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源流 照明三昧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1月25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1月25日 · 52 次阅读
96

作者:南怀瑾

南怀瑾老师谈“照明三昧”(01) 时间:二○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

地点:太湖大学堂

讲解:南公怀瑾老师

听众:苏州明善盲人博爱演艺队及中医朋友等

今天,我听了苏州来的,失明的这些同胞兄弟姐妹们一番讲话,看了他们的修养、表现,非常感动。我当时忽然动念,很想贡献他们一点生命功能的意见。关于这方面,我对自己身边这些同学都没有讲过。那么,跟他们讲,也许不会相信。但是我在情感上,很想为大家做点贡献。这个贡献,还不止对他们苏州来的失明的诸位同胞兄弟姐妹们,扩大的话,是对全人类的失明的医学做一个贡献。所以我叫吕先生他们也注意,要医生们来参与听一下。

讲起来话很长,失明的朋友们听我的口音,或者听我引用古书上的文字,如果听不懂的,你们其他的人要帮忙他们。

引言 首先介绍我自己,我今年九十四岁了。

你们眼睛看不见,一般社会上叫“盲人”;我现在不讲这两个字,只讲“失明”,失去了光明的朋友,这一点希望注意。什么盲人啊、瞎子啊,是普通一般老百姓的俗语。

眼睛看到光明是很重要的,不但我们人类,一般的生物大部份都有眼睛,都喜欢看到光明,生命的活动才充实。但是大家要注意,世界上有更多的生命,同我们大家一样都是生命,都活在这个世界上,它们并不需要眼睛看,并不像我们需要有白昼的光明,但是活得也蛮好。这个生命的功能,自己要深入明白。

我今天要说的,请大家注意,尤其跟在我旁边一班男女老幼的同学们,自己做修养功夫的,更要特别注意。

譬如我的眼睛,现在也快要同他们一样失明了。我的眼睛在十三、十四岁时已经有点近视,因为我喜欢看书,也喜欢乱玩。但是当我发现的时候,自己就练习,把它挽救回来。所以现在看到小孩、年轻的同学,给我写信写小字的,我就非常担心,告诉他们要写大字。凡是近视、眼睛视力不好的人,天生就爱写小字,这是很不对的,这里是顺便提到。

所以几十年前我在台湾的时候曾建议教育部,告诉出版界的人,你们做点好事吧,出版的书,字要印大一点,后来他们有些人也采用我的意见。外文英文喜欢排列小字,那个不同,因为是横排的字,另有一个道理。我说中文出版的书,尤其是小说,或者孩子们的书,不要小于四号字,五号字就千万不要印,太小了。还有所有出版的书,纸张颜色不要太白,要暗淡一点,乃至带一点米黄色,对眼睛比较好。

像我们这一代,从六岁就开始读书,那个时候没有电灯,我是在青油灯下面看书的,就是用炒菜的菜油,加上两三根灯草。我一辈子看书用眼睛很多,尤其是在峨嵋山那三年,阅读《大藏经》等万卷书,也是在这个灯草的油灯下看的,灯光暗,纸张不会太亮,保护了眼睛。所以我的眼睛一辈子很对得起我。

刚才跟大家报告过我的岁数。前年我到香港去,忽然发现眼睛有问题了。我想,我的眼睛为我昼夜工作,用了九十多年,我很对不起它。我是准备失明,所以也很放心,没有在意它。

下面这一句话,大家注意啊!我对吕先生那边的医生说,人类任何的病,只有三分;但心里恐惧、害怕、失望,这种心理作用,把自己的病加重了七分,千万要注意。我的一生,比如大家说我精神很好,老实讲,就说走路吧,我要是正式跟你们比走路,你们年轻的还跟不上;乃至我可以几天不吃饭,也活得好好的。这里还有一位朋友--登教授,他是国际上有名的设计师,现在在这里半个月只吃一餐饭,当然平常零碎也吃一点点,喝点啤酒咖啡啊什么的。所以不要被自己心理的忧思、害怕什么威胁住了,我们生命有特别的功能,这些先讲在前面。

尤其是失明的朋友,我先长话短说,贡献你们一个意见,你们听了以后,也许会引发自己特殊的功能。

共收到 5 条回复
96

南怀瑾老师谈“照明三昧”(02) 绝利一源 用师十倍 讲中国文化,其中太多内涵,在中国诸子百家中有一本书《太公阴符经》,一般人是不大读的。像我年轻时出来,学军事,同时又喜欢研究中国上古的兵书,读到《阴符经》里头这两句重要的话:“绝利一源,用师十倍”。我对失明的朋友再报告一下,“绝”是断绝的绝;“利”,利益的利;“一”,一二三四的一;“源”,三点水,流水的源头;“用”,作用的用;“师”,老师的师,这个师在古代就是带兵团的,是古代带万人以上的军队。

“绝利一源,用师十倍”,这一句话非常深刻。比如一个人做生意、做任何事业,都很贪的,样样利益都想贪图。其实人不要太贪。譬如我们坐在圆桌子上,前面摆的都是好吃的东西,你统统吃吗?会把你吃伤了、吃出病来,你只好放弃其它的,只吃需要的一样,这叫绝利一源。乃至连需要吃的也放弃了,你在别方面所得到的就更多。

用到生命科学、医学上讲,我们病了,为什么要开刀呢?譬如说癌症,开了刀拿掉,就是绝利一源;譬如手坏了,切掉一只手;腿坏了,切掉一条腿,能活得更长、更好。注意“绝利一源,用师十倍”,这句话的意义。

我刚才不是随便讲的,我这两三年早就准备失明了,可是因为我这种心境,加上自己修行、打坐、修养,现在反倒渐渐好转了。前两天还有在我身边的同学说,老师啊!我有信心你的眼睛一定会好。我就笑,我说很有可能,我自己现在也觉得好一点了。

当然这个里头内容很多。所以说,我们眼目失明了,这有什么稀奇!记住,眼睛不好,失明了,耳朵更灵光,其他的感觉方面更加强,要发现自己生命的功能,有那么多用处。生命的功能,也是“绝利一源,用师十倍”。譬如今天我看到,你们诸位失明的朋友们,唱歌的歌声暸亮,身体动作都很好,忘记了眼睛看不见。这是第一点。

96

南怀瑾老师谈“照明三昧”(03) 在黑暗的光明中 第二点,我们也知道,物理世界自然的光,一般是白天有太阳的光明,夜晚有月亮的光明。但是到了北极,半年没有太阳,是夜里,另外半年是白天,偶然还有极光,那里的人也活得好好的。挪威有些朋友来,我说你们黑夜那半年干些什么?嘿,我们半年就是吃啊喝啊,然后两个夫妻在一起,都是黑夜嘛,所以都是吃得胖胖的,个子大大的。

因此,我们活在这个地球上,生下来就受骗了,把太阳的光、月亮的光,当作必须靠它生活。加上科学的发明,点油灯、点蜡烛,用火光来代替,乃至现在用发电的灯光来代替。我们知道,没有太阳、月亮的光明,我们还有一半活在黑暗的夜里。夜里的大家,像失明的朋友一样看不见,因为黑暗。但你搞错了,那不是黑暗,黑暗也是光。光是没有形象的,白天太阳光、晚上月亮光、电灯照的光,都只是光的色,不是光。夜里那个黑暗,包括失明朋友看到的那个黑暗,并不是没有光哦,叫做黑光,这个黑暗的黑色,它也是光的色哦!就像青黄赤白等光色一样,青黄赤白是色,不是光,后面的这个才是光,黑暗的后面也是光。这一片光,是我们生命最初接触的功能。

中国文化几千年以前就知道,天地本来分阴阳,后来西洋人在十六世纪以后,科学发明才知道这个道理,但我们老祖宗五千年以前就知道了,天地本来分阴阳。我们的生命,一半活在白天,被这个亮光骗走,另一半活在黑暗,自己偷懒睡眠睡去了。所以人生很可怜,活一百岁,实际上只活了五十年,五十年睡眠睡去了;还有三餐吃饭,加上大小便,把五十年又切去了三十年,剩下二十年:再扣除小时候七、八岁以前不懂事,老了又动不了,所以百年的人生,真正只活这么短暂的几年,自己却被生命功能骗了。

那么,我们回转来讲,尤其我们人类,也同一般生物、动物一样,无论空中飞的、陆地上跑的,都是喜欢白天的光明。学过生物学、自然科学的人懂得,夜里活动的生命,比我们人类多很多倍,它们不喜欢光明,喜欢在黑暗中生活。这要注意,水里游的又是另外一件事。

所以,我过去给大学生上哲学课时说,人类自称“万物之灵”是吹牛的。我们人类是世界上万物里头最坏蛋的,什么生命都吃,人家很少吃我们。河里的游鱼犯了什么罪啊,刮了鳞还要加上葱花。我们万物之灵是自吹自慢的,自己还搞不清楚。

不说远了,讲回来,黑暗与光明。所谓光,不是亮与黑暗的差别,实际上,我们白天活在亮光里头,有不同的光色。拿佛学来讲,我们活在光色里头。我们不要把失明,把看不见白天的光明的习惯,认为是盲。我刚才向大家报告过,我这两三年随时准备看不见。实际上,同学们跟着我都知道,我厌恶亮光,每到明亮的地方,他们看到我来了,马上把灯关小,有一点点阴暗,乃至关到全黑,我看得更清楚。

所以说,失明的朋友们,你们也看到光,你们现在不是活在黑暗中,还是活在光明中。不过呢,大家习惯上被光色骗走了,以为看不见白天的光明就是看不到光。把有形的光明的习惯观念丢掉,因此你的听觉、感觉能力,各方面发展得更快。这一点要注意的。

把握认识黑暗这一片光,也是我们全体的生命,不要给肉体骗住了,肉体的机能要死亡的,老了就会死,死了就没有身体了。光,是不生不死的,是永恒的。所以佛教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是梵文,实际内涵是无量寿光。梵文,阿,就是无量无边,非常伟大永恒的存在;弥,是无量无边的生命,永恒存在这个生命是光;陀,就是光明。世界上万物都有生死,都变去了;光没有变过,永恒存在。佛,是觉悟,自己要觉悟自性的生命。阿弥陀佛也就是无量寿光佛。

所以失明的朋友,忘记了身体,活在这个无量寿光中,不要被光明骗去了,更不要自己忧虑。认为我是盲人什么也看不见,你们可以返回到生命的功能,这样很了不起。

96

南怀瑾老师谈“照明三昧”(04) 照明三昧--生命的功能 再进一步呢,告诉大家。我说过,我们自己同学们,你们修行很多年,打起坐来闭着眼睛什么都不看,实际上你们都在看,对不对啊?(同学回答:对!)打起坐来,眼睛前面有很多光影,实际上半盲,没有看东西嘛!虽然没有看东西,而前面有没有东西啊?有很多境像都看到,乃至看到山、看到水,对不对?(同学回答:对!)有些还看到菩萨,看到草木,还有些朋友坐得好,完全忘记了眼睛,看到整个的世界,有没有?多少有点经验吧?(同学回答:是。)

好,这个生命功能,叫做“照明三昧”。注意,照明的功能,照相的照,光明的明。就是利用黑暗,包括你们失明的朋友,虽然看到前面黑暗,但黑看中间有影像。我这几个宇,大家听清楚没有?苏州的明友听懂我的口音么?(回答:听懂。)黑暗的当中有各种影像。你看见没有?看见的,不过你不承认,因为你被光色骗了。那些影像是什么?很神奇的。

所以学佛修道、做工夫的人,有个名称叫“天眼通”,不用肉眼,可以看到三干大干世界的影像。这个叫天眼,天然有一只眼睛。譬如当婴儿的时候,生下来眼睛闭着在吃奶。你说那个婴儿眼睛半开半闭的,看到没有?有时候健康的婴儿,还在笑呢,一边吃奶、一边笑、一边脸上有表情。他等于我们没有用眼,闭上眼睛,在梦中玩,看到的世界非常大,玩啊讲话啊,所以脸上有这个表情。

在看不见的黑暗当中,你们天天都在看见嘛。换句话说,失明的人,睡一天一夜,等于我们睡一夜,他白天也可以在睡眠。在黑暗中能看到,这个发起的生命功能,是天眼通一部分的作用。这个“照明功能”,是我们生命下意识就有的功能。假设自己耳朵聋了,就不需要这个耳朵,我内听声音,还是有声音,这个也是生命的功能。

这一点,大家静下来体会,我贡献给失明的朋友们,忘记了身体,忘记了脑的观念,忘记了一切医学的理论。

现代医学科技进步,已到了二十一世纪,我最近常常告诉大家,现代人有个最迷信的东西,比任何宗教还迷信的,就是迷信科学。什么叫科学?科学是没有定论的东西。今天发现的真理,到明天发现新的,就又推翻了原来的,它是个未定数。科学的前途很远,你不要光听现代医学、科学,我讲的也是科学,是生命的科学,而且是以我的经验告诉你们。例如我,眼睛好像看不见了,自己还把它挽回一点,好像好一点,也许明天我也失明看不见;可是我告诉你,看不见没关系,一样的走路,更轻松了。

有个例子,这个例子牵涉到宗教。说佛教里头有一位大阿罗汉,是释迦牟尼佛的弟子阿那律陀,他失明了,佛叫他不要怕,由黑暗里头发现自己有个功能看到一切,因此他得了天眼通。他为什么失明呢?因为他喜欢偷懒睡觉,有一天他的老师释迦牟尼佛呵斥他,怎么不用功,那么偷懒。他就惭愧哭泣,昼夜用功,一下子用功过头,把眼睛弄瞎了。佛很怜悯他,你怎么这样搞呢?他说你骂我,我就用功嘛,昼夜不睡觉,所以失明了。那看不见怎么办呢?释迦牟尼佛就教他在黑暗里头,发现自性光明,发现另外一个生命功能,他就得了天眼通。但是得了这个天眼通以后,他的肉眼好起来没有?没有,肉眼还是看不见。有一天,他的衣服破了,他拿了针线在那里叫唤,哪位师兄弟、哪位同学能帮忙我穿线啊?这些同学在打坐或做学问,没有注意他。他的老师释迦牟尼佛听到了,自己赶快下来,过去帮他把针线穿好。他就问,是哪位同学帮了我,谢谢你。释迦牟尼佛说,是我。他吓了一跳,说世尊啊!你怎么亲自来帮我穿线呢?佛回答说,同学们没有听见,都在用功,我在修功德、做好事,帮忙失明的人,有什么不对呢?他说,佛啊,你还要修功德吗?佛说,做好事、修功德是没有休止的,任何地位,任何立场,都要去帮助别人、做好事。

我今天看了苏州来的失明的兄弟姐妹们,那么努力,我非常受感动,把我的经验贡献给你们。不要认为我有天眼通,我不过有一点不同而已,所以把我的经验告诉你,不要被白天的光色把自己骗了,我们这个生命里头的功能,发出来是很伟大的。当你们有特别发明、发现的时候,来!我拜你为师。

先讲到这里,再看看学医的同学们,吕先生这里有几位医师吧?发表一些高见,或者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

96

南怀瑾老师谈“照明三昧”(05) 对话与答问 吕先生:老师,我请问一下。

南师:这位吕先生是做医学方面的工作的。

吕先生:按照西医的说法,眼睛,就是由眼神经,通过脑神经,然后通过品状体折射,产生光明。如果一旦没有了光明,老师讲的这个“照明三昧”,它发起的根在什么地方呢?是生命这个本体的光透出来了,还是另外有一个照明三昧的根子发出来的呢?

南师:你问得好。不过你一个问题里头,有两层逻辑观念。第一层,你刚才引用我们现代医学讲的,眼睛通过视觉神经看见,对不对?视觉神经在后脑部位,与中医所说的风池、风府穴这里有密切关联。所以年轻同学们,做功课多了,我叫他们眼睛闭着,转一转,赶快按摩后脑。通过眼神经看到外面照明,不是光明来照眼睛,或眼睛去找光明;也不是黑暗来找眼球,是视觉神经去接触黑暗。这是第一个逻辑,第一个问题。

眼睛好的时候,要保护眼睛,要注意后脑视觉神经。视觉神经和听觉神经是连着的,跟鼻子的嗅觉神经也连着,下来呢,跟喉咙的神经,咽喉连着。我们普通叫喉咙,古人有称为“左咽右喉”,咽是食管,喉是气管,其实就是前喉后咽。那么,这个视觉、听觉、嗅觉神经,这个系统,等于我们现在用收外太空或外国资讯的雷达,我们的脑部神经,有十二对二十四条,就是像雷达一样,向外接收资讯。

所以我们这个生命,眼睛看东西,对于我们来说,伟大不伟大?一般都觉得伟大,伟大个屁!眼睛看东西,只看到前面和斜角左右两边,四分之一这么多。鼻子、嘴巴更差,只管接触到的。最厉害的是听觉,上下左右十方的声音,都听得见,所以声音也是修行中的重要法门。

第二个逻辑问题,你问的是照明三昧。你的问题是,没有眼睛、看不到光明,或者闭起眼睛来,忘记肉眼看到的光明,这样要怎么发起照明三昧?天眼怎么发起呢?照明三昧不是神经系统,是意识境界、心的境界。这个意识境界,譬如我们会做梦,对不对?请问失明的朋友,有没有做梦?(回答:有!)你梦中还是会看到东西的,在梦中,看见的功能并没有坏,发起的这个就是天眼功能。答覆完了。满意不满意?

吕先生:满意。

南师:难得吕先生对我满意。(众笑)

张先生:我问一个问题,什么是三昧?

南师:三昧是个名称,是梵文的翻译。我们翻译中国文字,不需要管它“三妹二妹大妹”了(众笑)。三昧,是梵音,发音三摩地、三摩咽多地,中文喜欢简称,翻译成三昧,也就是定境界的意思,你听懂了吗?

张先生:听懂了。那么照明三昧和妄想的区别在哪里?

南师:妄想起来,是思想分析的作用;照明三昧是意识思想没有加以分析。譬如你等一下要回上海了,明天一早要回成都,要怎么样搭车,这些都是妄想。照明三昧,则是在完全宁静的状态,好像一片黑暗一样。其实真正的宁静是黑暗哦。黑暗中定久了,身心空了,黑暗中会有各色的光起来,自性的光明就发动了。例如,北极没有太阳光照到,但有极光就会发起来。深海动物的体质很大,深海是黑暗的,太阳透不到底,那些生物自己会发光的,谁给他发光啊?

所以生命的功能就这样伟大。这个时候,意识,不是身体哦,也不是神经,很清楚的,照明三昧在这里。这很难懂,你还要好好用功呢,如果不懂你就再问。你如果这样就懂了,我倒很佩服你(众笑)。我都觉得我没有说清楚,你说懂,我就很奇怪了。

李先生:我想藉张先生的问题,继续深入。如诸葛亮讲的“宁静致远”,事实上,要真正发起照明三昧,第一要心里很宁静,第二再慢慢进入寂灭,那个时候才发起照明三昧,对吗?

南师:差不多,你问的比较实际一点。照明三昧,就是观自在菩萨,观察自己。譬如失明的朋友更好办,外面形象看不见,前面一片黑暗,就认黑暗光是我的生命,这个肉体、神经都不管,这个光就是我,我就是光,认为光与生命合一了,乃至肉体生命要死亡,死就死掉了,不要了,身体是向爸爸妈妈借住的房子,用几十年了,该还给他了,你就在光当中,自己观自在,就发动了。

李先生:所以要发起照明三昧,连认识白天白光这个观念也把它放掉。

南师:对,要放掉。先告诉你,不要认识白天的光色叫光明,黑暗本身也就是光明,在这个里头,又一层生命功能发动了。譬如眼睛看不见的朋友,他心里下意识怀念的,是那个外面太阳月亮的光色,下意识会厌恶看不见,觉得这不是光明。这是认错了,户口认错了。一号是门口,二号也是,三号也不错,每个门都可以进去。在黑暗中,害怕的感觉就是“忧”。要是忘记了自己,自性的光明就发动起来了,能明能暗的不在明暗上。所以你们用功不上路也是在这里。

李先生:老师刚刚有讲到,佛陀的弟子阿那律陀,他虽然得了天眼通,他穿针线穿不过去。要是他用天眼通去穿这个针线,是不是一样能够做到?

南师:这是个秘密,会做得到,但他不愿意发起来。这个秘密很难讲了,我现在还在试验,试验了几十年了。我现在九十四岁,假设我明天死了,永远不知道;假设没有死,我会一直试验下去,等我试验完了告诉你,应该是怎么样。(铃声响起)好了,到时间了,谢谢大家!诸位苏州来的兄弟姐妹们,保重哦!

96

南怀瑾老师谈“照明三昧”(06) 补充资料 南师著作《楞严大义今释》第五章:修习佛法实验的原理,二十五位实地修持实验方法的自述

阿那律陀,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初出家,常乐睡眠,如来诃我为畜生类。我闻佛诃,啼泣自责。七日不眠,失其双目。世尊示我乐见照明金刚三昧。我不因眼,观见十方。精真洞然,如观掌果。如来印我成阿罗汉。佛问圆通,如我所证,旋见循元,斯为第一。

(七)眼。眼的见精修法:阿那律陀(译名无贫)起立自述说:“我最初出家的时候,经常喜欢睡眠。佛责备我犹如畜生一样。我听了佛的申斥,惭愧反省。涕泪自责。自己发愤精进。七天当中,昼夜不眠不休。因此双目失明。佛就教我乐见照明金刚三昧的修法。我因此可以不需肉眼,只凭自性的真精洞然焕发,看十方世界中的一切,犹如看到手掌中的果子一样。佛印证我已经得到阿罗汉的果位。佛现在问我们修什么方法,才能圆满通达佛的果地。如我所经验得到的,旋转能见的根元,回光返照以至于无,就是第一妙法。”(乐见照明三昧,经教中但有其名,究竟不知道是如何修法?自阿难教授提婆达多修习天眼,得到眼通等神力以后,提婆达多反因神通狂妄自用而成魔障。以后显教经论,就没有修法的记述了。密教所授眼通及观光的修法,也是利害参半。而且没有得到正定的人习之,不但无益,反容易受害。所以对于这一修法,不需详细补充说明。本经所载阿那律陀的自述里,对于这个原理原则,也已很明显地说出。眼的见精,分为能见与所见的两种。眼见到外界的一切境象,都是所见的作用。即使双目失明,心里还是看得见眼前是一片昏暗。这种昏暗的境象,依然是所见的作用。它是从自性能见的功能上所发出。由此体会,返还所见的作用,追寻这个能见眼前现象的自性功能。久而久之,所见的作用,就完全返还潜伏到能见的功能上,然后并此能见的功能,也涣然空寂。在道理上,就叫做能所双忘。在事相上,完全入于性空实相。旋见,就是返观返照的意义。循元,就是依止自性本元的意义。由此性空实相,泊然定住在常寂的无相光中,洞澈十方的天眼作用,就自然发起。但切须记得,如为求得天眼而修,不依性空而定。不但能所不能去,纵使能够得到部分天眼,都是浮光幻影,便为魔障。再说,所谓眼通,并不是有如肉眼的眼。到了那时,由自性定相所发生的功能,与虚空融为一体。无尽的虚空,和能观的作用,浑然合一。虚空与我,只是一双眼而已。)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