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言祖语 禅诗三百首 (四)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10月29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8年10月30日 · 49 次阅读
96

★匡仁(?—870)

又称光仁,洞山良价法嗣,曹洞宗传人。住抚州疏山,宏扬曹洞宗风。因其身材短小,称之为矮师叔。又因辩才机敏健谈,常使得他人无插舌之机,故有“疏山啮族”之称。

示寂偈

我路碧空外,白云无处闲。

世有无根树,黄叶风送还。

【赏析】

人哪,你从哪里来?你往哪里去?

觉者说:“我的归宿在九霄云外,那里白云无处不悠闲自在。”何等光明、轻松、自在,哪有一丝死亡的阴影,哪有半点对人世的留恋!

觉者还说:“生命就是一棵无根的树。黄叶凋零时,自有好风送还。”生命这棵灵树永不枯朽,长存万古。当黄叶飘零时,秋风会吹走它,不久春风又会把它送回来。

为什么?因为生命悉有佛性,佛性是永恒的大生命。

人哪,觉醒吧! 守护你的生命树,像新州古樵一般!有诗为证:“空劫已前无影树,撑天拄地赤条条。新州有个卖柴汉,收拾将来一肩挑。”(元僧石屋清珙)

共收到 20 条回复
96

★契此(?—916)

明州奉化(今属浙江)人。自称契此,号长汀子,五代禅僧。蹙额大肚,笑口常开,出语无定,随处而卧,常以杖背一布袋,供食之具,均贮于袋中,人称“布袋和尚”。能示凶吉。于岳林寺盘石说偈而终。“弥勒真弥勒,分身千百亿,时时示时人,时人自不识。”世人以为他是弥勒佛的化身,称其为“弥勒佛”、“欢喜佛”。佛寺里的大肚笑弥勒相传就是他的造像。

手把青秧

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

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赏析】

这是一首十分形象生动的喻道诗。

首二句实写插秧,虚写禅者的修持。唐代以后,农禅盛行。僧家莳秧插田,亦是禅悟之门。当我们在生命的福田里不断耕耘,播下种子时,低头看见了水中的青天,那么明澈清静,于是参学者悟道了:我的这一颗不染杂念一心求道的心,不就跟青天千般澄明宁静么?原来当心地清净得一尘不染时,就获得了佛性,回归了本来面目。退步求己,万不失一。退后一步,竟然得到了大自在。

这个佛性到底是什么呢?契此说:“我有一躯佛,世人皆不识。不塑亦不装,不雕亦不刻。无一滴灰泥,无一点彩色。入画画不成,贼偷偷不得。体相本自然,清净非拂拭。虽然是一躯,分身千百亿。”嗯,真的很玄妙!

下面再列举一首明僧济水以插秧为题材的禅悟诗:“疏陋无能处市廛,问农学稼为争先。近来已得真三昧,竖掷横抛真似弦。”好一个竖掷横抛的大自在!

96

★韩偓(842—923)

字致尧,号玉山樵人,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龙纪元年(889)进士。曾官任兵部侍郎、翰林承旨。有《香奁集》。词多艳丽悱恻,后期则多为感时伤乱之作,变化以深婉之风。

醉着

万里清江万里天,一村桑柘一村烟。

渔翁醉着无人唤,过午醒来雪满船。

【赏析】

这首诗表现了江湖之中一个舟子醉着的清醒,饱含禅韵。

首句以广焦镜虚写寥廓的江天景色,次句以特写镜头实写渔村的近景。一远一近,一广一窄,一虚一实,以万衬一,笔力非凡,表现了宇宙的广渺与无限生机。

正是由清江、远天、桑柘、墟烟组成的完美的自然、浩瀚的宇宙,使渔翁醉了,他的心醉了,他孤独地沉醉,没有人来搅扰他,使他觉得俨然与宇宙融为一体,自身的灵性与宇宙的灵犀相通,是一介自然人,是一位宇宙中的自由人,获得了大自在。

第四句如江波涌起,更显生气。“醒来雪满船”,其中的禅趣,不正好比“银碗盛雪”、“乌鸡带雪飞”的境界吗?晶莹的白雪铺满了船舱,也浸润了舟子的灵性。那颗原本自由自在、空渺无际的心灵竟是如此晶莹剔透,纯净无瑕!这是多么令人淋漓酣畅的禅意!

诗写得好,意境高,诗名也不同凡响!

有关醉中的禅意,我们还可参考明人钱澄的佳作《饮僧》:“佛前日醉两三场,莫笑山僧是酒狂。醉里观心无一事,看人妄想坐禅床。”

96

★杜荀鹤(846—904)

池州石埭(今安徽石台县)人。杜牧之庶子,早年即有诗名,屡试不第,至46岁昭宗时进士及第。后梁时授官翰林学士。他的诗承袭了杜甫、白居易的现实主义手法,多反映唐末的社会黑暗及民生苦难。语言浅白,晓畅易读。《全唐诗》录其诗3卷。有《唐风集》。

闻子规

楚天空阔月沉轮,蜀魄声声似告人。

啼得血流无用处,不如缄口过残春。

【赏析】

这是一首生动形象、内蕴深厚、充满象征的哲理诗。

月沉楚天。这一寥阔的背景象征着现实世界的阴暗凄凉,即佛家所说的充满生老病死的苦界。如泣如诉的蜀魄声,就好像沉迷于苦海的人们的怨诉。杜鹃哪,你就是啼到流血又有什么用呢?还不如缄口忍耐以过残春。人哪,你们老是在苦海中挣扎又有什么意思呢?不如放下痛苦,回头是岸。这样你的余生又会充满崭新的意义。

试看下面三首小诗,便明白在禅诗中杜鹃啼血代表着劝人归乡即回归精神家园的含义。那乱峰深处,白云山青,便是子规的归处,也是人的归宿。

洞山良价的《五位颂·功勋颂诗》其二:“净洗浓妆为阿谁?子规声里劝人归。百花落尽啼无尽,更向乱峰深处啼。”

宋僧白云守端《子规》:“声声解道不如归,往往人心会者稀。满目春山青水绿,更求何地可忘机。”

明僧梵琦《闻子规》:“啼来啼去一声声,却笑离人不解听。何处故乡归来得。白云空锁乱山青。”

赠质上人

蘖坐云游出世尘,兼无瓶钵可随身。

逢人不说人间事,便是人间无事人。

【赏析】

本诗是诗人对“无事人”质上人的白描与赞誉诗。

你看这位质上人或打坐或云游,行踪无定,何等超尘出世;他连喝水吃饭需用的瓶钵都不带,真正地一无所有,心无挂碍。他不说一句与俗世俗人有关的话,彻彻底底地成为绝学无为闲道人。他的行为与精神都达到了超凡出世、悠然自适的境界,是一个大自在、大逍遥、大解脱的方外高人。

诗人生活在战乱频仍、民生凋敝的晚唐,人间事比太平时期更为令人烦恼,故而本诗在对质上人进行由衷的赞美时,也有画外音,有作者复杂情感的流露,有诗人内心对世事纷扰的无奈。

悟空上人院夏日题诗

三伏闭门披一衲,兼无松竹蔽房廊。

安禅未必须山水,灭却心头火自凉。

【赏析】

本诗既是对悟空上人的礼赞,也是对“自我心净”的禅家境界的感悟。

三伏酷暑之际,上人自披福田衣,关门独坐,修持禅法。虽然没有松竹挡住炎热的侵袭,他丝毫不为暑气所动,他身安心净,沉浸在禅宗的清凉世界之中。

“参禅未必须山水”与“无须占尽好烟霞”(贯休)意趣相同。参禅重在净心,灭除心头的妄念、欲念,进入无心的境界,就能进入永恒的清凉。

这首诗常被方内方外人士引用,尤其是“灭却心头火自凉”句更是饱含哲理。比起洞山的机锋语“寒时寒杀阖黎,热时热杀阇黎”,更为乎白简直一些。

谈起清凉,说起无心与清凉的关系,世人自宗风中各有妙悟。唐人白居易作《苦热题恒寂师禅室》云:“人人避暑走如狂,独有禅师不出房。可是禅房无热到,但能心静即身凉。”元人朱希晦的《纳凉》也不乏一番禅境:“无事解衣坐,超然心境空。深林翳炎日,万壑来天风。间停白羽扇,试拂朱丝桐。醉罢不知夕,月生沧海东。”

96

★郑谷(约851—约910)

字守愚,宜春(今属江西省)人。光启三年(887)进士,官至都官郎中,人称郑都官。以《鹧鸪诗》得名,又呼为郑鹧鸪。诗多以写景咏物之作,风格清新,下笔清丽。着有诗集《云台编》等。《全唐诗》录入其诗计4卷。

慈恩寺偶题

往事悠悠添浩叹,劳生扰扰竟何能。

故山岁晚不归去,高塔晴来独自登。

林下呼经秋苑鹿,江边扫叶夕阳僧。

吟余却起双峰念,曾看庵西瀑布冰。

【赏析】

这首诗描写了一个不想回家的学子对禅境的感悟。

正因为往事悠悠,来事纷纷,没得安宁,给人的惟有喟叹与无奈,所以诗人无心返乡,倒来了到名寺慈恩寺登大雁塔以望远的兴致。独自登临,天清气爽,令人心静气畅。除了松林葱郁,夕阳沉江,给人以宁静之感外,更有那经声呗语,僧扫落叶,给人以佛国的虚清。于是诗人顿起归山出家之念,想起了往日留恋于庵西冷瀑的情景,想起了与禅林的内在因缘。

诗人另有一首小诗《短褐》,表达他对禅林的向往。诗云:“闻披短褐杖山藤,头不是僧心是僧。坐睡觉来清夜半,芭蕉影动道场灯。”

96

★栖白(生卒年不详)

越中(今浙江)人。常与李频、许棠、姚合、李洞、贾岛、无可等诗人往来赠答。唐宣宗大中年间住京城荐福寺,为内供奉,赐紫袈裟。工诗,尚苦吟。时人张乔谓其“篇章名不朽”。《全唐诗》共录其诗16首。

寻山僧真胜上人不遇

松下栖禅所,苔滋径莫分。

青山春暮见,流水夜深闻。

不坐看心石,应随出定云。

猿猱非可问,岩谷自空曛。

【赏析】

这首诗记述了暮春访僧友不遇时的感怀。这感怀无一丝世俗的纷扰,全是佛国的馨香。

首联描述真胜上人的庵居之野趣。古松笼翠,苔绿层层,小径莫分。颔联写青山、绿水,衬托出春末山中的宁静。颈联,诗僧展开想象的翅膀,勾勒出一个安禅乐道,与大自然化为一体的高僧的形象:石是看心石,云是出定云,那石那云就是僧家的至友,是禅子禅心的历现。尾联把笔触轻收回来,与首联相呼应,再次描写幽静的景色。

诗僧的另一首诗《寄南山景禅师》也是难得的佳作。诗云:“一度林前见远公,静闻真语世情空。至今寂寞禅心在,任起桃花柳絮风。”

96

★可止(860—934)

范阳房山(今北京房山)人。12岁出家。唐昭宗时赐紫袈裟。后住持洛阳长寿寺,号文智大师。长于近体诗,其作《赠樊川长老》流传一时。《全唐诗》存诗9首。

精舍遇雨

空门寂寂淡吾身,溪雨微微洗客尘。

卧向白云情未尽,任它黄鸟醉芳春。

【赏析】

这既是一首优美的风景诗,也是一首美妙的喻道诗。

本诗是诗人在行脚途中,遇小雨而进精舍避雨所作,为作者即景抒怀之作。静寂的空门与“我”的淡泊心境正好呼应,正是“我”心灵的居所;那微微的小雨与清潺的溪水正好洗却游历时的风尘。进而,诗僧想到,在这清静洁雅的自然中,高卧云林间,听黄鸟鸣春,该是何等心旷神怡,安然自在。

说它是喻道诗,是因为全诗都是双关词和双关句。首句的“空门”不仅指精舍之门,也指佛门;次句的“溪雨”既指山溪之雨,也指佛的智慧甘露;“客尘”既指旅程灰垢,也指蒙蔽自性即佛性的无明、烦恼。三、四句实写自然的美妙芳香,亦指身心淡泊、客尘尽失后的心灵进入美妙无比的佛禅胜境。

96

★齐己(864—9377)

湖南益阳人。晚唐诗僧、棋手。少时出家大沩山同庆寺,复栖衡岳东林寺,自号衡岳沙门。他性格放逸,爱乐山水,“骨瘦神清风一襟”。与贯休、方干、郑谷、徐仲雅等诗人常相交往酬唱。其诗多以诗寓禅,或为登临题咏、送别答赠之作。时人徐仲雅谓之“格古、意新、调雅、语奇”。门徒采辑其诗800佘篇,《全唐诗》存诗10卷,并着有诗论著作《风骚旨格》。

片云

水底分明天上云,可怜形影似吾身。

何妨舒作从龙势,一雨吹销万里尘。

【赏析】

这是一首豪情万丈的述怀诗,借以表达他普度众生的信心。

水中的云影分明是天上的行云的倒影,那轻盈之态正如衲子的身心。它自由舒展,如佛性一般空幻虚渺。可是没有什么能妨碍它化成奔腾的蛟龙,洒下智慧的雨露,荡涤万里红尘,洗去愚者的无明与烦恼。

怪不得时人徐仲雅在《赠齐己》一诗开首即赞:“我唐有僧号齐己,未出家时宰相器。”胡震亨在《唐音癸签》中赏评道,“齐己诗清润平淡亦复高远冷峭”。

闻尚颜上人创新居有寄

麓山南面橘州西,闻道新斋与竹齐。

野客可曾将鹤赠,江僧未说有诗题。

窗中罨霭云千嶂,枕上潺湲月一溪。

此处正安吟榻好,松荫冷湿壁新泥。

【赏析】

齐己与尚颜上人是诗禅之交。“还怜我有冥搜癖,时把新诗过竹寻”(《酬尚颜上人》)。 闻上人有新庵落成,齐己即赋诗寄兴。

首联点明新居的所在及清幽的环境。颔联写江僧野客们肯定有诗鹤相赠吧。颈联具体描写新居如诗如画的景致。尾联点出上人是一位好诗安禅的雅人。使一个喜山好水、结交高士、志趣清雅、风标超卓的诗禅形象活脱脱跃然纸上。

登祝融峰

猿鸟不共到,我来身欲浮。

四方空碧落,绝顶正清秋。

宇宙知何极,华夷见细流。

坛西独立久,白日转神州。

【赏析】

这是一首气势磅礴的山水诗。祝融峰是南岳衡山七十二峰的最高峰。南岳衡山是禅宗祖庭重地、圣山。南岳怀让于此住持,马祖道一于此得道,石头希迁在此弘化,此后历代皆有高僧辈出。

首联写祝融峰的高峻奇拔。颔联点明时节与高峰的空渺。颈联运用夸张与想象的笔法,描写登峰望远时所见所感的壮丽奇伟:宇宙是何等无边无际,流过中华大地的滔滔江河就好像是涓涓细流。如此壮美的景色,怎不令人流连驻足!

杜甫的登泰山诗《望岳》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而诗僧登祝融峰的所见所感怀“宇宙知何极”、“白日转神州”,境界孰高,眼界孰远,断然分明!

南岳名山上的祝融峰,历代多有高僧题赞。如宋僧虚堂智愚的《题祝融峰》便是眼界开阔、气势卓绝的佳咏。诗云:“南岳诸峰七十二,唯有祝融峰最高。九千七百三十丈,下视寰海如秋毫。岷峨华顶远俯伏,九华五老来相朝。上方老僧日无事,兴来以手摩云霄。”

剑客

拔剑绕残尊,歌终便出门。

西风满天雪,何处报人恩?

勇死寻常事,轻仇不足论。

翻嫌易水上,细碎动离魂。

【赏析】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壮士荆轲的故事,激发着多少伟男子的壮志。一代诗僧齐已借剑客以抒怀,其大义大勇、超脱生死更与俗诗不同。

诗的首联便开头开得大气磅礴:壮士酒酣,击剑作歌,歌罢出门,扬长而去。将一个大义报恩、超然赴死的勇者形象通过寥寥数字全然烘托。颔联描写肃杀的气氛,从另一个角度衬托壮士的凛然正气。颈联是全诗的诗眼:“勇死寻常事,轻仇不足论。”原来他慷慨赴难,并非为了轻仇小怨,而是为了大义、正义、真理,表现了勇士崇高的精神境界。在这样的凛然大义面前,那击筑悲歌、细泣碎语,也显得太小儿女气了。

剑客在禅诗中,多用来表现探索真理的大义者的形象,其生死置之度外的精神,也正是禅者凛然风标的写照。在此,我们不妨将另外三首唐人描写剑客的名诗相照一读:

“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骆宾王《易水送别》)

“游人五陵去,宝剑值千金。分手脱相赠,平生一片心。”(孟浩然《送朱大入秦》)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贾岛《剑客》)

明代高僧道衍(1335-1481)作有《壮士吟》二首,或表达未遇知己之苦闷,或写既遇知己之激昂,均是悲烈之辞,热血之诗,可相照一阅。其一为:“宝剑直千金,曾将托生死。不知燕赵间,何人是知己。”其二为:“相见各知心,时闻击筑吟。怀恩在一饭,不用酒杯深。”

明末志士陈子龙(1608-1647)的《渡易水》一诗,伤时怀古,自有一股沉痛、慷慨之气:“并刀昨夜匣中鸣,燕赵悲歌最不平。易水潺湲云草碧,可怜无处送荆卿。”

扫地

日日扫复洒,不容纤物侵。

敢望来客口,道是主人心。

蚁过光中少,苔依润处深。

门前亦如此,一径入疏林。

【赏析】

扫地是禅子的三大功课之一。释迦牟尼的弟子周特盘利就是因为明晓“除垢”的道理而悟道。可见扫地正是禅心的体现。

首联写扫地需日复一日不断地清扫,不容丝毫尘垢沾染上,其实是喻示着禅心的修持。可是又有多少世间过客,知道这就是一片禅心的任运呢?正因为勤于清扫,才与自然契合,迎来一片宁静的净土,院内院外一片萧然清朗的净境。

以扫地入诗,以扫地蕴禅,是本诗的标新处。其语辞简白、浅直,亦显示出诗人驾驭语言的才华。

齐己还有一首诗名《落叶》,可相照一读:“落多秋亦晚,窗外见诸邻。世上谁惊尽,林间独扫频。萧骚微月夜,重叠早霜晨。昨日繁阴在,莺声树树春。”扫落叶而不悲秋,浮现在脑海中的反而是春天的绿阴与鸟语,不能不令人叹服禅和子们的境界。

早梅

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

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

风递幽香出,禽窥素艳来。

明年如应律,先发望春台。

【赏析】

这是一首脍炙人口的咏梅述志诗,辞气清丽,对仗精致,风韵素雅,风格高远.

首联以“万木”对“孤根”,描写梅花不畏严寒的秉性。一“孤”一“独”,虽显清寂,却独有生机,这正是禅心佛性的体现。第二联中的“一枝开”是全诗的诗眼,在一片清凛的山村野外,在无人留心的昨夜,一枝早梅悄然独放。“前村”、“深雪”、“昨夜”、“一枝”,均标示着禅的风骨。第三联写梅花的丰姿与风韵。一“幽”一“素”,透露出早梅清幽、素雅的禅韵。末联写早梅应时而开,也会早艳于群芳,表明禅者的自信与宏愿。

梅心即是禅心,它是如此独立不羁、卓然超群,如此美丽清绝。明僧道源之《早梅》:“万树寒无色,南枝独有花。香闻流水处,影落野人家。”传递的也是同样的禅者的消息。

齐己以诗入禅,以诗述志,在他的诗中诗情与禅韵完善地融合在一起。他在诗中得到禅悦,“觅句如探虎,逢知似得仙”,(《寄郑谷郎中》)便是这位诗僧风流的佐证。

96

★文偃(864—949)

嘉兴(今属浙江)人。唐代云门宗开创者。幼怀出尘之志,参道明禅师得道,谒雪峰义存契证。后于韶州(今广东韶关)云门山创建光泰禅院,创立云门宗,世称云门文偃。道风愈显,四海僧俗云集。以“函盖乾坤、截断从流、随波逐浪”三句话概括云门宗要,又以一字猛然截断学人妄识,谓为“云门一字关”。赐匡真禅师。有《云门匡真禅师广录》。

金屑眼中翳

金屑眼中翳,衣珠法上尘,

己灵犹不重,佛祖为何人?

【赏析】

这是一首喻法诗,昭示学人在悟道后,须破除法执,方得彻悟。

“金屑”与“衣珠”,均喻示学人已开始悟道。但是如果执着于此,则成执障。就好像金屑虽贵重入眼则成病,就是华珠在求道者眼中亦不过如尘土一般。这些金屑、衣珠跟自己的灵性比起来都无足轻重。佛祖指示求道者的,就是要珍重自己的灵性。宗门有言“直饶亲见释迦来,智者咸言不是佛”,即是此理。

96

★景岑(生卒年不详)

长沙景岑,法号招贤,约晚唐五代时人。得法于南泉普愿禅师。初住长沙鹿苑,大宣教化,人称长沙和尚。机锋峻峭,应对禅机时喜作大虫(老虎)扑噬之状,故号岑大虫。卒谥招贤大师。

示僧偈

百尺竿头坐底人,虽然得入未为真。

百尺竿头须进步,十方世界现全身。

【赏析】

这是一首在丛林中流传极广的名偈。

端坐于百尺竿头的衲子啊,你们虽然有所了悟,但还没有抵达至境。你们以悟为真,其实悟只是手段,空才是真谛。只有把悟都抛弃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彻底地粉身碎骨,什么都没有,彻底地空,才能在整个宇宙显示佛性。这时,你就是佛,你就是禅,你就是真!

96

★志勤(生卒年不详)

本州长溪(今福建霞浦)人。五代禅师。参长庆大安得法。后得沩山灵佑契证。因居福州灵云寺,世称灵云和尚。仅存悟道偈1首。

见花悟道偈

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回落叶又抽枝。

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

【赏析】

这是一首着名的见道诗。

几十年来,寻道的勇士,历经多少寒暑,几度灰心丧气又重新振作,可是那个大道总是难以找到。诗中的“三十年”、“寻剑客”、“落叶”、“抽枝”均有隐义。可是自从看到桃花灼然开放之后,就不再有任何疑惑。 因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个悟空之人,哪有什么疑惑呢?!

见桃花而悟道,这是禅林中的一件胜事。花中蕴含的道理,着实耐人寻味。宋代诗人黄庭坚的一首题画诗无疑与见花悟道后内心宁静虚明的禅境相契合:“凌云一笑见桃花,三十年来始到家。从此春风春雨后,乱随流水到天涯。”

明人朱一是的《桃叶歌》诗将佛家的因果解剖得可谓入骨三分。诗云:“桃叶含桃花,花落子稠叠。子熟生桃虫,虫还食桃叶。”

96

★玄泰(生卒年不详)

唐末五代僧。沉默寡言,从不以帛为衣,时谓之“泰布衲”。初谒德山宣鉴,后参石霜,为入室弟子,为他执掌翰墨二十年。与贯休、齐己交友互往。居衡山兰若后,趋者依附,皆用交友之礼。他的《畲山谣》促使政府下令禁止山民斩伐烧畲。65岁时火化收有舍利,建塔于迎云亭侧。

遗偈

今年六十五,四大将离主。

其道自玄玄,个中无佛祖。

不用剃须,不须澡浴。

一堆猛火,千足万足。

【赏析】

玄泰是一代名僧,他的遗偈表现了一个觉者超然的生死观,表现了一个悟道者的真空无有。一个四大和合的皮囊哪用得上净身剃须,一堆猛火则千足万足矣!人本自空,终归于空。这个空是玄而又玄的,既然一切是空,又何谈什么佛!僧人之于生死的了然态度,难道于世人没有启发么?下面再摘录僧人的两首诗偈:“我有一间舍,父母为修盖。住来八十年,近来觉损坏。早拟移住处,事涉有憎爱。待他摧毁时,彼此无相碍。”(五代曹洞宗禅师重云智晖《辞世并戒门人偈》)“道我狂时不是狂,今朝收拾臭皮囊。雪中明月团团冷,火里莲花办办香。好向棒头寻出路,即从业海驾归航。满炉榾柮都煨烬,十字街头作道场.”(清僧大悲庵僧的《绝笔诗》)

玄泰的一生是观空的一生。从他的僧友们对他的赠诗中我们可以透见他的风骨:“宿处林闻虎,行时天有星。”(僧友修睦《送玄泰禅师》)“曹溪入室人,终老甚难群。四十余年内,青山与白云。松和巢鹤看,果共野猿分。海外僧来说,名高自小闻。”(诗僧栖蟾《赠南岳玄泰布衲》)他的着名的《畲山谣》,又反映了他是一位卓越的环保人士,也给后人以无限警示:“畲山儿,畲山儿,无所知。年年斫断青山嵋。就是最好衡岳色,杉松利斧摧贞枝。灵禽野鹤无因依,白云回避青烟飞。猿猱路绝岩崖出,芝术失根茆草肥。年年斫罢仍再钮,千秋终是难复初。又道今年种不多,来年更斫当阳坡。国家寿岳尚如此,不知此理如之何。”

96

★怀浚(生卒年不详)

唐末五代间诗僧。善草书,又善言未来之事。秭归郡僧人。《全唐诗》存其诗2首。

家在闽山

家在闽山东复东,其中岁岁有花红。

而今再到花红处,花在旧时红处红。

【赏析】

这是一首极富表现力的禅趣诗,是禅诗中的极品。

首句的“家”,指的是精神家园,即理想国、彼岸。这一境界非常遥远。次句写那里景色优美,无比绚烂,喻示着佛性的完美。这是悟前的见地。

第三句喻示着体证了佛道,抵达了彼岸,看到了佛界的烂漫。那么他看到了什么奇异景象呢?“花在旧时红处红”,这是本诗中最富禅意的诗句。往日的花依然红艳艳的,好像往年没有凋落过一样。其实花开就有花落,这是自然之理,这一自然之理就是佛性,它是不生不灭的。这就是本诗的诗眼。

承寒山、拾得之诗风,多“歌诗鄙俚之词”的诗僧怀浚还有另一偈:“家在闽山西复西,其中岁岁有莺啼。如今不在莺啼处,莺在旧时啼处啼。”旨趣与本诗相同。只不过借代物由色换成了声而已。这是智闲禅师所谓的“声色外威仪”的最生动佐证。

唐诗僧知玄有一首妙趣横生的《五岁咏花》,可相照一读:“花开满树红,花落万枝空。唯余一孕在,明日定随风。”

96

★张拙(生卒年不详)

唐末进士。石霜庆诸法嗣。曾举秀才,受贯休指点谒石霜庆诸而悟道。

悟禅偈

光明寂照遍河沙,凡圣含灵共我家。

一念不生全体现,六根才动被云遮。

断除烦恼重增病,趣向真如亦是邪。

随顺世缘无挂碍,涅槃生死等空花。

【赏析】

张拙举秀才后,听从禅月大师的劝教,前去参谒石霜庆诸禅师(807—888)。石霜问:“秀才何姓哪?”“姓张名拙。”“世人觅巧尚不可得,你拙从何而来?”张拙于是有省于道,做了上面这首悟禅偈。

这是一首禅理诗。首联阐明佛性无所不在,万物皆有佛性的道理。第二联讲佛性即空就是一念不生,只要一动念佛性就会被浮云遮盖。第三联讲述了修持的玄妙:用心去断除烦恼与刻意追求真如都不是真正的修持之道。只有随缘任运,心无挂碍,才能超越生死,到达高远的境界。

96

★神禄(872—976)

唐末五代禅僧。福州人。师事瑞岩师彦禅师,为侍报恩。师化寂后,于浙江温州开创瑞峰院,激扬玄旨,学侣凑泊,德誉远播。

示徒颂

萧然独处意沉吟,谁信无弦发妙音。

终日法堂唯静坐,更无人间本来心。

【赏析】

这是一首玄妙的示道偈。

萧然独处时,意在深思沉吟,它发出了人间少有的妙乐,谁能相信这是无弦琴奏出的清音呢?首二句讲述觉者独处时的禅悦。既然如此,静坐独聆就足够了,哪还有谁来问什么是本来心,问这种东西不是多余嘛!全诗表现了禅者的空寂、清静与法悦。

96

★师鼐(生卒年不详)

唐末五代时高僧。雪峰义存法嗣。居越州(今浙江绍兴)越山后,号鉴真禅

清风楼上

清风楼上赴官斋,此日平生眼豁开。

方信普通年事远,不从葱岭带将来。

【赏析】

《五灯会元》载:“师鼐应闽王之邀,于清风楼斋,坐久举目,忽见曰光,豁然朗悟。作以上谒归呈雪峰,始受衣钵。”这就是这首偈的由来。于是禅林中又一则盛事开始传唱。

我们普通人看太阳不知看过多少次,而一个禅僧却能睹日光而开悟,这确实太奇特了。那么他悟到了什么呢?他说:“我相信达摩祖师到中华东土来传法,这事确实是有的,虽然年代已经久远了。不过,佛法却不是他从葱岭那边带过来的。”原来佛性古已有之,人皆有之,日光难道没有佛性么?就是睹日打开了师鼐的金刚慧眼。

96

★文益(885—958)

余杭(今属浙江)人。法眼宗开山鼻祖。参桂琛禅师契悟,嗣其法绪。后于金陵(今南京)清凉院传法,开创法眼宗,世称“清凉文益”,亦称“法眼文益”。大兴法门,学众逾千。其始创法眼宗深受华严宗影响,主要特色为“一切现成”,即处处是禅,无须离开世间去找。卒谥“大法眼禅师”。着有《宗门十规论》。得意法嗣有德韶、文遂等。

拥毳对芳丛

拥毳对芳丛,由来趣不同。

发从今日白,花是去年红。

艳冶随朝露,馨香逐晚风。

何须待零落,然后始知空。

【赏析】

这是一首诗意盎然的示道诗。

史书记载:宋太祖将问罪江南,李后主用谋臣计,欲拒王师。法眼禅师观牡丹赋于大内,作此谒讽之。这就是这首偈的由来。

史书又载:后主不识其意。有意思的是当时的李后主不识,等他成为阶下囚,“罗衾不耐五更寒”时,他作的诗词却饱蕴禅意空韵:“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首二句讲僧家与花冠大氅的俗士观花的情趣是不一样的。那观空之士是如何观花的呢?头发是从今天才开始发白的,但牡丹花哪一年不是一样红呢?花儿在朝露中艳丽地绽放,馨香随晚风四处飘散。可见花事亦匆匆。何必要等到花儿凋零后才明白一切本空的道理呢?诗人在一首诗中一共用了四个表示时间的词:“今日”、“去年”、“朝”、“晚”,就是强调时光荏苒,无常迅速,宜尽早知空,早日归乡。

文益大师还写有一首很有意思的咏莲诗:“一朵菡萏莲,两株清瘦柏。长在僧家里,何劳问高格。”(《庭柏盆莲》)在觉者眼中,四大本空六尘不有,什么名节高格,真是多事。

幽鸟语如篁

幽鸟语如篁,柳摇金线长。

云归山谷静,风送杏花香。

永日萧然坐,澄心万虑忘。

欲言言不及,林下好商量。

【赏析】

这是一首意境圆融的禅趣诗。

前四句描写春日美好的风光。这种风光最适合做什么呢?它带给觉者何许心境呢了当然最适合坐禅静心,把一切都放下。当然这样讲你还会觉得有什么意犹未尽,那么好吧,我们到林中去好好商量!

当然,这林下商量,无非还是对坐默然。

96

★清海(生卒年不详)

五代禅僧。师事招庆道匡禅师得法,居郴州(今属湖南)太平院。

开悟诗

实际从来不受尘,个中无旧亦无新。

青山况是吾家物,不用寻家别问津。

【赏析】

这首诗表现了一个禅者安然自适、无事清纯的禅心。

禅心,佛性,我们人本来的灵性,从来就是清净的,根本就没有一点尘埃,就好像初生的赤子一般。而且,它无所谓新旧、古今。它无生无灭,是永恒存在的。青山、大地无不是佛性的显现。既然如此,又何必多事,何必找它的归宿,何必向人问津呢!

96

宋代第一

★延寿(904—975)

杭州人。法眼宗传人。曾入仕途,命运多舛。30岁出家,后于天台山国清寺参谒德韶国师,嗣其宗法。建隆二年,吴越忠懿王建成永明寺,请延寿住持,故世称永明大师。倡禅双修之道,指心为宗。四众钦服,僧徒逾千。是宋初法眼宗传入高丽国的重要弘法者。卒赐智觉禅师。有《宗镜录》、《万善同归集》传世。

闲居

闲居谁似我,退迹理难过。

要势危身早,浮荣败德多。

雨催虫出穴,寒逼鸟移窠。

野径无人翦,疏窗入薜萝。

【赏析】

天台德韶禅师,法眼文益法嗣。一日法眼上堂,僧问:“如何是曹源一滴水?”眼曰:“是曹源一滴水。”僧惘然而退。师坐于侧,豁然开悟。平生凝滞,涣若冰释,述偈以表其性匙曰:“通玄峰顶,不是人间。心外无法,满目青山。”

这是一首闲居叙趣诗。首二句以对比的手法讲述闲居与退迹的心境区别。退迹而心系庙堂俗尘并非真正的闲居,这等人内心难以平静也是可以理解的。接着,作者以哲理化的诗句,阐明了一个觉者对要势浮荣、利禄功名的深刻认识。地位越是显赫,越是早早自顾不暇;为了浮荣虚禄,往往做出许多见不得阳光的败坏自己的德行的坏事。这几乎是一种自然规律,就像春雨催醒冬眠的小虫,鸟儿因寒气相侵移巢南飞一样。认识到这是一种宇宙理法后,无怪乎诗人陶然于野径疏窗的清淡境界。

他的许多风标俊秀的诗偈均高蹈了禅者清纯的禅悦、空境。如示法偈:“孤猿叫落中岩月,野客吟残半夜灯。此境此时谁得意?白云深处坐禅僧。”亦有《山居》一首:“真柏最宜堆厚雪,危花终怯下轻霜。滔滔一点无依处,举足方知尽道场。”

96

★清豁(?—976)

泉州(今福建泉州)人。年少聪颖,素蕴孤操,志探祖道。礼鼓山神晏国师,落发禀具。初参大章契如庵主,次谒睡龙山和尚而颖悟玄旨。悟道后住漳州保福院。晚岁将寂,嘱言勿置坟塔,遂入山坐化。刺史陈洪进表奏,赐号性空禅师。

感怀诗

行不等闲行,谁知去住情。

一餐犹未饱,万户勿聊生。

非道应难伏,空拳莫与争。

龙吟云起时,闲啸两三声。

【赏析】

一天,清豁禅师与冲煦长老相伴而行,前往访晤从未照面的大章山契如庵主。庵主禅风逸格,不务聚徒,不畜侍童,剖一大朽杉为庵,且机锋尖峭,开示世间,名闻闽浙。这天正好庵主在山间采粟,清豁便问他:“道者契如庵主在什么地方?”庵主答道:“你们从哪里来?”“从山下来。”“为什么到这里来?”清豁反诘道:“你这里到底是什么处所?”契如作揖道:“那还不吃茶去!”二公才知道此人就是大章,于是共诣庵所,晤坐于大章左右,阔论高谈,兴味良高,不知不觉间已到夜晚。不时有豺狼虎豹来到庵前,全都驯服地绕树三匝而遁去。清豁因此而感悟大章庵主的道者风范,便作了如上的感悟诗。

一生尘世游,本来就不是一件等闲的事,世间有多少人明白为什么要到人间来,又怎样安度这一世的情缘呢!渺小的一个人,老虎把他吃掉,一餐连肚子都不能填饱,可想而知,千家万户又怎么能得安宁!这只猛虎,非大道难以使它驯服,赤手空拳是怎么也斗不过它的。但是你一旦体悟大道,便具备了自然的伟力,具备了超能量。当云起龙吟时,也会闲啸三两声,跟它进行交流。

佛家认为,佛魔本同体。只要降服了妄心这只猛虎,便可获得超脱一切的伟力。

96

★王随(生卒年不详)

丞相王随居士,谒首山省念(923—993),得言外之旨。自尔履践,深明大法。

临终偈

尽堂灯已灭,弹指向谁说。

去住本寻常,春风扫残雪。

【赏析】

这是一位在世居士的临终偈语,表达了他对死亡的超脱。

生死于俗人而言,是一件大事,可是对觉者而言,便是一桩微不足道的小事。“生死事大,无常迅速”,生命总是匆匆地流逝,谁能永远把它留住呢?! 所以王随居士说,我人生的草堂明灯在弹指一挥间已经燃尽了。不过,生死本是寻常事,只要佛心永住,一切都会像春风吹扫残雪一般,又显现出勃勃生机!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