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源流 云谷和尚语录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9月02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8年09月02日 · 82 次阅读
96

  云谷和尚语录卷上

  云谷和尚初住平江府圣寿禅寺语录

  参学 宗敬 编

  师于宝祐四年八月入院。指三门云。有拔开力。具透开眼。总未入得圣寿门。新长老今日放行去也。喝。

  佛殿。不着佛求。不着法求。用礼作么。提起坐具云。放过不可。

  据室。磨竭掩室。毗耶杜词。拍床云。太湖三万六千顷。月在波心说向谁。

  拈衣。鸡足峰守得定。大庾岭提不起。提法衣云。这个聻。以我为隐乎。吾无隐乎尔。

  升座拈香云。此一瓣香。恭为 今上皇帝祝延 圣寿。万岁万岁万万岁 遂就座。垂语云。万顷烟波。四桥风月。千尺丝纶直下垂。三山大鳌轻一掣。果有不贪香饵底么(问答不录)。

  提纲。文彩未彰。苏州有常州有。丝毫才露。主山高案山低。一切处不留。一切处成就。红尘闹市。放两抛三。白浪堆中。呈桡舞桌。南垂虹。西合浦。从汝诸人往来。从汝诸人点首。只如保寿开堂。三圣推僧。保寿便打。意在于何。横按镆鎁行正令。太平寰宇斩痴顽。

  晚小参。问答罢乃云。德山小参不答话。奋巨灵分太华之威。赵州小参要答话。展金翅擘沧溟之势。若是举一明三。目机铢两。如镃石见铁相似。轻轻一引便动。说甚好与三十。说甚抛砖引墼。今夜不动功勋。不触风化。革辙通途。海行条贯。会么。太湖跨三州。

  复举宝公令人传语思大。何不下山。教化众生。目视云汉作么。思大云。三世诸佛被我一口吞尽。有甚众生可化。师拈云。二大老。一人口甜心苦。一人扶着便醉。于唱教门中则故是。若约衲僧门下。直须血滴滴地。卓柱杖一下云。车不横推。理无曲断。

  上堂。入院二十日。波波复挈挈。逢僧深问讯。见俗低相揖。因甚十个有五双。当机蹉过。虽然。祸不入慎家之门。

  佛涅槃上堂。生灭灭已。寂灭为乐。黄面瞿昙。死了活不得。摩𦚾告众。椁示双趺。黄面瞿昙。活了死不得。圣寿有个秘传方法。死得活底。活得死底。遂拈柱杖。卓一下云。活也活也。诸人还见老瞿昙么。靠柱杖云。不是不是。

  谢天台靖首座净慈王藏主上堂。江南两浙。春寒秋热。明明道得不知有。明明知有道不得。良久云。丰干骑底大虫。元是南山白额。

  上堂。举僧问风穴。语默涉离微。如何通不犯。风穴云。长忆江南三月里。鹧鸪啼处百花香。师拈云。黄面浙子。念一道神咒。尽将大地人一禁禁定。直是喘气不得。圣寿未免诵普回向真言。到江吴地尽。隔岸越山多。

  刊入方珠玉上堂。灵山正法眼。中峰破沙盆。扶持不起。摇干荡坤。喝一喝云。我行荒草里。你又入深村。

  上堂。心火炎炎。境风浩浩。显德山临济大机大用。破尘劳众生七㒹八倒。会么。善贾之家。不停死货。

  谢无外首座上堂。一叶落天下秋。恁么会又争得。一尘起大地收。不恁么会又争得。恁么不恁么。铁壁复铁壁。虽然。若非明眼人。也大难委悉。

  谢径山翔藏主温州杭侍者上堂。一大藏教。切钵罗娘。满口嚼冰霜。亲到曹凑。绕床振锡。平地㘽荆𣗥。举也举了也。拈也拈了也。会么。川僧藞苴。浙僧潇洒。

  上堂。举僧问香林。如何是衲衣下事。香林云。腊月火烧山。师拈云。腊月火烧山。言端语亦端。白云收谷口。明月浸栏干。

  腊八大雪。径山偃溪和尚至。上堂。二千年前。二千年后。奇哉奇哉。希有希有。等是出山下山。教化众生。莫有眼明心悟底么。如无。圣寿向雪上加霜去也。卓柱杖。下座。

  元正上堂。今朝正月一。说话多忌讳。若说佛法。又道说佛一字。漱口三日。若说世法。又道祖师门下。不许俗谈。拈丈云。柱杖子试露个消息看。卓一下。牛进千头。马进百匹。

  元宵上堂。天上月圆。人间月半。一灯百千万亿灯。是处光明皆灿烂。忽然雾拥云兴。乾坤黑漆。灯在什么处。良久云。翻忆香林。证龟成鳖。

  上堂。举。僧问云门。光明寂照遍河沙。云门云。岂不是张拙秀才语。僧云。是。云门云。话堕也。师拈云。石火机前。电光影里。拟欲追踪。千里万里。虽然如是。那里是这僧话堕处。良久云。路不拾遗。君子称美。

  上堂。春日迟迟。春色依依。见桃花更不疑。闻击竹忘所知。因甚一人道未会。一人道未彻。良久云。大冶精金。应无变色。

  览径山佛海语上堂。灵山单传。少林直指。始从升元阁。终至凌霄峰。于是二中间。总未曾说着。诸人还知佛海落处么。文彩已彰。

  谢藏主副寺上堂。一大藏教。当甚樻头日黄薄。这些说话。非瞌睡虎。不能诠释。非卖生姜汉。不能显示。其余道得。黑豆好合酱。白米好做饭。圣寿未肯点头。何故。家住西州。

  结夏上堂。拈柱杖卓一下。向这里领略得去。灵山一会。俨然未散。傥或不然。且听柱杖子说安居偈。卓一下云。太文彩生。

  上堂。百丈遭马祖喝。临济吃黄柏棒。刺脑胶盆。投身宪网。只如这边那边。三百五百。浩浩商量。皮下还有血么。卓柱杖一下云。铁鞭多力恨无仇。

  上堂。衲僧家。具行脚眼目。显向上巴鼻。提金刚槌。碎圣凡窠臼。秉智慧剑。断佛祖命根。一大藏经卷。是拭疮疣破故纸。千七百传灯。乃弄猢狲闲家具。喝一喝。未必善因而招恶果。

  上堂。达磨面壁。云门念七。旱地轰雷。炎天赫日。古人恁么。圣寿不恁么。一棒一条痕。一掴一掌血。必意如何。六月不热。五谷不结。

  解制上堂。万里无寸草。出门便是草。俊鹘稍空。猛虎当道。拍床云。明眼衲僧看不破。

  中秋雨上堂。两暗平湖。云笼青嶂。不知心月孤圆。往往贪观天上。诸人还猛省么。正好修行。正好供养。

  重建圆照堂并方丈上堂。深一丈。阔一丈。佛祖揩摸。古今榜样。只如圆照堂。夜来与三高堂斗额。是第几机。良久云。众眼难瞒。

  开炉上堂。对圣僧坐禅。与泥像说法。二千年前宿火。已是深深拨开。诸人还觉通身汗下么。不然。放待冷来着。

  嘉兴府本觉禅寺语录

  参学 道杰 编

  踞室。横按柱杖云。正令全提。铁壁铁壁。卓柱杖一下云。百丈耳聋。黄檗吐舌。

  拈帖。正法眼藏。灵山付嘱。正在今日。如何是今日事。帖是嘉兴府出。

  上堂。尽力道不得底句。三过堂说了也。一击轩说了也。有底闻恁么道。咬断拇指。有底闻恁么道。皱却双眉。虽然如是。一得一失。

  上堂。谢龙安和尚。兼周检阅。大明西堂。兴圣首座侍者。曾参一唯。迦叶一笑。燎原之祸。起于一燋。至于担睦州板。提破沙盆。尽是泼油救火。其焰益张。喝一喝云。白日青天。有恁么事。

  净慈介石和尚遗书至。上堂。无常生死法。突兀南山倚天末。于我不相干。潋滟西湖浸月寒。更说珍重偈。八九分明七十二。虚空成两边。少处咸兮多处添。个是介石老人。错供死款。寿山今日。尽底活翻。会么。若教频下泪。沧海也须干。

  谢藏主上堂。举。僧问五祖和尚。一大藏教。是个切脚。未审切什么字。五祖云。钵啰娘。颂云。一句全提梵字经。舌显当滴帝都丁。不知将谓平平仄。到了元来仄仄平。

  上堂。是句也刬。非句也刬。逼得雄鸡生鹄卵。恁么也得。不恁么也得。放下死蛇拈活蝎。本觅与么道。意在于何。开山静慧师。亲见龙牙老。

  上堂。举。应庵和尚问密庵和尚。如何是正法眼。密庵云。破沙盆。师拈云。密庵老人。向大彻堂前。转唯触讳。直得正宗扫土。诸人还知么。劫石易消。乡谈难改。

  佛海忌日。拈香云。趍风于太白峰前。[搨-日+ㄙ]人左语。再参于灵山会上。贯耳大雷。从兹恨气蟠胸。也要辱他门户。老和尚。我不重汝解粘。只重汝添缚。不肯汝全收。只肯汝全放。殷勤爇此兜楼。是名真法供养。

  元旦上堂。今朝欲说新年头佛法。已被镜清说了也。欲说不迁底句。又被法昌说了也。未免只据现定说与诸人。卓柱杖一下云。三段不同。收归上科。

  谢临安林提干径山应侍者万寿坚侍者灵隐俊藏主上堂。净名一默。国师三呼。云收碧汉。雷轰太虚。只如一大藏教。还有这个消息也无。咄。长安城里。休间皇都。

  开炉上堂。冷冰冰地一解。六年雪岭。九载嵩山。不得一半。山僧拟欲行之。尽法无民。且与么。和光同尘。火家暖热。良久云。火炉阔何似古镜阔。

  上堂。举。药山坐次。僧问。兀兀地思量个什么。山云。思量个不思量底。僧云。不思量底。如何思量。山云。非思量。颂云。轮囷古木倚寒林。雪压霜埋春信深。忽地好风轻撼勤。细听浑是者龙吟。

  启建圣节上堂。一句无私。当阳显露。电绕星枢。虹流华渚。直得普天亚地。有情无情。悉皆鼓舞。何故。圣人作而万物睹。

  谢法华希叟和尚。源别㵎首座。上堂。举。琅瑘觉因法华举相访。遂问。近离甚处。举曰。两浙。船来陆来。曰船来。船在甚么处。曰步下。不涉程途一句。作么生道。举以座具摵一摵曰。杜撰长者。如麻似粟。便拂袖而出。琅瑘问侍者。此是甚么人。曰举上座。琅瑘遂亲下旦过堂。问莫是举上座么。莫怪适来相触忤。举便喝。复问。长老何时到汾阳。曰某时到。举曰。我在浙江。早闻你名。元来见解只如此。何得名播寰宇。琅瑘遂作礼曰。慧觉罪过。师拈云。一人如龙戏沧溟。四海水立。一人如虎踞岩麓。万籁风生。全主全宾。全生全杀。古人则且致。即今主宾相见。又且如何。恶。知是般事便休。

  上堂。信口道句句朝宗。信手用机机相副。只如临济缩劫舌头。德山阁起柱杖。向甚处相见。良久云。下座。巡堂吃茶。

  上堂。竖起拂子云。向者里见得。一尘飞而翳天。一芥堕而覆地。其或未然。拂子穿灯笼入露柱。向蟭螟眼里。开张世界去也。掷下拂子。

  上堂。举。高亭初参德山。隔江问讯。德山以手招之。高亭横趍而去。更不回顾。后法嗣德山。大慧拈云。高亭横趍而去。许伊是灵利衲僧。若要法嗣德山则未可。何故。与德山犹隔江在。痴绝和尚云。德山有含沙射人之毒。高亭一死更不再活。师拈云。德山有运斤之手。高亭有受斤之质。当时更得澧州鱼羹烂臛一顿。门风未到寂寞。只如大慧和尚痴绝老人与么道。是褒是贬。疾风知劲草。版荡识良臣。

  结夏上堂。百二十日长期。今朝是第一日。诸人宽作程浪。急作手脚。蓦然知得眼在眉下。鼻在唇上。只许你知。不许你见。要见么。以手摸鼻云。何似生。

  谢秉拂夏斋上堂。一句子百味具足。都寺拈出了也。一句子淡乎无味。首座拈出了也。使我一众。饥虚顿除。闻见俱泯。山僧亦有一味。只是辛辣。也要诸人吞吐。卓拄杖云。今日供养。何似昨日。

  上堂。僧问马大师。离四句。绝百非。请师直指西来意。祖云。我今日劳倦。不能为汝说得。问取智藏。智藏云。我今日头痛。不能为汝说得。问取海兄。海兄云。我到者里却不会。僧举似马祖。祖云。藏头白海头黑。师拈云。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则故是。还知直指为人处么。良久云。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上堂。举。僧问洞山。寒暑到来。如何迴避。山云。何不向无寒暑处迴避。僧云。如何是无寒暑处。山云。寒时寒杀阇梨。热时热杀阇梨。颂云。一曲新丰雪子吟。云笼古殿夜沉沉。普天匝地无回互。莫把商音作羽音。

  保苗上堂。举。南岳让和尚。与马大师说。汝学心地法门。如下种子。我说法要。譬彼天泽。汝缘合故。乃见其道。师云。这般说话。只是寻常日用事。驱沩山牛。耕云摆月。荷麻谷锄。浅种深耕。去无明草。滋养灵苗。唤作汝学心地法门。如下种子得么。密布慈云。遍洒甘露。高悬慧日。别振玄风。唤作我说法要。譬彼天泽得么。五谷丰登。万宝秀实。浑家一饱。顿忘百饥。唤作汝缘合故。乃见其道得么。拍禅床一下云。笑倒金州和尚。

  谢苏新恩程宣教升侍者上堂。迦叶笑中旨。伏羲画外传。蛟龙得云雨。雕鹗在秋天。

  出城归谢故旧上堂。十字街头。回头转脑。只为等个人来。村草步头。捏住鼻端。野鸭何曾飞去。恁么见得。倾盖如故。其或未然。西秦东鲁。

  解夏上坐。十五日已前。住住无所住。十五日已后。去去无所去。正当十五日。也不去也不住。本觉堂中解夏斋。那兰寺里托钵舞。

  佛海禅师忌日上堂。庭柯一叶飘。大地皆秋色。堪叹参玄人。几个知时节。拍膝云。赵州当日见南泉。解道镇州出萝卜。

  上堂。举。僧问云门。树凋叶落时如何。云门云。体露金风。师拈云。应时如风。应机如电。则不无云门老人。仔细看来。太煞伤筋动骨。

  谢大机首座上堂。显大机。彰大用。破的破尘。百发百中。起万年正续。灭东山正统。证其所窃之羊。元在长廊蜂桶。

  九月旦上堂。举。慈明谢故旧颂云。飒飒凉风景。同人访寂寥。煮茶山下水。烧鼎洞中樵。慈明者人富而不骄。约而不俭。虽然。未免费用常住。本觉则不然。飒飒凉风景。同人访寂寥。砒霜和狼毒。白饭糁美椒。且道与古人是同是别。

  重九上堂。金风淅淅。玉露瀼瀼。紫更施紫。黄菊施黄。王孙公子。在在处处登高吟赏。林下道人。三三两两聚头商量。且道商量底是什么事。九月九日是重阳。

  上堂。举。三角示众云。若论此事。眨上眉毛。早是蹉过。麻谷出众云。蹉过即不问。如何是此事。三角云。蹉过。麻谷掀倒禅床。三角便打。雪窦拈云。两个有头无尾汉。眉毛未曾眨上。说什么蹉过。僧便问。眉毛因甚不眨超。雪窦便打。师拈云。二大老。一人向石火机前垂手。一人向电光影里挨肩。全放全收。全生全杀。雪窦因甚道。两个有头无尾汉。具眼者辨取。

  上堂。释迦顶骨。达磨眼睛。在谷蒲谷。在坑蒲坑。拍禅床云。击碎了也。天平地平。

  至节上堂。金乌飞玉兔急。一阳生是今日。拈主丈云。这个粗辣梨。通身黑似漆。还有生长也无。乃提起主丈云。七尺八尺。

  上堂。电掣电轰。崖崩石裂。掩耳不及。贬眼不及。千古寥寥知者谁。黄檗闻之惊吐舌。

  佛成道上堂。正觉山前。冻不死饿不死底老和尚。迫到明昙现时。未免自欺自注。咄。祸胎住也。人间天上。

  谢明藏主上堂。祖师巴鼻。从上爪牙。会则事同一家。不会则万别千差。只如经归藏禅归海。作么生会。卞璧无瑕却有瑕。

  绕街祈晴上堂。兼谢径山道场道旧。静中底。闹中底。非则总非。是则总是。盘山向肉案头倒跟。楼子于歌声中瞥地。是汝诸人。连日绕街行道。莫有同途共辙底么。哑。龙门无宿客。虎穴却生彪。

  上堂。举。文殊是七佛之师。因甚出女子定不得。罔明有何神通。而出女子定。师云。出得出不得。即且置。还知世尊败阙处么。玉印不离天子手。金箱岂可庶人。

  建宁府开元禅寺语录

  参学 惟能 宗㞧 编

  据室。拈拄杖卓云。与么提持。尽大地人。望风输疑。靠柱杖云。到则不点。

  升座拈香祝 圣罢。(问答不录)乃云。诸佛不出世。明历历月皎长空。祖师不西来。孤迥迥云生深谷。直得紫芝峰灵苗秀异。丹青阁溢目光华。非惟七州管内。莫杖无忧。普使尽大地人。太平坐致。虽然如是。必竟功归何所。良久。千峰朝华岳。万派肃沧溟。

  复举。建州梦笔和尚。僧问。如何是佛。答云。不注汝。僧云。莫便是否。答云。汝诳也。师颂云。一句全提不诳汝。拟披襟处自欺瞒。多看月色和云白。不觉泉声带露寒。

  中秋上堂。僧出问云。今朝八月十五。正是月圆当户。虽然匝地普天。要且丝毫不露。师云。坐在覆盆之下。又争怪得。进云。露柱放光明。灯笼齐起舞。师云。且莫服花。进云。对境凭谁话此心。令人长忆寒山子。师云。寒山子道什么。进云。记得昔日有院主。问马大师。近日尊位如何。大师云。日面佛月面佛。师云。和尚吐出。进云。日面月面。突出难辨。明眼宗师。一见便见。师云。脑后见腮。莫与往来。进云。且道见后如何。师云。日面佛月面佛。进云。西风一阵来。落叶两三片。师云。恁么要见马大师。三生六十劫。进云。心月孤圆。光吞万像。光非照境。境亦非存。光境俱忘。复是何物。师云。描不成画不就。进云。莫是月印长空。江河流影么。师云。正是光影里行。进云。灵山话曹溪指。何曾识得自家底。师云。月聻。进云。拟心便被黑云遮。认着依前还不是。师云。烁破髑髅犹未觉。进云。不认着不拟议。是个什么。师云。礼拜着。

  师举。寒山云。吾心似秋月。碧潭光皎洁。无物堪比伦。教我如何说。拈云。既说不得。就模子脱出一个。吾心秋月印中天。到处相逢到处圆。普请且归林下坐。好看光影未生前。

  谢首座并空谷和尚上堂。托钵据南泉位。谁是主谁是宾。长老甚年行道。智过禽获得禽。威音已前犹是王老师儿孙。老鼠孔里头出头没。有甚共语处。若欲发明大智门风。须是耳聋三日始得。喝一喝云。却将旧斩楼兰剑。换得黄牛教子孙。

  腊八上堂。四九三十六。夜眠如露宿。瞿昙冷地被星瞒。刚道一切众生。智慧德相具足。咄。开眼说梦。

  谢南剑光孝北山和尚上堂。举。长庆云。路逢道伴交肩。一生参学事毕。师拈云。芝山与南山。三十年道伴。东西两浙。南北山中。几回聚首。几度交肩。只不曾说着参学二字。何故。彼此识羞。

  浴佛上堂。身口意清净。是名佛出世。满面埃尘。身口意不清净。是名佛灭度。通身泥水。于此明得。恩无重报。其或未然。竭建溪水转洗不清。何故。水不洗水。

  上堂。举。长沙和尚游山回。首座问云。甚处去来。沙云。游山来。首座云。到甚处。长沙云。始随芳草去。又逐落花回。首座云。大似春意。长沙云。也胜秋露滴芙蕖。颂云。一步才行一步随。等闲身在武陵溪。洞中无限春消息。自是时人去路迷。

  谢灵峰石平首座不赴龙光请。上堂。举。三圣问雪峰。透网金鳞。以何为食。(云云)拈云。龙门万仞。透底须是其人。象骨千层。到顶还他作者。古人且置。今日新龙光与芝峰相见。合谈何事。良久云。去路一身轻似叶。高名千古重如山。

  中夏上堂。一年过半。一夏过半。丹青阁。东行西行。长连床。吃粥吃饭。尽道现成公案。无事不办。我且问你。因甚达磨来梁。摩腾入汉。参。

  上堂。说心说性。举古举今。堕在葛藤窠里。机前领旨。意外明宗。亦堕在葛藤窠里。毕竟如何免得。掷下柱杖云。切忌。

  上堂。向上机。险崖句。三条椽下。默默提撕。十字街头。堂堂显露。喝一喝。俊鹰不打死兔。

  上堂。举。黄檗问百丈和尚。从上宗师。如何指示于人。百丈据坐。黄檗云。后代儿孙。作么生传授。百丈云。我将谓你是个汉。便归方丈。师拈云。尝闻百丈家法森严。门庭高峻。因甚黄檗轻轻一拶。便见堂奥俱开。虽然。今古有谁亲到来。

  解夏上堂。禁足安居。按牛头吃草。克期取证。打草要惊蛇。若是眼里有筋。皮下有血。箕未风而巢觉。毕未雨而穴知。诸方浩浩地。踏步向前。讨什么碗。

  上堂。风萧萧雨萧萧。机机相副。物物全超。恁么会去。八月二十五。其或未然。饭袋子。

  开炉上堂。今日开炉。有一则语。火箸香𢁈。浑是铁做。

  上堂。默时说。说时默。铁壁重重。银山迭迭。雪峰九到。入作无门。临济三回。痛打不彻。何故。只为分明极。

  浴佛上堂。乳儿生下便乖宗。半是真诚半脱空。今日不行韶石令。大家戽水泼顽铜。

  辞众上堂。南闽山。西浙水。高无极。深无底。入则个个归源。出则无无不是。一轮明月杖头挑。四海五湖皇化里。

  平江府虎丘山云岩禅寺语录

  侍者 祖禄 道杰 编

  入寺。指三门云。出城见塔。入寺登山。正是门外句。如何是门内句。踏着不嗔。

  据室。这里是吾父翁。烹佛炼祖。煆圣镕凡底大炉鞴。山僧今日尽底掀翻。只要诸人望风瞥地。拍床一下。

  拈省札。当阳一札。吹毛出匣。吴越令行。风清六合。

  山门疏。句句无私。头头合辙。洞里桃花。屋头春色。

  升座拈香。祝 圣罢。次拈香云。根尘迥脱。枝叶全无。飏在壁巴边。无人秋辨着。被个碎破砂盆。披白云衣。吵吵闹闹。公是公非底。者和尚一覷覷破。今日爇向炉中。也要辱他则个。遂就座。问答提纲罢。复举。保寿开堂。三圣推出一僧。保寿便打。三圣道。恁么为人。非但瞎却这僧眼。瞎却镇州一城人眼去在。保寿掷下主丈归方丈。师云。石火光中。排兵列阵。拟陷英雄。电光影里。夺鼓搀旗。功高汗马。只如掷下主丈归方丈。又作么生。轮王三寸铁。遍界是刀枪。

  小参。(问答不录)乃云。扬岐的旨。东山暗号。识不可识。智莫能知。二千里闽山浙水。三十日涉险凌波。处处全真。头头显露。及到雨花亭前。顽石点苴。辘轳声里。睡虎抬眸。累我祖父。千方百计。设陷藏机。总未构𣵡一半。山僧既入其穴。据其头收其尾。倒捋其须去也。拍禅床云。吽吽。

  复举。五祖和尚云。老僧游方数十年。参数人善知识。将谓百了千当。及到圆鉴会下。直是开口不得。末后到白云和尚处。因咬破一个铁酸饀。直得百味具足。且道饀子一句。作么生道。花发鸡冠媚早秋。谁人能染紫丝头。有时风动频相倚。似向阶前闻不休。师云。饀子一句。浑仑咽却。早是恶心。何况细嚼了。吐与人。虽然川僧䖃苴。也轻他不得。

  佛涅槃上堂。诸人要见紫磨金色之躯么。以手指空云。苍天苍天。复摩胸云。冤苦冤苦。令人恨气填胸。年年二月十五。

  三月旦上堂。举。三角和尚上堂云。大凡言语。须是应时应节。有僧出云。四黄四赤时如何。三角云。三月杖头桃。僧云。为什么满肚贮气。三角云。争奈一条绳何。僧云。作么生吐气去。三角云。须待皮穿。拈云。应时如风。应机如电。则不无三角。这僧似个鼠粘子。被他粘着。无可奈何。山僧当时见他道。四黄四赤时如何。只对他道。沾衣欲温杏花雨。为什么满肚贮气。吹面不寒杨柳风。如何得出气去。和声便打。

  上堂。海涌峰高。剑池水碧。须是亲到一回。一点瞒他不得。只如三春扰扰。冠盖骈阗。岂不是亲到。及乎问着。便道一年一度游山寺。不上云岩即虎丘。咄。剑去久矣。尔方刻舟。

  浴佛上堂。指天指地。有甚巴鼻。唯吾独尊。浣盆浣盆。韶阳正见。太阿倒持。药峤全机。狐裘返衣。虎丘今日。只要诸人向水不洗水处。为渠湔洗。以拂子作浴佛势云。攻乎异端。斯害也矣。

  开建干会节上堂。二千年前。灵山会上。金口所宣。仁王护国经一卷。今辰开建干会节。重为翻译去也。卓主丈云。下座大佛殿开建。

  结夏上堂。九旬禁足之初。三月安居之始。云岩固守家法。谁敢违条越制。一是一。二是二。事得理融。理由心契。良久。瞎驴不受灵山记。

  云谷和尚语录卷上

共收到 1 条回复
96

  云谷和尚语录卷下

  小参

  至节朕兆未分。天高地厚。一言道尽。夜暗昼明。所以洞山掇退果子掉。慈明揭榜僧堂前。用尽自己心。笑破他人口。其余斗饤新鲜说黄道黑。捡点将来。一时霉醭了也。圣寿只据见定。和盘托出。一个个相似。要汝诸人。东咬西咬。忽然咬破一个见里头仁。方知道一阳生于子。

  举。云门示众云。十五日已前即不问。十五日已后。道将一句来。众无语。云门代云。日日是好日。拈云。云门老人。白日青天。颠言倒语。圣寿也有一问。十五日已前即不问。十五日已后道将一句来。即向他道。今朝是十六。

  除夜。扑落非它物。纵横不是尘。山河并大地。全现法王身。只如洞庭七十二峰。高而无上。仰不可及。太湖三万余顷。渊而无下。深不可测。唤作法王身得么。不是目前法。亦非目前事。古往今来。增一丝毫不得。年穷岁尽。减一丝毫亦不得。蓦拈主丈卓云。大地山河。向者里百杂碎。直得鸱夷子与天随子。手舞足蹈。大颠小怪出来道。奇哉奇哉。我自来有耳。不曾闻与么说话。有眼。不曾见与么奇特。靠主丈云。住住。曹溪门下。不许俗谈。

  举。黄檗示众云。汝等诸人尽是噇酒糟汉。与么行脚。何处有。今日。还知大唐国里。无禅师么。时有僧出众云。只如诸方。徒领众。又作么生。黄檗云。不是无禅。只是无师。拈云。黄檗老婆心切。为人彻困。诚哉。只是闽人乡谈不改。古今错会者多。今日下一转语。不特别其乡谈。要见佛法眼目。良久云。哥劳哥劳。

  结夏小参。灵山旧制。震旦新规。置禽于笼。置兽于槛。直须声色头上坐。声色头上卧。信口道着。举步踏着。何生可护。何行可修。岂不见汾阳于干戈丛中。六人成大器。妙喜向风波险处。打发十三人。圣寿者里。个个头顶天。脚踏地。寅朝吃粥。斋时吃饭。咄。何似参退吃茶。

  举。僧问马大师。如何是祖师西来意。马大师云。近前来向汝道。僧近前。马师打一掌云。六耳不同谋。后来黄龙南禅师云。古人尚乃六耳不同谋。而今诸方。三百五百浩浩地。祸事祸事。师拈云。马驹踏杀天下人。则故是。只如黄龙恁么道。意在于何。良久云。曾经巴峡猿啼处。未到三声已断肠。

  解夏小参。太湖浸月。释迦老子。眼睛打失不知。长桥则波。达磨大师。舌头烂却不识。既不知又不识。得人憎是这些儿。亘古亘今无变易。诸方克期取证。固守蜡人。正是系缚盲驴。断送未劫。山僧一夏。保疆守界。只恁么过。诸人一夏。安时处顺。也只恁么过。虽然如是。必竟所成者。是什么事。良久云。前三三。后三三。

  举。僧问风穴和尚。九夏赏劳。请师言荐。穴云。一把香刍拈未暇。六环金锡响摇空。师拈云。买铁得金。风流千载。何故。重赏之下。

  冬至小参。空劫已前。空劫已后。有一句子。十分成现。从上以来。未有一人蹉口道着。正眼覷着。本觉今夜。向阴极阳生处。尽情裂破。以拂子击禅床云。灵光已兆。万汇含虚空。一气潜通。花开世界起。恁么会去。仲冬严寒。不恁么会去。季冬极寒。

  举。僧问香严。直截根源佛所印。香严乃抛下主丈。空手而去。师拈云。香严当阳显示。不负来机。若是据令而行。莫道者僧。释迦老子。也无迴避处。

  除夜小参。诸佛不出世。松自直𣗥自曲。祖师不西来。乌必玄鹄必白。无端六年雪岭。九载嵩山。头上青灰。口边白醭。作法于凉。其弊犹贪。至于孤村漏店。带水拖泥。闹市人丛。栏街截巷。作法于贪。弊将若何。忽有个汉出来道。长老长老。只管论量古人。有甚了期。正当腊月三十日。各人衣单下。有一件大事。又作么生。但向他道。东风渐解檐前冻。一岁严凝又且休。

  举。僧问赵州。万法归一。一归何所。州云。我在青州。作一领布衫。重七斤。师拈云。赵州老儿。只知泪出痛肠。不觉舌在口外。忽有人问寿山。万法归一。一归何所。和声便打。

  结夏小参。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当机突出辽天鹘。非风动。非幡动。非心动。倚天长剑逼人寒。若是未举先知。未言先领。棒未到折在那。更开粥饭相待。明窗下安排。按牛头吃草。有甚活路。本觉今夏六十余僧。十五军州人事。人人眼寒湖海。个个气压乾坤。总是嫌佛不肯做底。何故。义出丰年。

  举。定上座问林际。如何是佛法大意。林际下禅床擒住。与一掌便花开定伫思。傍僧云。定上座何不礼拜。定礼拜大悟。师颂云。六十山藤恨未消。无端觌面触聱头。当机一着如风疾。佛法须教扫土休。

  解夏小参。槜李云闲。百越三吴。山青水碧。斗门浪静。上载下载。北往南来。把定迭迭银山。放行歌谣满路。老舡子。三十年单明此事。一挠飏在朱泾跛。云门一平生眼冷。诸方行脚。不离兜率。见角知牛。万中无一。守株待兔。十个五双。今当自恣之辰。寿山解开布袋。尽情抖向诸人。诸人各自捡点家私看。良久。构得十成。犹亏一半。

  举。沩山一日方丈坐次。仰山从面前过。沩云。若是百丈先师。子须吃痛棒始得。仰云。今日事作么生。沩云。合取两片皮。仰云。此恩难报。沩云。非子不才。老僧年迈。仰云。今日亲见百丈师翁。沩云。子向什么句中见先师。仰云。不道见。只是无别。沩云。始终作家。师拈云。一挨一拶。玉振金声。一放一收。头正尾正。则不无。若是大用现前。莫道仰山。沩山也免不得。卓主丈。

  除夜小参。拈花未曾。万象森罗悉皆微笑。觅心无处。山河大地早已平沉。可怜这边那边。东走西走。胡饼里讨汁。虚空中觅缝。殊不知自大年朝。弄到腊月三十日。都无虚弃工夫。总是自家受用。虽然如是。切忌坐在者里。何故。今岁今朝尽。明年明日来。

  举。荷泽见青原思和尚。思问。甚处来。泽云。曹溪来。思云。曹溪意旨如何。泽振身而立。思云。犹带瓦砾在。泽云。者里莫有真金与人么。思云。设有。向什么处着。师拈云。一人奢而不俭。一人俭而不奢。子细看来。未分真金瓦砾在。拈主丈卓云。者里见得。瓦砾解放光。又卓云。者里见得。黄金如粪土。靠柱杖云。可惜许。

  告香普说

  参禅学道。别无玄门要路。须是当人自悟始得。若端的一回悟去。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然后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若不悟去。见被见碍。为物所转。为境所迷。所谓业识忙忙。无本可据。不见古德道。参禅须是悟。悟了须是遇人。若不遇人。尽是依草附木精灵。又道。参禅无别路。彻底须自悟。悟与未悟时。毫发不差互。岂虚语哉。譬如诸子百家百工伎艺。亦各有悟门。若得悟去。自然脱白露净。便有精妙之理。颜子坐忘。胃子曰唯。岂非脱白露净。般投其斧。良舍其䇿。岂非精妙之理耶。吾宗如德山。负大经论。开大讲席。为学者所宗。自注金刚䟽钞。闻南方有教外别传之旨。愤愤悱悱。将所注底䟽钞。载之出蜀。拟欲去其窠穴。扫其种类。甚生气宇。方到澧州。近龙潭寺。忽肚饥。见婆子卖油糍。遂买点心。婆云。首座所载者是什么。钩在不疑之地。山云。金刚疏钞。一钓便上。婆云。我有一问。若答得。不要钱吃油糍。若答不得。便去。辽天索价。山云。但问将来。真个相似。婆云。金刚经中道。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你点那个心。驱耕夺食。山无语。漏逗不少。婆云。你吃油糍未得在。第二下铁槌来也。山云。此间莫有禅寺么。婆云。近有龙潭老子。具大眼目。驱羊入屠门。山不得油糍吃。径上龙潭。趍方丈。问云。久向龙潭。及乎到来。潭又不见。龙又不见。面目全露。龙潭背地里答云。子亲到龙潭。据款结案。山无语。中毒了也。山遂倒戈卸甲住了。一夜侍立龙潭。至更深出门。见外面黑。潭点纸烛度与之。山才接。潭即吹灭。三寸七首用事。山当下大悟。一失人身。万劫不复。山遂将所载底疏钞焚之云。穷诸玄辩。似一毫致于太虚。竭世枢机。若一滴投于巨壑。古今榜样。后住德山。拆却佛钞。正令当行。只据一条棒。凡见僧入门便棒。慈悲似海深。岩头雪峰。皆死棒下。一日雪峰辞德山。同岩头到鳌山店中。岩头一味打眠。雪峰一味坐不睡。岩头云。何不噇眠。似七村里土地相似。他时异日。魔魅人家男女去在。生风起草。峰以手点胸云。我者里未稳。一款便招。岩云。我将谓是个汉。他后向孤峰顶上。结草庵去。犹作者个语话在。杀人不用刀。峰云。我实不敢自瞒。性命已在岩头手里。头云。若据汝见处。一一通来。是则为你证据。不是为汝刬却。提上挈下。峰云。我初见盐官举色空义。有个入处。入之一字。也不消得。头云。此去三十年后。切忌举着。为人须为彻。又因洞山过水颂云。切忌从他觅。迢迢与我疏。驴前马后。岩云。若如此。自救不了。杀人须见血。峰云。我请益德山。从上宗乘中。学人还有分也无。抱赃叫屈。山便棒云。道什么。血滴滴地。当下如桶底脱相似。未敢相许。山云。我宗无语句。亦无一法与人。前箭犹轻后箭深。岩头喝云。不见道。从门入者。不是家珍。迅雷不及掩耳。峰云。而今作么生。求生不得生。求死不得死。头云。你从今若欲播扬大教。一一从自己胸中流出。盖天盖地去。末后殷勤。峰跳下禅床云。今日始是鳌山成道。也是贫儿拾得锡。者个是从上参学底样子。若无龙潭辨古今底眼目。不足为人之师。若非德山直下披襟去却奉重底。不足为人弟子。又如岩头之善琢磨。雪峰之不自瞒。深锥痛札。令到不疑大安乐之地。方见其师友也。兄弟。既来此间道集。今日告香请普说。告香乃前辈为新挂搭兄弟之设。从上参学。才到一所在。须是先请益因缘。方许入室。后来见人多了索性。夏前告香。普同请益一次。诸兄弟从今而后。若做工夫。但向自己行住坐卧处参究。参来参去。参到无参之处。㘞地一声。便见德山雪峰性命。在诸人手里。不特二大老。从上诸佛诸祖性命。亦在掌握中。到者里。十二时中。自然得力。生死岸头。亦乃得力。触境遇缘。不为物转。上人门户。勘辨诸方。着著有出身之路。不坐在是非得失窠臼中。至于一大藏教。一千七百公案。语言文字。精妙之理。一点着不得。虽然。着不得处。事事着得。何故。地灵步步雪山草。僧宝人人沧海珠。久立珍重。

  秉拂

  径山结夏。声前旨。向上机。石火莫及。电光罔追。二千年前。黄面老汉道个圆觉伽蓝。平等性智。将四圣六凡。情与无情。一禁禁住。错。二千年中。列祖出兴。将错就错。于其中间。昼食夜寝。开[入/米/田]种粟。三百五百。东说西话。用尽自己心。笑破他人口。错。二千年后。径山堂上。坐致太平。人人鼻直眼横。个个保疆守界。行看五峰云。坐听双㵎水。透顶透底。无是不是。错。只如山上有鲤鱼。井里有蓬尘。又作么生。错错。当机拗折骊龙角。

  举芭蕉主丈子话。弁䨥泉雅白云颂。师颂云。与夺之机觌面提。拄天拄地峭巍巍。髑髅一击百杂碎。狼藉春风无尽时。

  解夏。诸佛秘印。破粪箕秃苕帚。列祖玄关。澜泥团铁门限。与么提持。与么显露。鹰睛鹘服。窥覷无门。进前则迩上险绝。退后则彻下孤危。九十日内。四世界中。风飒飒地。谁敢违条犯令。竖起拂子云。看看。印文露沋。击拂云。裂破玄关。倒用横拈。无施不可。万里无寸草处。丢跃出焦尾大虫。出门便是草。带角毒蛇当路卧。正恁么时。九夏赏劳。谁是得者。喝。

  举。灌溪初参临济。才跨门。济蓦胸擒生。溪云。领领。济便托开。应庵和尚拈云。灌溪气宇如王。被临济活埋。在镇州十字街头。当时若是光孝。棒折也未放他在。何故。家肥生孝子。国霸有谋臣。方丈拈云。动弦别曲。叶落知秋。则不无灌溪。若使临济更具些子慈悲。免其前不构村。后不迭店。应庵云。棒析也未放他在。诚哉。师拈云。临济如猛虎。当途遇物则噬。可惜灌溪性命。毙于爪牙之下。当时若善倒捋其须。非特托开未得。亦免遭人检责。虽然如是。那里是临济不具些子慈悲处。虎班易见。人斑难见。

  偈颂

  血书莲经

  眼底有筋皮有血。自家针札自家知。一毫头上能通变。红菡萏花三四枝。

  天衣悟道井

  云根凿断碧沉沉。㝡苦天衣吃赚深。泥水通身无雪处。月明雁影落波心。

  南叟号

  蒲口蛮音灭正传。尽阎浮界是儿孙。文殊指点不能到。连累善财曾倒跟。

  寄呈灵隐石溪和尚

  照雪全提生杀令。亲曾拶向死边过。而今刬地思量着。无奈寒毛卓竖何。

  枯髅担人我檐

  一物百骇无子异。负他自负几时休。只今放下便放下。一担何曾有两颠头。

  悼双杉和尚

  海涌波腾釰化龙。不须惆怅碧潭空。松窗月冷寻思去。枯木犹吟半夜风。

  石镜号

  一着当机耸断崖。明明非像亦非台。看来着去都顽了。羞见娘生面目来。

  不传号

  碎除竺国冬瓜印。扫尽真丹刬子禅。一一胸襟流出底。正宗灭却瞎驴边。

  径山火后重开大慧语

  板共八百有零片。字计三千余万言。石火光中看得破。奚翁三寸舌犹存。

  牧坡号(苏省元取牧羊之义)

  汉节亲持入虏庭。羝羊眠处草深深。至今平地成堆阜。浑是孤忠一片心。

  送慧居士

  瞿昙天子本同参。有口从来各自缄。刬地临歧成漏泄。你侬长揖我和南。

  送无机小师明兄

  未展炊巾便托开。却令坐地吃茶杯。十分礼意殷葸了。为汝遭爷教坏来。

  赠陈梅坡说史

  版图尽复喜时平。谁挽天河洗甲兵。好说放牛归马事。熙熙四海乐樵耕。

  书华严经

  二千年事已摸糊。白纸拈来黑字书。泄尽南询些子意。始终成败是文殊。

  赞佛祖

  坐岩石大士

  苍崖参万仞。瀑布[泳-永+ ]千寻。几坐磐陀石。慈悲似海深。

  鱼篮

  云𩯭乱垂垂。风姿有如许。着意在锦鳞。蹉过全提处。

  草衣文殊普

  发垂肩衣纫草。持如意明什么。稽首七佛师。毗耶遭靠倒。

  行愿海深无底。手中经明举似。瓶泻二千酬。堕在草[竺-二+果]里。

  夹山见舡子

  大德住何寺。漫天设网罗。点头三下处。犹欠几舡篙。

  香严闻击竹

  一砾千钧重。当阳为发机。髑髅轰破后。遗恨竹依依。

  朝阳

  目前机通一线。贵完全无漏绽。指[目*雇]灵寒。通身白汗。

  对月

  手中底贝多叶。流通分曾未彻。呼顾兔热。字黑纸白。

  寒山(执扫帚)

  不是我同流。拔本得索性。此人若行时。夺汝苕帚柄。

  拾得(执经卷)

  问姓姓不知。问名名不识。全提一卷经。何似叉手立。

  五祖送六祖渡江

  只是长行一碓夫。踏翻窠臼命如丝。扁舟一夜撑明月。养子方知是父慈。

  舡子

  靠却兰桡坐。寥寥双眼空。冷看红蓼岸。意在碧潭龙。

  严阳

  一物不将来。全肩担荷去。者些毒害心。宁可是猛虎。

  小佛事

  真大师起骨归泉州

  声色纯真。见闻不碍。道得即住。略露半提。拂袖便行。犹欠一解。吽吽。灵山门下。未着你在。

  延净头起骨

  东司头。延寿里。净地上放屙。髑髅前已见。便恁么去。未有地头。毕竟如何。家住东州。

  义藏主火(曾在径山维那)

  竖火把云。此义幽深。无人能到。亲曾法战。千七百人。总听全提。酬问字僧。一大藏教。不消一唾。抬省云岩岩上云。珊瑚枝枝日旦旦。义藏主见么。不得唤作火。

  永上人锁龛

  □人。这一捏浑是铁。死却见行。一得永得。门掩清风□□闲。纷纷花雨空狼籍。

  遵书记入塔

  用黄龙一机。遵七佛仪式。一点不加文。通身赤骨力。天何高。地何极。铁壁银山。从者里入。

  补陀吉西堂奠茶

  某人东涧灵苗。丛林本色。玉几峰前。分座提持。补陀岩畔。云涛翻雪。荡尽诸方五味禅。换却衲僧三才舌。别别。吃茶。珍重。歇。

  自明书记火(暂到死)

  某人自明而诚。自诚而明。夫子命脉。杨岐眼睛。恁么会去。万里客程。只今并却唇吻。速道速道。掷下火把云。丙丁童子来求火。

  志典座火

  其志可尚。其趣亦可尚。解道生姜不解辣。又言黑豆好合酱。瞥转一机。口耳俱丧。作么生。诸方活埋。这里火葬。

  空海宝西堂炬

  睡虎机前。龙困深处。碎破砂盆。折黑竹篦。此是空海具行脚遍参底眼目。南屏峰下。正受堂前。据南泉位。担睦州板。此是空海分座提纲底机用。𦦨烹金炉。用□晴法。示众生病。卷毗耶舌。又是空海入鄽垂手□□□。只如攒簇不得底病。正觅起处不得。空海如何理论。掷下火杷云。肝胆此时俱裂破。如水与水火与火。

  为沙弥落发付衣

  顶𩕳一机。分明说破。未动蜂鉒。须发自堕。

  佛佛授手。祖祖相传。线蹊不露。塔在左肩。

  䟦谦首座书松源师翁普说后

  病多谙药性。经效始传方。松源师翁。侍应庵师祖于钟山。得此经效之方。普施而瘳众疾。逊翁谦首座。选对洽而笔之。暴白愈甚。所谓咒咀诸毒药。还著于本人。切宜谨之。

  云谷和尚语录卷下(终)

  

  南堂说法。或诵贯休山居诗。或歌柳耆卿词。谓之不是禅可乎。近世尚奇怪生矫。苟见处不逮古人。如优场演史。谈刘项相似事。便体之者忘倦。其奚非真史也。若有所见。虽无此录。谁无此录。既无所见。虽有此录。谁有此录。或曰。子论太高。天下无语录矣。云谷望士。安可使之无传。余拱手谢曰。善䝩得罪得罪。戊辰九月朔日书。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