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探讨 自然的代价第三十回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1年01月02日 · 37 次阅读
96

第三十回

悲梦 人生如梦 追求奋斗有为皆如梦 得失成败荣辱皆是空 因缘空性如梦

如如不动 不再在意异义与认同 不增减是法真实 万卦空轻松融

苦声唤动 悲心恳切无住生心勇 孤寂心不缠万缘 中极授记八功

舞台上的戏子在唱着这首人人觉得奇怪的歌。 「太不寻常了,」阿明想:「好像在做梦一样。」 阿明牵着小花,走出了剧院。「这种一开场就唱怪歌的戏,不会有什么看头!」阿明摇摇头说。 「说不定正是有大奥秘在里头呢?」 「什么奥秘我也不要。我们好好地脚实地过生活,享受人生,用不着听这些什么又梦又空的大道理。」 「嘘!别说那么大声!老人家说『欺它就会变成它』,小心有一天,你变成这『梦』和『空』的拥护者!」 「不会!别迷信!」 「对了!那首歌最后一句好像是什么『受计八功』,可能是什么武林秘笈呢?你不觉得可能错过了一场好戏吗?」 「算了!我一功都不要,只要钱!还有你这小丫头!」阿明捏了捏小花的脸蛋。小花「嗤」的一声笑了起来。

戏在继续演着,但越来越多人走了,戏子却毫不动心地演下去,直到最后只剩下一个观众看到结局。 到了第二天,这成了报章上的新闻:「千人观戏,一人守终。」 「哪,是嘛!我都说了,怪事年年有,我们还是最有先见之明,最先走出来的。其他后知后觉的都跟着我们离开。嘿!竟然还有人看那出戏看到完,真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家伙。那些演员也真够绝,会为一个人演戏!」阿明指着报章的报导向小花自夸。 「好啦!好啦!第一与最后的都是奇人,好了吧!我们今天要去哪里?」 「卡拉OK!去唱我们自己要唱的歌,演我们自己要演的戏!」

永别 当一个人的业命转变的时候,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这时在夜叉界里,有一个恶夜叉因为窥视夜叉王的美后,及专门对名花有主的母夜叉打主意,而被夜叉王赶出夜叉界。恶夜叉又羞又辱,无地自容,故来到人间散散心、解解闷。 这一晚,他来到了阿明与小花所去的K歌房。看到阿明与小花一同唱歌跳舞,那么亲密恩爱,不禁妒火中烧。其实,在那个时候,还有许多对的情侣在店里亲密取悦,恶夜叉却只对阿明看不顺眼。 「奇怪?怎么就是只讨厌你?」恶夜叉心想。夜叉族一般都有业所带来的宿命本能,这一观,让他回忆起了他与阿明的怨仇。

原来过去有三世,阿明都是恶夜叉的情敌,总是手段高明地把恶叉的爱人夺去,也就是横刀夺爱。其中两次,那爱人就是小花。而在那三次里,阿明还故意在成功之后,羞辱他一番,无情地打击了他的自尊心。恶夜叉一回忆到此就怒发冲冠,也没想起阿明后来对他的忏悔、弥补与改邪归正,事实上也帮助他提升。 「有我在,不由得你逍遥!」恶夜叉好恨好恨。 此时阿明专门夺人情侣的业也正好浮现。 「要出什么手段呢?」恶夜叉想:「离间!」这一念自然浮上心头。这正是阿明惯用的技俩。 于是,他便施法术在小花身上,此时的小花虽然倚靠在阿明身上,但眼神却好像看着其他的男人。小花自己不觉,阿明看到眼里,感到异常难受,却不敢说出来,只是静悄悄地停止碰她。 小花看阿明神情有异,更努力施展妩媚去取悦他。 「明哥,别这么酷嘛!怎么突然间不理人,你看别人的男朋友对他们的女朋友,都那么温柔体贴。来嘛!」若是平时,小花说这类话时,阿明会做大英雄状,一把将小花拥住。他怎么会认输呢?但此时的小花,看起来很明显地心仪别的男人。恶夜叉也趁小花说这句话时,向阿明注入一股莫名难受的能量,让阿明心里好难受!好难受! 「你喜欢别人的男朋友,你就去吧!有本领就去抢过来!」恶夜叉又趁阿明对小花讲话时,向小花注入一股嗔恨的能量。小花没想到,她向来所善用取宠的女人招式,今天竟然招来阿明的污辱,便也生气起来。 「你以为我不敢,我就做给你看!」 「就凭你这个臭女人!」 「你!……相爱三年,今天我才看出你的真面目!伪君子!」 「你知道得太了迟,我早就看出,你是个水性杨花的淫荡女人。只是同情你没有男朋友,不忍心抛下你而已。」阿明一赌气,说起更刺激的话,撒更多的谎。其实,他一直都是真心爱着小花的。 「你这么虚伪。原来你一直以来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全是在骗人,你真下流!」小花一听到「水性杨花的淫荡女人」的言语,心都碎了。为了阿明,她拒绝了那么多英俊有钱的青年帅哥追求,没想到换来这样的对待。 阿明也知道自己在撒谎,正想改正时,恶夜叉又在他心中施与邪恶的能量,让他狠下心肠、巩固慢心、决不认错退让。在公众场合给一个女人骂「伪君子」,他是下不了台的。再说小花说要「做给你看」,令他更是恼羞成怒。 「你这臭女人……,只有我才会瞎了眼睛,才会跟你相处这么久。你有种就滚!」 「好!我永远都不要再见到你这伪君子!伪君子!伪君子!」 小花冲了出去,一个人在夜路上恍恍惚惚地奔跑。雨正下着,淋得她混身湿透。 阿明也疯狂了,拿起酒瓶,一个劲儿的往肚子里灌。 整个局面已无法收拾了。 路上,小花踉跄地走着。突然有辆大轿车停在小花边,走出了一个男人。 「小妹妹,来,我带你回家。」他拉着她的手。 「不,我不要看到你们这些臭男人!放开我!」 「现在正下着雨,你这样会弄坏身体。来,上车,我带你去歇一歇再说。」 小花突然站立不稳,在这男人的挟持下,上了车。 当阿明突然醒觉追出来时,小花已无影无踪。 从那晚以后,阿明一辈子再也没有见过小花了。有人说她当了有钱人的夜市夫人,也有人说她被卖到国外当了按摩女郎,谣传纷纷。总之,阿明再也没有见过她,或者是见了也认不出来。 恶夜叉得手了,他终于让阿明尝到失去心爱女人的苦果。

醒悟 阿明继续过着夜生活,走遍他与小花共同去过的地方,沉醉在自艾自伤自责自怨的痛苦中。他要打击自己、处罚自己;他不肯原谅那晚自己对小花所做的一切。他再也不相信自己是好人。他是伪君子,真的是伪君子。他的回忆让他痛苦,却继续在痛苦中回忆。他已很久不能正常的入睡了,天天都靠吃安眠药入睡。 有一晚,他梦见自己走进那间剧院。上演的还是同一出戏,唱的还是同一首歌。全部人都走光了,却只剩他一个人看到剧终,所有的演员都为他一个人演到最后。 这个梦中的戏改变了他的一生。 「人生如梦」,是的,人生就像梦儿,像泡泡,看似很真,因缘变化时一切可变得那么快。像他与小花,三年的爱情,就在那一夜间断送。想挽回,小花也不知去了哪里? 一切的追求奋斗,还不是一下子就过去。好命的,也还不是只有短短几十年。还是要放下一切,两手空空地离开。得失成败荣辱,有什么那么重要呢? 戏里说,生命本身没什么,生命的意义由我们自己决定。一个人活着,可以很空虚,也可以很充实;能活在自己的狭窄世界里,也可以为广大无量无边的众生之福利而活。 「如如不动,不在乎异意与认同。」对啊 ! 多少次我们的苦,来自执着别人的眼光与看法。如果当时,他放得下小花在情绪波动时所说的话,一切过了后不是又能相安无事,何必有那么剧烈的反应呢?若能学到那戏里的演员,即使大部份观众走了,为了一个观众也愿意把戏演完,平平常常地演,毫不动心,那不是很好吗?只要自己做对,何必在乎别人明白不明白、体谅不体谅? 什么「受计八功」他就不是很懂 ? 什么佛啊 ? 菩萨啊 ? 他也不懂。但他开始感觉到,内心对生命的真谛有一股求知探索的欲望。 一个伟大的生命才刚刚开始。这将是一个怎么样的生命?请看下回。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