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源流 《习禅录影》(六)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1月16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1月16日 · 60 次阅读
96

《习禅录影》杨管老 杨管老:我觉得信佛人,应行解相应,中国人做人说应“心口相应”。去年下半年我自觉到我的行解不相应,“解”是蛮通,作是未能作到。如真学佛人,学佛干什么?我现在弄清楚,并非为修仙成佛,与诸位今日报告的观念不大相同,其实无佛无仙可成,只是返回本来自性,本来面目,只是自己返本还元,回到那赤子之心,所谓赤裸裸干干净净的,没有东西。至于如何来还元?说了这几年,大家都知道,所谓损之又损,所谓能舍,肯把你的恶习惯都舍了,能把过去根尘上结集的无明弄光之后,才能还元,才与佛相契,就是佛,就是性,理论如此。但光在理上讲还不够,学佛要能修,能行证,尤其教理上说信愿行果,信了所以才来磕头。“愿”就是立志;不然玩不下来呀;“行”就是问我做到没有。所以去年下半年我发现了许多,今天我已经六十岁了,过了年就是六十一,兄弟个性也很强,年少得志,过去的环境太好了,从来没有下过人的,都是“上”人的。所以自大、自恃、自狂,这个心理是几十年来造成的,这几年学佛以后,是在变,但是现在发现变得不彻底。

去年偶然有一件事,我错了,后来发现大错。我从来未自己忏悔过,懊恼则有之,忏悔则从未有。此事直到今天我警觉是我自己错的,我认错,表面虽未痛哭流涕,但心里则痛哭流涕。我学佛这多少年,我对自己要求变更气质,但未变,我应该行解相应。所以我痛切自责,到现在还没完,所以我认为要讲行解相应,在于你要如何自责,要在行上与解上符合。你说老师印证你初关破了,但你在行为上没有破嘛,所以要行解相应。学佛的人头一个贵知见正,第二贵行履。躬行实践即是行,故兄弟立志要行两件事:第一、你们看见我这两天雪茄不吃了,以后我一天天地要把我的坏习惯逐渐丢光。这是蛮享受的事情,也没得哪个来限制我,我要改嘛!既然学这个东西,就得找这个麻烦。你们看!第二、现在我做的事,我忏悔了,晓得错了马上改。但第三天又来了,马上又知道,但如何可以不犯,马上不犯,忍还不行,如何能做到不犯,才算有用。不过现在能忍耐,改,是一进步,做到后来,应做到不犯才算进步,我现在随时注意此问题。所以我觉得学佛成仙,就是释迦牟尼来也是做人的,理论上涅槃,还是要睡到棺材里,两脚一伸,人都要死的。问题是既然学了这个东西,不论我们学儒,学道或学佛都可以。我觉得人未做好、未做对,一切都谈不到。而都应该要先做人,所以人学对了,即是学佛学仙学对了。所以在理论方面,现在不敢说知见正,但经老师许可,看了这么多的书,大概不会歪到哪里去,不会有邪见,因此我要提倡注重行履。所以今年头一件事正式表明,我年初一起不抽雪茄。其次,忏悔的事,尽量试验不要再犯,夫子说不贰过,我已犯了这两次,不过没有起来,但是为什么要犯呢?我自己研究,还是恶根性、无明、无始以来的习业,过去的环境,自己的错,自己从来不知道。你说我错了,老子当家的,你说我错,我愈要错到底。但是这几年学佛,做人上当然不同,现六十岁的人,还是犯错、犯大错,这是不可原谅的。所以痛苦是我心理的,连我老婆都未说过。今天可以报告诸位,我可以安慰,这是我的进步,但我要贡献给诸位,我今天昕诸位这许多报告,虽然只有十几个人,可说无奇不有,这个味道好极了。但我特别提出自己的经验,我看见诸位都是说身体,或是说成仙成佛,都想得定,在心理上都未考究到,都是朝前走,都是乐观的,退后责己的都未做到。所以我现在责己,特别提出来告诉诸位,既然在这个学问上用功,头一个是知见正,第二是行履,行履呵!不要忘记,我提出自己所做的功夫告诉各位。

再其次,是我在功夫上的报告,半年来,似乎参禅上学道上只是退步,没有进步。怀疑只有多,正知见未动,这都是我问自己的,我也知道,这是邪知。这一阵邪得非常之好,忽然那几个月又邪得非常之坏。我认为这一段不好时,未尝不是进步,但是现在却未进步上去。这是我现在功夫上、知见上、见解上的情形。同时,身体上无论如何,比较以前,八年前、六年前、三年前我又怎样,身体上可说是绝对的进步。很可惜的,进步很慢,但我已经很满足了,那时候鬼门关不去,阎王老爷说我不要你,你回去,现在又回来。

最后一点,老师讲他的经历,不知各人的反应怎么样,我似乎没有看到各位的反应。他为何要说这一段?就是希望以他作活见证,来看我们这几年玩得怎么样,与他同不同,或者异不异,或因他的报告对我们有什么启发没有?各位都未回答这个问题,也许各位有回答,忘记报告了,我现在回答了。在学佛的经过上,我的气魄没得他的大,他当初“无”呵“无”的,就“无”下去了,彼时如果是我,我“无”不下去。但是你们诸位要注意,他到最后有一位老先生问他“狗子有佛性也无?”他答:“有   ”。又有人问“古镜未磨时如何?”他答:“黑如漆。”这是祖师旧公案,他说不对,你问我,引用祖师说:“此去汉阳不远。”再问:“磨后又如何?”“黄鹤楼前鹦鹉洲。”但有一天,人又问老师:“未磨时如何?”“黑暗暗的。”“磨后如何?”“照天照地。”所以我叫小和尚要参呵,我不知诸位动脑筋没有?因为他就是希望各位反应的。我自己有个了解、认识,不过在这一段“无”呵“有”的经过下来,就是在峨嵋山上,是神通不是神通的问题,完全是唯心学,他在学理上认识清楚以后,有什么可怕的,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你们诸位不要给他骗了去,他并没有什么神通,他不过有那个气魄,所以那样做了。我对他这一段报告,检讨自己的经过,虽然不同,功夫上不同,知见上却有相同之处,但是气魄却没有他的大,他上来就悟。

告诉你,在六年前,我不仅不悟,他的话我不仅不信他――我没有说老师都好――而且觉得他在变戏法,我与这位陆同志一样,考究考究他,且也不会上他当。第四年上才比较有点信;第五年才信,第六年才真信,我没有随便信。而且我不是信他,是信这个佛的真理。禅宗的道理到底对不对,他骗我们是一回事,而这许多书,公案、《指月录》,我们都看了,他的话有没有一句话是离开书上的呢?都对!而他把佛、儒、道,这三家都贯串起来讲,我们都读过书的,当然不会随便上当,这是他的知见,是对的。所以研究起来,这个道理是对的。问题在于我和黄老不同,他身体如此大的进步,他见解上也进步,所以我发现应该专修这个道理,禅宗是大乘的,但起点是小乘的,先要忙自己,自己未忙好,要去救人,自己都未救,救谁呢?不行!所以非要有一个专修的时间地点不可。当然十年、二十年那是功夫上的事,又是一回事,如果专修,会进步快些。

另一感想,此次打七,因地点关系,环境太小,没有办法,不能叫打七,只是老师开讲座。大家检讨报告后,还有三天。建议无论对老参或新参都各赐些法雨,都有些交代,因为我听下来,许多不是在学术上,就是在身体上研究的,很少谈到了生死,只有小和尚谈到,请指示一条路――彻底修行的方法、程序。其他大多数都是说感想,说故事,老师等一会儿做结论,不知是客气,还是不客气。不过我个人口直心快,既然大家跑来,这七天总要实际上跑,不要落空。如王同学说,我想把这东西学会后,如何?他在这里不是学佛而是学哲学。杭同学在这玩了半天,去年给我骂了,今年还是这样,他劝人打坐,他自己不搞,还是为身体。我希望每年打七,不仅对身体有益,而且要对心理有益,应身心并进,两个轮盘,因为一个轮盘的车子总是吃力的,两个轮盘的车子总是比较稳的,不仅是我的感想,也是我的希望。

共收到 8 条回复
96

《习禅录影》老师总评 师云:诸人尚有意见否?

(周老居士请老师对诸人报告,作一总评、结论。久之,师叹息云:)

佛法真难,说到禅宗,所谓正法眼藏多难!自我到台湾,发心弘法,打情骂俏,自赏风流地到处说我会佛法,才哄起人提持正法。自《禅海蠡测》出书,十余年来,打了这多次七,得了几个人?你们大家报告都很坦白,但这次我把我过去的经过、教理、见地、修持、功夫、方法,甚至邪门都告诉你们,希望你们不要上当。禅宗、密宗、道家皆不出此纲要,我都给你们说了,想给你们做印证,看你们的反应,但你们当中只有他看出这一只眼睛来。

第一个和尚一开口,就教我泄了气,教理和心性之理不参究,只谈功夫。自从鲁居士介绍,我屡次推卸,说和尚不容易,他说这个和尚不同,诚恳向道。骗我们两方面,拉在一起。我即苦口婆心地劝你一年多,要发大愿,明教理,参究心性之理,见道后再谈修持,否则住山洞仍旧无用,你都不听。你看你每次到我家来,我都不理你,不是不理你,摆架子,因为只要你未朝这个方向走,你一进门来,我就知道,这样说有何益?所以五祖说不见本性,修法无益。但是你不,就好像你已经见了道一样,见个屁!当然现在不谈在家人出家人,否则我还应该向你顶礼哩!现在谈的是法,如来的大法按理说应该由你们出家人担当,白衣升座是末法时代,我们应在山门外为你护法。我何尝想弘法?你问鲁居士,我常谈到造就一个和尚,让他来弘法。我是真不想坐这个位子,宁愿坐两旁边位子,不操心,多舒服。但你知见不及此,到今天还要我传个正法,其实我这几天什么都讲了,真正聪明的,只要抓到一句与我对答起来就行了,满堂没有一个。

黄老、杨管老不说,他们都知道;萧先生差不多,但还差二十分,因他另有习气;其余的人都是不相干。沈教官我不怪他,他对佛教从未碰过,完全是门外汉,一点影子抓不着无所谓,我因敬他过去是忠义之士,为国效命,被日本人打得浑身无一处完整,我目的只在为他种一点善种子,所以别的老参菩萨未让来,但却让他来。另外,刘女士也是例外,她自己也知道,她远道来此,始终心里又有一个东西挡住了,又想抓到,又赶着要走。其余的人都谈不到。至于鲁居士,可谓“不知所云”。

朱教授说要我为中国文化而努力,建立一个新的体系,承先启后。不错,我有一本书预备写,说中国文化的。说到这儿,想起一本书,是英人生物学家李约瑟写的中国技术史,内中也说到阴阳五行等,现在欧美极流行。里面所说的我都知道,但有些中国学者对其中所引中国书名都不知道,闻所未闻,真正可愧。至于我这本书是想自远古说起,提起来真恨这些年轻人没文才,否则早写起来了。弘扬中国文化、科学,非要如中山先生所谓迎头赶上才行。但现在人才不集中,因学生既无学位,又不能免兵役,必须要使他们学问成就后,在社会上有基本的维持生存的技术,才能做圣贤的学问,配合科学的实验,然后始可了解中国文化。我有这一套大计划,但一切条件都不能配合,只好算了,反正人人可担当,何必一定在我?有时家中大小都睡了,独自一个人,常流眼泪,其实现在生活也可粗安,蛮舒服,做个自了汉岂不快活?真是为天下、为苍生,泪洒心头!当然流泪又何必人知,所谓大丈夫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仰不愧于天,附不怍于人。

至于这边坐的文光,所说漏不漏的问题,不着急。另行答复,横竖他是“蚂蝗叮在鹭鸶脚,你上天来我上天”似的,一天到晚跟我在一起,他这个问题其实很重要的。

杭XX这几年始终不努力,我一直在催他。但禅连影子都摸不到一点,愿倒发的大,科学整理,站在佛教门外,年轻人说得那么清高,我报告时不是给你们榜样吗?大丈夫要磕头就磕头,要皈依就皈依,滚进来就滚进来,滚出去就滚出去,为何要学哪个老气的样子?那个半推半就的样子?所以你一无所成,不行!年轻人哪能这个样子?孙教官是老老实实坦白地报告,你和韩居士老表两个暂时不说。金教授则尚须努力,至少你做了二十多年的教授,未听懂我这几天的话,就该扣分数。对夏医官,有一句话总评“不知所云”。

陆君是观光观光,以后要多忏悔,多行善事,多做功德,菩提之道有希望,但还早。

萧先生有一个问题,事情太忙,没有办法。但是他有一个愿力比你们都大,他想将这一股力量灌入现实生活之中,挽救人心,救世济人,这个愿力的功德不得了,他想将这一股力量灌入现实生活之中,挽救人心,救世济人;这个愿力的功德不得了,他想万流归宗,什么力量皆朝这个方向走。犹如刘女士想在这七天之中把什么东西都装到皮包里,到了菲律宾再一样一样拿出来慢慢享用,哪有这种事,着急也没有用。

以上对各人简评,总之你们都没有真参实悟,这样谈修持没有用,谈做人也谈不到。如杨居士今天说到的,要注重行履的 ,这是他自己悟到的 。古人所谓见了道以后的人“不异旧时人,只异旧时行履处。”这“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永嘉大师所云:“但自怀中解垢衣,谁能向外夸精进。”就如同多少天汗渗的内衣脱下来,换上一件干净的衣服,那种舒服感和心情,哪能对你说得清楚呢?这是说到行履。

96

《习禅录影》真参实证 说到真参实证,这几年我何时不提持大法?但是没有办法,你们大家走的不是禅宗的路子。气功的气功,蹬功的蹬功,睡功的睡功,爱什么功就是什么功,反正人人总有一套给你,因为修持总比不修持好,拿个把柄给你总比没有好,至少是在做善事。但是你们回过头来看看杨居士,他这几年都是在真参实证。他这几年学佛,除了我,还有多少人在引诱他,以为可以在他身上发一笔财呀!但是他从未动摇;因为他有自主,所以他只从这个路子修下去,即如我所告诉你们的次序,“狗子还有佛性也无”、“醒梦一如”、“无梦无想”。这些你们都不注意,只听到我所说的密宗单修、双修、转河车等这些热闹,听得眼睛瞪得好大的,要知道我这里面有一个基本的东西,要见道以后,才能谈修持,否则谈它有什么用?都只能说是邪法,这几天不是白讲吗?所以说到差不多就保留了,当然我也未详细说。不过有一点大家要注意。我有两部分:第一、学术部分,各人如何读书,思想如何跟着时代走,时代又如何演变,这一部不说。第二、个人经历未说,现在只说个人学佛学道、参学的部分,都明明白白摆在你们面前,活的公案,人还坐在这里的公案。因为你们都未真参,话头未参,对佛学也未真正起过疑情,一切修持皆不真实。比如金教授、杭同学,每次来都是谈的功夫路子,谈得我多厌烦,我无法,只好笑着告诉你如何如何,所谓“先以欲钩牵,渐令入佛道”。但你们从来不谈真正禅宗心性之路,我明白地告诉你们,功夫即使修成了,也是要坏地,不坏的是那不生不灭之体。

至于说到学术,我可以狂。你们谈中国文化,四库全书,读了几本书?我至少也像龙树菩萨一样走马看经题,哪本书内说的什么,都知道;另外,至少中国两大部书,佛藏八千多卷,道藏六千多卷都看完了。现存的道藏,还是孙教官写的经题,文光给我弄的一套。所以要说真话,我即是如此;说应付的话,我即像平常一样笑嘻嘻的,你老兄都是对的,在来米和蓬莱米都是一样的,可以吃饱就行了。你们若不行更好,省得麻烦。像孙教官所说,你们大家都把我当可以吃的肉一样挖着吃,我真是吃不消,受不了。我的愿心就是想造就人,我并不想当老师受恭维出风头,要知道当初二十多岁时,袁老师的场面是我打开的,一直坐上把位到如今,受恭维,听也听厌烦了。老师长老师短的,这些骗我不了!我就是希望你们能真参实悟,了生脱死。至于说到声望,我又求它干嘛,我干什么都可以,至少如传功夫可以发财,这一套我会得很,三百五百传一法,今天至少几百万。你们只要能体会此心情就行了。

又如你夏医官,一见到我就说老师不得了,早晨来赞叹一番功德,晚上来赞叹一番功德,这在你的修持上,可谓之赞叹功德,真的吗?真可怪哉!要学禅,公案语录硬是要真搞,这是正路子,禅宗是正法眼藏。千点万点无非就是这一点,这一点参通了 ,再谈修持,只要是我学过的,尽量一起告诉你,而且必须要知道,不但是为你自己,也为的度人,要学无量法门度人。否则,老实修行,念佛去,多稳当!你看沈教官,他是学打拳、气功认识我的,你们这些人做功夫,没有一个人的路子是相同的,我四面八方的朋友多得很,我教他们,都是人各一路,有好多人都根本不是学佛的。我 每天都要应付这些朋友,疲倦痛苦万分。但是我始终没有放弃弘法这个任务,这个慧命是不能在我 手上中断的,我天天想交出棒子来,却苦于至今仍找不到一个人。再说,看到你们如此愚昧可怜,也不忍撒手不管。你们多体会体会我这一份苦心,各自回心自照,至少也该做得对得起自己呀!

朱教授:请老师将每人的缺点告诉我们。

师云:已经说那么一大堆嘛!你们可以将录音带从第一天开始,再放开听,今晚无事的时候,再检讨。

朱教授:请告诉我们的缺点。

师云:我自己的缺点都没有找出来。怎敢说人家的缺点,我自己的已经是大缺点了。现在时间还早,大家讨论讨论。

师云:诸位,今天的话说得很得罪人,很对不起的,但是刚才我说的“法王法如是”,当我在说真话的时候,我绝不客气。你看我平常畏畏缩缩,专门转弯抹角地,因为世事经过多了,棱角已经磨圆了,所以我转弯抹角。可是世界上的事情,在说真东西的时候,就是这样子不客气的。但是仍然是客气的了,还没有把真的态度拿出来,不然你们更吃不消。那就要门前草深三尺,鬼都不来了。

倘真见性,气脉必通。二是一,一是二的,看你走那一条路。密宗他们是依身起修,所以讲这种话。禅宗不谈这个,但真明心见性,气脉也当然必通。

刘女士:这成了蛋生鸡,鸡生蛋的问题啦!

杨管老:有人从东边走,你从西边走,但两人的目的都能达到。

师云:还不止这样子,还有一个道理。你让杨管老把两次打七,身上气机发动的情形,以及最近一次的变化告诉你,也让大家听听,听了以后我再作结论。他第一次如何,但是还没有大动,他并没有修气脉,他是走心性之路。这是一种征象,气脉要通不通的初步征象,必然会来的。宗喀巴大师说:“中脉不通,证得菩提,必无是处。”绝对地准确,这是真话。但是修禅宗的人,绝不讲气脉,不讲色身上事,真正见到那一下,气脉也是必通的,道理在这个地方。假使说是真正见道,而身上气机不起变化,必无是处,否则就不是真正见道。这是一而二,二而一的道理。所以这一句话的结论呢?就是必须要气脉通才能见菩提。这对不对?绝对的对。这个意思懂了吧?

譬如说,你走心性的路子的,像你现在身体上是在枯寂的阶段,枯寂,你并不是真正的清净。第一是在更年期的阶段,第二是你太劳累,身体先天性是很弱的。身体弱,事情繁累,又加上更年期,向好的方向走,这时候有相似清净的境界。但由于枯寂,所以在见性方面不能扩而充之了,保守清净已经很好,它是二而一,一而二的。这个阶段你总是这样定下去,再参理边事,透关以后,一旦豁然贯通,豁然大悟的时候,气机也会动的,同一道理。我这几天所讲的主要宗旨,一言以蔽之,就是说明心见性以后,这些现象都会来,就是一件事。

刘女士:我说我这次回来,主要就是这个问题。

师云:是!这些都会来。那么如何修为,我到今天晚上没有讲,先批评一顿,先把今天检讨一下,做一个总结论,再谈。就是你所要求的道理,正是我所要讲的,并不是答应你的要求,所以定要见性以后再谈,否则莫说修外道,就是修佛法也是外道知见,以有为心而学佛,都是外道。外道内道,佛经上说得明明白白,何以谓知外呢?“心外求法”就谓之外道。所以我讲这位法师,觉得很难过,并不是我生他的气,都是为他贪懒而难过,没有正知见,但是他的难处是什么呢?因为他是出家人,因为他打了那么多年的坐,都困在这个上面。你说他经典真看懂了吗?一个字都没有懂。一般人都认为理与事是两回事,其实是一回事。也便是刚才所说,见地到了,气脉自然通,实是一件事。

那么我叫杨管老提出报告,为了什么呢?他是个带病之身,他没有搞身体。而在心性上参,参到这个时候,这种现象来了,他气脉通了没有呢?还没有!我希望他气脉早些通,他气脉通了,身体会好,不但身体好了,他的禅定功夫也可以证果了,可以圆满。譬如黄老居士通了没有呢?他去年对我讲他气脉通了。我说不是的,不是真通。我很了解他的。举目一看,没有一个人是真通的,都像黄老居士的感觉一样。那要如何呢?》我告诉他要先恢复他的青春,青春恢复了,再发动还不算通,像杨老居士所讲的,这是将通之前的一个前奏。真正气脉通了以后,我不是讲过,那就心能转物了,不到这个程度不行的。

谈到修持,那么戒漏很重要,要保精养气。换句话说,要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换一句佛家的话,就是基本的戒淫问题。漏丹是破戒,虽然不算淫,也是戒淫以内,如密宗所谓漏失菩提,功力不会进步,至于老年人,你说心境清明了,哪里还会走丹?哪有这回事!那不要吹了,那是枯木!枯木还谈什么呢?须有这一点生机而能够清净,而能够融化。虽然不谈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尽管不讲这一套,但自在其中矣。何以自在其中呢?六祖不是告诉你,六祖开悟时说“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不须要用力,它自然就到了。假定说,真见性的人,气脉不一定会通的,那六祖第一个骗了人,释伽牟尼佛更骗人,怎样叫做“何期自性本自具足”呢?

96

《习禅录影》楞严经 刘女士;那不是《楞严经》说过:“理则顿悟,乘悟并销,事非顿除,因次第尽”吗?

师云:是!一点都不错!“理则顿悟,事非顿除。”《楞严经》一路讲下来,层层剖析,本来就是正走渐修之路。它并不是讲禅宗所讲的顿悟法门。这两句是《楞严经》的结论,这是谈学问的,此顿非彼顿,字同义不同,对不对?合理不合理?《楞严经》开头七处征心,八还辨见,和阿难辨来辨去,阿难还是没有见道。所以佛才告诉他,假定不能见到这个真心的人,现前纵得九次第定,--和尚你注意,没有见这个本心的人,就是你现在达到大阿罗汉的定力,犹是法尘分别影事,还不是真正见道了,还是意境上的事。

朱教授:老师所讲的意境上的也就是“我”。

师云:意境上的事固然就是他,但理事不彻底,所以仍属妄想边事。

朱教授:用什么可以见的?

师云:此地你要注意那句话,要见到那个没有什么可以见的那一个。见到那一个,你的身体就好转了,你的烦恼就解脱了,你的器量就大了,你的见解就通了,你能不能?“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见犹离见,非见所及。”

朱教授:假使因为我的身体不好而没有见道,我这个一定是……

师云:你没有听懂呀!你听是这个意思,我讲的不是这个意思,这个有什么办法呢?所以这个话要听清楚。朱教授啊!你不应该插这个话,我《楞严经》没有说完这样一插,统统岔开了。

朱云:对不起。

师云:不是对不起,我这是指出你的毛病,这是你一个大毛病。我晓得你这个人很服善,我才指责你。我刚刚和他们提到《楞严经》,只讲到这个地方,下面还没有完,何必急呢?历史还长得很嘛!时间还长得很嘛,这是其一。如此一来,法师也动了意气了。

XX法师:我还没有讲完呢!

师云:我了解,你不要说你还没有讲完,我听懂,你的话我懂,你知道开会的道理吧!我制止你发言,明天发言,理由何在?因为有个问题没有完,其中有一个道理,真正讲佛法更不要动意气。我与萧先生都有此经验,萧先生他做人非常仔细,他也怕你动了意气,搞佛法动了意气,所以他出来赶快和缓这个气氛。但是他的话也是真话,并不是故意来缓和这个道理,因为他有经验。你们不晓得,讲真话要动意气的,所以佛法不好学的。你不要看我说佛法,讲的声音那么大,我是没有发脾气的。这话我再说一遍。

朱教授:我有罪!我有罪!

师云:听人家说话要听完了来,萧先生听人家说话真有本事,总让人说完。我刚才制止你发言,经过一夜再说,有个作用的,我不说明道理,实际上就是要你起疑情。我告诉他们几位学禅的,黄老居士、杨管老、萧先生都要注意的,为什么我要蒙住你,要你明天讲,就是让你起疑,这也是疑情之一,杨管老懂这个道理,他马上接着说:“你坐在这里起疑情,不准问人,任何人向你解说不准听。”就是这个方法,佛经上记载有人参扫把也开悟了,结果证阿罗汉果,有神通,甚至释伽佛有难,还靠他来救的呢!这人念到扫字,忘记把字,念到把字,忘了扫字,他都能证阿罗汉果呢!所以任何一件事都是话头。但这样一说,对于你已经失去一半的效用了,因为又拉开了。……

七处征心,八还辩见,他还没有见道,所以佛告诉阿难说:“现在纵得九次第定,犹是法尘分别影事。”然后再告诉他,如何见性呢?不是走得禅宗直指的法子。何以呢?经教毕竟不是禅宗,如果是禅宗,拈花一笑就够了。佛对阿难说的是道理。在道理上,他告诉他,真心无量无边的广大,虚空入汝心中,如片云点太清里,何况十方世界,还在虚空之中。这心量多广大!那么阿难与大众悟了这个理,皆大欢喜,涕泣流泪。顿悟了那个理,不是禅宗所讲的这个顿悟,他顿悟的是哪个理?你要把经典看清楚。然后阿难又说,尚有微细的疑惑,佛乃又说自性本来清净,如何如何,告诉他许多例证,阿难也悟了,但并不是禅宗所讲的身心皆忘,豁然而进去了的悟。阿难顿悟的只是那个理。这时旁边出来一个人,名叫富楼那,像刚才朱教授一样,出来打抱不平,就问:本来清净圆明,不增不减的,何以生起山河大地?这个世界怎么生起的?经典上记载得恭恭敬敬,事实上富楼那这一拳打得很厉害的,管你释迦佛不释迦佛,也是半路上杀出一个程咬金来。既然本来清净圆明,寂然不动的,为什么会生出山河大地来?那么佛再从物理世界来讲解,弟子们也悟了,悟了这个理。那么悟了这个理以后,到底没有证得,佛才向他谈修证圆通这一事实。修证圆通他本人不好说的,他本人说得太多了,若是要他报告的话,他本人很简单喏,他夜睹明星而悟道,就是这个。谁懂呢?他只好叫弟子们问问二十五位大菩萨怎么修证的,那么二十五位各自报告自己是用什么方法到达这个地步的。报告完了,阿难提出请求,理要顿悟,修法也有人讲了,可是佛过世以后,后世众生将来要如何修持呢?另外讲教了,所谓宗教之教法,佛说要依戒定慧修持,没有办法的办法。有了这一套戒定慧,就是杨管老刚才所说,抓住一点,一门深入,萧先生所讲丢进去,身心滚进去了,抓住一点,随拔一根,六根门头,循序解脱。我们参禅,这是用意根来修,要真参实悟,这一根拔了,“脱粘内伏”,身心脱开,寂然归元了,然后,“伏归元真”,一念不生定久了,光明显现,智慧的光明发起,“发本明耀”,“耀性发明”后“六根互相为用”,鼻子可以当眼睛,耳朵可以当嘴巴,神而通之。不是飞腾变化的神通,智慧就是神通。《大智度论》上龙树菩萨说得清清楚楚。这些修持方法都给你讲了,就是要定,要一门深入。定久以后,身心丢进去,要死也就是那么回事。如此下去,真参实证,突然一根顿断了,六根皆寂止,前念不生,后念不起,当体即空。好像吹汤见米,譬如一碗稀饭,水米混沌,吹一口气,才见到米粒,这样幌了一下,就盖起来了。若是自己真参实证,进去了以后,纯清绝点,如《楞严经》所说,一杯水澄清到了极点,一点渣滓都没有,这是第一步。然后把杯子打破,这就到了,身心滚进去了。

虽然如此,在修行当中,身心都遇到魔障,那么根据生理心理的现象告诉你,有五十种阴魔。赶走五十种阴魔,明得声闻,缘觉等境界还是外道知见,没有得正位。

所以他说“理则顿悟,乘悟并销,事非顿除,因次第尽”,这是《楞严经》的结论,有时候我们可以借用,但并非一切都是如此。否则也是拿到鸡毛当令箭了。所以说三藏十二部经教要通,假如说只拿《楞严经》上四句话概括了一切,那么《圆觉经》上何以讲:“知幻即离,不作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这也是他老人家讲的,这岂不是出尔反尔?这叫做什么圣人?还成什么佛?这实在是说处不同,用处不同。等于这句话在这个地方是骂人的,在那个地方是赞叹人的,不能够拿东家的话到西家来,说西家也就是如此说,那就犯逻辑的错误,以偏概全了。这是答复你,道理在此,关于《楞严经》的结论。了解吗?不了解的话,明天再说。

96

《习禅录影》学佛要诚恳 这是一件大事,一个人学佛法要诚诚恳恳的,小而言之,为自己了生死,大而言之,为救世救人救众生,为弘扬佛法,要有这个志向。每次打七的时候,我有一句话,个个都听到,人人都不是英雄。到此地来,在七天中,暂把身心性命都交给我,我自有办法。谁做到了?都是在搞自己的,道理是什么呢?骄慢!每一个都是骄慢,世界上骄慢有很多种的,年龄的骄慢,地位的骄慢,学问的骄慢,见解的骄慢,漂亮的骄慢。骄慢多得很,你看谁服了谁?学佛第一就要摆开骄慢,骄慢就是我见,烦恼的根本。有个我,所以不听话,骄慢何必跑来学呢?对我有什么好处?我的牺牲,累得要命,每回打七下来要睡两三天。要放下骄慢,你们实在非英雄,你与其看死的《指月录》,不如看一个活的公案。

我不是曾告诉你们,我是多骄慢的一个人,碰到袁先生那个样子我还不服气呢!一放下来如何?替他做种种的事,无话不听,事之如佛。你们设有看到,我怎样事师,所以我才提出那些密宗事师规矩,但是我并不是叫你们对我这样。我的个性,你们如果对我这样,我也受不了,我也不愿意.可是那时候我对他是真的,师就是师。讲中国文化,儒家也好,佛家也好,都有这一套。

所以要做到听话。你们统统拿一个我见来学佛的,照你们这样办,哪一个学得好?非要当老师的人合于你的条件,你觉得对胃口,你认为对了才对了。真正讲教化,有教无类,管他什么人,真正诚心都要教化他。这样来的人就复杂了,三教九流无所不有。你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尺度,自己没有放下我,不听话,这从哪里说起呢?

见道难,修道更难,修道难,证道更难。证道难,行道更难。行道是自我牺牲。行道时,懂得教授法更难。教授法不是学的,是悟的,你们又不参活的公案,认为只有古人的才是对的,现在人的都不对。陆××昨天一句话说对了:“等到人家死了的时候,你认为对了,来不及了。”都看死人的对。

怎么叫做应机设教呢?看三藏十二部,没有一个方法是相同的,没有答哪个人的话是相同的,你们怎么不参一下呢?我对你们所用方法,表面看来都是一样,仔细研究看,没有哪个是相同的,这是活的话头。这样说,那样说,投有用一个固定的尺度,没有用一个固定的方法来,各有不同因缘。

你们学了“一香板子禅”,(我现在姑且定这个名),到处都想“拍”一下,“吼”一下,认为这就是禅。夏医官拿起香板“拍”一下,“就是这个”,还接引了一个小徒弟,带来赶快叫太老师,太老师。我的妈呀:我肚子里直笑,学了一香板子禅,“就是这个”,这个是鬼,你晓得这个是什么?不过那个小孩子也就信了,就是这个,有一点三际托空的样子。我也姑且说是是,很好,总是给他种一点善根吧!可是禅就是这个?就是这个样子?鲁居士也到处用一个香板,“喏!就是这个”。到处拿一个香板,“就是这个”!害死人的。一香板子禅,认为便是禅宗,就是这样!那好办!你不如拿个香板到街上到

处打人,把人人都打成佛了,多好呢?禅宗不是这个道理,这几天之内我不是向你讲过,这是一个引子啊,引你一下,大智慧的人就在这里引进去了,怎么不听呢?你看我随袁先生参话头时,后来我将话头一甩,什么都不管,连人走起路来都是歪歪倒倒,这不是故意的,而是自然的什么都不管了,他看到对了,应该一香板下来:“就是这个。”我并不是说我这个是给他香板打出来的,话都不会听吗?我引你们用香板,是在没有办法中的办法,是香板给你这个,同我那个“这个”,是两回事。

你们现在学哲学,学逻辑,每句话,每件事应该分辨得清清楚楚。人们一讲完了,问题的中心就抓住了。你们不知道听些什么,你们这几位大教育家,几十年的教授,不知听些什么东西。“方便有多门,归元无二路。”教授方法,接引人更难啊!所以黄檗说:“大唐国里无禅师。不道无禅,只是无师。”你们的禅就是这么一点,同人三三两两的,自己喜欢开口,这个那个的,自己今天懂了一点,好像就会了一大截一样。三藏十二部都在你这一点里面,向这个讲讲,向那个讲讲,结果别人用功用得很好,被你们东讲西讲讲坏了。很多现象我都看到了。你看我如何接引人,我有各种方法接引人,三教九流,男女老幼,骂我的人尽管由他骂,他不认识我,我也未见过他们。这只是替我消消过去的口业、杀业、宿业,又有何憎?我并不是说能使各个人都入道,但使每个人种一点善根,这是办得到的。

你们跟我学禅,都带一种骄慢心。人我之见非常高,没有放下来搞,所以自己进步得慢,各人拿自己的主观来的,拿一个成见来的。有时候听我一两句话讲得好,你觉得我讲得好,合了你的尺码,你没有像我那样,学佛学得一身都滚进去了,信你的就是信你的。你们都有习气,习气太大了,没有真正的放下我见,看起来各个人敦敦如君子,很谦和,但一点都不谦和。我向你们讲出来,这是多少次打七当中我都不讲的,看你们自己能不能警觉。同时你们都是世法非常深的人,多讲了没有意思,本来都是好朋友,为佛法弄成朋友都不是朋友了,这种经验我是太多了。又何必呢?你成你的佛,我下我的地狱,不是一样的,何必一定得罪你呢,免得下地狱的时候,你我还是冤家,在地狱中又打起架,那多可怜呢?没有真放下,连这些都要放下,人我相都要放下。你不是听我说,后来我对袁先生当作释迦牟尼佛来看,佛就是老师,老师就是佛。那时第一天第二天我就是这样,自己就放下来了,真正彻底放下来了。你们和我相处朋友那么多年,我并没有想做老师,再三讲过,你看态度也看出来:人之患在好为人师,这一点我早就看出来了,参透了。可是话要说回来,你们想成道的话,自己没有像大地那样平静下来,那还谈什么呢?你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挡住了,我所讲的种种,都被你的主观挡住了,同时你们现在正在世法中滚的人,自己有个尺度,拿来比量一下看。救世救人,哪一个不可以救?只可以救知识分子吗?

救别人就不可以?什么人都可以救。反省啊,痛切地反省,学佛就学反省,反省都没有反省,还谈什么呢?此其一。

第二、刚才讲到你们一香板子禅。我这样想办法,你们见到这一点点,我只告诉你们是这个,我没有印证你是破了参的。你们自己认为参禅就是这个,大概就是这个,我这一下认得了。你们实在是自己冬瓜狮子印,豆腐干印,也像用肥皂刻的印,自己印证自己。初步的入门者,我只印证三个人,多少年来,对不对?你们听到的,我绝无秘密,绝对公开的:杨管老、黄居士、萧先生。不过这个程度有分别的,我上次价钱都向你们讲了的,他们三个人程度大有不同的。你们忘记了吗?但是我只印证他们入门了,以后的路子还要自己走呀,我可没有印证他们到什么关,什么关啊!所以你们的一香板子禅,我没有同意。这个就是禅,到处想接引人,到处想拿香板

子。多嘴法师,多嘴禅人,看到这个又想说话,那个又想说话,古人大彻大悟之后闭口不言十几年,然后再出来接引人。你们会观察每个的根器吗?某人该用什么教授方法,使他能够入道,你懂不懂?就拿这一香板子禅到处乱拍,这就是禅吗?

你晓得我的学问在哪里?你们都是我的老师,我之所以能够比你们博雅一点,在什么地方?任何一个人讲话,以及和没有知识人讲话,我都得了利益,禹闻善言则拜。你们看到的,有一个小孩又聋又哑,在中学读书的时候跌倒,被玻璃刺进后脑,脑神经受伤了,诚诚恳恳学佛,要治他的病,要救他的命。他穿副木拖板经常跑我家坐着。他当然不懂礼貌,有些学问高的,地位高的人看到了都躲开,我却和他蘑菇(盘桓之意),一磨就是好几个钟头。这种事你们肯做吗?什么叫做慈悲心肠,救世心肠?都是自己在那里吹牛啊!你们的救世救人都是在自我表现的英雄主义。连那种残废得很讨厌的孩子说一句话对,我都肃然起敬,对啊!我又懂了一个道理。我的学问是从你们身上的缺点看来的。我替袁先生开了维摩精舍以后,跟他学禅的人也多得很呢,骂他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我向袁先生说,这些人,骂你是江湖也好,骄慢也好,他们本身都有问题,本身是江湖人,他就认为别人是江湖,本身骄慢才说人家是骄慢。你们骄慢到什么程度?连在佛的前面头也磕不下去,去你的,什么叫做磕不下去?你有个我,你有什么了不起!你们读过儒家的书,也懂得道理,什么叫做磕不下去?如果你来上这位置,你看我磕头不磕头,早晚我都在你前面跪倒磕。礼都不懂,不是礼貌的礼,儒家讲礼记,礼之本的礼,你真不懂?都是骄慢啊!你这个和尚不拜佛,居士更不拜佛,只要打坐成道就行了,骄慢!你为什么磕不下去,磕头把你变矮了吗?你说你不磕头也可以,当然可以啊,你要真放下才可以!佛要你对他磕头吗?对他有什么好处?这是举一个例子,你们自我检察一下,哪一个不骄慢?贡高我慢,学什么佛?学什么禅?你不知道平常我受了多少委屈,都是将就你们啊,慢慢地引导你们,如果真正讲禅宗,哪个人来和你们走冤枉路。所以禅宗接引上上根人,对就对了,不对就去!那么你说禅宗怎样教化人?教化人自然有佛教,自然有法师,自然有其他宗教。慢慢地,等他根器一切培养好了,到最后一着来,高明一点,将你点破了。此其二。

第三、譬如刘女士,我昨天晚上替你想的一个办法,你不听,你也是骄慢。你几十年用心的习惯,思想的习惯,搞惯了的,就是这一套挡住了,你觉得你很柔和吧?很听话很谦虚吧?非也!这才是真骄傲。所以昨天我叫你放下,万事听我的,你上当好不好呢?这七天上当就要听我的,我说东就是东,西就是西,黄的是白的,你就承认黄的是白的好不好,真能如此就到了。同时你说你诚恳,一点也不诚恳。你看我昨天晚上费了那么大的心思接引你,如果真诚恳听我的话,昨天一夜就下去了,可是又觉得累了,还是休息去了,统统在姑息自己,哪个真拿出“生死以之”的决心?所以成道难,修道难。像杭××那样,往床上一躺,你说真会累死人,我才不相信呢,如果好好地用功,当真会死掉?死掉再投胎,再来一次就是,又没有什么难处,哪一个有这种决心?所以不要说古人,你们学学我当年学道的精神就好。回想回想看,处处都在指点你们啊,你们当故事来听了,自己是很客观的,批评这个故事,研究那个故事,以这样的心情来学,一场魔事。认为别人业深啊,劣根性重啊,贡高我慢啊,放不下啊!罪业深重啊!真正放下了一念,一下就到达,有什么难处呢?所以说了这些道理,越想越气。话是交代完了,听也好,不听也好,为了说这一场话,我在菩萨面前还特别点了三柱香,希望你们真正能够自发地,自觉地,振作自己,痛切忏悔。

96

《习禅录影》禅修开示1 (时有人向老师顶礼)

师振喝一声云:不要顶礼,拜你自己去,最好痛切忏悔,好好放下。

(良久)

师云:不要管人家的事啊!人家一动,你就跟着动了,你学什么禅?自己放下来,每人自己管束自己。你看心多么活动,别人一哭,你的心也在动,你学什么禅?

(有顷)

师云:坐着去,念阿弥陀佛,去用功去,去用功去,放下就是!

朱教授:老师,我太那个了。

师云:你又错,你又错,又是世法。

朱教授:不是世法。

师云:昨天的事早过了,今天讲的是佛法。

朱教授:我还没有说完,我昨天晚上,一夜睡眠完全无我,不是无什么,原来把鸡毛当令箭。鸡毛生在鸡身上,哪能当令箭来说呢?

师云:对!

(良久)

朱又云:希望老师不要客气,在这个禅堂中要骂,这是功德。学禅的人要这样才有进步。不然的话,我们跟谁去辩驳呢?

师云:对,这个话完全对,但是希望诸位中贡高我慢的,我见的,真放下。现在需要你为自己,好好地死下去搞几天,所有的知见统统丢光,充其量死个人嘛!什么道理都不参,就是放下,放下,放下,放到无可放之处,自然有转身一路。

(稍顷--)

师又云:真正有见道处,真正会改进,你看杨管老,他多骄慢一个人,骄慢到极点一个人。他昨天讲的,从心底流露出来的,自己讲的忏悔的话,多少年前我告诉他:“你把态度改一改好不好?你的样子,人家看到就害怕。加上你的习惯、口音,唉!你的眼晴一瞪,那个样子,谁看到你都不是那个味啊!要心平气和。”他都听进去,却都改不了,他现在自动自发地,我告诉他的吗?不是我。是佛告诉他的?也不是佛!也可以说是我告诉他的,也可以说是佛告诉他的。何以呢?他真正见到了这一点,自然而然地,习气尘垢会磨去的,千点万点,就是靠这一点。见了什么?你问他见个什么?什么都没有见。

学佛也就是儒家所说内省不疚,痛切地反省过来.尤其我告诉你们不要轻易接引人,你们接引不好人的。每个人我接引时方法都不同的,我无心的,没有用心要对哪个人用哪种方法,应机设教,观机而设教。方便有多门,归元无二路。你晓得我用的什么方法?你懂不懂?你既然不懂,你插什么嘴?你好心是帮忙,实际是害人,这些教授法不懂,你去教化什么人?学禅,像苏东坡的文章一样,嘻笑怒骂皆是文章。你们没有注意吗?平常和我往来,经常听我说笑话,说得大家很开心的,我的笑话里你们没有反省,真正反省起来,我那笑话比今天骂得还要凶。学佛不要你赞叹我,我最不希望人家赞叹。

……有很多话都想不起来了,这一大觉给睡跑了。好在想不起来,不然尽骂下去没有意思了,骂多了,等会儿连稀饭都没有得吃了。

(有顷)

师又云:千万不要把这一香板子禅拿住,更不要把那些死规矩参话头以为是禅。禅那样容易学吗?所以灵山会上,佛才说是教外别传,无门之法门。样样皆是他的法门。浑身都是解数,浑身十万八千个毛孔,每个毛孔中都是办法。要谈弘扬佛法,我是主张要见之于事功。这思想不是周老居士的思想,各人愿力不同,学问德业见

之于事功,有机会一样干,不一定是做生意。我并非喜欢这样坐着说老婆婆禅的,要接引人,不是不肯干,看到那个真正的根器来了,

三言两语就打发了。哪里像你们学禅宗学了多少年,连一点影子都没有,连打坐,两个腿子都没炼好,一天到晚,老是不得了,什么不得了,穷得不得了,骂人不得了,混蛋得不得了,有什么不得了。自己用功,你自己才是不得了。所以你们自己反省反省看,刘女士更要反省,要有我这种精神,丢下去就丢下去了,所以我批评你,像昨天晚上那个境界你就有,鸡毛当令箭,就是这一点拚下去了,有这个信心,有这个决心,没有不到家的。不行啊!脸没有洗啦,牙没有刷啦!觉没睡好啦,婆婆妈妈的,你以为你是英雄?一样婆婆妈妈,不过你的婆婆妈妈与别人的婆婆妈妈不同而已。到底你又是婆婆,又是妈妈。

所以说学佛乃大丈夫之事,非将相之所能为。所以真正讲到禅堂打七,能够讲吗?讲出来都是这样骂人一样的。你说只有你的禅吧!恐怕古来禅师不是这样吧?他是语录上的记载,不过你将语录仔细思索看看,他们当时是什么样的威严讲出来的。才能够把你的妄想业识都打掉了,他不是和你两个婆婆妈妈讲的。平和是法师们的教化,教育家的教化方式。孩子呀,乖乖的啊!坐到那里啊!可是到了禅家这里来则是金刚努目,扬眉竖目,那个样子使你魂都掉了,你才可以见到这个。禅不是婆婆妈妈的,这就是所谓大雄宝殿。

你看那个座中的法师,对于禅根本不相信。言下顿悟,都是经过多生累劫修持。你就毁谤佛法,叫你看,你不看,永嘉大师所说:“若得不造无间业,莫谤如来正法轮。”你晓得什么是禅,怎么由得你不信呢?既然不晓得禅,就不能作信与不信的批评。这就是骄慢,贡高我慢,人我山高,还不忏悔!可以随便下错一个字吗?一字之错,五百生野狐身,你知不知道那样严重?学佛人还不知道因果!

我以前参的大外道,大禅宗的大师,他们既懂得道,也懂得密。有一位大居士讲《金刚经》,大拇指一举,你们看大拇指上韦陀菩萨就出来了。真看到,你信不信?你说不信吗?他真有这一套。在重庆、在铜梁,都有精舍,不知有多少人跟他参禅,可是结果呢?……我讲了许多密宗、道家,五花八门,难道说故事吗?谦虚地说,对你们讲一个故事,带你们游历这些,参观这些,你可以不必走冤枉路了。我都走过,走得比你们多。你们是试探试探,怎么可以试探呢?有试探之心,就是贡高我慢。第一关,人我山要倒,想求证一下,先把自己的经验,自己的功夫,自己的习惯,这些通通丢光,试试看。不肯放下,有何用?这位和尚,他出了家,就肯放下了吗?

我昨天对刘女士说:我最知道你。什么长处,什么缺点我一点一点向她分析。实在不想出去弘法,我希望你们各个成功出去弘法,将来做大宗师。我并不想出去。要我出去弘法,我放下来再学个几年英文,比你们都好,至少要比你们聪明。为什么要出去?自己中国人都没救好,去救谁啊?想美钞?想出大名?名与利与我有什么相干,中国的东西我都没弄完,哪有时间搞外文?人有诚心,佛有感应,不会错的,不用而已,懒得去搞。希望你们成为大宗师去,我还要成就更好的,再交代给你们,你们要发心,希望你们出去到处弘扬。此时此地,功名富贵官位,梦幻空花也,这个话要聪明的听,语重心长。你要建立你自己的事业,你出门出国的时候,我就吩咐你,这也是教育,现时代什么都是新的啦,其实孔子释迦都是圣之时者。开新的禅宗嘛,用新的佛法嘛,另走一条路,不一定是佛不佛,就是佛,也不会怪你的。只要你有办法弘扬,不管你哪个方式,同时也建立了你自己的千秋事业。这是事业,你们现在搞来搞去都是职业,职业是为生存、为舒服,它的荣华最多是几十年;事业是千秋万世的,要发心啊,什么叫够不够?够的教大学,不够的教小学,

教二三十年小学,他的教学经验,也可以在大学开一门课了。

(稍顷)

师云:都给我放下,和尚更要放下,放下的也放下,身心什么都丢开了,什么功夫也不用,就是这样丢下去。鲁居士不是被我骂哭了吗?吃了早饭,他在外面,我也在外面,他说他知道了,如何起修的法子,唉!我呀!这个位子坐不得,一坐这个位子便气大了,下了这个位子蛮好的,咱们两个在外面嘻嘻哈哈的,我请他说来听听,我轻言细语的,比小姐还温柔。他就说出来了。他说见到了这个,一举手就是这个,这个那个的,然后怎么办呢?然后第一要行履,多培功德,有力出力,有钱出钱,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再就是要久定,定久了,气脉自然通,等等。他还没说完,我说还有两天半,就走开了。因为在外面不好骂他,不坐在这个位子随便骂人不行的,那人家要告你。坐了这位子骂你,你活该,谁叫你钻进这个房子来,钻进来就要挨骂,我到你府上去还要恭敬你咧。我还没有讲如何起修的方法,你会参出来!那行了,你来主七吧!比我行,因为你不行,所以没有让你主七。虽然如此,虽不中,亦不远矣,骂你不是这个地方,骂你什么地方呢?连夏医官这些人,拿一香板子禅的人统统要挨骂,没有哪一个例外。“啪”一下,是我在这个时代中没有法子的法子。在此,是我应用的,别人不一定会用,这是我接引人的一种工具而已。我岂止拍一下,办法多得很的。这个牛又吹起来了,其实办法多得很有什么用?见大见小,还是要靠你自己的智慧与佛缘。

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啪”一下,以为那个境界就是。所以刘女士困在这里面好多年,这个就是呀?当然是呀!那还错吗?不然我就骗你了。注意!无始以来一切众生的妄念长流不断,就像轮子一样,像流水不能断一样。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浇愁愁更愁啊!妄念如抽刀断水断不了的。我以一个外来的力量,借用你对我一占的信仰,我想尽办法,“啪”的一下,将你的妄念之流顿时截断,看一下妄念另一面清净的面目,看到这个境界,把握这个境界就是定。如何是慧呢?如何是悟呢?就是说,这一个空空洞洞的境界当中,你不是知道这个空空洞洞境界?你这一个“我”把它找出来,这个灵明觉知,这是般若,是这个,不是那个空空洞洞的。你们被我这一接引,迷头认影,永远认定这个空空洞洞的境界,不晓得能空空洞洞的这个事啊!错在这个地方,懂不懂?再不懂啊,再修过。无办法!讲也只能讲到这个样子,所以叫你还要用功,你只学到这一香板子禅,依样画葫芦,这个是什么东西?我讲了你服气不服气,就认为空空洞洞就是,这是认了境界了,那个能见到空空洞洞境界的这一点灵明觉知不在内外,不在中间,无相无位,“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讲到这里又要骂人了,有个老头子他悟道了:“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只是这一面的,还有那一面的,又是错了。彻底的就是结果的,知道空,不见有,知道有了又如何呢?知道有,结果还是要归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都要弄清楚,参,参清楚!马马虎虎听过去,以为自己懂了。什么叫参?每句话不将自己身心切实丢进去体会,不是你的,而是我的。

萧先生端端正正坐好,“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将这话贴在额头上。一切死下心来,充其量两条腿断了,风瘫了,还有什么呢?

刘女士,昨天我告诉你定慧等持的法子,见地功用都在这个地方。因为你远来急急忙忙想赶时间,所以空有双管齐下,使你懂得,再不参悟不警醒,你太笨瓜了,大笨牛啊!你看你的定,意生之心就把它定住了,虽然是妙有、假有、幻造的,但幻就是真,真就是幻,空

有不分。你那个能造的本来无位,灵明无物,那个上面没有生死。这要参。此其一。

你把这一点灵明把握住,一念专精,这个(加重语气)也不受生死的动摇。它是无质(没有物质)当中的生质;无相当中的生相;生灭生死都有相、有东西的,这个是灵明性所生出来的,不受物理范围所拘束,它能够支配物理的。扩而充之,它可以不受这个世界上生死的影响;至于那个不生不灭的本体自性更不受生死的影响。这是定慧等持的法门,空有双融,所以你住了不到半小时,你的曲于两脚就软麻了,哪里来的?自然而到。“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不从这个地方去体会,去参,光只迷头认影,向外面找。

我不是告诉你们,要打七,每个人不要只顾自己。你晓得主办打七的是萧先生、杨管老,中间奔走的是我,每一点都需要计划。你们只顾自己,一切不问,怎么不去帮忙找个可以打七的地方呢?我前些时对夏医官说:你们怎么不去找一个地方呢?找到地方,叫杨管老来参加你的七会也是一样!你们也应该侍候人家了,人家侍候你们多少年了,怎么不自己找呢?每人为人家的心都是小,为自己的心思都是大。各个如此。

每次打七,我的位置都没有坐舒服,你们都知道找舒服,为什么不替我弄个好位置坐坐呢?那样精神也好一点,对不对?你们怎样做人做事!不管如何,这七天中我在冒充老师,位置要替他弄舒适一点,安鬼也要把牌位放好一点。你们注意了没有?做人的道理,“虽小道亦有可观也矣”。我不是争位置,我什么位子都坐。我和鲁居士认识以来,从来打坐他也没有照料过我的位置。过去时候天下那么大雨,自己背板凳来。那才惨呢!你说他对我重,还是我对他重。当然不止他一个,不过他是带头的。这都是做人的道理,你们不是讲儒家,讲佛家,讲道家吗?一个一个都是为自己。我要打七啊!好像自己应该来的,别人都是不应该来的。怎不替人家想呢?就没有人说:“让某人来,我到外面站班去。”

再说,我对某人说,“不要来,不准来。”你真正为求道的话,你可以说准来也来,不准来也来,我乃是为求道而来。没有地方坐,我跪在外面;没有饭吃,我去买面包。真的有一个做到没有呢?你有这个精神吗?你打我骂我,我反正要来了。也行呀!古人求道,为法忘躯,所以成就大,你们有谁能够为法忘躯呢?骂两句,你就吃不消了,要我来恭维你,让我到你家去跪着,你就成佛了?你干脆天天捧你自己好了,要放下!要谦虚!要骂的话多呢!骂骂又搞忘记了。唉!一个人也怪,平常在家里,半句佛法也想不起来,被人一逼,我又来了,钟不打不响,鼓不敲不鸣。

再说什么是行履,什么是用。道在平常日用间啊,起心,举步,言语,动静,一举一动都是你的妙用。现代的人连逻辑的头脑都没有,如果这个另外的妙用,是另外加进,吓!那你就着了魔了,心里可以另外加进一个东西来?如果是自在内在发的,则本来根根在我这里,本来就有。我不是明明白白提出中庸来告诉你“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一念不生,就是体。“发而皆中节,谓之和。”该骂的就骂,这是怒;你们证了道,我替你们高兴啊!我会喜得眼泪都流出来,那就是喜;看你们笨,我真难过啊,这是哀;三餐饭吃得舒服,大家又坐得好,这就是乐;我没有疯了,是吧?都是发而皆中节,是吧?就谓之和,就是用。你们也一样嘛,还另外去找一个什么东西?六度万行都从这个上面发的,还向哪里去找用?把这个用调整好,所以你要另生妄想神通的妙用;自性体见到,那么你就能够自己臆想它生出一个什么,就把它造出一个什么,训练成功就是神通妙用。这是另外,但是也是你的本分的事。可是这就要修定,定,鲁老头这句话讲对了,就是要定。

但是话说回来,小和尚你要注意,见道之后久定就成功,不见道不行。凭你那一句话,你就要迟得道多少年。你不相信?六祖一个字不认识,那可以,但有几个六祖啊?六祖不认识字,经教讲得那样好,堪称东方如来。有几个六祖?那么凭你这一句话,你就和六祖一样了?你有这个本领也行,又没有这个气魄担当,“我就和六祖一样”,又拿这个话来做幌子,都是不长进,没有志气。六祖又没有学禅,又没有学道,怎么听见“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而能有所领会?你呀!“应无所住”听了一万遍了,你自己也念了几千遍了,你怎么还不行呢?你怎么可以拿六祖来做幌子呢?参要真参,悟要实悟。又没有真参过,又没有实悟过,随便张口批评,毁滂佛法,还不到佛前去忏悔!赶快去磕头忏悔去,诚诚恳恳地,不要自欺欺人。

(时,和尚去佛前顶礼。)

嗬!这样就对,我不是骂你,是为你好,这样就差不多了,真能够放下一点了。诚诚恳恳地忏悔,自然可以见道。

诚诚恳恳在那里拜佛,等到我叫你不拜的时候才不拜,身心放下,一念不生,诚诚恳恳地拜。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早上这两堂每人意诚,每人都不同,道气盎然。下了座以后,那些快嘴菩萨,三个五个,两个四个地坐在一起,站在一起,商商量量的,那个道早就跑掉了,道还商量得出来的?意诚而后心正。

96

《习禅录影》朱教授 朱教授!你要死下心来,多少年来你一点都没有死。什么没有死?心没有死下来。万缘放下!商量个屁!没有什么的,非常简单,放下就是。你们没有真正地放下,死下心来嘛!若要人不死,除非死个人;真正死下来,身心放下。你看,和尚从来没有这样死下心来拜佛。还要死下来,身心放下,诚诚恳恳地拜,马上自己就不同了。所以道非常简单。你懂了佛就懂了儒家,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天天讲儒家《大学》、《中庸》,讲飞起来了,可是你意不诚。《大学》怎样告诉你?“诚其意也,毋自欺也”。这不是解释了吗?什么叫做诚意呢?不要自欺,是慎独也。它不是替你解释得清清楚楚?“十目所视,十手所指,俨然如对鬼神。”俨然如对仙佛,这就诚起来了。你们读书不留意嘛!身心没有放下,没有死下来。平常许多习惯知见还存在,不是自欺是什么?致知而后物格。什么叫致知?知道了这个,认识了这个,就是物格了,就可以转物了。物格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你没有致知,处处都在自欺。儒家文化、东方文化、传统文化,是什么文化?是内省的、自觉的、顶天立地的,完成一个人,一个人完成了就是佛,就是圣贤。

所以密宗有大威德金刚,今天早晨与你们修的什么法?大威德金刚法。一顿臭骂,骂下来,就是大威德金刚法。你看那喇嘛大师修大威德金刚法时“嗡隆嗡隆……”念了大半天,还不如我这个大威德金刚。金刚努目,菩萨低眉,都是佛法。你们要把自己的大威德振起来。什么叫做妄想不能断?大英雄要断就断,放下就是,自己在那里姑息。我可没有那么难法,修行打坐学佛我没有那样难法。有人学密宗几十年观想不能起来,其实要他观想起来就观想起来了。并不是佛道难,功夫难,都是你难,你做不到,做到了就行。《论语》讲仁,并不难。“我欲仁,斯仁至矣。”心欲仁,仁就在这里,哪里要向外面找?孔颜乐处,宋儒天天在找,乐处在哪里呢?乐处就在这里。颜回是箪瓢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孔子赞叹颜回三月不违仁,其余的人是“日月至焉而已”,有时候一个月中偶然碰到这个清净境界。学菩萨要学个好菩萨,你们专门学个快嘴菩萨。佛是“寂灭”,“寂然不动”,是吧!

正起身来。耶稣只有十二个门徒,就弘开了;释迦牟尼真正也只有十几个人啊。孔子三千门弟子,七十二贤人,真正了不起能够弘扬的也只有十几个人啊,颜回子贡这些人而已,不在于多的。林林总总的众生,庸庸碌碌,因人成事。你们啊,也是碌碌庸才,别人成功了,你们也跟着成功了,别人失败,你们也跟着失败,非丈夫也。应该自己顶天立地,自己闯出来,要做就做,婆婆妈妈就没有用,绝对没有用。我也看了几十年,所以求质精,不求量多,如何求质呢?从你自己下手,死下心来,诚其意者,毋自欺也。不要怨天,不要尤人,不要骂这个世界了,骂了半天,骂了自己,你也不行嘛!你若行,为什么自己不去做呢?与其批评他人,不如自己起而行之,好好死下心来搞一下,变化这个气质。

和尚八点半开始拜佛的,现在这只拜了一个钟头佛,不累的,年轻人,还早得很咧,拜到精疲力倦,你看你把命根子拜断了,万缘放下!当下现成。诚诚恳恳放下心来拜,不要姑息自己,这个色壳子本领大得很,色壳子就是这个业力的大本营。

萧先生把身体摆端正,睁开眼睛看看自己,将身体摆得四平八稳,放而行之,勉而行之,困而行之。“正其威仪,肃其瞻视。”你们看清自己的程度,应该拿的(听取之意),赶紧拿;程度不到,听取了变成毒药了,程度到了而不注意拿取,就是放弃机会了。

真正见到了这一面,还要知道那一面,这一面的空也,那一面的有也。如何有呢?你试试看,你观想一个东西,你用意造出来,或者单提一念,看提得往否。一念万年,万年就是这一念,能够定得住否,就真正证明你见道了没有。凡夫是做不到的。在没有见道以前,他都是妄念纷飞。虽然能够见到这一面空了,要单提一念观想一个光明点,应该也观想得起来,也不难。所谓观想不起来,又是搞错了。譬如说你看过小电灯泡的,看到过一个金刚钻的戒指的,看到过一个发光的玻璃的,这些都看到过,就是这么一点,假想起来,就定住了,这总做得到呀?夏医官不要乱听,瞪起眼睛又捡拾这些烂渣子,你拾去就是烂渣子,人家拾去就是法宝。你就是爱听这些。

那么,观得起来,一念万年,万年一念,心一境性,心在一个境上。这个境是你造的,没有关系,爱造它就造它,你那个能造之性没有变。见道了才可以,不见道不好修定。定久了,不管定在身体上哪一个部位都好,不在外也好,不在内也好,不在中间也好,可以在外,可以在内,可以在中间都好,反正都可以定住,适当的。这个适当看你巧妙了,现在不给你点破,自己试试观想,巧妙定住了,心一境性,一念万年,万年一念,自然会定生喜乐。所以功夫发起得慢,是功用不能到呢?还是见地不能透彻呢?此理也要明白透过来,把它定住。你不要认为这是玩弄妄想,就要玩弄它。你要是能观想得起来定住了,慢慢你就晓得真正妙有之用了。

有见地的人要注意这句话,做不起来,那就不对。自己要注意检察,为什么观不起来,唯心所造嘛,为什么造不起来?不是太用力了,就是太不用力了,不是加了一点,就是减了一点,再不然就是幻想。什么叫幻想呢?认为观想是另外想一个东西。其实你只要就现成的亮光是什么,随便想象,有如记忆一样,等于你看过的书,看过的人,一想就想起来了,就是这样。观起来就把它定住,一定要观这光明点,定住了,一念万年,万年一念,你那个灵灵明明的,知道自己定住的那一个不受妨碍。现在假如有一个定住了,同时也知道一切声音、一切想头、一切什么,觉得自己定住没有定住,这个觉知也在,是呀!一身有那么多的妙用,你就看清楚了,这个定住了,心一境性,心放在一个境上,久定,就定生喜乐了。最初的就是最后的。

所以说,见道以后如何?正好修行!平常你不能生一念万年,万年一念,不能在一念上,这一念定住就一万年,万年就是一念,系心一缘。变动就不是,不要变动。变动,就是你不对,就是你没有定住,此乃定慧等持之法。不是任何人可以修。我讲的话有个道理,要见道以后的人便成定慧等持。何以是慧呢?知道本自性空,这个境界还在,本自性空,也知道我在造它。那个我呢?不在这个境上,那个作用,有一个境在,这个境就定住,一念万年,万年一念,此乃定也,亦乃慧也,是定慧等持。

讲净土宗,永明寿禅师的净土宗,就是真净土宗,所以他说有禅有净土,好比戴角虎。他见道了以后,他不作观想,就定住在一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句佛号上,孤零零的这句佛号始终存在,一念定住,所以他是净土,他是真禅真净土。普通的人你不要假借这句话,什么净土?什么土你也找不到,鼻子粘到泥土的时候才后悔。要定这个,一念万年,万年一念,心一境性,定生喜乐,我都向大家点过啊!我不是说自己没见到袁老师以前,自己一个人在灵岩寺阁楼上修XX法,刹那之间这一点灵光自己把他观起来了,灵灵明明,一下就几个钟头下去了。有人修密宗说观想多么难,我一点也不难,此乃理也,也就是事也,修什么法,是什么法。

大威德金刚,第一步他叫你刹那之间,一弹指(以手弹指作声)二十刹那,有说六十个刹那,反正随便说,很快在刹那之间你本身就要观想成大威德金刚(九头--表大乘九部契经,二角--表真俗二谛,头发竖立--表度一切苦厄而得圆满,三十四手--加身、语、意,表三十七助道品,十六足--表十六空,右足所蹈人兽等八物--表八成就,左足所蹈鹫等八禽--表八自在,裸形表无挂碍)。所以学密宗的人,我问他们有哪个能刹那之间观得成功?都观不起来,修了几十年也观不起来。

我在四川时候遇到一个学密宗的大居士,不得了,在茶馆中都在摇铃子,是北大地质系毕业的,我问他学密宗学什么?他说:“大威德金刚,你也晓得?”我说:“我晓得大威德金刚在仪规上第一步就叫你刹那之间变成大威德,你观不观得起来?”他说:“啊!观不起来。”我问他修了几年了?“九年了。”我说:“那你不是白搞!”他问我观不观得起来?我说:“我早就观起来了,我现在和你讲话,就已经观起来了。”他就:“咦,这是佛法,不能打妄语。”我说:“谁和你两个打妄语啊。”他问怎么观的?我说:“你曾在北大念过书是不是?”他说:“是,当年在北大念书。”我问:“你去故宫玩过没有?”他说:“当然去玩过。”我说:“我现在告诉你,现在我讲故宫,你马上想到吧?”他说:“当然想到了,玩过的,我一边谈话,一边就现出来了,在意境上就有这个!”我说:“你刹那之间就把那么大的故宫观想起来了,何以刹那之间不能转成大威德金刚?”吓!欢喜赞叹,他问要怎样修?我说:“你先要把禅宗了解才对,如何呢?”他说:“啊,那不行,修密宗的人一天停止了修法,有无间地狱之罪。”我说:“你把铃子和杵交给我,有罪我替你负担,行不行?我先在佛前为你顶礼,我为你负责。”结果那个家伙还算胆量很大,将铃子与杵就放下交给我。我说:“你参话头,参什么?参‘万法归一,一归何处?’”为什么叫他参这个话头,因为他是学密学观想的,万法不能归一,所以他不能定,不能观得起来,所以叫他参这个话头。“万法归一,一归何处?”是呀!这些道理刘女士昨天她都会了,她真会了?是假会。现在我再告诉她,她才懂了,万法归一,喏!就归在这一点上,一切念提起到这一点上,可以忘了外缘。一归何处?这个一也就在动静上,一无归处,提起便用,放下便休。这才真正懂了一点。一个人定在这上面,久而久之,就发天眼通了。

朱教授:我有几点感想,每次七会坐到第三天来一次检讨,非常好,在检讨会上很容易看出一个人的细行来。这个细行就是遮盖光明的一个东西,所以我感觉到不管是好的坏的,都是对于修道有妨碍的。这次的检讨,我没有蒙老师的开示,指示缺点。我觉得一个人的修道,先应该突破一切。过去我固执一个见解,就是没有把业习一点一点弄掉,光明不能显现的,这是我自己的一个感想。第二点是,这一次打七,在听了老师讲解以后,我在理路方面了解得多,而在修证方面太差了,可以说没有用上功夫,这是我自己的看法。老师今天早晨说过的定慧等持的修法,我自己在理路上有一个了解,这可以说光要修慧的话,可以无所谓,若要修定慧等持的话,必须这么作。不知道对不对。这与夹山的相同,就是说,船子曾问他:“垂丝千尺,意在深潭,离钩三寸,子何不道?”结果夹山要说的时候,被一竿子打下水去,最后他就点头三下。这一个是不是和老师说的有关系?这是我的一个看法,不知对不对,希望老师给我一个开示。

师云:我在这一点要告诉你的,你看鲁居士那么大年纪,在这个法会中可以说他跟我最久,认识最早,他特别效法挨骂证道的那些人,你看我严厉地打他棒子,我晓得他受得了,他还要诚恳地接受,一般朋友们经常开他的玩笑,知道他受得了。我们认识多年,我没有严厉打过你的棒子,因为我看你身心都受不了。你感情丰富而脆弱,身体也很脆弱,个性却很强,过刚则易折。诚然,在你内心对我无比的恭敬,而在我也很寄望于你,始终我不打你的棒子,问题是怕你受不了。你这多年来修道,一直违反这个道,不管佛家、道家、儒家,不管东方西方,求真理,你没有好好依我的方法求证,这是你一大遗憾。浪费时间,只是增加思想知见,这种事情搞不完的。人类历史少说一点也有四千年。多少的人类,不论东方西方搞思想搞不完。证道了,思想上爱怎么搞就怎么搞,一通百通,我希望你成为这样一个人。可是阁下并没有真切去修持。当然啦!这几天给你明棒暗棒,无形中都给你棒子。再看你,从昨天到今天之间,贡高刚强,也有点软化,不是说你什么软化,而是心境比较宁静,比较柔和,你看你自己气色也变了,身体精神也好了。你平常总是多思多虑,所见甚小,一点家庭小琐事也放不开,表面上呢?非常谦和,实际上呢--内心刚强化不掉的,胸襟狭窄,害得自己百病丛生。

啊!你要痛切反省,痛切地忏悔。在佛家救世救人类是我们共同的志向,我想在座诸位都有这个抱负,各个都为国家天下苍生着想,乃至出家的法师,亦复如是。可是这一班人为什么不见之于行动之间,何尝不能见呢?先从个人自我做起,慢慢来,这些事情谈不完,这些事愈谈愈多,我所寄望你,求证、修定,就是这样答复你。一切妄念放开,好好地求证。还有,你刚才问我一句话,你说听到他们观明点,你要观一点光。可以啊,你能够意境形成,放在中宫,因为你的胃有病。慢慢地,不忘不助,好好地坐一枝香。怎么你拿《指月录》、禅宗公案,东扯西扯又扯到那边去了。好,我告诉你,差不多就是这样,“垂丝千尺,意在深潭”。你能够先做到这样,这一点一念孤明,历历不昧,灵明觉知自然会现前,以后不会有大妄念。不然你看你每次打七,都当作休息休息,好玩一样,开一点玩笑一样,搞得还很别扭,好好说你一顿呢?怕你受不了,你是一个好人。不说你一顿呢?我受不了,怎么受不了,一心觉得辜负了你,就是这样。好,现在你能够痛切的反省,痛切的忏悔。忏悔什么?妄用心机,你们来是为学道求证的,大丈夫的精神,即使上当,也不过这七天的功夫。我要你怎样做,你就听我的,连上当的精神都没有,还能做成什么救世界救人心的事情吗?孙中山先生革命的时候,很多人借口做革命的工作向他要钱,他明知其伪,仍然照给不误,或问其故,他说:“他们一次两次骗我的钱,不做事,三次、五次,甚至九次十次以后,到有一次良心发现,总要做一点工作罢!一人如此,多人如此,合起来这个力量就可观了。”你们看,因为他有如此肯上当的伟大精神,所以才能做出这么伟大的事业,你们只要少讲理论,理论是说不完的。理论说到现在到底救了些什么人?我今天连吃奶的力量都拿出来,大胆地,打你一记棒子,还不是软棒子,更不是硬棒子。

朱教授:老师说完了,我想讲一句,我不知道是自己不了解自己,还是老师怕什么?我是最容易接受人家的意见的,也许当时有些冲动,但事后非常感激的。

师云:不是你非可造之才,而是你第二句话对,真是怕你,你晓得今天我说这话,是要多大的勇气,对他们要打棒子就打棒子,要骂就骂,但对你,我是犹豫再三,再三地犹豫,但总算示辜负我的良心。

朱教授:就是这一点我不满意老师。

萧先生:今天情形很不错。

师笑曰:大家都这样坦白,很好很好……

96

《习禅录影》禅修开示2 在二乘罗汉、声闻谓之幻有,菩萨谓之妙有,本来性空,由心生起一个有来。如此修为,是要定慧到家了以后,才能自在无碍。要空要有无不由心,不然都是理论边上的事。有许多人,一明了理,没有加以痛彻的修持,认为自己就对了。像我们同参中巫XX一样(巫XX当时正在座中)。非要大死一番,痛彻的修持不可,理你是搞对了。对了不是你的事,是佛的理,天台宗所谓“理即佛”。你非要由两腿好好地磨练一下。

为什么要磨这个腿、要打坐呢?此乃苦行之一也!做不到的姿势硬要你做到,先要把这个身心勉强过来,变化这个气质,苦行也。多吃一点苦,多修一番苦行,多消一分业力。硬把它变过来,此之谓变化习气。你要改变谁呀?你两条腿都改变不了,又如何改革其他呢!但是如何改变呢?不要去注意腿,不要去管它,心一境性,定生喜乐。从理上明白,由理上透入,是靠不住的、不行的;必须要从事上熟,事上熟呀,真正真正下过苦功来,一步一步地求证。算了,这些话提它干嘛呢?

见道的人,他自己会晓得变更习气的。平常琐琐碎碎的人,自然而然会变成慷慨激昂;平常骄狂的人,自然变成谦下。就是说,言语、举止自然而然变得合乎中庸之德呀!也是中庸之“道”。调正,都是自然而然的,此所以道之可贵也。真正见得,没有不变的,懦夫立,顽夫廉哪!所以说,自己的习气,主观依然坚固没有变的,就要警觉自己,那是见地不真呀!王阳明先生因此而懂得知行合一之理,(他见道见到什么程度姑且不管他,这个改变气质功夫是懂得了,充其量他摸到第七识边缘,第八识还未亲证。)所以说见道与不见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如何是自知的事?参!

我们要了解佛道只在平常日用之间,平常日用之间念念觉即是佛,念念迷即凡夫。这个古来祖师语录经典上都那么说。念念觉,觉个什么啊?起心动念处,自己观照得清清楚楚,义所当为,所不当为,无一不合于理,无一不合于礼,这就是行履。大家都是讲禅宗,看了些公案、语录、机锋、转语,就当成禅,都没有好好研究一个真正的大禅师,他生平做人做事的行履是如何值得效法的。所以在没办法中常常叫大家多看看《禅林宝训》这本书。那么你可见到这些禅师的行履,做人做事,整个就是一个出世而住世的大儒家之风范。这些不去研究,光看了一般机锋、转语、公案,这就是禅宗了!真是天大的笑话。而且每一个人的一生,都只是记载其中几段在上面,你想他一生就是这一两串戏吗?一生数十年,他数十年中间的行履如何?这几段机锋转语的记载,根本不能窥其全貌。

你看,《指月录》上也提到,也记载了一点。《指月录》,它是选集的汇书,选出来某个禅师一生中某一点点而已。例如它选出欧阳修见到一个古寺里的老和尚在看经,欧阳修问他,古人生死都可来去自由地做主,现在的人怎么就做不到呢?那么这个和尚答复他,古人念念在定慧中,现在的人念念在散乱中,怎么做得了主呢?念念在定慧中,每一个起心动念处都在定慧中,能吗?你要注意!“念念在定慧中。”嗯!有些朋友说他一天打两次坐,早上一次、晚上一次,好像便宜给我占了似的。我早晚打两次坐,打三次坐,好像已对得起祖宗父母似的。这谓之学禅了?真可笑之至。不晓得念念要在定慧中。每一起心动念处,动静云为,都在这个定慧的境界里,才可以谈学佛参禅。

依我们平常做人来讲,精神不统一,不仔细。为什么不能仔细?为什么精神不统一?就是没有定力嘛!例如现在此刻,你以为我在琐琐碎碎讲世俗的事情吗?殊不知一片婆心,望诸位先我而成就。从这里就看到定慧的行持,但这是凡夫的定慧,普通人做事都要如此呀!你看那个法师,在我家里,要到基隆去请老先生看地,我说请他带一封信去,讲了三次,走的时候仍然没有带,以他出家人,不应该有那么多的事,我如此再三提醒的小事,他也搞忘了,可见凡夫的定慧也相当困难。何况二乘的定慧,何况菩萨的定慧,要念念在定慧中。凡夫的定慧,就是平常事业成功的基础。你看那个萧先生,我经常以他的为人处事告诉你们,他随时随地,都是端容正坐,走路规规矩矩,这是他的定慧,哪怕你告诉他一件事,他忘了,有的,但是他等一下就想起来。啊!这件事忘了,很遗憾。这是他做人做事的定。一个人稍有成就都是不容易的啊,都是要有定慧,由凡夫的定慧开始,进而修持二乘的定慧,再进而菩萨的定慧。

世界上各个宗教,乃至佛教各宗派,不管显教、密宗,乃至旁门左道,一切修持之路,没有哪个可离于禅,此所以如来正法眼藏也。所以真要了生脱死,证道成佛,只有把禅参通了,真能明心见性,悟后起修一切法,则任何一切法都变成助道品。如果没有参通,没有明心见性,慢说是修外道法,修佛法都是心外求法,因为不明根本。所以说要先见道。

诚然喽!古人参禅有三个路子,怎么样三个路子呢?

达摩祖师西来以后到六祖惠能祖师以前这一段,这个禅宗是平平实实的,由禅定入门。这些大宗师,用他的手段接引你认清本来面目,平平实实。这是一个。

六祖以后,唐宋之间,禅宗转变出中国化的机锋转语,用奇言妙句,或扬眉瞬目,或幽默轻松的举止,在任何一个机趣,任何一个境界上而使你知得见得,这是一个路数。实际上机锋转语,奇言妙句,为什么在中国变成这样呢?这个轻松幽默的态度是由庄子、列子的风范而插进去的,你试试研究庄子、列子看,完全是机锋转语,奇言妙句。那个庄列的风流遗韵,实在很妙!所以禅到了中唐以后,便风格一变。

宋元以后到明末清初,直至清末,这个禅呀,是婆婆妈妈禅了,也可以说是文学禅,宗师们说法,大概都以四言八句的韵文来标榜,西子捧心,东施效颦,有的非常可笑。因此,在没有办法中,只好用参话头这个方法把你吊起来。虽然如此,这也是一个妙法,也是定慧等持之妙门。

禅宗的三关并不是原始禅宗的教授法。宋元以后,宗门大师们,无法中把它划分一个阶段--破参。何以谓之破参?因为有疑则有参,无疑则不参,突然碰到啪嗒的一下(这是象声词,事实上并没有这一下,言语形容它,言不尽意),身心放下,空掉了。有的是到了前念已灭,后念未生,当下一段空的境界。他便认为“哦呵!就是这个!”那么就定住这一个,前念不生,后念不起,当体即空的空空一段,定定,定得连身心皆空了,皆忘掉了。要弄得如痴、如傻。要久定。这个时候,这个人呀,简直记忆力都会减退,好像脑筋都不大灵敏了。有一个阶段万事都懒得用心去动。如果这个时候,没有明师,没有宗师指导,单求如此下去呢?坐久了,有些人变成枯木一样,庄子所谓的:“形如槁木,心如死灰。”这不是真悟,不是真明心,更不是真见性。这是妄想意识暂停现象。那个三际托空的境界,正是意识根本的变相现量。目前有些人,学我的手法,把香板一拍,便指定那一香板下一段就是它。这种一香板禅,误人误己。真是罪过无边。大家切勿上了自己的当。诸位试参一参,我为什么改用此一香板来作接引之机?懂吗?此处也参不透,只认为一香板子禅便是,何其冤哉枉也!入地狱如箭射。

96

《习禅录影》身心变化 须知心地风光,是活泼泼的,不干枯的。真到啪嗒一下,破了初关的人,颇不容易,真为难得。倘若果能如此,这一关的功用变化来了,现在姑且不说试听看。总之:由破初关而得定的人,渐渐渐渐地,身体如果原有宿疾,便百病丛生了。内部原有病根的话,各种病都给你发出来,头痛的就头痛得更厉害,背痛的背痛得更厉害,有疮的,疮发得更快,有毒的一身发烂、发痒、发酸、发麻。因为这个时候,色身气质变化,剥复之机来了。一张皮被剥了一样。剥与复,两个字是卦名,《易经》上的卦名,剥极了,要坏到极点,反是没有精神,反是枯槁了,反是瘦了,反是……

古人到达这个情形,他不在乎的,只管修道不管别的。现在的人医学常识发达,三天没有大便,哎呀!该要大便中毒了;又一样,哎哟,该是有病了。你看现代人修道,对于这个身体看得比什么都贵重,什么叫做“生死以之”?根本没有这个精神。尤其是医学发达了,半吊子的医学知识大家都会一点点,也不是真医生,多少都看了报纸,懂了一点医学常识,那个报纸有些宣传的理论,他就把它真当医学理论。嗨!他顾虑身体不得了喽!没有那个置生死于度外的精神。其实真正懂医学的常识,这又蛮好,尤其学医的,这个可以帮助他一下。在这个阶段,有各种各样的现象。或者是大便秘结了,或者是肚子泻了,各种各样,百病丛生,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有病报病,就是这个样子。

那么,过了这个阶段,剥极则复,剥极了就恢复了。什么恢复?生机,另一个生命机能恢复。阳气勃然而兴了。在女人呢?两乳发胀,春意荡然;男人呢?二月初二龙抬头了,阳气突然而来了。这是比方话喽!身上一身发胀,全身一股气来了。那么普通的人,不知道的呢?在这个时候不是自己想办法,就是天然走漏了。走漏了同你那个三际托空见到那个空的一面不相干,可是色身这一面(其实,这一面也就是那一面。)渐渐又恢复到平常没有修持,没有体会一段空相以前那个身体一样。那么,在一般人,没有经验的,觉得这一下舒服了,所谓发泄得舒服了,在那个充满的境界上当成发胀。、不舒服。把它恢复了那个平日的样子,他习惯性认为这样是舒服。如果有智慧,进一步呢?依然不动,身体上阳能一发动,即刻将心念空了,欲望自然奈何不了你。可惜人没有这个大气魄的呀!没有这个大智慧呀!人能克服性欲这一关的,太少了。多半要照应这个东西去了,照应身体上这一冲动了,不肯不照应的。如果是大气魄、大智慧的人,忘身喽,管你的,什么东西动,你爱动就动。这一下好,气机突发。

那么,道家讲的呀,由尾闾骨透督脉透头顶,前面下来到任脉,又降下,降下以后又打通奇经八脉,动得三花聚顶五炁朝元。什么三花?精炁神。什么五炁?金木水火土。亦即心肝脾肺肾。身体突然笔直正立,端容正坐,自然归元。“元”并没有一个地方,有个地方就不是“元”了。在密宗来讲,三脉四轮突然而开,然后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为一,虚空即我,我即虚空,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就到达了。

这些依我讲起,大概十句话讲完了。可是要知中间微细的过程,说不完喽!各有业力,各有因缘的变化不同,大原则就是我告诉你的。到达这个样子,在道家言,所谓:三花聚顶、五?朝元,浑然无为,寂然一体。在密宗言,所谓:三脉四轮打通了,光明自然显现,无所谓明点不明点了。但这还只是在破初关境界上的功用,慢慢来,切勿得少为足,以为到了家了。有些人不明此理的呢!就在如此定境上过一辈子,也勉强说是证果了。还不是大果,仍然未了分段生死。

如果是大智慧大乘道的菩萨,定久慧明了,身心都起变化,脱胎换骨,内触妙乐。通力智慧渐渐开展,记忆力悟力更加高明,甚至,连宿命通都发起了。什么叫宿命通?就是前生后生,什么事情都知道。(正讲到这里,XX起座为师倒茶,忽把茶杯盖掉在地上了。师便就机转了话锋--编著按)就凭你这个样子不知道哪!倒杯茶把杯盖掉了,眼前的事情都没有定力,记不起来。有定力的人,哪本书假使一看过,眼睛前面一晃,这一篇书就在眼前,不用背了。自己这一想,哪一个字在第几行,自然就会了,一目十行,一目二十行都办得到。

我看这个七会讲到这里好不好?大家能够做到这样再打七好不好?重关以后的那个境界,哎!你们要知道的话,你们有一两个庄子很熟的,好好搞一下,记一下就好了。

(此时,有人起座,向师礼拜,请求再开示--编者)这一个阶段,以见地与功用配合来讲,还不算是初关完成,所以说多难!古人见道的,只能在这个阶段中间徘徊徘徊的太多太多了。以此来观察,古人今人很多都只是在这个阶段。但是这个中间有一个重点,有些修外道、修密宗、修道家,这些人等,虽然不见自己本来面目,但功夫到达这个程度也有,为什么不许可他是见道呢?不许可他是证道呢?因为他不见本性,不明本来,就是《楞严经》上佛说的:“不得正觉。”有些人,参禅的,晃到空的这一面,见了本性,为什么也不许可他呢?因为功用没有到,慢慢来。见地功用到达了这个剥极而复的时候,所谓百脉皆通,三花聚顶,五?朝元,可是其中有多少艰苦、多少血汗、多少岔途、多少支节哟!岂有那么简单!

第一、你们所讲漏丹的问题,太严重了,阳气愈勃发,精神愈好,无始以来的习气,贪嗔痴,就是淫欲之念跟着来了。英雄可以征服世界,不能征服自己这一点唷,毫无办法。“天地氤氲,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易经》上就说到这个道理。孔子在这里没有办法给人们辩护啊!为什么阳气充沛之间,要严持戒律?因为真正精满才不思淫,菩萨内触妙乐,才能对男女相毫无分别,乃至男女拥抱,完全没有那个欲。可是在充满而还不能化的时候,不会没有欲念的。

不说那么多了,太高了,能有几个人做到呢?做到了这个就是超越欲界的境界,《楞严经》上说:“与横陈时,味如嚼蜡。”即使说有家室男女,在那个时候,他这个情味情调同凡夫在欲境界情形完全不同。

说到这里,你们一堂人占了半数,心里都在希求了,那么如何不漏呢?现在该要告诉你不漏的了,如何办呢?在那个情况下,哎,说一个办法很彻底很扼要的,其他不说了,其他说了有流弊。这个办法如何呢?自己知道有这个消息时,哪!注意,小和尚更要注意,女人呢,就是春意荡然的时候,就要警醒、警觉,觉了以后干什么呢?拿手摸头,就是那么摸摸头,你看到了吗?(动作无法记--编者)像猴子抓头一样,用这两个大拇指摸后脑,就是刺激脑下垂神经这一部分,掐,掐得舒服得很,你看你现在试试看,由太阳穴一直掐到这儿。掐了包你头脑清醒。平常都可以做,这也是还精补脑第一妙法之一。喏!掐了摇头;(动作--编者)摇了以后转眼睛,眼睛转圈子,转个多少圈随便你,转来转去,这个眼睛近视眼都会好,老花眼也会好的。转了以后眼睛一闭,眼睛回转来看后脑,刺激脑下垂体;鼻子吸气,轻一点了!(时有人跟着老师大声吸气--编者)我是做个样子,我不做得那么响,你们怎么知道我在吸气呢?是不是?你们不可学大声,鼻子轻轻的吸气,小腹内收几下,收了以后就擦后脑,然后打坐空掉,自然还精补脑,长生不老,就是那么一个小法子。

不要轻视这个小法子,你晓得我磕了多少头来的?花了多少钱供养来的?嘿!谈何容易啊!小法子,妙得很!以后自然你会慢慢地从督脉尾闾开始,有个东西拱啊!拱啊!慢慢地上来,真正精化?而补脑,到达间脑气通,也可浑然住定。这时候就不要怕妄念。妄想来了容易自去自散。如此定下去,舒服极了。当然,你说有时候用不灵呢?可能的,久而久之就灵了嘛,深信不疑。不相信你们坐在座位上掐掐看,从太阳穴掐起,摸摸头,摸摸后脑,前脑摸摸,后脑摸摸,两个太阳穴一直按摩到后面。喏!平常都可以做啊!身体衰弱,年纪大的人,这个做了好得很啊!清脑的啊!

(此时,争着问法的有好几位,师皆一一为指点做法。烦屑不录--编者)

刚才讲到这个“吸气声”是不是?要平常多做,持之以恒,久而久之自然精神充满。精神充满,自自然然达到如道家所讲精满不思淫,气满不思食,神满不思睡的境界。自然到达,要自自然然到达,那么有个人问充满了以后,阳还举不举呢?不举就是生机断了。但是阳举又怎么样呢?只要过了这个关口,这个关是什么关?心地一关。虽然用这个法子,可是开初没有充满以前,欲念的力量大得很。所以虽然这个法子是可以降龙伏虎,把这个东西降服下去,收回精的外用。但是身念还是靠你收心呀!还是靠你空呀!参呀!用理参通!不是在身体上摸两下,连你心念欲念也可以空掉了,那不是唯心的法门了,就是唯物论了!就是唯身的喽!不可能的,心也要你去空。不过生理与心理互相影响,真正做到了,精华内敛,欲念自然会空,所以身心两事要互相为用的。所以你说心已是无欲呀,这个自然而来呀!鬼话!须知心念还是根本。

插问:那么心空了时,那阳还举不举呢?

师云:还是举。女的呢,动不动呢?还是动,乳房发胀啊,就是这些,唯女人自知。我不是女人,不大十分内行,我只知道这个大概。不过,真能心空一念时,以后的举就无欲了,没有欲了。举是举,等于那个十岁以内的小孩睡觉一样,虽然阳举,不相干,他没有欲。所以举一回,生理的机能充沛一回。久而久之,就可以返还童真的身心,才好入道。

杨管老:这个无欲而举的是无始以来的劣根性吗?

师云:非也,绝对无欲而举,这不是无始以来的劣根性,是生理自然现象,是生命本能所发作用之一种。无始以来的劣根性是情欲的念头。

杨管老:那么您刚才问我们为什么有动呀?这是不是无始以来的动呢?

师云:刚才周老居士就跟我两个谈了半天,现在你们两个人可以讨论辨别一番呀!

周老居士:这个动呀,是无明,大概是无始以来的业,对不对呀?

杨管老:业也是心造的。

师云:是的,业由心造。

杨管老:它是空的。

师云:对的,业性体空的。如果说业是有的话,佛法就成了问题,因为成佛也是善业,命中注定会成佛,佛法变成宿命论了。可以说宿命论就包括了佛法了。

杨管老连说几个对!对!对!

师云:所以刚才周老居士说过的业,是由心造、念造的。身心这个活动累积久了,薰习久了,就变成业力,一股力量、习惯。可是你们把话扯开了。那个问题呢?你们还要去参。

杨管老:与这个不同啊?

师云:不同!不同!

杨管老:欲念动,业力也动。

师云:是啊!这个便是根本无明了。

杨管老:对!业力动,欲念也动。

师云:为什么它要动?那个要参!同这个不相干。现在是讲这个,又回到这个问题了。如此摸摸头呀!这个方法好得很,久而久之,可以却病延年,还精补脑,好得很。尤其办公做事疲劳极点的,随时可用。久而久之,真正精充满了,化了以后,在男人来讲,两个睾丸缩了上去,阳物缩进去了,可得“马阴藏相”。

萧居士:那四个字怎么写,何以叫他马阴藏呢?

师云:马的阳具不是很大很长吗?可是它平常贴得很紧,收紧简直看不到一点点。所以愈是体质好的马,壮马、良马,它就是这个样子。佛有三十二相,有一相便是“马阴藏相”。就是说你修持真正做到了,两个睾丸缩进去,贴紧了,缩得等于没有了一样,小到一点点。

但有些人可以不漏身、不走丹,不能说他无欲念。那是另外一回事。有些单身的人也可以做到,可是他没有得马阴藏相,这个没有缩拢;有人练童子功,也可做得到缩上去的情形,但是他精没有化。这是以凡夫的境界而言,普通人,精不能化,反而有问题。从医学、生理学来说,这也是病态,对生理并无好处,至少现代医学如此说。中国古代医学,也有认为是“亢阳”的病态。不错,这个医理并没有讲错,在普通人而言,这样生理上并不健康,那么我们这个之所以不同呢?就在能化。所以还精补脑,长生不老,就是借用道家这一句话来。能够化,得“马阴藏相”。到这个时候,自然戒律清净,永不犯戒了。

XX问:在女人呢?

师云:在女的呢?两个乳房不似老年的那么干瘪了,是充沛的、缩紧了,同月经未开始以前那个童女一样。所以这时候说无男女相之分,就是讲这个道理。

这一关过了以后,真正得到无欲、无贪了。因为淫根一化了,心中无欲,进一步,自然无怒无痴,慈悲喜舍。若被淫怒痴(贪嗔痴)这三个字粘到,是很厉害的。所以精?神化了,自然求慧得慧;慧力开了,自然也无痴了。既然无痴,念念正觉、念念清明,那么才是真正到达地大戒,纵然住世在欲,他还是住在戒地,不要用心守戒,戒自精严。如此,戒就是慧,慧就是戒,戒就是定,定就是慧,三位一体,功德圆满。

师云: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鲁居士:在梦里如何做主?

师云:梦中做主,要锻炼心念啊!见道以后,就要注意昨天所讲的行履啊!念念正心诚意,念念觉知呀,要把这个习气转得过来,梦境自然也做主了,清净了。所以平常清醒明白时强制压抑,贪嗔痴可以使它不起,一到梦中就不行了,这就证明自己修行不得力。若是你所有的佛法在梦中都用不出来,那么一到中阴身--死的时候,中阴身同梦境一样,你不能做主,佛法你不是白学了吗?这是一大考验,有些人性情好的,在梦中相反,非常暴躁。有些讲理学的人,平常道德仁义,在梦中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这就是修行不得力,心的业识没有转,在梦中没有办法做主。至于在梦中万一遗精呢?马上要警觉起来。此其一。第二、夜里晓得阳举呀,乃至冬天最好不怕冷,被子围了起来打坐,一定把它化了。乃至坐了下来走走呀,活动一下。用刚才讲的这个方法把它化了。

杨管老:遗精以后也要打坐,也可以打坐吗?

师云:遗精以后要休息一下。如果没有那么严重,那就不打坐,不做有为法,一切空下去,可以的,没有问题的,稍稍休息一下,梦中遗精后更须要如此的。有的人一遗精醒来,但醒来已经漏精了。如果一警觉马上起来的话,那刚好。不过真说当时起来做不到。换一句话说,漏后起来也很懒的。

一个人所需要的睡眠时间,随着年龄的增加,而逐渐递减。初生婴儿必须睡到二十一二个钟头;少年人需要睡十二个钟头才满足的,中年人要睡到八个钟头,七个钟头才行。普通人愈老年愈减少,这个减少是不好的现象,老年还是爱睡贪睡才是好现象。那么,容易漏丹,都是在将醒未醒之际。比如说这个人睡八个钟头才睡够的,多半睡到六七个钟头或七个多钟头时,这个时候走漏的。真正睡着,乃至无梦时,倒不一定走漏。所以佛门丛林都要五更起床。

真正把这一套搞到了,守戒到达了精关坚固,能够还精补脑时,你自己会觉得由尾闾骨尾闾穴到背脊骨三十三个骨节,真的有一股力量,通背脊骨更要上冒。不管男女,尤其到了腰部时,硬要腰酸背痛。你看你们有时候就要腰酸背痛起来,不一定是坏现象,有些中年人打坐腰酸背痛,是身体要恢复的前兆。所以这个时候摸摸腰子,掐掐烫啊,帮助它活动。背脊骨就是你的命门命根。一个破漏之身,亏损过度,所以在要恢复以前,还是有病报病,就会腰酸背痛。过了这一关,要恢复,你自己觉得两个腰子这里胀满了,充满了。然后,下一步最难过的是夹脊了,夹脊就是背脊骨这边,这个地方活动活动它,这样搞搞它,帮助它。千万不要着相,否则就是外道法;但是不能不留意,否则搞不成功。那么慢慢使它搞通,再不通,乃至按按它、刺激它。西医叫刺激治疗,中医叫按摩,摩摩它帮助它。等到真正有一个力量冲到它顶上的时候,自然就有一番小小定境了,身心都定了。我能帮忙你们的只有到此为止了,这个法子就只能报告如此了。……

有些人来了,每来一次就讲又做了什么梦,每来一次就讲他那个美妙梦境,都是学佛的梦境,后来我被他们搞烦了,我说你们到底是痴人说梦,还是在梦说痴人啊!哪怕你学佛做了很美妙的梦境,甚至梦中可以完全做主,知道自己正在修法,还是一个大梦未醒哩!然则如何办呢?你们怎么不问这一句呢?鲁和尚,你怎么不问这一句呢?光做噩梦,如何办呢?拜佛、忏悔、反省,非要把意念坚固,痛彻忏悔反省不可。佛家的忏悔就是儒家痛彻的反省,检察自己言语思想的过错,这是正念。学佛不从心地基础开始,统是自欺(此时鲁和尚被师骂得涕泪交流)。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