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言祖语 荐福承古禅师语录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8月31日 · 82 次阅读
96

   前序

  灵源叟 惟清

  禅师。即所谓古塔主者也。净行无垢。孤风绝攀。名重当年。诚非虚得。垂机接物。深指悟中。语直标宗。世多参究。然判两篇自已。列三要三玄。类聚因缘。品题缁素。与夫不见云门。而公称嫡嗣。情猜之士。或致讥评。是犹循器定空。刻舟寻剑。亲逢大药。反益沉痾。傥善退思。历然神会。则知彼上人者。岂徒然哉。禅者道宣。竦闻。通辩。请将其录镂板流传。仍乞斯言。为之冠引。实绍圣四年中秋日也。

  

  云门村叟妙喜 宗

  禅无传授。可传授者。教乘文字。先德语言而已。非心之至妙也。其至妙之心。贵不越一念而契证。苟如实契证。则教乘文字。先德语言。无少无剩。皆此心之妙用。如柝旃檀。片片匪异。故曰。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此万世不易之论。近日丛林。诳妄说法之流。不信有妙悟。而专事教乘文字。先德语言。寻章摘句。狐媚学者。传袭以为家宝。或以只履西归之话。为末后大事。或以五位功勋。偏正回互为箕裘。各立门户。各秉师承。谓之宗旨。观斯之说。何异群虱之处裈中。逃乎深缝。匿乎坏絮。自以为吉宅。炎丘火流。燋邑灭都。群虱裈中不能出。此之谓也。临际曰。有一种不识好恶。向教乘中。取意度商量。成于句义。如把屎块子。口中味了。却吐过与人。三复斯言。未尝不喟然叹息也。呜呼。安得此老复出。为后进针膏肓起废疾乎。

  

  古禅师语录

  豫章参学门人 文智 编

  皇宋景祐四年丁丑岁。十月初三日。知郡待制范公。躬率四众。就芝山迎师归本院。师升堂。据座不语。安国长老。乃白众云。当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众犹不退 师云。安国和尚。适来已是郎当不少。老僧不可向土上加泥。大众。更莫久立。便下座。

  是日晚参。僧问。法不孤起。仗境方生。学人上来。请师垂示 师云。金刚草鞋。进云。恁么则退后三步 师云。酌然千万里。问。人天交集。四众臻临。如何是和尚为人底句 师云。渌水泛清波。学云点 师云过。学人抚掌 师云退。问。一喝分宾主。照用一时行。此意如何 师云。干柴湿䉰。学人便喝 师云。红焰炎天。复云。衲僧相见。不涉言诠。争奈俗士在筵。又须开一线道。然虽如是。且作么生辨明。直饶见得谛当分明。在俗士分上即得。衲僧分上天地悬殊。大众。作么生是衲僧分上事。试道看。莫道钱是足陌。莫道地肥茄子懒。若作此见解。与俗何殊。若不然者。且作么生是衲僧分上事。久参先德。不在言之。后学初机。直须子细。不劳久立。珍重。

  檀越请晚参。僧问。青青翠竹。尽是真如。鬰鬰黄花。无非般若。如何是般若 师云。黄泉无老少 进云。春来草自青 师云。声名不朽。进云。若然者。碧眼胡僧也皱眉 师云。退后三步 学云苦 师云吽吽 问。人天普集。伫听雷音。学人上来。请师垂下 师云。光阴似箭 进云。一言才剖人皆委。香烟起处尽沾恩 师云。古人有言。学人便喝 师云瞎 学云。放过一着 师云。人天大众前。放你三十棒 师乃云。自从行脚以来。未曾似今岁被人逼令住院开堂作长老。此是衲僧第一不着便处。从今以去。被人唤作长老。或唤作善知识。大似被他劈面唾相似。又被俗士请令晚参。不免为佗说佛说法。或则毁佛谤法。可谓剜肉作疮。笑破衲僧口。诸多俗士。也须抖擞精神。莫受涂糊指注。日晚。各请归家。珍重。

  上堂。僧问。一人探头。一人下喝。此二人相去几何 师云。三更半夜 进云。龙归沧海。凤反丹山 师云。北斗下烧香 问。临济竖拂。学人起拳。是同是别 师云。讹言乱众 进云。恁么则据令而行也 师云。天涯海角 学人便喝 师云吽吽 问。曲调已成。还许学人断和也无 师云。官不容针 进云。果是伯牙才 师云。自家看取 学人抚掌三下 师云。三十棒 师云。衲僧面前。难为启口。假饶发一言。直得天雨四花。地摇六震。须弥倒卓。海水沸腾。犹是野狐精业。然虽如是。也须见到始得。若也于此不明。便见物类千差。自佗能所。爱憎嗔喜。生死迁流。所以古德云。努力今生须了却。莫教永劫受余殃。

  至初九日开堂。范公自作请疏云。

  伏以。无心为宗。非一毫之可立。有言即病。徒万法之强名。然则病非医而曷求。宗因师而乃证。

  古师和尚。净行无垢。孤风绝攀。法鼓一鸣。有闻皆耸。神珠四照。无隐不彰。群愿斯归。正乘可示。大众瞻仰。即同如来。谨疏。

  龙图阁待制知饶州军州事范仲淹疏。

  读疏毕。师告众云。山僧蒙郡侯坚命。此日可谓脱珍御服。着弊垢衣。大似国家兵器。不得已而用之。便升座。拈香云。且道。这一瓣香。为甚么人。山僧初行脚时。先参见大光敬玄和尚。这和尚。坐在荒草里。后参见南岳福严寺良雅和尚。这和尚。又只是个脱洒底衲僧。这一瓣香。不为大光和尚。亦不为福严和尚。大众记取。唯有韶州云门山匡真大师。稍眦较子。这一瓣香。且为云门山匡真大师烧也。于是趺坐。维那白槌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 师云。大众。维那如是咨白。大众还甘也无。何以。若据大众分上。假饶诸佛出世。犹是自谩。祖师西来。诳惑庸小。自余之辈不在形言。若也谈玄说要。大似含血噀人。问答往还。如同魔娆。禅德。大众面前。作么生下口。然虽如是。事无一向。理出百途。曲为下机。有疑请问 僧问。猿抱子归青嶂后。鸟衔花落碧岩前。此是夹山境。那个是荐福境 师云莫 进云。如何是境中人 师云莫 问。知师久蕴囊中宝。今日当筵略借看 师云莫 进云。岂无方便 师云莫 问。大善知识出世。将何为人 师云莫 进云。恁么则有问有答去也 师云莫 有僧才拟伸问 师云。问话且止。直饶问得答得。与道悬殊。大众。似此问话数个阇黎。总未有个出家眼目在。若有出家眼目。一万里外。闻有善知识出世。洗耳攒眉。拂袖远去。争肯来这里。五体投地。问个如何若何。仁者还知道。大众各各自己分上。是个甚么门风。是个甚么体格。直得诸佛仰望不及。天下祖师锁口有分。若能如是明见得。佛之与祖。如同梦幻空花。闻甚深法门。也似风声谷响。自己颖脱独拔。犹闲法界有情齐成正觉。岂不是大丈夫汉。岂不是真出家儿。是事且置。以某累德不高。向道非远。云山遁迹。岁月隳颜。伏承 知郡待制。 提点度支。诸位官僚。宠锡文疏。令开堂演法。所生均祉。上祝 今圣皇帝。山岳为寿。日月齐明。文武官僚。高登禄位。诸院尊宿。僧正名员。洎诸檀信。元相辅会。敢缓敷宣。久抑尊官。伏惟珍重。

  上堂。自从入院。诸多俗士。请令晚参。只可随时施设。俯就机缘。若据山僧见处。自是一家。何以。为早岁游方。参见第一等尊宿。或则举经举论。说色说空。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乃得天地同根。万法一体。卷舒万象。纵夺森罗。诸事摐然。一切成现。或说向上关棙。透过法身。言无展事。语不投机。承言者丧。滞句者迷。于斯明得。便是个洒洒地衲僧。不依倚一切。纯说干嚗嚗地禅。凡有问来。更不答话。或说全体作用。法令双行。主宾纵夺。照用纵横。三年内一时被老僧参得。以为祖道真规。后来自家[覤-儿+丘]破。总是鬼解萤光。上祖门中以为毒药。如今四海大行。所以祖席荒凉。道流阒尔。仁者直须着忖。莫受涂糊。但据当人事。是何道理。珍重。

  上堂。口是招祸之门。舌是伐身之斧。若有衲僧出来。将老僧拖下禅床。烂殴一顿。岂不是与众雪耻。也许你具一只眼。如今拟在这里。叉手立地。逓相钝置。有甚么了期。珍重。

  众会斋上堂。如来正法眼藏。涅槃妙心。祖祖相传。佛佛授手。凡圣平等。不假外求。万德圆明。岂劳修证。山僧此日觌面相呈。悟之便登佛地。不历阶梯。迷之背觉合尘。枉入诸趣。迷悟自有差殊。此法本无增减。久参达士。同共证明。后学初机。有疑请问 僧问。承和尚有言。觌面相呈。如何是觌面相呈事 师云。莫 进云喏 师云莫 进云喏喏 师云莫莫 有僧才拟伸问 师云。问话且止。与道悬殊。若据诸人分上。具无碍辩。尚没奈何。拟心则差。岂况更形言语。众生流转不息。盖为有心。若得一念心不生。与佛齐肩定矣。天上天下。绝是最尊。巍巍堂堂。十方独步。随机赴感。靡所不周。故号无缘之慈。亦云不请之友。未得如此。堕在邪途。珍重。

  上堂。鼓声才动。大众已集。却令山僧无下口处。莫怪古人道。十度拟发言。九度却休去。何以。假饶说得掷地作金声。在诸人分上。了无交涉。大众。欲得亲切么。自家道取。诸人作么生道。未开口以前。却较眦子。才开口皆是自谩。莫见恁么说了。便出头来礼三拜。或扬眉瞬目。拂袖出去。或则下棒下喝。转没交涉。除此外。作么生道。这里若道得。亦不虚出家行脚。方能绍隆三宝。若道不得。直须出家。珍重。

  师早参示众云。大众。霜寒不劳久立。珍重。

  结夏日上堂。止持作犯为初机。禁足规绳则可知。若是吾曹门下客。林间相见不扬眉。

  上堂。大众。云门匡真大师。如今现在。诸人还见么。若也见得。便是山僧同参。见么见么。此事。直须谛当始得。不可自谩。且如往古黄檗。闻百丈和尚举马大师下喝因缘。佗因兹大省。百丈问。子向后莫承嗣大师否。黄檗曰。某虽识大师。要且不见大师。若承嗣大师。恐丧我儿孙。大众。当时马大师迁化。未得五年。黄檗自言不见。当知黄檗见处不圆。要且只具一只眼。山僧即不然。识得云门大师。亦见得云门大师。方可承嗣云门大师。只如云门入灭。已得一百余年。如今作么生说个亲见底道理。会么。除是通人达士。方可证明。眇劣之徒。心生疑谤定矣。见得者不在言之。未见者如今看取。不请久立珍重。

  上堂。大众朝晚虽然聚集。且无言句。教诸人领解。亦无言句教诸人参。亦无门风教诸人施设。只是与诸人拣择邪正。免诸人取次承当。未得谓得。缘祖道门中。没量大人容易领解。且如往日亲见云门尊宿。具大声价。莫若德山密。洞山初。智门宽。巴陵鉴。佗虽亲见云门。只悟得云门言教。要且不悟道见性。何以知之。且如僧问鉴和尚云。如何是提婆宗。鉴云。银碗里盛雪。又问如何是吹毛剑。鉴云。珊瑚枝枝撑着月。又问佛教祖教是同是别。鉴云。鸡寒上树。鸭寒下水。鉴和尚云。我下此三转语。已报云门恩了也。后来更不与云门设忌斋。大众。云门分明道。此事若在言句。一大藏教。岂无言句。又云。饶你问得答得。只赢得口滑。去道转远。作么生下三转语。便道。我报云门恩了也。可谓埋没上祖。错指后人。遂使儿孙承空接险。从错至错。例皆称提言句。以为向上极则事。大众。若据言句中事。如萤火之光。诸人分上如百千日月。大众。曾于言句中得入者。快须吐却。于自己分上点捡看。是何道理。珍重。

  上堂云。瘥病不假驴驼药。便下座。

  上堂。彼此出家人。且作么生是出家眼。如未具出家眼。且依佛了义教。莫依不了义教。如何是不了义教。谈因说果。有圣有凡。福慧二严。阙一不可。此为对盲俗说。为佗不知有出世之道。且令修禅学慧。免佗失却人天二路。若是我沙门释子。不可依从。被福慧系在生死界中。如长绳系鸟足。无有脱期。如何是了义教。福不可作。慧不可修。只要诸人见性悟道。若要见性悟道。一切佛法不可学。三乘圣行不可修。福不可作。慧不可学。所以道。一切无心道合同自己一身解脱犹闲。法界有情。齐成正觉。亦能搅长河为酥酪。变大地作黄金。乃至十方世界。皆成珍宝也则不难。何必劳神结缘作福。莫怪说如此事。山僧早年行脚。所见尊宿皆言。我不答话。纯说干曝嚗地禅。又云。福慧不可阙。后来[覤-儿+丘]得破了。洎合被佗赚过一生。所以山僧在众里。不教人学佛学法。不教人作福结缘。然虽如此。百千人中。无一人肯信。为佗无出家眼。根器浅薄。信之不及。所以佛云。薄福鲜德人。不堪受是法。闻必不敬信。若信得及。绍隆得三宝。一切众生。皆有解脱之期。若信不及。永劫受殃。莫言不道。珍重。

  上堂。初心后学。还得出家也未。若也未得出家。且须持取斋戒。如何是持斋戒。拟心是破戒。得味是破斋。刹那阙漏。大难出家。珍重。

  上堂。三世诸佛出现世间。赞叹诸人不及。山僧若更开示指南。大似压良为贱。然虽恁么道。只如大众有甚么长处。知得么。捡点看。不请久立。珍重。

  上堂。行脚人面前。说个甚么即得。何以。十语九中。不如一默。然虽恁么道。大似斧斫了手摩抄。若更待山僧开口。可谓灸疮瘢上。更着艾炷。各自下去。

  上堂。曹溪路上即不问。且道。兜率内院慈氏如来。共文殊对谈何事。还见么。还闻么。直饶亲见亲闻。犹是兜率内院事。且道。曹溪路上作么生。试道看。莫道是久雨蒌蒿长。莫道春来草自生。若据如此。正是鸟道羊肠。未梦见曹溪路上在。久参先德不在形言。后学初机切须子细。不请久立珍重。

  施主设斋上堂。欲知佛性义。当观明节因缘。且如今日胜会。是事摐然。一切成现。且道成得个甚么边事。要会么。法本不然。岂其然乎。于斯了得。便是海印发光。到此不明。可谓尘劳先起。奈何法本无私。见有差别。譬如诸天共宝器食。随其福德饭色有异。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智。出家人见之是个甚么。傥明此理。乃可取食。若昧斯宗。难为消受。已得者不在言之。未得者快须了取。珍重。

  上堂。大众。诸人从无始以来。至于今日。有个甚么事。还知么。三世诸佛。向十方世界。觅诸人不得。六道四生。亦觅诸人不得。三乘圣位。尚亦觅诸人不得。拟唤作一物又不堪。说似一物又不得不禁何了道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识识。然虽如此。亦是名邈雕䥴。与诸人分上天地悬隔。诸人既若此此。何用参请。何假修行。当下便休。犹是钝汉。若是拟议。□□自欺。珍重。

  上堂。大凡参学。但且扣己而参。体取本来无一物。体取目前亦无一物。一一体取了。表里尽情。己见亦亡。便谓之忘己之士。所以古人道。而今天下忘心能几人。如此之人最难得。千人万人学。无一人两人得。未得如此。但且忘心息见。如愚如痴。一二十年。守取一悟。珍重。

  上堂。出家人。论实不论虚。所以佛云。既得出家。如囚免狱。少欲知足。勿贪世荣。忍饥耐渴志存无别事也。珍重。

  上堂。道泰不传天子令。时清休唱太平歌。珍重。

  上堂。去去西天路。迢迢十万余。珍重上堂。衲僧面前。有甚么相瞒处。直饶说得天花乱坠。争似灵龟未兆时。设使释迦掩室于摩竭。盖为下根下器。净名杜口于毗耶。□□不肯。直饶不肯。也是狐假虎威。下座。

  上堂。大众。山僧今日将三世诸佛所说之法。一时举似大众了也。更不欠少一字。不得嫌山僧急性。盖缘俯为下机。直饶仁者于一言下得谛当分明。说得如云如雨。咄。这吃野狐唌唾底饿鬼。莫向衲僧门下过。打公腰折。莫言不道。下座。

  上堂。诸仁者。一等参学。且须辨取是非。若也取次承当。便是一生虚过。近来行脚人。例皆以天台华顶南岳石桥。将为向上一路。多少错认。此是暂时行履处。非究竟安身立命之地。又说徐州麦饭。镇州大萝卜头。以为洒洒地衲僧。千足万足。莫错承当。此是非时之食。诱引童蒙止啼之义。在衲僧分上。谓之杂毒食。若也未得其趣。更莫沾唇。若已得其趣快须尽底吐却。傥有纤毫在心。便是虚生浪死珍重。

  上堂。除非休去便休去。若觅了期无了期参。

  上堂。诸上座行脚。当为何事。若要知见明白。了达世出世法。多知解会问答。与天地同根万法一体。认得法身法性。速往诸方学取。若要透过法身。会得向上关棙。言无展事。语不投机。凡有问来更不答话。做个洒洒地衲僧。不依倚一物。亦请速往诸方学取。直饶一一见得。与诸人本分事。了无交涉。所以老僧只以本分事接人。若是诸方有语句文字教诸人用心学得。若是山僧此间不立文字语句用心学不得。无你栖泊处。四方学者望涯而退。若要见本分事。便须一切佛法不用学。一切言句不要参。罢却学心。忘却知见。如枯木石头。有少相应之分。若不如是。与道悬殊。珍重。

  上堂良久云。剑去远矣。徒劳刻舟。珍重。

  上堂。三世诸佛。仰望不及。天下祖师。结舌有分。知有者善自保任。未知有者。不休何待。参。

  上堂。丈夫各有冲天气。莫向如来行处行。向甚么处行即是。诸仁者。出来对众道看。莫道是赵州南石桥北。莫道是天台华顶。华岳三峰。莫道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若据如此见解。大似猛虎入阱。俊[鷂-缶+(工/山)]投笼。自取灭亡。非佗人咎。且道。作么生是衲僧行处。珍重。

  上堂。大众。昨日施主斋会。僧道威仪济济。俗士礼乐枪枪。供养摐然。香花罗列。如此一筵胜事。且道。今日甚么处去也。若知得来处。即知去处。方不被因果所拘。于诸法中而得自在。汝若向刀山。刀山自摧折。汝若向火汤。火汤自消灭。方能放荡逍遥。有何挂碍。若也未了。万法所拘。无由解脱。可谓业识忙忙。触途成滞。若遇恶境现前。如何消遣。古人道努力今生须了却。莫教永劫受余殃。珍重。

  上堂。良久。大众不散。师云。做甚么。不可须待恶水泼那。下去。

  上堂。举百丈恒和尚有时上堂。众才集。云吃茶便下座。有时上堂。众才集。云珍重便下座。有时上堂。众才集。云歇。便下座。往往常用此时节因缘。众人罔测津涯。后来恒和尚作一颂。颂此三转因缘云。百丈有三诀。吃茶珍重歇。直下便承当。敢保君未彻。师云。大众。只如恒和尚作此一颂。且道见处如何。还知得失否。要会么。据它三度上堂时节。恰似个好人。后来作此一颂。恰如面上雕两行文字。若是通人达士。举起便知。后学初机。难为拣辨。老僧与汝从头注出。百丈有三诀。贼身已露。吃茶珍重歇。赃物出来。直下便承当。敢保君未彻。大似抱赃判事。然虽如此。诸仁者若具择法眼。方能证明。如或邪正不分。可谓瞒顸佛性。更须博问贤良。可惜虚生浪死。珍重。

  因臻和尚大祥斋次上堂。古人道。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知心且置。还端的识得天下人也无。如臻和尚迁化。已得二年。我道如今现在。识得么。若也识得臻和尚。非但天下。乃至三世诸佛。一切贤圣。只向这里。一时识得见得。还见得么。直饶一时见得识得。在衲僧分上。也只是萤火之光。然虽如是。亦须是见到始得。何以。若也不明此旨。便有聚散离别之忧。生灭断常之见。珍重。

  上堂。古人道。无边刹境。自佗不隔于毫端。十世古今。始终不离于当念。只如山僧恁么道。庐山五老峰。还闻也无。赵州石桥。何不出来通个消息。直饶你出头来。也是猢狲系露柱。不请久立。珍重。

  上堂。三世诸佛亦如是。一切圣贤亦如是。大众亦如是。山僧亦如是。且道。是个甚么。只有照壁月。更无吹叶风。珍重。

  上堂。祖师门下。故是不容。衲僧面前。是何道理。然虽如是。知恩者少。负恩者多。参。

  上堂。大阳门下。不假然灯。衲僧面前。那堪开口。所以释迦掩室。达磨缄言。若到荐福门下。放过则不可。扣禅床一下。参。

  上堂。焉敢触忤上流。盖缘曲为下机。然虽如是。图佗一粒米。失却半年粮。参。

  上堂。虚空无内外。心法亦复尔。若了虚空故。是达真如理。此是上祖家风。后来儿孙不能继嗣。盖缘易会难见。举了便会了。谓之随语生解。亦谓之依通。亦谓之鹞子解会。不是亲证亲悟。所以疑情不息。盖为无本可据。业识忙忙自生异见云。我不入这解脱深坑。又云。向这法界走。有甚么了期。何不觅个出路里。又云。自有向上一格事。或云。自有透脱一路。如何是透脱一路。王字钥匙宾铁打。或云。驴拣湿处尿或云。春草绿蒙蒙。将上祖门风。却称提言教以为极则。谓之轻心重教。弃本逐末。如犬趁块。百十年来。例皆如此。雪峰和尚云。祖师灭了也。被你而今人。埋在荒草里。若于上祖门风得入。如百千日月。度尽法界一切众生。若于言教中得入。如萤火之光自救不了。何以。干慧不免若转。诸仁者一等是学。离却文字知见。参取自己事。所以佛教祖教。如生冤家。始有少许相应分。且道。作么生是相应底事。珍重。

  上堂。鼓声才动。大众皆集。直得三世诸佛。异口同音。为诸人演唱。可谓法无不周。义无不备。事无不显理。无不彰。诸人还见么还闻么若见。现在诸佛。若不见。未来诸佛。则法有断常。佛有生灭。云何佛言。一切法不生。一切法不灭。若能如是解。诸佛常现前。然虽如是。须是见到始得。不取汝口头辨。学之不成。须是悟之于心。形之于言。故云如证而说。一言一句。是真语实语。如语不诳语不异语。若也见不到。凡有所说。是大虚妄。自诳诳佗。尔后拔舌犁耕定矣。此之法门。在祖师门下虽是浅近知见。出家人若见不到。谓之生盲生聋。华严会上判为饿鬼。虽在河边而不见水。设有见者皆成猛火。或为脓血。何以。是诸人分上事。全在日用中。若也见得。全同诸佛无漏智用。若也不见。便是凡夫颠倒妄想。故云。醍醐上味为世所珍。遇斯等人翻成毒药。外为声色所炫。内为见闻所惑。可谓业识忙忙。如何报答四恩。虽然学得佛边事。亦是行脚人错用心。岂况世间之法。一朝四大相违。悔将何及。出家人受父母返拜。人天瞻敬。不达出世道。可谓虚沾信施。滥膺恭敬。莫教阎老断。自己意如何。参。

  上堂。行脚人面前。难为启口。说个不于佛求。不于法求。不于僧求。俯为脱白行者。直饶毁于佛谤于法不入众数。犹是祖师门下扫洒之徒。直饶坐断世界。函盖十方。身相圆容。互为主伴。该罗万有。周遍含容。虽是圆宗极唱。祖师门下以为弄影之徒。是故老僧云。三世诸佛仰望不及。天下祖师结舌有分。诸仁者若肯。未具行脚眼在。若也不肯。亦未具行脚眼。且道。作么生是行脚眼。参。

  上堂。夫出家人。为无为法。无为法中。无利益无功德。近来出家人。贪着福慧。与道全乖。若为福慧须至用心。若要达道无汝用心。所以常劝诸人。莫学佛法。但自休心。利根者画时解脱。钝根者或三五年。远不过十年。若不悟道。老僧与你入拔舌地狱。参。

  上堂。大众。夏将欲末。空劫以前事。还得相应也未。若也未得相应。争奈永劫轮回。何有甚么心情。学佗佛法。广求知解。被知解风。吹入生死海。若是知解。诸人过去生中。总曾学来。多知多解。说得慧辩过人。机锋迅速。只是心不息。与空劫以前事不相应。因兹恶道轮回。动经尘劫。不复人身。如今生出头来得个人身。在袈裟之下。依前广求知解不能息心。未免六趣轮回。动经尘劫。何不休心去。如痴如迷去。不语五七年去。以后。佛也不奈你何。参。

  上堂。佛佛授手。祖祖相传。善自护持。无令断绝。参。

  上堂。此来法岁将满。且喜大众安乐自慢院门寂寞。更希以道为怀。然出家人。终不以利养为务。故云。出家弘圣道。誓度一切人。古者为三缘故出家。第一为自己轮回生死。二为绍隆三宝。令佛法久住世间。三为六道四生。皆令解脱。所以割爱辞亲。弃其荣贵。乃至舍国城妻子。象马七珍。出家弘道。此之三缘。是出家人重任。出家人分上事。余人不能成立。看见近来出家人。那个忧着自家道力不充忘机息见。那个欲绍隆三宝如实而修。那个欲誓度有情不惜身命。若不为此三缘出家无益。可谓上负四恩。下辜三有。设欲自利利佗。须会修行始得。若也用心修行。或则堕在邪宗。或入三乘圣位。皆非究竟。所以常劝诸人。且于空劫以前。体取当人。自会修行去。若要体取空劫以前自己事。直须休心。若得无心。轮回永断。若得无心即是佛。佛即是法。法佛和合名为僧。当体即是常住三宝。虚空有变。此法常存。故知无心。方能延得佛法寿命。若得无心。照见法界众生。齐成正觉。度一切有情。于修行门中。休心最为第一。所以三世诸佛。皆于无心路上。方得见性。任你经三无数劫。修六度万行。终不见性。若得无心始得悟道。故知无心。是三世诸佛所行径路。今时出家人。莫学佛法。但学休心。即是行诸佛路。参。

  上堂。此来法岁已圆。诸上座。若到诸方。有人问荐福和尚如何。上座作么生通吐。莫道庚午生人。今年七十一么。莫是道行时脚踏地。坐时头戴天么。莫是道或则说佛说法。或则毁佛谤法。或时为人解缠缚去粘腻。成个洒洒地衲僧。不依倚一物么。莫是道恁么也不得。不恁么也不得。莫是无你下口处么。莫是道问声未了。栏腮硬掌。拂袖便行么。若如此通吐。总未见老僧在。且作么生通吐。若见得老僧。对众道看。良久云。对众若道不得。忽到诸方。莫道见老僧来。珍重。

  小参语录

  师因入室次云。日来为兄弟说话次。见佗说个唯心底道理。说得一一总是。真个说得理构十分。恰到问着佗方世界事。总说不得。当知即是意会。诸上座此个事须是悟始得。若是佗悟底人。吐露个消息。也自不同你。意会底人说话有甚么交涉。不见水潦和尚问马大师云。如何是祖师西来意。马大师栏胸一踏倒。水潦从地起来。忽然大省云。万象森罗。百千妙义。只向一毫端上。便识得根源体性去。看佗悟底人吐露个消息。直是不同。诸上座有时见兄弟来说个道理圆陀陀地。及乎问伊佗方国土事并不知。诸仁者古人分明向你道。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何得不会。又云。诸法所生。唯心所现。乃至日月星辰。森罗万象。皆不出你自心。诸仁者。何不将每日缘驰世间杂事底身心。体究取这般事。诸上座此个法门。却许你用心体究得。何以故此不是道。最是个浅近底法门。多见兄弟见得这般事了便休去。暨个甚么在。然虽如是。出家人若此事不明去佗出家大远在。若觑得此事。身心也自然渐得停息。何以。不被外境所惑。若是得悟入底人。说甚佗方世界事。乃至三世诸佛。一切圣贤。总向这里识得见得。三世诸佛所说之法。总向这里见得。未说之法亦向这里见得。见么见么。所以云门和尚云。南有雪峰鼓山。盘山和尚北有五台文殊。赵州和尚诸人要识么。只向这里识取。见么。诸仁者是个甚么道理。此事千经万论。说得多少分明。须是用心体究始得。然虽如是。假饶悟得识得。向衲僧分上。还得也无。只作得个祖师门下扫洒沙弥童行。若望衲僧。天地悬殊。所以云门和尚云。直饶捻一毫端。尽大地一时明得。衲僧门下。天地悬殊。诸仁者。且道衲僧具甚么道理。还委悉也未。所以有时常劝兄弟自己事如未明白。且莫学佛法。不怕总不会去。则恰好无你用心处。无你强为处。况老僧这里说得话。且与你诸方不同。兼也淡泊无滋味。无可咬嚼。至今难得兄弟。千人万人中。觅无一人肯。若是见佗肯底人。终不要人说。才知有此事。直下便休。更不与你打交涉。心如铁石去。此是本分衲僧。不挂唇吻。那里与你一问一答。佗自知无益。任运如此。终不强为。有时见参学兄弟。皆言。为生死事大。总拟学此事。那里学得成。学着转远去无非是息心。若一念心息。更学甚么道。无心即是道。若拟用心学道。有甚交涉。所以古人道。忘机即佛道隆。分别即魔军盛。诸兄弟。若肯去但学休心。别无学处。从上佛之与祖。皆从息心而证出三界。如今诸兄弟。若一念不忘。六道轮回。动经尘劫。总未保在。何以。无始以来。至于今日。只为你这一念心不歇。所以不与道相应。诸兄弟。如今既得在袈裟之下。快须努力自家着眼。看是个甚么道理。今时学者。例皆于言句晓夜用心。与道相乖。如今诸兄弟。但学休心。不取你口头辨。直须如愚如痴去。似初从胞胎中出来相似。第一莫记一个字在心始得。今时学人。不似佗古人才知如是便恁么去。一向如寒灰死火枯木石头去。你如今人。并不以此为事。如何得大事相应。诸兄弟。若肯去。便恁么行持。若不肯。如今诸方禅道兴盛。急去学取抄取。我这里无可与你把捉。亦无一言半句与诸人作解会。只是与诸人拣择邪正。免诸人堕在邪见中。有时常苦口劝诸兄弟。大事未辨。且莫错用心。且体取空劫以前事。直须是休心去。如今教你诸人休歇去。也是大难底事。此也须是上根上器底人始得。如今若有一人。肯恁么休歇去。老僧堪伏事佗。只如千人万人中。无一人肯。诸上座。若有一人肯恁么去。不消你五生七生。便能度得法界一切有情。亦能化身五亿。同时于微尘刹土世界。随所化现。度脱一切众生。恁时也不消得你开这两片皮为佗说法。有情众生。合闻法者自然闻法。当时解脱岂不是出家人及事处。然虽如是用心学不成。皆是息心自然得底事。如今若有一人。忘心息见去。可以延得佛法寿命。令佛法久住世间。后人也有可依倚。也令他学道人知有正因。且如老僧自前在众里三四十年。到处尊宿会下。例皆推穷言句。或说照用纵横。后来自家觑得破了。如此之类。在衲僧分上。谓之杂毒食。险被赚过一生。所以老僧在众里。不教兄弟学事。纵有知见解会。到这里切须净吐却始得。若有纤毫在心。便是虚生浪死。诸仁者。一等是学。更莫有疑。这里说话必不相误。直如一息不来底人始得。直如一块顽石头去始得。诸上座。你见顽石头么。有甚么解会。出家人若不如此拟学佛法。天地悬殊。如此出家。有甚么利益。自救不得。争能利益佗人。若据诸人自己本分事。焉教老僧说得着。生心动念。自乖法体。各各本有底事。一切具足。不少欠一法。又更来老僧这里。叉手立地。要和尚为我说。佗古人那里如此为人。经冬过夏。无一两度上堂。是佗兄弟知有底。亦不要佗人说。自会行持。此谓之休心上士。歇意高人。堪为佛种。诸仁者。此非小缘。莫非佗知有从上来底人方能如是。傲慢之徒难为成立。任你学得八万法门。百千三昧。总不济事。所以道。干慧不免苦轮。到这里不取你口头办。诸上座。更莫诸余老僧劝你不如休歇去。但十二时中。一切无心去。如愚如痴去。诸仁者。从佗人道你自办大事。莫管佗人长短是非。一切时中东西不辨。触净不分。甚后佛也不奈你何。老僧虽然与诸人说。多少自瞒。明眼人看见是甚么道理。然虽如是。未免拖泥涉水。为诸人说路布。假饶你闻老僧一言便大省悟去。还当诸人自己事也无。总未识得情识意会在。皆是言句中作活计。与你自己本分事了无交涉。如弃百千日月。以着萤火之光。莫怪说如此事是为诸人。诸人闻老僧如是说了。合作么生。还信得及么。若信去便恁么行持。所以古人道。此之一学最妙最玄。但办肯心必不相赚。若不信去。光阴虚度浪死虚生。盖为诸人根机浅薄。信之不及。如今诸上座。但且如是参。所以云居和尚云。若谋恁么事。须是恁么人。既是恁么人。何愁恁么事。珍重。

  师入室。良久云。诸人如今便散去。多少省径。既不散去。须要老僧这里说。既开口为诸人说着。堪作甚么。若据诸人分上。更少欠个甚么。从无始以来。常与诸佛齐肩。更拟学个甚么。只为诸人强生异见。自作艰难。被名相二字所惑。圣凡名号。三世诸佛。八万法门。百千三昧。有佛有众生。总谓之名相。若离却名相二字。更有个甚么。本来无物可得。只为诸人起心动念。妄有生灭。妄有菩提涅槃。便有出世间法。不出世间法。妄起许多异见。弃却十方虚空。却向鬼窟里作活计。本来是佛。不假你修行。既然如此。更拟学个甚么去。总要离却众生修行觅佛。佛在那里。只诸人自己便是佛。悟之即是佛。迷即是凡夫。所以云。平等真法界。无佛无众生。然虽如是。体究不得。修行不得。此是修不得底事。无过是诸圣经三无数劫修行。直至十地满心。说法如云如雨。尚不能得见性。忽尔无心。方始见性。却观以前三无数劫。枉用工夫。虚受勤苦修行。总无实事。当知不假你修行。总无你用心学。到你用心学着。无有是处。若多知多解。能问能答。说得道得。机锋迅速。慧辩过人。似这般事。诸人过去生中。总曾学来。只是免轮回生死不得。为个甚么。为你不曾见性悟道。所以生死不断。从生至老。只是识得个门头户口光影为身。不知有本来自己。不知有向上一路事。却于文字语言上。学问学答。有甚么交涉。三册五册。抄取记取。到处尊宿会下。经冬过夏。一一从头请益。便说向上向下。照用纵横。做个洒洒地衲僧。不依倚一物。道我己事明白也。蕴在胸襟以为极则。遂乃欲人称我是禅师。为后人开眼目。多少埋没上祖。错指后人。将这般事拟抵佗生死。还得也无。纵你便得大省大悟。说得如云如雨去。只是赢得一场口滑。去道转远。唤作贪相淫底妇人。所以德山和尚云。一逓一口淫得来滑喥喥地。有个甚么益。亦唤作野狐精魅。诸仁者。当知此事不在你拟议思量。直下是个出家人始得。那里教你容易行止取次身心学得。从上诸圣具无碍智构不及底事。那里在你一问一答。直饶一言一句便得天花乱坠。亦不干自己事。况你据见定有眦个知见。便为自己见解。参学事毕。千足万足。耽个胜负身心。到处觅人道我会禅会道。骋智骋强。道我是祖师门下客。似此之流。总唤作野狐涎唾。饿鬼外道之辈。是甚么学佛法人。近来参学兄弟。便是一代不如一代。并不知出家本分事。总要学对口。又怕人问着无可祗对。一向在言句中留心。十年二十年。止在鬼窟里作活计。不知有本分事据他学解机智不妨也。多知能解。解问解答。了达得世间之法。只是于生死门庭中总不得力。行脚人学得这般事济个甚么。腊月三十日。不免被知见风吹入生死海里。有甚么了期。诸仁者。丈夫各负冲天气。作么生却向这里自埋自没。此事盖缘初心不正。乱被人指示。教你恁么是。恁么又不是。至竟未曾遇着好人。你这一个自己本性。犹如空中无形无相。作何面孔。你拟做个甚么见得佗。那里教人指示得着。从上三世诸佛。具五眼六通。尚见不得。不曾识伊面孔。无始以来至于今日。未曾生未曾灭。未曾有未曾无。只为你迷来日久。妄有生灭。妄有轮回。便见法有断常。诸人无始劫来。未曾离此一念心。还知么。你许多时来。这一念心还曾暂歇也无。未尝有一时暂歇。所以六道轮回。动经尘劫。不复人身。只为这一念心不歇。今生既得出头来。又得在袈裟之下。多少省径。不被业障所拘。正好修行。如今教诸人修行。作么生修行。莫是教诸人用心学佛法么。莫是教诸人体究古今因缘。下问下答么。莫是教诸人作福结缘么。这里也不要诸人办事。也不爱你诸人口快。会问会答。总不如此。何况诸人分上都无如此事。大意只要诸人休歇去。从前所有知见解会。若不从息心得一时舍却。必不是道赚汝诸人虚费身心。究竟总不成事。劝你诸人不如休歇去。无你用心处。但十二时中似一个痴人去。任运腾腾心如虚空相似。亦无虚空之量。始得无明无暗。年去年来。无有丝毫佛法身心始得。若有一毫许事不忘。便是一生虚过。所以道。学得佛边事。亦是错用心。直须是无事去始得一般去始得。然虽如是。不妨难得人。非但而今。自古以来也难得人。岂况今时学事兄弟。例皆被无知老秃奴引在荒草里。所以道。我眼本正。因师故邪。后生兄弟总为生死事大。利济有情。是至千乡万里出来行脚。参寻善知识。及其被无去着底长老指示。教佗日夜用心学寻言逐句。从错至错。直至如今子子孙孙。例皆如此。如今你诸人得遇荐福出世。为你诸人说如此事。大须庆幸。如今天下更无说着此事底人。不是大言。诸仁者。你如今但只出得荐福门外。便无人说着。况也不知有。何以。老僧平生所见处。如今天下人不知。若更不开口。便成灭门去也。诸人既到这里。且不得容易过时。自家着眼孔。莫教人谩。见佛之与祖。如同生冤家始得。到这里合作么生。诸兄弟除是不学。既若学大须精研。不得取次承当。容易领解。虚度光阴。无有实事。要得知有此事。除是无心。别无异路。直须是如愚如痴去始得。诸仁者。从佗人道作愚痴沉空滞寂去。但无事去。五七年久久。何有不得者。到你得也这回无得之得去。任是一切法。无有不会者。唤作鼎新一处。万法具足。争消得你学。然虽如此。似今时觅一个人如此即不可得。诸仁者。除十二时中。似一个无孔铁锤去始得。直须三世诸佛一切圣贤。觅你踪迹不着始得。但有一丝毫佛法异念。鬼神便见得你。识得你。不见往日云居弘觉禅师。参见洞山悟本大师。后入山住庵。每月十五须回问讯洞山。一日洞山问。庵主。汝庵中置被烟火饭食如何。庵主曰俱无。山云。每日吃个甚么。庵主云。每日常有贤圣送食来与某甲吃。庵主不明被洞山喝云。将谓汝是个人。作么生却如此。庵主叉手进前云。不知某甲有甚么过。山云。若无所作。因甚么感贤圣送食来与汝吃。庵主曰。某甲在庵中。有时思量着和尚言句。山云。可知是。庵主从此归庵中。自备茶食。于是贤圣又送食来。即不见庵主。从此不送来。诸上座。佗古人直待身心如是。尚被鬼神见。岂况你今时人。终日竟夜自瞒。龙神土地。一一见得你手脚。好之与恶。伊总识得。为你这一念心不忘。如今大意。只要诸人息却参学底心。息却修行底心。如一块顽石头去。如寒灰死火去。若能如是。却得相应分。若不如斯。纵你修行六度万行。乃至尽未来际修。只得个报化佛。不见云。报化非真佛。亦非说法者。当知不易得。如今诸人既到这里。且莫容易过时。且学休歇身心。向后自不同去。若歇得这一念者。稍有眦子出家分。稍有学道分。别无用心处。设有学得八万法门。百千三昧。说得满龙宫盈海藏去。于你分上总无是处。所以佛云。如吹鱼网欲气满。无有是处。学佛法直下不是这个道理。所以祖师门下。只是说忘其言息其见。及至达磨从西国来。既到此土。九年面壁。不措一词。如今诸人拟作么解会。诸仁者除是息心。别无你着力处。诸人若能无心去。便与诸佛齐肩。佛即是个无心底人。若神通妙用。一切慧门。一切行门。一切定门。悉皆本来具足。不少欠一法。不是你修行得底事。皆是息心而证。诸人既未得如此。且体取空劫以前自己事。所以云。今时人须得大用现前。且如诸人唤甚么作大用。莫是见恁么问着。便出来问讯了归位立。或则下棒下喝。唤作大用。正是野狐精。诸人要识大用么。空劫以前底。便唤作大用。若体得空劫以前事。方得大用现前。及能于生死界中得其自在。不被业障所拘。方是见性底人。稍有[此/且]子佛法身心也。你看他得大用底人去住自由。有纸衣道者到曹山。曹山见便问。莫是纸衣道者否。云不敢。山云。作么生是纸衣下事。对云。一毬挂体。万法皆如。山云。作么生是纸衣下用。纸衣近前。唱一声喏。便立脱去。时有僧举到僧堂中。有第二座闻得亦脱去。良久纸衣却回来。问曹山云。灵觉不托胎时如何。山云。不得妙。纸衣云。如何是妙。山云。不借借。纸衣礼谢曹山毕。却归僧堂坐脱去。诸仁者。此个人始得大用现前。只如诸人还得大用现前也无。若未得大用现前。直须是休歇去始得。无你用心处。只有休心。是名第一参学。若得一念无心。三界内觅你不得。天堂地狱。收摄你不得。如虚空无有处所。为甚如此。只为你忘却一念心去。乃至三世诸佛。一切圣贤。亦不知你去处。岂况六道四生。应是觅你不着佗。有底暂时息心便得相应去。有底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始得相应。看今时兄弟大难得大事相应。虽则道我生死事大是乃行脚参学。且如你诸兄弟十二时中。在甚么处行履。一片身心在那里。要学这个事。也须是个不抛弃身心学始得。作么生是身心不抛弃。十二时中无一念心生。唤作不抛弃道此人身心在。似这个人。千万人中觅一人不可得。所以道。如人常在家。不愁家中事不办。然虽如此。且无一人肯。如今若实有人肯恁么去。老僧与伊逓洗脚水。所以古德云。四事供养敢辞劳。万两黄金亦销得。诸仁者。莫道万两黄金。你便日将四世界成金。也即销得你底。唤作最上之士。所以古人道。若一人肯恁么去。天上人间最难得。此人纯一无杂。堪为法器。今时参学兄弟。终不肯如此。道落空去。只然向言句外驰求觅解会。且要得解问解答。又被诸方老秃好无所识了。乱教坏人家男女。引去淫坊里口相淫道。我指示后人。要人唤作长老觅出身处。似这般徒党。唤作淫妇人。是甚么出家人。当初祖师岂是不如你洎乎到此土。并不弄着这一副当。佗岂是无机无智无见解。口里无可说。只为无益后人。所以九年只么面壁坐。殊不措一词。据诸人分上更莫要别人说。说着堪做什么。须是自家回光返照。看是什么道理。老僧虽然为诸人说如此事。也须是诸人心相委悉始得。若不相委悉。任运难为凑泊。兼也由你当人信得及始得。此为难信之法。为甚么难信。这里应无一言半句教诸人领解。亦无一个消息与诸人。只要诸人扣己而参。老僧这里。若有纤毫佛法知见。教诸人作解会。如穿诸人鼻孔系着露柱。须是具眼始得。若自眼明。老僧瞒汝不得。须是自家着眼孔。莫受人谩。学佛法究竟也别无事。却须是自信得及始得。到汝信得及也。一切万法。惑汝不动。身心自然坚实去。唤作向去底心。三世诸佛也唤你不回去。诸仁者事各在你当人。老僧这里所说亦不相赚。可谓诚实之言。只恐信不及。若信得及。但自休心去。三年五年。只如诸人从无始以来。六趣轮回。动经尘劫。尚自过得。如今教你息心五七年。终是不肯。有甚么救处。如今天下觅一个无心底人直是无。莫道无心人。便休心者亦无。起心动念学佛法者如沙。无一人悟道见性。当知是难得。一二百年来。不闻人说着此事。逓相引入邪路上去。千生百生只恁么虚过去。若据诸人自己事。本来无有欠少。只是诸人起心动念了。自生间隔。自相违背。似这个事不在你功行得。亦不在你息心得。总不与么。说个一切成现。亦是头上安头。岂说生心动念推求言句。不见道。拟心即差。动念即乖如今诸兄弟。但学无心去。若得无心。自然知有去。到你一念相应也。三世诸佛觅你踪迹不得去。一切处安着你不得也。这回佛也不知你。祖亦不知你。有甚么奈得你何。所以道。这个人如似大虫极恶。更插翅翼。有甚么抵当处。三世诸佛去佗前头。无出身之路。作么敢向伊面前开口。总踏祖佛头上行。唤作法身出缠。如师子王金锁不系。为个甚么。为达出世之道。便能证明得三世诸佛。印可天下祖师。自家一身独脱犹闲。法界之内。有情无情齐成正觉。这回一切众生因你一人悟道力。一切罪障悉皆消灭。划时解脱。从此永不入三涂。长生人天受胜妙乐。究竟成佛。你道把你诸人作用还如此得也无。十地菩萨度人尚有分限。若是佗悟道底人。度人无数无有穷尽。诸仁者。出家人各各有如此不可思议解脱力。只是诸人力所构不及了。所以不知有。时常劝诸兄弟。你若自己事未办。有甚么心情学佗佛法。有甚么心情广求知解。且须体取空劫以前事。到你体得空劫以前事了。你自会修行去。自会保任去。不消你把捉身心你自然与么去。所以云。但得其本。其末自至。争消得你劳神求觅解会。汝诸人自己分上事。觅不得舍不得。须是无取舍底身心始得。直须是凡圣情尽。己见亦忘始得。这个唤作过量人。知有从上事。应是不与你一问一答。似这个方有[此/且]子佛法身心。诸仁者。一等是出家。一等是参学。莫虚度光阴。时不待人。各自了取。莫待挥霍怕怖慞惶未有去处。恁时难为整理脚手自家着力。作么生着力。十二时中似一块顽石去。此便是诸人着力处。构取空劫以前事。这里无你做作处。所以老僧如此即当与诸人说话盖为诸人信根浅劣。所以不免东语西话。佗古人那里如此一一要别人说。才知如此便能休歇去。更不能回顾。如寒灰死火枯木石头去。僧堂里展开单了忘却受饭。受得饭来忘却吃。所以发长无心剃。衣破无心补。一切时中直得东西不辨。你我不分。此个人始得有眦子出家气息。从上古人参学。不于言句中参悟。诸仁者事在当人自己。不在别人心里。但离却一切文字语言。于自己分上。捡点来看是甚么道理。若向这里捡点得出去。不被祖佛瞒。然虽如是。也须亲证始得。切须辨取是非。第一不得取次承当。如未相应。且休歇去。每日起来衣食自在。不着用心。有一切人供给你。正好与么去也。但一切无心去也。不消得结缘作福。总无实义。便是日供养得恒沙诸佛亦不消供养。日造得恒沙宝塔亦不用造。是甚么闲事。为小因缘妨于大事。直下便休。更莫思前虑后。便恁么去。以后佛也不奈你何去。老僧虽然晨朝上堂。晚间方丈里小参。苦口劝兄弟说话。终无一言半句与诸人领解。任你走上走下。终无一个消息与人。只要得诸人休去歇去。所以佛云。息心达本。悟无为法。诸仁者。便是佛也只恁么说也。信得及去便恁么行持。信不及去。非但老僧。三世诸佛亦救你不得。珍重。

  师入室云。夜来因为诸兄弟。举云门和尚。廊下行次。至三门下。见一头水牯牛。时有众僧在彼。云门云。水牯牛年多少。彼时僧众皆罔测。云门云。汝等但问老僧。代为你道。时有僧出来问。水牯牛年多少。门云。六十三。次举陈操尚书知睦州。乃参睦州和尚。一日尚书去迟。到彼乃云。今日为众打毬。所以来晚。州云。人打毬。马打毬。书云。马打毬。州云。人还困也无。书云困州云马还困也无。书云困。州云露柱[妳-女+口]。书无语。即便下去。一夜坐卧不安。心忙腹热。三更忽然有个入处。即待天明便上方丈。见和尚乃曰。夜来承和尚慈悲垂示一则语。某甲于时无语祗对和尚。如今有一则语也。州乃云。人打毬。马打毬。书云马打毬。州云人还困否。书云困。州云马还因否。书云困。州云露柱𠰚。书云困。州便休去。诸上座。你道是甚么道理。夜来如是举此两般因缘。教诸人体究来看。今日恰见兄弟来吐消息。若据如此总未是。这里也别是个见处。未合得云门和尚问水牛意。亦未合得睦州和尚打毬意在。为甚么如此。到了只是上座见不到这个田地在。未识得万法元由在。诸仁者。出家人若觑这般事不透。时夕何安。即被灯笼露柱欺谩去也。被僧堂佛殿笼罩去也。然虽如是。直饶见得一一谛当分明。在衲僧分上。犹总唤作痴狂外边走。总唤作影像边事。与你自己更无交涉。阿你如今认得本源。也是没量大人。认得了莫以为事。且拈向一边着。须是体取空劫以前事始得。若只恁么便休去。成得个甚么边事在。诸人若识得水牯牛。非但水牯牛。乃至山河大地。师资父母。三世诸佛一切圣贤。一时识得。方得天地同根。万法一体。若不识得水牯牛。乃至每日聚会师资父母一切圣贤。总不识去。为个甚么。为你见不到。未识得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一切有为诸法。总不识去。不识万法元由去。所以云。亦复不知何者是火。何者为舍。云何为失。但东西驰走。视父而已。诸仁者。直须且学。了取这般事。所以诸圣云。欲证无生理当了现前因此事是粗浅底法门。若见不到。成甚么出家。作么生学佛法。何以。为你不了目前诸法。被外境所惑。从上古人亦多方便。垂示后来。向你道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之法。诸法所生。唯心所现。无一法不从你心所现。皆是汝心画成。无有一法自然建立。诸仁者。到这里合作么生。等闲无事。将古人言句。翻覆体究看是什么道理。此事甚许你用心学得。日夜推穷将去。无有不会者。得了莫将为事始得且是了得一般事。若是祖师门下。犹隔一重关。往日赵州和尚侍者报云。大王来也。州起立祗揖云。大王万福。侍者云未在三门下也。州云又道来也。诸仁者。是个甚么道理。且道赵州和尚彼时还识赵王也无。还见得么。每日诸兄弟。如此浩浩地上来这里。忽若问着佗绳床近日如何。无个兄弟向这里下一转语。当知不易。诸仁者。况此事是个甚么渐次在。尚乃百十人中无一两人见到。虽则如此。假饶你一一见得了了分明去。在诸仁者自己分上。暨个甚么在。总唤作认影为头。与你自己了无交涉。然虽如此。若能觑得破衲僧门下。许你具一只眼。参。珍重。

  偈颂

  知见谣

  莫莫莫。大丈夫何太错。无端咀嚼野狐涎。满肚知见无处着。纵然成现梦还家。物外超然谩斟酌。重玄权要骋纵横。逆顺机锋过电烁。恰如狂鬼乱心神。又似良人中毒药。审须听急吐却。热病觉来方索索。不论日本与西天。说甚须弥头倒卓。徒将管见自欺瞒。枉把禅流眼睛[翟*殳]。忠言逆耳为童蒙。作者闻之任贬剥。莫莫莫。开口向君早是错。又更问。莫莫莫。琉璃瓶贮秽恶。甘露味变毒药。莫莫莫。荆棘林里野狐狸。走出荒郊又被縳。净地上死尸横路着。天魔外道头卓朔。莫莫莫。三世诸佛鼻孔长。六代祖师眼皮薄。矢上加尖尖更尖。一任喽啰空戏谑。十万八千臾鄯那。争似侬家莫莫莫。

  师有颂与官人

  一片白云去复来。两片白云来复去。白云来去几千回。豁达虚空无所住。无所住。赴感随缘还有据。殷勤为报道中人。佛与众生无异路。

  牧牛歌

  起去来天欲晓。披蓑戴笠傍门阑。骑得牯牛入荒草。东西南北尽佗游。老懒青黄一任咬。日已高牛已饱。芦笛横吹归去好。麦饭酸浆恣意餐。摩挲觜口和衣倒。

  回法嗣弟子

  若真师子儿。方能师子吼。百兽尽潜踪。象王亦奔走。匝地布风霜。满天丽星斗。胡为何理耶。三目又益口。

  官人乞颂

  路僻游人少。山高石像闲。朝贤如借问。遥指白云间。

  与范文正公

  丈夫各负冲天气。莫认虚名污自身。撒手直须千圣外。纤毫不尽眼中尘。

  辞世

  天地本同根。鸟飞空有迹。雪伴老僧行。须弥撼金锡。乙酉冬至四。灵光一点赤。珍重会中人。般若波罗蜜。

  古禅师语录(终)

  

  饶州荐福承古禅师。操行高洁。禀性虚明参大光敬玄禅师。乃曰。祇是个草里汉。遂参福严雅和尚。又曰。祇是个脱洒衲僧。由是终日默然。深究先德洪规。一日览云门语。忽然发悟。自此韬藏。不求名闻。栖止云居弘觉禅师塔所。四方学者奔凑。因称古塔主也。景祐四年。范公仲淹出守鄱阳。闻师道德。请居荐福。开阐宗风。僧问。大善知识将何为人。师曰。莫。曰恁么则有问有答去也。师曰莫。问青青翠竹尽是真如。郁郁黄花无非般若。如何是般若。师曰。黄泉无老少。曰春来草自青。师曰。声名不朽。曰若然者碧眼胡僧也皱眉。师曰。退后三步。僧曰苦。师云吽吽。问。临济举拂。学人举拳。是同是别。师曰。讹言乱众。曰恁么则依令而行也。师曰。天涯海角。问。一喝分宾主。照用一时行。此意如何。师曰。干柴湿茭。僧便喝。师曰。红𦦨炎天。上堂。夫出家者。为无为法。无为法中。无利益。无功德。近来出家人。贪着福慧。与道全乖。若为福慧。须至明心。若要达道。无汝用心处。所以常劝诸人。莫学佛法。但自休心。利根者画时解脱。钝根者或三五年。远不过十年。若不悟去。老僧与你入拔舌地狱。参(五灯严统第十六卷)。

  昔有一老宿住庵。于门上书心字。于牕上书心字。于壁上书心字。

  法眼云。门上但书门字。牕上但书牕字。壁上但书壁字。玄觉云。门上不要书门字。牕上不要书牕字。壁上不要书壁字。何故。字义炳然(五灯严统第十六卷未详法嗣)。

  题古塔主论三玄三要法门

  古塔主著论呵诸方。但解知见。未明道眼。予初骇之。及观其论三玄三要之义。援引诸家证左甚明。而曰岂特临济用此法门。殆是三世如来之法式也。僧辄问曰。师论三玄法门。名既有三。其语亦异。切不相离。而临济本曰。一句中具三玄。一玄中具三要。有玄有要。何以辩明之。古气索良久。引金刚般若经云。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又首楞严云。于一毫端。现宝王刹。坐微尘里。转大法轮等义对之。曰理性无边。事相无边。杂而不参。混而不一。何疑一句之中不具三玄三要耶。予独不晓金刚般若首楞严等义。非知见乎。且诸经之旨既具。临济安得踪迹之而建立哉。古方呵知见。而自语相违。可笑也。盘山宝积禅师曰。道本无体。因道而求名。道本无名。因名而立号。若言即心即佛。今时未入玄微。若言非心非佛。犹是指踪之极。则向上一路。千圣不传。学者劳形。如猿捉影。盘山盖形容三玄三要者。云居云。譬如猎犬寻香嗅迹而去。忽若羚羊挂角时。莫道迹。香亦无矣。同安曰。涅槃城里尚犹危。陌路相逢勿定期。权挂垢衣云是佛。却装珍御复名谁。木人夜半穿靴去。石女天明戴帽归。万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捞捷始应知。又形容盘山之语。而三玄三要之旨。益微矣。古乃又引教乘。以解释之。吾无以征其失。将撼临济起。而使痛叱之。乃快也。

  题古塔主两种自己

  僧承古与施秘丞。论自己有二。曰。有空劫时自己。有今时日用自己。学者以其有丛林时举。读之疑怖。曰。岂一阿难而成两佛耶。余闻。世尊于首楞严会上。谓阿难曰。譬如琴瑟箜篌琵琶。虽有妙音。若无妙指。终莫能发。宝觉真心。各各圆满。如我按指。海印发光。汝暂举心。尘劳先起。其说不过以善用不善用为异。不闻析而为两种也。而古公立二自己。过矣。祖师之门。其论法方征言语之际。略滞疑似者。随而救之。如鸟飞空。弗住弗着。如六祖谓永嘉曰。汝甚得无生之意。对曰。无生岂有意耶。又问让公。什么物与么来。对曰。说似一物即不中。自是观之。古盖吾法中罪人。而自以能嗣云门。其自欺欺人之状。不穷而自露也(右二段出于石门文字禅第二十五卷)。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