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禅宗颂古联珠通集卷第三十八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0年02月14日 · 18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宋池州报恩光孝禅寺沙门法应 集元绍兴天衣万寿禅寺沙门普会续集

  祖师机缘

  六祖下第十一世之一(南岳下第十世)

  (临济) 潭州石霜楚圆慈明禅师(嗣汾阳)僧问。如何是佛。师曰。水出高原。师自颂曰。

  水出高原也大奇。禅人不会眼麻弥。若也未明泥水句。灯笼露柱笑嘻嘻。

  慈明为水出高原。天下禅僧走似烟。只听清声来耳畔。不知流落那峰前。(正觉逸)。

  水出高原上。风翻浪似银。摛毫聊一颂。梦里说书绅。(翠岩真)。

  冲断云根迸石来。泠冷千古下崔嵬。未明的的朝宗意。听取春深动地雷。(沩山秀)。

  高原水出晓晴天。对答临机岂偶然。衲子不知流落处。一寻寒木破溪烟。(地藏恩)。

  【续收】穿云迸石不辞劳。大抵还他出处高。溪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作波涛。(雪岩钦)。

  水出高原浪拍天。四维上下绝尘烟。分明好个真消息。未必时人到那边。(高峰妙)。

  【增收】慈明室中。插剑一口。以草鞋一緉水一盆置剑边。每见入室即曰。看看。有至剑边拟议者。师曰险。丧身失命了也。便喝出。 颂曰。

  暑往寒来春复秋。夕阳西去水东流。将军战马今何在。野草闲花满地愁。(瞎堂远)。

  四五百条花柳巷。二三千处管弦楼。纵然有搭闲田地。不是栽花蹴气毬。([仁-二+幻]堂仁)。

  家山指出路非遥。万仞嵯峨插碧霄。一片白云横谷口。几多归鸟尽迷巢。(水庵一)。

  单枪疋马出汾阳。端的还他主将强。盆水草鞋横室内。杀人更不犯锋铓。(无际派)。

  百花藂里?鞭过。俊逸风流有许多。未第儒生偷眼觑。满怀无奈旧愁何。(断桥伦)。

  【增收】慈明在众中时。到芝和尚寮中。芝坐间开合子取香在手中欲烧次。师问曰。作么生烧。芝便放炉中烧。师曰。牙郎当汉。又恁么去也。 颂曰。

  千人万人行一路。几个移身不移步。对面拈香炉上烧。牙郎当汉又恁去。(白云端)。

  【增收】慈明因僧问。如何是古佛家风。师曰。银蟾初出海。何处不分明。 颂曰。

  银蟾出海照无私。处处分明是阿谁。见面不须重问讯。从教日炙与风吹。(高峰妙)。

  【增收】慈明冬日。榜僧堂作此字[(○○)/=]二二三几[(┐@三)*(田/?)][水-?+(曲-曰+口)]。其下注曰。若人识得不离四威仪中 首座见曰。和尚今日放参。师闻而笑。 颂曰。

  选佛堂前光焰焰。分明一柄道士剑。果然堂头放晚参。首座之言有神见。(野云南)。

  画下画上画短画长。明明揭示浩浩商量。何似京师出大黄。(月庭忠)。

  【增收】慈明因僧问。闹中取静时如何。师曰。头枕布袋。 颂曰。

  杭袋安眠得自由。任他人物闹啾啾。粗衣粝食尤无念。谁管扶桑日出头。(海印信)。

  【增收】慈明因僧问。如何是不动尊。师曰。提不起。 颂曰。

  不动尊提不起。茫茫宇宙谁能委。秋江清夜月澄鲜鹭鸶飞入芦花里。(高峰妙)。

  【增收】慈明因僧问。行脚不逢人时如何。师曰。钓丝纹水。 颂曰。

  老倒慈明为指迷。钓丝纹水出群机。时人贪看芦花白。不见沙鸥隔岸飞。(石田薰)。

  【增收】慈明问杨岐。马祖见让师便悟去。且道迷却在甚么处。歧云。要悟即易。要迷即难。 颂曰。

  要悟即易要迷即难。丝毫透不尽。咫尺隔千山。说食终不饱。着衣方免寒。忆昔五台曾有语。前三三与后三三。(圆悟勤)。

  衲僧悟易要迷难。无限渔翁失钓竿。点铁成金犹自可。点金成铁太无端。(别峰印)。

  【增收】慈明因李驸马问。我闻西河有金毛师子是不。师曰。驸马甚处得这消息来。李喝一喝。师曰。野干鸣。李又喝。师曰。师子吼。 颂曰。

  逆风吹又顺风吹。铁眼铜睛孰敢窥。万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捞捷始应知。(高峰妙)。

  【增收】慈明问显英上座。近离甚处。曰金銮。师曰。夏在甚处。曰金銮。师曰。去夏在甚处。曰金銮。师曰。前夏在甚处。曰金銮。师曰。先前夏在甚处。曰何不领话。师曰。我也不能勘得你。教库下奴子勘你且点一盏茶。与你湿觜。 颂曰。

  焦砖打着连底冻赤眼撞着火柴头。将军但有嘉声在。何必荣封万户侯。(石田薰)。

  【增收】慈明颂。黑黑黑。道道道。明明明。得得得得。 颂曰。

  八十翁翁着绣靴。踏开幽洞笑呵呵。傍人指点忘归路。不觉腰间烂斧柯。(无庵全)。

  【增收】慈明因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一亩之地三蛇九鼠。 颂曰。

  一亩之地。三蛇九鼠。物是定价。钱是足数。(印空叟)。

  【增收】滁州琅玡山慧觉禅师(嗣汾阳)上堂。汝等诸人在我这里过夏。与你点出五般病。一不得向万里无寸草处去。二不得孤峰独。宿三不得张弓架箭。四不得物外安身。五不得滞于生杀。何故一处有滞。自救难为。五处若通方名导师。汝等诸人。若到诸方。遇明眼作者。与我通个消息。贵得祖风不坠。若是常徒。即便寝息。何故裸形国里诸服饰。想君太煞不知时。 颂曰。

  曲蟺踏着两头摮。哑子得梦自家笑。笑到天明说向谁。乌鸦解作麒麟叫。(正堂辩)。

  琅玡指出五般病。举世良医发药难。直下为君俱击碎。延龄何必九还丹。(少室睦)。

  琅玡因长水法师问。经云。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师厉声曰。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 颂曰。

  混混玲珑无背面。拈起有时成两片。且从依旧却相当。免被傍人来觑见。(白云端)。

  当明不犯体全彰。进步刚然要论量。妍丑只因逢古镜。回头满面负惭惶。(大洪遂)。

  见有不有。反手覆手。琅玡山里人。不落瞿昙后。(天童觉)。

  相骂饶接觜。相唾饶泼水。尘举大地收。花开世界起。一模脱出绝功勋。句里挨开大施门。(圆悟勤)。

  因风吹火徒为妙。借手行拳未足多。清净本然随口道。忽生大地与山河。(佛鉴勤)。

  【续收】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大小琅玡禅师。借人鼻孔出气。出得气有巴臂。昨夜那吒生八臂。(南堂兴)。

  青天复青天。打失髑髅前。看看日又过。争教人少年。(松源岳)。

  不设陷阱不挥雪刃。一箭穿杨神目不瞬。反思昔日李将军。射虎之机犹是钝。(虚堂愚)。

  瑞州大愚山守芝禅师(嗣汾阳)僧问。如何是佛师曰。锯解秤锤。 颂曰。

  锯解秤锤无缝罅。风吹日炙朝复。夜虽然不许乱商量。一任称提绕天下。(白云端)。

  锯解秤锤星飞电转。左拽右拽七片八片。有时落地碍人行。千眼大悲看不见。(佛慧泉)。

  锯解秤锤浑似铁。大愚老子曾饶舌。水流涧下太忙生。云在岭头闲不彻。(鼓山圭)。

  问佛如何是。宗师即便酬。秤锤将锯解。言外度迷流。(径山杲)。

  【续收】手把金鞭击铁牛。大千世界任遨游。恒沙岸上相逢着。默识无言自点头。(保宁勇)。

  锯解秤锤。出老杜诗。香稻啄余鹦鹉粟。碧梧栖老凤凰枝。(怀玉宣首座)。

  锯解秤锤血。滴滴地截断。生死疑根不。是等闲儿戏。(朴翁铦)。

  【增收】大愚芝上堂曰。大家相聚吃茎齑。若唤作一茎齑。入地狱如箭。 颂曰。

  杀活全机觌面提。大家相聚吃茎齑。后生不省这个意。只管茫茫打野榸。(松源岳)。

  苦中乐乐中苦。大唐打鼓新罗舞。寒山烧火满头灰。却笑丰干倒骑虎。(石庵玿)。

  硬如绵软似铁。诸人饮水须防噎。堪笑滩头老大愚。至今弄巧反成拙。(枯禅镜)。

  【增收】舒州法华院全举禅师(嗣汾阳)到琅玡觉和尚处。玡问。近离甚处。师曰。两浙。曰船来陆来。师曰。船来。曰船在甚处。师曰步下。曰不涉程途一句作么生道。师以坐具摵一摵曰。杜撰长老如麻似粟。拂袖而出。玡问侍者。此是甚么人。者曰。举上座。玡曰。莫是举师叔么。先师教我寻见伊。遂下旦过问。上座莫是举师叔么。莫怪适来相触忤。师便喝。复问。长老何时到汾阳。玡曰。某时到。师曰。我在浙江早闻你名。元来见解祇如此。何得名播寰宇。玡遂作礼曰。某甲罪过。 颂曰。

  相骂无好言。相打无好拳。何似风恬并浪静。一江明月满溪船。(大洪恩)。

  夺得骊珠即便回。小根魔子尽疑猜。拈来抛向洪波里。撒手大家归去来。(径山杲)。

  渔翁潇洒任东西。芦管横吹韵不齐。夜静月明鱼不食。扁舟卧入武陵溪。(梦庵信)。

  水不洗水。金不博金。昧毛色而得马。靡丝弦而乐琴。结绳画卦有许事。丧尽真淳盘古心。(心闻贲)。

  官路无人独自行。自家公验甚分明。路傍偷贩私盐客。草里蹲身过一生。(鼓山圭)。

  有主有宾。有礼有乐。得失是非。如何摸索。才摸索。无上醍醐成毒药。君不见。大鹏展翼盖十洲。投窗之物空啾啾。(石庵玿)。

  揭大[打-丁+夔]鼓噪红尘。遍地刀枪解出身。结角罗纹随处入。银山铁壁是通津。(伊庵权)。

  闻名不如见面。见面不如闻名。此地无金二两。俗人沽酒三升。(石鼓夷)。

  【增收】法华举因僧问。生死事大。请师相救。师曰。洞庭湖里失却船。 颂曰。

  洞庭湖里失却船。赤脚波斯水底眠。尽大地人呼不起。春风吹入杏花村。(雪庵瑾)。

  【增收】南岳芭蕉庵大道谷泉禅师。(嗣汾阳)省同参慈明。明问。白云横谷口。道人何处来。师左右顾视曰。夜来何处火。烧出古人坟。明曰。未在更道。师作虎声。明以坐具便摵。师接住推明置禅床上。明却作虎声。师大笑曰。我见七十余员善知识。今日始遇作家。 颂曰。

  问如绵里针。答似泥中刺。咆哮二虎吼生狞。各各利牙爪可怖。坐却碧峰头。截断当阳路。直饶擎出秘魔叉。路狭草深难进步。相见不相逢。回互不回互。四七二三眼相睹。云从龙兮风从虎。(冶父川)。

  两阵交锋出战时。旗枪倒卓鼓无槌。丝毫不犯将军令。独脚机关各自提。(瞎堂远)。

  一文一武偶相逢。说尽英雄各不同。俱往长安朝圣主。姓名终是达天聪。(虚堂愚)。

  【增收】安吉州天圣皓泰禅师(嗣汾阳)僧问。如何是佛。师曰。黑漆圣僧。 颂曰。

  圣僧黑漆实希奇。莫把丹青点污伊。合掌烧香人不敬。寒山拾得笑攒眉。(海印信)。

  【增收】舒州浮山法远圆鉴禅师(嗣叶县省)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平地起骨堆。 颂曰。

  嫩草疏斜径。山泉带碧流。文曾要渭水。耻任列庄周。(投子青)。

  平地起骨堆。三春震地雷。只闻千里去。不见一人回。(本觉一)。

  平地起骨堆。金毛师子吼。谁知无味谈。塞断众人口。(地藏恩)。

  【增收】浮山远因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八十翁翁辊绣毬。曰与么则一句迥然开祖胄。三玄科甲振藂林。师曰。李陵元是汉朝臣 投子青云。水深鱼隐。叶落巢疏。复颂曰。

  月里无根草。山前枯木花。雁回沙塞后。砧杵落谁家。古殿莓苔满。天河斗柄垂。金鸡才报晓。玉女上阶迟。(京兆府天宁琏)。

  师子颦呻开口。解把金毛抖擞。反身时辊绣毬。百兽奔腾潜走。(祖印明)。

  【增收】浮山远因僧问。如何是向上一路。师曰。正月孟春犹寒。 颂曰。

  正月孟春犹寒。从头万种千般。昨夜虚空落地。和风搭在䦨干。(别峰印)。

  【增收】宋内翰杨文公亿。(参广慧琏)公字大年。出守汝州。首谒广慧。慧接见。公便问。布鼓当轩击。谁是知音者。慧曰。来风深辨。公曰。恁么则禅客相逢祇弹指也。曰君子可八。公应喏喏。曰草贼大败。夜语次。慧曰。秘监曾与甚人道话来。公曰。某曾问云岩谅监寺。两个大虫相咬时如何。谅曰。一合相。某曰。我祇管看。未审恁么道还得么。曰这里即不然。公曰。请和尚别一转语。慧以手作拽鼻势曰。这畜生更?跳在。公于言下脱然无疑。有偈曰。八角磨盘空里走。金毛师子变作狗。拟欲将身北斗藏。应须合掌南辰后。 颂曰。

  内翰攀南斗倚北辰。广慧转天关反地轴。寥寥千古许谁知。断弦须是鸾胶续。(石岩琏)。

  白石凿凿。韫尔美璞。君子道晦。君子斯乐。(虚堂愚)。

  【增收】杨文公问广慧。承和尚有言。一切罪业因财宝所生。劝人疏于财宝。而况阎浮提众生。以财为命。邦国以财聚人。教中有财法二施。何得劝人疏于财。慧曰。幡竿头上铁笼头。公曰。海坛马子似驴大。慧曰。楚鸡不是丹山凤。公曰。佛灭二千年。比丘少惭愧。 颂曰。

  夜叉头菩萨面。鬼捣谷佛跳墙。同门共户不相识。迈古超今无寸长。灯心[翟*支]破石人脚。扁鹊卢医争主张。(或庵体)。

  一人牙如剑树。一人口似血盆。一拳还一踢。一踢报一拳。亚竖摩醯顶门眼。不妨亲踏上头关。(石庵玿)。

  巧笑倩兮。美目盻兮。素以为绚兮。夫是之谓。大年翁与广慧师也。(宝叶源)。

  【增收】杨文公问慈明。如何是上座为人一句。慈曰切。公曰。长裙媳妇拖泥走。慈曰。谁得似学士。公曰。作家作家。慈曰。放你三十棒。公以手拍膝曰。这里是甚所在。慈拍手曰。也不得放过。公呵呵大笑。 颂曰。

  风和日暖正春浓。柳色如金花影重。入到桃源旧游处。一层峰锁一层峰。(柏庭永)。

  六祖下第十一世之余(清源下第十世)

  (云门)【增收】南康军云居晓舜禅师。时号舜老夫。(嗣洞山聪)。

  自洞山如武昌行乞。首谒刘公居士家。士高行为时所敬。意所与夺。莫不从之。师时年少。不知其饱参。颇易之。士曰。老汉有一问。若相契。即开䟽。如不契。即请还山。遂问。古镜未磨时如何。师曰。黑似漆。曰磨后如何。师曰。照天照地。士长揖曰。且请上人还山。拂袖入宅。师懡㦬还洞山。山问其故。师具言其事。山曰。你问我。我与你道。师理前问。山曰。此去汉阳不远。师进后语。山曰。黄鹤楼前鹦鹉洲。师于言下大悟。机锋不可触。 颂曰。

  黑云当午蔽清虚。白雨翻空失画图。雨过云收山色净。赵州东壁挂葫芦。(伊庵权)。

  黄鹤楼前鹦鹉洲。云居意不在钩头。扁舟稳泛长江渌。大笑一声烟雨收。(铁牛印)。

  【增收】荆门军玉泉承皓禅师。时称皓布裈。(嗣北塔广)冬至上堂。晷运推移。布裈赫赤。莫怪不洗。无来换替。 颂曰。

  矜夸富贵。贱卖亦穷。杀人可恕。无礼难容。(无准范)。

  【增收】越州天衣义怀禅师。(嗣雪窦)赴杉山请。初入院上堂。二十年前乐慕此山。今日且喜因缘际会。山僧未到此山。身先到此山。及乎到来。杉山却在山僧身内。 颂曰。

  移身换步老天衣。不惜眉毛几个知。今日若明当日事。江南日暖鹧鸪啼。(慈受深)。

  【增收】天衣因僧问。古镜未磨时如何。师曰。撑天拄地。曰磨后如何。师曰。夕阳影里快藏身。 颂曰。

  拄地撑天全体用。夕阳影里不藏身。有时独坐孤峰顶。寂寂犹闻落叶频。(松源岳)。

  【增收】天衣上堂。雁过长空影沉寒水。雁无遗踪之意。水无留影之心。若能如是。方解向异类中行。不用续凫截鹤夷岳盈壑。放行也百丑千拙。收来也挛挛拳拳。用之敢与八大龙王斗富。不用都来不直半分钱。参。 颂曰。

  塞鸣高贴冷云飞。影落寒江不自知。江水无情雁无意。行于异类亦如斯。(本觉一)。

  长空孤雁一声秋。献宝波斯鼻似钩。风卷白云归别嶂。黄昏月挂柳梢头。(万庵柔)。

  【增收】天衣举。金刚经云。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法眼云。若见诸相非相。即不见如来。师曰。若见诸相非相。眼在什么处。此语有两负门。 颂曰。

  诸相非相孰能诸。见与不见要须参。两处负门如透彻。此时方得睹瞿昙。(本觉一)。

  【增收】天衣示众曰。九天云路早顺寻。莫遣蹉跎岁月深。天地悬远。向甚么处去。 颂曰。

  夏金乌似。火当空挂。最高峰插。在青云罅。(南堂兴)。

  【增收】天衣示众曰。百骸俱溃散。一物镇长灵。百骸溃散皆归士。一物长灵甚处安。 颂曰。

  一物长灵甚处安。长空云散碧天宽。莲宫佛刹花无数。眨起眉毛子细观。(南堂兴)。

  【增收】天衣因僧问。如何是顶门上眼。师曰。衣穿瘦骨露。屋破看星眠。 颂曰。

  骨瘦皮枯衣服穿。夜深屋破看星眠。顶门不具迦罗眼。莫问西来诸祖禅。(本觉一)。

  【增收】洪州法昌倚遇禅师。(嗣北禅贤)垂语曰。我要一个不会禅底作国师。 颂曰。

  要个无禅底国师。才涉毫芒便取诛。堪笑这僧垂手处。道无便见有偏枯。(月林观)。

  (曹洞)【增收】舒州投子义青禅师。(嗣太阳玄)僧问。和尚适来拈香祝延圣寿。且道当今皇帝寿年多少。师曰。月笼丹桂远。星拱北辰高。 颂曰。

  六国清平贺圣年。珠帘高卷月明前。金轮那肯当堂座。不用丹墀击静鞭。(丹霞淳)。

  【增收】投子青因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威音前一箭。射透两重山。云如何是相付底事。师曰。今因淮地月。得照郢阳春。云恁么则入水见长人。师曰。祇知荆玉异。那辨楚王心。随后以拂子敲禅床。 颂曰。

  珊瑚枝上玉花开。风透清香遍九垓。勿谓乾坤成委曲。韶阳曾见睦州来。(丹霞淳)。

  (法眼)【增收】杭州慧日永明延寿智觉禅师。(嗣韶国师)僧问。如何是永明妙旨。师曰。更添香着。曰谢师指示。师曰。且喜没交涉。僧礼拜。师示偈曰。欲识永明旨。门前一湖水。日照光明生。风来波浪起。 颂曰。

  门前湖水镜容开。对面和盘托出来。可是永明无剩语。酒浓初不在多杯。(象潭泳)。

  【增收】智觉因二僧来参。师问参头曰。曾到此间不。曰曾到。又问第二上座曰。曾到此间不。曰不曾到师曰。一得一失。少顷侍者问。适来二僧。未审那个得那个失。师曰。你曾识这二僧也无。者曰。不识。师曰。同坑无异土。 颂曰。

  到与不到。一得一失。不是砒霜。便是石蜜。舌端无眼如何吃。侍者刚要询端的。莫怪同坑无异土。闪电未收轰霹雳。(痴绝冲)。

  【增收】杭州九曲观音院庆祥禅师(嗣韶国师)僧问险恶道中以何为津梁。师曰。以此为津梁。曰如何是此。师曰。筑着汝鼻孔 颂曰。

  温州瑞鹿寺上方遇安禅师。(嗣韶国师)尝阅首楞严经。到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师乃破句读曰。知见立 知即无明本知见无 见斯即涅槃。于此有省。毕生不易。时谓之安楞严。临行乃说偈曰。

  不是岭头携得事。岂从鸡足付将来。自古圣贤皆若此。非吾今日为君裁。

  春草碧色。春水绿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偃溪闻)。

  六祖下第十二世之一(南岳下第十一世之一)

  (临济) 隆兴府黄龙慧南禅师。(嗣慈明圆)室中常问僧曰。人人尽有生缘。上座生缘在何处。正当问答交锋。却复伸手曰。我手何似佛手。又问诸方参请宗师所得。却复垂脚曰。我脚何似驴脚。三十余年。示此三问。学者莫有契其旨。脱有酬者。师未尝可否。藂林目之。为黄龙三关 庐山圆通旻古佛云。昔见广辩首座。收南禅师亲笔三关颂。讽诵无遗。近见诸方传录不全。又多讹舛。故兹注出。

  我手佛手兼举。禅人直下荐取。不动干戈道出。当处超佛越祖。

  我脚驴脚并行。步步踏着无生。会得云收日卷。方知此道纵横。

  生缘有语人皆识。水母何曾离得鰕。但见日头东畔上。谁能更吃赵州茶 复总颂曰。

  生缘断处伸驴脚。驴脚伸时佛手开。为报五湖参学者。三关一一透将来。

  长江云散水滔滔。忽尔狂风浪便高。不识渔家玄妙意。偏于浪里飐风涛。(景福顺 三)。

  南海波斯入大唐。有人别宝便商量。或时遇贱或时贵。日到西峰影渐长。

  黄龙老和尚。有个生缘语。山僧承嗣伊。今日为君举。为君举。猫儿偏解捉老鼠。

  佛手才开古鉴明。森罗无得隐纤形。朝朝日日东边出。多少行人问丙丁。(照觉总 三)。

  驴脚伸时动地轮。大洋海底播红尘。唯余庭际青青柏。一度年来一度春。

  垂问生缘何处来。到家禅客绝纤埃。毗卢刹海周游也。休说峨眉与五台。

  我手何似佛手。反覆谁辨好丑。若非师子之儿。野干谩为开口。(真净文 三)。

  我脚何似驴脚。隐显千差万错。欲开金刚眼睛。看取目前善恶。

  人人尽有生缘处。认着依前还失路。长空云散月华开。东西南北从君去。

  我手佛手。谁人不有。分明直用。何须狂走。(沩山秀 三)。

  我脚驴脚。高低踏着。雨过苔青。云开日皪。

  问我生缘处。生缘处不疑。语直心无病。谁论是与非。

  东京法云惟白佛国禅师。熙宁初至南师法席。殆二年。师归圆寂。然入师室问师道。而师以平生三转语示天下学徒。得叩于左右。近数见印行语录者。其间或拈或颂。罔测其旨。噫去世未三十年。谬妄者传习若此。良可伤哉。因而成颂。知师者可同味焉。 颂曰。

  主宾相见展家风。问答分明箭拄锋。伸手问君如佛手。铁关金锁万千重。

  遍参知识扣玄微。偶尔相逢话道奇。我脚伸为驴脚问。平生见处又生疑。

  莫怪相逢不相识。宗师须是辨来端。乡关风月俱论尽。却问生缘道却难。

  我手何似佛手。天上人间希有。直饶总不恁么。也似枷上着杻。(海印信 三)。

  我脚何似驴脚。奉为衲僧拈却。昔年有病未痊。如今又遭毒药。

  若问生缘真俗气。生缘断处堕无为。二途不涉如何也。八十婆婆学画眉。

  我手佛手。十八十九。云散月圆。痴人夜走。(湛堂准三)。

  我脚驴脚。放过一着。庞老笊篱。清平木杓。

  人人生缘。北律南禅。道吾舞笏。华亭撑船。

  玄关将。多意气。手不执寸铁。兵不用一骑。八蛮与四夷。太平皆坐致。困卧桑阴春日斜。腾腾不识今何世。(普融平)。

  我手何似佛手。从来有衫无袖。有时间向人前。不觉露出双肘。(上方益 三)。

  我脚何似驴脚。寒来须要袜着。莫教踏着泥水。和鞋一时失却。

  人人有个生缘。何须尽要梁原。若问老僧生处。荔枝香满南园。

  我手何似佛手。炉鞴钳锤铁帚。曾烹紫磨金躯。光射七星牛斗。(南堂与 三)。

  我脚何似驴脚。白刃红旗闪烁。坐断百战场中。妙斗六韬三略。

  人人有个生缘。视听俯仰折旋。顶戴寰中日月。手握阃外威权。

  我手何似佛手。随分拈花折柳。忽然摸着蛇头。未免遭他一口。(圆悟勤 三)。

  我脚何似驴脚。赵州石桥略彴。忽若筑起皮毬。崩倒三山五岳。

  人人有个生缘。蹲身无地钻研。若也眼皮迸绽。虑他桶底别穿。

  佛手驴脚生缘。黄龙元无此语。直饶恁么知之。我侬未敢轻许。奉报四海禅人。第一不得错举。(龙门远)。

  佛手驴脚生缘。落处便是乾坤。重重无限楼阁。弹指入者无门。(佛心才 三)。

  驴脚生缘佛手。打透上头关捩。脱脚泥水布裈。直下心空及第。

  生缘佛手驴脚。为君一体拈却。坦然坐致太平。猛将谩夸谋略。

  扣关岂是丈夫儿。驴脚生缘问阿谁。佛手展开无处用。太平基业各丰滋。(道场如)。

  【续收】我手何似佛手。天上南辰北斗。我脚何似驴脚。往事都来忘却。人人尽有生缘。个个足方顶圆。大愚滩头立处。孤月影射深湾。会不得见还难。一曲渔歌下远滩。(白杨顺)。

  我手何似佛手。黄龙鼻下无口。当时所见颟顸。至今百拙千丑。(正堂辩 三)。

  我脚何似驴脚。文殊亲见无著。好个玻璃茶盏。不要当面讳却。

  人人有个生缘。从来罪过弥天。不是牵犁拽耙。便是鼎镬油煎。

  我手何似佛手。天下衲僧无口。纵饶撩起便行。也是鬼窟里走。讳不得。(张无垢 三)。

  我脚何似驴脚。又被?胶粘着。反身直上兜率天。已自遭他老鼠药。吐不得。

  人人有个生缘。铁围山下几千年。三灾烧到四禅天。者汉犹自在傍边。杀得工夫。

  我手何似佛手。堪笑紫湖养狗。撞着焦尾大虫。性命输他一口。(石庵玿 四)。

  我脚何似驴脚。拟议知君大错。进前欲饮醍醐。已似遭他毒药。

  人人尽有生缘。且非夷狄中原。镇府出大萝卜。赵州亲见南泉。

  佛手驴脚生缘。生缘驴脚佛手。李公醉倒街头。元是张公吃酒。黄龙山里老婆禅。恰似河阳新妇丑。

  我手何似佛手。二八恰恰十九。年尾算到年头。家内一钱无有。(伊庵权 四)。

  我脚何似驴脚。踏着赵州略彴。惊得迦叶皱眉。文殊却打无著。

  人人有个生缘。男儿气宇冲天。若是争田竞地。我即唤死如眠。

  佛手驴脚生缘。浩浩藂林盛传。直饶一穿穿却。未免十万八千。

  我手何似佛手。合掌面南看北斗。兔推明月上千峰。引得寒山开笑口。(雪庵瑾 四)。

  我脚何似驴脚。急走归家日将落。自古长安如镜平。无端醉倒黄番绰。

  人人有个生缘。且非东土与西天。击珊瑚树枝枝好。撒水银珠颗颗圆。

  佛手驴脚生缘。南海波斯泛铁船。精金美玉团堆卖。毕竟何曾直一钱。

  佛手驴脚容易见。最难道处是生缘。黄梅不是周家子。七岁传衣便会禅。(横川珙)。

  禅宗颂古联珠通集卷第三十八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2月14日 08:43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