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言祖语 见如元谧禅师语录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8月22日 · 131 次阅读
96

   寿昌见如大师语录序

  古德睦州尊宿。于其儿孙传灯一派若寥寥也。而豫识临济以遮阴。激发云门以轹钻。虽济嗣黄檗。门嗣雪峰。然其当机手眼。开先一着。实出睦州。竟成两宗之儿孙咸其法派矣。而睦州不受其名也。如此作用。奚啻马驹踏杀气宇如王哉。余尝妄忆吾夫子。开源千古。包孕三才。而每于人不知处。不患不愠。一部论语重迭言之。其义何居。盖騐之智愚贤不肖。才动口间。闻一不字。便为色变。而理学事功名儒硕。辅一争异。同祖分左右。动成仇敌。可见求知一念。从俱生无明同来。纵使诸缘渐却。而此念愠患难以顿忘。古云。老庄未免于有。故每以无训人。可见夫子未免于知。故屡以不患不愠训人也。至于无言莫知之叹。末后一语。辄归之天。而一见老子。服为龙。遁世不悔归之唯圣。屡空之旨独许颜回。两端之竭偕之鄙夫。此又莫知之归宿处也。夫子果于知处立根否耶。寿昌之下。有见公者。亲授证据。乃于没踪迹处藏身。不立一字。不发一语。数十年矣。因与海岸居士。一言投契。露其本色。方知有见公也。及浪公归扫寿昌之塔。欣然以法席相推。故余窃以睦州拟之。令公不遇海岸。则将口挂壁上。不值浪公。则终为古庙香炉去乎。救世婆心。殆不其然。海岸居士所至如博山。如瀛山。如天童。如径山。何地不为宗门建帜。而寿昌一席。有浪公以为重。新法音所遍。总见公一人之力也。余读公指据录。无一字一句。不具杀刀活剑。令人进步无门。转身有地。全机大用。具此录中。而公夷然不屑也。龙德而隐。夫子服膺。世尊见之。必为默识矣。陈尊宿之拟。余自以为知言。不知海岸浪公作何证据也。干戈剥及床肤。不日当趋侍两师。其以蒲鞋为行脚钱乎。贻公以博一笑。

  崇祯十一年戊寅中秋日。北京吏部尚书楚黄居士李长庚拜撰。

  

  向上一路千圣不传。历代祖师何处下口。然诸方说禅浩浩地。雷轰电驰。皆是方便门庭。不得已而屙撒耳。是以亮公撒手入山。不屑以口舌为佛事。别行一路。无处寻他。余尝求宗匠于今时。而心服寿昌见公之大用也。公于临济三顿棒话。发明本来。而韬晦。丛林屡推不出。偶有一言半句。皆端伯䖍请而后示之。然犹秘不轻传。天下想望其光明。而不得见。于是入室弟子。阴录而刻行之。初非大师之本意也。大师发明大事之机缘。具载录中。故先寿昌。末后复以衲衣付之。而公密用潜行。如愚若鲁。诸方所以服其行解超群也。今人偶有见处。便思迸出头来。闻大师之高风。不觉爽然自失矣。故为拈出。以示作家。

  崇祯丁丑中秋日。法弟黄端伯和南题。

  寿昌见如谧禅师语录

  门人 道璞 集

  示众。若论此事。如箭之劲。拟议得来。丧身失命。通玄兮不履长安。出格兮随方信步。惟有黄龙峰拗捩。不信口皮只信悟。悟个甚么。镇州萝卜头角露。咄。直须吐却始得。

  示众。举世尊涅槃。示现双趺。师云。伸不伸。缩不缩。亦非驴头并马脚。设有人道似冬瓜。抱头笑倒空王殿角。笑倒且置。的的当当一句。作么生道。弹指一下云。确。

  示众。无眼没鼻孔。佛祖莫能穷。老僧通一线。不在语言中。且道。在甚么处。中央并上下。南北及西东。虽然如是。亦要一回亲见始得。

  示众。俱胝一指禅。哑子吃黄连。谈玄难出口。抖擞向人天。空海岳彻山川。百千三昧指头边。咄。明眼人前不得错举。

  示众。干屎橛。一千七百都漏泄。大千沙界热漫漫。虚空拗断成几节。出誵讹入虎穴。夏至严寒冬至热。狸奴白牯少知音。独许寒山笑不彻。咄。也是眼中着屑示众。举狗子佛性有无话。师云。老老大大。口生口熟。有时火𦦨弥天。有时冰霜满地。直饶掀翻海岳。倒转须弥。总是干弄一场。

  灯节示众。者个灯笼。通身是口。教行便行。教走便走。出没无端。藏身北斗。混乱乾坤。不分先后。上无师傅。下无[逅-口+巿]授。续佛心灯。全身拶透。示众拈花未免窠臼。儱侗头陀破颜扬臭。触着些儿。逼塞宇宙。累及儿孙。渊深难究。晴空霹靂一声蛙。铁牛脱索诚无谬。

  示众。拈拄杖云。拄杖子。活如龙。神功妙用。应现无穷。身非四大。智具六通。即凡即圣。不落偏中。人天敬仰。佛祖钦崇。净裸裸。赤洒洒。八面真风灵光。普遍太煞玲珑。居止同伴。时人不逢。复卓一下云。追踪觅迹浑无有。应事临机合至公。

  示众。丈六金身一茎草。衲僧坐断刚刚好。蓦地掀翻正令行。何如倾出一栲栳。

  示众。圆陀陀。光烁烁。无头无尾。最难捉摸。纵使老胡看得明。也是虚空贯索。任彼鼻孔撩天。到此依他者着。虽然。祇个郎当。撞破许多变博。噫。不是你跨上金毛背。一定打折驴脚。

  示众。榾柮子。无根蒂。眼耳鼻舌都无。却解顶天立地。四方八面坦然平。诸佛众生无忌讳。瞥然撞着赤须胡。掀倒苍天难出气。难出气。狸奴白牯笑钝置。笑个甚么。四脚稍天[爬-爪+瓜]不起耳。

  示众。砒礵本是杀人刀。要在医王善自操。杀活不须称妙手。病原摸着始为高。珍重。

  示众。初心学道。立志坚强。二六时中。要秉干将。降魔伏崇。截断情殃。话头绵密。自发心光。含天裹地。刹刹全彰。始称学道。名报法王。诫汝参学。悟达故乡。思之不已。参之再详。着意须当真实究。翻转乾坤做一场示众。参禅一着。如火里藏身。任彼铁胆铜心。于斯定成融变耳。然虽如是。也须虚空粉碎。大地平沉。方有转身之路。恁么时。才好吃棒。

  示众。参禅学道。原为生死两字。不为别事。所谓别事者何。即今生心动念处便是。有作有为便是。有取有舍便是。有修有证便是。有净有秽便是。有圣有凡便是。有佛有众生便是。乃至作颂作偈便是。作诗作赋便是。论禅论道便是。论是论非便是。论古论今便是。种种作法。不是为生死两字上事。总是别事。实要为生死两字。不须外求。只向穿衣吃饭处。屙屎放尿处。行住坐卧处。一切处不得丝毫走作。如人见猛虎相似。一味躲身逃命。又如人上阵。只是要杀却贼魁。取头到手方休。管甚取舍净秽凡圣是非等耶。不然。尽是虚费工夫。何日得个太平时节也。如此做去。于生死两字。有少分相应。不然。尽是作有为之事。于道无益。先和尚云。莫拘小享。直须到古人田地。始得生死自由。不然。尽是生死岸头边事。实无了期也。珍重。

  示众。参禅学道人。须要立个坚固志。具一副大心肠。毕竟要与诸佛同行。诸祖同坐。具此心者。方可参禅学道。不然。舍父母弃恩爱。剃发披缁。虚消信施。辜负师德。有何益哉。实要与诸佛诸祖同俦。须将生死两字。竖在眉毛上。犹如负千斤担子。过竹排相似。转不得头。眨不得眼。移不得足。四肢动不得。惟有一副惺惺心肠。想到彼岸。如此用心。可谓之初心学道工夫也。至于佛祖同俦。及悟之一字。尚未沾着在。

  博山请雪关大师龛。归博之东峰坞建塔。瀛山阻之。示众。几片白云弥西嶂。一轮红日落东山。如驴[覤-儿+丘]井井[覤-儿+丘]驴。大似往来瀛博间。祇如恁么举。且道。是瀛山耶。博山耶。咦。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示众。古人建立丛林。为陶凡铸圣之址。修禅植福之基。镕积习之锢蔽。磨累垢之瞑矇。垢不蠲。心地无由明彻。习不消。禅源曷能洞透。非谓不透不明。诚恐更增其矇蔽耳。欲得清净无垢。须要时时恒正。日日新鲜。工夫一气做成。莫云明朝后日。发起本有之心。顿开现成之志。有日撞着磕着。豁然洞彻。如月皎星辉。始信现成不谬。方知瞑矇所蔽。者个宛尔犹存。光阴易迈。时不待人。此生若不明彻。来生又更来生。契经云。我与释迦如来。同为凡夫。世尊成道以来。尘沙劫数。而我耽染六尘。轮回生死。如此明言。岂不痛哉。岂不痛哉。

  示众。打○相云。咄。只许闻不许睹。宾非宾主非主。佛非佛祖非祖。且道。毕竟是个什么。咦。净地上不行。肯向粪堆取。然虽如此。也要个通事人始得。

  示众。喝一喝云。且道。者一喝。落在什么处。良久云。空谷传声易。虚堂习听难。

  堂中示众。诸仁者。各各脚跟下。从无量劫来。矇昧自己一段大事。此生若不明彻去。又是来生。再生未必。是何面目也。若要明彻大事。称此光阴。莫顺流俗。幸栖梵刹。理行双修。立个决定志。发个勇猛心。时时照顾自己主人公。念念相续。莫令走作。忽有走作。急切追寻。何处失落。者一念。或一度或二度三度。自然定帖。信么。行过方知。倒此一着。更加精进。历历明明。若不见主人公。誓不休志。二六时中。犹如打毬相似。睁着两眼。照顾来机。任彼色相诸缘。亦不暇顾。如此用心。或一月两月。三月五月。若不亲见主人公。古人道截取老僧头去。诸仁者。此事不论灵利聪明。初心远学。惟要真切实究始得。岂不见。香严智闲禅师。初参百丈。丈迁化。复参沩山。山问。闻汝在百丈先师处。问一答十。问十答百。此是汝聪明灵利意解识想。生死根本。父母未生时。试道一句看。严被一问。直得茫然。平日看过文字。要寻一句酬对。竟不可得。乃自叹曰。画饼不可充饥。乃泣辞沩山。过南阳睹忠国师遗迹。遂憩止焉。一日芟除草木。偶抛瓦砾。击竹作声。忽然省悟。作偈曰。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持。动容扬古路。不堕悄然机。处处无踪迹。声色外威仪。诸方达道者。咸言上上机。沩山闻得。谓仰山曰。此子彻也。仰曰。待某甲亲勘。仰曰。闻师弟发明大事。试说看。严举前颂。仰曰。若有正悟。别更说看。严作颂曰。去年贫未是贫。今年贫始是贫。去年贫犹有卓锥之地。今年贫锥也无。仰曰。如来禅许师弟会。祖师禅未梦见在。严复颂曰。我有一机。瞬目视伊。若人不会。别唤沙弥。仰乃报沩曰。且喜闲师弟。会祖师禅也。此是参禅悟道勇猛的样子。岂可作容易看也。或曰。未见参禅工夫。只闻击竹便悟。曰不见沩山一问。直得茫然。寻一句酬对。竟不可得。乃泣辞沩山。别参工夫可知之也。要见主人公么。第一莫昧自己。虚实得失是非。无量劫来。矇昧主人公。只为此也。第二莫妆好汉。作了事人。遇境随情。逢缘放意。自谓理事融通。恁么好汉。黑面老人简点去也。第三莫向册子上。寻讨记持语句。准备待人。作师范想。如此学道。欲明彻无量劫来矇昧大事。远之远矣。珍重。

  示众。参禅客。莫论禅。须当实悟始方圆。应机接物通玄妙。总在穷元不在宣。岂不见。如何禅。狲猢上树尾连颠。苟能彻透乾坤外。也解无言说有言。参禅客。莫学禅。贵在深操立志渊。古圣曾经三十载。休将容易有时缘。岂不见。如何禅。石上莲花火里泉。㘞地一声全体现。虚空粉碎髓漫天。参禅客。莫待禅。七个蒲团没半边。夜坐针锥犹未彻。枕头堕地始通玄。岂不见。如何禅。猛火𦦨里着油煎。覷破古人消息子。拿云[瓝-勺+(穫-禾)]浪总为缘。参禅客。莫问禅。须知到岸自安然。话头端的非饶舌。大好山中契别传。岂不见。如何禅。大家洗脚上床眠。忽尔蛙声天地窄。自歌自唱哩啰嗹。

  示众。祇者个无秘诀。展开珍藏向人说。纵然说得十分明。也似红炉飞片雪。只如老僧恁么道。还有秘诀也无。良久云。禅者且置。居士作么生。然虽如此。也不得无语。岂不闻。三人同行。必有我师。其或未然。向下文长。付在来日。

  颂古

  世尊拈花

  经纶万丈探深渊。谁想深渊彻底穿。纵遇金鳞开口笑。长江依旧水连天。

  足现双趺

  抒干沧海元非妙。击碎须弥未是珍。惟有死猫头忽现。大千沙界露全身。

  产难因缘

  一个穿云带雾。一个遇水安排。三个同只鼻孔。尽他石女怀胎。

  无缝塔

  洞庭湖里耍秋千。独有盲龟看得全。无影树头花倒影。琉璃殿上锦铺砖。

  不求诸圣不重己灵

  情知跨海弄天涯。盖为虚玄已破家。莫道无心称妙手。无心犹是眼中花。

  德山拓钵

  无端托钵向人寰。暗验明瞒倒刹竿。末后密通真可怕。驴年谁解此连环。

  婆子烧庵

  者老婆无眼力。辨金全借石头识。趁出烧庵也太奇。岂知遍地生荆棘。

  赵州无字

  泰山倾倒压蟭螟。气绝心灰识浪平。不是泥牛开只眼。焉知猛虎坐中厅。

  一归何处

  万法归一亦无端。七斤重也太颟顸。非颟顸。任君看。秤在星兮星在盘。不在盘。金乌跳上玉栏干。

  麻三斤

  麻三斤。彻骨贫。秤锤堕地白如银。要会么。莫疏亲。黄龙峰下巾珍彬。

  柏树子

  舌头无骨遍称尊。好歹收来作话文。囫囵一声天地黑。波斯吞却铁昆仑。

  狗子佛性有无

  赵州古佛最崎峤。摸着头兮失却腰。始见南泉称万福。爪牙独露不相饶。

  云门饼

  云门饼空掘井。天下衲僧徒画影。超佛越祖未足奇。为驴作马孰不令。

  三日吐光而终

  黄金赠富浑无事。破体袈裟说向谁。昨夜三更收麦子。天明徒见磨房推。

  黄龙三关

  我手佛手。担枷带杻。信口道来。露出家丑。

  我脚驴脚。切忌卜度。伸缩自由。踏翻五岳。

  人有生缘。不必重宣。没毛老虎。也解发颠。

  问答

  道璞禅人问。楞严经云。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瑞鹿安楞严云。知见立 知即无明本 知见无 见斯即涅槃。先师翁云。知见无见。即无明本。知见立知。斯即涅槃。二大老。与经意是同是别。有优劣无优劣。

  答颂。三个老渠真古怪。一条拄杖搅翻天。纵使神机并妙用。优劣何曾到彼边。

  问。华严以法界为宗。法界又以何为宗。

  答颂。一轮明月印千江。千江明月一轮藏。透得毗卢华藏界。全身普现法中王。

  问。某甲在病中。先博山示云。外其身。而身存。如何是存的身。

  答颂。虚空生来无背面。只见虚空生闪电。内外通明惟一真。孰能识此空王见。

  问。外的身与存的身。是一是二。若道是二。理应不二。若道是一。用外作么。

  答颂。老僧从来不识数。只会刚刚恰好处。应用无妨格外机。知其端的难酬措。

  问。先师翁。从早停箸弄钁头。到晚便自负云。已到百丈堂奥。如云一日不作一日不食。此犹滞在半途。毕竟百丈堂奥。在甚么处。

  答颂。鼻头扭痛笑呵呵。独恨当初老达磨。不到好山亲切处。争能跳出好山窝。

  问。新博山禅镜序云。大圆镜里说个禅字。早是痕生。某甲问云。说禅字的痕。与说大圆镜的痕。所差多少。山云。尔又加一痕也。然则无痕一句。作么生道。

  答颂。本来无物痕何有。强立名言论我人。一喝顿空千古迹。何妨劫外起风尘。

  问。古德云。生时决定生。去时实不去。意旨如何。

  答颂。来去无端事果奇。岚风轻送白云归。金乌玉兔东西走。明暗何曾离得伊。

  问。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如何是无所住处。

  答颂。道人心胆大如天。直向空王殿里眠。王老问渠何处客。翻身拽杖下西川。

  问。三心了不可得。点那一个心。简点将来。坐断三际的。亦堪受供养么。

  答颂。三个贫儿共一家。不须苦苦验龙蛇。纵然坐断僧祇劫。受供何尝免得他。

  问。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且道。即已生山河大地。仍是清净本然否。

  答颂。那事从来不失传。尽他成坏我无迁。老胡一任西流去。剩有三千夜不眠。

  问。枯木倚寒岩。三冬无暖气。婆子烧庵趁出。古今啧啧叹赏。故知二俱作家。然欲不遭烧庵之手。且道。者僧将作么生行履。

  答颂。神弓一发疾如风。那畏银山千万重。透过自然生庆快。烧庵未免枉施工。

  问。从来法嗣一枝正出。余皆旁出。且道。拄杖子有旁正否。

  答颂。君命严威似箭锋。岂容拟议堕偏中。正印相传千古令。安居不昧有无功。

  安止居士问。世尊拈花。师答曰。风色灿然。毕竟意旨如何。

  答颂。遍地黄金无寸土。矇眬肉眼岂能窥。冬残树杪含春意。日落才昏夜月辉。

  问。闻师未入孔圣之门。然则者个消息。初见先和尚时便知。还是用工后方省。

  答颂。忆昔当年学道时。寥寥殿阁失支离。吾师说法如雷震。不肖无闻顿足捶。

  海岸黄居士问。善知识入门便鉴。具甚么眼。师曰。心不负人。面无惭色。

  又持陈云怡督学十六问。请师下语。

  问。渴鹿趁阳𦦨。如何得歇。师曰。待虚空落地。即向尔道。

  问。摩尼珠久埋尘土。如何急切觅得。师曰。雪满红炉。

  问。一斩一切断。如何得此利剑。师曰。利剑且置。将断的来。与老僧验过。

  问。等是水味。有品为第一泉。有品为第二泉。作何分剖。师曰。我者里无水亦无味。

  问。黑夜中认贼为子。认子为贼。作何判断。师曰。一齐杀却。

  问。家亲作崇。如何处置。师曰。贬向无生国去。

  问。的的主人翁。如何得觌面一见。师曰。露柱子生儿也。见么。

  问。堪舆家罗经纵横移动。针必指南。是谁作主。师曰。系驴橛撼亦不动。

  问。电光中良骥瞬息千里。如何得一往追上揽辔在手。师曰。大丈夫。跟着驴走作么。

  问。大慧云。将八识一刀。凭甚么安身立命。师曰。眼见如盲。

  问。未开口以前。为甚么便棒便喝。师曰。恶心未除。

  问。胡来胡现。汉来汉现。是镜体是镜光。师曰。三头六臂。

  问。日升月沈。雷轰电掣。山静云间。水流花开。农歌牧唱。妇[诧-乇+(〦/(坐-土+十))]儿嬉。莫非者个迸现。如何得拈向脚跟下。要用便用。师曰。符到奉行。

  问。今修行人。多怕去后黑漫漫地。不知现前黑漫漫地更苦。多口说无常生死事大。不知现前刹那死死生生更切。此际重关一击。如何下手。师曰。大明门从来不关。

  问。高峰云。大彻之人本脱生死。为甚么命根不断。命根既不断。叫做大彻。彻的何事。师曰。且把命根呈似老僧着。

  问。一句当天八万门。永绝生死者一句。如何得恁么有力。师曰。上大人。可知礼也。

  抚州僧问。如何是空手把锄头。师曰。烂却虚空始见髓。如何是步行骑水牛。师曰。石女怀胎产木童。如何是人从桥上过。师曰。十人沉落九个半。如何是桥流水不流。师曰。三寸麻绳穿火焰。

  抑庵问。觌面相呈事若何。师曰。廪山耸出千峰外。云如何对面隔千山。师曰。洞水回旋万派收。云抱关下寨。作么生抵对。师曰。宝剑挥空清宇宙。云祇如宝华王座上是谁登。师曰。君臣同和百年春。

  偈

  师问海岸居士空王话。士答曰。烂冬瓜。遂以偈赠之

  空王衲子烂冬瓜。洞见黄公老作家。左右逢源垂妙用。杜䳌啼处绿杨斜。

  示涂𠃔心居士

  当下顿空全体现。何须更觅佛陀耶。诸祖相传无剩语。惟凭密契绝周遮。

  示璞禅人

  不明明处是真明。明得明兮未是珍。直待耳聋三日后。方才跳过古关津。

  示弘璆禅人

  脊梁竖起似条铁。话头纯净如冰雪。翻转娘生铁面皮。方才跳过佛魔穴。

  示道昆禅人参究念佛

  念佛是谁谁是佛。非心非佛复何物。马师不是好心肠。平地掘开三尺窟。

  赠晦杲法侄

  知君信自一家风。触目全归大觉宫。历劫圆光非内外。多生白净勿边中。穿山透海浑无迹。盖地遮天曷有踪。密听薰风消息至。洞崖横架一枝红。

  示大宗禅人

  一句话头明历历。通天彻地没行踪。若还不遇穷光棍。肯信衣珠在己躬。

  示道𠃔禅人参万法归一

  万法收归一个一。诸佛众生齐了毕。何用青州吐白涎。令人触着如胶漆。

  示大根禅人

  正念相续。杂念不生。无影树子。必有大根。

  示崖山道隐禅人

  悬崖撒手付知音。岂肯依他向外寻。记得古人垂一语。前山点首度金针。

  示道定禅人参柏树子

  定得乾坤主。方知劫外新。庭前无柏树。限里有瞳人。

  示大信禅人参泥牛衔月

  信得泥牛衔月。必定有好时节。是甚么时节。夜半乌龟生白鳖。

  示道通禅人

  通玄一路。千圣不传。狗吃麻糍。脚爪尾颠。

  示道因禅人

  果熟根深固。因缘会遇时。赤骨透心神。枯桩烂见髓。

  示涂辛卿居士

  青山绿水娘生面。绿水青山古佛心。欲识其中消息处。也须蓦地一蛙音。

  答道璞禅人

  泥牛入海浑身冷。木马腾空血汗流。玉兔翻身横宇宙。金乌垂手下扬州。

  慈观禅人以白纸上师。师答偈

  枯木若生华。石人不种葩。岚风忙似箭。㵎水懒如蛇。野马空中斗。闲郎室内奢。欲知端的旨。除是法王家。

  示若愚人参万法归一

  万法归一一何归。青州做领布衫衣。穿破不须重整理。尽他骨露与风吹。

  示警寰禅人参狗子佛性有无

  赵州挺直如梧。狗子佛性道无。赵州湾曲如柳。柏树佛性道有。寿昌恁么批判。争怪南辰北斗。

  示协和禅人

  一句话头如皎月。通身透露复阿谁。直饶突出摩醯眼。鼻孔从来向下垂。

  文学张九生请示念佛是谁

  一句无缝语。寻原莫问谁。胸中如着刺。意外若寒灰。瓮里难逃鳖。岩深易捉龟。天明开晓径。平地一声雷。

  寄海岸居士

  杀活从来付作家。倒拈拄杖验龙蛇。真古怪没些些。却被黄公[覤-儿+丘]破他。咄。也不得眼花。

  答黄安止居士

  来不来往不往。大丈夫莫卤莽。亲磕着非勉强。觌面相呈不用。参铁关碎。也透珠网。箫曲峰头老冻脓。鼻孔从来无半两。

  示道焕禅人

  活中得活不为奇。贵在当人变化机。绝后再苏欺不得。方知下雨不沾泥。

  示大力禅人字静隐

  其大如空。其力如风。其静无迹。其隐无踪。如斯要妙。尽在其中。

  示以白禅人住山

  悬崖独立付其人。不是其人莫可亲。不到古人亲切处。肯将身伴白云眠。

  赞

  寿昌先老和尚

  稽首吾师大和尚。谩把锄头当拄杖。腥臭遍满太虚中。触着盲聋心地怅。信口千般。无端万状。指瓦砾而作黄金。按须弥而为白浪。机应锋铓。起死活葬。生平祇许半个人。铁面慈容。逢之胆丧。不肖巾侍二十余年。尝云不与说破者个模样。

  邹雪庵居士小像

  此老最崎峤。到也有些妙。解下腰带来。露出胸中窍。且道。是那一窍。咦。孤峰岭上唱玄歌。十字街头人不晓。

  凛然师兄

  吾兄赤洒洒。长坐青松下。手提百八珠。拟入东林社。或问西来意若何。高声连叫澄侍者。咦。也是呼牛作马。

  自题(门人道璞请。元公居士有赞)

  你是阿谁。从来不见。今朝败露向人前。大似虚空之闪电。三二十年藏迹踪。却被海岸黄公索骗。果然捉贼已追赃。神机鬼计莫思算。虽是没要紧的东西。到此难以批判。咦。也是秦时镀铄钻。

  又(道因禅人请)

  者等模样。似个甚么。渠不似渠。我不似我。说似一物。舌头便堕。咦。莫是洞上一枝花。水中千万朵。咄。谁敢担荷。

  又(本善禅人请)

  者个潦倒汉子。俗气刚强无比。自任己见非常。惹得傍观忧喜。三二十年露爪张牙。五六十白藏头缩尾。无端遗臭大方。只得吞声忍气。噫。若是曹溪嫡子。决定不容你上纸。

  又(知予禅人请)

  者个老㲯毵。平怀难相触。舌上若林檎。心中如鸩毒。行藏若风颠。谭玄似丛竹。三茎两茎斜。四茎五茎曲。咦。苦瓜丛里一声蛙。知予禅人。须当自玉。

  又(不移禅人请)

  者个老翁。有甚奇特。眼耳鼻舌俱同。穿衣吃饭无别。只有一处不同。且道那一处。咦。黄龙峰头。七凹八凸。

  又(本虚禅人请)

  者个老汉。似像非像。虽则无我无人。到也有些怪样。天堂地狱无你分。且在人间作个供养。

  佛事

  为瀛山雪关和尚封龛

  瀛山古佛。月皎风清。寂后一笑。坐断群英。坐断且置。祇如大师。即今在甚么处安身立命。咦。无缝龛中传正令。大家齐听帝嘟叮。珍重(举毕。二僧钉龛。捶声交向。一僧有省)。

  圆明庵皎然举火

  执火把打○相云。会么。者个光明藏。古今不覆藏。今日重新举。大地放毫光。且道。放光后又作么生。珍重自在。不必商量。然虽如是。毕竟向甚么处安身立命。聻。噫。红炉飞片雪。直往九莲乡。

  行实

  己卯。师在新城龙湖寺。海岸居士偕诸弟子。请说行实。师𠃔其请。述曰。山僧名元谧。字见如。一字阒然。建昌南城胡氏子也。父名富。母寗氏。父入闽。是夜梦产予。及归果符其兆。乃万历己卯年十二月初三日也。老宿文雅见之曰。此儿气象不常。异日必能成器。不亲儒业。惟乐恬静。一日偶随父至宝方。谒无明经和尚。倾服道风。明旦独往宝方求开示。和尚异之。遂示偈曰。本地风光腾法界。十方清净绝微尘。含天裹地浑无物。释道儒宗谩有名。且嘱以昼夜力参。毋忘者着。其年二十一岁。遂断荤酒。浃月后。至宝方求剃度。和尚以亲在难之。予知和尚婆心。遂抵抚州。礼金山铠法师祝发。师精讲论。专意禅那。每示以坐禅工夫。予奉命孜孜不懈。师见予如此。每礼拜不受。曰吾不如子也。明年回宝方充火头。父母犹眷恋不已。予大呼曰。吾非汝子。母见予意决。乃归。予曰。古人云。恩爱断则生死断。果如也。勖庵见予志气。启和尚曰。谧师弟虽后生。却有老成之作。和尚可垂方便度之。和尚一日至灶前。看灶内曰。欲得饭熟。须是火焰里转身见壁始得。予即提此语。昼夜参究。越七八日。夜立殿后至三更。身心俱寂。忽自念云。水上莲花火里生。次早上方丈礼拜曰。前日蒙和尚指示火焰里转身见壁。某甲有个会处。和尚曰。试说看。予曰。水上莲花火里生。和尚曰。水上莲花。火里岂能生耶。予无语。和尚曰。光未透在。且去。勖师兄闻之曰。和尚勘验分明。汝自不省耳。和尚往少室。予蹑踪追至舟中。时大众课诵。予嘿然。和尚诘之。对曰不识字。和尚诃曰。无相之道尚可悟明。有相之法又何难乎。于是从学。和尚少室归。结制峨峰。博山来师兄为首座。予遂邀同志兄弟十余人坐禅。立誓夜不放参。座一夕入堂同坐。偶昏寐。予大呼曰。灯盏无油光不明。座曰。管闲事。予曰。也不可放过。座一日与西堂向火次。予近前礼拜曰。昨在一片闲地上。拾得一枚针。却无鼻孔。请首座师兄为穿。座曰。取纸笔来。予即礼拜而去。一日和尚与龙泉莹兄。论世尊良久因缘。予近前问曰。是何道理。莹曰。无汝分。予曰。前日和尚示众云。人人有分。为甚某甲独无。和尚曰。汝既有分。为甚求人。予无言可对。和尚示颂曰。当知有如意。黄金非是贵。虽是死蛇头。确有超人志。予闻不觉泪下。于是昼夜力参。五脏火攻。鼻唇焦烂。和尚见之曰。用工不宜太过。予曰。幸有气在。半载见壁上帖前颂。抬头。恍如暗室得灯。大笑不已。关主旺兄曰。笑什么。予曰。今日方知死活也。一日龙泉勖庵本空三人。论夹山与定山因缘。一曰生死中无佛则无生死。一曰生死中有佛则不迷生死。勖曰。无佛是。空曰。有佛是。泉断本空三十杖。予曰。道是道非。俱三十杖。断是非亦三十杖。泉即送五灯会元一部曰。贤弟看得会元也。复请[懨-猒+火]师兄点及音释。[懨-猒+火]曰。须自看。看不去处。便有好消息在。偶阅至外道问迦叶尊者。如何是我我。者曰。觅我者是汝我。外道曰。者个是我我。师我何在。者曰。汝问我觅。读三昼夜。句读不明。至第四日早吃粥。忽然明得一个我字。如开关放水相似。义理朗然。如日中天。一日佑师兄。示看楞严经中。一切众生。从无始来。迷己为物。失于本心。为物所转。若能转物。即同如来。每提转物二字。越三月。与莹兄上峨峰。午斋举匙。念至迷己为物。身心如虚空相似。放下饭匙。问莹兄曰。此理如何。莹曰。能转前境乎。予曰不然。莹曰。知觉乃众生。是何道理。予曰。兄有知觉在。莹曰。吾不若耳。至宝方。礼佑兄问曰。若能转物。即同如来。是何道理。佑曰。万物好丑。汝能转乎。予大笑曰。不是不是。佑曰。试说看。予曰。不说破不说破。佑曰。为甚不说。予曰。若说破。是陈货。遂书偈以答曰。一个泥牛百尺栏。无头无尾没中边。斯牛遍满三千界。大小无形裹世间。佑曰。毕竟是何物。予曰。蛇吞虾蟆。眼睛突出。佑曰。师弟已超我也。予尝谓。做工夫无别法。只是不令一念走作间断。又要亦不知有走作间断。惟饭时多忘。制三度方定。所以提饭匙。方才摸着自己鼻孔。不借他人面目。此事实不敢虚诳也。一日白和尚曰。慈母深恩。何以报之。和尚曰。除是明心见性。予曰。请和尚方便。和尚曰。就看父母未生时。是何面目。一回悟彻。则历劫父母之恩普报也。予遂往金楼兰若。誓不设单。日应诸务。夜则坐立。衣不整带狼藉厌人。孜孜以此面目二字。时刻不忘。越一月。拽磨撞磨盘。忽然有省。遂作偈曰。本来面目不须寻。一点灵明亘古今。和尚问我本来面。巾珍彬真欣邻仁。走宝方。礼和尚呈偈。和尚曰。前三句则不问。后一句是如何。予曰。不可雪上更加霜也。和尚曰。今日且放过。予礼谢回金楼。复看如何是道。一日坐菜园至五更。衣帽俱湿。猛举一声如何是道。忽虾蟆连叫三声。当下身心光景。无一法可喻也。方知森罗万象。尽是自己一段光明。遂作偈曰。虚空逼塞一声蛙。水鸟含灵共一家。十字街头亲着眼。自歌自唱哩莲花。寄语莹兄曰。金楼虾蟆。昨夜跳上三十三天去也。莹云。虽然如是。也须勘过始得。予闻曰。早已勘过了也。莹遂白和尚。谧师弟又脱一件布衫也。后晤莹兄曰。我十二年。方明此事。贤弟根器如此。石庵着兄见之曰。弗觉师弟已至此乎。吾做工夫时。行至叉路头。不知今日向何处去。十数年方得省发也。宝方结制。博山来师兄为首座。予充维那。和尚一日示僧。看临济三顿棒因缘。予作偈呈和尚。有须当痛处知之句。和尚曰。汝道痛处即是。三岁孩儿也解恁么说。次日复呈偈。有棒下活牟尼之句。和尚曰。汝道棒下即是。也须撞着棒头始得。予愤然而出。一日一夜𥨊食俱忘。至第二日早课后。上单闷然。似睡似醒。忽一金甲人。按予胸曰。今日和尚为师决择公案。觉而有省。遂书偈曰。问处其中的。婆心绝迹椎。抱赃叫屈汉。的的在何居。和尚见之。即示偈曰。问处情真切。慈心只是椎。大愚不说破。瞥地始安居。骑虎头把虎尾。棒喝宗风从此起。吊转佛祖铁心肠。谁云佛法无多子。予再拜问曰。麻三斤。三脚驴儿弄蹄行。杖林山下竹筋鞭。请和尚道一句。和尚曰。汝道一句看。予曰。道也不难。只恐泄破。和尚曰。须是转身通气始得。予作礼而退。和尚复唤云。如何是佛。予掩耳而出。一日和尚见予趺坐。问曰。在此作么。予不答。和尚曰。哑乎。予亦不答。和尚曰。真个耶。予下禅床曰。和尚也不可向髓中觅骨。和尚曰。毕竟如何。予曰。铫柄杓𣠽。和尚曰。今日且放过。一日茶房吃茶次。着师兄问曰。在此作什么。予曰吃茶。着曰。将甚么吃。予拈柴头拗折作声。着大笑而去。傍僧曰。意旨如何。予曰。着兄被茶烧嘴彻痛耳。一日启和尚曰。只如参罢后。又作么生。和尚示偈曰。参罢于中事若何。无风水处解生波。乾坤拨乱酬先德。提掇南无萨怛哆。予礼谢。是冬结制。命予西堂首众。丁巳。谒五台。会诸耆德。略谭宗门中事。遂有北京返锡金陵。遇觉浪法侄于天界。方知和尚示寂。悲痛无聊。先和尚临终。以衲衣付予。予欲远遁。无奈海岸黄公。一时冤家聚头耳。丁卯。黄公憩匡山开先寺。参柏树子话。忽然有省。作颂并书寄予曰。今日始知先和尚用处也。予读颂并书。叹曰。名利场中。尚能若此。出家儿不明此事。诚可悲哉。遂作偈酬之。公归邀诸护法居士。请予开堂。予曰。某福轻慧浅。恐辱宗门耳。众护法居士。作礼而退。丙子十月。闻觉浪大师至匡山。遂遣人迎归寿昌。主先和尚法席。开堂说法。至丁丑春。自负杖钵出山。大众竟无一知者。

  师出山。往闽之建宁。及扫塔博山。后浪大师。别请司理黄元公。迎归住持。师住寿昌。前后二十余年。丛林未备者。师悉备之。晚年宝方回禄。师复重造。又复兴本邑龙湖禅寺。不岁完成。师寂于己丑。世寿七十有一。僧腊五十。有语录一册。太宰李梦白司理黄元公序。行于世。塔于本寺龙冈之麓。太史邓来沙居士铭之。门人道璞立石。

  见如谧禅师语录(终)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