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探讨 王安石~登飞来峰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0年03月27日 · 30 次阅读
96

王安石(1021—1086)

字介甫,晚号半山,抚州临川(今江西抚州)人。北宋政治家、思想家、诗人、散文家。宋神宗时任宰相,实行变法受阻而败,两次罢相。仕途坎坷,大志难舒,以致心灰意冷,退居江宁(今南京)半山。晚年崇佛,诗风大变,写有不少禅诗。虽近佛,终因不能排解心中郁闷忧愤而终。封舒国公,旋改封荆,世称荆公。今存著作有《王临川集》、《王临川集拾遗》。

登飞来峰

飞来峰上千寻塔,闻道鸡鸣见日升。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

【赏析】

这是一首富有哲理的千古绝唱。早年躬于国事、力行变法的一代名臣王安石,通过登峰吟唱,表现了他“不畏浮云”的自信与“身在最高层”的高远境界。

首二句描写飞来峰的气势雄伟、高峻挺拔。千寻塔大大增加了飞来峰的高峻,而那道听途说,更为飞来峰的高出天外增色不少:只要下界鸡鸣,在飞来峰上就可以远眺红日东升。有前两句作铺垫后,诗人酣畅淋漓地慨然作歌:到了这等境界,何须担心浮云遮挡住你远望的视线,因为你身在最高层了嘛! 当你体悟到最高的智慧,站在妙高峰顶,立于最高层次,你就获得了大自在!

首句以“千寻”写高,次句以远眺衬高,第三句以浮云喻高,尾句顺其自然地描画高渺,层层递进,是一首境界高远、寓意高妙的禅理诗。

明人袁宏道亦作有《戏题飞来峰》,是公安派的率性而为之作,题写飞来峰的高古鲜妍。其一:“试问飞来峰,未飞在何处?人世多少尘,何事不飞去?高古而鲜妍,扬雄不能赋。”其二:“白玉簇其巅,青莲借其色。唯有空虚心,一片描不得。平生梅道人,丹青如不识。”

定林所居

屋绕湾溪竹绕山,溪山却在白云间。

临溪放艇依山坐,溪鸟山花共我闲。

【赏析】

这首意境清新的小诗描画了定林居舍的自然风光,表现了诗人闲逸的心境。

首二句描摹清新幽缈的环境:清溪绕屋,翠竹绕山,两个“绕”字,将居所与青山置于清翠如画的春景中。这样的清溪与翠岭被白云环绕着,更显得清丽、缥缈。三、四句写诗人怡然自得、忘情山水的生活:临溪放舟,依山而坐,溪鸟山花,与我共闲。人与自然水乳交融,哪容得下世俗的机心,这才是真正的禅悦境界。

半山名句“唯有北山鸟,经过遗好音”,(《半山春晓即事》)同样是此心境的写照。

游钟山

终日看山不厌山,买山终得老山间。

山花落尽山长在,山水空流山自闲。

【赏析】

这是一首自然流畅、不事雕琢的游山咏山诗。

首句写终日看山而不厌山,与钟山化为一体的心境,正如李白的“相爱两不厌,唯有敬亭山”的心境一样。而且,诗人还想买山入山,脱离尘俗,终老深山。这一买山之意,将诗人爱山之情全然烘托而出。三、四句写诗人爱山买山的因缘:因为山会永留世间,山是悠然自得的存在。崇峻秀伟的山正是佛性、禅心的象征。

全诗共四句,却用了八个“山”字,每句之中“山”都出现两次,予人以回环往复的艺术氛围,也着力衬托了诗人欲与山化为一体的安闲心境。如果说早年的安石是“绿”字师,其“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泊船瓜洲》)令人叫绝,那么晚年的半山则是“山”字师,诗中纷至沓来、重重叠叠的山光山影、山花山水也同样予人以无比的充实感。

王安石的《赠僧》一诗也描绘了他誓愿与山云共闲的精神境界:“纷纷扰扰十年间,世事何尝不强颜。亦欲心如秋水净,应须身似岭云闲。”

钟山即事

涧水无声绕竹流,竹石花木弄春柔。

茅檐相对坐终日,一鸟不鸣山更幽。

【赏析】

黄庭坚曾云:“荆公暮年作小诗,雅丽精绝。”叶少蕴《石林诗话》也说王安石的诗“晚年始尽深婉不迫之趣”。本诗便是一首雅丽、幽婉的禅境诗。

涧水无声地绕过修篁涓涓地流淌,竹石花木都展现了春意的无限温柔。一切都如许“无声”、轻柔,令人的心自然进入清净的禅境。他终日坐在茅檐下凝视着钟山,一鸟不喧的钟山显得更加幽静怡人。一切都如此静谧,沉浸在清悠的虚静之中,竟是如此超妙卓绝的心境!

柘冈

万事纷纷只偶然,老来容易得新年。

柘冈西路花如雪,回首春风最可怜。

【赏析】

这是一首清新舒雅的抒情小诗。

首二句写世事纷繁,多出偶然,那必然之理何在呢?韶华易逝,人生苦短,那永恒的生命在何方?次句中的一“老”一“新”,形成鲜明的对比与反差。一个“老”字,与首句的“万事纷纷”相呼应。这人生转老之际,经历了世事万千,终究明白了些道理,一年又一年就那么平淡地过去了。那么这种心境的转化或者说升华是出于何种缘由呢?请看那钟山柘冈吧,春光旖旎,花如飘雪,何等浪漫迷人,那都是春风的造化呀! 一个“花如雪”,活脱脱地描绘了春花飘纷的热闹花事;而在春风的“可怜”前不经意地添个“最”字,将诗人对春风的爱恋表现得令人心痛。而最意境幽绝的是那一“回首”,这一回首,回首西路,回望春光,回味往昔,人生最得意的是什么?是乘着骀荡的春风归去,归返那“常乐我净”的心灵桃源,那才是人的精神故乡,是永恒的家园。

严羽曾言:“荆公绝句最高,得意处高出苏黄。”本诗即是一首出神入化的名篇,写得“意与言会,言随意遣”,且其意趣平夷冲淡,闲淡自适。

悟真院

野水纵横漱屋除,午窗残梦鸟相呼。

春风日日吹香草,山北山南路欲无。

【赏析】

这是退居钟山的王安石晚年游寺所作,情景交融,浑然天成。它描绘了悟真院令人陶醉的自然风光,表现了心净的诗人对春光的礼赞。

首二句如一幅山寺风景图,描摹了悟真院的明净与僻静。悟真院涤荡在纵横交错的溪涧野水中,纤尘不染,没有尘世的喧嚣,只有鸟声历历可闻,正如催醒亭午的好梦。三、四句诗人由近至远,将悟真院置于暮春三月,江南草长的迷离春景中,人迹罕至的小路遮满了绿草,几乎辨认不出,而那日日吹拂的香草便仿佛是佛国的芳香。“悟真院”,没有任何红尘的烦扰,只有美丽自然的相伴,才给诗人带来安然的好梦,正是诗人向往的潜心理佛之所。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