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禅修 香板下的祖师:来果老和尚

nxd123456 · 发布于 2019年01月13日 · 275 次阅读
96

头陀苦行

到六月二十五日,我私自过海,准备行头陀苦行。那位苦行僧听说我要去行头陀苦行,不忍心我独自上路,随同我一起过海。但是,我不愿有人相伴,就向他要了一方便铲、棕蒲团、木瓢、筷子,瞒着他躲进了深山。

我躲进深山后,在山上打了九天的饿七,加上上下四天,共十三天未进饮食。由此一饿,家情俗志,彻底忘记干净了。

我由普陀山回到宁波,一路行脚到金陵,拟前往宝华山受戒。一箪食,一瓢饮,一路化食赶往宝华山。没有料到夜里歇脚在水边时,僧帽、瓢、筷子、方便铲等物,被路过的行船纤绳刮下水,杳无踪迹。第二天醒来,寻一竹棍,化缘一个瓦盆,一路讨饭。有时五天没有东西吃,有时三天都不见一粒米,日夜兼程,历尽艰辛,赴宝华山受戒。

落难宝华

至是讨饭无人给、做和尚无人收、做道士无人要、做工又无本钱,直到山穷水尽。就在去七里甸十里许,小土地庙内,与化子同歇一夜。

第二天早上,我立下誓言:“从这里开始启程,直到走到扬子江,若是无人救我出家,自愿投江,转世再来,出家做和尚。”就这样走一路,哭一路,想着自己的命就在这条路上,走到江头时自己也就投江而死了。

回顾自己的誓愿,若不是弥陀寺当家相救,自己直抵扬子江,必定葬身大江。自己最初发心朝圣南海,出家后一路行脚,辗转来到句容县宝塔寺,虽然比不上善财童子行脚于一百多个城市,经历百城的烟水,却也有磨砺身心,舍命求道,唯道是尊的情怀,自己的身形展现与诸佛菩萨的行谊相比略见一二。这一路磨砺对于刮除心性的尘垢、化去习性、消除业障,破除身见,有不可思议的受用。

开悟金山

立誓以开悟为期限,不开悟不出禅堂,修习不倒单,不告病假、香假、缝补假、经行假、殿假,宁愿死在禅堂,不死在外寮。一心参念“念佛是谁”,毫无其它杂念。

刚开始进禅堂的时候,不懂禅堂规矩,从早上打板起床开始,到用点心时,共挨打三百多香板。仅仅半天,到开大静后,共挨打四百多下香板。

身体虽挨香板,内心却未生毫无烦念,反而深感惭愧,唯念劳烦执事,搅扰大众。从此,留心学习禅堂的规矩法则,堂内外规矩默背熟透。

规矩背熟后,方才安心办道。任何人都看不见我的眼珠,听不到我的声音,从未见我转过一回头。

放香时,东单和西单有人来我位前,请示问话,周围一转,广单上下,都有人围听。

至光绪三十四年九月二十六日,晚六支香敲一下开静木鱼时,猛然醒悟,顿时如同卸下千斤重担,自打从娘胎里出来,大哭不止。悲伤感叹直到今天,沉没轮回,枉受苦楚,可悲可哀,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悲伤的呢?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