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大佛顶首楞严经妙心疏 (卷第十)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12月21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8年12月21日 · 52 次阅读
96

守培法师著

大佛顶首楞严经妙心疏卷第十

镇江玉山沙门守培疏 皈依弟子云常忍校刊

四行阴魔境。三。初行阴总相。二行阴别境。三结过劝转。初三。初行阴生相。二行阴尽相。三行阴本相。今初。

阿难。彼善男子。修三摩提。想阴尽者。是人平常梦想销灭。寤寐恒一。觉明虚静。犹如晴空。无复粗重前尘影事。观诸世间。大地山河。如镜鉴明。来无所黏。过无踪迹。虚受照应。了罔陈习。惟一精真。生灭根元。从此披露。见诸十方十二众生。毕殚其类。虽未通其各命由绪。见闻生基。犹如野马。熠熠清扰。为浮根尘。究竟枢穴。此则名为行阴区宇。

想以分别为能事。想灭。则分别亦灭。分别不生。境界则一。境界之一多。皆由想心而有。人若无想。妄境不生。寤中境起名为想。寐中境生名为梦。梦想消灭。故曰。寤寐恒一。所谓梦者。由终日见闻。缘取外境。影留于心中。寐时意缘影相。以意为自身。影相为外境。故成梦也。人若无想。影相不生。故梦不成。此云无梦。未曾究竟。盖初成也。金光明最胜王经云。十地菩萨皆有梦兆。惟佛独称觉者故。或谓梦中想心。即觉时想心。非也。何以故。觉时想心。即意识之心所也。人之意识不息。不能转觉成寐。意识若起。寐即转觉。是故寐时。无起想之理也。又心缘过去未来之境名曰想。缘现前之境则不名想。梦中所缘。皆现前之境。不能缘过未。又可证明梦中之心。非想心也。或说梦中是独头意识。此说虽是。义实不然。彼谓独头意识者。不与外五同时。名曰独头。余谓独头意识者。六识俱不起。独有意根为识。名为独头意。唯识三十颂云。意识有五种不起。无想天。无想定。灭尽定。睡眠。闷绝。可知常说定中独头。梦中独头等。皆非意识也。但想心不起。与想心消灭。非一概而论。想心不起。于诸境中。来无所黏。过无踪迹。梦境亦如是也。想阴灭后。觉明心中。清虚寂静。无复粗重之五尘。及五尘之影事。此与梦境不同也。五尘粗重。是性天中之云翳。五尘空。性天晴朗。观诸万物。同一体性。无所去取。故如镜鉴物。物来则现。无所留滞。物去则空。而无痕迹。不过虚受其照应而已。了无昔日取著之陈习也。此时唯有纯一不杂之真性。一切生法之根元。披露于独头意中。以境独故心亦独。见十方十二类生。皆从此精真性中生起。此外别无生者。故曰。毕殚其类。殚尽也。以色。受。想。阴破故。见十二类之生元。以行识二阴犹在故。不知十二类生命之由绪。即不知生命之因由头绪也。众生同生之基。即无始之习气。如来藏中本具众性。即种性。若无习气之缘不能独生。若遇习气之缘相熏。即为能生之种子。起诸现行。是故习气为众生之生基也。野马。亦名阳焰。即春阳浮动之气也。发现于春朝旷野之间。远观似有。近之则无。众生生基之习气如之也。熠熠。流光也。清扰。浮动也。犹如闪电。无著落处。浮根尘者。即四大合成之根身也。枢者。动之机也。穴者。承受枢机之处也。枢此根身。穴比生基。言此习气之生基。能生十二类之身根。根身之转变。发机于此也。根身。无习气则不能存。犹如枢之无穴。不能成立也。然此习气。又非近日之习气。乃无始之习气。故曰。究竟枢穴也。即此生基。为行阴区宇。行阴是动之元。所以名生基也。常谓众生无始者。众生自性无始。非根身无始也。又可知众生本来不动。由不觉而始妄动。此依生法而论也。若究生法。当体即空。始云何有乎。

二行阴尽相。

若此清扰。熠熠元性。性入元澄。一澄元习。如波澜灭。化为澄水。名行阴尽。是人则能超众生浊。

清扰者。清性扰动。即无始来一念初动。未有所著。即未染尘。故曰清扰。熠熠。谓流动之相也。动之元始。名曰元性。此元动之性。起于藏识海中。藏海本来澄清。因有动尘。而现浊相。此时色受想阴皆破。根身器界皆空。即性海中波澜灭。行阴破。流性亦灭。还复本来清净性海。故曰。性入元澄。一澄元习。如波澜灭。化为澄水。是为行阴之尽相也。超众生浊者。由一念妄动而众生生。即此生相。扰动清净性海。故名众生浊。行阴灭。即生相灭。故曰。超众生浊。又既悟行阴之流。即性海之水。亦了众生之生性。即诸佛之不生性。是名超众生浊。不同舍生性。趣不生性之渐次法也。

三行阴本相。

观其所由。幽隐妄想。以为其本。

观其行阴由来。乃由于幽隐妄想。幽隐者。动念将萌。即欲动而未动之念也。非见非闻。见闻不及。故曰幽隐。行阴在人身中。幽隐而动。即发生甲长。筋转脉摇。不知不觉。故曰幽隐。夫动者非妄。欲动者妄也。若无欲动之心。则不成行。是故幽隐妄想。为行阴之本也。

二行阴别境。十。初计圆元。堕无因论。二计圆常。堕偏常论。三计自他。堕常无常论。四计分位。堕有无边论。五计知见。堕偏计虚论。六计无尽流。堕有相颠倒论。七计过去阴。堕无相颠倒论。八计现存去灭。堕俱非颠倒论。九计后后无。堕断灭论。十计后后有。堕涅槃论。初三。初起念。二分释。三结成。今初。

阿难当知。是得正知奢摩他中。诸善男子。凝明正心。十类天魔。不得其便。方得精研穷生类本。于本类中。生元露者。观彼幽清。圆扰动元。于圆元中。起计度者。是人堕入。二无因论。

想阴破后。分别不起。惟一精真。无诸散乱。是为正知。奢摩他中。诸善男子。凝明正心者。凝谓不散也。凝诸散乱。成一精真。明此精真者。是为正心。精真未凝时。妄境未了。每有魔怨。随其妄想而扰定者。真精已凝。妄想消灭。是故天魔不得其便。十类。指想阴中十种魔。由魔无故。乃能专精研究。穷十二类本。即欲通达各命之由绪也。穷本者。且从本身类中。生元已露者。下手研穷。己离粗重故。观彼幽清。十二类生。皆发生于此。此为十二类之都会。故曰。圆扰动元。幽清。即行阴。于圆明心中。为扰动之元。修定者。于此觉圆中之元动。未能发明。故计度生。计度生故。正定违。乃堕于二无因论。二无因论。皆古之外道论也。

二分释。

一者。是人见本无因。何以故。是人即得生机全破。乘于眼根八百功德。见八万劫。所有众生。业流湾环。死此生彼。祗见众生轮回其处。八万劫外冥无所观。便作是解。此等世间。十方众生。八万劫来。无因自有。由此计度。亡正遍知。堕落外道。惑菩提性。二者。是人见末无因。何以故。是人于生。既见其根。知人生人。悟鸟生鸟。乌从来黑。鹄从来白。人天本竖。畜生本横。白非洗成。黑非染造。从八万劫无复改移。今尽此形。亦复如是。而我本来不见菩提。云何更有成菩提事。当知今日一切物象。皆本无因。

见本无因者。见众生本来无因而有也。生机者。谓从同分生基。发生生死之枢机也。生机不破。常被生死蒙蔽。不能明见宿世之生。事机破故。眼识无用。由眼根缘境。故能见八万劫中生死之事。八百功德。已见前文。六根未互用。不见生死本源。众生流转六道。皆随世间善恶业转。众生善恶不定故。生处亦不定。或上或下。或好或丑。故曰随业湾环。祗见八万劫内之生处。八万劫外不得而知。故曰冥无所观。此者。不省自见不究竟。而妄作究竟解。故有十方众生。本无因之言论也。由计本无因故。而违正定。堕于外道。迷失菩提之正性也。此于生元上计无因。故曰见本无因。二者。末无因。即于现前假相上计无因。对本故名末。于一切法。溯本穷源。本不异末。故曰。见末无因。即人毕竟生人。鸟毕竟生鸟。人不生鸟。鸟不生人。乌从来黑。鹄从来白。白非洗成。黑非染造。人天形竖。畜生形横。万古不变。自然而然。非因何而何也。鹄似雁而大。亦名天鹅。既从八万劫来生像不变。推之于后。亦可知不变鹄为黑。改乌为白。移人天为横。易畜生为竖。故曰亦复如是。观此现前诸法。推后审前。不变不改。既无菩提前因。焉有菩提后果。是故谓人曰。当知一切物象。皆本无因。无本无末。常常如是。

三结成。

由此计度。亡正遍知。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一外道。立无因论。

由上本末无因。两种计度。已失正遍知。堕落外道见。正遍知者。心外无法。法法唯心。外道见者。心外求法。心行于道外也。外道见自失菩提之真因。立无因论。永遗邪见于后世。其害甚矣。外道本无次序。此因初破行阴。故曰第一外道立无因论。

二计圆常。堕遍常论。三。初起计。二分释。三结成。今初。

阿难。是三摩中。诸善男子。凝明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圆常中。生计度者。是人堕入四遍常论。

破行阴者。于三摩中。观彼动元。不知动元。本来非常。亦非无常。以众生法。是无常故。而计动元。是圆是常。由此计度。亡失正定。堕落圆常。圆即遍也。

二分释。

一者。是人穷心境性。二处无因。修习能知二万劫中。十方众生。所有生灭。咸皆循环。不曾散失。计以为常。二者。是人穷四大元。四性常住。修习能知四万劫中。十方众生。所有生灭。咸皆体恒。不曾散失。计以为常。三者。是人穷尽六根。末那执受。心意识中。本元由处。性常恒故。修习能知八万劫中。一切众生。循环不失。本末常住。穷不失性。计以为常。四者。是人既尽想元。生理更无。流止动转。生灭想心。今已永灭。理中自然。成不生灭。因心所度。计以为常。

穷心境性者。穷谓追求也。心谓六识。境指六尘。心性境性。皆从因缘所生。即共相种性。二处无因。谓心境二处之性。由来共成。非有所因而然也。心境浅显。穷追不深。其所见量。劫止二万。此二万劫中所有众生。生来死去。循环相续。皆是共相种性。无稍变更。心境虽常分散。而心境之性未曾变更散失。故计为常。二者。是人穷四大元。四大。谓地水火风。性周法界。故名大。为一切法之种。故名元。又可谓穷四大之根元也。四大。性周法界。无来无去。故曰常住。依此修习者。能知四万劫中一切众生。生来死去。体恒不失。体即清净四大。六根揽取四大以为身故。相常变更。体恒如是。故计为常。三者。是人穷尽六根。末那执受者。谓清净四大。黏湛妙圆真性而成六根。而此六根。从无始来。不散不失者。因有末那执受。末那。翻染污意。即第七识。执持所受之四大。以为我体也。末那处于心识之中。为众生本元由处。由七识起。即有生死。至七识灭。方了生死。七识恒审思量。为生死之元本。从始至终。其间生年最长。无有变更。故曰性恒常。依此修习。能知八万劫中一切众生。生灭循环。而末那之识未曾散失。是故认为本来常住。如是穷此不失之性。乃计为常。古解此文。谓六根是六识之误。又谓执受是八识。皆与此解不同者。第一穷心境性之心是六识心。何得再穷六识欤。吴兴曰。楞伽经谓。阿黎耶识。除佛及八地菩萨。诸余二乘外道修行者。皆不能知。观今行阴未尽。岂能于此计常。空印评曰。楞伽说。八识乃地上转。灭有漏。洞见其源。今虽观识。依之妄计。正是所迷。不应以彼例此。评者。不审妄计与妄想不同。若未见八识。而计八识者。谓之妄想。已见八识。而计八识者。谓之妄计。既见而名妄者。八识对前七而立名。本非八识故。凡众生所见所闻。皆名为妄计故。此文正是计七识恒审。即执受为常也。又执受有二。一八识为所执受。二七识为能执受。八识外更无有法为所执受。亦无有心为能执受。假使以八识为能执受。即心外有所执之法。则有违自宗之过。四者。是人既尽想元云云者。想元尽者。谓想之本元已尽。不复更生。不同平常一时歇想也。一切理由皆从想生。想无故理不生。故曰生理更无。流止动转。谓生机已歇也。生灭与不生灭对待。如明暗相承。明则不暗。暗则不明。此一定之理也。生灭想心。今已永灭。虽未证得不生灭。而情理之中。自然已成不生灭矣。即因此心推广不生灭理。计以为常。此文。四种圆常。第一依缘生法计常。第二依四大种计常。第三依七识心计常。第四依无明计常。此四种法上。本无常与不常。妄起计度。故落外道中也。

三结成。

由此计常。亡正遍知。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二外道。立圆常论。

计常故落偏。落偏故亡正。亡正故堕外。成外道故惑菩提。迷菩提故立圆常。究其过处。只在一计字而已。

三计自他。堕常无常论。三。初起计。二分释。三结成。今初。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自他中起计度者。是人坠入四颠倒见。一分无常。一分常论。

欲穷生类之本。故观扰动之元。以未了生命之由绪故。乃于自他起计度。自谓自己。已破想阴。生性已灭。故计为常。他谓他人。未破想阴。生性未灭。故计无常。此中自他。兼一切二边法。不独指人而已也。由此计度。失正遍知。堕入四颠倒见。于一物上起两种见。故名颠倒。如今之法相宗说。因缘所生法。即究竟佛法。谓之不断不常。以生故不断。灭故不常。正同此一分常。一分无常论。

二分释。

一者。是人观妙明心。遍十方界。湛然以为究竟神我。从是则计我遍十方。凝明不动。一切众生。于我心中。自生自死。则我心性。名之为常。彼生灭者。真无常性。二者。是人不观其心。遍观十方恒沙国土。见劫坏处。名为究竟。无常种性。劫不坏处。名究竟常。三者。是人别观我心。精细微密。犹如微尘。流转十方。性无移改。能令此身。即生即灭。其不坏性。名我性常。一切死生。从我流出。名无常性。四者。是人知想阴尽。见行阴流。行阴常流。计为常性。色受想等。今已灭尽。名为无常。

妙明心者。明暗不昏。能暗能明。即七识心。亦即八识见分也。所缘大种。周遍十方故。能缘之心。亦遍十方。此当六尘粗重不起。四大种性湛然。观者不了湛然之性。乃生死之本元。妄计以为神妙之我。以我周十方故。十方众生在我心中。自生自灭。惟我不灭。故计为常。彼生灭者。故计为无常。二者。恒沙国土。随众生业报迁变。皆有坏时。但坏不尽坏。见其坏者。计为无常种性。见不坏者。计为究竟常住。或于一世界中。三禅以下。为劫所坏者。计为无常。四禅以上。劫所不坏者。计以为常。三者。别观我心。精细微密者。心本无相。因境而显。知入境之微细。即知心之微细。微尘者。细之最也。微尘流转十方。集聚而成国土。国土有成坏。微尘无成坏。我心流转十方。遇缘而成一切众生。众生有生灭。我心无生灭。无移改。即无生灭也。心虽无生灭。而流转之力。能令所成之身即生即灭。我心不坏故。名之为常。从我心流出一切生死之法。故名无常。四者。知想阴尽者。此于五阴计常与无常也。色受想三阴已破。故计为无常。行阴流转未息。故计为常。

三结成。

由此计度。一分无常。一分常故。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三外道一分常论。

此中虽云一分无常。一分常。以舍断取常故。结总曰。一分常论。

四计分位。堕有无边论。三。初起计。二分释。三结成。今初。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分位中。生计度者。是人坠入四有边论。

分位者。于一法上。分过去。现在。未来。三位也。所分之位。各有边际。故名有边论。此有边之有字。非但言有边。亦兼无边。所谓有有边。有无边也。又无边之边。有两种。一广大无有边涯。二虚空无有边际。有有。有无。故总名有边论。

二分释。

一者。是人心计生元。流用不息。计过未者。名为有边。计相续心。名为无边。二者。是人观八万劫。则见众生。八万劫前。寂无闻见。无闻见处。名为无边。有众生处。名为有边。三者。是人计我遍知。得无边性。彼一切人。现我知中。我曾不知彼之知性。名彼不得无边之心。但有边性。四者。是人穷行阴空。以其所见。心路筹度。一切众生。一身之中。计其咸皆半生半灭。明其世界。一切所有。一半有边。一半无边。

是人心计。生身之本元。从体起用。流转不息。即现在法也。过去者已过。不复再来。未来者未来。不得现在。皆有边际。唯现在之心。念念相续。无有间断。故名无边。二者。观外境界。于八万劫内。见有众生。及一切法。观八万劫外。则冥然无所见。故曰。寂无见闻。无见闻处。则无界限可分。故计无边。有众生处。界限分明。故计有边。三者。计我遍知者。此于自他共生计度。自谓已破想阴。我心遍知法界。故计我心无有边际。彼法界一切众生。皆现于我心之中。而我不见彼之知性遍于我心。彼之知性不周遍故。名有边性。四者。穷行阴空者。现前之身。五阴合成。前阴已破。故名有边。后阴未破。故名无边。以此一身。有破有不破故。乃计一身半生半灭。由此计度。世间一切众生。及一切物象。咸是一半有边。一半无边。

三结成。

由此计度。有边无边。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四外道立有边论。

于一法计有计无。自非正见。昧行阴之本。见不周遍。不正不遍。故落外道。惑菩提之真性。立有边之邪论也。

五计知见。堕遍计虚论。三。初起计。二分释。三结成。今初。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知见中。生计度者。是人坠入四种颠倒。不死矫乱遍计虚论。

欲穷类本。故观动元。于此所知所见之动元。而生计度者。迷失正受。坠入颠倒不死矫乱。不死。即活也。语近滑稽。捉摸不定。不死于一处也。禅宗谓。语落一边。名为死句。两边不著。如珠走盘。名为活句。但禅宗活句。非如彼也。资中引婆沙云。外道计天常住。名为不死。计不死者。得生彼天。余则不然。何以故。不死二字。形容矫乱也。如以伪乱真。亦名矫乱。此则名为真伪矫乱。非不死矫乱也。此不死矫乱。或是或非。不死于是。不死于非。徜有千问万问。唯答一字。以此一字。应变无穷。故名不死矫乱。若将不死二字。认为天名。不但文义不顺。且无此天名。而天又非真不死也。遍计虚者。周遍计度。三界梦幻。无一实法。故立遍计虚论也。

二分释。

一者。是人观变化元。见迁流处。名之为变。见相续处。名之为恒。见所见处。名之为生。不见见处。名之为灭。相续之因。性不断处。名之为增。正相续中。中所离处。名之为减。各各生处。名之为有。互互亡处。名之为无。以理都观。用心别见。有求法人。来问其义。答言。我今亦生亦灭。亦有亦无。亦增亦减。于一切时。皆乱其语。令彼前人。遗失章句。二者。是人谛观其心。互互无处。因无得证。有人来问。唯答一字。但言其无。除无之余。无所言说。三者。是人谛观其心。各各有处。因有得证。有人来问。唯答一字。但言其是。除是之余。无所言说。四者。是人有无俱见。其境枝故。其心亦乱。有人来问。答言。亦有即是亦无。亦无之中不是亦有。一切矫乱。无容穷诘。

变化元。即动元也。迁流。即生灭也。忽生忽灭。故计为变。生灭连续不断。故计为恒。见现前所见之境。故计为生。不见过去之境。故计为灭。见相续之善恶业因。生生不已。故计为增。见业因正相续中。前业渐渐消殒。故计为减。见一切万物各各相生。故计为有。见一切万物互互亡处。故计为无。以理都观。则一法而已。以心别见。则种种差别。是故有人来问其义者。答言。亦生亦灭。亦有亦无。亦增亦减。凡来问者。皆如是答。以诸二边。互相矫乱。令彼前人。遗失章句者。如亦有亦无。则有不成有。无不成无。令彼问者。遗失生灭之章句也。亦生亦灭。亦增亦减。亦复如是。佛经中。亦有时说亦有亦无者。此双遣二边。显示中道。不同此。于生处见有。亡处见无。二边对待也。名同义异。不可不辨也。二者。谛观其心。生心中无灭心。灭心中无生心。乃至增心中无减心。减心中无增心。故曰。互互无。若生中有灭。则可舍生证灭故。于此互互无处。无所证也。因无所证。故有人来问。唯答一字。但言其无。即以无所证为究竟也。涅槃经云。外道计无有四。一未生名无。如泥无瓶。二灭已名无。如瓶破已。三异相互无。如牛马互无。(牛性中无马性。马性中无牛性。)四毕竟名无。如龟毛兔角。此文互互无。即第三无也。三者。谛观其心。生有生处。灭有灭处。乃至增有增处。减有减处。故云。各各有处。因有处故。乃有得证。因有所证故。有人来问。唯答一字。但言其是。不言其有。而言其是者。以但凡有处。无非是心也。除是之余。无所言说。而头头是道。无非道也。佛经云。头头是道者。不但有处是。无处亦是。不同此。但以有为是也。四者。有无俱见者。于一法上。双见有无。如一本生二枝。其境枝故。其心亦乱。乱即不一。无主宰也。是故有人来问。答曰。亦有即是亦无。如有有。必定有无也。亦无之中不是亦有者。如已无。不能再有也。此乃虚论。断灭之见。加之有无夹杂。故名一切矫乱。凡是穷究诘问者。无非要明白是非。此将是非浑合一处。是而非。非而是。无容穷诘。其何是何非也。此文若将亦有即是亦无。亦无即是亦有。有无融通。乃成无是无非之正法矣。无容穷诘。亦可谓塞断义路矣。或谓经文有缺。盖未审邪正也。

三结成。

由此计度。矫乱虚无。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五外道四颠倒性。不死矫乱遍计虚论。

前云。亦有即是亦无。亦无之中不是亦有。反复皆无。故成遍计虚论。

六计无尽流。堕有相颠倒论。三。初起计。二分释。三结成。今初。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无尽流。生计度者。是人坠入死后有相。发心颠倒。

无尽流者。流即行阴。行阴相续不断。故名无尽流。生计度者。谓行阴中有我及我相。色受想。是过去我相。行阴是现在我相。又色受想已过。如死后之我相。行阴现在。如生前之我相。行者所计。与死后有相外道相似。故云。坠入死后有相。此于我心上计有相。故曰。发有相心颠倒论。

二分释。

或自固身。云色是我。或见我圆。含遍国土。云我有色。或彼前缘。随我回复。云色属我。或复我依。行中相续。云我在色。皆计度言。死后有相。如是循环。有十六相。从此或计毕竟烦恼。毕竟菩提。两性并驱。各不相触。

或自固身。云色是我者。此从色阴生计度也。谓此色身。即我之识性。坚固保护。勿令散失。此计即色是我也。或见我圆。含遍国土。云我有色者。此从受阴生计度也。我含国土。即领纳义也。我圆者。谓我识性遍圆。含摄一切也。云我有色者。此计我大色小。色在我中。色为我所有也。或彼前缘。随我回复。云色属我者。此从想阴生计度也。前缘。指想心所缘之境也。想心起。则所缘之境亦起。想心灭。则所缘之境亦灭。故云。随我回复。云色属我者。此计离我有色。色我并立。谓色属我所有。非他人之色也。或复我依行中相续。云我在色者。此于行阴生计度也。谓此色身。生灭变异。相续不断。我亦随于行中流转相续。行中相续。即行阴也。云我在色者。此计色大我小。我在色中也。我在色中。故随色流转。以上四种妄计。是四种外道所计。非一人具足四计也。所计不定。故以或字代之也。此四外道。咸因生前有相。而计死后亦有相。故云。皆计度言。死后有相。相即色我之相也。色受想行四阴中。皆具我相。色相。共成八相。生前死后。循环故有十六相。或云。以上四计。但在色阴。受。想。行。各有四计。共成十六相。然则生前死后。循环则有三十二相矣。云何相应经文乎。须知受想行三阴。皆依色而立。离色即无受想行。是故外道计我。只云色大我小。我大色小等。不云受大我小。我大受小等也。问。但于前四阴计我。不言识阴者。或谓。行阴未破。识不当情。故不言耳。此义如何。答。非也。须知。我即指识阴而言也。又不独外道计识神为我。凡夫亦无不以能知识者为我也。以识性分别前四。故成四种我。外道以相计我。离相即谓无我。是故名为外道。若离前四。但以识性为我者。则我相已无。即见我之真性。不得谓之外道矣。问。色受想三阴已破。复于此三计我。古解于此议论不一。或云。但破其计。不破其法。或云。五阴前后粗细二义不同。或云。遍计虽忘。依他之性未忘。或云。观中虽破。但约观法增胜。不破阴迷。善巧安忍。不生过患。岂可都无。谓之破耶。如是诸说。未审何是。答。四我之计。皆引外道。非行者有四种我计也。经文明云。于无尽流。起计度者。即于行阴起我计。与外道四我计相同。故云。坠入也。诸家议论。未谙文义。亦违法理。如言。但破其计。不破其法。岂色受想皆有实法乎。须知。色受想。本无实质。凡夫妄立假名。故云。妄计。若有色受想法体。而安色受想名。则名实相符。如实而知。何得谓之妄计耶。计未破时。且无实法。计已破后。焉得更有色受想之实法存在耶。问。人之死后。四大分散。何得更言有相耶。答。我有二。相亦有二。四大分散。人我相空。法我相不空。故云。死后有相。如人眠时。色身遗忘。梦中不无其身。可信此身亡后。不无身相也。若依小乘法修。五阴破尽。只得人我相空。若依大乘双亡人法。五阴破尽。则无我相矣。此行者。行阴未破。故于身中见无尽流相。色受想阴破故。坚碍等相皆无也。于此行阴未尽之际。谓毕竟烦恼。即谓烦恼无尽也。毕竟菩提。亦谓菩提无尽也。烦恼未尽。菩提未圆。故云。二性并驱。其不知烦恼菩提。对待而起。皆非实法也。破色受想。即破烦恼。烦恼破。菩提生。烦恼是生前有相。菩提是死后有相。是故成死后有相论。

三结成。

由此计度。死后有故。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六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有相。心颠倒论。

菩提本无相。于无相而计有相。故曰堕外道。惑菩提。依前次第。则名第六外道。前言四外道。计四阴有相。今言立五阴中。死后有相者。五阴指身而言。谓此五阴之身。死后有相。非分别五阴也。自性中本无死与不死。亦无相与不相。妄起死后有相心。故名心颠倒论。

七计过去阴。堕无相颠倒论。三。初起计。二分释。三结成。今初。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先除灭色受想中。生计度者。是人坠入死后无相。发心颠倒。

此于已破三阴上生计度。谓色受想。阴相已破。现前且无其相。死后焉得有相耶。由此计度。生起死后无相心。坠入无相心颠倒论。颠倒。即错乱也。前三阴已破。后二阴犹在。故有生前死后之计度也。

二分释。

见其色灭。形无所因。观其想灭。心无所系。知其受灭。无复连缀。阴性销散。纵有生理。而无受想。与草木同。此质现前。犹不可得。死后云何更有诸相。因之勘校。死后相无。如是循环。有八无相。从此或计涅槃因果。一切皆空。徒有名字。究竟断灭。

见色阴灭。形无所因者。谓色为身形之生因。无色。即身形无生因之处也。观其想灭。心无所系者。想为妄心之系缚处。无相故。心无所系也。知其受灭。无复连缀者。谓受心纳境。境连缀于心。无受故。心境各别。无复连缀也。人之有受想。故异木石之无知。今观色受想三阴之相已销散。纵有现前行阴生长之理。而无受想之知识。岂非同与木石乎。此言行阴虽在。无受想之知识。谁知其在乎。有亦若无也。以上别言四阴无相。此复总言身质。现前既然无相可得。死后焉得有相耶。因兹勘辩比校。而得死后无相之定论也。如是生前四无相。与死后四无相。循环反复。而有八无相也。此八无相。校前十六相。少八我相。此但言色法也。从此或计涅槃因果。究竟断灭者。谓从现身无相。死后亦无相。由斯而知生死是空。涅槃亦是空。因既无因。果岂有果。是故一切徒有名字。而无实义。故曰。究竟断灭。又现前身形是空。将来佛果亦空。转识成智。转生死成涅槃。皆假名也。

三结成。

由此计度。死后无故。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七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无相。心颠倒论。

妄计阴无。故非正觉。而堕落于外道也。以断灭为究竟。惑菩提真性。故于五阴身中。立死后无相心颠倒论。

八计现存去灭。堕俱非颠倒论。三。初起计。二释义。三结成。今初。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行存中。兼受想灭。双计有无。自体相破。是人坠入死后俱非。起颠倒论。

欲穷类本。故观动元。于现存之行阴起有相计。于已灭之受想起无相计。是为双计有无。计有而复计无。则有不成有。计无而复计有。则无不成无。是为自体相破。如是计度。亡正遍知。堕入死后俱非。故起有无俱非颠倒论。

二释义。

色受想中。见有非有。行迁流内。观无不无。如是循环。穷尽阴界。八俱非相。随得一缘。皆言死后有相无相。又计诸行。性迁讹故。心发通悟。有无俱非。虚实失措。

从已灭之色受想。而观现前行阴之有。则色受想名为非有。从现前行阴。而观已灭色受想之无。则行阴名为非无。从生前而推之于死后。循环研穷阴界。有八种俱非相。即有。非有。无。不无。生死循环。反复而成八种俱非相也。由此随得一种所缘之境。皆言死后有相无相。又于行阴迁流变化之性。心发通悟。谓因一而知一切也。了知一切法有而非有。无而非无。而起有无俱非之颠倒见。以致已灭之虚无。现存之实有。皆失其处所。而莫知所之。故曰。虚实失措。失措。谓失其一定之处所也。

三结成。

由此计度。死后俱非。后际昏瞢。无可道故。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八外道。立五阴中死后俱非。心颠倒论。

有无俱非。有似清净真如。后际昏瞢。则成颠倒妄想。故堕外道也。后际。指识阴而言。行阴未尽。识阴不明。故曰昏瞢。昏瞢不明。故不可以言语道也。此于五阴计有无俱非。皆是自心颠倒。故名心颠倒论。

九计后后无。堕断灭论。三。初起计。二释义。三结成。今初。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后后无。生计度者。是人坠入。七断灭论。

后后无者。由此身灭后归无。乃至最后灭身亦归无。此身灭后。名为死后。最后身灭。名为后后。总言五阴之身。不论前后。毕竟归于无而已。由此计度。坠入断灭外道。

二释义。

或计身灭。或欲尽灭。或苦尽灭。或极乐灭。或极舍灭。如是循环。穷尽七际。现前销灭。灭已无复。

或计身灭者。谓现身死后。归于断灭也。或欲灭尽者。谓初禅离欲。天中报尽。归于断灭也。或苦尽灭者。谓二禅离苦。此天报尽。归于断灭也。或极乐灭者。谓三禅具大随顺。身心安隐。得无量乐。从此身后。归于断灭也。或极舍灭者。谓四禅双舍苦乐。及四空天双舍心色。故名极舍。从此身后。归于断灭也。由现前人身。而欲界天身。而初禅。而二禅。而三禅。而四禅。而四空。由是循环。穷尽七种五阴身相边际。皆同现前五阴之身。毕竟消灭。无复更生。是为三界七种断灭见。阿含经云。有婆罗门。于末劫中。起断灭论。有七末见。于此经稍异。彼合色天。开空天。此开色界。合空界故。楞伽经云。外道有七无常。一作已而舍名无常。二形处坏名无常。三即色是无常。四色转变名无常。五性无常。六性无性无常。七一切法不生无常。名虽异此。总计一切法同归灭。义亦同此也。

三结成。

由此计度。死后断灭。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九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断灭。心颠倒论。

死后断灭。即阴尽后。不复更生也。此文计身灭等。际虽有七。阴则同五。竖论虽穷于七际。横论只一身而已。从此一身。而循环于七际之身。皆如是断灭。以凡是五阴身。皆死后断灭。故云。立五阴中死后断灭。以发如是颠倒见故。名心颠倒论。

十计后后有。堕五涅槃论。三。初起计。二释义。三结成。今初。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后后有。生计度者。是人坠入五涅槃论。

后后有者。谓此五阴身尽后。另有清净依处。不但此身尽后。有净依处。乃至最后身尽。皆有净依处。净依。谓常乐我净。即涅槃也。由此计度。忘正遍知。故坠入外道五涅槃论。

二释义。

或以欲界为正转依。观见圆明。生爱慕故。或以初禅。性无忧故。或以二禅。心无苦故。或以三禅。极悦随故。或以四禅。苦乐二亡。不受轮回生灭性故。迷有漏天。作无为解。五处安隐。为胜净依。如是循环。五处究竟。

或者。不定之词。或以此身死后。生于欲天。即以欲天为正转依处。正转者。众生舍真入妄。谓之邪转。舍妄归真。故名正转。观见圆明者。谓凡夫肉眼。见近不见远。见内不见外。今得天眼。远近皆见。内外通明。故云观见圆明。非真圆明也。因此而生爱慕。以彼为胜妙清净之依处也。或以初禅。初离欲苦。性无忧恼。即以彼为安隐净妙之依处也。或以二禅。离苦已远。苦心亦离。即以彼为安隐净妙之依处也。或以三禅。身心之苦皆离。随顺极喜悦故。即以彼为安隐净妙之依处也。或以四禅。不仅无苦。亦复无乐。苦乐二亡。三灾不到。不受轮回。无生灭性故。即以彼为安隐净妙之依处也。如是五处。皆是有漏之天。生灭之处。非不生灭处。行者迷此。而妄作无为之解。以彼五处。皆属有为。非是无为故。如初禅离生。二禅定生。三禅离喜。四禅舍念。皆有为故。欲天本是生死轮回。非可依处。妄谓此处安隐无为。不受轮回。为胜妙清净之依处。如是循环。辗转推求。乃有五处究竟涅槃。安隐净依之处。总之。彼处下界而观上天。故皆有安隐净依之相。其实非真涅槃。故名妄计也。或谓经前云。初禅一切苦恼所不能逼。应知初禅离苦受矣。二禅一切忧悬所不能逼。应知二禅离忧受矣。今云。初禅无忧。二禅无苦。译人传写。倒文而误。余谓。前文系佛说。此文是外道所计。外道所计。原不能以之为然。或者。不谓外道计讹。而谓译人传误。其言岂其然乎。又一切苦恼所不能逼。正是性无忧也。一切忧悬所不能逼。正是心无苦也。何误之有哉。

三结成。

由此计度。五现涅槃。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十外道。立五阴中五现涅槃。心颠倒论。

五现涅槃。谓于欲天。四禅。五处显现涅槃之相也。此五处。亦即五阴破后之现相。如观见圆明。即色阴尽相也。初禅性无忧。谓性中无附带。即受阴尽相也。二禅心无苦。谓心无外缘。即想阴尽相也。三禅极悦随。谓心不妄动。即行阴尽相也。四禅苦乐二亡。谓前四阴尽。不受轮回生灭。即识性现前。所谓于涅槃天。将大明悟也。故此结云。立五阴中五现涅槃也。此皆行者心生颠倒。故名心颠倒论。楞伽经云。外道涅槃。妄想都无。我涅槃者。觉知自心不著外性。离于四句。见于实处。离心意识。名佛涅槃。可知外道虽同佛说涅槃。而实义不同之如此。

三结过劝转。二。初结过。二劝转。今初。

阿难。如是十种禅那狂解。皆是行阴用心交互。故现斯悟。众生顽迷。不自忖量。逢此现前。以迷为解。自言登圣。大妄语成。堕无间狱。

此善男子。既入三摩。已得正念。云何复有此十种妄境。令生狂解耶。下明云。皆是行阴用心交互。故现斯悟。言行者。于三摩中。用心销落诸念。忆忘如一。行阴自然层层剥落。移步换形。用心剥落于行阴。行阴现相于用心。行阴与用心交相回互。故于禅那中。现此十种妄境。众生迷境。以为常事。故成顽迷。虽入正受。犹不自忖量此境是否。逢此妄境现前。直接以迷为解。解。即悟也。以为明了真境也。是故自言登圣。未证而谓证。故名大妄语成。堕无间狱。入三昧者。于三昧中所见之境。无论是正是邪。概不得贪著。著即违正念。成魔境。思之。

二劝转。

汝等必须将如来语。于我灭后。传示末法。遍令众生觉了斯义。无令心魔。自起深孽。保持覆护。销息邪见。教其身心。开觉真义。于无上道。不遭枝歧。勿令心祈。得少为足。作大觉王。清净标指。

想著外境。于想阴上用心计度。故有心外之天魔来扰。行阴是自体迁流。不著外境。于行阴上用心计度。故不遭天魔。而堕自心之魔也。自心而言魔者。心。即六识心也。破受想二阴。即破六识枝见心。行阴中。本无此枝见之心。由于行阴上用心起计。故令枝见之心复生。为行阴作障碍。故名心魔。此从行阴退入想受。故曰坠入外道。欲升反坠。故名心颠倒。古解。多疑及受阴尽。已超见浊。云何行识二阴。又发诸见耶。于是乃有种种揣摩。未能一是。概未能于坠入堕落等文中注意也。若行阴中原有诸见。则成家常事。何得名之为魔耶。佛令将此魔事。传示末世。遍令众生。觉了斯义。即令行者。不可于行阴上用心起计度也。行阴生计。心魔即起。自作深孽。即成大妄语。堕无间狱。故名深孽。孽。谓罪孽也。若能保持覆护。不许于行阴上用心。则可以销息邪见。邪见。即心魔。心魔不起。无诸障碍。则可教令其身心开示正觉之真义。直趋于无上之道。不遭于枝歧之径。则外道之坠可免矣。总之。行者勿令自心有所祈求。即不于行阴上用心求得。或有所得。亦不得以为究竟。不以为究竟。得非真得。故不成魔。如此法门。可为觉路之指南针。故曰。作大觉王之清净标指也。

五识阴魔境。三。初识阴总相。二识阴别境。三结过劝转。初三。初识阴生相。二识阴尽相。三识阴本相。今初。

阿难。彼善男子。修三摩提。行阴尽者。诸世间性。幽清扰动。同分生机。倏然隳裂。沉细纲纽。补特伽罗。酬业深脉。感应悬绝。于涅槃天。将大明悟。如鸡后鸣。瞻顾东方。已有精色。六根虚静。无复驰逸。内外湛明。入无所入。深达十方十二种类。受命元由。观由执元。诸类不召。于十方界。己获其同。精色不沉。发现幽秘。此则名为识阴区宇。

行阴迁流。为世间一切生灭法之根基。行阴尽。体不流动。则生灭性断。故生机隳裂。深脉。悬绝也。幽清扰动者。指行阴而言。前三阴尽。已无粗浊之相。故曰幽清。扰动。即行阴也。同分生机者。言此行阴。为一切众生。共同分段身之生机。机。谓发动之枢机。即生之根本也。倏然。谓不知其故。而隳坏裂破也。以上谓生死之根本断也。沉细纲纽者。谓维系一切生命之总纲。结合一切生身之枢纽。深沉微细。而不可见。故曰。沉细纲纽。补特伽罗。此云。数取趣。谓数数取于六道诸趣而受生也。六道之报生。皆为酬偿业因。行阴为业报流转之脉络。亦如火车之轨道。行阴尽。则因不感果。果不酬因。故曰。感应悬绝。悬绝。即因果隔断。不能通达。此言六道轮回之路断也。亦言结合四大之筋络断也。总言行阴尽。即生死停歇。不复更续生因也。涅槃天者。常住不动之性天也。生死喻长夜。五阴喻五更。四更已尽。长夜将晓。天日欲出。故曰。将大明悟。喻如世间鸡之后鸣。天将明亮。但红日未出。犹有识阴未破故。东方精色者。清晨之曙光也。六根虚静者。远离四大曰虚。不外流逸曰静。无复驰逸。亦不缘外尘义也。四浊已超。根尘不黏。故曰。内外湛明。从此内无能入之根。外无所入之尘。根尘泯合也。此文内外湛明。入无所入。与前三渐次文。反流全一。六用不行义不同。六用不行。即六识不起。此六根虚静。六七二识皆不起也。彼是有尘而不缘。出于有心。此是缘无所缘。出于无意。有心不缘。乃内外未曾湛明。故须历诸圣位。此是缘无所缘。故不假修证而超诸位。顿渐之异在此。学者不可不知也。行阴尽。而生理穷。故能深达十方。十二种受生命之元由。由无始一念妄动。执取外境。境本无境。妄生执取。执取之念。由始至终。有十种阶差。及能取所取。共有十二相。为十二类之生因。若观能执所执。则十二类呼召汝心。入十二类。若观能执所执之本元。则无诸类之相。故诸类不召。观其执元之元字。为十二类生之通体。以凡有所执。皆从此生故。于此乃获十方十二类生之同一体性。至此大事明矣。但旭日未升。精色不沉。于此同体。发现幽秘之相。即此幽秘。是识阴之区宇。幽秘者。知有此事。但未明了。不同杳然无知也。五阴有二义。若依小乘破识阴。即破六识。以七识为涅槃天日。此依大乘破识阴。即破六七二识。以八识真体为涅槃天日。大乘小乘。名同义异。不可不知也。

二识阴尽相。

若于群召。己获同中。销磨六门。合开成就。见闻通邻。互用清净。十方世界。及与身心。如吠琉璃。内外明彻。名识阴尽。是人则能超越命浊。

此言识阴尽相。若于群召者。言从于一切生相呼召起。今已获得诸类不召也。同中。即生相之元体。谓一切生相。同于此中而生也。获得同中。即不为群生之所呼召。六根入于六尘。即为六尘呼召。以不召故。六根之性不出不入。所以六根之门亦销灭也。合开成就者。若开则成六。合则成一。开则不合。合则不开。开合不能成就。今则。六而常一。一而常六。开即合。合即开。开合同时。是为开合成就。眼可闻。耳可见。是为见闻通邻。六门销磨。无隔无碍。六根互用。清净无染。根身器界。如吠琉璃。内外明彻。则精色沉。幽秘销。识阴尽矣。禅宗至此。谓之大彻悟。位同等觉。智齐诸佛。是之谓圆顿法门。若渐次法门。反流全一。六用不行。则落于有为矣。又一而不能六。合而不能开。心虽明。而根隔不开。故如琉璃内含宝月。必须修证。乃能内外明彻。此之谓渐次法门也。古解。于此未深究。误谓前后相同。互相引证。如此解者。顿渐不分。前后重复。又三渐次后。经过五十五位。方到金刚干慧。此文识阴尽后。从互用中。入金刚干慧。超过五十五位。顿渐不同。如此明显。不可不知。故略辨之。一切众生。由色心连持。而成命浊。识阴尽故。命浊超也。命浊超。则无身命之可言。生不知谁生。死亦不知谁死。所谓了知生死不相关也。

三识阴本相。

观其所由。罔象虚无。颠倒妄想。以为其本。

观其识阴之所由来。则知识阴不是本具。凡不是本具者。皆从妄想所生。妄想者。无实体性。从幻妄之相上著实想。故名妄想。惟此识阴之妄想。靡但无实性。亦无幻妄之相。体相俱无。故名罔象虚无。此为妄想之始。即起信论。三细相中之业相也。一念初萌。谓之业相。心境未交。有心无境。故名罔象虚无。再念流动。谓之转相。心趣境而未至境。故名幽隐。即行阴之本也。第三念。心与境相交。谓之现相。即前三阴之本也。此依大乘顿教论。若依小乘。则以六粗相为五阴之本。此罔象虚无。亦名根本无明。谓迷失本性也。迷本逐末。故名颠倒妄想。识从此起。故为识阴之本也。

二识阴别境。十。初计所得心。堕外道种。二计能为心。堕遍圆种。三计因依心。堕倒圆种。四计圆知心。堕倒知种。五计著崇事。堕颠化种。六计虚无心。堕断灭种。七计固妄因。堕妄延种。八发邪思因。堕天魔种。九计精应心。堕缠空种。十计圆觉心。堕不化种。初三。初从阴生见。二堕邪亡正。三结名外道。今初。

阿难当知。是善男子。穷诸行空。于识还元。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能会己身根隔合开。亦与十方诸类通觉。觉知通吻。能入圆元。若于所归。立真常因。生胜解者。

当知。是警诫之词。穷诸行空。是了结前阴。于识还元。是引起识阴。前四阴皆是识之作用。识阴是前四阴之本元。为识行。即行阴。识想。即想阴。识领受。即受阴。识之影相。即色阴。四阴已尽。还成识之本相。如水起波。波灭还成静水。离诸作用。静而不动。故曰。已灭生灭。因动而静。静亦是妄。静妄未销。如水初静。昏扰之相尚在。湛寂之光未圆。故曰寂灭精妙未圆。即此静水澄清之间。为之销磨六门。能令己身根隔合开。令一根放旷。周遍于六根。是为开。令六根归并于一根。是为合。则六根之隔相磨灭矣。磨灭之间。有十种阶差。此其一也。今初于六根通邻。则六尘合一。即十二类生同归一体。是故亦与十方诸类通觉。所谓自觉。即是觉他。一切众生。咸归一觉。无人我之隔碍也。一切众生觉知之心。既能通达吻合。则万法圆融。成为一识。所谓惟此一是实。能知诸法圆融之元体。故曰。能入圆元。圆元。即指识阴。此识普为一切众生之本元也。若于所归者。亦指识阴。为前四阴之所归宿也。谓前四。是幻妄无常。此是真实常住。故立真常因。因。种子。能生前四阴故。生胜解者。自谓明此因。为超胜之了解。不同常人。以幻妄无常为生因也。

二堕邪亡正。

是人则堕因所因执。娑毗迦罗。所归冥谛。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

如上所解。识阴如前四阴之因。前四阴为识阴之所因。是故是人。堕因所因执。执。即见。有因所因之可见也。既知识阴是真常。应当远离一切生灭等相。生灭且无。何得有因所因耶。如此邪见。有类娑毗迦罗。所归冥谛。故成彼之伴侣也。娑毗迦罗。此云金头。亦名黄发外道。彼观八万劫前冥然无知。故以冥为谛。八万劫后。一切诸法。俱从此生。故计冥谛为因。一切法为所因。与此计同也。诸佛菩提。本来无生。此计生故。迷佛菩提。亡失无生之知见也。问。佛说一切法从因缘生。既从因缘生。当然有因所因。何以不许此见耶。答。佛说一切法从因缘生。正显生无所生也。如因水生波。岂真有波从水所生乎。波即是水。水即是波。本无因。亦无所因。于一水体上见因所因。非妄见而何耶。

三结名外道。

是名第一立所得心。成所归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外道种。

立所得心者。谓凡夫迷失真常之心。依法修行。有真常之心可得也。识阴现前。即为所得心。成所归果者。即以识阴。为修行归真之结果也。成所归果。则违远圆通。圆通。即无始终。有所归宿。即有终。故不圆通也。立所得心。即背涅槃城。涅槃无去无来。不生不灭。此有所得即生。有生必有灭。故于涅槃相背也。涅槃而喻如城者。城所以别内外也。诸佛舍幻相。证实体。如从外入内。故名入涅槃城。著识阴者。反背实体。而著外相。如从内出外。故名背涅槃城。其所得心。所归果。及因所因等。皆从外相上得来也。以外相为究竟。故生外道种。种有能生之义。外道皆从此生也。凡从外相上计道理者。总名外道。诸佛究竟内体为道理。故名正道也。

二计能为心成遍圆种。三。初从阴生见。二堕邪失正。三结成异种。今初。

阿难。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若于所归。览为自体。尽虚空界。十二类内。所有众生。皆我身中一类流出。生胜解者。

穷诸行空等如前。以前四阴。皆归宿于识阴。故以识阴为归所。即揽取寂灭未圆之识阴为自本体。此为能执。尽虚空界。十二类内。所有众生。是穷尽所有众生。皆从我身中一类流出。我身但指识阴而言。此言我能流出于彼。彼不能流出于我。以我为能。故以彼为非能。是为非能执。斯乃一种著相之邪见。行者反生胜解之心。是以堕于执见也。

二堕邪失正。

是人则堕能非能执。摩醯首罗。现无边身。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

能非能者。以非能为能也。识阴将破之时。实见我能流出一切众生。但此是过度之相。不得以为究竟。于此生胜解者。则堕能非能执。若不生胜解者。则不堕能非能执。胜解。即执也。其病在执。不在能非能也。摩醯首罗。即大自在天。三目八臂。居色界顶。诸天之尊。外道所宗。谓此天能现无边身。正类此者。我能流出一切众生。是故与彼成其伴侣。诸佛菩提。绝诸对待。此于菩提。计能非能。故曰迷。而以能为菩提心。故失其绝对之知见也。

三结成异种。

是名第二。立能为心。成能事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大慢天。我遍圆种。

立能为心者。谓我能为一切众生之因心也。成能事果者。谓我能成一切事果也。总之。我为一切众生之心。我能成为一切众生之事。除我之外。则一切众生无心。不能成办一切事果。通盘皆以我为能。余皆非能也。能与非能各异。故违远圆通。向生死路。故背涅槃城。以我为能。下视一切故生大慢天。即摩醯首罗天。我能周遍法界。我能圆具众生。故成我遍圆种。

三计因依心。生倒圆种。三。初从阴生见。二堕邪失正。三结成异种。今初。

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若于所归。有所归依。自疑身心。从彼流出。十方虚空。咸其生起。即于都起所宣流地。作真常身无生灭解。在生灭中。早计常住。既惑不生。亦迷生灭。安住沉迷。生胜解者。

已将生灭。归于寂灭。故以寂灭为所归依。又疑自己身心。从寂灭中流出。十方虚空。亦咸从寂灭生起。即以寂灭为都起。所宣流地。都。谓总也。宣流地。即出生处也。以宣流地。作真常之身体。以真常身。作无生灭之解释。即自处于识阴生灭之中。而早作常住无生之解会也。妄以生灭作无生灭解。故曰。既为不生所惑。亦被生灭所迷也。以现身为常住。不求出离。故曰。安住沉迷。不知堕于沉迷之流类。而反作超胜之解者。故生倒圆种也。

二堕邪失正。

是人则堕常非常执。计自在天。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

以识阴为常。常非真常。故堕常非常执。即以非常为常也。自在天。即欲界顶天。外道计自在天能生一切。为万物因。涅槃经。迦栴延说。一切众生。悉是自在天之所作。彼此所计相似。故成伴侣。以生灭为常住。故迷菩提也。不知有真不生灭故。亡失知见也。

共收到 1 条回复
96

三结成异种。

是名第三。立因依心。成妄计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倒圆种。

以识阴为所归依。故曰。立因依心。在生灭中。早计常住。故曰。成妄计果。立因依心。则有始。故违远圆通。成妄计果。则有终。故背涅槃城。前计我心圆满。能生一切。此计识阴圆满。我从彼生。颠倒圆满。故名倒圆种。

四计圆知心。堕倒知种。三。初从阴生见。二堕邪失正。三结成异种。今初。

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若于所知。知遍圆故。因知立解。十方草木。皆称有情。与人无异。草木为人。人死还成十方草树。无择遍知。生胜解者。

或计我能生一切法。或计我与一切法皆从彼生。总之。一切法同一生处。同一体性也。既了万物同体。故此转计有情能知一切物。一切物亦应能知有情。同一体故。有情无情。咸有知觉。如是知觉。乃能周遍圆满也。因有此知。而立此解。故曰。十方草木。皆称有情。与人无异。然有情之四大。与无情之四大。虽同一四大。但有情之性。与无情之性。各别不同。不可互相回换。今日草木为人。人死还成十方草树。故成妄计也。无择遍知者。言有情无情。各各遍知。无所拣择也。如此妄见。反作超胜之解者。故堕外道也。

二堕邪失正。

是人则堕知无知执。婆吒霰尼。执一切觉。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

知无知者。以无情为知。知即无知。故堕知无知执。即以无知为知也。婆吒。亦云婆私吒。名义集云。跋阇。此云避。善见律云。初为牧童。毗舍离王。幼小未登位时。共相游戏。童为王蹋。泣诉父母。答曰。汝应避去。因此立名。曰避。霰尼。亦云先尼。名义集云。西你迦。此云有军。此二外道。皆执一切情与无情。皆有觉知。今所妄计。正与彼同。故成伴侣也。草木为人。迷佛菩提也。人成草树。亡失知见也。

三结成异种。

是名第四计圆知心。成虚谬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倒知种。

圆知心者。世人以有情为知。以无情为无知。则知不能圆。今谓情与无情各有知。故名圆知心也。虚谬果者。虚。谓空虚也。谬。谓误会也。即草木为人。人死还成十方草树。各成虚谬之果也。倒知种者。草木为人。即以无知为有知之本也。人死还成草树。又以有知为无知。颠倒觉知。故生倒知种。问。佛与祖师。皆说有情无情同一体。又云。有情无情。悉皆成佛。又云。觉性圆满。今云。无情有觉知。正合佛说。何言堕外道耶。答。佛说一切法。破众生一切执著心。但有言说。都无实义。若执佛言为实者。即堕法执。此佛经言之预矣。何得更疑也。当知。上来因非因。能非能。常非常。知无知等。皆不违正知。惟一执字。是外道邪见。若于一切法。不生执心。则粗言及戏语。皆归第一义。一起执心。则第一义亦成邪见。思之。古解未了此义。申种种义解。皆不免于邪思。

五计著崇事。生颠化种。三。初从阴生见。二堕邪失正。三结成异种。今初。

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若于圆融。根互用中。已得随顺。便于圆化一切发生。求火光明。乐水清净。爱风周流。观尘成就。各各崇事。以此群尘。发作本因。立常住解。

六门消磨。六根合开。故成圆融根。根根互用。此系识阴尽相。此时识阴未尽。合开虽未成就。已能于互用随顺。随顺。谓不违逆也。六根系清净四大变化而成。世人违背四大。故建立六门。今之随顺四大。故消磨六门。便于随顺中。圆化一切。发生圆化者。四大成根。从始暨终之变化相。皆于此互用中发生也。世人只知有六根。而不知有四大性。故无爱乐也。今之六根消磨。四大性发。故有求火光明。光明。即火性发生也。乐水清净。清净。即水性发生也。爱风周流。周流。即风性发生也。观尘成就。成就。即根性发生也。各各崇事者。于此四大。各各生尊崇奉事之心。以此群尘即四大。为发作六根之本因。所谓木本水源。故所以崇事也。六根生灭不停。清净四大常住不坏。故立常住之知解也。

二堕邪失正。

是人则堕生无生执。诸迦叶波。并婆罗门。勤心役身。事火崇水。求出生死。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

六根四大。元无二体。于此计生。生即无生。故堕生无生执。即以无生为生也。迦叶波。此云饮光。姓也。如三迦叶。向以事火为道。婆罗门。此云净行。乃印土外道之总称也。勤心役身。即诸苦行外道也。如拔发熏鼻。投灰裸形等。或事奉于火。或崇重于水。妄计事火崇水。功可超升。是以欲出生死者。事崇之也。此等外道。正与崇事四大相同。故成其伴侣。生与无生。是二边法。故迷佛菩提。亡失中道。正知见也。

三结成异种。

是名第五计著崇事。迷心从物。立妄求因。求妄冀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颠化种。

计著四大。为能生之因。崇事四大。冀得无生之果。四大是心外之物。不求自心。而求四大。是为迷心从物。认贼为子。四大是外缘。非是内因。于非因而求因。故曰。妄求因。四大本非常住。而亦非果觉。于非果而冀果。故曰。妄冀果。冀。谓希望也。冀果。则违远圆通。非果为果。则背涅槃城。生颠化种者。四大本从自心发化。今反谓自心从四大发化。颠倒化元。故生颠化种。

六计虚无心。生断灭种。三。初从阴起见。二堕邪失正。三结成异种。今初。

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若于圆明。计明中虚。非灭群化。以永灭依。为所归依。生胜解者。

渐破识阴。渐增圆明。于圆明中。十二类生。皆依他变化而有。虚幻不实。是为计明中虚。以虚故。而欲灭之。谓非灭其群化之幻法。不得真实之法。即欲永远灭其所依之内身。以及外境。复以所灭之处为归依。此本是断灭见。而妄作胜解者。故成断灭外道也。

二堕邪失正。

是人则堕归无归执。无想天中。诸舜若多。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

归无归者。灭有依。依于无依。归于无所归。故云。归无归执。无想天者。修无想定。伏六识者。生此天。舜若多。此云虚空。谓身空也。无想天。谓心空也。此计身心俱空。与彼二相应。故成伴侣。觉性非空。故曰。迷佛菩提。以空为觉性。故曰。亡失知见。

三结成异种。

是名第六圆虚无心。成空亡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断灭种。

圆虚无心者。不但自心虚无。一切群生心皆虚无。故曰圆虚无心。归于无所归。故成空亡果。以有所结果。故违圆通。以虚无为果。故背涅槃城。身心俱空。相续已断。故生断灭种。

七计命元。生妄延种。三。初从阴生见。二堕邪失正。三结成异种。今初。

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若于圆常固身常住。同于精圆。长不倾逝。生胜解者。

识阴为各命由绪。一言其常。则无处不常。故曰圆常。以识阴常住故。意欲牢固其身。亦令常住。同与精纯圆满之识阴。长不倾颓。长不迁逝。不倾不逝。永恒常住。然幻化之身。常倾常逝。无时停顿。而冀其常住。已属妄计。而又认为超胜之见解。是故失正知见也。

二堕邪失正。

是人则堕贪非贪执。诸阿斯陀求长命者。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

固著身形而不舍。是之谓贪。然此身形。如空华水月。梦幻泡影。又非其所贪。贪非其所贪。故堕贪非贪执。阿斯陀。此云无比。谓寿命长远。无有比譬也。此如阿斯陀仙。坚固身形。长生不老。故成其伴侣。贪著身形。故迷佛菩提。身本无常。妄计常住。故失正知见。

三结成异种。

是名第七执著命元。立固妄因。趣长劳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妄延种。

识阴为生命之元。识暖息三连持为命。三法分散。命成乌有。行者于此。立坚固妄想之因心。趣长远劳苦之果报。是故违无始终之圆通。背不生灭之涅槃也。妄延种者。延谓延长寿命。而寿命本有分限。纵饶延至百千万劫。终归于坏。此不当延而延。故曰妄延。

八发邪思因。生天魔种。三。初从阴生见。二堕邪失正。三结成异种。今初。

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观命互通。却留尘劳。恐其销尽。便于此际。坐莲华宫。广化七珍。多增宝媛。纵恣其心。生胜解者。

众生之命。起于识阴。既了识阴。故知各命互相通达。此际渐破识阴。已知识阴必有尽时。识阴尽。即命根尽。恐尘世之快乐不能久享。故却留尘劳。不令其销尽。趁其桑榆晚景。以饱其乐。是故庄严莲华宫殿。广化七珍宝物。多增美丽之女。媛。即美女也。纵意恣情。穷奢极欲。免负人生。以此而作超胜之解。不知已沉酣于尘劳烦恼窟中矣。

二堕邪失正。

是人则堕真无真执。吒枳迦罗。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

真非真者。以留滞尘劳。享受欲乐为真。此实非真。故堕真非真执。吒枳迦罗。天魔之异名也。梵语吒枳。此云结缚。梵语迦罗。此云我所作。谓生死结缚。种种欲乐。唯我所作。即变化欲境。自享其乐也。今之却留尘劳。广化七珍。以图娱乐。正类于彼。故成其伴侣也。

三结成异种。

是名第八发邪思因。立炽尘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天魔种。

发邪思因者。不知识尽得真净之乐。而反留尘劳以欲染为乐。故曰。邪思。由此邪思。而感当来之果。对当来之果。故以邪思为因也。炽尘果者。炽。谓最显著义。即最胜之尘身也。如自在天魔。依正之超胜。无有过者。以邪思为因。故远圆通之因。以炽尘为果。故背涅槃之果。天魔种者。此正所谓修禅而不断欲。必落魔道也。种。谓种类。谓魔民魔子等。

九计精应心。生缠空种。三。初从阴生见。二堕邪失正。三结成异种。今初。

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于命明中。分别精粗。疏决真伪。因果相酬。唯求感应。背清净道。所谓见苦断集。证灭修道。居灭已休。更不前进。生胜解者。

识阴将尽。各命由绪已明。于此命明之中。而起计度。分别精粗。所谓分别者。谓过去四阴有相可见。故为粗。现前识阴无相可见。故为精。又于精粗。复分疏决择。谓粗者是伪。精者为真。真伪亦非自然。乃由因果相酬。有为因。则酬粗伪之果。无为因。则酬精真之果。今修无为。是舍粗伪而求精真。故曰惟求感应。岂知有所求应。即有所染污。故曰。背清净道也。其所舍之粗因。伪果。即见苦断集。此二为世间因果。谓集烦恼之染因。感生死之苦果也。其所求之精因。真果。即证灭修道。此二为出世因果。谓修寂灭之道品。证偏真之道果也。是为因果相酬。然出世因果虽胜。既落因果。即不免于染污。故曰。背清净道。真清净道。以无因为因。无果为果。所谓归无所得。是为清净。然此清净。亦由不净致于净。若证灭者。不以灭为究竟。连灭亦舍。则入清净道矣。奈居灭已休。更不前进何。是故于证灭而生胜解者。则堕定性声闻。于此可知声闻坐果者为定性。不坐果者为回心。

二堕邪失正。

是人则堕定性声闻。诸无闻僧。增上慢者。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

定性声闻者。定谓不动义。即坐于偏空。而不前进也。无闻僧者。不闻真正佛法也。或以世间法为佛法。如无闻比丘。入四禅定。妄言证圣等。增上慢者。未得为得。亦认佛法不真。以假为真。犹似声闻。贪恋化城。不求宝所。故成其伴侣也。以坐于声闻故。迷佛菩提。以假为真故。亡失知见。

三结成异种。

是名第九圆精应心。成趣寂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缠空种。

圆精应心者。圆谓不缺。精谓不杂。应谓随缘而生。此随缘而生之心。已离四阴之妄。故称圆精。虽圆而精。然非真常之心。故曰应心。亦可云识阴之心。虽非真心。然已于圆精之心相应。故曰。圆精应心。趣寂果者。空诸所有曰寂。趣此空寂为止境。故曰果。即偏真涅槃也。以应心为因心。故违圆通。以趣寂为果觉。故背涅槃。生缠空种者。缠谓著义。声闻。著空。成空寂种性也。

十计圆觉心。生不化种。三。初从阴生见。二堕邪失正。三结成异种。今初。

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若于圆融清净觉明。发研深妙。即立涅槃而不前进。生胜解者。

识阴将尽。识性发明。圆观十方一切类生。各各周遍。同归识性。故曰圆融。彻见众生由绪。离诸异见。故曰。清净觉明。于此觉明识性之中发生研究。穷而不能见其底。故曰深。随顺诸缘而不变。故曰妙。即以其处为究竟。故曰。立涅槃而不前进。悟彻缘起之理。生胜妙之解。不知缘起。亦非真实。故堕定性辟支。

二堕邪失正。

是人则堕定性辟支。诸缘独伦。不回心者。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

梵语辟支迦罗。此云独觉。亦名缘觉。闻佛说因缘性空而悟无生。故名缘觉。出无佛世。独宿孤峰。观物荣枯而自觉悟。故名独觉。其名虽二。其机无二也。此修大乘者。误堕小乘。故与缘独之伦。不回心者。成其伴侣。是人误入缘独。不得与修缘独者。一概而论也。以坐于小果故。迷佛菩提也。以小果为究竟故。亡失正遍知见也。

三结成异种。

是名第十圆觉吻心。成湛明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圆觉明不化圆种。

彻悟世间缘生之理。曰圆觉。仿佛与圆妙觉心相合。故曰圆觉吻心。离诸幻相。湛然清明。以为究竟。故曰。湛明果。以有结果。故不圆通。果非真果。故背涅槃。自了生死。故曰。觉圆明。不利众生。故曰。不化圆。即生小乘种类也。与前缠空种。同一小果。而今声闻缘觉者。声闻从事修证。缘觉从理悟入。从理悟入。理无二致。故无位次。所谓顿超也。从事修证。事相千差。故有四果。所谓渐次也。修因虽异。同出三界。同证偏真。所谓方便多门。归元无二也。教家谓缘觉更侵习气。超过声闻。断惑异。而证果同。因异果同。违背因果。万无此理。问。如此经说。小乘破五阴不尽。云何得出三界耶。答。五阴有二。一分段身五阴。二变易身五阴。分段身五阴。罗汉破尽。变易身五阴。直至成佛方破尽。此经言五阴。乃言变易身五阴。此经受阴尽。分段身即了矣。此时识阴将尽。已去分段身远矣。是故此云。堕入辟支。非识阴将尽。与辟支相齐也。又经言。某阴尽。实是伏尽。非断尽也。至下金刚心。圆精发化。乃断五阴。此言下堕。即伏而复起也。若真断尽。则不能下堕矣。祈善思之。

三结过劝转。二。初结责众过。二劝转末世。今初。

阿难。如是十种禅那。中途成狂。因依迷惑。于未足中。生满足证。皆是识阴用心交互。故现斯位。众生顽迷。不自忖量。逢此现前。各以所爱先习迷心。而自休息。将为毕竟所归宁地。自言满足。无上菩提。大妄语成。外道邪魔所感业终。堕无间狱。声闻缘觉。不成增进。

虽修禅那。未证极果。故曰中途。于此途中。迭起十种邪解。故曰成狂。依此十种迷惑。而失知见。故于未足中。生满足证。考其十种狂解之元因。皆由行者于识阴上用心。心阴交互。故现斯相。所谓交互现相者。如识阴有圆明。圆常。圆精等相。故起圆明。圆常。圆精等心。又若无圆明。圆常。圆精等心。则又不知识阴有圆明圆常圆精等相。是故心。阴。交会。互相显现。而成此十种狂解。其过如此。若行者于识阴上。不起心动念。任他识阴变现。随现随灭。则不成狂。可以直趣无上。归无所得矣。无乃众生常情好善恶恶。厌故欣新。此无量劫来。先习所成。受此先习。而迷自心。是故识阴剥落。所现新相。不知不觉。自生爱著。有此顽迷之固习。而自然不自忖量。现境虽好。终不究竟。只以随其所好。为修习毕功。功德圆满。而自休息。将以此投机之境。为毕竟归家安宁之地。乃成邪业。又不但得之于心。而又发之于言。曰满足无上菩提。而成大妄语。先受邪业之报。故堕魔外。后受大妄语报。故堕无间地狱。此依前八种而言。前八种皆从有相生执。有相迁变。故报尽复受轮回。后二种著空。空相常住。功业不亏。故不复受生死也。惟以著空故。不得增进至于无上菩提。故名定性。法相宗言。定性二乘。永不成佛。余不然。如上种种外道。若遇佛受教。顿改前非。即归正道。岂有二乘。反不如外道能改邪归正。而永为小果耶。言定性者。乃依当时而言。以别不定。若定性永远不变。则定性即同真性矣。佛说。大地众生皆有佛性。悉当作佛。佛说。众生不尽不成佛。

二劝转末世。

汝等存心。秉如来道。将此法门。于我灭后。传示末世。普令众生。觉了斯义。无令见魔。自作沉孽。保绥哀救。销息邪缘。令其身心。入佛知见。从始成就。不遭岐路。

末世众生。不闻此法。魔境现前。必为所惑。而自作沉沦之业。若闻此法。则有先知。魔境现前。必不为其所惑。然则此法。可以保绥禅那。哀救学者。销息邪缘。入佛知见。从始至终。直趋宝所。不遭岐途。是故如来叮咛切嘱。辗转劝传。无令断绝也。行阴之后。折衷曰心魔。识阴之后。折衷曰见魔。此心魔与见魔。有何分别乎。心魔者。心谓六识。想阴尽。即六识尽。复起于行阴中。令行者不能增进。而反堕落。故名为魔。见魔者。见谓六根。即见闻觉知性也。行阴尽。即六根尽。尽谓根之作用尽。即不起妄见。非根相尽也。复起于识阴。令行者不能增进。而反堕落。故名曰魔。又见。即前文十番显见之见也。心。即前文两番征心之心也。不知者。以见为心之见分。则颠倒甚矣。智者思之。

四结名顿超。二。初由凡夫超至等觉。二由等觉超至妙觉。今初。

如是法门。先过去世。恒沙劫中。微尘如来。乘此心开。得无上道。识阴若尽。则汝现前。诸根互用。从互用中。能入菩萨金刚干慧。

如是禅那法门。乃十方三世诸佛开悟心地得无上道之法门。修行若舍此别无开悟之法。汝修此法者。识阴若尽。则汝现前六根。互相通用。即一根圆见六尘。一尘普应六根。无彼无此。无障无碍。妙哉不可思议也。众生六根各别。境界亦别。生死不同。苦乐悬殊。受差别境薰。结差别之果。今得六根互用。万法圆融。性相一如。生佛平等。生死烦恼皆空。菩提涅槃叵得。故能入于金刚干慧。金刚最利。喻其能断也。干慧。谓初心也。等觉能入此定。故知金刚初心即等觉初心也。又金刚干慧。以别凡夫干慧也。或谓金刚干慧。即始初一位。然则凡夫心与等觉心无异矣。不知顿超法门。不立阶级。一念顿悟。智齐诸佛。一超直入如来地者。此之谓也。问。经解干慧云。未与如来法流水相接。故名干慧。等觉。位等如来。何得复名干慧欤。答。干慧。最初一位也。如来。最后一位也。其中隔历种种位次。故云不相接。此总而言之也。若分别言。则有二意。一初伏烦恼。名干慧。伏尽烦恼名等觉。二初断烦恼名干慧。断尽烦恼名妙觉。干慧心。如上第一层楼的初级。金刚干慧。如上第二层楼的初级。第一层。名为单十位。第二层。名为复十位。名虽同。而义不同。以竖穷论。等觉虽齐妙觉。以横遍论。等觉与妙觉。犹如凡夫与等觉。差之甚矣。法流焉能不隔乎。

二从等觉超至妙觉。

圆明精心。于中发化。如净琉璃。内含宝月。如是乃超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四加行心。菩萨所行金刚十地。等觉圆明。入于如来妙庄严海。圆满菩提。归无所得。

阴相全销。故得圆明。融万殊归一体。更无所偶。故曰精心。即金刚心。亦名始觉智。若论自利。已超极顶。如竖穷三际。无复再上矣。惟于利他。未能普及。如横遍十方。犹在初步。故曰于中发化。即以此圆明精心。化导一切群生。同得此心。若有一未得。即是发化未全。所谓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圆满十虚。无欠无余。还复本有自性。自性本具。故曰归无所得。于此可知。众生成佛。不独无诸位次。超之一字。犹属方便也。顿教菩萨。圆光普照。一切众生全是自心所具。虽度众生。而无众生可度。庞居士曰。终日事无别。惟我自偶偕。头头非取舍。处处没张乖。云云。修无所修。证无所证。自然流入萨婆若海。故曰乃超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四加行。直至菩萨所行金刚十地。而等觉精心。始得圆明。于此可知金刚干慧。至金刚十地。是等觉所修之位次。与凡夫所修之位次。名同义异也。凡夫从干慧至十地。入于等觉金刚心中。等觉从干慧至十地。入于如来妙庄严海中。如是单位复位。一一经历。始得圆满菩提。经之前后明文若此。古解。不识单复之义者。异论纷纭。煞费心机。终不能与经文相符。苦哉。具足福慧二严。故曰妙庄严海。渐教。以干慧为因心。从因感果。故以妙觉为果地。顿教。始初坐道场。销落诸念。以离念为因。因无所因。故果中归无所得。即果无所果也。不解顿超妙理者。妄于圆顿教中安立种种位次。违背教理而不知。及至见此经文。“乃超诸位”之说。犹知过不改。反将经文牵合彼教。如文句云。从互用中。超入金刚干慧。从金刚干慧。超入妙庄严海。则重重单复十二义亦成。譬如利刀。一截千张。大鹏一举九万。直是迅速。然非总废诸位云云。彼以迟速分顿渐。可知不知顿渐之真义也。所谓顿教者。顿悟诸法。当处成佛。无来无去。故无阶级。不立位次。犹如千年暗室。一火顿消。可谓一火消千年暗。亦有渐次耶。总之。凡举一足。动一步。便有来有去。即落阶级。不得谓之顿超矣。况一截千张。一举九万。阶级重重。岂能是哉。彼曰。非废诸位。不知超字怎讲。是故余谓顿渐。不在迟速之分。乃在有迟速。与无迟速之不同耳。我等众生。由一念不觉。迷自心为万法。虽迷自心。而无所失。一念顿悟。转万法成自心。虽悟自心。亦无所得。又迷者。眼前万象森罗。时时熏染。所以辗转成众生也。悟者。眼前色空俱灭。时时清净。所以渐渐成诸佛也。如是顿教。虽然顿悟。亦未必成佛速于渐教也。或谓顿教大悟已后。犹要历事修证。此亦未了顿义。所谓修者。破惑消业也。古云。了即业障本来空。未了应须还宿债。顿悟已后。惑业俱空。故无法可修也。顿悟已后。法法唯心。无人无我。无佛无众生。心境俱空。更有何事可修。更有何理可证乎。岂知修证。乃迷者之言也。渐教之事也。如前五阴魔事。皆因起心修证而遭。岂有五阴尽后。更起修证之妄心耶。明此义者。便知顿悟后。不但不起心修证。乃至不修不证之心亦不起。诚可谓绝学无为闲道人矣。以起心即错。动念即乖。故如此也。如此一著。不可心思。不可言议。吾佛犹不能正眼窥觑。四十九年。只能侧击傍敲而已。于正面上未曾说著一字。今于顿教上说有位次无位次。有修证与无修证。皆妄生分别也。顿教渐教。乃吾教大体攸关。故略辨于此。

五普劝遵行。二。初行显法。二行密法。今初。

此是过去先佛世尊。奢摩他中。毗婆舍那。觉明分析微细魔事。魔境现前。汝能谙识。心垢洗除。不落邪见。阴魔销灭。天魔摧碎。大力鬼神。褫魄逃逝。魑魅魍魉。无复出生。直至菩萨。无诸少乏。下劣增进。于大涅槃。心不迷闷。

此是。指前阴魔而言。谓此系过去诸佛。从正定之中。用圆融妙观。分析觉明。所成微细之魔事。此诸魔事。乃从经验得来。真实不虚。非拟意思想可比。汝当敬信也。若诸魔事。现在前时。汝能谙识。则不被所惑。汝之心垢。可从此洗除。正见分明。不落邪见。则五阴之魔境。自然销灭。然后以正破邪。如汤销冰。故天魔亦摧碎。大力鬼神。是天魔所使。天魔既摧。其使不能存在。故褫丧魂魄。而逃逝他方也。魑魅魍魉。又为鬼神所使。宜夫扫踪灭迹。无复出生矣。如是降伏诸魔。无须别法。只须识得魔而已。若辨邪魔。万事寝矣。故曰。直至菩提。无诸少乏。至于下劣之定性。亦可向大。而增进于涅槃天。然心目开朗。正道堂堂。更无枝岐之径。迷闷之事矣。以上为有智之士。能行禅定者言也。

二行密法。

若诸末世。愚钝众生。未识禅那。不知说法。乐修三昧。汝恐同邪。一心劝令。持我佛顶陀罗尼咒。若未能诵。写于禅堂。或带身上。一切诸魔。所不能动。汝当恭钦十方如来。究竟修进。最后垂范。

愚痴钝根。无智之人。故不识禅那也。亦不知如来所说却魔之法。但有善根。故乐修三昧焉。岂知无智修定者。犹如盲人走路。危险万分。汝阿难。恐彼同与邪行。惟可劝令一心。持佛顶神咒。此特为无智下愚。开一方便法门也。或有不能熟诵此咒者。或将此咒书于禅堂。或带身上。亦可却魔。我佛之法不可思议。我佛为众生之心。亦可谓无微不至。平等普遍。佛恩广大。岂虚语哉。阿难尊者。已恭钦佛嘱。将此最后垂范。传流末世矣。我等末世众生。不见不闻此经则已。若见闻此经。而不生信者。我不知辜负佛祖之恩如何也。若不生信。而反毁谤者。我又不知彼之罪过如何也。信与不信者。请自思之可也。

六更断余疑。二。初阿难请问。二如来释答。今初。

阿难。即从座起。闻佛示诲。顶礼钦奉。忆持无失。于大众中。重复白佛。如佛所言。五阴相中。五种虚妄。为本想心。我等平常。未蒙如来微细开示。又此五阴。为并销除。为次第尽。如是五种。诣何为界。唯愿如来。发宣大慈。为此大众。清明心目。以为末世一切众生。作将来眼。

问义有三。初请释五阴根本妄想。二请决五阴尽相。三请示五阴界相。此三。前已略标名义。未蒙细释。故此复请解释。其余文义。如文可知。

二如来释答。三。初别答五阴本相。二超答五阴界相。三追答五阴尽相。初三。初总明妄义。二别答阴本。三总结阴本。初三。初妄生诸法。二说妄因缘。三结说所以。今初。

佛告阿难。精真妙明。本觉圆净。非留死生。及诸尘垢。乃至虚空。皆因妄想之所生起。

精真妙明者。精纯。真实。言觉之体也。微妙。光明。言觉之用也。如此觉性。本来圆满清净。非是留滞生死之处。亦非染著尘垢之地。不但根身器界。非觉性所有。乃至虚空。亦非觉性所有。然则。现前生死尘垢。虚空等事。从何而有欤。皆因妄想之所生起。妄想者何。无中作有曰妄。施设名言曰想。如虚堂夜声。疑为有鬼。无鬼疑鬼。名之曰妄。当疑鬼时心中必作鬼想。如是久想。无鬼而成有鬼。鬼即自心妄想而成也。是故虚空世界。本来是无。由坚固妄想凝结而有。如虚空华。是故一切法皆从妄想生起。

二说妄因缘。

斯元本觉。妙明真精。妄以发生诸器世间。如演若多。迷头认影。妄元无因。于妄想中。立因缘性。迷因缘者。称为自然。彼虚空性。犹实幻生。因缘自然。皆是众生妄心计度。

前文由精真之体。出妙明之用。从体起用。体用一如。故曰。本觉清净。此由妙明之用。回照精真之体。体用对待。故曰。妄以发生诸器世间。然则。诸器世间之元本。出于本觉可知矣。兹犹演若达多。迷自本头。认镜中头。复嗔己头。此喻从体起用。用还照体。反责体无用也。若追其迷头认影之妄因何而起。则了不可得。故曰。妄元无因。以无因故。乃名曰妄。若有所因。则不名妄故。众生不了妄义。以妄为真。是为从迷积迷。因妄生妄。妄妄不已。妄成因缘。吾佛欲令众生。舍妄故。从末后方便立言。曰诸法从缘生。此因缘性。从妄想法中成立。是不得已而言之也。若依第一义。非但因缘不可说。自然亦不可说。外道不了佛说缘生即无生。故曰因缘中求生不得。而说自然生。如鹄本来白。乌本来黑等。彼虚空性。虽非因缘所有。实是变幻而生。有而不有也。其余虚空中所有有相之法。岂实有生乎。此因缘自然。皆是众生妄心计度。非实事也。此文说明缘生来意。众生常情。不说因缘。即说自然。今欲了诸法是妄。本是无生。故先破其成见也。

三结说所以。

阿难。知妄所起。说妄因缘。若妄元无。说妄因缘。元无所有。何况不知。推自然者。是故如来。与汝发明。五阴本因。同是妄想。

知其妄之所起。乃说妄之因缘。若了妄元无。则妄之因缘元无所有。因缘且不有。况不知因缘。而推说自然者乎。因此之故。所以我与汝发明。五阴之本因。非自然。非因缘。同是妄想。

二别答阴本。五。初色阴本。二受阴本。三想阴本。四行阴本。五识阴本。今初。

汝体先因父母想生。汝心非想。则不能来想中传命。如我先言。心想醋味。口中涎生。心想登高。足心酸起。悬崖不有。醋物未来。汝体必非虚妄通伦。口水如何因谈醋出。是故当知。汝现色身。名为坚固第一妄想。

汝体。指阿难现身。此色阴之身。由父精母血而成。故曰。因于父母。想生者。前云。心著行淫。男女二根自然流液。心著行淫。即想也。假若惟有父母之想。无汝想心。则父精母血。依然是父精母血。不能成汝之体。即不能成汝之色阴。无汝之想故。汝心不能来此精血中传命。假使无想而能传命。则人人可生。何必成汝耶。可知由汝想心。与父母想心。感应和合。汝心想时。汝心即入于精血之中。故能于精血中传命。成汝之体也。前文云。同想成爱。留爱为种。纳想成胎。即此义也。又如心想醋味时。醋虽未来。然汝之心已入于醋味之中。故能令汝口中涎生。此喻想于精血。即入于精血。故能令汝色涎生也。心想登高。足心酸起。义亦同此。恐人难信。故双引之。假使汝体必非虚妄。不与虚妄通为一伦者。悬崖醋味。未入汝口。如何令汝口中涎生欤。以此证明。不能不信。汝体是与虚妄通为一伦矣。想醋涎生。又可证明汝体。是想淫而生矣。是故当知。汝现色身。名为坚固第一妄想。色阴塞碍不能融通。本是坚固妄想所成。故如此也。

二受阴本。

即此所说。临高想心。能令汝形真受酸涩。由因受生。能动色体。汝今现前。顺益违损。二现驱驰。名为虚明第二妄想。

此就前喻发明。受阴虚妄。受谓领纳前境也。临高想心。非有悬崖。此喻虚妄也。能令汝形。真受酸涩。此喻受阴也。酸涩。即领纳之境也。由有受阴生。则能动汝之色体。动。即生灭也。汝今现前领纳顺境。则能令汝色体增益。即生也。领纳违境。则能令汝色体减损。即灭也。如是顺违二种现相。皆能令汝色体驱驰。即动也。于无所受中。而知有所受。故名虚明。由色而生受。故名第二妄想。

三想阴本。

由汝念虑。使汝色身。身非念伦。汝身何因随念所使。种种取像。心生形取。与念相应。寤即想心。寐为诸梦。则汝想念。摇动妄情。名为融通第三妄想。

明记不忘曰念。恐其遗忘曰虑。念虑皆想之别境也。身本不动。为想所使。身是不觉。念属有知。故非念伦。身既非念伦。不应随念所使。既为所使。则身与念融通可知矣。所谓身随念使者。念色则眼开。念声则耳侧。念取则手起。念行则足运等。如是随念所使。种种取相。皆因心境融通。心生形取。与念相应。即心境融通义也。以身念各别。决不能相应故。融通者。即色心连持义。心念于色。色染于心。是为众生成身受命之始。至于日用之间。寤时心念于色。则名为想。寐时心念于色。则名为梦。然想与梦。同一妄耳。但想时之境。自亦知其不实。梦时之境。则宛然是真。何也。盖寤时内外门转。内外牵涉。色连于心。故心不能亲到想所。所以不成事实。寐时独转内门。色不牵心。故心能亲到想所。所以成现量境也。斯则汝之一念想起。即能摇动汝之妄情。即六情根身也。身念融通。故名融通第三妄想。五阴同以妄想为本。此阴独得想名。是何义也。盖识行二阴。想念初生而未成。故不名想。第三想念成就。故名想阴。色受二阴。又从想起作用。故不名想也。

四行阴本。

化理不住。运运密移。甲长发生。气销容皱。日夜相代。曾无觉悟。阿难。此若非汝。云何体迁。如必是真。汝何无觉。则汝诸行。念念不停。名为幽隐第四妄想。

行阴是变化之理体。其性迁流。故曰不住。即生灭变易也。密移者。移而不知其所以。故曰密。如甲长不知如何长。发生不知如何生。气如何销。容如何皱。概不知其所以然。所谓运运密移。日夜相代。曾无觉悟。皆所谓密移也。此密移之行阴若非汝体。不应随彼迁流。若此行阴必是汝之真性。汝为何不觉彼之迁移也。二边叵得。是则诸行念念不停。名为幽隐第四妄想也。运运密移。而不知觉。故曰幽隐。非真非不真。故曰妄想。

五识阴本。

又汝精明湛不摇处。名恒常者。于身不出见闻觉知。若实精真。不容习妄。何因汝等。曾于昔年。睹一奇物。经历年岁。忆忘俱无。于后忽然覆睹前异。记忆宛然。曾不遗失。则此精了湛不摇中。念念受熏。有何筹算。阿难当知。此湛非真。如急流水。望如恬静。流急不见。非是无流。若非想元。宁受妄习。非汝六根互用开合。此之妄想。无时得灭。故汝现在见闻觉知。中串习几。则湛了内。罔象虚无。第五颠倒微细精想。

识阴纯明之性。故称精明。前阴未尽。如水有波。或起或灭。名为不常。前阴尽故。如湛然不动之水。无起无灭。故曰恒常。然此恒常明性。在汝身中。不出见闻觉知六根之性。以此六根之性。皆能了境。故曰精明。如此精明。乃对六识而言。实非精真之明性。若实精真。自不容其习妄。以杂妄习故。绝非精真。所谓妄习者。何因汝等。曾于昔年。睹一奇物。是为习妄。经历年岁。忆忘俱无。此言六识不能容留习妄。习妄即不存。而于后忽然覆睹前异。记忆宛然。曾不遗失。此言六根性。能容留习妄也。众生终日对境。念念熏于六根性中。根中有留影。故离境复忆也。余所见闻。以此异物类推。可想而知矣。以此故曰。则此精了湛不摇中。念念受熏。有何筹算。有何筹算。言其受熏之多。不可数算也。以上总显识阴虽异寻常。以容留妄习故。真而非真。以下更以喻显。如急流水。望如恬静。流急不见。非是无流。流即喻妄习也。水喻精真也。急流不见。喻微细精想。非如波浪之粗妄想也。再总结之曰。若此精明。非是妄想之根元。宁能容受此妄习耶。以下复言灭妄之法曰。由汝六根。熏染习妄。必须解除六根。此妄方能消灭。故曰。非汝六根互相开合。此之妄想无时得灭。六根不解。前去后来。故无灭时也。中串习几者。言汝见闻觉知六根性中。贯串妄习。不知其几多数也。惟此湛了识阴之内。罔象虚无之妄想。为第五颠倒微细精想也。一念不觉。迷己为物。故曰颠倒。想念初起。无名无相。故曰。微细精想。罔象虚无。亦无名无相之义也。此想在起信论。即三细中之业相。为妄想之根元。未于前境相对。但有能想之心。未见所想之境。故曰。罔象虚无也。

三总结阴本。

阿难。是五受阴。五妄想成。

五受阴者。言真性受五种妄想熏覆。而成五阴。故曰五受阴。五妄想成。五妄想成五阴。是故妄想为五阴之根本也。

二超答五阴界相。

汝今欲知因界浅深。唯色与空。是色边际。唯触及离。是受边际。唯记与忘。是想边际。唯灭与生。是行边际。湛入合湛。归识边际。

界。谓界限。即五阴分齐之处也。色阴从色相之边际。以至于空之边际。是为色阴之界限。色空之外。即非色阴。故曰唯色与空。是色边际。以色边为浅。以空边为深。余仿此。初与前境相接。名为触边际。终与前境相离。名为离边际。是为受阴之界相也。初见境形。是记边际。境影消灭。是忘边际。是为想阴之界相也。境相初动。是生边际。动已而止。是灭边际。是为行阴之界相也。湛然之性初入境界。是湛入之边际。湛然之性与境界□合。是合湛之边际。是为识阴之界相也。据此五阴各有边际。生则由深之浅。灭则从浅之深。若坐于浅。而不求其深者。道不圆成。欲令众生圆满菩提。离诸障碍。故有此问答也。

三追答五阴尽相。二。初总答。二别明。今初。

此五阴元。重迭生起。生因识有。灭从色除。

五阴元始。是由重迭生起。谓初有识。由识而行。由行而想。由想而受。由受而色。前云五浊。五迭浑浊是也。依自心立名曰五阴。依外境立名曰五浊。五浊是五阴之事相。五阴是五浊之理体。二而不二也。若依理言。本无生灭之可言。如起一念缘境心。即具足五阴。识心即识阴。起即行阴。念前境即想阴。领纳前境即受阴。前境即色阴。摄念归体。即灭五阴。其实生无所生。灭无所灭。若依事而言。则有五迭生起。生是从微至著。灭是由著归微。故曰生因识有。灭从色除。此总答五阴灭相也。

二别明。二。初顿尽。二渐尽。今初。

理则顿悟。乘悟并销。

理。即心也。参禅之士。求其明心。忽然明心。则顿悟五阴当体即空。本无阴可言。因迷而说阴也。五阴且无。有何次第耶。乘悟并销者。心空境亦空也。如前云。破色阴。超劫浊。乃至破识阴。超命浊。皆乘悟并销义也。又云。一根返元。六根解脱。亦并销义也。

二渐尽。

事非顿除。因次第尽。我已示汝劫波巾结。何所不明。再此询问。

事。即境也。修观之士。历事修证。如观色空。只能空色。不能空及受想。必须次观受。次观想。乃至观识。故曰事非顿除。因次第尽也。然色事空。色理亦显。并非先空事。然后再悟理也。以事与理。互相成立。不可偏废。悟理者。事相必空。非空事。不名悟理故。空事者。必悟理。非悟理不名空事故。如此事修。次第而尽。我于前文。已以劫波巾结。解结因次第。六解一亦亡。明示于汝。何所不明。而再此询问也。阿难问意在顿悟。而兼及次第。前文虽示巾结巾解。皆次第之事。若无此问。则顿悟之理不显。不可因此而谓阿难有重问之过也。古解此文曰。已得圆通。即齐佛果。故曰理则顿悟。五阴妄想。顿然俱空。故曰乘悟并销。但无始习气。遇事便兴。要必令遇事不兴。非可顿除。是须安立圣位。历事造修。方可灭除。故曰因次第尽。知此意者。自然不滞妙悟。不拨禅那圣位。而解行俱圆矣。此者虽曰妙悟。实未曾悟。亦未解顿悟之旨。何以故。顿悟者。即明自心也。明得自心。则无事不明。故曰顿悟。禅宗云。若人识得心。大地无寸土。经云。一人发真归元。十方虚空悉皆销殒。若人识得心。佛亦不可得。更有何事可修。何理可证欤。彼所谓顿悟者。盖指从言语生解者而言。如佛言。众生心即佛心。彼亦曰。众生心即佛心。若究问如何为佛心。则哑口无言。或指东划西。如此而谓之顿悟。抚心自问。五阴可能并销否。若五阴不能乘悟并销。焉得谓之顿悟耶。若五阴乘悟并销者。色心俱空。有何事可造。有何心可修耶。彼以次第解。谓之顿然悟。复执次第解。而拨无顿然悟。故反责顿悟者。滞于妙悟。拨无圣位也。若此自误误人。成大妄语。悲乎。然则顿悟已后。即成佛欤。亦非也。顿悟者。虽有无始积习。不假修持。随缘而了。若起心修除。即复造生死之因矣。所以香岩云。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持。动容扬古路。不堕消然机。又有古德云。修证则不无。染污则不得。修证不无。即不堕消然机也。染污不得。即更不假修持也。此所谓不修而修。修而不修也。明得此义。可不复说顿悟之后。历事修证矣。亦可不说滞于妙悟矣。又台贤教中。以顿渐同诸位次。只以断惑早迟分顿渐。岂知佛立圣位。至何位。断何惑。有一定之规则。彼随意安排。或已断惑而未证真。或已证真而未断惑。如是扰乱圣位。罪亦不鲜矣。读者思之。

四结劝传世。

汝应将此妄想根元。心得开通。传示将来。末法之中。诸修行者。令识虚妄。深厌自生。知有涅槃。不恋三界。

众生以六识心。贪著六尘。六尘隔别。不得开通。由不了妄想根元。故如是也。若了妄想根元。则五阴顿破。六根互用。故曰心得开通也。从此自修有据。应思利他。故劝转末世也。以末世无佛说法。知识亦稀。非此不得真修。诸修行者。得此妙法。自识身心。唯是妄想。知虚妄故。贪恋可止。深厌自生。菩提心发矣。众生贪恋三界。皆以五阴为真。五阴妄想不歇。故涅槃真境不得现前。若了五阴是妄。即知涅槃是真。则不恋三界矣。由将罢法座至此。特示首楞严王禅那妙定。按首楞严。翻一切事究竟坚固。所谓凡所有相。皆即真如妙体。不动不坏也。若有所取舍。有所修证。皆不得名为一切事究竟坚固。即违首楞严之名义矣。识得首楞严之名义。自知此法是顿超。不同渐修也。是故此文。首则销落诸念。名为入道场。其中虽言破五阴而远离取舍。及不取不舍。非取非舍。离四句。绝百非。稍有落处。即堕邪外。违背正定。故直至六根开合。悟妄想根元。亦无所得。亦无所失。乃至入妙庄严海。亦无所得。亦无所失。无得无失。不增不减。是为一切事究竟坚固。是故不同渐次位中。反流全一。六用不行。全一。即有所得也。不行。即有所失也。又不同事修。有诸圣境。所谓静深不动。沙土自沉。清水现前。名为初伏客尘烦恼。去泥纯水。名为永断无明。此中若作圣解。即受群邪。故首楞严妙旨不同渐修。大抵如是。是故余谓。世尊说渐次教尽。罢座再来。显示首楞严妙旨。有似世尊说一代教尽。末后拈花。别传心印。可说此文是楞严正旨。亦可说此文是教外别传。诸家谓此是教外余波。未免金沙颠倒。以上正宗分竟。

三流通分。二。初佛劝流通。二大众欢喜。初二。初明化他功益。二明自行功益。初三。初如来立例。二阿难叹福。三例显功益。今初。

阿难。若复有人。遍满十方所有虚空。盈满七宝。持以奉上微尘诸佛。承事供养。心无虚度。于意云何。是人以此施佛因缘。得福多不。

正法已尽。复劝流通。故曰若复有人。十方虚空。言其地方之最广也。盈满七宝。言其财物之最贵也。奉上诸佛。言其受者之最多。而又最高尚也。供养心无虚度。言其施心专。而又恒常也。如此施功。可谓最胜无比。得福亦应最胜无比。而佛不自说福胜。假以问阿难者。可见借此显彼。另有用意也。

二阿难叹福。

阿难答言。虚空无尽。珍宝无边。昔有众生。施佛七钱。舍身犹获转轮王位。况复现前虚空既穷。佛土充遍。皆施珍宝。穷劫思议。尚不能及。是福云何更有边际。

虚空无边。珍宝无尽。是按定前施。阿难早知此施之功。无可比喻。故引劣以显胜也。施佛七钱。言其施之最少也。舍身获轮王位。言其得果最大也。七钱之施。本不能获轮王之报。此中显其供佛。与供常人不同也。达磨显宗论云。无灭尊者。(即阿那律。)昔于殊胜福田。(即供支佛。)因以七钱施设食供。异熟报。七返生于三十三天。七生人中。为转轮王。最后生在大贵释种。以七钱供一支佛。尚获轮王之福。若此十方虚空珍宝。供事微尘诸佛。虽穷劫思之。尚不能知其福之分量。云何更有边际哉。

三例显功益。

佛告阿难。诸佛如来。语无虚妄。若复有人。身具四重十波罗夷。瞬息即经此方他方阿鼻地狱。乃至穷尽十方无间。靡不经历。能以一念将此法门。于末劫中。开示未学。是人罪障。应念消灭。变其所受地狱苦因。成安乐国。得福超越前之施人。百倍。千倍。千万亿倍。如是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立例已成。正显功益。以此法施功德。异于寻常。恐人难信。故先曰诸佛如来。语无虚妄。欲令深信不疑也。欲彰其功。先举其罪者。显此法施之功。不但得福。亦能销罪也。更有一人。无恶不作。已犯小乘杀盗淫妄。四种根本重罪。更犯大乘十种波罗夷。此云极恶。律云。犯一重罪。即堕无间地狱。此人众罪俱犯。自应速堕阿鼻。此方坏时。转寄他方。乃至经历十方阿鼻。无有出期。如此罪业。可谓至极之罪矣。若此人能以一念之间。将此楞严法门。开示未学。是人罪业。应念而销。应念。谓念起即销。不待他时。未学。言其被机之最下也。一念。言其时间之最短也。以最少之法施。销极重之罪业。亦可谓奇矣。而尤能变苦为乐。其乐尤超财施百千万亿倍。最多之财施。不如最少之法施。其何故耶。盖财施有尽。法施无穷。财施免一时之苦。法施究竟离苦。财施离身苦。法施离心苦故。犹如初生太子。贵过百岁老臣。是故法施非算数所能及。亦非譬喻所能及也。呜呼大哉。此法施也。重罪之人。一念法施。能灭罪得福之如此。若轻罪。或无罪。或有少福者。长时流通此经。开示一切众生。我不知其福之如何矣。吾人何乐而不为哉。然抑必须明了其法。方能法施。若以鱼目混珠。瞎人正眼。其过之甚亦可知矣。

二明自行功益。

阿难。若有众生。能诵此经。能持此咒。如我广说。穷劫不尽。依我教言。如教行道。直成菩提。无复魔业。

如上较量。已知化他功能。此复约自诵。自持。自行功胜。能诵此经者。谓能明了经义。口诵心维。不忘不失也。能持此咒者。谓三业清净。诵持佛顶神咒。或如前结坛诵持。以清净之深心。契究竟之妙法。以因验果。功德难思。故曰。如我广说。穷劫不尽。于此可知宏法者。得福无量。依教奉行者。亦得福无量。又能依我言教。如教而行道者。可以直至菩提。于中无诸难事。即可以能究竟离苦。究竟福慧。前言得福之多寡。犹剩事也。吾佛苦口叮咛。如是切嘱。吾等能置若罔闻。而不思一报佛恩乎。

二大众欢喜。

佛说此经已。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及诸他方菩萨。二乘。圣仙童子。并初发心大力鬼神。皆大欢喜。作礼而去。

佛说法已竟。此系结集者言。由阿难误堕归来。以至于此。其中佛说心法。相法。世间法。出世间法。苦法。乐法。由本觉演绎。而到于地狱。复由地狱还灭。而至于佛果。其演绎中。有迷心迷境之别异。其还灭中。有顿教渐教之不同。如是因。如是果。处处分明。无复余蕴。故曰。佛说经已。在会大众。闻此未曾有法。知三界之可出。有佛道之可成。并闻流通功德。不可思议。故皆大欢喜。作礼谢恩。而去修行。楞严法会。因以告终焉。守培少福少慧。仰仗

佛力加被。敬疏此经圆满搁笔于

民国二十四年。夏历三月初一日。礼谢三宝曰。

顶礼无上觉。及法贤圣僧。

仗承三宝力。所作已成就。

愿以此功德。觉悟诸有情。

远离空有边。入不思议境。

大佛顶首楞严经妙心疏卷第十终

余著楞严经妙心疏。成稿以来。已十余年矣。久置案头。时有出版之心。因缘未遇也。民国三十六年秋。苏州如来庵。比丘尼妙行师。请讲楞严经于苏州佛学净行社。余即依此疏发挥经义。听众咸谓法味稀有。有听者言。法师之妙心疏。发古人之未发。开后学之正眼。若有缘印行。普利世人。功莫大焉。比时西园首座大融老和尚亦在座。闻其所议。虽未发言。而此义已落彼慈怀矣。讲期中亦颇赖融老护助。以古稀之年。奔赴讲席。不避风雨。日日无间。影响听众甚深。融老有皈依弟子李君明耀。其人敦厚诚笃。乐善好施。复受融老之训诲。言印经功德。功德中最。李君遵重师意。允助纸资。印行此疏。是以融老函余。商量印妙心疏。并云。印资已有施主。余意印此疏需款甚钜。恐无发此大心者。更因年月无多。未往就。新年正月。融老复函余。言印事。余又因应他处讲经之请。无暇及此。待讲经毕。往苏晤融老。时李君有事赴香港。印事未成。以后融老朝礼峨嵋。余印疏之心歇。未几。融老礼普贤归。李君亦旅沪。师弟相逢。又言印事。复以函召余。余以融老师弟为法心殷。义不容缓。正束装首途间。忽发痢疾。行止。病两月。融老于余病中。不断来信。纵横谈印事。始则。教余在镇估印价。继云。印疏纸与资皆齐。快来领取。融老印疏之心热如火。余老病之身软如绵。心欲行而力不自由。从来化缘者求速于施者。今之施者反求速于募者。余惭感交集。不得已。派人往申领取此款。蒙李君慨助白报纸五十二令。排印工资金圆券九百十七元。正欲向镇起运时。适值沪市管制物价。禁止货物出境。因此印事停顿。等待开禁。杳杳无期。融老闻此种种阻碍。愿心不成。又往申商与李君。速成其事。李君亦同意。函余来申。余时病初离身。精神未复。黾勉从事。又蒙加助印资金圆券二千元。由余于印刷所订立合约。印疏一千部。限六十日交书。余喜此疏有成日矣。岂料立约未久。魔事又来。管制物价开放。物价陡涨二十几倍。印资消灭于无形。印事于无形中停止。印成第一卷及第二半卷。成为废物。余亦因事回镇江。印事半途而废者两年余。然印资虽废。印疏之纸尚未完全贬值。余去年又至沪讲经。复有善士欲续成此疏。并建议改报纸为毛边纸。本装式。可以永久。估印五百部。每部三万元。共需印费人民券一千五百万元。因此将原有报纸变卖。得人民币九百万元。其余众信士有愿补助印费者。有愿附印经疏者。因缘成熟。余无所推委焉。今于印事将毕。赘述此疏出世之因缘。余一生学佛之精神。咸寄托于此疏。著此疏时用尽学力。印此疏时受尽艰辛。平常读古人书。不知成书之难。今始知之。吾疏感谢 大融老和尚发起。李明耀居士两出印资。及诸上善人续成其事。此疏出世。如苦海中之舟航。昏衢中之明月。见者闻者。植成佛之真因。开菩提之正眼。皆印行者之所惠与也。(守培附言。)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