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故事 活得快乐 []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8月24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8年08月26日 · 60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31 把门关好

  有个小偷晚上钻进一座寺院,想偷东西,但翻箱倒柜的都找不到值钱的东西好偷,不得已,正准备离去时,睡在床上的无相禅师开口叫道:“喂!你这位朋友,既然要走,请顺便为我把门关好!”   小偷先是一愣,随即就说:“原来你是这么懒惰,连门都要别人关,难怪你寺里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无相禅师说:“你这位朋友太过分了,难道要我老人家每天辛辛苦苦,赚钱买东西给你偷吗?”

  小偷觉得遇到这种和尚,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禅师不是没有东西,禅师拥有的是别人偷不去的无尽宝藏。世间上的人只是知道聚敛,人为财死,心为物累,你有钱了,连小偷都不放过你,不如拥有自家本性里的无限智能宝藏,又有什么人能偷得去呢!

共收到 3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8月24日 00:51
96

32 放逐天堂

  一休禅师行脚在外,由于天色已晚,就借宿农庄。深夜被一连串的哭声吵醒,原来是邻家的主人因病去世,一休便说:“真是不幸,我去诵卷经超度他吧!”   由于这位亡者生前是以捕鱼捉鸟杀生为业,故卧病时,常为过去的杀业而不安,其家属就要求一休禅师能作法,让死者上升天堂吧!

  一休禅师诵完经,就在一张纸上题了字,让死者握在手中,并告诉他的家人说:“好了!亡者会到天堂的,你们放心吧!”亡者家属对一休如此关照非常感动,但也很好奇,到底一休纸上写的是什么字呢?于是打开字条,只见上面写着:“这个人所犯的杀生罪业,如须弥山那么多,恐怕连阎罗王的帐簿上也找不出地方可以记了。”

  死者太太看了,内心非常难过,为什么一休禅师要如此捉弄人呢?

  一休:“你先生的杀业,你不承认有如须弥山那么多吗?”

  “我承认,只是难过没有方法可以超度他吗?”

  一休:“我本以诵经为他消罪解业,但你却那么要求,所以我才写信告诉阎罗王,像这样罪大恶极的人,实应放逐到天堂去,免得在阎罗王的帐簿上记不完而麻烦,你先生拿了信,必定可以到天堂的!”

  一休禅师的话,实在对世人最好的教育。

96

33 真正的自己

  一所寺院的监院师父,参加法眼禅师的法会,法眼禅师问:“你参加我的法会有多久了?”   监院说:“我参加禅师的法会已经有三年之久。”

  法眼:“为何不特别到我的丈室来问我佛法呢?”

  监院:“不瞒禅师,我已从青峰禅师处领悟了佛法。”

  法眼:“你是根据那些话而能领悟了佛法呢?”

  监院:“我曾问青峰禅师说:学佛法的人,怎样才能认识真正的自己?青峰禅师回答我说:丙丁童子来求火。”

  法眼:“说得好。但是,你并不可能真正了解这句话的含意吧!”

  监院:“丙丁属火,以火求火,这就是说凡事要反求诸己。”

  法眼:“你果然不了解,如果佛教是这么简单的话,就不会从佛陀传承到今日了。”

  监院听后,非常气愤,认为禅师藐视了自己,便离开了法眼禅师。

  中途他想:“禅师是个博学多闻的人,而且目前是五百人的大导师,他对我的忠告,一定自有其道理。”

  于是他又返回原处,向法眼禅师忏悔,再次问道:“学佛的人真正的自己是什么?”

  法眼:“丙丁童子来求火。”

  监院闻言,突然有所领悟。

  同样的一句话,有两种不同的层次,可能有更多的层次。天上的月亮,小偷与恋爱中的情人,可能有不同的看法,所以对于真理,不要钻牛角尖,“反求诸己”固然重要,广为通达更重要。

96

34 地狱与极乐

  有一地方首长去拜访白隐禅师,请示佛门常说的地狱与极乐是真实的呢?或是一种理想?并希望禅师能带他参观到真实的地狱与极乐。   白隐禅师立刻将脑中所能想象得到最恶毒的话辱骂他,使得这位长官十分惊讶。刚开始时基于礼貌的关系,长官都没有回嘴。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就随手拿起一根木棍,并大喝:“你算什么禅师?简直是个狂妄无礼的家伙!”说着木棍就往禅师身上打去,白隐跑到大殿木柱后,对着面露凶相,从后追赶的长官说:“你不是要我带你参观地狱吗?你看!这就是地狱!”

  恢复自我的长官,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急忙跪地道歉,请禅师原谅他的鲁莽。

  白隐禅师:“你看,这就是极乐!”

  天堂地狱在哪里里?这有三说:第一、当然天堂在天堂的地方,地狱在地狱的地方;第二、天堂地狱就在人间;第三、天堂地狱都在我们的心上。

  我们的心,每天从天堂地狱不知来回多少次。

96

35 虔诚的心

  有一个青年名叫光藏,未学佛前,一心想成为佛像雕刻家,故特别去拜访东云禅师,希望禅师能指点一些佛像的常识,使其在雕刻方面有所成就。   东云禅师见了他以后,一言不发地只叫他去井边汲水。当东云看到光藏汲水的动作以后,突然间开口大骂,并赶他离开。因为时近黄昏,其它弟子看到这种情形,颇为同情,就要求师父留光藏在寺中住一宿,让他明天再走。

  到了三更半夜,他被叫醒,去见东云禅师,禅师以温和的口气对他说:“也许你不知道我昨晚骂你的原因,但我现在告诉你,佛象是被人膜拜的,所以对被参拜的佛像,雕刻的人要有虔诚的心,才能雕塑出庄严的佛像,白天我看你汲水时,水都溢出桶外,虽是少量的水,但那都是福德因缘所赐与的,而你却毫不在乎。像这样不知惜福且轻易浪费的人,怎么能够雕刻佛像?”

  光藏对此训示,颇为感动而钦敬不已,并且在深加反省后,终于入门为弟子,对佛像的雕刻,其技艺也独树一帜!

  “虔诚的心”,就是敬业精神,岂单指刻佛像,无论做什么,都应该有虔诚的心和敬业的精神。

96

36 像牛粪

  宋代苏东坡到金山寺和佛印禅师打坐参禅,苏东坡觉得身心通畅,于是问禅师道:“禅师!你看我坐的样子怎么样?”   “好庄严,像一尊佛!”

  苏东坡听了非常高兴。佛印禅师接着问苏东坡道:“学士!你看我坐的姿势怎么样?”

  苏东坡从来不放过嘲弄禅师的机会,马上回答说:“像一堆牛粪!”

  佛印禅师听了也很高兴!苏东坡将禅师被自己喻为牛粪,竟无以为答,心中以为赢了佛印禅师,于是逢人便说:“我今天赢了!”

  消息传到他妹妹苏小妹的耳中,妹妹就问道:“哥哥!你究竟是怎么赢了禅师的?”苏东坡眉飞色舞,神采飞扬地如实叙述了一遍。苏小妹天资超人,才华出众,她听了苏东坡得意的叙述之后,正色说:“哥哥!你输了!禅师的心中如佛,所以他看你如佛,而你心中像牛粪,所以你看禅师才像牛粪!”

  苏东坡哑然,方知自己禅功不及佛印禅师。

  禅,不是知识,是悟性;禅,不是巧辩,是灵慧。不要以为禅师们的机锋锐利,有时沉默不语,不通过语言文字,同样有震耳欲聋的法音。

96

37 三心不可得

  德山禅师对《金刚经》下了很深的功夫研究,著作了一部《青龙疏抄》。听说南方提倡“顿悟成佛”之说,颇不以为然,便带着《疏抄》南下,准备破斥此一邪说。   到了南方,路上经过一所卖饼的小店,德山腹饥,欲买饼作为点心充饥。

  店中仅一老婆婆,见德山买点心,当即问他:“你肩上担的是什么啊?”

  “《金刚经青龙疏抄》。”

  “那我考你一个《金刚经》的问题,如果答得上来,点心免费供养。”

  “请说来听听!”德山满腹信心地答应。

  “《金刚经》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请问大德要吃点心,点的是哪里个心?”

  德山愕然不知所对,最初的一番气势,早已消逝得无影无踪。他才知道南方惠能大师的顿悟之说,在老婆婆那里就有了印证。

  时间上有过去、未来、现在之说,但无住真心没有时间上的过去、现在、未来分别,只那一念,吾人的本来面目,“自古今而不变,历万劫而长新”,有何过去现在未来呢?

96

38 三种人

  玄沙师备禅师开示大众说道:“诸方长老大德,常以弘法利生为家业,如果说法的时候碰到盲、聋、哑这三种人,要怎么去接引他们呢?你们应想到对盲、聋、哑三种人怎么好说禅呢?假如对盲者振揵槌、竖拂尘,他又看不见;对聋者说任何妙法,他又听不见;对哑者问话,他又不会言表,如何印可?如果没有方法接引此三种残障人士,则佛法就会被认为不灵验。”   大家都不知如何回答,有一个学人,就将上面玄沙禅师的开示,特地向云门禅师请益。

  云门禅师听后,即刻道:“你既请问佛法,即应礼拜!”学人依命礼拜,拜起时,云门就用拄杖向他打去,学人猛然后退。

  云门说:“汝不是盲者!”

  复大叫:“向我前面来!”

  学人依言前行。

  云门曰:“汝不是聋者!”

  云门停了一会道:“会吗?”

  学人答曰:“不会!”

  云门曰:“你不是哑者!”

  学人听后当下有省。

  吾人本来不聋、不盲、不哑,但心地不明,终于成为盲聋哑者,今日若能多几位云门禅师,方便揭开学人心地,朗朗乾坤,不就是在当下吗?

96

39 银货两讫

  诚拙禅师在圆觉寺弘法时,法缘非常兴盛,每次讲经时,人都挤得水泻不通,故信徒间就有人提议,要建一座较宽敞的讲堂。   有一位信徒用袋子装了五十两黄金,送到寺院给诚拙禅师,说明是要捐助盖讲堂用的。禅师收下后,就忙着做别的事去了,信徒对此态度非常不满,因为五十两黄金,不是一笔小数目,可以给平常人过几年生活,而禅师拿到这笔巨款,竟连一个“谢”字也没有,于是就紧跟在诚拙的后面提醒道:“师父!我那袋子里装的是五十两黄金。”

  诚拙禅师漫不经心地应道:“你已经说过,我也知道了。”禅师并没有停下脚步,信徒提高嗓门道:“喂!师父!我今天捐的五十两黄金,可不是小数目呀!难道你连一个‘谢’字都不肯讲吗?”

  禅师刚好走到大雄宝殿佛像前停下:“你怎么这样唠叨呢?你捐钱给佛祖,为什么要我跟你谢谢?你布施是在做你自己的功德,如果你要将功德当成一种买卖,我就代替佛祖向你说声‘谢谢’,请你把‘谢谢’带回去,从此你与佛祖‘银货两讫’吧!”

96

40 不要拂拭

  有一位青年脾气非常暴躁、易怒,并且喜欢与人打架,所以很多人都不喜欢他。有一天无意中游荡到大德寺,碰巧听到一休禅师正在说法,听完后发愿痛改前非,就对禅师说:“师父!我以后再也不跟人家打架口角,免得人见人厌,就算是受人唾面,也只有忍耐地拭去,默默地承受!”   一休禅师说:“嗳!何必呢,就让唾涎自乾吧,不要去拂拭!”

  “那怎么可能?为什么要这样忍受?”

  “这没有什么能不能忍受的,你就把它当作是蚊虫之类停在脸上,不值得与牠打架或者骂牠,虽受吐沫,但并不是什么侮辱,微笑地接受吧!”一休说。

  “如果对方不是吐沫,而是用拳头打过来时,那怎么办?”

  “一样呀!不要太在意!这只不过一拳而已。”

  青年听了,认为一休说的,太岂有此理,终于忍耐不住,忽然举起拳头,向一休禅师的头上打去,并问:“和尚!现在怎么样?”禅师非常关切地说:“我的头硬得像石头,没什么感觉,倒是你的手大概打痛了吧!”

  青年哑然,无话可说。

  世间上无论什么事,说很容易,做很困难,说不发脾气,但境界一来,自我就不能把持。禅者曰:“说时似悟,对境生迷。”就是这种写照。

96

41 不能代替

  道谦禅师与好友宗圆结伴参访行脚,途中宗圆因不堪跋山涉水的疲困,因此几次三番的闹着要回去。   道谦就安慰着说:“我们已发心出来参学,而且也走了这么远的路,现在半途放弃回去,实在可惜。这样吧,从现在起,一路上如果可以替你做的事,我一定为你代劳,但只有五件事我帮不上忙。”

  宗圆问道:“哪里五件事呢?”

  道谦非常自然地说道:“穿衣、吃饭、屙屎、撒尿、走路。”

  道谦的话,宗圆终于言下大悟,从此再也不敢说辛苦了。

  谚语说:“黄金随着潮水流来,你也应该早起把它捞起来!”世间上没有不劳而获的成就,万丈高楼从地起,万里路程一步始,生死烦恼,别人丝毫不能代替分毫,一切都要靠自己啊!

96

42 未到曹溪亦不失

  石头希迁禅师他的肉身现在还供在日本横滨总持寺,石头希迁十二岁时,见到六祖惠能大师。六祖大师住在广东曹溪,而石头希迁正是广东人,六祖一见到他,非常高兴地说:“可以做我的徒弟。”   “好啊!”他十二岁就做了六祖的徒弟了。但是不幸,三年后六祖就圆寂了。圆寂前,一个十五岁的小沙弥见师父要去世了,就问他:“老师百年以后,弟子要依靠谁呢?”

  “寻思去!”六祖告诉他。

  希迁把“寻思”误为“用心思量去”,就天天用心思参禅,后来有一位上座告诉他:

  “你错了!师父告诉你‘寻思去’,因为你有一个师兄行思禅师,在青原山弘法,你应该去找他。”

  石头希迁听后,立刻动身前往,当他从曹溪到青原山参访行思禅师时,行思禅师问他:“你从哪里里来?”

  石头希迁回答道:“我从曹溪来!”

  说了这句话很了不起,意思是说我从师父六祖大师那里来的。

  行思禅师又问道:“你得到什么来?”

  “未到曹溪也未失!”

  这意思是未去以前,我的佛性本具,我也没有失去什么呀!

  “既然没有失去什么,那你又何必去曹溪呢?”

  石头希迁回答:“假如没有去曹溪,如何知道没有失去呢?”

  这意思是说不到曹溪,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本具的佛性。像他们之间这许多对话,其中的意义,有些并不直接明白的说出,这就是禅宗的暗示教学法。

  但我们大家,知道自己心中有个未失去的无尽宝藏吗?

96

43 蝇子投窗

  空门不肯出,投窗也太痴;   千年钻故纸,何日出头时。

  这首诗的作者古灵禅师,是在百丈禅师那里开悟的。悟道后的禅师感于剃度恩师的引导,决定回到仍然未见道的师父身旁。

  有一次年老的师父洗澡,古灵禅师替他擦背,忽然拍拍师父的背说:“好一座佛堂!可惜有佛不圣。”师父听了便回头一看,禅师赶紧把握机缘又说:“佛虽不圣,还会放光哩!”但是师父仍然不开悟,只觉得徒弟的言行异于常人。

  又有一次,师父在窗下读经,有一只苍蝇因为被纸窗挡住了,怎么飞也飞不出去,把窗户撞得价响,于是又触动古灵禅师的禅思说:“世间如许广阔,钻他驴年故纸。”并且做了上面那首诗偈,意思是说:苍蝇!你不晓得去寻找可以出去的正道,却死命的往窗户钻,即使身首离异也不能出头呀!暗示师父参禅应该从心地去下功夫,而不是“钻故纸”的知解啊!

  师父看到这个参学回来的弟子,言语怪异,行径奇特,于是问他是什么道理?古灵禅师便把他悟道的事告诉了师父,师父感动之余,于是请他上台说法,禅师陞座,便说道:“心性无染,本自圆成,但离妄缘,即如如佛。”

  意思是说我们的心性就好像一块黄金,即使放在污水里,也不失它的光泽,只是我们没有去发觉而已。去除了这些污染,我们的佛性就能展现出来。师父听了徒弟说法终于开悟了。

  这首诗为我们揭示了两个世界,向前的世界和向后的世界,向前的世界虽然积极,而向后的世界却更辽阔,我们唯有看清这两个世界,才真正拥有了世界。

96

44 虱子是什么做

  有一天苏东坡和秦少游在一起吃饭,两个人因为才华都很高,往往为了谈学论道,互不相让。这天吃饭的时候,刚好看到一个人走过,由于许多天没有洗澡,身上爬满了虱子,苏东坡就说:“那个人真髒,身上的污垢都生出虱子来了!”秦少游坚持异议说:“才不是呢,虱子是从棉絮中长出来的!”两人各持己见,争执不下,便决定去请佛印禅师做个公道,评论虱子是怎么成的,并且互相争议输的人要请一桌酒席。   苏东坡求胜心切,私下便跑到佛印禅师那里,请他务必要帮自己的忙。过后,秦少游也去请禅师帮忙,佛印禅师都答应了他们。两人都以为稳操胜算,放心地等待评判的结果,禅师评断说:“虱子的头部是从污垢中生出来的,而虱子的脚部却是从棉絮中长出来的。”

  禅师做了一次美妙的和事佬,有诗云:

  “一树春风有两般,南枝向暖北枝寒;

   现前一段西来意,一片西飞一片东。”

  这首诗告诉我们什么呢?就是“物我的合一”,物我是一体的,外相的山河大地就是内在的山河大地,大千世界就是心内的世界,物与我之间已没有分别,而将它完全调和起来,好比一棵树上,虽然接受同样的空气、阳光、水分,但树叶却有不同的生机,而能彼此无碍的共存于同一株树上。

96

45 无言之教

  有一个学僧,请示夹山善会禅师道:“从古以来,历代祖师都立下言教训示后人,禅师为什么却无言教?”   善会:“三年不吃饭,目前无饥人。”

  学僧:“既是无饥人,我为什么没有开悟?”

  善会:“只为迷悟迷却了你,请听我偈:

  ‘明明无悟法,悟法却迷人;

   长舒两脚睡,无伪亦无真。’”

  学僧:“十二分教及祖师西来意,可以说都是悟法悟人,禅师为什么说没有悟法亦没有迷人?”

  善会:“那些西来意是老僧的坐垫,你问西来意,为什么不问你自己的己意?”

  学僧:“我不明己意是什么?我只问禅师究竟要以何法示人?”

  善会:“虚空无挂针之壁,子虚徒捻线之功。你为什么一定要画蛇添足呢?会吗?”

  学僧:“不会。”

  善会:“以我看维摩居士的居家梵行,释迦如来的观机说法,都是多此一举。”

  学僧:“难道圣教均一无可取吗?”

  善会:“可取的应该都不是圣教!”

  学僧:“若无言教,学僧怎能开悟呢?”

  善会:“自己的西来意,何要别人的言教?”

  学僧终于心有所悟。

  所谓禅者,离文字相,离语言相,离心缘相,用言教说法,离禅很远。因为禅不可说,能说的都不是禅。“言语道断”,这是历代祖师的信条。所以自古以来,只要谈禅,开口便打。释迦牟尼佛说法四十九年,讲经三百余会,但佛陀说:“我没有说过一个字。”这不是说谎,这是真实的,因为既是“真理”,你说了不增,未说不减,“三年不吃,并无饥饿的人。”你道得三十棒,道不得也三十棒。

96

46 何法示人?

  临济禅师与凤林禅师交往时,有一次凤林禅师问道:“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您,不知您愿不愿意回答?”   临济禅师回答道:“谁不知道凤林上人是位大诗人,我可不要挖自己的肉作疮!不过我倒很好奇您的问题是什么?”

  凤林:“海月澄无影,游鱼独自迷。”

  临济:“海月既无影,游鱼何得迷?”

  凤林:“观风看浪起,翫水野帆飘。”

  临济:“孤轮独照江山静,长啸一声天地秋。”

  凤林:“任将三寸辉天地,一句临机试道看。”

  临济:“路逢剑客须呈剑,不是诗人莫献诗。”

  凤林至此已无话可说,于是临济禅师乃吟颂着:

  “大道绝同,任向西东;

  石火莫及,电光罔通。”

  后来沩山禅师看到这句颂词,就问仰山禅师道:“其速度之快,既然连石头的火花都追不上,甚至连闪电的光线也都达不到,那么古圣先贤又用什么方法来教导后学呢?”

  仰山:“老师您的意思呢?”

  沩山:“只要是能言说的,皆无实义。”

  仰山:“我并不以为然。”

  沩山:“为什么呢?”

  仰山:“凡所言说,皆是佛法;凡所佛法,皆在心源;心念一动,遍十方界,石头之火,雷电之光,均不及心快。”

  沩山:“确实不错,海月也好,游鱼也好,风浪也好,帆船也好,寂静的江山,萧条的秋天,诗人剑客,天地机遇,总在心中,何关迷悟?何关迟速?”

  禅者好问,因为他们对人生,佛道、禅心,充满疑问,但另一方面的回答,往往又答非所问,看起来答问没有关连,但实际上丝丝入扣,紧密相连。所谓真理,有时同中有异,有时异中有同,其实同异皆一如,动静皆一如,东西皆一如,空有皆一如,迷悟皆一如。

96

47 进入深山

  洞山禅师去访问龙山禅师,龙山禅师问道:“应该没有进入这座山的路,你是从哪里里来的呢?”   洞山禅师道:“这座山有没有路,以及我怎么进来的一事暂且不谈,现在先问老师您究竟是从哪里里进入这座山的呢?”

  龙山禅师道:“反正我不是从天上云和地下水来的。”

  洞山禅师道:“请问老师!自从你住进这座山以来,到现在究竟有多少年了?”

  龙山禅师回答说:“山中无甲子,世上的岁月推移都跟我无关。”

  洞山禅师道:“那我再请问老师,是你先住在这里呢?还是这座山先住在这里呢?”

  龙山禅师道:“不知道!”

  洞山禅师不解地追问道:“为什么不知道呢?”

  龙山禅师回答道:“我既不是凡尘的人,也不是天上的仙,我又怎么会知道呢?”

  洞山禅师道:“你既不是人也不是仙,难道你已经成佛了?”

  龙山禅师道:“不是佛!”

  洞山禅师:“那似什么?”

  龙山禅师道:“说似一物即不中!”

  洞山禅师终于提出他的主题问道:“你是什么缘故才住进这座深山呢?”

  龙山禅师也就着主题回答道:“因为我以前曾看见有两头泥牛在打斗,一边斗一边竟坠入大海中,一直到今天也没看见牛的踪影。”

  洞山禅师一听这话,不由得肃然起敬,立刻恭敬地对龙山禅师膜拜。

  这里所说的深山,应该是指我们身体的五蕴山,我们怎样才会进入这座山的?当然不是从某一条路进入的,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应该是业缘进入这五蕴山的!不过,深山好修道,藉着我们这座五蕴山,所谓“借假修真”,怎能不值得恭敬膜拜呢?

96

48 宛尔不同

  临济禅师有一次到襄阳去参访华严禅师,碰巧华严禅师正倚着拄杖在打瞌睡,临济禅师就轻轻地摇醒他,并婉言问道:“禅堂僧众大家莫不精进修持,老禅师为什么有空在这里打瞌睡?”   华严禅师丝毫不觉惊讶,好像无动于衷地回答道:“一个真正有修持的人,其作风与行为是不同于一般人的,你可不能随便拿我比人!”

  临济禅师好像抓住了华严禅师的把柄,立即说道:“这么说您对待不同的参学者,其摄受的方式也就不能千篇一律了!”说着便回头寻找侍者,大声呼唤着:“哪里一位是侍者呀?哪里一位是侍者呀?请给这位真正有修持的华严禅师一杯茶!”

  华严禅师对临济禅师如此命令自己侍者奉茶并不以为忤,反而非常愉快地吩咐维那道:“维那!请你把这位远来的学僧,好好地安顿在禅堂里,他能呼唤天下的禅僧!”

  临济禅师对华严禅师如此安排,不但不欢喜感谢,反而拂袖而去!走到门口,回头对华严禅师说道:“你是有资格打瞌睡的,天下的禅僧没有人像你会接待禅者了。”

  华严禅师听后反而生气说道:“你走吧!你叫侍者倒给我的一杯茶,我才不喝哩!”

  禅门对临济禅师一向赞美他善于摄化,所谓“临济儿孙满天下”,其实临济禅师也非常受教,在他眼中“善知识也是满天下”。

  临济叫侍者倒给华严的一杯茶,华严不肯回敬临济,这不是看不起临济禅师,因为自己有的,已不需要别人的赐与,自己圆满清净的自性,所谓自家宝藏,何必在乎别人的一杯茶?

96

49 哭笑无常

  自古以来,“马祖创丛林,百丈立清规”,马祖禅师和百丈禅师是禅门两大功臣。   一天,马祖禅师和百丈禅师在散步,忽见一群野鸭子飞过去。马祖问道:“那是什么?”

  百丈禅师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是一群野鸭子!”

  马祖禅师问:“飞到哪里里去了?”

  百丈禅师答:“飞过去了!”

  马祖用力捏了一下百丈的鼻子,百丈痛得大叫!马祖便指着百丈的鼻子问:“不是在这里吗?你怎可说飞过去了?”

  百丈听后,廓然大悟!但他一句话也不说,却回到房里痛哭,禅友问他为什么要哭?他照实告诉大家说马祖老师捏痛了他的鼻子。

  禅友们不解似地问道:“是你做错了什么事情吗?”

  百丈禅师回答道:“你们可以去问问老师!”

  禅友们问马祖大师,马祖说百丈自己知道,禅友们再回头来问百丈,百丈却哈哈大笑,禅友们不解地问他为什么以前哭,现在又笑呢?

  百丈禅师回答道:“我就是以前哭,现在笑!”

  上面这一段禅门有名的公案,实在寓有深长的意义。当然这不能用常理去推敲,这必得用禅心去体会。

  马祖禅师问那是什么东西,百丈禅师回答说是野鸭子飞过去了,百丈是在时空上犯了错误,禅,怎可说什么这里那里?过去现在?马祖的这一捏,把时空的分界当下粉碎,百丈就悟了。百丈回答禅友说“以前哭,现在笑”,这是说,时空观念一变,永恒的本体现前,我与世界都不一样了,这就是当下认识了自我!

96

50 缘起性空

  弥兰陀王非常尊敬有过禅悟的那先比丘,那先比丘从禅修中证悟的智慧,出言吐语,充满了慧思灵巧。有一天,弥兰陀王向那先比丘道:“眼睛是你吗?”   那先比丘笑笑,回答道:“不是!”

  弥兰陀王再问:“耳朵是你吗?”

  那先比丘再回答道:“不是!”

  “鼻子是你吗?”

  “不是!”

  “舌头是你吗?”

  “不是!”

  “那么,真正的你就只有身体了?”

  “不,色身只是假合的存在。”

  “那么‘意’,是真正的你?”

  “也不是!”

  弥兰陀王经过这些问答,最后问道:“既然眼耳鼻舌身意都不是你,那么你在哪里里?”

  那先比丘微微一笑,反问道:“窗子是房子吗?”

  弥兰陀王一愕,勉强回答:“不是!”

  “门是房子吗?”

  “不是!”

  “砖、瓦是房子吗?”

  “不是!”

  “那么,床椅、梁柱才是房子吗?”

  “也不是!”

  那先比丘悠然一笑道:“既然窗、门、砖、瓦、梁柱、床椅都不是房子,也不能代表这个房子,那么,房子在哪里里?”

  弥兰陀王恍然大悟!

  弥兰陀王悟了什么?“缘起性空”,大地山河,宇宙万有,那是因缘和合的存在,没有因缘,就没有一切!世间上没有单独存在的东西,一切假因缘而生,一切是自性空。缘起性空,应该就是禅!

96

51 吃饭睡觉

  修学律宗的有源请教大珠慧海禅师说:“和尚修道,有没有秘密用功的法门?”   大珠:“有!”

  有源:“如何秘密用功?”

  大珠:“肚子饿时吃饭,身体困时睡觉。”

  有源不解地说道:“一般人生活都要吃饭睡觉,和禅师的用功不是都相同吗?”

  禅师:“不同。”

  有源:“有什么不同?”

  禅师:“一般人吃饭时百般挑剔,嫌肥拣瘦,不肯吃饱,睡时胡思乱想,千般计较。”

  吃饭睡觉是多么简单的事,可是今天究竟有多少人能舒舒服服的吃饭,安安逸逸的睡觉?可见最平常的事到达平常心的境界,是须经过无数不平常的修持。禅师们多在“用功”,快快乐乐的把饭吃饱,安安静静的把觉睡好。

96

52 一得一失

  南泉普愿禅师问一学僧道:“夜来好风?”   学僧:“夜来好风。”

  南泉:“吹折门前一颗松。”

  学僧:“吹折门前一颗松。”

  南泉禅师转身又问旁边站立的侍者道:“夜来好风。”

  侍者:“是什么风?”

  南泉:“吹折门前一颗松。”

  侍者:“是什么松?”

  南泉普愿禅师听后,深有感触,不禁就慨叹道:“一得一失!”

  南泉禅师说后,又再重问学僧道:“你将来要做什么?”

  学僧:“不做什么!”

  南泉:“应该要为众生做马牛!”

  学僧:“应该要为众生做马牛!”

  南泉禅师又再转身问身旁的侍者道:“你将来要做什么?”

  侍者:“要做像老师您这样的人物!”

  南泉:“应该要为众生做马牛!”

  侍者:“为什么要为众生做马牛?”

  南泉禅师看看二人,放大声音仍然慨叹道:“一得一失!”

  南泉禅师的学僧,是入门的学僧,侍者是门外的侍者,俗语说:“行家前面一开口,就知有没有。”如这两个学僧和侍者,禅语的深浅,从回答的言论中一听即知了。

96

53 第一课

  有一位学僧大年非常醉心于佛像的雕刻,但由于缺乏专家的指导,所雕塑出来的佛像总不尽满意,故下定决心出外参学,他专程去拜访无德禅师,希望能传授他有关这一方面的知识与技巧。   每天大年到法堂时,无德禅师便放一块宝石在他手中,命他捏紧,然后天南地北的跟他闲聊,除了雕刻方面的事外,其它一切都谈,约一个小时后,无德禅师拿回宝石,命大年回禅堂用功。

  就这样连续过了三个月,无德禅师既未谈到雕刻的技术,甚至都未谈到为什么放一块宝石在他手中,终于,大年有点不耐烦,但也不敢询问无德禅师,一天,无德禅师仍照往常一样,又拿一块宝石放在他手里,准备谈天。

  大年一接触那块宝石,便觉得不对劲,立刻脱口而出说道:“老师!您今天给我的,不是宝石。”

  无德禅师问道:“那是什么呢?”

  大年看也不看,就说道:“那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块而已。”

  无德禅师欣悦地笑着说:“对了,雕刻是要靠心手一致的功夫,现在你的第一课算是及格了。”

  世间一般人学习技能,总希望速成,甚至学佛的人,也希望当生成就,立地成佛,孰不知“不经一番寒彻骨,那得梅花扑鼻香?”“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千年古松不是一日长大的。”“要得工夫深,铁杵磨成绣花针。”悟,虽只一刻,但要能历经长期的修持,修道者要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凡事耐烦,这才是学者应修的第一课。

96

54 十事开示

  有学僧问寂室禅师道:“请问老师!在禅门中,应该具备些什么条件,才能进入禅道?”   寂室禅师回答道:“狮子窟中无异兽,象王行处绝狐踪。”

  学僧又问道:“参禅不参禅有什么不同?”

  寂室禅师道:“生死路头君自看,活人全在死人中。”

  学僧再问道:“学禅究有何益?”

  寂室禅师道:“勿嫌冷淡无滋味,一饱能消万劫灾。”

  学僧听后,对参禅生大信心,一日领学者数十人,跪求寂室禅师开示大众参禅法要,禅师因见大众心诚,故即以十事开示大众道:

  “学禅者应注意如下十事:

  一者、须知生死事大,无常迅速,须臾不可忘失正念。

  二者、须于行住坐卧,检束身心,任何时刻不犯律仪。

  三者、须能不执空见,不夸自我,精进勇敢勿堕邪战。

  四者、须摄六根正念,语默动静,远离妄想抛开烦恼。

  五者、须有求道热忱,灵明不昧,魔外窟中施于教化。

  六者、须能废寝忘食,壁立万仞,竖起脊梁勇往向前。

  七者、须究西来佛意,念佛是谁,哪里个是我本来面目。

  八者、须参话头禅心,工夫绵密,不求速成任重道远。

  九者、须要宁不发明,虽经万劫,不生二念绍隆如来。

  十者、须能不退大心,洞然菩提,兴隆佛法续佛慧命。

  以上十事,诸仁者不知能会也?”

  众学僧听后,欢喜踊跃,无不誓愿奉行。

  寂室禅师的十事开示,岂止参禅者的座右铭,即任何修行均当如此。

96

55 悟与不悟

  有一学僧,非常恭敬地请问慧林慈受禅师道:“禅者悟道时,对于悟道的境界和感受,说得出来吗?”   慈受:“既是悟的道,说不出来。”

  学僧:“说不出来的时候,像什么呢?”

  慈受:“像哑巴吃蜜!”

  学僧:“当一个禅者没有悟道时,他善于言词,他说的能够算禅悟吗?”

  慈受:“既未悟道,说出的怎能算做禅悟呢?”

  学僧:“因为他讲得头头是道,如果不算作禅悟,那他像什么呢?”

  慈受:“他像鹦鹉学话!”

  学僧:“哑巴吃蜜与鹦鹉学话,有什么不同呢?”

  慈受:“哑巴吃蜜,是知,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鹦鹉学话,是不知,如小儿学话,不解其义。”

  学僧:“然则,未悟的禅者,如何说法度生呢?”

  慈受:“自己知道的给他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不要给他知道。”

  学僧:“老师现在是知抑是不知!”

  慈受:“我是如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也如鹦鹉学讲话,讲得非常像。你说我是知呢?还是不知呢?”

  学僧于言下有省。

  禅悟的境界是怎么样?这实在是无法说明的,历代祖师用打用骂,硬是不肯说话,佛陀甚至讲,我所说法,皆非佛法,这不是笑话,因为不用言说的佛法,才是佛法。佛法、禅心,是自证的境界,是从无分别的平等性智而了知的,这不是黄莲,应该是甜蜜;这不是鹦鹉,应该是菩萨。

96

56 存财于信徒

  佛光禅师为了推动佛教的发展,创办了许多佛教的事业,弟子们为了达成禅师的理想,很努力地向信徒劝募,鼓励信徒布施做功德。   有一次佛光禅师出外弘化回来,弟子们竞相来向禅师报告个人劝募功德的成绩,弟子普道很得意地说:“师父!今天有一位大施主,布施了一百两银子,他说,作为我们兴建大雄宝殿的基金。”

  弟子普德听了,也报告说道:“师父!城内的陈居士来拜望您,我带他巡礼各处的殿堂,他奉献给我们全年的道粮!”

  寺中的香灯师、知客师等都向佛光禅师说明信徒的喜舍发心,只见佛光禅师皱起眉头,制止大家发言,并开示弟子们说道:“你们大家都辛苦了,可惜化缘太多,没有功德!”

  大家不解,问道:“为什么化缘多反而不好呢?”

  佛光禅师道:“把钱财储存于信徒,让信徒富有起来,佛教才能富有!不可经常要信徒捐献这个功德,赞助那项佛事,杀鸡取卵,何其愚痴!等到有一天信徒们不胜负担,佛教还有什么护法长城呢?”

  佛光禅师这一番语重心长的言语,实在值得大家玩味与深思!佛教所云布施,要在“不自苦,不自恼”的原则下进行,而且布施者应该细水长流,不可硬性募化。

  学佛之人,如果有禅,不但为自己想,更为别人想,哪里能说禅者只重悟道,不重慈悲呢?

96

57 一坐四十年

  佛窟惟则禅师,宋朝长安人,少年出家后,在浙江天台山翠屏岩的佛窟庵修行。   他用落叶铺盖屋顶,结成草庵,以清水滋润咽喉,每天只在中午采摘山中野果以充腹饥。

  一天,一个樵夫路过庵边,见到一个修道老僧,好奇地向前问道:“你在此住多久了?”

  佛窟禅师回答道:“大概已易四十寒暑。”

  樵夫好奇地再问道:“你一个人在此修行吗?”

  佛窟禅师点头道:“丛林深山,一个人在此都已嫌多,还要多人何为?”

  樵夫再问道:“你没有朋友吗?”

  佛窟禅师以拍掌作声,好多虎豹由庵后而出,樵夫大惊,佛窟禅师速说莫怕,示意虎豹仍退庵后,禅师道:“朋友很多,大地山河,树木花草,虫蛇野兽,都是法侣。”

  樵夫非常感动,自愿皈依作为弟子。佛窟对樵夫扼要的指示佛法的心要道:“汝今虽是凡夫,但非凡夫;虽非凡夫,但不坏凡夫法。”

  樵夫于言下契入,从此慕道者纷纷而来,翠屏岩上白云飘空,草木迎人,虎往鹿行,鸟飞虫鸣,成为佛窟学的禅派。

  一坐四十年,用普通的常识看,四十年是漫长的岁月,但证悟无限时间,进入永恒生命的圣者,已融入大化之中的惟则禅师,这只不过一瞬之间而已。在禅者的心中,一瞬间和四十年,并没有什么差距。

  禅者的悟道中,他所悟的是没有时空的差距,没有人我的分别,没有动静的不同,没有生佛的观念(众生与佛)。

  “虽是凡夫,但非凡夫之流”,因为人人有佛性,真理之中绝生佛之假名,哪里有是凡夫非凡夫的分别?“虽非凡夫,但不坏凡夫法”,禅者悟道,不破坏另有建立,不坏万法,而已超越万法了。

96

58 十后悔

  有一学僧问云居禅师道:“弟子每做一事,事后总不胜懊悔,请问老师,为什么我有那么多的懊悔呢?”   云居禅师道:“你且先听我的十后悔:

  一、逢师不学去后悔;

  二、遇贤不交别后悔;

  三、事亲不孝丧后悔;

  四、对主不忠退后悔;

  五、见义不为过后悔;

  六、见危不救陷后悔;

  七、有财不施失后悔;

  八、爱国不贞亡后悔;

  九、因果不信报后悔;

  十、佛道不修死后悔;

  这以上十种后悔,你是哪里种后悔?”

  学僧摸摸头脑,无可奈何地说道:“老师!看起来这些后悔,都是我的毛病!”

  云居禅师道:“你知道既是毛病,就要火速治疗呀!”

  学僧问道:“我就是因为不懂得治疗,所以恳请老师慈悲开示!”

  云居禅师开示道:“你只要把十后悔中的‘不’字改为‘要’字就可以了,例如:‘逢师要学,遇贤要交,事亲要孝,对主要忠,见义要为,见危要救,得财要施,爱国要贞,因果要信,佛道要修。’这一字的药,你好好服用!”

  人的恶习,往往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掉泪,假如能慎于始,就不会事后懊悔了。经云:“菩萨畏因,众生畏果。”众生总是果报现前时才会后悔,如能够事先予以肯定,即不后悔了。

  对好事,太多的否定,当然就会后悔;假如对好事肯定,对坏事否定,那就不会后悔了。

96

59 心净国土净

  有一位虔诚的佛教信徒,每天都从自家的花园里,采撷鲜花到寺院供佛,一天,当她正送花到佛殿时,碰巧遇到无德禅师从法堂出来,无德禅师非常欣喜地说道:“你每天都这么虔诚的以香花供佛,依经典的记载,常以香花供佛者,来世当得庄严相貌的福报。”   信徒非常欢喜地回答道:“这是应该的,我每次来寺礼佛时,自觉心灵就像洗涤过似地清凉,但回到家中,心就烦乱了,作为一个家庭主妇,如何在烦嚣的尘市中保持一颗清净纯洁的心呢?”

  无德禅师反问道:“你以鲜花献佛,相信你对花草总有一些常识,我现在问你,你如何保持花朵的新鲜呢?”

  信徒答道:“保持花朵新鲜的方法,莫过于每天换水,并且于换水时把花梗剪去一截,因花梗的一端在水里容易腐烂,腐烂之后水分不易吸收,就容易凋谢!”

  无德禅师道:“保持一颗清净纯洁的心,其道理也是一样,我们生活环境像瓶里的水,我们就是花,唯有不停净化我们的身心,变化我们的气质,并且不断的忏悔、检讨、改进陋习、缺点,才能不断吸收到大自然的食粮。”

  信徒听后,欢喜作礼感谢说道:“谢谢禅师的开示,希望以后有机会亲近禅师,过一段寺院中禅者的生活,享受晨钟暮鼓,菩提梵唱的宁静。”

  无德禅师道:“你的呼吸便是梵唱,脉搏跳动就是钟鼓,身体便是寺宇,两耳就是菩提,无处不是宁静,又何必等机会到寺院中生活呢?”

  古德说:“热闹场中作道场。”宁静,只要自己息下妄缘,抛开杂念,哪里里不可宁静呢!深山古寺,如果自己妄想不除,就算住在深山古寺,一样无法修持,禅者重视“当下”,何必明天呢?“参禅何须山水地,灭却心头火亦凉。”即此之谓。

96

60 不像个人

  坦山禅师和云升禅师,同师学道参禅,但两人性格迥异,师兄坦山放浪不拘小节,甚至烟酒不戒,为人所耻,而师弟云升为人庄重,不苟言笑,弘法利生,甚受信徒的尊敬。一天,坦山正在渴酒,云升从坦山的房门前经过,坦山叫他道:“师弟!请来喝一杯酒如何?”   云升禅师不屑地讥嘲道:“没有出息,烟酒不戒,还能修道吗?”

  坦山仍微笑道:“不管那许多,来一杯如何?”

  云升边走边道:“我不会喝酒!”

  坦山不高兴地道:“连酒都不会喝,真不像一个人!”

  云升听后,停下脚步,大怒道:“你敢骂人!”

  坦山不解似地问道:“我何时骂人?”

  云升道:“你说不会喝酒,就不像人,这不是明明骂我吗?”

  坦山:“你的确不像人!”

  云升:“我怎么不像人?你说!”

  坦山:“我说你不像人,就是不像人!”

  云升:“好!你骂!我不像人像什么?你说!你说!”

  坦山:“你像佛!”

  云升听后,哑然不知如何。

  禅门之中,很多奇僧异士,实在不能用一般眼光看他们。例如金山妙善禅师,众皆认为他疯疯颠颠,但他大智大行:宋朝道济,大家都知道他酒肉不改,不守清规,但他是得道神僧。佛教史上有罗什吞针的美谈,《维摩经》里有金粟酒肆的举示,禅者,在乾屎橛中都能表示禅机,其它又怎说不能?

  如坦山禅师者和师弟云升禅师风格不同,但其修道证悟境界,就不能用一般常情论断了。

96

61 大小不二

  唐朝江州刺史李渤,问智常禅师道:“佛经上所说的‘须弥藏芥子,芥子纳须弥’,未免失之玄奇了,小小的芥子,怎么可能容纳那么大的一座须弥山呢?过分不懂常识,是在骗人吧?”   智常禅师闻言而笑,问道:“人家说你‘读书破万卷’,可有这回事?”

  “当然!当然!我岂止读书万卷?”李渤一派得意洋洋的样子。

  “那么你读过的万卷书如今何在?”

  李渤抬手指着头脑说:“都在这里了!”

  智常禅师道:“奇怪,我看你的头颅只有一粒椰子那么大,怎么可能装得下万卷书?莫非你也骗人吗?”

  李渤听后,脑中轰然一声,当下恍然大悟。

  一切诸法,有时从事上去说,有时从理上去解,要知宇宙世间,事上有理,理中有事,须弥藏芥子是事,芥子纳须弥是理,若能明白理事无碍,此即圆融诸法了。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