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源流 480 位禅宗大德悟道因缘 (四十二)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1年01月14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21年01月14日 · 23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411.性天如皎禅师悟道因缘   杭州虎跑性天如皎禅师,金陵天界古拙俊禅师之法嗣,俗姓周,四明人。如皎禅师七岁时曾经患肠廱(yong),医生准备剥蟾蜍的皮来给他治疗。如皎禅师见了,非常惊恐,说道:“物我皆命,奈何害之?”说完,便从医生手中夺下蟾蜍,将它放了。如皎禅师的父母对他的行为感到非常诧异,说道:“必佛种也”,于是便令他出家,礼正庵中禅师为师。   落发后,如皎禅师随侍正庵师入京。在那里,如皎禅师前往天界寺,参礼了同庵简禅师,并奉命掌管藏经阁。在同庵禅师座下,如皎禅师用功非常精勤,曾因为昼夜诵读究习《楞严经》,疲劳过度,得了咳血症。同庵禅师圆寂后,如皎禅师又重新回到正庵禅师座下。当时正庵禅师正住持饶州景德寺。不久,如皎禅师因咳血症复发,想回天界寺养病。正庵禅师道:“吾方赖汝匡辅,若去,我独处此无益也。”随即正庵禅师便辞去景德寺住持之职,随同如皎禅师一起返回天界寺。   如皎禅师病愈后,听说古拙俊禅师门庭兴盛,于是便怀香前往参礼。古拙禅师遂令他能究赵州无字公案。如皎禅师受教后,即回天界,发誓足不出山,禁语千日,奋志用功,务必洞明此事。   大明永乐丁亥(1407),古拙禅师奉诏住天界寺,山居终老。如皎禅师终于有幸亲聆古拙禅师的教诲。   一天夜静更深,如皎禅师禅坐完毕,起身推开窗帘,忽然看见一轮新月正高挂天空,当即便豁然大悟。如皎禅师惊喜地感叹道:“元(原)来得如此也!”   第二天,如皎禅师便入室见古拙禅师。进门之后,如皎禅师没有礼拜,而是震威一喝。   古拙禅师道:“皎上人今日冷灰豆爆,莫是贫人得宝耶?”   [禅门中,经常用“冷灰豆爆”来比喻不经意间豁然开悟。]   如皎禅师道:“宝即不得,得即非宝。”   古拙禅师便问:“凭何如此?”   如皎禅师于是上前问讯,然后退步,叉手而立。   为了进一步勘验如皎禅师,古拙禅师又问:“父母未生前,毕竟如何?”   如皎禅师一听,便屹然不动,默然不语。   良久,古拙禅师又进逼道:“还我向上句!”   古拙禅师的话还未说完,如皎禅师便用长衫的袖子蒙着头,走出丈室。后呈偈云:   “午夜推帘月一弯,轻轻踏破上头关。    不须向外从他觅,只么怡怡展笑颜。”   古拙禅师览其偈,知道他已经契旨,便用手掌拍着如皎禅师的背,笑道:“此正是持不语底人也。”说完,便作偈,为之助喜。   如皎禅师悟道后不久,即回到正庵禅师身边,尽执侍之礼。正庵禅师圆寂后,如皎禅师便一钵千家,后于西坑筑庵隐居,影不出山者二十余年,曾闭死关千日。   大明宣德壬子(1432),如皎禅师应武林信众一再邀请,遂出山,住持杭州虎跑,重振祖庭。一时学徒云集。   临终前,如皎禅师曾召集弟子,说偈云:   “文章佛法空中色,名利身心柳上烟。    惟有死生真大事,殷勤了办莫迁延。”   接着,便问大众:“死生既大,汝等且道,如何了办?”   众人皆无应答。   不得已,如皎禅师便徐徐自语道:“我今无暇为君说,听取松风涧水声。”   说完,便怡然而逝。春秋七十岁。

共收到 9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1月14日 07:38
96

412.东明慧旵禅师悟道因缘   杭州东明慧旵(chan)禅师,苏州邓尉宝藏普持禅师之法嗣,俗姓王,其祖上世居湖广,父亲因任丹阳税课副使,遂定居丹阳。慧旵禅师幼时极聪颖,迥异常儿,十四岁出家,从妙觉湛然禅师受业。   一天,慧旵禅师正在厨房里作务,湛然禅师走进来,问道:“汝在此作什么?”   慧旵禅师道:“切萝卜。”   湛然禅师道:“你只会切萝卜。”   慧旵禅师便道:“也会杀人。”   湛然禅师于是伸出脖子让慧旵禅师砍。   慧旵禅师道:“降将不斩。”   湛然禅师一听,非常惊诧,知道他根性大利,心中默而器之。   不久,湛然禅师移住抚州疏山。慧旵禅师听说唯庵禅师正在松隐唱道化众,遂前往其座下参礼。慧旵禅师后住一小庵,发誓道:“我今若不彻证,决不复回!”于是他勤修禅定,六日后方出定。就在他出定的那一刻,他无意间看见庵前的松树虬曲峥嵘,当下便豁然有省。从此以后,他便昼夜危坐,端如铁幢。同修们都尊称他为“旵铁脊”。   后来,慧旵禅师来到姑苏邓尉山,礼谒果林首座。经果林首座劝告,慧旵禅师遂投宝藏普持禅师座下请益。   自从来到宝藏禅师座下,慧旵禅师用功更加精勤,朝夕咨请,乃至废寝忘食。后来,终于有一天晚上,豁然大悟。慧旵禅师当即便作偈呈师,偈云:   “一拳打破太虚空,百亿须弥不露踪。    借问个中谁是主,扶桑涌出一轮红。”   宝藏禅师览偈后,笑道:“然虽如是,也须善自护持。时节若至,其理自彰。”   慧旵禅师于是谨记宝藏禅师之咐嘱,前往天目平山堂,与几位道侣一起,坐千日长期(坐禅一千天)。期满之后,便至昭庆寺受具足戒。   一日,慧旵禅师行脚至安溪古道山,见峰峦秀拔,嘉木葱茏,遂生卓庵终老之志。在这里,慧旵禅师影不出山,一住就是三十载。   尽管慧旵禅师一直想韬光养晦,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道誉却日渐隆盛。禅林尊宿都争趋座下,亲近请益。不多久,慧旵禅师卓庵之处不知不觉间便建成了一个很大的丛林。大明宣德年间,皇上特赐“东明禅寺”之额,并令度僧,以奉香火。一时门庭兴盛,衲子云集。   慧旵禅师圆寂于大明正统六年(1441)。临终时,座下弟子请求他留下辞世偈。慧旵禅师道:“一大藏经教无人看,争用得者(这)几句闲言语!”说完,便跏趺而逝。

96

413.楚山绍琦禅师悟道因缘   舒州(治所在今安徽怀宁)投子楚山幻叟荆璧绍琦禅师,东普无际明悟禅师之法嗣,俗姓雷,四川唐安人。绍琦禅师自幼不凡,不好世乐,动止谨慎,寡于言笑。九岁丧父,遂从玄极通和尚出家学禅。玄极和尚初见绍琦禅师,知是法器,心中默而器之,经常相语终日。每次谈到修行的关要处,绍琦禅师总是跪着请益,以示求法之诚。但是他太过于聪明,知见很重,这对他修禅来说,是一个不小的障碍,   一日,玄极和尚叹息道:“子根性太利,难于入道。”   绍琦禅师听了,非常惊愕,反问道:“木偶人可入道耶?”   玄极和尚笑道:“入道须是木偶人始得。”   绍琦禅师未能领会玄极和尚的意思,遂愤然而出。但是他对玄极和尚所说的话,毕竟生起了大的疑情,既透不得,又放不得,心中象压了块石头似的,寝食难安。经过几昼夜的折腾,绍琦禅师忽然转念一想:“吾师岂欺我哉!”于是便重新入室请益。玄极和尚虽然用尽心力,反复开示,但是绍琦禅师仍然未能契旨。   不得已,绍琦禅师便辞别玄极和尚,前往他方参学。在此期间,绍琦禅师虽然拜谒了不少丛林尊宿,但是都因为机缘不成熟,未能契悟。后听说无际明悟禅师在普州东林开法,门庭兴盛,于是便前往参礼。   初礼东普,无际禅师便教绍琦禅师参究赵州无字公案。绍琦禅师于是谨遵师教,暂时离去,卓庵隐修,奋志用功。数年之后,也就是正统六年(1441),绍琦禅师又重新回到无际禅师座下请益。   无际禅师问:“子数年以来,在什么处住?”   绍琦禅师道:“我所住处,廓然无定。”   无际禅师又问:“有何所得?”   绍琦禅师道:“本自无失,何得之有?”   无际禅师道:“学将来底堪作什么!”   绍琦禅师道:“一法不有,学自何来?”   无际禅师道:“汝落空耶?”   绍琦禅师道:“我尚非我,谁落谁空?”   无际禅师道:“毕竟如何?”   绍琦禅师道:“水浅石出,雨霁云收。”   无际禅师道:“莫乱道!只如佛祖来,也不许。纵尔横吞藏海,现百千神通,到者(这)里更是不许。”   绍琦禅师道:“和尚虽则把住要津,其奈劳神不少。”   无际禅师于是拍了一下膝盖。绍琦禅师便大喝一声。   无际禅师道:“克家须是破家儿,恁么干蛊也省力。”   [干蛊,见《易经》中的蛊卦,“干父之蛊,有子,考无咎,厉终吉”。干蛊,就是指子孙处事能干,能矫正父母之过,恢宏祖业。]   绍琦禅师一听,便掩耳而出。   到了晚上,无际禅师复将绍琦禅师召入室中,反复勘验诘问。   无际禅师道:“汝将平昔次第发明处,说来看。”   绍琦禅师于是详细地作了汇报。   无际禅师听了之后,便道:“还我无字意来!”   绍琦禅师正要开口拟对,无际禅师遂连声喝叱,将他赶出丈室。   绍琦禅师退出之后,一连数日,心大惭愧,不敢仰视。   后来有一天晚上,绍琦禅师偶然听到净板(丛林中统一剃发净头的信号)的声音,终于豁然大悟,于是急忙起座披衣,入丈室礼拜无际禅师,并呈偈云:   “者僧问处偏多事,赵老何曾涉所思。    信口一言都透露,翻成特地使人疑。”   无际禅师听了,便问:“如何是汝不疑处?”   绍琦禅师道:“青山绿水,燕语莺啼。历历分明,更明何事。”   无际禅师道:“未在更道。”   绍琦禅师道:“头顶虚空,脚踏实地。”   无际禅师于是鸣钟集众,授予绍琦禅师袈裟和拂子,以示付法。   绍琦禅师得法后,为报师恩,继续留在无际禅师身边,服勤数载。   绍琦禅师最初出世于天柱山,次迁皖山,后又移住投子山、成都天成寺等道场。   绍琦禅师生前经常弘扬念佛禅。念佛禅就是借助参究念佛的是谁,得以明心见性。绍琦禅师曾经示秀峰居士云:   “夫念佛者,当知佛即是心。未审心是何物,须要看这一念佛心,从何处念起,复又要看破这看的人毕竟是谁?……祖师云:‘惦同虚空界,示等虚空法。证得虚空时,无是无非法。’所言心者,非妄想缘虑之心,乃虚明圆湛广大无相之心也。三世诸佛之所证,证此心也。六道众生之所昧,昧此心也。……但将平日所蕴一切智见扫荡干净,单单提起一句阿弥陀佛,置之怀抱,默然体究,常时鞭时起疑情,这个念佛的毕竟是谁,反复参究,不可作有无卜度,又不得将心待悟。但有微尘许妄念存心,皆为障碍,直须打并。教胸中空荡荡,无一物,而于行住坐卧之中,乃至静闹闲忙之处,都不用分别计较,但要念念相续,心心无间,久久功功夫纯一,自然寂静轻安,便有禅定现前。……豁开顶门正眼,洞彻性空源底,自当点首一笑,始知涅槃生死、秽土净邦,俱为剩语。”   又示月庭居士云:“夫格外真机,难容凑泊,初参之士,必假筌蹄。所谓梵语阿弥陀佛,此云无量寿。佛者觉也,觉即当人之自心,心即本来之佛性。是故念佛者,乃念自心之佛,不假外面驰求。马大师所云即心即佛是也。……要信自心是佛,则知念佛念心,念心念佛,念念不忘,心心无间,忽尔念到心思路绝处,当下根尘迥脱,当体空寂,始知无念无心,无心无念,心念既无,佛亦不可得矣。……居士果能于此洞彻自心源底,始信火宅凡居即是西方安养,举手动足无非古佛道场。溪光山色,头头彰紫磨金容,谷韵风声,历历展红莲舌相。尘尘契妙,法法该宗,不即不离,心心解脱。”   绍琦禅师最后圆寂于大明宪宗成化九年(1473),春秋七十岁。其手下得法弟子有一百二十八人。临终前,绍琦禅师留偈云:   “今年今日,推车撞壁。    撞破虚空,青天霹雳。    阿呵呵!    泥牛吞却老龙珠,澄澄必海沤华息。”

96

414.古庭善坚禅师悟道因缘   云南古庭善坚禅师,东普无际明悟禅师之法嗣,俗姓丁,云南昆明人,生于大明永乐甲午年(1414年)。善坚禅师十岁投五华寺出家,礼宗上人为师,易名善贤。十九岁参礼柏禅师,学习禅定,从此天天禅坐不辍。宣德二年(1427),巡府御使张公,前来昆明,见善坚禅师举止从容,气度不凡,谓诸山长老曰:“此子非凡间人,三十后当佩祖印。诸德宜善视之。”   宣德庚戌年(1430),善坚禅师游方至金陵,投无隐道禅师座下参学。无隐禅师令他参究“万法归一,一归何处”之话头。善坚禅师于是谨遵师教,力究此话头,达数年之久。一天,善坚禅师偶然阅读《圆觉经》,至“身心俱幻”这一句经文时,疑情大起,自言自语道:“离此身心,谁当其幻?目前景物,非我之留,死去生来,安可息也?”   宣德乙卯年(1435),善坚禅师来到贵州拥萝山,不久又从此入蜀隐修,胁不至席者数年。这样,善坚禅师参究“万法归一一归何处”之话头,前后时间长达十余年,最后终于有所契入。   明英宗正统年间,无际明悟禅师奉诏住持隆重恩寺。善坚禅师听说后,遂前往参礼,请求印证。   初礼无际禅师,善坚禅师便首先通报了自己十多年来的行脚功夫及修证体会。他说:“理穷情尽,十方坐断,凡圣不容,心同太玄,了无一法,即如来清净觉地。是,则和尚证明;不是求和尚开示。”   无际禅师听了善坚禅师的汇报,便问:“那个是如来清净觉地?”   善坚禅师于是走上前,叉手而立,说道:“某甲自性。”   无际禅师道:“我难与你证明。”   善坚禅师道:“我是,和尚道未是,和尚误我。我未是,和尚道我是,亦为和尚误我。”   无际禅师道:“何不别处去?”   善坚禅师道:“天下有过我者,我不踏老和尚门户。”   无际禅师道:“子实我到家徒弟。”   善坚禅师却正视着前方,没有顾视无际禅师。   无际禅师又道:“许(许可,印可)你!许你!”   善坚禅师仍然不回头顾视。   无际禅师道:“我道许你,更疑什么?子亦如是,吾亦如是。”   善坚禅师于是走上前,大展三拜。   无际禅师道:“子将从前做功夫处,举似一遍,供养大众。”   善坚禅师于是将刚才向无际禅师所汇报的话,又向大众陈述了一遍。   当他谈到见谛处,善坚禅师便叉手默然。   无际禅师道:“子见谛如何与我不同?”   善坚禅师一听,便以两手作大展拜,并说道:“者(这)个非别。”   无际禅师便问:“者(这)个还著言句也无?”   善坚禅师道:“实无一字。”   无际禅师道:“只此无一字处,吾为汝证明已竟。子可深山茆蓬下,饥餐渴饮,任意逍遥,为子安号‘古庭’。”   善坚禅师于是顶礼拜谢。   不久,善坚禅师便前来辞行。   无际禅师问:“子别到恁么去(你准备另去什么地方)?”   善坚禅师道:“佛祖行不到处。”   无际禅师道:“还许人来否?”   善坚禅师道:“坦然无碍。”   无际禅师道:“从上古人,阿谁有超祖之智?”   善坚禅师道:“黄檗。”   无际禅师道:“汝见黄檗么?”   善坚禅师道:“纵是黄檗,也须摈出。”   无际禅师道:“敢在我这里说大话!”   善坚禅师道:“正眼无私!”   无际禅师便笑道:“观子之见智过于师,今付汝袈裟拂子。珍重!珍重!”   善坚禅师一听,便掩耳而出。   善坚禅师得法后,初游金台,止大容山,不久又回金陵,住天界寺,末后移住皖桐桴山。   善坚禅师见地透彻,证悟精纯,堪称一代宗师。他的开示多针对丛林修学之病,切中肯綮。后代禅人,当深而思之。现举两则如次——   善坚禅师曾举汾阳无业禅师法语——“古道德,人得意(见道)后,茅茨石室,向折脚铛煮饭吃,过二十三年,名利不干怀,财宝不为念,大忘人世,隐迹岩丛,君王召而不来,诸候请而不赴。岂同吾辈贪利爱名,泊没世途,如短贩之有少希求而忘大果。”举完之后,善坚禅师道:“诚哉,是言!我等惟掠虚头,妄自尊大,无明三毒,潜结于心,逆恶境缘,知无解脱。据实而论,且莫管你是知识非知识,除却一切施为动静语默文字,生死到来,毕竟作么生脱去?不得认著个死搭搭,向良久处妄想,不得执著个转辘辘,向活脱处狂荡。但有丝毫差别见觉,直饶脊梁生铁铸就,机辩悬河泻水,未免阎老子打入呵波波阿吒吒,八寒八热,万死万生。灼然!灼然!”   又示众云:“若论向上一著,了无别说,惟当人本自具足,文字经论,且无放处。近来诸方学者,尽被古人舌根埋没,不能决志透脱。开口处情尘知见,学解聪明,于自受用中,确无的实。似者(这)等辈,岂非自丧己灵?尔若不信,有日病来,将所学所抱,抵将不去。那时方悔错用心力。学者既是实为生死行脚,岂可高心执见?闻恁么说,便奋志决透去,乃思前算后,便拌此生,大舍身命,做大休歇工夫。当知此非小因缘,必猛利方能入劄。且诸方诸宿说做工夫,于自究竟处,或一年半月一月,或三年五载,有些见解,或闻师家举似,或看册子,便著业识做模样,生大我慢,便效古人行棒下喝,瞬目扬眉。学者不知,被他惑了。此个样子正是生死无明。若或真参实证,却不恁么,要向本分中绵绵密密,下死志做将去,莫论年久岁深。一念子拨之不开、荡之不散,时节到来,豆爆冷灰,天翻地转,打破疑团,虚空粉碎,方是自己大光明宝藏,大受用处。自然头头无碍,物物全彰,了无一法可当情。说者边那畔,通明透彻,凡情圣解,宛尔一如,尽十方世界,森罗万象,总诸佛清净无碍三昧。到恁么田地,说甚么文字情解,根根尘尘,悉是大光明宝所有时摄。十方诸佛光明入一微尘光明,一微尘光明现十方世界诸佛。诸佛非来,我亦非动,寂寂如如,无彼无此,……嗟夫!学者于初立志处,担荷一担经书,字句口耳,传习为其已见,认为古人用处。古人即不如此,语默动用,别有生机。岂等闲共与卜度!须是具大根器者,闻必敬信,生难遭想。其或我慢矜高,退之远之!珍重!”   善坚禅师圆寂于大明孝宗弘治六年(1493),春秋七十九岁。生前有《闲闲歌》及《山云水石集》传世。

96

415.物外圆信禅师悟道因缘   伏牛物外无念圆信禅师,月幻禅师之法嗣,俗姓高,金台人。圆信禅师九岁出家,受具足戒后,即开始游方参学,初投隆恩无际明悟禅师座下参学,久而有省。后归伏牛山,结茅隐居。数年后,圆信禅师听说月幻禅师开法于繁昌,门庭兴盛,遂前往参礼。   初到繁昌,月幻禅师便问:“何处来?”   圆信禅师道:“牛山。”   月幻禅师又问:“人在者(这)里,牛聻(呢)?”   圆信禅师禅师道:“觌面不相识,全体露堂堂。”   月幻禅师道:“虽然如是,头角不全在。”   圆信禅师道:“某甲今日山行困。”   为了进一步勘验圆信禅师,月幻禅师于是拈起竹篦子,问道:“唤作竹篦则触,不唤作竹篦则背。上座作么生?”   圆信禅师道:“有劳神用。”   月幻禅师道:“未在,更道!”   圆信禅师于是走上前,夺过竹篦,扔在地上。   月幻禅师便哈哈大笑。   圆信禅师道:“某甲罪过!”说完便作礼。   月幻禅师于是抚着圆信禅师的后背,给予印可。   圆信禅师得法后,并没有急于出世弘法,而是先卓庵隐居三十余年,后开法于伏牛山。   住山期间,曾有僧问圆信禅师:“如何是即心即佛?”   圆信禅师道:“富儿易骄。”   那僧又问:“如何是非心非佛?”   圆信禅师道:“穷坑难满。”   那僧道:“某甲不会。”   圆信禅师道:“若道即心即佛,大似好肉剜疮。若言非心非佛,何异灸疮加艾。直饶道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也是平地吃交(摔跤)。且道毕竟如何?坐来拭几添香火,粥罢呼童洗钵盂。”

96

416.灵岩容禅师悟道因缘   泰山灵岩容禅师,封龙古岩就禅师之法嗣。出家后专参“万法归一,一归何处”,时间既久,若有所省。但是对于“青州布衫”和“师子一吼,祖父俱尽”这两个公案,仍然不能契会。   [“青州布衫”见赵州语录——有僧问赵州和尚:“万法归一,一归何所?”赵州和尚道:“老僧在青州作得领布衫,重七斤。”   “师子一吼,祖父俱尽”见曹山本寂语录——有僧问:“如何是师子?”曹山禅师道:“众兽近不得。”那僧又问:“如何是师子儿?”曹山禅师道:“能吞父母者。”那僧反问道:“既是众兽近不得,为甚么却被儿吞?”曹山禅师道:“岂不见道,子喏哮吼,祖父俱尽。”那僧又问:“尽后如何?”曹山禅师道:“全身归父。”那僧问:“未审祖尽时,父归何所?”曹山禅师道:“所亦尽。”那僧又问:“前来为甚么道全身归父?”曹山禅师道:“譬如王子,能成一国之事。”说完,又补充道:“阇黎,此事不得孤滞,直须枯木上更撒些子华。”]   一日,灵岩容禅师偶然陪一位同参,攀登泰山日观峰。途中,灵岩容禅师忽然忆起“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这样一句话,蓦地一脚踏空,跌到崖下,顿时闷绝过去。他的同参赶忙把他扶起。过了好久,他才苏醒过来。醒来时,灵岩容禅师大叫道:“此是师子一吼,祖父俱尽时也。孔孟未必到恁么田地!”   于是,灵岩容禅师便前往封龙,礼谒古岩就禅师,请求印证。   初礼封龙,灵岩容禅师便把自己的见处向就禅师作了通报。   就禅师听完之后,便道:“更须知有向上关捩子始得。”   灵岩容禅师一听,便大喝一声,佛袖而出。   就禅师知道他已经到达不疑之地,大喜。于是将灵岩容禅师重新召回,给予印可。

96

417.海舟永慈禅师悟道因缘   金陵东山翼善海舟永慈禅师,杭州东明慧旵禅师之法嗣,俗姓余,四川成都人。生于大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永慈禅师幼时,即有出世志,见到出家人就高兴。一天,永慈禅师偶然听到人们谈起生死之事,恍然梦醒,于是便前往彭县大随山景德寺,投礼住持独照月禅师座下,落发出家,旋即隐居于西山,静修八载。后出山,行脚参方。   永慈禅师最初参礼了太初和尚。太初和尚令他参究“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之话头。永慈禅师于是谨遵师教,奋志用功,曾无懈怠。   过了很久,有一天,太初和尚见到永慈禅师,便问:“父母未生前,那个是本来面目?”   永慈禅师当即从东边走到西边,叉手而立。   太初和尚道:“未在,更道!”   永慈禅师便道:“两眼相对,有甚相瞒?”   太初和尚一听,非常满意。   不久,永慈禅师便辞别太初和尚,往参东普无际明悟禅师,惜乎机缘未契。于是,又于宣德二年(1427),前往京师受具足戒,正式得度。旋即又回金陵,于灵谷寺挂搭,应雪峰和尚之邀请,充当首座。后听说东明慧旵禅师正在古道山接众,法席兴盛,于是便前往参礼。   初礼慧旵禅师,永慈禅师便问:“无相福田衣,甚么人得披?”   慧旵禅师没有接话,却从禅床上走下来,打了永慈禅师一掌。   永慈禅师道:“四大本空,五蕴非有,汝作么生掌?”   慧旵禅师又打了他一巴掌。   永慈禅师道:“一掌不作一掌用,速道!”   慧旵禅师再次打了他一巴掌。   永慈禅师挨了三掌之后,神情自若,说道“老和尚名不虚播!”   说完,便大展三拜。   慧旵禅师终于开口道:“我居古道山三十载,今日只见得者(这)僧。”   于是便邀请永慈禅师留住旬日。   一日,慧旵禅师准备将衣法传付给永慈禅师。   永慈禅师却坚决不接受,说道:“某甲不为衣来。”   说完便辞别慧旵禅师下山。   从此以后,永慈禅师声名大振。后出世于翼善寺。   大明正统五年(1440)六月二十八,慧旵禅师嘱咐白庵禅师道:“吾有衣法二物,待十年后,送至金陵东山,海舟和尚受衲。”并说偈云:   “字付慈海舟,访我我无酬。    明年之明日,西风笑点头。”   第二年六月二十九日,慧旵禅师果然示寂。   慧旵禅师圆寂后,白庵禅师不违其遗旨,十年后,果然请首座和尚法荐禅师,如期持衣前往东山,将它交给永慈禅师。永慈禅师遂祝香而受。

96

418.东明普慈禅师悟道因缘   杭州东明海舟普慈禅师,杭州东明慧旵禅师之法嗣,俗姓钱,苏州常熟人。其祖上世代以儒为业。普慈禅师少时即投破山出家,后至慧日寺听法师宣讲《楞严经》。当他听至“但有言说,都无实义”这一句经文时,遂慨然叹曰:“今日愈多矣!”   于是,普慈禅师便回到破山,日夜诵经,思维实义,以至形象枯槁,面容憔悴。   一天,有位居士见到他,说道:“师颜色有病。”   普慈禅师道:“佛法不明故尔,非病也。”   那位居士于是建议普慈禅师道:“佛法不明,何不往府中邓尉山,问取万峰蔚和尚去?”   普慈禅师一听,便欣然前往邓尉山,参礼万峰时蔚禅师。   时蔚禅师一见普慈禅师,便问:“沙弥何来?”   普慈禅师礼拜完毕,回答道:“常熟。”   时蔚禅师又问:“到此何为?”   普慈禅师于是再次礼拜,请求时蔚禅师开示佛法实义。   时蔚禅师突然拈起拄杖,照着普慈禅师的脑袋敲了两下,接着又用脚踩踏他的后背,并踢了两脚,说道:“只者(这)是实义。”   普慈禅师终于言下有省。于是从地上站起来,说道:“好只好,大费和尚心力!”   时蔚禅师一听,便微笑许可,并作偈相赠,偈云:   “龟毛付嘱与儿孙,兔角拈来要问津。    一喝耳聋三日去,个中消息许谁亲?”   说完偈,又咐嘱云:“子当匿迹护持,莫轻为人师范。”   普慈禅师未能明白时蔚禅师所咐嘱的话中的意思,自以为已经彻悟,大事了毕,于是在洞庭山坞旧庵而居,时间长达二十九年,其间,更不游方请益。   一日,有一位行脚僧人来至庵中。   普慈禅师问:“上座何处来?”   行脚僧道:“安溪。”   普慈禅师又问:“安溪有人么?”   行脚僧道:“虚白和尚(慧旵禅师)说法不异高峰。”   普慈禅师道:“是谁弟子?”   行脚僧道:“宝藏(苏州宝藏持禅师)。”   普慈禅师道:“有甚言句?”   行脚僧于是举虚白和尚室中勘验学人之法语云:“心不是佛,智不是道,三藏不是法,是甚么?下语者皆不契。”   举毕,行脚僧复问普慈禅师:“参宝藏否?”   普慈禅师道:“我与宝藏同参万峰(时蔚禅师)。”   行脚僧于是便问:“当日有何所见,遂隐于此,就不再参人去?”   普慈禅师道:“问但有言说都无实义,峰(万峰禅师)便打我,从此得悟。”   行脚僧道:“请言得之所以。”   普慈禅师道:“但要人知痛痒的是实义,是妙心。言说尽属皮毛。”   行脚僧一听,便笑道:“若据此见解,生死尚未了,何得云悟?未在!未在!不见道‘心不是佛,智不是道’耶?”   普慈禅师于是疑情大起,便问:“彼处众中,有真大彻者么?”   行脚僧道:“无。”   经行脚僧的点破,普慈禅师于是弃庵渡湖,前往安溪,参礼东明虚白慧旵禅师。当时正好赶上有人设斋。   普慈慧旵禅师于是走到关前,问慧旵禅师:“今日斋是甚么滋味?”   慧旵禅师道:“到口方知,说即远矣!”   普慈慧旵禅师又问:“如何是到口味?”   慧旵禅师当即便将灯打灭,说道:“识得灯光何处著落,味即到口。”   普慈禅师遂默然无语。   第二天黎明,慧旵禅师派侍者将普慈禅师唤进丈室。   慧旵禅师问普慈禅师:“曾见人否?”   普慈禅师笑道:“见只见一人,说出恐惊人。”   慧旵禅师道:“假使亲见释迦,依然是个俗汉,但说何妨?”   普慈禅师道:“万峰。”   慧旵禅师道:“为叙先后耶,为佛法耶?若叙先后,万峰会下有千人。若论佛法,老阇梨佛法未梦见在。何惊之有?若亲见万峰,万峰即今在甚么处?”   普慈禅师一听,羞得面红耳赤,茫然无对。   慧旵禅师道:“若如此,不曾见万峰。”   普慈禅师于是退回客寮,奋志参究,连续三昼夜,寝食俱忘。   一日,普慈禅师正在座上用功,忽然香灯的绳子断了,掉在地上,砰然有声。普慈禅师终于豁然大悟。   于是他来到关前,向慧旵禅师通报了刚才的证悟。   慧旵禅师道:“老阇梨承嗣万峰去。”   普慈禅师道:“白公(指慧旵禅师)为我打彻,岂得承嗣万峰?”   慧旵禅师一听,便呵呵大笑,于是击鼓集众出关,升座说偈云:   “瞿昙有意向谁传,迦叶无端开笑颜。    到此岂容七佛长,文殊面赤也茫然。    今朝好笑东明事,千古令人费唾涎。    幸得海公忘我我,济宗一派续绵绵。”   说到这里,慧旵禅师便掷下拄杖,又云:“千斛担子方全付,玄要如今拄杖谈。”说完,击拂子三下,下座。   普慈禅师得法后,一日入丈室请益。   慧旵禅师道:“老僧不出月去也。”   果然,到了月底二十七日晚上,慧旵禅师集众辞行,二十九日便圆寂。   当时,普慈禅师不想继任方丈,想回到洞庭山原先隐修的地方,奈何东明寺四众苦苦劝留。不得已,普慈禅师只好继承慧旵禅师的法席。   在一次升座说法的时候,普慈禅师曾特地提到,在他悟道过程中三个主要得力人物,这段开示,对于后代禅人正确抉择,打通向上关捩,具有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   普慈禅师先举兴化存奖禅师问克宾维那:“你不久为唱导之师。”克宾维那道:“不入者(这)保社。”兴化禅师便问:“会来不入?不会不入?”克宾维那道:“没交涉。”兴化禅师一听,拈拄杖便打,说道:“克宾维那,法战不胜,罚钱五贯。”克宾维那只好受罚,设堂饭供众。到了供斋的那一天,兴化禅师亲自白椎(平时白椎,由维那执行)云:“克宾维那,法战不胜,不得吃饭。”说完,便将克宾维那赶出寺院。举完此公案,普慈禅师便提唱道:“若为济宗儿孙,必要明他家里事。予昔蒙万峰老人付我偈,便以为得,直至今日始知我错,万峰不错。一遇东明和尚,乃明棒头赏罚,言句亦然。果然悟在己,而法藉师,岂曰一悟即为了当?如以一悟灵通,不求师法,正谓威音已前,无师可也,威音以后,师师相受者,此也。所以克宾识得父师苦心策发,已明向上关捩子,洞达闺阈中事,不在言宣,失钱吃棒,受罚出院,骨碎粉身,也难酬报兴化万一,况打罚出院乎?海长老今日所以不嗣万峰而东明者,亦此也。古谚云:‘养女方知娘受苦,生子乃识父辛勤。’诚哉,是言也。实有个中大事,岂容草草。若与人抽钉拔楔,坐狮子座,为人天师,抉人眼翳,绍佛祖位者,必须一一透过。切莫以悟为是,将宗纲抹杀。置而勿究,何异天魔外道,莽荡招殃悔乎?”   万峰禅师忌日,普慈禅师一边拈香,一边指着万峰禅师的真像,说道“我几淹杀你瓮里,幸是普慈,若是别人,不可救也。□此瓣香,堪酬接引。”然后大喝一声,继续说道:“只笑你护短,没投师,佛法当人情”说完,便展坐具礼拜。接着,普慈禅师又拈香云:“此一瓣香,供养东明长老,一片赤心鞭策,令余洞达宗源。”然后连喝两声,说道:“一言岂尽普慈心,千古儿孙赞报恩。”接着,普慈禅师又拈香云:“此瓣香,供养昔日师僧(指前面那位行脚僧)指南之力,若不蒙师,何有今日?他日到来,拄杖三十吃有分,堪报不报之恩。”然后大喝一声,说道:“受恩深处便为家,有乳方知是阿娘。”普慈禅师礼拜完毕,遂说偈云:   “源头只在喝中存,三要三玄四主宾。    五棒当人言下会,四料还须句里明。    末后真机死活句,个中消息在师承。    碎形粉骨酬师德,将此身心报佛恩。”   说完,普慈禅师便恸哭,归方丈。   普慈禅师临终时,有辞世偈云:   “九十六年于世,七十四载为僧。    中间多少誵讹,一见东明消殒。”

96

419.珪庵祖玠侍者悟道因缘   珪庵祖玠侍者,投子楚山幻叟绍琦禅师之法嗣。祖玠侍者出家后,一直执侍绍琦禅师左右,殷勤备至。丛林大众皆惮其严厉,而敬其慧识,因而把他比作香林澄远禅师。   一日,祖玠侍者生病。绍琦禅师前往探视。当时心上座(大心真源禅师)亦在场。绍琦禅师看着祖玠侍者,问道:“如何是心?”   祖玠侍者道:“开口不容情。”   绍琦禅师道:“未在。”   祖玠侍者于是回头看了心上座一眼,说道:“何不礼拜和尚?”   心上座便礼拜。   祖玠侍者道:“呈似了也。”   绍琦禅师道:“子既如是,还能觌体颂出乎?”   祖玠侍者遂应声颂道:   “祖师心印若为传,有语分明不在言。    能向机前亲领得,海门撑出钓鱼船。”   绍琦禅师一听,非常高兴,于是是嘱咐道:“珍调四大饶益将来。”   说完便离开。   后来,祖玠侍者的病情加重了,不停地发出痛苦的呻吟。   绍琦禅师又前来探望,并问道:“子平日得力句,到此还用得着么?”   祖玠侍者道:“用得着。”   绍琦禅师道:“既用得着,叫苦作么?”   祖玠侍者道:“痛则叫,痒则笑。”   绍琦禅师道:“叫与笑者复是阿谁?”   祖玠侍者道:“四大无我,叫者亦非真,空寂体中,实无受者。”   绍琦禅师道:“主人公即今在甚么处?”   祖玠侍者道:“秋风不扇,桂蕊飘香。”   绍琦禅师道:“那么则遍界绝遮藏也。”   祖玠侍者道:“有眼觑不见。”   绍琦禅师道:“只如三寸气消时,向甚处安身立命?”   祖玠侍者道:“雨过天晴,青山仍旧。”   绍琦禅师道:“从今别后,再得相见否?”   祖玠侍者道:“旷劫不违,今何有间(分别、离别)?”   绍琦禅师道:“子不病耶?”   祖玠侍者道:“病与不病,总不相干。”   绍琦禅师于是握着祖玠侍者的手,问道:“此是甚么?”   祖玠侍者道:“是祖玠手。”   绍琦禅师道:“祖玠是谁?”   祖玠侍者道:“玠固非我,亦不离我。”   绍琦禅师听了,便赞叹道:“善哉!妙契无生,彻证真常。子虽妙年,死亦何憾!”   祖玠侍者遂合掌礼谢,并说道:“与祖玠趱将龛子来。”   绍琦禅师于是命人将龛子抬到祖玠侍者的床前。   祖玠侍者环顾了一下左右,说道:“吾当行矣!”   说完,便整衣龛坐而化。

96

420.毒峰本善禅师悟道因缘   杭州天真毒峰本善禅师,金陵大冈月溪澄禅师之法嗣,俗姓吴,祖籍安徽凤阳,其父宦游于广东雷阳,因而生师。本善禅师十七岁出家,初投源明和尚座下参学。   一日,源明和尚为他举赵州无字公案。本善禅师一听,当下便有所领解。于是他便把自己的见处,告诉了源明和尚。   源明和尚听了,非常惊诧,说道:“我二十年看个无字,如蚊子上铁牛。子才学做功夫,便有如许知见!”   接着,源明和尚又告诫本善禅师道:“观子根器,有异于人。切莫途中被人哄去作长老,误汝大事!”   [真是金玉良言!不是明眼人,何能出此警策之语!后代学禅者可不慎乎?]   本善禅师于是谨记源明和尚的教诲,自誓此生以悟为期,发愿要一心一意、老老实实地做功夫。   本善禅师后因仰慕无际明悟禅师的道风,入川参叩。不凑巧的是,无际禅师当时已奉诏进京,离开了四川。不得已,本善禅师只好闭关自修。   本善禅师用功非常精勤,夜不倒单。他的关房中不设卧具,只放一把小凳子。有时昏沉太重,连凳子也被搬走了。他就是用这种苦行的方式,来对治睡眠和昏沉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猛利修行,本善禅师的功夫日渐纯熟。一天,本善禅师正在打坐,忽然听到钟声响起,豁然有省,遂当即作偈云:   “沈沈寂寂绝施为,触著无端吼似雷。    动地一声消息尽,髑髅粉碎梦初回。”   不久,本善禅师又准备前往礼谒无际禅师,请求印证。可是无际禅师刚刚迁化。本善禅师于是改投月溪澄禅师座下。因机语相契,月溪澄禅师遂予印可。后来,月溪澄禅师临终前,又命座下弟子,将法衣拂子交付给本善禅师。本善禅师于是继其法席,住山四十余载。   大明成化初年(1465),本善禅师辞去住持之职,掩关于石屋,后应信众的邀请,又出世住持杭州之天真。   本善禅师机锋峻峭,大有唐人风范,令人不可凑泊。曾有“普说”云:   “宝剑全提日用中,高挥大抹肯从容。    卷兮魂胆迎风丧,舒也髑髅遍地横。    万死万生浑不顾,一枪一骑便收功。    赵州性命分明也,血刃参天不露锋。”   说到这里,本善禅师便用拂子拂一拂,接着又道:   “虚空廓彻无消息,万里无云天汉碧。    拶得须弥入藕丝,弥勒释迦齐叫屈。    倒骑铁马逐西风,惊得泥牛从海出。   诸仁者,若作奇特会,孤(辜)负己灵。不作奇特会,抱脏叫屈。且作么生会?解藏天下于天下,始见林梢挂角羊。”   本善禅师圆寂于大明成化壬寅年(1482)。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