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源流 《禅观正脉研究》 (白骨观)[]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1月20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1月20日 · 85 次阅读
96

《禅观正脉研究》(白骨观)17节 应观自心鬼画符 看到了这么多恐怖、要打人的夜叉,怎么办呢?释迦牟尼佛说:

“此想成时,复当更教,汝莫惊怖,如此夜叉是汝恶心猛毒境界,从六大起,六大所成。” 如前面所说,这些可怕的夜叉只是我们身心罪业的反影。再进一步分析,是从“六大”而有。讲到这里,使我们想起《楞严经》上也有类似的记载。

后世许多人瞧不起这个白骨观,认为它是小乘的修法,那么《楞严经》总是部大经啰!古人说过“自从一读楞严后,不看人间糟粕书。”我们看,佛在《楞严经》上对阿难说:“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种种颠倒,业种自然,如恶叉聚。”大家都号称学佛的,《楞严经》应该看过的吧。

什么是“六大”?释迦牟尼佛继续开示:

“汝今应当谛观六大,此六大者:地、水、火、风、空、识。” 地、水、火、风、空这五大是属于生理部分。譬如骨骼是地大,血液是水大,热能是火大,呼吸是风大,空间就是空大。至于第六个“识大”,是属于心理部分,指心识而言。用现代话来说,我们人是由心理、生理两大部分组合而成;用佛学专有名词说,就是六大和合而成。

好,下面紧接着,禅机又来了。喜欢禅宗的朋友们注意了。

共收到 12 条回复
96

《禅观正脉研究》(白骨观)18节 寻寻觅觅 “如此一一,汝当谛推汝身为是地耶?为是水耶?为是火耶?为是风耶?为是识耶?为是空耶?” “如是一一谛观此身从何大起?从何大散?” 你们看这是不是禅宗的话头——“我是谁”?“生从何处来,死向何处去”?找来找去,结果是“本来一片闲田地,过去过来问主公,几度买来还自卖,可怜疏竹引清风。”这首诗懂不懂?不懂。不懂算了,讲清楚就没得禅味了(一笑)。让我们看看“禅秘要法”上怎么说。

“六大无主,身亦无我。汝今云何畏于夜叉?如汝心想,来无所从,去无所至,想见夜叉亦复如是。” 当然,只要有点常识的人就知道,我们的生理部分,是瞬息万变的。不要说明年的我已经不是今年的我,又老了一年——庄子说的好:“方生方死,方死方生。”从生理方面讲,我们的细胞是每分每秒不断地在新陈代谢。所以严格说来,下一秒的我已经不是前一秒的我。再说心理部分吧,变化起伏就更明显了。女朋友不理你了,哎呀!人生乏味啊!苦啊。过几天女朋友和你讲话了,噢!人生充满了希望!这是举明显的情绪变化来说,至于我们满脑子的游丝妄想,那更是来无踪去无影的变化万千了。因此说“六大无主,身亦无我”。在这里面找不出一个永恒不变的实体。  那么,我们第八阿赖耶识所显现的夜叉不也是如此?我们又何必害怕呢?它们也终归要变去的。

在这一段里,衔接得快了些。因为很多人都知道“六大无主”,也知道“身亦无我”,但是看到夜叉还是会害怕。所以我们再引用一段《心经》,来作个补充说明。一般学佛的人都认为《心经》是谈空的,告诉你们,错了。

《心经》一开始就是“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以“行深般若波罗蜜多”开端(这不是空)。接着“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之后,谈了一路的空,又说了一连串的无,说什么“无眼耳鼻舌身意,无……”然后“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无”到最后,“菩提萨埵”——大彻大悟(这也不是空)。然后才“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无有恐怖”之后,“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也不是空)。

所以光是“六大无主,身亦无我”,还只见到了空性的一面,还不够,必须再转个身,所谓“悬崖撒手,自肯承当”。透过“无”,在“空”相外,为自己找个安身立命之处,然后才好归家稳坐。

因此释迦牟尼佛接着说:

“但安意坐。设使夜叉来打汝者,欢喜忍受,谛观无我;无我法中,无惊怖想。” 说了半天,这个快速成就的修持捷径——白骨观,可也不简单啊!所以,好好用功,千万不要再敷衍了啊!

“但当正心,结跏趺坐,谛观不净及与夜叉。作一成已,复当作二。如是渐渐乃至无量,一一谛观,皆令分明。” 这“第五薄皮观”到这里介绍完了,释迦牟尼佛一本惯例,又再殷殷叮嘱:“佛告阿难,汝好受持,观薄皮不净法,慎莫忘失。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此想成时,名第五观薄皮竟。”

又有人问白骨观如何观起,这是重复又重复的问题。首先要知道,所谓“观想”,是包含了“观”和“想”两种不同的概念。先“想”,想专一后,自然就“观”出来。

就五阴来说:是先利用“色、受、想、行、识”中第三个“想”阴的功能,想纯熟了,在第六“识”的带质境中呈现出“观”的境界。功力再深,融通于第八“识”之大圆镜智,则就不观而观,观而不观了。

就五遍行来看:先藉“作意、触受、想、思”中的“作意”和“想”,想念专一,达到“心一境性”时,即达“精思入神”的境界,则“观”境现前,意根中的概念,就呈现出影像。

《瑜伽师地论》中曾经对观想和修持方法作了两种归纳:一为“有分别影像”,一为“无分别影像”。譬如密宗的各种观想,以及白骨观的修法,都是先藉意识的“有分别影像”起修,也就是先经过“作意”,和“想”的专一修持,等到“观”想境界现前时,就是“无分别影像”的境界了。

现在以“白骨观”作例子,我们先想象自己大脚指的白骨,或者把自己想成一整幅白骨架子。轻轻松松地想,不要太用心地想把它看出来,不是用眼睛盯着看,而是经过心理的“作意”,“想”象这个白骨的样子。在思想的意境上有了这个模糊的影像后,就让它持续在那里。这当中,还是有许多杂念妄想不断的来来去去。没有关系,不要管它,你只要心理上记着,要一直“想”这个白骨,让这模糊的影像持续下去,也就是把白骨“止”住。慢慢的,杂念越来越少。到后来只剩下白骨一念,其他妄想不起了。这时候,突然之间,白骨的影像就会显现,也就是达到了“止观”的境界。

初步止观效果,白骨可能在身子外面。此时只须稍加“作意”,让白骨回转到自己身上来,很快,“白骨观”就现前了。

96

禅观正脉研究》(白骨观)19节 厚皮虫聚观 世尊介绍了“第五观薄皮”之后,又再解说第六种观法。

一、专心系念在右脚的大指,把它想成肿胀的样子。从头到脚都污青肿胀、丑陋难堪。

二、身子里长了许多米粒大小的白色蛆虫,每只虫有四个头,爬来爬去、互相追逐,咬食对方。肌肉乃至骨髓里,都长满了虫,所有五脏六腑都被这些虫吃光了。

三、身体只剩下骨头和外面的一层皮。蛆虫把肉吃光了,又蠕动着想爬出皮层。两眼此时又干又痒,因为这一部分蛆虫也想往外钻。身上的九窍(包括了两眼)都是这种状况。

【作其他修持工夫的,气脉变化到了这一步,眼睛也会干涩发痒,甚至会流眼泪。任他变化,对视力及眼机能均有助益。不论老花眼、近视眼或者散光,均可不药而愈。】

四,无以计数的蛆虫穿过皮肤,落到身前的地上,聚成一大堆,互相缠绕咀食。

【一般凡夫的生理感受,以及静坐修行者所谓的气脉觉受,都和我们的肌肉细胞、神经系统息息相关。前面第(2)点提到的骨髓,属于中枢神经系统;五脏六腑则属于自律神经系统。此为人体的两大神经系统。一旦全身肌肉、骨髓乃至五脏六腑等器官都被蛆虫吃光后,感受自然无从生起。

道家、密宗讲究修气、修脉以转化色身,冀能“即身成就”。其实,不论三脉四轮的运转,或者大周天、小周夭,及至九转还丹等气脉工夫,都是凭借色身起修,也都未能脱离神经系统的觉受范围。如今,作此观想工夫,色身上下都让虫子吃光,主管感受作用的神经系统也不复存在,则不必观空,不必求空,自然达于“受即是空”的境界,五蕴中的受阴也自然解脱。

至此地步,则如老子所说“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其他四阴——色、想、行、识也就随之而转。

不论白骨观,或者不净观,都是依此原则,超脱气脉觉受,而直达修气修脉之终极目标——“忘身”。此可谓“心能转物”之高超妙用。】

五、把观想念头放在一只虫子上,让它把所有虫子都吃掉,最后只剩下它一只,变成象狗那么大,身体困顿,鼻曲如角,来到座前嗅气,同时瞪着好象烧铁丸的两只红眼。

观想到此,内心生起很大的恐惧。于是反躬自问,这个身体为什么生了一大堆蛆虫,同时互相咀食。现在剩下这最后一只,穷凶极恶的样子,实在恐怖。

【如前所说,这些蛆虫和夜叉一样,为前身毁犯禁戒的诸恶根本,也是心理结使显现化“物”的一面。各种各样的心理结使虽然同属心行的阴暗罪恶面,但未必协调一致。譬如“争名夺利”的贪欲和“好逸恶劳”的怠情,就往往相互冲突、矛盾。所谓“鸡鸣而起,孳孳为利”。要想争名,要想夺利,往往也需付出相当的努力和代价。因此,心理结使之间常有冲突争斗的现象。这种微妙状况表现在蛆虫身上,就互相啖食了。】

六、继续观想身上出来的这些虫子,“本无今有,已有还无”。“如此不净从心想生,来无所从,去无所至”。既不是我所本有,也不是另有他力加诸于我。

【从前面的“色阴”“受阴”讲到这里的“想阴”。所有心理结使也是“来无所从,去无所至”。因缘和合而有,没有一个固定不变的实体。要解脱这步心理问题时,不再靠任何影像的观想了,直接拔出慧剑,以般若慧观,照见“想蕴为空”。】

同理,“如此身者,六大和合,因缘成之”,六大一旦坏散,身体也就随着无常而去。前面观想出的那些蛆虫,也是“来无所从,去无所至”。我们这个身子是蛆虫组合而成,又那里有个实体,所以“虫亦无主,我亦无我”。

如此“思惟”后,蛆虫渐渐缩小,而归于空寂。

【禅宗之“禅”为梵文译音,若译义则为“思惟修”。此处文字用“思惟”,有别于前之“观”“想”。此用语之不同,大需参究,莫草草略过。】

修为至此光景,身心和悦,恬然安乐,倍胜于前。

以上所说,就是第六“厚皮虫聚观”。

96

《禅观正脉研究》(白骨观)20节 极赤淤泥浊水洗皮杂想观 世尊复对阿难说,再当“住意系念一处”。从右脚大拇指开始谛观,一节一节从足到头,内照形躯,仔细清楚分明。但当使全身皮肉都自脱落,五脏六腑,也都解脱委地,化为乌有。唯有筋骨相连,赤色残膜着骨,犹如烂泥,或如浊水涂糊全身骨架。跟着观想一泓浊水,用来洗涤全身骨架残膜,从头到足,犹如药师,以药水洗涤一般。

当自身作此观想成就,同时扩而充之,分心观想现前地上另一人身,是赤色残膜所裹骨架,再由一人到十人。由十人到满屋,遍极整个虚空上下,乃至三千大千世界。.都是如此赤色残膜骨人,或如烂泥,或如浊水,但都用浊水洗涤赤膜所裹骨身。

“佛告阿难,汝今谛观此赤色相,慎莫忘失。”这便是第七极赤淤泥浊水洗皮杂想观法。

【问:修不净观想法时,已曾剖析人体内部五脏六腑诸多不净,已经生起厌离心了,何以到此又反复观想皮肉腑脏脱落之后,再观极赤残膜的不净,外用浊水洗皮呢?修此观法又有何用?是否必须要修?

答:人体的构造,大致来说,皮、肉、筋、膜、骨,各各有不同的组织,也各自成一系统。上面所说不净观,只是指五脏、六腑等血肉模糊的粗相。现在所讲极赤淤泥浊水观,是专指附在骨架上面极赤残膜的一层,与人身血分有密切的关系。观想浊水洗涤赤血残膜,能化朽腐为神奇,如污泥中方生清净妙莲。此乃佛说秘法中的深密。修此观法,可祛血分诸病,且是转修成就报身的根基。如要踏实修行,循序渐进,不可略过。】

96

《禅观正脉研究》(白骨观)21节 新死想观 由第七极赤淤泥浊水洗皮杂想观起,再进一层深入修白骨观,不净观。而由第十一白骨流光观,进入观四大与九十八结使境界,便是解脱成就法门的根基。须特别注意学习。

世尊又说:“复当更教系心住意,观左脚大指,从足至头,如新死人。其色(先由)萎黄。当观己身,亦复如是。见萎黄已,当令黄色变成青赤。”

自身修此如新死的观想成就,便见现前有一新死人,其色黄赤。如此渐渐由一而多,观见遍三千大千世界,新死人充满其间。此一观想成就,心意自然淡泊无争,贪欲等念,渐渐转薄。

“佛告阿难,汝好谛观是新死想,慎莫忘失。”这便是第八新死想观法。

96

《禅观正脉研究》(白骨观)22节 具身想观 到此,“系念(念身)住意(内照形躯)”“使心不散”,开始谛观左脚大拇指,渐渐观想上到头部,照见自身每个骨节,一一分明,节节自相支拄,连接支持而无破绽,毛发爪齿,都是具足完整,晶莹白净,皎如自雪。仔细反观内照,得见自身,白骨净相之后,再度反复循环,仔细观照,愈使洁白净化无暇。   

然后观想自身以外的他身,由一到十。扩而充之,观见一室以及百千万幢室内,及至三千大千世界中,都是毛发爪齿具足完整的白骨人,“白如坷雪”,晶莹白净。

修得此一观想成就的时候,心意自然恬静安详,欢喜无比。

“佛告阿难,汝好(自)谛观具身骨想,慎莫忘失。”这便是第九具身想观法。

96

《禅观正脉研究》(白骨观)23节 节节解脱观 再次进修,“系心(专注禅悦的喜心)住意”,开始谛观右足大拇指两骨节间,作意而不散乱,“令心专住”,先观右足大拇指两骨节,相离脱节,只有骨节的未端处互相支拄连接而已。

照此观想成就之后,再从足指起,一节一节渐渐上升到达头部,共有三百六十三骨节,都是节节解脱中空,只有骨节未端互相支拄相连。一节一节仔细谛观,都使各各自行解脱。如果有一环节仍旧连结并未解脱,必然“安心谛观”,使其各自解脱。

得到自身骨节解脱观想成就,再观他人之身,也是如此。然后扩大心量,观无量数的白骨人,也是各各节节脱开,只有每节未端互相支拄连接。再进而外观四方上下,大众骨人,都是如此节节支解。

修此观想成就的时候,自然而然,见到诸白骨人之外的虚空,“犹如大海,恬静澄清。其心明利,见种种杂色光,围绕四边。”

“见此事已,心意自然安稳快乐。身心清净,无忧喜想。”

“佛告阿难:汝好(自)谛观此节节解想,慎莫忘失。”这便是第十节节解脱观法。

96

《禅观正脉研究》(白骨观)24节 白骨流光观 再次进修,更当“系念(念身)住意”。开始谛观右脚大拇指两节之间,拉长距离如三指(三个指头并拢,横量,古称一寸三分)许。观想这三指许骨节距离之间,光光互相衔接支拄,连成一体。

如在白天禅修此观想法时,应当作如日光(太阳光)的光明观想。如在夜间禅修之时,应当作如月光(月亮光)的光明观想。

但须切记,全身骨节从脚到头,三百六十三的骨节间,都使其有三指许的间隔距离。都由光光凝结连接,“莫令解散”。只因白光连接支拄,“不令散落。昼日坐时,以日光持。若夜坐时,以月光持。观诸节间,皆令有白光(透)出。”

修此观想成就晚“当自然于日光中,见一丈六(金色)佛(像),圆光一寻。左右上下,光明亦各一寻。躯体金色,举身光明,焰赤端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皆悉炳然。一一相好,光明得见,如佛在世,等无有异。”

但当此观见佛身的境界现前时,“慎莫作(顶)礼。”一有迷误,便着邪见。须要切实仔细谛观,参究佛所说法。

佛说:“诸法无来无去,一切性相,皆亦空寂。诸佛如来,是解脱身。解脱身者,则是真如。真如法中,无见无得。作此想时,自然当见一切诸佛。以见佛故,心意泰然,,恬(静淡)泊(而)快乐。”

“佛告阿难,汝今谛观是流光白骨,慎莫忘失。”这便是第十一白骨流光观法。不但是念身念佛的掺合修法,亦是修色身成就的基本修法,慎自敬重,好自修持为幸。

96

《禅观正脉研究》(白骨观)25节 四大观与九十八结使境界观 世尊对阿难说:得达白骨流光的观想成就之后,当更教住意谛观背脊骨)以定心的功力,观想背脊骨间作成一具高台,同时观想自己的色身,犹如白玉人,结跏趺坐,升坐在高台之上,以白光普照一切世间。

作此观时,极使分明。坐此台已,如神通人住须弥山顶,观见四方,无有障阂,(同时)自见故身(观见自己原有的肉身)了了分明。(又)见诸骨人,白如珂雪,行行相向,身体完具,无一缺落,满于三千大千世界。 这就是白光观想成就的境界。

观想成就这一境界之后,再来反复重观前面所曾经观想过的各种境界:见纵(直)骨人、横骨人,遍满三千大千世界。

青色的骨人,黑色的骨人,都行行相向,遍满三千大千世界。

膨胀的、脓癫的,脓血涂身的,全身烂坏、尸虫遍体的不净相人,亦遍满三千大千世界。

薄皮盖身相人,皮骨分离相人,赤如血色相人,浊水色相人,淤泥色相人,亦遍满三千大千世界。

再见发毛爪齿共相连持白骨相人,以及三百六十三骨节各各解脱,只有尖端相拄的白骨相人。

骨节之间脱离,两头不接,节节中间,间隔三指许(横量),充满白光的白骨相人,以及白骨分散,只有白光共相连接的白骨相人,亦满三千大千世界。

如此众多不可尽说的各种不净间杂的白骨相人,遍满三千大千世界。

【经说:人我色身,四大皆空,这是不易的圣教量。因此又说:我人在生死轮回中,生生世世,舍身受身,积骨之多,过于须弥山。聚血之多,过于四大海水。在理上,是学佛者人人都知的名言,但在行相求证的事实上,谁能亲见真证此境。故必须经以上各层次的白骨观、不净观修成之后,再以定心坚固的心力,做此实际观想,一一亲证过来,方见此理此事的真实相。

做此一观想修法,必须在白骨流光成就以后,从夹脊骨节节观化上升,作一高台。然后再观想自我成一白玉骨人,结跏趺坐,坐此高台之顶,光照大千,遍观世间群相,方为确实。倘如有一念之间,即能直接观想成就,包括前面各层次的白骨、不净等境界,应为过量的再来人,亦非绝无可能者。但切勿自慢,妄作躐等功夫。

此一观想,与一般宗教以及道教的默朝上帝,或道家阴神出窍修法,是否相同?却须仔细分别。默朝上帝,是依仗他力的修法。阴神出窍,是冥想成就的独影境界。都和此观相似类同。其实,大有不同之处,应当明辨清楚。

真正实修佛法的基础,必须脚踏实地,由凡夫人道起修,进而修持声闻、缘觉,而到大乘菩萨道。如此,才是稳当修行的法门。所以佛教弟子,修此观想成就时,必须转而观心,细参五蕴空相的境界,方能解脱结使,证入道果。】

世尊说:“得此观时,当起想念,我此身者,从四大起,枝叶种子,乃至如是不净之甚,极可患厌。

如此境界,从我心起。心想则成,不想不见。当知此想,是假观见,从虚妄见,属诸因缘,我今当观诸法因缘。

云何名诸法因缘?诸法因缘者,从四大起。四大者,地水火风。”

以下便转入四大观。

风大观:作此观时,先观风大从四方生起,一股一股的风力,犹如巨蟒,暴涨延伸。大风如大蛇,小风如小蛇。各股如巨蟒,或大小蛇形的风大,各有四个头,两头向上,两头向下。在这许多巨蟒,大小蛇形的风大中,所有蛇蟒形的耳孔中,都发出风力。

火大观:由风大观想的成就,再由风大而转观为火力,一股一股大小蟒形的猛毒风蛇,源源不断地吐出许多高峻的火山,极可怖畏。同时有许多夜叉恶鬼,在火山中,动身吸火,毛孔出风。风助火势,火动风狂。

如此这样的再观风火变相,遍满一室,渐渐扩充,遍满这个阎浮提的现实世界。

同时见诸夜叉,在火山中,吸火担山,毛孔出风,在这现实世界的阎浮提中,周遍奔跑,好象要步步逼近修行者的身边。正当此时,自心必起极大惊怖,切勿自失定力。

观想到此境界,就必须易观(换一观想法门)。此时对治的易观法门,应当转舍前面的风火观想境界,再来观想各各火端,都有一位丈六金身的佛像。观想佛像出现之后,火大威力,渐渐歇息,变成火中生出莲花。于是各各火山凝聚,犹如真金内敛所成的内外光明透彻的金山,那些夜叉恶鬼,也一一变成白玉人相。只有风大盘旋回转,吹拂朵朵莲花。有无数化佛,住立空中,放大光明,庄严稳重,矗立不动,犹如金刚王山。到此境界,一切的风轮火焰,都自寂静不动。

然后,须转修水大观。

水大观:复再观想四大毒蛇,口中吐水,其水五色,遍满一床面积,渐次扩及二床、三床乃至遍满一室。满一室已,渐至遍满十室的总面积(至于床座及房室面积大小,随心量而定)。然后观见水光五色缤纷,但各色水中,都有琉璃幢形的矗立白光,重叠十四层,节节中空,白光涌出,停住空中。

“是时毒龙从脐而出,渐渐向上,入于眼中,从眼而出,住于顶上。

“尔时诸水中,有一大树,枝叶四布,遍覆一切。

“如此毒龙,不离己身,吐舌树上,是龙舌上,有八百鬼,或有鬼神,头上戴山,两手如蛇,两脚似狗。

复有鬼神,头似龙头,举身毛孔,有百千眼,眼中火出,齿如刀山,宛转在地。

复有诸鬼,一一鬼形,有九十九头,各有九十九手。其头形状,极为丑恶,似狗野干似狸似猫,似狐似鼠。

是诸鬼颈,各负猕猴。

是诸恶鬼,游戏水中,或有上树,腾跃跳掷。

有夜叉鬼,头上火起。是诸猕猴,以水灭火,不能制止,遂使增长。

如是猛火,从其水中玻璃幢边,忽然炽盛,烧玻璃幢如融真金,焰焰相次,绕身十匝,住行者上,如真金盖,有诸罗网,弥覆树上,此真金盖,足满三重。尔时地下忽然复有四大恶鬼,有百千耳,耳出水火。身毛孔中,雨诸微尘。口中吐风,充满世界,有八万四千诸罗刹鬼,双牙上出,高一由旬。身毛孔中,霹雳火起。如是众多,走戏水中。

“复有虎狼、狮子、豺、豹、鸟兽,从火山出,游戏水中。

“见是事时,一一骨人,满娑婆界,各举右手,时诸罗刹,手执铁叉,擎诸骨人,积聚一处。尔时,复有九色骨人,行行相次,来至行者所。如是众多百千境界,不可具说。

“佛告阿难:此想成时,名四大观,汝好受持,慎勿忘失……此想亦名第十二地大、火大、风大、水大观。亦名九十八结使境界。”

【佛说五蕴皆空,并非一句名相虚言,必须实修实证得到,方为佛法究竟。五蕴的色蕴粗相,即是地、水、火、风四大所造,能造者心,所造者境。想念坚固,作成所造的四大色相。欲求解脱,非从心造心灭处一一修证过来不可。

初观风大如巨蟒大蛇,各有四头,两上两下,即是色身中风大的各种气化现象。色身中的气化,约计有上行、中行、下行、左行、右行等气。轻清者亲上,重浊者凝下,一有阻滞,便积滞成劳,化为物质,质碍成病,不可救药而轮回生死海中。故须以智观观想其游行变化的劣根恶习,渐渐调柔,至于静态净化,方可转物归心而达心能转物。由此观法演变,世间便有各家各种修气的差别功夫出现,亦各是得其一偏之长,但有利于人,而未必有利于道业的成就,此须知。

其次,风火变相,出现夜叉形的恶鬼,“吸火担山”种种形相,即是自识心中过去业力种性的反映。我人色身,因暖、寿、识三位同功,才呈现有生命的活力,暖即火性,因风力的摩荡而发生火功。这种生命的暖力,能使我人生活的更活跃,但也如夜叉恶鬼一样,在生存的过程中,更增恶业恶果。所谓“吸火担山”,即我人因风大的呼吸而增加体温,便形容它是吸火。因此而使此粗重的骨肉之身存在,便形容它是担山。观想到此境界,心生恐怖,并非外力,亦是自心吓自心而已。此须知。 

再次,便是水大观中的毒龙、毒蛇,以及许多鬼怪鸟兽等等,便是对红白血球,以及好细胞与坏细胞的种种形容。至于猕猴,则是意识的虚幻变相,此须知。

至于白骨,即是地大变相。

以上种种境界,因心力的观想成就,自空起有,因缘所生。但能一一亲证过来,同时可知自心结使的可畏。念念迁善,即成静相净相;念念习恶,即如禽兽鬼怪夜叉;念念菩提,鬼怪夜叉禽兽等等皆成护法大神;念念恶染,即尽为魔罗。密宗各种修观法像,大多融会毒龙毒蛇猛兽恶鸟以及诸多夜叉、罗刹与尸身白骨骷髅,遍布周围,即由以上此等说法,扩展演变而来。了此秘密,便可知显密通途不二的真谛。此须知。

若能合参佛说楞严经,指示四大体性,如:“性色真空,性空真色。性风真空,性空真风。性火真空,性空真火,性水真空,性空真水。清净本然,周遍法界。随众生心,应所知量,循业发现。世间无知,惑为因缘,及自然性,皆是识心分别计度。但有言说,都无实义。”则可由此禅观修法,直接转入大乘菩提道次,望诸学者,好自为之。】

96

《禅观正脉研究》(白骨观)26节 四大第二观、结使根本观 第十二“四大观”与九十八结使境界的观想成就之后,再须系心一缘,住念守意观想腰中间部位处的背脊骨。先要观背脊间的白骨,白如珂雪,然后谛观全身骨节,节节尖端相拄,更加明净,白如玻璃。每一大小节骨,以及支节,也都明净犹如玻璃。但在所有骨节的拄接空隙之间,地、水、火、风变化的各种境界,显现无遗,与第十二观的大而无外刚好相反,变成小而无内的境界。

这一观想成就以后,自见座处地下,渐渐豁开,由小而大,由一方丈乃至十百方丈,直到下方洞穿而无障碍,观见下方虚空之中,自有各种风起。原先在第十二观四大观境中的夜叉等,都在此骨节空隙的境界中,吸入下方所起的各种风大。这些夜叉吸进风大以后,自身所有毛孔中,各出现夜叉从地下冒出,眼中出火,舌如毒蛇,每个都有六个头,每个头各有不同的形状:一个象山,一个象猫,一个象老虎,一个象狼,一、个象狗,一、个象老鼠。他的手象猿猴,十个指头的尖端,部有四个头的毒蛇在活动:一条蛇出水,一条出土,一条出石头,一条出火。他的左脚象鸠盘荼,而且从每一夜叉从地下冒出,眼中出火,舌如毒蛇,每个都有六个头,每个头各有不同的形状:一个象山,一个象猫,一个象老虎,一个象狼,一、个象狗,一、个象老鼠。他的手象猿猴,十个指头的尖端,部有四个头的毒蛇在活动:一条蛇出水,一条出土,一条出石头,一条出火。他的左脚象鸠盘荼口中,吐出火山,充满大千世界。

在这些火山之中,忽然又生起无量无数的美妙少女,或者打鼓,或者吹萧,玩弄各种乐器,载歌载舞,自然涌向座前。同时,又有许多罗刹出现,互相争夺,吞食这些美妙少女。

但有这种境相出现时,初修禅观的人,可能生起极大惊怖,不能保持定力而不惊、不怖、不畏;或者立即仓皇出定,因此而常患心痛,而且头顶骨有疼痛欲裂之感。

对治之法,首先须知这些境相,只是修习过程中四大业力变化的幻相,并非真实。必须重新摄心入定,回复前修所观的四大变化境界,然后凭此四大本身定力,便可自见身体犹如玉人,净白无瑕,每一支节间,同时向上起火,向下流水,耳中出风,眼中雨石。

到此境界,又见座前地上,有十大蚖蛇,长大五百由旬,有一千二百只足,犹如毒龙的爪。身上冒出水火,宛转盘伏在地。

见此境界,了知都是自己宿世毒害心之所感,但当至心忏悔先世罪业,不怖不畏,出定以后,必须缄默,不得与人多言。只在寂静之处,一心系念,除二时粥饭之外,皆须至诚忏悔。而在此时,应当审察医药,稍加进补,如服酥酪及适当药物。然后自再易观,另换修法。

佛告阿难,此观名第十三结使根本观,亦名第二、四大观。好自受持,慎勿忘失。 所谓易观另换修法,须自审慎仔细谛观理所当然的反应现象。如在观想境中,观见火大发动时,应当生起雪山之想。倘使周遭雪山的冰雪,亦都为大火所融化。火大力量猛利炽盛,身体蒸热无比,便须观想空中出现天龙,纷纷雨石以掩猛火。落下的石,同时皆粉碎为尘。龙复吐风,聚拢所有微尘,堆积成山。有无量数的树木及荆棘丛刺,皆在山上自然生长成林,郁茂青苍,绿阴普覆。同时有流泉白水,映成五色祥光,却在所有丰林茂草之间流出,汇聚山顶之水,犹如叠雪积冰,凝然不动。如此观想成就,即名为第十四易观法。

“佛告阿难:‘若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三昧正受者,汝当教是易观法,慎勿忘失。此四大观,若有得者,佛听服食酥肉等药。其食肉时,洗令无味,当如饥世食子肉想。我今此身,若不食肉,发狂而死,是故佛于舍卫国敕诸比丘,为修禅故,得食三种清净之肉。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问:从第十二,四大观到此第十三、四大第二观,及易观修法,有些问题未能详细,烦请师解:

一、修第十二观时,要谛观背脊骨,以定心力,观想成就高台。所谓背脊骨,究竟指哪个部位?

答:旧称人身背脊骨节,吻合一年二十四气节。即从下至上,由荐骨(五小块合而为一)以上开始,腰骨五节,胸骨十二节,颈骨七节,共为二十四节。第十二、四大观所谓背脊骨,是从胸骨中间第五节开始向上,约当夹脊部分。第十三、四大观,是由胸骨第六节开始向下。          

二、毒龙何以从脐出来?

答:脐是人体生成的根蒂之处。人在母胎中,呼吸养分,皆由脐带输入自身。一出娘胎,剪断脐带而有后天呼吸。毒龙从脐出,即是业识的幻变转相所现。

三、第十三、四大观中,收摄第十二观四大变化的各种境界,都在节节骨节空隙之间,是何意思?

答:即四大精力在人体关节间汇聚的主要关键。

四、从下方虚空起风轮,是否有特别意义?

答:有。十方虚空,本自周圆,并无方位,方位是人为而定的。虚空之中,充满风轮。世界缘起,先有风轮。中国道家所说太虚空中,万气根本,亦即此意。在地球世界的物理作用,与人体的生命作用,风轮元气的变化,都是由下而升,由内而外,方能变化而升华。其间有密意,尽在不言中。

五、何以一遇夜叉、夜叉从地下冒出,眼中出火,舌如毒蛇,每个都有六个头,每个头各有不同的形状:一个象山,一个象猫,一个象老虎,一个象狼,一、个象狗,一、个象老鼠。他的手象猿猴,十个指头的尖端,部有四个头的毒蛇在活动:一条蛇出水,一条出土,一条出石头,一条出火。他的左脚象鸠盘荼、罗刹、蚖蛇等境出现,必须至诚忏悔?

答:此皆自我身心,无始以来的三毒——贪、瞋、痴等业报所化现,唯至诚忏悔,祈求佛力加庇,得自他不二之力,可使加行成就。

六、服用何种药补,最为适宜?

答:世无神药,除非宿世自具特别福缘。经上所说酥酪等品,只是印度古代调药主要用物,即如各种乳类营养品。修持人须要药物补助加行,必须要通菩萨五明的“医方明”。龙树菩萨法系,尤其注重医药。内药、外药,即是东方琉璃世界药师佛长寿修法的大乘道行之一。

七、第十四易观法中,颠倒四大,又准许肉食,其理不明?

答:第十四易观法的开始,颠倒水火观想,契于易卦的“水火既济”的道理,思之自明。准许肉食,只准食三净肉,并非许可但图利己,或贪图口腹之欲而恣杀生命。此处不可假借以藉口,应当严守别解脱戒。但观行功夫到了必须好饮食以资助时,如通达医方明者,亦不必一定需要肉食了,因肉食原本是疗饥之药而已。

又:第十四易观法中,亦即是五阴会聚的粗相观,此亦当知。】

96

《禅观正脉研究》(白骨观)27节 见五阴粗相观 亦名修身念处初观成就。修证顶法。修证阿那含果位观法。 世尊重告阿难说:由于修得前面所授易观“水火互济”境界,复当更教住意系念,谛观背脊骨(与胸骨第八九两节相对之脊骨),使其白净,过前数倍。因骨节的明净,使观想之力,增益盛胜,便可得见一切秽恶等事。

作此一观想成就之时,当观自身成为一具骨人,节节之中,都白净明亮,犹如玻璃明镜。照见阎浮提中一切骨人,及四大观所有境界,都可在一骨节中显现无遗。

得见此一境界之后,继续观想如次:

观见许多白色骨人,一排一排的行列,数如微尘,不可胜算,从东方而来,面向自身。由此增广,充满东方娑婆世界的许多白骨人,皆是行行排列,来向自身。接着,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也是如此。

由东方开始,复有青色骨人,也同白色骨人一样,无量无数,来向自身。又有淤泥色骨人、浊水色骨人、红色骨人、脓血涂身骨人、黄色骨人、缘色骨人、紫色骨人等等,都是行行排列,来向自身。

复有那利疮色骨人,于诸骨节之间,流出十六色诸恶杂脓,也行行排列,面向自身而来。

观想到此境界,可能生起惊怖之念,又见许多夜叉,欲来啖食自己。

同时,又复观见这许许多多各色骨人,从骨节间,节节火起,火焰相次连接,遍满娑婆世界。

复见骨人顶上涌出诸水如玻璃幢。

复见骨人头上一切众火,化为石山。

正当此时,便见诸龙耳中出诸风力,吹动这些骨人所发的火焰,烧动诸山,而这些变动中的火山,旋转住于空中,犹如轮盘。

得见这种境界之时,必大惊怖。因一动惊怖之念,便自见有一亿鬼担山而来,口吐火焰,形状各异,来到面前。

96

《禅观正脉研究》(白骨观)28节 转入正思惟修的另一层境界 佛告阿难:“若有比丘,正念安住,修不放逸,见此事时,当教(深入经教,参究)诸法空无我观。(即使在)出定之时,亦当劝进(精研教理),令至智者(善知识)所,(请)问甚深(般若)空义。

“闻空义已,应当自观我身者,依因父母不净和合,筋缠血涂,三十六物,污露不净(之所组合),属诸业缘,从无明起。今观此身,无一可爱,如朽败物。

作是思惟时,诸骨人皆来逼己,当伸右手,以(中)指弹诸骨人而作是念:如此骨人从虚妄想,强分别现。我身亦尔,从四大生,六入村落,所共居止。何况诸骨从虚妄出。

“作是念时,诸白骨人,碎散如尘,积聚在地,如白雪山。(其他)众多杂色骨人,有一大虺,忽然吞食。”

96

《禅观正脉研究》(白骨观)29节 九十八结使的影事重现 “于白雪山上,有一白玉人,身体端严,高三十六由旬,颈赤如火,眼有白光。时诸白水,并玻璃幢,悉皆自然入白玉人顶。龙、鬼、蛇、虺、猕猴、狮子、狸猫之属,悉皆惊走,畏大火故。寻树上下,身诸毛孔九十九蛇,悉在树上。

“尔时,毒龙宛转绕树。复见,黑(色大)象在树下立。

“见此事时,应当深心,六时忏悔。不乐多语,在空间处,思诸法空。诸法空中,无地无水,亦无风火。

“色是颠倒,从幻法生。受是因缘,从诸业生。想为颠倒,是不住法。识为不见,属诸业缘,生贪爱种。

“如是种种谛观此身。地大者,从空见有,空见亦空,云何为坚?想地如是,推析何者是地?作是观已,名观外地。

“一一谛观地大无主,作是想时,见白骨山;复更碎坏,犹如微尘。唯骨人在于微尘间。

“有诸白光,共相连持,于白光间复生种种四色光明,于光明间,复起猛火,烧诸夜叉。

“时诸夜叉,为火所逼,悉走上树。未至树上,黑象蹋蹴,夜叉出火烧黑象脚。黑象是时作声鸣吼,如师子吼音,演说苦、空、无常、无我。亦说此身是败坏法,不久当灭。

“黑象说已,与夜叉战。夜叉以大铁叉刺黑象心。黑象复吼,一房地动。

“是时大树根、茎、枝、叶,一时动摇。龙亦吐火,欲烧此树。诸蛇惊张,各申九十九头,以救此树。

“是时,夜叉复更惊起,手执大石,欲掷黑象。黑象即前,以鼻受石,掷置树上。石至树上,状似刀山。

“是夜叉奋身大踊,身诸毛孔,出诸毒龙。龙有四头,吐诸烟焰,甚可怖畏。

“此想成时,自见己身,身内心处,深如坑井。井中有蛇,吐毒上下,现于井上。有摩尼珠,以十四丝,系悬在虚空。时彼毒蛇,仰口吸珠,了不能得。失舍躄地,迷闷无知。是时口火,还入顶中。

“(修此观想)行者,若见此事,当起忏悔。乞适意食,调和四大,极令安稳。当坐密室,无鸟雀声处。”

佛告阿难:“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得此观者,名得地大观。当勤系念,慎莫放逸。若修不放逸行,疾于流水,当得顶法。

“虽复懒惰,(亦)已舍三涂恶道之处。舍身他世,生兜率天,值遇弥勒,为说苦、空、无常等法。豁然意解,成阿那含果。”

佛告阿难:“汝今谛受地大观法,慎勿忘失。为未来世一切众生,敷演广说。

“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得此观者,名第十四地大观竟。亦名分别四大相貌。复名见五阴粗相。

“有智慧者,亦能自知结使多少。四念处中,名身念处。(但此亦)唯见身外,未见身内。(只是)身念处境界四分之中,此是最初。得此观者,身心悦乐,少于诤讼。”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