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探讨 人间巧喻 水月身心 (三)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0年11月24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20年11月24日 · 68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21平等无争的判决

   过去有二个毘舍阇鬼,他们共同拥有一口竹箱、一根木杖、一只鞋子,但是他们经常为了财产所有权的归属问题,竟日怒目相向,争吵不休。有一天,二个毘舍阇鬼又为了争东西而互相叫骂:

   「这些东西是我先发现的,应该归我所有。」个子矮小的鬼理直气壮地吼着。

   「我是前辈,长幼有序,依照我们鬼界的规矩,这些箱子、杖子、鞋子,应该孝敬老子我。」年纪较大的鬼倚老卖老的说。

   两个鬼正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个人恰巧经过,看到两个鬼为了破箧坏屐而大打出手,甚为纳闷,满脸疑惑问道:

   「咦!奇怪!这个竹编的箱箧已经腐朽不能装载东西,这根木制的手杖也不能支撑身体,至于这只木屐鞋子,更不能穿着行走,它们究竟有什么奇异的功能,使两位大哥如此的争吵,势在必得呢?」

   「哈!这你就不知道了,说到这三样宝贝,神奇可大了。这个竹箱子,你想要什么漂亮的衣服、美味的食物、值钱的珠宝,只要对着它呼叫,它便会倾箱倒箧地吐出来,满足你的需求;这根手杖是天下无敌的利器,有了它,便无敌不摧,所向披靡;这支破鞋子就更不可思议了,穿了它,可以翱翔天际,谁也抓不到你了。」两个鬼异口同声地抢着回答。

   这个人听了两个鬼的一席话,怦然心动,但是表面却若无其事地淡淡说道:

   「你们两位整天如此地争吵也不是办法,这样好了,我来为你们做一个公正的评判,决定这三件宝贝应该属于谁享有,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好极了!听说你们人的智慧比我们鬼高超,心地比我们鬼慈善,如果能借用你的智慧,一定能够很平等无私的判决这些宝贝的所有权。」两个鬼充满信任地恳求着。

   「呵呵!既然你们如此的相信我,现在请两位向后退几步,我好方便将这些稀世难得的宝贝平均分配给你们啊!」这个人脸上闪烁着诡异的笑意。

   毘舍阇鬼听到人的建议,赶忙往后退了几尺,这个人就在两个鬼退后的时候,突然迅雷不及掩耳地抱起竹箧,抓着拐杖,穿上木屐,向空中飞腾逃逸而去。两个鬼看到人诓骗了他们的宝物,气急败坏地大骂:

   「你这个骗子,你不是承诺要为我们公平分配宝贝吗?怎么可以言而无信,欺负我们鬼的善良,巧取豪夺呢?」

   「哈哈!两位为了这些东西整天反目成仇,争斗不已。我为了让你们永远没有争执,只好委屈我自己代为保管这三件宝贝啰!现在你们谁也得不到任何宝贝,这不是平等无争的判决吗?哈哈!谢谢两位了!」人很得意地带着宝物飞扬而去,留下两个毘舍阇鬼互相瞪着眼睛。

   这则譬喻记录于佛教的《百喻经》,它告诉我们唯有捐弃私心,彼此包容谦让,才能圆满有所得;一味贪婪执取,不知自他互易,共容共存之道,必然如鹬蚌相争,两败俱伤。这则故事另外给我们深切的启示:地狱里的鬼魅幽魂固然可怕,但是心怀鬼胎的人,甚至比鬼道来生还要狰狞丑陋。这世界究竟有多少此等人间鬼魅的众生呢?

共收到 9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11月24日 08:02
96

22杀子成担

   有一个愚痴的农夫,养了七个活泼健康的儿子。农夫每天带着七个儿子,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日子倒也过得和乐融融。有一年,天气干旱,久久不曾滴下一丝雨水,加上瘟疫肆虐,最可爱的第七个小儿子,终于熬不住传染病的侵袭,不治死亡了。

   伤心欲绝的农夫夫妇,抱着小儿子余温尚存的身体,号啕大哭:

   「可怜的孩子!你还来不及享受人间的快乐,便撒手人寰,你怎么狠心离弃我们而去呢?」

   农夫每天抚尸痛哭,但是天气燠热,尸体终于发出刺鼻难闻的恶臭,农夫仍然舍不得将儿子抬出去埋葬,于是召开紧急的家庭会议,对其他六个儿子说:

   「你们最疼爱的小弟死了,我们实在舍不得他离开温暖的家。这样好了,我们大家搬到门外去住,把房子让出来给你们弟弟安放尸体,这样他就永远不会离开我们了。」

   一家人都同意父亲的提议,于是把家具搬到户外,餐风露宿过起日子来。但是农夫一家人这种异乎常态的举动,却惊动了左邻右舍,年老的族长被推派来劝导他们:

   「生死是每一个人必须经历的大事,虽然孩子还如此幼小,但是亡者已矣,你们要节哀顺变呀!眼前最要紧的是赶快把他庄严埋葬,使他能入土为安。你们把他悬放在家中,迟迟不准备后事,实在是愚昧至极!这样的做法,徒然增加亡者的不安,生者的不忍而已。」

   农夫听了族长的话,决定收拾起悲怆的心情,好好地厚葬自己心爱的么儿,于是把收藏在仓库里的扁担清理出来,然后将尸体放在其中的一个担子里面,一肩挑了起来,但是左右两担的重量不平均,一时失去了平衡,农夫跌了个四脚朝天,尸体也从担子里倾倒了出来。

   农夫眼看儿子的尸体,摆在家里会脓肿烂臭;用担子挑出去埋葬,一头装尸体,一头空担子,力道不均衡,又无法顺利承挑。正在左右为难,突然灵光一闪,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好主意:

   「哈哈!有了!我一共有七个儿子,虽然死了一个,还有六个白胖的壮丁。我只要再杀掉一个,把他放在竹担子里面,这样竹担子不是两头都沈甸甸,重量平均了吗?嗯!挑起来一定不会左右摇动。」

   农夫打定主意,趁着暗黑的深夜,孩子们好梦正酣的时候,拿起锐利的镰刀,一刀杀死聪明伶俐的第六个儿子,然后把两个儿子的尸体,分别放在竹担子里,俯身挑起担子,哟!好家伙,两个人的重量势均力敌,不相上下。月黑风高的长夜里,只见农夫一脚高一脚低地踩着得意洋洋的脚步,向荒漫的后山行去,肩上的担子左右摇晃,摆动出优美的弧度。只听到远远的村落传来几声哀哀的狗吠,不晓得是为稚子的无辜而悲鸣,还是为农夫的愚痴而泣泪?静静的夜,并没有任何的回答。

   这则杀子成担的故事,看似愚昧可笑,实则发人深省。世上有人犯了过错,不知幡然悔改,实时回头,反而延宕时日,心存侥幸,好比农夫死了幼儿不能立刻发葬,却停尸屋内;更有甚者,泯绝良知,不能悬崖勒马,一错再错,并且自以愚蠢的行径为乐事,好比农夫杀子成双,铸成千古憾恨,兀自窃窃欢喜。日常生活中,我们的身口意三业,难免会有过失,有了过失,而能保持高度的智觉,以及自我改正的道德勇气,便是有智慧的人,所谓「不怕无明起,只怕觉照迟」,就是此意。

96

23水泡花鬘

   从前有一个国王,后宫的后妃为他生了一群白白胖胖的王子,好不容易,他最宠爱的妃子终于为他生了一位晶莹剔透的公主。国王非常疼爱小公主,视如掌上明珠,舍不得稍加责骂,凡是公主所要求的东西,国王从来不曾拒绝过,就是天上的星星,国王也要攀登太空,为公主摘下来,点缀为彩衣。

   公主在国王的呵护纵容下,慢慢成长为董蔻年华的少女,渐渐懂得装扮自己。有一天,春雨初霁的午后,公主带着婢女徜徉于宫中花园,只见树枝上的花朶,经过雨水的润泽,花苞上挂着几滴雨珠,显得愈发的娇艳;蓊郁的树木,翠绿得逼人眼睛。公主正在欣赏雨后的景致,忽然目光被荷花池中的奇观所吸引住了。原来池水热气经过蒸发,正冒出一颗颗状如琉璃珍珠的水泡,浑圆晶莹,闪耀夺目。公主看得入神忘我,突发异想:

   「如果把这些水泡串成花鬘,戴在头发上,一定美丽极了!」打定主意,于是叫婢女把水泡捞上来,但是婢女的手一触及水泡,水泡便破灭无影。折腾了半天,公主在池边等得忿忿不悦,婢女在池里捞得心急如焚。公主终于气愤难忍,一怒之下,便跑回宫中,把国王拉到了池畔,对着一池闪闪发光的水泡说:

   「父王!你一向是最疼爱我的,我要什么东西,你都依着我。女儿想要把池里的水泡串成花鬘,做为装饰,你说好不好?」

   「傻孩子!水泡虽然好看,终究是虚幻不实的东西,怎么可能做成花鬘呢?父王另外给你找些珍珠水晶,一定比水泡还要美丽!」国王无限怜爱的看着女儿。

   「不要!不要!我只要水泡花鬘,我不要什么珍珠水晶。如果你不给我,我就不想活了。」公主骄纵撒野地哭闹着。

   束手无策的国王只好把朝中的大臣们集合于花园,忧心忡忡地商议道:

   「各位大臣们!你们号称是本国的奇工巧匠,你们之中如果有人能够以奇异的技艺,以池中的水泡,为公主编织美丽的花鬘,我便重重奖赏。」

   「报告陛下!水泡剎那生灭,触摸即破,怎么能够拿来做花鬘呢?」大臣们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哼!这么简单的事,你们就无法办到,我平日如何善待你们?如果无法满足我女儿的心愿,你们统统提头来见。」国王盛怒地喝斥道。

   「国王请息怒,我有办法替公主做成花鬘。只是老臣我老眼昏花,实在分不清楚水池中的泡沫,那一颗比较均匀圆满,能否请公主亲自挑选,交给我来编串。」 一位须发斑白的大臣神情笃定地打圆场。

   公主听了,兴高采烈地拿起瓢子,弯起腰身,认真地掐取自己中意的水泡。本来光彩闪烁的水泡,经公主轻轻一触摸,霎时破灭,变为泡影。捞了老半天,公主一颗水泡也拿不起来,睿智的大臣于是慈蔼地对一脸沮丧的公主说:

   「水泡本来就是生灭无常,不能常住久留的东西,如果把人生的希望建立在这种虚假不实、瞬间即逝的现象上,到头来必然空无所得。」

   《金刚经》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做如是观。」世间的虚名假利、权势爱欲,就像水泡一样的变幻无常,无法掌握,过度的追逐,只有自陷于痛苦的深渊。面对五彩的水泡,要能清明地欣赏它的光彩,而不迷惑于它的绚丽,便是善观诸法的智者。

96

24四句偈的智慧

   有一个商人出外经商贸易,三年来都不曾返家探望娇妻,几年的辛勤经营,攒了小小的一笔积蓄,眼看年关逼近,思乡的情绪油然而生,于是决定赶回家中与妻子团聚。商人心想:

   「三年来我都没有回家,妻子一定非常思念我,我应该备办一份奇特的礼物送她,以慰劳她本分持家的辛苦。」

   商人信步走到街上浏览,只见街道两旁摆设各种的货摊,南北期货各色各样,应有尽有。摊贩们敞开喉咙大声吆喝,以广招徕。商人的眼睛突然被一间店面深深吸引住了,原来偌大的一间店,里面空荡荡,没有一点货色,主人坐在店中,喃喃低吟,不知在唱诵什么?只见墙上贴了醒目的布条,上面写了「卖四句偈」四个字,字体遒劲有力。

   商人好奇极了,心想自己跑遍天下,看过不少货品,从来没听说过四句偈这种东西,决定一探究竟,说不定能给妻子一个惊喜,于是对店主说: 

   「请问什么是四句偈,多少价钱?」

   「你如果有意购买,我才告诉你这举世罕见的奇妙珍宝,只是刺探的话,敬谢不敏。」店主懒洋洋地抬起眼皮。

   「对不起,我是诚心诚意要购买这四句偈,请你告诉我吧!」商人赶忙堆起一脸的憨厚笑容。

   「四句偈就是四句话——向前三步想一想,退后三步想一想,瞋心起时细思量,放下怒火最吉祥。看你忠厚老实的样子,特别减价卖你三十两银子。」

   商人啼笑皆非,原来这就是珍奇宝贝的四句偈,既然承诺,只好无奈以高价买下四句话,心中懊恼极了。一路跋山涉水赶回家,日夜兼程赶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岁暮除夕的夜晚了。商人只见家里的窗棂,透出晖黄和煦的灯光,想必是妻子正在鹄候自己的归来。商人载欣载奔,踏入门坎,只见厅中摆了一桌的佳肴,两副碗筷整齐地各占一边,想必是贤慧的妻子知道自己赶路辛苦,饥肠辘辘。只是怎么不见妻子的人影?原来妻子已经在睡觉了。进入卧房正待叫醒妻子,叙叙别后离情时,赫然发现帘帐前面端端正正地摆了两双鞋子,一双男鞋,一双女鞋。商人怒火中生:

   「哼!不要脸的贱女人,竟然做出如此伤风败俗的勾当,坏我们声。」

   商人转身冲到厨房,拿起锋锐的刀子劈手便砍,四句偈突然浮上了心头:「向前三步想一想,退后三步想一想,瞋心起时细思量,放下怒火最吉祥。」转念一想:纵然要杀她,也要问个清清楚楚,让她死得明明白白,心服口服。于是粗鲁地叫醒妻子,大声骂道:

   「不知廉耻的女人,竟然背着我偷人,这一桌酒席,这一双鞋子,你做何解释?」

   好梦正酣的妻子,看到久别归来的丈夫,对自己不但没有体恤慰问的情话,反而如凶神恶煞般要杀自己,终于按捺不住,尖起嗓门大骂:

   「没良心的东西!你一出门三年未归,也不捎个信息回家,我想年关已近,别人家里一家团圆,因此我也为你准备一双碗筷、一对鞋子,图个吉利圆满。你不问青红皂白,见面就要杀,你杀好了!你杀好了!」

   「对不起!我误会贤妻了。哈哈!三十两买四句偈,实在便宜!便宜!」

   商人手舞足蹈,拊掌大笑,一旁的妻子看得一脸的迷惑惊愕。

   我们做事要讲求效率迅速,但是发脾气要慢半拍,放慢脚步,一个回心转念,另有一番鱼跃鸢飞、海阔天空的气象。为学要不疑处当疑,为人则当疑处不疑,夫妻眷属乃至朋友交往,贵在彼此信任不猜忌,体谅不瞋怒。其实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何处没有四句偈的智慧呢?只在我们的用心与不用心之间。

96

25主人的痰

   有一个大富翁养了一群奴仆,这些奴仆有替主人搥背的,有替主人奉茶倒水的,有替主人出门提行李的,每个人都对主人极尽奉承,唯主人马首是瞻。而主人也很慷慨,每当仆人们为他做了一件称心如意的事时,富翁便毫不吝啬地重重厚赏。

   大富翁有一个习惯,遇到欢天喜地的事时,总会忍不住地大口大口吐痰,而左右的仆人就争先恐后地伸脚去踩拭,谁先擦拭到主人所吐的痰,谁就能得到主人的青睐赏赐,因此仆人们个个都练就一身敏捷的手脚,希望拔得头筹,抢先擦到主人的痰,博得主人的欢心。

   有一个仆人身手特别的矫健,当富翁喉咙发出「咳!咳!」的响声,一口黄黄的脓痰如水柱般,从口中才射出时,他每次总是抢尽先机,一马当先,伸展飞腿踩掉主人的痰,因此得到主人优渥的奖赏,羡煞一旁干瞪眼睛的同侪。

   在众多的仆人当中,有一个仆人反应特别的迟钝笨拙,当大家一窝蜂抢着踩踏主人的脓痰时,他总是被排挤到人墙的外围,幸运始终和他沾不上边,同伴们嘲笑他,主人更是嫌恶他。愚笨的仆人经过长期仔细的观察,终于悟到其中的道理:

   「喔!原来主人吐痰的时候,他们早就准备好腿子,下次我也要好好把握机会,一展身手。」

   主意打定,笨仆人整天跟随在主人身畔,等候良机,蓄势待发。但是不管他如何的用心专注,总是慢了半拍,等到他举起腿子要擦拭主人的痰时,其它的仆人往往抢先一着踩到了黏稠的脓痰。笨仆人懊恼极了,暗中思忖:

   「他们的动作那么的灵活,如果等到主人把痰吐在地上的时候,我才举腿去踩踏,一定比不过那些谄媚的家伙,那么不就永远没有机会表现我对主人的一片忠诚了吗?下一回我要保持更为机敏的反应,绝对不让其它人专美于前。」

   笨仆人几经思量,决定采取新的策略。有一天,富翁得了轻微的感冒,喉咙中一阵发痒的感觉,便有一声没一声地咳嗽起来。听到了主人的咳嗽声,仆人们都紧张万分地围拢过来,笨仆人更是力排众围,挤到主人的身侧,几十双眼睛紧盯着主人的嘴唇,深怕漏接了主人的痰水,突然主人微微启开双唇,准备唾痰,笨仆人一看,千载难逢的机会,迅雷不及掩耳地高举右腿,卯足劲力朝主人的嘴唇踢去,踢得主人嘴唇破裂,鲜血殷红,金色的牙齿碎了一地。主人摀着肿了半边的脸,气急败坏地斥骂道:

   「你为什么这般粗鲁,踢伤我的嘴巴,折断我的牙齿?」

   「主人!对不起!每次当你把痰吐落到地上时,旁边的人往往献殷勤为你擦掉,我总是来不及为你服务,因此才会在你刚刚准备吐痰的时候,伸腿踢中你的齿唇,奴才只是想赢得你的垂青重视而已,绝对没有故意伤害你的恶心。」

   《百喻经》的这则譬喻故事告诉我们,凡事固然要抢尽先机,但是更要等待因缘,因缘不具,时机未到,而强设功力,愚昧蠢动,就像笨仆人一般,不能妥善掌握时间空间的条件,只有弄巧成拙,徒增憾恨,因此我们待人处事,应该要善知时与非时,善知时空者,便能洞烛先机,不错失生命的机运。

96

再序二

26最美的孩子

   有一个猎人到森林里去打猎,他沿着清净鉴人、纤尘不染的溪流走入森林里,只见林中树木蓊郁苍翠、高耸参天,遮荫出一片清凉静谧的桃源世界,没有尘嚣的吵闹热恼。各种各样的动物徜徉其间,雄武勇猛的狮虎、庞大温和的大象、矫健善行的飞马、机伶敏捷的猴子……还有身披艳丽羽衣的各种飞禽,栖息枝头,竞相引吭高歌。它们遵守着森林中的轨则,相安无事,共生共存于森林里,但是猎人的到来,却破坏了牠们和谐安宁的生活。

   猎人背着长长的猎枪,睁着鹰隼般的眼睛搜索他的猎物,长靴踏在密密厚厚的落叶上,发出「沙、沙」的响声,仿佛一声一声的警钟。猎人走呀走的,突然看到一只羽毛漆黑的鸟停歇在一株灌木树上,正敞开喉咙在唱歌,看到猎人经过,赶忙飞跃到猎人面前:

   「喂!猎人!你要到那里去啊?」

   「我要到林中去打猎呀!」

   「我看你的枪法神乎其技,百发百中,一定有丰硕的收获。我想请求你一件事,林中有许许多多珍奇的飞禽走兽,你都可以捕捉,但是请你千万不要杀害我的孩子。」

   「天下慈母心,我答应你的请求。但是我不认识你的孩子,我如何去避免悲剧的发生?你们又是什么鸟类呢?」

   「我们的族类叫乌鸦,天下羽毛最光泽、歌声最悦耳的鸟就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是世界最美的鸟。」

   「你放心,我一定遵守诺言,不杀害你的孩子。」

   乌鸦放下忐忑不安的心,唱着轻悦的歌飞走了。猎人继续他的搜寻,脑际里回荡着乌鸦的话:

   「世界最美丽的,就是我的孩子。」

   猎人一面思索,一面寻找,突然眼前一亮,一只戴着宝冠的鸟正悠闲自在地舒展着身子,一身扇状的羽毛光彩夺目,叫人不忍离开视线。猎人举枪正待射出,蓦然想起对乌鸦的承诺:

   「这只鸟如此美丽,一定是乌鸦的孩子,我不能杀牠。」

   为了遵守诺言,猎人只好放弃美丽的猎物,怅然间,转头一看,枝上有一只轻盈小巧的鸟,从这个枝枒跳到那个枝枒,和着吱吱唧唧的妙音,舞出一片碧绿的光点。猎人心想:

   「这只鸟轻歌曼舞,如此可爱,一定也是乌鸦的孩子,看来今天只好空手而回了。」

   正待举身离去,突然看到一团乌黑的东西,发出嘎嘎的怪叫声,冲着猎人迎面扑来,猎人一惊,天下有如此丑陋的鸟,毫不迟疑一枪射中。猎人俯身正要拾起自己的斩获,乌鸦却飞到跟前,伤心欲绝的指责道:

   「你不是答应我不杀我的孩子吗?你怎么可以言而无信,出尔反尔呢?」

   「我是答应不杀害你美丽的孩子,但是这只鸟如此难看,怎么可能是你的孩子呢?」

   「在天下父母的眼中,他的孩子永远是最美丽的。」

   世间有许多丑陋的人、丑陋的事,我们多用一点慈母的爱心,去包容它,接受它,必然能转丑陋为美丽。在母亲的眼中,无论如何智障缺陷的孩子,永远是千金不换的至宝;我们的社会也有许多的弊病,如果大家能够多一份慈母关爱而不嫌弃的心,一定能使我们的社会更为健康安详。

96

27桥上对立

   有一个庄稼人家非常的好客,有朋友来拜访时,主人总是准备美味可口的酒菜,热忱地招待客人,并且喝得酩酊大醉,宾主尽欢才罢休。

   有一天,来了一位三十年未曾谋面的老朋友,主人喜出望外,亲自下厨房烹煮,准备大宴佳宾。主人兴高采烈地炊烧菜肴,细心地调配菜色,一盘一盘色香味俱佳的菜被端上了桌子。主人煮呀煮的,突然发现家里少了酱油,赶忙把做事最为利落勤快的小儿子找来:

   「儿子!家里来了一位叔叔,我们要好好宴请他。爸爸现在有一件急如星火的事交代你去完成,你去街口买一瓶上好的酱油回来,并且要以最快的速度买回来,否则我锅里的肉就要烧焦了。」

   「爸爸!你放心!一切包在我身上。」小儿子铿锵有力地拍拍胸脯,一脸胸有成竹的神情。

   主人安心地折回厨房,二十分钟过去了,儿子还没有回来。嗯!是不是杂货店的老板生意忙不过来?再耐心等一等。但是一小时、二小时过去了,儿子还是杳无踪影,等得客人饥肠辘辘,主人急如热锅蚂蚁。主人心想:

   「莫非儿子在路上出了意外?」

   各种的可能、假设,都浮现于主人的脑海,主人终于按捺不住,夺门而出去寻找儿子。主人焦急地朝街口奔跑而去,半路上却发现自己的儿子正站在陆桥的中央,和另外一个孩子青眼对白眼,彼此对峙起来,谁也不让谁,儿子的手中正拎着一瓶乌黑的酱油。

   「儿子!你愣在这里做什么?我等你的酱油下锅,你却在这儿玩耍。」

   「报告爸爸!我买好了酱油,正要赶回家,没想到却在桥上碰到了这个人,挡住了我的去路,说什么也不让我过桥。」儿子理直气壮的申诉。

   「喂!你这个小孩子,怎么如此不讲理,挡住别人的过道,赶快让开!」庄稼人虚张声势地吆喝着。

   「咦!奇怪了!不知道是谁挡住了谁的道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谁也不侵犯谁。明明是你儿子挡了我的路,我碍着你们什么了,哼!笑话。」一个浑身污垢的小孩子刁钻地抢白。

   气急败坏的庄稼人指着小孩子大骂:

   「你这个野蛮的小东西,一点也不知道敬老尊贤、礼貌谦让。来!儿子!酱油你带回去,让爸爸站在桥上和他对一对。」

   说完,一把将儿子推下桥,自己站上了桥面,一老一小正经八百地僵持起来。

   我们日常生活中也不乏这种对立不退让的场面,颠峰时间的交通,大家只要看到一点空隙便拚命的抢位置,结果大家全拥挤在一起,彼此进退不得,变成大塞车的怪现象。这种情形不正是譬喻中父子桥上对峙的写照吗?其实只要我们大家互相忍让一点,空间自然增大,自然有回旋的余地。佛教的诗说:「有求不如无求好,进步那有退步高。」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三分,逍遥自在。能够以退为进,才是真正的向前。

96

28鹿头人

   有一个国王非常喜欢吃鹿肉,经常率领卫兵一起去打猎,捕捉糜鹿,以满足他的口腹之欲。有一天,国王带着大军来到森林,把鹿群团团的包围,一举捉到整个的鹿族。国王很高兴,命令部下生火架锅,磨刀备砧,要把所有的鹿杀来做下酒菜。

   眼看着鹿族就要面临灭种的劫难,鹿群们哀哀地乞求饶命,向牠们可怜的命运发出悲伤的低鸣。正在危急万分之际,高大英挺的鹿王终于想出了好的计谋,无畏地来到国王面前,为鹿族的存亡向国王进行智慧的谈判:

   「国王!今天我们鹿族成了您的笼中物,我们每一只鹿都很愿意成为您的粮食。只是如果您把我们统统杀掉,一来您一口气吃不了那么多的鹿肉,暴殄天物,实在可惜!二来您赶尽杀绝,杀光了鹿群,将来您恐怕没有鹿肉可吃了。因此,我建议您不如释放我们,让我们绵延子孙,然后每月定期送一只鹿来供养您,您就永远可以享受美味可口的鹿肉。」

   「嗯!这个主意好极了,就照你的意见去进行吧!」国王欣喜地接受了鹿王的请求。

   温驯的鹿群在鹿王睿智的奔走下,终于保住了种族的延续。从此,鹿儿们依照先后次序,按月牺牲一只鹿的生命,满足国王的饕餮贪婪,而挽救了一族的生存。国王吃得眉开眼笑,鹿群也愈来愈繁衍旺盛,日子相安无事地经过了三年。有一个月轮到一只母鹿去送死,但是母鹿大腹便便,怀有九个多月的身孕,眼看自己就要临盆了,却碰到必须就死的难题,如果不去赴难,鹿族就有灭种的灾祸;但是如果自己被杀了,腹中的孩子必然也无辜受害,一尸两命,何其惨烈!

   母鹿左思右想,只好请求其它的鹿先代自己去送死,等自己把孩子生下后再舍生。鹿儿们听了母鹿的哀求,个个吓得退避三舍说:

   「不是我们不帮助你,好死不如歹活,虽然人生终究要死,但是能多活一刻,总是美好的事啊!」

   伤心欲绝的母鹿,只好无助地走上死亡的道路,正在绝望间,事情传到了鹿王的耳朶,鹿王慈悲地安慰母鹿:

   「你不用担心,尽管欢欢喜喜地去迎接小生命的到来,明天我就代替你进宫受死。」

   第二天,鹿王在群鹿依依不舍的泪光下,踏着平静稳健的脚步,从容地赴难。鹿王亲自送死的消息,惊动了深宫里的国王,派人把鹿王请到大殿,问道:

   「今天怎么轮到你鹿王亲自来就死呢?莫非你们鹿群已经灭种了?那么,今后我不就没有鹿肉可以吃了吗?」

   鹿王听了国王的担忧,惨然一笑,只好把自己代替母鹿牺牲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国王。国王一听,惭愧极了,赧然说道:

   「我虽然是个人,但是包藏着禽兽的残暴狰狞;你虽然是只畜生,但是怀抱着圣人的慈悲爱心。我空有人类的血肉之躯,但是却禽兽不如,我是个人头鹿;你虽然是畜生,但是却能愍念众生的痛苦,你才是个真正富有人性光辉的鹿头人。从今以后,我国中的任何人,再也不许伤害你们的生命。」

   佛教主张众生皆有佛性,世间有背恩忘义的人,更有忠心报恩的犬狗、鞠躬尽瘁的牛马,富有慈悲爱心的众生,虽然是禽兽动物,却比号称万物之灵的人类更崇高可敬。过去听说老虎吃人,今日我们的社会却不乏吃老虎,甚至蛇、青蛙、蟋蟀、蟑螂等等的人头鹿。「我肉众生肉,名殊体不殊;源同一种性,只为别形躯。苦恼从他受,甘肥任我选;莫教阎罗断,自忖应如何?」贪爱美食的人头鹿们,是不是应该好好思忖,在自己享受的同时,也不忘为人间留一片仁爱的心!

96

29呼吸之间

   早晨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洒得祇园精舍一地的碎碎圆圆。一早出去次第乞食的弟子们,踏着庄严的步履,鱼贯地回到精舍,为宁静的祇园带来一阵小小的声响。弟子们身上的袈裟,迎着晨曦,交映出一圈金黄的灿烂。

   弟子们洗完钵、洗好脚,井然有序地进入讲堂。把尼师檀坐具整整齐齐地铺好,摄心正念,准备聆听佛陀的教示。放眼望去,佛陀早已结跏趺坐,端坐在高高的须弥座上,慈目垂视着弟子们,声音祥和、低沈,充满慈悲。

   「弟于们!你们每天忙忙碌碌托钵乞食,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佛陀!我们是为了滋养身体,以便借着色身来求得生命的清净解脱啊!」弟子们双手合十恭恭敬敬地回答。

   「你们知道肉体的生命究竟有多长久呢?」佛陀清澈的绀目环视着座中一千二百五十位弟子。

   「佛陀!有情众生的生命平均有数十寒暑。」一个弟子自信满满地回答。

   「你并不了解生命的真相。」佛陀圆满的脸庞有一丝的失望。

   「佛陀!我们人类的生命就像花草,春天萌芽发枝,灿烂似锦,冬天枯萎凋零,归为尘土。」一个弟子一脸肃穆的神情说。

   「你能够认识生命的短暂迅速,但是对佛法也仅止于表皮的了解。」佛陀慈祥地启发弟子。

   「佛陀!我觉得我们的生命就像蜉蝣一样,早晨才出生,晚上就死亡了,充其量只不过一昼夜罢了!」一个弟子语气无限悲怆地说。

   「喔!你对生命朝生暮死的现象能够观察入微,可以说对佛法已有进入肌肉的认识。」

   「佛陀!其实我们的生命就像朝露那么虚幻,阳光一照射,它便瞬间消逝。」一个年轻的弟子当仁不让地回答,清亮的声音响彻讲堂。

   「生命譬如朝露,比喻得好,你对佛法已有入骨的体会了。」佛陀的脸上漾着笑意。

   宽大的讲堂里,弟子们正在热烈地讨论生命的虚虚实实、苦苦乐乐,座中突然有一个弟子站立起来,偏袒右肩,必恭必敬合掌,语惊四座地说:

   「佛陀!依弟子看来,人命就在一呼一吸之间。」

   语音一出,群情哗然,大家惊愣地看着佛陀。

   「弟子们!人命就如呼吸之间那么剎那无常,能够如此认识的人,才是真正体证生命精髓的人。我们切莫懈怠放逸,应该掌握生命的每一个当下,勤奋精进!」佛陀睿智的法音流入每个弟子的心田。

   「诸行无常」是佛教的根本教理之一,意思是说世间没有固定不变的东西,譬如山河大地的成住坏空、有情生命的生老病死、心理活动的生住异灭,都是无常迅速的现象。佛教虽然主张过去、现在、未来的三世,但是尤其重视现在,特别是脉搏跳动、呼吸知觉的现在.当下即是的现在,才是生命真正的存在。生命虽然无常变异,但是我们可以创造不灭的永恒;正因为生命是无常的,更能够激励我们转为勇猛精进,掌握每一刻实在的呼吸,成就自己清净的慧命。有时我们豪奢地浪掷青春,以为自己拥有享用不尽的年轻岁月,其实生命是输不起的。

96

30酒坛里的秘密

   过去在印度,有一对信仰婆罗门教的夫妇,新婚燕尔,两情缱绻。丈夫于是建议妻子,到地窖里把陈年的好酒拿来,两人饮酒作乐一番。

   妻子听从丈夫的嘱咐,掌着一盏灯,到漆黑一片的地窖取酒。走入地窖,浓郁的酒香迎面扑来。嗯!好香!醉人的香气!妻子一脸的陶醉忘我。靠着微弱的灯光,妻子在满室的好酒中,找到一坛年度最久、香味最醇的陈年老酒,打开封得紧紧的坛栓,一股扑鼻的酒香,顿时弥漫于空气之中。

   妻子一手掌灯,一手拿杓,俯身正待汲酒,低头一瞧坛中侧影,惊得花容失色,手中的木杓早已掉落地上。赶忙定睛细瞧,坛里有一个面貌佼好的女子,正斜着眼睛睥睨着自己。妻子不觉妒火中烧,心想:

   「哼!好个没良心的东西,把狐狸精藏在酒坛里,却对我满口的虚情假意,今日一定要讨回公道。」

   妻子气愤地走到客厅,指着丈夫的鼻子,大声骂道:

   「你背着我把女人偷藏在酒坛中,是什么居心?今天你一定要对我交代明白,否则夫妻恩断情绝。」

   一心等待醇酒享受的丈夫,莫名其妙地被妻子一阵狮吼,心中懊恼极了,什么偷藏女人?子虚乌有的事情,我倒要去地窖里瞧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丈夫小心翼翼下了地窖,打开可疑的那坛酒,仔细一看,顿时盛怒难抑:

   「哼!不要脸的贱女人,自己偷了汉子,还恶人先告状,反过来倒咬我一口。」

   丈夫气急败坏地冲出地窖,指着妻子大吼:

   「你自己做的好事,把男人偷养在酒坛里,反而栽赃我藏女人,分明是作贼心虚。」

   夫妻两人一个说对方藏女人,一个咬定对方养男人,互相叫骂,彼此各执一方,谁也不让谁。火爆的叫骂声,终于惊动了两人的婆罗门师父,请师父为自己评评理。婆罗门师父拗不过徒弟俩的争执,无奈地说:

   「你们两位不要吵了!我自己亲自到地窖里去瞧噍,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三人一同来到地窖,婆罗门打开坛口一看,咦!坛底有一个鬓发如霜的婆罗门,正对着自己吹胡子瞪眼睛,转身指着夫妻俩大骂:

   「哼!你们两个不肖的徒弟,什么时候偷偷去拜其它的人当师父,咱们师徒从此断绝关系。」

   婆罗门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留下惊慌失措的小夫妻。错愣间,恰巧来了一位出家沙门,问明了原由,带着小夫妻来到祸因的酒坛之前,拿起一块大石头,奋力朝坛中掷去,一声「碰」的巨响,漆黑发亮的酒坛裂成碎片,甘冽甜美的琼浆玉液溢了满地。剎那间,女人、男人、婆罗门的影相都不复存在。

   《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我们常常无端制造一些假相,然后执迷于自作的幻相,引起无谓的烦恼,就像故事中的男相、女相、人相、我相,都是自己愚痴造作出来的。我们常听别人说:「我亲眼看见的。」 「我亲耳听见的。」亲眼看见的,把弓弦看成蛇,而有杯弓蛇影之惊;亲耳听见的,把飒飒风声当做千军万马,而有草木皆兵之疑。我们处事接物,要以禅的定力、智的慧眼,不眩不惑,来照破假相的虚妄迷离,才能明明白白洞见诸法(现象)的实相。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