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大佛顶首楞严经正脉疏卷二十五 (经文卷六之一)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1月27日 · 88 次阅读
96

明 交光大师 述

大佛顶首楞严经正脉疏卷二十五(经文卷六之一)

明京都西湖沙门交光真鉴述

蒲州万固沙门妙峰福登校

子二观音广陈。以当此方之机。故广陈尽妙。欲人专修于此也。问。娑婆岂无别门而入者耶。答。偈云。自余诸方便。乃至浅深同说法。备悉此意。意以同途长修。浅深共入。惟取耳门。而余门不及。间有别门入者。亦仗威即事而已。然此应云观音耳根。以对前总科彰其广陈。而意含耳根于观音二字中矣。分三。丑一作礼陈白。

尔时观世音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

观世音名具彰二利之德。而所观不同。法华中如来释云。苦恼众生一心称名。菩萨即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以是名观世音。据此。则所观者即世间音声。盖果门惟显利他之盛德也。今经菩萨自释云。由我观听十方圆明。故观音名遍十方界。据此。则所观者即听音根性。盖因门多彰自利之深源也。是则二经互为隐显。而名之圆妙见矣。此意略同孤山。今正谈修门。故且依后义。观字随俗虽作平声。理实应是去声。良以纳声为闻。达理为观。特取达理。故于音声不言闻而言观也。又所达之理。非音声中理。乃耳根中性理也。然必托音声方彰闻性。故又不言观耳根。而惟称观世音也。更须当知利他自利虽别。而能利之法。同彰耳根殊胜。无二意矣。

丑二陈白之言。分三。寅一本师传授反闻。又三。卯一古佛同名。

世尊。忆念我昔无数恒河沙劫。于时有佛出现于世。名观世音。

彼佛因中或亦由斯证入。故其名号以因彰果。或佛鉴时机应从此入。故其名号与逗机之教乃相应耳。

卯二从佛发心。

我于彼佛发菩提心。

菩提心不越三心四愿。一者深心。即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二者悲心。即众生无边誓愿度。三者直心。即佛道无上誓愿成。按起信论。第一直心。谓正念真如。第二深心。谓广修无量善法。第三悲心。谓度众生无量。然约三处回向。则真如佛道性修异旨。而四愿中佛道必兼真如。故合之无差也。此心最为贵重。初发即如王子处胎。贵压群臣。诸佛护念。万圣加持。华严百喻。未足以尽其盛德。又言不发此心。所修诸行尽为魔所摄持。故欲修耳根圆通者。先须发此大道心也。

卯三秉受法门。

彼佛教我从闻思修。入三摩地。

既发大心。须秉圣教。凡修行者。不秉圣教。或恣己意。或信邪师。其过无量。故此次明秉受自佛也。彼佛即指观世音佛。此之三慧。惟闻慧不同常途。故思修亦别。约常途。闻即多闻。谓闻经解意功夫。其体即耳识。及耳家俱意识所发胜解分别。今此闻字。即指耳根中闻性。体即无分别如如智理而已。思。即不著空有。一味反闻。外脱声尘。内冥智理。且约静习在禅功夫也。修。谓达于万行。与此禅观不相违背。所谓咳唾掉背。无不定时。何况一切善行。此约初心修进便应具足。若更入位料简。应以六即拣之。闻慧应在名字。思慧应通观行相似。修慧应入分证。若更以见道修道拣之。闻思俱在见道。而修慧即修道位。是则后二分别。浅深天隔。若就观音本门。三说闻字。皆须惟指耳门。以音闻虽皆教体。而闻为真教体也。入三摩地者。名通初后。初但定成之号。而更约后心。即证入圆通之境寂灭现前也。双承动静无违。方为定成。然此动静。与下二尘不同。此约静入禅定。动涉万行。二时为言。若静合动违。终不名为大定成就也。本师传授反闻已竟。

寅二次第解结修证。此科方是正行。一经至要。理宜详细敷陈。故今所解稍为完备。不避繁文。观者幸勿厌多。非同长水流变三叠。殊无关要。当知上之发心是愿。而此为依愿之行。其愿不虚也。上之秉受是教。此为依教之修。其教不负也。然此中分科。以三空六结分之者。盖三空是五卷中佛自所说。长水亦知顺此分科。但未能发挥委悉。至于六结。乃为以义推知。非穿凿也。良以佛绾巾时。特以详彰结解俱有次第。而说解次第但列三空。似惟三重。而意含六结。前释稍明。今此正是解结正文。岂不投前所说。况细寻文理。六节分明。非强分也。分三。卯一初解三结。先得人空。又三。辰一脱动尘。

初于闻中。入流亡所。

初者。发决定心起修下手之初也。按如来立教常仪。行人若有罪障。及未具戒。先须忏求瑞应。誓断四愆。如后道场所明。今约无障具戒之人。故径谈大定。行人宜自谅之。闻中二字。即所见之性。亦所趣之理。今为所入之门。亦所照之境。首宜分明。不可堕于二种差误。前粗后细。最当辨识。一者不是肉耳之中。以此闻性本惟藏识心海。一体而具六用。在眼为见。在耳为闻。乃至在意为知。今取第二。故曰闻中。于经最初取见为例。以例余五。委悉发挥。如十番示后。离二见妄。乃为妙净见精。结云。清净本心。本觉常住。今之闻中。即彼见中。以其体无二也。又四科七大转名如来藏心。周遍十虚。圆含万法。今此闻中。即彼藏心中也。又一真法界。圆具三藏。非一切法。即一切法。离即离非。是即非即。是名无上菩提。如来知见。今此闻中。即彼三藏体中也。良以见道分中极力发明者。正于修时总持用之。所谓蹑解成行大陀罗尼也。若别为一法。则前之开示俱成无用矣。是知此之闻中。乃平吞万相。尽空法界之中也。二者不是耳识之中。以此闻性。虽有声无声。明鉴了然。丝毫不昧而曾无分别。亦同见性。但如镜中。无别分析。且离念相者。方等虚空。亦常亦遍。有念。即偏局一处。刹那生灭。不遍不常。此即缘声之识。若堕此中。依旧是经初如来所破缘尘分别影事。而七重破处等文全无用矣。是知此之闻中。乃一念不生。圆照法界之中。亦即一乘寂灭场地。真阿练若正修行处。若于经中未即了然。可于静习坐中体认的当。多于五更起坐。夜气清明。万籁初动之时。一念不生。觉此闻性廓然而圆。朗然而照。山壁不隔。晦暗不昏。大小远近音声。鉴彻无遗。乃至微风动树。足履鸣阶。亦所不昧。假如东方数里之外。洪钟发响。固历历分明。西方同时数里之外。群鼓喧声。亦琅琅不昧。如是乃至南陌悲号。北街笑语。车轮马足。一一俱现圆闻之中。如影现大圆镜中。毫发无隐也。至于寂然无声时。则闻静愈无边际。然但借观音声。彰能闻之体为闻中。不取所闻动静之境为闻中也。到此始知妙性本具。不是修成。但是平日以乱心缘虑遮障孤负不自觉耳。又当知此闻中。内而所执定实身心。外而所执定实器界。了无踪迹可得。一片虚灵浩无边际。万法森然。唯心所具。交彻互融之妙皆在其中。非有非空。即空即有。妙极不容思议之境也。亦即祖师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但彼不局一门。或多示意根。而言了知为异耳。珍重珍重。此句先以决定所照之境。下句方是工夫。入者。旋反也。流有二意。一。流谓法流。即闻性也。入流者。旋转闻声之闻。反闻自性也。二。流者。注也。顺闻奔声外注。谓之出流。反闻照性内注。谓之入流。二释俱通。此亦须是一念不生。回光反照。专注以闻自性。令前妙境湛然常明。不得一息间断。即宗下所谓绵密功夫也。问。见闻觉知。同一根性。永嘉谓起知知于知。此非无缘知。如手自作拳。非是不拳手。今云反闻闻自性。若准永嘉。应云。起闻闻于闻。此非无缘闻。如手自作拳。非是不拳手。二义何得不违。答。彼约根尘已销。妙性显后。不可更有二知。今约初心起修。方作亡尘方便。故须暂假反闻以为入门。若到闻所闻尽。亦是根尘已销之后。更不存于二闻也。且此最初入流亡所。同彼最初息念亡尘。岂遽同彼知灭对遗之后耶。故欲会同佛祖之言。须知前后次第。则无违矣。此二字即是合觉。下二字乃是背尘。亡者。脱也。所。即声尘也。故上二字即旋闻。下二字即与声脱也。约前四卷末第二决定义中。详明根结全由于尘。故尘亡而结自尽。今解耳根。其所应亡。当即是动静二尘。动谓有声。静谓无声。今初先亡动尘。仍有二种。一者屈曲声。谓有意味者。如言语歌曲之类是也。二者径直声。谓无意味者。如风水鸟兽钟鼓等声是也。其最有力。能牵心流转者。屈曲声也。先须断此。永不接缘。然此屈曲复有二种。一者世俗屈曲。二者道理屈曲。世俗复有二种。一者无力。二者有力。无力。谓评品古今文章事物。他方昔日不干己事。但恣散乱。无增长烦恼之力。故云无力也。有力。谓说诸欲境。令心起贪。说诸不平。令心发怒。背面誉毁。当面称讥。一切切己利害之言。令人不觉喜嗔陡发。忘失正念是也。此皆世俗曲屈也。道理屈曲者。如说内外邪正道理。乃至法门宗说。玄妙意趣。令人不觉随言生解。拟议思量。若许攀缘于此。亦是寻声流转。最障本闻。所以宗门于佛祖言教如生冤家也。问。止绝世俗。似无不可。何于道理胜思亦杜绝之。答。蹑解成行。行起解绝。解若不绝。则无漏之行终不能成。况真心实际。动念则乖。岂容留解。而许寻道理屈曲声乎。故后偈云。将心持佛佛。何不自闻闻。是更偏忌道理屈曲也。如新产家。忌人往来触犯。则疏客亲友二俱止绝。方可无虞。若但断疏客而容亲友往来。则触犯之害终不免也。世俗屈曲如疏客。道理屈曲如亲友。所以二者俱当止绝也。行人初心。首先于此诸屈曲声一切不缘。惟以内向闻性。湛然朗然。安住不动。则一切粗显分别永息不起矣。至于水流风动钟鸣鼓响等一切径直之声更是难亡。须使入流功夫细心专切。久自亡尽。问。反闻功成。岂一切诸声。如醉睡中。皆昧然不觉耶。答。非也。诸声任有。行人但惟圆照闻性。不漏落流注于声而已。问。不缘曲屈之声。止其分别。易以稽考。不缘径直之声。止其取著。难以考验。又此诸声。纵令心不取著。其如诸声乱发。搅扰闻中。何以验其不随声转耶。答。反闻自性专切者。闻性常自分明。如对晴秋之月。无一息之昏暗。且不注一声。而诸声普皆不昧。若稍取著于声。当有二验。一者闻性先以遽昏。不复分明。二者偏注一声。余声悉昧。更以喻明。譬如人眩水。不能自渡。赖人牵之而过。彼人教其仰面视天。不得一息视水。若一息忘教视水。随即晕倒。此亦如是。反闻自性。犹如视天。不复寻声。如不视水。更无流转之患。犹无溺水之患也。是知声不可除。而但当反闻专切。亦如水不可除。而但当仰天专切也。问。此之众声。毕竟不昧耶。亦有寂灭之时耶。答。昧不同灭。心昏为昧。声销为灭。反闻自性。久益精明。终无昧时。外脱声尘。久渐销落。终有尽日。良以性是本有声是本空故也。问。声今现有。何为本空。答。如人梦雷。妄成震恐。其雷本空。而正在梦时。亦似现有。岂真有耶。现前诸声。亦复如是。问。诸声不实。既如梦幻。销落之后。毕竟一无所闻。则道成者皆如聋人耶。答。不然。此非真灭。但以销落聚闻之根。近蔽之声。暂沈枯寂。即同色阴区宇。如有目人处大暗室也。不久心闻洞开。遍满虚空。所谓发本明耀。必将上闻有顶。下闻无间。乃至最近虫行蚁斗素所不能闻者。皆当闻之。何况余声。如聋之疑。鄙劣甚矣。问。此之入流亡所。但于静坐时习之耶。亦于涉事时习之耶。答。若但取于静坐。何用详辩曲屈等声。正须动静一如。方成大定耳。问。静坐易忘。今即不问临事实难。今请问之。假如有人涉事。访一故人。于路用功。但惟反闻自性。而余声悉不取著。正当闻性湛然。忽于中途隔墙闻彼故人言语。此声不寻。则废其访问之事。若寻之。岂不成流转耶。答。此声许寻而不妨。不成流转。以偈云。众生迷本闻。寻声故流转。汝若于寻声时不迷本闻。此但寻声。岂即流转。问。请分寻声流转与寻声不流转之相。答。汝正反闻自性时。有当寻之声现前。一味寻之。而闻性全成迷昧者。此即流转。若当寻声时。而闻性分明。依然不昧。此但暂寻即还。亦谓之得用即休。何得同谓之流转耶。以此为例。凡涉诸事。皆当准此思之。大抵初心。静习时得力为多。静定若成。渐能涉事不昧。若初学静定未成。而遽希涉事不昧者。良难。问。涉事不昧。既曰良难。则初学反闻。恐难理事两全。答。世谛之人。宁废理以图全事。修行之人。宁废事以图全理。今初心修进。谁要你依旧精研世事。务求两全耶。当知反闻入手之人。虽处世间。惟求省事省言。日用家常。腾腾任运。得静且静。万不得已。一事一言用了即休且正当用时。分毫不昧。言差事差。不顾不悔。惟图反闻无间。心便怡然。问。祖师何言这边那边都不缺用。答。此是大亡已久。绝后再苏。死中发活。方能各臻其妙。非谓初心便能如是也。问。此节旧解多补天台三止观意。谓为修行妙宗。今何不用。答。彼自别为入门。非此经旨。且三观初心。不离六识思惟而入。今经首废六识不用。将何入三观耶。斯经圆融妙理。全是藏心本具。详在奢摩他中发挥。而行人未修之时。先成圆解。及至修时。行起解绝。但一反闻。极为简便。不劳广立止观。宗门所谓单刀直入是也。且入流乃合觉照理。即简妙之观。忘所乃背尘息妄。即简妙之止。久久定成则圆融密妙体用。皆从本地流出。所谓故发真如妙觉明性也。问。前绾巾时。如来亲喻当从中道解之。今但反闻。不明中道。岂合结心之喻耶。答。详佛左右偏掣之喻。盖指三界凡夫著有之修。出世二乘沈空之证。故偈云。汝观交中性。空有二俱非。今此未反闻时圆解已成。正反闻时岂堕彼二。既不堕于空有。即是最简易之中道。允合结心之喻。何必广立止观。枉用赘瘤之中道。真所谓为蛇添足。殊可笑也。前绾巾中三空之下。所助治病之喻。正当此用。详玩之可也。问。初心进功节度。及修中防犯境界。可得闻乎。答。此功虽不专于静坐。而初心亦须静习偏多。所谓大忘人世。大死一番。惟知反闻自性。而一切散善尚不为之。何况俗事。宗教圣言尚如生冤家相似。何况俗言。纵有人来问道。即端心反闻。信手拈答。一二句即休。其余拜佛烧香。衣食宾客。呼唤动转。皆极令闻性分明。且当此际。既以全提闻性。而闻性即全法界。则动转咳唾。一一俱周法界。即是全身受用。至于静中。恒令不昧。夜则披衣端坐。排遣昏散。专注闻中。惺寂双流。昏沉至极。须臾假寐。即起经行。直待闻性明利时。依然静坐。如宗门云。一念万年。万年一念。是也。问。设有梦中流转时如何。答。初心梦中或有流转。醒来随即收摄。不必悔惜。久当梦中亦如醒时反闻。便是寤寐恒一好消息也。但时时求佛菩萨加令心开。如此用功时。一切皆忘。即如后文所说如有目人处大暗室。所谓色阴区宇中也。切不可嫌其迷闷。盖根尘俱泯。自当如此。功夫极到。当自有发本明耀之时。勿躁求也。然心光逼极。或见本师现身。摩顶加被。当依后道场所说。默验魔佛。愈加专切。或发善境。如后阴魔中最初十种者。勿作圣解。但当加功反闻而已。且于入流亡所之时。正是心精通吻。与十方诸圣共一鼻孔之时。而功极动魔。正当此际。依后圣教。悟则无咎。切不可中途成狂也。然此脱亡动尘功夫。必至忽然万籁俱消。惟一闻性。明耀日月。状如雨霁天空。风停海湛。极为寂静。当此之时。岂惟一切声消。身心世界。荡然一空。虚豁自在。方是旋闻脱声入手时节。此境极为虚豁自在。寂静轻安。最忌过喜取著。但惟一种平怀。精进不辍。则无量妙境将次渐开。一取著之。随得随失永不可复矣。记之记之。

辰二脱动静。

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

上科方离动结。此科动静二结兼除。盖动除静现。自然之理。加功双遣。自然之势。故今言所者即忘所。言入者即入流也。所入既寂者。谓亡所入流。二俱成静也。盖初虽忘所。而所岂易亡。初虽入流。流岂易入。虽云努力。一念不生。未免动静间发。心心收摄。非寂静也。至此。亡所而所无不亡。入流而流无不入。群动俱息。收摄情忘。故云所入既寂也。由是而知前之亡所。且惟亡动。今之既寂。乃是动结已除。静结方显也。次二句。方乃动静双除也。是虽兼动双言。其实单遣既寂。而惟除静尘耳。然言了然不生者。盖约既寂之后加功进力。以至寂静亦亡。二尘俱不可得也。问。亡动即是亡声。而声尘与闻性。如黑白相违。易于分辨。故亡之则易。至于静尘与闻性相顺。闻性至静。而静尘亦静。俱无边际。俱无分别。如风空莫辨。水乳难分。诚难剖析。故亡之恐为不易。如何示之。答。但患闻性未能了见分明。若了然自见闻性。安有混淆之理。良以闻性是心。静尘是境。心则灵知不昧。境则冥顽无知。境自境。心自心。如尔为尔。我为我。有何难分。譬如世俗凡夫。入一深山无人之处。皆能了别山中寂静。其实于己闻性丝毫不觉。及来闹市。其静全失。以前静境全是山静。故离山岂复有静。世人但取境静者。离境无有不失者也。此犹外境甚粗。又有行人未见自心。但习摄念成定。展转深入。凭彼定力。觉无边际。亦静尘境界。定力尽时。无有不失者也。此为内境。比前更细。若未能悟心。不见闻性。诚不识此二种俱为静尘。非心静也。若能悟心。了见闻性。自觉此性本来至静。寂然无边。非由摄念所成。亦非托外境界。不知反闻者故全不觉。若能一味反闻。则性静恒在。居山居市。其静不易也。入定出定。其静恒然也。纵不发明未反闻前。从无始来本自常静。何况了见反闻之后。岂复有得失可言哉。若是。则闻性本与静尘无干。反闻专切者亡之甚易。何难之有哉。大抵亡动之后。别无伎俩。反闻功夫。展转深切。闻性增明。则动静二尘迥然双脱矣。至此则亡尘极则功夫。位当圆之初信。于二乘则齐初果。问。何以知然。答。金刚经云。名为入流。而实无所入。又云。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名须陀洹。此亡声尘时。六尘俱亡。故知然也。惟入流二字大小迥殊。小乘入流。但是摄心入深三昧。彼谓法性实是三无为境而已。此经犹为法尘分别影事。岂同此之反闻自性乎。故知证虽位齐。而入理深浅大不同也。

辰三脱闻根。

如是渐增。闻所闻尽。

上科全以亡尘。此科方以尽根。如是者。承上之辞。渐增者。加功进行之意。下句不依旧注举尘显根之说。盖上闻字乃旋倒之闻机。下闻字乃所闻之闻性。以前因图作亡尘方便。故立能所二闻。令其闻根而亡尘。今尘相既尽。故外无所对。则根亦不存。能闻之闻机。与所闻之闻性。二俱除灭。故曰闻所闻尽也。后文云。尘既不缘。根无所偶。反流全一。六用不行。正此之谓也。问。既全以根性增明而方以双亡动静。今复将根性亦亡。岂不全成断灭。答。但以尽根。那云灭性。问。根与性为二耶。答。非二。亦非一也。问。当如何等。答。根如冰。性如水。冰水本无别体。故非二。然冰结而隔。水融而通。故非一矣。今言根尽。但如冰融。岂如水涸哉。问。前言二尘亡后。惟觉闻性极为寂静。湛无边际。今尽内根。复作何相以别于此。答。前作方便脱彼二尘。故暂执闻性为内。二尘为外。背外向内。宛然内根恒在。细详经云闻中。又云入流。中之与入。显根为内彰彰矣。及至二尘荡亡。已无外相。既不对外。内相渐消。以至泯然豁然。无复内外。即根尽之相。以是而知前言无边际者。非真无也。以二尘为限。即是边际。今二尘既尽。无复限隔。方是真无边际。若约三空考之。到此即得人空。前此以根对尘。尘为他相。根为我相。排他立我。背他向我。我相宛然。至是根尘俱泯。能所两亡。无复自他。惟一法性。不分内外。粗细四相。应尽无遗。定位当至七信。齐于别之七住。小乘四果阿罗汉位。而见思惑尽。当证我空真如。即前如来所说此根初解先得人空矣。又当知此。是菩萨高证圆之七信。但约断见思。证人空。谓齐小之四果非真实同罗汉。如世之进士初品。暂同吏员极品。岂真名位与之全同乎。当知六通十八变等皆应殊胜。至下当更显其不同。亦如进士资格权位名分。皆非吏员可仰视矣。初解三结先得人空已竟。

卯二次解二结。成法解脱。前示伦次中除法执科。已明法执粗者先于入流亡所时早已断尽。至此惟除细法执焉。分二科。辰一脱觉观。

尽闻不住。觉所觉空。

尽闻二字。牒前闻所闻尽。即二闻双泯之境。不住。谓加功进行。透过斯境。不钝滞于此也。以见尽闻若住。增慢同伦。化城永闭矣。末句即新证也。盖尽闻之后。根尘迥脱。湛一无边之境现前。故今言觉者。即照此境之智也。所觉者。即此湛一之境也。尽闻若住。则智境恒对。能所仍存。终为胜进之障。即沩山所谓具足心境也。今言觉所觉空者。谓能觉之智。与所觉之境。二俱空寂。泯然无复对待也。此虽境智双举。而能觉所觉二俱言觉。觉。心分也。于智为多。若吝惜此心以为般若真智而不能舍置者。是为妄生爱智之法爱也。又此望后为断法执分别。问。法执分别。应随前粗法执断之。那于此中犹有分别。答。此俱生中微细流注分别。非粗分别也。其实但是觉观不忘。义说分别耳。

辰二脱重空。

空觉极圆。空所空灭。

空觉之空。牒上觉所觉空之空。而言空觉者。显是重空之智也。极圆者。谓增修满其分量之意。末句促举空者。即此重空之智。所空者。即前科智与境也。空所空灭者。盖言重空之智。并前智境。一切灭尽无余也。良以重空之智初起未圆。则能空所空二俱宛在。今空觉极圆。则非惟所空智境息灭。而重空之智亦复随灭。如以木钻木。火出则二木俱尽矣。此虽重空亦智。而能空所空二俱言空空。境属也。于理为似。若吝惜此境以为实际理地。是为妄生爱理之法爱也。又此望前为断法执俱生。盖能所二空。已离前科微细分别。而任运存此微碍缘影而已。此影灭尽。成法解脱。而真光将露矣。此之二结。已超小乘而过之。然定位于圆教。即八之十信。于别教。即八之十住。及十行。十向。二十三位。而尘沙惑尽矣。当知此诸菩萨比定性回小者大有不同。以菩萨于粗法执先已断伏。而定性全法方以伏断。所以迟钝也。又此以菩萨所陈空觉极圆。同前如来所说空性圆明。故知此之空所空灭。即前所谓法解脱矣。次解二结成法解脱已竟。

卯三后解一结。俱空不生。

生灭既灭。寂灭现前。

生灭二字。通前动静根觉空灭。六结全收。粗细不同。要之皆生灭心也。初解动灭静生。次解尘灭根生。理虽无生。而有灭有存。生灭宛然。下皆仿此。三解根灭觉生。四解觉灭空生。五解空灭灭生。到此若住最后灭相。则当为灭相所覆。恒处俱空。应是一种顶堕。细障。故犹名第六灭结也。百尺竿头。更须进步。祖师所谓向上犹有事在。亦名末后著也。然此不复更劳著力灭除。即儒典所谓化不可为。而本经所谓无功用道也。但无住著之心。以俟一刹那顷本理现前。则此之灭相即迥脱矣。如末句是也。然所谓寂者。非对动之寂。从无始来本自不动之寂也。所谓灭者。非对生之灭。从无始来本无生之灭也。此是本觉理体。如来藏性。真如实际。清净本然。周遍法界。亦名大寂灭海。亦名大光明藏。所谓寂照含空。惟以翻上生灭。且单言寂灭。实乃真心全体而万用皆具于中。此理现前。则山河大地应念化为无上知觉。根隔合开。六根互相为用。而下之诸科一切胜用皆从此发焉。约其所至之位。应在初住。虽分断一分无明。分证一分真理。而一断一切断。一证一切证。四十二地功德隐然具足。其与别教初地位虽言齐而历别之与圆融。实天地悬殊矣。通前次第解结一科。会于四卷末节。入流。即守于真常。亡所。即弃诸生灭。尽闻。即根尘识心应念消落。二觉。即识情为垢。二空。即想相为尘。而前空后灭。即二俱远离。寂灭现前。即法眼清明。而毫无差爽矣。若会永嘉奢摩他文。入流即息念。亡所即亡尘。亦应仿其文云。流非亡所而不入。所非入流而不亡。亡所则入流而亡。入流则亡所而入。此四句可齐于动静不生。又云。亡所而入。则入无能入。入流而亡。则亡无所亡。此二句根尘俱泯。可齐于闻所闻尽。又云。亡无所亡。则尘遗非对。入无能入。则念灭非知。此二句无对无知。可齐于觉所觉空。又云。知灭对遗。一向冥寂。此二句可齐于空所空灭。又云。阒尔无寄。妙性天然。此二句可齐于生灭既灭寂灭现前。亦似吻合而无间矣。但永嘉似乎都摄六根。或专意根。经乃专摄耳根为异耳。又永嘉方谈最初销显。向后更有修治。斯经已谈深证高位。向后惟彰发用。今与合会而观。节文宛似。令知圆顿初后。无有异心。行者不可委于高位而视为不切已也。又永嘉歌云。心是根。法是尘。两种犹如镜上痕。痕垢尽时光始现。心法双忘性即真。此令尽其微细法爱。而正合后三细结。其所谓心是根者。即觉结也。法是尘者。即空结也。其所谓心法双忘者。即生灭既灭。正除最后灭结。而所谓性即真者。即寂灭现前。佛祖一揆。初无二道。学者宜著眼焉。次第解结修证已竟。

寅三详演所获殊胜。上是圆通因行。此乃圆通果用。此中三科文广。累积篇章。故云详演。而菩萨自语元标殊胜。故作科名。问。因行为造修之要。理宜详演。而文何甚略。果用待功成自显。似应且略。而文何甚详。答。详明果用。激劝欣修。固不应略。而因行示人修要。尤当加详。今所述因行不过数语者。良以此经如来与菩萨相同演一圆通。因果前后。互为详略。如来自四卷后半示二决定义。乃至击钟验常。五卷前半证明别无结元。至绾巾示结。合有一卷经文。详说解根修习圆通。至为委悉。岂止如今用之广哉。而所以说果用者。只云山河大地应念化为无上知觉。又云。由是六根互相为用。辞甚略也。今菩萨说行若详。应重如来所示。说用若略。则无补如来阙文。二俱非妙。故应因行略而果用广。广略皆适其宜矣。但如来泛说解根。而密指耳根。菩萨显然专说。文似有隐显通局。而意实无异旨也。行人欲究圆通因行之详。当取前经文与菩萨所说参互看之。不必局菩萨之数语矣。分为二。卯一标列二本。又二。辰一总标。

忽然超越世出世间。十方圆明。获二殊胜。

忽然。即解脱道一刹那顷也。盖证入真体。在一刹那。而称体起用。亦即在于一刹那也。超越。即解脱缠缚之意。不为界内有缚。故超越世间。不为界外空缠。故超越出世间。十方圆明。乃寂照含空之意。不止大千。按华严。当分身百界。圆明。即明通弥满于百界。又十方亦可作十法界。圆明。即一一界备达十如是也。二殊胜。即下列二种妙用。盖菩萨从初发心。即达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故证自心时。而即与佛生同体用矣。然皆谓之殊胜者。显超权乘也。盖上同下合。皆二乘所不能者。故云然也。

辰二别列。又分二。巳一上合慈力。

一者上合十方诸佛本妙觉心。与佛如来同一慈力。

先合本妙觉心。是与诸佛同体。同佛慈力。是与诸佛同用。在因同果。处染常净。故曰本妙觉心。人人本具。故才证即上合也。依吴兴。力字作悲字。盖佛具与乐之慈。必兼拔苦之悲。理应然也。

巳二下合悲仰。

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与诸众生同一悲仰。

六道众生下。亦应有本妙觉心四字。译文略之耳。以佛与众生同其本心。而菩萨证此心时。上下俱合。合则先同其体。然后能同其慈力悲仰之二用也。经家于众生略之。有二意。一者。佛下已明众生不异。故不重标。二者。诸佛妙心已证。有力。须显其合。方成胜用。众生妙心未证。无力。不须显合。合则无畏胜用反不能同。虽俱通。而前义为正矣。悲者哀求拔苦。仰者希望与乐。意同吴兴所说。标列二本已竟。

卯二承演三科。承演者。以下各科。皆有承上子科故也。就分为三。辰一三十二应。又三。巳一标承慈力。

世尊。由我供养观音如来。蒙彼如来授我如幻闻熏闻修金刚三昧。与佛如来同慈力故。令我身成三十二应。入诸国土。

由我下。乃至同慈力故。标承授受。出三昧名。以彰妙应体用洪源。上闻字。即指闻性本觉之体而言。闻熏者。即所谓本觉内熏也。下闻字。即旋倒闻机之闻。始觉之智而言。闻修者。以此反闻进修圆通也。然初称如幻。谓始觉权假。暂用随销。非同执实染修也。终结金刚者。谓本觉究显。永无销坏。而仍具摧坚之能。非如权乘毕竟非实也。又初假二闻故如幻。终成一性故如金刚。此上方明得体。与佛二句。乃明同用。体用兼具。方以成末三句之妙应耳。菩萨随机赴感。为应众生。希应者须竭妙感。若无妙感。固不可妄议慈应之不周矣。游诸国土者。即无刹不现身也。温陵曰。三十二应者。现十法界身。圆应群机也。开之有三十二。合惟四圣六凡。摄尽群类。

巳二条列妙应。又二。午一应希求心。希慈与乐。各求称心也。又二。未一应求圣乘。即出世间四圣乘也。约能求人。除佛惟三。约所现身。四圣皆具。今能求人仍四者。于缘觉而加独觉耳。就分四。申一菩萨。

世尊。若诸菩萨入三摩地。进修无漏。胜解现圆。我现佛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既曰诸菩萨。则各教皆有。不局别圆。但凡菩萨无不希成佛身。故现佛身应其机也。胜解者。各随所修法门。因行已极。而所起证悟之智也。现圆圆字。作满字释之。言智证将满之时也。槜李曰。胜解现圆者。各约自乘理智。将欲现前。得此名也。后皆仿此。孤山曰。若入相似三摩地。进修中道无漏。则分真胜解现圆。乃至若修金刚无漏。则究竟胜解现圆。大士皆现佛身。为说顿法。令得分真究竟解脱。问。等觉菩萨。岂假初住现佛说法耶。答。闻法得解。何必求人。复假胜身。弥增内慧。且天魔现为佛像。□多尚乃致礼。况初住菩萨妙理所现。等觉虽尊。孰敢不仰。○此说但约等觉决无于劣计我胜之慢习。若约观音初证。似在初住。而圆顿上根。固有一生事办。所谓从初发心。即成正觉。渐起大用。岂可定常局为初住哉。其为等觉说法理无可疑。不必更说元是古佛。解脱。亦即一刹那证入解脱道也。

申二独觉。

若诸有学。寂静妙明。胜妙现圆。我于彼前现独觉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此下三科皆称有学者。以各门在修习位者功极。皆将证入无学之时也。诸字。但指一类多人而言。下皆仿此。温陵曰。独觉者。出无佛世。观物变易。自觉无生。故号独觉。乐独善寂。求自然慧。故曰寂静妙明。○当知此非是天然外道。盖是多生受佛小教熏习。当历七生。方证无学。终不至于八生。今第七生。出无佛世。证期已至。忽然触境证入。似不历教。而实教于多生矣。

申三缘觉。

若诸有学断十二缘。缘断胜性。胜妙现圆。我于彼前现缘觉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温陵曰。缘觉者。禀佛之教。观缘悟道者也。知迷胜性由十二缘。于是断之。自无明灭。至忧悲苦恼灭。则缘断而胜性现矣。性因缘断而显。故曰缘断胜性。○胜性。即因缘无生之性也。亦化城涅槃耳。下科仿此。

申四声闻。

若诸有学得四谛空。修道入灭。胜性现圆。我于彼前现声闻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槜李曰。三果以前。贤位圣位。俱属有学。见道一十六心。断四谛下惑。证生空理。故曰得四谛空。初果后。进断三界八十一品俱生。品品皆证一分择灭无为。故云修道入灭。应求圣乘已竟。

未二应求杂趣。即六凡也。分二。申一诸天。又分二。酉一天主。又分四。戌一梵天王。

若诸众生欲心明悟。不犯欲尘。欲身清净。我于彼前现梵王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欲心明悟。谓深达淫欲为招苦之本。欲虽通于三五。而淫为上首。本经单论。此句深知。下句痛戒也。此解脱。乃成就其决定舍欲生梵之事。是虽舍求皆具。而更重希求。即同下成就也。且所修背舍。亦名解脱。孤山曰。说法者。如金光明云。大梵天王说出欲论是也。

戌二帝释天。

若诸众生欲为天主统领诸天。我于彼前现帝释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孤山曰。帝释。即欲界第二天主。彼天横有三十三天。而帝释统之。说法。谓十善也。金光明云。释提桓因种种善论是也。

戌三自在天。

若诸众生欲身自在。游行十方。我于彼前现自在天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孤山曰。自在天。是欲界顶天。具云婆舍跋提。此云他化自在天。假他所作以成己乐。即魔王也。或云自六天上别有魔王居处。亦自在天摄。○欲身自在者。显其惟是正报如意耳。下仿此。游十方者。六欲四洲之十方也。或亦能至他界。应不及色天之远到耳。再容总通。

戌四大自在。

若诸众生欲身自在。飞行虚空。我于彼前现大自在天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孤山曰。大自在。即色顶摩醯首罗天。大论云。三目八臂。骑白牛执白拂者是也。○飞行虚空。能至他界。如法华言其能过五百万亿国推寻供佛是也。初禅尚能。何况色顶。又统论诸天。皆举一以该其余。梵王似局初禅。而实该四禅。帝释似局二欲。而实该六欲。二自在别举魔天。以二魔不在正天之属。故更举之但阙四空。或意含而文略。然此与法华俱阙之。意者。此论现身。而四空不乐身相。故不为现。纵有别者方便以利益之。当亦不入此现身之例矣。天主已竟。

酉二天臣。分三。戌一上将。

若诸众生爱统鬼神。救护国土。我于彼前现天大将军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此似四王主帅。各有八将。而韦驮为上首是也。各统所部鬼神。即八部之属。救护国土者。还指人间国土。所以摧魔护生也。

戌二四王。

若诸众生爱统世界。保护众生。我于彼前现四天王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四王似应科入天主。今文列于将后。故属臣类。且四王自来系属帝释大臣。分统四洲。余天上下。未闻君臣之分如此也。世界。即须弥各面一切国土也。

戌三太子

若诸众生爱生天宫。驱使鬼神。我于彼前现四天王国太子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温陵曰。四天太子。即那吒之类。能驱鬼神。○按统纪。四天王各有太子九十一人。驱使者。即前诸将。及八部也。诸天已竟。

申二人趣。分四。酉一世谛男子。此未论秉佛教戒者也。又为二。戌一人主。

若诸众生乐为人王。我于彼前现人王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温陵曰。自金轮至粟散。皆人王也。粟散。即邦国小王。散于天下。如粟之多。○问。世之平人。有妄志帝王者耶。又何须假帝王身。与其说遂心之法耶。答。此必有德怀仁。不忍世乱。发愿世世为有道之王以理邦国。菩萨为其现所欣之身。与说生贵之因。及帝王德业。以熏隔生之种而已。如修十善为轮王因是也。岂教以篡夺之术哉。后多仿于此意推之。

戌二臣民。分四。亥一长者。

若诸众生爱主族姓。世间推让。我于彼前现长者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温陵曰。具十德为长者。姓贵位高。大富威猛。智深年耆。行净礼备。上叹下归。故为族姓之主。世间推让也。○以此观之。西天称长者。非止年高。盖世臣大家。而兼有德望者之称。然亦非现生可得之位也。

亥二居士。

若诸众生爱谈名言。清净自居。我于彼前现居士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此有德无位。或谈道论德。为人师范。或著书立言。垂教后世。名言。典章也。如此方王通邵雍之类。隐沦不仕者也。

亥三宰官。

若诸众生爱治国土。剖断邦邑。我于彼前现宰官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温陵曰。三台辅相。州牧县长。悉号宰官也。以上三科。似此方儒教所摄。

亥四术士。

若诸众生爱诸数术。摄卫自居。我于彼前现婆罗门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温陵曰。婆罗门。此云净行。四姓之一也。爱诸数术。即和合占相。推步盈虚也。○此但释数术。而未明摄卫乃调护身寿。即名医辈耳。此科似此方医卜杂技所摄。如郭璞华陀之类是也。西天最贵重之。有十八姓。世谛男子已竟。

酉二奉教男女。谓奉戒者。分二。戌一出家二众。又二。亥一比丘。

若有男子。好学出家。持诸戒律。我于彼前现比丘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诸律。谓自十戒以至进具二百五十也。

亥二比丘尼。

若有女人。好学出家。持诸禁戒。我于彼前现比丘尼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诸戒。亦自十戒进具五百也。

戌二在家二众。又为二。亥一优婆塞。

若有男子。乐持五戒。我于彼前现优婆塞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孤山曰。优婆塞。此云近侍男。以五戒自守。堪任近侍出家比丘者也。

亥二优婆夷。

若有女子。五戒自居。我于彼前现优婆夷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孤山曰。优婆夷。此云近侍女。亦奉五戒。堪任近侍比丘尼。奉教男女竟。

酉三世谛女人。

若有女人。内政立身。以修家国。我于彼前现女主身。及国夫人命妇大家。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内政。即泛言一切妇道。儒书云。有闺门之修。而无境外之志。故曰内政。然闺门为万化之源。故关于家国之治乱。家通大夫以下。国通诸侯以上。孤山曰。女主。即天子之后。国夫人。如论语邦君之妻曰君夫人。命妇。谓妻因夫荣者。大家。如后汉扶风曹世叔妻者。同郡班彪之女。名昭。字惠姬。和帝数召入宫。令皇后贵人师事焉。号曰大家。○家音姑。

酉四童真男女。又曲分为二科。戌一童男。

若有众生。不坏男根。我于彼前现童男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即有志一生不犯女色者也。

戌二童女。

若有处女。爱乐处身。不求侵暴。我于彼前现童女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处女亦名处子。谓未出嫁之女也。爱乐处身者。愿常为处女。终不出嫁也。不求者。不愿随从之意。谓坚贞自守。纵有强施侵暴。亦誓所不从也。应希求心已竟。

午二应厌离心前之希求。是冀望胜事成就。此之厌离。是不乐本位。思欲脱去也。然多欲脱入人伦。问。余趣则可。天趣何反求人。答。人身易于修道出离。裴公云。可以整心虑。趋菩提。惟人道为能是也。分二。未一八部众。孤山曰。准普门品。此阙迦楼罗。即金翅鸟也。乃译文略之。今但七部。就分为七科。申一天众。

若有诸天。乐出天伦。我现天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出。与脱同。成就者。遂其脱离之愿也。后皆仿此。

申二龙众。

若有诸龙。乐出龙伦。我现龙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自下七趣。虽皆具神通福德威权。均名恶趣。各有苦恼。是故多欲脱去为人。以希修进也。问。焉知不欲脱入圣流。而必言求人趣也。答。若求三乘圣果。自入前希求中应求圣乘科。不在此中矣。

申三药叉众。

若有药叉。乐度本伦。我于彼前现药叉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度。亦脱也。孤山曰。药叉。此云轻捷也。

申四乾闼婆。

若乾闼婆乐脱其伦。我于彼前现乾闼婆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孤山曰。乾闼婆。此云香阴。新翻寻香行。帝释乐神也。

申五阿修罗。

若阿修罗乐脱其伦。我于彼前现阿修罗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孤山曰。阿修罗。云无端正。以女美而男丑。故从男彰名。新翻非天。以谄诈无天行故。

申六紧那罗。

若紧那罗乐脱其伦。我于彼前现紧那罗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孤山曰。紧那罗。形似人而头有角。因呼为疑神。天帝丝竹乐神也。小劣乾闼婆。新翻歌神。

申七摩呼罗伽。

若摩呼罗伽乐脱其伦。我于彼前现摩呼罗伽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孤山曰。摩呼罗伽。什师云。地龙也。肇公云。大蟒腹行者也。八部众已竟。

未二人非人众。又分二。申一人众。

若诸众生乐人修人。我现人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此是现在人中。而求舍身之后复得人身。盖求不失人身。世世修进者也。

申二非人众。

若诸非人。有形无形。有想无想。乐度其伦。我于彼前皆现其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长水曰。有形。如休咎精明等。无形。如空散销沈等。有想。如神鬼精灵等。无想。如精神化为土木金石等。皆非人也。条列妙应已竟。

巳三结名出由。

是名妙净三十二应入国土身。皆以三昧闻熏闻修无作妙力自在成就。

是名下。结名也。皆以下。出其由也。心如海。而诸身如海之印纹。缘至而现。则来无所从。缘尽而没。则去无所至。无碍无滞。故称妙净之应也。无作妙力者。非如二乘作意之通。菩萨所证大寂照海。湛然不动。缘对自现。初无作为。所谓无记之通。亦如涅槃。所谓慈善根力。实无去来也。自在成就者。言无所不可现也。吴兴曰。三十二应。比普门品虽互有出没。大体是同。总而言之。无越十界。于十界中。两经俱无菩萨并地狱身者。或曰圣言之略耳。或云。观音已是菩萨。何须更现。地狱苦重。不可度也。智者依正法华。具现菩萨界身。又准释论。菩萨亦化地狱。故知十界不可阙焉。三十二应已竟。

大佛顶首楞严经正脉疏卷二十五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