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悟心地 《楞严经》轻松学 卷二 (之十一)

gjx88 · 发布于 2020年12月27日 · 48 次阅读
96

《楞严经》轻松学 卷二(之十一)

下面,咱再跟着世尊,来看看“众生同分妄见”是什么,看看它为啥是“妄见”: 云何名为同分妄见?阿难,此阎浮提,除大海水,中间平陆有三千洲。正中大洲,东西括量,大国凡有二千三百,其余小洲,在诸海中,其间或有三两百国,或一或二,至于三十、四十、五十。

“什么叫做众生同分妄见呢?阿难,在这个南阎浮提当中,除了浩瀚的大海水之外,其中的陆地和较大的岛屿,共有大约三千洲。中央的这个大洲(指欧亚大陆),从东到西全部数一下,较大的国家,一共有两千三百个。其余小一些的洲,散布在各个海洋当中,上面或者有两、三百个国家,或者只有一、两个国家,乃至于有三十、四十、五十个国家不等。”

【阎浮提】也叫做“南阎浮提”,就是咱这个人类所居住的世界,漂浮在须弥山之南的大海水里面,是娑婆世界的的四大部洲之一,名为“南瞻部洲”。

【洲】1、水中的陆地。2、大陆及其附属岛屿的总称。

【正中大洲】显然是指“欧亚大陆”。依据佛教的说法,咱这个世界陆地的中心,就在中印度,佛经称之为“中国”,是贤劫千佛的诞生之地。因此,欧亚大陆也就称之为“正中大洲”,而且,它也确实是面积最大的大陆。

【东西括量】从东到西全部数一下。“括”:概括、包容。“量”:计算,计数。

【其余小洲】欧亚大陆之外,还有:非洲、北美洲、南美洲、大洋洲和南极洲等,这是略小的大陆,再小一些的就是岛屿了,都可以叫做小洲。

【国】国家。在古印度的文化习俗当中,以及当时的时代状况里面,他们所谓的“国”,通常只是一个城市,或者一个部落而已。只要有王,或者有首领,就叫做“国”,这与如今是不同的。

世尊对于两千五百多年前,咱这个人类世界的状况描述得非常清楚,当时的欧亚大陆上面,连国家,带城邦,以及较大的部落等等,一共有大约两千三百个,这是合理的,因为,部落是非常多的。

描述了南瞻部洲的大致情形之后,世尊再来举例说明,什么叫做“众生同分妄见”:

阿难,若复此中有一小洲,只有两国,唯一国人同感恶缘。则彼小洲当土众生,睹诸一切不祥境界。

“阿难,如果在南瞻部洲的某个小洲上面,仅有两个国家,而只有其中一个国家的人,共同感应到了恶业因缘。于是,在这个小洲上面,就只有这个国家的众生,共同看到了许多不详征兆。”

【同感恶缘】共同感应到了恶业因缘。

也就是说,这个小国里面的人们曾经共同造下了恶业,而如今,共同的业力成熟了,将要共同遭受业报,诸如战乱、灾荒、瘟疫、地震、海啸、飓风,等等。这时呢,共业所感,往往就会有不祥征兆发生。

【当土众生】指:本国众生。

啥样的境界,叫做不祥境界,或者不祥征兆呢?比如说,感应到了恶缘的这个小国的人们,会共同见到诸如此类的景象:

或见二日,或见两月。其中乃至晕、适、珮、玦,彗、孛、飞、流,负、耳、虹、蜺,种种恶相。

“或者见到天上出现两个太阳;或者见到天上出现两个月亮。乃至于在日月周围,出现了例如:一团黑气环绕着月亮,久久不散(晕);一团黑气遮盖了月亮,出现了月食(适);一团白气聚在月亮旁边久久不散去(珮);一圈半圆形的白气围绕着月亮(玦)。或者见到托着长尾巴的彗星出现在天空(彗);或者见到光芒短促而四射的很亮的星星出现在天空(孛);或者见到星星在天空里错乱移动位置(飞);或者见到许多星星带着光迹迅速垂下(流)。再或者出现了:一团黑气聚在太阳上方,不肯散去(负);一团黑气聚在太阳旁边,不肯散去(耳);早晨日出前有虹光出现(虹);旁晚日落后有虹光出现(蜺),等种种凶恶征兆。”

【晕(音:运)】一团黑气环绕着月亮,久久不散。

【适】一团黑气遮盖了月亮,出现了月食。

【珮(“佩”的异体字)】一团白气聚在月亮旁边久久不散去。

【玦(音:决)】一圈半圆形的白气围绕着月亮。

【彗】托着长尾巴的彗星出现在天空。

【孛(音:辈)】光芒短促而四射的很亮的星星出现在天空。也就是科学家们所说的“超新星”。

【飞】星星在天空里错乱移动位置。群星乱飞。

【流】许多星星带着光迹迅速垂下。也就是所谓的“流星雨”。

【负】一团黑气聚在太阳上方,不肯散去。

【耳】一团黑气聚在太阳旁边,不肯散去。

【虹】早晨日出前有虹光出现。

【蜺(“霓”的异体字)】旁晚日落后有虹光出现。

以上这些景象的含义,主要参照蕅益大师《楞严文句》里面的注解,也参考了宣化上人的《楞严经浅释》,并查阅了《袖珍字海》,做了一些调整。如果再加上《佛学大辞典》的话,这就是本人所有的参考资料了。其它主要依靠经文本身,个别知识性的东西,偶尔会去百度一下。

既然叫做凶恶征兆,就不是时常出现的,比如两个太阳,两个月亮,等等,咱大家只在神话传说当中听说过。因为,一旦出现了类似的征兆,恐怕其恶业灾难就很恐怖了,相关的多数人都很难存活下来。这两种是最严重的恶业征兆,后面那十二种呢,相对来说要轻一些,但也并不常见。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彩虹,发生在雨后的那种正常的彩虹,非常美丽协调,它是吉祥的征兆,而并非是凶恶征兆。只有不正常的虹光,例如在没有太阳的时候,日出之前,或者日落之后出现的那种诡异的虹光,才是恶业征兆。

日晕和月晕也是一样,那种美丽的光环,是大自然的优雅呈现,肯定不是恶业征兆。而只有那种黝黑之气或者惨白之气,在日月周围的不正常围绕,才是恶业征兆。

关于彗星和流星呢,古今中外,一般都认为不是好兆头。不过,作为恶业征兆的话,必须规模比较大,比较清楚才算数。至于群星错位乱飞,超亮星忽然出现,等等,则是典型的星象恶兆。

但此国见,彼国众生,本所不见,亦复不闻。

“这些凶恶征兆,只有本国人能够看见,而同在一个小洲上另一个国家的人,却根本看不见,甚至不曾听说过。”

所谓的“小洲”,就是一个不算很大的海岛,上面只有两个人类部落,划地而分治,就叫做两个小国。当其中一个部落,由于共业所感将要遭受灾难惩罚的时候,其部落成员,便会见到上述种种恶业征兆。而另一个部落的人呢,却根本看不见,甚至不曾听说过。

为什么?因为,见不到是业力差别;而不曾听说过呢,则是因为双方是敌对国,通常是不相互往来的。哎,一个岛上,两个小国,多半是实力相当的对手,否则的话,嘿嘿,一方早就把另一方的国王消灭掉,而统一全岛啦。

——这就是人类社会的生存法则,如果没有了自然屏障的话,国与国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部落与部落之间,就会发生弱肉强食。唉,一切都是利益和欲望惹的祸呀。这,也是整个人类的共同业力所招感的“众生同分妄见”。

例如,咱学佛人都无比地崇敬佛陀——释迦牟尼,对吧?这没错,因为,佛陀确实是最伟大的觉悟者,他无私地把自己的觉悟果实奉献给了全世界,他就是咱大家真正的老师。

可是,他所在的民族就不一定了,他们的祖先是雅利安人,属于高加索人种,身材高大,皮肤白皙,高鼻子,蓝眼睛,被誉为印欧语系各民族的共同祖先,最早是活动在乌拉尔山脉周围的古代游牧部落,后来一路向西南方向迁徙,逐水草而居,最终散布到欧洲和亚洲的许多地区。他们尚武而彪悍,是白种人,自称是最纯洁的人种,战斗力很强。

在公元前约2000年的时候,古印度大地上的主人是当地土著人,诸如达罗毗荼之类的民族,他们有着黄褐色的皮肤,塌鼻梁,过着农耕的生活,在当时已经创造了灿烂的印度河文明,拥有着许多城市和完善的设施,仅就文明程度而言,史学家们认为,他们是明显胜过雅利安人的。不过,农耕文明的短板就是打仗不行,打不过人家的骑兵和战车呀。

于是,到了公元前约1700年至1500年间,不幸的事情发生了,真是这些土著人共业所感,雅利安人当中说梵语的一支到达了南亚次大陆,这些白种强盗们骑着高头大马,驾着战车蜂拥而来,对于当地这些“没鼻子”的“劣等”人种进行残杀,烧毁了一座座城市,霸占了他们的土地和家园。战争前后进行了上百年,达罗毗荼人最终被赶到了印度南端的高原,由于强盗们还算慈悲,没把剩下的土著人都杀光,而是呢,把他们变成了奴隶,后来,逐渐演变为古印度最低劣的种性——首陀罗。

哎,原本的主人,变成了奴隶,外来的强盗们呢,变成了新的主人,并一直占有着这片广袤的大地。而且,游牧的雅利安人定居下来以后,在古印度富饶的大地上迅速繁衍生息,创造了所谓的“吠陀文明”。您看看这世道,到哪儿说理去呢。

幸运的是,喜好征战的雅利安人一旦定居下来,他们就不再游牧了,转而成为农耕文明,渐渐地,也就越来越不好斗了,相续诞生了平和的印度教,以及后来更加平和与非暴力的佛教,其文明也极为灿烂。到了公元一千年之后呢,平和的印度人,就开始屡屡遭受侵略和欺压了,再后来还成为了英国的殖民地,直到近代才重获独立。

如今的美国白人也是一样,他们是当今世界文明的领跑者,说良心话,人家的立国体制和民众素质确实好。不过,有一点大家不应当忘记,约四百年之前,他们当中的先行者,一百多名清教徒们,乘着“五月花号”从欧洲不远万里来到所谓“新大陆”的时候,幸亏得到了当地土著印第安人的帮助,才生存了下来。后来呢,在独立宣言之后,美国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国家,为了扩展疆土,他们便大肆西进,杀害了上百万的印第安人,侵占了他们的家园,把印第安人赶往了极为偏僻的所谓“留守地”。因此,美国人的西进之路,也被称为“印第安人的眼泪”。当占据了整个国土之后,美利坚合众国迅速发展,简直是日新月异。从二十世纪中叶直到如今呢,他们反而成了世界文明的代表。您看看这世道,到哪儿说理去呢。

——当咱大家如此观察人类及其历史,就会发现,根本就不存在绝对的“正义”与“邪恶”,也不存在什么“对”与“错”,国与国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团体与团体之间,乃至于家族与家族之间,个人与个人之间,都在种种利益和欲望的驱使下,而相互间明争暗斗,甚至不惜相互残杀。这,就是全人类的“众生同分妄见”,这就是业啊。

被别人残杀固然很悲惨,去残杀别人,又有啥意思呢!可是,当利益冲突不可避免的时候,嘿嘿,那就身不由己啦,想要置身事外也难呀。

——在这样的“众生同分妄见”驱使下,这个世界有啥好的呢?咋会好呢。

所以,还是伟大的佛陀之教导最为英明,如《楞严经》第十卷所说:“令识虚妄,深厌自生;知有涅槃,不恋三界。”真是万幸,幸好这个世界是虚妄的呀。咱大家需要认识到这一点,需要尽早出离这个虚妄的尘世,需要知道有大涅槃,知道自己可以通过修行,而回归大涅槃的不生不灭之妙境,得与诸佛如来共同受用本有的寂灭安乐。真能够如此的话,那才叫做不虚此生。

凡此种种“不祥境界”,也就是种种恶业征兆,既然只有一个小国的人们见得到,而同在一个岛上的另一个小国的人们却丝毫也不知情,那就说明,所有这些“不祥境界”都是虚妄的。这就叫“众生同分妄见”,也就是某些人共同业力所招感的“妄见”。

再进一步,当种种“不祥境界”之后的悲惨业报到来了,例如,那个小国里面忽然发生了瘟疫,绝大多数人都因此而死去了,这个小国最终也就自然消亡了。那么,这个如此悲惨的业报,正是他们的“众生同分妄见”,也是虚妄的。因为,旁边的另一个小国就没有这些事情,或许,挺长时间里面,人家对此都一无所知呢。

在开示了“二种妄见”之后,世尊将要为大家真正展开“第九番显见”,并由此而开启了“大陀罗尼,诸三摩提妙修行路”之门。同时,也要化解阿难尊者对于“见见非见”的疑惑与迷闷。

世尊继续说道:

阿难,吾今为汝以此二事,进退合明。

“阿难,我现在通过‘圆影’和‘不祥境界’这两件事,为你们贯穿前后文,来综合说明‘众生别业妄见’和‘众生同分妄见’其中的寓意所在。”

【进退合明】贯穿前后文,来综合说明。“进”就是进一步阐发后文,“退”就是退回去回顾前文。

世尊讲说“二种妄见”,其中还有着更为深广的寓意,那是一个相当惊人的结论。下面,就会逐一显发,咱来仔细学习。

世尊继续说道:

阿难,如彼众生别业妄见,瞩灯光中所现圆影,虽似前境,终彼见者目眚所成。

“阿难,就如同前面所说‘众生别业妄见’当中,生眼病的人,看见灯光里面所出现的‘圆影’,虽然好像眼前的境界似的,其实呢,终究是他的眼病所造成的幻觉罢了。”

眚即见劳,非色所造。然见眚者,终无见咎。

“正是他的眼病让‘看见’发生了疲劳变形,成为了‘妄见’,于是才有了幻觉,而不是外境色相造出了‘圆影’。”

“然而,能够见到眼病‘圆影’幻觉的那个‘见性’,它终究没有‘妄见’之过失。”

【见劳】“看见”发生了疲劳变形,成为了“妄见”。

【见咎】“妄见”之过失。

世尊是在告诉咱大家,无论所见的境界有多么地虚妄,也无论咱的“妄见”如何发生,其过失都在于“妄见”,而不在于“见性”本身。

此时,这个“见性”显然就是“妙明真心”了。即使“妄见”随着眼病而发生,出现了“圆影”幻觉;但是,能够明见这个“圆影”幻觉的“见性”,它却终究不是“妄见”,也不承担“妄见”的过失,它如如不动,本自圆满。

到这里,不需要再问为什么,因为,这就是本来的状况,“见性”与“妙明真心”常自如如,不会被“妄见”所影响,当体就是大涅槃。它无法被改变,而只能够觉悟明了。只要觉悟了它,就会从一切“妄见”当中获得解脱。

生眼病的人,会觉得自己见到的“圆影”很真实,看得很真切;相类比来说呢,阿难尊者和咱大家眼里所看到的山河大地,以及一切众生,等等,咱也会觉得很真实,很真切。是吧?是的。不过,嘿嘿,世尊却通过与“众生别业妄见”相类比,告诉咱说:

例汝今日,以目观见山河国土及诸众生,皆是无始见病所成。

“类比于如今,你用眼睛‘看见’了山河大地和一切国土,以及上面的一切众生,其实呢,都是你无始以来的‘见病’所形成的幻觉罢了。”

【见病】“看见”生病了,变成了“妄见”。与前文的“见劳”含义相近。

大家要注意,真正的“见性”是不会生病的,这里所说的“见性”是指“见之本性”,它也就是“心之本性”,即“妙明真心”,它不会生病,如如不动的缘故。

会生病的是“看见”,或者说,是那个“能见”,前文当中世尊所说的“第二月”之“见性”,指的就是这个“能见”,它就是“见病”的根源。

——世尊一席话,实在是太惊人了。

咱大家当前所“看见”的一切,一切万事万物,竟然都是咱的“见病”之幻觉。换句话说,咱所有的“看见”,原来都是“妄见”呀。可是,咱从来都把它们当成了真的呀。世尊要是不说,咱大家咋会知道呢!即便如今说了,又有几个人能够信得及呢。

见与见缘,似现前境,元我觉明见所缘眚。觉见即眚。本觉明心,觉缘非眚。

“你的‘能见’和‘所见的景象’,似乎是当前的境界,其实呢,原本不是外境,而是‘本觉明心’之见生病了,变成了‘妄见’,才出现的幻觉。”

“从‘本觉明心’所发起的‘见、闻、觉、知’,当体就是见病。而‘本觉明心’呢,它能够觉悟‘见与见缘’的虚妄,所以它不是见病。”

【元我觉明】“觉明”就是指下文的“本觉明心”。

【觉见即眚】从“本觉明心”所发起的‘见、闻、觉、知’,当体就是见病。其中,“觉”是指“本觉明心”;“见”是指“见、闻、觉、知”。

诸法实相当中,本没有“见、闻、觉、知”,也没有“所见、所闻、所觉、所知”,同一大光明性的缘故,正遍知的缘故。这是世尊的亲证,也是一切菩萨圣者的亲证。

正如前文世尊所说:“十方如来及大菩萨,于其自住三摩地中,见与见缘,并所想相,如虚空华本无所有”。这也就是所谓的“如幻三昧”,乃是大涅槃与大解脱之妙境,是咱大家努力修学的方向,也是咱心地的本来状况。

【本觉明心】一切众生本有的觉悟光明之心。就是“妙明真心”,就是“妙真如心”,也就是“如来藏妙真如性”。

【觉缘非眚】能够觉悟“见与见缘”的虚妄,所以它不是见病。其中,“缘”指“见与见缘”。

假如咱大家契入了“本觉明心”,到那时,再来观察咱那个能见的“看见”,以及所见的种种“景象”,会是啥样子呢?《心经》说得最清楚:“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不仅仅是“见与见缘”,乃至于一切“见闻觉知”,一切五蕴境界,都如幻而了不可得。到那时,“我”随着“五蕴”而消融了,哪里还会有什么痛苦与灾难呢?哪里还会有什么尘世纷扰呢。

佛法就是如此的真实不虚,能“度一切苦厄”,咱大家只要如实觉悟“本觉明心”,那么,一切都将会解脱,一切都将会圆满。所以说,修行要抓住要领,而“明心见性”就是最基本的要领。其它的,诸如色身调养、呼吸与气脉调整,乃至于持戒、行善、修苦行,等等,都是助缘,可以方便运用,而不可以太过在意。否则,只会是舍本逐末。

心要是解脱了,还有啥会不解脱呢?“明心见性”就是要找到本有的“解脱之心”,它不是修出来的,而是本具的。找到本具的自家珍宝,人人都应该可以做得到,只是,肯做不肯做,如何做,那就天差地别了。

觉所觉眚,觉非眚中。此实见见,云何复名觉、闻、知、见?

“能觉和所觉(同时也包含:能见和所见,能闻和所闻,能知和所知)都是见病,而‘本觉明心’则不在见病当中。”

“你所见到的一切啊,其实都是你的‘见性’发起的‘妄见’之幻觉而已,怎么能把它们叫做实有的‘见、闻、觉、知’呢?”

【觉所觉眚,觉非眚中】能觉和所觉都是见病,而‘本觉明心’则不在见病当中。

其中,“觉所觉”类同于前文的“见与见缘”,里面包含着:“能见和所见”、“能闻和所闻”、“能觉和所觉”以及“能知和所知”,所以当体就是病态的“见病”。而“觉非眚中”当中的“觉”是指“觉性”,也就是“本觉明心”,它本自如如,不属于病态的“目眚”,不属于幻觉。

【见见】“见性”发起的“妄见”。

其实,“此实见见”这句经文也可以写作“此实觉觉”,那么,意思就是:“你所觉知到的一切啊,其实都是你的‘觉性’发起的‘妄觉’之幻觉而已”。

【觉、闻、知、见】就是“见、闻、觉、知”。为了与前句经文“觉所觉眚,觉非眚中”相对应,所以调整了次序,把“觉”放在了最前头。

总之,在这里,“见、闻、觉、知”是一起来讨论的,相对应的“见闻觉知之性”,既可以叫做“见性”,也可以叫做“觉性”,还可以叫做“闻性”和“知性”,究其根本,无非是“心性”,无非是“妙明真心”。

原来,咱大家平日里真真切切地观察到的一切,感受到的一切,乃至于思维到的一切,一切见、闻、觉、知之种种内容,竟然都是咱自己的“见性”发起了“妄见”,从而产生的幻觉而已。换句话说呢,嘿嘿,咱见来见去,所见到的都是咱自己心中的妄想啊,那里有啥真实的外境呢。

一切众生,都活在自己的妄想境界当中,都轮回在自己的妄想分别里面而不自知,这就叫做“颠倒”,这就叫做“无明”。到这里,咱才明白了,原来,世界是这般地“万法唯心”哪。

是故汝今,见我及汝,并诸世间十类众生,皆即见眚,非见眚者。

“因此,如今你见到了佛陀和你自己的色身,以及一切世间当中有色形的十类众生等,都只是‘见病’的幻觉,而不是明见‘见病’幻觉的那个见性。”

【十类众生】在所有的十二类众生里面,有两类没有色形,所以不可见。详见《楞严经》第七卷。

【见眚者】明见“见病”幻觉的那个见性。

这里是指真实的“见性”,即“见之本性”,它也正是“心之本性”,即是“妙明真心”。正如世尊前文所说:“然见眚者,终无见咎”,咱的“见之本性”是没有任何过失的,它不属于幻觉。它也正是《圆觉经》所说“诸幻尽灭,觉心不动”当中的那个如如“不动”之“觉心”。找到它,就叫做“明心见性”,从那时起,咱就开始超越生死轮回之幻觉了。

彼见真精,性非眚者,故不名见。

“那个‘见性’是真正的精华,其本性不属于见病和幻觉。所以,它不叫做‘看见’。”

因为,到这里咱大家就清楚了,所有的“看见”都是“妄见”,也都是“见病”。而咱的“见性”呢,虽然“妄见”从它而起,但是,它却不是“妄见”,所以,它不叫做“看见”。

——这就叫做:“见见非见”。

到这里,阿难尊者对于“见见非见”的迷惑与苦闷,被世尊用清晰的开导化解了。

下面,世尊将要为咱大家进一步显发“见性”的本来面目,来完成“第九番显见”当中最关键的内容。因此,继续对阿难尊者说:

阿难,如彼众生同分妄见,例彼妄见别业一人。一病目人,同彼一国。彼见圆影,眚妄所生。此众同分所见不祥,同见业中瘴恶所起。俱是无始见妄所生。

“阿难,那一国的‘众生同分妄见’,可以用一个眼病人的‘众生别业妄见’来类比。”

“一个生眼病的人,类同于一国的众生。生眼病的人见到了圆影,是由于眼病产生了‘妄见’。而一国的人共同见到了不祥征兆,是由于他们共同的恶业引起了共同的‘妄见’。”

“圆影和不祥征兆,都是由无始的‘妄见’所产生的幻觉。”

这就清楚了,“众生别业妄见”与“众生同分妄见”都是无始“妄见”的幻觉而已。

啥叫“无始”?就是不曾开始过。所谓的“妄见”从来就不曾开始过,因为,它完全是幻觉。推而广之呢,咱大家所面对的这个世界,等等,也都是无始“妄见”之幻觉。

所以,世尊继续说道:

例阎浮提三千洲中,兼四大海娑婆世界,并洎十方诸有漏国及诸众生,同是觉明无漏妙心。见闻觉知虚妄病缘,和合妄生,和合妄死。

“例同于这个南阎浮提的三千洲,以及周围的四大海洋和整个娑婆世界,也包括十方世界的一切有漏国土和一切众生,本来共同是‘本觉明心’之无漏妙心。”

“在‘本觉明心’当中,只因为一念无明而发起了‘见、闻、觉、知’的‘见病’与‘所见、所闻、所觉、所知’的‘见缘’。虚妄的‘见病’与‘见缘’和合在一起相互作用,就有了虚妄的生死轮回。”

【四大海】在须弥山下,其东西南北四方都是咸水海,名为“四大海”。

四大海当中,各有一洲,名为“四大部洲”,组成了咱这个娑婆世界的人间,而咱们的地球,只是其中一个洲——南瞻部洲。各洲的人互不相见,只有具备天眼通的人,才可以看见其它三洲;只有具备神足通的人,才可以飞往其它三洲。这“四大部洲”是:

东胜身洲:位于须弥山东方之咸水海当中,此洲众生人身殊胜,故名“胜身”。人寿250岁,也有中夭者,但总的来说,此洲有三殊胜:1、土地极广;2、福报极大;3、受用极妙。

南瞻部洲:大约就是咱这个地球。位于须弥山南方之咸水海当中,此洲有阎浮树,产阎浮檀金,故亦名“南阎浮提”。佛在世时人寿百岁,也有中夭者,总的来说,此洲也有三殊胜:1、此洲人勇猛强记,能造善恶业行;2、也能修梵行;3、有佛出世。南瞻部洲因此三事而胜过其它三洲以及三界诸天。

西牛货洲:位于须弥山西方之咸水海当中,此洲以牛作为货币而进行买卖交易,故名“牛货”。人寿约200岁,也有中夭者,但总的来说,此洲也有三殊胜:1、牛多;2、羊多;3、珠宝玉石多。

北俱卢洲:位于须弥山北方之咸水海当中,此洲地形正方,由七金山和大铁围山所围绕,黄金为地,昼夜常明,犹如天界。其大地具有四种功德:平等,寂静、净洁、无刺。此洲人相貌都庄严一致,身高也一致,生活平等安乐,无忧无虑。

北俱卢洲有着美妙的山林、河流、池园、树果,各种器物大多由金、银、琉璃、水晶所成,并且为大家所共有,也不会有任何争执与抢夺,更没有盗贼、恶人以及战争等等。人寿千岁,命终以后,即便往生忉利天或者他化自在天。

虽然北俱卢洲如此之美妙,但由于无佛出世,也不会听闻到任何佛法,因此,亦名障难之地,无法修行,也不会解脱。韦陀菩萨被尊为“三洲感应”,唯独不到此洲。

【无漏妙心】也叫做“涅槃妙心”,就是一切众生共有的不生不灭之妙性。也叫做“本觉明心”,还叫做“妙明真心”,等等。

所以,从根本上来说,心本无漏。咱大家需要明了这个本来无漏的妙心妙性,完全地明了它并回归它,那就是正觉的佛陀。

【见闻觉知虚妄病缘】“见、闻、觉、知”的“见病”与“所见、所闻、所觉、所知”的“见缘”。

此句经文,正是前文“见与见缘”的合理展开,从“见”展开为“见、闻、觉、知”。其中“见”正是“妄见”,也是“见病”,其含义是“能见之心”;而“见缘”,我们仍叫它“见缘”,其含义是“所见的境界”。

从圆满一如的“本觉明心”当中,忽然间无明妄动,当即就有了“妄见”和“见缘”,也就是“能见之心”和“所见的境界”。它俩互为因缘,再继续相互和合作用,就有了虚妄的生,和虚妄的死,虚妄的生死轮回由此而绵延不绝。

在《起信论》当中,马鸣菩萨把它俩叫做“能见相”和“境界相”,再加上前面无明妄动之“无明业相”,这也就是所谓的“无明不觉生三细”之“三细”了。而其后,“能见相”和“境界相”互为因缘,所和合而生的虚妄的生死轮回,正是所谓的“境界为缘长六粗”之“六粗”了。

到这里,虚妄的生死轮回之关键,世尊已经替咱大家找到了,那就是“见病”与“见缘”之间,或者说“妄见”与“虚妄境界”之间,它们互为因缘的和合作用,就显现了虚妄的生死轮回。

那么,如何才能够当下超出生死轮回呢?世尊继续说道:

若能远离诸和合缘及不和合,则复灭除诸生死因。圆满菩提不生灭性,清净本心本觉常住。

“如果能够远离‘见、闻、觉、知’等等,这些虚妄的‘和合因缘’,以及对于‘不和合’的偏执,就会彻底消灭一切生死轮回之因。”

“此时,就会圆满显现无上菩提之不生灭性,它就是清净本心,它从来本觉常住。”

【诸和合缘】“见、闻、觉、知”等等,这些虚妄的“和合因缘”。

“诸和合缘”就是指前文的“见闻觉知虚妄病缘”,其解释请参看上文。

【及不和合】以及对于‘不和合’的偏执。

所谓的“不和合”,是指在生死轮回之外另有一个不生不灭的独立佛性,它不与任何事物相和合,这是典型的外道见解。

实际情形呢,并非如此,如佛所觉悟,如一切菩萨圣者所觉悟,而是“心外无法,法外无心”。一切生死轮回当体虚妄,当即就是“圆满菩提不生灭性”,此外,别无佛性可得。

只不过,需要识得一切“见、闻、觉、知”之心都是虚妄的,都是“妄见”而已;而一切“所见、所闻、所觉、所知”之境界呢,也都是虚妄的,都是“妄缘”而已。对此,咱大家如果能够认得清楚,咱的心就不会再攀缘境界了,也不会再对于境界进行分别和执着。因为,完全不必要了。

此时,咱的心不曾死去,它如如不动,当体就是“清净本心本觉常住”。

到这里为止,经过世尊细致微妙的开示,咱大家应该可以认识到,整个世界其实就是咱的心,以及心所变现的虚妄境界。当境界被咱的妄想变化出来以后,咱的心再去攀缘境界,那么,分别执着就产生了,生死轮回也随即显现,并相续不断。

反过来呢,如果咱大家先放下攀缘,也就远离了虚妄的境界,即“妄缘”;再看破“见、闻、觉、知”之虚妄,而不必分别执着,也就远离了“妄见”。同时,也不要再去另外寻找不生不灭的佛性,因为,它本来就是咱的心之本性,也是咱的见之本性。

这就是世尊说的:“若能远离诸和合缘及不和合,则复灭除诸生死因”。那么,咱大家的生死轮回,就从根本上被瓦解了;咱会发现,咱的“清净本心”,它本来就是“本觉常住”。

(“第九番显见”结束,世尊通过开示二种颠倒妄见,显发出见性非见,如果能远离妄缘,则本是圆满菩提之性。下面是“第十番显见”,世尊将通过破斥和合与不和合,显发出见性离过绝非,当前圆满,即是菩提之性。为后文直接显发如来藏妙真如性做准备)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