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言祖语 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第一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9月20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8年09月20日 · 72 次阅读
96

  禅波罗蜜序

  禅波罗蜜者。辅行云。次第禅门目录云。大师于瓦官寺说也。大庄严寺。法慎私记。章安顶禅师。治定为十卷。开十大章。一大意。二释名。三明门。四诠次。五法心。六方便。七修证。八果报。九起教。十归趣。但至修证。余三略无。于修证中。又开四别。一世间禅。二亦世间亦出世间。三出世间。四非世间非出世间。四中唯至第三出世。复为二。一对治无漏。二缘理无漏。但至对治。又为九。谓九想。八念十想。背舍胜处。一切处。九次第定。奋迅。超越。然修证之相。岂可尽具。传曰。大师尝在高座云。若说次第禅门。年可一遍。若着章疏。可五十卷。今刊预示大科。庶学者不昧始末云。十大章初修禅波罗蜜大意(第一卷上下)二释禅波罗蜜名三明禅波罗蜜门四辨禅波罗蜜诠次五简禅波罗蜜法心六分别禅波罗蜜前方便二初外方便(第二卷)二内方便二初正明因止发内外善根(第三卷上下)二明验恶根性(第四卷)七释禅波罗蜜修证四初修证世间禅相三初四禅(第五卷)二四无量心(第六卷)三四无色定二修证亦世间亦出世间禅相三初六妙门(第七卷)二十六特胜三通明(第八卷)三修证出世间禅相二初对治无漏九观坏法(第九卷)初九想二八念三十想观不坏法(第十卷)四八背舍五八胜处六十一切处炼七九次第定薰八师子奋迅三昧修九超越三昧二缘理无漏(不说)四修证非世间非出世间禅相八显示禅波罗蜜果报九从禅波罗蜜起教十结会禅波罗蜜归趣

  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第一之上

  隋天台智者大师说

  弟子法慎记

  弟子灌顶再治

  (天台山修禅寺顗禅师。于都讲说禅法。大庄严寺沙门法慎记。预听学辄依说采记。法门深广难可委悉。若取具足。有三十卷。今略出前卷要用。流通此本。于天台更得治改前诸同学所写之者。尔时既未好成就。犹应阙略。或繁而不次。若见此本更改定之。庶于学者得免谬失矣)。

  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大开为十意不同。所言十意者。修禅波罗蜜大意第一。释禅波罗蜜名第二。明禅波罗蜜门第三。辨禅波罗蜜诠次第四。简禅波罗蜜法心第五。分别禅波罗蜜前方便第六。释禅波罗蜜修证第七。显示禅波罗蜜果报第八。从禅波罗蜜起教第九。结会禅波罗蜜归趣第十。今约此十义。以辨禅波罗蜜者文。则略收诸佛教法之始终。理则远通如来之秘藏。一切圆妙法界。若教若行。若事若理。始从凡夫。终至极圣。所有因果行位。悉在其中。若行人深达禅门意趣。则自然解了一切佛法。不俟余寻。故摩诃衍云。譬如牵衣一角。则众处皆动。所以第一先明修禅波罗蜜大意者。菩萨发心所为。正求菩提净妙之法。必须简择真伪。善识秘要。若欲具足一切诸佛法藏。唯禅为最。如得珠玉众宝皆获。是故发意修禅。既欲修习。应知名字。寻名取理。其义不虚。以释禅名。寻名求理。理则非门不通。次明禅门。禅定幽远。无由顿入。必须从浅至深故。应辩诠次。夫欲涉浅游深。复当善识禅中境智。是以次简法心。既明识法心。若欲习行。事须善巧。次分别方便。依法而行。必有所证。次释修证。若得内心相应。因成则感果。次显示果报。从因至果。自行既圆。便树立益物之功。次释教门。理教既已圆备法相。同归平等一实之道。次结会指归。以此十义相生。辩释禅波罗蜜。总摄一切众行法门至下寻文。冷然可见。故大品经云。菩萨从初已来。住禅波罗蜜中。具足修一切佛法。乃至坐道场。成一切种智。起转法轮。是名菩萨次第行次第学。次第道。

  修禅波罗蜜大意第一(从此尽今一卷。大段有五。并是商略禅波罗蜜。摄一切佛法。靡所不该。欲开发行者。起深信乐。归宗有在。是中悉未论修行入证之相)

  今明菩萨修禅波罗蜜。所为有二。一者简非。二者正明所为。第一简非者。有十种行人。发心修禅不同。多堕在邪僻。不入禅波罗蜜法门。何等为十。一为利养故。发心修禅。多属发地狱心。二邪伪心生。为名闻称叹故。发心修禅。多属发鬼神心。三为眷属故。发心修禅。多属发畜生心。四为嫉妒胜他故。发心修禅。多属发修罗心。五为畏恶道苦报。息诸不善业故。发心修禅。多属发人心。六为善心安乐故。发心修禅。多属发六欲天心。七为得势力自在故。发心修禅。多属发魔罗心。八为得利智捷疾故。发心修禅。多属发外道心。九为生梵天处故修禅。此属发色无色界心。十为度老病死苦疾得涅槃故。发心修禅。此属发二乘心。就此十种行人。善恶虽殊。缚脱有异。既并无大悲正观。发心邪僻。皆堕二边。不趣中道。若住此心。修行禅定。终不得与禅波罗蜜法门相应。第二正明菩萨行人修禅波罗蜜大意。即为二意。一先明菩萨发心之相。二正明菩萨修禅所为。第一云何名菩萨发心之相。所谓发菩提心。菩提心者。即是菩萨以中道正观以诸法实相。怜愍一切。起大悲心。发四弘誓愿。四弘誓愿者。一未度者令度。亦云众生无边誓愿度。二未解者令解。亦云烦恼无数誓愿断。三未安者令安。亦云法门无尽誓愿知。四未得涅槃令得涅槃。亦云无上佛道誓愿成。此之四法。即对四谛。故缨络经云。未度苦谛令度苦谛。未解集谛令解集谛。未安道谛令安道谛。未证灭谛令证灭谛。而此四法。若在二乘心中。但受谛名。以其缘理审实不谬故。若在菩萨心中。即别受弘誓之称。所以者何。菩萨虽知四法毕竟空寂。而为利益众生。善巧方便。缘此四法。其心广大。故名为弘。慈悲怜愍。志求此法。心如金刚。制心不退不没。必取成满。故名誓愿。行者若能具足发此四愿。善知四心。摄一切心。一切心即是一心。亦不得一心而具一切心。是名清净菩提之心。因此心生。得名菩萨。故摩诃衍论偈说。

  若初发心时  誓愿当作佛   已过于世间  应受世供养

  第二正明菩萨行人修禅所为者。菩萨摩诃萨。既已发菩提心。思惟为欲满足四弘誓愿。必须行菩萨道。所以者何。有愿而无行。如欲度人彼岸。不肯备于船筏。当知常在此岸。终不得度。如病者须药得而不服。当知病者必定不差。如贫须珍宝见而不取。当知常弊穷乏。如欲远行而不涉路。当知此人不至所在。菩萨发四弘誓。不修四行。亦复如是。复作是念。我今住何法门。修菩萨道。能得疾满如此四愿。即知住深禅定。能满四愿。何以故。如无六通四辩。以何等法而度众生。若修六通。非禅不发。故经言。深修禅定。得五神通。欲断烦恼。非禅不智。从禅发慧。能断结使。无定之慧。如风中灯。欲知法门。当知一切功德智慧。并在禅中。如摩诃衍论云。若诸佛成道。起转法轮。入般涅槃。所有种种功德。悉在禅中。复次菩萨。入无量义处三昧。一心具足万行。能知一切无量法门。若欲具足无上佛道。不修禅定。尚不能得色无色界。及三乘道。何况能得无上菩提。当知欲证无上妙觉。必须先入金刚三昧。而诸佛法乃现在前。菩萨如是深心思惟。审知禅定。能满四愿。如摩诃衍偈说。

  禅为利智藏  功德之福田   禅如清净水  能洗诸欲尘   禅为金刚铠  能遮烦恼箭   虽未得无为  涅槃分已得   得金刚三昧  摧碎结使山   得六神通力  能度无量人   嚣尘蔽天日  大雨能淹之   觉观风动之  禅定能灭之

  此偈所说。即证因修禅定。满足四愿。问曰。菩萨若欲满足四弘誓愿。应当遍行十波罗蜜。何得独赞禅定。答曰。前四义劣。后五因禅。今则处中而说。所以者何。菩萨修禅。即能具足增上四度。下五亦然。如菩萨发心为修禅故。一切家业。内外皆舍。不惜身命。寂然闲居。无所悭吝。是名大舍。复次菩萨。为修禅故。身心不动。关闭六情。恶无从入。名大持戒。复次菩萨。为修禅故。能忍难忍。谓一切荣辱皆能安忍。设为众恶来加。恐障三昧。不生瞋恼。名为忍辱。复次菩萨。为修禅故。一心专精进。设身疲苦。终不退息。如钻火之喻。常坐不卧。摄诸乱意。未尝放逸。设复经年无证。亦不退没。是为难行之事。即是大精进也。故知修禅因缘。虽不作意别行四度。四度自成。复次菩萨。因修禅定。具足般若波罗蜜者。菩萨修禅。一心正住。心在定故。能知世间生灭法相。智慧勇发。如石中泉。故摩诃衍偈说。

  般若波罗蜜  实法不颠倒   念想观已除  言语法皆灭   无量众罪除  清净心常一   如是尊妙人  则能见般若

  复次因禅具足方便波罗蜜者。一切方便善巧。要须见机。若不入深禅定。云何能得明见根性。起诸方便引接众生。复次因禅具足力波罗蜜者。一切自在变现。诸神通力。皆藉禅发。具如前辨。复次因禅具足愿波罗蜜者。如摩诃衍中说。菩萨禅定。如阿修罗琴。当知即是大愿成就之相。复次因禅具足智波罗蜜者。若一切智道种智。一切种智。非定不发。其义可见。行者善修禅故。即便成就十波罗蜜。满足万行一切法门。是故菩萨。欲具一切愿行诸波罗蜜。要修禅定。是事如摩诃衍论中说。问曰。菩萨之法。正以度众生为事。何故独处空山。弃舍众生。闲居自善。答曰。菩萨身虽舍离。而心不舍如人有病。将身服药。暂息事业。病差则修业如故。菩萨亦尔。身虽暂舍众生。而心常怜愍。于闲静处。服禅定药。得实智慧。除烦恼病。起六神足。还生六道。广度众生。以如是等种种因缘。菩萨摩诃萨。发意修禅波罗蜜。心如金刚。天魔外道。及诸二乘。无能沮坏。

  释禅波罗蜜名第二

  今释禅波罗蜜名。略为三意。一先简别共不共名。二翻译。三料简。第一简别共不共名。即为二意。一共名。二不共名。共名者。如禅一字。凡夫外道。二乘菩萨。诸佛所得禅定。通得名禅。故名为共。不共名者。波罗蜜三字。名到彼岸。此但据菩萨诸佛故。摩诃衍论云禅在菩萨心中。名波罗蜜。是名不共。所以者何。凡夫着爱。外道着见。二乘无大悲方便。不能尽修一切禅定。是以不得受到彼岸名。故言波罗蜜即是不共。复次禅名四禅。凡夫外道。二乘菩萨诸佛。同得此定。故名为共。波罗蜜名度无极。此独菩萨诸佛。因禅能通达中道佛性。出生九种大禅。得大涅槃。不与凡夫二乘共故。波罗蜜者。名为不共。通而为论即无劳分别。所以者何。禅自有共禅不共禅。波罗蜜亦尔。有共不共故。摩诃衍论云。天竺语法。凡所作事竟。皆名波罗蜜。第二翻释。即为二意。一翻释共名。二翻释不共名。第一先翻释共名。共名者即是禅也。亦为二意。一正翻名。二者解释。第一先翻共名者。禅是外国之言。此间翻则不定。今略出三翻。一摩诃衍论中翻禅。秦言思惟修。二举例往翻。如檀波罗蜜。此言布施度。禅波罗蜜。此言定度。故知用定以翻禅。三阿毗昙中。用功德丛林以翻禅。第二释此三翻。即作二意。一别二通。若释别翻思惟修者。此可对因。何以故。思惟是筹量之念。修是专心研习之名。故以对修因。翻禅为定者。此可对果。何以故。定名静默。行人离散求静。既得静住。酬本所习故以对果。翻禅为功德丛林者。此可通对因果。如功是功夫。所以对因。积功成德可以对果。如万行对因。万德对果。因果合翻。故名功德丛林者。譬显功德非一。所以然者。如多草共聚名为丛。众树相依名为林。草丛小故。可以譬于因中之功小。林木大故。可以对果上之德大。此而推之。功德丛林通对因果。于义则便。第二通释禅。三翻并对因果。所以者何。如思惟修。虽言据因亦得对果。何以故。定中静虑即是思惟。乘上益下。故名为修。此可以数人九修中乘上修义为类故。于果中亦得说思惟。因中亦得说定者。如十大地心数。散心尚得言定。何况行者专心敛念。守一不散而不名定。故知因中亦得说定。因中亦得名功德丛林者。因中功义前已说之。由运功故即成行因之德。果中德义说亦如前。所言功者即是功用。果上有寂静离过。神通变化益物之用。故名为功。因之与果悉是众善功德之所成故。通言功德丛林。复次诸经论中。翻名立义不同。或言禅名弃恶或言疾大疾住大住。如是处不同。不可偏执。第二翻释不共名。不共名者。即是波罗蜜。亦为二意。一者翻名二者解释。就第一翻名中。略出三翻不同。一者诸经论中。多翻为到彼岸。二摩诃衍论中。别翻云事究竟。三瑞应经中。翻云度无极。第二释此三翻。亦为二意。一别二通。此皆对事理名义。第一别释。言到彼岸者。生死为此岸。涅槃为彼岸。烦恼为中流菩萨以无相妙慧。乘禅定舟航。从生死此岸。度涅槃彼岸。故知约理定以明波罗蜜。言事究竟者。即是菩萨大悲为众生。遍修一切事行满足故摩诃衍云。菩萨因禅能究竟众事。禅在菩萨心中。名波罗蜜。此据事行说波罗蜜。言度无极者。通论事理。悉有幽远之义。合而言之。故云度无极。此约事理行满说波罗蜜。第二通释三翻。并得同对事理俱随缘化物。故立异名。所以者何。若言无相之慧。能度生死故为理行者。今言理中。有佛无佛性相常然。岂论无相之慧能度生死。终是就事作此说也。事究竟。亦是从理立名者。若缘理而起事行。当知说事究竟。亦是约理名波罗蜜。度无极亦未必一向就事理无极名波罗蜜。所以者何。诸佛随缘利物出没不定无极。或时对事。或时对理。岂有定准。当知三名理事互通。未必偏有所属。余例可知。释波罗蜜义。至下第十结会归趣中。自当广明第三料简。如摩诃衍论中云。问曰。背舍胜处一切处等。何故不名波罗蜜。独称禅为波罗蜜。答曰。禅最大如王。言禅波罗蜜者。一切皆摄。是四禅中。有八背舍。八胜处。十一切处。四无量心。五神通。练禅自在定。十四变化心。无诤三昧愿智顶禅首楞严等诸三昧。百则有八。诸佛不动等百则二十。皆在禅中。若诸佛成道转法轮入涅槃。所有胜妙功德。悉在禅中。说禅则摄一切。若说余定则有所不摄。故禅名波罗蜜。复次四禅中智定等。故说波罗蜜。未到地中间禅。智多而定少。四无色定多而智少。如车轮一强一弱则不任载。四禅智定等。故说波罗蜜。复次约禅说波罗蜜。则摄一切诸定。所以者何。禅秦言思惟修。此诸定悉是思惟修功德故。当知诸定悉得受波罗蜜名如大品中。说百波罗蜜。亦说背舍胜处等。皆名波罗蜜。但四禅在根本先受其名。非不通于余定。问曰。上明禅定三昧波罗蜜等。为同为异。答曰。通而为论名义互通。别而往解四法名义各有主对。所以者何。根本四禅但名禅。非定三昧亦不名波罗蜜。无色但名定。非禅三昧亦不名波罗蜜。未到地禅中间。虽非正禅定。是方便故。或名禅或名定。非三昧亦不名波罗蜜。空无相等但名三昧。非禅定亦不名波罗蜜。背舍胜处。六通四辩等。具有禅定三昧等三法。而不名禅定三昧。亦非波罗蜜。九次第定具有三法但名为定不名禅三昧。亦非波罗蜜。有觉有观。及师子超越无诤等。亦具三法。但名三昧不名禅定。亦非波罗蜜。愿智顶等具有三法。但名禅不名定三昧。亦非波罗蜜。九种大禅。及首楞严等。并具四法。亦名禅亦名定亦名三昧。即是波罗蜜。若用首楞严心。入前三法中。一切皆名波罗蜜。故百波罗蜜中。一切法门。皆名波罗蜜。今略对四法分别如前。若诸大圣善巧随缘利物。则言无定准解释(云云)。故诸经论中出没立名。其意难见不可谬执。而经论中。多约禅明波罗蜜者。以根本四禅是众行之本。一切内行功德。皆因四禅发。依四禅而住。是以独禅得受波罗蜜名问曰。禅波罗蜜但有一名。更有余称答曰。如涅槃中说。言佛性者。有五种名。亦名首楞严。亦名般若。亦名中道。亦名金刚三昧大涅槃。亦云禅波罗蜜。即是佛性。故知诸余经中所说。种种胜妙法门。名字无量。皆是禅波罗蜜之异名。故摩诃衍偈说。

  般若是一法  佛说种种名   随诸众生类  为之立异字   若人得般若  戏论心皆灭   譬如日出时  朝露一时失

  以此类之。禅名岂不遍通。若其禅定不具足摄一切诸法。则非究竟。何得名波罗蜜义。问曰。诸法实相首楞严及到彼岸等。唯佛一人方称究竟。菩萨所行禅定。云何名波罗蜜。答曰。因中说果故。随分说故。顿教所明发心毕竟二不别故。以如是等众多义故。菩萨所行禅定。亦得名波罗蜜。

  明禅波罗蜜门第三

  行者善寻名故。自知其体。若欲进修。必因门而入。今略明禅门。即为三意。第一标禅门。第二解释。三料简。第一标禅门者。若寻经论所说禅门。乃有无量。原其根本。不过有二。所谓一色二心。如摩诃衍中偈说。

  一切诸法中  但有名与色   若欲如实观  亦当观名色   虽痴心多想  分别于诸法   更无有一法  出于名色者

  今就色门中。即开为二。如经中说。二为甘露门。一者不净观门。二者阿那波那门。心门唯有一门如经中说。能观心性名为上定。开色别立于心。此则禅门有三所谓一世间禅门。二出世间禅门。三出世间上上禅门。故大集经云。有三种摄心。一者出法摄心。二者灭法摄心。三者非出非灭法摄心。第二解释。此三门中。即各为二意。一别二通。第一别明门者。门名能通如世门通人有所至处。一以息为禅门者。若因息摄心。则能通行心。至四禅四空四无量心。十六特胜通明等禅。即是世间禅门。亦名出法摄心。此一往据凡夫禅门。二以色为禅门者。如因不净观等摄心。则能通行心。至九想。八念。十想。背舍。胜处。一切处。次第定。师子奋迅。超越三昧等处。即是出世间禅门。亦名灭法摄心。一往据二乘禅门。三以心为禅门者。若用智慧反观心性。则能通行心。至法华。念佛般舟。觉意。首楞严诸大三昧。及自性禅。乃至清净净禅等。是出世间上上禅门。亦名非出非灭法摄心。此一往据菩萨禅门。以此义故。约三法为门。问曰。诸法无量何故但取此三为禅门。答曰。今略明有三意。故立三法为门。一如法相。二随便易。三摄法尽。一如法相者。如大集经说。歌罗逻时。即有三事。一命二暖三识。出入息者。名为寿命。不臭不烂。名之为暖。即是业持火大故。地水等色大臭烂也。此中心意名之为识。即是刹那觉知心也。三法和合从生至长无增无减。愚夫不了于中妄计我人众生。作诸业行心生染着。颠倒因缘往来三界。若寻其源本。不出此之三法。故以三法为门。不多不少二随便易。故立三法为门者。如因息修禅。则有二便。一疾得禅定。二易悟无常。以色为门。亦有二便。一能断贪欲。二易了虚假。心为门者。此亦有二便。一能降一切烦恼。二易悟空理。三摄法尽者。此三法是禅门根本故。所以者何。举要说三开即无量。如息门中或数或随或时观息。如此非一至处亦异。如色门中或缘外色或缘内色。或作慈悲或缘佛相。乃至得解实观。如此非一至处亦异。如心门中或止或观或觉或了。或觉了诸心入于非心。觉了非心。出无量心。或觉了非心非不心。能知一切心非心。如是缘心不同。至处亦复非一。故说三门摄一切禅门。此事至第七八释修证中方乃可见。第二通名三门者。此三法通得作世间出世间。出世间上上等禅门。所以者何。一如息法不定。但属世间禅门。何以得知。如毗尼中。佛为声闻弟子。说观息等十六行法。弟子随教而修皆得圣道。故知亦是出世间禅门。即大乘门者。如大品说。阿那波那。即是菩萨摩诃衍。故请观音经约数息辨六字章句。明三乘得道。此岂可但是世间禅门。二色法为门。亦不得但是二乘所行。不通大乘及凡夫外道。何以故。如涅槃中说。外道但能治色。不能治心。我弟子善治于心。故知凡夫亦得观色。大乘观色。如大品中说。胀想烂想等是菩萨摩诃衍。此岂可但是出世间禅门。三约心为门。亦不得但据菩萨。何以故。如外道亦观心。起四十八见。凡夫缘心入四空通。声闻者如涅槃说。我弟子善治心故。能离三界。此岂唯是出世间上上禅门。当知三门互通。但三种人用心异故。发禅得道亦各不同。此义至第九明从禅波罗蜜起教中。当广分别。第三料简通别二门。问曰。若尔者。何故如前分别。答曰。一切义理有通有别。教门对缘益物不同。异说无咎。复次前非了义之说。未可定执。问曰。三门互得通者。今就事中数息而学。得证九想八背舍自性等禅不。答曰。或得或不得。初学者不得二乘。学自在定者得菩萨。具足方便波罗蜜者。随意无碍。问曰。何故云初学不得。有人数息发九想背舍念佛慈心。此复云何。答曰。此发宿缘不正。因修得证。缘尽则灭谢。不进终不成就次第法门。至下内方便中明善根发相。当广分别。余二门类然可知。

  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第一之上

共收到 1 条回复
96

  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第一之下

  隋天台智者大师说

  弟子法慎记

  弟子灌顶再治

  辨禅波罗蜜诠次第四

  行者既知禅门之相。菩萨从初发心乃至佛果。修习禅定。从浅至深。次第阶级。是义应知。今略取经论教意。撰于次第。故大品经云。菩萨摩诃萨。次第行次第学次第道。辨禅定次第。即为二意。一者正明诸禅次第。二者简非次第。一正释诸禅次第义者。行人从初持戒清净。厌患欲界。系念修习阿那波那入欲界定。依欲界定得未到地。如是依未到地。次第获得初禅乃至四禅。是名内色界定。次为大功德缘外众生受乐欢喜。次第获得四无量心。是名外色界定。此八种禅定。虽缘内外境入定有殊。而皆属色界摄。行者于第四禅中厌患色如牢狱。灭前内外二种色。一心缘空得度色难。获得四空处定。是名无色界定。此十二门禅皆是有漏法。次此应明亦有漏亦无漏禅。行者既得根本禅已。为欲除此禅中见着。次还从欲界修六妙门。所以者何。此六门中。数随止是入定方便。观还净是慧方便。定爱慧策。爱故说有漏。策故说无漏。此六法多是欲界未到地四禅中具足。亦有至上无色地者。次此应明十六特胜。横则对四念处。竖则从欲界乃至非想。但地地中立观破析故能生无漏。次应说通明观前十六特胜总观故粗。今通明别观故细。此禅亦从欲界至非想。乃至入灭定。此三种禅亦名净禅。五种禅中犹是根本摄。今明无漏禅次第之相。即有二意不同。一者行行次第。二者慧行次第。行行次第。所谓观炼熏修。初明观禅次第。有六种禅。初修九想。无漏之前。用此对治。破欲界烦恼。故次八念。为除修九想时怖畏心生故。次十想。坏法人。于欲界修此十想断三界烦恼。故次八背舍。不坏法人。修此观禅。对治三界根本定中见着。故次明八胜处。为于诸禅定观缘中得自在故。次明十一切处。为欲广禅定中色心令普遍故。乃至修六神通。由是观禅摄。次明炼禅者。即九次第定。为总前定观二种禅令心调柔。入诸禅时。心心次第无间故。及有觉有观等三三昧皆是炼禅摄。次明熏禅。熏禅者即是师子奋迅三昧。顺逆次第入出熏诸禅。令定观分明纯熟增益功德故。次明修禅。修禅者。即是超越三昧。于诸禅中超越入出。为得无碍自在解脱故。是以大品经云。菩萨摩诃萨。住般若波罗蜜。取禅波罗蜜。除诸佛三昧。入余一切三昧。若声闻三昧。若辟支佛三昧。若菩萨三昧。皆行皆入。余一切三昧者。根本定是。若声闻三昧者。三十七品空无相等三三昧。四谛十六行是。若辟支佛三昧者。十二因缘三昧是。菩萨三昧者。自性禅等皆名三昧。是菩萨住诸三昧。逆顺出入八背舍。依八背舍逆顺出入九次第定依九次第定。逆顺出入师子奋迅三昧。依师子奋迅三昧。逆顺出入超越三昧。是菩萨依诸三昧。得诸法相等齐此。始是二乘行。行共禅满。何以故。大阿罗汉。亦得超越三昧故。二明无漏慧行次第之相。因闻四谛即修三十七品。次入三解脱门。次用十六行观分别四谛。次具十智三无漏根。成就九修获九断。如此略辨声闻所行无漏慧行。次应说十二因缘观门。即是辟支迦罗之所行无漏慧行。若菩萨次第成就。二乘学无学所得智断。是名从假入空通观具足也。故大品经云。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以方便力故。从干慧地入性地。八人地见地离欲地阿罗汉辟支佛地。皆行皆入而不取证。次明菩萨不共禅次第者。一自性禅。二一切义禅。三难禅。四一切门禅。五善人禅。六一切行禅。七除恼禅。八此世他世乐禅。九清净净禅。菩萨依是禅故。得大菩提果。具足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等一切佛法。此则略明菩萨从初发心修禅。次第行次第学次第道乃至佛地。名住大涅槃深禅定窟。此义至释第七修证。第八显示果报中。方乃具辨。问曰。菩萨大士为通达诸禅浅深。具足一切佛法次第行次第学。可如上说。今行人初学禅时。为当一向如上依次第修。为当不尔。答曰。今且欲明诸禅浅深相。一往作此次第分别。若论初心学人。随所欲乐。便宜对治。易入泥洹者。从诸禅方便初门而修不必定。如前一一依次第。此义至内方便安心禅门中当广分别。第二简非次第义。问曰。菩萨修禅为一向次第。修禅亦有非次第。答曰。此得为四。一明次第。二明非次第。三明次第非次第。四明非次第次第。今明次第。如上说。大品经云。菩萨次第行次第学次第道。非次第者。菩萨修法华一行等诸三昧。观平等法界非深非浅。故名非次第。如无量义经说。行大直道无留难故。次第非次第者。如大品中。须菩提白佛。次第心应行般若。应生般若。应修般若不。佛告须菩提。常不离萨婆若故。为行般若。为生般若。为修般若。非次第次第者。如须菩提白佛。一切诸法皆无自性。云何菩萨得从一地至一地。佛告须菩提。以诸法空故。菩萨得从一地至一地。问曰。今此四句但据菩萨。亦得通二乘否。答曰。二乘亦得作此说。何以故。知自有声闻。初发心行于行行。从根本初禅。而修乃至超越禅。方得阿罗汉果。是为次第。或有声闻人。闻说善来。一时具足三明八解脱等。是为非次第。或有声闻人。修次第行行时即用慧行。善观次第性空。从初心乃至得阿罗汉。是名次第非次第。四或有声闻。从初发心即修慧行。发电光三昧得四果。未具诸禅。为欲满足有为功德故。次第修五种禅定满足。即是非次第而次第也。此义至第七释修证。及第八显示果报等十意竟。即自分明。

  简禅波罗蜜法心第五

  已略说诸禅诠次竟。诸禅中法心之相复应知之。今就明法心中。即为三意。一先辨法。二明心。三分别简定法心之别。就第一先辨法中。法有四种。一有漏法。二无漏法。三亦有漏亦无漏法。四非有漏非无漏法。一有漏法者。谓十善根本四禅。众生缘四无量心。四空定是。所以者何。此十二门禅。体非观慧之法。不能照了断诸烦恼故。二无漏法者。九想。八念。十想。背舍。胜处。一切处。次第定。师子奋迅。超越三昧。四谛。十六行。十二因缘法。缘四无量心。三十七品。三三昧。乃至愿智顶禅。十一智。三无漏根等诸无漏定是。所以者何。此诸禅中悉有对治。观慧具足能断三漏故。三亦有漏亦无漏法者。六妙门。十六特胜。通明等是。所以者何。此三种禅中。虽有观慧对治力用劣弱。故名亦有漏亦无漏。四非有漏非无漏法者。法华三昧。般舟念佛。首楞严等。百八三昧。自性禅等九种禅。乃至无缘大慈大悲。十波罗蜜。四无碍智。十八空。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一切种智等是。所以者何。修是等法不堕二边。故名非有漏非无漏法。问曰。何故言法华三昧等法。皆名非有漏非无漏。如法华中说。是德藏菩萨于无漏实相心已得通达。其次当作佛号曰为净身。又如四无畏中第二无畏。名无漏无畏。如是等法。诸经论中多悉说为无漏。今何以言皆是非有漏非无漏法。答曰。此欲简诸佛菩萨有中道不共之法故。须作此分别。如凡夫专依有漏。二乘偏行无漏。今诸佛菩萨所得不共之法。不滞二边则无二边之漏失。是以悉云无漏。何故得免二边漏失。正以中道之法非二边所摄故。云非有漏非无漏也。此之二说。语异而意同故无乖失。若任理性而论。则一切皆名非有漏非无漏法。故大品经云。色无缚无脱乃至一切种智无缚无脱。理既无缚无脱。称理之行。岂不同名无缚无脱。无缚无脱者。即是非有漏非无漏之异名也。问曰。分别定慧为四句可尔。戒复云何。答曰。从十善三归五戒八斋戒沙弥十戒。大比丘二百五十戒菩萨十重四十八轻戒。亦得作四句分别其义(云云)。今不具释。问曰。上第四明禅诠次。及下第七辨修证中。皆先明有漏。次亦有漏亦无漏。次无漏。次非有漏非无漏。今分别四句法。何故异于前后乃以三为二也。答曰。前后皆约修行入证以为诠次。今欲简别法心之相事。须约言句为便。亦以诸经论中说四句皆尔故。云行时非说时说时非行时。此义易明。第二明心有四种心。一有漏心。二无漏心。三亦有漏亦无漏心。四非有漏非无漏心。一有漏心者。即是凡夫外道心。具三漏故名有漏心所以者何。凡夫外道修禅定时。约四时中分别不得离结漏故。何等为四时中分别。一者初发心。欲修禅时。不能厌患世间。为求禅定中乐及果报故。二者当修禅时。不能返照观察。生见着心。三者证诸禅时。即计为实不知虚诳。于地地中见着心生。四者从禅定起。若对众境还生结业。以是因缘。名为漏心。第二明无漏心。亦约四时中分别。一约发心者。二乘之人初发心欲修禅时。厌患世间不乐禅乐及求果报。但为调心则漏心自然微薄不起。因此能发无漏。二修行者。随所修禅悉知虚假能伏见着不生结业。三得证者。入诸禅定之时。若于定中发真空慧断诸烦恼。则三漏永尽。四从禅定起随所对境。不生见着造诸结业。以是因缘。名无漏心。前二心虽是有漏而为无漏作因。因中说果亦名无漏。第三明亦有漏亦无漏心。亦约四时中分别。一约发心者。此行人初发心欲修禅时。恛惶不定。或时厌离生死不乐禅乐。或生见着。悕望定乐。爱乐果报。以生厌故结业微羸。悕望定乐故增长烦恼。二约修行者。如不断善根人欲修禅时。是人虽成就信等五法不得名根。以其不能定伏结使故名亦有漏。生于信等善法故名亦无漏。三约得证者。七种学人入诸禅时。虽发真智结漏未尽故。名亦有漏亦无漏乃至退法罗汉亦有此义。所以者何。未得无生智故名亦有漏。得尽智故名亦无漏。四诸学人等从禅定起。随对众境随所断惑。未尽之处或犹生着故。名亦有漏。断惑尽处虽对众境结业不起。名亦无漏。第四释非有漏非无漏心。亦约四时中明。一约发心者。菩萨大士初发意欲修禅时。不为生死不为涅槃。则心不堕二边。二约修行者。菩萨修禅波罗蜜时。为福德故不住无为。为智慧故不住有为。三约得证者。菩萨入诸禅时。若于禅中发无生忍慧。尔时心与法性相应。不着生死不染涅槃。四菩萨从禅定起。随对众境心常不依有无二边。以是因缘。菩萨之心名非有漏非无漏心。第三料简法心。问曰。诸佛说一切法皆空绝诸言句。如摩诃衍论偈说。

  般若波罗蜜  譬如大火焰   四边不可取  邪见火烧故

  今云何作四句分别。将非堕戏论乎。答曰。佛法中不可得空。于诸法无所碍。因是不可得空故。说一切佛法十二部经。今说有四句无咎。譬如虚空虽无所有。而一切物依以长成。如摩诃衍论偈说。

  若信诸法空  是则顺于理   若不信法空  一切皆违失   若以无是空  无所应造作   未作已有业  不作有作者   如是诸法相  谁能思量者   唯有得直心  所说无依止   离于有无见  心自然内灭

  今为开发行人方便知见。分别种种法门。故无句义中辨于句义。于理无失。故大品经云。无句义是菩萨句义。若汝欲离四句求解脱者。即还被无句缚。所以然者。如说有四句。无四句。亦有四句。亦无四句。非有四句。非无四句。汝尚不免无四句缚。岂得免亦有亦无等四句缚。当知了句非句。于句义无碍。而得解脱。非是离句求。于无句而得解脱。如天女呵身子云。无离文字说解脱也。文字性离即解脱相。复次今明法之与心合为八句。回转分别。则有三十六句。若细历法而明即出无量句。若能于一句法通达一切句。则此辨若虚空无有边际。问曰。若尔何以不约法心各作五句。答曰。诸佛出世对缘化物。教门多约四句。如摩诃衍论中说。有四种悉檀。一世界悉檀。二为人悉檀。三对治悉檀。四第一义悉檀。初有漏法心即是世界悉檀摄。二无漏法心即是对治悉檀摄。三亦有漏亦无漏法心即是为人悉檀摄。四非有漏非无漏法心即是第一义悉檀摄。是中相摄之意细寻可见。复次摩诃衍论。又于第一义悉檀中分别四门。如论偈说。

  一切实一切不实  一切亦实亦不实   一切非实非非实  如是皆名诸法实

  如是等但有四句。更无第五句。今约四句明法心可以类此。余经论中设有五句明义别有因缘。今取一途义便故。不约五句分别。问曰。此四种法心。法之与心有何等异。如有漏法有漏心。此法心为当各是有漏为当各非。故说漏若二各有者。法心合时应有二漏法起。若各无和合亦应无。答曰。今不得言二各是漏。亦不得言二法中各都无漏。何以故。若心即是漏。如阿罗汉。漏尽时。心应尽法亦如是。所以者何。若法定是漏者。圣人入根本四禅。亦应生漏。此四禅法未与心合。亦应自是漏。而圣人入四禅法不生于漏。四禅法未与心相应时。亦自无有漏法生。云何言法即是有漏。今言此漏不独在法亦不独在心。法心合时便有漏生。以有有漏故二处受名譬如仙药。人若服之即令得仙。而药之与人本各非仙。药人和合则便有仙。故药受仙药之名。人受仙人之称。若药不因人不名仙药。人不因药不名仙人。漏法漏心亦复如是。余三种法心义类尔可知。故阿难说示比丘。为舍利弗说偈。

  诸法从缘生  是法说因缘   是法缘及尽  我师如是说

  复次若谓有漏之法自有有漏法。若有漏之法由有漏心故有有漏法。若有漏法由法由心故有有漏法。若有漏之法不由法不由心故有有漏法。如此之计皆堕邪见。所以者何。若谓由有漏法故有有漏法者。即是自性有漏法。若是自性有漏法则应有无穷之漏法。以自性复有自性故。今实不尔。若谓有漏法不能自有。由有漏心故有者。即是他性有漏法。所以者何。若有漏法待有漏心为自性者。今有漏心待有漏法。岂非他性。若由他性而有有漏法者。他性若是有有漏法。则有漏法还是有漏法。更无心法之别。他性若非有漏法。非有漏法何能有有漏法。故知有漏法不由有漏心故有。若谓有漏法。由有漏法有漏心故有者。即是共有。若是共有则从自他性中。而有有漏法。若尔则一时应有二有漏法。今实不然。故知非自他共故有有漏法。若谓离有漏法离有漏心。有有漏法者。即是无因缘而有有漏法。从因缘有有漏法尚不可。何况无因缘而有有漏法。破因成假广说如止观有漏心亦如是。余三种法心亦如是。复次若有漏法。定是有漏法者。是有漏法即是生灭相续法。为生故生。为灭故生。为生灭故生。为离生离灭得生。若是生生即是自生。若由灭故生。即是他生。若由生灭故生。即共生。若离生灭而说生者。即是无因缘生。从因缘生尚不可。何况无因缘生。当知有漏生。毕竟不可得。若无生则无灭。若无生灭即无相续若无生灭相续则无有漏法。破相续假广说如止观。有漏心亦如是。余三种法心亦如是。复次若有漏法是生者。为生生故生。为不生生故生。为生不生故生。为非生非不生故生。若生生则是自性生。若不生生即是他性生。若生不生故生。即是共生。若非生非不生故生。即是无因缘生。从因缘生尚不可。何况无因缘生。是则于相待假中求有漏法生。毕竟不可得。若无生则无有漏。破相待假广说如止观。有漏心亦如是。余三种法心亦如是。当知有漏之法于因成相续。相待中各各四句。求毕竟不可得。若不可得。云何分别。有有漏法若无有有漏之法。而说有漏法者。当知但有名字。是中不应定有所依生。诸戏论破智慧眼。次明有漏心亦如是。若有漏法心如是。余三句法心亦如是。但以世间名字故。说名字之法。不在内外两中间。亦不常自有无名之名故。曰假名问曰。若尔。云何分别法心之异。答曰。但以世间名字故。分别法心之别。是中无有定实。问曰。云何于名字中分别法心之别答曰。若知法心无所有但有名字。则还如上分别法心之相无咎 故大品经云须菩提。不坏假名而说诸法实相。复次如心数为法心王。为心受想行三阴及色阴。为法识阴。为心心相应法心不相应法及色法无为法。为法心法。为心所缘。为法能缘。为心能生。为法所生。为心所观之境。为法能观之智。为心法成于心心依于法。如是等于名字中。种种分别法心之别。虽作此分别。皆如幻化。无所取着同归一相。此义至下第十结会归趣中当广释。

  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第一之下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