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宗门拈古汇集卷第四十三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0年05月24日 · 24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古杭白岩嗣祖沙门 净符 汇集

  △南十三

  洪州黄龙悟新禅师(南十三黄龙心嗣)

  示众。粗言及细语。皆归第一义。你者一队尿床鬼子。三生六十劫也未梦见第一义在。

  天童忞徴云。死心恁么说话。为是眼盖诸人气吞一切耶。为复第一义谛不可图度耶。为复不愤不启不悱不发激厉将来耶。请捡点看。

  白岩符云。黄龙老秃。山翁瞎驴。要提持第一义谛。第一义谛是个什么。风雨亭边破草鞋。即使拾得有什么用处。汝辈有血性汉。切不得被他惑乱。

  黄龙因僧问。承师有言。老僧今夏向黄龙潭内下三百六十个钓筒。未曾遇着个锦鳞红尾。为复是钩头不妙。为复是香饵难寻。龙曰。雨过竹风清。云开山岳露。曰。恁么则已得真人好消息。人间天上更无疑。龙曰。是钩头不妙。是香饵难寻。曰。出身犹可易。脱体道应难。龙曰乱统禅和如麻似粟。

  灵岩储喝一喝云。者汉何异缘木求鱼。天宁今夏抛却丝纶。冷坐巾帻山前。看他鸢飞鱼跃。凤走麟奔。总不暇顾着。数尽落霞对明月。拨开松影露青天。偶尔有个蟭螟撞到面前。并不与他京三下四。一任越水吴山。何故聻。若将有意为有意。往往事从有意生。

  黄龙上堂。行脚高人。解开布袋。放下钵囊。去却药忌。一人所在须到。半人所在须到。无人所在也须亲到。

  天童杰云。死心有年有德。语不妄发。如大冶精金千煅万炼始成绕指。然后裁截并无虚弃。虽然。毕竟意归何处。三边一箭收功后。四海何愁不太平。

  白岩符因僧问云。如何是半人所在。未闻梅破。腊如何是一人所在。尚有菊擎霜。无人所在还用到否。岩便喝一喝云。者瞎汉乱撞作么。

  黄龙因太史黄庭坚参。龙问。死心死。学士死。彼此烧作一堆灰。向甚处相见。坚无语。龙曰。晦堂处参得底。用未着在。坚后谪官黔南。忽有省乃曰。寻常被天下老和尚瞒却多少。唯死心道人不肯。可谓真实相为。

  瀛山訚云。铁面去皮。晦堂拆骨。死心又敲骨出髓矣。山谷始得疑情尽。命根断。若到山僧者里。且立一边着。为什么。铁壁从渠透。银山更要通。

  石霜尊云。死心舍命从人。太史一死更不再活。

  东京法云佛照杲禅师(南十三宝峰文嗣)

  示众。老僧熙宁八年文帐在凤翔府供申。当年崩了华山四十里。压倒八十村人家。汝辈后生茄子瓠子。几时知得。

  白岩符云。者汉大似为魅所著。白日见鬼。不知惑乱多少人。山僧今日放他不过。直贬向铁围山里。永不许伊出头。为什么。太平天下。那许妖言。

  法云因一座主曰。禅家流多爱脱空。云乃问。承闻座主讲得百法论是否。曰不敢。云曰。昨日晴。今日雨。是什么法中收。主无对。云曰莫道禅家流多爱脱空好。主抗声曰。和尚且道。昨日晴。今日云。是什么法中收。云曰二十四时分不相应法中收。主乃屈膝作礼而谢。

  径山杲云。昨日晴。今日雨。时分不相应。三日后看取。

  天宁琦云。云自帝乡去。水归江汉流。

  瑞州九峰希广禅师(南十三宝峰文嗣)

  游方日。谒云盖智。乃问兴化打克宾意旨如何。智下禅床展两手吐舌示之。峰打一坐具。智曰此是风力所转。又问石霜琳。琳曰你意作么生。峰亦打一坐具。琳曰。好一坐具。祇是不知落处。又问真净。净曰你意作么生。峰复打一坐具。净曰他打你也打。峰于言下大悟。

  南涧问云。三大老中有一人堪为佛祖之师。有一人堪为人天之师。有一人自救不了。且那个堪为佛祖之师。那个堪为人天之师。那个自救不了。捡点得出。三十棒一棒也不较。若捡点不出。三大老为你证明。然虽如是。广道者悟去。又悟个甚么。切忌钻龟打瓦。

  风穴喜云。九峰虽则三度令行到底。不知坐具落处。真净道他打你也打。正是金鍮莫辨。玉石难分。即今还有辨得出底么。若辨得出。生陷无间地狱。

  临江慧力可昌禅师(南十三东林总嗣)

  因僧问。佛力法力即不问。如何是慧力。力曰。踏倒人我山。扶起菩提树。曰菩提无树。向甚处下手。力曰。无下手处。正好着力。曰今日得闻于未闻。力曰莫把真金唤作鍮。

  报恩琇云。新报恩则不然。有人问如何是慧力。但向他道。吃官酒。卧官街。当处死。当处埋。

  天童忞云。高高山顶立。还他慧力。深深海底行。须是报恩始得。然从长捡点。一人入佛不能入魔。一人入魔不能入佛。若是天童又且不然。设有人问。如何是慧力。祇向他道。山月如银牵老兴。闲行不觉过峰西。

  神鼎僼云。昌老见处只可自了。若有问山僧。如何是慧力。但向他道。烦恼海中为雨露。无明山上起云雷。

  眉山学士苏轼居士字东坡(南十三东林总嗣)

  参东林论无情说法话有省。乃献投机颂曰。溪声便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夜来八万四千偈。他日如何举似人。

  上竺智谒护国元。举前颂且云。也不易到此田地。元曰。尚未见路径。何言到耶。智云。溪声便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若不到此田地。如何有者个消息。元云是门外汉耳。智致疑。通夕不寐。乃晓钟鸣。去其秘蓄。乃别前颂云。东坡居士太饶舌。声色关中欲透身。溪若是声山是色。无山无水好愁人。持以告元。元云向汝道是门外汉。

  幻寄稷云。上竺者汉思量了一夜却寐语。东坡门外汉。者汉未及门。此庵云向汝道是门外汉。且道是赏伊罚伊。莫错会好。

  蕲州五祖山法演禅师(南十三白云端嗣)

  垂语。譬如水牯牛过牕棂。头角四蹄都过了。因甚尾巴过不得。

  天童华云。者样说话多年在肚皮里。信知天下无人理会。所以密之三寸。今日拈出。敢问诸仁者。既是大的俱过了。因甚尾巴过不得。

  狮林则云。者个是东山演祖不了事处。老汉参方三十年。也有两件不了底事。是什么两件事。饥来要吃饭。困来要打眠。

  大梅帜云。过得过不得则且置。毕竟唤什么作牛尾巴。良久云。遍界不藏全体露。丝毫有见事还差。喝一喝。

  五祖示众。今夏无可管顾。诸人近作得一家宴。遂抬手曰。啰啰招啰啰摇啰啰送。莫怪空疏。伏唯珍重。

  荐福璨云。老东山龙肝凤髓百味具足。怎奈美食不中饱人吃。

  伏龙长云。一个铁酸饀百味具足。知他祭了多少闲神野鬼。直饶一咬百杂碎。到者里急须吐却。

  佛日晰云。东山老祖设一佳宴。破费常住不少。隆安今晚也设一佳宴管顾大众。只是不破费常住一丝毫许。良久云。罢罢罢休休休。免使诸方笑怪。不见道好男不吃分家饭。好女不穿嫁时衣。自家珍宝用不尽。何必区区向外驰。

  五祖上堂。山僧昨日入城。见一棚傀儡。不免近前看。或见端严奇特或见丑陋不堪动转行坐青黄赤白一一见了。仔细看来。元来青布幙里有人。山僧忍俊不禁乃问。长史高姓。他道老和尚看便了。问甚么姓。大众。山僧被他一问。直得无言可对。无理可伸。还有人为山僧道得么。昨日那里落节。今日者里拔本。

  天宁琦云。谁家别馆池塘里。一对鸳鸯画不成。

  白岩符云。五祖是从那边过来底人。胸次间要禅道佛法气息一点也无。斯所以能向空中建城雉。海面上架楼台也。自余是什么新妇禅骨董禅。又那里得知。虽然。尚有一人呵呵大笑。若识得此人。许你具透关眼。

  五祖谢监收上堂。人之性命事。第一须是○。欲得成此○。先须防于○。若是真○人。○○。

  南涧问云。大小五祖弄巧成拙。

  宝掌白云。会么。山僧今日不惜舌头。与诸人略为道破。良久云。摩斯吒心肝要且不在树头上。诸人莫错会好。

  宝峰弁云。贼不打贫家。

  五祖因僧问。一代时教是个切脚。未审切那个字。祖曰钵啰娘。曰。学人祇问一字。为什么却答许多。祖曰七字八字。

  昭觉勤云。迅雷不及掩耳。

  甄峰承云。利似倚天长剑。钝如无孔铁锤。

  五磊权云。大小演祖与么答话。毕竟正文未曾道着。且道如何是正文。良久云。孔门弟子无人识。碧眼胡僧笑点头。

  天目律云。者僧问个切脚。五祖乃恁么答。且道是什么义。红尘堆中花街柳巷。僻谷穷山白云澹宕。

  五祖示众。释迦弥勒犹是他奴。且道他是阿谁。开圣觉曰。胡张三黑李四。祖然之。时圆悟为首座。乃曰。好则好。恐未实。更当搜看。次日祖入室。仍举前话问觉。觉曰昨日向和尚道了也。祖曰道什么。觉曰胡张三黑李四。祖曰不是不是。觉曰和尚为甚昨日道是。祖曰昨日是今日不是。觉于言下大悟。

  天童忞云。大小东山只知有己不知有人。将常住果子私自受用。若是天童即不然。释迦弥勒犹是他奴。且道他是阿谁。高声召云。大众。今晚小尽二十九。普请大众吃茶去。抴拄杖骤步下应供堂。

  铁佛源云。诸人要知五祖底端的么。问取古庙里中央第一尊泥塑土地位下黑将军。

  五祖曰。世有一物。不属凡不属圣。不属邪不属正。万事临时。自然号令。

  瑞岩愠云。大小五祖白云正传将谓有回天关转地轴底谋略。如斯吐露。何异宋人以死鼠为璞。瑞岩则不然。世有一物在凡属凡在圣属圣。在邪属邪在正属正。万事纷纷何须号令。拈拄杖卓一卓。

  五祖曰。四五百石麦。二三千石稻。好个休粮方。耆婆不得妙。

  灵隐岳云。五祖老人好语。只为探头太过。香山有个方便。也要诸人共知。透得金刚圈。细嚼铁酸馅。一饱忘百饥。始信不相赚。

  伏龙长云。管取有钱常住不无演祖。若是将无作有拔贫助富。还我无明老汉始得。米不蓄一粒。菜不栽一茎。任渠往来者。吃得饱膨脝。

  天童忞云。千岩贫而謟。五祖富而骄。不肖忝为后裔。终不敢邯郸学他唐步。何故。大抵还他肌骨好。不搽红粉也风流。

  宝峰清云。有钱常住实是千岩。将无作有还他五祖。若是贫无不足富不有余。除是天童老人始得。然则道峰者里又作么。生良久云。祇有杨岐粟棘蓬。

  五祖示众。祖师说不着。佛眼看不见。四面老婆心。为君通一线。便下座。

  径山及云。若教频下泪。沧海也须干。

  焦山杰云。二老汉用尽气力费尽唇舌。千载而下未免遭人捡点。

  五祖因僧问。如何是佛。祖曰露胸跣足。如何是法。祖曰大赦不原。如何是僧。祖曰钓鱼船上谢三郎。

  径山杲云。此三转语。一转语具三玄三要。四料拣四宾主。洞山五位。云门三句。百千法门无量妙义。若人拣辨得出。许你具一只眼。

  五祖因僧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祖曰头上戴累垂。曰见后如何。祖曰青布遮前。曰未见时因甚么百鸟衔花献。祖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曰见后为什么不衔花献。祖曰贫与贱是人之所恶。

  径山杲云。师翁虽则善赴来机。怎奈语惊时听。径山今日有两语要与师翁相见。牛头未见四祖因甚百鸟衔花献。茅屋上安鸱吻。见后因甚不衔花献。佛殿里掘东司。

  灵岩储云。径山固是别转旗枪。未免分身两处。国清今日只有一转语。要与径山相见。牛头未见四祖因甚百鸟衔花献。不快漆桶。见后为什么不衔花献。不快漆桶。且道五祖底是。径山底是。国清底是。一僧才出。储云不快漆桶。便下座。

  五祖示众。前回底今日使不着。今日底后回使不着。使不着。重遭扑。自古至于今。谁错谁不错。忽有个汉出来道白云不是今日错。自云错。

  保宁茂云。扶竖临济正宗。揭示杨岐奥旨。还他五祖始得。虽然。也是泥里洗土块。山僧即不然。去年底今日用得着。今日底后日用得着。用得着。重拈却。一步阔一步。一着高一着。或有个汉出来道。长老与么说话也是无孔铁锤。只向他道若是无孔铁锤正用得着。

  五祖示众。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庭前柏树子。恁么会则不是了也。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庭前柏树子。恁么会方始是。

  白岩符云。恁么会则不是。滴泪斩丁公。恁么会方始是。咬牙封雍齿。顾左右云。大小五祖为诸人一捏粉碎了也。还会么。

  五祖因诸寺长老入山上堂。临济入门便喝。是什么热碗鸣声。德山入门便棒。拗曲作直。云门三句。洞山五位。大开眼了作梦。何故如此。国清才子贵。家富养儿骄。

  云居庄云。五祖老人大似将常住物作自己人情。径山见处也要诸人共知。乃竖起拂子云。德山.临济.洞山.云门只今在拂子头上。各说不二法门了。一时走入净瓶里澡浴去也。何故如此。水流原在海。月落不离天。

  五祖示众曰。狗子胜猫十万倍。

  愚庵盂云。搂破南泉窠窟。掀翻赵老家私。再看五祖为什么平白地上分个胜负。为复抑扬之语耶。为复故意扭捏耶。为复一期方便耶。若作恁般见解。不唯不识五祖。要见南泉赵州远之远矣。古人一般提持个事。利害在什么处。法性不宽。波澜不广。不到七通八达处。难以评论古今。却不是你一味该抹得去底道理。不见道当时摩竭令。几丧目前机。

  五祖出队归示众。出队半个月。眼不见鼻孔。失却祖师禅。拾得个骨董。且道甚处着。一分奉释迦牟尼佛。一分奉多宝佛塔。

  峰顶?云。山僧出队五个月。眼睛鼻孔无差别。有人问我祖师禅。劈头拄杖要见血。祇如遇着释迦牟尼佛。多宝佛塔。又作么生。良久乃和南云。恭惟合山头首久别众慈万福万福。

  五祖参白云。举南泉摩尼珠话。方伸请问。云便叱之。祖领悟。乃献投机偈曰。山前一片闲田地。叉手叮咛问祖翁。几度卖来还自买。为怜松竹引清风。云特印可。令掌磨事。

  文峰玉徴云。卖来还自买即不问。诸人且道毕竟唤什么作一片闲田地。直饶你道得分明。我更要问你讨契券在。

  方山舍云。演老师毒中浮山后。担一担骨董撞入白云。保社忽地打翻始。知自己库藏取用无竭。虽然。捡点将来。也是不唧?汉。

  提刑郭正祥居士字功甫(南十三白云端嗣)

  到云居请佛印元升座。公拈香曰。觉地相逢亦何早。鹘臭布衫今脱了。要识云居一句玄。珍重后园驴吃草。召大众曰。此一瓣香薰天炙地去也。印曰今日不着便。被者汉当面涂糊。便打。乃曰。谢公千里来相访。共话东山竹径深。借与一龙骑出洞。若逢天旱好为霖。掷拄杖下座。公拜起。印曰收得龙么。公曰已在者里。印曰作么生骑。公摆手作舞便行。印抚掌曰祇有者汉犹较些子。

  白岩符云。功甫龙即骑矣。只是不能为雨为霖以润枯藁。当时若是头角峥嵘。待道还收得龙么。便好掀倒法座。

  提刑郭公一日谒白云。云问牛醇乎。公曰醇矣。云遽厉声叱之。公拱而立。云曰醇乎醇乎。于是为公升堂曰。牛来山中。水足草足。牛出山去。东触西触。

  瀛山訚云。郭公水牯牛醇则醇矣。惜乎欠些头角。当时待白云厉声叱。便好拽下座痛与一顿。

  博山奉云。白云一抬一捺善得养子之缘。末上与么道。也是怜儿不觉丑。

  △青十三

  真州长芦真歇清了禅师(青十三丹霞淳嗣)

  上堂。处处觅不得。祇有一处不觅自得。且道是那一处。良久曰。贼身已露。

  车溪冲云。处处觅不得。且道什么处不是。有一处不觅自得。人无下贱。下贱自生。良久。什么处去也。贼身已露。还我赃物来。复云。真歇和尚祇解闭门作活。未知夺角冲关。且作么生是夺角冲关底句。卓拄杖云。扛江入水。

  宝寿新云。者老贼被新上座捉败了也。还有人遮盖得么。如无。且与你一条出路。拍香几云。去。

  道林志云。祇有一处不觅自得。且道是那一处。拈拄杖云。春在草头上。游人几个知。乃卓一卓。

  崇先奇云。督亢图穷匕首。现旁观者为之发竖。还有不惜性命底汉么。

  长芦普请次。路逢一僧。芦以杖指地上竹担。僧拈起竹担曰短些子。芦劈脊打曰。者里是什么所在。说长说短。

  大慈言云。者僧赤身挨白刃。不善趋避。未免丧身失命。长芦虽则见兔放鹰。怎奈劳而无功。二者俱好与三十乌藤。大慈恁么道。还有为长芦出气者么。复云。险。

  长芦上堂。转功就位是向去底人。玉韫金山贵。转位就功是却来底人。红炉片雪春。功位俱转。通身不滞。撒手无依。石女夜登机。密室无人扫。正恁么时。绝气息一句作么生相委。良久曰。归根风堕叶。照尽月潭空。

  闻庵宗答僧问云。如何是转功就位。撒手无依全体现。扁舟渔父宿芦花。如何是转位就功。夜半岭头风月静。一声高树老猿啼。如何是功位齐彰。出门不踏来时路。满目飞尘绝点埃。如何是功位齐隐。泥牛饮尽澄潭月。石马加鞭不转头。

  云溪挺云。且作么生说个转底道理。良久云。且过那边着。又云。切忌折合。

  明州天童宏智正觉禅师(青十三霞淳嗣)

  示众。诸禅德。吞尽三世佛底人。为什么开口不得。照破四天下底人。为什么合眼不得。许多病痛为你一时拈却了也。且作么生得十成通旸去。还会么。劈开华岳连天色。放出黄河倒海声。

  百丈泐云。天童费许多气力。不消山僧一弹指。已拈却了也。复喝一喝云。无人识得渠。

  天斗伟云。小大天童者两种人底病痛不妨为伊拈却。若是十成通旸则未可。诸人要得十成通旸么。吃官酒。卧官街。毫无一物挂胸怀。狂歌明月清风里。天子徴书召不来。

  天童因僧问。清虚之理毕竟无身时如何。童曰。文彩未痕初。消息难传际。曰。一步密移玄路转。通身放下劫壶空。童曰。诞生就父时。合体无遗照。曰。理既如是。事作么生。童曰。历历才回分化事。十方机应又何妨。曰恁么则尘尘皆现本来身去也。童曰透一切色超一切心。曰如理如事又作么生。童曰。路逢死蛇莫打杀。无底篮子盛将归。曰。入市能长啸。归家着短衫。童曰。木人岭上歌。石女溪边舞。

  崇先奇云。者僧久客未归。犹思故园风景。天童老人不惜老婆与他话尽云山。若是未能身里出门者。何异梦中悲喜。然虽如是。瞒皋亭不得。

  白岩符云。问在答处。答在问处。如此相见。自非曲巷?廊无往不穿通过来者。要插一嘴知不可得。然细捡将来。是则总是。不是则总不是。为什么。我王库内无如是刀。

  天童因僧问。如何是向去底人。童曰。白云投壑尽。青嶂倚空高。曰如何是却来底人。童曰。满头白发离岩谷。半夜穿云入市廛。曰如何是不去不来底人。童曰。石女唤回三界梦。木人坐断六门机。

  清化嶾云。觉祖真乃道枢绵密智域渊深。等闲为人处赤心片片及尽玄微。而今不肖儿孙也要平分风月土上加泥。有问如何是向去底人。开眼不觉晓。如何是却来底人。日午打三更。如何是不去不来底人。威音犹不住。那赴两头机。且道与天童相去几多。试简点看。

  婺州智者法铨禅师(青十三长芦信嗣)

  上堂。要扣玄关须是有节操极慷慨。斩得钉截得铁。硬剥剥地汉始得。若是畏刀避箭碌碌之徒。看即有分。以拂子击禅床下座。

  天宁琦云。大小智者用尽自己心。笑破他人口。寿山别无奇特。晨朝热水洗面。黄昏脱袜打眠。大海从鱼跃。长空任鸟飞。

  瀛山訚云。智者天宁一个紧似铁箍。一个宽如皮袋。各见一边则固是。如今诸方在者里作么生。始得与二老别出一头地。良久云。坐断两边中不立。还他过量越情人。

  青龙操云。自口里水漉漉地。要人剿截恐难在。

  宗门拈古汇集卷第四十三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5月24日 07:15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