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宗鉴法林卷四十五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0年11月21日 · 11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宗鉴法林卷四十五

  集云堂 编

    大鉴下六世

  雪峰送南际长老出。乃作女人拜。际敛手应诺诺。师以手斫额便归。

  法林音云。雪峰见南际。南际未见雪峰。

  送客随家丰俭施。尽情为饯免生疑。却蒙惠重过相赠。敛手遥知向暮归。(投子青)

  雪峰因僧问如何是第一句。师良久。僧举似长生。生曰此是第二句。师令僧问如何是第一句。生曰苍天苍天。

  孤峰秀云。二老与么泪出痛肠。若是第一句。要且未梦见在。

  雪峰领二百众到浮江和尚处。问寄院过夏得也无。江将拄杖画地一下曰着不得即道。师无语。

  龙池传云。雪峰当时祇消轻轻道。也知和尚慈悲。复召大众。任意取挂搭。直教浮江当褊衫卖布裤也推不开去。

  雪峰示众。望州亭与汝相见了也。乌石岭与汝相见了也。僧堂前与汝相见了也。后保福问鹅湖。僧堂前且置。望州亭乌石岭什么处相见。湖骤步归方丈。福便入僧堂。

  翠峰显云。二老是即是。祇知雪峰放行。不知雪峰把住。 云居齐云。此二尊宿且道会得会不得。相见不相见。 荐福灿云。雪峰老人已伤盐费酱。今时师僧入了门。升了堂。见了主人。刬地握节当胸更求指示个见处。哑黄连和根嚼未是苦。 乌石道云。雪峰布个漫天网子打凤罗龙。保福鹅湖无端撞入里许。至今出头不得。如今还有透得过者么。卓拄杖云。疏而不漏。 愚庵盂云。请和尚下涅槃堂去。 法林音云。二大老恁么相见。何曾梦见雪峰。

  望州乌石与堂前相见相逢万万千。惟有鹅湖并保福此时相见解推迁。(汾阳昭)

  藕丝引鲸鳌。针锋辊芥投。望州乌石岭。未唱已先酬。大唐击鼓新罗舞。觌面相呈不相睹。(圆悟勤)

  密密堂前早二三。本来无物更何堪。痴人见了生欢喜。作者相逢满面惭。(龙门远)

  望州乌石僧堂前。骤步低头隔大千。若是咬人师子子。翻身不在草头边。(一翁如)

  㵎道余寒松上色。石门斜日草头春。曰云不禁空来往。试问僧堂有几人。(灵岩储)

  耕地须牛。行路须马。原不是张三。如何呼李大。良久云。嗄。(僧向上)

  一曲离骚动楚庭。三湘七泽总愁情。恨声不管成千古。祇把忠心彻底倾。(莹章玠)

  妾心真个最殷勤。尽把襟怀说向君。无限好情人不委。倚阑空自费沉吟。(天洁旻)

  雪峰一日在僧堂内烧火。闭却前后门乃叫救火救火。玄沙将一片柴从窗棂中抛入。师便开门。

  高烧榾柮暖通身。快活难禁一屋春。不是谢郎来合火。谁知门外有寒人。(石林巩)

  雪峰普请畬田。见蛇以杖挑起召众曰看看。以刀斩为两段。玄沙以杖抛向背后。众皆愕然。师曰俊哉。

  夹山豫云。雪峰父子着甚死急。祇弄死蛇。殊不知尽法无民。还知有放开一线者么。沧溟钓尽渔舟晚。一曲清歌兴自幽。 夹山仁云。雪老父子活蛇死弄。夹山老人死蛇活弄。尧峰设或见蛇。便打草以惊之。

  雪峰因一僧礼拜次。师乃打五棒。僧曰过在什么处。师又打五棒。喝出。

  翠峰显云。我不曾与人葛藤。前五棒日照天临。后五棒云腾致雨。汝若辨得。也好与五棒。 沩山秀云。者僧脑门着地。过犯弥天。雪峰轻恕。犹自不知罪名。再犯不容。更道日照天临云腾致雨。惑乱后人。何谓。曾被雪霜苦。杨花落也惊。 东禅观云。性空自然性直。不似翠峰瞒人。雪峰前五棒打者僧礼拜。后五棒打者僧无过。且道是不是。若道是。要你眼作甚么。 浃水洽云。雪峰大似金翅擘海直取龙吞。雪窦错判古人。更买草鞋行脚。且道伊过在什么处。若辨不得。也与五棒。 梅翁杲云。前五棒合了口开不得。后五棒开了口合不得。是则吃棒有分。不是则雪峰自吃始得。何故。好爵自縻林下士。横财不富命穷人。

  前箭虽轻后箭深。离弦性命即消殒。醒来又把金针刺。始识从前病不轻。(海舟慈)

  一弹哀塞雁。再抚哭春䳌。此情人不会。东风万里传。(铁容玄)

  雪峰问僧阇黎名什么。曰玄机。师曰日织多少。曰寸丝不挂。师曰参堂去。僧才行三五步。师曰袈裟落地也。僧回首。师便打。

  巧织回纹不露丝。借君梭子显全机。密施一线才如锦。又被狂风劈面吹。(弘鼎教)

  雪峰因众参次。有僧珍重便出。师曰。总似者个师僧。省多少心力。玄沙曰和尚恁么接人。瞎却闽中一城人眼去。师曰你又作么生。沙曰便好与三十棒。师曰已后无人奈子何。

  二人同本去经营。直抵京华利倍重。任有乾坤星月好。一齐收拾嫁东风。(永宁鼎)

  襄州高亭简禅师(德山鉴嗣)

  初参德山。隔江遥合掌。高声曰不审。山以扇招之。师即开悟。横趋而去。更不回顾。

  径山杲云。高亭横趋而去。许伊是个伶俐师僧。若要法嗣德山。则未可。何故。犹与德山隔江在。 天童礼云。诸方尽道水云一照。啐啄同时。有甚交涉。要见德山高亭么。便下座。 天宁琦云。众中商量道高亭见德山。不与他说话便去。所以妙喜道犹隔江在。还曾梦见高亭么。拈拄杖云。便好唤回与一顿。且道是赏是罚。 磬山修云。径山一抬一搦要且贼过后张弓。今人在知识门下三二十年。既不隔江。合作么生。路遥知马。力岁久见人心。

  江上相逢问逗留。师资针芥便相投。定光金地遥招手。智者江陵暗点头。(大洪遂)

  德山棺木里瞠眼。高亭死水里藏身。赚他多少英灵汉。错认山河作眼睛。(少室睦)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巨音选)

  高亭因夹山会下一僧到。才礼拜。师便打。僧曰。特来礼拜。何得便打某甲。师又打趁出。僧回举似夹山。山曰会么。曰不会。山曰。赖汝不会。若会则夹山口哑。

  天童华云。高亭一期忍俊不禁。怎奈拄杖放行太速。者僧当时若是个汉。莫道高亭夹山。便是达磨大师出来。也斩为三段。何故。家肥生孝子。国霸有谋臣。 净慈明云。高亭夹山门庭设施各得其宜。但中间一人较些子。天童与么道。也是巩县茶瓶。

  大鉴下七世

  台州瑞岩师彦禅师(岩头奯嗣)

  居丹丘瑞岩。坐磐石终日如愚。每日唤主人公。复应诺。乃曰。惺惺着。它后莫受人瞒。后有僧参玄沙。沙问近离甚处。曰瑞岩。沙曰有何言句示徒。僧举前话。沙曰。一等是弄精魂。也甚奇怪。乃曰何不且在彼住。曰已迁化也。沙曰而今还唤得应么。僧无对。

  翠峰显云。苍天苍天。 保宁勇代僧云。和尚为什么对面不闻。 云居元云。天下宗师总为者僧下语。一似东家人死西家人助哀。直饶瑞岩自出头来。也是棺材里瞠眼。 昭觉勤云。百丈寒潭彻底。月在波心千尺。岩松倚天。风生幽谷。直得凛凛孤标。澄澄丰采。及至月离碧潭。影在云衢。遂乃当面错过。当时若是个汉。待伊道即今还唤得应么。直下便喝。非惟把断玄沙要津。亦乃与瑞岩老子出气。 大沩智云。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径山琇云。惊群须是英灵汉。敌胜还他狮子儿。者僧祇解传言送语。不能悬岩返踯。非但错过瑞岩。亦乃错过玄沙。 瑞岩愠云。祖师弄者一解。可谓超今迈古。然祇作得个看家儿子。者里着一只眼。非独绍续箕裘。直要冲楼跨灶。会么。电光莫及。石火难追。兔径非大象之所游。鸡粟岂凤凰之㗖[口*豕]。喝一喝。

  自呼自应已惺惺。不受人瞒理不轻。池内白莲香未已。檐前山色四时青。(白杨顺)

  瑞岩常唤主人公。突出须弥最上峰。大地掀翻无觅处。笙歌一曲画楼中。(天衣哲)

  学道之人不识真。祇为从前认识神。无量劫来生死本。痴人唤作本来身。(无门开)

  风前一曲动离情。调古无人和得成。自唱自斟还自饮。至今犹自不惺惺。(别山智)

  特地髑髅前见鬼。自起自倒假惺惺。脱赚许多英俊士。觑透肝肠能几人。(天章玉)

  巴豆黄连一串陈。清凉肺腑有谁亲。薛涛笺上两行泪。寄与千山万水人。(截驹云)

  广武山头日影低。难禁鸟在绿杨啼。声声唤醒江南客。橘柚花开计别袿。(思修闻)

  一呼一应。自起自倒。堪笑瑞岩。何日是了。([、/(、*、)]三圆)

  瑞岩到夹山。山问甚处来。师曰卧龙来。山曰来时龙起也未。师近前顾视之。山曰炙疮瘢上更着艾燋。师曰和尚又苦如此作甚么。山休去。

  沩山喆云。瑞岩虽则威狞厇愬。争奈夹山水清不容。 径山杲云。若不蓝田射石虎。几乎误杀李将军。 瑞岩愠云。二尊宿一挨一拶。如善舞太阿不伤其手。然也有到处也有不到处。

  瑞岩参岩头。问如何是本常理。头曰动也。师曰动时如何。曰不是本常理。师贮思。头曰肯即未脱根尘。不肯即永沉生死。师有省。

  东塔明云。将金博金。瓦罐不离井上破。以楔出楔。水母何曾离得虾。纵使瑞岩漆桶子快。也是君子可入。 存焉睿云。岩头老汉虽有逢山开路遇水迭桥之能。奈无夺食驱耕之手。今日若有人问如何是本常理。劈脊便棒。更问动时如何。向他道。三汲浪高鱼化龙。痴人犹戽夜塘水。

  圆珠不穴。大璞不琢。道人所贵无棱角。拈却肯路根尘空。脱体无依活卓卓。(天童觉)

  瑞岩因僧问。作么生商量即得不落阶级。师曰排不出。曰为甚么排不出。师曰它从前无阶级。曰未审居何位次。师曰不坐普光殿。曰还理化也无。师曰。名闻三界重。何处不归朝。

  苔藓重重紫气饶。月笼丹桂夜迢迢。金轮句转威音外。禁殿香飘万国朝。(旭云端)

  重岩午夜锁云深。斗柄横斜月色沉。紫气旋凝天未晓。万[邱-丘+(看-目)]俯首听尧音。(愿公日)

  不彰宝印辨来风。迥古轮王事不同。转位投机[懨-猒+火]正化。𡗝蛮八表尽归宗。(履白莲)

  福州罗山道闲禅师(岩头奯嗣)

  闽王请开堂。师升座方收敛僧伽黎乃曰珍重。便下座。闽王近前执手曰。灵山一会何似今日。师曰将谓是个俗汉。

  当场忍俊不能禁。大展家风吼一音。纸墨如山书不尽。衲僧休向义中寻。(洞山聪)

  瑞世优昙见最难。异香浮动晓风寒。自非世主垂青眼。却作闲花野草看。(宝叶源)

  须弥座下乌龟子。岁久年深壳最灵。冷地被人钻一窍。卦文何处见全人。(双峰存)

  一道直如弦。千古应无对。纵有啮镞机。髑髅成粉碎。(柏堂雅)

  罗山因保福问。有僧问岩头。浩浩尘中如何辨主。头曰铜砂锣里满盛油。意作么生。师召大师。福应诺。师曰狝猴入道场。师却问明招。忽有人问你又作么生。招曰箭穿红日影。

  径山杲云。狝猴入道场。箭穿红日影。两个老古锥。担雪共填井。喝一喝。 天宁琦云。我若作罗山。待他恁么问也与一喝。召众云。且道天宁一喝与径山一喝是同是别。

  罗山初谒石霜。问起灭不停时如何。霜曰直须寒灰枯木去。一念万年去。函盖乾坤去。纯清绝点去。师不契。后参岩头。头喝曰是谁起灭。师大悟。

  报恩秀云。若是万松。喝了便休。 径山琇云。杀人须是杀人剑。 资福侣云。大海不着死尸。针锋不留蚊蚋。二大老千古提持两两相照。今人向言句上着倒。那个有活眼。那个无活眼。所以不契。所以省去。不惟不识二大老。亦且不识罗山。

  斫断老葛藤。打破狐狸窟。豹披雾而变文。龙乘雷而换骨。咄。起灭纷纷是何物。(天童觉)

  是谁起灭。就窠打劫。击杀盲龟。救得跛鳖。(杀六岩辉)

  起灭不停谁解看。当机一拶透重关。东西总是长安道。荡荡无拘自往还。(无准范)

  冷水点沸汤。舌头不出口。可怜老岩头。慈悲成过咎。(石田熏)

  桓桓龙骧。赳赳虎变。掀翻露布。不存方便。重围克解。坚城罢战。奏凯归来。挑灯看剑。(天水广)

  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且拙讷)

  梦里捉得贼。眼醒枕在侧。呵呵笑一场。无端空致得。虽无端。莫颟顸。霜岩千丈逼人寒。(墨历智)

  罗山在禾山。送同行矩长老出门次。师把拄杖向前一撺。矩无对。师曰。石牛拦古路。一马生双驹。后有僧举似疏山。山曰。石牛拦古路。一马生三寅。

  春有百花夏有热。秋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间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照堂一)

  不蹋门前路。春归又一年。落花红满地。芳草碧连天。(鼓山圭)

  出门握手话分𢹂。古道迢迢去莫追。却笑波心遗剑者。区区空记刻舟时。(径山杲)

  罗山一日问岩头。和尚三十年前在洞山来。又不肯洞山。是否。头曰是。师曰和尚岂不是承嗣德山。又不肯德山。是否。头曰是。师曰不肯德山即且置。祇如洞山有什么亏欠处。头良久曰。洞山好佛。祇是无光。师便礼拜。

  白岩符云。当机觌面提。觌面当机捷。奯公可谓善达其旨。然被罗山奉个三尺帽子。却似不曾知。

  一个铁额铜头。一个三头六臂。二俱借人鼻孔。却与洞山出气。(南岩胜)

  不肯宗师满大唐。罗山礼拜错商量。洞山好佛人难措。惭愧岩头口放光。(卍庵颜)

  输机谋主竟非泛。舌上龙泉暗地攻。灶减岂知兵益盛。至今疑杀几英雄。(雪奇静)

  罗山因无轸上座问。祇如岩头道。洞山好佛祇是无光。未审洞山有何亏欠。便道无光。师召轸。轸应诺。师曰。灼然好个佛。祇是无光。曰大师为甚么拨无轸话。师曰。甚处是陈老师拨你话处。快道快道。轸无语。师打三十棒趁出。轸举似招庆。庆一夏骂詈至夏末。自来问师。乃分明举似。庆便作礼忏悔曰。洎错怪大师。

  格外谈。惊人句。懵懂禅和徒指注。灼然好个佛无光。言下迷宗空自茫。赖有知音招庆在。誵讹一夏为雌黄。雌黄出。暗写愁肠寄知识。(佛性泰)

  一滴能兴万丈波。丈夫活计不须多。君看西舍王三嫂。惯借婆衫便拜婆。(童求昱)

  罗山在大庾岭住庵。时有僧辞往疏山。师曰我有一信与疏山得么。僧近前曰便请。师以手挃头上却展手曰。还奈何么。僧无对。僧后到疏山。堂内举此话。一僧曰还会者话么。众无对。僧曰天下人不奈大岭何。

  欲凭驿使寄先春。反覆丁宁意转亲。错被旁人收拾去。疏山依旧碧嶙峋。(博济鉴)

  福州香溪从范禅师(岩头奯嗣)

  鼓山僧到参。师曰汝岂不是鼓山僧。曰是。师曰额上珠为何不现。僧无对。遽辞。师门送。复召上座。僧回首。师曰满肚是禅。曰和尚是什么心行。师大笑而已。

  瀛山訚云。者僧前面失节。后面[托-七+友]本。香溪为什么到者里却放过。良久云。也须知笑里有刀。

  福州圣寿严禅师(岩头奯嗣)

  补衲次。僧参。师提起示之曰。山僧一衲衣。展似众人见。云水两条分。莫教露针线。速道速道。僧无对。师曰如许多时作甚么来。

  瀛山訚代云。破也破也。

  老矣无心懒说禅。衲衣提起示机先。两条云水今犹在。千古无人补得全。(雪涧奉)

  莫怪家风旧。寻常理不亏。平生心一片。世有几人知。(眉白奕)

  出言岂是太过头。本色从来不易酬。大抵还他肌骨别。风流诚不在貂裘。(卓峰元)

  福州长庆慧棱禅师(雪峰存嗣)

  与保福游山。福问。古人道妙峰山顶。莫者便是也无。师曰是即是。可惜许。

  鼓山因僧问长庆恁么道意作么生。山曰孙公若无此语。可谓髑髅遍野白骨连山。 翠峰显云。今日共者汉游山图个什么。复云。百千年后不道全无。直是少。 理安洸云。平田浅草略露风规。是则酒逢知己饮。捡点将来。犹亏一半。 天岳昼云。好与劈口便掌。者里着得一只眼。许他向平田浅草里相见。

  妙峰孤顶草离离。拈得分明付与谁。不是孙公辨端的。髑髅着地几人知。(翠峰显)

  八万四千非一一。七金山内海滔滔。妙高峰顶平如掌。谁把长竿钓巨鳌。(草堂清)

  𢹂手相将孰共行。目前谁睹妙高山。云泥不隔来时路。付与儿孙触处看。(佛心才)

  长庆上堂。净洁打迭了。却近前就我觅。我劈脊与你一棒。有一棒到你。你须生惭愧。无一棒到你。你又向甚么处会。

  翠峰显云。翠峰即不。然净洁打迭了也。直须近前就我觅。我劈脊与你一棒。有一棒到你。你即受屈。无一棒到你。与你平出。但与么会。 黄龙清云。长庆祇知支离臃肿。不知道之根源。翠峰引蔓牵枝。未免随波逐浪。宝峰则不然。净洁打迭了。近前来。祇向道会么归堂去。虽然如是。也须是仙陀婆始得。 天童觉云。死口吃常住饭。展脚卧长连床。求个知惭愧者难得。还知长庆棒头落处么。雷开蛰户电烧尾。引出峥嵘头角来。 天宁琦云。众中商量道。坐在净洁地上。必须打迭。近前觅底吃棒有分。觅底是病。棒底是药。所以翠峰道。有一棒到你你即受屈。无一棒到你与你平出。殊不知二大老一个掘地为坑。一个夷井塞灶。皆欲坐致太平。怎奈反遭怪笑。毗婆尸佛早留心。直至如今不得妙。 古南门云。古南又不然。净洁打迭了也。直须近前。我劈脊与你一棒。有一棒到你。免你向洁净处躲跟。无一棒到你。你须自解作活计始得。

  长庆因僧问如何是正法眼。师曰有愿不攃沙。

  保福展云。不可更撒也。 翠峰显云。夫宗师决定以本分相见。不可撒沙。且那个是诸人正眼。不受人瞒底汉出来对众道看。若道不得。翠峰与你一一点过。开眼也着。合眼也着。 古南门云。长庆戒慎恐惧。保福饮牛上流。翠峰和泥合水。虽皆为众点眼。古南不妨代一转语。更为点破。诸人要不受人瞒。直须不自瞒好。

  愿力山高岂足夸。藏身露影数如麻。若非保福亲曾见。谁信棱公更撒沙。(宝叶源)

  长庆因僧问如何是合圣之言。师曰。山僧被阇黎一问。直得口似扁担。曰何故如此。师曰适来问甚么。

  昭觉勤云。是则是。应机无差。怎奈大惊小怪。或有问道林。祇向道。志公不是闲和尚。剪刀祇在卧床头。

  长庆曰。总似今日。老胡有望。保福曰。总似今日。老胡绝望。

  报慈遂云。恁么道是相见语不是相见语。 黄龙南云。总似今日。曹溪绝流。 天童觉云。富嫌千口少。贫恨一身多。 云居庄云。老胡有望。金将石试。老胡绝望。玉将火试。击拂子云。一年春已过。台榭绿阴多。

  天高鸿雁侵云举。地肃蛩螀入草鸣。浑是一秋风景里。客愁几逐异乡情。(东叟颖)

  长庆因僧问羚羊挂角时如何。师曰草里汉。曰挂角后如何。师曰乱叫唤。曰毕竟如何。师曰。驴事未去。马事到来。

  翠峰显云。宁可碎身如微尘。终不瞎个众生眼。长庆较些子。复云。一般汉设使羚羊未挂角。也似万里望乡关。 南堂欲云。长庆恁么答话。瞎却天下人眼去在。翠峰道终不瞎个众生眼。万里望乡关。

  长庆上堂。撞着道伴交肩过。一生参学事毕。

  翠峰显云。是即是。针不札。风不入。有什么用处。 昭觉勤云。撞着道伴交肩过。露柱灯笼共证盟。 古南门云。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 千岩长举了云。且道以何为验。拈拄杖卓一下云。空手把锄头。

  蓦路相逢交臂过。眉毛剔起莫蹉跎。平生参学明何事。悟了宁消一刹那。(本觉一)

  长庆因僧问。西天以蜡人为验。未审此间以何为验。师曰铁丸子。曰意旨如何。师曰大底大小底小。

  瑞岩愠云。长庆与么答话。也是贪观云里雁。失却渡头船。我此一众。个个自谓握灵蛇之珠。抱荆山之璞。且如此批判。还有不甘者么。良久云。拟心凑泊终难会。达者应须暗里惊。

  长庆因僧问。有问有答宾主历。然无问无答时如何。师曰。相逢尽道休官好。林下何曾见一人。

  人人尽道我心休。问着何曾有地头。口说心违瞒自己。业河迅速任漂流。(智门祚)

  长庆因僧问如何得不疑不惑去。师乃展两手。僧不语。师曰。汝更问。我与汝道。僧再问。师露膊而坐。僧礼拜。师曰汝作么生会。曰今日风起。师曰。恁么道未定人见解。汝于古今中有甚么节要齐得长庆。若举得。许汝作话主。其僧但立而已。师却问。汝是甚处人。曰向北人。师曰。南北三千里外。学妄语作么。僧无对。

  展手之时万仞摧。枯河无水月无来。若疑别问庞居士。石女黄梅谁共陪。(投子青)

  长庆问秀才曰。佛教有众生日用而不知。儒亦曰百姓日用而不知。不知个甚么。才曰不知大道。

  云门偃云。灼然不知。 宝寿新云。长庆解放不解收。云门解收不解放。饶你总不与么。祇好与新上座挈草鞋。

  长庆上堂。众集定。师拽出一僧曰。大众礼拜者僧。复曰。者僧有甚长处便教大众礼拜。众无对。

  半蓑烟雨晓风寒。浅水何劳下钓竿。捉得盲龟空作饵。翻然笑入蓼花滩。(百愚斯)

  拈来百步穿杨箭。射破虚空七八片。堪怜补衮不逢人。徒把金针火里炼。(素岩旼)

  长庆拈拄杖曰。识得者个。一生参学事毕。

  云门偃云。识得者个。为什么不住。 天童华云。二老汉优则同优。劣则同劣。垂手处足可称尊。若是入理深谈。犹欠悟在。 灵岩安云。恁么住者。丧我儿孙。恁么去者。寒灰发𦦨。然虽如是。未得劋绝在。拈拄杖云。识得者个。卓一下云。敲出凤凰五色髓。击碎骊龙明月珠。

  长庆因僧问。众手淘金谁是得者。师曰有伎俩者得。曰学人还得也无。师曰太远在。

  翠峰显代僧当时便喝。复云。有伎俩者得。一手分付。有伎俩者不得。两手分付。学人还得也无。苍天苍天。 高峰妙云。西峰则不然。众手淘金谁是得者。祇向道阿谁无分。学人还得也无。犹嫌少在。 南堂欲云。山僧又不然。今日有人问。祇向道物见主眼卓竖。学人还得也无。又怎怪得老僧。

  众手淘金得者谁。纤尘窒碍岂能为。洪波浩渺黄金远。四事无成空手归。(智门祚)

  众手淘金谁可得。巧有伎俩必能克。隋侯得珠闻京西。卞和献玉在河北。(湛堂准)

  谦卦六爻皆吉。杨震不受遗金。信知尊荣富贵。未必贪婪滥淫。(师憨竟)

  宗鉴法林卷四十五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11月21日 07:33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