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言祖语 林泉老人评唱投子青和尚颂古空谷集卷五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0年11月21日 · 13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林泉老人评唱投子青和尚颂古空谷集卷五

  后学性一阅

  生生道人梓

  第七十则芭蕉法身

  示众云。薄批明月。细切清风。若能拿空[穫-禾+瓜]空。便解以楔出楔。且道谁有如此作略。

  举僧问芭蕉情和尚。如何是透法身句(熊翻筋斗。驴舞柘枝)。蕉云。一不得问。二不得休(放去较危。收来太速)。僧云学人不会(却较些子)。蕉云第三度来与你相见(有甚面孔)。

  师云。僧问云门。如何是法身向上事。曰向上与汝道也不难。作么生会法身。云请和尚鉴。曰。鉴即且置。作么生会法身。云与么与么。曰这个是长连床上学得的。我且问你。法身还解吃饭么。僧无对。林泉代云。谢和尚降重空筵。这僧今日要会透法身句。何不参取杜顺和尚道。怀州牛吃禾。益州马腹胀。天下觅医人。灸猪左膞上。若向这里会得脱洒明白。不索自己走南掠北。免致教他推东拄西。果然芭蕉道一不得问二不得休。虽是钩锥在手纵夺临时。其奈这僧撒呆掉痴。故意妆昏(去呼)。你不见道万丈海深须见底。只有人心难忖量。故云第三度来与你相见。且道相见的是芭蕉那不是芭蕉。记得径山大慧云。蕉芭蕉芭。有叶无丫。忽然一阵狂风起。吹得来。便似南京大相国寺东廊下第十三院王和尚破袈裟。林泉道。莫错认。若能即物明心以言会道。争肯头头蹉过。颂曰。

  休问维摩卧病城(罕逢明鉴)。灵山空自掩光阴(少遇知音)。流沙欲渡全无难(宿生庆幸)。莫听莺啼在那林(枉劳心力)。

  师云。昔维摩诘假幻化色身示疾于毗耶离城。灵鹫祖翁遣三十二菩萨就彼问病。摩诘以不二法门勘当透法身句。末后曼殊室利以无言无说无示无识离诸问答为酬。曼殊复问。摩诘默然。故肇公涅盘无名论云。释迦掩室于摩竭。净名杜口于毗耶。须菩提唱无说以显道。释梵凭绝听而雨华。斯皆理为神御。非虚掩光阴者也。干峰示众云。法身有三种病二种光。须是一一透得。更须知有向上一窍。云门出众云。只如庵内人为甚么不知庵外事。峰呵呵大笑。门云犹是学人疑处。峰云子是甚么心行。门云也要和尚相委悉。峰云直须恁么始得稳坐地。门云喏喏。恁么会得。达磨不必西来。远渡流沙。虽无厄难。枉费盘缠。伶利禅和幸勿随声逐色。向这畔那边虚劳采听。还知端的处么。清风两槛竹。白露一庭松。

  第七十一则芭蕉好恶

  示众云。把得住。放得行。方为好手。做得是。作得主。卖弄好心。子细点捡将来。也只道得一半。

  举僧问芭蕉彻和尚。有一人不舍生死不证涅盘。师还提携也无(隔壁过状)。彻云不提携(面赤不如语直)。僧云为甚么不提携(果然着疑)。彻云老僧粗识好恶(少卖弄)。

  师云。郢州芭蕉山继彻禅师。乃沩山四世孙也。初参风穴。穴问如何是正法眼。师曰泥弹子。穴异之。次谒先芭蕉慧情禅师。情上堂。举仰山道。两口无一舌。此是吾宗旨。师豁然有省。一日上堂云。眼中无翳。空里无花。水长舡高。泥多佛大。莫将问来。我也无答。会么。问在答处。答在问处。便下座。这僧发此一问。岂不闻圆觉经云。生死涅盘犹如昨梦。何舍何证而可言也。况此一人有名呼不得。无位可安排。净裸裸。赤洒洒。没可把。如何提携即是。所以芭蕉切恐和光惹事。故恁刮笃成家。可惜这僧慕顾茅广逼拶。芭蕉尽筋截力道。老僧粗识好恶。虽然惜得自己眉毛。争奈穿过那僧鼻孔。莫更有识好恶者么。去。不堪共语。赖遇投子慈悲方便。为伊颂出。颂曰。

  百岁童儿出户来(解行不触今时道)。满身红烂惹尘埃(为垂一只手)。火中闲步清凉地(不惜两茎眉)。识者无因敢近抬(缩手有分)。

  师云。满头白发离岩谷。半夜穿云人市鄽。虽云偏处不逢。其柰玄中不失。利生接物须展丹诚。拄户撑门不无红烂。虽则尘埃满面。都缘为法亡𨈬。同安云。但将生死为活计。火里安身火里凉。恁么会得。居火宅而烟焰自息。怀热恼而豁尔清凉。所以道般若如大火聚。四面不可入。般若如清凉池。四面皆可入。若能见地明白。自委就中利害。具此眼者方能知识。虽能知识。认着则不可。所以无敢亲近举似擅便提携。咦。虽云识好恶。待似没人情。

  第七十二则天彭当户

  示众云。色见声求无非是妄。情忘执谢未足为真。若非塞壑填沟。洎免撞头磕额。有认得的么。

  举僧问天彭。如何是佛(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彭云。亲切不离家。寂寞不当户(时时示时人。时人皆不识)。

  师云。心佛与众生。是三无差别。未委乎阿谁。一一能见彻。方信道搜远不搜近。宜假不宜真。空认彩绘妆銮。漫讨泥龛塑像。不应弃本逐末。枉教背父寻爷。休只向莲台上追寻。莫便于光焰边别辨。此之所谓差之毫𨤲失之千里。善慧大士心王铭云。了本识心。识心是佛。是心是佛。是佛是心。念念佛心。佛心念佛。欲得早成。戒心自律。净律净心。心即是佛。除此心王。更无别佛。林泉道。有心用处还应错。无意看时却宛然。莫有具眼者么。无心能出岫。为雨善知时。颂曰。

  白云时映旧山青(依稀仿佛)。竹锁薄烟露几茎(潇洒扶疏)。虚室夜寒秋月迥(清光何处无)。雁回遥听可三更(几人能晓)。

  师云。妙用纵横。智体不动。子虽依倚。父全不知。散干盖而本自无心。踞坤舆而端然有力。此亦寂而不动感而遂通之朕兆也。于此半遮半露似晦似明。绿竹[漪-大+(立-一)][漪-大+(立-一)]。有匪君子。孰能于是了别心佛之根茎枝叶者邪。虽倚蒲危坐。虚室生白。心月孤圆。秋天独迥。犹可转身不居一色。直得雁回北塞声噎南楼。木女初闻石人遥听。只知日午是三更。那信天明方半夜。何也。月满犹亏半。乌沉始是圆。

  第七十三则禾山打鼓

  示众云。恁么也得。就舡买得鱼偏美。不恁么也得。水月空花难可比。一声羯鼓响连天。未审知音能几几。

  举僧问禾山。即心即佛即不问。如何是非心非佛(但有纤毫即是尘)。山云解打鼓(冬冬)。

  师云。明州大梅山法常禅师。襄阳人。姓郑氏。幼岁从师于荆州玉泉寺。初参大寂。问如何是佛。寂曰即心是佛。师即大悟。遂之四明梅子真旧隐。缚茆燕处。唐贞元中。盐官会下有僧因采拄杖迷路至庵所。问和尚住此山多少时。曰只见四山青又黄。又问出山路向甚么处去。曰随流去。僧回举似盐官。官曰。我在江西时曾见一僧。自后不知消息。莫是此僧否。遂令僧去招之。师答以偈曰。摧残枯木倚寒林。几度逢春不变心。樵客遇之犹不顾。郢人那得苦追寻。一池荷叶衣无尽。数捆松花食有余。刚被世人知住处。又移茆舍入深居。大寂闻师住山。令僧问。和尚见马大师。得个甚么便住此山。师曰。大师向我道即心即佛。我便向这里住。僧曰。大师近日佛法又别也。师曰作么生。僧曰又道非心非佛。师曰。这老汉惑乱人未有了日。任你非心非佛。我只即心即佛。其僧回举似马祖。祖曰梅子熟也。僧问禾山。大梅恁么道意作么生。禾山云真师子儿。林泉道。不劳赞叹。显宗令中使持纸一张。书心佛二字。问大庆寿玄悟王禅师曰。此是甚么字。师应声答曰。不是心不是佛。称旨。次日令旨赐长短句曰。但能了净。万法因缘何足问。日用无为。十二时中更勿疑。常须自在。识取从来无挂碍。佛佛心心。心若依佛也是尘。林泉道。诚哉是言也。玄悟答谢曰。无为无作。认着无为还是缚。照用同时。电卷星流已太迟。非心非佛。唤作非心犹是物。人境俱空。万象森罗一境中。林泉道。更须打破始得。还知禾山解打鼓处么。寻思此语惊人处。信手拈来用㝡亲。颂曰。

  布毛拈起费人言(驷不及舌)。争似禾山一句传(世情看冷暖。人面逐高低)。打鼓一声喧宇宙(惊破髑髅)。冰寒千丈忽生莲(不妨奇特)。

  师云。杭州鸟窠道林禅师。一日因侍僧智通辞师他往。师曰汝今何往。云某为佛法出家。和尚不垂慈诲。今往诸方学佛法去。师曰。欲学佛法。吾此间亦有少许。云如何是和尚此间佛法。师于身上拈布毛吹之。通遂有省。林泉道。虽然稍得吹嘘力。莫撒金沙在眼中。投子老汉虽是一抬一搦。其间有纵有夺。党护门风不得不尔。为他擂得出用得亲。不犯宫商能喧天地。若千丈寒冰偶尔生莲。自古及今实难比拟。非同石笋抽条处。恰似疏山腊月时。

  第七十四则黄连声前

  示众云。拟举心时徒劳侧耳。未开口处切忌攒眉。非为有条攀条。免致无事生事。有违此理者么。

  举僧问黄连和尚。如何是声前一句(合取狗口)。连云声前无句。声后问将来(语直心真)。

  师云。声前一句。圆音落落而罕遇知音。物外三山。片月辉辉而少逢明鉴。切忌情存向背。堤防见处偏枯。不应口苦心甜。何必唇寒齿冷。欲发明第一义谛。须大开不二法门。截流之机岂在有句无句。谈天之辩元来是精识精。若非摩诘忘言。争显曼殊本意。索甚说树倒藤枯句归何处。也不消卖布单买草鞋。向禅床角重来举似。不见道。但有言说。俱无实义。故于第二门头。许汝东语西话。颂曰。

  空劫前时旷路闲(无人履践)。声前无句信人难(忠言逆耳)。欲穷沧浪白云曲(孰是知音)。且看石人露半颜(休错认)。

  师云。一人发真归源。十方世界悉皆消殒。何必直待空劫前时而已哉。若肯言辞路绝分别意穷处。优游放旷廓落幽闲。声音未发已前。个里本无言句。求人取信端的为难。欲穷其源拟探其底。若沧浪之深。似白云之远。曲高和寡听者还稀。不如向真净界中无漏国内睥睨石人木女。镜像空花。虽露半颜。未容全诺。还记得报慈半身写照偈么。日出连山存隐显。月圆当户定亏盈。

  第七十五则资福圆相

  示众云。五音不犯。应须眼里闻声。六律难该。莫向喉中取则。莫有善打和者么。

  举僧问吉州资福宝和尚。如何是古人歌(罗罗哩哩)。福𦘕圆相对之(谁是知音)。

  师云。五灯会元所载吉州资福如宝禅师。法嗣资福第二世良䆳禅师。僧问如何是古人。歌䆳𦘕圆相示之。非问宝也。䆳乃沩山四世孙也。虽用暗机默论。其声如雷已露栓索。这僧不会。是处语言皆合其道。谁家弦管曾不传心。自古至今喧天聒地。方显观音妙唱沙界咸闻。返闻闻性。圆通第一。何必慢讴雪曲忙和阳春。不比梁州。非同大石。岂不见道。胡笳曲子不堕五音。韵出青霄任君吹唱。还知资福的意么。自笑老林泉。不解打手势。试听投子老师吟猱节奏泛木相兼。颂曰。

  一曲两曲深夜弹(不劳侧耳)。松风和雨过前山(但得琴中趣。何劳弦上声)。可怜卞玉离荆岫(难换连城)。谁是知音却取还(惟许相如)。

  师云。伯牙与子期。不是闲相识。所以道无弦琴有韵。千载响泠泠。耳听应难会。眉毛始解听。故于深夜以应佳期。对团团之皎月。奏戛戛之清音。若瑟瑟松风。似零零溪雨。论甚山前山后。辄莫村北村南。若遇赏音无可不可。据此酬对待。似荆山之下卞和之璧而献秦王。知王殊无割城之意。而相如使人衣褐怀璧归赵。还知这僧蹉过处么。异音不入常人耳。莫比阳关第四声。

  第七十六则崇福宽廓

  示众云。碧岫峰头。思和尚能说大口。红尘堆里。志公老曾露赤心。若知语忌十成。管索深藏三寸。正当此时还有道得的么。

  举僧问益州崇福志和尚。如何是宽廓之言(胡道乱道。合著正道)。志云无舌人道得(已在口外)。

  师举云门示众云。闻声悟道。见色明心。观世音菩萨将钱来买胡饼。放下手却是馒头。林泉道。七九六十三。又云。扇子𨁝跳上三十三天。筑着帝释鼻孔。东海鲤鱼打一棒。雨似盆倾。会么会么。林泉道。九九八十一。恁么商量。何边强而可卜度。何方隅而可计较。宽廓窄隘不言可知。所以道。言无展事语不投机。承言者丧。滞句者迷。以此观来。便见语带玄而无路。舌头谈而不谈。只如无舌人。合作么生道。护唵萨哩嚩怛他阿誐多。颂曰。

  宽廓言时不犯舌(悄地悄地)。清风高韵碧云斜(不劳采听)。石人贪话西峰事(言多伤行)。不觉东岩起雾遮(显而不露)。

  师云。一堂风冷淡。千古意分明。何必高谈阔论会古通今。不动唇皮要周寰宇。既解群居慎口。应须独坐防心。玄之又玄。谁委维摩一默。说本无说。枉分法藏三乘。况一言包裹尘沙。一义含容法界。所以僧问风穴。语默涉离微。如何通不犯。穴云。长忆江南三月里。鹧鸪啼处百花香。林泉道。劝君不用分明语。语的分明出转难。直饶席上风生。更听窗前竹韵。碧云合处既有知音。白雪歌时非无明鉴。虽则石人口浅。暗通一线实难明。焉知木女情深。逼塞十方无障碍。且道西峰东岩相去几何。还知么。夜半正明曾不露。晓来宁许见些儿。

  第七十七则梁山道场

  示众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指出诸相非相。亏我梁山和尚。怕汝不信。更请道看。

  举大阳明安和尚问梁山。如何是无相道场(已是起模画样)。山指观音云。此是吴处士画(隔壁过状)。阳拟进语([鷂-缶+(工/山)]过新罗)。山急索云。这个是有相底。如何是无相底(气急杀人)。阳于言下有省(若不因流水。还应过别山)。礼拜乃归本位立(何不早恁么)。山云何不道取一句(是何心行)。阳云。道则不辞。恐上纸墨(已露栓索)。山呵呵笑云。此语上石去在。后果上碑(灵山受记不似今日)。投子拈云。然道旷古今。行人难度(额头汗出)。山危绝险。登者无因(脚下烟生)。傥不发问。先踪履践无期得入(欲知山下路。须问去来人)。所以悟由自己。印乃凭师(起初不遇作家。到底翻成骨董)。[逅-口+巿]代证明。续佛慧命(古之今之。广矣大矣)。此者穷崖问路。力尽指踪(为垂只手)。岩壁无门。力穷进退(不惜两茎眉)。既金龙失水。妙翅急提(用尽老婆心)。别透波澜。复归本位(灵利衲僧。一拨便转)。诸仁者(喏)。正当恁么时。还知古人退位处么(用知作么)。若知得。可谓万仞峰摧。千波竭沸(险)。龙宫与天界分檐。凤阁并星辰合彩(应须高着眼。不可漫度量)。岩松笼瑞。川雾草薰(刺破眼睛。穿透鼻孔)。不犯化门。千山迥出(人面逐高低)。若不知落处。岩阔无人问。龙愁沧海深(漫汗由自可。蒙懂更伤嗟)。

  师云。空劫威音外。壶天不夜时。此回如蹉过。千载卒难追。所以情生智隔。相变体殊。情若不生。相自无隔。直饶空一切法。犹有这个在。故梁山用拨天关手。指出一条活路。要汝别峰相见。阳拟紧系行缠忙趿草履。险不临岐堕坑落堑。伶利者一呼便应。懵懂者唤不回头。是他终是饱参衲子俏措禅和。顶𩕳上拟弹。脚板底早响。不动步得到家山。不费力便登觉岸。被伊再拶。便解翻身。明眼人前终难出料。由是投子既权衡在手岂倦称盘。欲定锱铢须分分两。大抵无星秤上本没高低。信手拈来不无取舍。虽则道旷古今行人难度。山危绝险登者无因。此盖空劫已前难话会。威音那畔绝商量。比及发问。投至得入。要知资胜。以表师强。叶叶联芳灯灯续焰。既因指示必解穷通。然暂失机。幸蒙提挈。颂曰。

  路穷岸仞问山翁(问既有宗)。别指岩西岭近东(答亦攸同)。拟进雾垂岚色重(拟心一丝。对面千里)。回头顶见太阳红(不因师指示。洎乎错商量)。

  师云。枯木岩前虽多差路。空王殿内本没誵讹。拟欲色见声求。宁不迷头认影。所以重重进问。切切咨参。幸遇宗师不忘付嘱。续佛慧命为法栋梁。与一切众生解黏去缚明心见性。故垂只手不惜双眉。再四提撕为他指示。虽则西岩东岭聊分这畔那边。劫外今时。正来偏去。向实际理地不受纤尘处。唯通一线要辨来原。拟进途程。雾垂岚重。忽然捩转鼻头扳回面孔。于绵绵密密不露风骨没瑕痕处。偶尔灵光独耀迥脱根尘。夜半日头出。朝霞几缕红。还见么。拟涉思惟。千山万水。

  第七十八则百丈奇特

  示众云。本自平平怗怗。刚待纽纽捏捏。幸遇本分宗师。不许强生枝节。孤危不立处。请高着眼看。

  举僧问百丈。如何是奇特事(方砖四角。磨器团圞)。丈云独坐大雄峰(不劳穷究)。

  师云。漫天索价博地相酬。拟滞情关黠儿落节。高高标不出。深深话不及。[鴳-女+隹]白乌玄山青水绿。松直棘曲南竹北木。山河大地万象森罗。那的是不奇特者。不见道。道合平常平常合道。若起一丝分别憎爱取舍心者。皆是前尘虚妄想相惑汝真性。自生系缚流转生死无有出期。于奇特中自不奇特了也。故百丈当机不让尽情吐露道。独坐大雄峰。此一转语。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远观不审近睹分明。若据恁么。合向甚么处相见得个端的。遂以手斫额云㘞。颂曰。

  巍巍峭迥出云霄(高而不危)。顶锁水寒势外遥(满而不溢)。坐观四望烟笼处(隐隐难窥)。一带青山万水潮(尽从这里流出)。

  师云。孤迥迥。峭巍巍。万壑争雄。千峰竞秀。未若奇特一事。常在诸人眉尖眼角。自是司空见惯。应为寻常。向云笼岳顶冰锁池塘冷清清处单明自己。岂非气势展转迢遥。何必坐观四望。周遍十方。霭霭烟笼难分南北。方信道。混然一色无遗影。不坐同风落大功。赖青山一带绿水千寻。虽远观有色而浑似蛾眉。况近听无声而非同镜沼。千峰倚翠。万派潮宗。未委何人怀斯海量。复云。去。汝不解我语。

  第七十九则历村煎茶

  示众云。知时别宜。堪作阇黎。因便截势。解作活计。向此分点处有品尝知味者么。

  举历村和尚一日煎茶次(沙弥童行不得气力)。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卢同七碗。赵老三杯)。师举起茶匙子(信手拈来用最亲)。僧云莫这个便当么(错会纳僧多)。师掷向火中(放去较危。收来太速)。

  师云。打鼓弄琵琶。相逢两会家。历村老。不歇心。这僧少。当努力。然则旋汲清泉慢生活火。煮凤饼而要知回味。烹蟹眼而恐滞咩邪。这僧果然见义勇为当仁不让。向琼瓯泛雪玉盏翻云处便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既询上灶必吐衷肠。不免当筵两手分付。不问曾到不曾到。论甚吃来不吃来。为问西干。大开东阁。这僧果要清神爽气祛睡降魔。便道莫这个便当否。是他绝是非老手旧胳膞。岂肯教粘牙着齿惹草沾风。遂掷向火中任伊贬剥。秀出雨前孰赏鉴。名高天下少知音。赖遇花严同来把铫。颂曰。

  煎茶未了人来问(并忙合闹)。拈起茶匙呈似他(不劳费力)。当初若遇收燕手(君子悔前)。性命难存争奈何(小人悔后)。

  师云。拈匙并举箸。运水及般柴。妙用纵横处。头头总不乖。汝岂不闻。兴教小寿禅师因堕薪而悟。有颂曰。扑落非他物。纵横不是尘。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此与一切智智清净无二。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岂两样邪。这僧伸问西来祖意。恰似大悲阁下欲觅中都。虽是当局者迷。怎不教傍观者哂。所以拈起茶匙觌面分付。这僧若是个懆性汉。便好夺来折作两截。免教胡抄乱抄拈起放下。果被投子点罚道。当时若遇收燕手。性命难存争奈何。非无赫赵机谋运筹作略。大似人不知己过。牛不知力大。辜负己灵。埋没家宝。深为可惜。咦。林泉虽恁么心切。口苦心甜几个知。

  第八十则文殊九曲

  示众云。摄末归本。任伊加减乘除。即俗明真。试看弯环屈折。莫有不涉数量解计算者么。

  举僧问鼎州文殊和尚。万法归一一归何处(维摩曾漏泄。不必拨流星)。殊云黄河九曲(前三三。后三三)。

  师云。文殊师利问维摩诘曰。身孰为本。答贪欲为本。问贪欲孰为本。答虚妄分别为本。问虚妄分别孰为本。答颠倒想为本。颠倒想孰为本。答无住为本。又问无住孰为本。答无住则无本。文殊师利从无住本立一切法。这僧要将一切法归无住本。若知无住无本。自委无本无住。恁么会得。虚妄不生颠倒想灭。何贪欲而可形名者邪。所以文殊传文殊法。要汝等诸人离虚妄分别。绝颠倒想像。忘贪欲。了形名处。分明指示道。黄河九曲。不可向随流得妙住岸不迷处折倒。若也恁么抟剥。从上源头自浊了也。虽则湾湾曲曲。就中了了明明。非止通浩渺辞源。况乃达汪洋性海。如或不尔。曹溪波浪如相似。无限平人被陆沉。试听投子为伊计较。颂曰。

  问法穷因归何处(一一如二。二二如四)。黄河透过碧波澜(滩下接取)。须知云外千峰上(高着眼看)。别有灵松带露寒(只知其一。岂知其二)。

  师举睦州示众云。裂开也在我。捏聚也在我。时有僧问如何是裂开。州云三九二十七。菩提涅盘真如解脱即心即佛。我且恁么道。你又作么生。曰某甲不与么道。州云。盏子落地。楪子成七片。曰如何是捏聚。州乃敛手而坐。林泉道。放去了然忘计较。收来全不费功夫。有若参乎酬一唯。堆灰何碍觜卢都。虽则黄河九曲。谁能直下承当。纵教白浪千寻。孰解其间荐得。透与不透尽自澜翻。将心用心休教蹉过。直须知有云外立千峰。不可言无岩前分万壑。灵松带露怪柏欺霜。傲四时而莫可凋零。超万象而敢为主宰。凭何道理便乃如斯。天得一清。地得一宁。衲僧得一鼻直眼横。怕汝不信。试摸索看。

  第八十一则雪峰典座

  示众云。和光惹事。休教动落今时。刮笃成家。莫使静沉死水。只如方木不入圆窍。利害在甚么处。

  举雪峰在洞山会下作典座淘米次(供给众僧有劳神用)。山问云。淘砂去米。淘米去砂(验人端的处。下口便知音)。峰云砂米一时去(只知尽法)。山云大众吃个甚么(好与一拶)。峰乃覆却盆(不管无民)。山云。得即得。须别见人始得(明眼难谩)。后果嗣德山(君子不发游言)。投子拈云。大众。洞山恁么道是甚么道理(不是知音人不知)。虽然一色乾坤。争奈山高水阔(云月是同。溪山各异)。所以野人云。功夫不到不方圆。言语不通非眷属(差之毫𨤲失之千里)。乃代云。淘砂去米。淘米去砂(重宣此义)。无影长生桂。经霜结子频(秋时叶落。春日花开)。大众吃个甚么(尊鉴不错)。金凤采花㗸不尽。玉鶵食蕊叶长新(咂啖方知。咬嚼不可)。

  师云。洞山一日问雪峰作甚么来。峰云斫槽来。山曰几斧斫成。峰云一斧斫成。山曰。犹是这边事。那边事作么生。峰云直得无下手处。山曰。犹是这边事。那边事作么生。峰休去。林泉道。月色静中见。泉声深夜闻。汾阳代云。某甲早困也。林泉道。莫说道理好。又一日辞。洞山曰子甚处去。峰曰归岭中去。山曰当时从甚么路出。峰云从飞猿岭出。山曰今日向甚么路去。峰云从飞猿岭去。山曰。有一人不从飞猿岭去。子还识么。峰云不识。山曰为甚么不识。峰云他无面目。山曰。子既不识。争知无面目。峰无对。林泉代云。只为无面目所以不识。不然以手擘眼云猫。若据雪峰。当时覆盆及此二处祗对。只知入理深谈。不解门庭施设。只一向干暴暴冷啾啾。空守枯木寒岩。不见半星和气。故投子老师忍俊不禁。当仁不让用没鼻金针穿芒长玉线。刺成无缝伽黎赠与木人穿着。只如饥嗔饱喜时将何打发。颂曰。

  满钵盛来一物无(已太多生)。岂同香积变珍苏(比类难齐)。日月并轮长不照(别是一壶天)。木人舞袖向红炉(不是小儿戏)。

  师云。无手能遮日。钓鳌不犯竿。神通并妙用。莫作等闲看。所以严阳尊者问赵州。一物不将来时如何。州曰放下着。阳云。一物不将来。放下个甚么。州曰檐取去。只如满钵盛来者。是淘砂去米的。淘米去砂的。砂米一时去的。若也于斯定夺得下。不餐一粒米终日饱[(鼻-丌+(十-〡+儿))勾][(鼻-丌+(十-〡+儿))勾]。其或未然。休向筵中空咽唾。枉将饿眼觅瓜皮。端的非同香积珍馐苏陀上味。纵有鹙子神通。难免维摩贬剥。直得遇斩新日月特地乾坤。三病二光不劳展照。且看木人舞袖石女高歌。烈焰光中任回雪态。还会么。为垂一只手。不惜两茎眉。

  第八十二则德山上堂

  示众云。鞔天布网。遍地安枪。拟踏祸机。难出其彀。莫有不顾危亡误犯者么。

  举德山和尚一日上堂云。问即有过。不问又乖(出身犹可易。脱体道应难)。有僧才出礼拜(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山便打(情知恁么来)。僧云。某甲话也未问。为甚么便打某甲(将谓皮下有血)。山云。待你开口。堪作甚么(巧说不如直道)。投子拈云。然祸因自起。伤损他人(赞之双美。毁之两伤)。火发内生。焰翻林兽(定业难逃)。既险崖弄巧。只可推落洪岩(杀的人。为的人)。放转微通却成返遭受屈(未必是平人)。虽小得便。还知德山大错么(欲将向人。无过背说)。若知得。德山粉碎(同病相忧)。若不知得。棒犹少在(休云无血性。大抵没人情)。

  师云。鼎州德山宣鉴禅师。简州周氏子。丱岁出家。依年受具。精究律藏。于性相诸经贯通旨趣。常讲金刚般若。时谓之周金刚。尝谓同学曰。一口吞海海性无亏。纤芥投锋锋利不动。学学无学唯我知焉。后闻南方禅席颇盛。师气不平乃曰。出家儿。千劫学佛威仪。万劫学佛细行。不得成佛。南方魔子。敢言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我当搂其窟穴灭其种类。以报佛恩。遂檐青龙疏钞出蜀。至澧阳路上见一婆子卖饼。因息肩买饼点心。婆指檐曰这个是甚么文字。师曰青龙疏钞。婆曰讲何经。师曰金刚经。婆云。我有一问。你若答得。施与点心。若答不得。且别处去。金刚经道。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未审上座点那个心。师无语。林泉道。直饶讲得千经论。一句临机下口难。遂往龙潭。至法堂曰。久响龙潭。及乎到来。潭又不见。龙又不现。潭引身曰子亲到龙潭。师无语。遂栖止焉。林泉道。日下孤灯。果然失照。一夕侍立次。潭曰更深何不下去。师珍重便出。却回曰外面黑。潭点纸烛度与师。师拟接。潭复吹灭。师于此大悟。便礼拜。潭曰子见个甚么。师曰从今向去更不疑天下老和尚舌头也。至来日。潭升座谓众曰。可中有个汉。牙如剑树口似血盆。一棒打不回头。他时向孤峰顶上立吾道去在。师将疏钞堆法堂前。举火炬曰。穷诸玄辩。若一毫置于太虚。竭世枢机。似一滴投于巨壑。遂焚之。于是礼辞。直抵沩山。挟复子上法堂。从西过东从东过西。顾视方丈曰。有么有么。山坐次。殊不顾盻。师曰无无。便出至门首。乃曰。虽然如此。也不得草草。具威仪再入相见。才入门提起坐具曰。和尚。山拟取拂子。师便喝。拂袖而出。沩山至晚问首座。今日新到在否。座曰当时背却法堂着草鞋出去也。山云此子已后向孤峰顶上盘结草庵呵佛骂祖去在。师住澧阳三十年。属唐武宗废教。避难于独浮山之石室。大中初武陵大守薛廷望再崇德山精舍号古德禅院。将访求哲匠住持。聆师道行屡请不下山。廷望乃设诡计遣吏以茶盐诬之言犯禁法取师入州。瞻礼坚请居之。大阐玄风。德山之称自兹名冠丛林。孰不敬仰。一日上堂云。问即有过。不问又乖。若是林泉当时见道。便与掀倒禅床拗折拄杖。免致生言孰语。这僧当断不断返招其乱。由自不伏烧埋不知痛痒。惹教花擘一上。所以投子为伊当局者迷岂免傍观者哂。故赏不避仇仇诛不择骨肉。其间有褒有贬有纵有夺。向险崖弄巧。放转微通处。子细参详。还知德山粉碎这僧少棒底手段么。险。颂曰。

  金轮微动吼乾坤(惊天动地)。稍逆金躯草卧身(国有不犯之令)。更欲发言来拟问(合取狗口)。悲风吹尽四绝邻(不胜伤感)。

  师云。金轮景耀四天下。何止哮吼只一乾坤。点捡将来。大似举一隅不以三隅反。若于问与不问处停机伫思。[鷂-缶+(工/山)]过新罗。既不解顺水推舡。怎敢更逆风把柂。何止金躯卧草不顾全身。还招玉镜分形难获半肯。不必发言更问。那消开口技捂。不见道但能闭口牢藏舌。便是修身第一方。既不慎初护末。伤感悲风吹落情尘岂容邻佑。只如言思路绝分别意穷一句。合作么生道。去。且待别时来。

  第八十三则兴化军旗

  示众云。知时别宜堪作阇黎。暗合孙吴岂用踌躇。有敢对垒者么。

  举僧问兴化。军旗急速时如何(有违即斩)。化云日料半斤餐(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师云。魏府兴化存奖禅师。嗣临济。师在三圣会里为首座。常曰。我向南方行脚一遭。拄杖头不曾拨着一个会佛法的人。三圣闻得问曰。你具个甚么眼便恁么道。师便喝。圣曰须是你始得。近代佛日尧禅师自江左至燕然寓大圣安。一夕与佛觉晦堂夜话次。时圆通善国师年方十二。座右侍立。佛日曰。山僧自南方来。拄杖头不曾抹着一个会佛法者。通叉手进曰自是和尚拄杖短。佛日大惊曰。可乞此子续吾临济一宗。通又进曰。云门临济岂有二邪。日称赏不已。林泉道。此与三圣酬酢不妨省力。后大觉闻举遂曰。作么生得风吹到大觉门里。师后到大觉为院主。一日觉唤院主。我闻你道向南方行脚一遭。拄杖头不曾拨着一个会佛法的。你凭个甚么道理便与么道。师便喝。觉便打。师又喝。觉又打。师再喝。觉再打。师曰某甲于三圣师兄处学得个宾主句。总被师兄折倒了也。愿与某甲个安乐法门。觉曰。这瞎汉。来这里纳败阙。脱下衲衣痛打一顿。师于言下荐得临济先师于黄檗处吃棒的道理。林泉道。好酒醒人迟。开堂后方遇后唐庄宗车驾幸河北至魏府。这僧故发此问。虽是眼观东南。大似意在西北。兴化老汉便看窟儱着楔道。日料半斤餐。辄不可向数米调汤偏厚薄边处会。是他有道火不烧舌渡水不湿腿的手段。若也黏牙着齿必然犯手伤锋。回牙当头如何举似。颂曰。

  离城别阁暗愁时(有口说不得)。月落星分信马蹄(无言心自知)。风扫晓霜林木迥(净裸裸赤洒洒)。夜深汀岸火生微(一点分明)。

  师云。理极忘情思惟而决难比喻。借功明位言说而权恁支捂。虽则离城别阁纳士招贤曲为今时。要明空劫。不必愁肠漫结暗受爊煎。应须喜气潜生明教舒坦。莫待星分月落雾卷云收。玉鞭轻举马蹄轻。金镫慢敲鸡韵急。松窗梦断。竹榻吟余。偶闻炉内返魂香。忽听楼头涂毒鼓。难逢赏鉴。不遇知音。风扫晓霜。冰生寒沼。林端红叶醉朝曦。饱玩今时。篱畔黄花泣秋露。竞追往岁。旷达三有迥绝诸尘。夜深汀岸火生微。天晓柳塘烟自敛。所以道。交互明中暗。功齐转觉难。力穷寻进退。金锁网鞔鞔。正当急速时。还能缓慢么。寰中天子宣威重。塞外将军令更严。

  第八十四则长庆不疑

  示众云。杌鬼绳蛇横生计置。明眼人前皆为儿戏。只如打灭狂情祛除妄念。合作么指示。

  举僧问长庆。如何得不疑去(莫妄想)。庆展两手(逢人觌面相呈。更不囊藏被盖)。

  师云。福州长庆慧棱禅师。杭州盐官人。姓孙氏。禀性浮澹。年十三于苏州通玄出家。具戒已遍游禅苑。后参灵云。问如何是佛法大意。云曰。驴事未去。马事到来。师如是往来雪峰玄沙二十年。坐破七个蒲团不明此事。一日卷帘。忽然大悟。乃有颂曰。也大差。也大差。卷起帘来见天下。有人问我解何宗。拈起拂子劈口打。峰举谓玄沙曰。此子彻也。沙曰。未可。此是意识著述。更须勘过始得。至晚众僧上来问讯。峰谓师曰。备头陀未许汝在。汝实有正悟对众举来。师又有颂曰。万象之中独露身。唯人自肯乃方亲。昔时谬向途中觅。今日看来火里冰。峰乃顾沙曰。不可更是意识著述也。师问峰曰。从上诸圣传受一路。请师垂示。峰良久。师设礼而退。峰乃微笑。师入方丈参。峰曰是甚么。师曰今日天晴好普请。自此酬问未尝爽于玄旨。后因问如何得不疑不惑去。师乃展两手。僧不进语。师曰汝更问。我与汝道。僧再问。师露膞而坐。僧礼拜。师曰汝作么生会。僧云今日风起。曰。恁么道未定人见解。汝于古今中有甚么节要齐得长庆。若举得许汝作话主。其僧但立而已。师却问汝是甚么处人。云向北人。曰向北三千里外学妄语作么。僧无对。恁么举来。此话方始圆备。投子就简取其神骏。略其玄黄。但得琴中趣。何劳弦上声。汝诸禅者当长庆直截处。会取不疑不惑底道理。幸遇投子重宣此义。颂曰。

  展手之时万仞摧(瓦解冰消)。枯河无水月无来(光境俱亡)。若疑别问庞居士(那有闲工夫)。石女黄梅谁共陪(从来无伴侣)。

  师云。一尘举大地收。一叶落天下秋。直须向六消一亡处净洁打迭。莫使纤毫翳于心目。其疑自释其惑自除。所以庐山远公云。本端竟何从。起灭有无际。一微涉动境。状此颓山势。若能于万仞摧处不涉动境。不失本端。了了明明洒洒落落。何疑虑而可得生耶。枯河既无其水。孤蟾自不有来。此岂非一心不生万法无咎。脱或有疑。更请审问庞老还能吸尽西江水么。旧说四祖大师居破头山。山中有无名老僧。唯植松。人呼为栽松道者。尝请于祖曰。法道可得闻乎。祖曰汝已老。脱有闻。其能广化耶。傥能再来。吾尚可迟汝。乃去行水边。见女子浣衣。揖曰寄宿得否。女曰我有父兄可往求之。曰诺我即敢行。女首肯之。老僧回䇿而去。女周氏季子也。归辄孕。父母大恶逐之。女无所归。日庸纺里中。夕于众馆之下。已而生一子。以为不祥弃水中。明日见之溯流而上。气体鲜明。大惊。举之成童。随母乞食。邑人呼为无姓儿。四祖见于黄梅道中。戏问之曰。汝何姓。曰。姓固有。但非常姓。祖曰何姓。云是佛性。祖曰汝乃无姓邪。曰姓空故无。祖化其母使出家。时七岁。众馆今为寺。号佛母。而周氏尤盛。去破头山伫望间。道者肉身尚在。黄梅东禅有佛母冢。民塔其上。传灯录定祖图乃曰。释弘忍。姓周氏。其母始娠。移月光照庭室。终夕若昼。异香袭人。举家惊骇。安知众馆本社屋生时置水中乎。又曰其父偏爱因令读书。不知从何得此语。其叙事妄诞太率类此。无为子尝赞其像曰。人孰无父。祖独有母。其母为谁。周氏季女。浊港滔滔入大江。门前依旧长安路。只如恁么举来。石女黄梅端的谁堪陪奉。还知么。请问圣僧。自知下落。

  第八十五则洞山茎茆

  示众云。百骸虽溃散。一物镇常灵。若能见性识心。不免撞头磕额。还见背后的么。

  举僧问洞山。亡僧迁化后向甚么处去也(在你鼻孔里)。山云火后一茎茆(大冶真金。终难变色)。

  师举林间录云。长沙岑禅师因僧亡。以手摩之曰。大众。此僧却真实为诸人提纲商量。会么。乃有偈曰。目前无一法。当处亦无人。荡荡金刚体。非妄亦非真。林泉道。两头俱坐断。独露一真常。又曰。不识金刚体。却唤作缘生。十方真寂灭。谁在复谁行。林泉道。灯笼摆手。露柱摇头。雪峰和尚亦因见亡僧作偈曰。低头不见地。仰面不见天。欲识金刚体。但看髑髅前。林泉道。不会休睁鬼眼睛。玄沙曰。亡僧面前正是触目菩提。万里神光顶后相。林泉道。面前的聻。有僧问法眼。如何是亡僧面前触目菩提。答曰是汝面前。林泉道。当局者迷。又问。亡僧迁化向甚么处去。答曰亡僧几曾迁化。僧云争奈即今何。答曰汝不识亡僧。林泉道。不会作鬼白日现身。觉范云。近代尊宿不复以此旨晓人。独晦堂老师时一提起。作南禅师圆寂日偈曰。去年三月十有七。一夜春风撼筹室。三角麒麟入海中。空余片月波心出。真不掩伪曲不藏直。谁人为和雪中吟。万古清风是今日。又曰。昔人去时是今日。今日依前人不来。今既不来昔不往。白云流水空悠哉。谁云秤尺平。直中还有曲。谁云物理齐。种麻还得粟。可怜驰逐天下人。六六元来三十六。林泉道。不因师说破。险不错商量。林泉恁么该括收拾将来。汝等还知亡僧迁化下落处么。其或未然。更看投子如何倒断。颂曰。

  野火烧时越转新(是真难灭)。至今烟焰雨难霖(岂容近傍)。旱地红莲遮日月(不藉三光势)。无根树长翠成阴(能分万国春)。

  师云。但将生死为活计。火里安身火里凉。此岂非火烧转新的道理。虽自古迄今虚生浪死。皆妄情迁变狂识漂沉。清净法身何曾动着。所以石头道。欲识庵中不死人。岂离而今这皮袋。由是烟焰故难近傍。为本来面目不可以图绘成。不可以捏塑就。说似一物即不中。方来便去。要明斯事。向无中出有。有里教无。不是知音决难理会。非同世间语言。钉钉胶粘攒花簇锦。以才思搜奇。以字样取则。格高意远句健情深。皆非吾宗无说之说不闻之闻。不见法花经道。止止不须说。我法妙难思。要会末后句。更参三十年。

  第八十六则国师侍者

  示众云。勤奉侍。少出入。㝡为上法。识尊卑。知进退。方是作家。应须念念无差。莫避时时管带。有不周处。请点检看。

  举国师三唤侍者话(频呼小玉元无事。只要檀郎认得声)。

  师云。南阳慧忠国师。嗣六祖大鉴。唐肃宗上元二年来中使孙朝进诏征赴京。待以师礼。故天下以国师名之。师一日唤侍者。者应诺。如是三召三应。师曰。将谓吾辜负汝。谁知汝辜负吾。林泉道。暗中树影。水底鱼踪。僧问玄沙。国师唤侍者意作么生。沙云却是侍者会。林泉道。赃诬杀人。云居锡云。且道侍者会那不会。林泉道。请和尚定当。若道会。国师又道汝辜负吾。若道不会。玄沙又道却是侍者会。且作么生商量。林泉道。可怜一句随他语。漫使千山走衲僧。玄觉征问僧。甚么处是侍者会处。僧云。若不会。争解恁么应。玄觉云。汝少会在。林泉道。因祸致福。又云。若于这里商量得去。便识玄沙。林泉道。要识作么。僧问法眼。国师唤侍者意作么生。眼曰且去别时来。林泉道。谢和尚不吝慈悲。云居锡云。法眼恁么道。为复明国师意不明国师意。林泉道。空生不解金刚旨。惹得疑情满世间。僧问赵州。国师唤侍者意作么生。州云。如人暗中书字。字虽不成。文彩已彰。林泉道。诸有智者。以譬喻得解。虽然如是。更须细看偏傍细切注脚。林泉领此一队老冻脓。东语西话开发后学。还有知恩报恩者么。遂高声叫云侍者。复云喏。颂曰。

  国师唤侍者(不是患聋)。重言不当吃(非是患哑)。他耳又不聋(随唤随应)。自又无处雪(尽在不言中)。

  师云。五通仙人问佛。佛具六通。我具五通。如何是那一通。佛唤仙人。仙人应喏。佛云那一通你问我。林泉道。虽能盖覆将来。争奈漏齑达菜。翠岩芝云。五通如是问。我佛如是答。要且不会那一通。林泉道。和尚还会也无。云盖本云。佛如是召。仙人如是应。作么生是那一通。良久云。姹女已归霄汉去。呆郎犹向火边栖。林泉道。虾䗫虾䗫休努觜。我道龙王不道你。云峰悦云。大似瞿昙被外道勘破了也。有傍不肯出来。我要问你那一通。林泉道。将谓忘却。俨然记得。世尊恁么召。五通恁么应。且道与国师侍者是同是别。六耳不同谋。别时向汝说。

  林泉老人评唱投子青和尚颂古空谷集卷五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11月21日 07:34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