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宗门拈古汇集卷第四十二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0年05月23日 · 27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古杭白岩嗣祖沙门 净符 汇集

  △南十一

  洪州黄龙慧南禅师(南十一慈明圆嗣)

  因化主归上堂。世间有五种不易。一化者不易。二施者不易。三变生为熟者不易。四端坐吃者不易。更有一种不易。是甚么人。良久曰聻。便下座。

  翠岩真时为首座。藏主问。适来和尚道第五种不易。是什么人。真曰。脑后见腮。莫与往来。

  天童杰云。一手不独拍。两手鸣掴掴。豁开三要三玄。捏碎佛祖标格。村歌社舞得人憎。胜似当年白拈贼。

  天宁琦云。山僧则不然。第五种不易是甚么人。莫怪坐来频劝酒。自从别后见君稀。

  雪窦云云。是则是。犹有者个在。今日有问雪窦。第五不易是什么人。但向道老僧随例餐䭔子。也得三文买草鞋。

  五磊权云。二大老与么答话。美则甚美。了则未了。山僧则不然。第五不易是什么人。无漏国中留不住。浮幢王刹任分身。

  石霜尊云。或有问山僧。第五不易是谁。向道有眼无耳朵。六月火边坐。

  黄龙因僧问。德山棒。临济喝。直至如今少人拈掇。请师拈掇。龙曰千钧之弩不为鼷鼠而发。机曰作家宗师今朝有在。龙便喝。僧礼拜。龙曰。五湖衲子。一锡禅人。未到同安。不妨疑着。

  百丈泐云。黄龙一向具咬猪狗底手脚。今日被者僧折倒。既是千钧之弩不发鼷机。为甚轻为破的。具眼者分辨看。

  黄龙示众。有一人朝看华严暮观般若。昼夜精勤无有暂暇。有一人不参禅不论义。把个破席日里睡。如是二人同到黄龙。一人有为一人无为。安下那一个即是。良久云。功德天。黑暗女。有智主人。二俱不受。

  天童忞云。山僧不比黄龙小家子禅。如是二人同到能仁。一齐安下。何故。海阔从鱼跃。天空任鸟飞。

  佛川义云。智眼精明。门庭孤峻。须让黄龙。捡点将来。犹欠大人之相。且道野山者里又作么生。击拂子云。但愿春风齐着力。一时吹入我门来。

  黄龙室中尝问僧曰。人人尽有生缘。上座生缘在何处。正当问答交锋。却复伸手曰。我手何似佛手。又问诸方参请宗师所得。却复垂脚曰。我脚何似驴脚。三十余年示此三问。学者莫能契其旨。丛林目为三关。

  龙翔欣云。黄龙三关如商君立法。法虽行而先王之道废矣。故当时出其门者甚多。得其传者益寡。使其恪守慈明家法。子孙未致断绝。

  白岩符云。阳春雪曲无能和者。邨歌舞社到处与人合得着。龙翔深悉此意。故为如是语。若曰曹溪波浪如相似。无限平人被陆沉。则龙翔失言又其甚矣。盖黄龙用处敏捷不落窠臼。斯所以为慈明诤子。而乃曰使其恪守慈明家法子孙未致断绝。噫。是何言之厉且过也。吾所不敢闻命。

  瑞鹿信云。我手何似佛手。上大人丘乙己。我脚何似驴脚。化三千七十士。人人有个生缘。尔小生八九子。上座生缘在甚么处。佳作仁可知礼也。复云。黄龙设三关捞捷四海英灵。大似布缦天网。被山僧一时收下了也。现前大众还委悉么。鸳鸯绣出从君看。不把金针度与人。

  袁州杨岐方会禅师(南十一慈明圆嗣)

  因僧问如何是佛。岐曰三脚驴子弄蹄行。曰莫祇者便是么。岐曰湖南长老。

  径山琇云。大小杨岐被者僧一问。未免手脚俱露。

  云门信云。要会三脚驴子落处。须向驴胎马腹里走一遍来。见杨岐始不难。

  能仁鉴云。尽谓杨岐答话奇特。殊不知却被者僧勘破。悲华恁么道。有为杨岐作主底么。

  白岩符云。剖破籓篱。别开泼天门户。还他杨岐老作。然只答得佛边事。若是佛向上事。此去殑伽河十万八千未为远。

  杨岐上堂。杨岐乍住屋壁疏。满床尽撒雪真珠。缩却项。暗嗟吁。良久曰。翻忆古人树下居。

  龙唐柱云。会长老亲见慈明。将谓有多少奇特。遇兹境缘便打不过。未免长吁短叹。山僧乍住龙唐。上无片瓦旁无四壁。烟云堆里坐卧经行。举头天外。自在逍遥庆快。诸禅德。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杨岐在九峰受请。下座。九峰勤和尚把住曰。且喜今日得个同参。岐曰作么生是同参底事。曰九峰牵犁杨岐拽杷。岐曰。正恁么时。杨岐在前。九峰在前。峰拟议。岐拓开曰。将谓同参。元来不是。

  天宁琦于拟议处代峰便喝。

  龙翔欣云。杨岐九峰埙篪迭奏。今古罕闻。龙翔今日对众举扬。贵要大家知有。且道知有个什么。祖翁田地无多子。努力同心两弟兄。

  石塔忍云。者两个尊宿骨肉操戈。不顾旁观者哂。怎似我其天和尚。甜言美语逼得鲇鱼上竹竿。略无?避处。虽然。在前在后固无论。祇如弟遂兄高又且如何。良久云。板拍相催难缩手。当风妙叶贵知音。

  河渚谦于拟议处代峰云。念你今日新做长老。

  杨岐一日问白云端。你受业师为谁。端曰茶陵郁和尚。岐曰闻伊过桥遭攧有省。作偈甚奇。能记否。端为诵曰。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今朝尘净光生。照见山河万朵。岐笑而趋起。端愕然。通夕不寐。黎明咨询之。适岁暮。岐曰。汝见昨日打殴傩者么。端曰见。岐曰汝一筹不及渠。端益眩然。乃问曰毕竟意旨如何。岐曰。渠爱人笑。汝怕人笑。端大悟。

  护国元云。杨岐大笑。眼观东南意在西北。白云悟去。听事不真唤钟作瓮。捡点将来。和杨岐老汉都在架子上将错就错。若是南明则不然。我有明珠一颗。切忌当头错过。虽然觌面相呈。也须一槌打破。举拂子云。还会么。棋逢敌手难藏幸。诗到重吟始见工。

  天童忞云。诸禅德。若论者颗明珠。体超太虚。坚逾金石。生佛圣凡总在渠景子里头出头没。山僧要问南明。且作么生打破。若打得破。世界人物一时空荒绝灭。若打不破。来年更有新条在。恼乱春风卒未休。还有为南明作主者么。

  杨岐上堂。薄福住杨岐。年来气力衰。寒风凋败叶。犹喜故人归。啰啰哩。拈却死柴头。且向无烟火。

  天目礼云。净慈亦有一颂。自住南山寺。年荒遇水灾。风凄蒲柳变。不见故交来。正恁么时如何。相思黄叶落。白露点苍苔。

  宣州兴教坦禅师(南十一琅瑘觉嗣)

  开堂日。雪窦化主省宗出问。诸佛未出世。人人鼻孔撩天。出世后为什么杳无消息。教曰鸡足峰前风悄然。宗曰未在更道。教曰大雪满长安。宗曰。谁人知此意。令我忆南泉。拂袖归众更不礼拜。教曰新兴教今日失利。便归方丈。令侍者请宗至。教曰。适来错抵对一转语。人天众前何不礼拜盖覆却。宗曰。大丈夫膝下有黄金。怎肯礼拜无眼长老。教曰我别有语在。宗乃理前语。至未在更道处。教曰我有三十棒寄你打雪窦。宗乃礼拜。

  南涧问云。宾则始终宾。主则始终主。忽然宾主互换。未免有得有失。若道兴教是主。怎奈被省宗不肯。若道省宗是宾。因甚却寄棒打雪窦。者里缁素分明。许你具超方眼目。还委悉么。不因夜来雁。怎见海门秋。

  天井新云。虽然二俱作家。怎奈一齐捉败。当时宗化主礼拜。兴教合下个什么语。得圆前话。李向赤边咬。

  龙唐柱云。宗化主惯临大敌。虽是作家。怎奈坦堂头埋兵掉斗。却有掩袭之计。所以化主一鼓而勇。再鼓而怯。不免束手投降。若是个汉。待他道我有三十棒寄你打雪窦。即好云。且喜和尚出世事毕。岂不头正尾正。

  光相得徴云。宗化主前头不礼拜。后头却礼拜。且道有利害无利害。

  檀度依云。祥麟不踏生草。大鹏耻宿鸡栏。寒山子忘却来时路。要且须知有倒行逆施手段。鸡足长安之句。虽空花水月。耀古腾今。不拜高风。于雪窦门下。吾必以省宗为巨擘焉。然而三十拄杖。毕竟是阿谁领。

  南岳云峰文悦禅师(南十一大愚芝嗣)

  上堂。汝等诸人与么上来。大似刺脑入胶盆。与么下去。也是平地吃交。直饶不来不去。朝打三千暮打八百。

  宝寿方云。云峰者汉如当台镜子相似。只会照人不能照己。殊不知自己未出方丈门时。早已吃交了也。

  云峰因僧问。如何是心地法门。峰曰不从人得。曰不从人得时如何。峰曰此去衡阳不远。

  径山杲云。云门即不然。如何是心地法门。不从人得。不从人得时如何。看脚下。

  龙华体云。弁山又且不然。如何是心地法门。不从人得。不从人得时如何。困来打眠饥来吃饭。

  金明进云。二老恁么答话。心地法门何曾梦见。金明则不然。如何是心地法门。不从人得。不从人得时如何。劈脊便棒。

  白云静云。者里又不然。如何是心地法门。不从人得。不从人得时如何。到江吴地尽。隔岸越山多。

  △青十一

  东京天宁芙蓉道楷禅师(青十一投子青嗣)

  在投子作典座。子曰厨务勾当不易。蓉曰不敢。子曰煮粥耶蒸饭耶。蓉曰。人工淘米着火。行者煮粥蒸饭。子曰汝作甚么。蓉曰和尚慈悲放他闲去。

  崇先奇云。深相体信。出入无难。芙蓉得之矣。三十年后人多懈怠。那里讨者闲汉。

  文峰玉云。持筹画䇿自有群寮。端拱无为须还主上。芙蓉与么酬对。可谓善得其旨。然到文峰者里。尚须别有个话会始得。为甚么。曹溪波浪如相似。无限平人被陆沉。

  芙蓉因侍郎杨杰居士相会。公曰与师相别几年矣。蓉曰七年。公曰学道来参禅来。蓉曰不打者鼓篴。公曰恁么则空游山水百无所能也。蓉曰。别来未久。善能高鉴。公乃大笑。

  东明际云。平坦处不妨孤危。孤危处不妨平坦。

  博山奉云。非杨公不能见芙蓉之造。诣非芙蓉不能当杨公之探讨。黄金遇火愈见精光则固是。若在明眼作家。俱难为捡点。且道什么处是难为捡点处。若人辨别得出。许你具超方眼。

  芙蓉一日侍投子游菜园。子度拄杖与蓉。蓉接得便随行。子曰理合如是。蓉曰与和尚提鞋挈杖也不为分外。子曰有同行在。蓉曰那一人不受教。子休去。至晚问蓉。早来说话未尽。蓉曰请和尚举。子曰卯生日戌生月。蓉即点灯来。子曰汝上来下去总不徒然。蓉曰在和尚左右理合如此。子曰。奴儿婢子。谁家屋里无。蓉曰。和尚年尊。缺他不可。子曰得恁么殷勤。蓉曰报恩有分。

  风穴喜云。明投暗合。玉转珠回。宾主和同不无洞达。然则门庭酬唱足可观光。若论向上一途。犹未可在。何也。不见道那边不坐空王殿。怎肯耘田向日轮。

  芙蓉因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蓉曰。金凤夜栖无影树。峰峦才露海云遮。

  天目律云。还见芙蓉老汉答处通玄么。不见道韶阳曾见睦州来。

  芙蓉因僧问。如何是无缝塔。蓉曰。白云笼岳顶。终不露崔巍。

  凤山启云。湘南潭北金刀已剪不开。白鸟芦花玉户推归不得。芙蓉恁么道。虽则针线绵密。由来巴鼻全无。要见无缝塔也大难在。何故。霜天月落夜将半。谁共沉潭照影寒。

  金陵蒋山法泉禅师(青十一云居舜嗣)

  僧问。初祖面壁意旨如何。泉曰撑天拄地。曰便与么去时如何。泉曰落七落八。又问二祖立雪齐腰意旨如何。泉曰三年逢一闰。曰为什么付法传衣。泉曰村酒足人沽。

  白岩符云。蒋山言中有响。响夺可观。诚堪眼目人天。千古一遇。若是山僧者里。又且不然。初祖面壁意旨如何。平地捷鱼虾。便恁么去时如何。曹溪波浪如相似。无限平人被陆沉。二祖立雪齐腰意旨如何。刺脑入胶盆。为什么付法传衣。若要不招无间业。莫谤如来正法轮。

  杭州佛日戒弼禅师(青十一育王琏嗣)

  因僧问。如何是毗卢印。日曰草鞋踏雪。曰学人不会。日曰步步成迹。

  高峰妙云。佛目和尚虽则高提祖印不负来机。殊不知古篆难明。致令者僧遇如不遇。若是高峰则不然。忽有人问如何是毗卢印。但云文不加点。学人不会。要会作么。且道与佛日是同是别。

  清化嶾云。古今参学者往往被一緉草鞋遮却双眸。不睹光明。当时若别开只眼。管取觑透佛日面门。返观毗卢印。值什么破铜钱。

  东京法云圆通法秀禅师(青十一天衣怀嗣)

  上堂。山僧不会巧说。大都应个时节。相唤吃碗茶汤。亦无祖师妙诀。禅人若也未相谙。踏着秤锤硬似铁。

  龙唐柱云。宝寿即不然。山僧惯会巧说。着着应时及节。未须相唤茶汤。超胜祖师妙诀。禅人若也能相谙。大冶红罏无钝铁。

  △南十二

  洪州黄龙祖心禅师(南十二黄龙南嗣)

  与夏倚公立谈肇论。至会万物为自己者。及情与无情共一体处。时有狗卧香桌下。龙拈压尺击狗。又击香桌曰。狗有情即去。香桌无情自住。情与无情。如何得成一体。公立不能对。龙曰。才涉思惟便成剩法。何尝会万物为自己。

  瑞岩愠云。黄龙老汉场慈不少。夏公立如入宝山空手而回。诸人要会万物为自己。情与无情共一体么。槌杀有情狗子。碎却无情香桌。尽情收拾将来。与他一团束缚。抛向东洋大海。自然洒洒落落。虽然。更须知有顶门一窍始得。拈拄杖击香台云。阿剌剌。阿剌剌。登山脚膝酸。吃茶舌头滑。十字街头石敢当。对月临风吹尺八。

  天童忞云。抽钉㧞楔即不无瑞岩。怎奈伤锋犯手。何如有情狗子仍教他守夜。无情香桌且留来支用。诸人要会万物为自己。情与无情共一体么。且听拄杖子为你着力。击香桌一下。

  龙华体云。黄龙博得些些小利。未免旁观者哂。恕中虽能据款结案。且未出得他肇公圈缋。总不如公立当时却较些子。

  隆庆宝峰云庵真净克文禅师(南十二黄龙南嗣)

  示众。今朝九月一。夜来霜气寒。当知门外路。一一透长安。喝一喝。

  瑞岩愠云。老真净向净洁地上撒屎撒溺。当时一众甚么处去也。山僧敢将狗尾要续其貂。今朝九月一。山风吹面寒。知音千里外。白雁报平安。是则是。未见作家。不见道。善言言者言所不能言。善迹迹者迹所不能迹。喝一喝。才有是非。纷然失心。

  宝峰因黄龙南曰。适令侍者卷帘问渠。卷起帘时如何。渠曰照见天下。放下帘时如何。渠曰水泄不通。不卷不放时如何。渠无语。汝作么生。峰曰和尚替侍者下涅槃堂始得。龙喝曰关西人果无头脑。乃顾视旁僧。峰却指之曰。只者师僧也未梦见。龙大笑。

  白岩符云。黄龙道渠无语汝作么生。若是今时学者。十个有五双便向他不卷不放时着倒。是他宝峰却不恁么。宝峰道和尚替侍者下涅槃堂始得。若是如今师家。不是蛮骂便是瞎棒。是他黄龙却不恁么。且道他父子节文在什么处。觌面当机雷电疾。还他家富产儿骄。虽然。总不禁旁僧冷眼。

  宝峰自香城归见黄龙。龙问甚处来。峰曰特来礼拜和尚。龙曰恰值老僧不在。峰曰向甚么处去。龙曰天台普请南岳游山。峰曰恁么则学人得自在去也。龙曰脚下鞋甚处得来。峰曰庐山七百五十文唱得。龙曰何曾得自在。峰指鞋曰何尝不自在。龙骇之。

  资福广云。黄龙攻其所不守。宝峰守其所不攻。冲车临埤。火箭飘空。敌手相逢。胜负难决。余艎蓦唤随声应。夺得荆蛮一个船。且道宾家分上。主家分上。

  宝峰上堂。衲僧门下无非过量境界。自在禅定。乃喝一喝曰。岂不是过量境界。又謦欬一声曰。岂不是自在禅定。阿呵呵。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

  云居庄云。显示过量境界自在禅定。还他真净老人。若是衲僧门下。犹欠悟在。径山则不然。拈拄杖卓一卓云。得之于心。事事无碍。应之于手。法法圆成。靠拄杖云。他家自有通霄路。不向如来行处行。

  宝峰法界三观六颂。其一曰。事事无碍。如意自在。手把猪头。口诵净戒。趁出淫房。未还酒债。十字街头。解开布袋。

  一指海云。宝峰老汉奇特甚奇特。冷眼看来只是个破戒比丘。山僧则不然。事事无碍。如意自在。食不论顿。睡懒解带。见恶不瞋。见好亦爱。一生从来。不会捏怪。大众。且道山僧底是宝峰底是。

  隆庆府泐潭洪英禅师(南十二黄龙南嗣)

  因僧参礼拜起。便垂下袈裟角曰。脱衣卸甲时如何。潭曰。喜得狼烟息。弓弰壁上悬。僧却揽上袈裟曰。重整衣甲时如何。潭曰。不到乌江畔。知君未肯休。僧便喝。潭曰惊杀我。僧拍一拍。潭曰也是死中得活。僧礼拜。潭曰将谓是收燕破赵之才。元来是贩私盐汉。

  瀛山訚。云将军节制屈杀偏裨。当时者僧何不道贼贼便出。

  如庵彰云。者僧冲锋抗敌。不觉脑后着戈。泐潭虽能布长蛇大阵。怎奈无生擒活捉之机。顾左右云。者里还有不顾危亡单刀直入者么。如无。看山僧向饿虎口中夺食去也。拈拄杖一齐趁散。

  黄檗积翠永庵主(南十二黄龙南嗣)

  问僧审奇。汝久不见。何所为。奇曰近见伟藏主。有个安乐处。永曰试举似我。奇乃叙所得。永曰。汝是。伟未是。奇莫测。归以告伟。伟笑曰。汝非。永不非。奇愈疑。走积翠。质之南公。南亦大笑之。永闻作偈曰。明暗相参杀活机。大人境界普贤知。同条生不同条死。笑倒庵中老古锥。

  阳山顶云。三个老汉。绵里有针。泥里有刺。明赏暗罚则不无。若是衲僧巴鼻。天地悬隔。何故。不合说是说非。

  白岩符云。者三个汉向平地上铺锦阱。者僧一往看来。分明被他活陷。然以山僧捡点。恰是他父子三人被者僧将条断贯索一串穿却。

  舒州白云守端禅师(南十二杨岐会嗣)

  上堂。若端的得一回汗出。便向一茎草上现琼楼玉殿。若未端的得一回汗出。虽有琼楼玉殿。却被一茎草盖却。作么生得汗出去。自有一双穷相手。未曾轻易舞三台。

  径山杲云。一茎草上现琼楼玉殿。决定可信。琼楼玉殿被一茎草盖却。莫被他热瞒。径山恁么道。为已得一回汗出者说。未得一回汗出者。切不得动着。

  伏龙长云。善知识者是大因缘。解粘去缚盖是寻常。夺食驱耕须还敏手。白云张千钧之弩。岂因鼷鼠发机。大慧垂四海之钩。只为狞龙上钓。且道无明者里作么生。既有一双穷相手。不妨容易舞三台。

  天宁琦云。拈却一茎草。琼楼玉殿在什么处。到江吴地尽。隔岸越山多。

  笑岩宝云。白云大慧俱善抑扬当时则不无。怎奈扑鼻臭汗气在。

  宝寿新云。白云虽然为众竭力。犹未十分称的。殊不知一茎草全是琼楼玉殿。说甚端的不端的。琼楼玉殿即是一茎草。更要现个什么。直饶凤山另展机谋。运出奇才。折合将来。也只得一半。何故。只见锥头利。不见凿头方。还知新长老落处么。幸是五湖南畔客。相将携手出云楼。

  资福广云。琼楼玉殿被一茎草盖却。古今有之。若于一茎草上现琼楼玉殿。只恐白云徒有此语。何故。不见道。末大必折。尾大不掉。

  佛日晰云。隆安者里即不然。不须汝诸人汗出。但只饥来吃饭困来打眠。

  白云上堂。古人留下一言半句。未透时撞着铁壁相似。忽然一日觑透。方知自己原是铁壁。如今作么生透。复曰。铁壁铁壁。

  狮林则云。白云被铁壁觑透。打失一只眼睛。

  伏龙长喝一喝云。用铁壁作么。

  宝掌白弹指一声云。百杂碎。

  白云因僧问。一喝分宾主。照用一时行。去此二途请师别道。云便喝。僧曰从来疑着和尚。云便打。僧曰作家宗师。云曰也不消得。僧礼拜。

  伏龙长云。者僧道从来疑着和尚。是肯语是不肯语。白云便打。是赏伊是罚伊。选佛若无如是眼。直饶千载亦奚为。

  白云因提刑郭公甫谒。上堂。夜来枕上作得个山颂。谢公甫大儒庐山廿载之旧。今日远访白云之勤。而今举与大众。请已后分明举似诸方。此颂岂唯谢公甫大儒。且要与天下有鼻孔衲僧脱却贴肉汗衫。乃曰。上大人。丘乙己。化三千。七十士。尔小生。八九子。佳作仁。可知礼也。

  友可玄云。白云本欲令提刑脱却贴肉汗衫。殊不知更为伊添上一重了也。诸人试捡点看。

  金陵保宁仁勇禅师(南十二杨岐会嗣)

  上堂。若说佛法供养大众。未免眉须堕落。若说世法供养大众。入地狱如箭射。去此二途。且道保宁今日当说什么。三寸舌头无用处。一双空手不成拳。

  百丈泐云。保宁参禅不过雪窦。誓不再还。故能赤手空拳向十字街头横冲直撞。谁敢撄锋角敌。今日山僧不顾危亡。为大众捉败去也。乃呵呵大笑归方丈。

  石霜尊云。大小保宁元来小胆。石霜即不然。若说佛法供养大众。如龙得水。若说世法供养大众。似虎靠山。去此二途又作么生。从前汗马无人识。只要重论盖代功。

  保宁示众。释迦老子四十九年说法。不曾道着一字。优波鞠多丈室盈筹。不曾度得一人。达磨不居少室。六祖不住曹溪。谁为后昆。谁为先觉。既然如是。彼自无疮勿伤之也。拍膝顾众云。且喜得天下太平。

  宝寿方云。保宁道彼自无疮勿伤之也。不知早自挖肉了也。又道天下太平。不知早自作乱了也。

  保宁示众。大方无外。大圆无内。无内无外。圣凡普会。瓦砾生光。须弥粉碎。无量法门百千三昧。拈拄杖曰。总在者里。还会么。苏噜苏噜㗭哩㗭哩。

  松源岳云。者老汉大似业识茫茫。无奈船何打破戽斗。

  保宁茂云。松源搂出心肝。要且未见先保宁在。山僧今日重为拈出。会尽万法一如。拈却金圈栗棘。也是泗洲人见大圣。

  保宁上堂。风鸣条。雨破块。晓来枕上莺声碎。虾蟆蚯蚓一时鸣。妙德空生都不会。都不会。三个成群四个作队。窈窈窕窕飘飘飖飖。向前村后村折得梨花李花。一佩两佩。

  南堂欲云。保宁大似二八少年风流才子。一向卖俏。于唱教门中足可观光。在我衲僧门下正好吃棒。何故。禾黍不阳艳。竞栽桃李春。翻令力耕者。半作卖花人。

  能仁鉴拈拄杖云。者里则不然。白云为盖。流水作琴。一曲两曲无人会。雨过夜塘春水深。

  福州长庆惠暹文慧禅师(南十二净因臻嗣)

  僧问。离上生之宝刹。登延圣之道场。如何是不动尊。庆曰孤舟载明月。曰忽遇橹掉俱停又作么生。庆曰渔人偏爱宿芦花。

  瀛山訚别云。我不与么道。或有问如何是不动尊。祇向道烧香礼拜着。且道与长庆是同是别。

  △青十二

  邓州丹霞子淳禅师(青十二芙蓉楷嗣)

  上堂。乾坤之内。宇宙之间。中有一宝。秘在形山。肇法师恁么道。祇解指踪话迹。且不能拈示于人。丹霞今日劈开宇宙。打破形山。为诸人拈出。具眼者辨取。以拄杖卓一下曰。还见么。鹭鸶立雪非同色。明月芦花不似他。

  象田现云。剖破藩篱。高厂玄阁。要人把手共登。固是丹霞一片热肠。怎奈荆山良璧尚带玼痕。当时以拄杖卓一下便休。不妨奇特。乃更笺了又注。祖师门下济得个什么边事。

  丹霞因僧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霞曰金菊乍开蜂竞采。曰见后如何。霞曰苗枯花谢了无依。

  白岩符云。大小丹霞与么答话。未免令人向牛头见与未见处话作两橛。者里则不然。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松直棘曲。见后如何。鹄白乌玄。

  丹霞上堂。宝月流辉。澄潭布影。水无蘸月之意。月无分照之心。水月两忘方可称断。所以道。升天佛事直须飏却。十成底事直须丢却。掷地作金声不须回顾。若能如是。始解向异类中行。诸人到者里还相委悉么。良久曰。常行不举人间步。披毛戴角混尘泥。

  崇先奇云。有国有家未尝不本此。丹霞老人恁么为人。难免丧尽家珍。

  南山宝云。与么说话。且道与雪峰轻打我还有同别也无。若人捡点得出。要明异中异也不难。遂抚案云。咦。也不得自瞒。

  洪州宝峰阐提惟照禅师(青十二芙蓉楷嗣)

  示聪藏主法语五则。其第五曰。有情故情渗漏。有见故见渗漏。有语故语渗漏。设得见无。情无。语无。拽住便问他。你是何人。

  灵岩储良久云。会么。夜来床席破。?嗦到天明。

  宝峰上堂。太阳门下妙唱弥高。明月堂前知音盖寡。不免舟横江渚。棹举清波。唱庆尧年。和清平乐。如斯告报。普请承当。拟议之间。白云万里。

  天目律云。当堂慵正坐。狭路不相逢。直得双放双收。全宾全主。还他宝峰则固是。若是向上一途。又岂止白云万里。

  东京净因枯木法成禅师(青十二芙蓉楷嗣)

  上堂。知有佛祖向上事。方有说话分。诸禅德。且道那个是佛祖向上事。有个人家儿子。六根不具七识不全。是大阐提。无佛种性。逢佛杀佛。逢祖杀祖。天堂收不得。地狱摄无门。大众还识此人么。良久曰。对面不仙陀。睡多饶寐语。

  宝寿方云。大小净因恁么提持。撑门抵户即得。若是佛向上事。三生六十劫。且作么生是佛向上事。吃官饭。游官街。兴时踏断长溪月。散发狂歌笑落腮。

  贤峰竟云。三种渗漏语。从上以来要得断尽无余者实鲜。若夫成枯木断拂翁。与么提持可无憾矣。然所谓向上事则未可。竟上座有一转语举似诸人。诸人切不得作向上会。

  友可玄云。宝寿也是酒助歌娱乐。风催景气新。若是佛祖向上事。何曾道着。良久云。还有人道得么。乃击案一下云。天意高难问。人情老易悲。

  宗门拈古汇集卷第四十二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5月23日 07:21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