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专修 昙鸾、道绰、善导三大师的净土学说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1年01月12日 · 128 次阅读
96

  昙鸾、道绰、善导三大师的净土学说

  昙鸾之他力本愿说

  昙鸾是《安乐集》六大德之一,注解菩提流支译之《往生论》,唱他力本愿说,发挥净土教本来之实义,而留其伟大之感化于后世。

  昙鸾,山西雁门人,十余岁时登五台山,具见灵踪心神欢悦,即出家。广学内外诸典,特究四论及佛性。其师不详。魏主尊崇之,而号神鸾,敕住并州大严寺,后移住汾州北山石壁玄中寺,集徒众念佛。东魏兴和四年(西元五四二)以六十四岁圆寂于平遥之山寺。著述有《往生论注》二卷、《赞阿弥陀佛偈》一卷、《略论安乐净土义》一卷。《往生论注》是解世亲之《无量寿经论》,上卷是解二十四行偈,下卷是释长行,其间随处发表其主张。赞阿弥陀佛偈有七言偈一百九十五行,是依无量寿经赞咏阿弥陀佛及其净土之功德,一名无量寿经奉赞,又称大经奉赞。略论安乐净土义是对弥陀之安乐净土,提出三界摄不、庄严多少、往生机品、边地胎生、无智疑惑、十念相续等问题,而解说之。

  昙鸾之教义,可就其《往生论注》见之。他以菩萨求不退转有难易二道。在五浊之世,·无佛之时,不得借佛力,一切靠自力之修行,甚难得不退转,如陆路之步行,此谓难行道。乘佛之本愿力,往生净土,更被佛力所住持,人大乘正定聚,而往不退转位,即如水陆之乘船,此谓易行道。龙树之难易二道是均在此土可得之,所以其不退问题不发生往生净土之必要,而且所称名号是十方诸佛。昙鸾是此土与净土相对立,而论难易二道之别,所以其易行道之不退转位,是往生净土后之得益,而且以唯归弥陀一佛为易行法,强调彼佛之本愿力,往生净土及往生后之得不退位,均是借其本愿力所住持。可知难易二道说,至昙鸾始带净土教之色彩。他尊信龙树,在其「赞阿弥陀佛偈」,捧以绝大赞辞,可知是由龙树而坚固归人净土之信仰,探龙树之微意,约弥陀一佛特论易行,而且解说不退是往生以后之得益。如此,则欲依此法得不退者,非往生净土不可,即往生净土是不退之必需条件。

  昙鸾之强调佛之本愿力,虽是依据《无量寿经》说,亦是得自龙树之暗示。在北方用此经唱导愿力论者以他为始,其主张给后世甚大之影响。在《往生论注》卷下,说阿弥陀佛本愿力之强大。其修五念门之行,自利利他,速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究其本原,是以弥陀如来为增上缘。特指摘第十一、第十八、第二十二之三愿,论证得往生净土或得不退及速成佛陀之理由。他以此三愿为中心,主唱他力本愿说,而发挥弥陀净土教之真价,后代善导等之本愿论,皆是祖述此说。

  昙鸾认佛本愿力之强大,以得往生与不退及早作佛为其教义之纲要。不退与早作佛虽依佛力之住持可自得,然而往生非修行不可,于是以五念门为往生净土之法。五念门于世亲往生论已有解释,他更为之细说,发表甚多之意见。第一礼拜门,是常起愿生之意,而礼拜阿弥陀佛。第二赞叹门,是称尽十方无碍光如来名。信心决定相续,则于如·来名号之义相应,无明之黑暗可破。此信心决定相续说由善导绍述,为往生净土之正因,极重视之。第三作愿门,是一心专念,作愿得往生,而期如实修止。他解止为止恶之义,有三义:一、如来名号及彼国土名号,能止一切恶;二、生其国,则身口意之恶自然止;三、阿弥陀如来之正觉住持力,自然止彼国众生求二乘之心。而此三种止是从如来如实之功德生,所以说如实修行奢摩他。第四观察门,是正念观察净土之三种二十九句庄严,而期如实修观。观有二义:一、在此土作想,观彼三种庄严功德,此功德是如实,所以修行者亦得如实之功德,决定得生彼土;二、生彼土即得见阿弥陀佛,未证净心之菩萨,净心之菩萨,均得同证平等法身,所以说如实修行毗婆舍那。第五回向门,是作愿不以所集功德善根,而求自身之乐,欲拔一切众生之苦,摄取彼等共生安乐佛国。此回向有二种:一、往相,作愿以己之功德回施一切众生,共生彼佛国;二、还相,是生彼国后,得止观,方便力若成就,则回人娑婆世界,教化一切众生,共向佛道。而此回向心即是指无上菩提心,无上菩提心即是愿作佛心,愿作佛心即是度众生心,度众生心即是摄取众生,使生有佛之国土。所以愿往生安乐净土者,必须发此菩提心,若不发此心,只为享受彼国之乐事而求往生,是不可能之事。此不发起菩提心则不得往生净土之说,称为「菩提心正因论」。他是以五念门为往生之因,而以观察门为主要之行。

  他又以十念相续为净土之生因,解释是往生业事成办之意,以念为忆念阿弥陀佛之义。而在《略论安乐净土义》举「渡河着脱」之誉喻,解释十念相续之义。行者只一心不乱,不缘他事,积念相续为宜。可知昙鸾是注重专念相续,以之为业事成办之要谛。

  昙鸾时代,一般尚无净土分类说。他以弥陀净土为出过三界处。佛因哀悯三界之虚伪、轮回、无穷等相,而众生被缚其中,颠倒不净,欲使得安乐清净处,而发起此清净庄严功德。

  道绰之圣净二门分判

  道绰,北周保定二年(西元五六二)生于并州晋阳。十四岁出家,尤精涅槃。常住汶水玄中寺,每见昙鸾碑,有感悟。隋大业五年(西元六○九)年四十八,遂搁涅槃广业而归净土。后专念阿弥陀佛,日以七万遍为限,恒以礼拜供养为事。贞观以来讲《观经》达二百遍,广劝有缘念佛,使以小豆记其数,后又穿木患子作数珠,令掐之以计其念数,此恐是数珠之滥觞。又教众不向西方涕唾便利,不背西方坐卧。并州一带皆浴其教化,七岁以上悉念阿弥陀佛,每开讲席念佛之声洋洋乎响动林谷。贞观十九年(西元六四五)四月以八十四岁圆寂。平生灵验颇多。其门人有善导、道抚、道生等。著述有《安乐集》二卷等。

  道绰承末法思想,主张时教相应之要。说佛之教法有圣道、净土二门,唱导今时应舍圣道,专归净土。凡教法,合时机则易修易悟,若不合时机则难修难悟,所以欲修道者,首先须要观察时机,他于是引《大集月藏经》之说,佛灭后有五个五百年,阐明其期间所修之法各异:第一五百年,是学慧坚固;第二五百年,是学定坚固;第三五百年,是多闻读诵坚固;第四五百年,是造立塔寺,修福忏悔坚固;第五五百年,是白法隐没,唯善法少行。今时正是第四五百年,欲行佛道者必须以修福忏悔灭罪为事。然而在诸种行法中,忏悔灭罪无如念佛。《观经》说:若称弥陀名号,则于一念之中除八十亿劫生死罪。一念既如是,况乎多念。即修常念则是恒忏悔之人。所以可知此正是适应末法今日时机之行业。

  从右之观点,他将佛教分为圣道、净土二门:一、圣道门,是断惑证理入圣得果之法;二、净土门,是称名号,乘佛之本愿而往生净土之法。其中圣道门,既是去佛在世遥远;且其理甚深,到底非末法今时之钝根者可解悟。圣道门有大小二乘之别,大乘说真如实相第一义空之理,此深理是我等所未曾措于心。小乘以为非人见道修道,断五下分结及五上分结,则不得证阿那含、阿罗汉之果,在今日末法时,不得见有能堪如此断证者。净土门是假使一生造恶,在临终时十念相续称佛名号,则一切诸障自然消除,定得往生。所以可知净土门正是适应今时钝根造恶之机之法门。道绰之分别圣净二门,是承昙鸾之难易二道说。然而他更提出时机问题,而论二门之用否,是加一层强化其主张。

  道绰以佛有法报化三身,土有报化二土,而不承认法身之净土。以弥陀为报身,极乐净土为报土。而论破从来诸师之弥陀为化身,极乐为化土之说。然而报身非常住不可,他将观音受记经之弥陀亦人涅槃之文,会通为是说报身休息隐没之相。

  他对念佛三昧,广引诸经,说其功德利益。谓修此三昧则必见佛,命终后得生于佛前。念佛三昧不但除三毒,亦得除灭过去及未来一切诸障。他虽亦认其余诸行之往生,以念佛一行为净土之要路,而专劝此一行。又他所谓念佛三昧,是口称同时观称,而且对十念之解释,谓为忆念之相续。

  善导之凡入报土论

  善导,安徽泗州人,大业九年(西元六一三)生,自少出家,见西方变相大为感动,夙期往生净土。贞观中,往山西并州谒道绰,详受念佛往生法。入长安广化民众,写弥陀经数万卷,画极乐净土变相达三百铺。初住终南悟真寺,常往长安光明寺说法。晚年住长安实际寺,监管龙门奉先寺洞之营造。亦曾游化湖北襄州地方。平生无名利心,乞食为事,粗衣粗食,持己极严峻,对他人洋溢慈爱之情,其信念甚热。以长安为中心,僧俗士女皆感其化,或有厌欣之情难抑,而图舍身往生之人。永隆二年(西元六八二)三月十四日,以六十九岁示寂。著书现存者六部十卷:《观经疏》四卷、《往生礼赞》一卷、《法事赞》二卷、《般若赞》一卷、《观念法门》一卷、《依经明五种增上缘义》一卷。

  隋代以来,弥陀净土说,可约要为三:一、以彼净土为事净粗国,承认凡夫之往生,即净影、智顗、吉藏所主唱;二、以彼土为报土,否拒凡夫之往生,即摄论师之主张;三、以彼土为通于报化二种:地上圣人生报土,凡夫二乘生化土,即迦才、元晓等之所说。此三说均不承认凡夫之往生报土,至善导敢然主唱「凡人报土论」,振楷定古今之意气,努力发挥净土立教之本旨。

  善导以弥陀净土为报土,罪恶之凡夫亦得生彼报土之中。其所论据是认如来本愿力之强大,是在增上缘。此说昙鸾、道绰虽既唱导,因受上述三说影响,净土教本来之使命渐被没却,所以大声尽理主唱佛本愿力之强缘,以启诸家之蒙,同时亦使一般民众在光辉之希望更生。他又承时代潮流之末法思想,以《观经》等之往生净土法,是为五浊恶世之凡夫特设之法门,确信末法今时之众生非依此法不得解脱,对大众亦宣布之。在观经疏第一,论证观经是为未来世众生被烦恼之贼所害而说。以净土教不是为圣人而设之法门,因为地上菩萨既登不退之位,虽住生死之巷,亦无虞为生死染惑。如来之大悲应特加在苦者之上,岸上人不要别为救济,溺水者非急教不可。我等是常沉没常流转之凡夫,溺于生死大海,所以如来发大悲之愿,而设往生净土之法。《观经》九品总是说凡夫之往生。弥陀本愿已是救济我等凡夫为目的,其佛建立之报土,我等得生是当然,为欲否认者,乃是不明净土立教之本旨,而痛击诸家之谬见。

  凡夫往生报土虽是由如来之本愿力而可能,但不得五条件乘其本愿。于是他说安心、起行、作业为往生净土之法:一、起行,是在身口意各起其行,(一)身业,礼拜阿弥陀净;(二)口业,称赞彼佛及一切圣众之身相光明并净土之庄严光明等;(三)意业,忆念观察彼佛及圣众之身相光明并彼净土之庄严光明等。二、安心,(一)至诚心,即在真实心中起三业之行;(二)深心,深信之心,(甲)信机,信知自身是罪恶生死之凡夫,流转三界而无出离之缘,(乙)信法,就人立信,对弥陀释迦及诸佛立决定之深信,就行立信,对往生之行决定之深信;(三)回向发愿心,是回向所作之一切善根而愿往生之心,(甲)往相回向,以自他所修善根,悉皆回向真实深信之中,而愿生彼国,(乙)还相回向,已生彼国,还起大悲,回人生死,教化众生。三、作业,依四修法,应策进日常之实行,(一)恭敬修,礼佛应表恭敬憋重之态度;(二)无余修,称名专称阿弥陀佛名,观察忆念礼拜赞叹亦专礼念彼佛及其净土之圣众等,不可杂余业;(三)无间修,三业之行修乃至回向发愿统无间断,必恒相续;(四)长时修,期毕命心行相续,誓不中止。

  概言之,善导以净土教是为末世浊世之凡夫,即我等大众而特设之法门,如来见我等大众具足烦恼,日造罪恶,现溺于生死大海,不忍默视,发大誓愿,于彼岸建立七宝庄严净土,泛弘誓之愿船接引,若不依此法,我等之出离解脱,终不得望。善导深自信之,对人亦尽力宣依凡人报土论是发足于此,信机信法之深信亦是由此观念萌芽。他不如一般注释家,单释净土经典之文义,而是以为自己之出离解脱问题,真挚检讨,所以其著书中,常溢涨热烈之信念与真实之体验。

  摘自李孝全《中国净土宗史》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