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禅宗颂古联珠通集卷第三十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0年03月27日 · 42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宋池州报恩光孝禅寺沙门法应 集元绍兴天衣万寿禅寺沙门普会续集

  祖师机缘

  六祖下第六世之余(清源下第五世之余)

  (曹洞) 湖南龙牙山居遁禅师(嗣洞山)初参洞山。一日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山曰。待洞水逆流(传灯录作待洞水溯流)即向汝道。师始悟厥旨。 颂曰。

  龙牙未息狂心地。遍问诸师不肯休。先达愍他亲意切。直言洞水逆须流。(汾阳昭)。

  古源无水月何生。满岸西流一派分。葱岭罢询熊耳梦。雪庭休话少林春。(投子青)。

  【续收】洞水无缘会逆流。见他苦切故相酬。西来祖意实无意。妄想狂心歇便休。(横川珙)。

  龙牙在翠微时。问如何是祖师意。微曰。与我将禅板来。师遂过禅板。微接得便打。师曰。打即任和尚打。且无祖师意。又问临济。如何是祖师意。济曰。与我将蒲团来。师乃过蒲团。济接得便打师曰。打即任和尚打。且无祖师意。后有僧问。和尚行脚时。问二尊宿祖师意。未审二尊宿道眼明也未。师曰。明即明已。要且无祖师意。 颂曰。

  龙牙山里龙无眼。死水何曾振古风。禅板蒲团不能用。只应分付与卢公。卢公付了亦何凭。坐倚休将继祖灯。堪对暮云归未合。远山无限碧层层。(雪窦显)。

  子卿不下单于拜。始末常遵汉帝仪。雪后乃知松柏操。事难方见丈夫儿。(佛性泰)。

  【续收】西来祖意问重重。禅板蒲团用处同。休把虚空增粉饰。他家肯重似盲聋。(枯木成)。

  驾与青龙不解骑。人人尽道阿师痴。烂泥中有伤人刺。三度曾施陷虎机。(瞒庵成)。

  蒲团禅板对龙牙。何事当机不作家。来意成褫明目下。恐将流落在天涯。虚空那挂剑。星汉却浮槎。不萌草解藏香象。无底篮能贮活蛇。今日江湖何障碍。通方津渡有船车。(天童觉)。

  【增收】龙牙因僧问。二鼠侵藤时如何。师曰。须有隐身处始得。曰如何是隐身处。师曰。还见侬家么(联灯讹作还见文殊么)。 颂曰。

  寒月依依上远峰。平湖万顷练光封。渔歌惊起沙洲鹭。飞入芦花不见踪。(丹霞淳)。

  堂堂成现密密难见。二鼠虽黠莫逢其便。藤枝透出未生前。正眼当阳巧回换。龙牙老机如电遇。贱即贵贵即贱。(圆悟勤)。

  【增收】龙牙因韶国师问。天不能盖地不能载时如何。师曰。道者合如是。累经十七次问。师曰。若为你说。恐尔后骂我去在。韶后住通玄峰。因澡浴次忽省前话。具威仪望龙牙礼拜曰。当时若与我说破。我今日定骂他。 颂曰。

  赤骨力寸丝不挂。净裸裸兮赤洒洒。浴出低头满面惭。为我说时定相骂。(卍庵颜)。

  大海中心泛铁船。随波逐浪浪滔天。顺风到岸无人识。江北从来使铁钱。(东谷光)。

  【增收】龙牙因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待石乌龟解语。即向汝道。曰石乌龟语也。师曰。向汝道什么。 颂曰。

  石龟无语是知音。无耳髑髅深夜听。天晓便藏无影树。太阳遍照不能寻。(投子青)。

  乌龟谁道不能言。妙语浪浪只自宣。说尽西来祖师意。知音弗遇也空然。(本觉一)。

  【增收】龙牙因僧问。十二时中如何用力。师曰。如无手人行拳。 颂曰。

  如人无手欲行拳。谁敢当头辄向前。二六时中常若此。不须更问祖师禅。(本觉一)。

  【增收】龙牙因僧问。古人得个什么便休去。师曰。如贼入空室。 颂曰。

  枯松野鹤叫衡门。雪满寒林入夜闻。只个生涯无所有。不妨岩下有溪云。(枯木成)。

  买帽相头。量才补职。明眼衲僧。面前不识。(真净文)。

  绿林强士正心狂。心中妄意室中藏。不觉投虚入空屋。懡㦬徒然笑一场。(本觉一)。

  【增收】龙牙因僧问。师子返掷时如何。师曰。返掷且止你道。还怕文殊么。曰非但文殊。佛亦不怕。师曰。争奈被文殊骑何。曰文殊骑者不是师子。师曰。返掷事作么生。曰应用无亏。师曰。正是文殊骑者。返掷事作么生。僧无语。 颂曰。

  众兽之中师子儿。善能哮吼震全威。纵横妙用能返掷。争奈文殊坐着伊。于阗国王牵不住。善财童子却生疑。将谓世界无过者。也被六尘吞着时。(智门宽)。

  抚州疏山匡仁禅师(嗣洞山)闻福州大沩安和尚示众曰。有句无句如藤倚树。师特入岭到彼值沩泥壁。便闻。承闻。和尚道。有句无句如藤倚树是否。曰是。师曰。忽然树倒藤枯。句归何处。沩放下泥盘。呵呵大笑归方丈。师曰。某甲三千里卖却布单。特为此事而来。何得相弄。沩唤侍者。取二百钱与这上座去。遂嘱曰。向后有独眼龙为子点破在。后闻婺州明招谦和尚出世。径往礼拜。招问甚处来。师曰。闽中来。招曰。曾到大沩否。师曰到。曰有何言句。师举前话。招曰。沩山可谓头正尾正。祇是不遇知音。师亦不省。复问。树倒藤枯句归何处。招曰。却使沩山笑转新。师于言下大悟。乃曰。沩山元来笑里有刀。遥礼悔过。 颂曰。

  树倒藤枯伸一问。呵呵大笑有来由。羚羊挂角无寻处。直至如今笑未休。(海印信)。

  树倒藤枯呵呵大笑。不许夜行投明须到。游子贪程去不归。及至归来亲已老。亲已老不须嗟。犹胜当日未还家。(佛慧泉)。

  江边闲把直钩垂。也有金鳞上钓时。三跳若能乘羽化。免教渔父皱双眉。(枯木成)。

  藤枯树倒意如何。一着分明举示他。笑里有刀须错解。正头正尾却仙陀。(道场如)。

  冷刃吹毛笑里来。烁迦罗眼不容裁。一目金龙曾举爪。髑髅觉痛顶门开。(大洪预)。

  若将此语定纲宗。孤负明招独眼龙。笑里忽分泥水路。方知千里共同风。(径山杲)。

  有句无句藤倚树。白饭元来用米作。高楼吹笛柳如烟。满地春风落飞絮。(鼓山圭)。

  树倒藤枯意若何。沩山开口笑呵呵。可怜三尺龙泉剑。唤作陶家壁上梭。(佛性泰 二)。

  索却布单钱了。行行意气转高。不得明招点破。焉知笑里有刀。

  树倒藤枯问大沩。呵呵大笑显全机。布单卖却盘缠了。秋夜寒来怨阿谁。(文殊道 二)。

  却使沩山笑转新。笑中有刃暗伤人。曹溪路上奔驰者。由更区区苦问津。

  树倒藤枯笑未休。个中谁解辨宗由。堂堂蹉路沩山老。空去空来一肚愁。(楚安方 二)。

  添得沩山笑转新。当时觌面已呈君。明招漏泄沩山句。无限风光付与人。

  【续收】有句无句明来暗去。活捉生擒捷书露布。如藤倚树物以类聚。海外人参蜀中附子。树倒藤枯切忌名模。句归何所苏嚧苏嚧。呵呵大笑破镜不照。大地茫茫一任?跳。(护国钦)。

  呵呵大笑不寻常。须得眉间也放光。不是明招重注脚。丛林洎合错商量。(浮山远)。

  呵呵大笑意难论。树倒藤枯问有因。纵向明招言下悟。眼开只是旧时人。(真净文)。

  仰之弥高钻之弥固。昭昭明明如藤倚树。大笑呵呵跨白牛。碧云缭绕无寻处。(龙牙言)。

  有句无句如藤倚树。玄沙斫牌禾山打鼓。君不见雪窦有语兮。要与人天为师。面前端的是虎。(尼无著总)。

  笑里凭谁眼豁开。龟毛须向火中栽。脚跟有路云泥隔。千里区区谩往来。(湛堂深)。

  叵耐沩山老鬼精。垂钩便要钓鲲鲸。几多头角为龙去。鰕蟹依前努眼睛。(中庵空)。

  掀翻海岳求知己。雪刃横身立太平。野老不知尧舜力。冬冬打鼓祭江神。(木庵永)。

  有句无句如藤倚树。迴避无门毒蛇当路。树倒藤枯句归何处。明眼衲僧一场罔措。(天目礼)。

  【增收】琅玡觉云。有句无句如藤倚树。树倒藤枯好一堆烂柴。 颂曰。

  布单酬价见明招。滴水如今未合消。不是咸通年后事。住山争得有柴烧。(张无尽)。

  转得眼来十万里。千江匝匝寒波起。若能借便使风帆。无明海里寻知己。(中庵空)。

  领得沩山笑里刀。方知不枉到明招。元来树倒藤枯后。了得三年五载烧。(石林巩)。

  【增收】疏山因僧问。如何是诸佛师。师曰。何不问疏山老汉。 颂曰。

  养子方知在上慈。亲言无味外人疑。欲穷沧海深深处。听取渔家傲莫迷。(投子青)。

  疏山因主事僧为师造寿塔毕。白师。师曰。将多少钱与匠人。曰一切在和尚。师曰。为将三文钱与匠人。为将两文钱与匠人。为将一钱与匠人。若道得与吾亲造塔来。僧无语。后僧举似大岭庵闲和尚(即罗山)岭曰。还有人道得么。曰未有人道得。岭曰。汝归与疏山道。若将三钱与匠人。和尚此生决定不得塔。若将两钱与匠人。和尚与匠人共出一只手。若将一钱与匠人。累他匠人眉须堕落。僧回如教而说。师具威仪望大岭作礼叹曰。将谓无人。大岭有古佛。放光射到此间。虽然如是。也是腊月莲花。大岭后闻此语曰。我恁么道。早是龟毛长三尺。 颂曰。

  一文两文与三文。疏山大岭谩区分。须知无缝元无价。独露乾坤耸白云。(云岩因)。

  接得风流傅粉郎。一朝三度巧梳妆。改头换面无人识。元是东村李二娘。(佛鉴勤)。

  凿坏十方常住地。三钱使尽露尸骸。罗山古佛虽灵验。未免将身一处埋。(径山杲)。

  袖头打领无添减。腋下剜襟有短长。大庾岭头一尊佛。疏山两度放毫光。(鼓山圭)。

  窣堵波成赏匠人。工钱一二与三文。可怜眼里无筋者。当面定将数目分。(佛性泰)。

  【续收】清风吹动钓鱼船。鼓起澄波浪拍天。堪笑锦鳞争戏水。到头俱被钓丝牵。(丹霞淳)。

  (三文与匠人)每爱佳人笑目青音容常隔一沙汀。黄河谁道如今辊。波浪无风不挂情。(崇觉空 三)。

  (两文与匠人)恼恼牛拦昨夜开。岭头人唤不归来。烦君道与西山月。莫照孤灯冷处灰。

  (一文与匠人)行因感果事须分。宝塔凌空直一文。要会疏山端的意。吾家宗祖在并汾。

  冬瓜蘸雪未为淡。匠者三文淡最幽。天共白云晓。水和明月流。(本寂观)。

  凿开苍径造浮图。往复商量价不孤。无限落花随水去。夕阳春色满江湖。(应庵华)。

  腊月莲花菡萏香。三回赏手不寻常。直饶会得须眉落。早是龟毛数丈长。(密庵杰)。

  堕落眉须不得塔。三文使尽见分疏。无端大岭重饶舌。数丈龟毛举世无。(月林观)。

  疏山造塔行令今古。藂林拣正三钱酬酢。相应蓦地传闻大岭。看看腊月莲花龟毛三尺。相庆是则古佛放光。非则寻声弄影。(方庵显)。

  【增收】疏山冬至夜。有僧上堂问。如何是冬来意。师曰。京中出大黄(今讹作京师)。 颂曰。

  京师出大黄。熟处最难忘。道吾常作舞。元是谢三郎。(丹霞淳)。

  京师出大黄。不许谩商量。贵买还贱卖。才吃便承当。(懒庵需)。

  京中大黄。答冬来意。杲日丽天。盲人摸地。(肯堂充)。

  有问冬来事。京师出大黄。贪他一粒粟。失却半年粮。(密庵杰)。

  京师出大黄。见贼便见赃。竹杖化龙去。痴人戽夜塘。(松源岳)。

  京师出大黄。直截为君举。冬至到寒食。恰是一百五。(无际派)。

  有问冬来事。京师出大黄。汉家勋业在。樊哙与张良。(破庵先)。

  【增收】疏山上堂曰。病僧咸通年前。会得法身边事。咸通年后。会得法身向上事。云门出问。如何是法身边事。师曰枯桩。曰如何是法身向上事。师曰非枯桩。曰还许某甲说道理也无。师曰许。曰枯桩岂不是明法身边事。师曰是。曰非枯桩岂不是明法身向上事。师曰是。曰祇如法身。还该一切也无。师曰。法身周遍。岂得不该。门指净瓶曰。祇如净瓶。还该法身么。师曰。阇黎莫向净瓶边觅。门便礼拜。 颂曰。

  法身向上法身事。我见枯桩眼中刺。多年多岁易成精。一切处该该不是。相逢打鼓弄琵琶。知音相见今如此。(大沩智)。

  眼观东南意在西北。拨转天关掀翻地轴。法身向上法身边。间气英灵五百年。胶漆相投箭相拄。南山起云北山雨。(圆悟勤)。

  青青掩映松萝窟。修行超然物外物。莫将修竹比乔松。不及乔松老风骨。(佛鉴勤)。

  法身向上法身边。会得咸通无后先。一个矬来一个跛。担为一檐更无偏。(石溪月)。

  【增收】疏山手握木蛇。有僧问。手中是什么。师提起曰。曹家女。 颂曰。

  别面不如花有笑。离情难似竹无心。因人说着曹家女。引得相思病转深。(慈受深)。

  我爱曹家女姿质。嗔心猛炽火长然。紫罗帐里深深夜。说悟当年四八禅。(崇觉空)。

  【增收】疏山问僧。甚处来。僧曰。雪峰来。师曰。我已前到时是事不足。如今足也未。曰如今足也。师曰。粥足饭足。僧无对。 颂曰。

  一条官路坦然平。无限游人取次行。莫谓地平无险处。须知平地有深坑。(慈受深)。

  【增收】疏山到夹山。山上堂。师问。承师有言。目前无法。意在目前。如何是非目前法。山曰。夜月流辉。澄潭无影。师作掀禅床势。山曰。阇黎作么生。师曰。目前无法了不可得。山曰。大众看取这一员战将。 颂曰。

  八花毬上绣红旗。百战场中赤手提。一自凯歌归去国。英雄嬴得作清时。(无量寿)。

  【增收】疏山因韶国师问。百匠千重是何人境界。师曰。左搓芒绳缚鬼子。 颂曰。

  百匠千重欲问周。疏山脱体解相酬。当时一众知谁会。直得江西水逆流。(投子舒)。

  【增收】疏山因灵泉问。枯木生花始与他合。是这边是那边句。师曰。亦是这边句。曰如何是那边句。师曰。石牛吐出三春雾。灵雀不栖无影林。 颂曰。

  沧海无风波浪平。烟收水色虚含月。寒光一带望何穷。谁辨个中龙退骨。(丹霞淳)。

  越州乾峰和尚(嗣洞山)上堂曰。举一不得举二。放过一着落在第二。云门出众曰。昨日有人从天台来。却径径山去。师曰。典座来日不得普请。便下座 雪窦云。云门祇能一手抬。不能一手搦。 颂曰。

  乾峰举一不举二。云门抬手添意气。花开花落任风吹。自有馨香满天地。(晦堂心)。

  声前一句口如眉。佛祖从来总不知。昨夜昆仑闲说梦。白头生得黑头儿。(丹霞淳)。

  黑白分明满局棋。曾无一著有相亏。可怜无限傍观者。斧烂柯消总不知。(白云端)。

  貌出形仪已不真。二三分数像当人。傍边有个无端者。第一难谩是眼亲。(保宁勇)。

  天台南岳去无踪。更有何人觌面逢。东岭云生西岭白。前山花发后山红。(普融平)。

  煮海成盐终有味。敲空作响本无声。昆仑撞着波斯子。把手相将海底行。(慈受深)。

  高楼美女一双双。各向琼窗坐玉床。绣出鸳鸯呈似了。金针深插锦香囊。(佛性泰)。

  波斯捧出海南香。白眼昆仑与论量。贾客不谙弹舌语。只看两个鼻头长。(佛智裕)。

  东岭西岩路暗通。有谁曾见老乾峰。云门把手虽同步。白云飞盖月含空。(楚安方)。

  【续收】莫向乾峰顶上参。言无童子却相谙。放开一线通消息。走遍天台与岭南。(枯木成)。

  春兰与秋菊。一一各当时。底处无回互。怨谁分髓皮。风来乌已觉。露重鹤先知。为问何能尔。渠侬初不知。(圆悟勤)。

  乾峰撒手悬崖。韶阳天然标格。谓言只有猴白。那知更有猴黑。(佛心才)。

  相见不须嗔。君穷我亦贫。谓言侵早起。更有夜行人。(万年闲)。

  明头暗合缓放急收。脚手忽露针线还偷。举一不举二。天台过径山。嚼他桃李核。终是损牙关。(月堂昌)。

  乾峰上堂。法身有三种病二种光。须是一一透得始解归家稳坐。须知更有向上一窍在。云门出问。庵内人为甚么不知庵外事。师呵呵大笑。门曰。犹是学人疑处。师曰。子是甚么心行。门曰。也要和尚相委。师曰。直须与么始解稳坐。门应喏喏。 颂曰。

  铺主将鍮试买人。谓言难似此金真。买人拂袖先行去。满面惭惶不敢嗔。(白云端)。

  垂钩四海钓狞龙。格外玄谈知己从。相见披衫带席帽。不妨把手上高峰。(佛性泰)。

  三种病兮二种光。法身于此露堂堂。时人不会个中意。犹把法身谩度量。(楚安方)。

  【续收】动弦别曲闻一知十。手榒手台以胶投漆。庵内不见庵外。无孔铁锤不会。人生相识贵知音。水入水兮金博金。(圆悟勤)。

  庵内不知庵外事。铁额铜头不相似。定花板上打秋千。猛虎舌头书卍字。(瞎堂远)。

  乾峰因僧问。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门。未审路头在甚么处。师以拄杖划云。在这里。僧后请益云门。门拈起扇子云。扇子?跳上三十三天。筑着帝释鼻孔。东海鲤鱼打一棒。雨似倾盆。会么。 颂曰。

  入手还将死马医。返魂香欲起君危。一期拶出通身汗。方信侬家不惜眉。(天童觉)。

  楼阁重重击不开。乾峰划破露崔嵬。十方佛刹全彰处。一一门中见善财。(佛心才)。

  须弥头倒卓。大海起清风。东弗已摇落。西瞿花正红。(长灵卓)。

  扯破云门一柄扇。拗折乾峰一条杖。二三千处管弦楼。四五百条花柳巷。(径山杲)。

  乾峰不用指陈。云门休打骨董。自然东海鲤鱼。筑着帝释鼻孔。(鼓山圭)。

  【续收】乌龟三眼红如火。一角麒麟快似锥。土宿夜游南赡部。泥牛脚下火星飞。(雪窦宗)。

  一人向陆地行船。一人向针锋走马。同时同日到长安。其中一个最尖耍。(佛鉴勤)。

  当面非暗投。应机皆直说。乾峰与云门。两口同一舌。若是续貂人。弄巧便成拙。(雪庵瑾)。

  【增收】乾峰因云门到云。请和尚答话。师曰。到老僧也未。门曰。恁么那恁么那。师曰。将谓猴白。更有猴黑。 颂曰。

  乾峰举一不举二。云门握手添意气。为言只有猴白。那知更有猴黑。(晦堂心)。

  弦筈相衔网珠相对。发百中而箭箭不虚。摄众景而光光无碍。得言句之总持。住游戏之三昧。妙其间也宛转遍圆。必如是也纵横自在。(天童觉)。

  【增收】澧州钦山文䆳禅师(嗣洞山)巨良禅客参。礼拜了便问。一镞破三关时如何。师曰。放出关中主看。曰恁么则知过必改。师曰。更待何时。曰好只箭放不着所在。便出去。师曰。且来阇黎。良回首。师下禅床擒住曰。一镞破三关即且置。试为钦山发箭看。良拟议。师打七棒曰。且听个乱统汉疑三十年。有僧举似同安察。安曰。良公虽解发箭。要且未中的。僧便问。未审如何得中的去。安曰。关中主是甚么人。僧回举似师。师曰。良公若解恁么。也免得钦山口。然虽如此。同安不是好心。亦须看始得。 颂曰。

  一镞破三关。争知中的难。放出关中主。移疆还就土。云冻雁声孤。愁人皆闵户。甜瓜自古甜。苦瓠从来苦。(呆堂定)。

  【增收】钦山因岩头问。如何是真言。师曰。南无佛陁耶。 颂曰。

  随机有问随机答。不是禅兮不是玄。后代无端翻译出。却将梵语作唐言。(退耕宁)。

  【增收】钦山与岩头雪峰同到德山。一日问德山曰。天皇也恁么道。龙潭也恁么道。未审和尚作么生道。山曰。汝试举天皇龙潭道底看。师拟进语。山便打。师被打归延寿堂曰。是则是。打我太煞。岩头曰。汝恁么道。地后不得道。见德山来 法眼别云。是则是。错打我。 颂曰。

  老倒忘机太作家。古今皆贵绝纤瑕。天皇一脉龙潭现。涌出灵源万路差差。切属钦山犹定动。得无言说至今跨。(汾阳昭)。

  老将交罗事一期。于中得失少人知。钦山若棒无言说。若更非言更是非。(延寿慧)。

  【增收】高安白水本仁禅师(嗣洞山)上堂。老僧寻常不欲向声前色后鼓弄人家男女。何故且声不是声。色不是色。僧问。如何是声不是声。师曰。唤作色得么。曰如何是色不是色。师曰。唤作声得么。僧作礼。师曰。且道为汝说答汝话。若向这里会。得有个入处。 颂曰。

  色自色兮声自声。新莺啼处柳烟轻。门门有路通京国。三岛斜横海月明。(丹霞淳)。

  声出虚色生无。声前色后转涂糊。间不容?安可名模。堂堂圆应没锱铢。巧张炉鞴费分疏。争如棒下无生忍。闻见馨香满道途。(圆悟勤)。

  【增收】明州天童咸启禅师(嗣洞山)简大德问。学人卓卓上来。请师的的。师曰。我这里一屙便了。有甚么卓卓的的。曰和尚恁么答话。更买草鞋行脚好。师曰。近前来。简近前。师曰祇如老僧恁么答。过在甚处。简无对。师便打。 颂曰。

  卓卓的的一屙便息。老鼠舞三台。猫儿吹觱篥乌龟举首唱巴歌。一二三四五六七。(雪窦宗)。

  【增收】大童启因僧问。如何是应用无亏底眼。师曰。恰如瞎一般。 颂曰。

  盲聋喑哑迥天真。眼似眉毛道始邻。昨夜东君潜布令。黄莺啼处绿杨春。(丹霞淳)。

  【增收】京兆府蚬子和尚(嗣洞山)混俗闽川。不蓄道具。不循律仪。冬夏一衲。逐日沿江岸。采掇鰕蚬充腹。暮即宿东山白马庙纸钱中。居民目为蚬子和尚。华严静禅师闻之。欲决真假。先潜入纸钱中。深夜师归。严把住曰。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遽答曰。神前酒台盘。严放手曰。不虚与我同根生。 颂曰。

  神前酒台盘。铁弹大如拳。一击便击碎。不直半分钱。(圆悟勤)。

  神前拨纸问西来。直截当机指酒台。赤膊袒肩头面礼。祸从天降不成灾。(瞎堂远)。

  捷蚬捞鰕昧己灵。那堪古庙着浑身。抬头那畔空狼籍。讨甚多年鬼眼睛。(东野敷)。

  纸钱堆里可怜生。臭口才开便葛藤。荡尽鬼家穷活计。至今古庙绝人行。(东山源)。

  【增收】瑞州九峰普满禅师(嗣洞山)问僧。近离甚处。曰闽中。师曰。远涉不易。曰不难动步便到。师曰。有不动步者么。曰有。师曰。争得到此间。僧无对。师以拄杖趁下。 颂曰。

  云重重又水重重。步不曾移到九峰。远涉若还言不易。主人却在半途中。(雪岩钦)。

  【增收】台州幽栖道幽禅师(嗣洞山)一日敛钟上堂。大众才集。师乃问。甚么人打钟。僧曰。维那。师曰。近前来。僧近前。师遂打一掌。却归方丈卧 投子青云。然自急须逃。古今皆有。行穷绝处。试问傍人。不识下情。果然获有。既从相问。急索端由。不顾危亡。得他假难。虽获小利。也是暗地伤人。不为好手。这僧虽然失利。盖为自不守分。致祸临身。未为分外。然虽如是。终是平人横遭罗网。自有傍人证据在。且道。证据个甚事。乃云。东家不了西舍受殃。复颂曰。

  蓦路相逢借问由。寸心莫便与他酬。虽然重檐教人代。终是惭颜暗地羞。

  六祖下第七世之一(南岳下第六世之一)

  【增收】汝州南院慧颙禅师(亦曰宝应嗣兴化)上堂。诸方只具啐啄同时眼。不具啐啄同时用。时有僧便问如何是啐啄同时用。师曰。作家相见。不啐啄啐啄同时失。僧曰。此犹未是某甲问处。师曰。汝问处又作么生。僧曰失。师乃打之。其僧不肯。后于云门会下。闻别僧举此话。方悟旨。却回参省。师已圆寂。遂礼风穴和尚。穴问曰。汝当时问先师啐啄话。后来还有省处也无。曰已见个道理也。穴曰。作么生。曰某甲当时在灯影里行。照顾不着。穴曰。汝会也(此依传灯所载。五灯会元少异。乃曰。诸方秪具啐啄同时眼。不见啐啄同时用。师曰。作家不啐啄啐啄同时失。曰此犹未是某甲问处。师曰。汝问处作么生。僧曰失。师便打。其僧不肯。后于云门会下。闻二僧举此话。一僧曰。当时南院棒折那。其僧忽契悟。遂奔回省觐。师已圆寂。乃谒风穴。穴一见便问。上座莫是当时问先师啐啄同时话底么。曰是。穴曰。汝当时作么生会。曰某甲当时如在灯影里行相似。穴曰。汝会也)。 颂曰。

  不将佛法当人情。验尽诸方鬼眼睛。纵使作家不啐啄。依然错认定盘星。(笑翁堪)。

  同时啐啄不同时。石火电光犹较迟。灯影里行今已会。蹉跎非是落便宜。(雪岩钦)。

  【增附】云居悟云。且作么生是啐啄同时眼。若得眼明。其用自备。又道。作家不啐啄。啐啄同时失。何故不啐啄。所以道。子若哮吼。其母即丧。诸人还明得么。乃颂曰。

  子若哮吼。其母即丧。全归其子。十方通畅。大用现前理自然。何必起心作模样。更若不会。云居拄杖。

  【增收】南院上堂。赤肉团上壁立千仞。僧问。赤肉团上壁立千仞。岂不是和尚道。师曰是。僧便掀倒禅床。师曰。这瞎驴乱作。(去声)僧拟议。师便打。 颂曰。

  掌中擎日月。舌上覆金钱。壁立争千仞。毫光彻梵天。(鼓山圭)。

  赤肉团边用得亲。主宾有理各难伸。两个驼子相逢着。世上如今无直人。(径山杲)。

  电光影里。缁素区分。纤毫不犯。总教灭门。(木庵永)。

  日月无光杀气浮。揭天鼍鼓战貔貅。捷呼获下真番将。那个儿郎不举头。(虚堂愚)。

  【增收】南院问僧。名什么。僧曰。普参。师曰。忽遇屎撅时如何。曰不审。师便打。 颂曰。

  两个屎撅。合作一团。熏天炙地谁能嗅。千古藂林作话端。(西山亮)。

  【增收】南院因僧问。古殿重兴时如何。师曰。明堂瓦插檐。曰与么则庄严毕备也。师曰。斩草蛇头落。 颂曰。

  纵夺之机安可测。随言生解实堪悲。晓来一阵春风起。吹落庭花三四枝。(海印信)。

  重兴古殿辨来风。瓦插重檐气象雄。怪得人前多意气。他家无法在胸中。(西禅寂)。

  【增收】南院因僧问。寒暑到来时如何。(一作问日月迭迁寒暑谢还有不涉寒暑者么)师曰。紫罗抹额绣腰裙。曰上上之机今已晓。向下之机事若何。师曰。炭库里藏身。 颂曰。

  紫罗抹额绣腰裙。倾国风流宛胜秦。玉笛插藏人不见。夜深吹起凤楼春。(雪堂行)。

  禅宗颂古联珠通集卷第三十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3月27日 07:47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