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故事 活得快乐 [][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8月26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8年08月30日 · 67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62 威德与折福

  南北朝时的僧稠禅师住在嵩山的时候,寺中有僧众百人,每天靠着一个自然涌出的泉水饮用,有一天忽然有一个妇女穿着一件既髒又污秽的衣服,两腿夹住一只扫帚坐在喷泉的石阶上,听僧众们诵经,众人当她是疯子,齐力要驱逐她出去。这位妇女看到这种情形,心里非常生气,就用脚踢着泉水,泉水立刻枯竭,她也随着不见了。   当时在旁的僧众非常惶恐,大家知道闯祸,便将此事一五一十地告诉僧稠禅师,禅师面露笑容,从寺里慢慢地走出寺外,口里三呼叫着:“优婆夷!优婆夷!优婆夷!(在家学佛的妇女)”

  话犹未完,刚才那位衣衫褴褛的妇女应声出现,禅师对她说道:“众僧正在行道,你应善加护持,不可搔扰!”

  优婆夷于是便用脚轻轻地撩动枯竭的喷泉一下,水就又冒上来。这时大家都很感激僧稠禅师的威德与神异。

  后来齐文宣帝每逢办完了国事,便带着卫士到寺里参谒问道,但是每次僧稠禅师随任文宣帝来来往往,却从不曾迎送过一次,事情经常如此,弟子们有的看不过去,便劝谏老师说道:“禅师!陛下每次降临礼佛,对佛法弘传,大有帮助,而禅师却从不迎送,恐怕会遭受非议吧!”

  僧稠禅师不以为然地说道:“从前宾头卢有一次迎王七步,致使国王蒙难七年,我的道德虽比不上别人,但我不能使皇上折福。”

  论一般世俗的看法,齐文宣帝是国王,但在真理的王国中说,僧稠禅师是当时的法王,国王与法王,究竟谁为最尊?在僧稠禅师前不久,东晋慧远大师正在倡导“沙门不敬王者”,他有名的高论是“袈裟非朝廷之服, 盂岂庙堂之器?”僧稠禅师不迎王者,大概就是这个意义了。

共收到 37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8月26日 09:32
96

63 我往西方走

  南宋的道悦禅师曾任镇江金山江天寺的住持,他是宋朝名将岳武穆王岳飞所最崇敬的高僧。   当岳飞被秦桧以十二道金牌从朱仙镇招回时,途经金山江天寺,道悦劝他出家,不要回京,但是岳飞秉持耿耿忠心,明知此行不利,他还是坚持南归。

  临别时,岳飞请求开示,道悦禅师告诉他道:“岁底不足,谨防天哭;奉下两点,将人害毒。”

  岳飞当时不知其意,直到被诬下狱,含冤遭毒的时候,方才悟解。那年的十二月是小月,只有二十九日,当天晚上又下起雨来,听到室外雨声,岳飞预知大难已经临头,这正好应了道悦禅师的偈语:“岁底不足,谨防天哭。”

  “奉下两点”是“秦”字,意指奸相秦桧。“将人害毒”,果然就在这天被秦桧害死在风波亭上。

  秦桧害死岳飞后,查问刽子手,岳飞临终时有说什么话吗?刽子手说:“他只说了一句:悔不听金山道悦禅师之言。”

  秦桧得知此事,马上派遣亲信何立带兵前往金山提拿道悦禅师。但在何立到达江天寺的前一日,道悦禅师聚众说法,最后说了四句偈语:

  “何立自南来,我往西方走;

   不是法力大,几乎落他手。”

  语毕,即时坐化。当时大众不明究里,悲戚而又莫名其妙。等到次日何立率兵而来,大家这才恍然明白。

  道悦禅师知道岳飞的生死,当然也会知道自己的生死,但为什么不珍惜生死?逃避生死?盖因生死业力不可逃避。岳飞逃不过命中的定业,道悦禅师当然也逃不过生死的业力。悟道的禅师虽不免业报牵引,但禅者悟道后,已无惧于生死,生固很好,死亦很美也。

96

64 快活烈汉

  性空禅师,汉州人。出家后,自号妙普庵主,结庐于青龙山野,日常除了修习禅定外,常以吹笛自娱。建元初年,徐明举兵反叛,经过乌镇,纵兵劫掠,滥肆杀戮,百姓逃亡一空,性空禅师慨然:“我不能不救。”   因而策杖独往贼营。贼首见他貌伟而庄,以为他有诡异之谋,便大声喝道:“你是什么人?到什么地方去?”

  “我是出家人,要到你们贼窝去!”

  贼首大怒,喝令斩首!

  性空禅师毫无惧色,对贼首道:“要头就砍去,不必发怒。不过我还没有吃饭,总不能让我做饿鬼吧!请给我一顿饭,作为我的送终饭如何?”

  贼首叫人拿来猪肉饭菜给他。他也不管是什么,首先一本正经的念起供养咒来,然后和在寺内一样用食如仪。贼众看了,都在一旁发笑。

  性空禅师念好供养咒后,又对贼首道:“今天我死,什么人为我写祭文呢?”

  贼首被他这种奇怪的举动,弄得好笑起来。

  性空禅师望着贼众又说:“既然没有人替我作祭文,请拿纸笔来,我就自己写吧!”

  贼众拿来纸笔,他便从容不迫地大书起来,写了一篇文情并茂的祭文,他还大摇大摆,煞有其事地朗诵一遍。读完,拿起筷子又再大啖肉饭,贼众看了反而哄然大笑。

  吃过饭后,性空禅师对贼首说偈道:

  “劫数既遭离乱,我是快活烈汉;

   如今正好乘时,便请一刀两段。”

  于是大呼:“斩!斩!斩!”

  贼首见他如此慷慨豪勇,不禁骇异动容,不仅不杀他,反而向他合掌谢罪,护送他回山。乌镇一地因此得免于难,远近道俗对他越加敬重!

  禅,表现在慧解上容易,表现在慈悲上不容易,像性空禅师语多禅机,而行又义勇慈悲。他能以般若慈悲,折贼刀剑,故禅者真妙用无穷也。

96

65 一切皆禅

  有一位云水僧听人传说无相禅师禅道高妙,想和其辩论禅法,适逢禅师外出,侍者沙弥出来接待,道:“禅师不在,有事我可以代劳。”   云水僧道:“你年纪太小不行。”

  侍者沙弥道:“年龄虽小,智能不小喔!”

  云水僧一听,觉得还不错,便用手指比了个小圈圈,向前一指。侍者摊开双手,画了个大圆圈,云水僧伸出一根指头,侍者伸出五根指头。云水僧再伸出三根手指,侍者用手在眼睛上比了一下。

  云水僧诚惶诚恐地跪了下来,顶礼三拜,掉头就走。云水僧心里想:我用手比了个小圈圈,向前一指,是想问他,你胸量有多大?他摊开双手,画了个大圈,说有大海那么大。我又伸出一指问他自身如何?他伸出五指说受持五戒。我再伸出三指问他三界如何?他指指眼睛说三界就在眼里。一个侍者尚且这么高明,不知无相禅师的修行有多深,想想还是走为上策。

  后来,无相禅师回来,侍者就报告了上述的经过,道:“报告师父!不知为什么,那位云水僧知道我俗家是卖饼的,他用手比个小圈圈说,你家的饼只这么一点大。我即摊开双手说,有这么大呢!他伸出一指说,一个一文钱吗?我伸出五指说,五文钱才能买一个。他又伸出三指说,三文钱可以吗?我想太没良心了。便比了眼睛,怪他不认识货,不想,他却吓得逃走了!”

  无相禅师听后,说道:“一切皆法,一切皆禅!侍者,你会吗?”

  侍者茫然,不知为对。

  佛法讲究机缘,禅,就是机缘,你懂得,无时不禅,无处不禅,无人不禅,无事不禅。不懂,即使说得天花乱坠,也与禅无关。禅史中有赵州茶、云门饼之说,此皆禅也。俗语云:“讲者无心,听者有意。”故无相禅师曰一切皆法,一切皆禅。

96

66 雪霁便行

  宋朝德普禅师性情天赋豪纵,幼年随富乐山静禅师出家,十八岁受具戒后,就大开讲席弘道。两川缁素无人敢于辩难,又因其为人急公好义,时人誉称他为义虎。   宋哲宗元佑五年十月十五日,德普禅师对弟子们说:“诸方尊宿死时,丛林必祭,我以为这是徒然虚设,因为人死之后,是否吃到,谁能知晓。我若是死,你们应当在我死之前先祭。从现在起,你们可以办祭了。”

  大众以为他说戏语,因而便也戏问道:“禅师几时迁化呢?”

  德普禅师回答:“等你们依序祭完,我就决定去了。”

  从这天起,真的煞有介事地假戏真做起来。帏帐寝堂设好,禅师坐于其中,弟子们致祭如仪,上香、上食、诵读祭文,禅师也一一领受飨餮自如。

  门人弟子们祭毕,各方信徒排定日期依次悼祭,并上供养,直到元佑六年正月初一日,经过四十多天,大家这才祭完。

  于是德普禅师对大家说:“明日雪霁便行。”

  此时,天上正在飘着鹅毛般的雪花。到了次日清晨,雪飘忽然停止,德普禅师焚香盘坐,怡然化去。

  悟道的禅师,有一些言行生活,给人一种游戏人间的感觉,其实,禅者岂单游戏人间,连生死之间都在游戏。

  在禅者眼中,生固未可喜,死亦不必悲,生和死,不是两回事,生死乃一如也;因为既然有生,怎能无死?要紧的是超越生死,不受生死轮回,如德普禅师,不但预知生死,而且在生死中,留下这一段美谈,其不勘破生死而何?

96

67 葬 礼

  松云禅师出家学禅后,因为挂念年老的母亲无人照顾,就自己建了一座禅舍,带着母亲同住。   松云每天除了参禅打坐以外,帮人抄写佛经,藉此赚些生活费用。有时上街为母亲买些鱼肉,街上人总指着他说:“你们看那个酒肉和尚!”

  松云不去解释,因为他不介意别人的闲言闲语,但他母亲放不下别人的批评,因此也跟着出家素食。

  一天,一位美丽的小姐在路上遇到他,为其庄严的仪表感动,请他到家中说法,松云没有推辞,以为说法是好事,但事后别人传言,说有人亲眼见到松云到妓院去嫖妓。

  乡人捣毁他的禅舍,赶他离开。松云不得已,只好把母亲寄人代养,自己出外云游参访。

  事经年余,母亲因思儿成病,未几病重过世,乡人不知松云何去,只得草草收殓,等松云回来再奉行安葬。

  不久,松云回来,在母亲灵棺前站了许久,然后用手杖敲打棺木说道:“慈爱的母亲!孩儿回来了!”

  说完,他又学母亲的口气道:“松云!看你完成禅道回来,母亲很高兴!”

  “是的!母亲!”松云又自语道:“孩儿以此禅道,回向您上生佛国,不要再来人间受苦受气,我也和您一样高兴!”

  松云禅师说后,接着对众人道:“丧礼已毕,可以安葬!”这一年母亲六十八岁,松云三十岁。

  松云禅师五十六岁的时候预知时至,他召集弟子辞别,并在母亲遗像前上香,写下一首偈语:“人间逆旅,五十六年;雨过天青,一轮月圆。”写后,安详而逝。

  世间,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与好坏,就有光明与黑暗,说好的未必好,说坏的未必坏。松云禅师的冤屈,助长他的禅道,母亲的病逝,回报她的佛国安养。

  只要有禅,就没有悲苦,就没有怨恨,禅是幸福安乐的泉源。

96

68 我是侍者

  南阳慧忠国师感念侍者为他服务了三十年,想有所报答他,助他开悟,一天呼唤道:“侍者!”   侍者一听国师叫他,立刻回答他道:“国师!做什么?”

  国师无可奈何地道:“不做什么!”

  过了一会,国师又叫道:“侍者!”

  侍者立刻回答道:“国师!做什么?”

  国师又无可奈何地道:“不做什么!”

  如是多次,国师对侍者改口叫道:“佛祖!佛祖!”

  侍者茫然不解地反问道:“国师!您叫谁呀?”

  国师不得已,就明白地开示道:“我在叫你!”

  侍者不明所以道:“国师!我是侍者,不是佛祖呀!”

  慧忠国师此时只有对侍者慨叹道:“你将来可不要怪我辜负你,其实是你辜负我啊!”

  侍者仍强辩道:“国师!不管如何,我都不会辜负你,你也不会辜负我呀!”

  慧忠国师道:“事实上,你已经辜负我了。”

  慧忠国师与侍者谁负了谁,这不去论他,但侍者只承认自己是侍者,不敢承担佛祖的称谓,这是非常遗憾的事,禅门讲究“直下承担”,所谓心、佛、众生,三无差别,而众生只承认自己是众生,不承认自己是佛祖,沉沦生死,无法回家良可悲也。无门禅师说:“铁枷无孔要人担,累及儿孙不等闲,欲得撑门并拄户,更须赤脚上刀山。”老国师年高心孤,对侍者用按牛头吃草的方法,使其觉悟,无如侍者只是侍者,不是佛祖。

96

69 国师是宝

  慧忠国师是浙江人,俗姓冉,号光宅,是六祖惠能大师的弟子,二十六岁时入河南党子谷,修行四十年,敕住南阳龙兴寺,玄宗、肃宗、代宗皆曾召请进入宫内说法。   有一天,代宗召见一人,该人自号太白山人,不言真实姓名年龄乡里,代宗就告诉慧忠国师道:“此人自认是一代奇人,颇有见解,敬请国师考验。”

  慧忠国师先看看太白山人,然后问道:“陛下说你是一异士,请问你有什么特长?”

  太白山人道:“我会识山、识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作文认字,无一不精,并长于算命。”

  慧忠国师道:“请问山人,你所住的太白山是雄山呢?还是雌山呢?”

  此问一出,太白山人茫然不知所对,慧忠国师又指着地问道:“请问这是什么地呢?”

  山人道:“算一算便可知道。”

  慧忠国师又在地上写了“一”字问道:“这是什么字?”

  山人答道:“一字!”

  慧忠国师不以为然,纠正他的话道:“土上加一应说是‘王’字,为什么会是一字呢?现在,我再请问你,那三七共是多少数字?”

  山人回答道:“三七是二十一,谁人不知?”

  慧忠国师道:“三和七合起来是十,怎么一定会是二十一呢?”

  在旁的代宗非常欣悦地说道:“朕有国位,不足为宝,朕有国师,国师是宝!”

  一些江湖之士,或通天文,或通地理,或能卜卦,或能相命,自以为神奇异士,但在佛法正道之前,他们就成为旁门左道了。因其道从外境上去了解,故又称“外道”;禅师内修内证,故佛法又称为“内学”。慧忠国师考验太白山人之话,虽非佛法,但从禅慧中流出之名言,岂是外道以分别意识所能应对!

96

70 国师与皇帝

  清朝顺治皇帝有一天特召迎玉琳国师入宫,请示佛法,顺治问道:“《楞严经》中,有所谓七处征心,问心在哪里里?现在请问心在七处?不在七处?”   玉琳国师回答道:“觅心了不可得。”

  顺治皇帝:“悟道的人,还有喜怒哀乐否?”

  玉琳国师:“什么叫做喜怒哀乐?”

  顺治皇帝:“山河大地从妄念生,妄念若息,山河大地还有也无?”

  玉琳国师:“如人梦中醒,梦中之事,是有是无?”

  顺治皇帝:“如何用功?”

  玉琳国师:“端拱无为。”

  顺治皇帝:“如何是大?”

  玉琳国师:“光被四表,格于上下。”

  顺治皇帝:“本来面目如何参?”

  玉琳国师:“如六祖所言:不思善,不思恶,正恁么时,如何是本来面目?”

  后来顺治皇帝逢人便道:“与玉琳国师一席话,真是相见恨晚。”

  顺治皇帝是一位佛法素养很高的皇帝,从他的赞僧诗中说的“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长大成人方是我,合眼矇胧又是谁?不如不来又不去,来时欢喜去时悲。悲欢离合多劳虑,何日清闲谁得知?”就可以知道他的思想非常契合佛法。

  顺治皇帝是一国君主,甚至他羡慕出家为僧的生活,他说:“黄金白玉非为贵,唯有袈裟披肩难;百年三万六千日,不及僧家半日闲。……黄袍换得紫袈裟,只为当年一念差;我本西方一衲子,为何生在帝王家?”他对玉琳国师的恭敬,可想而知。

  玉琳国师是一位美风仪的高僧,平时喜静,不爱说话,即使是皇帝问佛法,他也简明扼要,不愿多言,使人感到禅门一言,不易求也。

96

71 虚空眨眼

  在一次法会上,唐肃宗向南阳慧忠国师请示了很多问题,但禅师却不看他一眼,肃宗很生气地说:“我是大唐天子,你居然不看我一眼?”   慧忠国师不正面回答,反而问唐肃宗道:“君王可曾看到虚空?”

  “看到!”

  “那么请问虚空可曾对你眨过眼?”

  肃宗无话可对。

  吾人生活中,所最注意关心的皆是人情上事,谁对我好,谁对我坏,每日患得患失,不是计较金钱,就是计较感情,钱关、情关之外,还有恭敬关,终日要人赞美,要人行礼,要人看我一眼,比之虚空,虚空不要吾人眨眼,吾人又何必要虚空眨眼?法身真理,犹若虚空,竖穷三际,横遍十方,弥纶八极,包括两仪,随缘赴感,靡不周遍。肃宗不解,难怪南阳国师要问虚空可曾对你眨眼?

96

72 用会作么?

  景岑禅师有偈云:   “百尺竿头不动人,虽然得入未为真;

   百尺竿头须进步,十方世界是全身。”

  有一学僧问道:“学僧该向什么处去?”

  景岑禅师以偈答道:“不识金刚体,却唤作缘生,十方真寂灭,谁在复谁行?”

  学僧又问道:“百尺竿头,如何进步?”

  景岑禅师回答道:“朗州山, 洲水。”

  学僧:“弟子不会。”

  景岑:“四海五湖王化里。”

  学僧:“如何是学人心?”

  景岑:“十方世界是汝心。”

  学僧:“恁么,则学人无着身处。”

  景岑:“处着身处才是汝着身处。”

  学僧:“如何是能着身处?”

  景岑:“大海水,深又深。”

  学僧:“不会。”

  景岑:“鱼龙出入任升沉。”

  学僧:“承老师言,尽十方世界是一颗明珠,学人如何会得?”

  景岑:“用会作么?”

  景岑禅师和学僧的问答,可以看出老师的慈悲开示,一直明明白白的指导,“百尺竿头,如何进步”、“朗州山,沣洲水”,普天之下,哪里一处不可给你跨前一步?你如果懂得,五湖四海内何处不能遨游呢?你如果懂得,十方世界都在心中,怎能说身无着落处呢?

  学僧问如何会得?景岑禅师反问用会作什么?禅不是会不会,禅是悟,世界都是你的,何用更进一步?

96

73 大小粪桶

  现在世人非常景仰的金山活佛──妙善禅师,是一九三三年才在缅甸圆寂的,其行迹神异,又慈悲喜舍,到处都流传着他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的奇事。   在妙善禅师的金山寺旁,有一条小街,住了一个贫穷的老婆婆,与独生子相依为命。偏偏这儿子忤逆凶横,经常呵骂母亲。妙善禅师知道这件事后,便常去安慰这老婆婆,和她说些因果轮回的道理,逆子非常讨厌禅师常来家里,有一天起了恶念,悄悄拿着粪桶躲在门外,等妙善禅师走出来,便将粪桶向禅师兜头一盖,刹那腥臭污秽粪尿淋满禅师全身,引来了一大群人看热闹。

  妙善禅师却不气不怒,一直顶着粪桶跑到金山寺前的河边,才缓缓地把粪桶取下来,旁观的人一看到此狼狈相,更加哄然大笑,妙善禅师毫不在意地说道:“这有什么好笑的?人身本来就是众秽所集的大粪桶,大粪桶上面加个小粪桶,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

  有人问他道:“禅师!你不觉得难过吗?”

  妙善禅师道:“我一点也不会难过,老婆婆的儿子慈悲我,给我醍醐灌顶,我正觉得自在哩!”

  后来那忤逆的儿子为禅师的慈悲感动,改过自新,就向禅师忏悔谢罪,禅师欢欢喜喜地开示他道:“父母养育之恩山高水深,不能好好孝养,反而打骂犯上,如此不孝,何以为人?”受了禅师的感化,逆子从此痛改前非,以孝声闻名乡里。

  金山活佛妙善禅师是近代的一位禅门奇人,他会替人看病,但从不用医药;他又会为人解难救危,但从不用神异。他给你一杯水,说是般若汤,你吃了病就会好;他给你两个耳光,说不定你的灾难就没有了。他和宋朝道济禅师(济公)类似,但因禅门不重灵异,禅僧传中不列此等名录,实为可惜!

  他将身体看做大的粪桶,加个小的粪桶,也不希奇,其实粪桶对他并不秽臭,因为他的道德慈悲,人格智能,正很芬芳!

96

74 有我在

  云岩昙晟禅师与长沙的道吾圆智禅师,同是药山惟俨禅师的弟子,两人友谊非常亲密。道吾禅师四十六岁时才出家,比云岩大了十一岁。有一天云岩禅师生病,道吾禅师便问道:“离却这个壳漏子,向什么处再得相见?”   云岩禅师毫不迟疑地道:“不生不灭处。”

  道吾禅师不以为然,提出不同的意见道:“何不道非不生不灭处,亦不求相见?”

  道吾禅师说后,也不等云岩的回答,就提起斗笠往外走去,云岩禅师便道:“请停一下再走,我要请教你,拿这个斗笠做什么?”

  道吾禅师答道:“有用处。”

  云岩禅师追问道:“风雨来时,作么生?”

  道吾禅师答道:“覆盖着。”

  云岩:“他还受覆盖也无?”

  道吾:“虽然如此,要且无漏。”

  云岩病好时,因渴煎茶,道吾禅师问道:“你在作什么呢?”

  云岩:“煎茶!”

  道吾:“煎茶给谁吃?”

  云岩:“有一个人要吃!”

  道吾:“为什么他自己不煎?”

  云岩:“还好,有我在。”

  云岩和道吾是同门兄弟,两人道风不同,道吾活泼热情,云岩古板冷清,但两人在修道上互勉互励,彼此心中从无芥蒂。他们谈论生死,有道在生灭处相见,有道在无生灭处相见。生灭与不生灭,其实在禅者心中均一如也。道吾拿一斗笠,主要是让本性无漏,房屋漏水,茶杯有漏,皆非好器,人能证悟无漏(远离烦恼),即为完人,病中的云岩,论生死,非常淡然;论煎茶,“还好,有我在!”如此肯定自我,不随生死,不计有无,此即禅之解脱!

96

75 参禅法器

  法远圆监禅师在未证悟前,与天衣义怀禅师听说叶县地方归省禅师有高风,同往叩参。适逢冬寒,大雪纷飞。同参共有八人来到归省禅师处,归省禅师一见即呵骂驱逐,众人不愿离开,归省禅师以水泼之,衣褥皆湿。其它六人不能忍受,皆忿怒离去,唯有法远与义怀整衣敷具,长跪祈请不退。   不久,归省禅师又喝斥道:“你们还不他去,难道待我棒打你们?”

  法远禅师诚恳地回答道:“我二人千里来此参学,岂以一杓水泼之便去?就是用棒责打,我们也不愿离开。”

  归省禅师不得已似地道:“既是真来参禅,那就去挂单吧!”

  法远禅师挂单后,曾任典座(煮饭)之职,有一次未曾禀告,即取油面作五味粥供养大众。

  当这件事被归省禅师知道后,就非常生气地训斥道:“盗用常住之物,私供大众,除依清规责打外,并应依值偿还!”说后,打了法远禅师三十香板,将其衣物 具估价后,悉数偿还已毕,就将法远赶出寺院。

  法远禅师虽被驱逐山门,但仍不肯离去,每日于寺院房廊下立卧。归省禅师知道后,又呵斥道:“这是院门房廊,是常住公有之所,你为何在此行卧?请将房租钱算给常住!”说后,就叫人追算房钱,法远禅师毫无难色,遂持 到市街为人诵经,以化缘所得偿还。

  事后不久,归省禅师对众教示道:“法远是真正参禅的法器!”并叫侍者请法远禅师进堂,当众付给法衣,号圆监禅师!

  浮山法远禅师一生得力之处就是“为法忍耐”,用现代的话说,就是经得起考验。归省禅师不接受他挂单,骂他、打他、用水泼他,甚至罚他变卖衣单,补偿公款,即使睡在走廊檐下,也要房租,这一切都无法打退他千里求法的心愿,难怪最后连归省禅师都赞他是法器了。

  看今日学者青年,名曰参学,若食住待遇不好,则急急忙忙他去;若人情礼貌不够,则愤愤恨恨离开,比之法远禅师良可慨也。

96

76 不着相

  景岑禅师长沙人,是南泉禅师的弟子,由于谈禅论道,机锋敏捷,同道们均尊称为“虎和尚”。   有一年仲秋,景岑禅师与仰山禅师一起赏月,仰山禅师指着天空说道:“这个大家都有,只因无明,不能充分使用。

  景岑禅师不以为然地道:“既然大家都有,怎么会没有人充分使用?恰巧今天机缘会合,这大好明月,正在等你使用,试试看!”

  仰山禅师道:“那是很有趣味的,用一用月光,请法座先试试看!”

  景岑禅师毫不客气,奋身跳起来,踢倒仰山禅师,仰山禅师非但不生气,反而赞歎道:“真像大虫!”(后来大家都称景岑禅师为“岑大虫”,亦即虎和尚)

  又一次,景岑禅师游山归来,至门口,仰山禅师问道:“禅师什么处去来?”

  景岑禅师回答道:“游山来!”

  仰山仍然追问:“游什么山处来?”

  景岑禅师道:“始随芳草去,又逐落花回。”

  迎山大为赞赏道:“大似春意!”

  景岑禅师道:“也胜秋露滴芙渠(荷叶)。”

  仰山禅师最初说吾人心为皎月,只是云遮月隐,被无明烦恼矇蔽了心灵,景岑却说一切在于个人,只要有禅,就能云飞月显,仰山请他利用一下月亮,景岑立即将他推倒,意思是在禅月交辉之下,还要你多言?一句“真像大虫”,意即禅能静能动,禅力犹如狮虎。

  景岑由外归来,仰山问他到哪里里去,“始随芳草去,又逐落花回”,这说明了禅人来去,顺于自然,合乎法性,你说是“春意”,难道“秋心”不好吗?这就是禅者明乎一切法,用于一切法,不舍不切法。

96

77 尚有一诀

  了堂真觉禅师是京都大和人,十七岁出家,二十三岁参于上野报恩寺大源宗真禅师而大悟,并嗣其法。四十岁时为参禅访道,就渡海拟来中国,当船出发不久,进入大海时,突然碰到台风,风急雨强,满船乘客都惊慌失措,感到大难临头,唯独了堂禅师端庄打坐,口中并念起“或漂流巨海,龙雨诸鬼难,念彼观音力,波浪不能没……。”其安定自若的音声影响全船的人心,皆不约而同地镇定下来,甚至有人跟他同声唱和观音圣号,其音响彻云霄,比风浪声音更大。当船平安地抵达鹿儿岛时,全船一致尊称了堂禅师为“活佛”。   了堂禅师接引学人常以“万法归一,一归何处”为机用。有一天,一位学僧前来请示洞山五位诀(五位诀即:一、正中偏;二、偏中正;三、正中来;四、兼中至;五、兼中到),了堂为其详解尽析之后,问道:“会了吗?”

  学僧回答道:“非常谢谢老师,会也!”

  了堂禅师又道:“已经会了,那很好,可是五位诀以外,尚有一诀,不知会也不会?”

  学僧莫名其妙不知如何回答。了堂禅师道:“这一诀你千万要记住,就是你若到别处去参学,不可向人说从我这里听了五位诀的说法!”

  了堂禅师一生最赞赏达摩祖师,常赞曰:

  “叉手当胸是什么?梁王不识老胡禅;

  廓然无圣止谛语,无限灵光照大千。”

  “不要随便做传声筒”,的确是做人处事的一诀,谚云:“是非只为多开口。”蒋经国先生曾有一例,他说:抗战期间,日机轰炸重庆,初传是一架飞机,再传十一架飞机(是和十音近),三传九十一架飞机(与就是一架音近),传言误会,良可畏也。道的会意,如人吃蜜,甜度自知,言说不能尽意,“廓然无圣止谛语”,即此之诀也。

96

78 咬 空

  佛陀住世时,有一位名叫优婆先那的比丘尼,有一次在山洞中禅坐时,忽然大声呼喊着在对面岩窟中的舍利弗尊者,当舍利弗来到他的面前时,他说道:“舍利弗尊者!我刚才坐禅的时候,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爬,起初并没有注意,后来才看清是一条毒蛇,我被牠咬了一口,我马上就会死去,趁毒气在我身上还没有回转时,请您慈悲为我召集邻近的大众,我要向他们告别!”   舍利弗听后,看看优婆先那,很疑惑地道:“怎会有这样的事?我看你的脸色一点也没有变,被蛇咬了的话,脸色一定会变的。”

  优婆先那态度仍很安详地说道:“舍利弗尊者!人的身体是四大五蕴所集成的,没有主宰,本就无常,因缘所聚曰空,空无自性,我是体悟到这个道理,毒蛇可以咬我的色身,牠怎么可以咬真理的空呢?”

  舍利弗听后,非常赞赏优婆先那,他道:“你说得很对,你是已经得到解脱的圣者,肉体痛苦的程度,你可以用你的慧解支持着你不变的真心。人们如果要修道调心,进入不生不灭的涅槃,对于肉体的死亡,像毁去毒针,象是重病得癒。死,可以死的是色身,不是死亡真我的生命。临死不变,生死不二,这是以智能的眼光观看世相,出离火宅,实在是无限之美!”

  人在生死烦恼中,有恐怖、颠倒,但人如证悟禅观,或契入空慧的时候,就能进入不惧不贪图的境界了。如优婆先那所说,毒蛇可以咬伤色身,怎能咬到空慧禅观呢?

  圣者,所以生活在真善美世界,并不是一定要离开这个娑婆世界到另外一个净土,主要是空慧禅观一转,刹那是永恒,污秽是清净,烦恼是菩提,生死是涅槃了。

96

79 提起放下

  赵州禅师是一位禅风非常锐利的法王,学者凡有所问,他的回答经常不从正面说明,总会要你从另一方面去体会。   有一次,一个信徒前来拜访他,因为没有准备供养他的礼品,就歉意地说道:“我空手而来!”

  赵州禅师望着信徒说道:“既是空手而来,那就请放下来吧!”

  信徒不解他的意思反问道:“禅师!我没有带礼品来,你要我放下什么呢?”

  赵州禅师立即回答道:“那么,你就带着回去好了。”

  信徒更是不解,说道:“我什么都没有,带什么回去呢?”

  赵州禅师道:“你就带那个什么都没有的东西回去好了。”

  信徒不解赵州禅师的禅机,满腹狐疑,不禁自语道:“没有的东西怎么好带呢?没有的东西怎么好带呢?”

  赵州禅师这才方便指示道:“你不缺少的东西,那就是你没有的东西;你没有的东西,那就是你不缺少的东西!”

  信徒仍然不解,无可奈何地问道:“禅师!就请您明白告诉我吧!”

  赵州禅师也无奈地道:“和你饶舌多言,可惜你没有佛性,但你并不缺佛性。你既不肯放下,也不肯提起,是没有佛性呢?还是不缺少佛性呢?”

  信徒至此才稍有契悟!

  禅门的人生观,好像皮箱一样,有时候,你要提得起,有时候你要放得下。当提起的时候提起,当放下的时候放下。可是没有禅慧的人生,当提起的时候不提起,当放下的时候不放下;当放下的时候反而提起,当提起的时候反而放下。

  赵州禅师和信徒的一番对话,信徒不能契悟,赵州禅师只有怪他没有佛性,但赵州禅师又慨叹说:人,并不缺少佛性啊!

96

80 一与三

  玄沙师备禅师有一次向雪峰义存禅师说道:“有拄杖子吗?向你化缘一支拄杖子。”   雪峰禅师慷慨地回答道:“我有三支拄杖子,你拿一支去好了。”

  玄沙禅师惊讶地说道:“每个人都只有一支,那你为什么却有三支呢?”

  雪峰禅师解释道:“三支有三支的用处。”

  玄沙禅师不以为然道:“是即是,我却不如此用法。”

  雪峰禅师问道:“那你作么生用呢?”

  玄沙禅师答道:“是三是一。”

  此时,轮到雪峰禅师不以为然,他道:“三是三,一是一;三不是一,一不是三;是三是一,是一是三。此事如似一片田地,一任众人耕种,大家无不靠此为生,是一是三,你怎可只说是三是一?”

  玄沙禅师道:“你凭什么说是一片田地?”

  雪峰禅师用手在虚空中一画,说道:“看!这就是一片田地!”

  玄沙禅师道:“是即是,我不这么说。”

  雪峰禅师问道:“你为什么不这么说呢?”

  玄沙禅师道:“那是各人的事,各人生死各人了,各人吃饭各人饱。”

  雪峰禅师问道:“既然人人如此,为什么跟别人借拄杖子,何不用自己的拄杖子呢?”

  玄沙禅师下一结语道:“达摩不来东土,二祖不往西天,当来的则来,当去的则去,用一支拄杖子助他,莫用三支拄杖子累他!”

  禅宗说的拄杖子,应该是人人本具的清净本性,不可说有,也不可说无;不可说一,岂能说三?你无,我夺却你的,你有,我就给你;禅师与禅师之间,只是一来一去,一去一来,何必分别二三呢?

96

81 南泉救鹅

  唐·李翱拜访南泉禅师,问道:“古时候,有一个人,在一个玻璃瓶里饲养着一只小鹅。后来鹅渐渐地长大起来,终于没有办法从瓶中出来。事既如此,而这个人的本意却又不想把瓶打破,同时也不想把鹅伤害,请问禅师假如是您的话,究竟要怎么办?”   这个时候,南泉禅师突然叫道:“李翱!”

  李翱乃自然地回答道:“在!”

  南泉禅师微笑地道:“出来了!”

  吾人自性本是天真自然,无染无缚,只因妄自分别,终日为名枷利锁所囚,若想跳出烦恼深坑,重获自由自在生活,即如瓶中之鹅,何能安然而出?若能当下认识自我,不坏一法,即明自性本来,就是逍遥自在,所谓“若能识得春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啊!

96

82 活水龙

  梁山缘观禅师是宋初人,住湖南梁山,付法于大阳警玄禅师,有偈云:“梁山一曲歌,格外人难和,十载访知音,未尝逢一个。”   有一天一位学僧来向他请示道:“知音难逢,是人生的憾事;但家贼难防,更是吾人的困扰。如何提防家贼,请师道一句?”

  缘观禅师答道:“认识他,了解他,变化他,运用他,何必防他?”

  学僧问道:“家兵家将容易使用,家贼如何用他?”

  缘观禅师答道:“请他住在无生国里。”

  学僧进一步问道:“难道说连安身立命之处也无吗?”

  缘观禅师道:“死水不藏龙。”

  学僧问道:“那么,什么是活水龙?”

  缘观禅师道:“兴云不吐雾。”

  学僧不放松,再问道:“忽遇兴云致雨时如何?”

  缘观禅师下床抓住学僧道:“莫教湿却老僧的袈裟!”并以偈开示道:

  “赫日犹亏半,乌沉未得圆;若会个中意,牛头尾上安。”

  王阳明曾是禅门的高手,他说:“防山中之贼易,防心中之贼难。”“心如国王能行令,心如冤家实难防。”当吾人真正的禅心未找到时,无名的妄心,确实不易预防。但缘观禅师说得好,识他、解他、化他、用他,不必防他!正如国家边防之患难除,而诸葛孔明对孟获七擒七纵,用化他之法,才能永绝后患。

  心,住在哪里里才好,无生国就是无住生心,以无住而住。心不能安住在五蕴之身或六尘之境上,因为这死水里不能藏龙,假如真龙兴云致雨,不可湿却老僧的袈裟,意即干净俐落,不可拖泥带水。“日有升沉,月有圆缺”,你能从生灭中会意安住那不生不灭的真心,也就天下太平了。

96

83 树的根

  有一位刚学佛不久的信徒,在《劝发菩提心文》上看到“……金刚非坚,愿力最坚……”这句话时,不懂其意,就跑去请示无相禅师,无相禅师道:“在学佛的菩提道上,难免因人的惰性、机缘、业魔等障而有退失菩提心的时候,必须要靠愿力来支撑、鞭策,故历代的高僧大德其道业的成就,无一不是靠誓不退转的愿力完成的,如普贤菩萨的十大愿,观音菩萨的十二大愿、阿弥陀佛的四十八大愿、地藏菩萨的‘地狱未空,誓不成佛’的悲愿,无一不是学佛者的榜样。”   信徒听后,仍不懂地问道:“为什么想成佛,就一定要立下志愿普度众生呢?”

  无相禅师回答道:“如一棵树,众生好比是树的根,菩萨就像树的花,佛便是树的果。要想一棵树开花结果,就必须努力灌溉树的根,并且爱护它,照顾它。否则根部一受到损害,树就要枯萎了,又怎能开花结果呢?所以在《华严经》上也提到‘欲作诸佛龙象,先做众生马牛!’”

  信徒听后,也深觉愿力重要,问道:“禅师!您的愿力是什么呢?”

  无相禅师道:“我的愿力不能告诉你!”

  信徒不解地问道:“为什么禅师的愿力不能告诉我呢?”

  无相禅师道:“我的愿力是我的,你为什么不发你的愿力呢?”

  信徒终于心开意解,礼谢而去。

  愿力,各人有各人的愿力,不必问别人愿力,先问自己愿为大众做什么。例如:我愿做一艘船,载运行旅;我愿是一条道路,供人行走;我愿做一棵树,普荫大众;我愿做一只牛,为众效劳。

  当然,吾人可以发愿,成圣成贤,成佛成祖,因为愿力成就,所作一切自然就会成就的!故《劝发菩提心文》又说:“尝闻入道要门,发心为首;学佛之本,立愿为先。”即此之谓。

96

84 百年一梦

  金山昙颖禅师,浙江人,俗姓丘,号达观,十三岁归投到龙兴寺出家,十八岁时游京师,住在李端愿太尉花园里。有一天,太尉问他道:“请问禅师,人们常说的地狱,毕竟是有呢?抑是无呢?”   昙颖禅师回答道:“诸佛如来说法,向无中说有,如眼见空华,是有还无;太尉现在向有中觅无,手搘河水,是无中现有,实在堪笑。如人眼前见牢狱,为何不心内见天堂?忻怖在心,天堂地狱都在一念之间,善恶皆能成境,太尉但了自心,自然无惑。”

  太尉:“心如何了?”

  昙颖:“善恶都莫思量。”

  太尉:“不思量后,心归何所?”

  昙颖:“心归无所,如《金刚经》云:‘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太尉:“人若死时,归于何处?”

  昙颖:“未知生,焉知死?”

  太尉:“生则我早已知晓。”

  昙颖:“请道一句,生从何来?”

  太尉正沉思时,昙颖禅师用手直捣其胸曰:“只在这里思量个什么?”

  太尉:“会也,只知贪程,不觉蹉跎。”

  昙颖:“百年一梦。”

  太尉李端愿当下有悟,而说偈曰:

  “三十八岁,懵然无知;及其有知,何异无知?

   滔滔汴水,隐隐惰堤;师其归矣,箭浪东驰。”

  生从何来?死往何去?这是一般人经常想到的问题,甚至不少人都在探究的问题,但都没有人揭破这个谜底。释迦牟尼佛和历代禅师们道出了原委,又不易为人了解。生命有隔阴之迷,意即换了身体就不知过去一切,故千古以来,生命之源,一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其实生命的形相虽千差万别,而生命的理性则一切平等,佛教的缘起性空、三法印、业识、因果等的义理能通达明白,则生从何来?死去何处?即不问可知了。

96

85 不得见

  曹山本寂禅师初参洞山良价禅师时,洞山禅师问道:“从什么地方来?”   曹山禅师回答道:“西院来。”

  洞山禅师又问道:“阇黎名什么?”(意思是你大德叫什么名字?)

   曹山禅师答道:“某甲!”

  洞山禅师大声道:“说清楚一点!”

  曹山禅师也大声回答:“不说!”

  洞山禅师问:“为什么不说?”

  曹山禅师答:“因为我不名某甲。”

  洞山禅师满意地称许着,并接受曹山禅师在其座下参学,并时常于个人的禅室中指示他的法要。

  有一天,曹山禅师向洞山禅师辞行他去,洞山禅师问道:“你要到什么地方去?”

  曹山答:“不变易处去。”

  洞山问:“不变易处,岂有去也?”

  曹山答:“不去亦不变易。”

  曹山禅师受法后,参学于江湖,众请住于抚州吉水山,改名为曹山,法席越盛,学徒不下千二百人。南平钟陵王,闻其道誉,三请而不应。于是南平钟陵王大怒,便对专使道:“若请不到曹山大师来,就不要来见我。”

  专使不得已苦苦地对曹山禅师要求道:“禅师!您若不赴王旨,弟子一门便见灰粉。”

  曹山禅师道:“专使不必忧虑,我有一偈面呈大王,必保无事,偈云:

  ‘摧残枯木倚寒林,几度逢春不变心;

   樵客见之犹不顾,郢人何得苦追寻?’”

  南平钟陵王看偈后,遥望吉水山(曹山)顶礼道:“弟子今生决定不再妄求一见曹山大师。”

  有的人唯恐他人不知,一直急于廉价出售;有的人唯怕人知,一直隐藏陆沉。如曹山本寂禅师,虽不出山应世,而能影响当道,起恭敬仰慕之心,此亦禅门道风。

96

86 禅像什么?

  有一位信徒很想学习打坐,但总是不得其门而入,有一天,他鼓起勇气到寺院去拜访无相禅师,并非常诚恳地说道:“老师!我很笨,自知非参禅法器,但高山仰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能否请您告诉我,禅像什么?”   无相禅师回答道:“五祖山的法演禅师,曾讲过一个故事:有一个小偷,他的儿子对他道:‘爹!您年纪已渐渐大了,找个时间教我偷盗的技术吧!免得以后我没有办法生活。’

  “做父亲的不好推辞,便答应了。这一天晚上父亲就将儿子带到一富有人家,用万能钥匙,将衣橱的锁打开,并叫儿子进去,等儿子进去以后,父亲便把橱子锁了,且大叫道:‘有贼!有贼!’转身便走了。

  “富人家听说有贼,赶紧起来搜查,搜查结果,东西并没有遗失,也没有看到小偷,因此就仍然去睡。这时锁在衣橱的小偷,不晓得父亲什么用意?为什么要把他锁在衣橱内?到底要怎么样才能逃出去呢?于是灵机一动就学老鼠咬衣裳的声音,一会儿,听到房内的夫人叫丫环拿灯来看,并说好像有老鼠咬衣服的声音。丫环刚一开衣橱,这小偷便一跃而出,并将丫环推倒,灯吹灭,竟逃走了。

  “富人家发觉小偷后,派人追击。追到河边,这小偷急中生智,把一块大石头抛到水里,自己绕道回去,当回去的时候,还听到河边有人说,真可怜,把小偷逼得跳河了。小偷到了家后,看见父亲正在喝酒,便埋怨为什么要将他锁在衣橱里?他父亲只问他怎么出来的?儿子把经过说了一遍,父亲非常高兴道:‘你以后不愁没饭吃了!’像这小偷能从无办法中想出办法,便是禅了!”

  禅的智慧是发自自己的内心,不能老是由人带着走路,如无相禅师所说,在没有办法的时候想出办法,所谓“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那便是禅了!

96

87 一袭衲衣

  有一位无果禅师深居幽谷一心参禅,二十余年来都由一对母女护法供养,由于一直未能明心,深怕信施难消,故想出山寻师访道,以明生死大事。护法的母女要求禅师能多留几日,要做一件衲衣送给禅师。   母女二人回家后,马上着手剪裁缝制,并一针念一句弥陀圣号。做毕,再包了四锭马蹄银,送给无果禅师做路费。禅师接受了母女二人的好意,准备明日动身下山,是夜仍坐禅养息,忽至半夜,有一青衣童子,手执一旗,后随数人鼓吹而来,扛一朵很大的莲花,到禅师面前。童子说:“请禅师上莲华台!”

  禅师心中暗想:我修禅定功夫,未修净土法门,就算修净土法门的行者,此境亦不可得,恐是魔境。无果禅师就不理他,童子又再三地劝请,说勿错过,无果禅师就随手拿了一把引磬,插在莲花台上。不久,童子和诸乐人,便鼓吹而去。

  第二天一早,禅师正要动身时,母女二人手中拿了一把引磬,问无果禅师道:“这是禅师遗失的东西吗?昨晚家中母马生了死胎,马夫用刀破开,见此引磬,知是禅师之物,故特送回,只是不知为什么会从马腹中生出来呢?”

  无果禅师听后,汗流浃背,乃作偈曰:

  “一袭衲衣一张皮,四锭元宝四个蹄;

   若非老僧定力深,几与汝家作马儿。”

  说后,乃将衣银还给母女二人,一别而去!

  佛教的因果业缘,实在是难以思议的真理,即使悟道,若无修证,生死轮回,仍难免除,观夫无果禅师,可不慎哉?

96

88 千古楷模

  唐朝百丈怀海禅师承继开创丛林的马祖道一禅师以后,立下一套极有系统的丛林规矩——《百丈清规》,所谓“马祖创丛林,百丈立清规”,即是此意。百丈禅师倡导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农禅生活,曾经也遇到许多的困难,因为佛教一向以戒为规范的生活,而百丈禅师改进制度,以农禅为生活了,甚至有人批评他为外道。因他所住持的丛林在百丈山的绝顶,故又号百丈禅师,他每日除了领众修行外,必亲执劳役,勤苦工作,对生活中的自食其力,极其认真,对于平常的琐碎事务,尤不肯假手他人。   渐渐地,百丈禅师年纪老了,但他每日仍随众上山担柴,下田种地,因为农禅生活,就是自耕自食的生活。弟子们毕竟不忍心让年迈的师父做这种粗重的工作,因此,大众恳请他不要随众出坡(劳动服务),但百丈禅师仍以坚决的口吻说道:“我无德劳人,人生在世,若不亲自劳动,岂不成废人?”

  弟子们阻止不了禅师服务的决心,只好将禅师所用的扁担、锄头等工具藏起来,不让他做工。

  百丈禅师无奈,只好用不吃饭的绝食行为抗议,弟子们焦急地问他为何不饮不食?

  百丈禅师道:“既然没有工作,哪里能吃饭?”

  弟子们没办法,只好将工具又还给他,让他随众生活。百丈禅师的这种“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精神,也就成为丛林千古的楷模!

  有人以为参禅,不但要摒绝尘缘,甚至工作也不必去做,认为只要打坐就可以了。其实不工作,离开生活,哪里里还有禅呢?百丈禅师为了拯救禅者的时病,不但服膺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生活,甚至还喊出“搬柴运水无非是禅”的口号。

  不管念佛也好,参禅也好,修行不是懒惰的借口,希望现代的禅者听一听百丈禅师的声音!

96

89 自伞自度

  有一位信者在屋檐下躲雨,看见一位禅师正撑伞走过,于是就喊道:“禅师!普度一下众生吧!带我一程如何?”   禅师:“我在雨里,你在檐下,而檐下无雨,你不需要我度。”

  信者立刻走出檐下,站在雨中,说道:“现在我也在雨中,该度我了吧!”

  禅师:“我也在雨中,你也在雨中,我不被雨淋,因为有伞;你被雨淋,因为无伞。所以不是我度你,而是伞度我,你要被度,不必找我,请自找伞!”

  说完便走了!

  自己有伞,就可以不被雨淋,自己有真如佛性,应该不被魔迷。雨天不带伞想别人助我,平时不找到真如自性,想别人度我。自家宝藏不用,专想别人的,岂能称心满意?自伞自度,自性自度,凡事求诸己,禅师不肯借伞,这就是禅师的大慈悲了。

96

90 了无功德

  梁武帝是中国历史上护持佛教的君王中的楷模,他在位的时候,曾经广建寺院及佛像,修造桥梁道路,福利百姓,当时菩提达摩禅师从天竺来中国弘法,梁武帝礼请禅师,并且问法说:“我这样不断地行善,会有什么功德?”   “了无功德。”达摩禅师泼了一盆冷水说。

  武帝听了非常不高兴,再问他为什么?禅师不答,终于因为道不相应,遂拂袖而去。

  事实上,梁武帝的善行,岂是毫无功德?禅师所说的了无功德,是说明在禅师的内心,并不存在一般事相上“有无”对立的观念,我们唯有通过了“有无”对待的妄执,才能透视到诸法“是无是有,非无非有,是可有是可无,是本有是本无”的实相,这种超越向上,是禅家必经的途径,这种境界才是禅家的本来面目。

96

91 能大能小

  有一位信者问无德禅师道:“同样一颗心,为什么心量有大小的分别?”   禅师并未直接作答,告诉信者道:“请你将眼睛闭起来,默造一座城垣。”

  于是信者闭目冥思,心中构画了一座城垣。

  信者:“城垣造毕。”

  禅师:“请你再闭眼默造一根毫毛。”

  信者又照样在心中造了一根毫毛。

  信者:“毫毛造毕。”

  禅师:“当你造城垣时,是否只用你一个人的心去造?还是借用别人的心共同去造呢?”

  信者:“只用我一个人的心去造。”

  禅师:“当你造毫毛时,是否用你全部的心去造?还是只用了一部分的心去造?”

  信者:“用全部的心去造。”

  于是禅师就对信者开示道:“你造一座大的城垣,只用一个心;造一根小的毫毛,还是用一个心,可见你的心是能大能小啊!”

96

92 满了吗?

  有一位学僧对无德禅师说道:“禅师!在您座下参学,我已感到够了,现在想跟您告假,我想去行脚云游了。”   “是什么够了呢?”

  “够了就是满了,装不下去了。”

  “那么在你走之前,去装一盆石子来谈话吧!”

  学僧依照无德禅师的吩咐,把一大盆石子拿来。

  禅师:“这一盆石子满了吗?”

  学僧:“满了。”

  禅师随手抓了好几把砂,掺入盆里,砂,没有溢出来。

  禅师问学僧道:“满了吗?”

  “满了!”

  禅师又抓起一把石灰,掺入盆里,还没有溢。

  禅师再问:“满了吗?”

  “满!”

  禅师顺手又再倒了一盅水下去,仍然没有溢出来。

  “满了吗?”禅师又问。

  “……”

  “谦受益,满招损”,自以为满了,实在就是自己最不足的时候。活到老,学到老,世间永远学不满。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禅师用石子、砂、灰、水为喻,自满自大者,不知可否以此为诫乎?

96

93 禅非所知

  智闲参沩山禅师,沩山问道:“听说你在百丈禅师处问一答十,问十答百,是真的吗?”   智闲:“不敢。”

  沩山:“这是世间上聪明的辩解,对了生脱死,毫无助益,现在我问你:如何是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

  智闲茫然不知如何回答,沉思甚久,故请示道:“请禅师为我解说。”

  沩山:“我知道的,那是我的,不干你事,我若为你说破,你将来眼睛开时,会骂我的。”

  智闲不得已,回寮翻遍所有经典,想从中找寻答案,但始终都不可得,故发誓说:“今生再也不研究佛学了,作个到处行脚的云游僧吧!”

  智闲于是辞别沩山,到南阳,看到慧忠国师的遗迹,就留了下来。有一天正在除草时,偶然弹起一块瓦砾,击中竹子,发出清脆的一声。智闲因而大悟,于是便回房沐浴焚香,遥拜沩山禅师道:“老师!您对我恩惠胜于父母。如果你那时为我说破这个秘密,哪里有今天的顿悟?”故写一诗偈寄给沩山禅师。偈云:

  “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持;

   动容扬古道,不堕悄然机。

   处处无踪迹,声色外威仪;

   诸方达道者,咸言上上机。”

  禅,不从慧解入门,而从体悟下手。禅,不是言语说的,不是文字写的,各人说的是各人的,各人写的是各人的。禅,离开语言文字,向上一着,当可透个消息,参!

96

94 割耳救雉

  智舜禅师,隋代人,一向在外行脚参禅。有一天,在山上林下打坐,忽见一个猎人,打中一只野雉,野雉受伤逃到禅师座前,禅师以衣袖掩护着这只虎口逃生的小生命。不一会儿,猎人跑来向禅师索讨野雉:“请将我射中的野雉还给我!”   禅师带着耐性,无限慈悲地开导着猎人:“牠也是一条生命,放过牠吧!”

  “你要知道,那只野雉可以当我的一盘菜哩!”

  猎人一直和禅师纠缠,禅师无法,立刻拿起行脚时防身的戒刀,把自己的耳朵割下来,送给贪婪的猎人,并且说道:“这两只耳朵,够不够抵你的野雉,你可以拿去做一盘菜了。”

  猎人大惊,终于觉悟到打猎杀生乃最残忍之事。

  为了救护生灵,不惜割舍自己的身体,这种“但为众生得离苦,不为自己求安乐”的德行,正是禅师慈悲的具体表现,禅者,不是逃避社会,远离人群,禅者积极舍己救人的力行,从智舜禅师的割耳救雉,可见一斑!

96

95 诚实无欺

  道楷禅师,宋人,得道后,大阐禅门宗风。曾担任过净因寺、天宁寺等大寺的住持。一日,皇上派遣使者,颁赠紫衣袈裟,以褒扬他的圣德,并赐号定照禅师。   禅师上表坚辞不受,皇上再令开封府的李孝寿亲王至禅师处,表达朝廷褒奖的美意,禅师仍不领受。因此触怒皇上,敕交州官收押。州官知道禅师仁厚忠诚,当到达寺中时,悄声问道:“禅师身体虚弱,容貌憔悴,是否已经生病?”

  禅师:“没有!”

  州官:“如果说是生病,则可免除违抗圣旨的惩罚。”

  禅师:“无病就无病,怎可为求免于惩罚而诈病呢?”

  州官无奈,遂将禅师贬送淄州,闻者皆泪流不已。

  我们经常看到禅者性格风趣活泼,但禅者的诚实固执,于道楷禅师行谊见之。如明代莲池大师赞之曰:“荣及而辞,人所难也;辞而致罚,受罚而不欺,不日难中之难乎?忠良传中,何得少此?录之以风世僧。”

96

96 除却心头火

  有一位久战沙场的将军,已厌倦战争,专诚到大慧宗杲禅师处要求出家,他向宗杲道:“禅师!我现在已看破红尘,请禅师慈悲收留我出家,让我做您的弟子吧!”   宗杲:“你有家庭,有太重的社会习气,你还不能出家,慢慢再说吧!”

  将军:“禅师!我现在什么都放得下,妻子、儿女、家庭都不是问题,请您即刻为我剃度吧!”

  宗杲:“慢慢再说吧!”

  将军无法,有一天,起了一个大早,就到寺里礼佛,大慧宗杲禅师一见到他便说:“将军为什么起得那么早就来拜佛呢?”

  将军学习用禅语诗偈说道:“为除心头火,起早礼师尊。”

  禅师开玩笑地也用偈语回道:“起得那么早,不怕妻偷人?”

  将军一听,非常生气,骂道:“你这老怪物,讲话太伤人!”

  大慧宗杲禅师哈哈一笑道:“轻轻一拨扇,性火又燃烧,如此暴躁气,怎算放得下?”

  放下!放下!不是口说放下就能放下,“说时似悟,对境生迷。”习气也不是说改就能改的,“江山易改,习性难除。”奉劝希望学道入僧者,莫因一时之冲动,贻笑他人。

96

97 一与二

  在中国佛教史上,道教的道士和佛教的出家法师,时常辩论、斗法,有一个道士向法印禅师说道:“你们佛教怎么样也比不上我们的道教,因佛教最高的境界是‘一心’,是‘一乘’,是‘一真法界’,‘一佛一如来’,都是‘一’,而我们道教讲什么东西都是‘二’,可以说,‘二’胜过你们的‘一’,比方‘乾坤’、‘阴阳’,这都是‘二’,实在说,‘二’要比你们‘一’高明。”   法印禅师听后,象是不解地问道:“真的吗?你们的‘二’真能胜过‘一’吗?”

  道士:“只要你说‘一’,我就能‘二’,一定能胜过你们。”

  法印禅师就跷起了一条腿来,慢慢地说道:“我现在竖起了一条腿,你能把两条腿跷起来吗?”

  道士哑口无言!

  佛教史上记载我国有三武一宗的教难,大都因为道士嫉恨佛教所引起。西洋有基督教的新旧之争,印度有婆罗门教和回教之争,佛教尚和平,但仍难免有道教之不兼容,连一二都成为争论主题,如法印禅师之方便机辩,亦禅之巧妙应用。

96

98 一休与五休

  很有名的一休禅师,有人问他:“禅师!什么法号不好叫,为什么您要叫‘一休’呢?”   一休:“一休万事休,有什么不好?”

  信徒听了认为不错,一休万事休,很好,很好。

  一休:“其实一休不好,二休才好。”

  信徒:“二休怎么好呢?”

  一休:“生要休,死也要休,生死一齐休才能了脱生死,所以是烦恼也要休,涅槃也要休,二者一齐休。”

  信徒:“不错,不错,二休才好。”

  一休:“二休以后,要三休才好!”

  信徒:“三休怎么好?”

  “你看,你老婆天天和你吵架,像只母老虎,最好是休妻;做官要奉迎,也很辛苦,最好是休官;做人处事有争执,所以要休争;能够休妻、休官、休争,这三休是最快乐,最好了!”

  信徒:“不错,不错,三休真好!”

  一休:“四休才是最好。”

  信徒:“四休怎么好呢?”

  “酒、色、财、气四种一齐休才好呢!”

  信徒认为四休也是很好。

  一休:“四休不够,五休才好,什么叫五休?人生最苦的,就是为了我们有五脏庙,这个肚子要吃饭,所以才有种种的辛苦,假如把这个五脏庙‘一休’,统统都没有事了。”

  千休与万休,总不如一休,一休万事休,更莫造怨仇,这就是一休的禅了。

96

99 不如小丑

  白云守端在杨岐方会禅师处参禅时,久久不悟,杨岐挂念,很想方便开导,有一天,杨岐方会禅师问守端以前拜过谁为老师?守端回答:“茶陵郁山主。”   杨岐又问道:“我听说茶陵郁山主是因为跌了一跤而大悟,写了一首偈,你知道吗?”

  白云守端:“知道!那诗偈是这样的: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

   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杨岐听了之后,便发出怪声,呵呵地笑着走了。守端却因方会禅师的一笑,饭食不思,整夜失眠。第二天便至法堂请示方会禅师,为何一听到茶陵郁山主的诗偈便发笑不已。

  杨岐:“昨天下午你可看到寺院前,马戏班玩猴把戏的小丑吗?”

  守端:“看到了。”

  杨岐:“你在某方面实在不如一个小丑。”

  守端:“为什么呢?”

  杨岐:“因为小丑的种种动作,就是希望自己博得别人一笑,而你却怕别人笑。”

  一个人的自我认识不够,心中不能自主,就会经常受外境的影响。别人的一句赞美,自己就会洋洋得意;别人的一句谤言,自己就会怨恨瞋怒;所以自己喜乐忧苦,全为别人左右,可说已失去自己。杨岐方会禅师的一笑,还不够吾人觉悟吗?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