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言祖语 禅宗正脉 (三)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0年03月27日 · 42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禅宗正脉卷第二

南岳

南岳怀让禅师

【颂】谒嵩山安和尚。安启发之。乃直指诣曹谿参六祖。祖问。甚麽处来。曰嵩山来。祖曰。甚麽物恁麽来。师无语。遂经八载。忽然有省。乃白祖曰。某甲有箇会处。祖曰作麽生。师曰。说似一物即不中。祖曰。还假修证否。师曰。修证则不无。污染即不得。祖曰。祇此不污染。诸佛之所护念。汝既如是。吾亦如是。西天般若多罗谶汝。足下出一马驹。踏杀天下人。病在汝心。不须速说。师执侍左右一十五年。

○开元中。有沙门道一。在衡岳山常习坐禅。师知是法器。往问曰。大德坐禅图甚麽。一曰。图作佛。师乃取一甎。於彼庵前石上磨。一曰。磨作甚麽。师曰。磨作镜。一曰。磨甎岂得成镜邪。师曰。磨甎既不成镜。坐禅岂得作佛。一曰。如何即是。师曰。如牛驾车。车若不行。打车即是。打牛即是。

○师又曰。汝学坐禅。为学坐佛。若学坐禅。禅非坐卧。若学坐佛。佛非定相。於无住法。不应取舍。汝若坐佛。即是杀佛。若执坐相。非达其理。一闻示诲。如饮醍醐。礼拜问曰。如何用心。即合无相三昧。师曰。汝学心地法门。如下种子。我说法要。譬彼天泽。汝缘合故。当见其道。又问。道非色相。云何能见。师曰。心地法眼。能见吾道。无相三昧。亦复然矣。一曰。有成坏否。师曰。若以成坏聚散而见道者。非见道也。

【颂】僧问。如镜铸像。像成后。未审光向甚麽处去。师曰。如大德为童子时。相貌何在。曰祇如像成后。为甚麽不鑑照。师曰。虽然不鑑照。谩他一点不得。

【颂】后马大师阐化於江西。师问众曰。道一为众说法否。众曰。已为众说法。师曰。总未见人持箇消息来。众无对。因遣一僧去。嘱曰。待伊上堂时。但问作麽生。伊道底言语记将来。僧去。一如师旨。回谓师曰。马祖云。自从胡乱后。三十年不曾少盐酱。师然之。

江西马祖道一禅师

【颂】一日谓众曰。汝等诸人。各信自心是佛。此心即是佛心。达磨大师。从南天竺国。来至中华。传上乘一心之法。令汝等开悟。又引楞伽经文。以印众生心地。恐汝颠倒不自信。此一心之法。各各有之。故楞伽经以佛语心为宗。无门为法门。夫求法者。应无所求。心外无别佛。佛外无别心。不取善。不舍恶。净秽两边。俱不依怙。达罪性空。念念不可得。无自性故。故三界唯心。森罗万象。一法之所印。凡所见色皆是见心。心不自心。因色故有。汝但随时言说。即事即理。都无所碍。菩提道果。亦复如是。於心所生。即名为色。知色空故。生即不生。若了此意。乃随时着衣吃饭。长养圣胎。任运过时。更有何事。汝受吾教。听吾偈曰。心地随时说。菩提亦祇宁。事理俱无碍。当生即不生。僧问。和尚为甚麽说即心即佛。师曰。为止小儿啼。曰啼止时如何。师曰。非心非佛。曰除此二种人来。如何指示。师曰。向伊道不是物。曰忽遇其中人来时如何。师曰。且教伊体会大道。

【颂】一夕西堂百丈南泉。随侍翫月次。师问。正恁麽时如何。堂曰。正好供养。丈曰。正好修行。泉拂袖便行。师曰。经入藏。禅归海。唯有普愿。独超物外。

○师问百丈。汝以何法示人。丈竖起拂子。师曰。祇这箇。为当别有。丈抛下拂子。

○僧问。如何是西来意。师便打。曰我不打汝。诸方笑我也。

【颂】邓隐峰辞师。师曰。甚麽处去。曰石头去。师曰石头路滑。曰竿木随身。逢场作戏。便去。才见石头。即绕禅床一匝。振锡一声。问是何宗旨。石头曰。苍天苍天。峰无语。却回举似师。师曰。汝更去问。待他有答。汝便嘘两声。峰又去。依前问。石头乃嘘两声。峰又无语。回举似师。师曰。向汝道石头路滑。

○洪州廉使问曰。吃酒肉即是。不吃即是。师曰。若吃是中丞禄。不吃是中丞福。师入室弟子。一百三十九人。各为一方宗主。转化无穷。

【评】【颂】师示疾。院主问。和尚近日尊候如何。师曰。日面佛。月面佛。

○庞居士问。不昧本来人。请师高着眼。师直下覰。士曰。一等没弦琴。唯师弹得妙。师直上覰。士礼拜。师归方丈。士随后曰。适来弄巧成拙。

百丈怀海禅师

丱岁离尘。三学该练。属大寂阐化江西。乃倾心依附。与西堂智藏南泉普愿同号入室。时三大士。为角立焉。

【评】【颂】师侍马祖行次。见一群野鸭飞过。祖曰。是甚麽。师曰。野鸭子。祖曰。甚处去也。师曰。飞过去也。祖遂把师鼻搊。负痛失声。祖曰。又道飞过去也。师於言下有省。

○次日马祖陞堂。众才集。师出卷却席。祖便下座。师随至方丈。祖曰。我适来未曾说话。汝为甚便卷却席。师曰。昨夜被和尚搊得鼻头痛。祖曰。汝昨日向甚处留心。师曰。鼻头今日又不痛也。祖曰。汝深明昨日事。师作礼而退。

【颂】师再参。侍立次。祖目视绳床角拂子。师曰。即此用。离此用。祖曰。汝向后开两片皮。将何为人。师取拂子竖起。祖曰。即此用。离此用。师挂拂子於旧处。祖振威一喝。师直得三日耳聋。自此雷音将震。檀信请於洪州新吴界。住大雄山。以居处岩峦峻极。故号百丈。既处之。未朞月。参玄之宾。四方麏至。沩山黄檗。当其首焉。一日师谓众曰。佛法不是小事。老僧昔被马大师一喝。直得三日耳聋。黄檗闻举。不觉吐舌。师曰。子已后莫承嗣马祖去麽。檗曰不然。今日因和尚举。得见马祖大机之用。然且不识马祖。若嗣马祖。已后丧我儿孙。师曰。如是如是。见与师齐。减师半德。见过於师。方堪传授。子甚有超师之见。檗便礼拜。

【评】【颂】沩山五峰云岩。侍立次。师问沩山。并却咽喉唇吻。作麽生道。山曰。却请和尚道。师曰。不辞向汝道。恐已后丧我儿孙。又问五峰。峰曰。和尚也须并却。师曰。无人处斫额望汝。又问云岩。岩曰。和尚有也未。师曰。丧我儿孙。

【颂】上堂。有一老人随众听法。众退。唯老人不去。师问。汝是何人。曰某非人也。於过去迦叶。佛时。曾住此山。因学人问。大修行人。还落因果也无。某云。不落因果。遂五百生堕野狐身。今请和尚代一转语。贵脱野狐身。师曰。汝问。老人曰。大修行人。还落因果也无。师曰。不昧因果。老人於言下大悟。作礼曰。某已脱野狐身。住在山后。敢乞依亡僧津送。师令维郍。白椎告众。食后送亡僧。大众聚议。一众皆安。涅槃堂又无病人。何故如是。食后。师领众至山后岩下。以杖挑出一死野狐。乃依法火葬。师至晚上堂。举前因缘。黄檗便问。古人错祗对一转语。堕五百生野狐身。转转不错。合作个甚麽。师曰。近前来向汝道。檗近前打师一掌。师拍手笑曰。将谓胡须赤。更有赤须胡(沩山举问仰山。仰曰。黄檗常用此机。沩曰。汝道天生得。从人得。仰曰。亦是禀受师承。亦是自性宗通。沩曰。如是如是)。

【评】【颂】僧问。如何是奇特事。师曰。独坐大雄峰。僧礼拜。师便打。

○上堂。灵光独耀。逈脱根尘。体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无染。本自圆成。但离妄缘。即如如佛。僧问。如何是佛。师曰。汝是阿谁。曰某甲。师曰。汝识某甲否。曰分明个。师乃举起拂子曰。汝还见麽。曰见。师乃不语。

【颂】普请钁地次。忽有一僧闻鼓鸣。举起钁头大笑便归。师曰。俊哉。此是观音入理之门。师归院。乃唤其僧问。适来见甚麽道理便恁麽。曰适来肚饥。闻鼓声归吃饭。师乃笑。

○问。依经解义。三世佛冤。离经一字。如同魔说时如何。师曰。固守动静。三世佛冤。此外别求。即同魔说。

○问。如何是大乘顿悟法要。师曰。汝等先歇诸缘。休息万事。善与不善。世出世间。一切诸法。莫记忆。莫缘念。放舍身心。令其自在。心如木石。无所辨别。心无所行。心地若空。慧日自现。如云开日出相似。但歇一切攀缘。贪嗔爱取。垢净情尽。对五欲八风不动。不被见闻觉知所缚。不被诸境所惑。自然具足神通妙用。是解脱人。对一切境。心无静乱。不摄不散。透过一切。声色无有滞碍。名为道人。善恶是非。俱不运用。亦不爱一法。亦不舍一法。名为大乘人。不被一切善恶空有垢净。有为无为。世出世间。福德智慧之所拘繫。名为佛慧。是非好丑。是理非理。诸知见情尽。不能繫缚。处处自在。名为初发心菩萨。便登佛地。

○问。如今受戒。身口清净。已具诸善。得解脱否。师曰。少分解脱。未得心解脱。亦未得一切处解脱。曰如何是心解脱。及一切处解脱。师曰。不求佛法僧。乃至不求福智知解等。垢净情尽。亦不守此无求为是。亦不住尽处。亦不欣天堂。畏地狱。缚脱无碍。即身心及一切处。皆名解脱。汝莫言有少分戒。身口意净。便以为了。不知河沙戒定慧门。无漏解脱。都未涉一毫在。努力向前。须猛究取。莫待耳聋眼暗。面皱髮白。老苦及身。悲爱缠绵。眼中流泪。心里慞惶。一无所据。不知去处。到甚麽时节。整理脚手不得也。纵有福智名闻利养。都不相救。为心眼未开。唯念诸境不知返照。复不见佛道。一生所有善恶业缘悉现於前。或忻或怖。六道五蕴。俱时现前。尽敷严好舍宅。舟船车轝。光明显赫。皆从自心贪爱所现。一切恶境。皆变成殊胜之境。但随贪爱重处。业识所引。随着受生。都无自由分。龙畜良贱亦总未定。

○问如何得自由分。师曰。如今得即得。或对五欲八风。情无取舍。悭嫉贪爱。我所情尽。垢净俱亡。如日月在空。不缘而照。心心如木石。念念如救头然。亦如香象渡河。截流而过。更无疑滞。此人。天堂地狱所不能摄也。夫读经看教语言。皆须宛转。归就自己。但是一切言教。祇明如今鉴觉自性。但不被一切有无诸境转。是汝导师。能照破一切有无诸境。是金刚慧。即有自由独立分。若不能恁麽会得。纵然诵得十二韦陀典。祇成增上慢。却是谤佛。不是修行。但离一切声色。亦不住於离。亦不住於知解。是修行。读经看教。若准世间。是好事。若向明理人边数。此是壅塞人。十地之人脱不去。流入生死河。但是三乘教。皆治贪瞋等病。祇如今念念若有贪瞋等病。先须治之。不用求觅义句知解。知解属贪。贪变成病。祇如今但离一切有无诸法。亦离於离。透过三句外。自然与佛无差。既自是佛。何虑佛不解语。祇恐不是佛。被有无诸法缚。不得自由。以理未立。先有福智。被福智载去。如贱使贵。不如先立理。后有福智。若要福智。临时作得。撮土成金。撮金成土。变海水为酥酪。破须弥为微尘。摄四大海水入一毛孔。於一义作无量义。於无量义作一义。伏惟尊重。

○师有时说法竟。大众下堂。乃召之。大众回首。师曰。是甚麽(药山目之为百丈下堂句)。

○师凡作务执劳。必先於众。主者不忍。密收作具。而请息之。师曰。吾无德。争合劳於人。既徧求作具不获。而亦忘飡。故有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之语。流布环宇矣。

南泉普愿禅师

初习相部旧章。究毗尼篇聚。次游诸讲肆。历听楞伽。华严。入中百门观。精鍊玄义。后扣大寂之室。顿然忘筌。得游戏三昧。一日为众僧行粥次。马祖问。桶里是甚麽。师曰。这老汉合取口。作恁麽语话。祖便休。自余同参之流。无敢诘问。

○上堂。然灯佛道了也。若心相所思出生诸法。虗假不实。何以故。心尚无有。云何出生诸法。犹如形影。分别虗空。如人取声。安置箧中。亦如吹网。欲令气满。故老宿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且教你兄弟行履。据说十地菩萨住首楞严三昧。得诸佛秘密法藏。自然得一切禅定解脱。神通妙用。至一切世界。普现色身。或示现成等正觉。转大法轮。入涅槃。使无量入毛孔。演一句经无量劫。其义不尽。教化无量亿千众生。证无生法忍。尚唤作所知愚。极微细所知愚。与道全乖。大难大难。珍重。

【颂】上堂曰。王老师自小养一头水牯牛。拟向溪东牧。不免食他国王水草。拟向溪西牧。亦不免食他国王水草。不如随分纳些些。总不见得。

○师有书与茱萸曰。理随事变。宽廓非外。事得理融。寂寥非内。僧达书了。便问萸。如何是宽廓非外。萸曰。问一答百也无妨。曰如何是寂寥非内。萸曰。覩对声色。不是好手。僧又问长沙。沙瞪目视之。僧又进后语。沙乃闭目示之。僧又问赵州。州作吃饭势。僧又进后语。州以手作拭口势。后僧举似师。师曰。此三人不谬为吾弟子。

【颂】上堂。道个如如。早似变了也。今时师僧。须向异类中行。归宗曰。虽行畜生行。不得畜生报。师曰。孟八郎汉。又恁麽去也。

【颂】上堂。文殊普贤。昨夜三更相打。每人与二十棒。趂出院去也。赵州曰。和尚棒教谁吃。师曰。且道王老师过在甚处。州礼拜而出。

【颂】师有时曰。江西马祖。说即心即佛。王老师不恁麽道。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恁麽道。还有过麽。赵州礼拜而出。时有一僧。随问赵州曰。上座礼拜便出。意作麽生。州曰。汝却问取和尚。僧乃问。适来谂上座。意作麽生。师曰。他却领得老僧意旨。

【颂】师问黄檗。定慧等学。明见佛性。此理如何。檗曰。十二时中。不依倚一物。师曰。莫是长老见处麽。檗曰。不敢。师曰。浆水钱且置。草鞋钱教阿谁还。

【评】【颂】师因东西两堂争猫儿。师遇之。白众曰。道得则救取猫儿。道不得。即斩却也。众无对。师便斩之。赵州自外归。师举前语示之。州乃脱履安头上而出。师曰。子若在。即救得猫儿也。

【颂】有僧问讯。叉手而立。师曰。太俗生。其僧便合掌。师曰。太僧生。僧无对。

【评】【颂】师与归宗麻谷。同去参礼南阳国师。师於路上画一圆相。曰道得即去。宗便於圆相中坐。谷作女人拜。师曰。恁麽则不去也。宗曰。是甚麽心行。师乃相唤便回。更不去礼国师。

【颂】师在山上作务。僧问。南泉路向甚麽处去。师拈起镰子曰。我这卯镰子。三十钱买得。曰不问卯镰子。南泉路向甚麽处去。师曰。我使得正快。

○僧问。即心是佛又不得。非心非佛又不得。师意如何。师曰。大德且信即心是佛便了。更说甚麽得与不得。祇如大德吃饭了。从东廊上。西廊下。不可总问人得与不得也。

【颂】师住庵时。有一僧到庵。师向伊道。我上山去作务。待斋时作饭自吃了。送一分上来。少时其僧自作饭吃了。却一时打破家事。就床卧。师待不见来。便归庵见僧卧。师亦就伊边卧。僧便起去。师住后曰。我往前住庵时。有箇灵利道者。直至如今不见。

【颂】陆亘大夫问。弟子家中有一片石。或时坐。或时卧。如今拟镌作佛。还得否。师曰得。陆曰。莫不得否。师曰不得。

【颂】师因至庄所。庄主预备迎奉。师曰。老僧居常出入。不与人知。何得排办如此。庄主曰。昨夜土地报道和尚今日来。师曰。王老师修行无力。被鬼神覰见。侍者便问。和尚既是善知识。为甚麽被鬼神覰见。师曰。土地前更下一分饭。(玄觉云。甚麽处是土地前。更下一分饭)。

【颂】第一座问。和尚百年后向甚麽处去。师曰。山下作一头水牯牛去。座曰。某甲随和尚去。还得也无。师曰。汝若随我。即须衘取一茎草来。

【颂】师与鲁祖杉山归宗四人离马祖处去。各住庵。於路分袂处。师插下拄杖曰。道得也被这个碍。道不得也被这个碍。归宗拽拄杖打师一下曰。只是这个。王老师说甚麽碍与不碍。鲁祖曰。只此一句。大播天下。宗曰。还有不播者麽。祖曰有。宗曰。作麽生是不播者。祖作掌势【增收】。

盐官齐安国师

【颂】僧问。如何是本身卢舍郍。师曰。与老僧过净瓶来。僧将净瓶至。师曰。却安旧处着。僧送至本处。复来诘问。师曰。古佛过去久矣。

○有讲僧来参。师问。座主蕴何事业。对曰。讲华严经。师曰。有几种法界。曰广说则重重无尽。略说有四种。师竖起拂子。曰。这个是第几种法界。主沉吟。师曰。思而知。虑而解。是鬼家活计。日下孤灯。果然失照。

【颂】僧问大梅。如何是西来意。大梅曰。西来无意。师闻乃曰。一个棺材两个死汉(玄沙云。盐官是作家)。

【评】【颂】师一日唤侍者曰。将犀牛扇子来。者曰破也。师曰。扇子既破。还我犀牛儿来。者无对(投子代云。不辞将出。恐头角不全)。

归宗智常禅师

上堂。从上古德。不是无知解。他高尚之士。不同常流。今时不能自成自立。虗度时光。诸子莫错用心。无人替汝。亦无汝用心处。莫就他覔。从前祇是依他解。发言皆滞。光不透脱。祇为目前有物。

【颂】僧问。如何是玄旨。师曰。无人能会。曰向者如何。师曰。有向即乖。曰不向者如何。师曰。谁求玄旨。又曰。去。无汝用心处。曰岂无方便门。令学人得入。师曰。观音妙智力。能救世间苦。曰如何是观音妙智力。师敲鼎盖三下曰。子还闻否。曰闻。师曰。我何不闻。僧无语。师以棒趂下。

○师尝与南泉同行。后忽一日相别。煎茶次。南泉问曰。从来与师兄商量语句。彼此已知。此后或有人问。毕竟事作麽生。师曰。这一片地。大好卓庵。泉曰。卓庵且置。毕竟事作麽生。师乃打翻茶铫便起。泉曰。师兄吃茶了。普愿未吃茶。师曰。作这个语话。滴水也难消。

【颂】师剗草次。有讲僧来参。忽有一蛇过。师以鉏断之。僧曰。久向归宗。元来是个麤行沙门。师曰。你麤我麤。曰如何是麤。师竖起鉏头。曰如何是细。师作斩蛇势。曰与麽则依而行之。师曰。依而行之且置。你甚处见我斩蛇。僧无对。

【颂】僧辞。师问甚麽处去。曰诸方学五味禅去。师曰。诸方有五味禅。我这裡祇有一味禅。曰如何是一味禅。师便打。僧曰。会也会也。师曰。道道。僧拟开口。师又打。僧后到黄檗。举前话。檗上堂曰。马大师出八十四人善知识。问着个个屙漉漉地。祇有归宗较些子。

【颂】江州刺史李渤问。教中所言。须弥纳芥子。渤即不疑。芥子纳须弥。莫是妄谈否。师曰。人传使君读万卷书籍。还是否。曰然。师曰。摩顶至踵。如椰子大。万卷书向何处着。李俛首而已。

○李异日又问。一大藏教。明得个甚麽边事。师举拳示之曰。还会麽。曰不会。师曰。这个措大。拳头也不识。曰请师指示。师曰。遇人即途中授与。不遇即世谛流布。师以目有重瞳。遂将药手按摩。以致两目俱亦。世号赤眼归宗焉。

大梅法常禅师

初参大寂。问如何是佛。寂曰。即心是佛。师即大悟。遂之四明梅子真旧隐。缚卯燕处。

【颂】大寂闻师住山。乃令僧问。和尚见马大师。得个甚麽。便住此山。师曰。大师向我道。即心是佛。我便向这里住。僧曰。大师近日佛法又别。师曰。作麽生。曰又道非心非佛。师曰。这老汉惑乱人未有了日。任他非心非佛。我祇管即心即佛。其僧回举似马祖。祖曰。梅子熟也。

○上堂。汝等诸人。各自回心达本。莫逐其末。但得其本。其末自至。若欲识本。唯了自心。此心原是一切世间出世间法根本。故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心且不附一切善恶而生。万法本自如如。

【颂】夹山与定山同行。言话次。定山曰。生死中无佛。即无生死。夹山曰。生死中有佛。即不迷生死。互相不肯。同上山见师。夹山便举问。未审二人见处。那个较亲。师曰。一亲一疎。夹山复问那个亲。师曰。且去明日来。夹山明日再上问。师曰。亲者不问。问者不亲(夹山住后。自云。当时失一隻眼)。

○忽一日谓其徒曰。来莫可抑。往莫。可追。从容间。闻鼯鼠声。乃曰。即此物非他物。汝等诸人善自护持。吾今逝矣。言讫示灭。

佛光如满禅师

唐顺宗问。佛从何方来。灭向何方去。既言常住世。佛今在何处。师答曰。佛从无为来。灭向无为去。法身等虗空。常住无心处。有念归无念。有住归无住。来为众生来。去为众生去。清净真如海。湛然体常住。智者善思惟。更勿生疑虑。 帝又问。佛向王宫生。灭向双林灭。住世四十九。又言无法说。山河与大海。天地及日月。时至皆归尽。谁言不生灭。疑情犹若斯。智者善分别。师答曰。佛体本无为。迷情妄分别。法身等虗空。未曾有生灭。有缘无佛出。无缘佛入灭。处处化众生。犹如水中月。非常亦非断。非生亦非灭。生亦未曾生。灭亦未曾灭。了见无心处。自然无法说。帝闻大悦。益重禅宗。

五泄灵默禅师

【颂】远谒石头。便问。一言相契即住。不契即去。石头据坐。师便行。头随后召曰闍黎。师回首。头曰。从生至死。祇是这箇。回头转脑作麽。师言下大悟。乃幻折拄杖而栖止焉。

○一日告众曰。法身圆寂。示有去来。千圣同源。万灵归一。吾今沤散。胡假兴哀。无自劳神。须存正念。若遵此命。真报吾恩。傥固违言。非吾之子。时有僧问。和尚向甚麽处去。师曰。无处去。曰某甲何不见。师曰。非眼所覩。(洞山云作家)言毕。奄然顺化。

盘山宝积禅师

【颂】因於市肆行。见一客人买猪肉。语屠家曰。精底割一斤来。屠家放下刀。叉手曰。长史。那箇不是精底。师於此有省。

【颂】又一日出门。见人舁丧。謌郎振铃云。红轮决定沉西去。未审魂灵往那方。幕下孝子。哭曰哀哀。师忽身心踊跃。归举似马祖。祖印可之。

【颂】上堂。夫心月孤圆。光吞万象。光非照境。境亦非存。光境俱亡。复是何物。禅德。譬如掷劒挥空。莫论及之不及。斯乃空轮无迹。劒刃无亏。若能如是。心心无知。全心即佛。全佛即人。人佛无异。始为道矣。

【颂】上堂。禅德。可中学道。似地擎山。不知山之孤峻。如石含玉。不知玉之无瑕。若如此者。是名出家。故导师云。法本不相碍。三际亦复然。无为无事人。犹是金锁难。所以灵源独耀。道绝无生。大智非明。真空无迹。真如凡圣。皆是梦言。佛及涅槃。并为增语。禅德。直须自看。无人替代。

【评】【颂】上堂。三界无法。何处求心。四大本空。佛依何住。璿玑不动。寂尔无言。觌面相呈。更无余事。珍重。

【颂】师将顺世。告众曰。有人貌得吾真否。众将所写真呈。皆不契师意。普化出曰。某甲貌得。师曰。何不呈似老僧。化乃打筋斗而出。师曰。这汉向后掣风狂去在。师且奄化。

麻谷宝彻禅师

【颂】问临济。大悲千手眼。那箇是正眼。济曰。大悲千手眼。那箇是正眼。速道速道。师近前拽临济下禅床却坐。济近前曰不审。师拟议。济便喝。拽下禅床却坐。师便出去(出临济章)。

○师使扇次。僧问。风性常住。无处不周。和尚为甚麽却摇扇。师曰。你祇知风性常住。且不知无处不周。曰作麽生是无处不周底道理。师却摇扇。僧作礼。师曰。无用处师僧。着得一千个。有甚麽益。

东寺如会禅师

【颂】自大寂去世。师常患门徒以即心即佛之谈。诵忆不已。且谓佛於何住而曰即心。心如画师而云即佛。遂示众曰。心不是佛。智不是道。劒去远矣。尔方刻舟。时号东寺为禅窟焉。

【颂】仰山参。师问。汝是甚处人。仰曰。广南人。师曰。我闻广南有镇海明珠是否。仰曰是。师曰。此珠如何。仰曰。黑月即隐。白月即现。师曰。还将得来也无。仰曰。将得来。师曰。何不呈似老僧。仰叉手近前曰。昨到沩山。亦被索此珠。直得无言可对。无理可伸。师曰。真师子儿。善能哮吼。

西堂智藏禅师

一日大寂遣师诣长安。奉书于忠国师。国师问曰。汝师说甚麽法。师从东过西而立。国师曰。祇这箇。更别有。师却从西过东边立。国师曰。这箇是马祖底。仁者作麽生。师曰。早箇呈似和尚了也。

【评】【颂】僧问马祖。离四句。绝百非。请师直指西来意。祖曰。我今日劳倦。不能为汝说得。问取智藏。其僧乃来问师。师曰。汝何不问和尚。僧曰。和尚令某甲来问。上座。师曰。我今日头痛。不能为汝说得。问取海兄去。僧又去问海。(百丈和尚)海曰。我到这里却不会。僧乃举似马祖。祖曰。藏头白。海头黑。

○马祖一日问师曰。子何不看经。师曰。经岂异耶。祖曰。然虽如此。汝向后为人也须得。曰智藏病思自养。敢言为人。祖曰。子末年必兴於世。师便礼拜。马祖灭后。众请开堂。

○李尚书尝问僧。马祖大师。有甚麽言教。僧曰。大师或说即心即佛。或说非心非佛。李曰。总过这边。李却问师。马大师有甚麽言教。师呼李翱。李应诺。师曰。鼓角动也。

【颂】僧问。有问有答。宾主历然。无问无答时如何。师曰。怕烂却那(后有僧举问长庆庆云相逢尽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见一人)。

章敬怀晖禅师

上堂。至理亡言。时人不悉。强习他事。以为功能。不知自性。元非尘境。是箇微妙大解脱门。所有鉴觉。不染不碍。如是光明。未曾休废。曩劫至今。固无变易。犹如日轮。远近斯照。虽及众色。不与一切和合。灵烛妙明。非假锻鍊。为不了故。取於物像。但如揑目。妄起空花。徒自疲劳。枉经劫数。若能返照。无第二人。举措施为。不亏实相。

【评】【颂】有僧来。遶师三匝。振锡而立。师曰是是。其僧又到南泉。亦遶南泉三匝。振锡而立。泉曰。不是不是。此是风力所转。终成败坏。僧曰。章敬道是。和尚为甚麽道不是。泉曰。章敬即是。是汝不是。

大珠慧海禅师

依越州大云寺智和尚受业。初参马祖。祖问。从何处来。曰越州大云寺来。祖曰。来此拟须何事。曰来求佛法。祖曰。我这裡一物也无。求甚麽佛法。自家宝藏不顾。抛家散走作麽。曰阿那箇是慧海宝藏。祖曰。即今问我者是汝宝藏。一切具足。更无欠少。使用自在。何假外求。师於言下。自识本心。不由知觉。踊跃礼谢。师事六载。后以受业师老。遽归奉养。乃晦迹藏用。外示痴讷。自撰顿悟入道要门论一卷。法侄玄晏。窃出江外呈马祖。祖覧讫。告众曰。越州有大珠圆明。光透自在。无遮障处也。时学侣渐多。日夜扣激。事不得已。随问随答。其辨无碍。

○僧问。如何是佛。师曰。清谈对面非佛而谁。众皆茫然。

○僧又问。如何得大涅槃。师曰。不造生死业。曰如何是生死业。师曰。求大涅槃是生死业。舍垢取净是生死业。有得有证是生死业。不脱对治门是生死业。曰云何即得解脱。师曰。本自无缚。不用求解。直用直行。是无等等。

○有行者问。即心即佛。那箇是佛。师曰。汝疑那箇不是佛。指出看。者无对。师曰。达即徧境是。不悟永乖踈。

○律师法明谓师曰。禅师家多落空。师曰。却是座主家落空。明大惊曰。何得落空。师曰。经论是纸墨文字。纸墨文字者。俱是空设。於声上建立名句等法。无非是空。座主执滞教体。岂不落空。明曰。禅师落空否。师曰。不落空。明曰。何得却不落空。师曰。文字等皆从智慧而生。大用现前。那得落空。

○道流问。世间还有法过於自然否。师曰有。曰何法过得。师曰。能知自然者。曰元气是道否。师曰。元气自元气。道自道。曰若如是者。则有二也。师曰。知无两人。又问。云何为邪。云何为正。师曰。心逐物为邪。物从心为正。

○三藏法师问。真如有变易否。师曰。有变易。藏曰。禅师错也。师却问三藏有真如否。曰有。师曰。若无变易。决定是凡僧也。岂不闻善知识者。能回三毒为三聚净戒。回六识为六神通。回烦恼作菩提。回无明为大智。真如若无变易。三藏真是自然外道也。藏曰。若尔者。真如即有变易也。师曰。若执真如有变易。亦是外道。曰禅师适来说真如有变易。如今又道不变易。如何即是的当。师曰。若了了见性者。如摩尼珠现色。说变亦得。说不变亦得。若不见性人。闻说真如变易。便作变易解会。说不变易。便作不变易解会。藏曰。故知南宗实不可测。

○有问。儒释道三教。同异如何。师曰。大量者用之即同。小机者执之即异。总从一性上起用。机见差别成三。迷悟由人。不在教之同异也。

洪州百丈惟政禅师

【评】【颂】师问南泉。诸方善知识。还有不说似人底法也无。曰有。师曰。作麽生。曰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师曰。恁麽则说似人了也。曰某甲即恁麽。和尚作麽生。师曰。我又不是善知识。争知有说不说底法。曰某甲不会。请和尚说。师曰。我太煞与汝说了也。

泐潭法会禅师

【颂】师问马祖。如何是祖师西来意。祖曰。低声近前来。向汝道。师便近前。祖打一掴曰。六耳不同谋。且去。来日来。师至来日独入法堂曰。请和尚道。祖曰。且去。待老汉上堂。出来问。与汝证明。师忽有省。遂曰。谢大众证明。乃绕法堂一匝。便去。

杉山智坚禅师

【颂】初与归宗南泉行脚时。路逢一虎。各从虎边过了。泉问归宗。适来见虎。似箇甚麽。宗曰。似箇猫儿。宗却问师。师曰。似箇狗子。又问南泉。泉曰。我见是箇大虫(大沩智曰。三箇老汉。聚话寐语。若要彻。一时参取这大虫始得)。

【颂】师吃饭次。南泉收生饭。乃曰。生聻。师曰无生。泉曰。无生犹是末。泉行数步。师召曰长老。泉回头曰作麽。师曰。莫道是末。

石巩慧藏禅师

初为猎人射鹿。因遇马祖。令自射无下手处。省悟。师掷下弓箭。投祖出家。住后常以弓箭接机。

○一日在厨作务次。祖问作甚麽。曰牧牛。祖曰。作麽生牧。曰一回入草去。蓦鼻拽将回。祖曰。子真牧牛。师便休(此章下有颂古一则。因机缘出自三平章内。故不着於此)。

北兰让禅师

湖塘亮长老问。承闻师兄画得先师真。暂请瞻礼。师以两手擘胸开示之。亮便礼拜。师曰。莫礼莫礼。亮曰。师兄错也。某甲不礼师兄。师曰。汝礼先师真那。亮曰。因甚麽教莫礼。师曰。何曾错。

南源道明禅师

洞山参。方上法堂。师曰。已相见了也。山便下去。明日却上问曰。昨日已蒙和尚慈悲。不知甚麽处是与某甲已相见处。师曰。心心无间断。流入於性海。山曰。几合放过。山辞。师曰。多学佛法。广作利益。山曰。多学佛法即不问。如何是广作利益。师曰。一物莫违。

中邑洪恩禅师

【颂】仰山问。如何得见佛性义。师曰。我与汝说箇譬喻。如一室有六窓。内有一猕猴。外有猕猴。从东边唤猩猩。猩猩即应。如是六窓。俱唤俱应。仰山礼谢起曰。适蒙和尚譬喻。无不了知。更有一事。祇如内猕猴睡着。外猕猴欲与相见。又且如何。师下绳牀。执仰山手作舞曰。猩猩。与汝相见了也。

泐潭常兴禅师

僧问。如何是宗乘极则事。师曰。秋雨草离披。

【颂】南泉至。见师面壁。乃拊师背。师问。汝是阿谁。曰普愿。师曰如何。曰也寻常。师曰。汝何多事。

汾州无业禅师

每为众僧讲涅槃大部。冬夏无废。后闻马大师禅门鼎盛。特往瞻礼。祖覩其状貌奇伟。语音如钟。乃曰。巍巍佛堂。其中无佛。师礼跪而问曰。三乘文学。粗穷其旨。常闻禅门即心是佛。实未能了。祖曰。祇未了底心即是。更无别物。师曰。如何是祖师西来密传心印。祖曰。大德正闹在。且去。别时来。师才出。祖召曰大德。师回首。祖曰。是甚麽。师便领悟。乃礼拜。祖曰。这钝汉。礼拜作麽。自得旨后。诣曹谿礼祖塔。及庐岳天台。徧寻圣迹。后住开元精舍。

【颂】学者致问。多答之曰。莫妄想。

○唐宪宗屡召。辞疾不赴。暨 穆宗即位。师被诏。中夜告弟子惠愔等曰。汝等见闻觉知之性。与太虗同寿。不生不灭。一切境界。本自空寂。无一法可得。迷者不了。即为境惑。一为境惑。流转不穷。汝等当知。心性本自有之。非因造作。犹如金刚。不可破坏。一切诸法。如影如响。无有实者。经云。唯此一事实。余二则非真。常了一切空。无一物当情。是诸佛用心处。汝等勤而行之。言讫。跏趺而逝。

大同澄禅师

【颂】僧问。如何是本来人。师曰。共坐不相识。曰恁麽则学人礼谢去也。师曰。暗写愁膓寄与谁(此一则颂。见大同普济。投子大同两章。原机缘实在大同澄下。颂古恐非)。

鹅湖大义禅师

【颂】唐宪宗。尝诏入内。於麟德殿论义。有法师问。欲界无禅。禅居色界。此土凭何而立。禅师曰。法师祇知欲界无禅。不知禅界无欲。曰如何是禅。师以手点空。法师无对。帝曰。法师讲无穷经论。祇这一点尚不奈何。师却问诸硕德曰。行住坐卧。毕竟以何为道。有对知者是道。师曰。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识识。安得知者是乎。有对无分别者是。师曰。善能分别诸法相。於第一义而不动。安得无分别是乎。有对四禅八定是。师曰。佛身无为。不堕诸散。安在四禅八定邪。众皆杜口。师却举 顺宗问尸利禅师。大地众生。如何得见性成佛。利曰。佛性犹如水中月。可见不可取。因谓帝曰。佛性非见必见。水中月如何攫取。帝乃问。何者是佛性。师对曰。不离陛下所问。帝默契真宗。益加钦重。

伏牛自在禅师

参马祖。发明心地。祖令送书与忠国师。国师曰。马大师以何法示徒。曰即心即佛。国师曰。是甚麽语话。良久又问曰。此外更有何言教。师曰。非心非佛。或曰。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国师曰。犹较些子。师曰。马大师即恁麽。未审和尚此间如何。国师曰。三点如流水。曲似刈禾镰。

○上堂。即心即佛。是无病求药句。非心非佛。是药病对治句。僧问。如何是脱洒底句。师曰。伏牛山下古今传。

兴善惟宽禅师

僧问。如何是道。师曰。大好山。曰学人问道。师何言好山。师曰。汝祇识好山。何曾达道。

○问狗子还有佛性否。师曰有。曰和尚还有否。师曰。我无。曰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和尚因何独无。师曰。我非一切众生。曰既非众生。莫是佛否。师曰。不是佛。曰究竟是何物。师曰。亦不是物。曰可见可思否。师曰。思之不及。议之不得。故曰不可思议。

○宪宗诏至阙下。侍郎白居易尝问曰。既曰禅师。何以说法。师曰。无上菩提者。被於身为律。说於口为法。行於心为禅。应用者三。其致一也。譬如江河淮汉。在处立名。名虽不一。水性无二。律即是法。法不离禅。云何於中妄起分别。曰既无分别。何以修心。师曰。心本无损伤。云何要修理。无论垢与净。一切勿念起。曰垢即不可念。净无念可乎。师曰。如人眼睛上。一物不可住。金屑虽珍宝。在眼亦为病。曰无修无念。又何异凡夫耶。师曰。凡夫无明。二乘执着。离此二病。是曰真修。真修者。不得勤。不得忘。勤即近执着。忘即落无明。此为心要云尔。

○僧问。道在何处。师曰。祇在目前。曰我何不见。师曰。汝有我故。所以不见。曰我有我故即不见。和尚还见否。师曰。有汝有我。展转不见。曰无我无汝还见否。师曰。无汝无我。阿谁求见。

三角总印禅师

【颂】上堂。若论此事。眨上眉毛。早已蹉过也。麻谷便问。眨上眉毛即不问。如何是此事。师曰。蹉过也。谷乃掀倒禅牀。师便打。

鲁祖宝云禅师

【颂】寻常见僧来。便面壁。南泉闻曰。我寻常向师僧道。向佛未出世时会取。尚不得一箇半箇。他恁麽。驴年去(保福问长庆。秖如鲁祖节文在甚麽处。被南泉恁麽道。长庆云。退己让於人。万中无一箇)。

芙蓉太毓禅师

庞居士问。马大师着实为人处。还分付吾师否。师曰。某甲尚未见他。作麽生见他着实处。士曰。祇此见知。也无讨处。师曰。居士也不得一向言说。士曰。一向言说。师又失宗。若作两向三向。师还开得口否。师曰。直是开口不得。可谓实也。士抚掌而出。

紫玉道通禅师

僧问。如何出得三界去。师曰。汝在里许得多少时也。曰如何出离。师曰。青山不碍白云飞。

【颂】于颇相公问。如何是黑风吹其船舫。漂堕罗刹鬼国。师曰。于頔客作汉。问恁麽事作麽。于公失色。师乃指曰。这箇便是漂堕罗刹鬼国。

【颂】公又问。如何是佛。师唤相公。公应诺。师曰。更莫别求。

五台隐峰禅师

(即邓隐峰)

【颂】师到南泉。覩众僧参次。泉指净缾曰。银缾是境。缾中有水。不得动着境。与老僧将水来。师拈起净缾向泉面前泻。泉便休。

西园昙藏禅师

受心印於大寂。后谒石头。莹然明彻。出住西园。禅侣日盛。师一日自烧浴次。僧问。何不使沙弥。师抚掌三下(僧问曹山。西园抚掌。岂不是奴儿婢子边事。山云是。云向上更有事也无。山曰有。云如何是向上事。山叱云。这奴儿婢子)。

杨岐甄叔禅师

上堂。群灵一源。假名为佛。体竭形销而不灭。金流朴散而常存。性海无风。金波自涌。心灵绝兆。万象齐照。体斯理者。不言而徧历沙界。不用而功益玄化。如何背觉。反合尘劳。於阴界中。妄自囚执。

○禅月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呈起数珠。月罔措。师曰会麽。曰不会。师曰。某甲参见石头来。曰见石头得何意旨。师指庭前鹿曰。会麽。曰不会。师曰。渠侬得自由。

马头神藏禅师

【颂】上堂。知而无知。不是无知。而说无知。便下座(南泉云。恁麽依师道。始道得一半。黄檗云。不是南泉驳他。要圆前话)。

华林善觉禅师

【颂】观察使裴休访之。问曰。还有侍者否。师曰。有一两箇。祇是不可见客。裴曰。在甚麽处。师乃唤大空小空。时二虎自庵后而出。裴覩之惊悸。师语二虎曰。有客且去。二虎哮吼而去。裴问曰。师作何行业。感得如斯。师乃良久曰。会麽。曰不会。师曰。山僧常念观音。

濛谿和尚

僧问。本分事如何体悉。师曰。汝何不问。曰请师答话。师曰。汝却问得好。僧大笑而出。师曰。祇有这僧灵利。

○有僧从外来。师便喝。僧曰。好箇来由。师曰。犹要棒在。僧珍重便出。师曰。得能自在。

佛隩和尚

寻常见僧来。以拄杖卓地曰。前佛也恁麽。后佛也恁麽。问正恁麽时作麽生。师画一圆相。僧作女人拜。师便打。

○问如何是异类。师敲椀曰。花奴花奴。吃饭来。

乌臼和尚

【颂】玄绍二上座参。师乃问。二禅客发足甚麽处。玄曰江西。师便打。玄曰。久知和尚有此机要。师曰。汝既不会。后面箇师僧祗对看。绍拟进前。师便打曰。信知同坑无异土。参堂去。

【评】【颂】问僧。近离甚处。曰定州。师曰。定州法道。何似这里。曰不别。师曰。若不别。更转彼中去。便打。僧曰。棒头有眼。不得草草打人。师曰。今日打着一箇也。又打三下。僧便出去。师曰。屈棒元来有人吃在。曰争奈杓柄在和尚手里。师曰。汝若要。山僧回与汝。僧近前夺棒。打师三下。师曰。屈棒屈棒。曰有人吃在。师曰。草草打着个汉。僧礼拜。师曰。却与麽去也。僧大笑而出。师曰。消得恁麽。消得恁麽。

石臼和尚

【颂】初参马祖。祖问甚麽处来。师曰。乌臼来。祖曰。乌臼近日有何言句。师曰。几人於此茫然。祖曰。茫然且置。悄然一句作麽生。师乃近前三步。祖曰。我有七棒。寄打乌臼。你还甘否。师曰。和尚先吃。某甲后甘。

本谿和尚

【颂】因庞居士问。丹霞打侍者。意在何所。师曰。大老翁。见人长短在。士曰。为我与师同参。方敢借问。师曰。若恁麽。从头举来。共你商量。士曰。大老翁。不可共你说人是非。师曰。念翁年老。士曰。罪过罪过。

石林和尚

【颂】见庞居士来。乃竖起拂子曰。不落丹霞机。试道一句子。士夺却拂子。却自竖起拳。师曰。正是丹霞机。士曰。与我不落看。师曰。丹霞患瘂。庞公患聋。士曰。恰是。师无语。士曰。向道偶尔。

亮座主

【颂】颇讲经论。因参马祖。祖问。见说座主大讲得经论。是否。师曰不敢。祖曰。将甚麽讲。师曰。将心讲。祖曰。心如工伎儿。意如和伎者。争解讲得。师抗声曰。心既讲不得。虗空莫讲得麽。祖曰。却是虗空讲得。师不肯。便出。将下堦。祖召曰座主。师回首。祖曰。是甚麽。师豁然大悟。便礼拜。祖曰。这钝根阿师。礼拜作麽。师曰。某甲所讲经论。将谓无人及得。今日被大师一问。平生功业。一时氷释。

百灵和尚

一日与庞居士路次相逢。问曰。南岳得力句。还曾举向人也无。士曰。曾举来。师曰。举向甚麽人。士以手自指曰庞公。师曰。直是妙德空生。也赞叹不及。士却问阿师得力句。是谁得知。师戴笠子便行。士曰。善为道路。师更不回首。

金牛和尚

【评】【颂】每日做饭供养众僧。至斋时舁饭桶到堂前作舞。呵呵大笑曰。菩萨子。吃饭来。

利山和尚

僧问。众色归空。空归何所。师曰。舌头不出口。曰为甚麽不出口。师曰。内外一如故。

乳源和尚

【颂】上堂。西来的的意。不妨难道。众中莫有道得者。出来试道看。时有僧出礼拜。师便打曰。是甚麽时节出头来。便归方丈(僧举似长庆。庆云。不妨不妨。资福代云。为和尚不惜身命)。

松山和尚

【颂】同庞居士吃茶。士举槖子曰。人人尽有分。为甚麽道不得。师曰。祇为人人尽有。所以道不得。士曰。阿兄为甚麽却道得。师曰。不可无言也。士曰。灼然灼然。师便吃茶。士曰。阿兄吃茶。为甚麽不揖客。师曰谁。士曰庞公。师曰。何须更揖。后丹霞闻。乃曰。若不是松山。几被箇老翁惑乱一上。士闻之。乃令人传语霞曰。何不会取未举橐子时。

则川和尚

【颂】与庞居士摘茶次。士曰。法界不容身。师还见我否。师曰。不是老僧。咱答公话。士曰。有问有答。盖是寻常。师乃摘茶不听。士曰。莫怪适来容易借问。师亦不顾。士喝曰。这无礼仪老汉。待我一一举向明眼人。师乃抛却茶篮。便归方丈。

【颂】师一日在方丈内坐。居士来见。乃曰。只知端居丈室。不觉僧到参。时师垂下一足。士便出。行三两步却回。师乃收足。士曰。可谓自由自在。师曰。我是主。士曰。阿师只知有主。不知有客。师唤侍者点茶。士作舞而出(南堂兴拈云。好则川亦好庞公。看他两作家恁麽相见。如二龙玩宝。两无相伤。所谓入林不动草。入水不动波。到这里。方知有自由自在分。且道是什麽得恁麽灵验。良久。复颂云云)【增收】。

打地和尚

【颂】自江西领旨。常晦其名。凡学者致问。唯以棒打地示之。时谓之打地和尚。一日被僧藏却棒。然后致问。师但张其口。僧问门人曰。祇如和尚每日有人问。便打地。意旨如何。门人即於灶内取柴一片。掷在釜中。

秀谿和尚

【颂】谷山问。声色纯真。如何是道。师曰。乱道作麽。山却从东过西立。师曰。若不恁麽。即祸事也。山又从西过东立。师乃下禅牀方行两步。被谷山捉住曰。声色纯真事。作麽生。师便打一掌。山曰。三十年后要箇人下茶也无在。师曰。要谷山这汉作甚麽。山呵呵大笑。

江西椑树和尚

【颂】卧次。道吾近前牵被覆之。师曰作麽。吾曰盖覆。师曰。卧底是。坐底是。吾曰。不在这两处。师曰。争奈盖覆何。吾曰。莫乱道。

水潦和尚

【颂】初参马祖。问曰。如何是西来的的意。祖曰。礼拜着。师才礼拜。祖乃当胸踏倒。师大悟。起来抚掌呵呵大笑曰。也大奇。也大奇。百千三昧。无量妙义。祇向一毫头上识得根源去。礼拜而退。住后每告众曰。自从一吃马祖踏。直至如今笑不休。

浮杯和尚

【颂】凌行婆来礼拜。师与坐吃茶。婆乃问。尽力道不得底句。分付阿谁。师曰。浮杯无剩语。婆曰。未到浮杯。不妨疑着。师曰。别有长处。不妨拈出。婆敛手哭曰。苍天中更忝冤苦。师无语。婆曰。语不知偏正。理不识倒邪。为人即祸生。后有僧举似南泉。泉曰。苦哉浮杯。被这老婆摧折一上。婆后闻笑曰。王老师犹少机关在。澄一禅客。逢见行婆。便问。怎生是南泉犹少机关在。婆乃哭曰。可悲可痛。一罔措。婆曰会麽。一合掌而立。婆曰。伎死禅和。如麻似粟。一举似赵州。州曰。我若见这臭老婆。问教口瘂。一曰。未审和尚怎生问他。州便打。一曰。为甚麽却打某甲。州曰。似这伎死汉。不打更待几时。连打数棒。婆闻。却曰。赵州合吃婆手裡棒。后僧举似赵州。州哭曰。可悲可痛。婆闻此语。合掌叹曰。赵州眼光。烁破四天下。州令僧问。如何是赵州眼。婆乃竖起拳头。僧回举似赵州。州作偈曰。当机觌面提。觌面当机疾。报汝凌行婆。哭声何得失。婆以偈答曰。哭声师已晓。已晓复谁知。当时摩竭国。几丧目前机。

龙山和尚

【颂】洞山与密师伯经由。见溪流菜叶。洞曰。深山无人。因何有菜随流。莫有道人居否。乃共议拨草。溪行。五七里间。忽见师羸形异貌。放下行李问讯。师曰。此山无路。闍黎从何处来。洞曰。无路且置。和尚从何而入。师曰。我不从云水来。洞曰。和尚住此山多少时耶。师曰。春秋不涉。洞曰。和尚先住。此山先住。师曰不知。洞曰。为甚麽不知。师曰。我不从人天来。洞曰。和尚得何道理。便住此山。师曰。我见两箇泥牛鬭入海。直至于今绝消息。

庞蕴居士

【颂】唐贞元初。谒石头。乃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甚麽人。头以手掩其口。豁然有省。后与丹霞为友。一日石头问曰。子见老僧以来。日用事作麽生。士曰。若问日用事。即无开口处。乃呈偈曰。日用事无别。唯吾自偶谐。头头非取舍。处处没张乖。朱紫谁为号。丘山绝点埃。神通并妙用。运水及般柴。头然之。曰子以缁邪素邪。士曰。愿从所慕。遂不剃染。后参马祖。问曰。不与万法为侣者是甚麽人。祖曰。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士於言下顿领玄旨。

【颂】有偈曰。有男不婚。有女不嫁。大家团峦头。共说无生话。

【评】【颂】因辞药山。山命十禅客相送至门首。士乃指空中雪曰。好雪。片片不落别处。有全禅客曰。落在甚处。士遂与一掌。全曰。也不得草草。士曰。恁麽称禅客。阎罗老子未放你在。全曰。居士作麽生。士又掌曰。眼见如盲。口说如瘂。

【颂】庞行婆入鹿门寺设斋。维那请意旨。婆拈疏子插向髻后曰。回向了也。便出去。

【颂】士坐次。问灵照曰。古人道。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如何会。照曰。老老大大。作这箇语话。士曰。你作麽生。照曰。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士乃笑。

【颂】士将入灭。谓灵照曰。视日早晚。及午以报。照遽报日已中矣。而有蚀也。士出户观次。灵照即登父座。合掌坐亡。士笑曰。我女锋捷矣於是更延七日。

【颂】州牧于公頔问疾次。士谓之曰。但愿空诸所有。慎勿实诸所无。好住世间。皆如影响。言讫。枕于公膝而化。

(会元三卷终)

黄檗希运禅师

【颂】初游天台。逢一僧。与之言笑。如旧相识。熟视之。目光射人。乃偕行。属涧水暴涨。捐笠植杖而止。其僧率师同渡。师曰。兄要渡自渡。彼即褰衣蹑波。若履平地。回顾曰。渡来渡来。师曰。咄。这自了汉。吾早知。当斫汝胫。其僧叹曰。真大乘法器。我所不及。言讫不见。

【颂】师在盐官殿上礼佛次。时 唐宣宗为沙弥。问曰。不着佛求。不着法求。不着僧求。长老礼拜。当何所求。师曰。不着佛求。不着法求。不着僧求。常礼如是事。弥曰。用礼何为。师便掌。弥曰。太麤生。师曰。这里是甚麽所在。说麤说细。随后又掌。

【颂】裴相国一日拓一尊佛於师前跪曰。请师安名。师召曰。裴休。公应诺。师曰。与汝安名竟。公礼拜。

【颂】师辞南泉。泉门送。提起师笠曰。长老身材没量大。笠子太小生。师曰。虽然如此。大千世界。总在里许。泉曰。王老师聻。师戴笠便行。

【评】【颂】上堂。大众云集。乃曰。汝等诸人。欲何所求。以拄杖趂之。大众不散。师却复坐曰。汝等诸人尽是噇酒糟汉。恁麽行脚。取笑於人。但见八百一千人处便去。不可图他热闹也。老僧行脚时。或遇草根下。有一箇汉。便从顶门上一锥。看他若知痛痒。可以布袋盛米供养他。可中总似汝如此容易。何处更有今日事也。汝等既称行脚。亦须着些精彩好。还知道大唐国内无禅师麽。时有僧问。诸方尊宿。尽聚众开化。为甚麽却道无禅师。师曰。不道无禅。祇是无师。闍黎不见马大师下。有八十余人坐道场。得马师正法眼者。止三两人。庐山归宗和尚是其一。夫出家人。须知有从上来事分始得。且如四祖下牛头。横说竖说。犹未知向上关捩子。有此眼目。方辩得邪正宗党。且当人事宜。不能体会得。但知学言语。念向皮袋裡安着。到处称我会禅。还替得汝生死麽。轻忽老宿。入地狱如箭。我才见汝入门来。便识得了也。还知麽。急须努力。莫容易事持片衣口食。空过一生。明眼人笑汝。久后总被俗汉算将去在。宜自看远近。是阿谁面上事。若会即便会。若不会即散去。珍重。

长庆大安禅师

(号懒安)

造百丈。礼而问曰。学人欲求识佛。何者即是。丈曰。大似骑牛觅牛。师曰。识得后如何。丈曰。如人骑牛至家。师曰。未审始终如何保任。丈曰。如牧牛人。执杖视之。不令犯人苗稼。师自兹领旨。更不驰求。

○同参右禅师。创居沩山。师躬耕助道。及右归寂。众请接踵住持。上堂。汝诸人总来就安求觅甚麽。若欲作佛。汝自是佛。担佛傍家走。如渴鹿赴阳焰相似。何时得相应去。汝欲作佛。但无许多颠倒攀缘。妄想恶觉。垢净众生之心。便是初心正觉佛。更向何处别讨。所以安在沩山三十年来。吃沩山饭。屙沩山屎。不学沩山禅。祇看一头水牯牛。若落路入草。便把鼻孔拽转来。才犯人苗稼。即鞭挞。调伏既久。可怜生受人言语。如今变作箇露地白牛。常在面前。终日露逈逈地。趂亦不去。汝诸人各自有无价大宝。从眼门放光。照见山河大地。耳门放光。领釆一切善恶音响。如是六门。昼夜常放光明。亦名放光三昧。汝自不识取。影在四大身中。内外扶持。不教倾侧。如人负重担。从独木桥上过。亦不教失脚。且道是甚麽物任持。便得如是。且无丝髮可见。岂不见志公和尚云。内外追寻觅总无。境上施为浑大有。珍重。

○僧问。一切施为是法身用。如何是法身。师曰。一切施为是法身用。曰离却五蕴。如何是本来身。师曰。地水火风。受想行识。曰这箇是五蕴。师曰。这箇异五蕴。

○问此阴已谢。彼阴未生时如何。师曰。此阴未谢。那箇是大德。曰不会。师曰。若会此阴。便明彼阴。

○问佛在何处。师曰。不离心。

大慈环中禅师

一日南泉至。问如何是庵中主。师曰。苍天苍天。泉曰。苍天且置。如何是庵中主。师曰。会即便会。莫忉忉。泉拂袖而去。

【颂】上堂。山僧不解答话。祇能识病。时有僧出。师便归方丈。

【颂】赵州问。般若以何为体。师曰。般若以何为体。州大笑而出。明日州扫地次。师曰。般若以何为体。州置帚拊掌大笑。师便归方丈。

平田普岸禅师

【颂】临济访师。到路口。先逢一嫂在田使牛。济问嫂。平田路向甚麽处去。嫂打牛一棒曰。这畜生到处走。到此路也不识。济又曰。我问你平田路向甚麽处去。嫂曰。这畜生。五岁尚使不得。济心语曰。欲观前人。先观所使。便有抽钉拔楔之意。及见师。师问。你还曾见我嫂也未。济曰。已收下了也。师遂问。近离甚处。济曰。江西黄檗。师曰。情知你见作家来。济曰。特来礼拜和尚。师曰。已相见了也。济曰。宾主之礼。合施三拜。师曰。既是宾主之礼。礼拜着。

○上堂。神光不昧。万古徽猷。入此门来。莫存知解。便下座。

石霜性空禅师

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如人在千尺井中。不假寸绳。出得此人。即答汝西来意。曰近日湖南畅和尚出世。亦为人东语西话。师唤沙弥。拽出这死尸着(沙弥即仰山。山后问耽源。如何出得井中人。源曰。咄痴汉。谁在井中。山复问沩山。沩召慧寂。山应诺。沩曰。出也。仰山住后。常举前语谓众曰。我在耽源处得名。沩山处得地)。

福州古灵神赞禅师

本州大中寺受业。后行脚遇百丈。开悟。却回受业。本师问曰。汝离吾在外。得何事业。曰并无事业。遂遣执役。一日因澡身。命师去垢。师乃拊背曰。好所佛堂。而佛不圣。本师回首视之。师曰。佛虽不圣。且能放光。本师又一日在窓下看经。蜂子投窓纸求出。师覩之曰。世界如许广阔不肯出。钻他故纸。驴年去。遂有偈曰。空门不肯出。投窓也大痴。百年钻故纸。何日出头时。本师置经问曰。汝行脚遇何人。吾前后见汝发言异常。师曰。某甲蒙百丈和尚。指箇歇处。今欲报慈德耳。本师於是告众致斋。请师说法。师乃登座。举唱百丈门风。曰灵光独耀。逈脱根尘。体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无染。本自圆成。但离妄缘。即如如佛。本师於言下感悟曰。何期垂老。得闻极则事。

和安通禅师

自幼寡言。时人谓之不语通。因礼佛次。有禅者问。座主礼底是甚麽。师曰是佛。禅者乃指像曰。这箇是何物。师无对。至夜具威仪礼问。今日所问。某甲未知意旨如何。禅者曰。座主几夏邪。师曰十夏。禅者曰。还曾出家也未。师转茫然。禅者曰。若也不会。百夏奚为。乃命同参马祖。及至江西。祖已圆寂。遂谒百丈。顿释疑情。有人问。师是禅师否。师曰。贫道不曾学禅。师良久召其人。其人应诺。师指椶榈树子。其人无对。

百丈涅槃和尚

【颂】一日谓众曰。汝等与我开田。我与汝说大义。众开田了。归请说大义。师乃展两手。众罔措(颂见惟政)。

赵州观音院(亦曰东院)从谂禅师

童稚从师披剃。未纳戒。便抵池阳。参南泉。值泉偃息而问曰。近离甚处。师曰瑞像。泉曰。还见瑞像麽。师曰。不见瑞像。祇见卧如来。

【颂】泉便起坐。问汝是有主沙弥。无主沙弥。师曰。有主沙弥。泉曰。那箇是你主。师近前躬身曰。仲冬严寒。伏惟和尚。尊候万福。泉器之。许其入室。

【颂】他日问泉曰。如何是道。泉曰。平常心是道。师曰。还可趣向也无。泉曰。拟向即乖。师曰。不拟争知是道。泉曰。道不属知。不属不知。知是妄觉。不知是无记。若真达不疑之道。犹如太虗。廓然荡豁。岂可强是非邪。师於言下悟理。

【颂】师一日问泉曰。知有底人。向甚麽处去。泉曰。山前檀越家。作一头水牯牛去。师曰。谢师指示。泉曰。昨夜三更月到窓。

○泉曰。今时人须向异类中行始得。师曰。异即不问。如何是类。泉以两手拓地。师近前一踏踏倒。却向涅槃堂里呌曰。悔悔。泉令侍者问。悔个甚麽。师曰。悔不更与两踏。

【颂】师一日到茱萸。执拄杖於法堂上。从东过西。萸曰。作甚麽。师曰探水。萸曰。我这里一滴也无。探箇甚麽。师以杖倚壁便下。

○上堂。如明珠在掌。胡来胡现。汉来汉现。老僧把一枝草为丈六金身用。把丈六金身为一枝草用。佛是烦恼。烦恼是佛。僧问。未审佛是谁家烦恼。师曰。与一切人烦恼。曰如何免得。师曰。用免作麽。

【颂】僧辞。师曰。甚处去。曰诸方学佛法去。师竖起拂子。曰有佛处不得住。无佛处急走过。三千里外逢人。不得错举。曰与麽则不去也。师曰。摘杨花摘杨花。

【评】【颂】僧问。承闻和尚。亲见南泉。是否。师曰。镇州出大萝卜头。

【评】【颂】上堂。金佛不度炉。木佛不度火。泥佛不度水。真佛内里坐。菩提涅槃。真如佛性。尽是贴体衣服。亦名烦恼。实际理地。甚麽处着。一心不生。万法无咎。汝但究理坐看。三二十年若不会。截去老僧头去。梦幻空花。徒劳把捉。心若不异。万法一如。既不从外得。更拘执作麽。如羊相似。乱拾物安向口里。老僧见药山和尚道。有人问着。但教合取狗口。老僧亦教合取狗口。取我是垢。不取我是净。一似猎狗。专欲得物吃。佛法在甚麽处。千人万人。尽是觅佛汉子。於中觅一箇道人无。若与空王为弟子。莫教心病最难医。未有世界。早有此性。世界坏时。此性不坏。一从见老僧后。更不是别人。祇是箇主人公。这个更向外觅作麽。正恁麽时。莫转头换脑。若转头换脑。即失却也。僧问。承师有言。世界坏时。此性不坏。如何是此性。师曰。四大五阴。曰此犹是坏底。如何是此性。师曰。四大五阴(法眼云。是一个两个。是坏不坏。且作麽生会。试断看)。

【颂】尼问。如何是密密意。师以手掐之。尼曰。和尚犹有这箇在。师曰。却是你有这箇在。

【颂】有僧游五台。问一婆子曰。台山路向甚麽处去。婆曰。蓦直去。僧便去。婆曰。好箇师僧。又恁麽去。后有僧举似师。师曰。待我去勘过。明日师便去问。台山路向甚麽处去。婆曰。蓦直去。师便去。婆曰。好箇师僧。又恁麽去。师归院。谓僧曰。台山婆子。为汝勘破了也。

【颂】有一婆子。令人送钱。请转藏经。师受施利了。却下禅牀。转一匝。乃曰。传语婆。转藏经已竟。其人回。举似婆。婆曰。比来请转全藏。如何祇为转半藏。

【颂】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庭前柏树子。曰和尚莫将境示人。师曰。我不将境示人。曰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庭前柏树子。

【评】【颂】上堂。至道无难。唯嫌拣择。才有语言。是拣择。是明白。老僧不在明白里。是汝还护惜也无。时有僧问。既不在明白里。护惜箇甚麽。师曰。我亦不知。僧曰。和尚既不知。为甚道不在明白里。师曰。问事即得。礼拜了退。

【评】【颂】别僧问。至道无难。唯嫌拣择。是时人窠窟否。师曰曾有人问我老僧。直得五年分踈不下。

【评】【颂】又问至道无难。唯嫌拣择。如何是不拣择。师曰。天上天下。唯我独尊。曰此犹是拣择。师曰。田库奴。甚处是拣择。僧无语。

【评】【颂】问至道无难。唯嫌拣择。才有语言。是拣择。和尚如何为人。师曰。何不引尽此语。僧曰。某甲祇念得到这里。师曰。至道无难。唯嫌拣择。

【颂】问如何是道。师曰。墻外底。曰不问这箇。师曰。你问那箇。曰大道。师曰。大道透长安。

【颂】问如何是佛。师曰。殿里底。

【颂】问学人乍入丛林。乞师指示。师曰。吃粥了也未。曰吃粥了也。师曰。洗鉢盂去。其僧忽然省悟。

【颂】上堂。才有是非。纷然失心。还有答话也无。僧举似洛浦。浦扣齿。又举似云居。居曰。何必。僧回举似师。师曰。南方大有人丧身失命。曰请和尚举。师才举前话。僧指傍僧曰。这箇师僧吃却饭了。作恁麽语话。师休去。

【评】【颂】问久向赵州石桥。到来祇见略彴。师曰。汝祇见略彴。且不见石桥。曰如何是石桥。师曰。度驴度马。

【颂】问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师曰无。曰上至诸佛。下至蝼蚁。皆有佛性。狗子为甚麽却无。师曰。为伊有业识在。

【颂】师问新到。曾到此间麽。曰曾到。师曰。吃茶去。又问僧。僧曰。不曾到。师曰。吃茶去。后院主问曰。为甚麽曾到也云吃茶去。不曾到也云吃茶去。师召院主。主应诺。师曰。吃茶去。

【评】【颂】僧问。万法归一。一归何所。师曰。老僧在青州作得一领布衫重七斤。

【颂】真定帅王公。携诸子入院。师坐而问曰。大王会麽。王曰不会。师曰。自小持斋身已老。见人无力下禅牀。王尤加礼重。翌日令客将传语。师下禅牀受之。侍者曰。和尚见大王来。不下禅牀。今日军将来。为甚麽却下禅牀。师曰。非汝所知。第一等人来。禅牀上接。中等人来。下禅牀接。末等人来。三门外接。

【颂】因侍者报大王来也。师曰。万福大王。者曰。未到在。师曰。又道来也。

【颂】师到一庵主处。问有麽有麽。主竖起拳头。师曰。水浅不是泊船处。便行。又到一庵主处。问有麽有麽。主亦竖起拳头。师曰。能纵能夺。能杀能活。便作礼。

○上堂。正人说邪法。邪法悉皆正。邪人说正法。正法悉皆邪诸方难见易识。我这里易见难识。

【评】【颂】僧问。如何是赵州。师曰。东门西门南门北门。

【评】【颂】问。初生孩子。还具六识也无。师曰。急水上打球子。僧却问投子。急水上打球子。意旨如何。子曰。念念不停留。

【颂】问和尚姓甚麽。师曰。常州有。曰甲子多少。师曰。苏州有。

【颂】问十二时中。如何用心。师曰。汝被十二时辰使。老僧使得十二时。乃曰。兄弟莫久立。有事商量。无事向衣鉢下坐穷理好。老僧行脚时。除二时粥饭是杂用心处。除外更无别用心处。若不如是。大远在。

长沙景岑禅师

上堂。我若一向举扬宗教。法堂里。须草深一丈。事不获已。向汝诸人道。尽十方世界是沙门眼。尽十方世界是沙门全身。尽十方世界是自己光明。尽十方世界在自己光明里。尽十方世界无一人不是自己。我常向汝诸人道。三世诸佛。法界众生。是摩诃般若光。光未发时。汝等诸人向甚麽处委悉。光未发时。尚无佛无众生消息。何处得山河国土来。时有僧问。如何是沙门眼。师曰。长长出不得。又曰。成佛成祖出不得。六道轮回出不得。僧曰。未审出箇甚麽不得。师曰。昼见日夜见星。曰学人不会。师曰。妙高山色青又青。

【评】【颂】游山归。首座问。和尚甚处去来。师曰。游山来。座曰。到甚麽处。师曰。始从芳草去。又逐落花回。座曰。大似春意。师曰。也胜秋露滴芙蕖。

○有客来谒。师召尚书。其人应诺。师曰。不是尚书本命。曰不可离却即今祗对。别有第二主人。师曰。唤尚书作至尊得麽。曰恁麽总不祗对时。莫是弟子主人否。师曰。非但祗对与不祗对时。无始劫来。是箇生死根本。有偈曰。学道之人不识真。祇为从来认识神。无量劫来生死本。痴人唤作本来人。

【颂】有秀才看千佛名经。问曰。百千诸佛。但见其名。未审居何国土。还化物也无。师曰。黄鹤楼。崔颢题后。秀才还曾题也未。曰未曾。师曰。得閒题取一篇好。

○晧月供奉问。天下善知识。证三德涅槃也未。师曰。大德问果上涅槃。因中涅槃。曰问果上涅槃。师曰。天下善知识未证。曰为甚麽未证。师曰。功未齐於诸圣。曰功未齐於诸圣。何为善知识。师曰。明见佛性。亦得名为善知识。曰未审功齐何道。名证大涅槃。师示偈曰。摩诃般若照。解脱甚深法。法身寂灭体。三一理圆常。欲识功齐处。此名常寂光。曰果上三德涅槃。已蒙开示。如何是因中涅槃。师曰。大德是月。

○僧问。如何是平常心。师曰。要眠即眠。要坐即坐。曰学人不会。师曰。热即取凉。寒即取火。

○问和尚继嗣何人。师曰。我无人得继嗣。曰还参学也无。师曰。我自参学。曰师意如何。师有偈曰。虗空问万象。万象答虗空。谁人亲得闻。木叉丱角童。

【颂】师与仰山翫月次。山曰。人人尽有这箇。祇是用不得。师曰。恰是倩汝用。山曰。你作麽生用。师劈胸与一踏。山曰。[口@力]。直下是箇大虫。自此诸方称为岑大虫。

【颂】三圣令秀上座问曰。南泉迁化向甚麽处去。师曰。石头作沙弥时。参见六祖。秀曰。不问石头见六祖。南泉迁化向甚麽处去。师曰。教伊寻思去。秀曰。和尚虽有千尺寒松。且无抽条石笋。师默然。秀曰。谢和尚答话。师亦默然。秀回举似三圣。圣曰。若恁麽。犹胜临济七步。然虽如此。待我更验看。至明日。三圣上问。承闻和尚。昨日答南泉迁化一则语。可谓光前绝后。今古罕闻。师亦默然。

○僧问。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此理如何。师曰。听老僧偈。碍处非墻壁。通处没虗空。若人如是解。心色本来同。又云。佛性堂堂显现。住性有情难见。若悟众生无我。我面何如佛面。

○问蚯蚓断为两段。两头俱动。未审佛性在阿那头。师曰。妄想作麽。曰其如动何。师曰。汝岂不知火风未散。

【颂】问如何转得山河国土归自己去。师曰。如何转得自己成山河国土去。曰不会。师曰。湖南城下好养民。米贱柴多足四邻。僧无语。师示偈曰。谁问山河转。山河转向谁。圆通无两畔。法性本无归。

○华严座主问。虗空为是定有。为是定无。师曰。言有亦得。言无亦得。虗空有时。但有假有。虗空无时。但无假无。曰如和尚所说。有何教文。师曰。大德岂不闻首楞严云。十方虗空。生汝心内。犹如片云。点太清里。岂不是虗空生时。但生假名。又云。汝等一人发真归源。十方虗空。悉皆消殒。岂不是虗空灭时。但灭假名。老僧所以道。有是假有。无是假无。又问。经云如净瑠璃中。内现真金像。此意如何。师曰。以净瑠璃为法界体。以真金像为无漏智。体能生智。智能达体。故云。如净瑠璃中。内现真金像。

○久依南泉。有投机偈曰。今日还乡入大门。南泉亲道徧乾坤。法法分明皆祖父。回头惭愧好儿孙。泉答曰。今日投机事莫论。南泉不道徧乾坤。还乡尽是儿孙事。祖父从来不出门。

【颂】僧问。了即业障本来空。未了应须还宿债。只如二祖。是了不了。师曰空。又问云门。门曰确(大沩秀云。长沙空。云门确。信手拈。非造作。离心意识参。出圣凡路学。才有丝毫。腾蛇绕脚)【增收】。

茱萸和尚

【颂】赵州到云居。居曰。老老大大。何不觅箇住处。曰甚麽处住得。居曰。山前有箇古寺基。州曰。和尚自住取。后到师处。师曰。老老大大。何不觅箇住处。州曰。向甚处住。师曰。老老大大。住处也不知。州曰。三十年弄马骑。今日却被驴扑(颂见赵州章内)。

子湖利纵禅师

【颂】因邑人翁迁贵。施山下子湖创院。师於门下立碑曰。子湖有一隻狗。上取人头。中取人心。下取人足。拟议即丧身失命。临济会下二僧参。方揭帘。师喝曰看狗。僧回顾。师便归方丈。

○尼到参。师曰。汝莫是刘铁磨否。曰不敢。师曰。左转右转。曰和尚莫颠倒。师便打。

白马昙照禅师

【颂】常曰。快活快活。及临终时呌苦苦。又曰。阎罗王来取我也。院主问曰。和尚当时被节度使抛向水中。神色不动。如今何得恁麽地。师举枕子曰。汝道当时是。如今是。院主无对(法眼代云。此时但掩耳出去)。

云际师祖禅师

【颂】初参南泉。问摩尼珠人不识。如来藏裡亲收得。如何是藏。泉曰。与汝往来者是。师曰。不往来者如何。泉曰亦是。曰如何是珠。泉召师祖。师应诺。泉曰。去。汝不会我语。师从此信入。

香严端禅师

上堂。兄弟。彼此未了。有甚麽事相共商量。我三五日即发去也。如今学者。须了却今时。莫爱他向上人无事。兄弟总学得种种差别义路。终不代得自己见解。毕竟着力始得。空记持他巧妙章句。即转加烦乱去。汝若欲相应。但恭恭地。尽莫停留纤毫。直似虗空。方有少分。以虗空无锁闭。无壁落。无形段。无心眼。时有僧问。古人相见时如何。师曰。老僧不曾见古人。曰今时血脉不断处。如何仰羡。师曰。有甚麽仰羡处。

○问某不问闲事。请和尚答话。师曰。更从我觅甚麽。曰不为闲事。师曰。汝教我道。乃曰。兄弟。佛是尘。法是尘。终日驰求。有甚麽休歇。但时中不用挂情。情不挂物。无善可取。无恶可弃。莫教他笼罩着。始是学处也。

○问某甲曾辞一老宿。宿曰。去则亲良朋。附善友。某今辞和尚。未审有何指示。师曰。礼拜着。僧礼拜。师曰。礼拜一任礼拜。不得认奴作郎。

灵鹫闲禅师

上堂。是汝诸人本分事。若教老僧道。即是与蛇画足。时有僧问。与蛇画足即不问。如何是本分事。师曰。闍黎试道看。僧拟再问。师曰。画足作麽。

苏州西禅和尚

僧问。三乘十二分教则不问。如何是祖师西来的的意。师举拂子示之。其僧不礼拜。竟参雪峰。峰问。甚麽处来。曰浙中来。峰曰。今夏甚麽处。曰西禅。峰曰。和尚安否。曰来时万福。峰曰。何不且在彼从容。曰佛法不明。峰曰。有甚麽事。僧举前话。峰曰。汝作麽生不肯伊。曰是境。峰曰。汝见苏州城里人家男女否。曰见。峰曰。汝见路上林木池沼否。曰见。峰曰。凡覩人家男女大池林沼。总是境。汝还肯否。曰肯。峰曰。祇如举起拂子。汝作麽生不肯。僧乃礼拜。曰学人取次发言。乞师慈悲。峰曰。尽乾坤是箇眼。汝向甚麽处蹲坐。僧无语。

陆亘大夫

【评】【颂】问南泉曰。肇法师也甚奇怪。解道天地同根。万物一体。泉指庭前牡丹曰。大夫。时人见此一株花。如梦相似(此机缘按会元。见南泉章)。

甘贽行者

【颂】一日入南泉设斋。黄檗为首座。行者请施财。座曰。财法二施。等无差别。甘曰。恁麽道。争消得某甲嚫。便将出去。须臾复入。曰请施财。座曰。财法二施。等无差别。甘乃行嚫。

【颂】又一日入寺设粥。仍请南泉念诵。泉乃白椎曰。请大众为狸奴白牯。念摩诃般若波罗蜜。甘拂袖便出。泉粥后问典座。行者在甚处。座曰。当时便去也。泉便打破锅子。

关南道常禅师

僧问。如何是西来意。师举拄杖曰会麽。曰不会。师便打。师每见僧来参礼。多以拄杖打趂。或曰。迟一刻。或曰。打动关南皷。而时辈鲜有唱和者。

双岭玄真禅师

初问道吾。无神通菩萨。为甚麽足迹难寻。吾曰。同道者方知。师曰。和尚还知否。吾曰不知。师曰。何故不知。吾曰。去。你不识我语。师后於盐官处悟旨焉。

径山鑑宗禅师

有小师洪諲。以讲论自矜。师谓之曰。佛祖正法。直截忘诠。汝算海沙。於理何益。但能莫存知见。泯绝外缘。离一切心。即汝真性。諲茫然。遂礼辞游方。至沩山方悟玄旨。乃嗣沩山。

芙蓉灵训禅师

【颂】师辞归宗。宗问。甚麽处去。师曰。归岭中去。宗曰。子在此多年。装束了。却来为子说一上佛法。师结束了上去。宗曰。近前来。师乃近前。宗曰。时寒。途中善为。师领此言。顿忘前解。

新罗大茅和尚

上堂。欲识诸佛师。向无明心内识取欲识常住不凋性。向万物迁变处识取。

五台智通禅师

(自称大〔神〕佛)

【颂】初在归宗会下。忽一夜连呌曰。我大悟也。众骇之。明日上堂。众集。宗曰。昨夜大悟底僧出来。师出曰某甲。宗曰。汝见甚麽道理。便言大悟。试说看。师曰。师姑元是女人作。宗异之。师便辞去。宗门送。与提笠子。师接得笠子。戴头上便行。更不回顾。临终有偈曰。举手攀南斗。回身倚北辰。出头天外看。谁是我般人。

杭州天龙和尚

上堂。大众莫待老僧来上便上来。下去便下去。各有华藏性海。具足功德无碍光明。各各参取。

杭州刺史白居易

久参佛光。得心法。兼禀大乘金刚宝戒。(云云)凡守任处。多访祖道。学无常师。

镇州普化和尚

【颂】师事盘山。密授真诀。而徉狂出言无度。暨盘山顺世。乃於北地行化。或城市。或塚间。振一铎曰。明头来明头打。暗头来暗头打。四方八面来。旋风打。虗空来连架打。一日临济令僧捉住曰。总不恁麽来时如何。师拓开曰。来日大悲院里有斋。僧回举似济。济曰。我从来疑着这汉。凡见人无高下。皆振铎一声。

【颂】临济一日与河阳木塔长老。同在僧堂内坐。正说师每日在街市掣风掣颠。知他是凡是圣。师忽入来。济便问。汝是凡是圣。师曰。汝且道。我是凡是圣。济便喝。师以手指曰。河阳新妇子。木塔老婆禅。临济小厮儿。却具一隻眼。济曰这贼。师曰贼贼。便出去。

寿州良遂禅师

【颂】参麻谷。谷见来。便将锄头去锄草。师到锄草处。谷殊不顾。便归方丈闭却门。师次日复去。谷又闭门。师乃敲门。谷问阿谁。师曰良遂。才称名。忽然契悟。曰和尚莫谩良遂。良遂若不来礼拜和尚。咱被经论赚过一生。谷便开门相见。及归讲肆。谓众曰。诸人知处。良遂总知。良遂知处。诸人不知。

薯山慧超禅师

洞山来礼拜次。师曰。汝已住一方。又来这里作麽。曰良价无奈疑何。特来见和尚。师召良价。价应诺。师曰。是甚麽。价无语。师曰。好箇佛。祇是无光焰。

虔州处微禅师

僧问。三乘十二分教。体理得妙。与祖意是同是别。师曰。须向六句外鉴。不得随声色转。曰如何是六句。师曰。语底。默底。不语。不默。总是。总不是。汝合作麽生。僧无对。

荐福弘辩禅师

唐宣宗问。云何名戒。对曰。防非止恶谓之戒。帝曰。云何为定。对曰。六根涉境。心不随缘名定。帝曰。云何为慧。对曰。心境俱空。照觉无惑名慧。帝曰。何为方便。对曰。方便者。隐实覆相。权巧之门也。被接中下。曲施诱迪。谓之方便。设为上根。言舍方便但说无上道者。斯亦方便之谈。乃至祖师玄言。忘功绝谓。亦无出方便之迹。帝曰。何为佛心。对曰。佛者西天之语。唐言觉。谓人有智慧觉照为佛心。心者佛之别名。有百千异号。体唯其一。无形状。非青黄赤白。男女等相。在天非天。在人非人。而现天现人。能男能女。非始非终。无生无灭。故号灵觉之性。如陛下日应万机。即是陛下佛心。假使千佛共传。而不念别有所得也。帝曰。如今有人念佛如何。对曰。如来出世。为天人师。善知识。随根器而说法。为上根者开最上乘。顿悟至理。中下者。未能顿晓。是以佛为韦提希。权开十六观门。令念佛生於极乐。故经云。是心作佛。是心是佛。心外无佛。佛外无心。帝曰。有人持经念佛。持呪求佛如何。对曰。如来种种开赞。皆为最上一乘。如百川众流。莫不朝宗于海。如是差别诸数。皆归萨婆若海。帝曰。祖师既契会心印。金刚经云。无所得法如何。对曰。佛之一化。实无一法与人。但示众人。各各自性。同一法藏。当时然灯如来。但印释迦本法而无所得。方契然灯本意。故经云。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是法平等。修一切善法。不住於相。帝曰。禅师既会祖意。还礼佛转经否。对曰。沙门释子。礼佛转经。盖是住持常法。有四报焉。然依佛戒修身。参寻知识。渐修万行。履践如来所行之迹。帝曰。何为顿见。何为渐修。对曰。顿明自性。与佛同俦。然有无始染习。故假渐修对治。令顺性起用。如人吃饭。不一口便饱。师是日辩对七刻。赐紫方袍。号圆智禅师。

朗州古堤和尚

仰山到参。师曰。去。汝无佛性。山叉手近前三步。应诺。师笑曰。子甚麽处得此三昧来。山曰。我从耽源处得名。沩山处得地。师曰。莫是沩山的子麽。山曰。世谛即不无。佛法即不敢。山却问。和尚从甚处得此三昧。师曰。我从章敬处得此三昧。山叹曰。不可思议。来者难为凑泊。

河中府公畿和尚

【颂】因往罗汉路。路逢一骑牛翁。师曰。罗汉路向什麽处去。翁拍牛云。道道。师喝曰。这畜生。翁曰。罗汉路向什麽处去。师却拍牛曰。道道。翁曰。直饶与麽。犹少蹄角在。师便打。翁便拍牛走【增收】。

秘魔岩和尚

【颂】常持一木叉。每见僧来礼拜。即叉却颈曰。那箇魔魅。教汝出家。那箇魔魅。教汝行脚。道得也叉下死。道不得也叉下死。速道速道。学徒鲜有对者。霍山通和尚访师。才见不礼拜。便撺入怀里。师拊通三下。通起拍手曰。师兄三千里外赚我来。三千里外赚我来。便回。

湖南祇林和尚

【颂】每叱文殊普贤。皆为精魅。手持木劒。自谓降魔。才见僧来参。便曰。魔来也。魔来也。以劒乱挥归方丈。如是十二年后。置劒无言。僧问。十二年前。为甚麽降魔。师曰。贼不打贫儿家。曰十二年后。为甚麽不降魔。师曰。贼不打贫儿家。

黄州齐安禅师

僧问如何识得自己佛。师曰。一叶明时消不尽。松风韵罢怨无人。曰如何是自己佛。师曰。草前骏马实难穷。妙尽还须畜生行。

睦州陈尊宿

持戒精严。学通三藏。游方契旨於黄檗。后为四众请住观音院。常百余众。经数十载。

【颂】学者叩激。随问遽答。词语峻险。既非循辙。故浅机之流。往往嗤之。唯玄学性敏者钦伏。由是诸方归慕。咸以尊宿称。后归开元。居房织蒲鞋以养母。故有陈蒲鞋之号。或见讲僧。乃召曰座主。主应诺。师曰。担板汉。

【颂】一日晚参。谓众曰。汝等诸人。还得箇入头处也未。若未得箇入头处。须觅箇入头处。若得箇入头处。已后不得孤负老僧。时有僧出礼拜曰。某甲终不敢孤负和尚。师曰。早是孤负我了也。又曰。明明向你道。尚自不会。何况盖覆将来。

【颂】师见僧。乃曰。现成公案。放汝三十棒。曰某甲如是。师曰。三门头金刚。为甚麽举拳。曰金刚尚乃如是。师便打。

○问如何是向上一路。师曰。要道有甚麽难。曰请师道。师曰。初三十一。中九下七。

【颂】问以一重去一重即不问。不以一重去一重时如何。师曰。昨朝栽茄子。今日种冬瓜。

○问。某甲讲兼行脚。不会教意时如何。师曰。灼然实语当忏悔。曰乞师指示。师曰。汝若不问老僧。即缄口无言。汝既问老僧。不可缄口去也。曰请师便道。师曰。心不负人。面无惭色。

【颂】问高揖释迦。不拜弥勒时如何。师曰。昨日有人问。趂出了也。曰和尚恐某甲不实那。师曰。拄杖不在。苕菷柄聊与三十。

【评】【颂】问僧。近离甚处。僧便喝。师曰。老僧被你一喝。僧又喝。师曰。三喝四喝后作麽生。僧无语。师便打曰。这掠虗汉。

【颂】秀才访师。称会二十四家书。师以拄杖空中点一点曰。会麽。秀才罔措。师曰。又道会。二十四家书。永字八法也不识。

【颂】上堂。裂开也在我。揑聚也在我。时有僧问。如何是裂开。师曰。三九二十七。菩提涅槃。真如解脱。即心即佛。我且与麽道。你又作麽生。曰某甲不与麽道。师曰。盏子扑落地。碟子成七片。曰如何揑聚。师乃敛手而坐。

【颂】师看经次。陈操尚书问。和尚看甚麽经。师曰。金刚经。书曰。六朝翻译。此当第几。师举起经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颂】师问秀才。先辈治甚经。才曰治易。师曰。易中道。百姓日用而不知。且道不知箇甚麽。才曰。不知其道。师曰。作麽生是道。才无对。

【颂】示众曰。大事未明。如丧考妣。大事已明。亦如丧考妣(千峰琬颂云。杨子江头波浪深。行人到此尽沉吟。他时若到无波处。还似有波时用心)【增收】。

千顷楚南禅师

参黄檗。檗问。子未现三界影像时如何。师曰。即今岂是有耶。檗曰。有无且置。即今如何。师曰。非今古。檗曰。吾之法眼。已在汝躬。

○上堂。诸子设使解得三世佛教。如缾注水。及得百千三昧。不如一念修无漏道。免被人天因果繫绊。时有僧问。无漏道如何修。师曰。未有闍黎时体取。曰未有某甲时。教谁体。师曰。体者亦无。

乌石灵观禅师

寻常扄户。人罕见之。唯一信士。每至食时送供方开。

【颂】一日雪峰伺便扣门。师开门。峰蓦胸搊住曰。是凡是圣。师唾曰。这野狐精。便推出闭却门。峰曰。也祇要识老兄。

○僧到敲门。行者开门便出去。僧入礼拜。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适来出去者是甚麽人。僧拟近前。师便推出。闭却门。

【颂】曹山行脚时。问如何是毗卢师。法身主。师曰。我若向你道。即别有也。曹山举似洞山。山曰。好箇话头。祇欠进语。何不问为甚麽不道。曹却来进前语。师曰。若言我不道。即瘂却我口。若言我道。即謇却我舌。曹山归。举似洞山。山深肯之。

罗汉宗彻禅师

上堂。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骨剉也。

○问如何是南宗北宗。师曰。心为宗。曰还看教也无。师曰。教是心。

○问性地多昬。如何了悟。师曰。烦云风卷。太虗廓清。曰如何得明去。师曰。一轮皎洁。万里腾光。

相国裴休居士

【颂】守新安日。属运禅师。初於岭南黄檗山。舍众。入大安精舍。混迹劳侣。扫洒殿堂。公入寺烧香。主事祗接。因观壁画。乃问是何图相。主事对曰。高僧真仪。公曰。真仪可观。高僧何在。主事无对。公曰。此间有禅人否。曰近有一僧。役寺执役。颇似禅者。公曰。可请来询问得否。於是遽寻檗至。公覩之欣然曰。休适有一问。诸德吝辞。今请上人代酬一语。檗曰。请相公垂问。公举前话。檗朗声曰。裴休。公应诺。檗曰。在甚麽处。公当下知旨。如获髻珠。曰吾师真善知识也。示人克的若是。何故汩没於此乎。寺众愕然。自此延入府署。执弟子礼。屡辞不已。复坚请住黄檗山。荐兴祖道。仍集黄檗语要。亲书序引。

大随法真禅师

南游。初见药山。道吾。云岩。洞山。次至岭外大沩会下数载。食不至充。卧不求暖。清苦鍊行。操履不群。沩深器之。一日问曰。闍黎在老僧此间。不曾问一转话。师曰。教某甲向甚麽处下口。沩曰。何不道。如何是佛。师便作手势掩沩口。沩叹曰。子真得其髓。

○上堂。此性本来清净。具足万德。但以染净二缘。而有差别。故诸圣悟之。一向净用。而成觉道。凡夫迷之。一向染用。没溺轮回。其体不二。故般若云。无二无别分。无别无断故。

【评】【颂】僧问。劫火洞然。大千俱坏。未审这箇坏不坏。师曰坏。曰恁麽则随他去也。师曰。随他去。僧不肯。后到投子。举前话。子遂装香遥礼曰。西川古佛出世。谓其僧曰。汝速回去忏悔。僧回大随。师已殁。僧再至投子。子亦迁化。

【颂】庵侧有一龟。僧问。一切众生皮褁骨。这箇众生为甚骨褁皮。师拈草履覆龟背上。僧无语。

【颂】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赤土画簸箕。曰未审此理如何。师曰。簸箕有唇。米跳不出。

○问僧。讲甚麽教法。曰百法论。师拈杖曰。从何而起。曰从缘而起。师曰。苦哉苦哉。

灵树如敏禅师

僧问。佛法至理如何。师展手而已。

【颂】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千年田。八百主。曰如何是千年田。八百主。师曰。郎当屋舍没人修。

灵云志勤禅师

【颂】初在沩山。因见桃花悟道。有偈曰。三十年来寻劒客。几回落叶又抽枝。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沩覧偈。诘其所悟。与之符契。沩曰。从缘悟达。永无退失。善自护持。

○上堂。诸仁者。所有长短。尽在不常。且观四时草木。叶落花开。何况尘劫来。天人七趣。地水火风。成坏轮转。因果将尽。三恶道苦。毛髮不曾添减。唯根蔕神识常存。上根者。遇善友伸明。当处解脱。便是道场。中下痴愚。不能觉照。沉迷三界。流转生死。释尊为伊。天上人间。设教证明。显发至道。汝等还会麽。僧问。如何得出离生老病死。师曰。青山元不动。浮云任去来。

【颂】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驴事未去。马事到来。曰学人不会。师曰。彩气夜常动。精灵日少逢。

【颂】长生问。混吨未分时。含生何来。师曰。如露柱怀胎。曰分后如何。师曰。如片云点太清。曰未审太清还受点也无。师不答。曰恁麽则含生不来也。师亦不答。曰直得纯清绝点时如何。师曰。犹是真常流注。曰如何是真常流注师曰。似镜长明。曰向上更有事也无。师曰有。曰如何是向上事。师曰。打破镜来。与汝相见。

○僧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井底种林擒。曰学人不会。师曰。今年桃李贵。一颗直千金。

寿山师解禅师

住后上堂。诸上座。幸有真实言语。相劝诸兄弟。合各自体悉。凡圣情尽。体露真常。但一时卸却从前虗妄攀缘尘垢。心如虗空相似。他时后日。合识得些子好恶。

潞州录水和尚

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还见庭前花药栏麽。僧无语。

严阳善信尊者

初参赵州。问一物不将来时如何。州曰放下着。师曰。既是一物不将来。放下个甚麽。州曰。放不下担将去。师於言下大悟。

光孝慧觉禅师

僧问。觉华才绽。徧满娑婆。祖印西来。合谈何事。师曰。情生智隔。曰此是教意。师曰。汝披甚麽衣服。

○师领众出。见露柱。乃合掌曰。不审世尊。僧曰。和尚是露柱。师曰。啼得血流无用处。不如减口过残春。

国清奉禅师

僧问。如何是出家人。师曰。铜头铁额。鸟嘴鹿身。曰如何是出家人本分事。师曰。早起不审。夜间珍重。

木陈从朗禅师

僧问。放鹤出笼和雪去时如何。师曰。我道不一色。

杭州多福和尚

【颂】僧问。如何是多福一丛竹。师曰。一茎两茎斜。曰学人不会。师曰。三茎四茎曲。

雪窦常通禅师

参长沙。沙问何处人。师曰邢州人。沙曰。我道汝不从彼来。师曰。和尚还曾住此否。沙然之。乃容入室。僧问。如何是三世诸佛出身处。师曰。伊不肯知有汝三世。僧良久。师曰。荐否。不然者。且向着佛不得处体取。时中常在。识尽功亡。瞥然而起。即是伤他。而况言句乎。

石梯和尚

【颂】一日见侍者拓鉢赴堂。乃唤侍者。者应诺。师曰。甚处去。者曰。上堂斋去。师曰。我岂不知汝上堂斋去。者曰。除此外别道箇甚麽。师曰。我祇问汝本分事。者曰。和尚若问本分事。某甲实是上堂斋去。师曰。汝不谬为吾侍者。

漳州浮石和尚

【颂】上堂。山僧开箇卜铺。能断人贫富。定人生死。僧问。离却生死贫富。不落五行。请师直道。师曰。金木水火土。

关南道吾和尚

有时曰。打动关南皷。唱起德山歌。有时执木劒。横肩上作舞。僧问。手中劒甚处得来。师掷於地。僧却置师手中。师曰。甚处得来。僧无对。师曰。容汝三日内。下取一转语。其僧亦无对。师自代拈劒横肩上作舞曰。须恁麽始得。

【颂】赵州来。师乃着豹皮裩。执吉僚棒。在三门下翘一足等候。才见州。便高声唱诺而立。州曰小心祇候着。师又唱诺一声而去。

【颂】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下禅牀作女人拜曰。谢子远来。无可祗待(已上二则。按颂古见潭州道吾智下。准会元中机缘。在襄州关南道吾章)。

末山尼了然禅师

【颂】因灌溪和尚问。如何是末山。师曰不露顶。曰如何是末山主。师曰。非男女相。谿乃喝曰。何不变去。师曰。不是神。不是鬼。变箇甚麽。谿於是服膺。

金华俱胝和尚

【颂】初住庵时。有尼名实际。来戴笠子执锡。绕师三匝曰。道得即下笠子。如是三问。师皆无对。尼便去。师曰。日势稍晚。何不且住。尼曰。道得即住。师又无对。尼去后。师叹曰。我虽处丈夫之形。而无丈夫之气。不如弃庵。往诸方参寻知识去。其夜山神告曰。不须离此。将有肉身菩萨来。为和尚说法也。逾旬。果天龙和尚到庵。师乃迎礼。具陈前事。龙竖一指示之。师当下大悟。

【评】师凡有学者参问。只竖一指。

刺史陈操尚书

【颂】一日与僚属登楼次。见数僧行脚。有一官人曰。来者总是行脚僧。公曰不是。曰焉知不是。公曰待来勘过。须臾僧至楼前。公蓦唤上座。僧皆回首。公谓诸官曰。不信。

长庆道巘禅师

上堂。弥勒朝入伽蓝。暮成正觉。说偈曰。三界上下法。我说皆是心。离於诸心法。更无有可得。看他恁麽道。也太煞惺惺。若比吾徒。犹是钝汉。所以一念见道。三世情尽。如印印泥。更无前后。诸子。生死事大。快须荐取。莫为等闲。业识茫茫。盖为迷己逐物。世尊临入涅槃。文殊请再转法轮。世尊咄曰。吾四十九年住世。不曾说一字。汝请吾再转法轮。是吾曾转法轮耶。然今时众中。建立箇宾主问答。事不获已。盖为初心耳。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今日三月三。曰学人不会。师曰。止止不须说。我法妙难思。便下座。

(会元四卷终)

禅宗正脉卷第二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3月27日 07:43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