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言祖语 禅诗三百首 (三)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10月27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8年10月28日 · 44 次阅读
96

★庞蕴(生卒年不详)

衡阳人,在家居士。德宗至开成时人。初谒石头希迁,豁然有省,且与丹霞天然为友。后参马祖道一,言下顿悟玄旨。元和(806—820)年中,游历至湖北襄阳,爱其风土,遂携妻女躬耕于鹿门山下。太和(827—835)年间去世,世称襄阳庞大士。有语录与三百余篇诗偈传世。

杂诗

日用事无别,唯吾自偶谐。

头头非取舍,处处勿张乖。

朱紫谁为号,青山绝点埃。

神通并妙用,运水与搬柴。

【赏析】

这是一首禅林传颂的哲理禅诗。

在宗门中,日常之事无非行住坐卧,没什么特别的,只要从心所欲,随缘任运便罢。但是不可执着于两端,不取是非凡圣,不可违逆自性。要明白朱红与紫色只是名相上的区别,其本质本来自空,只是表现不同罢了;正如青山本来没有一丝尘染一样。悟得大道之后,禅道的妙用以及神奇之处,无外乎搬柴运水,平常处事。

全诗设喻巧妙,述奥理于平实,阐明了佛性真如的本质与日常习道的修习之法。

庞大士的许多禅偈均寓至理于乎实,如“十方同聚会,个个学无为。此是选佛场,心空及第归”,阐明了心空即无为的禅理。

共收到 20 条回复
96

★项斯(生卒年不详)

台州宁海(今浙江宁海县)人。武宗(841—846)时进士。曾持诗谒见国子祭酒杨敬之,深受器重并得赠诗《赠项斯》:“几度见诗诗总好,及观标格过于诗。平生不解藏人善,到处逢人说项斯。”因而名噪长安。后隐居林下30年,与山僧交往密切。诗作风格以体微清丽、情味隽永见长。

日本病僧

云水绝归路,来时风送船。

不专负后事,犹坐病中禅。

深壁藏灯影,空窗出艾烟。

已无乡土信,起塔寺门前。

【赏析】

这是一首表现外国僧侣在中国安贫乐道、病老而终的禅诗,昭示了宗教力量的伟大,它赋予人以超脱病痛、家国之别的精神境界。唐代诗歌中有不少表现外国僧人在中国求道访禅以及跟中国的禅僧、名士交往的诗歌。着名的如李白的《哭晁卿衡》、钱起的《送僧归日本》、诗僧法照的《送无著禅师归新罗》、刘禹锡的《赠日本僧智藏》、周贺的《赠胡僧》等等。

在此特录周贺的《赠胡僧》:“瘦形无血色,草屦着行穿。闲话似持咒,不眠同坐禅。背经来汉地,袒膊过冬天。情性人难会,游方应信缘。”它活龙活现了一位栩栩如生的胡僧形象。

96

★龙山(生卒年不详)

唐代禅师,潭州(今湖南长沙)人。又号隐山和尚。马祖道一的弟子,一生隐迹山中,终身不入世。

示法偈

三间茅屋从来住,一道神光万境闲。

莫把是非来辨我,浮生穿凿不相关。

【赏析】

洞山与一禅友经过龙山,见溪中有菜叶流逝,猜想山中必有道人,就拨草沿溪而行。走了六七里路,看到一位羸形异貌的僧人。这位僧人便是龙山。龙山问:“这座山没有路,你们从哪里进来?”洞山答:“先不讲什么路,我问你是怎么进山的。”“我不从云水处来。”“你住此中多久了?”“不关春秋之事。”洞山又问:“你悟懂了什么道理才住进此山的?”龙山回答:“有一天我看见两只泥牛顶架顶到海里去了,到今天还没有回头。”洞山等辞别时,龙山以上述诗偈相赠,并把旧庵一把火烧了,进入大山更深处,从此无人见过。

这是载于《五灯会元》中的一段宗林逸事,可参照本诗一阅。龙山此诗示万境安闲之心法,述“浮生穿凿不相关”之清怀,一段风韵,跃然纸上。诗中的“三间茅屋”暗喻过去、现在、未来三界。

96

★李翱(798—841)

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东)人。贞元进士,官至山南东道节度使。曾从韩愈习文。与澧州药山惟俨素有交往。在思想上,主张融合儒释两家。并撰有《复性书》。诗作有《李文公集》。

赠药山高僧惟俨二首

练得身形如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

我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

选得幽居惬野情,终年无送亦无迎。

有时直上孤峰顶,月下披云啸一声。

【赏析】

士与僧的交往,为禅林平添了不少风流。此诗记述了诗人向一代高僧问禅访道的逸事,表现了高僧悟道之精妙与风骨之清傲。此诗的诗眼在于“无余说”与“啸一声”。大道无言,故无余说,既无余说,便于月下长啸,让一个人的身、心、声与大自然的峰、云、月完全融合为一体。诗中的“云在青天水在瓶”乃一名播千秋的绝句,引发了不少后世学人与禅子的褒赞。极有气势的当推宋僧北海心的吟偈:“云在青天水在瓶,平生肝胆向人倾。黄金自有黄金价,终不和沙卖与人。”好一句“黄金自有黄金价”,其豪情干天,可谓深得禅趣。

披云月下,崇冈长啸,一直是前人悟证天地至理而无法言说时所钟爱的一种抒怀方式。无论禅者还是道家亦或儒子,均明晓天人合一之大道,并从中得到法悦。元人叶颐有首诗便深具禅韵。诗中有小记,云:“七月望夕,予曳杖步月,直造峰顶,高吟朗咏,豁然长啸,兴尽而返。 明日山下居人,咸言闻清啸,惊醒尘梦者数十家。予因赋诗以纪其事云。”下面便是其诗:“藜杖策风轻,芒鞋步月明。鹤翻青径影,猿度翠岩声。草露沾衣冷,松泉漱石清。崇冈发长啸,尘世梦惊醒。”无独有偶,不仅东土的智者,便是大洋彼岸的觉者也深谙其中醍醐灌顶之妙。美国禅宗诗人加里斯·奈德(1930—),深得东方禅趣,他的一首《面对群山》用现代诗句诠释了他对中国古代高僧们的禅趣的向往:“他爬到泛着泡沫的小河边。他攀着峭壁而上。他把一根手指头伸进水里,一直探到水池的深处;接着把双手全部没入水中。他把一只脚伸进池子。他扔石子儿进池。他双手在水面拍击。他起身,昂首高呼,面对急流、群山,双手上举,狂啸三声。”如此筒笔白描却如此细腻入神,真可谓三昧之作。

96

★吕洞宾(798—?)

名吕岩,号纯阳子,自称回道人。河中府(今山西永济)人氏。三举进士不第,功名无望后携家归隐终南山,效法老子修道,遍历四方名川。相传其擅剑术。为民间传说“八仙过海”中的八仙之首。诗亦不乏仙风道骨。

悟禅偈

弃却瓢囊撼碎琴,如今不恋水中金。

自从一见黄龙后,始觉从前错用心。

【赏析】

佛道同源,所修炼的都是宇宙的大法。少时饱览儒、墨之学的吕洞宾,在求功名无望后,遍历江湖,习得延命大法。在他对禅理未悟其精奥之先,过庐山归宗寺时留有一首《题归宗寺壁》:“一日清闲自在仙,六神和合报平安。丹田有宝休寻道,对境无心莫问禅。”自诩丹田有宝,大言无心问禅。一日过黄龙山问法,这位自恃可长生不老的道子遭到了黄龙禅师的当头棒喝:“饶经八万劫,终是落空亡。”并于黄龙禅师的反诘“半井铛内煮山川即不问,如何是一粒粟中藏世界?”下契悟,并作了上面的悟禅偈。从前吕洞宾以为空即是禅,禅师点化他将落空而亡。于是他感叹道:“达者推心方济物,圣贤传法不离真。”只有真空才是圣贤所传之大法呀!

一“弃”一“碎”与“不恋”,着实反映了诗人对从前琴酒周游生活的重新认识,表明自己不再留恋金丹,对一切无贪恋之心。有此一认识,他便觉悟到以前的自负,即“丹田有宝”、“对境无心”所示的汇通佛道两道的自傲,均是用错了心。世界本空,谈什么有宝无宝、有心无心。这种落空而亡,不是同样悲惨么?

96

★常达(801—874)

字文举,海隅人。诗僧。曾游学江淮诸郡,住持吴郡破山寺。《全唐诗》收入其诗作《山居八咏》。

山居诗

身闲依祖寺,志辟性多慵。

少室遗真旨,层楼起暮钟。

啜茶思好水,对月数诸峰。

有问山中趣,庭前是古松。

【赏析】

本诗为《山居八咏》中的第一首,语辞简白,意趣淡然。

诗僧一身清闲,乖僻多慵,潇洒自在地依止于禅宗祖庭少林寺。他不由想起当年的宗门趣事,感悟着自身闲适的身心。当年,便是达摩祖师传下安心法门,标榜这“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禅风,于是普天下一呼百应,蔚然成风。沉湎在思古之情怀中,不觉暮钟已响,山居生活中又是安宁的一天过去了。入夜品茗,若有那好水相配,该有多好啊!常达的《山居八咏》中记有“敲冰煮茶”的逸事。诗人心静如水,他在月色中边饮茶,边数点着远处起伏的群峰。这样的参修生活是何等与大自然合契,与宇宙亲近。

尾联诗僧写道:如果谁来问我山居的佳趣,我会借用古宿赵州的名句“庭前柏树子”来回答他说“庭前是古松”,隐喻着诗僧已进入古宿大德们一般高渺清虚的灵境。

96

★杜牧(803—852)

陕西西安人。曾任刺史至中书舍人。秉性刚直,仕途不得意,也因此而放迹形骸。他的诗豪迈清丽,意味悠长,七绝尤为人称道,赋也颇住。与李商隐齐名,人称“小李杜”。着有《樊川文集》。

将赴吴兴登乐游原一绝

清时有味是无能,闲爱孤云静爱僧。

欲把一麾江海去,乐游原上望昭陵。

【赏析】

曾以“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自嘲的风流才子杜牧是一位好禅乐道的雅士,“闲爱孤云静爱僧”便是他喜禅好佛的写照,也是社会不宁的晚唐无数文人学子的内心写照。在纷乱的世风面前,诗人虽有执麾之志,却难遇明君如唐太宗者。

于是他题山唱水,在题宣州开元寺时留下“鸟去鸟来山色里,人歌人哭水声中”的佳句。而《题扬州禅智寺》则名噪一时:“雨过一蝉噪,飘萧松桂秋。青苔满阶砌,白鸟故迟留。暮霭生深树,斜阳下小楼。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江南春绝句》因生动地描绘了江南佛国的盛景而成为千古绝唱。诗云:“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赠渔父》一诗,深谙寒禅之妙:“芦花深泽静垂纶,月夕烟朝几十春。自说孤舟寒水畔,不曾逢着独醒人。”

96

★智闲(?—898)

青州(今山东)人。沩仰宗着名禅师。嗣法于沩山灵佑禅师。住邓州(今河南邓县)香岩山,法化盛行。教化僧众,不拘声律,随缘对机,有偈颂200余篇,诸方盛行。归寂后谥号袭灯禅师。

击竹悟道偈

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持。

动容扬古道,不堕悄然机。

处处无踪迹,声色外威仪。

诸方达道者,咸言上上机。

【赏析】

这是香岩智闲禅师最为有名的一首悟禅偈。

香岩早先在百丈处遍读经书,而不得悟道。至沩山处,给沩山一句“父母未生时,试道一句看”,问得目瞪口呆。他深感平日的文字酬对均是画饼充饥,于道无益。于是他经常去请求沩山为他指点大道。沩山告诉他:“我如果说给你听,你肯定会骂我一辈子。再说,我说的是我的体验,与你不相干。”香岩于是一口气将平时所看的文字烧掉,泣辞沩山,心灰意冷,一心只想做个“饭粥僧”。一天他路经南阳,前去瞻仰慧忠国师的圣迹,在院内芟除草木时,无意中捡起一块瓦片,掷到篁竹上,但闻泠泠有声。他顿感清凉,方有彻悟,于是留有上偈。以前打坐念经总是不能开悟,可是在无意中用瓦片击打竹节,那清泠的声响使他忘却了从前所有的杂念、所有的执着,于是他豁然开悟了。大道虽然在声色界之外,可是因缘到来时,声色界的声响照样能启人开悟。正因为他忘却了一切,看到了自己的本来面目,所以了彻上上机,成为达道者。

悟道之后,他广行教化,使得门徒奔凑。连唐宣宗李忱(810—859)、着名诗评家司空图(837—908)均是他的弟子。这里仅录一段佳话。一次李忱与他一道唱山颂水,观瀑联诗。首二句“千岩万壑不辞劳,远看方知出处高”,为智闲禅师所作,表现出世求道之艰与所达境界之高,表面咏瀑实为表现禅者的情趣。李忱接句为:“溪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作波涛。”自由倜傥的高瀑岂会留恋于小溪,它要到大海中去奔腾翻卷。李忱的联句同样以物喻人,表达他不留恋深山而决心治世济国的决心。一僧一俗,一出世一入世、一法王一人王之酬唱,可谓佳趣良多。明代皇室亦有一名悟者名朱有炖(1370—1439),其《悟道吟》自有见地:“自从悟得真如理,今古空谈善有因。撒手往来还是我,点头问讯属何人。安闲常乐胜中胜,自在频观身外身。大笑西来缘底事,等闲识破便休论。”

96

★希运(?—850)

福州闽县(今福建福州)人。幼时于江西洪州黄檗山出家。曾游天台山,终嗣名僧百丈怀海。世称黄檗希运。名相裴休对他礼敬有加。842至848年裴休任职时皆邀希运随往论道。卒于洪州黄檗山。谥断际禅师。他的门人临济义玄,开拓“临济宗”一派,光扬了禅宗大业。

尘劳迥却

尘劳迥却事非常,紧把绳头做一场。

不是一番寒彻骨,争得梅花扑鼻香。

【赏析】

这首偈颂重点阐述参悟之法与得道之悦。

尘事纷繁,各种名闻利养,令人心暗智昏。要脱离俗务,却非寻常。但是还有比耽于尘事更重要、更有价值的事要做,那便是修禅练佛,寻找到真正的自己。这样就必须紧紧把住意马心猿,静心养性,歇却狂心,随方任真。作为“唯传一心,更无别法;心体亦空,万缘俱寂”的一代宗师,他开示弟子的名言是“大唐国内无禅师”、“不道无禅,只是无师”,直截了当地教示禅衲们看重自己的心性,不假外求。

他的宏法义行深得方内方外人士的敬重。裴休曾作颂偈表示对他的敬慕。诗云:“自从大士传心印,额有圆珠七尺身。挂锡十年栖蜀水,浮杯今日渡漳滨。一千龙象随高步,万里香花结胜因。拟欲事师为弟子,不知将法付何人。”从禅偈史而言,这位唐宣宗大中年间的着名宰相的颂偈,是最早一首以七律为体的禅偈。

96

★神赞(生卒年不详)

中唐时禅师。福州人。初于福州大中寺受业,后至洪州,嗣百丈怀海而得法。后栖福州古灵寺,故称古灵神赞。后代书志仅录其诗偈1首。

空门不肯出

空门不肯出,投窗也大痴。

百年钻故纸,何日出头时。

【赏析】

这首禅偈出自一则着名的禅林趣事。

当神赞从百丈处得法后回归受业寺福州大中寺。一天他帮业师洗澡擦背时说:“好一座佛堂,只是佛不圣明。”他的老师回头看他。神赞又说:“佛虽不圣明,却还能放光。”又有一天,业师在窗下读经,一只蜜蜂扑撞着窗纸想飞出去。神赞见此情形说道:“世界如此广阔,不从空处出去,偏要钻故纸堆,何年才出得去!”于是他的业师请神赞替众人说法。

这则逸事形象而生动地显示了禅门灵活机变、情趣盎然的宗风,同时阐述了修禅的大法。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扇空灵的门,而大多数人却或投窗或钻故纸堆,劳心累形,往身外去求法求悟,于是愈求愈远,哪里会有颖悟的机缘呢!

务请善自珍重你的空灵之门!

96

★良价(807—869)

会稽(今浙江绍兴)人。少小出家,聪颖过人。初参南泉普愿禅师,次谒沩山灵佑禅师,后得法于云岩昙晟禅师。住江西筠州洞山寺,法席隆盛,弟子众多。与弟子曹山本寂一起共创曹洞宗,为中国禅宗五大宗派之始祖。世称洞山良价。归寂后谥号悟本禅师。着有《宝镜三昧歌》、《玄中铭》。

过水偈

切忌从他觅,迢迢与我疏。

我今独自往,处处得逢渠。

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

应须凭么会,方得契如如。

【赏析】

一天,云岩的弟子洞山在渡过一条小河时,阳光把他的身影投射在水中。看到自己水中的影子,他颖然开悟了。于是一首名偈问世了,一代宗师诞生了。他的悟禅经历与他的这首偈一道成为禅宗的一道着名风景,传为佳话。

前两句讲求道之法。即禅门常讲的“看取自家宝藏”,“溪畔披沙徒自困,家中有宝速须还”,“退步就己,万不失一”。接着讲我独自前往,与佛性相遇,与那个“乾坤未开”、“混沌未分”、“父母未生之前”的我即佛性——一尘不染的如赤子般的真相遇。佛性就是我,但是我尚有形累,所以还不是佛。这样去体会大道,就能修成正果。“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包含了“人与道”的辩证法。

一代宗师悟后广弘万品,善接三根,与弟子曹山一道将洞上玄风传播天下。他的禅语“寒时寒杀阖黎,热时热杀阇黎”、“银碗盛雪,明月藏鹭”万世传唱。他的警语发人深省——地狱不是最苦,“在此衣线下,不明大事,是名最苦”。他的另一首颂偈亦催人开悟:“学者恒沙无一悟,过在寻他舌头路。欲得忘形泯踪迹,努力殷勤空里步。”

96

★慧寂(807—883)

韶州(今广东韶关)人。唐代沩仰宗开山祖师之一。17岁出家南华寺,初谒耽原道真禅师,得悟玄旨,继而嗣师沩山灵佑禅师,得传心印。后居袁州(今江西宜春)仰山,法徒云集,极盛一时。世称仰山慧寂。与师父沩山灵佑禅师共创沩仰宗。启悟学众常佐以手势,谓为“仰山门风”。圆寂于韶州,谥智通大师。

滔滔不持戒

滔滔不持戒,兀兀不坐禅。

酽茶三两碗,意在镢头边。

【赏析】

仰山禅师通过这首偈表述禅者自在的修持境界。禅门的修炼无须滔滔不绝地持戒诵经,也无须兀兀不动地打坐枯修。而是要任运自在,随自性而动;寻静而栖,遇安即止;看住净心,不生妄念。这样修持恒久,便可成佛。

仰山禅师自幼喜佛,曾自断二指,誓求正法。他于沩山一番言下契悟。当仰山问沩山哪里是真佛的居处时,沩山回答:“思想没有思想的妙处,反思灵性的无穷;思尽后则回归本源,佛性常住。”这段玄奥之旨,着实令人玩味。

96

隋唐五代第四

★李商隐(813—858)

祖籍怀州河内,生于郑州荥阳(今河南荥阳县)。少年才俊,进士出身。因卷入牛、李党争,遭受排挤,坎坷潦倒,终致皈依佛门。诗与杜牧齐名,是晚唐杰出诗人。尤长七律,以情诗、无题诗为着,风格深情绵密,婉丽清雅。着有《玉溪生诗》、《李义山诗集》等。

忆住一师

无事经年别远公,帝城钟晓忆西峰。

烟炉销尽寒灯晦,童子开门雪满松。

【赏析】

京城中佛寺鸣钟时,诗人就想起了远在西峰中的住一禅师。全诗通过佛寺晓钟、烟炉寒灯、雪压青松等一组融动静声色于一体的画面,表现了住一禅师清凛冷峻的禅风与冰清玉洁的节操。“童子开门雪满松”一句,令全诗陡增亮色。诗人也仿佛从别绪、忆情和有关青灯炉烟的晦暗感受中解脱了出来,倏然进入了住一禅师所修持不懈的禅境。首句言“无事”,其实是反语,只有住一禅师才是真正的无事之人!

华师

孤鹤不睡云无心,衲衣筇杖来西林。

院门昼锁回廊静,秋日当阶柿叶阴。

【赏析】

世事扰扰,何来清静,只有痛苦与烦恼。诗人中年丧妻后,便刻意事佛,向往“闲云野鹤”的意趣,希望找到一处清净安宁的憩身之所。华师的西林寺无疑是诗人心仪已久的宝地。

首二句写诗人怀着净心,衲衣筇杖前来访师;后二句写诗人所见的佛地景色。一“静”一“阴”,实写景物,暗喻人品、心境。而诗名“华师”,却不着华师一字,未晤禅师一面,可见诗人烘托人物、描摹心境的笔力。

青萝

残阳西入崦,茅房访孤僧。

落叶人何在,寒云路几层。

独敲初夜磬,闲倚一枝藤。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赏析】

这是一首访僧寄性诗。

首联写诗人于夕阳西下时分兴致勃勃去北青萝山的茅房去拜访一位孤僧。黄昏访僧,说明诗人心境之沉抑与淡静。其性情之冲淡,跃然纸上。访晤孤僧的诗人,其实也是孤身一人。颔联续写“访”时所遇:但见落叶飘飞,寒云漫空,山路崎岖,却不见高僧的身影。颈联写孤僧的风采:独敲磬与闲依藤。一“独”一“闲”,将僧人悠闲自在、清净无事的心境毕现了出来。于是诗人颖悟道:世界何其渺小,人如芥子何等微不足道,何必心存爱憎,自寻烦恼呢?于是诗人由此得到了解脱。

96

★慧忠(817—882)

泉州仙游(今属福建省)人。住龟洋山。唐武宗废佛,例为白衣。迄宣宗中兴,亦只为白衣,过午不食。不宇而禅,迹不出山达三十余年。

松柏操

雪后始知松桂别,云收方见济河分。

不因世主教还俗,哪辨鸡群与鹤群!

【赏析】

这是一首意气风发、掷地有声的护法诗。

武宗废佛(853年),是历史上有名的事件。有不少僧侣在世俗的压力下成为佛的逆子。而悟道的慧忠禅师则保持了高凛的节操,弘法传灯而不松懈。

人在灾难与挫折面前,如果迷了自性,就成了行尸走肉,变成了强权的奴隶。只有觉悟者时刻保持着清醒,护守着节气,心源不昏。其实强权并不足惧,可怕的是泯灭了自尊。毕竟云雾笼不住江河湖汉,皑皑大雪埋不住青松。

下面是禅师的续偈:“多年尘事谩腾腾,虽着方袍未是僧。今日修行依善恶,满头留发候然灯。形迹虽变道常存,混俗心源亦不昏。试读善财巡礼偈,当时岂例作沙门。”

96

★德诚(820—858)

四川遂宁人。得法于药山惟俨禅师。隐居于秀州华亭(今上海市松江县)吴江畔。常以小舟渡人,故称船子和尚。诗作多以歌咏渔人生活为主。《五灯会元》说他“节操高邈,度量不群”,“率性疏野,唯好山水”。

船居寓意

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随。

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

【赏析】

这是一首意境优美、脍炙人口的喻道禅诗。

月明星疏,风平浪静的湖面上,只有一只小小的孤舟和一位孤寂的垂钓者。夜是那么地静谧,月华如水银倾泻在清冷的水面上。他将钓钩垂入深深的水中,鱼是不会吃钓的,那么他在钓什么?醉翁之意不在酒,如同“独钓寒江雪”的舟翁,他意在鱼而又不在鱼。那么,他意旨何在呢?他是太陶醉于这一宁静空寂的自然境界了,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令人何等惬意。他是那么意趣盎然地、心满意足地载着满船的月辉,轻弄棹桨,沉浸于明月天心的空灵世界里……

“千尺丝纶”喻禅道之深,万波相随喻道界之广,夜静水寒喻道之静寂清凛,满船月明喻道之光华圆满。这一空幻无际的禅境,便是一处才情横溢的诗境。觉悟的诗人留给后人的,便是千古的传唱。

船子和尚清峻的禅风留下无数的风流,世人清誉他为“河上禅子”。元人蔡玩珪的佳作《华亭图》描绘的便是他卓绝的风采:“头无片瓦足无土,不犯清波过一生。钓得金鳞便归去,依然明月大江横。”他的禅语“钓尽江波,金鳞始现”,引发了后人几多提唱。

96

★泠然(生卒年不详)

唐宪宗、穆宗间僧人。《全唐诗》中存其诗1首。

宿九华化成寺

佛寺孤庄千嶂间,我来诗境强相关。

岩边树动猴下涧,云里锡鸣僧上山。

松月影寒生碧落,石泉声乱喷潺湲。

明朝更蹑层霄去,誓共烟霞到老闲。

【赏析】

香山居士白居易曾有诗言:“胜地本来无定主,大都山属爱山人。”

人是爱山人,山美如诗境。化成寺坐落于着名的风景胜地九华山上,诗僧泠然行宿于此,诗情大发,描绘了这一佛寺宝地。颔联通过对听觉的描写,以动衬静:树动与锡响清晰可闻,可谓寂静之极。颈联通过对视觉的描写,表现环境的清雅与洁净。天上的月亮洒下清寒的光华,无处不在的石泉曲折奔泻。声与色,光与影,烘托出一个静穆岑寂、超凡脱俗的诗意禅境。无怪乎诗僧决意在余年要相伴烟霞了。

96

★贯休(832—912)

婺州兰溪(今属浙江)人。七岁出家,日读经书千字,过目不忘。天复间入蜀。蜀主王建赐号“禅月大师”。晚唐五代着名诗僧,与时士斐说、卢仝、罗隐、吴融、王锴,名僧栖白有诗画往还。时人有谓“诗名画手皆奇绝”(欧阳炯语)、“书似张颠值万金”(张格语)。自称诗作“风调野俗”、“概山讴之列”、“十载独扃扉,唯为二雅诗”(《偶作》)。

野居偶作

高淡清虚即是家,何须尽占好烟霞。

无心于道道自得,有意向人人转赊。

风触花好文锦落,砌横流水玉琴斜。

但令知此还如此,谁羡前程未可涯。

【赏析】

这是一首抒怀述道诗。

仿佛一篇精短的随笔,诗人在这篇偶作中诗意地表述了自己野居修道、清虚宁静的禅境。首先礼佛参禅不一定要占尽天下名山,只要有一个清虚的家,一个高远淡泊的家就行了。最关键是要无心习道,切莫刻意求人。无心处道自现,求人则无异于舍近求远。大道本来现成,触目皆菩提,处处皆是道,落英流水无不是佛性的显现。“但令知此还如此”,悟时佛性是如此,悟后佛性还是如此,一句诗中两个“此”字,强调了佛性的常在。明白这一人生根本,哪里还会羡慕什么尘世前程呢!

天台老僧

独居无人处,松龛岳色侵。

僧中九十腊,云外一生心。

白发垂不剃,青眸笑转深。

犹能指孤月,为我暂开襟。

【赏析】

这首诗是晚唐名诗人对禅衲淡泊清静、超然世外的境界的热情礼赞,字里行间,流露出令人开怀的禅悦。

天台老僧仿佛是佛性的化身。他孤独而自在地居住在一个无人侵扰的深林中,已经度过了九十个春秋;他的心已与云外的天地融合为一体,不再有人间的烟火。然而他的意态是那样灵动、潇洒:长长的白发披垂在肩上,他开怀一笑时,明亮的眸子闪闪发光,显得十分自在、旷达、乐观。那对着孤月敞开胸襟的举动,又是何等的畅快。老僧简直就是一位活佛,显示了任运自在、自由畅快的禅境。

对僧人的礼赞诗着名的还有《终南僧》。诗云:“声利掀天竟不闻,草衣木食度朝昏。遥思山雪深一丈,时有仙人来打门。”描写了山僧淡泊名利、无欲无求、与仙人为伴的自在生活与纯净的心境。

贯休是一位精于诗作、为得好诗而呕心沥血的诗匠。他曾在《偶作》中述怀道:“无端为五字,字字鬓星星。”从本诗中读者自可寻觅芳踪。

96

★元安(834—898)

唐代禅僧,陕西凤翔人。初为临济义玄侍者。后参夹山善会,言下服膺,依住多年,悟得心要。后迁澧阳(今湖南)洛浦山下卜筑宴处,接化四方僧众,酬答请益,词句华美,颇多警策辞句,广为四海流传。

示法偈

决志归乡去,乘船渡五湖。

举篙星月隐,停棹日轮孤。

解缆离邪岸,张帆出正途。

到来家荡尽,免作屋中愚。

【赏析】

这是一首禅意斐然的示法偈。

归乡是一个禅子精神世界回归本原的借用语。回归精神的家园,必须经过一个孤独的、与自然契合的净化过程,必须历经五湖四海才能抵达彼岸。为了回家,他解缆、张帆、举篙、停棹,终于回到了那个一无所有的美妙清虚的乐园。这是怎样一个自由自在的境界呀,又是何等充满灵性与智慧的所在。再也不是凡夫愚子,叫人何等心情舒畅!

96

★韦庄(836—910)

京兆杜陵(今陕西省西安市东南)人。早年屡试不第,直至年近六十才中进士。工诗,着有《浣花集》,与温庭筠齐名,世称“温韦”,花间派代表诗人。其诗录入《花间集》48首。

送日本国僧敬龙归

扶桑已在渺茫中,家在扶桑东更东。

此去与师谁共到?一船明月一帆风。

【赏析】

这是一首诗意盎然的送别诗,语言清丽,意趣高雅。

首二句层层推进,描述乡关路途遥远,简直远得难以抵达。将诗人的挽留之情,难舍之意,尽展其中。于是诗人的关切之情在第三句中跃然纸上:那么远的路程,谁来跟你做伴呢?哎呀,真是多虑!“一船明月一帆风”,不是最好的伴侣么?这句诗既表达了诗人愿友人平安抵达的祝愿,也反衬了日本僧人明心净虑、心若明月的禅境。

中日两国人民的文化交往源远流长。唐诗中有不少送别日本友人的佳作。仅录两首,供读者赏阅:“浮杯万里过沧溟,遍礼名山适性灵。深夜降龙潭水黑,新秋放鹤野田青。身无彼我那怀土,心会真如不读经。为问中华学道者,几人雄猛得宁馨?”(刘禹锡《赠日本僧智藏》)“悬帆待秋水,去入杳冥间。东海几年别,中华此日还。岸遥生白发,波尽露青山。隔水相思在,无书也是闲。”(贾岛《送褚山人归日本》)

96

★李洞(生卒年不详)

京兆(今陕西省西安市)人。家贫不济,好诗苦吟,唐昭宗年间三试不第,因而投心禅宗。作诗师效贾岛,风格奇峭。有禅诗50余首。

送僧清演归山

毛褐斜肩背负经,晓思吟入窦山青。

峰前野水横官道,踏着秋天三四星。

【赏析】

苦吟诗人李洞的这首送行诗,写人绘景,平中出奇,诗趣横溢,可谓绝句极品。

清晨诗僧清演负经入山,青山碧水,撩发了他的诗兴,他一路行一路歌,何等洒脱。忽然山前有一道溪水横漫了道路。溪水清亮,秋空澄静,有几颗疏星还倒映在水中。他涉水而过,仿佛踏着蓝天和星星。

诗人与僧衲有着不解之缘,他深深了解一个衲子自由自在、飘逸无拘的心灵世界,所以他展开了想象的翅膀,把一个佛子的精神境界展现于他普通而平常的背经归山的行为中,以寄托自己对禅宗的仰慕。

他的另一首诗《赠僧》也是不可多得的佳作:“不羡王公与贵人,唯将云鹤自相亲。闲来石上观流水,欲洗禅衣未有尘。”好个“欲洗禅衣未有尘”!

96

★本寂(840—901)

泉州莆田(今福建莆田)人。洞山良价法嗣,与师父洞山良价于抚州曹山共创曹洞宗,是开山宗主之一,晚唐着名禅师。着有《抚州曹山元证禅师语录》、《抚州曹山本寂禅师语录》共三卷。

焰里寒冰结

焰里寒冰结,杨花九月飞。

泥牛吼水面,木马逐风嘶。

【赏析】

这是一代禅宗骁将曹山本寂所作的着名的意念派妙偈。

禅师们个个都是意念派的大师,也是大写意的师匠。有一个大生命在宇宙中飞翔,把人带进另一个时空。一颗圆满的禅心使一切都具有了生命。水火本不相容,却水火交融;杨花本属春时,却在秋日飘飞;泥牛在水面发出生命的震吼,木马在好风中长嘶。似幻似真,却比真实更加真实。这就是生命觉醒后的大发现,是第三只眼的杰作,是大能量的进发。这样我们的生命就迎来了另一个灿烂的彼岸。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