拈槌竖拂。说黄道黑。也只为你诸人。那下长街短巷。负儿挟女。嗔拳恶骂。也只为你诸人。地狱未是苦。在此衣线下。不明大事却是苦。此时若不究根源。直待当来问弥勒。

  浴佛上堂。僧问护明大士。未降王宫。释迦老子。在什么处。师云。眨上眉毛。进云。谢师答话。师云。恰值拄杖不在。师乃以拂子。打一圆相云。三十二相无此相。八十种好无此好。跛跛挈挈且过时。人来不必重寻讨。喝一喝。

  结夏小参。僧问。尽大地是个佛身。向什么处。安居禁足。师云。锦上铺花又一重。进云。竹密不妨流水过。山高岂碍白云飞。师云。随语生解。乃云。摩竭陀国。亲行此令。抵死要知换却性命。设使悬崖撒手。自肯承当。绝后再苏。欺君不得。也是棺木里瞠眼。凤山这里。无许多事。寻常只是九十日为一夏。黄陈米饭。苦益菜羹。尊胜寺前。迭迭青山不尽。西兴渡口。茫茫白浪无穷。行也任你行。坐也任你坐。出也任你出。入也任你入。卷舒自在。彼此何拘。却不许埋在声色堆头。亦不许离他声色。总不与么。还作么生。锦衣公子贵。林下道人高。复有颂云。拈却东山水上行。薰风殿阁生微凉。住山不费纤毫力。自有人提折脚铛。

  上堂。一句合头语。万劫系驴橛。灵利汉。闻得便行。早迟八刻了也。

  同参至上堂。举泉大道访慈明。明云。片云横谷口。游人何处来。泉云。夜来何处火。烧出古人坟。明云。未在更道。泉便作虎声。明便打一坐具。泉推明向禅床上。明却作虎声。泉云。我见八十余员善知识。惟师继得临济宗风。师云。错下名言。当时慈明。争容得这风颠汉恁么道。更与一坐具。且看他作个什么伎俩。才眼目定动。便连棒趁出。临济法道。未致寂寥。

  上堂。红尘闹市。公子家风。嚝野深山。道人活计。一则穿花度柳。一则啸月眠云。那个得那个失。云在岭头闲不彻。水流㵎底太忙生。

  上堂。不落因果。不昧因果。总未脱野狐身。若要脱野狐身。更过五百生始得。召众云。还肯凤山与么道么。尽大地人不肯。总是野狐种族。喝一喝。

  中夏上堂。和尚子莫妄想。起心动念是妄想。澄心息念是妄想。成佛作祖是妄想。往往将妄想灭妄想。无有了期。直饶古今言教。一时明得。如珠走盘。敢保此人。未出阴界。碍膺之物。谁与消除。若得消除。名为解脱。其实未得一切解脱。超毗卢越释迦。大丈夫儿。合到如此。点胸点肋。称杨称郑作什么。我未曾向六月里。下一阵大雪。与你诸人在。

  上堂。打钟钟鸣。打鼓鼓响。三世诸佛。竞出头来。六代祖师。没藏身处。钟中无鼓响。鼓中无钟声。钟鼓不交参。句句无前后。毕竟唤什么作句。喝一喝。

  施主看楞严上堂。体理得妙。了了常知。一种平怀。绵绵不漏。着衣吃饭。盖是寻常。见色闻声。犹如聋瞽。但可入佛。不可入魔。透得十种禅关。出得五阴区宇。处处无非佛事。头头总是道场。酒肆淫坊。了无𦊱碍。龙宫虎穴。任便经过。亦可入魔。亦可入佛。然后佛魔俱遣。凡圣不存。不取涅槃。不居生死。道我大事了毕。拄杖不在。苕帚柄聊与三十。

  上堂。才有是非。纷然失心。还识祖师面目么。

  入新僧堂上堂。举王常侍。一日访临济。同至僧堂前。侍云。这一堂僧。还看经么。济云。不看经。侍云。还坐禅么。济云。不坐禅。侍云。既不看经。又不坐禅。毕竟作个什么。济云。总教伊成佛作祖去。侍云。金屑虽贵。落眼成翳。济云。我将谓。你是个俗汉。师云。临济吹毛剑。什么处去也。若也拈出。有什么王常侍在。自出洞来无敌手。得饶人处且饶人。

  因斋罗汉上堂。风生古殿。月转回廊。香烟合匝。灯烛荧煌。宾头卢尊者。应供四天下。无一处不到。还到此间么。此间是什么所在。说到不到。合掌云。三德六味。施佛及僧。便下座。

  上堂。灵鹫山中。量材补职。曹溪路上。少实多虚。不论薄地凡夫。便请丹霄独步。快与快与。有么有么。比拟张麟。兔亦不遇。

  上堂。好诸禅德。桃红李白。水绿山青。烟雨楼台。市鄽车马。云舒云卷。露出几个峰峦。船去船来。惊散一行鸥鹭。桥边酒店。柳外人家。子细观瞻。分明画出。画出则不无。如何着笔。无风荷叶动。必定有鱼行。

  上堂。婆饼焦断消息。花底春禽鸣历历。不如归去不如归。自是不归归便得。喝一喝。

  松林施主。妙莲居士项氏。舍宝盖入山上堂。生心受施。净名早诃。有法可说。如来不许。直得无物可施。无法可说。牢笼佛祖。含育圣凡。犹是半珠。未为全宝。到个里。明如杲日。宽若太虚。千圣不携。万机𥨊削。尘尘尔刹刹尔。念念尔法法尔。尽十方微尘国土。一时拈来。着在针锋上。却从针锋上。流出一切智光明云。于其云中。现妙莲华。量等十方微尘国土。合为一盖。内出百千佛。异口同音。而说偈言。一念普观无量劫。无去无来亦无住。如是了知三世事。超诸方便成十力。说是偈已。即入针锋里去也。

  上堂。如来涅槃心。祖师正法眼。衲僧奇特事。知识解脱门。总是十字街头破草鞋。抛向钱塘江里着归堂。

  解夏小参。僧问。如何是先照后用。师云。擘开太华连天色。放出黄河到海声。进云。如何是先用后照。师云。剑为不平离宝匣。药因救病出金瓶。进云。如何是照用同时。师云。定光金地遥招手。智者金陵暗点头。进云。如何是照用不同时。师云。三月懒游花下路。一家愁闭雨中门。僧礼拜。师云。更问一转岂不好。僧便退。师乃云。临济宗风。直须辨主。若不辨主。有眼如盲。所以道。不容拟议。斩全身始得。名为主中主。灵锋宝剑。常露现前。拟犯锋铓。横尸万里。一等担拄杖行脚。还曾辨得主么。你若辨得主。见他禅床上老汉。才开口动舌。背却法堂。着草鞋便行。较有些子衲僧气息。但与么软嫩嫩地。无骨头相似。见人说有便著有。说无便着无。十二时中。全没主宰。将什么。敌他生死。消他信施。埋没自己。屈辱先宗。无过此人。才方结夏。又见解夏。日复一日。岁复一岁。待阎老子征饭钱迟了。何不及早回头子细寻思。看是什么道理。髑髅常千世界。鼻孔摩触家风。万里神光顶后相。直下会得。转凡成圣。只在片时。其或未然。换手捶胸去在。复举外道问世尊。昨日说何法。尊云说定法。外道云。今日说何法。尊云说不定法。外道云。因什么。昨日定今日不定。尊云。昨日定今日不定。师颂云。行尽江南数十程。晓风残月入华清。朝元阁上西风急。都入长杨作雨声。

  径山送寂照先师。入塔回寺上堂。凤山夜来。梦见阿耨达池龙王。请五百罗汉斋。径山末后方至。于是龙王问云。宾头卢尊者。一日应供四天下。径山因什么来迟。径山云。听取我四句。本无生灭。宁有去来。河冰发𦦨。枯木花开。道了便把井底蓬尘一撒。却骑山上鲤鱼。归天台去也。大众夜来梦的是。今日举的是。

  同诸山探院官回上堂。举石门聪和尚。入州看官。路逢延庆长老问云。中路相逢。一句作么生道。门云。某甲礼拜和尚有分。明日到院茶话次。庆云。昨日闻学士说。新石门和尚。和尚久在石门。为什么却新去。门云。脑后合掌。问云。来时无物去时空。二路都迷。且如何得不迷去。门云。秤头半斤。秤尾八两。师云。石门道。某甲礼拜和尚有分。延庆着贼也不知。要识石门么。李靖三兄。久经行阵。虽然如是。未免倚势欺人。

  中秋上堂。一月普现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摄。尽大地是水。阿那个是月。尽大地是月。阿那个是水。你若不信。钱塘江里少哩。

  上堂。罏鞴之所多钝铁。良医之门足病夫。不因柳毅传书信。何缘得到洞庭湖。

  岁旦上堂。举香严云。去年贫未是贫。今年贫始是贫。去年贫有卓锥之地。今年贫锥也无。真净云。去年富未是富。今年富始是富。去年富。惟有一领黑黪布衫。今年添得一条百衲袈裟。岁朝抖擞呈禅众。实谓风流出当家。师云。香严贫未是贫。奈何犹有个浑身。真净富未是富。家私未免俱呈露。凤山这里。不说富不说贫。随家丰俭没疏亲。竖拂子。收来兔角长三尺。放去龟毛重九斤。

  元宵忏会上堂。僧问。二祖谒初祖便云。我心未安。乞师安心。初祖向他道。将心来与汝安。且道要有心可安。无心可安。师云札。进云。二祖云。觅心了不可得。初祖云。与汝安心竟。还端的也无。师云。曾经霜雪苦。杨花落也惊。进云。及三祖问二祖云。弟子身缠风恙。请师忏罪。意作么生。师云。蹉过了也。进云。二祖云。将罪来与汝忏。为复是因风吹火。为复是入草求人。师云。有甚共语处。进云。三祖道。觅罪了不可得。二祖云。与汝忏罪竟。请和尚分明指示。师云。朝三千暮八百。进云。只如二祖安心。三祖忏罪。是同是别。师云。雪上加霜。进云。与么则前无释迦。后无弥勒也。师云。过这边立。进云。今晨施主。礼忏设斋。特请和尚升堂。未审获什么福报。师云。速礼三拜。进云。路逢死蛇莫打杀。无底篮子盛将归。师云。一状领过。乃云。有一人。具大阐提。作无间业。舍戒定慧。行贪嗔痴。栽蒺䔧于三有田中。种荆棘于一真地上。乃至谤佛毁法。破和合僧。能可永劫沉沦。不求诸圣解脱。直待一切众生成佛尽。乃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未审此人。如何忏悔。良久。镬汤炉炭吹教灭。剑树刀山喝使摧。

  上堂问侍者云。三月属什么生。者答云属龙。师拈拄杖云。忽然轰一个霹靂。山河大地百杂碎。菩提涅槃。真如解脱。何处有也。

  浴佛上堂。今日如来降诞之日。灌沐金躯之时。为复是有尘灌沐。为复是无尘灌沐。若道有尘灌沐。与如来敌体相违。若道无尘灌沐。早是涂污了也。毕竟如何。可惜一盆汤。

  上堂。俱胝竖一个指头。雪峰辊三个木毬。石巩张弓架箭。华亭短桌孤舟。凤山无法可说。不妨坐断杭州。就中却有个好处。好在什么处。四五百条花柳巷。二三千所管弦楼。

  上堂。梯虽高不能达河汉。锹虽利不能到风轮。通上彻下。一句作么生道。良久云。确。

  佛日普照慧辩楚石禅师语录卷第四

  音切

  屙(乌何切) 楖(阻瑟切) 憨(火含切) 罅(呼嫁切) 搓(七何切) 捻(乃协切) 眨(仄洽切) 瞪(丈证切) 猱(乃刀切) 啀(鱼佳切) 裈(古魂切) 瞠(丑庚切) 苕(徒凋切) 帚(之酉切) 鞴(蒲拜切) 黪(千敢切) 锹(七消切)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